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phys

11264浏览    620参与
车车车车厘子
【undertale自创AU】...

【undertale自创AU】Programmer(编程者)
大家好这里是车厘子,新开了个AU请大家多多指教QwQ
背景:
在原版屠杀线中Alphys因为寻找热域的小怪中让frisk发现,所以被推入岩浆。
而Alphys没有死去,她醒来了时就处身于空白之中。
另一边,屠杀线结束。chara在没有给出选择和与frisk做交易的情况下摧毁了这个世界,然后删除了游戏代码前去下一个世界偷瓜(bushi)
而Alphys在坠入白色空间时记忆被重制,(人物能力没有删除,所以Alphys仍有着她聪明的大脑。)在游戏中的位置被取代。所以Alphys与游戏没了关联,没有删除。
Alphys醒时身边有一只白色的小狗,名为Toby...

【undertale自创AU】Programmer(编程者)
大家好这里是车厘子,新开了个AU请大家多多指教QwQ
背景:
在原版屠杀线中Alphys因为寻找热域的小怪中让frisk发现,所以被推入岩浆。
而Alphys没有死去,她醒来了时就处身于空白之中。
另一边,屠杀线结束。chara在没有给出选择和与frisk做交易的情况下摧毁了这个世界,然后删除了游戏代码前去下一个世界偷瓜(bushi)
而Alphys在坠入白色空间时记忆被重制,(人物能力没有删除,所以Alphys仍有着她聪明的大脑。)在游戏中的位置被取代。所以Alphys与游戏没了关联,没有删除。
Alphys醒时身边有一只白色的小狗,名为Toby。Toby利用狗语翻译器告诉了她让她帮忙重新编写undertale这款游戏。
Toby也为她重新起了个名字,叫“afena(艾菲娜)”

afena在记忆重制后意外的积极了起来,与以前游戏中的她不一样了,更加自信了
afena戴的是圆框眼镜(原谅我画不圆orz)
afena只有在正常工作时才会套上白大褂
afena为自己发明了一个转化机,输入代码可以转化为看的见摸的着还可以用的生活用品,外貌和手机差不多(如果像什么比较麻烦的东西是不可以的,因为太占内存orz)
转化机破坏了可以再造,但是用此转化机转化出来的一切事物都会删除。
转化出来的东西也可以使用此转化机修改并删除。
另外狗语翻译人设图没画就参考一下自己手机的耳机线吧哈哈Ⅹ

另外
可在b站与lof进行ask啦w
会从中选几个问题回答w
大部分会用文字回答,有必要会画图的w
(所以来点人吧QwQ)

是雨轩!

【私设】Under more Under‖前传02:失落的回忆

“醒了?”Gaster面带微笑,冲着那雪白的床上的家伙打招呼。


“...唔...这里是...?”圆脑袋,呲牙嘴,这个比Gaster矮一些的骷髅,似乎和别的骨头没什么两样。


“很好,苏醒后可以自行发音说话,智商和领悟能力都很强大!”Gaster暗暗想着,眼中的光芒更加亮了一些,盯的那位骷髅有些不自然。


“...嗯...”


“你一定对这里还很困惑对吧?”Gaster打开了久违的灯,翻来覆去捏了几朵干金花,接了一杯生水随意泡了起来。


“你,叫Rainzer,R-A-I-N-Z-E-R,”


Gaster顿了顿,继续说道。


“你失忆了,而且对曾经的记忆一无所知...

“醒了?”Gaster面带微笑,冲着那雪白的床上的家伙打招呼。


“...唔...这里是...?”圆脑袋,呲牙嘴,这个比Gaster矮一些的骷髅,似乎和别的骨头没什么两样。


“很好,苏醒后可以自行发音说话,智商和领悟能力都很强大!”Gaster暗暗想着,眼中的光芒更加亮了一些,盯的那位骷髅有些不自然。


“...嗯...”


“你一定对这里还很困惑对吧?”Gaster打开了久违的灯,翻来覆去捏了几朵干金花,接了一杯生水随意泡了起来。


“你,叫Rainzer,R-A-I-N-Z-E-R,”


Gaster顿了顿,继续说道。


“你失忆了,而且对曾经的记忆一无所知,所知道的,只是你的学术知识,和讲话能力。”


Gaster摊摊手讲道,他知道,整个世界,科技前沿程度,只有这里是最发达的,根本不会有人为此泄密。


“喔...那我从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Rainzer望了望周围雪白的一切,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冒着阵阵寒气,空旷的室内,泛着一层单单的白雾,除尘箱里,还装着好久都没清理的灰尘。


“错了,你不是人类,你是一个怪物,是骨族怪物。”


Gaster知道他可以理解什么是“人类”,于是没有过多解释。


“喔...”


