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lue

24183浏览    2997参与
是岚酱嘛?
我更视频了呦~封面放这了av6...

我更视频了呦~封面放这了
av63910600

我更视频了呦~封面放这了
av63910600

ATP7B
📷 光线收集铺 / 蓝色集市

📷 光线收集铺 / 蓝色集市

📷 光线收集铺 / 蓝色集市

鸽文成瘾财喵桑

刚刚听这首歌,看了看之前的评论,现在的评论,给我听的快哭了。
——
当我抬头望向你
却始终只能看到自己
我知道你的世界只有黑与白
所以我想为你画一片清澈的蓝天
——
哎,生活还是要继续,笑起来吧还是

刚刚听这首歌,看了看之前的评论,现在的评论,给我听的快哭了。
——
当我抬头望向你
却始终只能看到自己
我知道你的世界只有黑与白
所以我想为你画一片清澈的蓝天
——
哎,生活还是要继续,笑起来吧还是

这里是Fg

从那之后bog再也没有坐过过山车
| ू•ૅω•́)ᵎᵎᵎ

从那之后bog再也没有坐过过山车
| ू•ૅω•́)ᵎᵎᵎ

这里是Fg

“如果对方变成了猫”
blue我觉得你这个方法不可取(直球)

“如果对方变成了猫”
blue我觉得你这个方法不可取(直球)

CX
有点冒犯,,别打我(゚⊿゚)ツ

有点冒犯,,别打我(゚⊿゚)ツ

有点冒犯,,别打我(゚⊿゚)ツ

蓝樱浅蝶
超喜欢fell和blue这两个...

超喜欢fell和blue这两个大可爱!(可惜画不出他们千分之一的可爱)尝试了一下新的画风,感觉还不错(?)
@kibei 谢谢你的点子www
(在下画渣,拜托轻喷)

超喜欢fell和blue这两个大可爱!(可惜画不出他们千分之一的可爱)尝试了一下新的画风,感觉还不错(?)
@kibei 谢谢你的点子www
(在下画渣,拜托轻喷)

BORUSSUI_明年的Siri

也许越夺人目光的色 越是透过什么材质涣散出的灯 越能加强人类心里某一块的孤独 像微醺的失落感.
亦或像抽离出这个世界的释然 在宇宙微微俯视地球缓慢转动的宽恕 走进真空离开喧闹 一切的一切可以漠不关己.
只有关灯的一刻才能梦醒

也许越夺人目光的色 越是透过什么材质涣散出的灯 越能加强人类心里某一块的孤独 像微醺的失落感.
亦或像抽离出这个世界的释然 在宇宙微微俯视地球缓慢转动的宽恕 走进真空离开喧闹 一切的一切可以漠不关己.
只有关灯的一刻才能梦醒

蔚海白帆

第三章《迅猛龙,迅猛龙,光耀如火》

注:第三章的剩余部分将在本篇更新完毕

------------

Part 1 目录


Blue痛苦地呻吟着,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她侧躺在地上,紧紧抱着自己的尾巴,动作像极了她先祖的某个化石——四只爪子全部都抓着自己的尾巴尖,保护性地让它贴近脸颊,发出委屈的呜咽。


Owen踉跄过篱笆,奔向她身边。他的耳朵还在因为刚才AK47的巨响而尖锐地嗡鸣。不难想象这种程度的枪响会对迅猛龙脆弱的耳膜造成什么样的刺激。


“Blue, Blue, Blue!”他叫道,“放松,Blue。一切都好,让我们看看,让我们看看。”


她还陷在迷茫之中,一时半会儿没有放开自己受伤的尾巴。Delta...

注:第三章的剩余部分将在本篇更新完毕

------------

Part 1 目录


Blue痛苦地呻吟着,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她侧躺在地上,紧紧抱着自己的尾巴,动作像极了她先祖的某个化石——四只爪子全部都抓着自己的尾巴尖,保护性地让它贴近脸颊,发出委屈的呜咽。


Owen踉跄过篱笆,奔向她身边。他的耳朵还在因为刚才AK47的巨响而尖锐地嗡鸣。不难想象这种程度的枪响会对迅猛龙脆弱的耳膜造成什么样的刺激。


“Blue, Blue, Blue!”他叫道,“放松,Blue。一切都好,让我们看看,让我们看看。”


她还陷在迷茫之中,一时半会儿没有放开自己受伤的尾巴。Delta俯身在她上方,发出温柔的鸣叫和呼噜。Owen赶紧把他湿透的背包甩下肩膀,掏出第一个他能够到的医药箱。


“让我们看看。”他哄道,“让我们看看。”Blue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和Delta的声音。她仍然用后爪保护地抓着尾巴,但她的前爪松开了,让Owen终于能判定尾巴的损伤程度。


