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bc

5908浏览    1926参与
刷电影老太太

BBC新剧《德古拉》定档明年1月1日!新年大期待!

《神探夏洛克》团队打造,魔法特、麦哥再联手!

改编自布拉姆·斯托克的同名经典小说,讲述邪恶而性感的吸血鬼德古拉的起源,以及他和范海辛后代的斗争。

克拉斯·邦饰演德古拉,麦哥Mark Gatiss、乔纳森·阿里斯、莫菲德·克拉克参演,依然是三集迷你剧!

BBC新剧《德古拉》定档明年1月1日!新年大期待!

《神探夏洛克》团队打造,魔法特、麦哥再联手!

改编自布拉姆·斯托克的同名经典小说,讲述邪恶而性感的吸血鬼德古拉的起源,以及他和范海辛后代的斗争。

克拉斯·邦饰演德古拉,麦哥Mark Gatiss、乔纳森·阿里斯、莫菲德·克拉克参演,依然是三集迷你剧!

君士坦丁堡de月色

54.5。超美的片段:夜里捕鱼、海边晨光、男主也拍得很好看。

54.5。超美的片段:夜里捕鱼、海边晨光、男主也拍得很好看。

君士坦丁堡de月色

16.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偷东西的小松鼠

16.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偷东西的小松鼠

君士坦丁堡de月色

11。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沙漠里的松鼠

11。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沙漠里的松鼠

君士坦丁堡de月色

13.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捞坚果的小松鼠

13.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捞坚果的小松鼠

君士坦丁堡de月色

08.会飞的松鼠。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

08.会飞的松鼠。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

君士坦丁堡de月色

06。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印度雨林

06。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印度雨林

君士坦丁堡de月色

01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痴迷坚果

01BBC纪录片:松鼠的世界.痴迷坚果

汤圆小猪猪

BBC这个宝藏刀客特衍生剧集我竟然现在才看到!外星王子Charlie和Matteusz也太甜了吧!三年了真的还有下一季吗!

BBC这个宝藏刀客特衍生剧集我竟然现在才看到!外星王子Charlie和Matteusz也太甜了吧!三年了真的还有下一季吗!

None.

“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那些问题 最简单的事实 夜晚天空变黑 实际上非常深奥 它耗费了两百年时间推理和思考…”  这就是科学的魅力吧!!


做了四页笔记才理解每句话的意思,但又不能全然理解全部的意思。作为一个文科生,在理解的过程中,突然感谢高中之前的基础学科学习。其实很多东西都源自于兴趣,很多事情的理解又建立于经验。那时候的不理解到现在的理解是多少信息化繁为简的过程呀,而我又是一个常人,那些科学家又在用一个个的whole life去探讨整个科学的冰山一角。


套用片中一句话结尾:

“我们只是时间初始时物质与反物质巨大毁灭下的残骸 难以想象的爆炸残留物”

“在我们起源的虚无 与...

“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那些问题 最简单的事实 夜晚天空变黑 实际上非常深奥 它耗费了两百年时间推理和思考…”  这就是科学的魅力吧!!


做了四页笔记才理解每句话的意思,但又不能全然理解全部的意思。作为一个文科生,在理解的过程中,突然感谢高中之前的基础学科学习。其实很多东西都源自于兴趣,很多事情的理解又建立于经验。那时候的不理解到现在的理解是多少信息化繁为简的过程呀,而我又是一个常人,那些科学家又在用一个个的whole life去探讨整个科学的冰山一角。


套用片中一句话结尾:

“我们只是时间初始时物质与反物质巨大毁灭下的残骸 难以想象的爆炸残留物”

“在我们起源的虚无 与吞没我们的无限之间 存在着深刻的联系”


片子是2011年所制,而如今夸克、黑洞等新理论一直在探索“冰山一角”的路上!