Rainzer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自己毫无弹性的脸颊,这才意识到Gaster说的不假。


“你啊,曾经是一个很喜欢帮助人类的怪物,是城镇的行侠正义的怪物,有一天啊,曾经一些做坏事因为你没得逞的家伙,联手将你击昏,我刚好路过,就把你救了起来,哦对了,我是Gaster。”


“喔...”


Rainzer回想着这令人熟悉的记忆,相信了Gaster的话,回过神来想起人的自我介绍,猛的站了起来,指着人惊讶的说道。


“你,你是Gaster博士?就是那个...”


Rainzer连忙住了嘴,知道接下来的话有些不尊敬,激动的心情以势不可挡的力量让Rainzer的视线模糊,整个世界,只剩下诡异的黑白色。


Gaster点点头,抿了口金花茶,茶并不是热的,Gaster也不渴,缺十分憔悴的出身说着。


“我就是那个疯子博士,试图将科技带给世界,试图实现人类和怪物形成共同体。”


Gaster没有瞳光的双眼的视线侧重到了柜子上的放逐陶片。


“Gaster博士实验接连失败,失去信任...”


“多起人类尸体失踪案...”


“研究所排水口排除有活性的白色液体...”


“嘿,真可笑,我运用着电脑打字他们还在用陶片,竟试图赶走我...”


“那么,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你,总有一天会了解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到你原来的样子,去做社区警察,为人类和怪物的和平发展做贡献。”


Gaster下意识捂了下嘴巴,准备起身送人离开,正巧,按下电梯按钮,迎面走进的五个怪物三个人却将Gaster挤了回去。


“Gaster,你真是死不悔改。”


一个低沉的声音讲道。


“sans,你永远都忘了研究科学,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无休止尽只知深入不知运用,你...”


“住口Gasta,我PAPYRUS可不允许你这么说我的兄弟,他才不会研究这些...hmmm

....无聊又可悲的东西!”


眼前这个比Gaster还高了两个脑袋的大骨架插着腰,一直手里还把弄着一只铅笔。


“他说的对,Gaster博士,你这么做,完全违背了怪物和人类的道德准则。”


一个低沉的声音讲道,穿着法袍的这位显然和环境不符合,作为怪物族的代表,国王Asgore丝毫不失气质和礼节,尊敬地对待Gaster博士。


“请不要这么说Gaster博士...他...也是为了人类和怪物事业...唔...”


面前的这位苗条的金黄色恐龙族的年轻小姐,正急忙帮着Gaster辩护着。


然而,这一句话,包括Gaster在内,都紧张的看着Alphys。


“嘘...Alphys...你说过的...你是答应了来帮着国王陛下说话的呀...”


这位腰间系着匕首的年轻短发鱼族小姐这在和Alphys眉目传情,让她不要说太多话。


“哦?连军事部队都来了,看来今天是势必要抓我回去了。”


Gaster稍微偏了偏头,但眼睛仍然盯着Alphys,除了Undyne和三位人类,所有人的目光还锁在Alphys身上。


Alphys不断冒着大汗,只有Undyne没有意识到。


白色的实验室,冷的似乎要凝成白冰,不断地收紧,收紧,收紧,压的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那么,请问,Gaster博士,那些失踪的尸体,和你有关吗?”


其中一位蓝长袍的人类说话了,剩下的两位人类还在努力记着什么。听到这里,大气中似乎一刀被斩断,不断分裂,最终缓和下来,所有怪物的几乎不为人知的呼出一口气。


“完全没有,我只是借用了他们的一种叫‘决心’的东西。”


Gaster一脸淡定的说,仿佛早就知道了有这么一天。


“什么鬼东西决心...就是说,你把那个人类,和那个家伙融合了是吧?”


sans指着Rainzer,大步迈了过去。


但走了两步,第三步怎么也跨不出去了,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牵扯着sans。


“唔...”


sans满头大汗,看起来十分虚弱。


“SANS!你怎么啦!”Papyrus连忙去扶sans坐到旁边的竹子织的篮筐盖子上。


“hey...唔...我也不知道...但是感觉...就想要融化了一般...”


influnza-Frisk

一些在补习班上的自家au瞎摸。。

一些在补习班上的自家au瞎摸。。

火洣
[SPOILERS] It's...

[SPOILERS] It's stuck to my head

Speculating about the effect a Gaster who chose mercy would have on the various endings of the game is an interesting exercise. There are so many factors to consider! So many ways things could pan out! There’s the murder run and pacifist run of course, but I’ve found...

