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ph

118.4万浏览    15.1万参与
灯り屋
给@《回响》耀菊合志 的(迟到...

@《回响》耀菊合志 的(迟到了很多的)应援图。(我切腹


(Shout out to @黄房子 太太,希望能为太太的极东事业添砖加瓦233)


@《回响》耀菊合志 的(迟到了很多的)应援图。(我切腹


(Shout out to @黄房子 太太,希望能为太太的极东事业添砖加瓦233)



秋月白

一些涂鸦,基本是子体。
内含:
伊双子
Dover
北米双子
斯拉夫组
中华组
半岛双子&菊
中立兄妹
普&中欧夫妇
请自行避雷。

一些涂鸦,基本是子体。
内含:
伊双子
Dover
北米双子
斯拉夫组
中华组
半岛双子&菊
中立兄妹
普&中欧夫妇
请自行避雷。

琉璃先生

一只(大)蟑螂的故事

【作者提前注:我发誓我有在码字……但是写着写着就被三次元其他事情给拖走 了……好吧大部分都是在买周边,各种买买买,到处买买买,快要破产.JPG……

然后又被威胁更新……

突然十分理解麻蛇天天被架火上烤的感觉……

但是时政相关真的不是随手就能搞定的,哪怕是流水账也搞不定……于是我就只好来一发混更了……灵感来源于十环那个毒群,一群不正常人类YY了一下老王如果是蟑螂(必须是南方的!)那黑三角其他两只会是啥……然后就有了这篇重口味的(已经不止是架空)文的出现……

我已经先提醒了啊,这是害虫黑三,不喜勿入,中毒了也别求续篇,那种东西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


(真的不点×...

【作者提前注:我发誓我有在码字……但是写着写着就被三次元其他事情给拖走 了……好吧大部分都是在买周边,各种买买买,到处买买买,快要破产.JPG……

然后又被威胁更新……

突然十分理解麻蛇天天被架火上烤的感觉……

但是时政相关真的不是随手就能搞定的,哪怕是流水账也搞不定……于是我就只好来一发混更了……灵感来源于十环那个毒群,一群不正常人类YY了一下老王如果是蟑螂(必须是南方的!)那黑三角其他两只会是啥……然后就有了这篇重口味的(已经不止是架空)文的出现……

我已经先提醒了啊,这是害虫黑三,不喜勿入,中毒了也别求续篇,那种东西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



(真的不点×?)



(最后的友情提醒,别在吃饭或者公众场合看……)


    寂静的小公寓里,一个黑色的身影如幽灵般飘忽过墙角,即使外面艳阳高照,但是孤身独居的人现在正因为重感冒而窝在床上迷迷糊糊,又怎能发现那无声无息的来访者?

黑影迅捷而轻盈地跃上了床。

他低头,审视着主人烧得通红的脸颊。

似乎是感觉到了那股视线,厚厚的被窝里的人努力睁开了湿润的眼睛……

他应该是想尖叫的,但是尖叫声却被一巴掌打断在了喉咙里……

——黑色的猫咪蹲坐在被子上,严厉地瞪着不听话的主人,眼见着对方还没有照自己示意的张开嘴,抬起爪子又毫不留情地在主子脸上糊了一爪子。

愚蠢的铲屎官!快张嘴吃药!

而此刻被叼在猫嘴里的“药”,也是有气无力地抽搐了一下小爪子,在和病人大眼对绿豆眼的同时默默腹诽,“愚蠢的人类,我比你还想尖叫啊!救螂唷!爸爸的刘海要秃了秃了!”

一只蜜蜂大小的狂蝇嗡嗡地飞过来,停在了床头,来者撩了把长长的,碍事的围巾,习惯性地一边苍蝇搓手一边微笑,“哟~王耀~情况不妙呀~”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我要回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嗝!!!”

“你说啥?老子现在身受重创听不清……”王耀在那个一米八五的东北大汉濒死般的尖叫声里有气无力地翻了个死鱼眼,两条长长的须子依旧被咬在猫咪嘴里,黑褐色圆圆的身子随着猫咪微受惊的后退而晃荡。

“万尼亚是说~你要不要我救命呀?报酬好说~就用你一个月的粮食储备当谢礼吧~”伊万从床头探过脑袋,十分的兴奋,两个小爪子都搓得飞快,他贪婪地瞄了眼王耀圆润的臀腹部,“或者你给万尼亚生一堆卵也行哟~”

王耀眯了眯眼,“啊……我快要死了死了,你说啥我都听不清了……你飞过来说清楚点?”

伊万有点不耐烦,但是为了食物和后代,他也就勉为其难地振翅飞了起来。

下一秒,原本蹲坐在主人胸口的猫咪猛地蹿起,巨大的弹跳力和近二十斤的体重当场蹬得气若游丝的主人一个白眼差点厥过去,黑色的爪子高高举起,雪亮的爪尖弹出肉垫,狠狠向空中的狂蝇挥去。

伊万近乎慌乱地紧急绕了个惊险的Z字,才勉强躲开了那可怕的追击,而在猫咪跃起的瞬间,王耀拼死用力一挣,总算是从那怪物嘴里脱了身,一溜烟地钻进了床头柜底下,迅速顺着墙缝逃了出去。

远远地,还能听见床上的主人快要断气的咆哮:“咸鱼干儿你给老子站住!”

嗯,这个公寓里,住着一只叫咸鱼干的狸花猫,一个叫阿宝的东北汉子,一只叫王耀的倒霉南方蟑螂,一只叫伊万的北方狂蝇,还有一只叫阿尔的坚持自己是外国入侵物种的屎壳郎……

王耀逃到了阿尔的旁边,才终于松了口气——咸鱼干很爱干净,所以它非常讨厌阿尔,绝对不会靠近他半步。

阿尔慢吞吞地搓着爪子里一颗小屎丸,很是幸灾乐祸地看了眼王耀,“你最自豪的须须断了呢~”

王耀痛心疾首地摸了摸断了一半的两条长须刘海,“……老子不过是去厨房里吃点泡面渣……那都放了一个礼拜了!那只蠢猫居然扑过来了!它居然扑过来了!平常它不是绕远三米的吗?!”

“因为它主人生病了,你是药哟~”阿尔继续幸灾乐祸。

“滚蛋!老子超强的生命力不是这么体现的!”王耀感觉自己心都要碎了,“你说我去吃点橄榄油能不能让刘海长回来?”

“Hero觉得你可以吃口屎试试~”阿尔将爪子里从他来这里开始就一直在搓着的小屎丸递了过去,“这是hero好不容易找到的黄金屎丸,给你舔一舔吧~”

王耀一副目死表情看着阿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阵劲风直扑后脑勺,同时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

“王耀你居然利用万尼亚来脱身?!我要吃了你!”

