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wm绝地求生

182.6万浏览    616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9 02:47
千临

愿你们合上笔盖的刹那,有祁醉给于炀披上国旗时的骄傲和满足。

可以当头像

愿你们合上笔盖的刹那,有祁醉给于炀披上国旗时的骄傲和满足。

可以当头像

27篇个人总结什么时候写的完

震惊!俞哥选了清华的真正原因居然是......!
费渡在考入警校后发生了......!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令人落泪的真相!祁神真实死因竟然是!
著名电竞选手叶修竟无言以对,他究竟败给了谁?!
欢迎收看本期沙雕大侦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震惊!俞哥选了清华的真正原因居然是......!
费渡在考入警校后发生了......!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令人落泪的真相!祁神真实死因竟然是!
著名电竞选手叶修竟无言以对,他究竟败给了谁?!
欢迎收看本期沙雕大侦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凌云九霄是个小糖罐子

沙雕爱好者
【🚫禁止无授权二传】

【喜欢就点个红心蓝手叭】

沙雕爱好者
【🚫禁止无授权二传】

【喜欢就点个红心蓝手叭】

月(看我简介)

几个喜欢的片段XD
p1 youth:“我是后勤不要采访我”
p2衣冠楚(qin)楚(shou)祁。
p3是打完比赛的drunk~

几个喜欢的片段XD
p1 youth:“我是后勤不要采访我”
p2衣冠楚(qin)楚(shou)祁。
p3是打完比赛的drunk~

干脆清蒸掉好了

【AWM】一辆被pb掉的cece

莫得链接,怕屏蔽不放了

wei/bo账号@两晏,大噶寄几翻吧,我已经放弃挣扎了

莫得链接,怕屏蔽不放了

wei/bo账号@两晏,大噶寄几翻吧,我已经放弃挣扎了

之后补档

【AWM绝地求生】《私人强奸犯》(R18/7000字肉)

关键词:衣冠禽兽/西装祁醉/轻微sp/性教育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6470292869/4286770964937496

关键词:衣冠禽兽/西装祁醉/轻微sp/性教育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6470292869/4286770964937496

玗弦.
当你凝视Youth的时候,Dr...

当你凝视Youth的时候,Drunk也在凝视着你。

当你凝视Youth的时候,Drunk也在凝视着你。

一隻肥鵝

圖片是從水印博主處取的 

不會畫畫不會寫字就只能玩玩表情包了

(卑微)

圖片是從水印博主處取的 

不會畫畫不會寫字就只能玩玩表情包了

(卑微)

月(看我简介)
我不许你们骂祁醉,醉醉多可怜啊...

我不许你们骂祁醉,醉醉多可怜啊😁😁

我不许你们骂祁醉,醉醉多可怜啊😁😁

旋转木马终将抵达

【AWM】你们是不是对帝国狼犬有什么误会?

屏蔽重来,小甜饼,激情码字。我所理解的Youth,他所有对祁醉的柔软不是没有个性不是女性化不是矮人一截,只是那么单纯地,因为喜欢祁醉。


——————————————————


【HOG-Drunk使用M416杀死了Ares-Apollo】

P城一落地,首杀的公告就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贺小旭没眼看地捂住了脸。

尴尬,实力尴尬。

祁神是你Ares战队永远绕不过去的坎儿啊。


时值又一届亚洲邀请赛,右手复健状态尚可的Drunk决定继续披着队服征战赛场,卜那那通俗易懂地总结:就是去继续祸害人间的。

祁醉依旧只参加四排,而前一天的SOLO,炀神Youth...

屏蔽重来,小甜饼,激情码字。我所理解的Youth,他所有对祁醉的柔软不是没有个性不是女性化不是矮人一截,只是那么单纯地,因为喜欢祁醉。

 

——————————————————

 

【HOG-Drunk使用M416杀死了Ares-Apollo】

P城一落地,首杀的公告就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贺小旭没眼看地捂住了脸。

尴尬,实力尴尬。

祁神是你Ares战队永远绕不过去的坎儿啊。

 

