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古

6244浏览    77参与
愛明明的三sir

《雜記》Q邵

不是說是雜記,而是這篇名字就叫雜記。

Q邵。

Qsirx邵志朗

有車注意。

我更了我破天荒的更了!!!

走评论。

不是說是雜記,而是這篇名字就叫雜記。

 

Q邵。

Qsirx邵志朗

有車注意。

我更了我破天荒的更了!!!

走评论。


雪山银燕。

我,是怎么进古先生这个坑的?细来想想,早已是六七年前的事。
令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曾经做过的那个梦,虽然想说,但内容乃十八禁,实在上不得台面。
不过,说句实话,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我,是怎么进古先生这个坑的?细来想想,早已是六七年前的事。
令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曾经做过的那个梦,虽然想说,但内容乃十八禁,实在上不得台面。
不过,说句实话,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藤椒雞翅

【曹陆】肉夹馍

👀👀👀

*澡.堂玩耍.....大概是狼想吃羊反被羊吃(?)的故事吧

🌝或许ooc预警

👇👇👇👇评论走链...接

我可真是太爱搞古了

👀👀👀

*澡.堂玩耍.....大概是狼想吃羊反被羊吃(?)的故事吧

🌝或许ooc预警

👇👇👇👇评论走链...接

我可真是太爱搞古了

已墟

【All古】偷食

  金主先生 x 明星Louis

  正文戳:这里

  无须解码 & 第一人称预警

  平行世界RPS & 不涉及三次元


  金主先生 x 明星Louis

  正文戳:这里

  无须解码 & 第一人称预警

  平行世界RPS & 不涉及三次元


已墟

【All古】Louis

  军部首领 x 改造人古

  原梗来自终结者

  上文戳:这里

  正文戳:这里

  第一人称 & 私设极多 & 瞎写

  双x & Dirty Talk预警

  军部首领 x 改造人古

  原梗来自终结者

  上文戳:这里

  正文戳:这里

  第一人称 & 私设极多 & 瞎写

  双x & Dirty Talk预警

已墟

【All古】他

  想搞小妈白古的失败产物

  参考男儿当入樽里的造型

  正文戳:这里

  第一人称 & 双x & 微量小妈预警

  

  想搞小妈白古的失败产物

  参考男儿当入樽里的造型

  正文戳:这里

  第一人称 & 双x & 微量小妈预警

  

咩咩咩

【董井】惩罚

看陆sir和井sir被电的上头瞎写。勿较真。
Warning见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365092

看陆sir和井sir被电的上头瞎写。勿较真。
Warning见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365092

已墟

【All古】Dark Fate

  路人医生 x 改造人古

  原梗来自终结者

  正文戳:这里

  第一人称 & 双x预警

  路人医生 x 改造人古

  原梗来自终结者

  正文戳:这里

  第一人称 & 双x预警

咩咩咩

无题

预警:第二人称,强zhi,双xing,道具,失jin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92997?view_adult=true

激情搞飞虎哥,无意义爽文。勿较真。

发生在洪飞虎去峨眉山治病之前。

预警:第二人称,强zhi,双xing,道具,失jin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92997?view_adult=true

激情搞飞虎哥,无意义爽文。勿较真。

发生在洪飞虎去峨眉山治病之前。

愛明明的三sir

今日沙雕群友哈哈哈哈哈。
於是我就p了這張圖
感謝九老師友情提供素材哈哈哈哈哈
大喊一聲蔡添明是我老婆

今日沙雕群友哈哈哈哈哈。
於是我就p了這張圖
感謝九老師友情提供素材哈哈哈哈哈
大喊一聲蔡添明是我老婆

愛明明的三sir

《遠走高飛》董邵/藍邵(上)

*前期董邵後期藍邵。走評論

瞎取名。

*董百豪x邵志朗&藍博文x邵志朗

*私設如山+ooc注意

*有🥩

↓別看這話很悲傷但是結局真的不刀

————————

“人类最高级的浪漫 有两种

其中一种 莫过于面对未知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另一种 是面对已知的悲剧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

————————

*前期董邵後期藍邵。走評論

瞎取名。

*董百豪x邵志朗&藍博文x邵志朗

*私設如山+ooc注意

*有🥩

↓別看這話很悲傷但是結局真的不刀

————————

“人类最高级的浪漫 有两种

其中一种 莫过于面对未知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另一种 是面对已知的悲剧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

————————


金屋藏他

井进贤的支线人生(又名:特攻小弟和大佬抢禁脔x)

