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d

8246浏览    55参与
麦卡

[Jensen·Ackles] 梦露传B站cut(分享,不是我剪的)

【Blonde (2001)】梦露传【Jensen Ackles】 UP主: xyxx88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66990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ZFA1DBFC8AB52C2DA8BA6264F31424ACFB57&ts=1570972061759

大家务必看看!!不看简直白活一趟啊!!世间真绝色你们懂吗啊啊啊啊啊啊啊!!私心带tag!对写文绝对超有帮助😂(双插头美人,和服美人!)

【Blonde (2001)】梦露传【Jensen Ackles】 UP主: xyxx88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66990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ZFA1DBFC8AB52C2DA8BA6264F31424ACFB57&ts=1570972061759

大家务必看看!!不看简直白活一趟啊!!世间真绝色你们懂吗啊啊啊啊啊啊啊!!私心带tag!对写文绝对超有帮助😂(双插头美人,和服美人!)

Impala

Jack太可爱了我又上头了

Jack太可爱了我又上头了

weak potato

【allD】Yayo

                                                    Yayo*

      !blow job;JD父子有;路人XDean有

       Sam开门如往看向沙发的红毯,然后移动视线伸进来的是西装笼络的两条腿。那两条腿从膝盖折在地上,微微哆嗦与记忆无差,一直伸向完好包裹的臀部停止。那两条腿是Dean的。腰线向上蔓延,两旁敞开另两条裤子腿。这令Sam觉得时空恍惚,接踵清醒的久违感裹挟老一层新一层的疑惑与愤恨。

       四年前的Dean,远没有现在的衣冠完整。赤裸的Dean,腿还没有因锻炼而结实紧致的Dean,骨骼生长瘦高还有点驼背的Dean。没有灯光和月亮,灰的影子投射在布斑的大腿和鼓起的内裤上;肌肉酸软轻微痉挛却不得不直起腰,脖颈高高翘起像抬头被迫接受浴室的水。还有那双眼——那绿眼!睫毛扑立得母性温柔,眼睛撑起来警觉像小兽——像一个真正的hooker,口交时保持清醒;尽管干呕感从他的喉咙里挤压出"dad...dad",尽管Dean知道这对于一个儿子会不会太过下流?那时候还不能算“老手”吧,但是过了四年呢?

       掌握了极好的献吻技巧,熟捻的Dean。舌头向上时眼皮和头往后顺,头发放下时嘴巴像开礼品盒一样探到极深——来自John Winchester教授的毕生所学,没过今晚就可以看到秀:Sam永远不会料到的的表演,以前在卧室里、现在也在卧室里,桌子边、铺乱的淡蓝被子上、“生日快乐成人快乐”空气里、视线中水汽中,Sam的生长与Dean的成熟。

       14岁的Sam甚至不能深呼吸使他被发现,18岁的他终于有长进开口:"Dean...Dean?老天,你在这里干什么呢?"这不能算分文,在这之前的四年中他眼前常常重叠Dean生日那天,对上盯着趴在脸上的漫画书(上帝——那是他送的)却对焦不准的眼珠,还可以听见Dean的手指软弱敲打地面的声音:他一定是百无聊赖了,从旁边滑过来随便什么看。Sam至今可以闻到漫画书的油墨味,他还会不经意带出:如果只有玛莎死了,托马斯不会操布鲁斯韦恩*。"有个hot girl女朋友还不让哥哥找乐子有点吝啬了,不觉得吗Sammy?"精液从他像狗一样伸舌的嘴中流落——到脖子与耳的连接处——四年前那应该在他的胃里。好吧,这好歹是我的房间。我来给你车钥匙。放在这。(他会是下一个温彻斯特的娼妓吗?谁是下一个温彻斯特娼妓呢?)

       Sam关门的时候那条红毯仍然在耳边,还有黑裤腿、妈妈眼睛、长长了点的头发和漫画书,但这总不能把他带回坐在椅子上的阴影;他清楚知道那是谁——哪个一年前被烧得一毛不剩的混球(那时Dean披着他的外套像个浪荡寡妇)和哪位大驾贵友;就像做春梦看不到自己的脸,走廊中寝床上文字间,那个人只是一片潦草。




     *听Lana Del Rey的Yayo想到的脑洞,就叫Yayo了。

     *扮演John的演员扮演过《蝙蝠侠大战超人》中Bruce Wayne的父亲Thomas Wayne;同时Dean常说他喜欢蝙蝠侠。作者的恶趣联想。

白十八

求助

萌新在线求cass攻或者sam攻的文鸭,可互攻,dean这个小可爱不要太攻就好,入坑太晚了,最近被剧虐到心累,想治愈一下

萌新在线求cass攻或者sam攻的文鸭,可互攻,dean这个小可爱不要太攻就好,入坑太晚了,最近被剧虐到心累,想治愈一下


Andie

我的弟弟李先皓(十二)

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深怕发出一点声响,我偷偷的从猫眼里往外看…… 
天!申彗星李珉宇金东万! 
三个麻烦的角色一齐找上我家了,这,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啊怎么办!!!!!!!!!!! 
我急的都要挠墙了,朴忠载突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显然是敲门的巨响吵醒了他,他径直朝门走了过去,我赶紧跳到一旁躲了起来观察情况。 
朴忠载猛的甩开门,冲门外三人大吼一声:“敲什么敲啊!不知道老子在睡觉啊!” 
三人看到个不认识的男人来开门,都楞了一下,不过申彗星果然是见过世面的,他缓了一下后,说:“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这是老子家,老子不该在这里啊!”朴...

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深怕发出一点声响,我偷偷的从猫眼里往外看…… 
天!申彗星李珉宇金东万! 
三个麻烦的角色一齐找上我家了,这,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啊怎么办!!!!!!!!!!! 
我急的都要挠墙了,朴忠载突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显然是敲门的巨响吵醒了他,他径直朝门走了过去,我赶紧跳到一旁躲了起来观察情况。 
朴忠载猛的甩开门,冲门外三人大吼一声:“敲什么敲啊!不知道老子在睡觉啊!” 
三人看到个不认识的男人来开门,都楞了一下,不过申彗星果然是见过世面的,他缓了一下后,说:“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这是老子家,老子不该在这里啊!”朴忠载眯缝着他的眼睛说。 
“先皓呢?”李珉宇探头问到。 
“先什么皓啊,老子不不认识!”朴忠载说。 
“这不是Alice家吗?”金东万一脸疑惑的问。 
“说了这是老子家,你们几个再不滚我他妈的就要揍人了!”说完把门往三人脸上一摔,转身走回来倒在沙发上继续睡得死去火来。 
门外渐渐没了声响,我又跑去门口从猫眼里看外面,嗯,都走了,暂时安全了,那几个家伙虽然知道这里是我家但是应该也不敢来惹凶巴巴的朴忠载。这一天过的真是糟糕,我不想去管李先皓那小子到底是被人拐了还是把人家给拐了,也不想管倒在我家沙发上的那个醉鬼朴忠载,我只想倒在自己的床上好好的睡一觉。 
睡……觉…… 
晚安。 
这一觉睡的很香,当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阳光洒进我的房间,暖暖的,真舒服。 
可是为什么朴忠载正站在我床边上盯着我看…… 
“啊……”我一边惨叫一边检查自己的衣服,嗯,还好,昨天没脱就直接睡了。 
“对不起,我没有恶意的。”朴忠载的脸颊竟然微微的发红,“我只是想……请问一下你,这里是什么地方……” 
靠,这小子跟我玩失忆啊? 
“这里是我家啊!”我说。 
“你家!?”他有些惊慌,“我怎么会在你家,真是对不起……” 
“你真不记得了?”我说,“哦,也对,你昨天喝了那么多酒……” 
“我喝酒了?”他这下彻底惊讶了。 
“是啊,不多,三瓶伏特加。”我说。 
“三瓶……”他似乎被自己的光荣战绩给吓到了,有些呆滞。 
“是啊,还跟我吵架,还打算酒后驾驶,最后一醉不醒,我只好把你拖回我家了。”我说。 
“对不起!!!”他突然对我深深一鞠躬,说,“真的是……太麻烦你了……我不该喝酒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小子是怎么了,昨天还满口脏话呢今天怎么这么有礼貌了? 
“我一喝了酒就会失去理智,不管我说了什么,请你不要当真,我是无心的……” 
“说完没有?”我说。 
“诶?说完了。”他傻傻的看着我。 
“那你是不是可以从我房间出去了,我还没起床呢。”我说。 
“啊……对不起!”他道歉后急忙的跑出我房间,忘了关门又退回来关门。 
看他那副慌张窘迫的样子,心情稍微舒畅一点了,昨天跟我吵架吵的那么溜,今天倒装起孙子来了,真是…… 
不过,也许这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是喝醉了,才会变得态度那么恶劣,看他刚才那样子,还算是个好人,姑且原谅他吧,反正昨天的事情他也不记得了,我一个人在那里记什么仇啊? 
诶,李先皓那小子貌似说今天早上回来的,人呢? 
“姐!我回来了!” 
嘿嘿,刚说他呢,那就回来了。 
“诶,你是……” 
“啊!我的小可爱!!” 


Andie

我的弟弟李先皓(十一)

今天特别不想看书,先更新……


  • 虽然,这漫长的一天以来,我很多次都想死。但是,这一次,我想开着金东万的直升机去投海自尽…… 
    这次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我居然以为文政赫一见钟情的对象是我…… 
    李先皓啊……你这个妖孽啊……你害死我了你……你……你跑过来干嘛? 
    “姐啊……”李先皓明显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在文政赫上去找墨镜男麻烦的时候趁机逃了过来。 
    “一边儿去,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娘的你姐姐我好不容易看上个男人结果全让你小子给搅黄了……不过人家似乎一直就没看上过我……哎呀不管啦!反正是李先皓让我丢人了。 
    “姐……那人是飙车族……我……”李先皓...

