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京

68.6万浏览    1518参与
天女王怀里的小狼崽

脏+乱世(上)+牢笼

蓝路路。套娃套中套。


试试看能不能评论连接吧。我太难了。

蓝路路。套娃套中套。


试试看能不能评论连接吧。我太难了。


Garbage Will Survive

百字片段合集

走评论。
Illusion——ABO,mpreg,mob陈志杰的暗示。
En Désordre——ABO,mob陈志杰。
Warm Tears——OMC/陈志杰。
Pretty Beast——ABO,危城现代AU。
Hunting——OMCs/方五洲。
"Heroes"——OMCs/方五洲。
Mama——第一人称,提及过去的mpreg,重病!方五洲,恋母情结。
One Last Kiss——李国梁/方五洲。

走评论。
Illusion——ABO,mpreg,mob陈志杰的暗示。
En Désordre——ABO,mob陈志杰。
Warm Tears——OMC/陈志杰。
Pretty Beast——ABO,危城现代AU。
Hunting——OMCs/方五洲。
"Heroes"——OMCs/方五洲。
Mama——第一人称,提及过去的mpreg,重病!方五洲,恋母情结。
One Last Kiss——李国梁/方五洲。

小澜孩的棒棒糖

【萧京RPS】《刚刚好》 321PTSD自愈向小甜饼

《刚刚好》cp:萧京

#没错,我又来搞RPS了【全网唯一×

#可爱京京 在线酒后撒娇

#ooc慎点  不喜请×

屈楚萧有点不高兴

因为他吴前辈又偷跑去老友的酒会

并且现在都没回来

腕表和挂钟同时走过午夜12:00

燥动不安的青年从沙发上起来

顶着张黑似锅底的脸向玄关走去

还顺手抓了几颗薄荷糖

他想去接他

刚打开门,就听到电递到达的声音

然后电梯门缓缓打开

走路有些不稳的男人慢悠悠地从电梯里出来

抬头就和理子外套的屈楚第打了个照面

时间刚刚好

只见吴亲乎是一蹦一跳地向自家小狼为走来

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并且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

《刚刚好》cp:萧京

#没错,我又来搞RPS了【全网唯一×

#可爱京京 在线酒后撒娇

#ooc慎点  不喜请×

屈楚萧有点不高兴

因为他吴前辈又偷跑去老友的酒会

并且现在都没回来

腕表和挂钟同时走过午夜12:00

燥动不安的青年从沙发上起来

顶着张黑似锅底的脸向玄关走去

还顺手抓了几颗薄荷糖

他想去接他

刚打开门,就听到电递到达的声音

然后电梯门缓缓打开

走路有些不稳的男人慢悠悠地从电梯里出来

抬头就和理子外套的屈楚第打了个照面

时间刚刚好

只见吴亲乎是一蹦一跳地向自家小狼为走来

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并且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

【嗝…楚萧,你怎么来了】

还抬脸对屈楚萧眨了眨眼

这谁扛得住啊

前一秒还摆着臭脸的高大青年立马心软

温柔地将恋人搂进怀不里,扶进家

吴亲看起来玩得有些累了 肯定也喝了不少

屈楚萧知道他可怕的酒量

也知道那些老发会阻止他把自己喝趴

但谁能拦得住住六个全国武术冠军呢?

哄着他喝下早已备好的醒酒汤

看见娃娃脸男人有些神游,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困了么?乖,我去给你放水,洗了澡快点休息】

