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ran

1126浏览    19参与
Aryaaaaaaa

乌鸦与龙(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写不动,这对真的没有其他人写的文吗!!(PS. 我用英文写应该没关系吧……?)

————————————————————————————

        'Every flight begins with a fall.'  That's what Bran rememberd. He fell off the old tower of Winterfel, more precisely, thrown by Jaime Lannister the Kingslayer. Then he...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写不动,这对真的没有其他人写的文吗!!(PS. 我用英文写应该没关系吧……?)

————————————————————————————

        'Every flight begins with a fall.'  That's what Bran rememberd. He fell off the old tower of Winterfel, more precisely, thrown by Jaime Lannister the Kingslayer. Then he flied––he became the Three-Eyed Raven.

        Yet now Bran was starting to think of another falling of his.

        Daenerys was his best friend, ever. But he had somehow grown to be jealous because of Khao Drogo, that savage horselord whom Daenerys loved more than anyone, even Bran. So he stayed, but never cared about Dany. He could notice even the slightest change in her womb, that child of his Princess and a barbarian. Bran wished he could die, or even better, doesn't exist at all. Maybe he's jealous because he himself couldn't father any children? He didn't know, and all he wanted is get away from these filthy Dothrakis––they were driving him to madness, especially when seeing Dany being okay with their way of lives.

        'Brandon?' said Dany in a quiet voice, 'Talk to me, please. You had't spoke since... Since the day I had got pregnant.' The word 'pregnant' stung him deep into his heart. He hesitated, then said: 'I was tired of the Do... Your people.' 'But they are nice, don't you think? They are not as savage as I thought.'

        'Yes, they are!' Bran let out. He could not bear it anymore, 'Why do you act like a barbarian instead of a Targaryen Princess? You are a Princess, Dany, MY Princess! Can't you see it, Princess? They're trying to let you become one of them! You are my friend, and I cannot just watch them corrupting your mind. You are such a kind and beautiful person, and I...'

        What did he say? His Princess? 'You've just said... That I am your Princess?' Dany asked uncertainly, her warm smile had gone out of her face. 'I am the Khaleesi of the Dothraki, my lord husband is the Khao Drogo, who had never lost in war. And I will NOT allow you to insult my people, even if you are my friend. You are not my only friend, Brandon. I have Ser Jorah protecting me, my love husband, and people that loved me.' she spoke like a child pretending to be a Queen. Which is silly. 'Yes, of course they are your people,' said Bran, 'So live with them, Dany, if you will.' He flew away, but aways watching them. Watching, and listening to every word they said.

        He would never be on a battlefield, but that doesn't mean he couldn't defeat one.

        Isn't that what it says? Every flight begins with a fall.

        One day he saw Drogo was in a battle. Dany was still being so kind, only to the others. Perhaps she won't lose herself amongst the Dothrakis at all, but Bran didn't want to interfere. In fact, he would not say a word about Dany, even when she's in great danger. That Ser Jorah would surely save her, or her dearest Drogo. He saw Drogo was hurt. THIS was his chance,  Bran thought. He got into a witch's mind and walked into the crowd. He saw Dany standing beside Drogo.

        Bran was the one who had let Drogo became a breathing dead, and it was also him who gave Dany that evil curse. He knew it's really bad to do this, but he did not want Dany to have anyone's child, either. He saw her child, covered with blood, purple eyes, silver-golden hair, but still has the brown skin of the father's. Bran, or the witch told her that he was dead at the second he (or she) had touched him. He rememberd the way Dany looked at him. Jealousy was like a poison inside him, he was doing terrible things, becoming a terrible person. The worst, he couldn't help it. It was like a very slow falling, so helpless and scared. He didn't even know how dare he to come back after he did all this.

        'I am really sorry about all these things that happened, Dany. And.. I think I should tell you the truth.' he said, but Dany was not listening. She was looking at Drogo, who was lying dead in the centre of the scene. She brushed his cheeks with love as if she could wake him up by doing this.

        She walked into the fire with empty eyes, Bran has to stay out. When she bathed in the warmth of the fire she heard them saying, 'I am doing these for YOU.'

——————————————————————————

就是布兰嫉妒心太强最后潜入女巫思想把卓耿弄残疾还把丹妮孩子弄死吧...我知道很扯😂比不上布眠夜圈里的各位大佬

Aryaaaaaaa

乌鸦与龙(二)

有没有ooc的我不知道,我根本不care的

前情什么的自己找吧,我就是这么懒(摊手)

还有,故事有些不符合剧情走向

————————————————————————

    就这样,布兰化成一只如黑夜般的乌鸦,时刻陪在丹妮莉丝的身旁。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教训”一下韦赛里斯,丹妮也总是会看着面目全非的哥哥咯咯地笑。就这样陪伴着她,哪怕她终将成长成众人顶礼膜拜的坦格利安巨龙,布兰都会在她身旁盘旋。她会拥有皇冠,他只是守护着自己的公主。

    这天,布兰站在丹妮的肩头,盯着韦赛里斯。这个自称真龙的疯子,只会欺凌自己的亲生妹妹...