[SPOILERS] It's stuck to my head

Speculating about the effect a Gaster who chose mercy would have on the various endings of the game is an interesting exercise. There are so many factors to consider! So many ways things could pan out! There’s the murder run and pacifist run of course, but I’ve found myself thinking more about neutral runs lately.

Let’s assume that Gaster is a part of the plot and there is a battle with him, in which you can kill or spare him (exactly how, I dunno). There’s a whole host of different possibilities to consider…

  • If you leave only Gaster alive, then he would become king with great reluctance. He’d be absolutely miserable about it, and he’d vow that any humans that fell from that point on would be given to him for experimentation. He’s never wanted this kind of power or responsibility, so it’s possible he may just withdraw into himself and mostly leave everyone to their own devices… or it’s possible he may find an inner reserve of strength and step up as an actual leader… or he might succumb to grief and regret and self-blame and “disappear”.

  • With Gaster as another spoke in Alphys’s wheel of general support, it’s hard to say what would be enough for Alphys to “disappear” or for her to stay alive. Losing Undyne and Mettaton I think would be too much for her… possibly two out of three would be her limit? Three would definitely be too much. With one lost, she might hang on… it’s hard to say. She may join Gaster when he becomes King and the two of them can sort of unofficially co-rule as mad scientists…

  • If Papyrus dies, regardless of who else survives, Sans and Gaster’s relationship completely falls apart and they stop talking to each other. If only Papyrus and Gaster are left alive, he might be a stabilizing influence on King Gaster, or might take on the role of king himself since Gaster wouldn’t want it.

  • One of the biggest questions is Toriel. If she dies, Gaster never knows she was alive in the first place… but if she lives and comes out of the Ruins, I wonder how he’d react? It’d be a really complex jumble of emotions… he’d lose one of the goatparents and gain another that he thought was dead. It might send him into an existential crisis about why he did any of what he did. If Papyrus is dead and Toriel is still alive, then I figure that’d make it extremely hard for him to accept her wanting to show future humans kindness… humans would have killed his family TWICE at that point. If Undyne otherthrows Toriel, he might go into the Ruins with her… or maybe he’d push her away in an attempt to torture himself with all the self-loathing and guilt her appearance would raise in him.

  • Papyrus would take it pretty hard if Gaster died, but he’d be understanding and forgive you for doing what you had to. Sans would have a lot of conflicting emotions about it that he’d find difficult to articulate, if he did at all.

  • If Toriel survived but Gaster died, I can picture her feeling a lot of regret over never talking to him again after she left, and all the things between them that got left unsaid.

 

There’s just so much stuff to consider! So many possibilities…

 

设定一下选择仁慈的Gaster在游戏的不同结局会怎么样是件很有意思的事。要考虑那么多事情!有可能有那么多结果!当然有pe和ge,但我发现我最近经常考虑的是ne的事情。

我们假设Gaster是剧情的一部分,而且和他也有剧情战,你可以杀了他或宽恕他(具体怎样,我不知道)。有一大堆不同的可能性要考虑……

·如果你只让Gaster活下来,那他可能极不情愿地成为国王。他显然会非常痛苦,会起誓从那时起所有掉下来的人类都要交给他做实验。他从没想要这种力量或是责任,所以他可能不会管理,大部分都让其他人自己想办法……或者他可能发现自己内心的力量,然后成为一个真正的领导者……或者他会屈服于自身的内疚和后悔,自我责备然后“消失”。

·从另一方面说,有Gaster作为Alphys的精神支柱,很难说到什么程度Alphys会“消失”或是继续活下来。失去Undyne和Mettaton我觉得对她来说太过了……也许三个中的两个会是她的极限?三个很明显就太过了。失去一个朋友,她也许还能坚持……很难说。她也许会在Gaster成为国王时加入他,他们两个也许会作为疯狂科学家进行非正式地共治……

·如果Papyrus死了,不管其他谁活了下来,Sans和Gaster的关系都会完全破裂,他们会停止和对方讲话。如果只有Papyrus和Gaster两个人活了下来,Papyrus可能会让Gaster稳定一点,或者有可能自己当国王,因为Gaster根本就不想当。

·最大的问题是Toriel。如果她死了,Gaster从一开始就不会知道她还活着……但如果她活着并且走出了遗迹,那么他会如何反应呢?应该会有很复杂混乱的情绪吧……他刚失去了一位羊家成员又得到了一位他以为早就死了的羊家成员。这也许会让他陷入“我做了这些都是为了啥啊”的存在性危机中。如果Papyrus死了而Toriel还活着,那我觉得Toriel展示给他的人类的善良他会无法接受……在这点上,人类【两次】杀死了他的家人。如果Undyne驱逐了Toriel,那么他有可能和她一起到遗迹去……或者他也有可能把她推开,用她的出现让他想起来的东西来激起他自己的内疚和自我厌恶,来折磨自己。

