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ruce wayne

11.6万浏览    6237参与
叶默

如果四只小鸟一样大(会打起来)AU


放学啦!!!!!!

发刀被基友教育了遂重拾儿童画技艺)

如果四只小鸟一样大(会打起来)AU


放学啦!!!!!!

发刀被基友教育了遂重拾儿童画技艺)

玫瑰气泡水

【Batfamily】We’ll meet again 01

Author:寻清欢 @寻清欢 

Translator: C_Lancaster


Originallink:

https://xunqinghuan.lofter.com/post/1e950344_1c70ea697

Authorization:




 @Yaz , this work most of all is for you!!!🥰🥰 Hope you enjoy it030 I really like your artwork it’s so gorgeous and amazing...

Author:寻清欢 @寻清欢 

Translator: C_Lancaster

 

Originallink:

https://xunqinghuan.lofter.com/post/1e950344_1c70ea697

Authorization:



 

 

 @Yaz , this work most of all is for you!!!🥰🥰 Hope you enjoy it030 I really like your artwork it’s so gorgeous and amazing I love them so much😭😭❤️❤️✨✨. After I follow you, I just suddenly think of that there has a lot fantastic fiction on LOFTER which are about Dick and batfamily. It will be so pity that you can’t read them only because the language.😉 So I decide to try to translate them into English from Chinese. It’s hard and maybe some of the words look strange and more chinglish.😢😢 But This is the first time that I’ve done that. And I’ll do better in the future.<3 Give u a kiss and big hug again. Love you.🥴

 

Notes from author:

All members of the family, and maybe little bit jaydickjay. Character understanding with personal interpretation. 

Thetranslator’s words:

I separate this work into many chapters because it was too long. And it will be more easier to read. Maybe there’s alot of grammar mistakes, just ignored it. English is not my first language but Itry to do my best XD. Also thx for reading it. Hope you like this story<3

 

Warning:

CharacterDEATH

 

 

Chapter 1.

 

Here lies Jason.

 

He's dead.

 

This is his second death. He knew what hewas doing, he get familiar of it. Now he crouched over his body, shiny andwhite, and looked at the beautiful symmetrical body. It was a bit awkward and uncomfortable, but Jason couldn't help his body adjust.

 

 

Jason's first reaction after his death was shock. But he soon calmed down. It is a blessing that he has lived to his agein this kind of work that he was doing. It was bound to happen sooner or later,and luckily, Jason didn't have many regrets.

 

 

He habitually fumbled for a cigarette from his pants pocket, but found nothing.

 

 

Oh.

 

 

Jason pursed his lips. I'm fucking naked now.

 

 

He continued to look at his body. It's a very strange experience to see yourself in this perspective for the first time,.

 

 

He didn't remember the source of the scarson his body when he was alive, but he knew them now. With a face full ofmemorabilia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the old man cut his neck with a bat dart,and a cut on his left arm from when he and Roy and Kori were making a big fuss with Nobody. The centipede on the right leg is left behind by a fight all over theplace with Artemis and Bizzarro.

 

 

All over his body were men's badges of honor.

 

 

Fuck! Look at the twisted leg bones, the awkward posture. I'm too Fuckin' handsome to look like this. Jason sighed,affected and affected.

 

 

He knew no one could see him now, but he looked around. Then he reached out and squeezed his plump pecs, though he couldn't touch them.

 

 

“If I saw you in a bar, I'd buy you a drink,body.” Jason loudly raves.

 

 

“Ahem.” An awkward cough came from behind him.

 

 

Jason jumped in terror. His instinct was tofight back, but he stared at the guy in front of him.

 

 

It's a reaper.

 

 

Death was all black, he's face was invisible in his hollow cape. He or she carried a long sickle. Well, it was him, and if hadn’t been any problems with Jason’s ear, that voice wasdefinitely be a man.

 

 

Jason raised his eyebrow. “Man, you've seen enough for this, haven’t you?”

 

 

Death shook his head, bypass Jason in awkward atmosphere, and then he held up the glowing sickle.

 

 

Right in front of Jason's beautiful head.

 

 

-“Hey!-Hey,” Jason rushed to block it. “What the hell?”

 

 

 

The knife fell, and instead of cutting offJason's head, the sharp sickle went straight through his body. His head didn't fall off.

 

 

“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 Jason grabbed death by the collar and was about to punch him no matter who he is.

 

 

Death let him do it, and he said quietly ina voice that Jason knew only too well, “you can't leave without this.”

 

 

Jason Todd would swear by all the hoods in his closet that it was definitely the first time in years that he had been truly frightened.

 

 

“old man?” Jason was stunned. It turns out that after a person dies, he can be scared to death again.

 

 

 

 

“So, when you die, you become a grim reaper?” Jason put his arm around him like a good brother.

 

 

Bruce nodded stiffly and slightly, like ademure cat. He’s rarely been this close to Jason, so twisted and nostalgic.

 

 

“How long have you been dead, old man?”Well, Jason put his head close to Bruce's face, andhe just feel cool, and hecouldn't smell anything that belonged to Bruce. He asked, "You came rightafter I died. Are you following me? "

 

 

Bruce was silent for a moment, then he smiled.“I’ve been following you for a long time, Jason, since you entered Sarajevo.”

 

 

“Well, that's a long time.” Jason was alittle shy when he heard that Bruce really cared about himself.

 

 

“So you've been dressed in black ever sinceyou died.” Jason has a great capacity for acceptance, who hasn't met a soul ortwo that looks familiar these years?

 

 

“Where do I go next? Hell?” When Jason saw Bruce ignore him, he gives him a indifferent look. He folded his arms aroundhis chest, his chin up. This was learned from Dick, Dick liked this when hefelt guilty. Actually, all four have something in common.

 

 

Bruce has known this for years. But he never pointed it out, and of course, he's not going to now.

 

 

“No, you come with me.” Black smoke billowsfrom the tail of Bruce's cape, forming an irregular circle that gradually shrinks, enveloping both of them together.

 

 

Jason pointed to his side of the body, asked,“What about him?”

 

 

Bruce ignored his jokes, accompanied byJason’s “boring”, they were led away by the black smokes.

 

 

 

 

Bruce had never done magic before, and hemust have been showing off.

 

 

Jason went dark in front of his eyes and got through the most dizzy minutes.His arm was held by Bruce, otherwise Jason wouldn't have been able to stand.

 

 

Bruce put the sickle on the ground to oneside, and he lifted off his outer garment. Jason didn't see a skull or a bluish Zombie face after he took off his cape.

 

 

Jason couldn't help but breathe a sigh of relief. He asked: “Why don't you glow like a Halloween toy?” And with that, theyoung form of the original physical Bruce began to twinkle, like a broken lightbulb. Or a firefly. 

 

Jason trembled with laughter as he clutching his stomach.

 

 

 

 

They walk in Gotham in a spirit state.

 

 

They strolled into Wayne Manor from the front door and watched Damian handle the case and Tim managing the company. All right, peep. Whatever. They all put locators and monitors on their families every day. It's no different. The two men rarely quarreled now, but bickering had become a habit over the years, and Jason regarded it as a sign of respectfor bustling with noise and excitement.

 

 

Through the crowded streets, Jason and Bruce had never been together like this before. Looking at the sunrise and sunset,the clouds rise and fall, a rare experience.

 

 

The flaming red clouds are tinted with gold,and the dazzling sun hidden among the clouds, occasionally getting a glimpsedof reality. The wind on the Gargoyle was a bit biting today, Jason guessed.

 

 

Jason would tell Bruce which bar is good,and Bruce would share his interesting experience as  both Brucey and Batman. They had a great time,talking about everything, because they would never get a chance to do that again.

 

 

Everything is in a flash.

 

And soon enough, that day came.

 

 

 

 

It seems like every funeral Jason went towas on a rainy day. Including his own.

 

 

The sky was grey, and the grass damp, and the green made one's eyes ache.

 

 

Jason and Bruce stood outside the mourners.

 

 

“Who picked up my body?” Jason casually said, “he had a conscience, didn't dump me in the fucking Lazarus pool.”

 

 

Bruce frowned, but did not reply.

 

 

Anyone who spends time with Bruce must learn to lighten the mood up, this is a truth that Jason understood during the Robin’s time. He grinned and jostled Bruce’s back. Jason had always wanted to do that,but he had never had a good chance.

 

 

“Daddy, don't be so serious. Young people should look like young people.” Jason is looking forward to the youthful energy of Bruce’s. Bruce kept holding it in front of him, assuming the attitude of an elder.

 

 

Bruce shudders at the word. Just as he was about to speak, a few men with umbrellas came walking through the heavy rain curtain.

 

 

This brief funeral is over.

 

 

Dick Grayson and Tim Drake were side by side, they were talking. Damian Wayne did not like to run in front as a child;he put his hands in his pockets and followed his two brothers as a protector.

 

 

God, Jason hadn't seen Damian for a long time, and suddenly he saw him and saw that he looked exactly like Bruce in middle age.

 

 

Bruce made way for them as the growing rain trickled through Bruce. He and Damian passed each other, the father and son, butit is funny that the father looked like the son and the son like the father.Jason watched them closely with interst.

 

 

“Hey! Old man, he...” Before Jason could finish, Damian turned quickly, staring sharply in Bruce's direction. For a split second Jason thought Damian had seen his father.

 

 

Bruce looked at his son without movement,without expression, looked at him from the distance between life and death.

 

 

“Damian?” Dick asked doubtfully.

 

 

“Nothing. It’s all right.” Damian said hesitantly, then he strode over to Dick, who was standing there waiting. His footprints were clearly visible on the grass, and the dirt stuck to the soles of his shoes.

 

 

Three beautiful girls, no, ma'am. They were a little far off, and Jason could hear them humming, but he couldn't make out what they were saying. It was probably Barbara and Stephanie were talking, and Cassandra was listening. As it always has been, as it was decades ago.

 

 

There was a graceful pink figure in the air,a lonely person, it was starfire. Too bad that Roy couldn't come with her.

 

 

In another corner of the sky, the big fool with the red cloak was carrying a tall woman. Artemis must have been furious.She hated being grabbed like that. When they get back, they're gonna have afight.

 

 

To be honest, Jason was a little surprised that his funeral was a bit of a hoot, given how quickly everyone was able toget here. He didn't even think he could enjoy a normal, quiet funeral. Rottingin a ditch, eaten by rats and bugs, Jason fantasizes about his death many times.

 

 

He was grateful to the people who had organized the funeral.

 

 

“Are you crying?” Bruce suddenly asked.

 

 

Jason kicked him in the calf and said, “Who's crying? It’s time for you to fix your eyes.”

 

He lifted his legs to Damian’s, whose footprints had been gradually washed away by the rain, and the sticky heavy mud made them indistinct.


不思远道

【授翻】【阿卡姆骑士】埋葬你的儿子 18

bury your sons

原作者 Romiress

原文链接  点这儿


授权见合集

前文见合集


第十八章

他们去猎杀鳄鱼。

他们攻击的第一座灯塔是一座半身像。没有明显的迹象表明有人住在那里。斯莱德知道鳄鱼是一个非常棒的游泳员,但他不是纯粹的水生动物。他得有个睡觉的地方。

第二座灯塔很明显有人住在那里。斯莱德一靠近门口,就有一股明显的恶臭。钩子上挂着一块肉。斯莱德斜视了一下,但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类。这只是一大块肉,没有足够清晰的细节。他紧紧握住他的猎枪。

灯塔的问题立刻变得明显起来。它是封闭的,骑士没有办法提供任何形式的支持。更糟糕的是...

bury your sons

原作者 Romiress

原文链接  点这儿


授权见合集

前文见合集





第十八章

他们去猎杀鳄鱼。

他们攻击的第一座灯塔是一座半身像。没有明显的迹象表明有人住在那里。斯莱德知道鳄鱼是一个非常棒的游泳员,但他不是纯粹的水生动物。他得有个睡觉的地方。

第二座灯塔很明显有人住在那里。斯莱德一靠近门口,就有一股明显的恶臭。钩子上挂着一块肉。斯莱德斜视了一下,但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类。这只是一大块肉,没有足够清晰的细节。他紧紧握住他的猎枪。

灯塔的问题立刻变得明显起来。它是封闭的,骑士没有办法提供任何形式的支持。更糟糕的是,如果他溜进去而不知道鳄鱼在哪里,很有可能他会被抓个正着,浑然不知。

那就糟了。

非常糟糕。

所以斯莱德决定另辟蹊径。他不会像恐怖电影里的主角那样爬进去。他不会坐着等天黑时鳄鱼会不会出来。他们在哥谭市的一个偏僻地区,远离任何平民和摄像头,斯莱德怀疑即使ACE的工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也会对此视而不见。

谁会希望自己的邻居是一个食人鳄鱼?