深褐色的鞘翅迅速展开,看似沉重的身躯迅速而轻盈地飞了起来,等到王耀落地时,气势汹汹扑下来的狂蝇已经和屎壳郎撞成了一团,然后立即打起来了。

王耀淡定地抖了抖翅膀收了起来,蹲在旁边继续深情地抚摸自己两条长长的刘海去了。

战斗以阿尔一角突将伊万挑飞出去告终,自称为外国入侵物种的屎壳郎得意地晃了晃脑袋顶上早已浸染成屎黄色的硬邦邦呆毛状角突,“你知道hero的角突顶过多少屎咩?就凭你这个呆毛都没有的家伙,想打败hero?”

伊万气得要发疯,“万尼亚是人肤蝇!当然没有呆毛!你这个吃屎的怎么能跟我这样吃人的相提并论?!”

“你倒是吃一个给hero看看?”阿尔不屑地摸出小屎丸继续搓,“除了体型够大,应该是狂蝇科,其他的你可没半点证据呢~”

“人肤蝇是把卵产在人体内孵化出来再吃人的啊蠢货!”

“那你产一个给hero看看?”

“产就产!王耀你来给万尼亚生孩子!”

“……WTF?”王耀摸着须须的爪子一顿,无语地抬头,“伊万,你特么要老子说多少次?老子是雄性!不可能给你生孩子的!”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伊万一脸的执拗,搓着爪子靠过去,“你屁股那么大,一定能生好多崽!”

“……你吃不吃人老子不知道,但是老子我可是除了石头什么都吃的呢,你过来试试?”王耀微笑。

伊万迅速站住了。

“你就不肯吃hero给你的小屎丸!”阿尔插话。

“……滚蛋!不然连你一起吃掉!”王耀怒。

“你要是吃了hero,没了hero保护就会被咸鱼干当药吃了哦~”阿尔依旧淡定。

“……那老子吃了你的一只爪子让你从此不能搅屎!”

“你确定?”阿尔抬爪,捋了把金黄色的呆毛。

“……”王耀还真下不了这口。

最后他还是拽着两条已经短到脸颊边的断须蹲角落里去继续忧伤了。

伊万见大势已去,既敲诈不到食物也没机会压倒王耀,也气哼哼地飞走了。

阿尔依旧淡定地搓他的小屎丸——这里的人类拉屎总毫无踪影,那只猫则是每次都埋很深,所以他十分珍惜手里那一丸屎,除了王耀,谁都别想舔半口。

可惜王耀啥都吃,就是不吃他搅的屎。

阿尔悠悠地叹了口气,爪子无意识地刨了刨水泥地。

唉,土都没有,想把小屎丸埋起来收藏一辈子然后传给孙子都没办法,真是心酸呢。

比没有呆毛的伊万还心酸~

比看着他们两只一起唱“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自己却不能加入合唱还心酸~

你说人类怎么就那么讨厌呢?澳洲牛屎成灾居然要它去解决,虽然它总是自诩hero也梦想着当救世主,但是这样还让他怎么加入那两只嘛……

唉~~~

赴死人未闻

【米英】(论坛体)震惊!竟然有人能吃得下柯克兰做的菜!? [完结]

601L 全员厨原地爆炸

确认了路德那边没有跟过来之后,亚瑟迅速爬到了一旁的树上,坐在粗壮的树枝上靠着树干,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地计时,一边瞄准着少主,最后开枪命中


602L 连死扛都不肯吃凭什么哥亚瑟谈恋爱

亚瑟竟然这么擅长爬树,没一会儿就上去了,留着followVJ在下面一脸懵逼[笑哭]


603L 味音痴大法好

hhhhhhh求VJ小哥哥的心理阴影面积,扛着机器爬不上书就只能一直用仰角进行拍摄


604L 米英今天发糖了吗

最后亚瑟低声倒数的声音好苏啊,我要录下来珍藏![妈的,刺激.jpg]


605L 粗眉毛是绅士的象征

是啊是啊,认真专注的样子超帅![我把心都...

601L 全员厨原地爆炸

确认了路德那边没有跟过来之后,亚瑟迅速爬到了一旁的树上,坐在粗壮的树枝上靠着树干,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地计时,一边瞄准着少主,最后开枪命中


602L 连死扛都不肯吃凭什么哥亚瑟谈恋爱

亚瑟竟然这么擅长爬树,没一会儿就上去了,留着followVJ在下面一脸懵逼[笑哭]


603L 味音痴大法好

hhhhhhh求VJ小哥哥的心理阴影面积,扛着机器爬不上书就只能一直用仰角进行拍摄


604L 米英今天发糖了吗

最后亚瑟低声倒数的声音好苏啊,我要录下来珍藏![妈的,刺激.jpg]


605L 粗眉毛是绅士的象征

是啊是啊,认真专注的样子超帅![我把心都掏给你.jpg]


606L 弗朗西斯的小玫瑰

结果打中之后一秒破功,“哈哈哈哈我大英帝国大人果然是最强的!”

“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607L 连死扛都不肯吃凭什么和亚瑟谈恋爱

我不管!他被呛住的样子也超可爱![100m滤镜.jpg]


608L 红茶真好喝

“大英帝国大人”什么的,亚瑟也在戏里出不来了吗?


609L 萌新也能成大佬

诶诶诶?大英帝国大人是什么梗吗?我还不知道……


610L 琼斯的wink☆

就是H社出的同名国家拟人群像短剧啦,因为H社的艺人来自世界各国,所以公司就直接开了这么一个企划


611L 萌新也能成大佬

好有趣的样子,马上就去补(´。✪ω✪。`)


612L 全员厨原地爆炸

另外一边,结盟组仅存的两人向着相反的方向前进,争取拿到尽可能多的物资,不久后就遭遇了另一边的阿尔,两人躲在两处逐渐包围,通过手势决定同时开枪,路德打中,罗维没中


613L 憨八嘎

2打1还搞偷袭,替我琼总鸣不平[暴哭]


614L 我是你的小番茄

幸好罗维那枪没中,不然就注定GG了[感恩]


615L 呆毛是弱点

罗维冲鸭!一枪不中再补一枪


616L 瑟瑟发抖

路德这都第几枪了,伤害率好高啊[笑哭]


617L 全员厨原地爆炸

阿尔立刻反应过来找掩护,掏出别在腰间的两把手枪向两个方向回击,兴奋地大喊:“呀吼!终于遇见人了!让你们见识见识双枪牛仔的厉害!”


