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wm

275.3万浏览    6234参与
小白
同学非说像于炀,改了改

同学非说像于炀,改了改

同学非说像于炀,改了改

小白
Drunk眼里的(小娇妻?

Drunk眼里的(小娇妻?

Drunk眼里的(小娇妻?

某只咸鱼团子✨

皮肤饥渴症治疗方法

  ✨关于皮肤重度饥渴症嘛,撒娇卖乖的于炀谁不喜欢呢


  ✨[置顶有2000粉预留抽奖,周五开奖啦,可以去评论参加]


  


  


  “宝贝起床了……”祁醉像往常一样轻轻诱哄着那人起床,正在祁醉打算要不就自己先去做早饭,让于炀再睡一会的时候,平常总是迷迷糊糊的于炀醒了,察觉到祁醉要下床离开的意图,于炀整个人平移到床的另一边搂住了祁醉的腰


  “小炀神怎么了?”祁醉被于炀闷头闷脑的直接抱住,也慌了神,以为于炀做了噩梦,但于炀只是紧紧抱着他,时不时蹭一蹭,就像怕他跑了一样


  “好吧,炀神先松开你亲爱的老公呗?”祁醉试探性的把于炀的手拿下来“要不然你早上可只能饿

  ✨关于皮肤重度饥渴症嘛,撒娇卖乖的于炀谁不喜欢呢


  ✨[置顶有2000粉预留抽奖,周五开奖啦,可以去评论参加]


  


  


  “宝贝起床了……”祁醉像往常一样轻轻诱哄着那人起床,正在祁醉打算要不就自己先去做早饭,让于炀再睡一会的时候,平常总是迷迷糊糊的于炀醒了,察觉到祁醉要下床离开的意图,于炀整个人平移到床的另一边搂住了祁醉的腰


  “小炀神怎么了?”祁醉被于炀闷头闷脑的直接抱住,也慌了神,以为于炀做了噩梦,但于炀只是紧紧抱着他,时不时蹭一蹭,就像怕他跑了一样


  “好吧,炀神先松开你亲爱的老公呗?”祁醉试探性的把于炀的手拿下来“要不然你早上可只能饿肚子了。”


   结果就是祁醉让于炀成功的下了床,同样的,于炀也没让祁醉好好做饭,于炀穿着祁醉给他买的熊猫睡衣,像个树袋熊一样,紧紧贴着祁醉的后背,导致祁醉不管去哪移动都要带着一个“人体膏药”


  于炀平常也会粘自己,但是今天这个阵仗明显不对啊,祁醉一边费力的拿身边的盐,一边时不时这么纳闷的想着


  好不容易吃完了早饭,于炀的样子带着困倦像是昨晚也没睡好,祁醉好说歹说把人摁在床上哄睡了之后才敢蹑手蹑脚的溜出房间


  “那啥……soso,你家狗花有没有这种情况啊?我也不知道于炀为啥就这样了。”


  “叫谁狗花呢!”电话那头的主人似乎很嫌弃“应该是皮肤饥渴症吧,我听我的辣鸡粉丝说过,你上网查查,我要去跟我家花儿酱酱酿酿了!”


  电话被无情挂断,祁醉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被撒狗粮的一天


  “嗯……这啥东西,”祁醉抱着电脑倚在床头,仔仔细细的看着“是不是没有安全感,还是个人癖好?”


  “队长?”于炀搓搓眼睛,他几乎睡了一上午,可算是睡饱了


  “宝贝,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啊?”


  刚睡醒的于炀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懵了“没有……相信队长的。”


  “那我家童养媳怎么这么没有安全感啊,皮肤饥渴症,这么喜欢我?”


  “……我,”于炀纠结了片刻,还是决定说实话“我喜欢抱着队长,贴在队长身上很舒服,就是……”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早已迫不及待[饥渴难耐]的祁醉恶狠狠的揉在怀里,来了个结结实实的狼吻,结果就是吻完之后,于炀气都快要喘不上来,憋的满脸通红,更别提用脑子想事情了


  “要是能让小队长这么喜欢我,皮肤饥渴症也不错。”吃饱后的祁醉摸了摸下巴,心满意足的说着。说话间于炀似乎看到了祁醉身后的狼尾巴,一晃一晃的


  “我……我以后会尽量克制的!”他眨巴了眨巴眼睛,举起手义正言辞的说着“今天是因为……昨天晚上梦到队长了……”


  “是春梦嘛宝贝?”


  “不用做梦,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梦想成真!”


  “诶?队长!等一下!”


  “不行!皮肤饥渴症,我们要贴在一起!”


  事后于炀只想说哪有用那个东西贴在一起的!


本团有轻微的皮肤饥渴症( ̄┰ ̄*),毕竟谁不喜欢抱抱这种萌哒哒的东西呢!有没有小可爱想跟我隔空抱抱鸭!


只开原著的小driver

祁炀 童养媳落实一下? 真r

大家好呀,我是小driver,只开原著的小driver


最近在看《死亡万花筒》,南秋要70%进度才在一起,而我还在20%几……


所以先补了一辆祁炀    我爱祁炀


原著🚗  对应原文 童养媳证实一下?


这次尺du更大一点……啊……畜生……


我比较喜欢看大家的 评论 哈哈哈


如果喜欢的话❤️


评论区等你

大家好呀,我是小driver,只开原著的小driver


最近在看《死亡万花筒》,南秋要70%进度才在一起,而我还在20%几……


所以先补了一辆祁炀    我爱祁炀


原著🚗  对应原文 童养媳证实一下?


这次尺du更大一点……啊……畜生……


我比较喜欢看大家的 评论 哈哈哈


如果喜欢的话❤️


评论区等你


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疯狂安利景向谁依

【祁炀】假如

      今天是我写文一周年,所以打算更新纪念一下。

  私设预警。

  打赏榜一祁醉x主播于炀

  来自我cp的点梗, @青烟未霁 

  假如于炀自己打拼做了游戏主播。祁醉并不认识于炀。

  

  祁醉最近关注了一个他签约的直播平台的游戏小主播。小主播声音有点软,但是说话语气比较冷淡,基本上不怎么和弹幕互动,也不开摄像头。即使是这样,由于他游戏技术实在出彩,所以他的粉丝数虽然不多,但也基本都是死忠粉、技术粉。

  说起来祁醉也是无意间发现这个小主播的。那天他休息时闲来无聊,也懒得自己开直播,就注册...

