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ts

12.3万浏览    44245参与
腿炸炸炸炸

丧失手绘能力了。。。。。。

丧失手绘能力了。。。。。。

BTS_twt
[BTS Twitter] A...

[BTS Twitter] August - 3 整理

JIN - 73 + 2 = 75

SUGA - 34 + 0 = 34

J-HOPE  - 64 + 2 = 66

RM - 124 + 2 = 126

JIMIN - 82 + 5 = 87

V - 53 + 1 = 54

JUNGKOOK - 25 + 0 = 25

BTS - 14 + 1 = 15

BTS - 469 + 13 = 482

[时区] 韩国

[BTS Twitter] August - 3 整理

JIN - 73 + 2 = 75

SUGA - 34 + 0 = 34

J-HOPE  - 64 + 2 = 66

RM - 124 + 2 = 126

JIMIN - 82 + 5 = 87

V - 53 + 1 = 54

JUNGKOOK - 25 + 0 = 25

BTS - 14 + 1 = 15

BTS - 469 + 13 = 482

[时区] 韩国

凉桑mellia

【果珍】蜜桃佳期

一.


高中毕业后的假期本该在昼夜不分打电玩的闲散逍遥中度过,偏偏田柾国这倒霉孩子坐上了破旧拥挤的大巴车。


目的地是乡下姑姑家,田柾国父亲是他们乡颇有出息的大学生,毕业后自然留在了城市,也想过接济留在家乡的长姐,却被拒绝,只求他们偶尔能回来看望。


于是,这个重任就交给目前正闲来无事的田柾国了。


“哎呀小国都长这么高了!”


姑姑一见田柾国就亲切的揉揉他的头顶,说起来,他也足足三四年没回来过了,上一次还是有父母陪同的。


姑姑一家算是富农,彩电冰箱空调...

一.

 

高中毕业后的假期本该在昼夜不分打电玩的闲散逍遥中度过,偏偏田柾国这倒霉孩子坐上了破旧拥挤的大巴车。

 

 

目的地是乡下姑姑家,田柾国父亲是他们乡颇有出息的大学生,毕业后自然留在了城市,也想过接济留在家乡的长姐,却被拒绝,只求他们偶尔能回来看望。

 


于是,这个重任就交给目前正闲来无事的田柾国了。

 

 


“哎呀小国都长这么高了!”


姑姑一见田柾国就亲切的揉揉他的头顶,说起来,他也足足三四年没回来过了,上一次还是有父母陪同的。

 

 

姑姑一家算是富农,彩电冰箱空调,哪怕wifi都是应有尽有,这让田柾国一路奔波的疲劳之心略感安慰。

 

 

忽然,他听到院子门被敲响。

 

 

“小国,帮忙开一下门。”


姑姑的喊声从隔壁屋传来。

 

 

 

“好!”


田柾国急匆匆跑过去。

 

 


“你好,打扰了,这是我奶奶让我送来的桃子。”

 

手捧水蜜桃的少年如潋滟春光般美好,白皙小巧的脸,偏偏有饱满颊肉,看着就令人忍不住想触摸。

 

 


“谢…谢谢。”


接过那一小篮散发着果实清香的桃子,田柾国有些着迷的盯着送桃的少年看啊看。

 

 

见那人身上穿着的白色T恤印着圆嘟嘟的卡通羊驼图案时,田柾国忍不住笑了,倒不是嘲笑对方幼齿,只是觉得,眼前人比这图案还可爱百倍。

 

 

乡下地方光屁股孩子是多,但十几岁的少年却不常见,因为多半都被送到城里念书了。

 

就这样,两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很快就聊得投机。

 

田柾国问了一切初次见面能问的,心满意足得知对方叫金硕珍,和自己同岁,也是刚刚高考毕业后来乡下探望爷爷奶奶的。

 

 

“原来我们两个考了一样的大学,好巧噢。”


金硕珍剥着桃子皮的手指泛着粉嫩光泽,唇微微撅着,像极了索吻。

 

 


“是啊,真巧。”


拿起面巾纸为对方擦着沾到手上的甜蜜汁水,田柾国忽然很想吻过去,他猜,那唇的味道应该很好。

 

