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ts

25万浏览    64204参与
王玨个汪汪汪

新港08



郑号锡摊在沙发上,连着几日来的种种麻烦都让他的身体吃不消,今日又有人来闹场,收拾完烂摊后他也没有更多的体力应付闵玧其落下的工作。



金泰亨此时从二楼缓缓踱步下来,身上的丝绸睡衣松垮垮的,仅靠一条带子绑着,身上的肌肉若隐若现,扶着把手的左手指尖夹着一只烟,但那根烟并没有被点上。



“要不喝点东西继续”金泰亨问道。



郑号锡这才抬起沉重的眼皮,哼了一声当作是同意。



自从那天抢货回来后,金泰亨已经得到闵玧其最基础的信任,能自由的在一楼住宅穿梭,在没有佣人盯着的状况下。



金泰亨一会之后把咖啡放在郑号锡身前的桌上,郑号锡端起,轻啜了一口,顺便玩味的拉开束缚着金泰亨睡衣的那条带子。



“哥,你最近是入戏太深吗?...



郑号锡摊在沙发上,连着几日来的种种麻烦都让他的身体吃不消,今日又有人来闹场,收拾完烂摊后他也没有更多的体力应付闵玧其落下的工作。



金泰亨此时从二楼缓缓踱步下来,身上的丝绸睡衣松垮垮的,仅靠一条带子绑着,身上的肌肉若隐若现,扶着把手的左手指尖夹着一只烟,但那根烟并没有被点上。



“要不喝点东西继续”金泰亨问道。



郑号锡这才抬起沉重的眼皮,哼了一声当作是同意。



自从那天抢货回来后,金泰亨已经得到闵玧其最基础的信任,能自由的在一楼住宅穿梭,在没有佣人盯着的状况下。



金泰亨一会之后把咖啡放在郑号锡身前的桌上,郑号锡端起,轻啜了一口,顺便玩味的拉开束缚着金泰亨睡衣的那条带子。



“哥,你最近是入戏太深吗?”金泰亨没好气的说道,他可不记得郑号锡是这种玩绔子弟的性格。



郑号锡听到这句话后挑了下眉当作是同意。





在闵家这些年,他的工作渐渐成了搜集秘密情报,许多时候必须要隐藏自己的真实,以一个假名过着。金泰亨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总会在郑号锡性格骤变时损他。



但郑号锡也不恼,只是笑笑。



客厅顿时陷入了沉默,金泰亨坐到一旁的单人沙发上系着带子,郑号锡则是拿起杯子啜了几口,接着缓缓开了口。



“闵玧其就是这样不信任人的性格,你也不要太在意了。”



他跟在闵玧其身边很长一段时间了,同时也知道金泰亨的心性,这两人的心思细腻又敏感,若是不小心没处理好,怕是要大乱。



金泰亨沉声的应道,一手撑着头打开了电视,上头报导着日本最近黑道的动向。



“濑川家……”



听到这名字,郑号锡立即敏感的抬头,金泰亨看着报导,眉头也簇了起来。



“良子没有跟你说吗?”

“没有。”只见郑号锡迅速的拿出手机,甚至焦躁的起身。



濑川良子,郑号锡的妻子。


keep going🍭
是吃可爱长大的吧 Back t...

是吃可爱长大的吧

Back to the past No.105

是吃可爱长大的吧

Back to the past No.105

ft
摸鱼 贝雷帽亨亨太好看了

摸鱼 贝雷帽亨亨太好看了

摸鱼 贝雷帽亨亨太好看了

清酉

『遗失仙境 · 第一章』

(微博上和小伙伴搞了个联文,感觉自己在拼命挖坑🤔)

 
→ 首发3000字

→ 不解风情果 X 万种风情泰

→ 看妖精界扛把子如何攻陷纯情小男生


文案:


人们说,高处不胜寒,无双最寂寞。

数百年我孑然一身,从未想过觅得一人。 

偶起玩心,权当消遣,也不曾预知,竟落得游戏人间的下场。

遇见你时,你是我的猎物,是我的对家。

我把弯弓拉到满弦,我把筹码推进赌池。 

我的目标是你的心脏,甚至把自己做了赌注,紧握唯一的...

