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ph

200.5万浏览    15.8万参与
此id致我喜欢的男孩

【预告】《浪漫老公:魅力主厨爱枫糖》

法加    汉尼拔AU

那年,他三十岁,『』#他』二十二岁,他们相识于巴尔的摩的凶杀案现场。而那时『他』只是个初现才华的侧写师,而他如同鬼魅一般,好像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他们再次相会与加拿大的雪山深处,在等待救援的时间里,他们更了解对方,而另一种感情油然而生……冷面医生,魅力主厨,心灵导师,一向轻浮放荡的他愿为『他』弱水三千只饮一瓢……最后,『他』道:“不就是复婚吗?明天就去民政局!”但,『他』真的能接受真正的他吗……

他,冷面医生,魅力主厨,心灵导师,而且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

『他』,温和警官,阳光幼师,小小透明,巴尔的摩首席犯罪侧写师。

这么...

法加    汉尼拔AU

那年,他三十岁,『』#他』二十二岁,他们相识于巴尔的摩的凶杀案现场。而那时『他』只是个初现才华的侧写师,而他如同鬼魅一般,好像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他们再次相会与加拿大的雪山深处,在等待救援的时间里,他们更了解对方,而另一种感情油然而生……冷面医生,魅力主厨,心灵导师,一向轻浮放荡的他愿为『他』弱水三千只饮一瓢……最后,『他』道:“不就是复婚吗?明天就去民政局!”但,『他』真的能接受真正的他吗……





















他,冷面医生,魅力主厨,心灵导师,而且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

『他』,温和警官,阳光幼师,小小透明,巴尔的摩首席犯罪侧写师。

这么多年来,『他』疯狂地想逃离他,可命运又将他俩安排在一起,“亲爱的枫糖,上帝已经将绑在一起,你逃不掉的。”……“可这不是我要维护的正义……先生,我该拿你怎么办?”面对爱与正义,『他』开始迷茫了。这时他带着他们的女儿向他伸出了手,“我们一起逃吧,离开这个肮脏的阴沟,迈向美好的星空吧。”而窗外传来了警车的鸣笛声,『他』该如何选择呢?





人物对照

法-拔

加-杯

丽萨-阿比盖尔

独-杰克

伊娘-贝拉

燕-阿兰娜

洪-杜地丽娅

英娘-玛戈(妹妹)

米-梅森

帮法(拔)背锅入狱的是燕(阿兰娜),帮法(拔)作证的是加(杯),两人在原著中干的事对调了

『他』为马修,他为弗朗西斯

————————————————

上映时间:后会无期

如果有想借梗的小伙伴可以在下面回复我

还有不知道汉尼拔是什么的好孩子不要去查,千万不要|・ω・`)

山海今

【朝耀】车站

经过几个小时的漫长车程,车厢里的人群早就躁动不安了起来,尤其是看到两边闪过似乎熟悉的花花草草,苍白的女声透过音响通知着即将到站,积聚在心中百无聊赖的情绪爆发,更是吵闹个不停。


王耀只是摇摇头,胳膊肘支在桌子上,手托着腮望着他们,虽然风尘仆仆,脸上写满了疲惫不堪,但是仍有一股期待的力量支撑着劳顿的旅途。是什么呢,温热的饭菜,还是等待自己出现的人?王耀又咂了咂嘴,看来只有自己脸上写满了名为孤独的情绪,与周围欢快的气氛格格不入。对一切事物,对回家漠不关心的态度反得使人频频对他投向怜悯的目光。

旁边几个小女生正围着手机叽叽喳喳讨论着什么,女生的八卦和热爱交流的心永远是亘古不变的定律。王耀收回游...

经过几个小时的漫长车程,车厢里的人群早就躁动不安了起来,尤其是看到两边闪过似乎熟悉的花花草草,苍白的女声透过音响通知着即将到站,积聚在心中百无聊赖的情绪爆发,更是吵闹个不停。


王耀只是摇摇头,胳膊肘支在桌子上,手托着腮望着他们,虽然风尘仆仆,脸上写满了疲惫不堪,但是仍有一股期待的力量支撑着劳顿的旅途。是什么呢,温热的饭菜,还是等待自己出现的人?王耀又咂了咂嘴,看来只有自己脸上写满了名为孤独的情绪,与周围欢快的气氛格格不入。对一切事物,对回家漠不关心的态度反得使人频频对他投向怜悯的目光。