斯莱德对着灯塔发出闪光弹,砰的一声关上了身后的门。

灯塔里传来刺耳的尖叫声,斯莱德向骑士发出信号,让他准备好,冲回小路。

当杀手鳄鱼猛地打开门时,斯莱德身后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它不够大,导致它无法迅速通过,这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

骑士开火了。

杀手鳄发出一声尖叫,几乎听不出人类的声音,蹒跚向前。骑士在他的锁骨下面打了个洞,血都涌出来了。

该死的。

斯莱德低估了他的耐力。他应该带一个RPG的。它会穿过鳄鱼,像炸弹一样把他引爆。

但鳄鱼失去了平衡,斯莱德利用他的优势。他转过身,举起他的猎枪,开了枪。

猎枪很大。它是用来猎杀犀牛的,而他装的弹药有足够的力量击退鳄鱼。

骑士的第二枪穿过鳄鱼的胸膛。他非常肯定他听到它撞击骨头的声音。

斯莱德没有放弃。他又射了鳄鱼六枪,之后他认为自己已经到可以暂停的地步时,骑士又加了两枪。

即便如此,鳄鱼仍然活着。它喘着气,流着血,几乎肯定会死,但还活着。

斯莱德怀疑如果你用坦克打他,那么坦克会受到最大的伤害。

那时斯莱德就可以结果了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把猎枪压在他的伤口上,然后扣动扳机,让子弹不受通常保护他的厚皮的阻碍。但是他等了一会儿,几分钟后,骑士走了过来。

他把猎枪递过来,去拿步枪。

斯莱德似乎花了很长时间才听到远处猎枪的爆炸声。骑士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跟上他。他没有了上次杀人后那种兴奋的能量,但他也没有很失落。

“少了一个罪犯,”他说。“我总是和他争论这个问题。”

斯莱德花了点时间才意识到他说的可能是布鲁斯。

“蝙蝠?”他问道。

“他不会这么做的。永远不会。他不会杀任何人。即使是小丑。甚至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后。”

骑士咬紧牙关。即使戴着头盔,斯莱德也能看出来,他正想方设法把杰森从这个...泥沼里拖出来。肯定有办法的,对吧?一个能把他从自我痛苦的漩涡中拉出来的方法。

“他有底线,”斯莱德说。“就像我不会背叛合同一样。每个人都必须有某种原则。”

他个人认为蝙蝠理论是愚蠢的,但他对此不予评价。

“我要杀了他们,”骑士说,声音里充满了怨恨。“我要把他们都抓起来。尤其是......尤其是那个婊子小丑。”

斯莱德想知道什么时候事情会变成这样。毕竟,在所有他认识的人中,哈利·奎因是第二个毁了杰森·托德生活的人。看到杰森接受了这个结论,他感到很满足,尽管他的第一名位置仍然不对。但这感觉像是一项出色的工作。

“收拾东西,”他说着,拿起猎枪。“在开始讨论未来之前,我们还有三个问题需要研究。”

他怀疑接下来的三个猎杀目标会不会有现在一半那么容易找到。

 





译者的话:我知道在其他宇宙中哥谭的这些恶棍有时候并不是这么坏(我个人就非常喜欢哈利奎因),但是在阿卡姆负责骑士的宇宙中,除了毒藤和猫女以外,几乎所有哥谭的恶棍都得为杰森的遭遇负责。


以及下章斯莱德翻车警告,猜猜是哪只小鸟最先发现?

不思远道

【授翻】【阿卡姆骑士】埋葬你的儿子 17

bury your sons

原作者 Romiress

原文链接  点这儿


授权见合集

前文见合集


第十七章

斯莱德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没把杰森逼那么紧。他没有提到杰森的生日。他怀疑在庄园这个日子决非轻易就能过去,但他没有提起它。如果他逼得太紧,他会伤害一个已经伤心欲绝的男人,而对付一个哭哭啼啼的杰森是他最不想要的。

他对杰森的所遭受的表示同情,但这仅限于同情。

他密切注意新闻。这场杀人狂欢并没有被忽视,即使在哥谭市,这种事也不容忽视。几个小时内蒙面男子杀死四人。丧钟是一个已知的情报,但骑士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他看到了一个采访,采访的是他们从最...

bury your sons

原作者 Romiress

原文链接  点这儿


授权见合集

前文见合集




第十七章

斯莱德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没把杰森逼那么紧。他没有提到杰森的生日。他怀疑在庄园这个日子决非轻易就能过去,但他没有提起它。如果他逼得太紧,他会伤害一个已经伤心欲绝的男人,而对付一个哭哭啼啼的杰森是他最不想要的。

他对杰森的所遭受的表示同情,但这仅限于同情。

他密切注意新闻。这场杀人狂欢并没有被忽视,即使在哥谭市,这种事也不容忽视。几个小时内蒙面男子杀死四人。丧钟是一个已知的情报,但骑士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他看到了一个采访,采访的是他们从最后一个房子里拖出来的那个女人。她非常想让人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丧钟把他们救了出来。

定点清除是今天的时髦词汇,这场狂欢里没有伤害任何一名无辜者。

第一条街上有人在门口按了摄像头。新闻一遍又一遍播放着他和骑士停车的模糊画面,人们猜测这个神秘的新面具男是谁。

他不知道是否有蝙蝠会怀疑。

他们不知道全部的真相,但是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线索。他们知道斯莱德和别人在一起。他们知道他突然对杰森·托德产生了兴趣。他们中有谁能找到联系吗?还是他们太相信杰森已经死了,以至于他们自己都不敢去想,哪怕只是片刻?

斯莱德不确定他更喜欢哪一种。

但是蝙蝠必须排在第二位。骑士现在恢复得更好了,因为他有了切实的进步感。他的复仇正在进行中。斯莱德只需要确保他继续前进。

所以他有了个计划。

“鳄鱼就在这附近的某个海岸上,”斯莱德边说边用手指在地图上划过艾斯化工公司所在的地方。“那里有两座灯塔。采用自动管理的结构。很有可能他用其中一个作为基地。要把他放倒可不容易。不过,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因为它相对孤立。”

他最大的担心——甚至比蝙蝠更重要——是他们小小的反蝙蝠侠团队可能会明白他在做什么。如果企鹅,双面人,稻草人和哈利知道他的计划......

斯莱德对自己的能力有着强烈的信心,但是同时对付四个人和他们的打手将是......一个挑战。

“鳄鱼,”他说。“然后是贝恩。然后是日历人。”上帝,他讨厌这个名字。“然后是扎斯。”他是最有可能让它们接触到蝙蝠的那个人。斯莱德知道他现在正在积极地杀人,因为他已经去找到了相关的线索,而且他确信蝙蝠侠和其他人也在找他。他们与斯莱德有针对性地杀害可能有罪的人之间持续不断的矛盾,必须排在以随机无辜者为目标的连环杀手之后。

斯莱德认为鳄鱼是最不危险的对手。当他分享他的决定时,骑士嘲笑他。

“你是认真的吗?子弹对他根本没用。人们向他开枪,而他和根本没有注意到似的。”

“那是因为他们是白痴,”斯莱德一边说一边开始收拾行李。“杀手鳄鱼是个男人,所以他们把他当成男人。他们试图抓住他,因为正当程序和所有的狗屎。但当你试图抓住某个人,而他们正试图杀死你时,你就处于一个巨大的劣势。”

斯莱德拉出一个抽屉,开始挑选弹药。

“更重要的是,”他表示。“他们把他当人看待。他不是一个人。它是一种有着非常坚韧皮毛的动物。如果你在和坦克战斗,你不会带着一把8毫米口径的手枪,期望它能起作用。如果你要猎杀鳄鱼杀手,你就必须像古斯塔夫那样猎杀他。”

骑士留下了他的头盔,当斯莱德回头看时,他看到了困惑的表情。

“......谁?”

斯莱德转了转眼睛。

“就好像你在过去的五年里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一样,”他说,这让骑士感到害怕。“古斯塔夫。他是布隆迪的尼罗河鳄鱼。很大。据估计,他的体重约为一吨。十八英尺长。鳄鱼的有趣之处在于:它们不会停止生长。琼斯也是如此。他吃得越多,体型就越大,人们不断地把尸体扔到水里让他去找。不管怎样,古斯塔夫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邪恶的动物了。当地人说他已经杀害了近300人。可能有点夸大其词,不过你懂的。”

“但他就像...一条真正的鳄鱼,对吧?”

斯莱德笑了。

“他是一条真正的鳄鱼。只是一条非常大的鳄鱼。我的意思是,你必须像对待古斯塔夫那样对待鳄鱼杀手。别把他当做人类。所以没有豌豆枪。我们带着这个去打猎。”

斯莱德把一个反器材步枪塞进骑士的怀里。

“拿起来看看能不能穿过蝙蝠车。我们还没有机会尝试,但不尝试似乎是浪费。”

步枪很大。这不是骑士可以在一对一的战斗中使用的东西,但是他已经在试验中展示了他作为远程支援的有效性。它重达三十磅,骑士轻而易举地举起了它。

“等我们找到那个混蛋,我要把他引出来。你要在一段距离外准备。然后你就开枪打死他。最好射击头部或颈部。或者一些真正会杀了他的部位。”

斯莱德看不出被鳄鱼咬到有什么吸引力,他很担心自己能否独自带鳄鱼出去。鳄鱼的体型本身就是一个重大难题。即使他把那个人的内脏挖出来,他也不确定这是否足以阻止他。

斯莱德仔细检查了自己的装备,然后决定是时候去猎鳄了。

 





厨力集合体

[DC]未命名世界(六)

无大纲预警,无存稿预警,有原创女主(一点火影和fgo的设定),但无cp,有cp是你的错觉,亲情流,只是想写一些不那么普通也不那么幸运的人互相拯救的故事。

如果有bug,请把这当做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

那红色的是什么?是冉冉升起的朝阳,也是擦拭不尽的血。

---------------------------------

最近哥谭市的罪犯发现,蝙蝠侠的身后多了两只小鸟。

“接着,Archer 。”杰森一个抛投将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扔向了空中,查克拉的强化足以让他轻易做到这一点。

这一点也不难发现。

在半空中做自由落体...

无大纲预警,无存稿预警,有原创女主(一点火影和fgo的设定),但无cp,有cp是你的错觉,亲情流,只是想写一些不那么普通也不那么幸运的人互相拯救的故事。

如果有bug,请把这当做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

那红色的是什么?是冉冉升起的朝阳,也是擦拭不尽的血。

---------------------------------

最近哥谭市的罪犯发现,蝙蝠侠的身后多了两只小鸟。

“接着,Archer 。”杰森一个抛投将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扔向了空中,查克拉的强化足以让他轻易做到这一点。

这一点也不难发现。

在半空中做自由落体运动的壮汉心想。

“绝杀!”一道灰褐色的影子在他眼前一晃而过,然后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狠狠撞向垃圾堆——万幸是垃圾堆,虽然恶心了点但总不至于让他肝脑涂地,要知道落下去之前他起码离地两层楼高。就是胳膊断掉了,毕竟刚才第二只小鸟在空中以他的手臂为支点把他当做了一个铅球旋转抛出。

因为这是两只凶残的,像是才从什么特效电影里飞出来的小鸟。

壮汉闻着垃圾堆不断散发的恶臭,闭上眼,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还是装昏迷比较好。

他的耳边不断响起骨骼断裂、子弹四溅、同伴惨叫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战斗之时永远不要掉以轻心,时刻注意身后。”蝙蝠侠抽空扔出一个蝙蝠镖打掉了杰森身后一个混混手里的枪,“还有来自各个方向的威胁。”

“我当然知道!”杰森在墙上借力一跃,狠狠一拳揍到了眼前面目狰狞的混混脸上,“嘿,伙计,我可不喜欢你这个表情!”

“但是我一直在他的身后。”佐伊用脚将试图偷袭杰森的混混的头生生踩进水泥地里——听声音至少他的鼻梁是不保了,“这是我们行动之前就说好了的。”

“长得再高也没用,你还是被一个孩子给放倒了!”杰森跳到被他打晕的混混的身上,他的鞋底和那个倒霉家伙的脸亲密接触了一番。

蝙蝠侠放到了最后一个敌人,“哦,好吧,【守住同伴的后背】,我是这么说的吧?配合得挺默契。”

“不过今晚结束之后该给你们好好上一下搏击课程。”

“没问题!”

蝙蝠怪和两只叽叽喳喳的小鸟飞远了。

壮汉抹了一把脸,拖着断臂从垃圾堆上滚下,在刺耳的警笛鸣响声中悄悄溜走。

——这见鬼的蝙蝠怪居然用他们给两只小鸟上实践课。


“Archer ,你的绝杀技能读条失败了?”杰森蹲在不远处的楼顶看着下面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没有啊,我故意放他走的。”佐伊从蝙蝠侠手里接过了什么。

“这些街头混混手里的枪是黑市上流通的高端货,他们本不应该拿到。”蝙蝠侠的手臂盔甲上弹出一个3D地图影像,一个红点在上面不停闪烁,不停移动,“我在他的身上安了追踪器,也许能寻找到他们的幕后之人。”

“那我们还等什么?”杰森跃跃欲试,“一鼓作气全干掉!”

“不是我们。”蝙蝠侠说,“是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该回家了,孩子。”蝙蝠侠拍了拍杰森和佐伊的肩膀,“今晚你们做得很好,配合默契,奖励已经给Archer 了。”

杰森和佐伊看着蝙蝠侠射出钩锁枪向远方滑翔而去,很快消失在钢铁丛林之中。

“哦,孩子?在他的眼里我们一直只能是孩子?!”半晌后,终于回过神来的杰森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我可是……”

“你可是和我签了契约的魔法少男,我懂我懂,”佐伊打开手里包装精美的盒子,红色绒布上放着两个二头身娃娃,一个穿着红黄绿配色的罗宾制服,一个穿着灰褐色的刺客装,“而且你刚才确实承认了你是个孩子,未成年。”佐伊在最后三个字上加重了读音。

“停!别再提见鬼的魔法少男!”杰森的脸皮急速升温。

“那魔法少年?有没有好听一点?”佐伊捏了捏属于自己的那个娃娃,娃娃脸上的笑容透着一股傻气,“你看,至少蝙蝠侠已经承认你了,未来的【罗宾】。”

虽然有点抽象,但那个罗宾娃娃的确不难看出是杰森。

她把罗宾娃娃在杰森的眼前晃了晃。

杰森别扭地接过了罗宾娃娃,“哼,好吧,这次就原谅他。”

“哦?你没否认我叫你魔法少年?”佐伊搞怪地扯开自己的脸,露出一个欠揍的笑容,“那我以后就这么叫你了哦!魔法少年杰森!杰森是魔法少年!”

“让这个梗见鬼去吧!”


“妈妈,我们回来了,你还饿不饿,我们有带吃的回来。”杰森打开门,却发现家里黑漆漆的,一盏灯也没开,外面的霓虹灯光无法透过那扇小小的窗户照亮屋子,黑暗像是一层幕布将一切笼罩,“只要热一下就好……”他的声音渐渐变小。

也许妈妈已经睡着了,毕竟已经这么晚了。

杰森将手指竖在唇边,示意佐伊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

但他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不是这样,你的妈妈并没有睡着,她并没有在这里,她消失了……

“杰森……凯瑟琳……她不在这里。”佐伊拉住了杰森的手,杰森的手冰凉一片,黏腻的汗液带走了他浑身的温度,“家里没人。”她没有听到这个房间里属于凯瑟琳的呼吸声。

——告诉他,梦该醒了。

“不!她一定在!”杰森突然甩开佐伊的手,疯了一般冲进房间,打开每一扇闭合的门,“妈妈一定在!她只是睡着了!没听见我们回来了!”