      今天是我写文一周年,所以打算更新纪念一下。

  私设预警。

  打赏榜一祁醉x主播于炀

  来自我cp的点梗, @青烟未霁 

  假如于炀自己打拼做了游戏主播。祁醉并不认识于炀。

  

  祁醉最近关注了一个他签约的直播平台的游戏小主播。小主播声音有点软,但是说话语气比较冷淡,基本上不怎么和弹幕互动,也不开摄像头。即使是这样,由于他游戏技术实在出彩,所以他的粉丝数虽然不多,但也基本都是死忠粉、技术粉。

  说起来祁醉也是无意间发现这个小主播的。那天他休息时闲来无聊,也懒得自己开直播,就注册了个小号,在游戏区翻着看每个直播间,想看看这些主播里有没有能招进职业队里的好苗子。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非常与众不同的直播间标题:亚服前五十单排。

  嗯……非常简单,冷淡,和其他花里胡哨的标题一比,并不吸引眼球。但是却引起了祁醉的好奇,能这么狂的在标题里写自己亚服前五十,不知道是真是假。

  好奇心促使祁醉点了进去。直播间人气总体并不怎么高,但是一直很稳定。主播刚跳完伞正在房子里搜物资,身上背着98k,手里揣着把喷子,刚打完磕完一瓶药上楼,就正面遭遇了一个敌人。他反应很快,两喷子解决了对方。

  他在tian完盒子里的药和绷带以及一些子弹后,他就离开了这间房子,打算换一间房子继续搜。他在出门的时候扫了对面街道一眼,突然蹲在一个掩体后换枪开镜,镜子里是一闪而过,躲在掩体后的半个头。

  祁醉的眸子亮了一下,觉得这个主播有点意思,动态视力不错,居然连一个人头动了一下都能发现,不愧对他直播间的标题。于是他砸了一个价值100r的礼物。按照一般主播的正常反应,这个时候通常是要感谢礼物的,但是于炀不一样,他看也没看谁送的礼物,目不转睛地盯着倍镜里的掩体,在人头露出的那一瞬间开了枪,直接爆头,打倒了那个人,随后继续搜物资。

  这让祁醉很意外,因为多数主播都是为了赚钱而直播,而且像他这种人气并不怎么高的主播,往往只要有一个人送一块钱的礼物都会把ID念出来然后表示感谢。可是这个主播好像对礼物并不在意,甚至基本上直接无视,以至于祁醉怀疑他是不是屏蔽了送礼弹幕。

  随后在一整局的游戏中,祁醉不停地砸礼物,很快就窜到了打赏榜单第一。

  屏幕这头的于炀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个ID,他本来并不想多嘴感谢,但是由于这个ID砸的礼物实在太多,他不好意思装瞎,就掀了掀嘴皮说了一句:“感谢777Drunk打赏的礼物。”随后继续点开始进游戏排队。

  而弹幕早就疯了。

  【这个大佬是谁啊,给youth砸了这么多钱。】

  【dbq,是我太穷。这年头没钱都不配粉主播了。】

  【wocwocwoc,也太猛了吧,一下子就窜到了榜一。】

  【7Drunk?这ID有点眼熟啊,不会是祁神吧?】

  【前面那个醒醒,祁神会有空来看直播?】

  【也是,说不定是哪个粉祁神的富婆。】

  【太狠了,我辛辛苦苦攒了一周的钱给小youth砸了个100块钱的礼物,人家一出手就直接榜一??】

  【看看咱youth,对数额这么大的礼物也面不改色,该咋样还是咋样,不为五斗米折腰,不愧是他。】

  【等等,以前好像也没看见过这个ID,难道是今天刚看直播?】

  【欢迎新粉。我们youth人狠枪法准,高冷又酷炫,不粉白不粉,点一点关注,就不会迷路。】

  【请大佬多关注我们youth吧!技术这么好,为什么没人看!】

  祁醉看着这些弹幕有些好笑,忍不住回了一句:嗯,点关注了。技术确实不错,小哥哥很厉害啊。

  因为氪了很多金,所以祁醉的弹幕鹤立鸡群地飘在了直播间顶部,带着闪亮亮的炫彩效果,让人不注意都难。

  于炀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脸居然红了一瞬。他有点不习惯这个称呼,弹幕里多数都是称呼他大神大佬或者我们youth之类的,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叫他。

  就是走神了这么一瞬间,就被人偷了一枪,掉了大半管血。祁醉自然是注意到了于炀的不对劲,他似乎找到了逗弄这个小主播的乐趣,不停地叫他小哥哥。

  于炀的脸越来越红,终于,手一抖,打偏了一枪,被人收了人头。他“啧”了一声,打算开下一把。这个时候,祁醉又发了条弹幕:小哥哥,带粉吗?

  于炀手一抖,差点取消了准备,他看了看打赏榜单,又看了看那个炫彩的弹幕,勉强答应了下来。

  祁醉笑了笑,开了游戏,注册了个小号,打算装水平一般的路人让他带自己,顺便逗逗他。

  他发送了好友申请,那边很快就接受了,并且拉他进了队,又抽空看了眼弹幕,这会儿弹幕已经在猜他是男是女了。

  他开麦,清了清嗓子,压低声线开了口:“小哥哥,咱们跳哪儿?”

  于炀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开口的声音带着与以往不一样的温和:“你跟着我跳就好。”刚刚的声音让他耳朵一酥,现在整个耳朵都红了,他最受不住这种声音,偏偏祁醉还说个不停。

  “小哥哥,我不怎么会玩,你能不能带带我。”

  “小哥哥,你多大了?有没有女朋友?”

  “小哥哥,你这么厉害,有没有职业队来找过你?”

  “小哥哥……”

  “……开始了。”就在于炀快要害羞炸了的时候,倒计时总算是结束了,他艰难地开口打断了祁醉的“sao/扰”。

  “这边没几个人跳,你去搜隔壁房子,里面没人,我去把我这边的几个人头收了就去找你。”于炀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指挥着祁醉去搜物资,但是脸上的热度没那么快散去,他操作人物蹲在一个墙角,然后放开键盘,用双手拍了拍脸,企图尽快驱散脸上的燥热。

  拍脸颊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被耳力极好的祁醉听了个正着,他笑了笑,觉得今天看直播这个决定真的是太对了,无意间居然捡到了个宝。

  低低的笑声通过耳麦清晰地传到了于炀的耳朵里。他有些心虚地想着莫非自己脸红害羞被他发现了?那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于炀收了心思,很快就收了他这边的人头,他特地开麦问了祁醉一句:“你会用狙吗?我这儿有多余的98k。”实际上他只有一把狙,只是他非常喜欢那头说话的语气和叫他小哥哥,他忍不住想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他用,反正自己用不用狙都行。

  祁醉这边是不知道他是否有两把狙的,他应了一声:“行啊,我玩狙还可以,虽然没有小哥哥厉害。”

  于炀立马就赶过去,把自己身上的满配98k给了祁醉,自己回去捡AKM。

  祁醉捡了于炀扔在地上的98k后一直跟着于炀,看着于炀捡了AKM,忍不住开口调笑:“小哥哥这是把自己的狙给了我?对我这么好?”