时值又一届亚洲邀请赛,右手复健状态尚可的Drunk决定继续披着队服征战赛场,卜那那通俗易懂地总结:就是去继续祸害人间的。

祁醉依旧只参加四排,而前一天的SOLO,炀神Youth很是争气地取得了第一,赛后采访时于炀面对记者态度沉稳不卑不亢,倒是他身边的祁醉,搂了他一把,得瑟地嘲讽道:“不负大家期望,虽然我退役了,但是金锅还是我的,我男朋友的,也就是我的,看来我的恐怖统治还会继续传唱下去。”

周围的其他战队忍不住气得磨牙,这个逼怎么那么阴魂不散还不滚回老家地狱去。

隔天的双排,于炀和辛巴这次虽有进步,但可惜名次还是颇不理想,而卜那那和老凯不枉他们没命拼死地加训,再次挤进了前三,有点尴尬的是,积分被顺位到第四的是HOG的老冤家,Ares战队。双排结束的时候,Ares的队员几乎咬牙切齿。

而到了第三天的四排,Ares的Apollo落地就被本届亚洲邀请赛第一次上场的Drunk热了个身两枪拿了首杀,获得了第一局的第一个10点积分,Ares落地减员,很快就理所当然地被HOG屠了个干净。第一局失利太多,导致Ares整场比赛积分一直上不来,最后惨淡结束了本届亚洲邀请赛。

顺便提一句,是的,今天的Drunk依旧延续着金锅的恐怖统治传奇。

这个仇恨值是真的要逆天了。

HOG成员相互对拳庆祝,随后卜那那和老凯收了外设包先一步走在了前面,落后的祁醉一边轻轻挠着童养媳的手心,一边吹他今天的两个操作简直天秀:“不知道是哪个高人指导的,这么牛逼,炀神你说你是不是该会去好好报答这位高人?”

手心痒得厉害,于炀忍不住低笑着握紧了祁醉的手:“那……那高人想要我怎么报答?”

日常不打算做人的老畜生眯了眯眼:“唔……为了表达诚意,当然是身体力行啦,比如啊——”

于炀涨红着脸,抿了抿唇,细不可闻地道:“知、知道了,回房间再——”

原本一脸害臊童养媳样的于炀顿时冷下了脸,迅速转身一步跨在祁醉身前,随即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击凶狠的拳风。于炀出手如电一把接住了来势汹汹的拳头,惯性使得他后退半步,随即稳住身形。

是Ares战队的Apollo。看清来人,于炀手背青筋暴起,目光冷冽可怖,狠狠捏住那人的拳头,那人原本愤恨的面容渐渐被拳头上的疼痛所扭曲,奈何于炀的力气犹如铁箍,让他进退两难,拳头都抽不出来。

伴随着一阵骂骂咧咧,Ares的Hero也冲了上来,于炀侧了他一眼,一脚扫过身前Apollo的右脚,在他失去平衡踉跄一步的同时,将人一把推到冲上的Hero身上,两人撞了个满怀。

Apollo颇为狼狈地站稳了,开始指着祁醉破口大骂,于炀听不懂,但也无所谓,论打嘴仗祁醉怕过谁?原本Hero还想上来动手,却在见到于炀的目光时不由打了个寒颤。

无需语言沟通,于炀浑身狠戾,满是压迫感,眼神清楚地告诫着他:你敢动Drunk一下试试。

他拦在祁醉身前,寸步不让。

果不其然,祁醉轻巧地回了一句,Apollo愣了愣,突然就暴跳如雷,猛地再次冲了上来。

“于炀!”

祁醉没想到对方会一再触高压线,想护着于炀却听他沉声道:“你别动。”

音落,于炀微微侧身避开了Apollo的拳头,顺势一把扣住对方的手腕内侧,猛地朝他手肘外侧一翻,动作幅度不大,力道却很刁钻。

Apollo一声惨叫,于炀却恍若未闻,眼神越发阴冷,手上的力气还在隐隐加重,不远处的裁判和保安一边告诫着一边冲了过来。

“于炀。”祁醉在他身后轻声提醒。

闻言,于炀松了手,Apollo护着右手后退一步,整个人都发着抖,失狂般地随手提起一个外设包兜头朝于炀砸了下去。

眼角扫到冲过来的裁判,于炀这次居然没有出手,只是侧头企图躲,却还是被外设包狠狠甩了一下,于炀整个人虚晃了两下,随即被祁醉紧紧护在怀里,而Apollo则被赶来的裁判和保安合力制住。