屈楚萧觉得自己简直是国民模范男友

【唔……我什么时候到家了…】

酒精把吴京本就偏细的嗓音变得更软糯

他还用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配上一副茫然的样子

这个以可爱为武器的男人很神奇

喝多了后不但不会发酒疯

反而会比平时更安静,反应也比平时慢

只睁着着双乌黑透亮的大眼睛盯着你

屈楚萧忍不住上前撮了口恋人肉肉的脸

等他调好浴缸温度回来

发现吴家正翻看一本杂志,笑得还特甜

等他走近了想看看是什么吸引了男人

吴京突然合上了杂志抱在怀里

【在看什么?】 屈楚萧愈发好奇

【不给你看!现在吴京像个守护自己玩具的孩子】

也只有他喝酒后,才会露出任性的一面

看着恋人眼底的清澈和刮了胡子后眉眼间更鲜明的少年气

屈楚萧想起了他们初识的那个雨夜

男人那双含笑的桃花眼

透着股灵动的天真

让人看一眼便再也忘不掉了

之后,虽然他们连一场对手戏都没有

但他依然可以用后辈的身份去请教

那又是另外一段回忆了

总之,通过一天天的相处他发现眼前这个人的一切

都刚刚好是自己喜欢的样子

吴京还是紧紧抱着那本杂志

屈楚萧动起了歪心思

年上恋人的脸皮薄,他最清楚

仗着人高马大把比自己小了一圈的男人整个从沙发上抱起来,流氓似地乱亲一气

亲完就把人按在沙发上,低声说

【不给看得话…我可不保证一一】

边说边在两人下半身紧贴状态下顶了顶胯

【会不会在这里就吃了您……】

年长者又气又羞,可醉后的脱力感让他使不上劲况且

身上的人是正值壮年的小狼狗

眼看衬衫的扣子一颗颗被解开

【给你看还不行吗,唉!你别扒我裤子!】

言而有信的年轻人还真放走了嘴边的肉

并且非常不要脸地让恋人坐在自怀里一起看杂志

那是一本芭莎男士,封面就是吴京

版期是2017年10月,他们相识之前

他一页一页翻着杂志,

发现怀里人的耳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然后,他在杂志的第五页看到了自己

米兰时装周,公司争取到了机会让自己去见见世面,

而吴京则是因为战狼2的大爆顺理成章的专访

【这就是您不给我看的原因?】

屈楚萧将怀里的人又搂紧了几分

继续往后翻看,几页后就吴京的专栏

他看见每一张写真旁,都画着一个小爱心

然后打出长长的箭头,指向自己所在的页码

哦…屈楚箫觉得自己的心快化了

【你你…你满意了吧!哼!】

脸红得快滴出血来的吴京扑腾着要挣开恋人的双臂却

被青年打横抱了起来

【即然您这么喜欢我,那干脆一起洗吧。】
(逻辑鬼才?

虽然某狼狗表面一副霸总的高冷模样

其实心里已经放起烟花了

真好啊,他有一个那么可爱,那么善良,那么美好

同时又那么爱他的伴侣

不然也不会那么珍视两人因巧合而产生的“缘分之证”

就算受些委屈和伤害,也是值的

况且流言终会消逝

他们可以携手走向明媚可期的未来

无论是初识的悸动,还是相爱的默契

就像茶几那本杂志的排版

这一切

都刚刚好。

—fin—

白化茶餅

都是没什么营养的摸鱼....
兽化有,是鬣狗老爹和狼犬冷锋
还有狗妈妈奶孩子

都是没什么营养的摸鱼....
兽化有,是鬣狗老爹和狼犬冷锋
还有狗妈妈奶孩子

麟九

开个豹🐑贴纸的预售,CP冷不知道能不能开的出来啊【


尺寸都是B5大小,贴纸材质是和纸应该会适合做手帐,会再施工两张明信片作为赠品,明信片的话肯定还是珠光纸


微博指路:https://m.weibo.cn/1540153697/4447996752019649


微博里有写地址【

非常感谢各位,虽然CP冷的要死,但是豹🐑那么可爱快来康康我们小羊吧

开个豹🐑贴纸的预售,CP冷不知道能不能开的出来啊【


尺寸都是B5大小,贴纸材质是和纸应该会适合做手帐,会再施工两张明信片作为赠品,明信片的话肯定还是珠光纸


微博指路:https://m.weibo.cn/1540153697/4447996752019649


微博里有写地址【

非常感谢各位,虽然CP冷的要死,但是豹🐑那么可爱快来康康我们小羊吧

阿蓂

占TAG出本致歉
原价叠邮出莫强求同人本,全部全新,多买可送周边和图二的徽章
徽章也可出
有意私聊

占TAG出本致歉
原价叠邮出莫强求同人本,全部全新,多买可送周边和图二的徽章
徽章也可出
有意私聊

土豆土豆我是马铃薯

呼啦我又来宣传了!

狼崽崽在线求领养,人越多越优惠哟!

已经在二样中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呼啦我又来宣传了!

狼崽崽在线求领养,人越多越优惠哟!

已经在二样中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惊 蛰 年 獸

京相关掉落……
杂图杂图。

京相关掉落……
杂图杂图。

三日甜原虫

【梁洲】《见照片如见面 壹》

超冷凉粥

无视电影部分剧情瞎几把写


尊敬的方五洲同志:

您好!

   冒昧地打扰了,也不知道寄给报社的信能不能转交给您。我叫李国梁,来自四川成都,您是登山队员,而我是一名登山爱好者。每每想起中国登山队克服重重困难登上了珠穆朗玛峰,我都感到十分高兴、激动,再次祝贺您和队友们成功登顶。在报纸上看到了中国登山队的报道后,久久不能忘怀。可惜身边什么相同爱好的朋友,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成为方同志的笔友,期盼着和您聊聊登山的故事。

   我最近也喜欢上了摄影,正在学习中,不知道以后能不能作为跟随摄影师和方队长一起登山。最后附上我的几张作品,是前几日拍...

超冷凉粥

无视电影部分剧情瞎几把写



尊敬的方五洲同志:

您好!