有没有ooc的我不知道,我根本不care的

前情什么的自己找吧,我就是这么懒(摊手)

还有,故事有些不符合剧情走向

————————————————————————

    就这样,布兰化成一只如黑夜般的乌鸦,时刻陪在丹妮莉丝的身旁。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教训”一下韦赛里斯,丹妮也总是会看着面目全非的哥哥咯咯地笑。就这样陪伴着她,哪怕她终将成长成众人顶礼膜拜的坦格利安巨龙,布兰都会在她身旁盘旋。她会拥有皇冠,他只是守护着自己的公主。

    这天,布兰站在丹妮的肩头,盯着韦赛里斯。这个自称真龙的疯子,只会欺凌自己的亲生妹妹。布兰真希望自己可以化成人形,这样韦赛里斯绝不敢动丹妮分毫。不过,现在乌鸦的形态能让他时时刻刻陪着丹妮,哪怕是在她不会让别人看见的时候。况且,他身上还背着绿先知的重任,他还是得回到君临城去,面对六大王国。但他的另一半意识还是会留在乌鸦身上,这样他也可以知道丹妮在干什么。

    韦赛里斯在多斯拉克人的帐篷里嚷嚷着要自己的王冠,布兰只是冷眼看着他疯疯癫癫的样子。但他突然把自己的剑抽出来,威胁着要杀掉丹妮肚子里的孩子。那是丹妮与她深爱的卓耿的孩子,一想起这个,布兰的就心会一阵揪痛。但他也不会允许丹妮的任何部分受伤。

    从卓耿的角度俯视韦赛里斯的感觉很不错。把滚烫的融化金子缓缓地倒在他那不可一世的头上的感觉更好。

    布兰问过自己很多次,为什么不抓住机会?他可以早早地杀掉韦赛里斯,把丹妮从他的控制中解救出来。他可以早在丹妮爱上卓耿之前就告诉她——告诉她什么?自己喜欢她吗?可绿先知是不会有感情的。他不应该对任何人有感情,可布兰越是这么告诉自己,他就越离不开丹妮。她温柔的声音,还有那双淡紫色的眼睛。她光滑细腻的洁白肌肤,还有那一头如月光般皎洁的银发。但他不应该!他是无情无欲的绿先知,再也不是那个爱攀爬的布兰登.史塔克...

    又是一阵刺骨的寒风,他的心脏如冰般冷。他该回去了。

    “陛下!!”

    是提利昂。“您一直在——” “翻白眼。”波隆打断了首相的话。提利昂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对布兰说道:“抱歉打断了您,但——” “把它带到我面前来。”

    巨龙卓耿竭尽全力地反抗着,但将近一个月未进食的它体力接近透支。波德瑞克推着布兰,来到了卓耿的面前。布兰漆黑的双眼和卓耿金黄的双眼互相对视,他伸出手触摸黑龙,而它也没有抵抗。卓耿黑色的坚硬鳞片摩擦着他细腻修长的双手,布兰体内的寒冷被一股滚烫的感觉所替代,就像自己站在火里而毫发未伤。

    “它会住在君临,提利昂也会派人专门每天喂养它。严禁任何人触摸它,尝试伤害它,或是捕捉它。”波德瑞克感觉国王的声音中带着温度,他摇摇头,心想自己一定是在胡思乱想。

    布兰看着卓耿吞噬羊群,心里想起了丹妮。那天,在残破的大厅里,在灰色的天空下,在冷漠的铁王座旁,她的血如玫瑰般鲜艳...她的紫色双眼空洞地看向某处,她的笑容最后一次盛开...

    他感到眼睛里有什么温暖的事物,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他感到泪水顺着自己的脸庞流淌,滴在国王的盛装上。他感到心脏被苦涩的回忆刺痛,痛得自己的身躯不禁轻微地抽搐。他啜泣着,用手捂住嘴,那么不想相信,却那么真实。

    他的公主陛下,他的女王陛下。他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一世,他的丹妮。而他再也无法凝视丹妮的紫色双眼了。

——————————————————————————

这次的暑假作业很多,可能很久后才能更新。

对了,最近一直在想司法大臣和情报大臣该是谁呢?还有布兰在第八季的年龄是多大?在评论区告诉我你们的答案吧😬

lu

远方的信 chapter 7

Chapter 7


这日晴朗的狭海上万里无云,海浪拍打着船舷,发出规律的声响。风向正有利向北航行,Tyrion坐在自己的船舱里朝着窗外望去,碧蓝的海水映照着远方熟悉的岛屿,却反而让他陷入了回忆里。他面色凝重,让刚刚进入的侍从都不敢出声,只将放满面包、培根、甜菜汤、多恩红酒的餐盘放在固定住的桌子上,便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虽然才不过三年多的时光,但那种种都遥远的仿佛是几个世纪前的事情,Tyrion左手无意识的摸搓着右手手指,等到他回过神来,龙石岛已经被远远的甩在了船尾,从他的视线里消失。


虽然不知道是哪位神...