618L 阿尔的小痴汉

阿尔到底从哪找来的牛仔帽,物资里真是什么都有[笑哭]


619L 憨八嘎

真的是圆梦了,阿尔以前说过想当个牛仔来着[笑哭]


620L 味音痴大法好

阿尔看上去异常的兴奋啊,果然一个人走了这么久寂寞了吗[允悲]


621L 阿鲁阿鲁

阿尔弗雷德!快点开启音波攻击![跪了]


622L 琼斯的wink☆

楼上是黑,举报了[笑哭]


623L 全员厨原地爆炸

两个人持续缩小包围圈,期间罗维击中了一次,阿尔也反击了罗维一次


624L 我是你的小番茄

我去!罗维和阿尔都危险了,加油鸭!


625L 路德维希的胃药

琼总重点还是在防备路德这边,结果路德打不中他,他也打不中路德[笑哭]


626L 少主君临天下

喂喂喂!三个人的战争为什么小番茄不能有姓名[啊咧?好像有什么不对.jpg]


627L 呆毛是弱点

233333所以才被罗维给打中了


628L 阿尔的小痴汉

没关系!阿尔以一敌二已经很厉害了!


629L 憨八嘎

没错,我们琼总是最棒的!


630L 红茶真好喝

所以亚瑟还在赶来的路上是吗?[允悲]


631L 请问弗朗西斯的床怎么走

明明是四个人的游戏,为什么眉毛一直没姓名[允悲]


632L 萌新也能成大佬

亚瑟快来鸭!开狙收人头[等一个人.jpg]


633L 全员厨原地爆炸

阿尔负隅顽抗,找准空隙又击中了罗维一次,罗维淘汰,接下来就剩路德和阿尔battle


634L 红茶真好喝

爆炸君别这样,已经脑补下一秒两个人就要随着音乐rap起来了[笑哭]


635L 米英今天发糖了吗

Yo Yo check it out!一波团战全都out!对不起我编不下去了[跪了]


636L 路德维希的胃药

啊啊啊啊啊手心手背都是肉,给两边都应援!


637L 粗眉毛是绅士的象征

留给路德维希的时间不多了!只要亚瑟赶来就要GG了


638L 琼斯的wink☆

ls立得一手好旗[滑稽]


639L 阿鲁阿鲁

???


640L 憨八嘎

毒奶出没???


641L 全员厨原地爆炸

一发穿云弹(误)击中路德背部,镜头转向亚瑟这边,这次终于考虑到VJ的难处没有爬树,而是躲在树后把狙夹在左手与树干之间,啧了一声,“居然没有打准。”


642L 阿尔的小痴汉

哦吼!反转2打1,收人头了收人头


643L 味音痴大法好

这回真的要GG了,味音痴最大的优势就是没参加第一波团战吧


644L 阿鲁阿鲁

第一次团战果然影响深远


645L 呆毛是弱点

惨痛的现实告诉我们,不要在队伍不齐的时候开团[允悲]


646L 我是你的小番茄

其代价就是让不在场的队伍坐收渔翁之利[允悲]


647L 全员厨原地爆炸

阿尔意识到亚瑟来了之后就不再顾忌了,直接双枪横扫,打中了路德,路德淘汰


648L 红茶真好喝

欢声笑语中打出GG


649L 阿尔的小痴汉

欢声笑语中打出GG


650L 啾啾啾

痛哭流涕中打出GG


651L 路德维希的胃药

跪在键盘上打出GG


652L 萌新也能成大佬

不是,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653L 琼斯的winK☆

隐藏规则啊!还没有GG啊!


654L 瑟瑟发抖

竟然是味音痴自相残杀吗!好虐!


655L 粗眉毛是绅士的象征

虽然亚瑟嘴上说着讨厌阿尔,但肯定不会背叛的!嗯……一定是这样![心空空的.jpg]


656L 全员厨原地爆炸

路德淘汰后,阿尔立马站出来朝着亚瑟的方向挥手大喊:“亚——蒂——”

但一直没有等到回复,于是又带着疑问喊了一次:“亚——蒂——?”

镜头切换到亚瑟这边,左上角出现了30s倒计时,亚瑟嘴里一直碎碎念,说阿尔怎么怎么讨厌怎么怎么混蛋,一定要干掉他,并且开启了瞄准镜


657L 阿尔的小痴汉

不要啊!亚蒂!


658L 憨八嘎

看着琼总得不到回应而略带无辜和委屈的脸真的能下得去手吗![求你.jpg]


659L 萌新也能成大佬

手一定会抖的吧!肯定打不中的吧![跪了]


660L 味音痴大法好

就算没打中,阿尔发现亚瑟开枪了的话肯定也会很伤心的![跪了]


661L 米英今天发糖了吗

我不信我不信!亚瑟一直都是口嫌体正直,一定不会开枪的![跪了]


662L 全员厨原地爆炸

倒计时还在继续,阿尔发现了不对劲开始向亚瑟的方向走去,镜头逐渐慢放,剩下最后15s倒计时


663L 阿鲁阿鲁

居然还往前走,这是羊入虎口啊!


664L 阿尔的小痴汉

停下!阿尔快停下!


665L 憨八嘎

亚瑟你冷静点!那可是唯一一个能吃得下你做的死扛的男人啊![跪了]


666L 萌新也能成大佬

那可是唯一一个可以强行说死扛好吃的男人啊![跪了]


667L 琼斯的wink☆

屏息……


668L 全员厨原地爆炸

最后三秒,亚瑟从暗处走了出来,两个人同时停住脚步

亚瑟:笨蛋!这不是这么狼狈吗?

阿尔:哪有!我可是以一敌二最后淘汰了两个人,绝对算是Hero了吧!

“切!要不是我你早就淘汰了!”


669L 萌新也能成大佬

这是……结束了吗?


670L 红茶真好喝

绝对是结束了吧!欢呼!亚瑟果然没开枪!


671L 阿尔的小痴汉

啊啊啊啊啊亚瑟你果然不辜负我的信任[抱抱.jpg]


672L 味音痴大法好

好甜,最后的对话真的好温馨,豁然开朗的感觉[叹气]


673L 瑟瑟发抖

他们真是太好了![暴哭]


674L 全员厨原地爆炸

工作人员拉响礼炮,恭喜两人获得胜利,阿尔兴奋地抱起亚瑟转圈,亚瑟吓得狠拍他的肩膀,但语气中还是带着笑意:“混蛋!快放我下来啊!”

接下来就剩颁奖了


675L 米英今天发糖了吗

锁了锁了


676L 味音痴大法好

明人不说暗话,我的CP最rio


677L 萌新也能成大佬

我永远喜欢亚瑟和阿尔弗雷德


678L 粗眉毛是绅士的象征

直接抱起来什么的,体格差一目了然[滑稽]


679L 憨八嘎

还是很好奇奖品到底是什么


680L 连死扛都不肯吃凭什么和亚瑟谈恋爱

亚瑟的推上说的是从天堂掉到地狱,好奇+1


681L 阿尔的小痴汉

但是阿尔转了亚瑟的推说明明很好,到底是啥?