miaoshao

没有猴子只有海豚的Monkey Mia,位于西澳的Shark bay,这里是世界级的自然保护区

而且拥有世界上唯二其中之一的贝壳沙滩

整个沙滩都是由贝壳组成的,白色的沙滩

沙漠里的绿洲是一个蓝绿色的湖,连接着印度洋

没有猴子只有海豚的Monkey Mia,位于西澳的Shark bay,这里是世界级的自然保护区

而且拥有世界上唯二其中之一的贝壳沙滩

整个沙滩都是由贝壳组成的,白色的沙滩

沙漠里的绿洲是一个蓝绿色的湖,连接着印度洋

是语容鸭

真的不明白CNN和BBC

我曾经那么仰慕这些所谓的报刊泰斗;曾经那么欣赏英国的纸张文化,甚至近似于羡慕,能在这个越来越繁忙越来越功利的世界保持一种慢节奏——专属于它的英伦式浪漫。

然而政治终于先行于梦想,

然而利益终究践踏了真相。

我难以形容自己的完整内心:

作为中国人,愤怒;作为BBC古典剧的死忠粉,失望;作为一个欣赏且向往新闻工作者的人,的确不知该说些什么。

又想起《报社》里的一句话,大概是这样:

       “重要的不是真相,是故事”

真的不明白CNN和BBC

我曾经那么仰慕这些所谓的报刊泰斗;曾经那么欣赏英国的纸张文化,甚至近似于羡慕,能在这个越来越繁忙越来越功利的世界保持一种慢节奏——专属于它的英伦式浪漫。

然而政治终于先行于梦想,

然而利益终究践踏了真相。

我难以形容自己的完整内心:

作为中国人,愤怒;作为BBC古典剧的死忠粉,失望;作为一个欣赏且向往新闻工作者的人,的确不知该说些什么。

又想起《报社》里的一句话,大概是这样:

       “重要的不是真相,是故事”


刷电影老太太

BBC新剧《德古拉》预告来了!就是魔法特和麦哥每次被问到神夏第五季都被拉出来说“要先忙新作品”的那个剧hhhh。
改编自布拉姆·斯托克的同名经典小说,讲述邪恶而性感的吸血鬼德古拉的起源,以及他和范海辛后代的斗争。
克拉斯·邦饰演德古拉,麦哥Mark Gatiss、乔纳森·阿里斯、莫菲德·克拉克参演,《神探夏洛克》团队打造,依然是三集迷你剧!太期待了!

BBC新剧《德古拉》预告来了!就是魔法特和麦哥每次被问到神夏第五季都被拉出来说“要先忙新作品”的那个剧hhhh。
改编自布拉姆·斯托克的同名经典小说,讲述邪恶而性感的吸血鬼德古拉的起源,以及他和范海辛后代的斗争。
克拉斯·邦饰演德古拉,麦哥Mark Gatiss、乔纳森·阿里斯、莫菲德·克拉克参演,《神探夏洛克》团队打造,依然是三集迷你剧!太期待了!

