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anana fish

65万浏览    4382参与
他们太可爱我疯了

[banana fish] [光之庭后续] [第一人称]

N.Y的夜晚一直都是车水马龙的热闹,我坐着床面对窗户,橙、黄、绿...... 外头五颜六色刺眼的灯光使我发现,我终究还是无可避免地得了水土不服的后遗症:也许我永远不会习惯那样繁华的意象,比如日本乡下的乡巴佬初到美国第一等大都市东张西望的模样。

一个夜色如水的晚上,总会让人不自觉冒出许多思绪。 至于从心底泅泳而出的是梦魇抑或是美好的记忆,我不知道。

我还记得那句话,亚修在某个同样沉静的夜里说过的,

他说:你所讨厌的、怀念的都在这里。

也就是我后来申请永久居留的城市。

尽管我已经...

[banana fish] [光之庭后续] [第一人称]

N.Y的夜晚一直都是车水马龙的热闹,我坐着床面对窗户,橙、黄、绿...... 外头五颜六色刺眼的灯光使我发现,我终究还是无可避免地得了水土不服的后遗症:也许我永远不会习惯那样繁华的意象,比如日本乡下的乡巴佬初到美国第一等大都市东张西望的模样。

一个夜色如水的晚上,总会让人不自觉冒出许多思绪。 至于从心底泅泳而出的是梦魇抑或是美好的记忆,我不知道。

我还记得那句话,亚修在某个同样沉静的夜里说过的,

他说:你所讨厌的、怀念的都在这里。

也就是我后来申请永久居留的城市。

尽管我已经不记得亚修是在怎样的场合、怎样的时间点讲的,不过肯定是在逃亡的时候吧? 我不禁莞尔,和大伙紧密相处的一年多时间,几乎都是在躲、在逃。 这里自然不是满溢着光的国度。

要是我不是当事人,一定觉得在看电影。 大概也没有这么叫人难忘的电影了。

多少年了,到今年是第七年。 自那时起,我从未将眼睛逗留在那栋建筑物上,如果必须经过,也是一律绕远路,最后,就算只是能远远望见纽约市立图书馆的地方我都不去,辛对我这种不由分说的态度是有一些想法,可是俗话说得好,如果一个人独自捂着伤口流泪, 那么别人就不应该拿开他的手、揭开他的创伤,那是二度伤害。 .

..

....

......

.......?

这必定是一个阳光普照的午后。 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现在,我很清楚此时此刻是来到梦里,因为我一抬头,就能看见那几个眼熟的单字,上面写的是:纽约市立图书馆。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白天这个地方让我避之而唯恐不及,此刻却出现在梦里,这是前所未见的。

我假装知道这只是一场梦,假装自己没有想要进去的想法,反正都是假的、虚幻的,看到了也没什么好处,只会更痛苦。

挑战回忆果然是不会有胜算的。

有点想要束手就擒的感觉了,最后我推开大门走进去。

亚修习惯性地坐在靠窗边的位子,在午后明媚的日光笼罩下,光洒在他灿烂的金发上,以及平常他最常穿的牛仔外套,一切彷佛置身在舞台的聚光灯下,耀眼得迷眩人的双眼。 他本来就是迷人的演员。

图书馆一片空旷寂静,全部窗户明明打开通风的,风的脚步却绕过了我们,只有马路的车流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隐约传来。

亚修从书页中抬头,拿下只有在用脑时候才会戴上的眼镜,朝我笑了笑,很真挚,很真实。

我没有再靠近。 梦本身就太过美好也太过脆弱,那干涉着彩虹色光泽的泡泡,禁不起人的触碰。

那时候的你到底在想什么呢,亚修? 我实在无法思考那画面,当你看着信,鲜血却不断从你的身体汩汩流出。 等待着死神来临的时间里,你是震惊,你是后悔,你是生气,你是绝望?