 

Chapter 7

 


 

这日晴朗的狭海上万里无云,海浪拍打着船舷,发出规律的声响。风向正有利向北航行,Tyrion坐在自己的船舱里朝着窗外望去,碧蓝的海水映照着远方熟悉的岛屿,却反而让他陷入了回忆里。他面色凝重,让刚刚进入的侍从都不敢出声,只将放满面包、培根、甜菜汤、多恩红酒的餐盘放在固定住的桌子上,便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虽然才不过三年多的时光,但那种种都遥远的仿佛是几个世纪前的事情,Tyrion左手无意识的摸搓着右手手指,等到他回过神来,龙石岛已经被远远的甩在了船尾,从他的视线里消失。

 


 

虽然不知道是哪位神袛管控着狭海的天气,但Tyrion不得不和这位神袛郑重的说声谢谢。这日海上的风浪不大,加上他乘坐的是运送资源的大船,晃动感维持在他可以接受的舒适程度。回想当初被Varys放进箱子里,偷渡到厄索斯大陆的经历,再看看这有着单人床,办公桌和个人卫生隔间的小套间简直是人间天堂的存在。一想起Varys,他又禁不住叹了口气。他转头看去,才注意到桌上侍从刚刚送来的红酒瓶,他顺手一拿,决定乘着天气尚好,去甲板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船长Greens是个三十来岁的壮汉,面色黝黑,一口五指半岛的口音。年轻的时候就跟着父亲跑船,如今常常帮商队和维斯特洛的老爷们在各地往来运送货物和储备粮食。

 


 

"我的大人。" 船长面色严肃,不苟言笑。总是让Tyrion联想到劳勃国王的长弟,那个最后在北方寒冷的风雪里死在Brienne剑下的Stanis。

 

“船长。”Tyrion示意后,便找了身后的一个木箱子坐下。一边就对着玻璃瓶子喝起了酒。

 

“您还是不要常常走动的好。”Greens的声音坚定但也有些吓人,面对Tyrion也并未表现出对着贵族老爷的谄媚,Tyrion对他来说或许和他平常运送的兵丁也没有两样。“这船下面还有十来个要去守夜人部队报道的新人,身份复杂。您要是在这船上出点事,我不想担这个责任。”

 

“放心吧,船长。”Tyrion一边抿了一口,一边轻笑一声,“说不定我还能和他们打成一片呢。而且我们还得航行一月吧,不让走动不得憋死。”

 

船长不置可否,也就放着Tyrion一个人在那想着心事。

 


 

十日前,Tyrion照例前往Bran居住的寝宫报告小内阁的日常运作。七日一次的例行公事已经成了两人间一个不成文的习惯。但每次见面,都是Bran面无表情,不发一语的听着Tyrion仿若自说自话一般,小到君临复建,大到外交事务,一说就是一小时。Tyrion每次也觉得自己的行为非常可笑,既然Brandon Stark可以看到所有发生过的,正在发生的,甚至将要发生的事情。那他这样口干舌燥的向一尊雕像汇报的意义究竟何在。可这会见偏偏是Tyrion自己提议的,自然只能遵守。

 


 

“今年农业收成比预期的好将近三成,目前粮食储备已经可以应对短期灾害。……君临城的人口也比去年增加了近一倍,当然我们也在认真应对人口突增带来的问题。” Tyrion说完便拿起身旁的酒杯润了润干咳的嗓子,接着看向Bran说道, “尊敬的陛下,如果您有别的问题需要交代,我洗耳恭听。”

 

Tyrion的问题并没有收到回应,空气安静的连根针掉地的声音都能听见,就这样过了一分钟。Tyrion见Bran没有说话,便如往常一样起身致意:“要是您没有别的问题,那我就……”

 


 

“你再等等吧。”Bran罕见的开了口,眼睛看着Tyrion略带惊讶的脸,“有消息要来,免得你再跑一趟。”

 

Bran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敲门禀报的声音。

 

Tyrion接过送信人递过来的卷筒,看到蜡封的那一刹那,他的表情瞬间转为严肃。他站立着在沉默中读完信,抬头看向一切了然于心的Bran:“陛下,我觉得我得亲自去一趟黑城堡。这个消息还是我本人前往告知为好。”

 


 

“你若坚持的话,我不会阻拦。” Bran并未对此提出异议。

 

Tyrion的情绪还没从刚刚的消息中脱出,回神才想起是告辞的时候,不想又被Bran的声音拦住:“我的首相,你这次去,时间自己掌握便好,不需要赶着回来。需要多久便待多久。”

 


 

Tyrion疑惑的看着Bran,却看到他的陛下难得一见的嘴角上翘,Tyrion的心里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懦夫。

 

看着忙里忙外的船员和蓝的就像缎带丝绸一般的天空,Tyrion喝着酒暗暗的在心里数落自己。明明选择陆路就可以更早的见到她。

 

Sansa先前的信里,也若有似无的说了几次,希望能有机会再见。

 

但或许是近乡情怯,越想见到反而就越害怕站到临冬城下,面对那朝夕思念的北境女王。

 

胸中的情绪已经到了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地步。Tyrion害怕,若见到的当下就说出不该说的话,他该如何自处?

 

挣扎中,他北上的消息也并未在信中告知Sansa。

 

Tyrion,你真是个懦夫。

 

如今坐在这船上,唯有借酒消愁了。

 

Tyrion懊恼的想着。

 


 


 

经过一个月漫长的海上旅途,他们终于平安到达了东海望。Tyrion及随从和船长Greens告别后就跟随着前往黑城堡报道的十来个新人,以及两位守夜人兄弟一起下了船。Tyrion忍不住跺了两下脚,将带着兜帽的披风又紧了紧,已经是秋天的时节,这里早就是白茫茫的一片景象。啊……我到底是为了什么非得来这里把自己的蛋蛋给冻掉,Tyrion正懊恼的想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却跃入眼帘。

 


 

"你真是越来越怕冷了,侏儒。”

 

“你看起来倒是神清气爽啊,私生子。”

 


 

眼前的Jon清瘦了许多,一身黑衣倒也显得利落,最不同的是那一双眸子,不同于分别时,璀璨发亮。白灵就蹲在他的脚边。

 