DEN DEN是只黑废柴

人家好生气‼️生气起来会萌到自己那种😂

人家好生气‼️生气起来会萌到自己那种😂

物理课代表㊙

我开拓一片新的领土

P1从左往右→Rob Finn Neil

我开拓一片新的领土

P1从左往右→Rob Finn Neil

DIZZYing.com

● 愛情墳墓 【麥雷】CH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販售中:蝦皮伯樂巷微信商店


「環狀的戒指代表沒有結束的永恆,當你們彼此交換戒指時,我們祈禱,你們的愛也是如此天長地久。奉上帝之名我為你們兩人證婚成為伴侶,現在你們可以親吻彼此了。」

空了幾年的左手無名指被重新套上婚戒,聽著神父的指示,Lestrade抬眸對上那雙含笑的灰藍色瞳仁,對視了半秒鐘,警探主動傾身吻上男人略嫌尖刻的薄唇。

上帝之前的誓約之吻纏綿而不帶情慾,輕輕一印,卻直達心底。


擁著彼此轉身面對觀禮的賓客,只聞掌聲和口哨聲此起彼落。

那個...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販售中:蝦皮伯樂巷微信商店



「環狀的戒指代表沒有結束的永恆,當你們彼此交換戒指時,我們祈禱,你們的愛也是如此天長地久。奉上帝之名我為你們兩人證婚成為伴侶,現在你們可以親吻彼此了。」

空了幾年的左手無名指被重新套上婚戒,聽著神父的指示,Lestrade抬眸對上那雙含笑的灰藍色瞳仁,對視了半秒鐘,警探主動傾身吻上男人略嫌尖刻的薄唇。

上帝之前的誓約之吻纏綿而不帶情慾,輕輕一印,卻直達心底。


擁著彼此轉身面對觀禮的賓客,只聞掌聲和口哨聲此起彼落。

那個瞬間,夢醒了。



猛地睜開眼,琥珀色的眸瞳警覺地像是蟄伏在草叢的獵豹,花了一秒鐘確認自己所在何處,Lestrade這才放鬆下來。

下意識地轉過頭,King size大床的另一側空無一人,毋須特意去看,Lestrade也可以想像此時書房的門縫仍透出燈光,而男人正埋首於總是忙不完的緊急文件,關乎國際情勢的。


這是Mycroft位在貝爾梅爾街的住所。

婚後理所當然地身家財產不算多的警探搬進男人較自己名下大上不只一倍的宅邸,除卻Lestrade的單人公寓有些狹窄這點,鑒於Mycroft的特殊身分隨時處在危機之中,而這由不知多少特務二十四小時輪番監控的房子自是首選。



就著窗外透進來的路燈瞪著天花板,思緒亂烘烘的像是打結的毛線,毫無睡意的Lestrade乾脆翻坐起身,進浴室洗了把臉。

望著鏡子裡有些狼狽且不再年輕的面容,額前的髮絲仍滴著水,Lestrade扯起嘴角揚起抹苦笑。

步入禮堂向來是童話慣有的結局,王子和公主從此幸福快樂地在一起,故事總是以此作結,Lestrade早已過了孩子做夢的年紀,縱使如此,第二次的婚姻落得同樣結果饒是男人再看得開也不免唏噓。

更精準地來說,第二次的婚姻至今近一年過去雖說還沒糟糕到離婚的地步,但的確岌岌可危。


由於Mycroft職業特殊,身為員警的Lestrade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畢竟自己上班時間同樣不好掌控,然而婚後Lestrade倒是徹底體會了什麼叫做忙得腳不沾地,除了必要的進食與休息,Lestrade鮮少看見Mycroft不工作的時候。

比起活生生的人類,也許Mycroft Holmes更適合和工作結婚?


由婚後最初的無話不談,到現在一天說不上十句話,饒是Lestrade再遲鈍也知道情況並不尋常。

有研究顯示婚後三年是離婚風險最高的時期,很不幸地兩人正坐落於高峰區間。

想過有所作為,然而現實卻是不容Lestrade多加思索,每每一個念頭才剛浮現,下一秒鐘便讓哪個緊急案件或是臨時加班沖刷得不留痕跡,什麼燭光晚餐或是約會全付諸流水。




曾經,Lestrade認為Mycroft是個無藥可救的浪漫主義者,隨著婚後的相處,銀髮的警探發覺自己錯得離譜。

比起浮華不實的浪漫,Mycroft是個極端的務實主義者,任何行為的背後都有其目的,正如婚前那些簡訊或約會,全都是把自己搞上床的必要手段。

身為男性,Lestrade不可能不在意自己的性生活,婚前兩人同樣忙碌,卻總能挪出時間親近,反觀婚後即便同住一屋,隨著被伴侶索求的次數不斷降低,Lestrade不禁懷疑是否是自己有些走型的身材惹的禍。

伸手搭上腹部的軟肉,銀髮的警探無聲地嘆了口氣,闔上眼強迫自己重新入眠。





是誰?誰在說話?