我听辛说,你像是做了一场好梦那样的平静。 是命运带走你,祂知道你太过不凡。 我还是很希望你和我一起去日本,以前那是奢望,现在变成了妄想。

你是无可取代,就像世上的任何一个人。 尽管我不会忘记你,但不代表我现在过得不幸福,参与到那样奇迹的人生,我深感荣幸。 不可能对你有抱怨的,所以我没什么话要说,一反平常日本人的习惯,我没有要跟你说对不起。 于是我也笑了笑。

与你同行的日子里,哪怕是天气有雨,也会变得阳光明媚。


_

这是我很久以前写的了,文笔不好见谅,还借了好多写的很美的句子。最近看完了my own private idaho,又想回来看香蕉鱼的漫画,原本想要在漫画人下面写长评的结果说有字不符合规定妈耶气死老子了,所以就想把这个发出来了。

唉,这么久过去了,终究还是意难平呀。

canger
猜猜都是谁⊙ω⊙?? 摸鱼使我...

猜猜都是谁⊙ω⊙??

摸鱼使我快乐。。。。。


我十分对不起Chuya,把你画崩了

猜猜都是谁⊙ω⊙??

摸鱼使我快乐。。。。。










我十分对不起Chuya,把你画崩了

夙夜

[自截调色]Ash少有的温柔神色

aiji开口邀请的时候我都要哭了……(。º̩̩́⌓º̩̩̀).゜

[自截调色]Ash少有的温柔神色

aiji开口邀请的时候我都要哭了……(。º̩̩́⌓º̩̩̀).゜

夙夜

[自截调色]万圣节被🎃吓到的Ash

小表情好可爱~(我:疯狂截屏)

[自截调色]万圣节被🎃吓到的Ash

小表情好可爱~(我:疯狂截屏)

夙夜

[自截调色]aiji牌可爱女仆您值得拥有

p5  Ash:计划通

[自截调色]aiji牌可爱女仆您值得拥有

p5  Ash:计划通

夙夜

[自截调色]Ash意识到了自己对aiji的依赖(aiji式感动.jpg)

那句“做什么”……害羞了好可爱啊哈哈哈!

[自截调色]Ash意识到了自己对aiji的依赖(aiji式感动.jpg)

那句“做什么”……害羞了好可爱啊哈哈哈!

吖啶橙色废料

阿斯兰

*A英短打

/

乞力马扎罗的西峰顶侧附近有一具风干冰冻的花豹尸体。没人知道,它跑到这么高的地方做什么。

后来英二知道那只花豹的名字叫做阿斯兰。


英二一直幻想着亚修是如何离去的,比如生命从体内一点点流失,汩汩的鲜血顺着被划伤的静脉,洇出一大片妖冶的红,滴落在纽约市立图书馆的地板上。然后意识逐渐迷离,视线模糊,在弥留之际回忆起一些斑驳的过往,最终沉沉的睡去。


腹部的痛感是锐利的还是迟钝的?


亚修的一生都不太美好,他死去的时候,也没有一支吗啡。他甚至来不及吻一吻英二那封信上的笔痕。


纽约依旧碧空如洗,在两万米的高空上,英二还在期待一封天国的回信。


英二不知道的是,...

*A英短打

/

乞力马扎罗的西峰顶侧附近有一具风干冰冻的花豹尸体。没人知道,它跑到这么高的地方做什么。

后来英二知道那只花豹的名字叫做阿斯兰。


英二一直幻想着亚修是如何离去的,比如生命从体内一点点流失,汩汩的鲜血顺着被划伤的静脉,洇出一大片妖冶的红,滴落在纽约市立图书馆的地板上。然后意识逐渐迷离,视线模糊,在弥留之际回忆起一些斑驳的过往,最终沉沉的睡去。


腹部的痛感是锐利的还是迟钝的?