旁边几个小女生正围着手机叽叽喳喳讨论着什么,女生的八卦和热爱交流的心永远是亘古不变的定律。王耀收回游离的注意力,侧耳倾听。她们在浏览欧美男模的杂志封面合集,边看边认定哪个是自己的老公,还要与其他的姐妹争论个高低。

等翻到其中一页时,她们屏住了呼吸好久,王耀还以为时间停止了,一个女生吸了一口气,对旁边的女生说:“童话故事里描写的金发王子‘俊美的容颜’找到原型了。”


“果然还是腐国的小帅哥最好看。”


“对对,那个绿眼睛,真是迷死我了。世界上怎么有那么好看的人啊!”


“而且气质也太棒了,是不是英伦贵族啊?要是能嫁给他我愿意天天吃那个什么,英国的国菜仰望星空!”

……


王耀突然很想笑,但是忍住了。都怪那些女生,他现在看桌子上的面包都像那个谁做的司康饼。王耀很想对她们说你们都没有见过那个人,他才是真正的英伦贵族,家族住在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古老城堡里,吃穿用住是平凡人想象不到的奢华。他也够格当模特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就是一行走的衣服架子,脸也长得好看,大学短短几个月就祸害了APH国际学院里三分之二的小女生,收到的糖果巧克力蛋糕甜点足足把阿尔弗雷德撑胖了十斤。


你们知不知道,他会发光。



从车窗反射出的微弱的镜面看去,隐约见到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及肩的黑发因为没有打理,凌乱又蓬松,宛如一堆杂草胡乱地束在一起。琥珀色的眼睛淡然又略显烦闷地找不到焦点。身上的衣服也皱巴巴地罩在精瘦的身体上。袖口油腻得不行。王耀很想嘲笑自己现在像从废品收购站出逃的烂抹布,还是块沧桑的烂抹布。要是有着洁癖的那个人看的自己肯定会用嫌弃的目光把他射成筛子吧。


啧,王耀撇过头,人家是什么大人物啊,哪能跟自己一个级别。估计正眼都不想瞧自己一下。穷酸的打工仔和腐国大少爷,怎么想都不是一个世界。在他辍学几个月里去四处打工挣的钱,估计都不够那个人的几件外套。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王耀感叹。


想到钱,王耀不由得又开始盘算。王港的学费,王澳的学费,以及湾湾的手术费和住院费还有买营养品药水一系列费用,以及自己的学费。虽然是以高分入被学校破格录取,学校也兑现了承诺面了学费,但是日常的书本费的住宿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仅凭王家的赞助和自己打工微薄的收入是远远不够的,王耀虽然是自己不想被发现瞒着王港他们和学校跑去外地打工,电话卡也拔了,手机也扔了,切断了所有联系方式。但是,从内心来讲还是非常想有一个人劝他回学校,那里有他的朋友们,有他渴望了许久的校园生活。


火车缓缓地停下靠了站,刚刚那群小女生挤到车门前,她们还在讨论究竟是本国的帅哥好看还是欧美的帅哥好看,王耀也背上背包尾随人流走出车门。夕阳正好,金色的阳光尽数撒入站台,周围的一切太过于耀眼,王耀眯了眯眼睛,有点不适应外面橘金色的世界。他慢悠悠地边走边张望,尽量与周围的人有一道分界线。


毕竟,王耀抿了抿些许干涩的嘴唇,很那些人相比,他连落脚点都不知道在哪,窘迫得不行。


前面不远处的女孩发出一阵惊呼,引得走在她们前面步履匆匆似乎在找人的金发少年回头看去,女孩激动得脸红着解释着,旁边女孩们的视线牢牢黏在他身上,有的甚至偷偷拿出手机拍了照片。金发少年朝她们礼貌地笑笑,抬眸向上,刚迈出的脚步渐渐凝固。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走在女孩后不远处的那个人。


王耀正巧漠然地抬头向前看去,两人的视线撞了个满怀。


啊,亚瑟。


亚瑟的脚步慢慢停住了,一直微蹙着的眉头舒展开来,他看见那双祖母绿的眸子渐渐有了光亮。他转过身面对着王耀,整个人浸在穿过站台顶部间隙的金橘色阳光下,那双好看的绿色眼睛像是春水冲破了河面上凝结的薄冰,沁凉,柔软。他只穿着简简单单的白衣黑裤,但是仿佛整个世界的阳光都聚集在他身上。怎么也移不开视线。