被粗暴推开的门撞在墙上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

空的,空的,空的……全都是空的!

佐伊站在门口,弯腰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罗宾娃娃。

那个笑容也许是针脚不整齐的原因,隐隐像是在哭。

“我们出去找。”杰森推开了最后一扇门,里面的一室静寂像是有人发出的无声嘲笑,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光,坚定地说,“我们出去找到妈妈。”

“……好。我们一定会找到的。”

也许是泪光。


凯瑟琳是杰森的母亲。

也是一个吸毒者,她一直被毒瘾折磨——或许没有。

因为凯瑟琳一直在吸毒。

一直。

但一天前凯瑟琳奇迹般的摆脱了毒品的控制,她清醒的为她自己和杰森——她唯一的孩子,准备了一顿延时已久也缺席已久的晚餐。

的确是奇迹,源自母爱的,时限二十四小时的奇迹。


杰森跪坐在地,他的怀里抱着凯瑟琳。

凯瑟琳遗留在这个世界的躯体。

——昨天是一个母亲对她的儿子的仅存的爱意。

大量的毒品散落在一旁。

就在杰森和凯瑟琳的脚边。

——凯瑟琳已经死了。

——死于毒品吸食过量。

“我说过的……我已经说过的……她会被毒品给害死的……会被害死的……”杰森抱着凯瑟琳的手越收越紧,但他的脸上却是一种不正常的冷静,“她不听……所以她死了。”

一片静默。

“你看,太阳升起来了。”杰森抬起头。

灼热的火球从遥远的海平面上升起,穿过上城区的重重高楼,被玻璃幕墙反射得极为刺眼的光洒在缩在旧城区角落的杰森身上。

“但你再也不会看见了。”


--------------------------------

这里杰森还没有接受蝙蝠侠六个月的特训,但他也还不算正式成为罗宾,杰森并没有穿上罗宾制服。

而之所以蝙蝠侠准许杰森跟他一起打击犯罪的原因是因为佐伊的存在,佐伊有足够的武力值保护杰森,佐伊也将自己的能力和杰森共享了,而且蝙蝠侠寻找的对象只是一些街头混混,用来给杰森上实战课,就算佐伊失手(或者反水,蝙蝠侠并不像信任杰森那样信任佐伊),蝙蝠侠也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在事情变得糟糕之前挽回。

杰森已经得到了蝙蝠侠的承认,那个罗宾娃娃就是证明,蝙蝠侠承认杰森可以接任罗宾。

悄悄说一句,两个娃娃是布鲁斯做的——所以针脚才不整齐,万能的阿福怎么会出这种纰漏!【替阿福叉会腰】

张白枳

Talk dirty to me

summary:两位超级女英雄关于性幻想的醉醺醺睡衣趴


warning:双性转,无差感觉偏蝙超,ooc,短打片段有须自行脑补的前戏,补完真的很凶残


神奇的午后,没有任何抢劫,谋杀,家暴。连猫都没有挂在树上。绿灯和闪电在瞭望塔值班,神奇女侠确保她能照应任何情况。


克拉拉和布鲁茜瘫在有壁炉的书房里,不是蝙蝠侠和超人,只是布鲁茜和克拉拉。


克拉拉带来了氪星葡萄酿造的葡萄酒,能喝醉钢铁之躯的那种。她不知道自己喝醉了会有什么后果,所以蝙蝠侠理所应当的,要防止她喝醉了以后撕碎地球。


【所以想要去酒吧一醉方休一定要带上朋友,听明白了么?超人都这样做,你也要一样照顾好自己和地球】...

summary:两位超级女英雄关于性幻想的醉醺醺睡衣趴


warning:双性转,无差感觉偏蝙超,ooc,短打片段有须自行脑补的前戏,补完真的很凶残


神奇的午后,没有任何抢劫,谋杀,家暴。连猫都没有挂在树上。绿灯和闪电在瞭望塔值班,神奇女侠确保她能照应任何情况。


克拉拉和布鲁茜瘫在有壁炉的书房里,不是蝙蝠侠和超人,只是布鲁茜和克拉拉。


克拉拉带来了氪星葡萄酿造的葡萄酒,能喝醉钢铁之躯的那种。她不知道自己喝醉了会有什么后果,所以蝙蝠侠理所应当的,要防止她喝醉了以后撕碎地球。


【所以想要去酒吧一醉方休一定要带上朋友,听明白了么?超人都这样做,你也要一样照顾好自己和地球】


克拉拉洗了澡,换了布鲁茜的睡衣,(胸前有蝙蝠的那个,为什么还没人发现布鲁茜是蝙蝠侠,她真的在每件东西上打标记。)


你想将,人间之神,锁在,你的地下室。

克拉拉几乎是一字一顿

天啊,布鲁茜,为什么我一点都不震惊。


布鲁茜哼了一声,她不想承认自己是个控制狂,而且她知道克拉拉的自控力极好。


那你想要什么?


现在就很好。


现在?


安全,舒适,懒洋洋的,不需要担心有人抢劫或者飞机掉下来了。关掉超级听力,人类一样不受打扰。


蝙蝠洞里有红太阳室。布鲁茜说。

但是交换?这可不够,我想要你肮脏的小秘密,不人间之神的那一面。


就,精疲力尽?


你的要求真低。布鲁茜叹了口气,主动握住了克拉拉的手。

我已经要求得太多了。克拉拉依然懒洋洋地躺在那,用指尖蹭了一下布鲁茜的手腕内侧。

更多一点,我确定我能给你更多。布鲁茜低语着,她紧盯着克拉拉的眼睛,像盯着兔子的豹,火光在她漂亮的钢蓝色眼睛里闪烁,禁忌的危险。

但克拉拉并不害怕,她甚至有些想笑,在黄太阳下几乎永生的外星人很难害怕什么。

而且她足够信任她的朋友,她永远永远不会伤害她,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她舔了舔嘴唇,微笑起来。

你可以,让我求饶?


布鲁茜顿了两秒钟,不要问可不可以,我是蝙蝠侠,我什么都做得到。

你想要安全的失控。她亲了一下克拉拉的嘴角,我便给你。


不重要的补完:布鲁茜是个乖巧又叛逆的傻白甜。

所有哥谭人都肖想蝙蝠侠的大腿,没有例外。

所有人都认为克拉拉该换成隐形眼镜,扔掉西装外套,只有韦恩总裁不这样想。

超女坦诚自己与人类有生殖隔离,但以她为主角的AV还是很多。无奈她只能说高潮时候太激动控制不住力量可能会将男性oo夹断。

大家看着超级小子,向卢瑟投去意味深长的眼光,并且对他针对超女表示理解。


batmatcat

emmm…虽然是图不过反正是figment所以打了fiction的tag…【对其实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打啥tag…


s/p/a/n/k预警,NSFW背后注意!


猜猜大少到底干了啥

emmm…虽然是图不过反正是figment所以打了fiction的tag…【对其实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打啥tag…


s/p/a/n/k预警,NSFW背后注意!


猜猜大少到底干了啥

白噪声

[资料存档] 机翻+润色,Batman Begins之外的布鲁斯的经历:

    12岁那年,布鲁斯从祖先那儿继承了足够的遗产,好让自己接受一流的教育,并在靠近高谭市的奥萨维尔上马克·吐温高中。当校长告诉阿尔弗雷德,学校的工作人员再没有什么可以教给这孩子之后,阿尔弗雷德便给他安排了一系列的家教课程。布鲁斯最喜欢的科目是戏剧,因为他喜欢阅读剧本。当他得知管家是在英国长大的童星时,他问了阿尔弗雷德很多关于戏剧的问题。14岁时,布鲁斯听说附近刚成立了一个青少年足球联盟,他对体育产生了兴趣。虽然他没有被任何一所公立学校录取,但他还是设法加入了其中一支球队,但在第二次训练后就退出了,因为他可不喜欢在更衣室乖乖地坐冷板凳。但布鲁斯仍然...

    12岁那年,布鲁斯从祖先那儿继承了足够的遗产,好让自己接受一流的教育,并在靠近高谭市的奥萨维尔上马克·吐温高中。当校长告诉阿尔弗雷德,学校的工作人员再没有什么可以教给这孩子之后,阿尔弗雷德便给他安排了一系列的家教课程。布鲁斯最喜欢的科目是戏剧,因为他喜欢阅读剧本。当他得知管家是在英国长大的童星时,他问了阿尔弗雷德很多关于戏剧的问题。14岁时,布鲁斯听说附近刚成立了一个青少年足球联盟,他对体育产生了兴趣。虽然他没有被任何一所公立学校录取,但他还是设法加入了其中一支球队,但在第二次训练后就退出了,因为他可不喜欢在更衣室乖乖地坐冷板凳。但布鲁斯仍然对其他运动感兴趣。16岁时,他告诉阿尔弗雷德他想试试滑雪。打听到佛蒙特州有一个滑雪胜地之后,老管家打电话到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预定他们的旅行。然而他和布鲁斯被困在了一场暴风雪中,在路上开车变得相当危险,所以他们直到晚上10点才登记入住,彼时度假村已经关闭,早上6点左右才会重新开放。当阿尔弗雷德在休息室休息时,布鲁斯决定独自去滑雪,他偷溜出房间,然后穿着滑雪装备徒步前往度假村里。当布鲁斯开始从山上失控地滑跌的时候,一名守夜人发现了他的踪影,并叫来了救援巡逻队。巡逻队在一个浅浅的峡谷底部发现了布鲁斯,他的额头上有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一根滑雪板在附近裂成了两半,另一根滑雪板以不自然的角度倾斜着。他被带回屋里,腿上打了石膏,额头上缠好绷带,躺在床上休息,等着阿尔弗雷德来查看他的情况。由于布鲁斯摔断了一条腿,还有轻微的脑震荡,阿尔弗雷德咨询过的一位医生得出结论,如果管家想把这孩子带回高谭市,他需要适当的交通工具。于是,阿尔弗雷德买了一架西科斯基双旋翼直升机,带着裹着绷带的布鲁斯回家,并且把它停放在韦恩庄园旁边的一块空地上。一周之后,绷带才被拆掉,家庭医生宣布年轻的韦恩恢复了健康。


    从那以后,布鲁斯再也没想过去滑雪,但他的兴趣转移到其他的运动项目上了。他订购了一套完整的奥运会级别的体操装备,整个夏天都在一位教练的指导下学习如何使用。早饭前,他在花园后面挖出的奥林匹克标准大小的游泳池里游泳,还练了好几个月的举重,但他从来不会射箭,也不会滑冰。瑞秋有时会和他一起在庄园里游泳、跳蹦床或出去玩。布鲁斯很喜欢她的来访,直到他17岁离开哥谭,去普林斯顿大学学习荣格原型和单一神话。但他觉得除非他今后浑噩愚蠢地过日子,这些题目对于他的生活来说无关紧要。在一个关键的早上,课间休息时,布鲁斯在校园中心的钟楼下等着他的高级微积分课上的一个可爱的女孩儿,她答应在那里和他见面,这样他就可以把笔记借给她来换一杯咖啡。她没有出现,他发现自己的思绪飘回到了自己刚才上完的课上,沉浸在那个关于悉达多的故事里。毕业后,年轻的韦恩少爷在密苏里州赢得了一场赛车,他回到了高谭市,拒绝了韦恩庄园的所有权,因为这让他想起了他失去的一切,他决定按自己的想法把庄园拆除。那天下午,当他得知Chill获得了缓刑,以换取他对卡迈尔·法尔科内的证词……



……他把枪扔进了港口,与法尔科内对质。法尔科内告诉他,他对犯罪的本质一无所知,他永远也无法面对罪犯,因为他不了解他们的世界。为了证明法尔科内是错的,布鲁斯在码头上登上了一艘船,打算环游世界,以了解罪犯的心理,寻求对抗不公正的方法,因此他开始潜入罪犯的地下世界。他在船上当了18个月的船员,平日里睡在引擎室角落的破布条上,吃其他人剩下的食物,在甲板上干活,搬运沉重的板条箱,拉缆绳,刮掉船壳上的油漆,还要清理舱底的污垢。他的好几个更高大健壮的队友,尤其是船舶水手长赫克托,经常折磨威吓布鲁斯,每次攻击都想给他一顿教训。当船在离香港两英里的海上靠岸时,布鲁斯被派上一艘小艇去取一个中国公民的包裹,并把它送回船上。他在一个小渔人码头一直等到黎明,系好了他的小艇,但是那个包装工人没有来,货船也开走了。幸运的是,我们这位失踪的商业帝国继承人偷偷溜进一艘豪华客轮的发动机舱,他一直躲藏到它在悉尼靠岸,才得以离开香港。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位名叫扎卡里·达布(Zachary Dabb)的年轻美国人,并帮助他与土著人一起做慈善工作。他给这位四处旅行的亿万富翁上了一课,告诉他天底下可没有免费午餐。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布鲁斯乘上了一艘船,在Tanga下船。他在肮脏的集市上游荡,路过一个卖水果的小贩,他从篮子里偷了一个李子,跑到一条小巷里,把它给了一个穷孩子。不久,他再次登上了一艘不定期货船,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游历了非洲和亚洲的许多地方,直到在北韩隐居下来。布鲁斯在一位即将隐退的武术大师(他是在普扬扬山脉(Pujanryang Mountains)退役的)那儿接受了国术的培训,然后他前往南韩。为此他加入了一个走私团伙,在雷达范围内偷偷飞离平壤,并承诺说终有一天会雇佣队友们作为自己的飞行员。在马拉喀什跳下客船之后,布鲁斯在桥下睡了几晚,然后登上了一艘开往英国的油轮。抵岸后,他在伦敦逗留了很长时间,学会了如何从船上的厨师那里偷车,然后搭上另一艘货船,来到了上海。其中一个水手,绰号“矮胖子”,有一种既快又容易赚钱的方法,对此感兴趣的布鲁斯认为这是一个了解被剥夺了宝贵财富的人类的机会。他们一起乘出租车去了市郊的机场,在那里他们的工作是劫持一卡车的货物,这些货物都是由工人们装上去的。第一次犯罪,布鲁斯感到害怕又兴奋。这个计划最终成功了,但布鲁斯和斯多奇都因为偷窃(讽刺的是,这些箱子实际上是韦恩企业公司的货物)而被一个警察小队逼到一个仓库里逮捕,布鲁斯被送往不丹的一个监狱,在那里他和囚犯们发生了争吵……


活力双雄汉化组

【活力双雄汉化作品004】


《蝙蝠侠》v1#10


下载地址。 提取码:xtz5


在不知多少万年前,巨大的恐龙们以世界之主的姿态漫步于地球之上!就像书中所说的那样…命运将蝙蝠侠和神奇小子罗宾带到了大洋深处的一座孤岛上,而在那里他们必须徒手与这些传说中的可怖巨物搏斗。这里是永恒的乐土,连时间的脚步也似乎奇迹般地停住了…

现在就加入我们,一起开始这场狂风暴雨式的奇幻之旅吧!…让我们勇敢地直面怪物出没的丛林中未知的危险…一切尽在…

 “被时间遗忘的岛屿!”


