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angdream

13万浏览    1230参与
宸瑾

武士道杂志19年12月号。

因为是杂志,纸质并不好,咱们的修嵌已经尽力了……

严禁商用、修改、转出lofter和二次上传。

扫图/翻译:宸瑾

修图/嵌字: @阿九鸽鸽_ 


武士道杂志19年12月号。

因为是杂志,纸质并不好,咱们的修嵌已经尽力了……

严禁商用、修改、转出lofter和二次上传。

扫图/翻译:宸瑾

修图/嵌字: @阿九鸽鸽_ 


ハクノン

1-4:推特「@ishiroku_manga」

5:推特「@tiha_askr」

6:推特「@alpa0659」

7:推特「@ponponpontant」

8:推特「@sokei_kigan」

9:推特「@akni105」

10:推特「@yuz_1234」


1-4:推特「@ishiroku_manga」

5:推特「@tiha_askr」

6:推特「@alpa0659」

7:推特「@ponponpontant」

8:推特「@sokei_kigan」

9:推特「@akni105」

10:推特「@yuz_1234」


はやの
这边也堆一下!久违出来营业👋...

这边也堆一下!久违出来营业👋

女仆装sayo我好可 于是摸一摸

这边也堆一下!久违出来营业👋

女仆装sayo我好可 于是摸一摸

銘冷
我爱她5555 我真的画不出这...

我爱她5555


我真的画不出这个女人万分之一的美丽


说实话她配谁我都可以,包括我本人(?


服装未完成,打算先摸个鱼

我爱她5555


我真的画不出这个女人万分之一的美丽


说实话她配谁我都可以,包括我本人(?


服装未完成,打算先摸个鱼

茶子_あやちさbot

【已授权汉化】老师的推特链接:https://twitter.com/tukineyomi

喜欢的话还请一定去支持下老师哦d(´ω`*)

【已授权汉化】老师的推特链接:https://twitter.com/tukineyomi

喜欢的话还请一定去支持下老师哦d(´ω`*)

渺小MeO
官方四格漫画195话,缓慢上传...

官方四格漫画195话,缓慢上传----------------

1.官方四格漫画在微博已有完整汉化,各位可以在博主@  BanGDream每日推  那里看到。
2.转载到lofter感觉看起来会比较方便。
3.已经从微博处取得了将汉化转载的授权,授权图请见合集。各话的翻译及嵌字在各话图片最末端,均为微博名称。

官方四格漫画195话,缓慢上传----------------

1.官方四格漫画在微博已有完整汉化,各位可以在博主@  BanGDream每日推  那里看到。
2.转载到lofter感觉看起来会比较方便。
3.已经从微博处取得了将汉化转载的授权,授权图请见合集。各话的翻译及嵌字在各话图片最末端,均为微博名称。

壳聚糖

Dislocation 05

  

  哗——


  呈透明的水流自水管内淌出,逐渐积满整个盥洗槽,多余的液体从后侧槽壁的小孔处引出,发出流失的碎响。


  水槽前的人在一段时间内仍然发愣。直到幡然清醒后,她按下水龙头的开关,蹙眉盯着镜面里的人影。削瘦而憔悴的脸颊,犹豫不决的眼眸,面部呈现出病态的苍白,水滴沿着轮廓流下,嘀嗒降落在水池。


  没有真切的实感。


  把诡异的感受抛之脑后,她在心底反复敦促着自己,又将束起的金发散开,拿起木梳一遍遍理发,对着镜面尝试着更为真实地微笑。


  ——不能再次止步不前。


  脑海浮现的画面支离破碎,有咲在阖眼用毛巾擦脸时,很快地完成了情绪转变。


 ...