682L 憨八嘎

憨八嘎?[滑稽]


683L 帅如鸟

鸡肉味憨八嘎吧[滑稽]


684L 我是你的小番茄

ls和lss我竟然无法反驳[跪了]


685L 全员厨原地爆炸

哦哦!奖品揭晓,居然是双人合唱曲目企划,全场除了亚瑟都在欢呼(幸灾乐祸的意味),阿尔虽然也在微笑但因为其他人异常的起哄而面带疑惑(阿尔问号脸:???)


686L 啾啾啾

哈哈哈哈哈嗝!居然是合唱


687L 连死扛都不肯吃凭什么和亚瑟谈恋爱

不要!求你!救命!


688L Kesesesese

阿尔终于要步入普爷的后尘了吗[笑哭]


689L 红茶真好喝

不不不!还有亚瑟在啊!至少亚瑟的部分是能听的!


690L 粗眉毛是绅士的象征

但是这张单曲已经确定是亚瑟的黑历史了[允悲]


691L 全员厨原地爆炸

隐藏规则2.0又出现了!

原来在兄组兑换提示的时候,弟组也有隐藏规则!同样是扣除一半的积分,在得知隐藏规则后弟组可以对结果进行预测,如果获得最终胜利的是本组或本组成员之一,预测成功的人可以对奖品进行自主分配。

除了没有积分可以兑换规则的费里之外,其余的弟组都进行了兑换。路德预测了普爷不会开枪,嘉龙为了战略预测了开枪,阿尔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预测不会开枪


692L 萌新也能成大佬

!!!节目组好黑!!!


693L 琼斯的wink☆

这么一来一切都说通了,之前我还奇怪兄组都扣了一半积分怎么和弟组的装备水平还差不多


694L 憨八嘎

等等!那刚才最后30s的时候阿尔都是演出来的?好黑……


695L 红茶真好喝

dei dei dei!还一直向亚瑟那边走,故意逼亚瑟做决定


696L 阿尔的小痴汉

阿尔:在被打的边缘反复试探


697L 连死扛都不肯吃凭什么和亚瑟谈恋爱

虽然你们都在夸阿尔,但我现在只希望他能独占奖品[doge]


698L 少主君临天下

2333333可能亚瑟也是这么想的吧[笑哭]


699L 阿鲁阿鲁

亚瑟:眼前一亮


700L 啾啾啾

绝处逢生[允悲]


701L 全员厨原地爆炸

节目组让阿尔决定奖品的分配,亚瑟一直在旁边碎碎念希望阿尔可以独占奖品,但是阿尔如果会读空气就不是真的他了,于是速答:“当然是两个人一起了!~☆”

最终节目在亚瑟响彻山林的怒喊中落下帷幕……


702L 红茶真好喝

感谢直播,阿尔真是KY本Y了[允悲]


703L 萌新也能成大佬

感谢爆炸君的直播,爱你哟[比心]


704L 味音痴大法好

感谢直播,只有我一个人期待单曲吗?


705L 呆毛是弱点

感谢直播,只希望阿尔能在接下来的日子好好学学什么叫唱歌[允悲]


706L 粗眉毛是绅士的象征

感谢直播,虽然嘴上说着嫌弃,但发售的时候我还是会跪着买回来跪着听下去跪着单曲循环的[跪了]


————————End————————


嗯,最后的奖品是私心,总觉得如果APH能出味音痴合唱那么我的人生就圆满了😇

几星霜
老福特你再吞...我就放图不解...

老福特你再吞...我就放图不解释原梗了

老福特你再吞...我就放图不解释原梗了

水稻炊炊炊炊炊

#红色组注意
#不知道发出来没有重发一遍
#短段子注意

那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在比莫斯科还要冰冷的楚科奇自治区的最南部,一处小小靠着打渔为生的小镇。
还没入秋,早已冰凉的海风带着海水咸咸气味吹拂过伊万的发梢,他将手全部插进大衣口袋,脑袋上带了个掩住耳朵的帽子,平时胡乱围上的围巾,此时围了俩三层的厚围巾盖在上面。
海已经已经沿岸退去了好几步,再过上冷些日子,这座小镇最后就会转换成以采矿为生,一直要持续到来年的春季。
海滩上铺满了厚厚黑沙石,时而夹杂普通碎粒,伊万抬眼看向不远处一道身影,他暗紫色眼睛难得有了光泽。
“布拉金——你这儿还真的有够冷的。”
王耀微颤身子打了个哆嗦,他身上单单披了俩三件以后就出来了...

#红色组注意
#不知道发出来没有重发一遍
#短段子注意

那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在比莫斯科还要冰冷的楚科奇自治区的最南部,一处小小靠着打渔为生的小镇。
还没入秋,早已冰凉的海风带着海水咸咸气味吹拂过伊万的发梢,他将手全部插进大衣口袋,脑袋上带了个掩住耳朵的帽子,平时胡乱围上的围巾,此时围了俩三层的厚围巾盖在上面。
海已经已经沿岸退去了好几步,再过上冷些日子,这座小镇最后就会转换成以采矿为生,一直要持续到来年的春季。
海滩上铺满了厚厚黑沙石,时而夹杂普通碎粒,伊万抬眼看向不远处一道身影,他暗紫色眼睛难得有了光泽。
“布拉金——你这儿还真的有够冷的。”
王耀微颤身子打了个哆嗦,他身上单单披了俩三件以后就出来了,连帽子都没戴,自然被冷风吹的发抖,他瞪了斯拉夫男孩一眼,边望向那暗蓝色天空。
有一场大雪要来了。
天边亮着淡黄色光芒,唯一丝光明随着黑墨似的乌云给吞没殆尽,伊万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我那儿还有几件大衣。”
“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说布拉金你大老远叫我来这,到底是个什么事情呢。”
“大抵也不过是国际上一些事情罢了,科研石油资源,以及间谍,那些文件已经发到你那边了,详细我们可以过后再谈,现在有一个最主要的事情。”
伊万微弯下背,俯视着眼前亚洲人,王耀跟他差了差不多一个脑袋半距离,但那双墨黑色的眼眸却闪耀着比他还有强大的生命力。
王耀不大乐意撇撇头不看布拉金眼睛。
“所以什么事情呢?”
“我向上司请求了一个月假期,还缠着他让你和我去执行任务。”
伊万扬起脑袋,难得不让王耀看到自己脸,王耀挠挠脑袋,这才想起上司给他出差了整整一个月时间。
忙活了一年又一年的王耀顿时眉开眼笑,他惊喜地上前抓着伊万的手臂,大力摇晃起来。
“伊万你超棒的阿鲁!一个月假期——我先想想你家有啥好玩的,夏宫……冬宫……嗯…我们去做任务顺便就去玩了吧。”
王耀好悬地想起自己还有任务要做 他就像个小孩子一般,绕着布拉金蹦了一圈,身子也暖和了一些。
也不妄我被折腾那么厉害的苦劳了。伊万这么想着对王耀笑了笑,脸颊任天气一吹 白暂皮肤很泛了红晕。
他上前去拉住王耀手带着人往城镇走,又被挣脱开,布拉金习惯的又去拉了一次,反复几个来回,王耀才终于勉强任由那伊万牵着自己走。
风刮得愈来愈大,逐渐夹杂着落下来雪花,天气已变得极冷,各自人早坐在烤炉旁边凑合,只有俩道牵着手身影,带着愉悦心情一并向前走去。