甜美水润,就像成熟的水蜜桃。

 

 


“阿珍来啦,我们一家都特别喜欢你奶奶种的桃子,这是新收的干货,熬汤应该适合,让我们家小国帮你拎过去。”

 

田柾国特别满意自家姑姑这热心肠的安排,二话不说拎起袋子就往门口走。

 

丝毫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

 

 

 

 

“柾国来了真好,终于有人陪我玩了。”


金硕珍笑眯眯的将一根棒棒糖塞进田柾国嘴里,泛着粼粼水光的眼在阳光下更为璀璨。

 


 

这年头,人们都被飞速发展的互联网影响,从而接触到种种复杂信息层面。

 

所以,18岁的天真纯稚少年大概是珍宝。


 

和金硕珍边走边聊,田柾国简直觉得自己曾准备躺着刷手机直到开学的想法是如此荒谬。

 

现在,他只想陪金硕珍去踩凉爽的水,去爬那座不太高的山,去追着细雨中的彩虹光影奔跑。

 


 

金硕珍的爷爷奶奶都是身体健朗的老人,招呼田柾国进家里坐,和对待自家孩子一样和蔼亲切。


看见趴在奶奶膝盖上撒娇卖萌的金硕珍,田柾国心都要化了。

 


要是能摸一摸那张脸该有多好,一定很软,能直直软到他心坎里。

 


 

晚上回到姑姑家,田柾国吃饭都吃得心不在焉。

 

姑父去城里走货,表哥去做暑期志愿者,家里现下只有姑姑和她家才上小学5年级的小儿子。

 


人送外号:小豆丁

 

 


“柾国哥哥是不是恋爱啦?”


小豆丁人小鬼大,嘴里咬着块红烧肉,一双眼睛溜溜的转。

 

 

“瞎说!”


被戳破心事的田柾国脸有点红,低头划拉饭的动作都比平时浮夸几分。

 


 

“噢!那就是暗恋!柾国哥哥玩暗恋!”

 


 

“豆丁!我问你!你暑假作业写完了吗???”


田柾国啪把饭碗一撂,和鬼灵精大眼瞪小眼,比的就是气势。

 

 


“呦,豆丁又惹哥哥生气了?不许闹哥哥听见没。”


田柾国姑姑从厨房端出刚洗好的桃子放在桌上。

 

 

看着眼前的桃子,田柾国满心满眼都是水灵灵的金硕珍。


 

此时此刻,他在做什么呢。

 

 

 

 


“柾国,水很凉快!你快来!”


两人相约一起去溪边玩,金硕珍穿着条卡其宽松短裤,露出白皙修长的小腿,看得田柾国眼睛都直了。

 


“你干嘛撑伞?”


看着头顶忽然撑起的颇大伞面,金硕珍疑惑的看向举伞而来的人。

 


“我..我听说今天要下雨。”


艳阳天下的田柾国一本正经的说着胡话。

 

他其实是怕金硕珍白皙的皮肤被晒坏,连说话都失了基本逻辑。

 

 


“可是现在还没下…咦…”


被唇上转瞬即逝的触感惊到,金硕珍愣愣的看向刚刚吻了自己的人。

 

 


“我..我能不能再亲你一下!”


明明要说我喜欢你,结果变成了这一句,田柾国恨不得抽自己几下。

 


完了完了,“水蜜桃”一定会讨厌他了。

 


 

“好..好啊。”


轻软的声音顺着田柾国的耳朵钻进他的心里,麻酥酥的震颤着,激荡着。

 

 

天蓝色的伞架起阳光与有情人间的屏障,热烈阳光,潺潺溪水,青涩少年的心跳,和比蜜桃还甜美的吻。

 

 

结果,还真的下起了雨,是太阳雨。



 

“彩虹真漂亮。”


两人撑伞躲在废弃木棚架下,金硕珍看见天边隐约而现的彩虹,神色充斥着纯粹向往。

 


田柾国也在那神情中静下心来,前一刻还纳闷自己或许是个乌鸦嘴,现在只觉得荣升为计划通。

 

 


“要不要许个愿?”


如愿的摸到了对方的脸颊,田柾国眉开眼笑。

 

触感比想象中还好。

 

 


“对着彩虹也可以许愿呀?”