今天特别不想看书,先更新……


  • 虽然,这漫长的一天以来,我很多次都想死。但是,这一次,我想开着金东万的直升机去投海自尽…… 
    这次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我居然以为文政赫一见钟情的对象是我…… 
    李先皓啊……你这个妖孽啊……你害死我了你……你……你跑过来干嘛? 
    “姐啊……”李先皓明显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在文政赫上去找墨镜男麻烦的时候趁机逃了过来。 
    “一边儿去,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娘的你姐姐我好不容易看上个男人结果全让你小子给搅黄了……不过人家似乎一直就没看上过我……哎呀不管啦!反正是李先皓让我丢人了。 
    “姐……那人是飙车族……我……”李先皓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我,说,“吓死我了……” 
    “没出息,人家那是进口跑车,开起来当然快了。”我不满的说。 
    “不是啊,我刚才看表了,都220了。”李先皓一脸委屈的模样。 
    220…… 
    “你他妈以为你是开F1啊!”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这辈子最恨开快车不要命的人了,“你要死自己去死,别拖我弟弟一块儿!” 
    “我他妈还就是开F1的,关你什么事儿啊?”那墨镜男撇开文政赫,大步的朝我走了过来。 
    “怎么着?来劲了是吧?想吵架是吧?你姑奶奶我奉陪到底!”我现在心情极度郁闷,谁也别惹我! 
    好大一股酒味儿,这小子喝了酒了,靠,酒后驾驶还开这么快,真想死啊? 
    “就你这长相……还是那个小可爱的姐姐?” 
    靠……小可爱,你这什么破称呼? 
    “这是老娘的事,需要你管?醉鬼。” 
    “你说谁醉鬼呢?” 
    “这里除了你还有谁?醉鬼!” 
    “靠,就那两瓶伏特加能让我朴忠载喝醉?开什么国际玩笑!” 
    “两瓶伏特加……你怎么不去死?” 
    “我要死也……诶?小可爱呢?” 
    我猛的回头,发现文政赫和李先皓都不见了,金东万的直升机已经升到了半空中。 
    “文政赫你个王八蛋!”我冲着天上狂吼,但是声音立即被螺旋桨的声音给淹没了。 
    “别急,开我开车去追!”朴忠载冲我一挥手,“上车!老子还没见过敢从我手里抢东西的人。”
    我抢在他前面坐进了驾驶座,“你干嘛?”他冲我吼。 
    “你都喝两瓶伏特加了我还敢让你开车啊?我还想多活几年!我来开!” 
    “切,两瓶算什么,再喝一瓶都没问题。”他说着居然从车座后面摸出了一瓶伏特加,拧开盖子就开始灌,看得我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一瓶酒灌完,他潇洒的把瓶子一扔,坐上副驾驶,说:“我说没问题吧?我来开!方向盘上哪儿去了?” 
    …… 
    这小子是真醉了。 
    “没有方向盘我也能开!踩油……门!”说着直接整个人栽向前,睡着了。 
    这叫什么事儿。 
    天空里早没了直升机的影子,我正无奈的望着天空,突然又听到身后一阵嘈杂声,回头一看,我的娘啊,金东万申彗星李珉宇外带一群精神病人全都追了出来,我赶紧发动车子一溜烟的跑了。 
    一时不知道该去哪儿才好,只好载着朴忠载回了我家,本来打算把他连人带车的就扔在路边,但是又不忍心,好歹这也是帅哥一个,就这么酒醉扔在路边,后果不堪设想,无奈,只得跟楼下守门的大爷一起,把他抬上了楼。 
    把朴忠载扔沙发上后我自己也瘫了,这一天实在是过的太不可思议了,这时候收到了李先皓那小子发的短信,说他很好,叫我不用担心他,明天一早会回来的。 
    哎,不管了,文政赫怎么说也是个警察,应该不会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吧?李先皓那小子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比较强的。只要不让妈知道这事儿,我应该还是安全的。 
    只是这个叫朴忠载的醉鬼要怎么处理?他现在睡的跟个死猪似的,一动也不动。 
    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而且敲的无比凶悍,有门铃不按你敲什么……啊!难道是那几个小子追过来了?完了,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曦晴‧沒有名字的人

溫家二三事

之前的不知為何沒了,再發吧,湊合看

留言給更文動力吧

====================

Winchester家的二三事…… / 我所祈求的……


#0 在那個和平的時代……


有調查顯示,有弟弟的的孩子會比較成熟懂事,能幫忙照顧弟弟;但亦有調查反映,孩子被弟弟搶去關愛和注意力,性格會變得反叛和對抗。


若想知道哪一個調查才是真的,只要詢問有一個孩子以上的家庭便行,除了向Winchester家求證。


Winchester家有三個男孩,分別是今年9歲的大兒子Dean、5歲的Sam和剛滿1歲的么子Adam...

之前的不知為何沒了,再發吧,湊合看

留言給更文動力吧

====================

Winchester家的二三事…… / 我所祈求的……

 

#0 在那個和平的時代……

 

有調查顯示,有弟弟的的孩子會比較成熟懂事,能幫忙照顧弟弟;但亦有調查反映,孩子被弟弟搶去關愛和注意力,性格會變得反叛和對抗。

 

若想知道哪一個調查才是真的,只要詢問有一個孩子以上的家庭便行,除了向Winchester家求證。

 

Winchester家有三個男孩,分別是今年9歲的大兒子Dean、5歲的Sam和剛滿1歲的么子Adam,可說是當地名人。

 

在Kansas居住的人凡提起這個家庭,都會用夾帶著不滿的羨慕語氣說:「這是一個得到天使保護的幸福家庭。」

 

父親John婉拒海軍陸戰隊的優渥挽留,為了家人而回歸故鄉,經營汽車維修公司,和溫柔賢慧的全職家庭主婦Mary,不只有著出色亮眼的外表,連性格也挑不出甚麼毛病,當然,要是善良和樂於助人也是缺點樣,那Winchester家的確很惹人討厭。

 

只是這近乎完美的家庭也有著不為人知的家庭問題,還真是應驗了東方社會那句「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1 小弟的直覺

 

還不夠2歲的Adam是Winchester家的么子,白嫩的臉配上翠綠純真的眼睛得別和小孩子特有的小小身軀,走起路來還不太俐落。加上性格乖巧,沒有一般么子的驕縱,反而出奇的安靜,就算害怕也只會睜著大眼望著你,不會啕哭的個性,理應會得到所有家人的疼愛。

 

但凡事也有例外,作為Winchester家第二個孩子的Sam,很不待見這個還要人抱要人哄還會黏人的弟弟!

 

他才不想要「弟弟」!

 

Sam看著剛回家的哥哥下一刻便被那站在門口等待哥哥回家,然後一看見哥哥便抱著哥哥大腿不放的可惡弟弟!

 

「Dean……!」牙齒還沒長完的小孩說話一般含糊不清,但Adam唯獨把大哥Dean的名字叫得字正腔圓,這沒少讓母親吃味。

 

Sam不由得想起……

 

「難不成Adam比起媽媽,更喜歡Dean這位哥哥?」有一回Mary看在地上玩得抱在一起的兩名兒子,用沮喪的聲音對身旁的丈夫說。

 

John望了兒子一眼後揚起笑臉,把妻子往懷裡帶,「這不是第一次,妳還吃味嗎?」輕刮妻子的鼻頭,「那時Sam開口說的第一個字不是妳和我,而是Dean……」頓了頓後打趣說,「最少么子開口,第一個叫的是我,我已經很欣慰了。」說完還望了一眼坐在對面沙發上看似閱讀,實則在注意四周一切的Sam一個別有深意的眼神。

 

嚇得Sam收起打量的視線,把自己埋進對自己的年齡來說,略為厚重的書本中,但下一秒又不禁望向另一方。

 

看見小小胖胖的弟弟用口水為大哥洗臉,大哥臉上那愉悅的笑臉時,心中湧起不知名的情緒,收回視線,在心底大聲吼叫:弟弟什麼的最討厭了!

 

明明以前Dean只屬於自己,會把所有時間留給自己,凡事以自己為先,捨不得讓自己哭讓自己不高興,但Adam出生後就不再這樣!