(微博上和小伙伴搞了个联文,感觉自己在拼命挖坑🤔)

 
→ 首发3000字

→ 不解风情果 X 万种风情泰

→ 看妖精界扛把子如何攻陷纯情小男生

 
 

文案:

 
 

人们说,高处不胜寒,无双最寂寞。 

 

数百年我孑然一身,从未想过觅得一人。 

偶起玩心,权当消遣,也不曾预知,竟落得游戏人间的下场。 

 

遇见你时,你是我的猎物,是我的对家。 

 

我把弯弓拉到满弦,我把筹码推进赌池。 

我的目标是你的心脏,甚至把自己做了赌注,紧握唯一的筹码,拿捏你的心动。 

我希望等待的尽头开出一副绚烂的牌九,但举棋不定的是我,动摇猎人该有的坚毅的也是我。 

 

熟练的赌技是假,手握的弯弓是假,谁也看不透我的逞强,他们眼里,我无懈可击,无可挑剔,只有你,撕烂了我的伪装。

 

如果你我之间是场逐鹿,奔逃的猎物是谁,得手的猎人是谁。 

如果你我之间是场游戏,坐庄的赢家是谁,溃败的输家是谁。 

 

究竟是不解风情的你步步压制,还是万种风情的我更胜一筹。 

 

我想,如果是你的话,即便成为手下败将,我也愿赌服输。

 
 

🕛🕒🕕🕘🕛   


→ 正文


 

 
 

【一】 

 

你说金泰亨啊。 

 

不用刻意去打听的,在这个地方,只肖站在街头听听过往者的话,三句之内必会提到的人。 

 

那是向来挂在人们嘴边的存在,是茶余饭后最艳俗也最高级的谈资,谁不知道这红灯区出了名的美人儿呢,顶着一张天妒人怨的脸,接受众人顶礼膜拜,却又目空一切毫不挂怀,傲得像只高贵又威风凛凛的虎。 

 

实在要找他的话,红灯区中心那座不夜的圣殿,就是他的巢穴,他花枝招展地穿梭在人群里,应接不暇的视线全都是给他的献礼,那些亮闪闪跟着转的眼珠子生生给他铺出一条路来。 

 

男人们说,同性的极致美感远比异性与生俱来的吸引来得诱惑,金泰亨这种登峰造极的,简直走到哪里哪里便是销魂窟。 

 

女人们说,对金泰亨,说爱慕不如说羡慕,何况这位美过苍生的人物,似乎对与他有异的女性族群没有半丝兴致。 

 

而用金泰亨自己的话来说,要是用头发作信物送给他追求他的那些男人,估计早就秃了。不夸张的,他活得可比你想象的久多了,别被他那和时间开着玩笑的脸骗哦,这位可是不折不扣的妖精,论论段数至少要千年老妖以上了。 

 

此刻,我们说的这位主人公,正打坐在不夜城吧台边,一脸纯良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面红耳赤地跪在地上,虔诚地为他打开了那方小小的盒子。 

 

金泰亨牵扯唇角就是一个颠倒众生的笑,他作弄地用中指指尖挑起方盒里细小的圆环,勾到眼前认真鉴赏着。 

 

他不说话,单腿跪着的男人就连膝盖都不敢离地,巴巴地眼神盯着那张微启似闭的红唇,等待一句人生的宣判。 

 

“是蓝钻啊,这么大一颗,很贵的吧。”研究了片刻,金泰亨才吐气如兰地送出了今天第一句话。 

 

男人疯狂地摇头:“多少都值得,泰亨你才最无价。” 

 

为搏美人一笑,一掷千金算得了什么。不夜城每分每秒都见证着那些疯狂的追求者,直升机撒个玫瑰雨也是常有的事。 

 

男人的心被金泰亨的动作七上八下地吊着,眼看戒指就要套上灯光下几近透明的手指,奈何那人却在冰凉的物什接触指尖的时候突然停下了动作。 

 

“可是怎么办呢,我不爱你啊。”金泰亨撇了撇嘴,一双剪水美目里全是无辜。 

 

男人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半晌,才回神地补上一句:“没有关系,我爱泰亨就够了。” 

 

结果只引得美人笑得出了眼泪:“可以啊,不过我要答应的话,你家里的那位可怎么办呢?” 