  

  哗——


  呈透明的水流自水管内淌出,逐渐积满整个盥洗槽,多余的液体从后侧槽壁的小孔处引出,发出流失的碎响。


  水槽前的人在一段时间内仍然发愣。直到幡然清醒后,她按下水龙头的开关,蹙眉盯着镜面里的人影。削瘦而憔悴的脸颊,犹豫不决的眼眸,面部呈现出病态的苍白,水滴沿着轮廓流下,嘀嗒降落在水池。


  没有真切的实感。


  把诡异的感受抛之脑后,她在心底反复敦促着自己,又将束起的金发散开,拿起木梳一遍遍理发,对着镜面尝试着更为真实地微笑。


  ——不能再次止步不前。


  脑海浮现的画面支离破碎,有咲在阖眼用毛巾擦脸时,很快地完成了情绪转变。


 


   

  

  

  12月22日。


  平安夜前两日,这也女儿真希期末考试的日子。


  从衣帽架上取下大衣和围巾后,客厅处刚好传来清脆的声音,是真希在柔声呼唤着她。虽然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但有咲还是从语调里捕捉到一丝急促与紧张,那听起来像是考前焦虑的缘故。


  「妈妈,差不多要出发了喔,香澄妈妈已经在外面停好车等我们了」


  「是——妈妈马上就过来了,不要那么着急啦」


  


  她无奈地轻笑着,从衣架上摘下针织帽后。挎上皮包快步走向客厅,这才看见女儿早已背上书包站在玄关处等待。


  女孩身着的校服平整而毫无褶皱,搭配的短款皮靴精致小巧,背对着自己的身影不时微晃,让金亮的双马尾随之轻曳,她的嘴里嘟囔着含糊不清的话语,有咲凑近一听才听清她是在做谜题推理。


  谜题内容是近期较为风靡的一档栏目之中的,这档节目由无数个悬疑案例拼凑而成。与那些喜欢洋娃娃与童话故事的同龄孩子相异,真希总是对于侦探推理小说、解谜集表现出无穷的兴趣。


  「真希~」


  故意绕出真希的视野范围,有咲拿着针织帽,捻手捻脚地朝她背后走去,她伸长脖颈对着女孩的耳廓坏心眼地轻语,然后心满意足地看着女孩如雷击般愣在原地,一副惊恐万分的模样。


  「啊……!」从嗓子里挤出短促的惊呼,真希在猛然转身之后才看清母亲眼底的揶揄之色。


  稍稍有些不甘心。


  她鼓起了腮帮,像大人一样烦恼地皱紧了眉毛,但在定睛看清有咲的穿搭后,那双如玉珠般晶莹剔透的紫瞳还是熠熠发亮。原先的惊恐和不甘转眼消散,半个身子高的她揪着有咲的衣角,忍不住开口赞叹着「妈妈!今天你看起来好漂亮~!」


  「多谢我们家真希的夸奖喽」有咲蹲下身笑着摸了摸她毛绒绒的脑袋。她从背后像变魔术一样取出针织帽,小心翼翼地套在真希头上,再细心地整理好微乱的发梢。


  「喔,对了,今天要戴上这个帽子,最近的天气越来越冷,真希要做好御寒工作才可以呢。」


  「这个帽子是?」


  「是妈妈前不久给真希织好的,希望你能喜欢」


  点点笑意于梨窝处漾开,这让真希在很短暂的时间有所恍惚。不需要针织帽,一个无比温暖的笑脸,足以驱散冬日的寒冷。她是想这么跟妈妈说的,抬起脑袋的时刻又不自觉忘记该怎样组织语言。


  


  内心的空缺处被一点点填补,原先的疮口被竭力缝合。


  在她感到幸福的同时,却总隐隐感觉,最近自己的妈妈总有些不同寻常。






  


  


  


  「真希,今天按往常做功课那样的状态就行,放轻松不要太过紧张了」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有咲扭头看向后排的女孩,在看清真希淡然无澜的表情后,她终于如释重负。


  经过这几周紧锣密鼓的备考,平日里成绩就不错的真希得到了更大的进步,只是年纪尚小的孩子在面临要事前还会有些紧张焦虑,前几天她总是看见真希苦思冥想着些什么事。


  「一定会好好努力的!」将视线从车窗上挪回,向来乖巧懂事的孩子朝着有咲举起手臂做出鼓起的动作「有咲妈妈这几个星期教会我很多技巧,我一定要好好发挥,这样才不会辜负付出!」