   冒昧地打扰了,也不知道寄给报社的信能不能转交给您。我叫李国梁,来自四川成都,您是登山队员,而我是一名登山爱好者。每每想起中国登山队克服重重困难登上了珠穆朗玛峰,我都感到十分高兴、激动,再次祝贺您和队友们成功登顶。在报纸上看到了中国登山队的报道后,久久不能忘怀。可惜身边什么相同爱好的朋友,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成为方同志的笔友,期盼着和您聊聊登山的故事。

   我最近也喜欢上了摄影,正在学习中,不知道以后能不能作为跟随摄影师和方队长一起登山。最后附上我的几张作品,是前几日拍摄的成都的秋景,前人们都说见字如面,在我这里是见照片如见面,拙作几张,希望您喜欢。

祝方五洲队长与队友们身体健康。

此致,敬礼。

李国梁 1960年7月




尊敬的方五洲同志:

您好!

   距离上次给您写信已经三个月了,不知道信件有没有交付给您,姑且当作您已看过我的信却被我的唐突之言吓到而不敢回信,在此向您道歉。

   深秋以至,成都冷了不少,前些日子我甚至发烧咳嗽,在医院住了好些日子,想来身体不够强壮,不然为何吹点冷风就感冒了。这几天出院后一直在坚持跑步,想来能登顶珠峰必要拥有强健的肉体和不屈的精神。倘若您收到了我的信,不知道可不可以告知锻炼身体的技巧。看到报纸上讨论珠峰无录像的遗憾,我便开始畅想未来的某一天,由我来拍摄中国登山队登顶的画面,希望有一日我的愿望可以实现。再次附上我的摄影作品,见照片如见面,希望您喜欢。

祝方队长和队友们身体健康。

此致,敬礼。

李国梁

1960年10月






尊敬的方五洲同志:

您好!

   没想到再次给您写信竟然是五年后的事情了,我如今在一家报社工作,是一名摄影师。您的地址也是同事之间的谈话中偶然知晓的,这么多年,我虽然已有了不通的职业但对登山还是不肯放弃,于是厚着脸皮向同事讨要了您的地址。也不知道曾经寄给您的信件是否传达到本人手里,所以我要再次向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国梁,一个登山爱好者,您的崇拜者。

   工作以后,四处奔波,曾经的爱好只能暂且一放,可每次午夜梦回,总能看到您的身影,整装待发地站在珠峰脚下,召唤我一同攀登。不瞒您说,我将您的相片与报道剪下来贴到了日记本的扉页,每晚写日记时都会望着相片沉思,每每注视您的眼神,都让我心中涌动难以言喻的思绪。

   您的境遇我已知晓,无论别人说什么,我都是您忠实的支持者、追随者、爱慕者。附上我的作品,上个月前往一个山里的公社采访,站在山顶拍下的落日与晚霞,见照片如见面,希望您喜欢。

祝方同志身体健康、诸事顺遂。

此致,敬礼。

李国梁

1965年9月



一点一横一口小
试试会不会被屏蔽……(多半要被...

试试会不会被屏蔽……(多半要被炸)

试试会不会被屏蔽……(多半要被炸)

天女王怀里的小狼崽

方五洲是一只鹤。

蓑羽鹤,漂亮的羽翼,被梳理的精致的翅膀,尖尖的喙,还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方五洲不止是一只鹤,他也是个妖,他的人形是曾经救过他的柑橘老农的模样,浓密的发,漂亮的眼睛,薄且红的唇瓣,还有纤细的体型;他成为人类,又学习如何做一个人类,他想成为个好的让人喜欢的人类,蓑羽鹤学习着做人,然后被抽去做了登山队员。 

鹤像个人一样的学习上学,鹤记性好,什么都很好,在老农的抚养下去了北京地质学院,他去的那一天变回了鹤的模样,老农眼里含着泪抱着模样仍然精致的鹤,告诉他要为国争光,鹤轻轻点头,蹭去老农脸上泪水。

鹤成为登山队...

方五洲是一只鹤。 

 

蓑羽鹤,漂亮的羽翼,被梳理的精致的翅膀,尖尖的喙,还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方五洲不止是一只鹤,他也是个妖,他的人形是曾经救过他的柑橘老农的模样,浓密的发,漂亮的眼睛,薄且红的唇瓣,还有纤细的体型;他成为人类,又学习如何做一个人类,他想成为个好的让人喜欢的人类,蓑羽鹤学习着做人,然后被抽去做了登山队员。 

鹤像个人一样的学习上学,鹤记性好,什么都很好,在老农的抚养下去了北京地质学院,他去的那一天变回了鹤的模样,老农眼里含着泪抱着模样仍然精致的鹤,告诉他要为国争光,鹤轻轻点头,蹭去老农脸上泪水。 

 