“于炀!你怎么样?”祁醉的声音都是抖的,见于炀一手压着被甩到的脑袋,眼神呆滞,整个人都仿佛是懵了,祁醉想去触碰他受伤的地方,却又怕自己弄疼他,手足无措地捧起于炀的脸,“宝贝儿你别吓我,你看看我——”

下一刻祁醉顿在那,微微睁大了眼,于炀被他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脸,阻隔了他人的视线,祁醉清楚地看到神色看似恍惚的于炀,吐了吐舌头。

神智很清醒地,有些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刚才冲过来的卜那那和老凯对视一眼,很抱歉,以他们的角度清楚地看到那个外设包贴着脸擦了过去,两者之间,虚虚晃晃地留着一丝空隙。

老凯与卜那那神交:我们队长真他妈神演技啊。

随即卜那那袖子一撸,和激动得要掀翻天似地贺小旭不依不饶地去找Ares战队要说法了。

祁醉这才勉强稳住情绪,隐隐吐出口气,转身对裁判道:“他受伤了,需要治疗,我先带他回去。”

裁判准许了,面色沉重,这是PUBG史上最严重的暴力行为,场上的观众目睹了这一切,何况HOG作为冠军还没领奖,直播尚在继续,举办方该如何对全球观众解释,电竞之光神之右手Drunk卫冕冠军后被其他战队暴力袭击,现役队长更是被打伤——这样恶劣的情况。

老凯和辛巴留下善后,赖华则心急如焚地护送着于炀回车上,一路上还飙着脏话,把Apollo和Ares战队的祖宗都问候了一遍。

上了车,祁醉却让司机回酒店,赖华转头刚要开口骂人,就见祁醉摆了摆手,只是把于炀护在了怀里,轻轻摸着他的后脑,而于炀则朝赖华眨了眨眼。

赖华瞪大了眼,很不合时宜地想起祁醉曾经评价于炀:刚,但是Youth是带着脑子在刚。

回到酒店,于炀就不演了,神色如常,赖华再三确定了他没事后就被祁醉一脚踹出了房间,嘭地一声甩上了门。

房间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祁醉依旧维持着甩门的姿势,背脊微微起伏着。于炀一怔,立刻从背后环抱住他,祁醉转身将人狠狠揉进怀里。

祁醉哑着声音,将脸埋在于炀的肩膀上:“你吓死我了。”

于炀忙安抚:“对不起,我没事,一点都没被蹭到,你看,头发都没乱。”

“以后不准这样……”祁醉收紧了双臂,几乎要将人融入自己骨血之中,“于炀,以后不准再这样,挡在我身前,做那么危险的举动,吓唬我。”

“嗯……没事了……”于炀亲吻着祁醉的脸颊,“我没事,再也不会吓唬你了……”

哄了好半天,祁醉才抬起头,眼眶微红地去吻于炀的唇。

“宝贝儿,我跟你说过,我长那么大好不容易才喜欢一个人,别折腾我,你知道刚才我有多害怕么?”

“对不起……但是那个人敢对你出手,我虽然拦住了他,但我怕这样不够让他终身禁赛,我要他这辈子都不能再出现在你面前。”于炀沉了沉眼神,咬牙冷声道,“我还要继续打比赛,如果今天我已经退役了,那个人现在只可能躺在医院里。”

见祁醉蹙了蹙眉,于炀立刻软了神情,声音也低了八度:“不……不是……我没有……我就是说说……我不能让人别伤害你……谁都不能……”

于炀抿着唇,他一直不想让祁醉知道他身上的阴暗面,不想让祁醉知道自己不堪的童年和过去,不想让祁醉知道自己会爆粗、会打架、以前的自己是个怎么样的混混。他只希望将自己好的一面展露给所爱的人,他只希望爱人眼里的他一直都是美好的。

祁醉并非不知道于炀的心思,但其实,无论什么样的于炀他都是深爱着的,都愿意去接受,他弹了弹于炀的额头:“要是以后退役了打架了,尽兴打,打到你高兴,打到你解恨,打完我帮你赔钱,帮你摆平。”

闻言,于炀愣怔地看着祁醉,眨了眨眼,眼睛忽然就湿润了。

祁醉用指腹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继续道:“只是啊,我也是男人,也想保护自己的男朋友,所以下次别再挡在我面前了,你要是真的为我受了伤,你让我怎么办?我该有多心疼?”