  「不要给自己压力喔。考试结束后,妈妈们会带你去看最新上映的电影,逛商场购物,有想要的东西提前告诉妈妈吧」


  「那就到时候再说啦」


  终于,一直窥视从后视镜处窥视着妻女举动的香澄忍不住干咳了起来。她因被忽视了太久看起来稍显不满,连语气里都夹带着几分酸涩「有咲不要这么宠着真希啊,到时候她狮子大开口,要买很贵的限量商品,我们全家都濒临破产」


  无奈于恋人的孩子气,有咲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真是的,不要这么说……。今天对于女儿是很特殊的日子」


  「看吧,有咲妈妈还是向着我的,不像香澄妈妈整天和我作对」


  「哼,真希很得意的样子呢……」


  「香澄妈妈嫉妒了吗?」


  「才不会呢——」


  话虽如此,她却表现像是委屈巴巴的犬科动物,打着方向盘的手都愈发软绵无力。而看着此情此景,有咲和真希却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最终,香澄还是没能撑住紧绷的脸,她永远无法伪装自己,于是只好绽放出十分爽朗的笑颜。


  


  

  原本悠长的路程这次显得不甚遥远。


  远望着前方规整开阔的道路,有咲却显得毫不专注。她下一秒便阖上双眸,如若陷入甜梦般微抿起唇。不会有人得知,她正在努力地、用心地感受着身在的温暖之处。




  


  


  把真希送至学校门口再和她告别后,两人随即离开。香澄之后还有公务要处理,而有咲还要回家做些家务事,家和公司的方向也正好一致。


  在返程的路上,有咲拿出智能手机绞尽脑汁地摆弄着,屏幕上赫然可见“期刊编辑招聘”的字眼。她认真地输入一段文字,随后警惕地瞥眼偷窥,深感侥幸地发觉香澄并未注意。


  快到家时,遇到车流高峰期。无数辆私家车排列成冗长的队列,堵塞在十字路口。


  在等待交通缓解的同时,压倒性的睡意向有咲袭来,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刻,旁边坐着的香澄竟然朝着睡眼惺忪的有咲说着些什么话,几乎是悄然无声的程度。


  「你……」


  

  因为不慎听见残存在空中的尾音,有咲在一瞬间略微陷入惊讶。车载音响的杂音此刻好似被全然屏蔽,在这个时间,在这个场所,她只被户山香澄这个人所吸引。


  喉口有些干涩难堪,她难以置信地望着那人「香澄……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喜欢你,有咲」


  后者微微笑了起来,对她突兀的怀疑毫不在意。


  在香澄最终说出口的刹那,周身凝滞住的空气好似再度恢复流动,微暖的气流从车内的空调口流出,让手心变得燥热。


  「香澄……」有咲有些哭笑不得。


  但面前那位女子好像不是在开玩笑,她难得一本正经地看着自己,随后的行径又让有咲大跌眼界。只见她稍稍探过身来,撩开了有咲前额的碎发,下一刻,像天鹅绒一般轻飘飘、又十分温柔的吻缀在眉心。


  

  像被天鹅绒轻抚而过那般。


  是几乎毫无力度的吻。


  


  「是能给予力量的Kiss…」


  「……那到底是什么啊?」


  「能给予有咲前进动力的Kiss,能给有咲带来温暖的Kiss,富有魔力的Kiss,让人一下子丢掉了烦恼~」


  「唔……」


  


  沙哑的嗓音、湿漉的眼眸、好比冬日暖阳般和煦的微笑,又违和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无比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让脸颊有些发烫,意识在此刻变得恍惚。羞赧地从齿缝里挤出话语,她最终微微晕眩了起来「……笨蛋。」