亚瑟静静地站着没有动作,跟之前冷漠刻薄的他完全不一样,或许是阳光融化了什么,亚瑟竟然似笑非笑温润地看着他。王耀已经读懂了,心尖上有小猫挠了几下般的颤抖,他神使鬼差地停下脚步。有很多话涌到嘴边,张开了嘴唇却发不出声音。



王耀突然有点想哭。




旁边的火车缓缓开动,车轮和老旧的轨道相互碰撞摩擦,周围经过的人大多投向他们两人疑惑探寻的目光,但很快又推着行李箱向前奔去,他们的心还没有终点,可王耀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到站了。


他突然想起来夏天的音乐节的闭幕式上,金发男孩抱着吉他擅自闯入,万众瞩目下,尖叫声此起彼伏。王耀只能看得到那双宛如猫眼石般好看的眼睛闪闪发光。嘈杂的音乐声中,他独立而安静。

他好像低声说,唱给给一个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人。


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清冽的嗓音传出。



如果还没等到我

请再慢一点

你是我的起点和终点


堕入你的深海

藏于你的王国

我相信 我相信这条如履薄冰的情线

一道突如其来的光束

把我卷入其中

不断下降

沉沦


如果还没等到我

请再慢一点

我会来 我一定会来

我一定会见到琥珀般的你

耀眼的你




——end——




这里今羽,一个长篇里的小片段,很喜欢的一个MMD里的场景,金橘色的夕阳,和在车站迎接着谁的亚瑟,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很久没有码好茶了,就边看边写了这个小场景。可惜这个MMD被删了,但是它永远保存在我的下载里。


至于那个老早之前就有个预告的长篇…等我找到大纲之后再说吧。(被揍


很久没有码文了,写得很烂,但是!我永远喜欢好茶!(大声


Hoshiru☆-看到我请催我去画手书

【占tag致歉,之后会删掉】
出一点本子回血T_T

1.aph米英同人本《时深》(p1)  50r

2.aph仏英同人本《线下三度》(p2) 45r
没有文件夹!

3.aph黑塔鬼全员向同人合志《Paradise》+费里西安诺和亚瑟钥匙扣(p3~4) 40r

不包邮,同城可面基
有意向私聊我( •̥́ ˍ •̀ू )

【占tag致歉,之后会删掉】
出一点本子回血T_T

1.aph米英同人本《时深》(p1)  50r

2.aph仏英同人本《线下三度》(p2) 45r
没有文件夹!

3.aph黑塔鬼全员向同人合志《Paradise》+费里西安诺和亚瑟钥匙扣(p3~4) 40r

不包邮,同城可面基
有意向私聊我( •̥́ ˍ •̀ू )

蛋仙

占Tag致歉orz

是CV梗x脑补了一下银老板拿着憨八嘎发出魔性的笑声觉得很带感hhh

P2是亲友给的灵感hhh

占Tag致歉orz

是CV梗x脑补了一下银老板拿着憨八嘎发出魔性的笑声觉得很带感hhh

P2是亲友给的灵感hhh

乐乐乐乐回来辽

不一样的黑三

ooooooooc

耀耀轻微抑郁症设

接受不了右上角红叉


果然还是坚持不下去了吧。


王耀这么想着,拿起了手边的小刀,一下,两下。

什么时候自己开始有这种想法呢,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想再努力下去啦,实在…太累了,正这么想着……


"你在干什么啊!王耀!"

伊万的场合

伊万攥紧了王耀的手腕,那把小刀应声而落"我不允许哦"


在王耀惊愕的眼神下,伊万望着他说道"万尼亚不允许小耀伤害自己哦"

"凭什么!你又不是我,你怎么能这么轻松的说出来!我经历了什么事你都不了解!"王耀大哭了起来,想要挣脱伊万的手


"我懂哦"伊万把王耀揽进了怀里"我知道小耀很幸...

ooooooooc

耀耀轻微抑郁症设

接受不了右上角红叉






果然还是坚持不下去了吧。


王耀这么想着,拿起了手边的小刀,一下,两下。

什么时候自己开始有这种想法呢,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想再努力下去啦,实在…太累了,正这么想着……


"你在干什么啊!王耀!"