“不行。”于炀从没有这样反驳过祁醉,他那么喜欢祁醉,心里总想宠着他顺着他,从生活上到床上都百依百顺,但唯有这件事,他非常固执,少年人梗着脖子,毫不退让,“我做不到,我告诉过你,只有你能欺负我,其他人欺负不了我,而你,任何人都不可以欺负你,我要护着你,要一直护着你,你让我不要对你说谎,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心口软成了一片,祁醉明明感动得想好好亲吻这个少年,想握着他的手耳磨厮鬓说不完的情话,但终究被最后一丝理智拦住,无奈地劝道:“宝贝儿,我已经退役了,但是你还在攀升期,你是我们HOG的队长,你的未来还有无限可能,可能比我拿更多的奖杯,比我更优秀,比我——”

于炀打断他:“你觉得你和奖杯对我来说谁更重要?”

祁醉倒吸口气,整个人都激动得发抖,转身将于炀抵在了门上,吻住了他的唇。

唇舌相覆呼吸相缠,于炀攀着祁醉的肩膀,绵长炙热的亲吻终于稍稍分开,两人喘着气相互对视着,随即又迫不及待地吻住了彼此,祁醉开始扯于炀的队服,于炀相当配合,等滚到庥上的时候两人的衣物早已散了一地。

湿热的唇贴着于炀漂亮的脖颈游移,祁醉在他心口落下一个近乎虔诚的吻,抬头问:“于炀,你知道我究竟有多喜欢你么?”

“知道,”于炀直视着他,握紧了祁醉的手,“应该就是我有多喜欢你的那种喜欢。”

祁醉失笑,俯身将他的爱人拥入怀里:“宝贝儿,我真想把心肝肺都掏出来给你那样宠着你、对你好。”

我又何尝不是呢?于炀眨了眨眼睛,耳朵立刻就烫了起来:“我……我今天有两个操作很秀,要、要感谢教我的那个人……”

于炀细若蚊吟地嗫嚅:“身、身体力行地……”

祁醉又笑,上天怎么能对他这么好,将这样一个对他好到没有原则的男朋友赐给他,祁醉勾了个流氓的笑容吹了声口哨:“哦?那教你的那个人可以提一点小小的要求吗?”

“……”于炀脸颊爆红,主动用修长的双褪去缠祁醉的*月要,“很……很多点,大、大大的要求……也、也是可以的……”

于是,那一天,那一夜,老畜生祁醉,日常彻底放弃做人。

 

 

而在他们抵死缠绵时,当天在场的观众将他们下午发生冲突的录像上传到微博和推特,一夜疯狂发酵,太太粉亲妈粉哭天抢地,就差给Ares战队买凶杀人了。

祁醉和于炀再次露脸是两天后的双排随机表演赛,观众见到于炀就激动地关切他的伤势,一些太太粉亲妈粉甚至心疼地当场潸然泪下。不怪他们玻璃心,实在是他们的Youth看起来精神状态很糟糕,招人心疼得紧!!他整个人萎靡不振,走路都有点摇摇晃晃,那么虚弱,肯定是前天那一下伤得很重!!

HOG其他人忍不住心里翻了一个白眼。

然而令她们很欣慰的是,幸亏前任队长祁醉一直在旁边嘘寒问暖贴心照顾,不然她们真的是要用眼泪淹了整个比赛场馆。

HOG其他人不由将那个白眼扔给前队长:姑娘们你们清醒一点啊!擦亮你们的眼睛啊!把你们的Youth槽蹋成小可怜样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老畜生啊!!Youth声音都哑了你们不觉得奇怪么!!感动个屁去套他麻袋一顿暴揍啊!!