那只鳄鱼的牙齿撕裂了她覆盖着鳞片的尾巴的最后六英寸——仅剩的六英寸。那漂亮的尾巴尖消失了,她正严重失血。他打开杀菌剂,往伤口上洒了一些,冲洗掉了血液,她长长的尾巴肌肉抽搐了一下。受伤的血肉还很敏感,血仍然在不停地流。他稍微停了一下,也往自己双手的割裂伤上洒了一些杀菌剂。尖锐的刺痛使他皱起眉头。


“施压。”他出声地说,“我们需要止血。”他抽出一卷绷带,撕开无菌包装,开始把它缠上Blue的尾巴末端。


“用绷带缠几圈,”他说,“包住。保持施压。止住出血。”


不知道用什么办法,Delta当时自己止住了血,但是Delta的伤只是撕裂伤。沿着Blue尾巴侧壁延伸的伤口在空气中会逐渐凝结——但那细窄的尾巴尖曾存在的地方不会。她可能需要缝针,但是他什么工具都没有,只能先这样凑合着了。他把绷带缠好,抽紧,然后固定住。


“刚才的那个东西是一条鳄鱼。”Owen一边干活一边说。他知道它们听不懂,但是对受伤的动物说一些安抚的话是他的老习惯了,很难改掉。“那是条鳄鱼!这就是招惹鳄鱼的下场!我知道你现在是Alpha了,但是我告诉你有些东西很危险的时候,你必须听我的。你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新玩意。外面的世界有能伤害你的东西!你是很健壮、很坚强,但是你才五岁。有些事情我明白,你不明白。我都三十五岁了。你才五岁。你要学的东西多着呢,很多东西。”


他得想办法阻止绷带从她越往后越细的尾巴上滑下来。他从工具箱里找到了一套无菌膏药,把它们全都撕开,贴在绷带的上边缘,就像许多方形的管道胶带一样。运气好的话,它们能起点作用。


Blue还像一只爬行动物版羊角面包一样蜷缩着,发出凄惨的嘶嘶声。现在她不是那只庞大吓人的Alpha迅猛龙了……如果他想要重新取回他的Alpha地位,这无疑是他唯一的机会。不管刚才填满她的生死攸关的愤怒是什么,现在都消失了。她的愤怒在对抗鳄鱼的过程中被消磨殆尽。Delta从他的肩膀上方探着身子,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哼鸣,仿佛一个巨大的蜂巢。


“她会没事的。”Owen说,“她就是吓着了,仅此而已。她会好起来的。”他把手掌覆上Blue的肩膀,感受到了她粗糙的皮肤下隐隐的颤栗。


自从她一岁起,他就再也没这么触摸过她了。Owen禁不住想,世界上还有没有人曾如此之近地坐在一只完全长成的迅猛龙身边,这样接触它而不瞬间缺胳膊断腿。他想知道,如果他像曾经轻抚她的下巴一样轻抚她的肩膀,Blue的反应会是什么。当然,前提是她仍然允许自己被爱抚。他让手掌顺着她的肩胛下滑,轻柔地抚摸着,体味指尖粗糙的兽皮触感。


“放松,Blue。放松,Blue。”


Delta仍在哼鸣,并低下了身子。她把头放到姊妹脸边,在她身侧哼鸣了一会儿,安抚性地用长吻拱着Blue的鼻子。Blue侧过头,向上看着Delta,但并不打算起身。她不放开自己的尾巴尖的话是没法站起来的,而她绝不会放开它。Blue和Delta你一言我一语地咕噜着,对话,交流。


Delta站起身。她走近篱笆,探头向下看去,然后发出一声嘶叫-猛咬,又转过身去。Owen猜想,那条鳄鱼现在一定正蹲在池子的底部,大为郁闷、满心愤恨,不过不再是个威胁。他的AK47还在下面,但他是绝对不会潜进水池里去找它的。


Delta走向Blue扯掉后丢到一边的告示牌,用前爪捡起它,小心翼翼地让它在指爪间保持平衡。对于没有相反方向的大拇指的迅猛龙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任务,但她总算是想办法把它弄了过来。木板被翻了过来,丢到了Blue面前的地上。Delta俯身其上,聚精会神地弯下脊背。它冲着木板低哮着,前爪抓挠空气,仿佛在深思。然后,慢条斯理地、小心翼翼地,她把爪尖顶到了木头之上。