伊万的场合

伊万攥紧了王耀的手腕,那把小刀应声而落"我不允许哦"


在王耀惊愕的眼神下,伊万望着他说道"万尼亚不允许小耀伤害自己哦"

"凭什么!你又不是我,你怎么能这么轻松的说出来!我经历了什么事你都不了解!"王耀大哭了起来,想要挣脱伊万的手


"我懂哦"伊万把王耀揽进了怀里"我知道小耀很幸苦也很难过,肯定很累了吧,但一定要坚强哦,因为还有我啊……所以,别把自己逼得太累了啊,要每天都很开心哦……我最喜欢的就是小耀大大的笑容了哦,所以为了我,笑一个叭~"

"唔…"好感动啊,这只蠢熊……"



阿尔的场合

阿尔夺走了王耀手中的刀子,扔到了很远的地方"不准再做这种事情了!这是英雄的命令!"


"为什么不行呢?"王耀反问道"为什么不可以呢,反正我跟你又没有关系……"

"因为疼啊!因为疼所以才不可以做!"阿尔按住王耀的肩膀更加大声的说"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想看见你受伤……"


这一次居然郑重的连自己自称都不加了…王耀失神的想道,居然是久违的开心,自己居然还很重要啊……"好,我懂了,以后不会了哦"王耀笑了笑

"哼哼,英雄又一次拯救了世界!呐哈哈哈哈"

"噗"

"笑什么!"(来自一个英雄的气鼓鼓
























最近列表有很多心情不好的,有时候还会伤害自己……希望你们能每天开心一点鸭嘿嘿❤️

RASH.
--嘿!果子掉了!! (发觉太...

--嘿!果子掉了!!

(发觉太久没画阿雕的大翅膀,阿尔雕已经彻底沦为沙雕了。。。画个大翅膀抢救一下)

--嘿!果子掉了!!



(发觉太久没画阿雕的大翅膀,阿尔雕已经彻底沦为沙雕了。。。画个大翅膀抢救一下)

海军小船长
占tag真的非常非常抱歉但我来...

占tag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但我来宣群了!【你是有病吗】
永盟组这么好的cp怎么可以没有群!
【也许有但我没找到,就自己瞎建了一个】
快来!
发不出声音了(。)

占tag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但我来宣群了!【你是有病吗】
永盟组这么好的cp怎么可以没有群!
【也许有但我没找到,就自己瞎建了一个】
快来!
发不出声音了(。)

云岫

今年米诞大概是写微cp向的味音痴。从去年完美错过(当时在期末考试Orz)开始我就唠叨着一定要写19年米诞啊,但是我现在只写了一百多字??????


怎么办谁救救我,我陷在写伽小ABO中无法自拔甚至想把它变成中篇。还有最近花小的校园paro,(←无比慢热的那种)我好害怕咕咕咕掉之后就没灵感了。


而且我居然还妄想着写虹黑。


疯了一个女的。

今年米诞大概是写微cp向的味音痴。从去年完美错过(当时在期末考试Orz)开始我就唠叨着一定要写19年米诞啊,但是我现在只写了一百多字??????


怎么办谁救救我,我陷在写伽小ABO中无法自拔甚至想把它变成中篇。还有最近花小的校园paro,(←无比慢热的那种)我好害怕咕咕咕掉之后就没灵感了。


而且我居然还妄想着写虹黑。


疯了一个女的。


麦克阿策
裁韶的配图吧。Mix真好van

裁韶的配图吧。Mix真好van

裁韶的配图吧。Mix真好van

五彩斑斓大狐狸尾巴

小狐狸成功打入内部!暗太太flag合集一共有33张哦! @暗中翻車 嘿嘿嘿嘿嘿!

小狐狸成功打入内部!暗太太flag合集一共有33张哦! @暗中翻車 嘿嘿嘿嘿嘿!

铁十字、矢车菊与黑鹫旗
东/德(自设)和独!关于瞳色:...

东/德(自设)和独!
关于瞳色:阿普变成东/德后既是阿西的一部分(蓝色),又因为墙的原因在伊万家染上紫色。独是和阿普合并沾上红色。
(我在说什么???)

阿普:你以为我是普/鲁/士,其实我是东/德啦(X

我吃独普这么长时间终于产粮辽。

东/德(自设)和独!
关于瞳色:阿普变成东/德后既是阿西的一部分(蓝色),又因为墙的原因在伊万家染上紫色。独是和阿普合并沾上红色。
(我在说什么???)