Summer0932(备战高考ing)
英语课上的鱼。是龙猫利亚联五中...

英语课上的鱼。是龙猫利亚联五中的四只的子体了。不是不爱露露qwq是不知道他围巾搁哪里x

英语课上的鱼。是龙猫利亚联五中的四只的子体了。不是不爱露露qwq是不知道他围巾搁哪里x

淮南子 采桑

在这里想跟很多人讲,我很抱歉没有尽早下定决心做金钱组相关的小裙子,拖到现在才下定决心,或许有些迟了,但也不迟。
关于这次小裙子的风格,我选的是软妹裙偏lo风,目前版型已经敲定了,会弄的大概有:
衬衫、下裙、斗篷、束腰、帽子、小包
配套效果已经在群里了的妹子应该是看过的,虽然版型定好了,但纹路刺绣之类的还没决定。
欢迎喜欢金钱组的妹子加入这个小群,提出自己的构思,建议之类的;就算只是单纯围观,那见证自己喜欢的cp裙子诞生,想必也会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吧。
我,我们,在这里等待着你的到来;就让我们一起,为自己热爱的组合出一份力,哪怕只是三言两语,或是旁观。
只要你来,或许最终实物中,就会存留你曾设想的构思,甚至是...

在这里想跟很多人讲,我很抱歉没有尽早下定决心做金钱组相关的小裙子,拖到现在才下定决心,或许有些迟了,但也不迟。
关于这次小裙子的风格,我选的是软妹裙偏lo风,目前版型已经敲定了,会弄的大概有:
衬衫、下裙、斗篷、束腰、帽子、小包
配套效果已经在群里了的妹子应该是看过的,虽然版型定好了,但纹路刺绣之类的还没决定。
欢迎喜欢金钱组的妹子加入这个小群,提出自己的构思,建议之类的;就算只是单纯围观,那见证自己喜欢的cp裙子诞生,想必也会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吧。
我,我们,在这里等待着你的到来;就让我们一起,为自己热爱的组合出一份力,哪怕只是三言两语,或是旁观。
只要你来,或许最终实物中,就会存留你曾设想的构思,甚至是完整还原。
有点说不出话,真的谢谢每一个喜欢金钱的人,每一个为金钱发展出力的人。

悠沂

【味音痴】【搬文】【ooc慎】奇奇怪怪的失明梗

说是搬文其实就是把我在贴吧里大的短篇搬过来啦
新人写文还请多多担待
【预警】阿米无限ooc
……
故事设定在亚蒂和阿尔脱队后,他们来到了一个神奇的空间。(表打我)
……
这是哪里?
我还有意识?
我现在是真实存在的吗?
……
不,我想我更应该关心的,是那只所谓的怪物,和……和我尚幸存的……朋友们。
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后,阿尔弗雷德一直抓着我的手,然后在每一天到来的时刻问我:“亚蒂,你能看见了吗?”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我很想像从前一样,皱着眉一巴掌糊上他的脸,再骂他一声“笨蛋”。
但我知道我不能。
“我看不见。”
“没关系哒!”
“这里还是空荡荡的吗?”
“嗯,什么都没有。空间都糊成一片了。”
“是白色的吗?”
“是白色的!”
“……...

说是搬文其实就是把我在贴吧里大的短篇搬过来啦
新人写文还请多多担待
【预警】阿米无限ooc
……
故事设定在亚蒂和阿尔脱队后,他们来到了一个神奇的空间。(表打我)
……
这是哪里?
我还有意识?
我现在是真实存在的吗?
……
不,我想我更应该关心的,是那只所谓的怪物,和……和我尚幸存的……朋友们。
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后,阿尔弗雷德一直抓着我的手,然后在每一天到来的时刻问我:“亚蒂,你能看见了吗?”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我很想像从前一样,皱着眉一巴掌糊上他的脸,再骂他一声“笨蛋”。
但我知道我不能。
“我看不见。”
“没关系哒!”
“这里还是空荡荡的吗?”
“嗯,什么都没有。空间都糊成一片了。”
“是白色的吗?”
“是白色的!”
“……”
“……”
每一天,这样单调的对话都要重复一遍,然后陷入长久的沉默。
耳边是对方或轻或重的呼吸声,眼前只有茫然的白或深沉的黑。
我曾不止一次地想挑起一些话题来驱散这该死的安静,但就像我一反常态的坦诚一样,阿尔弗雷德也失去了他的ky。
他变得像一个真正的国家。
“身为‘人’的我们已经死了。”心里正在迅速退去的情感提醒着我,“作为国/家的我们还活着。”
即使是在这个仿佛绝对静止的空间里,我们依旧能感觉到外界时间的流逝。
虽然我们曾在那栋破房子里被十几台的闹钟混乱了时间轴。
「国/家不死。」没有哪一个时候,我会比现在更痛恨这句话了。
……
我快要疯了。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那仅存的一点喜悦和惊讶出来小小的刷了下存在。
黑暗,纯白。
一样的单调,一样的令人绝望。
右手上的触感告诉我另一个人的存在,但我看不见他。
我开始羡慕他了。
阿尔弗雷德·F·琼斯,美/国的化身,我想他一直是比我幸运的。
因为此刻,我的世界里只有黑色;而他还有我头发上的金,我眼眸中的绿,我唇上的粉……和我血液的红。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回忆,在心中悄悄地对比:我的金和他的金;我的祖母绿和他的天空蓝;我的浅粉和他的微白……
这通常会花去我很长的一段时间。
因为我总得找点什么来做。
这样,当我从自己的世界里醒过来的时候,就可以开始倒数了。
……
「5。」
“亚蒂。”
……
「4。」
“亚蒂?”
……
「3。」
“我是阿尔弗。”
……
「2。」
“你醒了吗?”
……
「1。」
“亚蒂?”
……
「0。」
“我醒着,笨蛋。”
阿尔弗雷德一下抱紧我的整条手臂,我不知道他是否正盯着我的眼睛。
“亚蒂,你能看见了吗?”
“我看不见。”
“没关系哒!”
“这里还是空荡荡的吗?”
“嗯,什么都没有。空间都糊成一片了。”
“是白色的吗?”
“是白色的!”
……
这样没营养的单调对话已经成了我们每天凌晨00:00的例行任务。
我一度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到我们其中某一个人精神崩溃。
但是没有。
我知道为什么。
因为我。
现在的我,已经很难记起那些曾经灿烂耀眼的颜色,终日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是没有资格乞求光明的。
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都变得意外的多愁善感。
我一直在思考。
「为什么我会和他在一起」
「我真的死了吗」
「这是哪里」
「也许这里就是天堂」
我开始有点想念弗朗吉了。
那个红酒混蛋,如果他在的话我一定安静不下来。我会像个街头混混一样和他争吵、打闹,然后拔下他的胡子丢到一边去。
「哦,天哪!过去我肯定不知道有一天我会如此恋旧。」
但时间的一天天过去,我们对自身的无能为力就像我们无法阻止时间流逝一样。
……
“亚蒂,你能看见吗?”
又来了。
我已经开始放空了大脑,只凭借着本能顺口回答他。
一次、一次、又一次。
没什么不同的,但我知道有什么正在改变。
我抓不住它。
那一天迟早会到来的。
……
也许甚至不用很久。
……
“亚蒂,你能看见了吗?”
“我看不见。”
“没关系哒!”
“这里还是空荡荡的吗?”
“嗯,什么都没有。空间都糊成一片了。”
“是白色的吗?”
“是白色的!”
“……”
“……”
“那么……白色是什么样子的?