Blue抬起头,冲木板咕噜着。


Owen作为见证者,被无比的惊叹淹没。


更多的奇怪行为?Blue今天已经做了一件他从不会想到的事情了。Owen挪了挪位置凑到Blue肩膀旁边以便观看,满心好奇。


Delta把指爪放到木板背面,那里的钉子已经被拔出来了。她弯起爪子,让针尖般锐利的爪尖刻入木头,在它上面划出了三道长长的印痕。然后她再次变换位置,做了同样的事情。又是那个标记:三条竖直的线,逐渐靠近收缩成第四条。


随即,她把头转向Owen,瞬膜滑动成一个眨眼。她发出一串嘶嘶的叫声,又一次弯起指爪。


四道竖直的刻痕,被另一道水平的划痕承接着,然后在底下伸出第五道。四根手指和一根大拇指。她画的符号和Blue画的那个一模一样。


相同的符号,仅被刻画过一次,现在又被精确地复制出来,Owen默默地告诉自己——这不是随机的乱写乱画,是符号。有意义的符号……他发现自己已经屏住了呼吸。是完全相同的符号,但又是改进版的:她画了两个“三指”的标记。两只迅猛龙和一个人类。


有那么一会儿她伏在木板之上,头转向一边,又转向另一边,努力思索着她的新谜题。她的尾巴在深思中像蛇一样扭来扭去。


Blue低哮了一声。Delta伸出一只指爪,极其缓慢而且抖抖索索地,在木头上添加了一道深深的刻痕。她的爪子刻出了一个粗糙的大圆圈,把两只“迅猛龙”和一个“人类”都圈在了其中。她从木板边退回来,近距离地审视着Blue和Owen,对他们两个发出一声响鼻-咆哮。


一个人类和两只迅猛龙,三个符号都被一个圆圈围绕着。


两只迅猛龙和一个人类,圆圈之内。被禁锢与否——至少他们同在。


Owen发现自己目瞪口呆地盯着,下巴脱臼一样悬在空中。他突兀地合上了嘴。


“聪明姑娘。”他出声地说。


公园最初的守卫声称这些迅猛龙从不应该被创造出来。它们太聪明了,他说,而这让它们无比危险。那可怜的家伙用血淋淋的方式证明了自己:被他自己的迅猛龙生吞活剥。Hoskins觉得只要有合适的驯养方式,它们的智商足以成就生物武器。他本就是被雇来测试、训练它们的,而不仅仅负责圈养……


说真的,它们到底有多聪明?


Blue发出一个满意的小声音,再次把头放到了地上。Delta看向他,又看向Blue,再看向告示牌,脑袋转来转去。Owen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审视。Blue放开尾巴坐起身来,也仔细地观察着。她一坐直就把尾巴从身侧甩向前,继续充满保护欲地握着它。


它们能有多聪明?他已经见识过它们逃出围场的各种高明手段……它们的确非常、非常聪明。


不,不。这太疯狂了。它们不可能有那么高的智能。他和Barry已经检测过了,它们听不懂人类语言。迅猛龙连自己的名字都听不太懂,这是个他们已经证明的事实。它们对口语英语的理解只有不到二十个词组。


他疯了,就是这样。他在凭空臆造事实。压力和睡眠的极度缺乏在搅乱他的大脑。他倾向于认为他的迅猛龙们有智能,因此他就臆造出了这种幻境。没错,他正逐渐变成一个疯疯癫癫的驯兽师。那些家伙无休止地把他们的动物偶像化,以至于最后开始声称他们的马可以通过心电感应交流,或者他们的海豚能治愈自闭症。


没错。他的头脑开始不清醒了。这一事件也算姗姗来迟:他终于失去了他的理智。Barry要是知道了,会活活把自己笑死的。


Delta响鼻-咆哮了一声,Blue若有所思地咕噜着作为回复。她深沉的bom-bom-bom-bom的咕噜声在寂静的公园内回响着——怀疑——难以置信。Blue的瞬膜滑动着闭上了,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她的瞳孔正意味深长地盯着Owen。


不是一名专业动物训练师的人也完全可以读出那句沉默的“做点什么”。


他绝对是发疯了。完完全全疯了。但话说回来,刚刚与一只吃人的捕食者正面硬杠来拯救另一只吃人的捕食者……他干脆就沿着这条疯狂之路走下去算了。


据报道,大猩猩Koko能使用超过一千个手语手势;鹦鹉Alex能使用一百个词语,并且似乎可以理解它们的含义。歌鸟有地方口音,海豚有名字。而Owen和Barry进行了一千零一个实验来测试迅猛龙的智商有多高——除了这一个。


“迅猛龙。”Owen说,指着那三道竖直的刻痕。它们明白指示的手势。这是Owen和Barry证明它们比大部分狗聪明的依据之一。他指向Delta,然后是Blue,最后又指向那个符号。“迅猛龙。”