·如果Gaster死了,Papyrus会受到很大打击,但他会理解你,原谅你做了那些你必须做的事情。Sans可能会有很多相互冲突的感情,他很难明确地表达出来,如果他想要表达的话。

·如果Toriel活着但Gaster死了,她绝对会因为在她离开以后没有再和他说过一句话而感到无比的后悔,为他们间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感到后悔。

要考虑那么多事情!那么多的可能性……

 

 

Siren
欸?水,水母发射!!! 亀左衛...

欸?
水,水母发射!!!

亀左衛門太太推特ID:亀左衛門 (@kamezaemon)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kamezaemon?s=01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欸?
水,水母发射!!!

亀左衛門太太推特ID:亀左衛門 (@kamezaemon)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kamezaemon?s=01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星之影

前面几个沙雕表情包,后面。。。情头(?)和一个艾菲斯

前面几个沙雕表情包,后面。。。情头(?)和一个艾菲斯

决心小树枝
自家au的alphys~代表物...

自家au的alphys~
代表物是蘑菇,脸上的青苔是因为长期宅在真实验室长出来的
*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植物培养所
*undyne经常会帮助浇水(毕竟是河流)
*性格比原版更从容
*房什么便面给我吃undyne的小蛋糕去!

自家au的alphys~
代表物是蘑菇,脸上的青苔是因为长期宅在真实验室长出来的
*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植物培养所
*undyne经常会帮助浇水(毕竟是河流)
*性格比原版更从容
*房什么便面给我吃undyne的小蛋糕去!

一瓶墨水
喜欢古典事物的科学家出现了!被...

喜欢古典事物的科学家出现了!
被朋友称之为“从阿宅进化成LO娘”的Alphys
少女心思会变多一些,但是工作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x

P:MT当中的真实验室(Alphys的秘密)不是融合怪

欢迎ASK!

喜欢古典事物的科学家出现了!
被朋友称之为“从阿宅进化成LO娘”的Alphys
少女心思会变多一些,但是工作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x

P:MT当中的真实验室(Alphys的秘密)不是融合怪

欢迎ASK!

米蕾塔的翻译堆放处
【授权翻译】timetale第...

【授权翻译】timetale
第二章
p90
————————
Only time will tell...

【授权翻译】timetale
第二章
p90
————————
Only time will tell...

火洣

is it getting warm in here


贴吧复刻

is it getting warm in here

 

贴吧复刻

Sericinus
《受伤的总是我》 内容可能过于...

《受伤的总是我》

内容可能过于真实

有时候他会忘记,他的那些朋友们都不是人类

《受伤的总是我》

内容可能过于真实

有时候他会忘记,他的那些朋友们都不是人类

米蕾塔的翻译堆放处
【授权翻译】timetale第...

【授权翻译】timetale
第二章
p89

【授权翻译】timetale
第二章
p89

一瓶墨水

一张全员,画的时候发生了一言难尽的事情,我发现我的sai不是绿色破解版的然后画到一半试用期结束了,不能保存导出甚至我的电容笔都不允许使用了( •́ὤ•̀)

然后我毅然决然地拿出了鼠标……结果就是原本三个小时能完成的东西我硬是搞了五个小时,你可以清楚地看见羊爸抖动的线条(安详)

上色也是用鼠标搞的,所以就只是铺了底色(偷懒)

P2是黑色背景
P3为灵感来源x

一张全员,画的时候发生了一言难尽的事情,我发现我的sai不是绿色破解版的然后画到一半试用期结束了,不能保存导出甚至我的电容笔都不允许使用了( •́ὤ•̀)

然后我毅然决然地拿出了鼠标……结果就是原本三个小时能完成的东西我硬是搞了五个小时,你可以清楚地看见羊爸抖动的线条(安详)

上色也是用鼠标搞的,所以就只是铺了底色(偷懒)