茄子道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一人乐同盟

授权转载
P站画师:豆コ

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0867927

作品:ヘタリアろぐ10
           id=70491085

(禁止商用、二次创作
禁止转出LOFTER)

授权转载
P站画师:豆コ

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0867927

作品:ヘタリアろぐ10
           id=70491085

(禁止商用、二次创作
禁止转出LOFTER)

温琼林的小姑娘

APH乙女向||沙雕脑洞/一起来猜猜猜

本田菊/路德维希/亚瑟/王耀
#沙雕脑洞

本田菊

主持人:“他最大的特点是温柔。”
“弗朗西斯?马修?濠镜?路德维希?本田菊?”

主持人:“他的声音很苏。”
“英sir?哥哥?小菊?”

主持人:“他是个颜值超高的宅男,可以陪你逛漫展出cos٩(ˊωˋ*)و✧”
“阿菊我爱你一辈子——!!”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主持人:“他平时很严肃。”
“路德维希?贝瓦尔德?伊万?本田菊?”

主持人:“他身材特别特别好。(动画里有出场过)”
“路德?费里?小菊?阿二肥?(露过身体的好像就这么几个)”

主持人:“他会天天早上拉着你去晨跑锻炼身体,顺便遛一遛他的三条狗。”
“多一字我爱你啊啊啊啊啊...

本田菊/路德维希/亚瑟/王耀
#沙雕脑洞



本田菊

主持人:“他最大的特点是温柔。”
“弗朗西斯?马修?濠镜?路德维希?本田菊?”

主持人:“他的声音很苏。”
“英sir?哥哥?小菊?”

主持人:“他是个颜值超高的宅男,可以陪你逛漫展出cos٩(ˊωˋ*)و✧”
“阿菊我爱你一辈子——!!”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主持人:“他平时很严肃。”
“路德维希?贝瓦尔德?伊万?本田菊?”

主持人:“他身材特别特别好。(动画里有出场过)”
“路德?费里?小菊?阿二肥?(露过身体的好像就这么几个)”

主持人:“他会天天早上拉着你去晨跑锻炼身体,顺便遛一遛他的三条狗。”
“多一字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亚瑟·柯克兰

主持人:“他是W学院魔法部的。”
“弗拉德?亚瑟?(魔法部只有这两个人)”

主持人:“他会魔法,能看到独角兽和小精灵。”
“亚蒂!一定是!”

主持人:“他的眉毛特别粗,是个傲娇。”
“英sir娶我!!”


王耀

主持人:“他做饭特别好吃。”
“安南?弗朗西斯?王耀?路德维希?安东尼奥?”

主持人:“他是W学院美食部的。”
“土叔?哥哥?少主?”

主持人:“他就是传说中的隔壁老王。”
“耀君!!少主!!老王!!”




☆沙雕脑洞
☆感谢观看

微生道

红色组·致凯恩

  莫斯科,隆冬,风雪漫天。
  
  星巴克的绿色女神抿着地道的美式微笑,为隆冬十月的莫斯科增添了些许暖意。尽管这点暖意远不及航站楼那边的小酒馆——
  
  酡颜熏熏的斯拉夫姑娘抱着一箱伏特加,乌拉乌拉着,顾盼神飞,精神奕奕,丝毫不见站楼外扑朔的寒气。
  
  王耀端起一杯可可小啜,在一众高举燕麦啤酒和伏特加的斯拉夫姑娘中显得尤为突出。
  
  由于风雪扑朔围了城,原定计划的航班取消了大半,而远天依旧有轰鸣不歇的航班,穿梭至乌压风雪中,出现又消失,最后不得不为这般硕大的风雪折腰,只得返还机场,等候云图上遥不可知的晴天。
  
  一贯奔放的俄航也怯弱至此,更遑论谨小慎微的国航。
  
  而不幸的是,王耀回国...