  “……过来捡762子弹,我的够了,这儿还有多的药和饮料。”于炀没理会他那句话。

  弹幕又疯了。

  【wocwoc居然是个声音巨苏的小哥哥!】

  【这声音我爱了,我可以!】

  【你们哪天不可以?】

  【诶,你们不觉得声音有点像祁神吗?】

  【还好吧,祁神声音没这么低吧。】

  【就是,我祁哪儿会那么有空来看直播。】

  【我有个想法,你们说这个大佬和youth组cp的话,谁攻谁受?】

  【我站大佬攻!声音这么苏,一定是攻!】

  【+1】

  【+2】

  【+3】

  【我不同意,咱youth刚枪猛的很,怎么可能是受!】

  【激情复读!】

  【复读!!】

  祁醉手机里开着直播,他瞟了眼弹幕,这才没多久,cp粉都出来了。 他忍着笑,开口:“小哥哥,你看看弹幕,有惊喜。”

  于炀下意识乖乖照着祁醉说的做,真的切出去看了眼弹幕,然后他就后悔了。刚刚消下去的热度,一下子又回来了,甚至比之前更盛。他动了动嘴唇,不知道开口说什么好,只能切回去继续打游戏。

  有人摸过来了,祁醉没有再开口调戏于炀,于炀拿着把AKM就冲了出去,用半管血换了两个人头。祁醉这才开口吹了声口哨:“哟,小哥哥厉害,教教我?”

  于炀闷声回了一句:“玩的久了就会了……”话音未落,之前苟在路对面的那个人的队友摸了过来狙了祁醉一枪,祁醉为了圆自己技术一般的谎话,愣是装作没发现有人。

  于炀马上回头给了对面两枪,直接打倒,淘汰了这个小队,马上扶祁醉起来,没想到还有老阴B从开局苟到现在,趁着于炀扶人,直接一枪爆了于炀的头,游戏结束。

  祁醉半真半假地叹气:“诶,是我太菜了,害的小哥哥输了,我这边有事要下了。加个微信吧,下次有空再带我双排,怎么样。”

  于炀应了一声,关了直播麦,给祁醉报了电话号码。祁醉用自己另一个手机号当场注册了一个微信号,加了于炀好友。

  后来祁醉隔三差五,抽空也要和于炀双排。就这样于炀和祁醉熟悉了起来。

  本来以为就这么能过很久,没想到有一天祁醉掉了马。

  那天和往常一样,祁醉一边撩于炀,一边和他双排。

  结果卜那那敲门在门口问祁醉要不要点外卖,嗓门大的祁醉带着耳机都能清楚的听见卜那那的话,他专注着和于炀双排,下意识就回了一句随便。

  刚回完就发现不对,心里咯噔一声,揣着仅存的一点侥幸心理去看了眼弹幕。果然不出所料,粉丝都是人精,已经听出来那是卜那那的声音了。

  【刚刚那个声音是谁?有点耳熟啊。】

  【好像是卜那那??】

  【不对啊,怎么会有卜那那的声音?】

  【等会儿,这个大佬不会真是祁醉吧??】

  【???????】

  【祁醉这么有空?来和主播双排?他不训练吗?】

  【人家厉害呗,不用训练也能拿冠军。】

  【HOG这么闲的吗?不怕战队成绩下滑?】

  【前面几个是HOG黑粉??叉出去!!】

  【房管在吗?封一下这几个引战的。】

  【所以真是祁醉???我怕不是个黑粉,听了这么久的声音居然没认出来???】

  【他还在隐藏实力,装萌新骗小youth?我可怜的youth,你居然被HOG战队队长狂撩还被骗着带他。】

  祁醉见了也不隐藏实力了,带着于炀三下五除二就吃了鸡。

  于炀这头满脸问号,这人是开了挂吗??怎么一枪一个小朋友,准的不像话,水平一下子提升了一大截,隐隐有种职业队的实力。他切出去看了眼弹幕,这才发现排了这么久的粉丝竟然是祁醉。

  他觉得自己被骗了,心里有点不舒服,毕竟这是他第一个朋友,而且声音这么好听,虽然喜欢逗他,但是性格也好。一想到对方可能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他就心里一阵难受。他立马退了游戏,下了直播。

  祁醉原本想在这把结束后跟他坦白,没想到对方竟然有了点小脾气,他觉得甚是可爱。接触这么久也知道方喜欢自己的声音,于是连发好几条语音哄他,向他道歉。对方一直不理他。

  祁醉这下意识到,于炀可能是真生气了,盯着于炀给的电话号码看了一会儿,便给于炀拨了过去,铃声响了一分钟,那头没接。

  祁醉不死心,又拨了过去,还不接。再一次打了过去,在祁醉觉得他不会接,要继续打的时候。那头接了电话。

  祁醉喂了一句,那头没吱声。他只好软下声音,哄着于炀。

  “小哥哥,我错了,原谅我好吗?”

  “不是我故意要瞒着你的,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说。”

  “我这不是怕你知道不肯再和我双排嘛。别生气了啊。”

  “宝贝。你回一句好吗?乖,别生气了。”

  于炀在听到那句宝贝后,实在忍不住回了一句:“……别这么叫我,你明知道我受不住……”说完,贴着手机的那只耳朵,已经红的像煮熟的虾子,但是他又实在想听祁醉哄他。

  “宝贝,你告诉你叫什么,我就不这么叫了,嗯?”祁醉知道于炀口是心非,勾了勾唇角。

  于炀深吸了口气,揉了揉有些发红的脸:“于炀。”其实在祁醉给他发语音哄他的时候他就已经不生气了,只是还想听祁醉哄他,又不敢明说,只能装作自己还在生气。

  祁醉见于炀回他了,便知道于炀没那么生气了,他试探着开口:“于神,我很中意你,来HOG,和我一起打比赛吧。你不是喜欢我叫你小哥哥吗,只要你来HOG,我天天都可以说给你听,嗯?”声音带着点诱哄的意味。

  “啊……?”于炀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懵懵的。

  “来HOG吧。我罩你。”

  “哦,好。”

  “这么冷淡?”

  “不是不是,我很愿意!很高兴!就是没有真实感……因为我其实也挺喜欢祁……你的……”

  “我也喜欢你。”祁醉听完于炀的话,心一下子就软下去一块,声音变得温柔的不像话。

  于炀整个人都快熟了,他头一次被告白,而且声音也是自己非常喜欢的,人也是。

  “宝贝,答应了?那明天就来基地找我吧,我会去门口接你的。”祁醉一步一步哄着于炀。

  “好……都听你的……”于炀羞的整个人缩成一团。

  次日,于炀顶着一头金发,酷酷地站在HOG门口,正准备打电话给祁醉。刚巧祁醉从门口走出来,他一眼就瞧见了于炀,对他打了个招呼。

  “是于炀吧。”

  “嗯。”

  “进来吧,跟我走。”祁醉说完,毫不见外地牵起于炀的手。

  于炀下意识想抽回手,但是无奈祁醉抓的紧,只好低着头红着脸被祁醉牵着手进了HOG,幸好一路上没遇到什么人,不然他可丢死人了。

  “贺小旭,人我给你带来了,就是我前几天关注的那个小主播,叫于炀,技术相当不错。”祁醉跟坐在会议室里的贺小旭介绍了于炀。

  于炀低着头看着他和祁醉交握在一起的手,不吱声。祁醉愣了一下,以为他害羞了,便想松开手,结果被于炀更用力地握住了。

  祁醉见状,笑了笑,对贺小旭道:“小于炀害羞,没事,你把合同拿过来,我让他签,你去忙吧。”

  “行,你可别欺负人家啊,别把人给吓跑了。”贺小旭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行了,我跟他熟还是你跟他熟啊,忙你的去吧。”祁醉摆摆手,拉着于炀坐下了。

  “小哥哥,我已经让法务看过合同了,你再看看?”