(提醒:该期共有4个小故事,本组只汉化了第1个故事)

【活力双雄汉化作品004】


《蝙蝠侠》v1#10


下载地址。 提取码:xtz5


在不知多少万年前,巨大的恐龙们以世界之主的姿态漫步于地球之上!就像书中所说的那样…命运将蝙蝠侠和神奇小子罗宾带到了大洋深处的一座孤岛上,而在那里他们必须徒手与这些传说中的可怖巨物搏斗。这里是永恒的乐土,连时间的脚步也似乎奇迹般地停住了…

现在就加入我们,一起开始这场狂风暴雨式的奇幻之旅吧!…让我们勇敢地直面怪物出没的丛林中未知的危险…一切尽在…

 “被时间遗忘的岛屿!”


(提醒:该期共有4个小故事,本组只汉化了第1个故事)

悄悄的榟榟榟榟榟榟榟榟

p1老爺:我這是養了怎麼一群白眼狼

大哥這紅髮情節是過不去了(

p1老爺:我這是養了怎麼一群白眼狼

大哥這紅髮情節是過不去了(

但愿长醉不愿醒

安利

SY上的   [DC] 【Jason中心/生贺】Arrival 降临(你一生的故事)(Brujay亲情向),作者是程溟曜


老爷视角的一篇文。老爷知道了自己是个虚拟角色,穿越到了现实世界并遇见了蝙蝠侠故事的编辑


然后在与编辑的聊天中,老爷知道了罗宾桶的死亡的真相——电话投票


“你耸了下肩膀,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多了。这就是你,不是吗?一个生命垂危时还在为别人着想的好孩子,几句安慰的话心情就能变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希望你去死?”


注意,有重要人物死亡。不能说是be,但也绝对不是欢乐向的文


但是但是,值得一看

里面讲述的老爷对杰森的爱,让当时因为被某些文...

SY上的   [DC] 【Jason中心/生贺】Arrival 降临(你一生的故事)(Brujay亲情向),作者是程溟曜


老爷视角的一篇文。老爷知道了自己是个虚拟角色,穿越到了现实世界并遇见了蝙蝠侠故事的编辑


然后在与编辑的聊天中,老爷知道了罗宾桶的死亡的真相——电话投票


“你耸了下肩膀,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多了。这就是你,不是吗?一个生命垂危时还在为别人着想的好孩子,几句安慰的话心情就能变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希望你去死?”


注意,有重要人物死亡。不能说是be,但也绝对不是欢乐向的文


但是但是,值得一看

里面讲述的老爷对杰森的爱,让当时因为被某些文里的蝙蝠侠气的肝疼而去找宠桶的文的我受到了极大的治愈


#看老爷暴打编辑狗头#


PS.

这篇文的最后一段让我想起了一句话

“如果提前了解你们要面对的人生,不知你们是否还有勇气前来”


厨力集合体

[DC]未命名世界(五)

无大纲预警,无存稿预警,真·短小预警(划重点!),有原创女主(一点火影和fgo的设定),但无cp,有cp是你的错觉,亲情流,只是想写一些不那么普通也不那么幸运的人互相拯救的故事。

如果有bug,请把这当做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

杰森·彼得·陶德。

十五岁,土生土长的哥谭人,游荡于街头的问题儿童,曾因偷窃进过拘留所,有一个贩毒的父亲和吸毒的母亲。

佐伊。

姓氏未知,年龄未知,一个月前突然出现在哥谭的女孩,明显接受过训练,疑似有特殊能力,所属组织不明,一度盘踞于犯罪巷,代号“Archer...

无大纲预警,无存稿预警,真·短小预警(划重点!),有原创女主(一点火影和fgo的设定),但无cp,有cp是你的错觉,亲情流,只是想写一些不那么普通也不那么幸运的人互相拯救的故事。

如果有bug,请把这当做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

杰森·彼得·陶德。

十五岁,土生土长的哥谭人,游荡于街头的问题儿童,曾因偷窃进过拘留所,有一个贩毒的父亲和吸毒的母亲。

佐伊。

姓氏未知,年龄未知,一个月前突然出现在哥谭的女孩,明显接受过训练,疑似有特殊能力,所属组织不明,一度盘踞于犯罪巷,代号“Archer”,接受哥谭各大犯罪头子的雇佣,类似于雇佣兵,但未有人在她手中丧生,在半个月前遇到杰森·陶德之后收手,原因不明。

阿尔弗雷德将眼前两个孩子的资料上传到了电脑。

资料里“疑似有特殊能力”的“疑似”两字可以删除了。

蝙蝠侠想。

佐伊拥有能够与他人共享的特殊能力,表现方式为强化人体素质,能量与物质共振产生吸附力,其余不明,上限不明,共享条件不明。

他把手里轻得跟小猫似的两个小孩放到了韦恩塔顶的平台上。

两个小孩,两个还不算无可救药的小孩。


“我们需要谈谈。”他说。

“那个……谈之前,我们可不可以澄清一下……昨天晚上的事?”佐伊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总算还是没忘记自己的目的。

“还是我来说吧,佐伊。”杰森挡在了佐伊的身前,替她遮住了蝙蝠侠审视的目光,“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原因。”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蝙蝠侠好像是在提防着什么——提防着佐伊的一举一动。

“是我提出的计划,专门去寻找那些人渣,然后教训他们一顿,佐伊只是听我命令行事。”他仰着头,和蝙蝠侠伟岸的身躯比起来他就像是一只发育不良的小鸡崽,但他直面哥谭恐惧的化身毫不动摇,“计划失控了——我失控了,佐伊只是想提醒我。事情并不……”

“并不是我看到的那样——我知道。”蝙蝠侠打断了杰森。

他当然知道,那一天在犯罪巷发生的一切的始末他全都知道,因为他就在那里,一直都在。

Archer虽然并未杀人,但她仍旧是哥谭新出现的一个不稳定因素,有特殊能力的她一旦失控将会非常危险,她身后的组织也是一个谜,哥谭是他守护的城市,所以他要去调查清楚。

——以此决定Archer是否要被排除。

“我调了监控录像。”蝙蝠侠说,“我很高兴你们两个不同于这个城市里随处可见的杀人犯。”

他想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但我并不鼓励你们做这样的事,打击罪犯交给我就可以了。”

“可是我们有足够的能力!”杰森反驳。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佐伊说。

“你们只是孩子,还不用背负这些。”耳麦里传来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阿福告诉他不应该用这么严肃的语气,这不利于和叛逆期的孩子交流,他想他是对的,所以蝙蝠侠露出了一个布鲁西宝贝式的笑容,“你们的夜晚应该用来享用美味的甜点。”

他的手里出现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这是出门前阿福塞给他的,浓郁的甜香似乎缓解了两个小孩的情绪。

“啊……哦……好、好的!”杰森呆呆楞楞地接过了那个盒子。

“……也许我们该说一句……谢谢?”佐伊纠结地说。

——蝙蝠侠不会知道正是他刚才那个突如其来的笑容吓到了杰森和佐伊。


“佐伊,快掐我一把,我可能是在做梦。”杰森捧着蝙蝠侠送给他的小盒子,小小的盒子似乎有千钧重,他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不,你没做梦。刚才蝙蝠侠确实是笑着送给你了一盒甜点,还用蝙蝠车把我们载回了家。”佐伊打开了杰森家那扇摇摇欲坠的门,把杰森推了进去,“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收到偶像的礼物很激动,不过现在……”

佐伊在看到屋里的一切后哑然失声。

“杰森,我的儿子,噢,还有你是……杰森的新交的朋友吗?”客厅里并不如何明亮的灯竟然亮着,要知道为了节约电费,杰森出门从不忘记关灯。而自从佐伊来到杰森家的半个月时间里一直都是醉生梦死的黑发女子竟然走出了紧锁的卧房,出现在了客厅。

她的脸色憔悴苍白,眼窝深陷,嘴唇干裂,身材消瘦,穿着一条有些褪色的长裙,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但却足够清醒。

桌子上摆着两副餐具和一些还冒着热气的食物,从还未收拾的厨房来看这些饭菜显然出自她手,“看来我得多准备一副餐具了。”

她笑着说,“一起来吃一顿延时已久的晚餐吧,儿子?”

“妈妈……”杰森冲进去抱住了那个女人,“你终于……终于……”

“这是我一生中最棒的一天!”

“如果这是今天的一切都是梦境,那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让这个梦永远继续下去。”


杰森一直相信,黑暗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

而这一天终于来了。

------------------------

凌晨选手又来了!

我确定我写的蝙蝠侠没有ooc!

蝙蝠侠不是一直苦大仇深的!

古早漫蝙蝠侠看到杰森卸掉了蝙蝠车轮胎露出的那个鬼畜的笑可以证明!!!


目前魔改fgo的设定为:①令咒在胸口②英灵能力可与御主共享

佐伊的职介设定为Archer 的最主要原因是【单独行动】的能力,至于不会用弓更像暗杀者这种事——近战弓兵难道还少了吗?火影忍者的忍者不都是正面硬肛吗?


晴空是晴朗的青空
明天凑本蝙还点图∠( ᐛ 」∠...

明天凑本蝙还点图∠( ᐛ 」∠)_

明天凑本蝙还点图∠( ᐛ 」∠)_

我是燕柒

#JasonTodd[超话]# 

.

.

.

.

credit:linda Thai


ig【主页】:http://t.cn/AieUJeIT


授权见微博

#JasonTodd[超话]# 

.

.

.

.

credit:linda Thai


ig【主页】:http://t.cn/AieUJeIT


授权见微博

玫瑰气泡水

【授权翻译/Tim中心】Year of Fallen Angel天使堕落之年05

作者:maychorian

译者:雁七Lancaster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407444/chapters/43624769#workskin


 

Summary:

提姆·德雷克已经被罪犯抓获并被酷刑折磨了将近一天。他无法独自逃脱,所以蝙蝠侠和红头罩必须去营救他。后来他们发现提姆所受到的伤害远远超出了预期。这一切如果真的发生,提姆将需要几个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才能从中恢复。


Chapter 5.

 

当提姆醒来时,感觉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作者:maychorian

译者:雁七Lancaster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407444/chapters/43624769#workskin

 

 

Summary:

提姆·德雷克已经被罪犯抓获并被酷刑折磨了将近一天。他无法独自逃脱,所以蝙蝠侠和红头罩必须去营救他。后来他们发现提姆所受到的伤害远远超出了预期。这一切如果真的发生,提姆将需要几个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才能从中恢复。

 

Chapter 5.

 

当提姆醒来时,感觉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他的手和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感到隐隐作痛。这是一种解脱。但是一切都是枯燥的。色彩,声音,他心跳的节奏。他觉得无精打采,软弱无力,浑身不自在,但却又对此无能为力,甚至不知道该找些什么事情去做。

 

当他转过头来,他看到布鲁斯正睡在扶手椅上,一只胳膊搂着他自己的身体,头支在手上。他弯曲的睡姿肯定会使他醒来后感到脖子酸痛。提姆想说话,想叫醒他,想让他换个姿势,但他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床的另一边是空的。提姆很肯定迪克之前在那里待过,但他现在已经走了。

 

房间也变得不一样了。他昨晚是在一个病房里醒来,而现在他却待在一个私人病房里。他们一定是把他从康复中转移了。窗户是开着的,提姆能闻到新鲜空气的味道。就像哥谭市的空气一样新鲜。外面的灯光看上去似乎是在上午十点左右。

 

他的鼻子又痒又闷。而他甚至没法举起手来去抓它。他什么也做不了。他无助地被困在自己的身体里。他记得他曾经看到他的父亲也同样被困在医院的病床上,然后坐在轮椅上。也许这也是他的命运。

 

但至少他还可以使用他的腿,他们还能动。 终于。 只是现在... ... 他不想动。 他什么都不想做。 他想再睡一会儿,但是他还没有累到可以克服疼痛的程度,尽管疼痛很迟钝。

 

他手上的肿块一消退,医生们就要做检查。他们要弄清楚损伤到底有多深,会持续多久。 这可能会很疼。 提姆试图让自己关心这件事,但他无法集中精力。

 

提姆盯着灰白色的天花板看,他试图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而他所有的思想都沿着空荡荡的走廊走向最坏的结局。他不想跟着他们。他什么也不想想。

 

但是,当他试图将一切从他的头脑中驱逐出去时,那些画面不请自来,引起了他的注意。抓住他的那个McDaniel的脸上露出地狱一般的笑容,若隐若现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躺在灰色的仓库地板上,在被铁链捆着的胳膊和腿上被打的动弹不得。他把自己的手放在桌子上,一个男人的手残忍地抓住他的手腕,贴着桌面上。另一只手举起一把锤子,狠狠地砸了下来。