亚修的一生都不太美好,他死去的时候,也没有一支吗啡。他甚至来不及吻一吻英二那封信上的笔痕。


纽约依旧碧空如洗,在两万米的高空上,英二还在期待一封天国的回信。


英二不知道的是,亚修一生只念过一句祷词,却被上帝一五一十的执行了。


那句祷词是:请不要把他带走,神啊,用我来替代吧。

/

尸口巾

「ko-ni-chi-wa」

「sa-you-na-la」


看完光之庭突然释怀。对于亚修来说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程确实算是一场美梦了吧(哭...最近真的不适合看香蕉鱼会抑郁!T———T

「ko-ni-chi-wa」

「sa-you-na-la」


看完光之庭突然释怀。对于亚修来说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程确实算是一场美梦了吧(哭...最近真的不适合看香蕉鱼会抑郁!T———T

椰子

《BANANA FISH》同人《BLUE DREAM》⒊

     啊咧咧!快点又网崩了,写作页面死也加载不出来。写了一半的emmmm。好吧,这次就纯文字吧。想简单一点的就去快点搜“啊咧咧胡嘞”或者同名作品就可以啦。这篇跟快点表述会些微走向不同,因为是纯文字感情就描写的更细腻了。


     “唉——!”我重重的叹了口气,就连那个看起来比较厉害的华人都看不见我!迄今为止还是只有亚修了。


     我求助的看向亚修希望从他那里能得到别的信息,结果从那个叫辛舒霖的人来了之后他就收了原先的落寞整...

     啊咧咧!快点又网崩了,写作页面死也加载不出来。写了一半的emmmm。好吧,这次就纯文字吧。想简单一点的就去快点搜“啊咧咧胡嘞”或者同名作品就可以啦。这篇跟快点表述会些微走向不同,因为是纯文字感情就描写的更细腻了。



     “唉——!”我重重的叹了口气,就连那个看起来比较厉害的华人都看不见我!迄今为止还是只有亚修了。


     我求助的看向亚修希望从他那里能得到别的信息,结果从那个叫辛舒霖的人来了之后他就收了原先的落寞整个人显得懒散却具有魄力,就是没分给我一点眼神。


     “本来我是不想麻烦你的。”辛舒霖尴尬的摸了摸头,“毕竟这是我们华人的事,以……那个为借口也是因为BANANA FISH事件过后很难请你出面了。”


     “?”我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当然,与我没什么关系。有点饿了,忽视他们。


     “嗯。”亚修看了下酒吧里的装饰,“既然来了就想听点感兴趣的。”


     辛舒霖也不敢拐弯了,跟亚修为数不多的合作里这人永远只要简单的回答。虽然他有200的智商但很不想去思考作战时队友想法的山路十八弯。


     “我和李月龙早就着手收复唐人街,本就是国人聚集的地方,只是到了中途……”辛舒霖那短的不能再短的头发梢连额头都盖不到一皱眉就能看的一清二楚,十几岁的少年还是很青涩的。


      “啊!不行了!饿的要死啦!我要吃东西。”我不合时宜的乱叫因为别人听不见的,潜意识里感觉到我很久很久都没有吃一点东西了,刚才有了这个念头后就被无限的放大。


     “……”亚修皱了下眉,同时听两个人说话真的超不爽啊!


      他冷冷的斜视了我一眼,我就乖乖的闭了嘴。那么多人看不到我都差点忘了有人可以听到我说话。


    “那……我去别处找找有没有吃的,你走了记得打个招呼啊。”我飘到酒吧柜台前边找东找西边看向亚修,我是不大相信他会支会我的。

   

     就在我瞎自言自语时辛舒霖已经说的差不多了主要就是他们的人中途被不知名的组织截住不让他们管理唐人街,前不久还有人消失了。这个组织的手法不像华人只可能是短时间内形成的其他外来组织了。既然不是华人处理起来就有些棘手这才来求助亚修。不然中国那么大的地怎么可能出不来搜集情报的人才?


     宾客之道中国可是履行的一丝不苟的!