BGM:厌弃

——

*栋乐+董井

董先生说程滔是阿井老搭档,说明井进贤一定是有新搭档的,嘻嘻嘻,没错!一定是家栋_(:з」∠)_

科目一考试前摸鱼剪视频贼刺激2333考试结束后反而没那么激情,拖拖拉拉的终于摸完了……

无歌可剪,随便挑的歌。这歌我剪了3次,真的要厌了,拉黑拉黑-。

井进贤的支线人生(又名:特攻小弟和大佬抢禁脔x)

BGM:厌弃

——

*栋乐+董井

董先生说程滔是阿井老搭档,说明井进贤一定是有新搭档的,嘻嘻嘻,没错!一定是家栋_(:з」∠)_

科目一考试前摸鱼剪视频贼刺激2333考试结束后反而没那么激情,拖拖拉拉的终于摸完了……

无歌可剪,随便挑的歌。这歌我剪了3次,真的要厌了,拉黑拉黑-。

葬生

我疯了,阿古怎么这么可爱!

我疯了,阿古怎么这么可爱!

愛明明的三sir

停更。

不知道停多久,鏈接隨緣補。
隨緣更新
致歉。

想取關的可以取了

最後還是要嚎一句我愛明明。

停更。

不知道停多久,鏈接隨緣補。
隨緣更新
致歉。

想取關的可以取了

最後還是要嚎一句我愛明明。

无敌尉骅
懂我!!三角杀啊!😭

懂我!!三角杀啊!😭

懂我!!三角杀啊!😭

金屋藏他

【博士x何天/司长x地藏】当追龙2与扫毒2剧组互换阿古(其他人全员重生)

         *在ooc的边缘疯狂试探,又拉长了一章的结局……

         (九)

  “你终于来了。”

  “你想怎样?”

  单方面通讯器的那头传来迪奇与余顺天的对话。

  “我想报仇啊。”

  “你想报仇冲着我来,放了我老婆和地藏。”

  “好啊,”迪奇应承很快,“我当然要冲你来。所以我给你一个选择,你老婆和地藏,你想哪个陪你死?”

  “姓迪的——”

  “回答我!”

  那方经历短...

         *在ooc的边缘疯狂试探,又拉长了一章的结局……

         (九)

  “你终于来了。”

  “你想怎样?”

  单方面通讯器的那头传来迪奇与余顺天的对话。

  “我想报仇啊。”

  “你想报仇冲着我来,放了我老婆和地藏。”

  “好啊,”迪奇应承很快,“我当然要冲你来。所以我给你一个选择,你老婆和地藏,你想哪个陪你死?”

  “姓迪的——”

  “回答我!”

  那方经历短暂的沉默,吐出两个字:“地藏。”

  地藏靠在墙角,不知为何他有一种意料之内的放松感。

  好像释然了,又好像是彻底心寒。

  迪奇其实很聪明,他不问余顺天让谁活,而是问让谁死。

  好像出鞘的刀子,带着杀气,一下就戳到命脉。

  地藏百无聊赖的想,如果他还是过去那个有所期待的地藏,一定会把那短暂的沉默当做对方不舍他的讯号。

  心里想他不是不在乎自己,而是更在乎妻子。

  “我很高兴你有这个回答。”迪奇说。

  “事实上,你根本不会对地藏动手是吗?”余顺天看穿他。

  “是啊。”

  迪奇一手举枪顶着余顺天,一手掐断了通讯器的信号。

  他怕余顺天再有无谓的话打动地藏,虽然那可能微乎其微。

  余顺天眼神稍变:“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只是让某人对你断了念想。”

  “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听说,你又在和你老婆闹离婚,这是为什么呢?”

  “与你无关。”

  迪奇摇了摇头:“我发现你身上的道德观似乎永远压过心里的感官,就像刚才,如果我是你,一定不要老婆。”

  ”那你就是畜生。”

  迪奇点头表示赞同:“当畜生要比当人好。希望你下辈子,能入畜生道。”

   “我有一个请求,”余顺天闭上眼睛,“放了我老婆。”

  “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地藏哥一定不太喜欢那个女人的存在,所以,我帮他解决了。”

  余顺天一瞬间惊眼:“你说什么?”