睡夢中,模糊間似乎聽聞細碎的說話聲響由不遠處傳來。

眉頭緊蹙,睫毛不安地翕動著,縱使渾身酸痛,多年因為職業養成的習慣仍是令累極的Lestrade驚醒過來。


想也沒想,銀髮的警探隨手自床底板取出一把備用手槍,循著聲音而去,猛地推開更衣室的門卻沒想映入眼簾的竟是自己的伴侶。

「Mycroft?」眨了眨眼,Lestrade尚未清醒的腦袋運作上有些緩慢。

「Greg抱歉吵醒你了。」

「你怎麼在家?」

「我回來拿份文件,順便換衣服。」

「我來吧。」倒映在Lestrade眸底的男人一襲正裝,別於平日,適用於參加宴會的那種。

見自家上司的表情柔和下來,不久前在一旁報告的Anthea識相地將空間留給兩人。


不怎麼俐落地為男人扣上純銀製的精巧袖扣,悶聲問道:「怎麼不叫醒我?」

「我不想吵醒你,一連幾天都加班,今天更是忙到凌晨才回來的,該趁好不容易休假好好補眠。」垂首吻在Lestrade蓬亂的髮絲之間,官員低啞的聲線透著溫柔。

「今晚回來吃飯嗎?」

「我希望可以,但顯然是不可能的。宴會最快要九點才會結束。」

「一切小心。」

「我會的,愛你。」

聞言,沒來由地急切湧上心頭,Lestrade摟過官員的頸項,鷹隼般快速而準確地攫住男人的唇,以近乎粗魯的力道彼此廝磨,舌尖長驅直入,以往常不同的霸道地掠奪對方口中的氧氣和唾沫。

兩人黏黏糊糊地糾纏了良久,這才依依不捨地分開。



「我也愛你,去吧紳士給他們好看。」

臀部被不輕不重地拍了一下,受騷擾的男人顯然樂在其中,嘴角彎起一抹淺笑:「別這樣挽留我Greg。」

「他們在等你,回頭見。」

在男人仍歛灩著水光的唇上輕啄一下,銀髮的警探揮了揮手將自家伴侶趕了出去。


聽見車子駛離的聲響,屋裡空蕩蕩的。

Lestrade沒來由地陷入一股無可名狀的空虛,這種情況不是第一次發生,也稱不上常見,而唯一的相同點是總在獨處時冒頭。

「是欲 求不滿吧……」Lestrade下了結論。





「是什麼狀況?」
站在封鎖線外,才剛結束假期的銀髮警探望著可憐遭殃被撞歪的路燈如是問道。
「死者是Boris Allen,四十五歲男性單身,以開計程車為業,死亡時間是在七個多小時以前,今天清晨讓路過的送報生發現報警。」
「酒駕的案子?」
屍體早已不在現場,Lestrade接過上一個經手單位所轉交的照片,不認為分到自己隊上的案件會是如此單純。
「死者體內酒精含量超過八十毫克,還有劑量不輕的液態快樂丸,原本以酒後意外車禍死亡來處理,但屍檢後法醫發現死者左耳後留有針孔痕跡。」
「還真是不一般的注射方式。」嘴上打趣著邊揚了揚眉。

「從屍體上能夠看見死者有口角炎和左眼周圍肌肉癱瘓的小問題,鑒於散亂在後車廂的空酒瓶不難推測出死者有酗酒的習慣,可是兩手臂並沒有任何針孔,可見得即使死者有用藥也是口服而非注射。去查查死者昨晚和誰喝酒,那就是兇手。」
手中的照片讓人沒預警地抽走,沒時間在意對方的不禮貌,Lestrade幾乎是下意識脫口而出:「動機呢?」
「這是你們唯一要做的事了,拜託動動你的腦袋Lestrade,它要生鏽了。」作為回答的是男人一貫的毒舌。
聞聲望去,毫不意外瞧見那本人與發言同樣高傲的鬈髮偵探,仍舊是沒什麼新意的長外套打扮。


「Sherlock誰叫你來了?噢算了,當我沒問。」
只要他想,這總是喜歡窩在221B的偵探能夠知道任何消息。
「Donovan和Davis去調附近的監視器追查死者昨晚在哪裡喝酒,Willow和Christie跑一趟死者所屬的車隊了解狀況,將昨晚曾和死者接觸的人全列為嫌疑人一一排查,力求找出兇手和死者的關聯。」
大手一揮,銀髮的警探麻利地將下了指揮。