  莫斯科,隆冬,风雪漫天。
  
  星巴克的绿色女神抿着地道的美式微笑,为隆冬十月的莫斯科增添了些许暖意。尽管这点暖意远不及航站楼那边的小酒馆——
  
  酡颜熏熏的斯拉夫姑娘抱着一箱伏特加,乌拉乌拉着,顾盼神飞,精神奕奕,丝毫不见站楼外扑朔的寒气。
  
  王耀端起一杯可可小啜,在一众高举燕麦啤酒和伏特加的斯拉夫姑娘中显得尤为突出。
  
  由于风雪扑朔围了城,原定计划的航班取消了大半,而远天依旧有轰鸣不歇的航班,穿梭至乌压风雪中,出现又消失,最后不得不为这般硕大的风雪折腰,只得返还机场,等候云图上遥不可知的晴天。
  
  一贯奔放的俄航也怯弱至此,更遑论谨小慎微的国航。
  
  而不幸的是,王耀回国的航班签的是国航的特价,这意味着他要在莫斯科逗留很久。
  
  鼻子冻得通红,王耀颇有些可怜地怂了怂鼻子,对着可可奶盖上消散殆尽的笑脸,勉强挤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在对面酒馆斯拉夫姑娘冷漠肃穆又不乏热情的祝酒声中,他嘀咕着划开手机,屏幕上划过一道雾蒙蒙的水汽,或许是热胀冷缩,也或许是他指尖残存的余温。
  
  兴许是对面酒馆熏黄的煤油灯过于美好,iPhone的人脸识别险些没认出全副武装的中国男孩儿,过了好久,才勉强识别成功。
  
  王耀叹了口气,那屏幕上端的雾气愈发迷蒙了,仿佛沆砀雾凇,一如航站楼外白茫茫的莫斯科。
  
  他划开微信,他的微信倒简单,一溜划下来只有两个分组,亲人,同学。而同学那一栏只有寥寥几人,其中最为突出的还是他同寝的斯拉夫男人,伊万·布拉金斯基。
  
  “国航又延班了,我就不该定特价。”
  
  他不能打给亲人,不然亲属的关系会像纸片般奔涌而来;同学大都在英美法,那些热情洋溢的地界无法理解北国的孤独。于是只有那个斯拉夫青年能委以重任,哪怕只是如此简单的一句抱怨。
  
  王耀随口抱怨着,炙热的鼻息喷薄而出,给简单一句话沾染上了特别的温度。
  
  特别的温度?
  
  是壁炉燃烧松枝的余热,也是斯拉夫男人伊万·布拉金斯基常坐卧一旁的侧影。
  
  那个斯拉夫人总是挂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不像他们这些中国留学生,镇日怀揣课本,或者赖在实验室等对照组的结果。
  
  他似乎过于随性,戴着莫斯科街头最寻常不过的米色围巾,手捧一本普希金诗集,陪卧雪松枝一同与壁炉燃烧,直到整个人都浸染上松香焦炭味,起初是横斜松枝的清香,最后是后工业时代的争鸣。
  
  伊万·布拉金斯基仿佛带着股与生俱来的孤独,譬如莫斯科纷至沓来的风雪,呼啸而过,一地狼藉,而那片纯白又如斯孑然广寂。那捧雪又是烫手的,烧灼着融化,化作斯拉夫男人不经意间喷薄而出的白烟。
  
  或许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温度正是雪化时的莫斯科。
  
  伊万·布拉金斯基没有立即回复候机室里百无聊赖的王耀,其实王耀也没指望他会立即回复自己,他偶尔能理解斯拉夫人的寂寞,偶尔又迷茫自己为何要去探寻他人致命的孤独——或许王耀自己也如这场困扰莫斯科的大雪一样寂寞。
  
  怎么说呢。
  
  王耀随手划开ins,他留学的朋友不少,留俄的只有他一个,所以伦敦、纽约等城市仍在社交平台上张扬放肆,透着股资本主义纸醉金迷的特殊活力。那些留学生笑着哭着,以照片和文字记录下他们人生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王耀无法将莫斯科的雪与少年人的热忱相结合,所以他的ins仍只保有一张简简单单的图片,还是熟悉的航站楼,还是熟悉的星巴克,不同的是,他身旁坐的不是陌生的斯拉夫姑娘,而是静静阅读普希金诗集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是的,他们的初遇也是在一个大雪纷扬的日子。
  
  ……
  
  雨伞遗落原地,抖落一地雪水。
  
  王耀下机后几乎片刻都没犹豫,直取星巴克而来。莫斯科的航站楼熙熙攘攘,没有过分的喧哗,一切都理智冷漠到可怕,就连高跟鞋间的碰撞也没能擦出争吵的火星。
  
  机场本就是一片纯白,而冷漠的斯拉夫人又加重了金属的冷色调;而星巴克在一众小型咖啡馆的衬托下,热腾腾的咖啡或标着卡布奇诺,或标着拿铁,与松木圆桌搭配,显得暖意十足。
  
  而王耀只想喝一杯热可可。
  
  星巴克进门的橱柜有供人擦水的毛巾,王耀拿他蹭了满头风雪,湿漉漉地端起属于他的可可,径自走向唯一的空位——一个斯拉夫男人对面的位置。
  
  伊万·布拉金斯基从王耀一进门就注意到了这个削瘦的青年。斯拉夫人天生带着忧郁的感触,敏感多思,直观表现在他们的眼底总是结着层厚不见底的霜雪,他低垂着头,微微挪开自己的咖啡,以等待无处安放的东方人。
  
  那或许是个中国人。
  
  伊万·布拉金斯基这样推断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生出一探究竟的兴许,或许是身后壁炉燃烧过甚,松香味麻痹了他的神经触梢。于是冷漠的神情愈发冷漠,他心不在焉地折起一道小痕,于是对于普希金的阅读于《致凯恩》戛然而止。
  
  “…打扰了,我可以坐这吗。”王耀低垂着头,冻得通红的十指环握着那杯过烫的可可,在摇曳火光中显得愈发寂寥。
  
  “随意。”伊万·布拉金斯基合上诗集,低头搅开咖啡上的印花,于是那片奶白变为一滩混沌,一如此刻迷蒙眼底的雾气。
  
  他与身旁低声交谈的斯拉夫人截然不同,那些文学咖啡馆的习气他一概不知,所以他既是特殊的,又是普通的,而伊万·布拉金斯基显然只看到了深邃的前者。
  
  所以当王耀静默在窃窃人声中,兀自刷着ins时,伊万·布拉金斯基一刻也没有停止观察。那道深邃的目光似乎过于浅薄,王耀竟一丝一毫也没有察觉到,他只是静静啜着咖啡,坐姿寂寥,一如候机室外飘摇的小雪。
  
  两人再没有交谈。
  
  甚至对视的目光也没有。
  
  可当两人在莫斯科大学的宿舍相遇时,一切又是那么理所应当,仿佛他们生来就认识似的。
  
  可他们既没有经历过纷飞战火,也没有相识于艰难困苦,他们之间的联系单薄又脆弱,不过是一寝之中的相与以共,又或许是星夜下浅薄的入眠。
  
  伊万·布拉金斯基也不清楚这种脆弱的联系是东正的指引,还是原本就不存在过于深沉的羁绊。他虽时常坐在休息室内阅读,和所有热爱文学咖啡馆的斯拉夫青年一样,他不酗酒,也摒弃一切陋习,可他却再也看不进哪怕一行优美的小诗。
  