      “是吗,现在还有人敢在我眼皮底下找事,有趣。”亚修不怎么想管的,没有搞什么大动静,只是去招惹唐人街就是两码事了,“有需要我做什么。”


      “哦,就是帮忙查一下什么组织就行了如果是华人就不劳烦了。”辛舒霖回道。


      “嗯。”亚修之后就没有再说话。拜托人的事已经说完了 ,但是辛舒霖有些傻眼了。


      平时跟亚修是没有交集的,亚修是纽约的神话,号称“山猫”的不羁之人,也就只有那个人能傻乎乎的没在乎亚修的地位如何。亚修于他就是偶像,传说。你总不能对偶像说再见像平时跟友人随手摆摆说个再见也不能跟兄弟似的碰个肩再拜拜的!想想就觉得心脏炸裂有木有!就应该是出主意的李月龙来!


     啊!都是因为那个李月龙!本来他正焦急的想法子,李月龙那厮转着自己垂在胸前的头发出了这么个主意!还一脸凛然:自己伤过亚修最重要的人见了面十有八九会被大卸八块的!


     正面红耳赤间从外面疾步过来一个身着深色长褂的华人伏在辛舒霖耳边快速说了几个词。


      辛舒霖脸色一变,他挥手让人退下对亚修说了声抱歉有急事便向门口极快的走去。


      亚修也站起身子双手插进牛仔裤的前袋走向酒吧正门。


      一个向右奔向建筑密集的来华大使馆,一个则慢悠悠的向左荡。


      清冷的月辉洒在亚修头上,身上。白金色的发尖缀着光披上朦胧的纱,黑色的T恤折着层层叠叠的影。眉目仿佛被上帝吻过精致的不像人间该有的。眸里也没有一丝对世界的眷恋,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也没有要死的念头,就这样静静的待在这令人窒息的一处。

   

   孤独的去思念一个人,想念,是不犯法的吧。


      “喂!不是说要等等我的!怎么转个身就啥也没有了!说句话啊!”我好气啊!真是的,果真没有喊我!


      “大叔,你很烦啊,能不能闭会儿嘴。”亚修掏了掏耳朵嘴里不忘挖苦我。


      “我不是大叔!小孩有点礼貌!要叫哥哥。”我不太承认自己这么老至少我摸自己脸没有像年过四十的大叔那么糙,他看着也二十出头了就大不了多少!


      “要回去了是不是?”我看亚修从酒吧左拐之后又闪身进了拐弯处,远处赫然是刚刚随意搁置的摩托。

      “亚修?别走那么快啊!又没有人抢你的车。”亚修走的越来越快我都可以看见他带动金色的头发翻起金色的波浪。


      正当我疑惑间亚修已经甩我几步远了,忽然!从一侧阴影里窜出一个人,我甚至不知道他何时闪到亚修身后举起了什么,只见他抬起的东西反了光!


     “危险!亚修!快躲开!”我只来的及说出来那东西已经向亚修的脑袋上招呼了!好在亚修身手灵敏一个侧身攻击从身前划过。


      那人见一击不成顺势手腕一转改为横劈,“小心!”我只能干喊什么也帮不了,那个橄榄球棒劈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亚修早料到有这一手,腰身一低再次躲过并快速后退拉开距离。

  

     敌人蒙着面裹着头巾又是晚上实在很难辨认出是哪种人,毕竟是在纽约这样鱼目混杂的大城市,四面八方来混圈的多了去。


    旁观的我刚舒口气就看见亚修右后侧又跳出一个肌肉大汉也同样的装束。手里没拿什么直接向亚修招呼!他们不止一个人!“亚修!你后面!”我再次缓下的心又紧绷起来!他们到底有什么意图!