于炀状态不好,昨天求饶到眼睛都哭得有点肿,并不打算参加表演赛,只是做个随队人员,顺便接受Ares俱乐部正式的道歉。

Drunk在役八年,粉丝遍布全球,亚洲邀请赛的举办方也压力巨大,对方是Drunk,只能用最严格的方式处理才能平众怒。两名企图对他们施暴的Ares战队成员板上钉钉地被终身禁赛,教练被罢免,战队被罚款,俱乐部也上了黑名单。

而经过一夜发酵,Ares俱乐部早就收到了来自全球各种语言的深切轰炸问候,今天姿态极低地诚恳道歉,只希望能早日平息此事。

接受完道歉,大庭广众之下祁醉搂住于炀,不知道的观众得以为这是HOG不要脸的畜生老板在潜枧则自家战队年轻貌美的队长呢。

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祁醉让于炀靠在自己肩膀上休息,拿过他喜欢的香蕉牛奶,插上吸管喂他喝,看了一眼已经退场的Ares战队,祁醉调笑道:“于·职业终结者·炀,宝贝儿,我觉得这个花名已经可以让给你了,你一下凉了对面两个人。Ares战队一下掉了两个主力,又出了那么大的丑闻,在PUBG也坚持不了几天了。”

“挺好,”就着祁醉的手咬着吸管,于炀懒懒地道,“看下次谁还敢冒犯你。”

“哈哈。”祁醉心里甜得冒泡,众目睽睽之下在于炀额角亲了一口。

一边在检查外设准备参加表演赛的众敌方战队表示:

“啧啧。”

“没眼看没眼看。”

“我就说Youth该来我们骑士团,看看被欺负成什么样了!”

“我们TGC也很好啊!!”

“我也要这样的童养媳!线上能刚线下能打!想要!!”

于炀烫红着脸吸着香蕉牛奶别开视线,祁醉头都不抬:“手下败将和凋零战队一边凉快去,别打扰别人谈恋爱。”

众人嫌弃地:“谁要看!辣眼睛!”

 

 

双排表演赛结束后,众人回国,于炀又一头扎进日常训练。

老畜生仗着自家男朋友无条件宠自己,硬是要男朋友坐自己腿上教他甩狙,左手搂腰,右手握着他的手一次次甩狙将自己的手感慢慢传递给他。可惜这么搞效果实在太差,很没见过世面的炀神总是分心,涨红着脸不知道思绪飞到哪里去,无奈,只能期期艾艾地和老畜生打商量,坐大腿这种事情回房间再做。

“回了房间……坐、坐大腿上……干、干、干什么都行……”

祁醉勉为其难地点了头,心想三百六十五天果然一天都不能做人!!

两人分开坐,总算集中精神带了于炀一小时的手感,接着于炀就自己去练习了,闲下来的祁醉难耐荡漾的春心,他想和人说道说道的心思又来了。

直播间,直播助手,求仁得仁的嗷嗷待哺开始疯魔的可爱西皮粉。

完美!

哦,忘记说了,他上的是于炀的直播间,日常帮男朋友混时长撒狗粮系列。

“今天给你们换个角度看你们的炀神,”祁醉这么说着,将摄像头转过角度,侧面对上了认真练枪的于炀,老畜生还不忘感慨,“啧,我男朋友真真好看。”

【好看!】【谢谢我老公的老公让我看到我老公的侧面直播,平时都是正面,好珍贵的画面】【啊啊啊啊啊,我老公练枪的样子帅炸了!!】【Youth伤好了吗好了吗好了吗】

祁醉扶了扶麦:“伤已经好了。”

【那就好】【心疼死我了】【可不嘛,上周黄浦江涨潮都淹到外滩亲水平台了知道为什么嘛,那是我的眼泪】【那个视频真的看得我气死了】【就差飞过来为Youth讨回公道了】【不过,气完了仔细看,炀神是真·帝国狼犬】【对对,那个眼神是真的凶狠】【而且戾气特别重】【威慑力MAX】【特别MAN!我以前是想太阳炀神,现在想被炀神太阳】【左边+N】【本来以为Youth只是刚枪的时候凶悍,没想到线下也一点也不怂,刚得一逼】【隔着屏幕看我老公那眼神我都不寒而栗】【是真的很牛逼了】【谁再说我Youth是小奶狗我就翻脸】

看着弹幕飞速刷新,祁醉勾了勾唇角:“你们是不是对帝国狼犬有什么误会?Youth打比赛时冷静沉着不是装的人设,是他本身性格就很冷淡。”

弹幕瞬间被【………………】满屏圆点点刷屏。

“怎么?你们不信?”