  “不……不用了,我签。”

  “这么信任我?不怕我把你给卖了?”

  “不,不怕,你不会的。”

  “小哥哥,抬头。”

  于炀正好签完名字,顺势抬头,眼前就是祁醉那张放大版的帅气脸蛋,紧接着嘴唇上一热。他一下子愣住了,瞳孔微微放大,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只能直愣愣地保持原来的姿势。

  祁醉没有再深ru,只是轻轻地吻了吻于炀的唇瓣,毕竟,来日方长。

  那天,阳光正好。

 

  END

cici
awm/直播渣渣文笔,不要脸的...

awm/直播
渣渣文笔,不要脸的求赞
只是娱乐的来写一下啊~(●─●)

awm/直播
渣渣文笔,不要脸的求赞
只是娱乐的来写一下啊~(●─●)

Ash

【祁炀】 欺负

“童-养-媳。”

祁醉低下头矮下身子,前额的碎发蹭过于炀面颊,他下颌搁于炀颈窝里,整个人就势跟他男朋友挨在一块儿。

热乎的鼻息洒在于炀颈窝和肩头,小队长被弄得微痒,又不好动弹,耳根子慢慢热起来。

而且…

于炀整个人愣愣的,这人,怎么把那个听惯了的词念得那么意味深长呢?咬字清楚,一字一顿偏又声音粘连着,漫不经心含着笑意,可又让他觉得无比认真……队长,男朋友到底是怎么,怎么那么…。

他还没来得及琢磨出个词来描绘,祁醉很不客气地伸手够到他耳边,指尖捏着耳垂捻了捻。

这下子,炀神的脸也跟着染上点红晕了。

祁醉看着于炀害羞,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激动。要不是今天有正事要做,他真恨不得蹦起来去骚

“童-养-媳。”

祁醉低下头矮下身子,前额的碎发蹭过于炀面颊,他下颌搁于炀颈窝里,整个人就势跟他男朋友挨在一块儿。

热乎的鼻息洒在于炀颈窝和肩头,小队长被弄得微痒,又不好动弹,耳根子慢慢热起来。

而且…

于炀整个人愣愣的,这人,怎么把那个听惯了的词念得那么意味深长呢?咬字清楚,一字一顿偏又声音粘连着,漫不经心含着笑意,可又让他觉得无比认真……队长,男朋友到底是怎么,怎么那么…。

他还没来得及琢磨出个词来描绘,祁醉很不客气地伸手够到他耳边,指尖捏着耳垂捻了捻。

这下子,炀神的脸也跟着染上点红晕了。

祁醉看着于炀害羞,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激动。要不是今天有正事要做,他真恨不得蹦起来去骚扰各队的队长队员,跟他们第n回长篇大论于炀多可爱,他俩多腻歪了。

——顺带一提,昨天他因为秀于炀和他的爱情故事秀了一晚上,花落忍无可忍第二十八次把他拉黑了。

“队长……”于炀半晌才开口,帝国狼犬收起爪牙的样子软和的不可思议,成功把祁醉又往畜生的悬崖上推了一把——虽然依照他非人哉的程度他可能早就坠崖了。

于炀认证的正牌男友闻声眉梢一挑,手掌搁于队脸颊边上搭住,直起身来跟他的小哥哥来了个近距离对视,“怎么还叫队长啊?小哥哥,连女粉都知道咱们关系了。”

祁.不是人.醉趁挨得近手不安分地钻进他的小哥哥衣领里,指尖划了两下男朋友肩上的纹身,愉悦地欣赏于炀脸越发燥红的模样,逗逗他纯情又老实的男朋友简直是他人生一大乐趣。

于炀今天答应了祁醉要将他们的关系进一步发展,因为距离脱敏完成也过了好一段时间了(祁醉的感受),小哥哥怎么说也得多给男朋友点甜头。

祁醉想想教练们、队友们,乃至其他队整天听故事的听众们天天鄙视他对“小孩子”下手的“畜生”做派,发自内心想要叹息——其实他除了骚话多,真的不干任何男朋友不乐意的事啊。

——当然,Youth乐意就完全没有问题嘛,这一点还有什么争议吗?

——有吗?没有。那必须没有。

某只咸鱼团子✨

同居三十题:孕期日常2

  


  ✨孕期于炀超级可爱!ABO设定预警


  ✨[置顶有2000粉预留抽奖,周五开奖啦!可以去评论参加


  


  祁醉跟着于炀休了几个月产假,怀孕的于炀越发粘祁醉,几乎一天都离不开祁醉


  “你明天去找一下投资方吧。”贺小旭这次格外认真的对祁醉说着“毕竟……咱们还是要投资的,人家指名要见你,你……两天就回来了!”贺小旭抿了抿唇,他也知道于炀现在格外离不开人,但是他不能不管基地


  祁醉看着这次格外正经的贺小旭,沉默了许久后答应了


  “队长!”几乎是祁醉一回家,于炀就扑了上来,现在于炀肚子大了,抱祁醉还总是不注意,弄得祁醉只能一边抱着那人一边小心翼...