對於男人滔滔不絕總能將人唬得一楞一愣的推理方式,這些年來的相處Lestrade早已免疫,而正如Sherlock所言,那套戲劇化十足的推理模式並不適合蘇格蘭場,畢竟法律講求的是實打實的證據。
即便眨眼間Sherlock的推論說得再精闢,對警方而言也僅止做為偵辦方向的參考,現場採證、或是後續的走訪和訊問全都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


一頭全動員起來,另一頭身為鑑識的Anderson自然也沒閒著。
即使前一個負責的隊伍已經做過初步勘驗和紀錄,然而意外車禍和謀殺可是兩種不同概念,所要求的細節自然不同。
只見Anderson一一在車裡車外放置號碼牌,快門聲幾乎沒停,或站或蹲隔著鏡頭試圖捕捉現場的每一個細節以備不時之需。

稍稍告一段落,Anderson這才起身準備取過搜證箱裡的工具,卻沒想甫才轉過身便險險撞著不知何時便佇在後邊的男人。
接過鬈髮偵探遞來的粉盒和駝毛刷,黑髮的鑑識員嘟囔著抱怨:「該做什麼做什麼去,別杵在這邊擋路。」
「為什麼昨天沒來?」像是沒聽見似的,Sherlock灰碧色的眸子瞬也不瞬執拗地想要得到答案。

「加班。」
像是一個鬧脾氣的大男孩,高智商的偵探以沉默作為回應,朝Anderson投去責怪的目光。
嘆了口氣,黑髮的鑑識員終究鬆了口:「我今天會過去。」
笑容重新爬上嘴角,就是眉梢也高高揚起,只見目的達成的偵探腳步輕快,離去前不忘對Anderson如是交代:「晚餐我要炸魚薯條,你知道哪一家的。」


Lestrade才和局裡連繫完,一回頭恰好瞧見鬈髮偵探離去的背影。
「看起來今天的案子是沾了光啦。」
「除了停不下來的腦袋,我想找人麻煩是Sherlock唯一的興趣。」面對Lestrade的調侃,Anderson無奈地搖了搖頭。
「至少降低了他餓死的可能性。」
此話一出,身受其擾的兩人相視而笑。

然而兩人沒想到的是才剛離開的Sherlock竟折了回來,出乎Lestrade意料外的是諮詢偵探像是沒有針對揶揄有任何表示,而是三兩下扯下圍巾繞上一旁鑑識員的頸項。
Sherlock不怎麼熟練的動作說不上輕柔,甚至有些粗魯,然而隱含其中的關切卻是實實在在直達心底,望著法醫微微上揚的嘴角,Lestrade一時間有些感慨。

仍然忘不了在Sherlock死後,兩年的時間眾人的傷痛逐漸平撫,媒體逐漸淡忘這麼一個傳奇偵探時,只有 Anderson始終堅信Sherlock沒死。
那幾乎荒廢事業一心追蹤,只為試圖證明Sherlock存在的舉動瘋狂得駭人,現在想來那時候便有了徵兆。


Sherlock和Anderson是什麼時候看上眼Lestrade也說不清楚,然而當一次在221B意外撞破兩人情事時Lestrade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自家下屬和某個小渾蛋竟是那種關係。

「滾出去!」
猶記當下只聞鬈髮偵探少有地咆哮出聲。
顧不得滿肚子的疑問慌忙將門板帶上,站在門外,Lestrade滿腦子都是剛才不小心撞見的畫面,兩人褪下的衣服落了一地,自己最得力的鑑識員正仰躺在沙發上,而背對自己的Sherlock呈現跪立的姿勢一下一下挺著胯,加之曖昧的低吟和空氣中未散去的麝香氣味任誰都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過了約略三十分鐘,門板從裡頭被人重新打開,毫不意外地,Lestrade面對的是一張並不怎麼喜悅的臉孔。
「咳、抱歉打擾了。」扯了扯嘴角,乾笑出聲。
Sherlock只隨意披了睡袍,平時掩在圍巾下的頸窩留有為數不少的殷紅吻痕,不難看出在自己不識相打擾前兩人酣戰非常。
「你來做什麼?」
喑啞的嗓聲仍染有尚未退去的情慾氣息。