阿普:你以为我是普/鲁/士,其实我是东/德啦(X

我吃独普这么长时间终于产粮辽。

麦克阿策
最近没画多少(女装我的爱)

最近没画多少(女装我的爱)

最近没画多少(女装我的爱)

阿折Whis_

[usk]谁偷走了奶酪 iii

>米a英o

>米英深夜六十分——占有欲

前篇: i   ii

  iii

  

  (5)

  

  玻璃和平静这一类东西在不断打压下就会显现他们易碎的特性。亚当品尝果实过了六千年,人们自我形成口头上的大宪章,以其他物种无法理解的和谐建立社会。omega通过船洞里往外看,alpha拿着望远镜看他们。巨浪折断桅杆,人人想当摩尔甫斯。

  

  彼得的电话来得恰到好处。四百人的大教室里白胡子教授声情并茂地朗读手里泛黄卷页的文献,初夏卷着燥热,学生细如蚊声的交谈平白增添几分烦躁。几乎在感到腿边震动的那一刻,亚瑟站起身从后门退了出去。

  

  “他刚走,...

>米a英o

>米英深夜六十分——占有欲

前篇: i   ii

  iii

  

  (5)

  

  玻璃和平静这一类东西在不断打压下就会显现他们易碎的特性。亚当品尝果实过了六千年,人们自我形成口头上的大宪章,以其他物种无法理解的和谐建立社会。omega通过船洞里往外看,alpha拿着望远镜看他们。巨浪折断桅杆,人人想当摩尔甫斯。

  

  彼得的电话来得恰到好处。四百人的大教室里白胡子教授声情并茂地朗读手里泛黄卷页的文献,初夏卷着燥热,学生细如蚊声的交谈平白增添几分烦躁。几乎在感到腿边震动的那一刻,亚瑟站起身从后门退了出去。

  

  “他刚走,被斯科特挡在门外,要不是威廉拉着,他俩肯定会动手。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样生气,”电话那头彼得深吸一口气,带着颤抖,“他情绪很糟糕,他一直在问为什么把你送走,亚瑟,我不知道你们怎么了,但我保证我们都没有说。”

  

  有一块石头狠狠砸向平静的水面,表面的涟漪终会消失,只有水知道石头能潜到多深。上课时间走廊上的人不多,亚瑟加快脚步,尽力躲开坏脾气的巡查助教。他走得越来越快,硬质的皮革磨得脚踝生疼,好像这样就能刮去大脑皮层上关于“阿尔弗雷德已经知道了”这一条记忆。

  

  他笑着和图书管理员打招呼,抬手指了指耳机,管理员点点头,指向一间空的私人学习室。

  

  很长时间里没有应答,彼得也不敢说话,亚瑟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也能想到弟弟脸上定是无措与惊慌,他想开口宽慰,但是话到嘴边一股浓重的难过卡在咽喉,绳索紧紧缠绕舌尖发不出一个音节。脑海里一遍一遍冲击着印有同一个人的画面。

  

  阿尔弗,阿尔弗雷德·琼斯。

  

  有人带他走出谷底,转而将他推向深渊。omega第一次从金丝囚笼往外望,自信张扬的alpha向他伸出手。他握得毫不犹豫,几乎忘记先前听说过的所有有关这个alpha的事迹。他因他掌心的温度化开防备,却忘记他眼底的冰冷如同利刃。偏体凌伤都是活该,他只想离他越远越好。就算编织一个不完美的假象,也好过陷入更深、布满荆棘的沼泽。

  

  曾经炙热的爱变成阴影,变成恐惧,没有人责怪猎人太过用力,他们只会嘲笑金丝雀不谙世事。

  

  威廉接过了电话,“下个月我去克伦威尔分公司开会,遇到什么事及时与我联系。”

  

  (6)

  

  错过了白天的课,亚瑟计划在学习室待到深夜。乔安娜晚餐后推开了门,从小羊皮包里拿出油纸包的三明治推到亚瑟面前,半点不带心疼。自从上次美甲事件,她越发喜欢这个“同类”。

  

  “拜托了,斯特拉女士的代数作业。”乔安娜双手合十一脸真诚,“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再帮你带一杯热巧进来哦。”

  