  「诶嘿,有咲难道不喜欢吗?」


  「……这」


  在得到自己的沉默的反应后,作俑者瞥下了双眸,那看上去有些受伤,宛若紫水晶般的眼瞳里聚满水露,她甚至有些试探地问出口「真的不喜欢吗……有咲?」


  「我、……香澄…」


  「嗯~?」


  无法否认的是,她在某一刹那想要把那句喜欢坦率地说出口。直到她转头察觉到那人狡黠的坏笑后,她才在醒悟后微微羞恼了起来。索性伸手将香澄脖子上绕着的围巾捂在香澄嘴唇上,好让香澄别再捉弄自己。


  这还是她第一次对香澄做出这样出格的事。


  如同一只被踩到毛绒绒的尾巴后气愤炸毛的猫咪,有咲难得摆着一副正经又恼怒的脸,她在直直盯着香澄,双颊却染得赤红。


  十二月的雪悄然降落,车窗之外,那些纯白轻盈的飘絮染白行人的伞尖,灰黑的沥青路也因此斑驳。


  伴随着时月的推进,深冬终于降至。


  


  TBC.


楚山溪
分享表情包 我笑昏了 顺便求类...

分享表情包 我笑昏了 顺便求类似搞笑邦邦表情包x

分享表情包 我笑昏了 顺便求类似搞笑邦邦表情包x

茶子_あやちさbot
【烤肉】邦多利tv live#...

【烤肉】邦多利tv live#4的熟肉来咯→av75697417

非常感谢五风桑的听译稿~


【烤肉】邦多利tv live#4的熟肉来咯→av75697417

非常感谢五风桑的听译稿~



茶子_あやちさbot

【已授权汉化】授权页摸了,总之快给我去关注老师啊!!!!!

PS:日、韩翻都缺哦!

【已授权汉化】授权页摸了,总之快给我去关注老师啊!!!!!

PS:日、韩翻都缺哦!

底里蠍

【MSKK】奧澤美咲是小天使(上)

#本篇是MSKK,但是有一點香澄有咲(真的很一點)

#人物屬於邦邦,OOC屬於我

#這個題材很適合做系列,要不要搞一下我嗑的CP呢?(冷靜


奧澤美咲現在很苦惱。

為什麼會很苦惱呢?事情是這樣的—

自從辦了兩校聯合校慶的冰川日菜明白了一件事,就是有權利真的可以為所欲為,食髓知味的她決定再搞一個活動,美其名為促進兩校友誼長存,實則為滿足自己的小九九。

本來的確不會成功,畢竟冰川日菜之心路人皆知,知道自己姐姐八成不會讓自己搞這個的她,趁姐姐不在之時,打算直接搞定花女會長—白金燐子,要讓生米先煮成熟飯。

社恐的燐子努力堅守立場,身為會長的她必須有原則!只可惜她今天時運不濟,本來也許能夠抵禦成功,就是...

#本篇是MSKK,但是有一點香澄有咲(真的很一點)

#人物屬於邦邦,OOC屬於我

#這個題材很適合做系列,要不要搞一下我嗑的CP呢?(冷靜


奧澤美咲現在很苦惱。

為什麼會很苦惱呢?事情是這樣的—

自從辦了兩校聯合校慶的冰川日菜明白了一件事,就是有權利真的可以為所欲為,食髓知味的她決定再搞一個活動,美其名為促進兩校友誼長存,實則為滿足自己的小九九。

本來的確不會成功,畢竟冰川日菜之心路人皆知,知道自己姐姐八成不會讓自己搞這個的她,趁姐姐不在之時,打算直接搞定花女會長—白金燐子,要讓生米先煮成熟飯。

社恐的燐子努力堅守立場,身為會長的她必須有原則!只可惜她今天時運不濟,本來也許能夠抵禦成功,就是遇到了看到日菜的弦卷心,在旁聽到了活動的一切。

「啊啦—!這是多麼棒的想法啊!」

「對吧?心心!一定會很嚕的。」

在兩顆小太陽下的燐子在瑟瑟發抖之中,被迫參與了這項計劃,事後得知的冰川紗夜差點手撕了親生妹妹。

這次活動的主旨,簡單來說就是分為小天使跟小主人,小天使會有一個小主人,小天使要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動關懷自己的小主人,送小卡片、小禮物或給於實質生活上的協助。

為了公平,小天使與小主人的配對是由弦卷家最值得信賴的黑衣人們抽籤決定的,連兩校的會長都不知道結果,花女會長表示:欸?不是給我決定嗎???