Jon和Tyrion两人在尴尬对视数秒后,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Tyrion用手摸了摸白灵伤残的耳朵,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的临冬城,一切痛苦快乐的记忆都在那一瞬涌上心头。

 


 

夜晚的简陋石屋里,壁炉中生起了取暖的篝火。提利昂围着一件厚厚的羊毛毯,握着热汤和Jon Snow一人一边的坐在壁炉旁边的椅子上。

 

“你不是说十年以后才来找我吗?怎么三年就憋不住了,这是要逃到我这给我打下手吗?”Jon一边用铁棍拨了拨壁炉中的木块,一边打趣的说着。

 

“许久不见,你倒是变幽默了。” Tyrion的心中大石多少能放下了,他自嘲的说道,“没办法呀,我这三年每天眼花背痛,再不出来怕是要直接埋在君临了。”

 

 短暂的沉默后,Tyrion正色道:“我来是和你说,你自由了。”

 

Jon迟疑着没有答话,他盯着Tyrion的脸,仿佛要看穿他的秘密一般。

 

“你.自.由.了。”Tyrion一字一字慎重的又说了一遍,似乎怕Jon听漏了,“灰虫子在攻占塔西的时候被敌人的流箭射中,阵亡了。他手下的部队分裂成三部分,跟了三个头领。达里奥已经来信说,有一队转回弥林效忠于他,另外一队决定去自由城邦做雇佣兵,还有一队已经和陛下,你的弟弟……不你的表弟请求归附。”

 

“真的……很遗憾,他是个优秀的战士。”Jon似乎是想起了以前相处的时光,又似乎是想起了别的什么,他的眼里湿润了。

 

“嗯……至少他是为了他的信念而死。”Tyrion低声回应着。

 

Jon把头低了下去,不再说话。

 

两人沉默着坐了一小会,就静静的听着火光跳动着劈啪作响,Tyrion抿着已经有些凉的汤等着Jon平复情绪。

 

“这是特赦令。”Tyrion从怀里拿出了用丝绢系住的羊皮纸,递给了Jon。

 

Jon愣了一下,却没有把羊皮纸拆开,随手放到了一边的矮桌上。他看着Tyrion,脸上露出了平和的笑容:“我在这里找到了我要的平静,我活的很好。”

 


 

“我很高兴你过的好。”Tyrion也回以释然的微笑,“ '塞外之王'的威名真的如雷贯耳。”

 

Jon和Tormund带着一群愿意回归故土的野人们回到了艰难屯,重建了已经损毁的城寨,并且利用北边特有的天然资源和南边以及厄索斯大陆做起了生意以换取生活必需品。

 

这些年,艰难屯的生活也有了起色。他名义上仍然是守夜人的一员,但大家都默认了他的来去自由。

 

他并不拥有名号,但很多人开始叫他的外号Snow King.

 


 

“当初是你告诉守夜人部队不让我再宣誓的吧?” Jon突然皱着眉头问道,“他们还一直和我说,一个人只能宣誓一次。只说让我穿着黑衣就行。”

 

“看来你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嘛。”Tyrion又喝了一口汤,揶揄的说道。但脸上的表情却写着欣慰的孺子可教。

 

“除了这个,我还知道别的。”Jon像是想起了什么,将手放在了Tyrion的肩上,轻轻的拍了两下,“Sansa过的很孤单,而你活得很悲哀。”

 


 

Tyrion在听到Sansa名字的当下,身体便瞬间冻住动弹不得。他藏在内心深处的惶恐和希望就这样被摊在了Jon的面前。

 


 

“Sansa给我的信里常常都在聊你,有的时候我都嫉妒你了。”Jon的笑被这白雪的北境之北洗的越发纯净,让Tyrion从心底羡慕,只是他也没有说出口。“我这个家人终究比不过她的心上人。”

 

Tyrion被Jon的话震慑了,但他心里的那个声音却一直告诉他,不要相信,这不可能。

 

看着Tyrion一付不可置信的表情,Jon似乎被逗乐了:“别人都说你聪明,但我看你啊……”

 

  “这个玩笑开不得。” Tyrion低头避开了Jon的注视,内心却像是投下石块的湖面,激荡起一串串水花。自己一直故意避开不看的那些细节,通通像跑马灯一样在他眼前飞过。

 


 


 

“Tyrion,还有一件事我知道,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并不会永远在那里。”Jon声音里带着无限的怀念,伤感或许还有自责。

 


 

“去见她吧。”

 


 

“去见她吧。”

 


 

次日清晨,当星星还挂在天空的远方,一小队人马就从东海望出发,向着临冬城的方向飞驰而去。

 


 

Aryaaaaaaa

乌鸦与龙(一)

    来源于自己一时的灵感,布兰x龙母,可能有轻微的ooc。第一次写文请多多关照...

    布兰拍打着黑色的翅膀,来到了丹妮莉丝,龙之母的身边。她正骑在卓耿的背上,俯瞰着整个君临。瑟曦绝不会如此轻易就投降,她知道这其中有诈。“只要你愿意,”布兰在她耳边轻语,“我可以帮你把整个维斯特洛烧成灰烬,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君临城。”

    于是君临城成为了灰烬之城。

    布兰一寸不离地守在丹妮莉丝的身旁,他的女王。

    “我们做过的约定...