  迪奇扣响扳机:“不怕告诉你,我杀了你老婆两次。这个世上,远不是只有你一个人重活。”

  当他浑浑噩噩度过那几天,看着与前世面目全非的今生,迪奇就明白了,一定有谁改变了什么。

  他首先想到地藏的异常,接着去查了地藏转折的开始,一切源头原来都在姓余的身上。

  他就是死,也不会让两人在一起。

  一声枪响。

  余顺天身子倾斜,子弹穿过迪奇胸膛,凿在墙壁。

  原来林正风一直尾随来到旧仓库,在关键时刻救了余顺天。

  迪奇冲着两人连开数枪。

  余顺天躲闪之余,不忘嘱咐林正风:“别让他跑了!”

  “他跑不了了,”林正风笃定,“外面都是我的人。”

  地藏对此浑然不觉,一阵难以言明的空虚后,他觉得饥饿。

  他从床上站起来,四处寻找吃食。

  在生存的面前,爱恨显得不再重要。可惜他张望一圈,望不见能充饥的东西。

  该死!

  地藏咒骂迪奇的粗心大意,疑心对方是否想把自己饿死在这里。

  通讯器毫无反应,姓迪的仍未归。

  地藏只好老实坐下,祈祷迪奇平安无事。

  夜黑了,地藏躺在床上饿的前胸贴后背。

  心里明白迪奇应是凉透了。

  接着不久,如果没人发现他,他也要凉透。

  朦朦胧胧之间,他看到游乐场。

  看到冲天飞起的云霄飞车和闹市中喧嚷的人群。

  “没想到你这么有童心,回香港玩旋转木马啊。”

  何天敷衍地冲他微笑,心里恨不得把他带到警局。

  “你听没听过一种情趣用品,也是骑马的。”何天凑着他说。

  博士挑了挑眉,何天的那一坐旋转木马又离他而去。

  何天扶着杆子,面色忧郁。

  其实他此刻最想见的人是老母,如果不是怕博士知道自己老巢,他一定马不停蹄回家了。

  “听说这片海已经很有年头了。”二人一路游玩似从游乐园走到周边海滩。

  “是啊,我小时候特别喜欢来这里玩,”何天说,“长大以后就不常来了。”

  其实这句话已说漏嘴,博士却没拆穿他:“为什么?”

  “因为……长大了嘛。”何天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他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早就发现我不是地藏。”

  博士道:“我还以为你会再扮演一会。”

  何天破一屁股坐在沙滩上:“所以说我压根不适合演戏。”

  博士默默陪他坐下。

  何天无聊的刨坑:“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才吧。”

  其实何天扮演的不错,博士乐的催眠自己。

  “你是不是特别中意我?”

  “可以这么说。”

  “那你喜欢何天多一点,还是地藏多一点?”

  博士想了想:“都喜欢。”

  何天心里翻白眼,没见过这么花心的。

  “我记得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埋在沙滩上。”何天开始挖坑。

  “嗯?”

  大坑渐成。

  何天说:“你躺进去。”

  博士摇头。

  “怎么?怕我把你活埋了啊?”

  “我怕你跑。”博士说。

  “没劲,”何天甩了甩手,整个人钻坑里,“来吧,你把我埋了。”

  “你认真的?”

  “又不会死人,快点啦,大男人不要婆婆妈妈的。”

  博士只好把他埋起来,只露一个头:“真的很舒服吗?”

  “当然啦,你想试试吗?”

  博士没吭声。

  何天抖了抖身子,从坑里爬出来:“来吧,这次换我埋你。

  “感觉怎么样?”他问。

  “还行。”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被埋?”

  “不过,我感觉有点太舒服了。”博士略微不安地蹙眉。

  此刻夕阳西下,正是海水涨潮之际。

  他正想起身,何天躺下,一口亲住他。

  银线在唇齿间藕断丝连,等博士真正意识到不对时,浑身已经动弹不得。

  “你说的没错,”何天正色坐在一边,“涨潮的时候的确不太舒服。”

  “什么意思?”

  “一看你就不读书啦,沙子遇水就会变湿,那时候人就不好动啦,”何天悠然起身,“再见了,博士。”

  “你站住!”

  “干嘛?”

  “我会死吗?”

  何天望了一眼海势:“会吧。”

  “你这算不算蓄意谋杀?”博士质问,“你不是警察吗?”

  何天眉头皱起复舒展:“你说的没错。但怎么办?我放了你,你却不肯放过我。”

  “我答应你,”博士说,“只要你放了我,我以后再不缠着你。”

  “你当我傻子?”何天才不信。

  “我是中意你,但没到不要命的程度,你放了我,我绝对不会再缠着你,”博士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总不想背一条人命吧。”

  “你怎么知道我不想背人命?我告诉你,我真的挺想你死,”何天面无表情,“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因为只有看你被淹死,我才放心。”

  “你不是这种人,别玩了,好吗?”博士求饶。

  何天蹲下身子,博士的脸上浮现喜色,岂料何天只是把他扶正眼镜:“眼镜要戴好知道吗?”