活動為期一個月,盡全力關懷自己的小主人吧!

#

看著自己抽籤結果的紙上寫著的三個字,美咲覺得心很累。

弦卷心,樂天開朗近乎沒有一絲陰霾的美少女,家裡有錢到一個超規格,自己能為了他做什麼呢?

她燒壞了腦子也還想不出來能做什麼。

心情五味陳雜的她走進了文具店,姑且拿起了幾張卡片仔細端詳,發現這裡居然有賣米歇爾的卡片,弦卷家到底要把米歇爾經營到什麼樣的地步啊?真是的......。

不過心應該會很喜歡吧!只要是跟米歇爾有關的東西總是能讓她笑的開懷。

把所有款式的米歇爾卡片給搜刮了一遍,雖然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些什麼,不過就先從這裡開始吧。

#

美咲覺得自己太天真了,她實際寫才知道寫卡片其實是一件很害羞的事情,把心意傳達出去這件事情,自己太不擅長了。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有點孤僻,還以為自己在Hello Happy world有點改變了,沒想到這件事還是難倒了自己。

小主人,您好......,不,也太嚴肅了吧!

小主人!今天很開心嗎:)?太違反自己的人格了吧!

小主人,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都可以說喔!我在幹嘛啊?他又沒辦法回覆我。

哇啊啊啊!我到底在做什麼!

美咲按耐不住自己的激動,決定站起來去窗台透透氣。

今晚的天空沒什麼雲,星星變得很清楚呢,那顆最亮的星星是叫做天狼星嗎?跟心之前說的一樣呢,真的很漂亮。

好像知道要寫什麼了。

「小主人,今晚的天空很清澈,我看到了最亮的那顆星星,很漂亮,希望你也有看到就好了。」

哇......,有點害羞。

#

提早起床打算早點到學校,得錯開心在的時間,遇到的話就功虧一簣了,而且撇開這個原因,被當場看到自己寫的卡片也太害羞了吧!

打開2-B的教室,發現裡面空無一人,Lucky!趕緊放完跑人吧。

走出教室總算是放下懸著的心了,回教室補眠一下吧,好累。

哎呀,那個在教室的人是不是市谷同學啊?

鬼鬼祟祟的,看來他的小主人就是班上的,那個座位,估計是戶山同學的,明明就在班上完全可以自然的放下,市谷同學真是太天真了!不懂得利用優勢,讓她體驗一下現實吧!

「有—咲—!」玩心大發的美咲拉高聲音,模仿著戶山香澄的聲音。

「呀—!不是的!」有咲聽到聲音趕緊回頭把東西塞到口袋裡。

「你這混帳!奧澤同學的個性也太惡劣了吧!」

「我自認我還是學的挺好的,至少語調很像。」

「奧澤同學請聽人說話,不要像你的小女友一樣忽略人。」

「心他才不是我的小女友////。」

「我並沒有說是誰啊?奧澤同學。」

可惡!被反將一軍了!

趕緊轉移焦點,這話題再持續下去可不妙。

「妳也不用藏了,我早看到了,是戶山同學吧!妳還是趁他還沒來早點放吧。」

習慣性把今天要用的教科書給塞在抽屜裡,發現裡面有一張卡片,啊!我都忘了自己也有小天使,太專注在心的事上了。

是一張很常見的卡片,把他翻開只有一句話。

「快樂,是人生中最偉大的事!——高爾基。」

嗚哇,我的小天使該不會是薰前輩吧!深深的感到不安啊!不要想太多,也許是另一個也很愛名言的人。

應該吧,應該。

快要連自己都說服不了了。

#

「美咲—!美咲—!」

幾乎是中午的鈴聲一響起來,心就出現了,該稱讚他出色的運動神經嗎?