  


  ✨孕期于炀超级可爱!ABO设定预警


  ✨[置顶有2000粉预留抽奖,周五开奖啦!可以去评论参加


  


  祁醉跟着于炀休了几个月产假,怀孕的于炀越发粘祁醉,几乎一天都离不开祁醉


  “你明天去找一下投资方吧。”贺小旭这次格外认真的对祁醉说着“毕竟……咱们还是要投资的,人家指名要见你,你……两天就回来了!”贺小旭抿了抿唇,他也知道于炀现在格外离不开人,但是他不能不管基地


  祁醉看着这次格外正经的贺小旭,沉默了许久后答应了


  “队长!”几乎是祁醉一回家,于炀就扑了上来,现在于炀肚子大了,抱祁醉还总是不注意,弄得祁醉只能一边抱着那人一边小心翼翼的护着他的肚子


  “别这么冒失,我又跑不了。”祁醉把人抱在怀里,自己则坐在沙发上,咽了口唾沫“宝贝,跟你商量个事呗。”


  于炀软绵绵的身子僵硬了一下“队长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这都啥跟啥啊?”祁醉无奈的揉着于炀的头发“贺小旭那个憨憨非让我去见见投资方,还挺重要的,所以……”


  “队长是要去工作嘛?”于炀低了低头,大眼睛眨了又眨,似乎是在酝酿措辞“那队长去好了,我自己也可以的。”


  “小队长不想我留下陪你?”祁醉最看不得于炀那种懂事的样子“只要你一句话,我就不去了,乖。”


  “没事,去吧。”于炀摸着肚子“就两天,我自己可以的。”


  


  第二天清晨祁醉就抱着快去快回的心理,坐上了第一班飞机


  他走的时候于炀还没醒,他特意放出了大量信息素安抚于炀,弄得整个被窝都是他的味道,于炀果然睡的安稳了不少,祁醉临走去吻于炀的时候,他还回应了一下,弄得祁醉恨不得溺死在于炀身上


  终于知道古代那些君王为什么爱美人不爱江山了,换他他也只要于炀,江山可去他大爷的


  正胡思乱想着,飞机落地了,他掏出手机看了看,于炀该起床了,不知道会不会好好吃饭,不会又吃不下了吧……


  祁醉想着想着突然惊觉,自己现在的样子像极了怨夫,还是早点办完事早点回去的好


  


  另一边的于炀懵懵懂懂的起了床,身边没有祁醉陪着,他觉得心中悸动的不安,即使明白应该是OMEGA对Alpha的依赖感在作祟,但还是不知所措,整整一个上午都不知道要干嘛


  有些网站看着看着就开始查机票了,于炀看着三个小时后的航班陷入沉思……


  “祁醉啊?”


  “在巴黎人酒店,对,主办方给他定的,1250房,查岗?啊哈哈哈哈哈。”


  于炀被贺小旭调侃的满脸通红,问好后道了谢挂掉电话


  


  祁醉在外边奔波一天之后,身心俱疲的回到酒店,刚进酒店大厅他就无不悲催的想着,今天晚上没有软软的童养媳给他抱了,孤枕难眠啊


  谁知道一进房间他就看到被子隆起了一团,还在蠕动


  “卧槽,这什么批东西?”我们的前队长被突如其来的东西吓到形象尽失


  “队长?”于炀毛绒绒的脑袋从被子里钻出来之后,祁醉更是吓得狠狠拧了一把自己大腿


  “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队长?我……想队长了。”于炀看到祁醉之后就忍不住了,满脸通红,承认自己的想念


  祁醉整个人扑了上去,又碍于于炀的肚子,不敢使劲抱那个人,只能松松的抱在怀里,揉揉搓搓,当真是爱不释手


  “唔……队长,好晚了。”于炀挣脱出来,缩进被子里“睡觉!”


  “炀神这么晚跑来是为了陪我睡觉吗?”祁醉也脱了衣服,旋风般洗了个澡,又钻回被窝


  “才没有!”


  


  来自酒店前台小姐姐的口述:


  我今天真的被可爱到了!下午的时候我值班值得昏昏欲睡,然后有个可爱的小O,跟我要房卡,我这么有职业道德当然不能给他,所以我让他证明跟客人的关系,结果人家直接把结婚证掏出来了,还害羞的不行!


  这年头谁把结婚证带身上啊!我又可以了!

  


徜歌戈鸽哥
虽然很丑但是摸得很快乐🙈

虽然很丑但是摸得很快乐🙈

虽然很丑但是摸得很快乐🙈

lithromantic-aky

赎七[4]

后面的三辆车都开到了祁醉坐的车前面,那些车里都是网吧的那些人,早早的就被吓破了胆。辛巴坐在窗边可怜兮兮的抬头,路过军队的车他猛然看见了于炀,他的手里拿着狙击枪,略长的金色头发被风吹得往后飘着,姿势非常标准。

此时的他在辛巴看来跟于炀比赛时用的角色几乎重合。那位大神的身边站着一个军官,辛巴是家里的独生子,算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少爷,他感觉祁醉看于炀的眼神就像他妈妈看自己一样。但好像又缺了一点什么,辛巴还小,他不知道这是爱。

没有了后面车辆的遮挡视线变得更宽阔,于炀这时候可以放心甩开来打。他几乎把这当成了游戏,在游戏里的那一套可以现实的搬到现实里来用,这是各种中二病少年的最佳理想。

“小哥哥你打...

后面的三辆车都开到了祁醉坐的车前面,那些车里都是网吧的那些人,早早的就被吓破了胆。辛巴坐在窗边可怜兮兮的抬头,路过军队的车他猛然看见了于炀,他的手里拿着狙击枪,略长的金色头发被风吹得往后飘着,姿势非常标准。

此时的他在辛巴看来跟于炀比赛时用的角色几乎重合。那位大神的身边站着一个军官,辛巴是家里的独生子,算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少爷,他感觉祁醉看于炀的眼神就像他妈妈看自己一样。但好像又缺了一点什么,辛巴还小,他不知道这是爱。

没有了后面车辆的遮挡视线变得更宽阔,于炀这时候可以放心甩开来打。他几乎把这当成了游戏,在游戏里的那一套可以现实的搬到现实里来用,这是各种中二病少年的最佳理想。

“小哥哥你打怪呢”

祁醉一枪一个,说实话他有些不适,仿佛自己打死的不是丧尸而是活生生的人。常年在外,自己的手里早已血流成河。

他的战友也死在了自己的手上,祁醉没有去救他,一步错步步错,他年少气旺提前暴露了位置,如果他没有开那一枪,那他们也不会死了。

祁醉永远都忘不了他们的最后表情,明明看向自己的是保护队友的欣慰和安抚,但对于躲在暗角准备最后一击的祁醉看到的却是最严重的打击。

四年的生死之交。

于炀解决了几个后转头看向了祁醉较为凝重的表情,他小心的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出言提醒

“卜那那说前面有也有安全区,就是门坏了,用其他东西挡一下还是可以将就一晚上,后面这群…炸掉”

“炸吧,你来”

祁醉看出了那人有些担心的目光,轻笑一声将引炸物递给他,于炀研究了一下,摸清楚哪里是导线后瞄准后面丧尸最集中的地方,最后嗖的一声扔了出去,卜那那瞬间加速,后方炸开一声巨响,血肉横飞。

“以后肯定补偿你一场烟花这太血腥了”

祁醉带回于炀坐回车里,啧啧。

“不用,我只想和你活在当下。”

于炀不会安慰人,他清晰感觉到了祁醉的不安。对于他来说,和祁醉活在当下,过好对方还在的每一天这就够了。

祁醉感觉于炀的手轻抚上了自己的,这小孩儿是在安慰自己吗,都这样了头还是不敢转向自己,怎么,,这么可爱呢。

前面的安全区明显是被炸药炸开的,那这就说明有什么人在里面住的好好的但又被另一波人强行炸开。祁醉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冷静的指挥群人将铁门修补好,出乎意料的,里面的电量竟然还有,卜那那将安全装置打开铁门上的铁丝呲呲的响了一声。

“牛逼啊,这门够顽强”

一群业余的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看在卜那那有些惊喜的表情后认为定自己是安全的。

“洗个澡?”