 

「Sam……」

 

弟弟軟軟的聲音讓Sam回到現實,心思細密的他不難發現對方聲音中不易察覺的遲疑和小心翼翼,看著那雙帶著祈求的翠綠眼晴,心下一軟,「Adam在家乖嗎?」

 

Adam露出大大的笑臉,用力的點頭,「我有!」說完還揚起手中拿著的玩具車,「洗車……」

 

沒等Adam說完,一旁的Dean便抱起弟弟,「Adam當然是乖小孩!」說完便親上弟弟白嫩的臉頰,「這才是我們的乖小弟。」

 

Adam可謂下意識的把自己埋進大哥的懷裡,但下一刻便停下動作,因為他從大哥的肩膀看到還在門口位置的二哥那沒有絲毫笑意的臉孔,心下一驚便緊摟大哥。」

 

嚇得大哥又是摸他的額頭又是跑回客廳大叫,「Mum!Adam好像不舒服……」完全忘了另一個還在門口的弟弟。

 

因此沒有看到對方那一下子完全黑掉的哀怨臉孔和細不可聞的說話。

 

「弟弟一點也不可愛!」

 

與時同時,誰也沒有聽到么子心底的悲嗚,「嗚嗚,我可以只要Dean一個哥哥嗎?」

 

Winchester家每天都過著快樂幸福的生活。

 

可喜可賀。

 

 

 

 

 

 

 

 

 

 

 

 

 

 

 

 

 

 

 

 

 

 

 

 

 

 

 

 

 

 

 

 

 

 

 

 

 

 

 

 

 

 

 

 

#2 最強的追蹤

 

我是一個不喜歡鹿的低級初生惡魔,連同待在人間的18歲,我也未滿50歲。

 

從前我從來不曾覺得只會吃喝睡的臭小鬼可愛,根本是整天只會製造麻煩的生物。

 

去他的天使或者生命中的曙光。

 

但自從接觸名為Dean Winchester的嬰兒後,我立即從天秤的一邊傾斜另一邊,過程不用10秒,難怪他得到這麼多人的關注。

 

當才剛學會站立的男孩嘗試往前走時,坐在地毯上的我馬上探出身子阻止,「Dean,小心--」

 

忘了說,我在人間的身份是一名長相嬌柔甜美的18歲亞裔女大學生,修讀的是幼兒心理學,此時的身份是Dean Winchester的baby sister。

 

這絕對是一份輕鬆不過的兼職,因為Dean從不讓人煩心,甚少哭鬧,就算不理他,他也會自得其樂,當然沒人能不去理會他就是了,為此我可是認真的學習人間的兒童心理學,畢竟我已經忘光了以前生為人的種種了。

 

話未說完,那扶著比自己還矮一點的玩具箱,身穿松鼠連衣裝的男孩便往前跌倒,他反射抓住身邊的物件,但只放著布偶的塑膠箱顯然承受不了他的重量,一併往前跌,結果男孩沒跌在地上,反把自己跌進了玩具箱。

 

我連忙上前查看情況,只見有著一頭柔軟金髮的男孩沒有哭聲,只是一臉茫然的坐在一堆布偶中,看見我才開始眨眼,最後露出愉悅的笑容,抓起身邊的小鹿布偶揮動。

 

鬆人氣的我正想抱起男孩,褲袋的手機突然響起,看見來電顯示的「666」時,我馬上按通話鍵--

 

「拍照!我告訴你多少次了?妳這保母的工作除了撰寫監察日誌,還有拍照錄影!」對方一口流暢的上流英國腔說著不怎優雅的內容,「妳以為我為何要配給妳的這支最新款的智能手機?」不及我回話的機會,對方繼續說,「不就是因為妳那外行得不得了的不入流拍攝技巧!好好的一個美人被妳拍成甚麼樣子!?」

 

即使對方看不見,我也不自覺的搖頭,前‧地獄之王的嘴炮功能真的不是傳說呀,我這低級惡魔可禁不起他的怒火,畢竟我之後還要回地獄混的,想向他解釋卻錯手按下結束鍵,對方那句「還有拍照的時機!現在正是--」隨之消失。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即使有一點想,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重要的話在心中默唸3次。

 

我彷彿能聽到遠在地獄彼方的某人被怒火支配,那畫面實在不怎美好……當我對著仍在玩具箱內玩得不亦樂乎的小孩拍了數張相片,並發送到某人的專用郵箱後,我預感我在地獄的戶口會多出一筆金額不小的獎金。

 

畢竟公務異常繁重的某人可不能隨意離開地獄……

 

放好手機後我抱起小小的Dean,「我們玩火車好不好?」

 

「姣~車車!」Dean點頭說好,然後揮動手上的布偶,「陸陸……玩!」

 

看著那隻Dean十分喜歡的小鹿布偶,再想到以往看過的內部刊物,我拒絕承認那只小鹿布偶讓我想到某個鬢角異常的野人!

 

「乖,Dean,火車是不能攜帶大型動物的。」我露出這具皮囊最溫柔的笑容,嘗試從他手中取過那只愈看愈礙眼的布偶。

 

不忘在心底補上一句,而且是隻不會珍惜的臭鹿!

 

「不!!」向來乖巧的Dean連忙抓緊布偶,拼命搖頭。

 

但兩歲也不夠的孩子當然敵不過18歲女孩的力氣,更不用說是惡魔附身的非一般女孩了,我隨手丟開布偶,「我們玩其他的……」

 

直到我走進Dean的睡房,他都沒再哭鬧,低頭才發現他小臉通紅,眼淚在眼眶要掉不掉的,嘴巴抿成一直線,模樣好不可憐。

 

我連忙放他在床上,蹲下身子,「不哭不哭,我們玩積木好不好?」

 

但Dean只是望了我一眼便望向別處,用行動說明他不願意。

 

我想抱起他來哄,他卻快我一步往床的另一邊爬,還用小手揮開我的手,然後瞪大眼睛望我。

 

心中浮現一句話,「向來乖巧的人一旦生氣,比容易生氣的人難搞不只100倍。」

 

一個大人一個小孩對望了好一會兒,誰也不讓誰,然後體力不繼的小孩首先認輸,嘴巴一扁,眼淚往下掉,「鹿鹿……」

 

頓時覺得自己是壞人的我馬上去客廳拿回那只小鹿布偶回房,「看,是小鹿布偶呀,不哭好不好?」

 

Dean馬上搶過小鹿布偶,高興的說,「鹿鹿!」

 

把一切看在眼裡的我,拒絕承認那是一隻麋鹿!

 

結果……自從Mary誕下第二個孩子後,我便再也不能當Winchester家的保母了,只因那可惡的,名為Sam的弟弟每當我出現,就會扯開喉嚨大哭特哭,用行動證明他有多不待見我!

 

果然是有忠犬屬性的野蠻麋鹿,竟然跑到這時空尋哥哥!

 

 

 

 

 

 

 

 

 

 

 

 

#3 捉迷藏

 

剛好會走路的小孩就像從天使變成惡魔,以往的乖巧消失無跡,留下各種讓父母崩潰找抓的舉動。

 

在廚房準備晚餐的Mary向客廳揚聲 ,「Dean ?」等了一會都得不到回應,Mary勿忙在圍裙上抹手,一邊走向客廳,「Dean ?」

 

實在不是自己太緊張,而是剛學會走路的兒子可不少讓人操心,看到客廳的玩具散落在一地,唯獨沒有兒子的身影時,Mary輕嘆氣,脫下圍裙,「Ok,又開始尋找小孩的遊戲。」

 

相比起其他家的小孩,Dean其實很乖巧,從小就不特別哭鬧,不給她和John 添亂,現在……只是「trouble 2」(2歲反抗期),不就是故意和父母對著幹,還不時作出一些別出心裁的事。

 

Mary一邊上樓梯,一邊自安慰,最少她的兒子沒有像兩條街外的Smith 夫婦的女兒般,一會兒高高興興,活潑可愛,一會兒暴躁不安,亂發脾氣,啊,對了,最後自己爬進洗衣機,差點沒嚇死Smith 夫婦。

 

Dean只是喜歡和父母玩捉迷藏,相比起來,真的不怎嚇人,只是很花時間。

 

走在由她和心愛的丈夫一同佈置的房子,由牆紙的顏色到每個房間的用途,都由Mary和John 決定和完成,儘管牆紙的接合和完美相去甚遠,但那是幸福的證明,Mary伸手撫上突出的接合位,露出一抹溫柔的微笑。

 

推開兒子的房間,入眼的是以蔚藍天空為主的擺設,即使身處trouble 2,Dean也會小心收拾玩具,對一個剛滿2歲的小孩來說,沒有父母幫忙下,這房間有點太乾淨了。

 

 

以兒子喜歡整潔的個性,他絕不會爬進衣櫃,因此Mary關上門,再去其他房間尋找。

 

腳步在經過丈夫的書房時有片刻的遲疑,但最終還是越過,只因兒子年齡雖小,但他絕對明白父親的書房是「禁地」,沒有批准,絕對不能進入。這也是為何丈夫對兒子的反抗不放在眼內的原因,因為兒子沒有超越觸及他的禁區。

 

 

「Dean?你要是再不出來,待會可沒有蘋果派吃了哦~」Mary走向最後一個房間——,出言威嚇,兒子從小就對派有說不出的狂熱,特別是自己製作的,只要亮出派,兒子立即露出可愛的笑容。

 

Mary推開房門,原本張開的嘴巴又閉上,吞下出口的驚呼,然後放輕腳步離開,不一回小步跑回來,手中握著剛才沒有的手機。

 

看到凌亂的床單,Mary不難想像兒子是怎樣抓著床單被子,胖胖的身子一步一步的爬上床,看到床中酣睡的兒子,Mary拿出手機連拍。

 

只見兒子一手摟著自己和丈夫的睡衣,一手擁著那只從不離身的麋鹿布偶,小小的身子蜷縮起來,還發出微微的打軒聲,睡得無比幸福。

 

Mary放下手機,動作輕柔的為兒子蓋好被子,在他額上印下一吻才離去。

 

回到客廳她把剛才的相片發給丈夫,附上留言。

 

「真想他能永遠這麼幸福。」

 

不一會對方回覆,「有我們在,Dean會一直幸福。」

 

Mary對著手機屏幕輕吐舌頭,「臭美啦你。」然後重新戴上圍裙,繼續準備晚餐。

 

Winchester家迎來一個平和而幸福的一天。

 


Andie

我的弟弟李先皓(十)