Anderson不見人影,鬈髮的偵探則是懶洋洋地窩在一旁的單人沙發,然而不幸地是,不大的客廳只剩下另一張方才讓人拿來用作特殊用途仍然一片混亂的三人座長型沙發,別無選擇的Lestrade只能佇著,心頭暗罵Sherlock就是個記仇的幼稚鬼,不過就是個意外,至於連張椅子都不給坐嗎?
「你直接讓我幫你查的資料。」
「放著吧。」
琥珀色的眸瞳倒映出諮詢偵探微微上揚約四十五度角的下頜,Lestrade磨了磨牙,那種油然而生的惱怒就是現在也忘不了。



出於一股清算舊帳的悶氣,Lestrade出言打斷低聲耳語的兩人:「Anderson指紋採集完成了嗎?」

「抱歉,馬上好。」

被點名的鑑識官瞪了打擾自己工作的偵探一眼,拿著工具急匆匆投入現場。


反觀Sherlock自然不可能是這般老實的反應。

「跟那個胖子結婚後你真是越來越討人厭了。」

「過獎。」


「果然某些令人厭惡的特質是會透過唾液傳染的。」

「希望你別把這種特質傳染給Anderson。」

兩人就像是吵嘴的孩子,你一句我一句誰也不讓誰。

許是好些日子累積下來的怨氣有了發洩的出口,Lestrade少有地佔了上風。



「果然你就不該和那胖子結婚的!」這是Sherlock負氣離去前的最後一次回擊。

意料外的發展讓銀髮的警探有些錯愕。

Lestrade張了張嘴,目送偵探逐漸遠去,末了終是吐出這麼一句:「的確,我也這麼想呢……」

這話說得不假,說實在Lestrade真不明白為什麼位高權重的女王鷹犬執意要與自己這個離過一次婚的基層員警結婚。

也許、正如Holmes家的思考模式一般是個無解的謎題。仰望著有些灰濛濛的天空,Lestrade如是自嘲。





一早因為名牌專櫃搶案忙得連早餐也沒吃,蒐證到了下午才稍告一段落,Lestrade這才踏入辦公室便見留守的下屬迎面而來,「Boss我剛剛幫你收了一份包裹,放在你桌上了。」

「謝了。」

沒有多想,Lestrade朝對方擺了擺手道謝。


給自己倒了杯咖啡,銀髮的警探邊咬著充當午餐的三明治邊將包裹內的光碟放進電腦。

二十多年的警察生涯,Lestrade自然收過不少表達感謝或是充滿惡意的禮物,而這回倒是別出心裁。



影片中的男人並不陌生。

Mycroft身著自己前些天瞧見的晚宴服,正和丰姿綽約的黑膚女子靠得很近,與多數賓客有些距離的兩人低聲不知在說些什麼,只見女子頻頻暗送秋波掩嘴輕笑,最後甚至與Mycroft相協離席,走進同一間房。