  在禁止进餐的图书馆吃三明治已经很过分了,大小姐好像完全忘了热可可那浓郁扑鼻的味道,管理员很有可能进来赶他们出去。亚瑟头疼地揉揉太阳穴,他真的很想知道沃茨沃斯小姐怎么做到在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情况下至今适应良好。

  

  或许因为那笔赞助。亚瑟撕开油纸,火腿上淋着新鲜的介黄酱,微辣却尤其开胃,本来消下去的饥饿感被挑了起来。“我是有好好付钱给你的,不可以‘收买’我帮你写作业。”亚瑟指着三明治嘴角微翘。

  

  “帮帮我嘛亚瑟,我也没有办法,明天就要交了,乔纳斯又去练球了。如果不是占最后成绩的百分之二十,我已经打算放弃了。”

  

  “如果你不交,斯特拉女士的助教会单独留你下来谈话的。”

  

  “这本来也是为难我嘛。我高中主修就是小提琴和乐理,不能强求一个在数学课上会睡着的人去修代数吧。哎我是不懂这个学校了,为什么我们艺术院要学数学啊,皇家查普曼学院都不用的。”

  

  “洛姆菲尔德开设的专业课程不多,艺术院学分又少,只能靠修其他院的来填补,”亚瑟站起身为乔安娜倒了一杯水,“查普曼学院不同,那是艺术生的殿堂。”他的语气里带着一点向往。

  

  乔安娜察觉到什么像只小狐狸般眯起眼睛,“为什么你不去呢亚瑟?查普曼学院可是在你的家乡王都埃尔维斯。”

  

  “嗯?”亚瑟愣住了,手里的三明治险些砸到桌子上,“我……不想去。”他把只吃了一小半的三明治放下,“或者说,我也去不了……我没有准备作品集。”

  

  “撒谎。亚瑟,你在撒谎。”乔安娜双手合拢搭在桌子上,“不要骗我啊,我是你的朋友。”

  

  记忆拔出连带着鲜血淋漓。alpha把申请表格甩在omega面前,“你去皇家大学的艺术院不就好了吗,就那个查普曼学院,不过离主校区有半小时的路程,你可以在中午来找我。别在暑假补习数学了,费那么大劲申报电脑科学?你还把三年的文科课在两年修完了?我也不觉得你能被录取。别弄了我也不想在大学时天天看到你。”alpha说这句话用了不到一分钟,可怜omega都不知道那张本应该邮寄到大学的申请书怎么到了alpha手里。那年暑假很热,整个人与心脏一起溶化。

  

  “他高中选的都是数学物理微积分这些,申请主校区的理工院不是问题。我只有一些文科课的分数,我本想趁着暑假修完数学,最后一年补交其他成绩,勉强与他一起,至少不会跨到两个校区。所以一开始,我没准备作品集……”亚瑟一字一句说得很慢,就像在说一个他人的故事,故事中隐去了alpha的姓名,说到最后他低下头,乔安娜已是满脸泪水。

  

  她努力维持高傲大小姐的样子,“要是他敢出现在你面前,我就叫保镖把他扔出去。”

  

  (7)

  

  上一个半场最后一分钟对面阻挡犯规,客场教练为了罚球的两分分正与裁判喋喋不休。乔纳斯拿下主场第一个三分,欣然接受热情的拉拉队的簇拥。亚瑟早早在休息区等他,大太阳下omega身穿米色针织衫,阳光让他的脸颊微微泛红,混合温柔与刚恢复血色的病态。

  

  “身体不好就去贵宾席坐着吧,等会你不舒服了乔安娜又要怪我了,”乔纳斯接过亚瑟手里的能量饮料,抬手指向看台中心的座位,遮阳篷遮去大半阳光,座位旁悉心放着汽水与薯片。乔纳斯不好意思挠挠头发,“是有点简陋,但这里太阳太毒了,还是去上面休息吧。”

  

  “没有关系的,我一人坐在那里很没意思。”亚瑟拧开一瓶水,淋湿手里的毛巾。水浸过的布料起到了绝佳的降温作用,乔纳斯一边擦去臂膀上的汗水,一边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亚瑟。他想到什么,又再次往看台瞅了一眼确定,“乔安娜呢,她没有和你一起吗?”