     亚修早早跳出攻击范围,大汉猛的向前冲,亚修赤手接下顺带抬腿劈下袭来的球棒。游刃有余,结果……


      “亚修!还有!”听到我咋呼亚修震了一下,不是因为他后面又冲出一个拿球棒的,在我看来真的是被我吓住了……


      因我这一喊亚修错过了最好的躲防机会只得腰身一沉将大汉横甩在地右腿横扫旁边刚站起来的人,新跑出来的那个他避无可避,咬咬牙用左臂挡下。


     “咣!”清晰的骨头撞击金属的声音听的人牙齿发酸,亚修后退出包围圈背抵着墙。左手估计不能用了软哒哒的垂在身侧。他的脸只出现一次轻声吸气的颤动。


    他缓了一会儿稍稍侧头对我说:“大叔,不能帮忙请不要一惊一乍的好吗?这让我很困扰啊。”


     那三人以为亚修旁边还有人,一人已将球棒指向我,很可惜他们也看不见我,我也不是人,只是个没有用还饥肠辘辘的废鬼。


     然而以为被骗的三人组马上恼羞成怒冲向亚修,那个大汉极快的飙了句不太正规的伦敦腔英语,我只听懂了一点:“MD,跟鬼屁话,敢骗老子……”


     “啊哈……哈哈,大汉你还误打误撞骂对了……”我心里还有闲情的吐槽。


      “看起来没有杀意只是想给我个教训。”亚修呸了一口,极快的抽出藏在鞋底的军用刀,“看来,枪还是乖乖呆着吧。”


     “嗯,你高兴就好!……什么!你脑子生锈了吧!有枪不用还半残人士挥刀血拼!拿出枪来吓吓人啊!傻子都知道遇枪跑的!”我飘到血拼的人群上空头一次感觉自己当个鬼是那么的无用。就算露个面吓跑个人也行啊!


      刚用刀档了一击的亚修嘴角微微翘起:“啊,原来自己可以做到危险来临之际不用直接拔枪,甚至可以先判断对方的意图再下手的,我,做到了呢。真好,你呢?现在过的好不好?英二……”下一秒他被一记硬拳打翻在地。


     “亚修!”我顿时没来由的慌了,心止不住的狂跳,好疼好疼啊……明明是刚认识不到一天的人,我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就是不允许别人伤害他!感觉到眼眶热热的,余光看见亚修刚刚甩落的军用刀忘了自己不能拿起东西直接顺手一捞管他有没有拿到什么就刺向快要招呼到亚修身上的拳头……


       ……


    昔日纽约的老大还是头一次被无名小卒打的这么狼狈要是以前早就拔枪,明天早报上也只是登报两帮人打架多了三具尸体而已,他还是那个无限风光的人。


    接下来就是一场无休止的疼痛了吧。


    啊,再狠一点吧,狠狠打下去,没有人发现,没有人在乎,就这样悄悄离开这个无所谓的世界吧,真的好累啊英二。

   

    “亚修!!”是谁在竭力喊他?英二吗?!只有英二才在他如此狼狈的情况下那么愤怒,明明平时那么温和的像太阳的人,谁也想不到会那么凶啊。


     有温热的东西滴在他脸上,是血吧,刚刚那拳头真重啊,直接打的他眼睛充血脑子直接昏昏的。什么也看不清听不清也辨不清。


     好像世界已经抛弃了他,不,是他选择不要这个世界……好累,就闭一会儿眼,就闭一会儿……





     awsl,半夜码字要老命。呐,我心里的Ash就是这样的:平时不重要的人话少,在乎人就会犯傻露出软弱来,今天这个情况在他的战情来说几乎很少出现的失误,毕竟BLACK教给他的是“一定要止住敌人的呼吸”没有手下留情这一说法。哈哈,只能说剧情需要。希望看官们能够喜欢这个文。

    



       

鸩酒

【A英】十日谈

*🉑配合vale of tears食用

*并不是if线

*意识流,借鉴了《乞力马扎罗的雪》的结构,功力有限,展现不出a英之间精神联系万分之一的美😭

正文↓


曼哈顿的灯光依旧如此耀目,将黑幕上细碎的星光悉数打散,高楼的风飒飒作响,刮向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亚修曲腿坐在窗檐,手中的黑咖冒出的热气颤颤巍巍地向上升腾,身后两盏昏黄的小灯照得他神色愈发不明。


英二推门而入,“在想什么?敲门都没听见。”


“没什么。”他扭头,熟稔地带上了笑。


“一切都结束了,亚修。”英二拥住他,下颚轻柔地抵住他的肩,却是诱发...