影片並不長,但意思很明顯,出於Lestrade參不透的理由,寄件者希望Lestrade在觀賞後有所作為。

只是對方沒料到的是Lestrade會三兩口將三明治解決,最後一臉無趣地退出光碟裝進證物袋,比起深究寄件者的目的,銀髮的警探更願意專注於案面上疊得跟小山似的文件。

這種明顯屬於對方專業領域的事務,Lestrade沒打算和特務頭子搶鋒頭。



「Mycroft這個、我想你會有點興趣。」

一直以來Lestrade都很介意男人公器私用介入蘇格蘭場的警方事務,兩人不只一次因此鬧得不愉快,這也是為什麼Mycroft在接過光碟時甚為詫異。


但男人的困惑很快便被解開。

灰藍色的眸瞳倒映出影片結束後的全黑畫面,憶及當日與自己接頭的女性極盡誘惑之能,原先以為只是可有可無的美人計,卻沒想竟是拙劣的計中計。

而摩薩德顯然也因為兩國向來交好而不敢太過,但是讓以色列玩這一手,甚至扯上自家警探Mycroft自然不會忍氣吞聲。

撥通內線,黑髮的官員沉聲交代道:「Anthea幫我安排明天中午和以色列大使會面,在他上飛機以前。」


指腹在傘柄來回摩挲,總是果決的男人猶豫了足足三分鐘之久,最後仍是撥出瞭然於心的那組號碼。

「Greg──」

沒讓官員多說,銀髮的警探已經先一步搶白:「沒事,我相信你,真的。」

像是在辨識Lestrade話中有幾分真誠,沉默了半晌Mycroft這才接著說道:「Greg,謝謝你相信我。」

「有案子進來,我要忙了,晚點見。」


電話另一頭的伴侶聽上去狀況與平日無異,然而無可言喻的情緒蓄積在胸口讓男人始終放心不下。

許是第六感吧,比起總是實事求是的警方,身為特務更多時候講求的是對危險的那份敏銳和直覺。


沒預警的嗡嗡聲響打斷了Lestrade簽名的動作,稍稍停滯了半秒鐘,隨後又流暢地敷衍過去:「啊、對了麻煩順便幫我將這份報告送去給Anderson,謝了。」


送走Donovan,Lestrade自外套口袋中取出令自己分心的源頭。

那是來自Mycroft的簡訊,信裡不外乎是解釋對方是某國圖謀不軌的特務,而兩人並沒有做出逾矩行為。

看過簡訊,Lestrade將手機隨手擺在一旁,整個人靠在椅背上發楞。


Holmes總有超乎常人的推理能力,然而Mycroft這回卻少有地搞錯了方向,不管是哪國特務或是什麼秘密任務Lestrade都沒放在心上,總是大剌剌的警探困擾的是結婚將近一年,越發覺得兩人是否真的適合彼此?又或是自己是否真的適合走入婚姻?

曾經聽過不知哪個婚姻專家說過,比起平穩的婚姻,有些人的確比較適合維持交往關係。

而自己是否正是其中一員?


DIZZYing.com

● 愛情墳墓 【麥雷】CH0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販售中:蝦皮伯樂巷微信商店


「Greg,今天拿到的禮服還滿意嗎?」

「不得不說,很意外。」

憶及午後由Anthea送來的驚喜,銀髮的警探笑彎了眉眼。


婚禮在即,自認沒什麼格調和眼光的Lestrade將瑣碎的事務全交給Mycroft拿主意,當然婚服也是,想過紳士作派的男人會選擇誇張的古典宮廷服,又或是什麼華麗的宴會服,不過很顯然,男人的選擇總是超乎想像。

打開包裝精緻的衣盒,意料外的藏藍色軍服映入眼簾,Lestrade說不出的衣料摸上去十分柔韌,除...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販售中:蝦皮伯樂巷微信商店



「Greg,今天拿到的禮服還滿意嗎?」

「不得不說,很意外。」

憶及午後由Anthea送來的驚喜,銀髮的警探笑彎了眉眼。


婚禮在即,自認沒什麼格調和眼光的Lestrade將瑣碎的事務全交給Mycroft拿主意,當然婚服也是,想過紳士作派的男人會選擇誇張的古典宮廷服,又或是什麼華麗的宴會服,不過很顯然,男人的選擇總是超乎想像。

打開包裝精緻的衣盒,意料外的藏藍色軍服映入眼簾,Lestrade說不出的衣料摸上去十分柔韌,除卻質地不同,整件禮服的部份細節亦與多年以前Lestrade當兵時有些微不同,顯然是Mycroft請人特別訂製,而費用無須多問Lestrade也知道會是自己多月薪資的高價位。