P2是黑色背景
P3为灵感来源x

伊伊团子

一丢丢ut和dr相关

靠,最近一直在补习,忙的像个陀螺。

没多少存货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就哭了இ௰இ

一丢丢ut和dr相关

靠,最近一直在补习,忙的像个陀螺。

没多少存货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就哭了இ௰இ

水掉鴿頭

八百年了我终于回ut坑了
p1是圈里极其罕见的♂F♂C
p2是宅龙拟人

八百年了我终于回ut坑了
p1是圈里极其罕见的♂F♂C
p2是宅龙拟人

幽梦书屋

【UT】the true history in true lab

the true history in true lab

* sans视角。此文为UT时间线发生前的脑补。与真实实验室有关。无cp。有二设。

【上】

那场“事故”夺走了gaster,没有领导人,大家都感觉“决心”实验似乎很难继续前进一步。因此,通过商议,我们向asgore提出了离职请求。

老实说,对我而言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为了这个项目我不断地进行时空跳跃,嘿嘿伙计,连续12个小时重复一个时间点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再者,papyrus——我年幼的弟弟,他似乎要察觉到我在做什么了。

我能想到保持我们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终止它。因此,我决定带papy离开核心,居住到尽可能远的地区。

最后我们选择了snowdin...

the true history in true lab

* sans视角。此文为UT时间线发生前的脑补。与真实实验室有关。无cp。有二设。

【上】

那场“事故”夺走了gaster,没有领导人,大家都感觉“决心”实验似乎很难继续前进一步。因此,通过商议,我们向asgore提出了离职请求。

老实说,对我而言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为了这个项目我不断地进行时空跳跃,嘿嘿伙计,连续12个小时重复一个时间点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再者,papyrus——我年幼的弟弟,他似乎要察觉到我在做什么了。

我能想到保持我们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终止它。因此,我决定带papy离开核心,居住到尽可能远的地区。

最后我们选择了snowdin,这一年四季都在下雪的小镇。papy喜欢雪天而我……好吧,我的积蓄可以付清一栋房子的首付——尽管接下来的几年里我都不晓得怎么活动“筋骨”。

所以接下来的一年里,我都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有时候我溜到waterfall的秘密场所,至少这时候我的身边陪伴着一朵回音花,——它所能做的就是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重复我所说的冷笑话……结果倒也不坏,我被自己逗笑了。

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我知道……忘记实验室。

“SANS,我觉得你不能继续当无业游民了。”

“好。”

“SANS,你这懒骨头,你就不能动一动你的屁股吗?”

“好。”

“SANS!我的意思不限于只是摇摇屁股!你明白吗?”

我耸耸肩膀并躺在沙发上喝光一瓶番茄酱。

“SANS!不要在家里喝番茄酱!”

“知道我为什么要不断进食吗pap?———因为骷髅骨瘦如柴。”

“SANSSSSSS!!!!!”papy显然被我不学无术的态度以及完美的双关笑话给刺激到了。

“好吧……”他冷静下来后说道,“现在看起来你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不是吗?———别担心!我,伟大的PAPYRUS,会帮助你解决问题!”

说完这段话后,他模仿某本漫画中的人物笑声,狂奔跑了出去。

其实我仔细考虑了papy的建议。

时隔三年,我再次进入实验室,一切都焕然一新,使人感觉好像我们的实验发生在上个世纪。说到底,我还是放弃不了成为一名科学家。

沙拉拉。

一位穿白袍的小姐迈着缓慢的步伐从一扇门背后走了出来。我决定向这位陌生怪物打声招呼。

“heya。”

她吓得一个趔趄,扶着眼镜问:“你你是谁?你你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有什么目的?”

在她对我的称呼继续增长前,我回答她的问题。

“你好,我是sans,骷髅sans。” 我友好地伸出右手,她颤颤抖抖献出爪子,然后———

pfffffffffffffffff。

没错,经典的放屁垫把戏。每次都有效。

然而这位女士好像误解了什么,她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对对对,对不起我……呃?”

“冷静点,看看这是什么?”我解下藏在手心的屁垫,她的表情呆滞了一瞬,然后以一种写满不可理喻的神情看着我:“你可真奇怪。”

“抱歉,骷髅不能放屁,所以我们爱这声音爱到了骨子里。”

“哈哈哈,我并不是在责怪你。你的把戏让我轻松不少。不,老实说我也是只奇怪的怪物。” 她笑着说,“你好,我叫Alphys。”

她邀请我去二楼坐坐,我当然应允了。alphys问我是怎么进入实验室的,我告诉她我知道一条捷径。然后,我询问了有关她的一切。

显而易见asgore并不打算放弃“决心”实验,旧小组解散后,他一直在寻找新的人选。然而三年过去,只有这位年纪轻轻的alphys小姐肯愿意担任这个职位。

alphys解释她的意图:“我,我其实很开心国王能够找到我。我在学校几乎没有存在感……但国王鼓励我说我,我可以变得更加出色。”