  • 跑车就是跑车,一溜烟的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我的那个神啊,可怜的李先皓啊,你怎么才出了狼窝又入虎口啊,姐姐我对不起你啊…… 
    …… 
    我在发什么楞啊,得赶紧把他救回来啊,要是让老妈知道我把她的宝贝儿子给弄丢了……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我要拿什么去追人家的进口跑车啊,难道要开11路去追? 
    还不如直接回家洗洗睡觉。 
    天啊,这一天我为什么过的如此的累啊,把我平淡的生活还给我!!! 
    但是,有了李先皓做弟弟的人生,注定是无法平淡的,因为我又听到了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 
    对啊!我可以坐金东万的直升机去救李先皓啊!直升...
  • 跑车就是跑车,一溜烟的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我的那个神啊,可怜的李先皓啊,你怎么才出了狼窝又入虎口啊,姐姐我对不起你啊…… 
    …… 
    我在发什么楞啊,得赶紧把他救回来啊,要是让老妈知道我把她的宝贝儿子给弄丢了……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我要拿什么去追人家的进口跑车啊,难道要开11路去追? 
    还不如直接回家洗洗睡觉。 
    天啊,这一天我为什么过的如此的累啊,把我平淡的生活还给我!!! 
    但是,有了李先皓做弟弟的人生,注定是无法平淡的,因为我又听到了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 
    对啊!我可以坐金东万的直升机去救李先皓啊!直升机啊,我还从来都没有坐过……这个不是重点啦!重点是直升机够速度,视野又好…… 
    嗯,视野果然好,我才原地上窜下跳了几下,直升机就在我不远处停了下来。我大步跑过去,甩开门就往上跳。 
    “李先皓被个开大红色跑车的人给拐走了,快去追!” 
    金东万你总算是派上用场了,诶,金东万,金东万人呢? 
    直升机已经飞到了空中,我才发现金东万不在这里,难道我上错直升机了?不是吧?难道现在流行开直升机?大家都不买车了买直升机玩?? 
    “金东万还在捡他的钻石呢,我就趁机把他的驾驶员扔了出去,偷偷开走他的直升机。”驾驶直升机的那人回过头来冲我笑,我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精神病帅哥文政赫…… 
    “你……”我猛的往后一退,本能的想要逃,可是我现在能逃到哪里去啊,这是在半空中啊,我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不用怕啦,我又不是真的是精神病人。”他转过头去专心致志的开直升机。 
    “少来,你不是精神病人为什么会住进精神病院?”我说。 
    “你不也住进精神病院了吗?那你是不是精神病人?”他说。 
    “我……我那是特殊情况!”我说。 
    “我也是特殊情况啊,我是自己住进去的。”他说,“其实我是警察。” 
    “你是警察,那我还是联合国秘书长呢!”我说。 
    “真不相信我?你有见过精神病会开直升机的么?”他说。 
    “切,这年头兔子都会开UFO呢,精神病会开直升机有什么奇怪的。”我说。 
    “哎……”他叹了口气说,“不跟你贫了,我包里有我的证件,你自己拿去看。” 
    我半信半疑的把手伸进他的衣服口袋,摸出个东西来一看,果然是警察的证件,不过突然想起他自己给自己画的医生名牌,又有点怀疑,仔细的看了一遍,确定不是手工伪造的后,我问:“你真的是警察?” 
    “嗯,为了调查个案子,我只好装成病人混进精神病院,这些机密本来不能泄露的,不过现在告诉你也无所谓了。”他说。 
    “诶?为什么?”我问。 
    “因为我擅自离开工作岗位,是会被革职的,这个案子很重要。” 
    “啊,那……那你为什么还要出来啊?” 
    “因为我今天遇到了让我一见钟情的人啊,对我来说爱情可比工作重要多了。”他回过头来,微笑着看我,“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的。” 
    一见钟情…… 
    我的心脏砰砰的加速跳动中,他回眸时候的眼神,天啊,我要被秒杀了……突然有种好幸福的感觉。 
    “那边有辆红色的跑车,应该就是他了。”他突然说,“坐稳了,我们要下去了!” 
    文政赫拿直升机做了一个高速俯冲,在路中间降落,那辆拐带李先皓的跑车被迫停了下来。 
    直升机落地时有些颠簸,我差点被晃的撞到头。 
    “没事吧?”文政赫关切的问我,我轻轻的点点头。“那我们出去吧。” 
    跳下直升机,我看着文政赫冲向跑车的身影,心中的感叹啊,那是用千言万语都无法说完的。上天啊,你总算是睁开眼睛了,我受了这么多年的虐待,终于迎来了曙光,让我遇上了文政赫这个又帅又体贴的男人,他还对我一见钟情……哎哟,人家不好意思啦…… 
    只见文政赫把那个墨镜男拖下了车,一把拽住他的衣领说: 
    “我看上的人你也敢抢?不想活了是不是?


Andie

我的弟弟李先皓(九)

  • 我开始思考我应不应该趁乱拖着李先皓跑了,可是一回头看到那几个彪悍的保镖,我又胆怯了。 
    金东万,李珉宇,申彗星,这三个家伙还在那里大吼大叫,拜托,金东万,你做点有实际意义的事情行不行。 
    正当我在心里埋怨金东万没用时,他突然把背上背的大包取下来往地上一扔,说:“让我带先皓走,这些就都是你们的了!” 
    喂,还有我也要一起带走好不好,无视人也不带你这样的,不过,那包里装的什么呢,看起来沉甸甸的。 
    “哼,你出多少?我加倍。”申彗星不屑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包,说:“这袋子里能装多少钱?” 
    提到钱李珉宇就显得有些窘迫了,他有些不安的看着那个包,又看了看我。喂...
  • 我开始思考我应不应该趁乱拖着李先皓跑了,可是一回头看到那几个彪悍的保镖,我又胆怯了。 
    金东万,李珉宇,申彗星,这三个家伙还在那里大吼大叫,拜托,金东万,你做点有实际意义的事情行不行。 
    正当我在心里埋怨金东万没用时,他突然把背上背的大包取下来往地上一扔,说:“让我带先皓走,这些就都是你们的了!” 
    喂,还有我也要一起带走好不好,无视人也不带你这样的,不过,那包里装的什么呢,看起来沉甸甸的。 
    “哼,你出多少?我加倍。”申彗星不屑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包,说:“这袋子里能装多少钱?” 
    提到钱李珉宇就显得有些窘迫了,他有些不安的看着那个包,又看了看我。喂,看我干嘛,我又没在卖人,这是你们的私人恩怨。 
    听过申彗星的话后,金东万露出一丝骄傲的笑,然后拉开那个包的拉链,再轻轻的推倒,里面的东西就纷纷掉了出来。 
    我…… 
    我的那个亲娘啊……金东万你丫还好意思成天跟我哭穷?妈的这么大一堆钻石得要多少钱啊…… 
    那堆闪闪亮亮的东西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连刚才不可一世的申彗星也沉默了,李珉宇更是被噎得大气都不敢出。 
    “怎么样?你们还能出更高的价钱吗?”金东万说,“不能的话我就要带先皓走了哦!” 
    “等等!”李珉宇突然开口说话了,“难道你对先皓的感情是用金钱来衡量的吗?太卑劣了!” 
    我说你没钱就闪一边去,装什么清高啊? 
    李珉宇缓缓的走向李先皓,轻轻的牵起他的手,说:“先皓,我没有钱给你买钻石,但是我对你的感情绝对是最真挚的。你有没有听说过,星星是穷人的钻石,以后我会每天陪着你看星星的……” 
    李珉宇,你可以再狗血一点,我鸡皮疙瘩掉一地了。 
    看样子李先皓的反应是和我一样的,他颤抖着把手收回来,迅速的奔到我背后。 
    “我觉得我们应该尊重先皓的意见,看他愿意跟谁一起。”李珉宇说,“先皓,你自己决定吧!”
    靠,又来…… 
    完全完全的没有悬念,李先皓在环视了那三个都应该被关进医院的人后,深吸一口气,说:“我要跟我姐……” 
    同样的事情一天之内不要让我承受三次,更何况这次是三个人的杀人目光…… 
    “yeah!女王果然是最强大的!女王万岁!万岁!” 
    文……文政赫?这疯子怎么又跑出来了? 
    文政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窜到了我们中间,他看了地上那堆闪闪发光的钻石后,突然大喊一声:“哇!好多糖果!兄弟们快出来吃糖啊!”说着抓起一大把钻石就开跑。 
    “喂!把我的钻石还给我!”金东万急得立即追了过去。那些闻声赶出来的病人也冲向了那堆钻石,哄抢起来,申彗星和李珉宇都被撞到在地,他们的保镖也赶了过来,可是却被越来越多的病人给冲散了。 
    好机会。 
    “撤!”我拉着李先皓就开跑,头都不敢回,此地真的不宜久留啊。黑帮,直升机,以口袋来计算的钻石,满屋子乱跑的精神病人,这都叫什么事儿? 
    “姐,休息一会儿行不行,我跑不动了。”李先皓那个缺乏运动的家伙才跑了几分钟就不行了。 
    “休息什么啊休息,一会儿他们追出来就完了。”我环视了下四周,“这什么鬼地方,怎么连出租车都没有一辆?” 
    这样跑下去也不是办法,那些开直升机开奔驰的家伙两分钟就会追上来的,我现在需要车…… 
    来往的车辆其实也不少,可是就是没有一辆出租车,该怎么办? 
    正当我烦恼之际,李先皓把他那张粉嫩粉嫩水灵灵的脸伸到我面前,问:“姐,你在想什么啊?” 
    嗯,有了! 
    “把手伸出来,嗯,伸直啦!大拇指伸出来,像我这样,好!就这样!” 
    李先皓疑惑的看着我,这是个笨蛋,电影里那些想搭车的人不都是做这个手势的吗?不过也要加上美貌才有用…… 
    事实证明李先皓的长相真的很好用,才半分钟,就有一辆大红色的跑车停了下来。 
    开车的那个人戴着一副巨星墨镜,很是有型,他挥了挥手,说:“上车吧!” 
    李先皓回头看我,我点了点头,他立刻欢快的跳上了车,可是下一刻,悲剧却发生了…… 
    没等我上车那个戴巨星墨镜的家伙就把车开走了! 
    靠!


Andie

我的弟弟李先皓(八)

我更新了我更新了!我还是有救的!