祁醉看着于炀有些惊喜的表情笑了

“后备箱有几套我的军服,你拿两套”

于炀点头,天知道他有多想洗澡,3天没有洗头了,那味道熏的他自己都不敢再碰一下。他突然想到下午自己离祁醉那么近那他是不是也闻到了。顿时脸一红。

“我穿你的衣服是不是不太好”

于炀表示没有穿过军装还是这种非常正统的,肩上的星星他都不敢带。

“没事随你穿,最要紧的还在你脖子上挂着呢”

祁醉一边擦着自己的头发一边走近于炀,勾出他挂在脖子里刻着自己姓名的铁牌。于炀红着脸‘嗯’了一声,外面的人似乎都在短暂的庆幸终于有了床睡,虽然都是两人一个房间但挤挤总还是好的,对于祁醉来说这是最极好的。

晚上八点整军队照例要开一个小会,卜那那来他们房间叫祁醉,于炀给开的门。他看着他身上的衣服瞬间就认出来吃自家老大的,眼角抽了抽。他家老大的洁癖不是很严重吗?上次一人拿错了他的军服外套祁醉二话不说就给扔了,当人面的那种丝毫不给面子。卜那那还记得那人的名字,花落嘛。这件事也不能怪人家,那时候两个人的军衔都一样,拿错了混着穿着不就行了吗。

但祁醉就不,扔了外套还说一句嫌脏。

那敢问您现在是怎么忍受别人穿你贴身的衬衫呢?

“开会?”

“嗯…”

“那就走…我一会儿过来你先睡”

卜那那感觉世界观又被刷新了一遍,魂不守舍的跟在祁醉后面走向大厅。祁醉知道他想问什么,在这种世界里确实不太适合谈情说爱,那平时的各种细节也要让别人知道,把最隐晦的爱意说到尽兴。

祁醉喜欢一个人就要把他宠的连全天下都要认识。虽然他现在在全国公屏里吼一句,那也算是全世界都知道了,但是没几个人听。所以祁醉突然想到了一个跟自己结过梁子的人。

他飞快地用军事设备调出信息,很惊喜的那个家伙还在线,看来他也找到了安全区。

斟酌了一下打下几个字发送

“你想不想听故事”


鱼丸今天上头了吗

【祁炀】直播

๑让我摸摸炀神有没有腹肌

๑没错,又是咱祁哥的主场

————————————————————

(一)

[提示:您关注的HOG_Youth正在直播中,点击进入直播间。]

        于炀刚一上线,直播间里就占满了人,五颜六色的弹幕刷满了屏,于炀抬手调整了一下摄像头,面无表情地说了句“大家上午好”后就开始自顾自地训练了起来。

[炀神炀神!祁神呢?]

[今天训练室就炀神一个人吗?怎么这么安静?]

[炀炀今天的黑色卫衣好好看!!!!求同款!!!]

[同求!!!!!!!]

[炀神以后多穿穿黑衣服多露露脸吧!!!!ballballyou了!!!]

[以前...

๑让我摸摸炀神有没有腹肌

๑没错,又是咱祁哥的主场

————————————————————

(一)

[提示:您关注的HOG_Youth正在直播中,点击进入直播间。]

        于炀刚一上线,直播间里就占满了人,五颜六色的弹幕刷满了屏,于炀抬手调整了一下摄像头,面无表情地说了句“大家上午好”后就开始自顾自地训练了起来。

[炀神炀神!祁神呢?]

[今天训练室就炀神一个人吗?怎么这么安静?]

[炀炀今天的黑色卫衣好好看!!!!求同款!!!]

[同求!!!!!!!]

[炀神以后多穿穿黑衣服多露露脸吧!!!!ballballyou了!!!]

[以前没咋发现,炀神腰好细!!!!]

[这这这这腰我我我可以!!!!]

[.........]

[.........]


(二)

        “卜那那跟老凯双排到六点,刚睡没几个小时呢。”

        “队长去总部开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衣服?随便买的...”

        “谢谢...我要训练了,就不回复了。”

        于炀一波操作冷酷又淡定,但这依旧抵挡不住粉丝们的狂热。

        不大宽松的黑色连帽卫衣勾勒出于炀精瘦的腰身,他坐得很直,更突显了身材修长。都说纯色衣服最能考量一个人的气质和颜值,穿着黑色衣服的于炀皮肤愈显白皙,红润的唇微抿着,高挺的鼻梁在灯光下向一侧脸颊上投下浅浅的阴影,清澈的双眸此刻紧紧盯着游戏界面,额头上稀碎的金发有些凌乱,反倒多了几丝慵懒不羁的傲气。

        像是中世纪欧洲古堡中的血色玫瑰,鲜艳又让人不敢触碰。


(三)

        “小哥哥在吗?”祁醉停车上楼后找了一圈发现没人于是就来了训练室,他从门缝里探出个头,看到于炀后勾唇一笑,径直走了过来。

         “啊,队长你回来了?”于炀闻声扭头看向他,语调在不自觉间就变得柔软了起来。

         “我在训练呢。”于炀看到祁醉向自己走过来,扭过了头,坐正身子继续打没结束的一局。他有些心虚地看了看摄像头。

[炀炀你别突然软萌好不好!!!!受不了啊啊啊啊!!!!]

[救命...炀神萌死了.!!!!!!!]

[嘿嘿,我就知道蹲炀神直播间能看到祁神!!!!!]

[妈耶他俩更配了!!!!!]

[............]

[............]

        祁醉站在于炀的座位后面,脱掉沾满寒气的大衣丢到一边,宽肩窄腰倒三角的身材撩人得紧,他想去捏捏于炀的脸却停住了手,用嘴哈气搓了搓手,又放到脖子上暖热后才去触碰于炀的脸。于炀自觉地用脸蹭了蹭他的手,又抬手握住,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叫了句“队长”想让他收敛点。


(四)

        祁醉一见到于炀就会心情大好,收敛...?不存在的。他随意瞟了一眼弹幕,依旧有人在刷“炀神腰好细啊啊啊啊啊”“这两个男人绝了!!!!!”等等之类的话。

        “炀神腰的确很细,而且很好。”祁醉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我怀疑你在搞颜色...]

[疑车无据!!!!]

[我确定你又在开车!!!!]

[本性暴露了?????]

[炀神有腹肌吗!!!????]