 

他退缩了一下,吸了一口气,迅速地眨了眨眼睛。他不想哭。他不会哭的。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一切都结束了。蝙蝠侠和红头罩是为他而来的,尽管他没有料到他们会这么做。这是一种祝福。是的。他会没事的。

 

他的呼吸在加速,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控制。曾经使他深陷于无助之中的麻木状态被记忆中的恐惧和现在的焦虑所打破、刺穿了。他的手也感到隐隐作痛,他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抽搐了起来。

 

这一次,一声又短又断的呜咽掠过了他的嘴唇。他无法阻止。

 

布鲁斯被惊醒了,他把他的脸从掌心中抬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 “提姆? ”

 

提姆试图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但是他做不到。 “布鲁斯。” 他的声音尖锐而破碎,充满了泪水。他想把那种迟钝感找回来,哪怕只是为了不让自己陷入窘境。但是他当然没有如愿以偿。

 

“提姆。提米。” 布鲁斯把椅子挪近了一点,然后俯下身,用手捂住提姆的脸。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 “冷静点,孩子。 没关系。 你没事了。 你有回忆吗? ”

 

提姆点点头,紧紧地闭上眼睛。他知道这很正常; 他知道在接下来的几天,几周,甚至几年里,他可能会经历更多这样的事情。但这仍然是令人尴尬的。他还是很讨厌这样。 “对不起。”

 

“不要道歉,求你了,提姆,不要为此道歉。”

 

布鲁斯的拇指在他脸的两侧轻轻抚摸。就像昨晚的那个护士,在提姆的太阳穴上揉了几圈,但是这双手粗糙而大,而且更加熟悉。 这更令人欣慰了。 提姆感到自己几乎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下来。

 

“他们砸碎了我的手,布鲁斯。” 这句话脱口而出,就像是在忏悔一样。 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提姆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他知道布鲁斯已经知道了。 “用锤子。 他们把我的手放在桌子上,我就一直看着,看着他们用锤子把我的手一点一点砸碎。”

 

“我知道,搭档。” 布鲁斯听起来他似乎已经泪流满面。 提姆感到非常,非常内疚。他从来不想让布鲁斯为难。从来不想让他哭。他应该做相反的事情。 “对不起。 我很抱歉。 这种事本不应该发生的。”

 

提姆一动不动地躺着,呼吸急促。他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布鲁斯的抚摸,缓慢而重复着,足够坚定地以保持着注意力,而不会过于用力地去按压任何瘀伤。他让自己仅仅去感受到触摸,而不是别的什么,让那些重复着的节奏控制住他的呼吸。一切都很好。布鲁斯在这里。他很安全。 McDaniels已经... 消失了。

 

当他的呼吸平稳下来后,提姆睁开眼睛,把头转向他的父亲和导师。布鲁斯轻轻地放开他,往后靠了一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那些... 那些人... ”提姆的嘴唇感到麻木。 “他们在监狱里,对吧? ”

 

愚蠢的问题。当然了,他们当然是。蝙蝠侠和红头罩会确保这一点。不过,提姆还是想听布鲁斯亲口说出来。

 

布鲁斯点点头。他似乎并没有对这个问题感到失望或惊讶。 “是的。 我发誓他们再也不会碰到你了。”

 

愚蠢的承诺。在哥谭市,罪犯总是能出狱。就像扇旋转门一样。布鲁斯不可能保证这样的事情。 尽管如此,提姆的心情还是稍微平静了一点。呼吸变得更加容易了。

 

布鲁斯又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就好像他情不自禁地抚摸他,拥抱他。 提姆并不介意,真的,但这有点奇怪。布鲁斯从来就不是一个特别喜欢身体接触的人,尽管当他看到他身边的人,尤其是他的孩子或者其他被保护者需要的时侯,他并不会禁止身体上的抚摸和安慰。

 

提姆现在看起来一定很艰苦。 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他觉得自己的确很需要帮助。如果他的手还能动的话,他可能会像一个受惊的、正在蹒跚学步的孩子一样紧紧地抓住布鲁斯不放。也许他不能那样做是件好事。

 

布鲁斯的拇指在他的肩膀上慢慢地抚摸着,几乎是在沉思着。 “听着,提姆。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他的声音很严肃。提姆把头靠在枕头上,尽可能严肃地看着他。 “什么事? ”

 

布鲁斯的嘴绷得紧紧的。 “我听到你对杰森说的话了... ... ”

 

提姆的心怦怦直跳,他的脸因为尴尬而发红。 “别,别把那当回事,布鲁斯,那只是一时冲动,我没有真的在想,关于... ... ”

 

布鲁斯捏了一下他的肩膀,提姆闭上了嘴,感觉几乎没法呼吸,头晕目眩。 “提姆,提姆。我知道。那是一个黑暗的时刻,你表达了你所感受到的黑暗。没关系。我明白。也许我们以后应该多谈谈,但是... ... ”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在在一声怒吼和一声叹息之间吐了出来。 “有件事我需要你知道,好吗?如果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不会过得更好。我知道你不是真的这么想,你不是真的这么认为,但是我还是... 我想告诉你。 我希望你在我身边。 我要你和我在一起。 一直都是。 不管... 不管未来如何,这都不会改变。 你明白吗? ”

 

提姆的脸更红了。天啊,他看起来一定很可怜,布鲁斯才会觉得有必要这样安慰他。真是个孩子。真没用。 他甚至不能忍受不到一天的粗暴对待。这让布鲁斯掉进这样一个陷阱,让他觉得他就像一个紧紧地抓住桥,准备跳下去的人一样。以至于让他觉得他不得不说服他。

 

“我明白。” 他的声音在他自己的耳朵里听起来很小,很微弱。这使他更加憎恨自己。因为他不够坚强。因为他不能在不需要蝙蝠侠来救他的情况下处理自己的问题。再一次。

 

布鲁斯看着他的脸,眼睛来回扫视着。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好像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东西似的。不知怎么的,提姆感觉更糟了。

 

布鲁斯的手紧紧地握住他的肩膀。开始有点疼了。 “不,孩子。 我觉得你还没明白。 我这么说不仅仅是因为你受伤了,我想让你感觉好一点。 这总是真的。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这样。 我想要你,我需要你,我不在乎你是英雄还是 CEO,或者仅仅只是个孩子,只是一个上高中的普通青少年,和一个女孩约会,决定上哪所大学。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儿子,我爱你,我希望你进入我的生活。我非常爱你,提姆。你相信的,对吧? ”

 

提姆感到呆滞,他浑身僵硬,目不转睛地盯着布鲁斯。他渴望听到有人,任何人,对他说这样的话有多久了?具体来说,他想从布鲁斯那里听到这句话有多久了? 一年又一年。他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了。现在他甚至不能让自己相信这是真的,相信这不是精神过度紧张和过度疲劳的身体所带来的幻觉或梦。

 

这不可能是真的。布鲁斯这么说是出于责任,或者怜悯,或者是出于好意,他只是滔滔不绝地说出他认为提姆需要听到的话,把他从自杀的边缘拉回来。那是一时冲动,就像提姆昨晚说的那些话一样。这并不意味着什么。

 

布鲁斯更加用力地压了压他的肩膀,然后突然意识到他太粗暴了,于是小声咒骂着放手了。他拍了拍提姆的肩膀,几乎是在爱抚着它,就像抚摸着一致受伤的小鸟那样抚摸它。这个动作中包含的温柔使提姆的眼里充满了泪水。

 

“对不起,”布鲁斯喃喃自语。 “对不起,我不没有... ... 天哪,提米。我现在很想拥抱你。我真想把你从床上拽下来,把你紧紧地抱在怀里。但我不想伤害你,我讨厌这样。我甚至不能握住你的手,现在这是我唯一想要的东西。我很抱歉,搭档。”

 

提姆闭上了眼睛,任由泪水顺着眼眶流了下来。他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他讨厌这样。他讨厌这种可怕、尴尬、痛苦的处境。

 

布鲁斯不停地拍着他的肩膀,好像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似的。 “对不起,提米。很抱歉你不相信我。我应该早点说那些话的。更早一点 。也许现在让你相信我很难。但这是真的,我发誓,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我会一直说下去,我会一直证明这一点。你只需要让我这么做就好。你是被爱着的,你是被需要的,如果你永远不能从中恢复过来也没有关系。不管你的手是否能正常工作,还是你感到沮丧,或者你只是想要停下来。你是我的儿子,永远都是。”

 

提姆转过头去,他说不出话,几乎喘不过气来。

 

布鲁斯不停地拍着他的肩膀,最后似乎感觉到这个动作毫无用处,于是他停了下来,他的手指移开了。 提姆感觉到(听到)他坐在椅子上,尽管他没有睁开眼睛看。

 

布鲁斯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走得很慢,好像很疼似的。 提姆感到极度内疚,但他仍然无法睁开眼睛。

 

他感觉到布鲁斯抚摸着他的额头,沿着他的发际线抚摸着。 ”我要去... 告诉护士你醒了。” 布鲁斯听起来很痛苦。 提姆想爬进洞里躲起来。 “对不起,提姆。这还没有结束。 短时间内不会。”

 

然后他走开了。 提姆听着每一次脚步声,每一次鞋子碰到油毡的磨损声。即使是现在,他也不能不注意布鲁斯做出的每一个微小的动作。不过,最后声音消失了,提姆终于放松了下来。

 

他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他该怎么办?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感觉。即使他知道,他也不能让自己感觉到。

 

————————————————————————

译者的话:

咕了很久的这一篇......心虚的来更新了。布鲁斯终于学会在他的第三只知更鸟身上去学会表达,学会告诉他自己的心里话。这真的是太好了,看着布鲁斯一遍又一遍地强调他爱着提姆,他需要他,感到欣慰又心酸。如果杰森受伤的时候,他也这么不厌其烦的告诉他,又会是怎么样的呢?可惜没有如果......就觉得,好感慨。


影君子

【翻】哈利波特与超奇怪家庭(1)

标题:Harry Potter and the Bloody Odd Family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764470/chapters/26520045

作者:Echo1374

Summary:在哈利五年级时,他第一次碰见有转校生加入霍格沃茨。他们似乎对魔法一窍不通,而且哈利总觉得他们隐瞒了很多事情。还有,从什么时候起斯莱特林们如此友好了?

Notes: 达米安在一年级(11岁),提姆在三年级(13岁),杰森和迪克在五年级(14岁)

译者的话: 是坑,只有四章,但是这个crossover很好玩。

第一次动手翻...

标题:Harry Potter and the Bloody Odd Family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764470/chapters/26520045

作者:Echo1374

Summary:在哈利五年级时,他第一次碰见有转校生加入霍格沃茨。他们似乎对魔法一窍不通,而且哈利总觉得他们隐瞒了很多事情。还有,从什么时候起斯莱特林们如此友好了?

Notes: 达米安在一年级(11岁),提姆在三年级(13岁),杰森和迪克在五年级(14岁)

译者的话: 是坑,只有四章,但是这个crossover很好玩。

第一次动手翻译,有意译,任何错误/问题/想法请大力指出,我会积极改!不知道这个有没有被翻过,未授权,(作者好像不上AO3了18年后没有回复过评论区),不妥可以删。

(话说,两个哥哥14有点小吧,好歹整个15😂)



1. 充满威胁的男孩 The Boy That Lives UpTo His Threats

在回霍格沃茨的列车上,哈利三人看到一个小小的一年级学生谈论起父亲的神情,如同他们当年碰到的那个金发饭桶一样。


当哈利·波特来到伦敦国王十字车站时,他没有想到会第一次看到一个足以和韦斯莱一家相匹敌的大家庭,而且还是个亿万富翁家族。尽管韦恩集团在美国以外的地方并不是很出名,但这不会妨碍赫敏·格兰杰还是一下子指出这位正在穿过熙然人群的有钱人。


“罗恩,哈利,快看那边,是布鲁斯·韦恩。”赫敏指了指身着昂贵西装,朝三人方向走来的高个男人。罗恩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她叹了口气解释道:“布鲁斯·韦恩是哥谭市的亿万富翁,世界第二首富,他名下的公司仅次于莱克斯集团。”


“哇靠!那他在这做什么?”尽管知道这些新信息对红发男孩似乎毫无用处,但他还是惊讶不已。男人似乎是独自一人,一边走一边巡视站台号。“不知道,可能他只是在找火车。”赫敏迅速地走向隔墙:“该走了,如果我们还想占到一个空隔间的话,得抓紧时间。”当她消失在那面砖墙后,罗恩和哈利也跟着跑进去,但是哈利总觉得他们消失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并不是没有被一个非常有钱的男人注意到。


————————————————

“我们为什么非要带上德雷克?”达米安冷笑着问他的兄弟。布鲁斯叹了口气,背诵般重复着近期已经说了无数遍的话:“我们需要一个小组来霍格沃茨学习、保护学生、收集有关食死徒和伏地魔的情报,与此同时低调行事小心泄露秘密身份。你们四个是最适合这项工作的,尤其是一个家庭入学会比派一整只小队更加不引人注意。”其实蝙蝠侠并不知道太多关于他的儿子们会被送到什么样的地方——这让他非常恼火并且感觉自尊心受到打击。一家人走到站台后,布鲁斯原路返回到少年们消失的地方。


上个月韦恩家族发生了很多事情。自打接受即将到来的任务后,这座庄园变得十分繁忙,购买魔法用品(布鲁斯不得不说,对角巷是他去过最有趣的地方之一),筹备伪装身份,实际上了解魔法世界,并学习魔法知识以试着尽可能弥补过去几年漏掉的功课(达米安对此非常得意鉴于他是唯一一个不需额外学习的一年级生)。好在扎塔娜和邓布利多自提出任务后帮了很大的忙。