 

男人堪堪顿住了要出口的话,一张脸涨得比猪肝还红。 

 

“哦,还忘了告诉你,她在你身后呢。” 

 

金泰亨一气呵成地把戒指按回细小的凹槽,转身的时候根本没有理会身后女人歇斯底里的呼喊,骚动的人群为他送行,他踩着不慌不乱的步子,一切闹剧似乎都与他无关。 

 

没劲。 

 

金泰亨想。 

 

太没劲了。 

 

没有挑战的金泰亨,过完了他在人间第七百五十九年的最后一天。 

 

 

 

【二】 

 

“柾国,走吧,你可是队长,不去怎么可以!” 

 

田柾国在一群男生的簇拥下皱起了眉头,今天是他们篮球队3:0大获全胜战败对校的日子,热血沸腾的队员在比赛结束后依然兴致高涨,非要去寻找什么刺激。 

 

“就是,别扫兴了嘛,去玩一次也不会怎么样,再说了,我们都是大男生,还怕失身不成?” 

 

一句话惹得哄堂大笑,有几个男生甚至还吹起了口哨。他们都知道那三个字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不夜城,是禁忌词,是销金窟,也是向往地。 

 

最后田柾国还是耐不住队友的软磨硬泡,屈服地去到了那片所谓男人的“乐土”。 

 

震耳欲聋的音乐,混杂不清的酒水和香水,他被搞得头昏脑涨,实在无可忍受的时候,他推了推旁边坐着的人,示意自己要出去透口气。 

 

然而,田柾国悲哀地发现,想在这种地方求安宁纯粹痴人说梦。来到外面,四下都是穿着暴露的女人,那些不加掩饰又带着几分暗示的眼神赤裸裸地在他身上游移,他觉得自己真的要用光所有的耐心了。 

 

在冷着脸拒绝了第三个过来搭讪的人以后,田柾国听到头顶一阵轻笑,抬头对上了半个身子探出窗,撑着脑袋笑得灿烂的人。 

 

男生生得一脸媚相,田柾国视力够好,居然还看到了那人脸上不浓不艳的妆。他皱了一下眉头,总觉得膈应,也没理会,拉着步子就往回走。 

 

重新回到群魔乱舞热气蒸腾的房间,田柾国心里郁结,这儿的一切似乎都和他唱着反调,他仿佛是别人口中不懂享受的突兀异类,实在好感不来这艳俗颓靡的氛围。 

 

一起来的男生有不少已经喝得烂醉,田柾国懒得再管,拿起衣服要离开。 

 

“呀,柾国,这就走了?” 

 

“嗯。” 

 

“别走呀,好戏都在后头呢。”说到好戏的时候,凑到他耳边的男生笑得一脸暧昧,田柾国下意识就要拒绝,但在做出反应之前,已经被人硬生生拉回了卡座。 

 

“看看,又不用你出钱,不会后悔的。” 

 

田柾国无奈,但也不好犟着拂了别人面子,只得按捺着性子又坐下。结果屁股还没挨上沙发,四周刺眼的镭射灯就全部暗了下来。他顺着唯一的光源,看向舞池中央缓缓升起亮闪闪的台子。 

 

因为突如其来的黑暗猛然静默的人群又慢慢开始骚动,小声的议论渐渐沸腾成此起彼伏的欢呼,连带着田柾国身边的队友们也跟着哄闹起来。 

 

田柾国半捂住了遭殃的耳朵,精神出走半晌,再抬眼时才发现那个小台子上站了一个奇装异服的男人。 

 

后面发生的一切有多颠毁三观,田柾国简直不想回忆。 

 

他听到那个男人说拍卖一吻,起价百万。本想嗤之以鼻,却生生被此起彼伏的竞价声憋了回去。田柾国从来都没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但事实是,这个世界疯子比比皆是。 

 

价格最后居然被闹到了五千万,没有人再敢往上抬,一脸油光的胖男人挺着大肚子走到了台上,笑得猥琐。田柾国有那么一小会儿被勾起了好奇心,他还真想看看罪魁祸首是何方神圣。 

 

主持人脸上早就笑出了花,拿着麦克风装模作样:“既然这样,我们就有请我们不夜城的宝贝登场咯!” 