“先皓,你要走吗?”李珉宇睁着一对小狗眼可怜巴巴的看着李先皓,话说这招不是李先皓的独门绝技吗,他怎么学会了? 
不过属性相同攻击的效果就是很低的了,李先皓完全没有要同情一下他的意思,只是惊恐万分的缩在我身后。 
“知道你一向很没出息,但是也不至于没出息到这地步吧?”我说,“自己捅的篓子自己解决!”
“姐……我害怕……”李先皓果真是被吓得不轻,谁叫他成天到处乱放电,这下知道发电机不好当了吧,哼。 
哎,算了,谁叫我是做姐姐的,摊上这么个弟弟是别指望过清闲日子的,赶紧把李珉宇摆平了回家收拾东西搬家吧! 
可是要怎么摆平他呢?申彗...

我更新了我更新了!我还是有救的!


“先皓,你要走吗?”李珉宇睁着一对小狗眼可怜巴巴的看着李先皓,话说这招不是李先皓的独门绝技吗,他怎么学会了? 
不过属性相同攻击的效果就是很低的了,李先皓完全没有要同情一下他的意思,只是惊恐万分的缩在我身后。 
“知道你一向很没出息,但是也不至于没出息到这地步吧?”我说,“自己捅的篓子自己解决!”
“姐……我害怕……”李先皓果真是被吓得不轻,谁叫他成天到处乱放电,这下知道发电机不好当了吧,哼。 
哎,算了,谁叫我是做姐姐的,摊上这么个弟弟是别指望过清闲日子的,赶紧把李珉宇摆平了回家收拾东西搬家吧! 
可是要怎么摆平他呢?申彗星已经被人用担架抬走去抢救了,真希望他以后就被关在这医院里。“铁头功”不能再施展第二次了,否则我很可能被一起抬走……到底…… 
诶!有了! 
我迅速的摸出电话,给金东万打了过去。 
“喂,金东万啊,我被绑架了,快来救我。” 
“我没钱!” 
…… 
我把手机递到李先皓面前,给他递了个眼色,他立马非常懂音乐的对着手机喊:“东万哥哥,救我……” 
接着就听见金东万在电话里鬼吼鬼叫的,我立马挂了电话。 
“不用告诉他我们在哪里吗?”李先皓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李珉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我手机定位开着,他能找的到。”我说,“我是不担心李珉宇会做什么,倒是那几个彪悍的保镖……” 
李先皓顺着我的目光看去,倒吸了口凉气,说:“姐,东万哥哥什么时候能来啊?而且我觉得他……他能救我们吗?” 
“你如果知道他的底细就不会担心这个问题了。”我说,“不过啊,事情有可能会变得更复杂……” 
结果李珉宇那小子在一旁做了半天的心理斗争后,大步的走向了我们,诶,是走向李先皓,他基本上眼睛里就没有过我。 
“先皓,趁彗星不在,我带着你逃吧!” 
“啊?”李先皓又一次被吓得不清。 
“从小他就跟我作对,凡事我喜欢的,他都要抢,先是爸爸妈妈,后来是家族的事业,现在他要抢走你了!我不能让他这么做。” 
李珉宇一个人在那儿说得义愤填膺的,完全没有意识到李先皓已经被吓得想要跑路了。 
“我们逃得远远的,逃到他找不到的地方,我会挣很多钱回来,给你买所有你想要买的东西……” 
“喂喂喂,这是在演80年代的爱情文艺片呢?这都是些什么老掉牙的台词?”这么烂的戏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拜托你正常一点好不好?” 
李珉宇一脸讶异的看着我,仿佛我说了什么不可理喻的话。 
“你是不会懂的。”他甩给我一句冷冷的话。 
“我靠!我当然不懂你那白痴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但是李先皓是我的弟弟,我既然是姐姐就一定要把他保护好,我可不想死在自己亲妈手里。” 
“姐,你听,这是什么声音?好像有一群鸟飞来了。” 
“鸟飞的声音哪有这么大啊?诶,越来越大了,应该是螺旋桨的声音。” 
螺旋桨…… 
我猛得抬起头看窗外,果然…… 
金东万啊,你果然够排场啊,直升机都来了…… 
大家一拥而出,冲到医院外面的空地上看热闹。 
金东万打开舱门,威风凛凛的站在门口看着李先皓,说:“先皓,我来救你了!” 
我就知道,事情会变得更复杂…… 
李珉宇虎视眈眈的看着直升飞机停了下来,看着金东万背着一个大包走了过来。 
“东万哥哥……”李先皓眼里全是泪水,当然只有我知道他不是感动的流泪而是基本上要被这场面吓哭了。 
“先皓!”金东万直接就扑过来了,我迅速的把李先皓拉开,让他扑了个空,然后拉住他的衣领说:“麻烦你先把事情解决了,我不是找你来吃我弟弟豆腐的。” 
金东万对我露出了鄙夷的表情,但是在李先皓对他做出一副求救的模样后他立即挺直了腰板,大义凌然的说:“谁是绑匪?” 
他这么问自然是不会有人承认的,我只好指了指李珉宇,金东万立即走到李珉宇面前,说:“开个价吧?” 
“什么?”李珉宇问。 
“多少钱你才肯放了我的先皓?”金东万说。 
“什么你的先皓!先皓说了愿意跟我一起的!”李珉宇吼到。 
“我说了李先皓以后是我的了!”申彗星脑袋缠着绷带跑了出来,这下真热闹了。


Andie

我的弟弟李先皓(七)

  • 老娘怒了! 
    彻彻底底的怒了! 
    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鞋也没穿,光着脚就冲出了病房。走廊上满是各种款式的精神病人,有对着墙一个劲儿的说“FBI!把手举起来!”的,有左手拿筷子右手拿饭碗叫筷子赶快吃饭的,有捧着个装了一半水的杯子准备淹死自己的…… 
    无视,无视,老娘统统无视!申彗星!你在哪儿!给老娘滚出来! 
    在医院里横冲直撞的跑来跑去,气势汹汹的跟刚杀了人似的,不,我不是刚杀了人,我是马上要去杀人,娘的会回旋踢了不起啊!老娘用最原始的方法解决你!靠! 
    在哪里在哪里到底在哪……啊!在那里! 
    申彗星你个龟,把老娘关进精神病院好独占...
  • 老娘怒了! 
    彻彻底底的怒了! 
    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鞋也没穿,光着脚就冲出了病房。走廊上满是各种款式的精神病人,有对着墙一个劲儿的说“FBI!把手举起来!”的,有左手拿筷子右手拿饭碗叫筷子赶快吃饭的,有捧着个装了一半水的杯子准备淹死自己的…… 
    无视,无视,老娘统统无视!申彗星!你在哪儿!给老娘滚出来! 
    在医院里横冲直撞的跑来跑去,气势汹汹的跟刚杀了人似的,不,我不是刚杀了人,我是马上要去杀人,娘的会回旋踢了不起啊!老娘用最原始的方法解决你!靠! 
    在哪里在哪里到底在哪……啊!在那里! 
    申彗星你个龟,把老娘关进精神病院好独占我弟弟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申彗星!!!”我用尽全身力气爆发出最高段位的狮子吼,把正在调戏李先皓的申彗星吓了一大跳,把正在被申彗星调戏的李先皓吓了一大跳,把正在看申彗星调戏李先皓或者说正在看李先皓被申彗星调戏而气得半死不活的李珉宇吓了一大跳(原谅我用这么累赘的句子,我只是觉得很好玩……)。 
    三人一齐看向我,表情都是一样的惊讶和恐惧。 
    哼哼,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怕了吧?申彗星你最好先乖乖道歉,否则…… 
    “姐……”李先皓伸出颤抖的手指,哆嗦的指着我。 
    “我知道我很帅气,但是你不需要崇拜我崇拜成这样。”我得意的一昂头,说。 
    “不是……姐……”李先皓的声音都在发抖,“你……你后面……” 
    “后面?后面什么……啊啊啊啊啊!” 
    你猜我回头看到了什么? 
    我背后跟了足足有10来个精神病人,他们各自手里拿着莫名其妙的东西,整整齐齐的在我身后排成长龙,一个个的表情无比的惊悚,最最最离谱的是,带头的竟然是那个精神病帅哥文政赫。 
    这个时候我跟他四目相对……诶?我们的身高差怎么可能四目相对? 
    “喂!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啦!”我大声的吼着,可是那两个抱着我的腿把我举起来的家伙根本不理会我,只是把我举到一个和文政赫相同的高度,让我能跟他脸对着脸。 
    “你你你你你你干嘛?”被一堆精神病包围的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文政赫突然高举双手,仰天长啸:“女王万岁!” 
    其他人也符合的吼了起来:“女王万岁女王万岁女王万岁!” 
    啥?这……这是啥?啥啥啥啥啥? 
    “女王?”申彗星嘲讽的声音又从背后传来,“精神病女王是吧?很适合你。” 
    “姐……”李先皓基本上要哭出来了,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不就是十来个精神病人绑架了你姐嘛,需要这样害怕吗? 
    十来个精神病人……绑架…… 
    …… 
    救命……上帝救救我…… 
    上帝没有来,医院的工作人员却如上帝般出现了,那群病人立即做鸟兽状逃散,文政赫抽身不及被逮了个正着。 
    “这次非关你禁闭不可了。”文政赫被两个工作人给拎走了,末了他还回头对我说一句:“女王!等着我!” 
    等你个头! 
    一场闹剧结束,我精疲力尽的走到了申彗星面前,头埋得低低的,头发长得跟个鬼似的。 
    “干嘛?”申彗星说。 
    我伸出右手,迅速的抓住他的衣领,然后用力往下一拽,把他的头拽到能被我直视的位置,然后缓缓抬起头,用鬼一般的眼神看着他,说:“给……我……” 
    “给你什么?”申彗星问。 
    “给我滚!你个王八蛋!把老娘弄进精神病院!很好玩是不是?很好玩是不是?!喜欢玩老娘就陪你玩!老娘现在就把你打成智障让你进去跟文政赫做伴!” 
    “姐……冷静……冷静啊……”李先皓怕我被申彗星一个回旋踢给踢回冥王星了,UFO还没修好,没办法去接我回来。可是老娘不怕,老娘早有准备! 
    “想死了是不?”申彗星把纤细的眉毛一挑,“你是不是想被我踢……” 
    没等他话说完,我直接瞄准他的脑门撞了过去。用什么撞?当然是用我的脑门啊! 
    果然,在我松开手后,那小子捂着脑袋蹲到了地上,李珉宇和李先皓看的目瞪口呆。 
    “老娘出来混的时候你还在吃棒棒糖呢!哼!”我一把拽过李先皓,说:“老弟,我们回家去!”
    “姐,你还有这么厉害的一招,我怎么不知道啊?”李先皓一脸敬佩的说。 
    “你不知道的多了。”他当然不知道,自从他出生后我的日子过的有多么的黑暗,他人见人爱李先皓惹出的麻烦,最后都找到了我的头上,为了自保,我才练就了这在江湖上失传N年的铁头功!诶……头好痛…… 
    “先皓!”身后穿来一声凄凉的呼唤。 
    娘的,我忘了还有个李珉宇没有解决…