鹤成为登山队员,这是他擅长的,他觉得,蓑羽鹤每年每年的飞越珠穆朗玛,但方五洲听见的名字叫珠穆朗玛,藏族人称她为母亲,称她为神,而在鹤们的眼中,她只是一座山罢了,甚至不需要名字,只要在每年他们需要的时候飞越她即可,方五洲蹦跳几下,活动了一下被山冻的发僵的腿,他以往都是用双翼去飞过那高处,但如今告诉他的却是要他用人类双腿飞越这座山峰,他没什么疑虑,也没什么感觉,飞越山峰在他眼中像是吃饭喝水般平凡,但他却忘记他成为人类的日子也不过那么些年岁。

 
 

https://shimo.im/docs/vx9CxdryTw6gwTTC

麟九

豹🐑贴纸第二弹【

画了捧碗小羊和照片的这个场面【亮点在照片上最右那位的表情233333

最底下是小羊恶作剧趁豹子被迷晕睡着给它戴狗笼头,豹子醒来后挣扎小羊在一边用手机录像,是 @一闪一闪亮京京 写的短打里面的一个名场面,特别好笑所以画出来!


动物形态画的超开心,虽然豹子乌漆抹黑

豹🐑贴纸第二弹【

画了捧碗小羊和照片的这个场面【亮点在照片上最右那位的表情233333

最底下是小羊恶作剧趁豹子被迷晕睡着给它戴狗笼头,豹子醒来后挣扎小羊在一边用手机录像,是 @一闪一闪亮京京 写的短打里面的一个名场面,特别好笑所以画出来!


动物形态画的超开心,虽然豹子乌漆抹黑

珍珠月光

【锋刘】后窗

百亿cp第一次搞,不知道为什么想看狼崽子欺负中校。再联想到希区柯克,这个就成了!

住在这个楼层的我一度不大满意。

这里采光不太好,朝北,每天只有黄昏时一点点阳光才吝啬的爬上窗台,因为腿伤我不得不长期静养,无法自由出入更是增添了我的烦恼。

为了尽快康复,我的轮椅一直靠窗而立,对面的楼层风景一览无余,清爽透气,我可以在这里上网看书,给我的生活加点乐趣,聊以解闷。

正逢早晨,强烈的阳光打在对面楼的窗户上,把那边的玻璃照的一片漆黑。我无所事事,扫视许久也看不到有趣的东西。直到一双腿出现在我的视野。

那是我对面往下数的一户,装修与其他户型没什么区别,不过比起其他住户的防盗窗、晾衣架、挂在窗台的...

百亿cp第一次搞,不知道为什么想看狼崽子欺负中校。再联想到希区柯克,这个就成了!








住在这个楼层的我一度不大满意。

这里采光不太好,朝北,每天只有黄昏时一点点阳光才吝啬的爬上窗台,因为腿伤我不得不长期静养,无法自由出入更是增添了我的烦恼。

为了尽快康复,我的轮椅一直靠窗而立,对面的楼层风景一览无余,清爽透气,我可以在这里上网看书,给我的生活加点乐趣,聊以解闷。

正逢早晨,强烈的阳光打在对面楼的窗户上,把那边的玻璃照的一片漆黑。我无所事事,扫视许久也看不到有趣的东西。直到一双腿出现在我的视野。

那是我对面往下数的一户,装修与其他户型没什么区别,不过比起其他住户的防盗窗、晾衣架、挂在窗台的植物和晾晒的杂物相比,这一户算是非常干净了,他家甚至连玻璃上都没有什么多余的阴影。

然而我在意那双腿。

谢天谢地现在是夏天,如果是冬天,我将什么也看不到了。那户人家的窗子开了小半扇,一定是没有开空调才会用开窗通风的老办法。现在9点多了,那双腿横陈在灰白的床单上,一动不动。阳光很棒,有一爿光打在那片腿上,白皙得耀眼。

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弥漫在我的心头,一瞬间我想到了很多原因,都没有想到为何这双腿的主人为何还在贪睡。

但。

纤细均匀,双膝交叠的样子让我想到侧卧的人鱼,小腿胫骨上的肌肉十分紧实,最妙的是脚腕上有个黑色的环,那环扣在脚踝上,居然还有点松。

真美。

好奇驱使我推理,它的主人会拥有怎样的身体,那身体是白皙的吗?他是因为累了所以还没有醒来?还是赖床上不愿意下来?他会怎样盖着毯子呢?是只薄薄搭在肚皮上,还是双腿紧紧绞着呢?他穿什么样的睡衣呢?短袖短裤还是什么也……

我不能想了。

吸了口气,我也许该喝杯水。

泡好大麦茶的功夫,我看到了让我后悔的一幕,我想我该死心的,但是我却十分的不开心。

在那个简单干净的小小窗子里,出现了一个穿迷彩短裤的男性的腿,在我爱的白皙的腿床边站了一会儿,挤了进去。

我看到那条腿被强行打开。

我的茶打翻了。

 


 

我患了偷窥癖。
 

现在我在位于四楼的书房里,肆无忌惮地观察对面三楼的那户人家。

腿不好我就不能出门,不能出门就不能交流,无法交流意味着信息不对等,情报有缺失。

那双腿的主人今天没有出现在卧室,太令人遗憾了。

我把轮椅摇上露台,阴面吹来的风比阳面更加宜人,此刻是下午三点多了,太阳有一多半照不到阳台了。

那个迷彩服裤又出现了!