*🉑配合vale of tears食用

*并不是if线

*意识流,借鉴了《乞力马扎罗的雪》的结构,功力有限,展现不出a英之间精神联系万分之一的美😭

正文↓

 

曼哈顿的灯光依旧如此耀目,将黑幕上细碎的星光悉数打散,高楼的风飒飒作响,刮向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亚修曲腿坐在窗檐,手中的黑咖冒出的热气颤颤巍巍地向上升腾,身后两盏昏黄的小灯照得他神色愈发不明。

 

英二推门而入,“在想什么?敲门都没听见。”

 

“没什么。”他扭头,熟稔地带上了笑。

 

“一切都结束了,亚修。”英二拥住他,下颚轻柔地抵住他的肩,却是诱发生疼忆想,“别作他想了,和我去我的国家看看吧,你答应过的。”

 

杂乱的片段闪过,曾经切肤之痛没能烙在皮肤上,却是刻在了每段血管中,一经回想,便是血脉偾张的怒意与惊恐冲上大脑。

 

亚修抿了一口咖啡,终是没能推开英二,堪堪应了句,“好。”

 

身后的青年松了手,缓缓开口道,“我要带你看我的故乡,有广袤的田野——啊,正像是城外的麦田,一到秋季便是金灿灿连成一片…”

 

亚修突然蜷起了身,腹部传来的痛意逼得他冷汗直冒,青年似乎不自知,仍在那絮絮叨叨地讲着他的家乡。

 

他睁开了眼,模糊的眼界里依稀有灿烂的阳光,像是金色的麦浪,一波又一波地顺着风滚来,亚修又缓缓阖上双目。

 

他们不再身处广袤高楼,先前的白色木窗柩,陈旧壁纸打着卷从砖瓦墙上飘下,依旧是夜晚,窗外却是显得宁静了许多,没有喧嚣的风拍打,他的心也趋于平稳。

 

困意席卷而来,亚修梦见了古旧的过去,好比旧录像带的回放,坑坑洼洼模糊不清,却是足够渗人,无声的影片可比肩带着镰刀的死神,似乎势必要将这个还未成年的孩子带入黑色世界——但死神没做到,因为人类完美地接替了它的工作。

 

成年男性的笑声,金属掉落的声响,枪械上膛声,失去秩序的梦境轻易打破了这只猛兽的坚硬外壳。

 

野兽幼崽必须尽早学会捕猎技巧,摆脱竞争者与天敌的胁迫——亚修很小就会了,他向功成名就的老军人打出了第一发子弹——他又看见了淫邪的笑,粗粝双手努力伸长着要侵犯他的全身,他哭不出来,没有时间留给他做这些无谓之事。

 

温柔的吻唤醒了他,有别于过往暴戾的侵入,入目便是一张亚洲人的娃娃脸,带着惊慌与无措,“对不起,吵醒你了?”

 

“没,”亚修拉住英二的衣摆,“别走,陪我。”

 

他没说话,坐了下来,牵住了那只阻止他离开的手,亚修望向英二,是一双如鹿似的黑色双瞳,澄澈凛然,他再也没憋住,窗外漏进的晚风催下他的泪,喉间尽是支离破碎的语句,“英二…别走…”

 

亚修又醒了,这次他看得更清了,橘黄色调的书架上陈列着无数书籍,他想起来,自己是在美国公共图书馆。

 

迷糊之际,他又陷入了过往。

 

是故乡的绿草,不远处立着三两个木桩,手中重量适当的枪械已经上了膛,亚修瞄准了摆放其上的酒瓶。

 

身后有细碎脚步声,他将子弹射出,酒瓶应声碎裂,回头看去,青年一头黑发顺着风柔和地散开,纤长匀称的体态,裹着单薄的卫衣,却显得愈发孱弱。

 

“亚修!”他喊道,眼神里放出了光,面颊上梨涡隐隐浮现,待他跑近了,亚修几乎听见英二微喘的气息,喷在他的下颚,“教我射击好不好?”