【不……老公,我觉得这是你节奏带出来的毛病】【可不是,每个月都要‘我来和你们说说我和于炀的事’】【每个月都给我们灌输炀神在你面前究竟有多软多可爱多听话】【还总是在Youth直播的时候调戏他】【给他塞口奶茶啊】【喂个点心啊】【凑过来拉拉小手啊】

老畜生丝毫不反省自己日常带节奏秀恩爱,反而很是得瑟地挑眉:“那能怎么办呢,你们的炀神,凶悍的帝国狼犬Youth,线上线下就是刚得一逼从来不怂,但是在我面前就是那么乖,别嫉妒别羡慕,除了丑陋没其他用。”

弹幕一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魔后,集体悲愤刷屏【凭什么】

面对整个屏幕的凭什么,祁醉眼花得都快认不得这三个字了,他理所当然又得意不已地笑道:“因为他是那样地喜欢我啊。”

 

——因为是那样地喜欢你在乎你,才会无条件地将自己最柔软的一面献给你。

 

 

——FIN——

 

 


干脆清蒸掉好了

【AWM】领带蒙眼play(车)

划重点

*7神正装诱惑(?)很多骚话&炀神害羞怪+脸红怪

*可能雷:舔xue 略微不科学 阶段性卡h

*想直接上车的往后拉一拉 开场不粗暴

*OOC 文笔渣


人生第一次写车(点烟


走ao3

点右上角proceed即可进入文章


再补一句 有下篇啦 我没有卡肉!

下篇

划重点

*7神正装诱惑(?)很多骚话&炀神害羞怪+脸红怪

*可能雷:舔xue 略微不科学 阶段性卡h

*想直接上车的往后拉一拉 开场不粗暴

*OOC 文笔渣


人生第一次写车(点烟


走ao3

点右上角proceed即可进入文章



再补一句 有下篇啦 我没有卡肉!

下篇

一媛咂儿

Youth这么可爱谁能不疼他呢?(ुŏ̥̥̥̥םŏ̥̥̥̥) ु

Youth这么可爱谁能不疼他呢?(ुŏ̥̥̥̥םŏ̥̥̥̥) ु

道貌岸然大特特
【AWM】配文 《祁醉今天不做...

【AWM】配文 《祁醉今天不做人!》祁炀

半夜一点钟,某站蹲点hog直播的粉丝们在祁炀直播间摄像头打开的一瞬间炸开了锅。

【鸭!!!我们炀炀开直播了!!】

【老夫夜观天象,今晚必是一个直播撒粮的良辰吉日。】

【没看到人呐,炀神去哪里了。】

【这是训练室吗,我看到那那的骚粉小水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摄像头突然打开,屏幕前却迟迟没能看到于炀。空屏了起码得有一两分钟,于炀才端着自己的水杯在电竞椅前坐下。

“嗯?摄像头怎么开了?”于炀往摄像头前探了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炀炀你看看妈妈!!!】

【炀神黑眼圈怎么加深了,注意休息啊。】

【哎原来是意外打开的吗?】...

【AWM】配文 《祁醉今天不做人!》祁炀

半夜一点钟,某站蹲点hog直播的粉丝们在祁炀直播间摄像头打开的一瞬间炸开了锅。


【鸭!!!我们炀炀开直播了!!】


【老夫夜观天象,今晚必是一个直播撒粮的良辰吉日。】


【没看到人呐,炀神去哪里了。】


【这是训练室吗,我看到那那的骚粉小水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摄像头突然打开,屏幕前却迟迟没能看到于炀。空屏了起码得有一两分钟,于炀才端着自己的水杯在电竞椅前坐下。


“嗯?摄像头怎么开了?”于炀往摄像头前探了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炀炀你看看妈妈!!!】


【炀神黑眼圈怎么加深了,注意休息啊。】


【哎原来是意外打开的吗?】


【不要哇炀炀!好不容易你开摄像头了!】


【好久没见着炀神了!小队长学学隔壁那那呀!】


于炀抬手抓了抓头发,看着屏幕前一条条刷过去的弹幕。


“嗯这几天在准备比赛,可能休息没太到位。直播倒是也可以的,这个月直播时间也没够。”


于炀坐在电脑前敲了敲键盘,登录了账号。


“队长?队长现在估计在楼下吧,嗯刚刚还看到他了。”