「喜歡就好。」

在那雙褐眸看見笑意,正將西裝外套換下的男人欺身吻在警探的眼角。

微偏過頭,銀髮的警探回禮似地將吻在官員的嘴角,笑問:「想告訴我你的婚服是什麼軍種嗎?」

「事實上,很早就投身特務一職的我不算是有正式從軍,而我是掛名在皇家騎兵團下。」

「藍軍?」

「是的。」

「真可惜,」只見Lestrade榛果色的瞳仁轉了轉,最後衝Mycroft咧出一笑:「事實上,我挺想看你穿大紅色的制服。」

望著男人與實際年齡不符的淘氣模樣,Mycroft不禁莞爾。



「對了,這是邀請帖的打樣。」

純白色的信封擱上掌心,率先映入眼簾的是格外醒目的深紅色蠟章,上頭是一個簡潔的H字母。

以拆信刀劃開信封,只見深藍色兩扇門扉設計成繁複卻不落俗套的紙雕,卡片本體以淺棕和為基調,除了必要的資訊以外沒有多餘的花樣,就Lestrade來看,這的確十分符合Mycroft的個性。


「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嗎?」

「不、很好,我覺得一切都很好。只是──」

這是以女王名義發出的婚禮邀請函。

男人身居高位職業特殊,如今要結婚了竟是有此等Lestrade作夢也想不到的待遇,,即便早已被事前告知,然而當真正親眼瞧見時卻又是另一回事。


世紀婚禮,猶記數年前國內外媒體如是形容Prince William和Kate的婚禮,而此刻,同樣的辭彙不合時宜地浮上腦門。

結婚是兩人的事,頂多能夠說是兩個家庭的事,這下和尊貴的女王扯上關係,那些總是在螢光幕前亮相的人物到時會活生生地出現在自己眼前,思及此,Lestrade只覺得輕如鴻毛的卡片拿在手中,卻是沉甸甸地直壓在胸口堪堪喘不過氣。



清楚陷入沉默的情人擔心什麼,黑髮的官員接過邀請函的樣品隨手擱在一旁,出聲安撫:「Greg不要多想,那只是女王的心意,出於各種考量陛下不會到場的,當然首相或其他人也不會,只有我們的家人和朋友。」


見Lestrade仍舊不說話,Mycroft拉過警探在自己身旁坐下巧妙地轉移話題:「比起那些,我更在意你為我們倆選的婚戒。」

琥珀石撞上深邃的灰藍色瞳仁,四目相對了良久Lestrade這才出聲:「這個吧,在我們討論過的價格範圍內,外型也不花俏。」

「內環要刻字的吧?」

「當然。」

「還有婚宴上的擺飾,這些是Anthea篩選過幾個還不錯的。」

「天我覺得真該好好和Anthea道謝。」


這是銀髮警探人生中第二次的婚禮,多年前還年輕的自己和未婚妻Anna兩人是如何陀螺似地忙得焦頭爛額,也許是歷練不足的緣故,各式各樣的瑣事花錢又費時,簡單的婚禮兩人爭執不斷籌備了近半年之久,至於結婚當天仍然有些小意外發生則是不提了。

扣除掉Mycroft假公濟私讓手下人分擔的部份,至少到現在為止婚禮的準備事宜沒出什麼岔子,當然兩人金錢觀不同這點早已根深柢固,Lestrade自認沒有改變男人的想法和能力。


歷時三個多月,值得慶幸的是成果十分不錯。





「Greg Lestrade你是否願意承認Mycroft Holmes做為你的伴侶,從今時直到永遠,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直到死亡將你們分開?」

神父有些低啞的嗓音像是一把大鎚,自懵然中回神的男人因為陽光不自覺瞇起了眼,轉過頭,琥珀色的眸瞳倒映出這些年與自己並肩且即將步入婚姻的男人,與之交扣的十指緊了緊。


「是的,我願意。」

低垂下眼簾,嘴角不知何時勾起一抹上揚的弧度。


──在天父之下眾人之前起誓,許諾的除了是一份感情更是一份責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