 

台下又是一片喧哗,所有人成规矩一般自动开路,田柾国老远看见人群尽头细小的身影,又走近些看才发现这不是刚刚楼上那个男生?他愣神间,那人已经脚步轻快地走上了台。 

 

台上的老男人见那男生上去就不由自主地往上贴,田柾国倒尽了胃口,他不懂那个漂亮的人儿脸上挂着的颠倒众生的笑,更加不懂为什么那人连点要躲开的迹象都没有,但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再没有比此刻更让田柾国想离开,准确的说是逃避,谁都爱美好的东西,如果美好被亵渎,即便那东西不属于自己,也会忿忿不平。是该说句暴殄天物还是该感叹人为钱亡,田柾国唯一知道的就是,这种地方他断然不会来第二次了。 

 

 

 

【三】 

 

那晚的事田柾国很快就甩在了脑后。 

 

他现在已经高三,转眼就是高考,虽然家里也没指望他能怎么出人头地,但身边的人努力着,他总不能当咸鱼。 

 

高三要补课,做不完的题,上不完的自习。 

 

田柾国家离得很近,他一直都走读,晚上推着自行车从教学楼出来,已经是十点四十。他们学校大部分是寄宿生,所以深夜的校门口冷清得很。 

 

田柾国和守门的大爷打了声招呼,转头要跨上车的时候,余光瞥到了几步远的地方站着的人。虽然一周没见,但那张脸要他忘了也不可能,不过田柾国不会自以为是,觉得那人出现在这里和他有什么关系,于是他淡然地收回了视线。 

 

可惜,事与愿违,他上了车连脚蹬都没踩过一圈,就听到了身后低沉的一声“田柾国”。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田柾国刹住了车,一条腿叉在地上,回头看向朝自己走来的人。 

 

田柾国的语气有些冷,带着严肃的质问和下意识的防备,毕竟只是见过一面的关系,他们的圈子没有任何交集,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名字。 

 

那人似乎并没有被他这副戒严的模样吓到,相反倒是笑得一脸灿烂,嗓音和那张脸不太能对上号,像什么低沉拉响的大提琴。 

 

他说:“因为你好看啊。” 

 

风马牛不相及的回答,还是带着些暧昧意味的直球,这让田柾国眼眸暗了暗。他突然不想再做纠缠,即便疑虑重重,但和眼前这个人多说显然更不明智,他早就把这人归类到了危险圈。 

 

“有病。” 

 

“那倒没有,我还蛮健康的。”对方挡住了田柾国的去路,居然还认真地回答了起来。 

 

是他骂得太委婉还是这人太天真? 

 

田柾国这才又仔细打量了那人一眼,发现他今天居然没有化妆,穿着一身过度肥大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衣服。该不是什么野男人的吧,田柾国不自觉地嗤了一声。 

 

“让一下。” 

 

“不让。” 

 

“你想干嘛,我没钱。” 

 

“我又不收钱。” 

 

田柾国怔了一瞬,他承认这句话他想歪了:“你收不收钱关我屁事。” 

 

推着自行车退后了几步,田柾国干脆绕道走了,过了大概一大段距离,他回头看了看,没有人跟着,这才掉转头,往反方向骑去。 


 

南亲故
大虎🐯与大猫🐱

大虎🐯与大猫🐱

大虎🐯与大猫🐱

tomoko
SS 的照片。單獨來一張!!

SS 的照片。單獨來一張!!

SS 的照片。單獨來一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