“进展到哪一步?”于炀进入了匹配界面,看见了几条暧昧不明的弹幕。


“没…你们不能乱说。”


【啊啊啊啊炀炀你知道你的耳朵红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炀神生气了祁醉可是要来取你狗头的。】


【阿伟呢!死!给我死!这个炀炀也台可爱辽!】


于炀看着越来越猖狂的弹幕,轻咳了一声端着水杯喝了口水。


“youth,你来一下!”屏幕外有什么人喊了于炀一声,于炀转头望了过去。


“我尽快回来,应该赶得上。”于炀冲着摄像头说了一句,起身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屏幕里不断有匹配到的路人跑来表白,只是于炀走了才没多久,又一个高挑的身影从摄像头前路过。


“嗯?”祁醉退了回来。“直播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公啊啊啊啊!】


【drunk好久不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醉醉老公看看我!!!!】


【是来替小童养媳的吗!!!】


【好甜这也,姐妹们,录屏组准备就绪。】


【别说了,HOG神仙cp。】


屏幕前瞬间被刷满。


“我家小队长好像被人叫走了,我来替替他。”祁醉拉开电竞椅坐下,手指搭上键盘。


【drunk手指好好看啊!!!!】


【你家???要不要再明目张胆一点???HOG打算放弃炀神的妹妹老婆粉了吗!】


【祁神考虑考虑归队嘛,和小炀炀一起打比赛啊!】


【是啊,drunk咱们不退役了好不好。】


祁醉手里滑动着鼠标,看了看弹幕。


“那可不行,我答应了我们小队长好好养伤的。”祁醉在p城下了飞机往城里飞去。


“炀队人生气了也软乎乎的,尤其在床上。”祁醉挑着嘴角笑了,想起了昨天在自己身下承欢求饶的小哥哥。


【我怀疑你搞黄色但是我没有证据!!!】


【嗯??????什么什么???请具体解释说明!!!】


【drunk放过我们小队长吧!!炀炀谈恋爱打职业两边都要兼顾很累的!!】


“嗯?为什么累?”祁醉落地捡了把ump,回手秒掉了一个一起进屋的人。


“动的是我又不是他。”


弹幕安静了几秒,紧接着猛地炸开了锅。


【祁醉你做个人吧!!!求求你了!!】


【地狱空荡荡,祁醉在人间!!】


【地狱空荡荡,祁醉在人间!!】


【地狱空荡荡,祁醉在人间!!】


屏幕里刷满了惊叹号和尖叫。


祁醉笑眯眯地端起了于炀放在桌上了水杯喝了起来,嘴唇离开杯沿还不忘伸出舌头舔了舔。


“哎?队长?”


于炀回到座位看到了祁醉愣了愣,一时间站在祁醉旁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队长来了啊。”祁醉腾出一只敲键盘的手揽住了于炀的腰,一把把他摁进了怀里坐在自己大腿上。


【我靠???????等等等等这是在直播!!!!祁神你冷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来来来来人!!!都给我磕!!!祁炀!!】


【什么玩意!!!???是要开始了吗!!!是吗是吗!!!】


【医疗兵呢!!!来止血啊操!!!!】


“队长…”于炀从脖子到耳尖红地像是要滴血,手指攥着椅子扶手,指节有些泛了白。


自从HOG被祁醉接手之后,祁醉好像对自己的童养媳越来越“过分”了。又仗着自己是老板贺娘娘没法管,对外更是毫不犹豫地大撒狗粮。


“怎么了小哥哥,我大腿不舒服吗,你打你的啊。”祁醉把手从鼠标上撤了回来,一只手搭在于炀腰上,一只手在桌子下摸上了于炀的两条大腿之间。


“不可以这样…”


于炀头都要砸进键盘里了,硬着头皮握住了一旁的鼠标,连压枪都控制不住地有些发抖。


【什么不可以??不能哪样?!!!!】


【我就一技术粉,半夜蹲这么久又是何必呢。。。】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我去,这直播间不会被封吧。】


【请以后务必这样直播!!!尤其是床上运动的部分!!!】


【妈的给老子等着!我现在就去搬民政局!】


【阿伟业务繁忙已掉线。】


“队长…别,别在这里。”