————————————————

  • 时间闪过到月前

扎塔娜和一个叫阿不思·邓布利多的人来到正义联盟。他个子瘦高,穿一件紫罗兰色的旧长袍,灰色的胡子长到都能塞进腰带里,半月形的眼镜后边一对湛蓝的眼睛闪闪发光。


当邓布利多第一次踏入联盟大厅时,他径直走向蝙蝠侠(非常大胆的举动)并且请求他的四位门生/儿子去学校卧底(另一个非常大胆的举动)。“我为什么要把他们送去这所学校?这位先生……”蝙蝠侠低吼道。“哦,韦恩先生,原谅我还没有自我介绍,阿不思·邓布利多,霍格沃茨的校长,一所位于苏格兰教授学生魔法的古老学校。去年一位被认为已经被打败的邪恶巫师卷土重来魔法世界——伏地魔。很不幸,他是我的一个老学生。


“我相信他会去找我的另一位在校生,希望你们的儿子入学霍格沃茨,加入波特先生这一学年的活动,在校内保护这个男孩免受即将到来的麻烦,同时密切注意任何可疑事项。”邓布利多说完后,整个房间陷入沉默。


全联盟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老人,仍然试图弄明白他刚刚说的一切信息和请求。你甚至都没法从其他蝙蝠身边不计后果地带走哪怕一只蝙蝠(更别提一下子四只一起要走)。蝙蝠侠第一个做出回应,“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邓布利多笑着说:“韦恩先生,当你像我一样活到足够久,你会知道很多事情。”黑暗骑士看起来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并给了他一个蝙蝠般强有力的瞪视。巫师完全不为所动,反而笑了起来,眼睛的光芒愈发明亮——成功地让蝙蝠更加恼火。


在布鲁斯还没来得及拒绝,质疑,或者攻击之前,扎塔娜抢先说:“布鲁斯,相信我如果不是真的迫不得已,我不会把邓布利多带来。伏地魔是一个极度危险,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她转向整个联盟,“他的目标是杀掉所有没有魔法能力的人,和出身于普通家庭的巫师,大多数人甚至不敢直接说出他的名字,只称他为‘神秘人’或是‘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我相信男孩们经过你的训练是最能胜任这项任务的。”最后一句话指向蝙蝠侠。布鲁斯叹了口气,他信任扎塔娜,也知道她是在请求自己的帮助,但毕竟是他自己的孩子,可如果现在不阻止伏地魔,他们以后还会和他战斗,到那时他会变得更加强大。


“他们入学需要准备什么?”

  • 闪回结束

————————————————

罗宾们的魔杖和电子设备被邓布利多和扎塔娜施了特殊的魔法以供他们在校内使用(提姆开心坏了,因为他有一台不需要充电且永远有信号和互联网接入的笔记本电脑,虽然他好像已经忘了这是用来联络布鲁斯和搜集情报的)。他们从邓布利多那得到的最后一样东西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普通木质鞋盒——当然是魔法道具。布鲁斯把一个盒子留在蝙蝠洞内,另一个放在迪克身边。两个盒子可以在几秒钟之内传送信件、液体、无机材料、电子设备(以防发现非法笔记本)。布鲁斯真的不得不把他们交给邓布利多,这些盒子将是一个秘密运输任何所需物资的绝妙方法。 


“你们都带票了吗?”布鲁斯问他的儿子们。每个人身前都有一个大推车和一些带有个人色彩的特别物品。迪克和提姆分别拿着魔法木盒和笔记本电脑,达米安带了阿尔弗雷德猫——它正悠闲地坐在车顶因为达米安拒绝把它关进笼子。杰森是蝙蝠家拥有宠物的新晋一员,他的车顶上放着一只鸟笼,里面有一只黑色的大雕鸮*,他们管它叫‘布鲁斯’(但其实叫蝙蝠鹰(Bat-Owl)等他们回家后它会和蝙蝠牛(Bat-Cow)一起住在洞里)。杰森和迪克起初想搞只蝙蝠替他们送报纸,但是由于不符合“融入校园”的要求,这个想法惨遭腰斩。

(*雕鸮是世界上体型最大的猫头鹰,体长80厘米以上。请脑补老蝙蝠——译者注)


孩子们参差不齐地回答“是的”“是的父亲”。“你们都带好万能腰带了吗?”男孩们拍拍自己都腰,那里装备着一条全新的厚实的黑色腰带,作为他们往常制服腰带的暂时替换。尽管要装备的东西更少,但这仍是不可或缺的。即便是阿尔弗雷德或者布鲁斯离开庄园时也不能没有万能腰带。


提姆扫视了一圈周围站台号码,“不太走运哈,这个站台不存在?”布鲁斯好笑得看着他“不,你只需要跑过隔墙就可以上路。”提姆完全不觉得撞上一堵旧砖墙好笑在哪里。布鲁斯得意地笑着说:“随便你们看好。”他走近墙壁把手放在上面,他的一部分手臂竟然消失了。他回头看向因兴奋惊奇而睁大眼睛的儿子们。行人好像没有注意到一个亿万富翁的身影在完全消失于砖墙前只有一只胳膊露在外面。


迪克第一个跑上前,差点一头撞上在另一侧的布鲁斯,杰森紧跟在他身后。达米安过一会儿也出现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旁。提姆是最后一个穿过的。他花了些时间试图弄明白在公众场合如此开放的魔法站台入口,怎么巫师没有被更早发现呢,任何人都可能穿过去!


在他们放好行李后,布鲁斯简要重申了一遍即将到来的任务计划:迪克和杰森照看波特的安全,确保他不会卷入太过危险的事端——这似乎是波特和他的朋友们每年都会做的事。提姆和达米安负责留意校内有关食死徒与伏地魔的活动。四个人每天都需要报告任何新的发现,并通过传送盒把《预言家日报》发给布鲁斯,以供他察看和记录任务档案。


火车发出一声尖锐的汽笛声,布鲁斯迅速地拥抱并告别几个儿子(包括在达米安怀里的阿尔弗雷德猫)。他看着四只罗宾跳上车,一直注视着,直到列车发动逐渐驶出视线之外。临走前,布鲁斯擦掉眼角的一滴眼泪。这会是他派儿子们执行过最长时间的任务,也是第一次庄园和蝙蝠洞没有一只小鸟——仿佛永远一样久。连哥谭市都会比以往悄然寂静许多。空荡荡的房子让他想起那些年,在他遇到第一个儿子以前的情形,他甚至有些不敢回想身边没有知更鸟的过去。


布鲁斯终于转身走进拥挤的人潮,与那些送别子女的父母一道,离开魔法站台,启程回家。


但他发誓他以前见过走在他前面那个女人的火红头发。


————————————————

当哈利穿过一节节车厢寻找空隔间时,不幸地碰巧遇到“老熟人”——德拉科马尔福。他还有他的两个跟班,三个五年级学生挡在隔间外面,一个黑发蓝眼的一年级小孩站在门口。他所穿的衣服昂贵到能让哈利那贪婪功利的姨妈姨夫愿意立刻用哈利去交换,即使这些衣服对他们来说毫无用处。男孩高傲地仰着头,仿佛他比周遭的一切周围的任何人都要尊贵。“滚出我的包厢,你这个无能的泥巴种!”德拉科冲男孩大喊。显然,这场争吵并非刚刚开始,而且事态在不断升温。男孩起初不做反应,直到听见年长学生的咒骂。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狠戾,低吼着:“你刚刚叫我什么?”哈利感受到男孩身上散发出的危险与敌意。“我的家族血统要比你的——纯正得多,你这个渣滓!随便你去叫你爸爸,但你要知道一点,如果你再不尊重我的家人,就别想要你那条用来挥舞垃圾魔杖的胳膊了。”这是事实。哈利看得出男孩极其严肃,但马尔福显然没意识到他惹麻烦了,只继续说着。


“我倒想看你试试,泥巴种。”他戳着男孩胸口,“我爸爸会毁了你整个家庭,如果他发现像你这种人胆敢碰我一下——”电光火石间,男孩猛然抓住马尔福伸出的胳膊,迅速扭转,只施加一点点压力,咔的一声折断了,马尔福尖叫起来。“我倒想看你试试。”男孩啐了一口,转身回到他的包厢。当马尔福和他的手下匆匆离开时,哈利退后一步,偷笑着,他们甚至好像都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哇哦,刚刚真是精彩的两分钟。”哈利评论道,他继续寻找终于找到一个空的隔间。“希望他们可以再次碰面”他暗自地笑了起来。至少从这个小小的意外事件,他学到两件事:不要去惹那个一年级生和他的家人;也不要走进那个隔间。


哈利经过这个男孩的隔间时,让人无法忽视的笑声传进他的耳朵,还有称赞声——有人因只折断一只胳膊而不是刺伤他人得到表扬。


在哈利看来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一点也不。 


 


不思远道

【授翻】【阿卡姆骑士】埋葬你的儿子 16

bury your sons

原作者 Romiress

原文链接  点这儿


授权见合集

前文见合集


第十六章

斯莱德告诉骑士回到基地,他们在回家的半路上分开。他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相反,他找到了最近的酒类商店(在哥谭市从来不难找到),把车停在商店正前方,然后走了进去。

穿着全套装备。

看着丧钟走进他的商店,柜台后面的男人看起来很害怕。

“我...我被抢劫了吗?”斯莱德从他身边走过时,他非常非常安静地问道。

“不,”斯莱德说。柜台上放着一台微型电视机。斯莱德想知道这是不是新闻,听了一会儿之后,他认为是。这很好。

店主继续伸长脖子...

bury your sons

原作者 Romiress

原文链接  点这儿


授权见合集

前文见合集






第十六章

斯莱德告诉骑士回到基地,他们在回家的半路上分开。他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相反,他找到了最近的酒类商店(在哥谭市从来不难找到),把车停在商店正前方,然后走了进去。

穿着全套装备。

看着丧钟走进他的商店,柜台后面的男人看起来很害怕。

“我...我被抢劫了吗?”斯莱德从他身边走过时,他非常非常安静地问道。

“不,”斯莱德说。柜台上放着一台微型电视机。斯莱德想知道这是不是新闻,听了一会儿之后,他认为是。这很好。

店主继续伸长脖子,看着斯莱德绕着商店转。他没有太多时间(他无法想象那个人没有按下无声警报),于是他抓起六包深色啤酒和一些威士忌,然后回到前面,把瓶子猛地扔到柜台上。

酒瓶的主人盯着这些酒瓶,好像他希望它们跳起来攻击它们。当酒瓶们没有的时候----斯莱德仍然站在那里----他慢慢地伸出手,拿起瓶子,开始扫描它们的标签。

他在第一个之后停了下来,眼角含着泪水。

“你...你的身份证?”

这个家伙身上肯定还有一些胆量,斯莱德只是微微前倾,让他的面具替他说话。

那个男人迅速绕过身份识别屏幕,斯莱德从里面的口袋里取出现金,扔在柜台上。他不想让他吃亏,于是他抓起瓶子,走到他的车旁,把瓶子放在储藏箱里,一边回头叫那个人留下零钱。

斯莱德完全不清楚他们刚刚炸毁了一座房子的调查结果,于是在警察赶到之前就匆匆离开了。

当斯莱德终于回来时,骑士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杰森和骑士是他性格的两个不同方面,那么这几乎是第三个方面。骑士是痛苦和愤怒。这是一种兴奋和狂妄。这个版本的骑士充满了自信。他走路的样子就像他拥有这个地方一样(斯莱德认为他确实拥有这个地方)。

他更喜欢这个版本。

他把酒瓶扔在骑士面前,自己去拿了一瓶威士忌去拿酒杯。用塑料杯喝威士忌感觉有点侮辱人,但斯莱德已经一个多月没喝酒了,他迫不及待地忽视了他们没有真正的杯子。

“干杯,”他说着,把威士忌酒瓶和骑士挑出来的啤酒碰了一下。

他把啤酒瓶敲了回去,而骑士似乎更加犹豫不决。

“以前没喝过酒吗?”斯莱德问道,他真不知道骑士有没有喝过。

“我喝过,”骑士说,最后他打开头盔喝了一大口。“很久以前。”

斯莱德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在蝙蝠之前,”他说,骑士的嘴抽搐了一下。

斯莱德又喝了一大口,然后坐了下来。

“那么,”他说。“我们来谈谈未来吧。计划。诸如此类。”

这不是骑士想要谈论的话题。这是一个他很大程度上回避的问题。但斯莱德并不打算让他逃避。

“一旦蝙蝠死了,然后呢?”

“那么这个城市就没有他了,”骑士说着,又喝了一杯,回避了这个问题。也许他几个月前不会注意到,但是现在很难不注意到。

“你呢?”

骑士没有回应。他还没有完全摆脱骑士的自我,但他的眼睛在漂移,没有看斯莱德。现在斯莱德知道要找什么了,他越来越善于发现骑士的谎言。男孩现在缺乏表达能力而不是他平时那样愤怒。他的眼神飘忽不定。他的身体紧张起来,好像他在等待一个打击。

“问你个问题,骑士,”他说着,用自己的脚轻推了一下骑士的脚。

他知道最好不要去抓骑士的肩膀。上次他这样做的时候,他受了好几处伤,他不得不等伤口愈合。骑士不喜欢别人碰他,只有当杰森真正接受他后,斯莱德才能逃脱这个。

骑士哼了一声,又喝了一口。斯莱德盯着瓶子——几乎空了——然后抓起剩下的五个,拿起瓶子,准备把它们塞进角落里的迷你冰箱里。

“嘿!”骑士抗议道,“我正要喝这个呢!”

“你没有酒量,”斯莱德说,用力关上了冰箱门。“一瓶已经够了。”

骑士翻过身来,斯莱德认为这意味着他又把那个傲慢的骑士隐藏起来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斯莱德说。当他回来的时候,他没有坐在沙发上。相反,他坐在沙发的扶手上,俯视着骑士。这并没有什么好的理由:只是一种感觉,他确信这会激怒骑士。如果他生气了,也许他会继续说下去。

“有什么好回答的?”他问道。“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杀死蝙蝠。”

斯莱德不再坚定地认同这一观点,但他保持了自己的看法。

“怎么,你认为蝙蝠一旦消失,高谭市就会神奇地变得不那么狗屎了吗?你会留下一个权力真空。”

特别是如果他们杀死了一半的GCPD的头号通缉犯。

“其他人会接手的,”骑士说着,把瓶子倒了回去,喝完了剩下的啤酒。

-等等什么?-斯莱德斜眼看着骑士。

“其他人是谁?”