我曾反驳过gaster的“7个灵魂”理论,我在论文中提出审判的概念,将人类灵魂中的暴力指数节省成LOVE,将施压痛苦的点数设置成EXP。我发现一个人类击杀了怪物后他的EXP会增加,而当EXP到达一定数量后则会增长LOVE,与之相关,那个人类的性格会变得冷酷。因此,LOVE越高,对怪物的伤害也就越强烈。

在观察中,我发现几乎所有人类的灵魂都无法达到“毁灭时间线”的程度,他们绝大多数是在怪物们攻击的时候错手增加了EXP,除却这些,他们是无害的。我在论文的结尾指责国王夺取灵魂的所作所为是不合理的,没有经过正确的审判,我们的行动与杀手无异。若继续下去,恐怕我们的LOVE也会持续增长而失去了善良的本心。

gaster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让asgore理解了这个概念,国王将他的神殿送给了我,(夺取六个灵魂后,他觉得他的罪恶不配被神明原谅)并将其改名为审判厅。

然而这还不够。之后我和gaster深入了各种概念,我们将LOVE分成20个等级,并为最高等级设置了关卡。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在所有怪物中,我是最弱小的一只。而我唯一的优势只有躲避和时间暂停。我向gaster提出更换审判者,比如我的兄弟papyrus。可gaster却说:“审判需要一颗公正,冷漠,强大的内心,我认为只有你可以胜任。”他说我可以变成实力最强的怪物。紧接着三周过去了,gaster兴致冲冲带来了一堆武器的草图设计……

……那是段美好的时光,但在这时候回忆只是在浪费时间。

alphys见我终于回过神来,冲我友好地笑了笑。

“所以,你想到怎么继续这个实验了吗?”

她紧张地握紧茶杯说道:“我我有一个猜想,如果将人类灵魂中的决心提取出来与怪物的灵魂融合在一起,是不是就可以制造出怪物的决心呢?”

她结结巴巴继续道:“我,我整理旧实验室的时候发现一张草图,或许是上一任皇室科学家留下来的……”

“是我的。”

“……什,什么?”

“我设计了决心提取器。”

她惊讶地捂住嘴巴:“老天,所以你真的是———真的是———Sans,Gaster唯一的助手!”

“这称呼真令人怀念。呵,可以这样说。但我和他也算不上这种关系啦……gaster他——不容易相信外人。” 我看着她,“那台机器可不容易做出来,所以你在寻求帮助,对吗?”

她垂下眼睑,带着一种不自信的语气问:“你可以帮帮我吗?”


【中】

决心提取机器的外形参考了gaster送给我的龙骨炮设计。如果只是把零件拼凑起来,这可一点也不难。

我想alphys是困在启动上了。

仅仅是举手之劳,我乐意至极。仅有一点,我警告alphys不准告诉任何人我参与了实验。她看起来有些被我的威胁吓到,以至不敢问我原因。

启动决心提取器的必要条件有两个:一是龙骨炮的能量,二是控制灵魂的重力。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举手之劳。

实验进行地十分顺利,alphys颤抖着双爪捧着小小一颗红色的心。

“我们这是……成,成功了?”

“yep。”

她看起来快要哭了。

我将六个灵魂的决心分别装在六个容器中。alphys正在写实验报告,她牢记约定,将启动机器的缘由记录成参考蓝图,并正式宣布将这种力量命名为“决心”。

“谢谢你今天帮助我,Sans。” 她说道,“其,其实我有一个建议。我可以把我每个月的工资分一半给你,我不能让你无偿帮忙……我,我的意思是,我可以不让别人发觉你做的事情,同时让你的付出得到回报……你,你觉得怎么样?”

我说:“谢了alphys,你帮了我大忙。”

回到家中,papy抱怨我是不是又跑去偷懒了,我告诉papy他今天成功鼓舞了我,他开心地回道:“哇哦!听起来真是件好事情!但什么叫‘骨舞’?”

嘿!你讲了个不错的双关哪,兄弟。

时间飞速流逝,我很高兴alphys在我面前越来越放地开了,我们经常在true lab 讨论如何将决心注射入怪物的灵魂。根据gaster提出的驳论,虽然怪物的灵魂由魔法组成,理论上无法获得决心,但若一只怪物的内心足够坚定,那么他极有可能能够接受决心的力量。

gaster的想法因为得不到实验的支撑而作废,可他曾私底下告诉我如果怪物拥有决心他就可以抵抗一个人类。我不耐烦地问他:“那么又要怎么做到呢?” 他说:“当一个人类试图屠杀整个地底世界,恐惧和仇恨会激发怪物的反抗心理,而抵抗杀手和守护国家的心理则会演变出决心。” 我哈、哈干笑两声:“这是个笑话对吧?” gaster微笑着摇摇头,轻声道:“不,SANS,是你的审判理论提供了灵感。我觉得我们离真相很近了。”

我不确定,如果gaster的假说是正确的,那么我和alphys现在所进行的实验无疑会害了那群“倒下了”的怪物们。我开始犹豫要不要对alphys提出终止实验,可每一次看她自信满满又兴致勃勃的模样,我往往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最终,我告诉她怪物身躯难以承受人类的决心。

她同意终止向“倒下了”的怪物注射决心,但她需要寻找一个能够装下怪物灵魂的容器。

这的确烦恼了我们很长时间,忽然有一天,alphys大叫:“花!”