    来源于自己一时的灵感,布兰x龙母,可能有轻微的ooc。第一次写文请多多关照...

    布兰拍打着黑色的翅膀,来到了丹妮莉丝,龙之母的身边。她正骑在卓耿的背上,俯瞰着整个君临。瑟曦绝不会如此轻易就投降,她知道这其中有诈。“只要你愿意,”布兰在她耳边轻语,“我可以帮你把整个维斯特洛烧成灰烬,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君临城。”

    于是君临城成为了灰烬之城。

    布兰一寸不离地守在丹妮莉丝的身旁,他的女王。

    “我们做过的约定,记得吗?”

    布兰第一次见到丹妮,是在她站在窗台上眺望远处的时候。他的心里仿佛有一股暖流,白嫩的脸颊也被染红——当然,这指的是他的而不是它的身体。

    他看见丹妮被自己的哥哥所掌握,被逼迫着嫁给蛮人的王,他看见她如同一只被猎物包围着的小鹿般无助。

    “你是来陪我的吗,小乌鸦?”刚刚哭完的丹妮红着眼睛,轻轻抚摸布兰漆黑的羽毛。布兰只是沉默地守在她的身边,心想着一定要帮助她来到维斯特洛,这样自己也能见她一面。

    “额...不,别去看天上,我是三眼乌鸦。你想不想和我做个约定?”无视丹妮的惊讶同时也压制住自己的紧张,布兰继续说道:“我会协助你来到维斯特洛大陆,甚至还可以让你坐上铁王座。” “我不能,”丹妮低头说道,“我哥哥韦赛里斯才是铁王座的正统继承人。” “你真的觉得他能统治好吗?”丹妮摇摇头。“我可以帮你做很多事情,包括登上铁王座,只要你愿意。” “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维斯特洛?” “你不知道三眼乌鸦?”丹妮依旧摇头。

    这花了布兰半个多小时去给爱刨锅问底的丹妮解释什么是三眼乌鸦,什么是绿先知,什么是异形者,绿先知和异形者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你帮助我是因为绿先知都很善良吗?”丹妮瞪着淡紫色的双眼问道。“不是,”布兰说道,“绿先知只是历史的记录者。我帮你是因为——”

    “因为什么?”丹妮和他心中的一个声音一同问道。

    是因为丹妮美丽的外貌?是因为他的一时冲动?

    “我...我觉得你的遭遇很不幸,同时也是因为我想和你交朋友。”对,布兰想道,丹妮会是个很好的朋友。她给布兰的感觉就像羽绒一样轻柔。丹妮笑了,她红润的唇衬托着白净的牙齿,双眼里仿佛散发出金色的阳光。“那么,你帮我夺回铁王座,回报是我和你做朋友?” “大概是这个意思,是的。” “好啊,我也想交个朋友,在这里我没有一个能信任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布兰登。”

绿元元元
千里迢迢来抢亲,树下相望不相言...

千里迢迢来抢亲,树下相望不相言。

试问周围人,知否。知否?应是你要下线了,夜王。

感觉就是夜王和小布兰就是一狗血言情剧,霸道总裁带着手下人不远万里来掳走心上人,无奈心上人的家人死活不同意啊不同意。于是,心上人的姐姐就从树上飞下来,一剑捅了霸总。

惊喜不惊喜!

千里迢迢来抢亲,树下相望不相言。

试问周围人,知否。知否?应是你要下线了,夜王。

感觉就是夜王和小布兰就是一狗血言情剧,霸道总裁带着手下人不远万里来掳走心上人,无奈心上人的家人死活不同意啊不同意。于是,心上人的姐姐就从树上飞下来,一剑捅了霸总。

惊喜不惊喜!

颜渊也太好听了吧
“也不会伤害你,他知道我喜欢你...

“也不会伤害你,他知道我喜欢你。”夏天没有伤害梅拉。但他主人却做到了。

今天想起来布兰回到临冬城之后,跟他重聚的姐姐来了句“hello”,不可避免地就又想起来,冷漠佛系布兰还有一句经典的“thank you”呢!在(天真烂漫敏捷可爱骁勇善战的)梅拉陪同她的王子(剧版可能没强调少狼主弟弟布兰王子的身份)出生入死北上找乌鸦之后,共同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她得到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好的好的,我知道你是莫得感情的三眼乌鸦了。fine.那么你孤苦伶仃一辈子就这么过吧

“也不会伤害你,他知道我喜欢你。”夏天没有伤害梅拉。但他主人却做到了。

今天想起来布兰回到临冬城之后,跟他重聚的姐姐来了句“hello”,不可避免地就又想起来,冷漠佛系布兰还有一句经典的“thank you”呢!在(天真烂漫敏捷可爱骁勇善战的)梅拉陪同她的王子(剧版可能没强调少狼主弟弟布兰王子的身份)出生入死北上找乌鸦之后,共同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她得到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好的好的,我知道你是莫得感情的三眼乌鸦了。fine.那么你孤苦伶仃一辈子就这么过吧

もう

是时候祭出表情包了
再不祭我的手机相册就要爆了(O_O)
—————————————————
各位,我翻文遇到瓶颈了(O_O)
而且...
下周一开学,学渣注定会被学习这个Bixch虐成狗。
所以...
请大家做好我更文频率骤降的准备ಥ_ಥ