我扒着露台撑着起来,那样子简直比扑食狗还饿。

迷彩裤今天还是穿着迷彩服裤,只不过换颜色了,看起来像是野战的迷彩纹,那天的可是陆军迷彩。这人是军迷吗?

迷彩裤走到床边,我的老天爷,我从来没这么感谢他们把床安在窗户边,他抱着我爱的腿放在了让我这几天心心念念睡不着觉的床上。

还是那样白,真美。

今天他穿了短裤,我看到了,灰色的……大概是亚麻料,他还穿了袜子,脚丫背对着我,在床上轻轻滑动,真小。

我没察觉到自己痴汉样的偷窥是多么不对的行为,相反,我为我的行为感到十分的兴奋,我渴望看见更多、了解更多,我对他充满兴趣,我想看他的真正模样。

那双腿背对着我,过了一会儿那双腿正过来了,并且收回了一只脚,另一只脚在床尾摇晃,晃得我心里痒痒。

迷彩裤蹦上床恬不知耻地往那双腿里钻,显然动作太大,床上的腿都跟着跳了跳。而此时我得以第一次看到那双腿展示与众不同的一面,它轻轻蜷缩起来,一勾一蹬,迷彩裤轻飘飘的滚下了床,一个屁股蹲掉在地上。

我没忍住笑出声。

原来那是一张年轻的脸,看起来十分无辜,但是整个人透着股机灵劲儿,像是小狼。

他还穿着军绿的短袖,我的心忽然有点儿沉,事情是我想的那样么?

迷彩裤显然愣住了,他揪着床单起来,重新爬上床,那双腿踩住了他的肩头,不让他继续前进。我着迷地看着这一幕,在轮椅上止不住地软了,多好看多强势啊,女王一样。迷彩裤停下前进,过了一会儿,正当我猜测他会说什么荤话的时候,我看到他一只手握住了那双脚,脱掉了浅口的棉袜。

我杀了他!

那只脚虚软了,踩不住了,我眼睁睁看着迷彩裤逐步前进,挤得我再也看不到我爱的腿的踪影。那双腿会因为入侵而大开吗,还是会抱着那条狼崽子安慰,但不管哪一条,那个该死的迷彩裤都得逞了。正当我难受的想象着他会因为腿难受而无法动弹时,我看到他们半拉的窗帘动了一下,被搅动的位置在偏上方,这是一般姿势无法达到的。

那条腿,被这个狼崽子抱在怀里,高高架起,重重落下。颠簸的脚尖打在窗帘上,因而无风自动。

该死该死该死!

我头一次恨自己手里没把狙,否则里面哪怕是玩具子弹,我也会射穿他们的玻璃的。

 

 

 

渐渐的我不怎么看得到对面的风景了。

看多了对我的腿上也不好,气大伤身。

初秋已至,很多人家渐渐减少了开窗通风的次数,对面邻居家也一样。但我仍然保持着每天的“放风”,那扇窗子对我来说有着别样的吸引力。

天黑下来,我摇动轮椅回屋,打算给自己煮点面条。此刻完全看不到太阳,单向窗在此刻变得透明,家家户户此时此刻,只要开着灯,屋内的景色将一览无余。

饭后我回到阳台透气,对面的灯突然亮了起来。我的心也跟着一颤,这么久这么久,我马上要见到真正的美景了。

一双军靴出现在视野,随之是灰色的连体制服,尽管从来没见过我爱的那双腿走路的样子,但此时此刻我无比肯定,就是他!贴身紧绷的制服下是那双白皙有力的腿。

那双腿走到床尾,制服的拉链被拉开,我屏息凝神,生怕一口气惊动了他,当制服拉到鼠蹊,他几下蹬开靴子,把双腿从衣服里解救出来,脚尖小幅度跳了跳,他爬上床,这才后知后觉半拉上帘子,在这分秒必争的惊鸿一面,我终于窥见了他的面容,温柔如水平静如川,有一圈毛茸茸的胡子,眼睛熠熠闪烁,像星星,像辉光。

原来他是这样好看的一个人。
 

他抓起手机,发了几条信息。起身不见了踪影。过了好一会,他穿着睡衣出来了,裤子大约有一点长,只有几个圆圆的脚趾露出来,调皮的在拖鞋里晃动。我抹了一把鼻子,生怕鼻血没出息地流出来。