 

亚修应下,将那把手枪交予英二,从背后把住他的身形,两具年轻的身体紧贴着,亚修感受到胸前有力的搏击,特有的草木香冲击着他的鼻腔,“看见那个孔了吗?用它对准目标,对…”

 

亚修第一次觉得,故乡也并非一无是处。

 

不过三米的距离,枪响过后,面前的瓶子完好无损,亚修不禁嘲弄英二起来,惹得这头小鹿涨红了脸,最终也只得憋出个“新手光环”字眼。

 

目之所及多了位不速之客,亚修敛起笑意,垂下了眸,木草香不再,取而代之是轻微的血气与墨水混杂的气味。

 

他张开五指,信纸被捏的发皱,腹部的疼痛已然无法再刺激他。

 

我要死了。

 

这念头一下子冒出来,不像是奔涌而来的水或呼啸而来的风那样,而是一种突然弥漫的空虚,充满不幸的味道。①

 

亚修沉沉睡了过去,他梦见了废墟的逃脱,那个来自异国他乡的青年,天生温顺无害,以一根腐朽的铁棍,从自己面前倏地跑过,带起一阵风,杆子被压弯了,腾地弹起,而那人儿却是飞了起来,一双微张的手像是一双翅,引进了一束光。

 

他又看见了初遇时酒吧里的英二,带着满目生涩,却又鼓起勇气探前一步,“可以给我看看你的枪吗?”

 

……

 

亚修感到死亡又靠近了,这一次不是闯进来的,那是一口烟,像摇曳烛火的轻风,让火焰陡然高涨。②

 

他努力睁开双目,信尾俊秀的字体被赤色拉出长长的尾羽,“我的灵魂与你同在。”

 

亚修翠色的眼又隐没在淡金色的睫毛下,他真的睡去了,无人再扰。

 

①+②:选自海明威《乞力马扎罗的雪》

苹果烟花
为亚修和英二流泪…假如英二,在...

为亚修和英二流泪…
假如英二,在亚修和欧莎决斗前离开的场景(亚修挥手告别)
(呜呜,还是别离开了吧)

为亚修和英二流泪…
假如英二,在亚修和欧莎决斗前离开的场景(亚修挥手告别)
(呜呜,还是别离开了吧)

方垣
ash太好看了!! 沦落为大头...

ash太好看了!!

沦落为大头画手

ash太好看了!!

沦落为大头画手

戀愛囚人💞

「My soul is always with you.」

「My soul is always with you.」

破云子
Banana Fish 与原作...

Banana Fish 

与原作同名

其实还是希望有太太能领梗走的

我好懒得写…

不标攻受是因为我没想好…

Banana Fish 

与原作同名

其实还是希望有太太能领梗走的

我好懒得写…

不标攻受是因为我没想好…

✨锦灰🍣

不管怎样年还是要过的💪🏻新年快乐!大家都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今年的新年明信片(透卡),印100份随便换换,希望能给你带来好运气~(互fo可以直接找我要

年后发平邮,不挂号,留地址的时候请记得留邮编没有邮编不回复

春联由我的好基友彬彬友情提供!福照非酋万事欧 喜嗑CP粮草多 横批:脱非入欧

不管怎样年还是要过的💪🏻新年快乐!大家都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今年的新年明信片(透卡),印100份随便换换,希望能给你带来好运气~(互fo可以直接找我要

年后发平邮,不挂号,留地址的时候请记得留邮编没有邮编不回复

春联由我的好基友彬彬友情提供!福照非酋万事欧 喜嗑CP粮草多 横批:脱非入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