是时候祭出表情包了
再不祭我的手机相册就要爆了(O_O)
—————————————————
各位,我翻文遇到瓶颈了(O_O)
而且...
下周一开学,学渣注定会被学习这个Bixch虐成狗。
所以...
请大家做好我更文频率骤降的准备ಥ_ಥ

もう

最近在日本旅游,就不更文啦哈哈哈哈
又来搬ins(搞笑)表情包(OvO)
最后一张是牛丫福利(OvO)我现在已经不想说我站哪一对了,反正2DB已经疯了(O_O)

最近在日本旅游,就不更文啦哈哈哈哈
又来搬ins(搞笑)表情包(OvO)
最后一张是牛丫福利(OvO)我现在已经不想说我站哪一对了,反正2DB已经疯了(O_O)

三爰子☪

【先知组】山洞.avi

#CP是玖健X布兰#
#OOC OOC OOC#
#坑冷到自割腿肉#
#小甜饼(。・ω・。)ノ♡

————————————————————————————————————————————————
      “你看到了什么?”玖健专注的看着面前黑色瞳孔回到眼眶的布兰。

      布兰似乎永远是一脸处变不惊的表情,他艰难的起身靠在柱子上,看了看生长在树里的三眼乌鸦,又扭过头看着玖健,眼神里带着一丝光彩。

      “...

#CP是玖健X布兰#
#OOC OOC OOC#
#坑冷到自割腿肉#
#小甜饼(。・ω・。)ノ♡

————————————————————————————————————————————————
      “你看到了什么?”玖健专注的看着面前黑色瞳孔回到眼眶的布兰。

      布兰似乎永远是一脸处变不惊的表情,他艰难的起身靠在柱子上,看了看生长在树里的三眼乌鸦,又扭过头看着玖健,眼神里带着一丝光彩。

      “我看到了咱们的父亲,年轻的史塔克和黎德的友情。”布兰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腿,“他们很好,一起战争,一起获得荣誉,好像没有比他们更亲密的人了。”

      “布兰。”玖健走过来坐在他身边,“得知你父亲的事情以后,我父亲有两天没有吃饭,然后把我们送上驶往临冬城的船上,等我们终于到达时,临冬城已经被葛雷乔伊家占领,我知道你没有死。”

      “你怎么会……?”

      “我知道,我知道你该去干什么,知道你要往哪个方向走,只有一点我没有料到。”

      布兰扭头看着他,漆黑的眸子里映着万千星辰,“嗯?”

      玖健也扭过头,看着小狼对自己毫无防备的表情,勾起唇角往他面前凑了凑。

      “我没有想到我会在这期间爱上你。”

      布兰瞪大了眼,看着他凑过来亲吻自己,舌头撬开牙贝在口中肆意掠夺,布兰用自己的手抵住他,寒冬的凌厉的风在山洞外肆意的吹着,梅拉在洞口看着自己弟弟的所作所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一丝笑意。

      一吻毕,玖健放开布兰,两人徐徐的吐着气。

      “我看到了很多,但都不是什么好事。”布兰闭上眼睛从容的说,“我看到了我的父亲在君临被砍头,看到我的哥哥和母亲在婚礼上被叛变死去,看到我的二姐在宫里被兰尼斯特肆意玩弄,阿雅现在下落不明。”

      “你经历的太多了,”玖健抚摸着布兰的头发,“你失去的已经足够了。”

      布兰抬头凝视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却异常成熟的玖健,“那你能陪伴我多久呢?”

      “我能预感到自己死亡的日子,还预感到你这一生都不会娶妻。”玖健描摹着布兰的眉毛,“等冬天过去,等你成为三眼乌鸦,你愿意跟我去灰水望看看吗?”

      “如果我能活到那一天。”布兰露出微笑,眼神里有着不明的喜悦。

      “你会的。”

      你会长命百岁,你这一生将会再无忧虑,我将陪伴着你,我亲爱的布兰登。

      我爱你。

もう
哈哈哈哈哈为Bran仙子的仙气...

哈哈哈哈哈为Bran仙子的仙气来一发(*☻-☻*)

哈哈哈哈哈为Bran仙子的仙气来一发(*☻-☻*)

Frejya

【安利】从卷二开始整理Bran×Meera片段(1)

我知道我看上了一对邪教,可是我无法自拔【吸毒青蛙jpg.


安利之中拒绝ky,ky请圆润离开,不了解ky是什么意思可以查,真的以身犯险我不会客气。


原文有加粗我就打了加粗,因为没有电子版所以真的是一个字一个字敲上来的TAT


首先作为入门来看看在冰火卷五布兰的pov有这样一段描写,也是这段描写引我入的邪教……:


布兰流着血,缓缓后退。这时梅拉·黎德从另一边将捕蛙矛深深插进尸鬼的后背。“阿多,”布兰再次咆哮,拼命挥手让她上山,“阿多,阿多。”玖健在被她放下的地方虚弱地扭动。布兰走过去,抛下长剑,把男孩搂在阿多怀里,踉踉跄跄地站定,“阿多!”他大喊。


 ...

我知道我看上了一对邪教,可是我无法自拔【吸毒青蛙jpg.