我看到他靠在床头,伸着懒腰放松,饱满的胸脯高高挺起,纤细的腰窝深深凹陷,这短暂的一刻我简直恨不得飞到他身边,如果挠他痒痒,他一定会笑得眼睛弯起来,深深埋进我怀里。

那双笔直的腿又摇晃着交叠在一起,初次相见的惊艳又重现在我眼前,但我不再执着于见到美景,现在我更执着于把他宽松的睡裤撩起来,一路摸到他的膝窝。

我就这么一直看,看到天黑透了,一户一户的灯也闭了,看到星星都出来打招呼,看到那个迷彩裤悄无声息,不声不响袭击了我的美梦。

这一次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猛,这个狼崽子几乎是砸在床上,我看到他还来不及惊讶就被凶猛的拥抱和亲吻淹没窒息了。迷彩裤跪在床边,吻得很深,用勒的力气抱着他,我看到他从激烈的挣扎到彻底丧失力气,最后软绵绵倒在紧窒的怀抱里,蜷缩着喘气。屋里忽然黑了一瞬,我忽然看不到任何东西了,是台灯被关掉了。但灯偏偏不关死,留了一道昏暗的光,我在纱帘的剪影里看到相拥纠缠的身体,换做任何一个人从外面根本看不清房间里在做什么,但我就是知道,狼崽子,他是故意的。

剪影变大膨胀,模糊印在纱帘上,我分不清谁在谁身上纠缠,谁又在喘息,这些都无所谓,只要想到那个清爽明亮的早晨,我的心就一抽一抽地疼。他会叫出来吗?会哭吗?会难耐的扭腰用腿勾人吗?我深深弯下腰,喘得牛一样,眼睛牢牢瞪着晃动的帘子,绝望的渴望着。

我想像自己成为他旁边的一个幽魂,在天花板上看着他在欲望中缠绵,他的手指陷入枕头,腿搭在那个狼崽肩上。快感来临时他会受不了地把头偏过去,这样就可以趁机会吻他了。吻是香甜的,就像是甘甜的蜂蜜一般……




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平静的夜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仍然呆着脸坐在阳台,夜风已将我吹得遍体生寒,然而我僵硬着不动,我在固执的等一个结果。
 

对面楼层灯已经黑了。这一次我什么也看不到。

不,也不尽然。

黑暗里一点红星亮起来,是那个狼崽子站在阳台抽烟。

我的目光锁定了他,我知道他也深深地看着我。

 

 

我会回去了的。但是。

我会一直凝视这深渊。

在窗户后。


世人皆欲杀
跟风,发个2017和2019的...

跟风,发个2017和2019的对比

两年前的2017年,我为“人义”中的高祁痴狂!本来只是意难平地追着剧情写了一篇《世人皆欲杀》,当时以为没有后续了,也就是个“一发完”,但事实上,两年半还挂零过去后,我依然还在写他们——零零总总废话有超过120万字……【出坑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出坑】【出了四个砖头本,然后,还有三个或四个砖头本在路上……】

两年后的2019年,从春节档期开始,就在写“小破球”相关了。大部分都是“百亿CP”的拉郎,间或还写了些莫强求,零零碎碎地都归拢在一起,也有差不多30万字吧……【已经出了三个平装本,还有一个砖头本送印了】

某种程度上,两年过去,我确实“进步”了——...

跟风,发个2017和2019的对比

两年前的2017年,我为“人义”中的高祁痴狂!本来只是意难平地追着剧情写了一篇《世人皆欲杀》,当时以为没有后续了,也就是个“一发完”,但事实上,两年半还挂零过去后,我依然还在写他们——零零总总废话有超过120万字……【出坑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出坑】【出了四个砖头本,然后,还有三个或四个砖头本在路上……】

两年后的2019年,从春节档期开始,就在写“小破球”相关了。大部分都是“百亿CP”的拉郎,间或还写了些莫强求,零零碎碎地都归拢在一起,也有差不多30万字吧……【已经出了三个平装本,还有一个砖头本送印了】

某种程度上,两年过去,我确实“进步”了——终于从写“两个男人”进化到写“一个男人”【的拉郎】,口味越来越窄、越来越刁~~~

其实,高祁一直也都还在写,虽然篇数并不多,而且大部分都放在草稿箱里没发,毕竟,18年的存货还够我发上好一阵……

“百亿”如酒,辛烈刚劲,会让人上头;而“师生”似茶,雅淡醇清,习惯成自然。

无论酒或茶,都是“醉人”的

时间好快,动辄便700个日夜;时间又好慢,2020年,爱着的面孔,依然也还会是这些吧!

说话12月了,谁丢个总结模板来?

Fin


麟九
摸鱼摸出来一套贴纸【 左下有旧...