“其他蝙蝠,”骑士说。他看起来没那么高兴。更加阴沉。他不喜欢谈论这个话题,但也不愿意就此退缩。

“等等,”斯莱德说。“我们不是在杀死他们吗?这难道不是计划吗?”

“不,”骑士说,“我们不会把他们全杀了。”

斯莱德震惊了,就像他刚刚发现金子一样,然后继续意识到,埋藏的金子有一个房子那样大。

“我们到底要杀谁?”

“我们只是要杀蝙蝠侠,”骑士说,这个斯莱德能猜到,“和替代品。”

斯莱德猜测,这意味着让夜翼、神谕和男管家毫发无损。管家算吗?过了一会儿,他决定管家也算数。

“好吧,配合我一下,”斯莱德说。“我明白你对蝙蝠的看法。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个替代品的?据我所知,你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他,就把他打得落花流水。”

德雷克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想知道蝙蝠们如何看待他曾经的门徒,一个戴着斯莱德面具抢劫布鲁斯时失明的年轻人。他们联系上了吗?不太可能。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可能已经忘记了。

骑士的脸因为厌恶和愤怒而扭曲,当他回答的时候磨着牙齿。

“他取代了我,”他说。“他滑进了我的生活。取代了我的位置。这还不够吗?”

斯莱德的回答是否定的,但他决定试着表现得圆滑一些。

“看起来不公平,”他说,在把自己的杯子放到一边之前,把它喝光了。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是不公平的,”骑士吐了一口唾沫。“与此同时,他过着一种有魔力的生活。本该属于我的生活。”

“我只是说,”斯莱德说,“看起来更像是蝙蝠替代了你,而不是他选择的那个孩子替代了你。他好像根本不认识你。”

这是一个经过计算的风险,把更多的责任推到布鲁斯身上,但他希望这至少会播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那么,其他人怎么办?”斯莱德问道。“他们在万圣节会发生什么事?”

万圣节之夜是稻草人的主意,斯莱德从来没有同意过。这对他的品味来说太显眼了。太明显了。还有什么比一夜之间杀死蝙蝠更有象征意义呢?这意味着即使没有斯莱德的干预,他也早就料到了。

“他们会走开,”骑士说。“我们必须抓住神谕,切断蝙蝠侠的信息来源。”

“你知道那个混蛋会把她怎么样,对吧?”他知道稻草人是怎么工作的。他知道他会怎么做。很明显,骑士也知道,因为他露出了牙齿,扭着脸。

“他不会的,”他说。“我说得很清楚。她应该被抓住,而不是受伤。没有恐惧毒素。”

斯莱德试图相信,哪怕一秒钟,他们正在合作的怪物会跟随他的这方面的交易。稻草人很古怪。哥谭市的大多数大罪犯都很奇怪。斯莱德可以用一只手数出他所期望的一致性的人数,并且仍然有剩余的手指。

“他会的,”斯莱德指出。“除非你照看她,否则她和他在一起不会安全,而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骑士突然站了起来,在斯莱德坐的地方来回走动。他的下巴咬得很紧,斯莱德怀疑他的牙齿有裂开的危险,他的愤怒是显而易见的。

“我不会让他得逞的,”骑士咬牙切齿地说。“我不会让他碰她的。”

保护欲。他的房子大小的金块刚刚升级到购物中心大小。他可以利用这个。他能处理好这个问题。

“想过等这一切都结束了再回去找他们吗?”斯莱德问道,尽管这个愤怒的年轻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但斯莱德还是很随意。

骑士退后,转身离开。

“不,”他简单地说。

“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这么做,”斯莱德说。“你似乎很喜欢他们。”

说起来很奇怪,但似乎是真的。至少神谕是这样,但其他人可能也是这样。他在乎。难道小丑不知道他们吗?难道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扭曲杰森对他们的感情吗?

不,斯莱德认为。只有蝙蝠。这就是小丑一直关心的人。其他所有人都是次要的,如果他们有评级的话。

骑士咬着自己的嘴唇直到流血。它顺着他的脸流下来,从他的下巴滴下来,而他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

斯莱德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准备去拿毛巾。

“坐着别动,”他说。“你的血流得到处都是。我不想让DNA溅得到处都是。”

骑士往后退了退,伸手从斯莱德手里接过毛巾,自己擦了擦脸。

“想想看,”斯莱德说。“你有的是时间。但是在蝙蝠侠的事情发生之后,我们应该有所计划。”

骑士没有回应。他忙着盯着自己的血,血浸泡在毛巾上,染成了鲜红色。

但斯莱德很高兴。他并不认为自己改变了骑士的想法,但是他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

 


厨力集合体

[DC]Red Hood is Little Red Riding Hood

沙雕脑洞沙雕文,带你领略真·格林童话小红帽版本·红头罩的故事

沙雕文使我快乐

----------------------------

许多年以前,有一个非常惹人喜爱的小男孩,大家都很疼爱他,但最疼爱他的还是他的外婆,他要什么外婆就给他什么,甚至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也摘下来送给他。

外婆送给小男孩一顶带帽子的黄色斗篷,但小男孩说,“不!我想要一个红头罩!”

无可奈何的外婆给了小男孩一个红头罩,小男孩很喜欢它,天天都戴着,于是大家就亲切地叫他“红头罩”。


“我可爱的小小鸟,外婆生病了,你给外婆送点镇上阿福甜品店里特制的小甜饼去吧,外婆见到你会很高兴,病也...

沙雕脑洞沙雕文,带你领略真·格林童话小红帽版本·红头罩的故事

沙雕文使我快乐

----------------------------

许多年以前,有一个非常惹人喜爱的小男孩,大家都很疼爱他,但最疼爱他的还是他的外婆,他要什么外婆就给他什么,甚至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也摘下来送给他。

外婆送给小男孩一顶带帽子的黄色斗篷,但小男孩说,“不!我想要一个红头罩!”

无可奈何的外婆给了小男孩一个红头罩,小男孩很喜欢它,天天都戴着,于是大家就亲切地叫他“红头罩”。


“我可爱的小小鸟,外婆生病了,你给外婆送点镇上阿福甜品店里特制的小甜饼去吧,外婆见到你会很高兴,病也会好的快一点。”有一天迪克妈妈对红头罩说。

迪克妈妈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和印满大蓝鸟的白色围裙,他饱满的胸肌将围裙撑得鼓鼓的。

红头罩点点头,“好的迪克妈妈,但我要穿上我最喜欢的那条绿鳞小短裤,这条裤子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他掀起了身上白色小短裙的下摆,露出和迪克妈妈身上的围裙布料同系列——印满大红鸟图案的小底裤。

“当然,所有都听你的,我可爱的小小鸟。”迪克妈妈从屁股后面的异次元口袋里掏出一条闪闪发光的绿鳞小短裤,“想当年妈妈我也最喜欢这条裤子呢……”

迪克妈妈的眼睛里闪烁着感动的泪光。

红头罩不想听迪克妈妈的唠叨,换上绿鳞小短裤,捞起桌上的小篮子出门了。


“大红~大红~你要去哪里呀?”门前大树上的小红鸟跟了上来。

小红鸟总是这样,以前总是悄悄跟踪他和迪克妈妈和外婆,被发现以后就变成了正大光明的尾随。

“小红~小红~我是你的大红~一起去阿福甜品店~”红头罩用DC童话镇里最常用的打招呼方式问候小红鸟,并且邀请小红鸟同行。


阿福给红头罩装了三人份的小甜饼。

“一份给外婆,一份给你自己,还有一份和你的朋友分享。”阿福替红头罩拉下了被绿鳞小短裤扎住的裙角。

“阿福阿福还有我的!”小红鸟叽叽喳喳地在阿福肩膀上叫唤。

于是阿福给小红鸟准备了一杯掺了咖啡的牛奶。


和朋友分享的那份小甜饼被一只披着黄斗篷的小刺猬打劫了。

“阿福的小甜饼是属于最强罗宾的!”还是一只总以为自己是知更鸟的小刺猬。


学名红罗宾的知更鸟小红在红头罩的肩膀上睡着了,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红头罩怕小红鸟摔下去,把小红鸟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属于红头罩的那一份小甜饼被红头罩分给了路上遇见的金毛犬罗伊,塔马兰村的村长女儿星火,从天上偷偷溜下来的月亮化身阿尔忒弥斯,布偶娃娃比扎罗。

他们都是红头罩最好的朋友。


外婆的家在哥谭森林里韦恩山下的溶洞里,离迪克妈妈住的布鲁德海文村有很长一段路。

红头罩和朋友们一一挥手告别,小红鸟也睡醒飞走了。


红头罩刚走进哥谭森林就遇到了一只大蝙蝠,蝙蝠有着长长尖耳朵的阴影将娇小的红头罩笼罩了。

“小男孩,这座森林很危险,你不应该来这里,离开这,离开我的森林。”大蝙蝠说。

“大蝙蝠你好呀,我是红头罩,很高兴见到你,”红头罩很有礼貌的向大蝙蝠打招呼,“我是来看望我生病的外婆的,迪克妈妈说外婆见到我和阿福的小甜饼病就会好得快一点,所以我还不能离开。”

大蝙蝠的目光在红头罩的篮子上流连了一下,然后张开翅膀飞走了。


红头罩有一个秘密,他们全家都知道的秘密。

他的外婆有精神分裂症,当外婆以为他是大蝙蝠的时候就会变身成大蝙蝠,当外婆以为他是布鲁西的时候他就会变身成DC童话镇最受欢迎的布鲁西宝贝。

所以红头罩才不会害怕大蝙蝠。


大蝙蝠飞回了哥谭森林韦恩山下的大溶洞里,他穿上了布鲁西宝贝的衣服戴上了布鲁西宝贝的帽子躺在了布鲁西宝贝的床上等着吃布鲁西宝贝的小甜饼。

大蝙蝠发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声。


“外婆,你在吗?”红头罩敲响了门。

“我在,”大蝙蝠掐着嗓子说,“外婆今天不舒服,小宝贝自己开门进来吧。”

红头罩强忍着捧腹大笑的欲望走进了门。

“外婆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奇怪呀?”

“因为外婆感冒了。”大蝙蝠咳了两声。

“外婆你为什么长翅膀了呀?”

“因为这样外婆才可以带着你飞到天上去摘星星呀。”

“外婆你的眼睛为什么也变大了呀?”

“还不是为了好好看你吗,我的小宝贝。”

“可外婆,为什么你的嘴巴大得这么吓人啊?”

“为了能一口把小甜饼吞下去啊!”

凶恶的大蝙蝠话说完,就从床上跳了下来,一口吞下了所有小甜饼。

红头罩看着手里空空如也的篮子,抬头无辜地说,“其实我可以喂你吃的,蝙蝠外婆。”

大蝙蝠顿时惨叫一声,痛不欲生地跌回床上变成了睡着的布鲁西宝贝。


这时,正好路过的猎人听到了大蝙蝠的惨叫,他敲打着手中的撬棍,他哈哈大笑,“你让我找得好苦啊!但总算让我找到你了,大蝙蝠!”只是很快他又大声哭泣,“不!不应该是这样的!能让你惨叫的只有我!只有我小丑猎人!”

小丑猎人破开了外婆家的门,红头罩掀起裙摆拔出绑在腿边的巨大手枪向小丑猎人射击。

“你这个坏人!”巨大手枪里射出的番茄酱浇了小丑猎人一身。

“哇,这不是大蝙蝠的小小鸟吗?受尽宠爱的小小鸟!分走了大蝙蝠的注意力的小小鸟!”小丑猎人狞笑着举起了手中的撬棍,“即将折断翅膀的小小鸟!”

“不,小丑,你别想再往前一步。”布鲁西宝贝醒了过来,他又叫醒了沉睡在身体里的大蝙蝠。

布鲁西宝贝和大蝙蝠一起按下了床边的一个红色按钮。

小丑猎人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大洞,大洞下面是一个装满水的水缸。

小丑猎人掉下去淹死了。


外婆的病好了,他和红头罩一起去了迪克妈妈的家。

迪克妈妈将受惊的红头罩按进他饱满的胸肌,“噢,我可爱的小小鸟,你真是太勇敢了!”