  

  亚瑟背对着从志愿者那里要了一块干毛巾,正好错过了乔纳斯探究的眼神,“今天开放日,有高三的学生来参观,校长叫她去了,好像是有贵客,你们刚进场就接到了电话。说起来这时候应该快结束了,我问问她。”

  

  “啊要请沃茨沃斯小姐去会见的客人,身份肯定不一般。”乔纳斯心不在焉回答一句,他侧头看了一眼编辑短信的亚瑟,没来由地觉得晕眩,临近中午的太阳越发毒辣,他当机立断做了决定,“下一轮主场对抗客场排在下午,走吧亚瑟,我们去贵宾席休息。”他拉着亚瑟还拽在手里的毛巾往楼梯上走,却被身后的omega突然往回拉了一下,“等等,乔安娜说她已经在来球场的路上了。”

  

  有队员喊:“沃茨沃斯小姐回来了。”主场这边所有人同一时刻往球场入口看去。早晨少女穿的是印有球队标志的宽大T恤,酒红色的头发束起高马尾,离席的几小时却大变了模样:重新打理的卷发垂在两肩,订制收腰齐肩小礼服,脚上踩着中规中矩的中跟鞋,妆容有点急躁,但是本身精致的小脸丝毫不减分。她的出现让主场的队员们亢奋了许多,原本有人因为她的离场不振,现在倒完全有了精神。她向这边挥手,大家才发现她身边多了一个人。

  

  深渊伸出爪牙,死死勒住窥探深渊的金丝雀。亚瑟只感到心悸,明明身处初秋,他能感受寒意入侵四肢百骸,蓝色的眼睛如同噩梦里的沼泽,晚了一步只会挣脱不开。小鸟想要振翅飞,前路全是晦暗雾霭。他下意识想要跑,却一下撞到了乔纳斯的肩膀上。

  

  可是对面的人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窘迫甚至恐惧的omega,他站在乔安娜身边,眼睛死死盯着乔纳斯,“从我的omega身边离开。”众人哗然。

  

  主场的人只占了球场四分之一不到,却硬生生建立了寂静的屏障,众人看了看乔纳斯,又看向乔安娜,也有的瞟向了亚瑟,最后把目光锁定在新出现的alpha身上。

  

  “你脑子有问题?这是我的omega。”有人发出倒抽气的声音。

  

  学校封闭论坛上早有人好奇乔纳斯与乔安娜和亚瑟的关系,如今的局面要比他们想象得有趣的多,不知哪位omega能得两个alpha同时青睐。众人怀着看热闹的心理,当事人之一捂着脸跑出球场。两声“亚瑟!”,今夜论坛又多了新主题。

  

  乔安娜紧跟着冲了出去,她在宿舍楼前追上亚瑟,“我是真的喜欢他,亚瑟。”少女略带哭腔的声音让他不知所措。一瞬间心脏撕裂,有人在往上面撒盐,却逼着他说“不痛”。身边渐渐围上来不少人,让沃茨沃斯小姐难过已是大罪,谁还会听他辩驳。他逃回宿舍,背靠着门无力地滑坐到地上。

  

  忙音响了三声威廉终于接了电话,他沉默半晌,细不可闻叹了一口气,“保护好自己,我来接你。”

  

  

tbc

终于写到阿米上线了,第四章喜闻乐见ky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酉荼有毒__poison

教你正确打开关于O的看法(9)

all耀

ooc预警

辣鸡文笔预警

脏话预警

预警预警!!!

耀Ox全员A

是超nb的王耀吖~


哎呀,我好短啊……



浴室里水声响了好久,即使是在王耀的房间外,也可以清晰的听见水声。

坐在客厅的亚瑟再一次看向墙上挂着的表,他等不了了,王耀已经在浴室里待了快两个小时了。亚瑟再一次进了王耀的房间,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声音莫名有些发抖。“王耀,你还没好吗?你已经……在里面待了两个小时了。”

浴室里只有淅淅沥沥的水声在不停的响着,亚瑟握紧了左拳。

亚瑟的脸有些发白,克制住自己没有闯进浴室,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喊:“王耀!王耀!!你在里面吗!回答我!王耀!”

淅淅沥沥的水声不...

all耀

ooc预警

辣鸡文笔预警

脏话预警

预警预警!!!