Andie

我的弟弟李先皓(六)

  • 在李珉宇和申彗星的双重杀人目光下,我有种自己已不在人世的感觉。要死就让我直接死掉吧,活着一定会被这两只恶狼给生吞活剥了的……啊……眼前一片光亮,我是不是已经来到了天堂?没有李先皓,没有李先皓的追求者的天堂,幸福啊…… 
    “姐!姐!你怎么了!?姐!?” 
    一双手拼命的摇晃着我,我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呀……刚才昏倒了? 
    “姐?是不是病又犯了?呀,不行,得赶快去医院!” 
    谁有病啊,你才有病呢!我只是血糖比较低,早上没吃饭再加上受了着一阵惊吓…… 
    “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药带没?没带?我们去医院,这就去!” 
    我突然恍然大悟,李先皓,...
  • 在李珉宇和申彗星的双重杀人目光下,我有种自己已不在人世的感觉。要死就让我直接死掉吧,活着一定会被这两只恶狼给生吞活剥了的……啊……眼前一片光亮,我是不是已经来到了天堂?没有李先皓,没有李先皓的追求者的天堂,幸福啊…… 
    “姐!姐!你怎么了!?姐!?” 
    一双手拼命的摇晃着我,我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呀……刚才昏倒了? 
    “姐?是不是病又犯了?呀,不行,得赶快去医院!” 
    谁有病啊,你才有病呢!我只是血糖比较低,早上没吃饭再加上受了着一阵惊吓…… 
    “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药带没?没带?我们去医院,这就去!” 
    我突然恍然大悟,李先皓,你这是让我装病好脱身啊?算你小子还有点智商,知道还有苦肉计这么一招。 
    “先皓啊,我好难过,喘不过气来,心脏好痛……啊……我要去医院……医生……救命……”貌似演得过了点,不过这年头,演员都没演技我对自己要求那么高做什么? 
    “好!我们这就去!”李先皓迅速的扶起我,我继续假装虚弱,倚着他往外走。 
    “慢着。”申彗星说。 
    我和李先皓顿时定在原地不敢动,我冷汗都出了一身了,看来演技真的很重要啊,完了,被拆穿了,这下死定了! 
    “我开车送你们去,你姐姐身体不舒服怎么走的去医院?” 
    “我也要去!”李珉宇也跟着闹了起来。 
    我不用你们这么好心,真不不用…… 
    最后还是坐着申彗星的车子去了医院,他在车上打了个电话,下车后就立即有一堆人冲了过来,三两下就把我弄上了担架,我不清楚情况不敢乱动,李先皓也寸步不敢离开我身边,一直跟着推担架的医生跑,不过我敢赌上一个星期的早餐他小子不是担心我,而是害怕被李珉宇和申彗星生吞了…… 
    经过一番检查后我被送进了特护病房,搞得我真的跟有绝症似的,不过我也不敢反驳,要是让申彗星知道我其实没病……后果我真的不敢想象。 
    李先皓那小子没能跟的进病房,估计是被李珉宇和申彗星拦下了,唉,可怜的孩子。不过古语说的好,自作孽不可活,我已经尽全力帮他了,自己惹的祸还得是自己去解决。 
    不过这个病房还真是豪华啊,啧,比我家都像家,住一天得出多少钱啊这,申彗星会给我出这个钱吧?该不会让我自己出吧?如果要我自己出的话我直接把李先皓卖给他!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口有动静,我立即闭上眼睛装睡。来人走到我的床前……病床前,轻轻的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我忍不住睁开眼睛看…… 
    哇!宇宙霹雳无敌超级大帅哥! 
    “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帅哥就是帅哥,声音都那么好听。 
    “没、没事了。”娘的我居然紧张到说话都结巴了,谁叫这位帅哥医生刚好是我的那一型啊啊啊啊。 
    “你的血糖偏低,是不是经常不吃早饭?”他说,“再忙也要吃早饭哦,身体重要。” 
    我一个劲的点头,冲帅哥医生这话,我以后就只吃早饭了。 
    “再睡一会儿吧,你现在需要多休息。”他说,“下午就可以出院了。” 
    我瞄了一眼他的工作牌,帅哥医生叫文政赫,嗯,名字都这么好听。 
    “文医生,请问我……” 
    “你刚才叫我什么?”他打断我的话,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 
    “文医生……”怎么啦?难道我认错字了? 
    “你……你再叫一次!” 
    “文医生……”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这个字不念“文”? 
    “文医生?你叫我文医生?我是文医生!” 
    我的娘,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 
    “文医生!我是文医生!我是医生啊!医生!哈哈哈哈!” 
    文政赫在病房里手舞足蹈,看起来异常的兴奋,嘴里还不停的念着:“我是医生我是医生我是医生。” 
    他已经直接当我透明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睡醒在做梦。这时病房的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冲进来两个穿制服的人,他们一齐扑向文政赫,一人抓一只手把文政赫控制住,其中一个说:“文政赫!你又趁护士给你拿药的时候偷跑出来!再这样我要关你禁闭了!” 
    文政赫没有理会他,依旧开心的喊着:“我是医生我是医生我是医生。” 
    “你不是医生!你是病人!”那人看了看文政赫胸前挂着的工作牌,说:“你还给自己画一个工作牌!” 
    等一下,请问哪位同志可以告诉我现在这是个什么状况??? 
    “对不起……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千万不要跟我想的一样千万不要跟我想的一样啊…… 
    “精神病院啊!”那人不耐烦的回答,然后跟另外一个人一起将文政赫拖了出去。 
    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 
    申彗星你个王八蛋把我送到精神病院!!


Andie

我的弟弟李先皓(五)

(五)

  • 正当我郁闷的想回家的时候,一个身影闪电似的冲了进来,飞快的从我身边擦了过去,我感觉到一阵疾风。 
    “申彗星!”那个声音大叫着跑向浴袍男,在快接近时提起右脚准备来一个飞踢,但是浴袍男很明显是练过的,用更快的速度轻巧的躲开了那一踢,并旋即飞起一脚,将来人活生生的踢出了3米之外,那人应声倒地。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个叫申彗星的男人看起来挺瘦弱的,踢起人来居然这么狠?! 
    地上那人挣扎着跑了起来,我用同情的眼神朝他看去,却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 
    “李珉宇,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练习啊?还是这么差劲,以后怎么接手帮会啊?”申彗星不屑的看了看李珉宇...

(五)

  • 正当我郁闷的想回家的时候,一个身影闪电似的冲了进来,飞快的从我身边擦了过去,我感觉到一阵疾风。 
    “申彗星!”那个声音大叫着跑向浴袍男,在快接近时提起右脚准备来一个飞踢,但是浴袍男很明显是练过的,用更快的速度轻巧的躲开了那一踢,并旋即飞起一脚,将来人活生生的踢出了3米之外,那人应声倒地。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个叫申彗星的男人看起来挺瘦弱的,踢起人来居然这么狠?! 
    地上那人挣扎着跑了起来,我用同情的眼神朝他看去,却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 
    “李珉宇,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练习啊?还是这么差劲,以后怎么接手帮会啊?”申彗星不屑的看了看李珉宇,又回头对李先皓笑。 
    李珉宇,那个送牛奶的白痴小子,帮会?接手?这到底是他妈的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 
    “先皓……”李珉宇那小子直接无视我的满脸诧异,深情款款的看着我弟弟,说,“现在我有钱了,有大房子了,我可以给你买king size的床垫,我可以给你铺最贵的木地板,我可以让你每天都泡牛奶浴,你搬来和我住,好吗?” 
    我去…… 
    这小子还惦记着这事儿呢? 
    我转头看李先皓,他一副吓坏了的表情,看看申彗星,看看李珉宇,又看看我,不说话。 
    “我就说你怎么舍得回来了。”申彗星笑得狡诈,“你不是很决绝的要跟家里断绝关系吗?你不是说要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吗?那你就回去继续送你的牛奶啊?干嘛回来跟我抢继承人的位置?” 
    李珉宇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李先皓看。 
    完了,看样子我们两姐弟被扯进了黑帮的家族斗争中……诶,应该是只有李先皓被扯了进去,我只是顺带被拖进来的。 
    “我知道你是为了李先皓。”申彗星笑得更灿烂了,“我之前就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让你愿意回这个你一直憎恨的家……”他顿了顿,说:“不过现在,我是能够完全了解你了。” 
    李珉宇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申彗星,仿佛在看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我现在向你宣布。”申彗星说,“家族的事业,最后一定是我的,我不会让你抢走的。而且,李先皓,从今天起,也是我的。” 
    靠,这剧情真烂…… 
    “不行!先皓答应过我!他会跟我一起住的!”李珉宇向前迈进一步,像是要动手,但是又畏惧申彗星的侧踢,小心翼翼的保持跟他着距离。 
    两人四目相对,仇恨的电光在空气中碰撞,我都能听到电流声。这时李先皓那厮做贼似的溜到我旁边,对我说:“好可怕,姐,我们回去吧……” 
    “不行!”申彗星和李珉宇齐齐回头,杀人目光直接朝我奔来,李先皓很是没义气的闪到了一旁。 
    我被那高压的目光给吓得定在原地无法动弹,李先皓却一溜烟的朝外面跑了出去,看来他也终于意识到情况很不妙了。 
    不过,神啊,你可不可以让这两个男人把目光挪开,我总觉得他们想把我生吞活剥了,话说你们家族斗争关我们两姐弟什么事啊……诶……也许关李先皓有点事但是至少不关我的事啊,就行行好放我走吧,我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我改天一定把李先皓洗干净打包给二位送来,你们就放我走吧…… 
    李先皓没跑出两步就被那几个壮汉给拎了回来,看他样子吓得不清。 
    这时申彗星突然诡异一笑,对李珉宇说:“这样,我们让他自己来决定,跟谁。” 
    我晕,你们两位把李先皓当什么了? 
    李先皓一脸惊恐的看着两人,猛的往我身后一缩,声音颤抖的说:“我要跟我姐……” 
    完了完了完了,这下矛头都得对准我了,娘啊,救救我…