安利之中拒绝ky,ky请圆润离开,不了解ky是什么意思可以查,真的以身犯险我不会客气。


原文有加粗我就打了加粗,因为没有电子版所以真的是一个字一个字敲上来的TAT



首先作为入门来看看在冰火卷五布兰的pov有这样一段描写,也是这段描写引我入的邪教……:


布兰流着血,缓缓后退。这时梅拉·黎德从另一边将捕蛙矛深深插进尸鬼的后背。“阿多,”布兰再次咆哮,拼命挥手让她上山,“阿多,阿多。”玖健在被她放下的地方虚弱地扭动。布兰走过去,抛下长剑,把男孩搂在阿多怀里,踉踉跄跄地站定,“阿多!”他大喊。


 梅拉打头开路,一边用矛猛刺上前的尸鬼。这虽然杀不了那些东西,但它们又慢又笨。“阿多,”阿多每迈一步都会说,“阿多,阿多。”他不知道,如果他现在告诉梅拉他爱她,梅拉会有什么反应。


——到此为止。

如果他现在告诉梅拉他爱她,梅拉会有什么反应。


虽然某度百科上认为这一句是布兰对梅拉的告白,但如果仔细分析的话,我觉得这有可能是布兰感知的阿多对梅拉的感情也说不定(等等我在自己拆台


不过在这一段话里,大多数是布兰自己的感情,那就权当这句话成立吧。。


书中黎德姐弟第二卷紧接着罗柏离开临冬城就出现了,比剧里早了不少,在席恩接管临冬城后也是黎德姐弟和欧莎一起帮布兰和瑞肯出逃。


卷二的P231页中布兰的pov在黎德姐弟出现前正在丰收宴上暗自神伤,并且用临冬城史塔克的身份激励自己,随后:


大厅尽头,门突然打开,一阵寒风刹时吹进,火炬陡然发亮。酒肚子领着两位新客人走进来。“这位是黎德家族的梅拉小姐,”体态浑圆的卫士用洪亮的声音盖过席间喧哗,“这位是她的弟弟,玖健,他们从灰水望而来。”


……

布兰对于这两位随寒风而来的客人首先的印象是认出了其中的姐姐:


来客穿越大厅走道的过程中,布兰确定比较高的那位真是女士,虽然从着装上一点也看不出。她穿着磨旧的羊皮马裤,无袖上衣外罩青铜甲胄。虽然年纪与罗柏相仿,却苗条的像个小孩,长长的褐发扎在脑后,几乎没有胸部。她一边细臀上挂着一张编织精巧的网,另一边则挂了把长长的青铜短刀;腋下夹有一顶锈迹斑斑的老旧大铁盔,一并捕蛙矛和一面圆皮盾绑在后背。


用cp滤镜的话我会怀疑小朋友是不是对小姐姐观察得太仔细了【老脸一红jpg.


还有我很私心的黎德姐弟宣誓片段,誓词特别带感啊:


“尊贵的史塔克大人,”女孩道,“千百年来,我族皆对北境之王誓言忠贞。如今尊王再现,父亲大人特命吾等前来,代表全体人民,向您再次宣誓效忠。”


她看着我呢!布兰意识到,必须说点什么。“我哥哥去南方作战了,”他说“如果方便的话,您的誓言就对我说吧。”


“我们将灰水望的忠诚献给临冬城的主人,”他们同声说道,“我们将炉火、心灵和收获都奉献与您,大人。我们的宝剑、长矛和弓箭听从您的召唤。请您怜悯我们的困苦,帮助我们的窘迫,公正平等地对待每个人,而我们将永远追随于您。”


“我以大地和江河的名义起誓。”绿衣男孩道。


“我以青铜和钢铁的名义起誓。”他姐姐说。


“我们以冰与火的名义起誓。”他们齐声完成。


布兰想说点什么,我是不是也该对他们起誓?可他们这套誓词从没人教给他听过呀。“愿汝之凛冬短暂,盛夏长驻,”最后他道,用了一句常用的祝词。“请起,我是布兰登·史塔克。”


然后俩孩子一来就是奔着冰原狼的,小王子很开心,还贴心地给他们送了羊牛肉)


他们那里或许没有牛羊吧,布兰心想。于是他指令仆人为他们送去羊排,烤野牛肉和整盘的大麦炖牛肉(看饿了)。看来他们相当满意。女孩发现他注视着她,便报以微笑。布兰红了脸,别开头去。


要我我也脸红啊啊啊!小姐姐好飒爽利落,好英气,呀!偷看被小姐姐发现啦!小姐姐对我笑了!我我我我一个心智健全的八岁男孩我!


最后最后,卷二上最后一部分,黎德姐弟入梦了,小王子一下就认出来了我们小姐姐!


找到入侵者时,他们已进了森林;来者是一名女性及一名年轻的男性。对方身上没有一丝一毫恐惧的气息,即使朝他们展示洁白的利牙也不管用。弟弟发出低吼来者仍不却步。


“他们来了,”女性说。是梅拉,体内的某个部分低语道,那是迷失在狼梦中的男孩的朦胧呼唤。“你知道他们有这么大?”