  博士凝视着他,眼里是浓浓地恐惧与憎恨:“我就是变成鬼都不会放过你。”

  “恐吓我啊?”何天冷不丁起身,“那我就更不能放过你了。”

  “我从来没有逼过你,”博士开骂,“何天,你没良心,我救过你!”

  这话就像尖针一样刺进何天的脑海,属于地藏的破碎记忆,零星闯入他的识海。

  也许那些记忆一直都在,不然他也不会性格大变,做出如此违背天性的事来。

  他是警察来着,怎么会跨越法律做出夺人性命的事来?

  何天这么想着,脑海中又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他:你当警察那么久,见过坏人从良吗?他们只会垂死挣扎,到最后一刻还想要你命。

  善念声音又蹦出:你见过的。

  余顺天。

  他曾站在跨海大桥上:“告诉我,我老婆和地藏在哪里?”

  迪奇完全不搭理他,他的枪已经没有子弹了,不远处又都是警察。

  “反正我早就死路一条,有人陪葬也挺好。”

  余顺天一把揪住他衣领:“你想死就一个人死,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哟,这么嚣张啊,”迪奇满脸嘲讽,“太平绅士?”

  “你为什么不肯放过他们?”

  “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呢?”

  “谁贩毒,谁就该死!”

  “所以毒贩寻仇,也是正常的。”

  余顺天气地把他往后一推,他努力深呼气:“如果你告诉我他们的下落,我会替你向法院求情轻判。”

  “听上去不错。”

  “你想通了?”

  “可我为什么要如你的愿?”话落,迪奇一跃而下,余顺天瞪大眼睛,本能拽住他。

  竟真让他拽住。

  可惜迪奇一心求死,他努力挣脱余顺天的手。

  眼看对方就要坠落,余顺天大喊:“地藏在哪里?!”

  迪奇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整个人坠入深海。

  自从拥有那段突如其来的前世记忆,靠吸毒来缓解压抑的情感后,他就常常不能分清现实与幻境。

  那种醒来后身心俱疲的感觉,与此刻坠落的感觉并无二致。

  他记得,他为什么回来:

  他要改变地藏的命运,让他彻底与余顺天划清界限。

  “知道吗?这片海滩又称“死亡之海”,所以很少有人来这里走动。”何天凝视着水天相接的远处,“尽管它的旁边就是游乐园。”

  海浪淹没他的小腿,自然也没过博士的脸。

  何天回过头:博士已经呼吸极困难。

  “知道吗?不是我不救你,而是此刻救你,已经太迟了。”

  “何……天……”

  “有什么话要说?”

  “我……”何天蹲下身子,只听博士死不悔改:“草……你!”

  “死到临头,大言不惭。”

愛明明的三sir

清單。

丟個清單。

想寫張蔡。蔡添明實際上是個差佬的情節。

蔡添明被張雷揍了一頓,原因是太亂來了。

然後就是藍博文和陳偉樂。

一起綁架案。

黑柴養了一隻名為蘇建秋的貓的故事。

那個午後陽光正好,暖暖地灑在男人和他懷裡的貓身上。

陳嘉豪和小寡婦蘇建秋(喂)
“別哭了。”

董百豪和邵志朗。

邵志朗是刀,董百豪便是握刀的人。

似乎沒了。想起來再補。可以評論一些cp,記得帶梗,古受即可,水仙接受。想寫就挑出來寫掉了

丟個清單。

想寫張蔡。蔡添明實際上是個差佬的情節。

蔡添明被張雷揍了一頓,原因是太亂來了。

然後就是藍博文和陳偉樂。

一起綁架案。

黑柴養了一隻名為蘇建秋的貓的故事。

那個午後陽光正好,暖暖地灑在男人和他懷裡的貓身上。

陳嘉豪和小寡婦蘇建秋(喂)
“別哭了。”

董百豪和邵志朗。

邵志朗是刀,董百豪便是握刀的人。

似乎沒了。想起來再補。可以評論一些cp,記得帶梗,古受即可,水仙接受。想寫就挑出來寫掉了

已墟

【All古】失算

出租车司机 x 何天

出自追龙2

正文戳:这里

疑似mob预警

出租车司机 x 何天

出自追龙2

正文戳:这里

疑似mob预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