Andie

我的弟弟李先皓(四)

  • (四)

  • 休假结束,我继续每天去杂志社上班,李先皓也正式进入了实习期,我的日子似乎开始恢复正常了。  
    李先皓每天过的乐淘淘的,晚上回到家都哼着小调,问他,他说是实习的地方,大家都很照顾他。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那些人肯定是对他有企图啊!  
    不过怎样都好,只要别来烦我。  
    这一天早上,我心情大好,决定和李先皓一起出去吃个早饭,然后各自去上班,哪知道刚走出公寓大门,就被拦了下来。  
    “你是李先皓?”带头的那个穿黑西装戴黑超墨镜长的牛高马大起码比李先皓高一个头的男人气势汹汹的问到。  
    “我、...

  • (四)

  • 休假结束,我继续每天去杂志社上班,李先皓也正式进入了实习期,我的日子似乎开始恢复正常了。  
    李先皓每天过的乐淘淘的,晚上回到家都哼着小调,问他,他说是实习的地方,大家都很照顾他。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那些人肯定是对他有企图啊!  
    不过怎样都好,只要别来烦我。  
    这一天早上,我心情大好,决定和李先皓一起出去吃个早饭,然后各自去上班,哪知道刚走出公寓大门,就被拦了下来。  
    “你是李先皓?”带头的那个穿黑西装戴黑超墨镜长的牛高马大起码比李先皓高一个头的男人气势汹汹的问到。  
    “我、我是。”李先皓明显被吓到了,说话都有点颤抖,真没出息。  
    我一个箭步冲到他们两个中间,仰起脖子冲这个高我两个头的人吼道:“你要干什么?!”  
    “你是谁?”他那语气就跟刚才压根没看到我一样,或者说我是刚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  
    “我是他姐姐!”被无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淡定,淡定!  
    虽然他戴着墨镜,但是我还是知道他在用什么眼神看我,老娘习惯了!  
    “一起带走。”他冲身后招招手,立即出现了两个和他一样装扮一样壮的人,二话不说把我和李先皓押上了他们的车。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绑票?!  
    救命啊!  
    喊不出来,嘴巴被捂着,手被绑着,我转头看李先皓,他的表情和我一样无奈。  
    天啊……  
    我跟李先皓一起惊恐的瞪着眼睛,任凭那车把我们载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话说我家又没钱,绑我们做什么啊?看来不是为财。嗯。嗯?难道是劫色?我心里紧张了一下,又放松了,劫色也不会是劫我,肯定是劫李先皓,我的长相安全的很哦。  
    P!  
    要劫我弟弟的色,我居然还在那里放心!要是李先皓有个三长两短,很难说我妈会不会比绑匪更恐怖……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车子停了下来,我们又被粗鲁的押下了车。  
    ……  
    这……  
    这是什么地方?  
    我原本以为我们会被带到废旧仓库之类的地方,可眼前却是一座巨大的豪宅!  
    跟李先皓交换了下眼神,他却还是一副茫然的样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那几个壮汉推推搡搡的把我们带进了那座豪宅,里面的装修哦,一看就知道房主有钱到了一种吃饱了撑的状态,光那个水晶灯都大的很恐怖,偏偏那几个壮汉把我推到了水晶灯正下方,娘的,要是掉下来砸死我怎么办?  
    这时我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所有人都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  
    我看到了什么?  
    幻觉,一定是幻觉。  
    我没有看到一个穿白色浴袍长相很正手里拿着红酒杯风情万种的缓缓向我们走过来的男人,我没有看到他轻轻的用指尖拨着额前的碎发笑得无敌的灿烂。  
    他走到我的面前来,用犀利的眼神上下的打量我,然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就长这样?”  
    我嘴巴早被解放了,虽然心里还是很恐慌,可是这个人……让老娘很不爽。  
    “我长什么样关你什么事?”  
    他听到我着话,立即挑起精致的眉毛,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  
    “少爷……这个才是李先皓。”那个押着李先皓的人面带尴尬的对浴袍男说。  
    浴袍男立即撇下了我,直奔向李先皓,又一次的上下打量人。  
    这个时候的李先皓处于完全恐慌的状态,那个胆小鬼,比我还没出息,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对方明显是冲着他来的,这让他更害怕了。一害怕,他那副楚楚可怜柔弱不堪的表情又浮了上来。  
    结果,可想而知。  
    浴袍男原地呆立了有整整一分钟,然后玉手一挥,下令让人放了李先皓,并把他扶到沙发上休息,还给他泡了咖啡压惊。  
    可是。  
    我……我还被绑着呢!!!!  
    “可以放开我姐姐吗?”李先皓知道的必杀技对浴袍男起了巨大的效果,目前自己是安全的,便想到要救我,算他还有良心。  
    “你姐姐?”浴袍男又一次挑起了眉毛。  
    娘的,那段台词又要出现了。  
    “是!我是他姐姐!亲姐姐!同父同母的姐姐!行了吧?靠!”  
    火大,为什么我每次都要跟人解释,为什么我每次都要被别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长得不如李先皓好看也有错?长相又不是我选的!  
    “放了她。”浴袍男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些人才来给我松了绑,手痛死了。  
    “手被绑了那么长时间,很痛吧?”浴袍男一脸关切的看着李先皓,“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会这么粗鲁的对待你。”  
    靠!我也被绑了,你怎么不跟我道歉?差别待遇也不带这么玩儿的!  
    我回头看那些手下,从他们惊讶的表情中我可以读出,这么粗鲁的对待我们,绝对是浴袍男的吩咐。  
    无语了,这到底是要唱哪一出?


Andie

我的弟弟李先皓(二)

(二)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其实好不容易休假我是打算睡到自然醒的,可是李先皓那小子7点就踹开我房间门跑进来叫我去给他买床垫铺木地板,我一开始不鸟他的,他居然就掀我被子,他奶奶的……不行,不能骂这个,他奶奶就是我奶奶啊!他妈妈的也不能骂,他妈妈就是我妈妈……  
最终还是在9点被他拽出了门,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到了那个什么家私城,据说那里的东西物美价廉。  
“姐!姐!”他跟个小学生似的一路兴奋的哇哇直叫,“你看那个床垫,好大哦……”  
“那是king size的,当然大了。”我没好气的说,“想都别想,这么大的床垫抬不进你...