小王子你的身体对小姐姐的印象挺深啊【


没事我跟你一样,我也对小姐姐印象好深好深的。


朦胧的呼唤,你可以呀。


#


然后又是我喜欢的情节////小姐姐陪夏天游♂戏……


梅拉机警的转着圈,索网在她左手摇摆,她右手则泰然自若的握着细长的三叉捕蛙矛。夏天睁大金色的眼珠紧盯着她,不断移动,长尾巴直立起来,他观察着,观察着……


“呀!”女孩一声叫喊,长矛飞刺向前。狼闪到左边,在她收矛之前扑跳上去。梅拉顺势扔出网子,纠结的锁扣挡在身前。飞跃的夏天正好被装进了里面。他不肯认输,拖着网子,砰的一下,撞上她的胸膛,把她击倒在地。矛飞出老远,幸亏潮湿的草地减轻了落地的撞击,她气喘吁吁的躺倒在地上。冰原狼蹲在她身上。


布兰叫道:“你输了。”


“她赢了。”她弟弟玖健说,“夏天被抓住了。”


他说得没错,布兰仔细的看了看。夏天在网子里扭动,咆哮,想撕开个口子,却只能使自己越捆越紧。网子是咬不开的。“放他出来吧。”


黎德家的女孩朝他笑笑,伸出双臂抱住这缠成一团的冰原狼,打了个滚。夏天发出一声可怜的哀鸣,腿脚不住踢打缚住自己的绳结。梅拉跪下去,解开一个索扣,扯掉一个角落,灵巧地这里拖拖那里拉拉,突然之间,冰原狼便重获自由。


“夏天,过来,”布兰张开手臂,“看这里。”他说,于是狼飞一般地朝他跑来。他立刻积蓄起全身的力量,任狼飞奔过来把他又拖又撞地弄倒在草地上。他们扭打着,翻滚着,难舍难分,一个又吠又闹,另一个只管嬉笑。最后布兰翻到了上面,沾满泥巴的冰原狼被压在身下,“乖狼狼。”他喘着气说。夏天舔了舔他的耳朵。


梅拉不住摇头。“难道他从来不生气?”


“从不和我生气。”布兰捉住狼的耳朵,夏天凶猛的朝他吼叫,但一切都只是玩笑。“有时他会把我的衣服扯烂,但从不见血。”


“那是你的血。如果他刚才弄穿了网子……”


“也不会伤害你,他知道我喜欢你。”


九岁男孩撩妹技能满点……in cp滤镜。


之后布兰对于小姐姐的网子打架技能表示十分好奇,并表示想去灰水望参观……


觉得小姐姐像二丫一样,但又别扭地想到她比二丫年龄要大,却很高兴发现人家没把自己当小孩看……in cp滤镜


然后姐弟神棍就开始忽悠小王子…布兰不想被忽悠,就让夏天去赶人%&*¥#


之后就进入了严肃的剧情,玖健做梦梦到海怪屠城,于是小姐姐表示要把地牢里的小剥皮戳个透心凉看他还会不会杀布兰……


之后还有好大一段pov,基本就是五个人逃出城外……小姐姐一直在无微不至的关照///虽然客观来看可能是“职责所至”但是我当糖吃啊!


布兰,”温柔的耳语传来,“布兰,快醒醒。快醒醒啊,布兰。布兰……


他闭上第三只眼睛,睁开其余两只,老旧的两只,瞎盲的两只。理所当然,在黑暗中人类都是瞎子。但有人紧搂着他,他感觉出胳膊的环绕,体会到依偎的温暖。阿多在不断念叨:“阿多,阿多,阿多。”他自己保持沉默。“布兰?”这是梅拉的声音,“你刚才拳打脚踢,发出恐怖的喊叫。看见什么了?”


“是临冬城。”他有些口齿不清地回答。总有一天,当我回来时会彻底忘记怎么说话。“那是临冬城,整个都在燃烧。马的味道,铁的味道,还有血。梅拉,他们把所有人都害死了。


他觉出她伸手抚着他的脸,梳理他的头发。“好多汗,”她说,“要喝水吗?”


“喝水。”他同意。于是她把皮袋凑过来,布兰急切吞咽,水从嘴角不断溢出。每次回来他都虚弱、干渴而虚弱。他还记得垂死的马,鲜血的味道和晨风中烤肉的气息“我睡了多久?”




小姐姐还可以再宠点吗/////


#


卷二就先这样,我基本就是搬运一下相关情节再加个cp滤镜……这对真的有毒,我吃了一次就走不出去了……以后还会一卷一卷坚持不懈地安利……即使没人入教我我我我就当做整理给自己看TAT


最后我想安利一个第六季的采访视频。这一套视频基本是一对一对出场的,长城外这条线就是布兰和梅拉的演员一起///小姐姐的演员长得特别特别有灵气,尤其是那双眼睛,迷死人呀,无论是现代装还是剧中都特别英气特别好看>///<


演员的名字是Ellie kendrick,ellie小姐姐是一个不上网络不用手机的半原始人【葛优躺【所以很难找到她的动态,就是这样一个原始人姐姐真的可爱得不要不要的


这段采访里小姐姐在Isaac说话的时候就一直特别认真地盯着Isaac,讲真我要是Isaac我的小心脏一定扑通扑通的,因为小姐姐的注视太!迷!人!了!特!别!深!邃!

一定要看看这个采访!!!真的超级charming!


采访http://asoiaf.huijiwiki.com/index.php?curid=48891


TBC

自由な世界のど真ん中

呀嚯~~Children of the Forest

我不会告诉你们其实画的是Bran。。。(就算是长大以后的Bran好了。。。)

一直很想画的东西,狼灵,三眼乌鸦什么的。。。

bug太多请愉快地忽略~~

关于冰与火之歌还有太多想画的

呀嚯~~Children of the Forest

我不会告诉你们其实画的是Bran。。。(就算是长大以后的Bran好了。。。)

一直很想画的东西,狼灵,三眼乌鸦什么的。。。

bug太多请愉快地忽略~~

关于冰与火之歌还有太多想画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