耀Ox全员A

是超nb的王耀吖~

 

 

哎呀,我好短啊……



浴室里水声响了好久,即使是在王耀的房间外,也可以清晰的听见水声。

坐在客厅的亚瑟再一次看向墙上挂着的表,他等不了了,王耀已经在浴室里待了快两个小时了。亚瑟再一次进了王耀的房间,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声音莫名有些发抖。“王耀,你还没好吗?你已经……在里面待了两个小时了。”

浴室里只有淅淅沥沥的水声在不停的响着,亚瑟握紧了左拳。

亚瑟的脸有些发白,克制住自己没有闯进浴室,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喊:“王耀!王耀!!你在里面吗!回答我!王耀!”

淅淅沥沥的水声不断。

亚瑟一脚踹开了浴室门。

浴室里空无一人,大开的窗户,清楚的告诉来人这里发生了什么。

亚瑟握紧的左手,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血顺着手蜿蜒而下,“有必要跑吗……”他走到窗户旁呆呆的看着外面。

 



背着书包的王耀离学院大门越来越近。

王耀也不清楚自己是要去干什么,但他一刻都不想在个学院待着了。入学时他来到这有多兴奋,现在离开时他对这个学校有多恶心。

这里的一切都令王耀作呕。

他是一个有着强悍能力的OMEGA,曾经他并不会对自己的强悍有任何想法,但在这个学校,王耀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了庆幸。

这是个ALPHA和BETA混杂的军校,ALPHA的比例占了十分之五,剩余四成BETA以及一成的OMEGA。

在这个世界,ALPHA是天之骄子,BETA普通人,OMEGA是笼中的金丝雀是靠着ALPHA、BETA生存的附庸。

能被APH军校收进来的OMEGA,能力都不会太弱,王耀初来时还认为这里的OMEGA都是自强自尊的人。

但是王耀错了。

自从入学以来他撞到过无数次,在隐秘的角落里交配的ABO们。不堪入耳的话语,如同发情野兽一样的学生,甚至是老师。

这里的在不同的学生或是老师的身下辗转。

 

王耀和这里的OMEGA不一样,如果要说OMEGA都是莬丝花金丝雀,他王耀也是金刚钻的莬丝花,老鹰养大的金丝雀。不是踩一脚能把人硌的哭天喊地,就是能把关他的笼子给叨成八瓣。

 

这样的王耀看到那些OMEGA只会觉得。

肮脏。

但是NB如此的王耀,也会害怕,他害怕被他们同化,害怕变得和他们一样肮脏,但好在他战斗力强大,没有人敢来他头上动土,这些日子倒也安稳。但是这次发情期的到来,让他再也庆幸不起来了。

 

无法克制住的欲望,在发情时满脑子只剩下想找人标记自己的原始欲望。再牛逼的人也战胜不了天生的欲望,况且他周围对他虎视眈眈的ALPHA,这些让王耀止不住的后背发凉,这次他幸运地躲过了一劫,但是下次呢,下下次呢?他不可能回回都能躲过去吧。

 

今天亚瑟的事情,也终于让王耀下定了决心。他想了很多很多,但目前最重要的是先离开这个学校。

 

王耀拖着行李在学校里走的时候,有许多人都在看他,但王耀毫不自知。但就算王耀知道了,他也不会去在意这些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大门,王耀的脚步逐渐加快,等终于迈出了门口,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有一种豁然轻松的感觉。

 

王耀回头看了看校门口。

 

繁华之下尽是肮脏。

 

 

“唔……要不做手术把腺体切了吧。”

 

王耀自言自语着快步离开了,这个人人向往的学校让他抛在了身后。

 

 

                                                                                  未完待续

 

 

 

 

 

 

 

哈哈哈哈,猝不及防有没有。

下一章开始准备让王耀NB到起飞。(高燃准备)

对不起各位小可爱们,拖更了这么长时间。

小声哔哔:其实我是去闭关考试了,被各种大考小考给轮了,好不容易有点时间,不是手机坏了,就是,发烧过敏的。最近水逆,巨倒霉。昨天考完期末,下午回到家就赶紧开始了


一介猫生ζั͡ޓއއއ๓

口口声声说是废稿,结果最后还是忍不住画完了()

口口声声说是废稿,结果最后还是忍不住画完了()

赶路的泽琰

图一为列表河狸配字儿。图二为原图。图三为沙雕x图四为星空背景x

图一为列表河狸配字儿。图二为原图。图三为沙雕x图四为星空背景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