(二)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其实好不容易休假我是打算睡到自然醒的,可是李先皓那小子7点就踹开我房间门跑进来叫我去给他买床垫铺木地板,我一开始不鸟他的,他居然就掀我被子,他奶奶的……不行,不能骂这个,他奶奶就是我奶奶啊!他妈妈的也不能骂,他妈妈就是我妈妈……  
最终还是在9点被他拽出了门,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到了那个什么家私城,据说那里的东西物美价廉。  
“姐!姐!”他跟个小学生似的一路兴奋的哇哇直叫,“你看那个床垫,好大哦……”  
“那是king size的,当然大了。”我没好气的说,“想都别想,这么大的床垫抬不进你房间的。” 
他噘着嘴趴在橱窗上回头看我,可怜兮兮的说:“可是人家喜欢嘛……”那副模样真是……我见犹怜。但是!我是不会就这么屈服的!  
“这招对我没用,你省省吧。”我双手叉腰说,“赶紧去看正常大小的床垫,买完回家,要不就不买了。”  
“人家喜欢这个嘛……”他慢慢的把头转回去,却正对上一双在玻璃橱窗里面看他的眼睛。他先是一楞,继而对橱窗那边那人露出一个杀伤力为S级的迷人笑容,那人在原地呆立了几秒钟后,火速从店里跑了出来。  
“你好!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我叫金东万,27岁,单身。”那人笑盈盈的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李先皓,我象征性的往前跨了一步,让他注意到我的存在。  
“Alice?你什么时候来的?”他诧异的看着我,仿佛我是从地底钻出来的一样。  
“老娘一直都在!”我十分不爽他对我的忽视,“还有你跟我弟弟说你的年龄那些做什么?还单身……”  
“你弟弟?”他瞪圆了眼睛,我知道昨天送牛奶那小子的话又要再一次出现了。  
“是的,我亲弟弟,我知道我们非常的不像,但是他如假包换的是我的同父同母的弟弟。”我无视金东万看到外星人一般的表情,“当然如果我比任何都希望他是假的,能让我去换一个……”  
“姐,这个老板是你的朋友?”李先皓一脸欢快的说,“哇,那,东万哥哥,我想买那个床垫,可不可以看在我姐姐的份上给我打个折啊?”  
那一声“东万哥哥”叫的金东万心花怒放,他一个劲的点头,说:“当然当然,嗯……我跟你姐姐是很多年的朋友啦,我给你们打个8折吧,这是VIP价了。”  
8折……我死都不相信金东万那个掉在钱眼里的人会给我打8折,不过,看他的表情……  
我看了看那床垫的标价,差点没抽过去,你奶奶的,金东万,你干脆去抢好了。  
“姐,东万哥哥要给我们打8折诶,我们买了好不好?”李先皓做小狗状对我撒娇。  
“金东万同志。”我咧嘴一笑,“如果是我要买这个床垫,但是希望你看在我弟弟的份上给我打个折,你会打几折?”  
我发誓,我只是随便说说的,我只是想调侃一下金东万这个吝啬鬼,我完全没有期望他会说出比8折更优惠的价格,我甚至觉得,就算他说要收我全价也是十分十分正常的。  
“床垫是给谁用的?”金东万扫视了我们两姐弟一圈。  
“想也知道不是我。”我说,“我弟弟要用的,他现在住我家。”  
“他住在你家?”金东万的眼睛又圆了。  
“干嘛,我弟弟住在我家很奇怪啊?你……”  
“先皓啊,其实今天是我们店庆,这个床垫是赠品,你是今天的幸运顾客,只要登记一下资料,这个床垫就是你的了。”金东万说。  
金东万,你转性了,居然会白送人东西。  
我回头看李先皓笑得花枝乱颤,顿时感叹,世态炎凉世风日下啊,你个金东万,居然也看上了我这个妖孽弟弟。  
“哇,东万哥哥,真的把床垫送我啊。”李先皓笑得跟个天使似的,“那要登记什么资料呢?”  
“也就是姓名年龄身份证什么的。”金东万摸出手机说,“有点麻烦,不如你先告诉我你的手机号,我们改天约个时间出去好好研究一下……”  
……  
4个小时后,李先皓美滋滋的躺在他那张king size的床垫上,而地面上铺着崭新的木质地板,金东万送了他床垫还附送木地板,甚至还亲自安装。虽说一分钱都没花,但是把金东万赶出我家却费了我相当大的力气。  
我精疲力竭的滚回房间洗澡,还没洗到5分钟,门就砰的一声被打开,李先皓兴冲冲的跑了进来。  
“姐!”他兴奋的叫到。  
“老娘在洗澡!你脑子进水啦!给我出去!”我咆哮到。  
幸好拉了帘子。  
“姐,昨天送牛奶的那个哥哥,今天又给我送了一箱牛奶来。”他说,“他人真的好好哦!”  
……  
娘的,阴魂不散。  
我澡也不洗了,扯了浴巾把自己随便裹了一裹,冲出浴室打算给牛奶公司打电话跟他们说我要退订牛奶,结果……  
却看到送牛奶的那小子端端正正的坐在我家客厅沙发上。  
我只裹了一条浴巾。  
灭了。


Andie

我的弟弟李先皓(一)

allD 私设 无明显固定cp 轻松日常文!有存货可更新!不方!

本人女,年龄26,单身,某杂志社编辑,虽说没有男朋友且工资也不多,但是一个人住在一套一百来个平方的公寓里,小日子也算过的滋润,但是从那一天起,我的人生却被搞的一塌糊涂。  
 ----引子  

(一)  

 那一天我休假,原本是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我正在阳台上晒衣服,看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感叹生活真美好,却不料一大片乌云飘了过来,把天空遮了个严严实实,瞬间阳光就都不见了,我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叮咚!”门铃响...

allD 私设 无明显固定cp 轻松日常文!有存货可更新!不方!

本人女,年龄26,单身,某杂志社编辑,虽说没有男朋友且工资也不多,但是一个人住在一套一百来个平方的公寓里,小日子也算过的滋润,但是从那一天起,我的人生却被搞的一塌糊涂。  
 ----引子  

(一)  

 那一天我休假,原本是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我正在阳台上晒衣服,看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感叹生活真美好,却不料一大片乌云飘了过来,把天空遮了个严严实实,瞬间阳光就都不见了,我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叮咚!”门铃响了。  
“来了!”我放下手里的衣服,朝门跑了去,大概是送牛奶的来了吧,我刚才看到他的摩托车停在楼下。  
我拉开门,眼前的人笑得阳光明媚,我却有种想把门摔到他脸上的冲动。  
“姐!”来人甜甜的叫着,并用他独特的柔美嗓音说出了我这辈子最不想听到的话,“妈说让我过来和你一起住!”  
什么?和我一起住?我的神啊!老妈!你还是不肯放过我啊?  
“姐,让我进去嘛,行李好重,我背不动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挡在门口的我挤开,拖着他大包小包的东西迅速窜入客厅。  
此人名叫李先皓,是我的弟弟,我老爸老妈的掌上明珠。我知道掌上明珠是用来形容女儿的,但是你自己来看看,我这个弟弟,牛奶般白皙的皮肤,精致如艺术品的五官,外加仿佛时刻都在撒娇的声音,从小到大,街坊邻居亲朋好友都把他当亲闺女疼爱,我这个姐姐和他比起来倒像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自从他出生后,我的世界就被毁了。我相貌平平的父母生下了同样无过人之处的我后,本来一切都安好,我也像普通的小孩一样过着平淡却幸福的生活,然而我5岁那年,老妈再次怀孕,生下了我弟弟,他从一出生起就似乎闪耀着光芒,那样完美的相貌让众人惊叹不已,于是,所有的目光和关爱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而我就被彻底的冷落了……  
“喂?老妈,你怎么把先皓扔我这里来了?”我冲电话那头的老妈吼。  
“什么叫扔?”老妈吼的比我还大声,“你以为我舍得让他离开我啊?是他学校安排的暑期实习,地点在你们那里,我本来想让他每天都回来的,但是太远了,他晚上一个人回来,路上我不放心。”  
我很想说老妈我上高中那会儿每天下了晚自习10点多一个人走回在郊区的家你也从来没有不放心过。  
“那你给他租个房子住啊,为什么要来我这里嘛!”我埋怨到。  
“我怎么可能放心他一个人住?”老妈反问到。  
我再一次的很想说,从18岁上大学起我就一个人在外面住了,也没见您老人家不放心过一次。  
“老妈!我都26岁了!我有个人隐私的!”我说。  
“什么隐私不隐私的,反正你不是也没男朋友吗?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太浪费了。你是姐姐啊,照顾一下弟弟都不行啊?”  
跟老妈谈判失败,最后李先皓还是要住在我这里。  
我看着他一件一件的收拾他的东西,搬进了我空闲着的那件卧室,心里想着只是一起住而已,白天我上我的班,他去做他的实习生,我好不容易得到平静生活不会那么轻易就被破坏掉的。  
“姐!明天给我买个新床垫啦!我不想睡那么高的床!可以在我房间里铺木地板吗?”他从房间里探了个脑袋出来看着我。  
“没钱!”我恶狠狠的吼到。  
他被我这么一吼后,满脸的委屈。在家我要是这么吼他,老妈会将我凌迟处死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在我的地盘上,老妈管不着。我心里顿时有一种暗爽的感觉。  
门铃又响了。  
“去开门!”我说。  
他噘着个嘴一路小跑去开门了,我得意洋洋的了一口水,继续去晒我的衣服。  
“姐!是送牛奶的!”先皓抱着一箱牛奶跑了过来。  
“怎么这么多?我一天只订了一瓶啊!”我疑惑的看着跟在我弟弟身后那个送牛奶的小子。  
“没关系没关系,我送的。”那小子一脸暧昧的笑,“李小姐,这位是你的……?”  
“我弟弟。”我厌恶的看着那小子,以前他送牛奶基本不跟我说话。  
“亲弟弟?”他上下打量了下我,又看了看先皓,“不太像啊。”  
“关你什么事啊?!”我气的大叫,“送完牛奶你就给我出去!我家的事要你管!”我从先皓抱的箱子里拿出一瓶牛奶,丢在沙发上,然后把箱子抢过来,扔给送牛奶的那小子,“我只买了一瓶,其他的你给我拿走!”  
“又不是送给你的。”那小子白了我一眼,又把箱子递给先皓,“这是给你的,你看你多瘦啊,多喝牛奶对身体好,我每天都会来的,牛奶不够就告诉我哦!”  
最终我忍无可忍的把那小子扔了出去。  
看来事态更加的严重了,李先皓这小子已经发展到男女通杀的地步了。  
“好多牛奶哦,今天可以洗个牛奶浴了。”先皓数着箱子里的牛奶瓶说。  
“牛奶浴?”我皱着眉头看着他。  
“是啊,这样才能保持我的皮肤白净光滑。”他说,“姐啊,你也应该保养下皮肤了,你看,都有鱼尾纹了……”  
我觉得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AllAboutDean
【图片投稿】 “丁鱼鱼得到了他...

【图片投稿】


“丁鱼鱼得到了他新的贝壳Bra。”


画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少女


【图片投稿】


“丁鱼鱼得到了他新的贝壳Bra。”


画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少女


不喜欢阿银了
出于我个人的恶趣味十分喜欢把丁...

出于我个人的恶趣味
十分喜欢把丁绑起来,尤其是14丁233

出于我个人的恶趣味
十分喜欢把丁绑起来,尤其是14丁2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