  他坐在天鹅湖畔,看着洁白纤长的精灵在湖面掠影而过。
  
  而抱着书的东方青年总是步履匆匆,一刻也不曾停歇。
  
  第二百零三页,《致凯恩》
  
  “在无望的忧愁的折磨中,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容。”
  
  伊万·布拉金斯基默默地在胸前画起十字,神啊,这是罪。仿佛是为了印证他心中所想,天鹅湖也荡起一丝涟漪,在莽莽俄罗斯这片广阔的北国疆土上,竟只有蔚蓝的湖水知道他心中所想,于是斯拉夫青年的身形愈发寂寥,他低垂下那双浅紫的眼眸,吐露出一缕浅薄的白雾。
  
  而困扰他三年的青年一如盛夏时莫斯科罕见的蜻蜓,匆匆点水而过,抱着他厚重的书本,在实验室和对照组的双重围攻下度过这漫长无味的三年。
  
  每当他回到宿舍,见到手捧诗集的斯拉夫青年,都会抱歉似的点头。他们对视,又收回交汇的目光,在无数个黎明升起的时刻沉入梦乡,或许梦中有彼此的故乡,有盛放在国境线的向日葵,也有静水流深的贝加尔湖,还有那一杯风雪天的热可可。
  
  莫斯科总是风雪漫天。
  
  包括王耀离去的那天。
  
  王耀摸摸通红的鼻子,笑着披上厚重的羽绒服,回头看壁炉下久坐不语的斯拉夫青年,低声告别:“我走了。”
  
  松枝噼啪作响,在濒临燃烧殆尽时散发仅有的些许清香。
  
  伊万·布拉金斯基并没有多言,他只是抬头望着不曾多话的东方青年,那双深邃的紫色双瞳中包含着太多静水流深的情绪,一时之间,竟分不清是不舍还是眷恋。最终他低垂下头,淡淡抛了句“好”。
  
  于是这仿佛就成了两人的终局。
  
  而在伊万·布拉金斯基收到微信的刹那,他几乎隐藏不住那突如其来的窃喜,在理智与情感的火花间选择了爆炸时的轰鸣。
  
  他冒着几乎要吞噬掉莫斯科的风雪,在出租车司机低声的抱怨中,抿着唇,低声道出机场的位置。
  
  或许还来得及。
  
  轿车自带的暖气烘烤着冰冷的斯拉夫青年,他抱着那本普希金诗集,冷峻如即将检阅的士兵。他低头一笑,或许他想那个人知道,或许他不想。

  “我的心在狂喜中跳跃,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川流不息的车辆中,他所乘坐的这辆普通又平庸,喇叭声与机箱声一同轰鸣。大雪围城,也造就了这场世纪堵车。伊万·布拉金斯基甚至听到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叫嚣,但那究竟在叫嚣什么,他也一无所知。
  
  只是当他弃车而去,满身风雪出现在登记楼一隅时,他仿佛一个随将英勇就义的战士,怀揣着热忱与爱,怀揣着不为人知的寂寞,走向他的故乡,他的理想国,也或许是走向他的坟场。
  
  王耀百无聊赖地听着周遭喧闹的人声,突然有种不真切的心悸。他转过身,可四周空无一人,之前那喧阗的氛围转瞬即逝,一切都成了真空。
  
  他自风雪中来。
  
  他听见他叫他的名字,他却不知道是否该应答。仿佛那既是对,也是错,既是彼,也是此。
  
  于是那与生俱来的孤独,也益愈浓重了,一如骤起的风雪,寂寥而寂寞。可仿佛只要他们彼此相拥,那片积年的风雪便会融化作缕缕白烟,贝加尔湖也会重新冻融成蓝宝。
  
  如果只给两个人一句话的时间,那么——
  
  “致凯恩。”
  
  “我曾经爱过你。”
  
  附:《致凯恩》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岁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失去了神往,失去了灵感,
  
  失去了眼泪,失去了生命,也失去了爱情。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于是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我曾经爱过你》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地爱你。

乔钰璇

中国是一个富有底蕴的文化古国。
在为人处世的方面,他有着独属于他的哲理。
来都来了,买都买了,死都死了……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须听过诸如此类的言语。
但现在,谁敢对我说句来都来了,我就打爆他的头。

贝加尔湖。
清可见底的湖水,树林环抱湖畔,鱼群在扭曲重叠的绿影中穿梭,鳞片滑在水面,冻住一小片阳光。
我默默走在湖畔。
现在不是渔季,渔民们蜷缩在低矮的木屋里。他们低声哼唱着的古老的俄语民谣,一点一点的盖在冻土层坚硬冰寒的外壳上,仿佛在贮藏一个梦。
寒冷能冻结一切,木屋的暖冻在了冬风里,声音因寒冷而缓弱。
我听见鱼尾在划开水面的细碎的声响。
我遇见了他。

一个来自我的故乡的男人。一个满足了我对故乡男性审美幻想的男人。

中国是一个富有底蕴的文化古国。
在为人处世的方面,他有着独属于他的哲理。
来都来了,买都买了,死都死了……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须听过诸如此类的言语。
但现在,谁敢对我说句来都来了,我就打爆他的头。

贝加尔湖。
清可见底的湖水,树林环抱湖畔,鱼群在扭曲重叠的绿影中穿梭,鳞片滑在水面,冻住一小片阳光。
我默默走在湖畔。
现在不是渔季,渔民们蜷缩在低矮的木屋里。他们低声哼唱着的古老的俄语民谣,一点一点的盖在冻土层坚硬冰寒的外壳上,仿佛在贮藏一个梦。
寒冷能冻结一切,木屋的暖冻在了冬风里,声音因寒冷而缓弱。
我听见鱼尾在划开水面的细碎的声响。
我遇见了他。

一个来自我的故乡的男人。一个满足了我对故乡男性审美幻想的男人。

KIRΨ清桐

☆宣☆
味音痴系列钥匙扣
参展10.2妖都APO(*°∀°)=3
渴望被了解一下

基本信息:
寄售在官摊,一套32r,尺寸7厘米
材质亚克力,工艺双面夹层、
各位走过路过的老板们看我一眼8!

通贩中,tb店“树洞哟哟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喂
感谢各位老板们看我一眼哟!🙏🙏

_(:з」∠)_很便宜的救救孩子吧(x

☆宣☆
味音痴系列钥匙扣
参展10.2妖都APO(*°∀°)=3
渴望被了解一下

基本信息:
寄售在官摊,一套32r,尺寸7厘米
材质亚克力,工艺双面夹层、
各位走过路过的老板们看我一眼8!

通贩中,tb店“树洞哟哟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喂
感谢各位老板们看我一眼哟!🙏🙏



_(:з」∠)_很便宜的救救孩子吧(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