摸鱼摸出来一套贴纸【


左下有旧图


我对豹🐑真是真爱

摸鱼摸出来一套贴纸【


左下有旧图


我对豹🐑真是真爱

hajix
2019/11/27 噘嘴的意...

2019/11/27

噘嘴的意思是


吻他!

么么么么么

2019/11/27

噘嘴的意思是


吻他!

么么么么么

夏至日破晓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好,牛批,...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好,牛批,真是牛批。
我既然开麦了就不会闭嘴。不刚到底我自己都不好意思。
我知道这事太迟,D女士说自己已经删掉推文了。
那么各位知情太太有图片证据留底的可以私信我,越多越好。最好是原文不带推特自带机翻的。目前懒人吃瓜长条还没人做对吧,我就自己做。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好,牛批,真是牛批。
我既然开麦了就不会闭嘴。不刚到底我自己都不好意思。
我知道这事太迟,D女士说自己已经删掉推文了。
那么各位知情太太有图片证据留底的可以私信我,越多越好。最好是原文不带推特自带机翻的。目前懒人吃瓜长条还没人做对吧,我就自己做。

天女王怀里的小狼崽

梦。

龙冷 女A男O


冷锋是个omega。

是海的味道,浓重的,咸腥的但是并不刺鼻,因为是omega,这份味道只是较为柔软的感觉,而冷锋是alpha是他的队长,一位女alpha,龙小云,冷锋在老猫那次事件之后和龙小云在一起,并且在见过双方家长经过同意后飞速结婚结为伴侣。

他们领证的那晚,冷锋被龙小云拽去她的宿舍,第二天冷锋没起床,他趴在龙小云的床上,头发乱糟糟的,龙小云则坐在一边靠着墙看着冷锋那副颓颓的样子有些好笑的揉了一把。

而这时,冷锋身上有了龙小云的味道,龙小云的身上也有了冷锋的味道。

俞飞在老猫造成的乱象中受了重伤,却又传来俞飞家人被黑拆迁队欺负的事情,龙小云护犊子,她欺负手下...

龙冷 女A男O


冷锋是个omega。



是海的味道,浓重的,咸腥的但是并不刺鼻,因为是omega,这份味道只是较为柔软的感觉,而冷锋是alpha是他的队长,一位女alpha,龙小云,冷锋在老猫那次事件之后和龙小云在一起,并且在见过双方家长经过同意后飞速结婚结为伴侣。



他们领证的那晚,冷锋被龙小云拽去她的宿舍,第二天冷锋没起床,他趴在龙小云的床上,头发乱糟糟的,龙小云则坐在一边靠着墙看着冷锋那副颓颓的样子有些好笑的揉了一把。



而这时,冷锋身上有了龙小云的味道,龙小云的身上也有了冷锋的味道。



俞飞在老猫造成的乱象中受了重伤,却又传来俞飞家人被黑拆迁队欺负的事情,龙小云护犊子,她欺负手下是可以的,但是其他人却万万不行,战狼拉了几个个高壮实的过去了,却见那黑拆队长拿着把枪,龙小云往后缩了缩,给110打了个电话,那些警察来时还犹犹豫豫,但看见龙小云的肩章后才毫不迟疑的逮着那黑拆迁队的人押走了,警察走前冷锋摘了头上帽子乐呵着上前去拍着那看着地位最高的警察的肩膀。



“这屋,我队里同志的,如果他家家人或者屋子出事,我们队什么都不缺,最不缺战斗力,你懂吧?”



龙小云走上前呼噜了下冷锋脑袋被急吼吼拍开手理顺那并不长的发茬,警察看的心惊点头哈腰的回去上了车带着黑迁拆队的走了。



中午是在俞飞家里吃的饭,最近他身体好转许多,但是即使恢复也大概率不能继续留在部队了,俞飞的女儿已经查出是alpha了的,她也像普通小alpha一样乐意往omega——在场唯一omega冷锋怀里凑,史三八一直扮鬼脸吓唬她倒把小姑娘逗的直乐呵。



冷锋用手肘拐了下史三八朝他挤眉弄眼。



“你不是喊俞队爸?喏,你未婚妻。”



俞飞女儿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史三八一脸无辜似乎在奇怪未婚妻什么意思,史三八讪讪笑了笑瞪了眼冷锋。



“瞎说什么,小姑娘才三岁呢。”



冷锋不以为然,夹了块肉给小姑娘喂了,这时候史三八却又开口。



“好歹等18了啊。”



龙小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史三八顿时就噤声了,而邵兵咳了一声,用筷子敲了敲碗。



“吃饭时候不许说话!”