        “腹肌?”祁醉勾唇一笑,若有所思地看了于炀一眼。

        “小哥哥起来一下。”祁醉说着把于炀从座位上拉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手稍使力就把于炀带到了怀里。于炀轻微地挣扎着,脸也逐渐红了起来。


(五)

        祁醉把手伸进于炀的衣服里,微凉的手触到温热的皮肤,祁醉还要故意地揉捏几下于炀的腰侧,引得于炀不禁发出几声闷哼。“唔嗯...队长别摸了...”于炀羞得把头埋进祁醉的颈窝。

        “帮你们鉴定了,炀神有腹肌,几块你们自己猜,手感很好。”祁醉对着摄像头邪魅一笑。

       “炀神肤白貌美,腰细腿长,每次在床......唔......”祁醉的感言还没发表完,于炀就隐隐觉得他又要搞事,在听到“床”的时候脑子一嗡,不假思索地抬起头吻上了祁醉那张没人把门的嘴。

        祁醉愣了一下后把手从他衣服里拿出来扶住于炀的背,一双桃花眼中溢出光芒,一脸得意地对着摄像头挑了个眉后无情地抬手关闭了直播。

[woc!!!!!!!!cp当众发糖!!!!!]

[卧槽无情!!!!!!!!!]

[我差这点网费吗!!!!!!]

[我差的是钱吗!!!!!灯给我开开!!!!!]

[我又可以了!!!!!!!]

[!!!!!!!!!!!!!!]

[咦...炀神到底有没有腹肌你还不清楚吗?还要摸摸...老畜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面的姐妹真相了!!!!]

[炀炀不可以这么软!!!!被吃的死死的!!!!]

[.........]

[.........]

[.........]


(六)

        又是美好的一天呢。

——————————————————

鱼丸:其实我们炀神可攻了!

对了,《1826》的坑我会填完的,上周考试没时间写_(:D)∠)_谢谢你们喜欢呀!!!!!

1111快乐|・ω・`)


喻离川
老畜生今天做!人!了!吗!好吧...

老畜生今天做!人!了!吗!
好吧他没有。
1551我太喜欢祁神把youth搞得脸红心跳的亚子了。

老畜生今天做!人!了!吗!
好吧他没有。
1551我太喜欢祁神把youth搞得脸红心跳的亚子了。

沈眉眉❤
又是我的沙雕脑洞😂😂用途...

         又是我的沙雕脑洞😂😂
用途:脾气暴躁,或者控制不住自己那啥的男朋友
推荐购买人群:楚慈、江停、步重华、纪慎语、于炀、张九龄、贺朝

         又是我的沙雕脑洞😂😂
用途:脾气暴躁,或者控制不住自己那啥的男朋友
推荐购买人群:楚慈、江停、步重华、纪慎语、于炀、张九龄、贺朝

圈圈

实体书

带飞机盒卡片番外周边键盘垫。

繁体无删减走闲鱼。

不是萝卜家看好再来噢。


抱歉占tag

带飞机盒卡片番外周边键盘垫。

繁体无删减走闲鱼。

不是萝卜家看好再来噢。


抱歉占tag


lithromantic-aky

侥幸[7]

“嘶…”

于炀感觉自己的手臂一痛,一睁开眼就看见了祁醉。

“弄疼你了…”

祁醉小心翼翼的将针抽出来,扔进床头的垃圾桶里。安抚性的揉揉于炀的头发。

“外面买了粥,吃一点?”

于炀点头,待他出去后才发现这是祁醉的公寓,简单的灰白黑风格,但被各种类的电竞相关占了大篇幅。

于炀低头,自己穿的是也是祁醉的衬衫,黑色,比自己的大了不止一码。上面有他信息素的味道,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祁醉抱住一样。于炀记忆慢慢回笼,马上就想到了他在图书馆里的一幕,随后有些慌张,自己脖子后面的腺体还有些肿胀,被于炀这么用力一触瞬间发痛,他暗骂一声躺回床上。

虽然于炀非常心甘情愿被祁醉临时标记,但有些害怕,有一天他不要自己了该怎么办,发情期的O实...

“嘶…”

于炀感觉自己的手臂一痛,一睁开眼就看见了祁醉。

“弄疼你了…”

祁醉小心翼翼的将针抽出来,扔进床头的垃圾桶里。安抚性的揉揉于炀的头发。

“外面买了粥,吃一点?”

于炀点头,待他出去后才发现这是祁醉的公寓,简单的灰白黑风格,但被各种类的电竞相关占了大篇幅。

于炀低头,自己穿的是也是祁醉的衬衫,黑色,比自己的大了不止一码。上面有他信息素的味道,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祁醉抱住一样。于炀记忆慢慢回笼,马上就想到了他在图书馆里的一幕,随后有些慌张,自己脖子后面的腺体还有些肿胀,被于炀这么用力一触瞬间发痛,他暗骂一声躺回床上。

虽然于炀非常心甘情愿被祁醉临时标记,但有些害怕,有一天他不要自己了该怎么办,发情期的O实在是有些多愁善感,他自己也不想这样但越假装不在乎就越害怕。

想到这里习惯性地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头,突然意识到这是祁醉的床自己还盖着他用的被子,在心里骂了几句自己不要脸后怂怂的将头埋进祁醉的枕头里闻了闻,香槟酒中夹杂着些许洗发水的味道很好闻。于炀忍不住深吸几口气,不自觉的蹭了蹭。

祁醉一开门就看见头发有些凌乱脸还红着的于炀,端着粥走过去,心里依旧在盘算。自己为了给他调整的时间刻意出去了这么久,他不相信于炀这么久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么肯定在自己不在的时间于小花又干了什么事。

“干什么坏事了嗯?”

祁醉伸手捏了一下于炀手感很好的脸。

“…没有”

于炀不敢看祁醉的眼睛,刚刚自己的举动怎么想都像变态做出来的事。

“乖,说”

于炀最抵抗不住祁醉的单字,暖暖乎乎的气息扑在自己的耳边实在受不了,犹豫了一会儿,有些结巴。

“我喜欢…枕头”

祁醉愣了一下,随后笑了出来,接着将刚刚放在柜子上冷却的粥拿起,挖起一勺试了试温度递到于炀的嘴边。

“我自己来…”

于炀想伸手接过,祁醉没有说话,手向后面撤了一下,他想了一会还是乖乖吃了。祁醉感觉他在玩火,粉粉的嘴唇一张一合,张嘴的时候还可以看见里面的小舌,祁醉保留了他不是畜牲的最后一点证据。

“课代表,给亲吗”

于炀一口粥下去差点呛着,他没听错吧祁醉要亲他?