感受到大腿上不安分的手掌,于炀小声到不能再小声地对祁醉说。


祁醉动了动身子,一个硬物紧接着抵上了于炀的后腰。于炀隔着衣料仿佛都能感受到那一根的滚烫。


“不急,等你打完这局。”祁醉的呼吸吐在于炀耳边,温热的气息在脖颈出吹开,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150方向一个,正南方向两个,小哥哥注意拉拉枪线。”


祁醉面不改色地指导着坐在身上的小队长,一只手在粉丝看不见的桌下伸进了于炀的裤子,握上了于炀的那根。


于炀僵硬地整个人都不好了,肩膀止不住地颤抖,握着鼠标的手紧紧抠着。


“这波不亏,一换二,对面估计也就一只独狼了。”


“可能还有两支满编,堵一波进圈。”


“这波腰射漂亮,我家小哥哥真棒。”


祁醉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徘徊,于炀不敢去看弹幕,他不看也知道他们在咆哮点什么。


“最后一个稳住。我盲猜估计在250的掩体那边…”祁醉话还没说完,于炀便极快地一个开镜,M4稳稳打在那人探出来的一小个脑壳上,又连着几发点射,快速拿下人头。


“结,结束了…”于炀脸上染着红晕,额角冒出了一次细密的汗丝。祁醉愣了愣,看着怀里慌张结束游戏的小队长,眼里像是要蹦出爱心来。


他凑上前去亲了亲于炀露在黄发下的那一段后颈,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印。


“小哥哥这么着急啊?不是昨天才做过吗?看来是我不够努力啊。”


祁醉说话的尾音都微微上扬,他把下巴放在于炀肩窝,手掌摩挲着于炀僵直的腰身。


“队长…换,换个地方…”于炀羞地像是要钻到地下去,声音都有些发颤。


当然,屏幕前的粉丝们是什么也听不到的,直播早在于炀结束游戏的那一刻被祁醉摁了静音。现在一个个像是要穿过网线爬出来的粉丝们只能看到自家小炀神红着脸在和祁醉说着什么,祁醉笑得像只狐狸。


【老畜牲你要对我们炀炀干什么!!!!】


【没事没事炀神都成年了,请你们务必继续,不要犹豫!】


【祁神你的公狗腰放过youth吧!!!他还是个孩子啊!!】


【我下次一定给HOG寄个超级无敌霹雳螺旋高清直播摄像头!!!!!】


【别说了我是那个水杯!!!】


“行吧,”祁醉关闭了静音。“今天HOG炀神的直播就到这里了,我和小队长还有事要谈,大家散了吧。”


也不顾粉丝们的嚎叫,屏幕里只能看见祁醉一把抱起面色潮红的小队长,像是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于炀一下子绷紧了全身,把头埋进了祁醉的肩膀,两个人很快离开了镜头,剩下了万脸懵逼的粉丝。


不就是个人吗,他祁醉什么时候做过?


-END

——————————————
太太 @有点咸 的图!!!!她好棒!!!

后续不知道有没有,大概等我这阵子忙完吧

写完看了眼题目发现老畜生好像也没做过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姥爷们看看我吧想要小心心小手手(卑微.jpg

-無端-

—————

禁二改二传,刻章请注明出处,头像壁纸请随意☆

—————

禁二改二传,刻章请注明出处,头像壁纸请随意☆

江垣
“听说花落要找于炀约赛?” a...

“听说花落要找于炀约赛?”

 
awm实在是太好康了555555!!!!老流氓简直是梦中情骚(?)

我画的好慢 还是赶在4月份之前发了orz
=====
这张我真是随便一涂也没想到有这个热度数 问之前看看简介吧w存图随意的

 

 

“听说花落要找于炀约赛?”

 
awm实在是太好康了555555!!!!老流氓简直是梦中情骚(?)

我画的好慢 还是赶在4月份之前发了orz
=====
这张我真是随便一涂也没想到有这个热度数 问之前看看简介吧w存图随意的

 

 

不过周一

要吃么?我不乱动……

甜么?

甜... ...


嗷! 画漫画太难了 画到自闭了  处处是学问 慢慢来吧  (._.)

要吃么?我不乱动……

甜么?

甜... ...




嗷! 画漫画太难了 画到自闭了  处处是学问 慢慢来吧  (.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