“你说什么?”

“志愿者!”

alphys往往有奇特的想法,我想如果gaster能回来的话,一定会很喜欢她。alphys从国王的花园里搬来了许多金黄花。她特别小心翼翼将一朵花与其余的分离开来。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这是最特别的一朵!它是在皇后即将离开前出现的,比别的花生长的都要早!”

这或许是一位少女的小小的心思……?我不太理解,但给予了赞同。她感谢我这样做了。

我走捷径告诉papy近些日子我将会很忙,他饿了就去grillby那儿吃饭,只要说钱记在sans账单上就可以了。

他说:“我理解你!不必担心!伟大的PAPYRUS会照顾好自己的!”

接下来十几天,我和alphys几乎日夜不眠进行着实验,过程一点儿也不顺利,怪物的尸体没有化成尘埃,我们根本无法获得灵魂。alphys提议向所有物体注射决心,我斥责她那只会浪费珍贵的资源,况且,在数据尚未完善的情况下,贸然行动或许会引起无法挽回的后果。我忽然察觉到她的身体没有停止过发抖。有些事情不对劲。

“alphys,你,是不是,继续,对,他们,注射了,决心?”

我艰难地吐出每一个词,alphys的脸色变得惨白。

“这里是哪里!?”

我们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谁?”

“这里是哪里?”

又问了一遍,声音是从金黄花研究室那里传来的。我看着alphys:“my goodness,alphys,别告诉我你对它们也注射了决心。”

“我,我很抱歉,Sans,我以为……老天,我只是……”

我丢下她跑向研究室,那儿总是黑漆漆的,alphys紧跟在我身后帮忙打开了灯。我们花了点时间适应了光线。然后,我看到,在桌子中央,有一朵垂头丧气的金黄花。

是的,我能够明确感知到这株植物的情绪。它也许因为注射了决心变成了一种怪物?……

“heya。”

它抬起花蕊(头?),我们看见在六片花瓣的中央幻化出一张面孔。说实在这瞧起来挺诡异的……但这是我们的过失,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你们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

“冷静。”我说,“你能想起来自己是谁吗?”

他没有犹豫:“Asriel Dreemurr,我记得我抱着Chara的尸体回到地底——她在哪儿!?”

我和alphys都倒吸了口冷气。很好,多年前死去的小王子借着一朵花复活了……这一点儿也不好笑。

Asriel 慌张的想要举起双手——他发现他失去了双手,而因为我们的失误,他的外形完完全全暴露在镜子中。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我的手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爸爸!妈妈!Chara!你们在哪里?!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眼看局面即将失控,我只好举起手里的镇定剂:“抱歉,兄弟,现在只能先让你睡一会儿了。”

【下】

“苏醒。”

我说出这个词。alphys的身躯又震了一震。她现在几乎变得沉默。我也无法宽慰她说这并不是她的错。

我们相顾无言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尸体们”。昨天夜里,一具“尸体”张开了眼睛,并开始无意识地游荡。我们费了一番功夫才抓住了他。现在,越来越多的“尸体”开始蠕动,这场景像极了破茧成蝶,他们慢慢伸直僵硬的手臂,然后睁着无神的双眼坐了起来。

无法答话。我们只能静静地看着他们离开床铺。几次试验下来,他们的状态更接近梦游,无攻击能力,行走的范围也不会超出实验室。

alphys问:“他们拥有行动能力是不是证明……实验成功了?”

“我不确定。”

这是我回到实验所第一次觉得头疼入骨——呃,不应该在这时候插入冷笑话——总之,我束手无策。

而且我必须回到snowdin,我不能把papy单独丢在家里那么长时间。

“S,sans……” alphys开口,“我,我有一个想法。反正,他,他们已经活过来了,不如就联系家人,把他们送回去吧。”

我仔细想了想,觉得实验的进度似乎已经超出了想象之外,在这时候终止最好。我点点头。alphys的脸上瞬间迸发出被认同的光彩,可也不过转瞬即逝。

我回到snowdin见了papy,他真的将自己照顾地很好,他欢喜地告诉我他有了梦想。

“恭喜你兄弟,我为你感到骄傲。”

“SANS?”