听闻了红头罩惊险历程的小红鸟小刺猬金毛犬村长女儿月亮化身布偶娃娃一起来看望红头罩,大家把迪克妈妈的小屋挤得满满当当。

甜品店的阿福负责为大家提供好吃的小甜饼。


从此红头罩在DC童话镇和家人朋友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从这个可怕梦境醒来的红头罩吓得一个倒仰从椅子上翻了下去,他的书桌上还摆着一本翻开的《格林童话》。

-----------------

啊哈哈,那个什么,脑洞开了停都停不下,为了写这篇文我重新又去翻了几遍《小红帽》,所以……短篇……咕咕咕(鸽子叫)。

不思远道

【授翻】【阿卡姆骑士】埋葬你的儿子 15

bury your sons

原作者 Romiress

原文链接  点这儿


授权见合集

前文见合集


第十五章

四个员工都还住在哥谭市,在一些快速调查后,他能够确认他们的新地点。他给每个人都打了电话,假扮成一个律师,有兴趣和他们谈谈加入一场可能的(虚构的)针对阿卡姆的诉讼。

其中一个拒绝了,挂断了他的电话。两人同意听他说完,并保证在特定时间打电话联系。最后一个他联系不上,但他确实联系上了那个男人的妻子,他逼着她保证他会在正确的时间出现。

他标记出了了穿过两者地址需要的时间,然后去找骑士。

“我们走吧,”斯莱德说着,倚着门框往车库里看去。“我都安排...

bury your sons

原作者 Romiress

原文链接  点这儿


授权见合集

前文见合集



第十五章

四个员工都还住在哥谭市,在一些快速调查后,他能够确认他们的新地点。他给每个人都打了电话,假扮成一个律师,有兴趣和他们谈谈加入一场可能的(虚构的)针对阿卡姆的诉讼。

其中一个拒绝了,挂断了他的电话。两人同意听他说完,并保证在特定时间打电话联系。最后一个他联系不上,但他确实联系上了那个男人的妻子,他逼着她保证他会在正确的时间出现。

他标记出了了穿过两者地址需要的时间,然后去找骑士。

“我们走吧,”斯莱德说着,倚着门框往车库里看去。“我都安排好了。”

骑士用他的肘部别住机车,当他把手往后拉时,他的手套上沾满了油脂。他需要时间来清理,斯莱德想知道他是否是因为喜欢而有条不紊地处理这件事,或者他只是故意慢下来,只是为了成为一个小混蛋。

斯莱德轻拍手腕上的手表,骑士走过来和他一起。

这不是骑士第一次出城了。他以前很活跃,但从来没有像这样活跃过。斯莱德甚至还不确定谣言中是否有提到阿卡姆骑士。现在还早。他们计划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开始加快进度,但是这个计划表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空洞。

公共交通系统不是一个适合全副武装的选择,所以斯莱德从车库里拉出两辆机车给他们。他们不会像蝙蝠侠的机车那样,但他们会凑合着用的,而且他们很低调。或者至少他们两个尽可能的低调。

在任何其他城市,全速骑行都是一场噩梦。他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穿成这样穿过大都会。但是在哥谭市?有一百万零一条街道是警察不敢去的,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得到了半个哥谭市黑社会的支持。没人能阻止他们。没有人愿意冒这个险。

斯莱德确实更喜欢汽车,但是自行车在高谭市狭窄的小巷里更有效率。这座城市感觉是为他们定制的。

他把那个有妻子的男人留到最后。

“我们不能拖延,”他表示。“这些都是小人物。把他们当成真正的训练环节。所以进去,想怎么杀就怎么杀,然后出去。”

他没有引导骑士到他的第一个目标的房子。相反,他引导他到那个男人房子后面的那些看起来空荡荡的房子旁。他指出,他们的四个目标都位于异常大的住宅区。这是从小丑那里得到的回报,他在考虑了一下之后决定。

“走,”他说,“跳过栅栏。”

骑士不需要被告知两次。高谭市的这一部分实际上是一个郊区,如果他们逗留太久,他们会引起注意。他看到街上至少有一个人透过前窗盯着他看,而斯莱德则拿着机车等着。

斯莱德向他们敬礼,他们拉上了窗帘。

很好。

蝙蝠会发现的。这是他无法避免的复杂情况。他们也会生气的。但是他们能做些什么呢?没什么。他们只能忍气吞声地面对这一切。

毕竟,这对他们最终可能得到的东西应该是值得的。

不到五分钟,杰森重新回到他的车上。他的手套上有血迹,斯莱德留了个心眼问他是怎么做到的。

在任何人问太多问题之前,他们就迅速跑向下一个目标。

第二个和第三个基本上和第一个一样。他们涌上来。杰森消失在房子里面,利用等在电话旁边的可怜虫。他们很幸运,因为斯莱德不能保证家里还有第二个人活着。

第四个是那个有老婆的男人。据斯莱德所知,他是唯一一个有家庭的人,他不知道骑士会怎么想。尽管骑士一直在说要做该做的事情,但他认为骑士以前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

这个男人的房子是一所房子。它甚至不在郊区。他实际上拥有一个私人停车场,斯莱德把车滑到了灌木丛后面。

“我和你一起去,”斯莱德说。“我们会迅速行动。在任何安全响应之前出来。”斯莱德能赌一大笔钱,这个人投资了一个像样的安全系统,但是如果他们在任何安全公司到达之前进出,安全系统对他没有任何帮助。

他希望他们能做到,他不介意杀出一条血路。

他们跳过栅栏,用螺栓栓住前门。斯莱德把骑士往前推,他用全身的重量抵住了门。他打破了它,门锁从撕裂的框架上掉下来。

斯莱德不在乎这些细节。

一个女人在厨房里尖叫,显然歇斯底里了,骑士已经拔出了他的枪。

“穆拉罗!”他叫喊着,从他那抑扬顿挫的声音中透出一种诡异的气氛。“滚出来!”

斯莱德指着上面走进厨房,而骑士则一步跨两个楼梯上去。

这不是他的妻子,他认为。她是员工。清洁服务?私人女佣?这不重要,但她绝对不是医生的妻子。

他向前走了几步,在她面前出现。

“穆拉罗在哪儿?”他问,让他的表情威胁她。他全副武装。他手里拿着枪,背上背着一把剑。

受惊吓的女人指着楼上。

“楼上!”他大声喊道,折回到他最后一次见到骑士的楼梯。

“你知道他在干什么!”有声音,没有调节器。当他找到正确的门,他发现杰森没有戴他的面具,看到一个惊恐的人退回到角落。

白痴。

“戴上你的头盔,”斯莱德断然回答。“如果他有摄像头呢?”

他们在卧室里,这意味着可能不会,但斯莱德不喜欢冒险。“杀了他,下楼去。”

他低下头。那个女人还在厨房里,她惊恐地看着斯莱德启动烤箱和炉子。没有火焰。只是气体。

他抓住那个女人的胳膊。

“屋子里还有谁?”

“就我们俩,”她说。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她简直像看见死神一样。

他听到骑士跳到了最下面的台阶,他拖着那个女人一起走出门。她可能以为自己被绑架了。她根本不知道他是在救她的命。

“你在干什么?”骑士问道,调节器仁慈地回来了。

“把房子烧了,”他说。“它会摧毁安全系统。”

斯莱德把哭泣的女人推进骑士的怀抱,转过身,向敞开的门投掷了一枚手榴弹。

然后他转身就跑。

他能听到远处的警笛声。

GCPD将会面临比他们预想的更多的麻烦,因为手榴弹发射时会有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气体点燃时的一声咆哮。

他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把煤气开足够长的时间来摧毁整个房子,但是煤气爆炸摧毁了一堵墙,让火燃烧起来。他想知道是否还会留下一具尸体。

“丢下她!”斯莱德大叫起来,骑士领会了他的暗示,在他们冲向机车的时候放下了那个女人。

高谭市的警察在翻越围墙的时候停了下来,他听到至少有一个警察在他拔枪的时候用最大的声音大喊操。

斯莱德不会停下来打架。他们还有很多地方要去,当这个年轻人开始慢下来的时候,他拍了拍骑士的背。

其中一个警察对他们乱开了几枪,但那是白费力气。穿着全副武装,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开枪射死警察。在有限的距离内,瞄准移动的目标?他甚至没费心去拔枪。

他们飞奔而去,消失在迎面而来的高谭市夜色中。

 



玫瑰气泡水

【授权翻译/Tim中心】蝙蝠侠行政助理02

《Executive Assistant to the Batman》

作者:heartslogos

译者:雁七Lancaster

分级:G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046332/chapters/13862979


Summary

“那么像你这样的人为韦恩这样的人工作是为了什么呢? 

 

“我们真倒霉,”提姆回答,因为很明显,这份工作只是提高了他满口租话、完全没有顾虑到本身的自言自语的能力。

 

Chapter 2.


“德雷克。”提姆从...

《Executive Assistant to the Batman》

作者:heartslogos

译者:雁七Lancaster

分级:G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046332/chapters/13862979

 

Summary

“那么像你这样的人为韦恩这样的人工作是为了什么呢? 

 

“我们真倒霉,”提姆回答,因为很明显,这份工作只是提高了他满口租话、完全没有顾虑到本身的自言自语的能力。

 

Chapter 2.

 

“德雷克。”提姆从堆积如山的邮件、办公室间的信封和信息中抬起头来,整个上午他都在慢慢地翻阅着,而韦恩先生则在通过玻璃隔板盯着提姆的后脑勺,大声地打电话,实际上是在做提姆当他十点才姗姗来迟时让他做的事情。

 

他被安排与福克斯先生一同面试新的研发主管候选人——提姆自己的申请以最残酷的方式被拒绝了,提姆仍对此感到愤怒。

 

面试时间实际上是在十一点半,但是如果他把这个时间安排记在韦恩先生的日程表上,那么韦恩先生实际上会在两点钟前来。

 

事情就是这样的。

 

提姆学东西学的很快,尤其是在对付混蛋的时候。

 

“达米安。”提姆朝他点点头,“你好,迪克。”

 

迪克挥了挥手,当他越过提姆走进布鲁斯的办公室时,他露出了一丝微笑。

 

达米安走到提姆的办公桌前,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妈妈有话要转告你。”

 

提姆举起一根手指,做了个手势示意达米安坐下。达米安发出一声叹息——上帝啊,提姆觉得自己每天都越来越像一个青少年,同时也越来越为青少年的存在而感到懊恼——他带着一种优雅的神情坐了下来,青少年时期的提姆自己一定会嫉妒的。

 

提姆检查了下桌子上的日历和屏幕上的日历,还有一张大一点的纸,被埋在成堆的文件下面的那张。

 

“你母亲的探视时间还有两周才到。”提姆皱起了眉头。“她想要什么? ”

 

“我还是不敢相信你让塔利亚·奥·古同意探视我。”迪克坐到提姆桌子对面的另一个座位上若有所思地说。

 

“我支持法律,韦恩先生有正式的监护权。”

 

“提姆,达米安的妈妈和祖父可不是那种遵纪守法的人。”

 

“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当他打开了一封由乔丹寄来的应付款账单的信封时,提姆感到他的眼睛在抽搐,他感到内心有些不安,因为,第一,乔丹寄这封信晚了两个星期,第二,他知道韦恩先生需要再过一周半才会看到这封账单。。

 

提姆拿出一张他特制的塑料纸,把它叠在了纸上,拿出一支红色的记号笔,恶毒地在韦恩先生需要签名的地方用箭头圈出重要的东西并在上面画上了下划线。

 

“甚至是蝙蝠侠? ”迪克问道,因为他总是对自己房间里的那头巨大的大象表现出明显的兴趣,显而易见。

 

提姆砰的一声把上面贴有标记的纸摔在身后的玻璃上,直勾勾地盯着迪克的眼睛。

 

“我敢肯定蝙蝠侠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提姆把椅子往后推了一点,把玻璃上的文件挪动了一下。

 

提姆可以一整天这样做,他的手臂甚至不会感到疲劳。

 

提姆举起手来。

 

“他在挥手。”达米安说着,提姆伸出手,稍微地倾斜了些他的电脑显示器,然后移开了他的隐私屏幕——并不是说它起了多大作用——这样他就可以看到韦恩先生的倒影。他确实在挥手。

 

“我不会让你们中的任何一个进来的,除非直到他出来从我这里拿走这些文件。”

 

“我是不是应该问问你为什么不能站起来把它给他? ”达米安扬起眉毛。

 

提打开电脑上的一个文件,点击进入。

 

“我们总得有在某个地方划清界限!你他妈的得在沙滩上和他划清界限,伙计!你得发表声明!你必须审视自己的内心,然后说,我今天愿意忍受什么?不是!他妈的!这个! ”

 

“这就是原因。”提姆关闭了文件。

 

迪克笑到把头埋进了胳膊肘里,达米安看起来对此非常着迷。

 

“我会把链接发给你的。”提姆说: “你需要来自韦恩先生的东西吗? ”

 

“不,我只是来给你带我母亲的口信。”达米安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格雷森为什么会在这里。”

 

“如果你离开他太久,他会感到孤独。”提姆回答说: “他需要很多的关注。”

 

迪克大声抗议着,达米安得意地笑了。

 

“真粗鲁! ”迪克说: “我甚至还来给你送了一些好东西! ”

 

提姆伸出他的手,抽动着他的手指,做了一个交到这里的动作,在提姆把它拖到玻璃上时塑料布吱吱作响。

 

迪克把一个马尼拉纸信封交到提姆的手里,看起来非常自豪。

 

提姆用一只手把它打开,迅速地浏览了一遍。

 

“这是一张超速罚单。”提姆说。“你为什么给我开超速罚单?”

 

“这是为了抗议我的超速罚单被驳回而进行的抗议。”迪克纠正了他: “我填写了所有的文件和一切。”

 

“你给我看这个是为了什么? ”

 

迪克撅嘴。

 

“他希望有人祝贺他长大成人。”达米安替他回答。“我想指出的是,这是一张他自己给自己开的罚单。”

 

提姆闭上眼睛,认真的深呼吸了一口。

 

提姆把信封和票放了下来,然后把手伸进左下角的抽屉。他拿出一个相框,把它放在桌子的一边,面朝外。

 

迪克窒息了。

 

达米安的眼睛睁大了,他平时那坚忍而恼怒的脸上充满了孩子般的喜悦。

 

“那是什么? ”迪克咳嗽着,声音随着恐慌而上升。

 

“我突然被一种强烈的怀旧冲动击中。”提姆说: “我也想重新装修一下。我在测试装饰品。你喜欢吗? ”

 

“他头上是什么? ”达米安小声说。

 

“那是一条鲻鱼。”提姆回答。“那是长在夜翼头上的鲻鱼。那也就是闪闪发光的 v 字领。如果你能让你父亲至少起草一份他的下一份董事会报告,我会把副本寄给你。”

 

“成交。”达米安说,用一种可以被称为野蛮的崇敬的东西来审视着照片。

 

“为什么是夜翼? 你不——蝙蝠侠怎么样? ”

 

“我今天不想和蝙蝠侠一起。”提姆说,直视着迪克的眼睛说。“看着你那张自认超速的罚单,让我不禁想起了夜翼。”

 

勒索的方法不止一种。

 

“我要走了。”迪克说着,试图抢过那张照片。

 

达米安阻止了他,因为提姆有六年的时间来好好训练他。

 

“你妈妈的口信是什么? ”

 

“下次。”达米安说,“这并不重要。我会让父亲在下周之前把董事会的报告寄给你。如果没有,我自己来写。”

 

“当你成为下一任首席执行官时,给我安排一个适合我退休的好地方。”提姆说着,挥手示意他们离开办公室。“在某个可以让我晒黑的地方。”


———————————————————— 

译者的话:

被压榨的忍无可忍的,开始勒索大少的提姆以及火速决定和提姆站在一条战线的大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