“我…我我没刷牙”

“不是…”

于炀有些失措,祁醉有些好笑的把人搂到怀里去顺毛。于炀小小的在祁醉怀里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的怀里总是暖的,自己喜欢的爱不释手。图书馆里都成那个样子了祁醉不是也没把他怎么样吗,于炀让自己往开了想,标都标过了还怕这个。

将头抵在祁醉的肩上小幅度的蹭了蹭,然后小声的说好。

祁醉因为这个小举动心都要软化了,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一手将他的下巴抬起,于炀不敢看祁醉,索性闭了眼,一副任君采食的样子。祁醉轻笑,低头吻了上去。

于炀的嘴唇比他想象的还要软,像果冻一样,祁醉还没怎么样就自己张开了嘴,他毫不客气的将舌头伸了进去。

“唔…”

于炀微微睁开了眼睛,对上了祁醉含笑的眸子。他在尽力地回应着他,于炀不会接吻,不会跟一个人亲密接触,他根本想过有一天会被一个人标记。

幸好,这些第一次都是祁醉。


洛家小陌

为啥AWM那么好看,广播剧听了一遍又一遍,还是听不够,个人觉得很好听,想分享给大家,要的私信我,评论dd或🖤🖤🖤

为啥AWM那么好看,广播剧听了一遍又一遍,还是听不够,个人觉得很好听,想分享给大家,要的私信我,评论dd或🖤🖤🖤

lithromantic-aky

赎七[3]

5:45

残阳照在高速公路上,车辆的残核上溅满了血液,于炀靠在窗边睁眼,他睡了一个下午,车上为了节省每人发了一个不超过6厘米左右压缩饼干。于炀没什么胃口,随便塞进了有些脏的口袋。

“吃一点”

祁醉熬的头直发疼,他看着于炀怏怏的样子有点心疼。

“你不饿?”

于炀揉了一把自己的脸,努力保持清醒。平时这个点他要么在单排要么在打训练赛。从打职业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没有‘好好休息’这个词。

这两天睡的觉都可以赶上他一个星期的量了。

“还好”

祁醉随口答到。下一秒他的怀里就多了一包饼干和第一次于炀给他的糖。

郊区的车辆比A市要少,地方也相对空旷,一行人准备在这里稍作休息将车加满油后继续前进...

5:45

残阳照在高速公路上,车辆的残核上溅满了血液,于炀靠在窗边睁眼,他睡了一个下午,车上为了节省每人发了一个不超过6厘米左右压缩饼干。于炀没什么胃口,随便塞进了有些脏的口袋。

“吃一点”

祁醉熬的头直发疼,他看着于炀怏怏的样子有点心疼。

“你不饿?”

于炀揉了一把自己的脸,努力保持清醒。平时这个点他要么在单排要么在打训练赛。从打职业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没有‘好好休息’这个词。

这两天睡的觉都可以赶上他一个星期的量了。

“还好”

祁醉随口答到。下一秒他的怀里就多了一包饼干和第一次于炀给他的糖。

郊区的车辆比A市要少,地方也相对空旷,一行人准备在这里稍作休息将车加满油后继续前进。

确定周围安全后下车放松,于炀依旧离人群较远,祁醉看着他的背影不得不走近一些。

“离那么远被那玩意儿吃了可不救你”

军式皮靴出现在于炀眼前,讲话的人跟自己一样盘腿坐下,于炀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他。

“我被咬了你会救吗”

本是出于半开玩笑的一句话,但祁醉似乎是下意识想都没想认真至极

“救”

“为什么”

于炀少有的较真,也许对方只是出于军人的责任那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从小到大,能让他动过心的人很少了。

“因为…”

于炀心头一颤,但下一秒祁醉眉头一皱,迅速起身把于炀拉进自己的怀中,右手掏出手枪向他的身后打去。于炀被祁醉的另一只手捂住了眼,他看不到但听到枪声也猜到了。

“先走”

祁醉拉着他的手回到了车队中,卜那那已经把众人叫上了车,跟祁醉对视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点了点头。

于炀又坐到了老地方,祁醉站在旁边打开车顶的天窗看向后方,短短几分钟,众人刚刚所在的位置已经挤满了丧尸。被染成金色的头发在自己的面前闪了一下,祁醉转身,于炀也跟着站了起来,缝隙有些小,他左肩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身上。

6:34

于炀大约的算了算时间,今天刚好立冬。怪不得天这么早就黑了。他陪着祁醉露出刚刚好到肩膀的位置吹着风,怪冷的,于炀想抽烟。但翻遍的衣服的所有口袋都没有找着打火机,他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视线转向祁醉。

“打火机”

祁醉正在用望远镜查看后面的情况,左手指尖轻轻一动,嘴角慢慢上扬

“左边口袋自己拿”

于炀看他没有转过身来的动静,有些为难,自己在他的右边要拿打火机不就等于要抱祁醉吗。耳朵一红,犹豫片刻还是向他伸出手。于炀很怀疑自己被粉丝kyk多了,他偶尔看看自己跟别人的同人文,一般这种情况是不是车都要颠一下,然后自己顺势滚进那个人的怀里。但卜那那的车技不容他怀疑,有坑都能很稳能开过去,更何况他队长还站在这儿怎么可能会让他摔。

于炀非常顺利的拿到了他的打火机,但他觉得自己有些失落。祁醉转头,于炀前额的碎发有些长,挡住了他的眼睛。

祁醉有些庆幸那只丧尸打断了他,在这种世界里谈情说爱不合适。他想许诺于炀一生平安,这倒让他想起于炀刚刚问的话。

你回来救我吗?

“世界和你,都归我保护”

于炀点烟的手停住,有些惊愕的抬头,眼神中带着一丝迷茫,随后他就明白了。

“人潮中多撇你一眼”

祁醉半趴在车顶,一边将狙击枪架在自己的前面一边开口,歪头闭上一只眼睛瞄准后方,开枪,命中。

“就再也忘不掉了”

于炀依旧没有反应过来,半响结结巴巴道

“我们…是不是见过”

“没有哦,这是缘分”

于炀深吸一口气,他不怨恨在这种世界碰上祁醉,如果没有这场灾难他也遇不见他,也永远不会知道世界上还有人可以对他这么好。

在人群中第一个察觉他感到冷,将物资中最少的糖分给他,无时不刻的担心自己,于炀不害怕,但他还是选择用手挡住不让他看到血腥的一幕。祁醉也是人,他也会害怕,于炀感觉到了捂在自己眼睛上的那只有些冰凉的手在微微的颤抖。

接过另一只狙击枪,这时候职业选手的素养就来了,但他还是因为兴奋手变得有些颤抖。

他们,并肩作战。

小星星Drunk

由于awm繁体实体的到货
以及广播剧第二季出了


非常激动

鉴于本人手残
所以以下是我可爱的同桌帮我写的

祁醉❤️于炀
你是我的awm
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

今天祁醉做人了吗?
没有。
他做了于炀。

由于awm繁体实体的到货
以及广播剧第二季出了


非常激动

鉴于本人手残
所以以下是我可爱的同桌帮我写的

祁醉❤️于炀
你是我的awm
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

今天祁醉做人了吗?
没有。
他做了于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