“那个叔叔好凶哦。”



小小的alpha抱着冷锋脖子小声抱怨着,但是邵兵还是听见了,他抬眼一看却将小孩吓得又躲进冷锋怀里邵兵也有些不好意思,啧了声低着头光扒饭了。



晚上回去的时候他们又去看了一眼俞飞,他器官有些受损需要调养,手也还打着石膏,但仍然一副乐呵向上的样子,他喜滋滋的拿着手机调出他和女儿视频时截的图炫耀他女儿多可爱,冷锋含蓄的表达了很可爱以及他们是去过他家中见过了他女儿的事情,而龙小云却是告诉他,他可能要从队伍中退出转职。



俞飞倒也照样乐呵,他反而高兴的样子一拍大腿。



“那我就能老婆孩子热炕头天天见我闺女了啊!好事儿啊!”



史三八啧啧两声说了句没志向,板砖忙着啃冷锋本来给俞飞削的苹果附和了一句,邵兵中规中矩的祝俞飞能顺利转职他喜欢的职业,龙小云拍了拍俞飞肩膀。



“祝你好运。”



“龙队祝冷锋好运冷锋就啥事儿没有,那我肯定也啥事儿没有!”



冷锋摸了摸鼻子,俞飞总看着那么乐观,他倒也觉得这样挺好的,他就也乐呵着笑去拍俞飞。



“那我祝俞队早日康复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实施二胎政策!”



“你也早点儿和龙队生个大胖小子哈!”



龙小云听见这话也笑,但含蓄遮着笑脸看了眼冷锋肚子,她念着头一回是在三个月前,之后冷锋就又专心致志投入训练,每晚每晚的一回屋子洗完澡倒头就睡完全没有可乘之机。



但是最近冷锋开始挑嘴,又不爱吃他以前爱吃的肉了,甚至还开始抱怨自己胖了,龙小云摸了摸下巴,凑近冷锋耳边唠叨几句,然后先离开了一步。



冷锋不安分的坐在产科位置,龙小云拿着彩超出来看了眼冷锋挑了挑眉。



“三个月了,我去替你请产假?”



冷锋抿了抿唇,没吭声,龙小云于是挑眉权当冷锋默认。



冷锋接受了事实,也乖乖接受了这个产假,但他并没回他爸或者他妈那边,都太尴尬,冷锋住在龙小云宿舍,但不早起,他还要总去一趟保健室里被老中医按头检查身体,老中医还总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给他熬一大碗的养生中药,然后咕嘟咕嘟的喂给冷锋。



龙小云也会常常带一些饭菜回宿舍给冷锋,但冷锋孕后及其挑嘴,常常是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的。



龙小云气急。



终于某日亲自下了厨给冷锋做了几道菜。



冷锋肚子里孩子月份大了,靠着栏杆坐着看着进来的龙小云咳了几声,龙小云将食盒放在桌上,里头是她亲手做的饭菜,他大着肚子盖着被子缩着,探头看了几眼那些饭菜有些胃口了,又委屈似的开口。



“首长怎么有时间来给我送饭啊。”



“我来给我的先生送饭啊。”



冷锋翻身坐到椅子上,又小心翼翼捧着过大的腹部坐在人床上,他有些沮丧似的想说什么又被龙小云用一筷子鸡肉堵住嘴,他端起饭碗咬住那块剔了骨头的鸡肉望了一眼龙小云,才抄起勺子先舀了一大勺鱼汤浇在饭上才开始继续吃,龙小云也没阻止,她已经吃过了,只是在看冷锋吃而已,孕期omega容易饿,冷锋虽然挑食但是龙小云有个光明正大的放零食的柜子,现在都属于冷锋,他快速解决了龙小云给他做的饭菜,又缩回了被子里,他显得看起来柔软许多,但身上的肌肉却仍然也一点不少,冷锋还是那个冷锋,但是龙小云总是担心他害怕出事不许他瞎动静的。



冷锋蜷在暖和的大被子里,龙小云凑过去抱住了大被子里软乎乎的一团冷锋,又去亲吻他耳尖,冷锋眨眨眼脸上有些红。



“干嘛呐干嘛呐,肚子里是龙子,别瞎撩嗷。”



“我儿子是龙子那我是龙爹?”



龙小云这么笑着又亲了亲冷锋耳尖,她又咬着轻轻厮磨惹得冷锋满脸红,他又被搂着腰身紧靠,冷锋不吭声缩在龙小云怀里,他摸了摸肚子,龙小云也摸,冷锋瞪了眼龙小云气呼呼的缩起腿。



“不许摸!”



“我媳妇儿我摸摸怎么了。”



龙小云搂着冷锋去触碰他柔软腹部,那里头住着他俩爱情的结晶,龙小云弯起眉眼在笑,又亲吻冷锋耳垂,冷锋似乎气急锤了几下龙小云但力度却极小,龙小云就笑,又揉了揉他肚子亲吻人耳根。



“我爱你。”



“……我也是。”



外头开始飘起小雪,隐约听得见邵兵在训板砖和史三八的声音,冷锋缩在龙小云怀里蜷起腿打了个哈欠。



“真好,下雪了。”



“嗯,真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