“eh?”

“你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别担心兄弟,你知道我是懒骨头。” 我笑着说,“懒进骨髓里了。”

papy气的跺脚:“我讨厌你的双关笑话!”

“hey,你在笑诶!”

“我是在笑可我讨厌这样!” papy这样道,“好吧,除却令人讨厌的双关笑话,你还是我最亲密的兄弟。而且你最近变勤奋许多……我……呃……很欣慰?”

“用词真好,哥们。”

“闭嘴,SANS!你现在只需要去床上休息!剩下的事情只要交给伟大的PAPYRUS就可以了!不用担心我是你最棒的兄弟!捏嘿嘿!”

“谢了papy。”我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可以走捷径吗?”

“呃……我允许了!”

我一瞬间抵达了自己的房间,“做个好梦。”我暗暗对自己说。


……


…………


【醒醒SANS。】

【gaster?eh?我在哪儿?】

哈哈哈……

【你睡迷糊了吗懒骨头?这里是true lab 啊?】

true lab……

【如你所见,我们正在进行决心实验。】

【那核心怎么办?】

【哦,SANS,看来你真的睡魔怔了!核心不是三年前就建造好了吗?】

【三年前……】

【……你还好吗?】

【嘿,没事。一切都好。】

【WELL,我不希望你太过疲劳。你知道为什么三年前我不让你加入核心的创建吧。】

【因为我防御只有1?】

【哈哈,这是个很好的笑话。不不,当然不是。我只是不想让你们受到一点伤害。】

【gaster,你总算说了父亲该说的话。】

【而你说了句让老父亲伤心的话。深入骨髓。】

【嘿!你说了冷笑话。你明知道我讨厌冷笑话!】

【冷笑话多好啊!你们都不理解其中的乐趣!】

【好吧,好吧,我在笑了。】

【WELL,那我再问一个问题。你最近过的好吗?】

【uh?怎么这样问?】

【我觉得你似乎需要帮助。】

【你就不能一天不操心吗?】

【我可爱的SANSY,不能。】

【……我在实验中犯了严重的错误。】

【别担心SANSY,我们可以解决它的。】

【事情好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正确。科学家的预测。说下去。】

【按照理论,怪物的身躯不可能承受得了决心的力量。可现在不但所有人都苏醒了,甚至……一朵花?各项状态还均无异常?】

【说下去。】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难道说我们的假设出错了?——不可能,实验前我们已经进行过多项测试。——除非,像你所推断的那样,怪物可以演变出决心,当意志足够坚定时,他们就可以承受住决心的力量。】

【SANSY,还记得我那时候说过的话吗?】

【怪物的决心或许强大到控制时间线,但灵魂决定了比不上人类,当到了一定时间,怪物的躯体会承受不住这份力量而溶解……是啊,这就是我所担心的……或许我不该同意alphys把怪物们送回家的意见。】

【事情会变得更糟,但不会一直糟糕。】


………


……………

【……你要离开了吗?】

【时间就要到了。我不可能每次都出得来。】

【……well……Gaster……………I love you。】

【而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万事当心,注意那朵花。】

我被电话铃声吵醒了,alphys在那头发出尖叫:“SANS!不好了!那些怪物!他们!开始融化了!”

事情的发展比想象中还要糟糕,怪物们因为过于接近,身体快速融合在一起,现在,我们眼前的怪物有着好几种怪物不同的部位,每一只怪物都悲伤地低吟着。

“是我的错。”alphys抱着头痛哭。

我垂头道:“想办法解决吧。别担心,我们可以控制住他们的。”

看来公布实验的时刻必须得拖延了,alphys孤身抵抗着来自融合怪家人们的询问,她看起来身心俱疲。我定期会带来一些粮食。alphys决定封闭true lab,并将实验报告上交给了asgore。我试着去“骨舞”她,她问我什么叫“骨舞”,我说那是我兄弟说的最好的笑话。她听了之后终于露出了笑容。

现在我唯一在意的,就是那朵突然失踪的小花。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我瘫倒在家里的沙发上,还没睡着,papy闯了进来。

“SANSSS!!我想我可以实现我的梦想了!”

“真的吗?祝贺你啊兄弟。”

“捏嘿嘿,当然了。有一朵小花告诉我,以我的天赋完全可以当上皇家守卫的一员!所以我现在打算去挑战UNDYNE!!捏嘿嘿嘿嘿!”

我冒出一身冷汗,问:


“一朵会说话的花?”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