「你看!我有一張米歇爾的卡片!上面有好棒的話喔!」心把卡片拿在手上,邊跑邊揮舞著它。

住手,不要再說了,會有人羞愧而死的。

「你看上面寫的字!多麼美好的一段話!」她把卡片攤開,伸到了我的眼前。

頂住,奧澤美咲,別往那兒看,沒看到就沒事了!

「啊!心,前幾天不是說想要吃我家的煎蛋捲嗎?我有多做一點,要吃嗎?」

「!!!」

「要!」

完美的轉移話題,事先計劃好果然是對的。

看到心把卡片縝密的折回去,細心的收在口袋裡,果然還是很害羞啊。

給她多一點煎蛋捲吧。

#

「小主人,這是一首輕快的曲子,我想你會喜歡的,附上歌名。」

「真正的笑,就是對生活樂觀,對工作快樂,對事業興奮——愛因斯坦。」

「小主人,今天是滿月,月光很柔和,肯定能夠做個好夢的。」

「盡可能多創造快樂去填滿時間,哪可活活縛著時間來陪著快樂。——聞一多。」

「小主人,花女的向日葵似乎開的很好,你要是能去看看心情一定會很好的。」

「世界上沒有比快樂更能使人美麗的化妝品——布雷頓。」

...
...

在自己寫著羞恥的卡片同時,也已經快要一週了,感覺寫著寫著快要超脫了,而且每天心都會拿著自己的卡片來我的面前,讓我體驗一下羞恥Play。

名言卡片也每天都會出現,而且完全環繞著快樂這個概念,大概也只會是Hello happy 的成員了吧,該不會真的是薰前輩?那還真是辛苦他每天這樣來回花女跟羽丘。

雖然除了努力每天寫著卡片,我也一直在偷看心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助的,不過自從不同班之後,相處的時間真的少了很多。

雖然每天中午會一起吃飯,晚點也會一起練習,有時候是米歇爾模式就是了,偶爾假日也會一起出去玩。

不過感覺就是少了點什麼。

就像是我們本不該分離的。

......我在想什麼啊我?真的是思考當小天使想到腦子不靈光了。


不是很重要的廢話:

是之前第二季時開的腦洞(但還是沒填完(欸

非常喜歡美咲跟有咲互相調侃的損友關係,

所以加了進去。

阿卡球akakyuu

「BanG Dream!/みさここ」恋爱向rpg游戏真的有这么好玩吗。

*瞎写


——「恋爱向rpg游戏真的有这么好玩吗?日菜?」

周末。冰川家。弦卷心在接过日菜递来的游戏手柄的同时眨着眼睛追问了句,与此同时她学着电视机前的日菜的样子,盘起腿坐下,摇晃着身子看向电视的方向。


「真真真…真——的很好玩哦!!」日菜伸展开手臂,夸张地比划出一个大大的弧线。在反复强调的同时直起身子打开了电视的开关。在等待液晶屏幕亮起的间歇里,她闪烁着光芒的眼睛径直看向一脸疑惑的心,「是噜♪的感觉呢!」


「嘛,既然日菜这么说了,」心点了点头,认真地看向浮现出"xx物语"标题的电视屏幕「我还是第一次玩这样的游戏呢!」


熟练的操作起游戏手...