“人类。”他点着自己的胸膛,接着是地上的木板,“人类。”他依次指向Delta,Blue,最后又回到木板:“迅猛龙。”


Blue盯着他和Delta。


他必须真正证明,尤其是向他自己。他吹毛求疵的习惯根深蒂固,仅仅目睹一个事件是不够的。他必须百分之百地确定——否则就会永远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想入非非。


他把手向后伸去,从后腰的刀鞘内抽出刀来,让刀尖顶在五指的刻痕之下,划出了一个小小的“O”。


“Owen。”他说道,用另一只手指着那个符号,之后指向自己胸口,“那是我。Owen。”


他俯向离他最近的三指符号,在它旁边划出一个字母“D”。“Delta。”他说,并指向她,“Delta。那是Delta。那代表Delta。你是Delta。”


听到自己的名字,Delta微微偏了偏头。


“还有Blue。你是Blue。那是Blue。”


Blue低哮一声。


“啊,你可能是对的,姑娘。我在让自己出洋相。”他知道自己是孤身一人,但他还是有一种回头瞅一眼来确认没人在看他的冲动。他可不希望有人看见这个虎背熊腰的迅猛龙驯养师用洋泾浜语*和自己的迅猛龙交谈。


“Delta,Blue,Owen。”他重复,依次把手掌按在每个标示之上,“Owen,Delta,Blue。”他按顺序指向一人二龙,然后又指回木板,“Delta,Owen,Blue。Owen,Delta。Blue,Owen。Delta,Blue。”


Delta伸出爪子,把它正正地摆在标示她自己名字的符号上。她冲Blue发出嘶鸣。


有很长一段时间,Blue只是直直地盯着那块木板。她眨了眨眼。


然后,缓慢地,她松开一只紧握着尾巴尖的爪子,向前俯身,把那只前爪放在了标示她的名字的符号上。


“干得好。”Owen说,使用了一个迅猛龙可以理解的短语。多亏了多年驯兽给予他的保持冷静的能力,他得以不把内心的汹涌澎湃泄露到他的声音之中。“干得好。”他重复,“这太他妈好了。太他妈好了。”


Delta冲Blue响鼻-咆哮一声。Blue凝视着木板,回应了她。


它们在交流。它们在交流关于的事情——还有这块木板,和木板上的符号。


它们的确会交流。第一代公园的第一代驯养者就观察到过迅猛龙互相交谈。昨夜,他看见它们与暴虐霸王龙交流。他还看见Blue和暴龙交流。从未有人能理解它们的对话——不过话说回来,人们曾数十年地倾听海豚的声音,除了了解到海豚拥有名字这种简单的事实,也从没有人能翻译海豚的语言。迅猛龙会交谈是一个既定真相。


不,这不可能。他现在就要对自己证伪这件事,就现在,然后再回过头来嘲讽自己的愚蠢。


他捡起木板,把它翻了个个,向它们展示鳄鱼的照片。“这是一条鳄鱼。”他说,“刚才那种事情就是因为你和鳄鱼瞎混才发生的!糟糕的事情。又啃又咬,伤害Blue。鳄鱼,坏!”


然后他指着表示“危险”的骷髅头符号。“危险!可怕的东西,会咬、会吃、有杀伤力的东西。尖牙,痛苦,疼痛!危险!危险!”


Blue低哮起来。


“会咬的利齿!”Owen说,声音强硬,“会抓挠的爪子!危险!”他指着自己的嘴巴,露出牙齿,做出撕咬的动作。


Blue扑向那块木板,亮出前掌,勾起的指爪撕扯着骷髅头图片。


不是那只鳄鱼的图片,而是那个标识。在指爪的一阵狂乱袭击之下,标识表面的塑料层碎裂开来,很快就无法辨认了。Blue呲出牙齿,发出低沉的哮声,重新坐回到后爪上。


危险将被消灭。


没有人会相信这个的。没有人。他需要拍个照片。不,他需要打电话给Clair。他需要打电话给Barry。他需要打给某个人,任何人,然后像个狂热追星的小姑娘一样发出刺耳的尖叫。


他摸了摸腰带,但只触到了湿透的衣服和同样湿透的手机。


他与世隔离了。

 ……………………

(第三章未完)


注:

1.洋泾浜语(pidgin),又称作“比京语”或“皮钦语”。在汉语交谈中,不时夹杂外语,这样的语言形式,最早流行在20世纪初的上海滩,当时被人戏谑的称之为“洋泾浜”。

TI鸭

迟来的七夕
事实证明晚上画画会像shi一样难看√(。)

迟来的七夕
事实证明晚上画画会像shi一样难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