*瞎写

 

——「恋爱向rpg游戏真的有这么好玩吗?日菜?」

周末。冰川家。弦卷心在接过日菜递来的游戏手柄的同时眨着眼睛追问了句,与此同时她学着电视机前的日菜的样子,盘起腿坐下,摇晃着身子看向电视的方向。


「真真真…真——的很好玩哦!!」日菜伸展开手臂,夸张地比划出一个大大的弧线。在反复强调的同时直起身子打开了电视的开关。在等待液晶屏幕亮起的间歇里,她闪烁着光芒的眼睛径直看向一脸疑惑的心,「是噜♪的感觉呢!」


「嘛,既然日菜这么说了,」心点了点头,认真地看向浮现出"xx物语"标题的电视屏幕「我还是第一次玩这样的游戏呢!」


熟练的操作起游戏手柄,伴随着电子音构筑的安谧的背景音乐,日菜驾轻就熟的按下了start的按钮,「哼哼,难得心ちゃん来我家玩♪这是只给心ちゃん呈现的特别礼物哦!——锵锵☆日菜恋爱物语!」随着情绪高涨的介绍,像素风的画面适时铺展在屏幕上,占据了心的视线。而屏幕中央,那个备注着「冰川日菜」的角色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视线的焦点。


「哼哼哼,这可是我奋战了半个月的结果呢~」配合着得意洋洋的讲解,日菜操作着自己的角色靠近了站在走廊上待机的角色「冰川纱夜」,当两位角色接触的那一瞬间,夸张的爱心在两人之间霎然迸现。


心听见日菜哼起了paspale的那首能让人变得快乐起来的曲子的旋律。


   ……

「日菜,你在这里做什么呢?」身旁的日菜绷紧了声线,正惟妙惟肖的模仿着roselia的那位...记不清名字的人的声音,那模仿着的神情平白无故的捎染上几分严肃,一派煞有介事的样子。


下一瞬间,日菜清脆的声音回到了耳畔,却又比平常的日菜更添了几分乖巧和高昂「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在等姐姐啦——!」


「日菜你真是的……」


就像是有意配合着从屏幕下方跳出的煽情的文字和日菜生动的演出一般,屏幕中的爱心源源不断地跳跃进心的视线。


讶异的注视着屏幕,平白无故的羡慕,心不自知地紧紧凑近了屏幕,半晌才发出了一声极其真诚的感叹「……真厉害呢!!!不愧是日菜!!!!!」


任谁被弦卷家的大小姐那样闪闪发光的眼神注视着,想必都会情不自禁的自矜起来的。更何况以自信见长的冰川日菜。显然,后者在心真挚的夸赞下骄傲地挺起了胸膛,那自得的样子像极了拉长了鼻子的匹诺曹。她甚至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心的肩膀:「嘛,这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的事情。……毕竟感情这种事情嘛~很难琢磨明白!」

左进右出的忽略了日菜「毕竟连我冰川日菜也是几经周折才让姐姐喜欢上……」的说明,心一脸专注地按下了"开始新游戏"的按键。

嗯...首先是男主角姓名的输入、


按部就班、

…………


「请输入待攻略角色的名称,在接下来的故事里,她会伴随着你的选择表现出不一样的态度……」


心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唇畔不自知的逐字念出自己自然而然地键入着的名字「奥……奥沢……美……咲。完成啦!」


日菜眨眨眼睛「心ちゃん真的很喜欢美咲ちゃん呢!」


「当然啦,我最喜欢美咲了!」


未及对方反应,屏幕中的"奥沢美咲"率先说出了她的第一句台词「嘛,你可真是个奇怪的家伙……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总觉得有些在意呢……弦卷さん的事情……」


「啊啦,真像是美咲会说的话呢。」心金色的瞳孔里点亮了超大伏的电灯,紧跟着「总觉得……真厉害呢!」的喃喃自语,唇角不知不觉地勾勒起大大的微笑。


「对吧对吧!!!」



一个小时后……


奥沢 美咲「谢谢你邀请我……老实说,没有弦卷さん的话……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奥沢 美咲「你说只要有我在就会很开心?……唔。和弦卷さん在一起……我也很开心……」

奥沢 美咲「我们两个是一样的呢!」



「啊啦啊啦♪」一脸新奇的注视着屏幕中绞着衣角的「奥沢美咲」,心莫名其妙的兴奋了起来,她高高地举起了双手,炫耀般看向日菜的方向「看到了吗!日菜!「美咲」真可爱哇!」


日菜显然是想起了真正的「美咲」,一副憋不住爆笑的扭曲表情……「……心…心ちゃん!……加油!」


…………


奥沢 美咲「心さん,我很感谢你对我的积极……但是你的热情……不觉得有些过火吗?」


「嗯?是吗?」心金色的瞳孔里的电灯黯淡了几分。


…………………………


换上了睡衣的日菜一脸倦意地挠着自己那乱糟糟的发顶「心……心ちゃん,我先睡了哦……」


伴随着"啪"的关灯声,黑暗的房间里仅剩下电视屏幕微蓝色的光芒同心被屏幕照亮了的认真的神情,心废寝忘食的操作着游戏中的角色,简直像是同游戏较起了真一样,前所未有的固执。


也不知过了多久,兴许是度过了数个小时,游戏里的世界却已然走过了一年。


屏幕中的「奥沢美咲」迟疑的样子是正如同现实一般留存着疏离的亲切感,她在几秒的噤声往后笃定地抬起头来「抱歉……心さん……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


「………」

弦卷心在宁和的片尾曲里如梦初醒般瞪大了眼睛,伴着片尾曲伤感的旋律,她半晌才重重的向后方的坐垫倒去「要让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比唱歌要难多了呢。」


客厅的黑暗悄然放大了时钟滴答的声音,卧室里的日菜似乎大喊了句「最喜欢姐姐了!」之类的梦话,也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了一点零零碎碎的水声,客厅的空调的呼吸声不断刺激着神经。


一个人玩游戏也好,在这样狭窄的房间里过夜也好,通宵熬夜也好,现下心头晦涩不明的心情也好,这些都是心未曾感受过的。如果黑衣人能够告诉自己现在的心情是什么就好了……如果美咲能立刻出现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当然。这以后,花了整整一周玩游戏并终于通关时,当那以后的登校日,奥沢美咲掏出手机一脸难以置信地指着手机里的照片并质问「这究竟是什么啊?!!!!!」时,心早就把这段失败的经历和意义不明的心情忘得一干二净就是了。


「啊啦?」心凑近了屏幕,仔仔细细的端详起来。


在美咲和「日菜さん」的聊天窗正中央,兴致勃勃的拿着游戏手柄抱着电视的心的形象非常直观……


美咲似乎很生气的样子,红着脸打开第二张照片:一脸兴奋的心指着电视的方向,身后的屏幕上,并不难看到正中间的字样:


奥沢 美咲「心さん……我好高兴。我呢,不知道被心さん的笑容拯救了多少次呢……!我……我也喜欢你!」



心疑惑的视线移向因为恼羞成怒而涨红了脸的美咲「有什么问题吗?美咲?」


「哈?」被一脸理所当然的心硬生生噎了一下,美咲莫名心虚地顿了顿,再厘清思绪过后复又重申般敲了敲手机屏幕「先不说这羞耻的台词是怎么回事……你……我………………所以为什么我会是女主角啊!!!」


「因为我是男主角哇!」心的语气中满是莫名其妙,在美咲不作回应的短暂沉默里,她自顾自地张开双臂原地转起了圈圈,「呐呐,美咲也一起玩吧,恋爱rpg♪!」


「我……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我会是心你的攻略对象啦!!!」



「还能因为什么呢?」奥沢美咲看见弦卷心倏地凑近了自己,放大了数倍的金色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美咲,那困惑的样子简直让美咲反过来开始怀疑起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问了什么毫无意义的问题。在陷入自我怀疑之前,她听见心的声音在耳畔轻飘飘地响起,「当然是因为我...非美咲不可啦!」


…………



心哼着轻快的旋律忽地跳远,在短暂的呆滞过后,美咲慌慌张张地拉低帽檐扭过脸去,紧接着的是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咳「咳……咳嗯。…………恋、恋爱rpg……真的有这么好玩吗。」


「好玩哦!」心转过身来,送上了一张大大的笑脸,「真的,真——的很好玩哦!」








*为了不把こころさん和日菜さん的对话写的充满小学生气息而绞尽脑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