金硕珍眨了眨眼,眨得田柾国心痒痒。

 

 


“当然可以,无论你对彩虹许了什么愿,都由我来帮你实现。”


彩虹大使田柾国信誓旦旦。

 



“好。”


闭上柔和眉眼,金硕珍真心诚意的诉说着愿望。

 

 

“我希望能永远永远和柾国在一起。”

 


 

“好,我们永远都在一起。”


情不自禁吻住对方,这一次田柾国没能握得住伞柄,索性雨也停了,而他们也不在乎是否被淋湿。

 

 


 

五年后

 

 

“好想你。”


加班回家后,田柾国第一反应就是奔去冒着香气的厨房,将熬着汤的恋人抱了个满怀。

 


“汤快好了,再等会。”


拍了拍紧紧围在自己腰间不肯松的手,金硕珍拿起汤勺盛出一点小心翼翼喂给对方。

 


“对啦,奶奶送的水蜜桃让我熬成了桃子果酱呢,想吃吗?”


金硕珍眼中氤氲着的清澈烟雨从不曾被时光侵蚀,总是一回眸便直击田柾国的心扉。

 


搞得他心痒难耐,低头亲吻起泛着水润光泽的唇,另一只手准确的将火关上。

 


“先吃你吧。”

 

你比桃子好吃多了。

 


于是,这汤一时半会是喝不上了。

 

 

 

 

要怎么形容心里的那个人呢?

 

他是轻轻细雨,是明媚虹光,是属于我的夏日奇迹。

 

他是我的爱人,也是我的小桃子。

 

饱满,丰盈,又甜蜜。

 

 

END


***谨以此文送给小爽  @S_Guardian_NK  ,谢谢一直以来你对我文字的珍惜和尊重,也谢谢你总是如此温柔又可爱。本来说好all珍中的糖珍部分是送你的,仔细想想太短了,于是就写了个短篇。


***在我没时间去刷微博,有时写文累到大脑崩溃,心情糟糕透顶时,很感谢有小爽给我投喂那么多甜蜜蜜的糖,你简直成了我的专属站姐~就算逼着你给我点梗但是你也只是说要我自己写的开心就好,我写什么你都喜欢(呜呜呜呜实名制感动)。


***我可能真的不太擅长写这种甜蜜小短文,但还是希望你能喜欢,以后有机会来找我玩噢,煮意面给你吃~~❤

lavaland

晚安,泰亨

*飞咻
*角色死亡注意
*狗血爱情故事
*请勿上升

闵玧其蜷在沙发上,落地窗揽来一捧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长长的睫毛被照得几乎透明,漂过的头发软软地垂下来,睡得很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余晖已经快要散去,闵玧其才慢慢地睁开眼,发现金泰亨正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他,神色平静,眼底却泛着海面扬起的泡沫似的光,深深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你什么时候来的。”刚刚睡醒的鼻音软腻地从被子里钻出来。闵玧其发现今天金泰亨沉静得可怕。

“想你了,哥,我再看看你。”

“嘁,小子,你就住在隔壁,随时都可以来。”闵玧其坐起身,想拍拍他的头,金泰亨却一下子躲开了,“不让摸就算了。”闵玧其委屈地瘪瘪嘴。听话的弟弟今天好像有点...

*飞咻
*角色死亡注意
*狗血爱情故事
*请勿上升

闵玧其蜷在沙发上,落地窗揽来一捧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长长的睫毛被照得几乎透明,漂过的头发软软地垂下来,睡得很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余晖已经快要散去,闵玧其才慢慢地睁开眼,发现金泰亨正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他,神色平静,眼底却泛着海面扬起的泡沫似的光,深深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你什么时候来的。”刚刚睡醒的鼻音软腻地从被子里钻出来。闵玧其发现今天金泰亨沉静得可怕。

“想你了,哥,我再看看你。”

“嘁,小子,你就住在隔壁,随时都可以来。”闵玧其坐起身,想拍拍他的头,金泰亨却一下子躲开了,“不让摸就算了。”闵玧其委屈地瘪瘪嘴。听话的弟弟今天好像有点奇怪。

“以后再摸吧,我先走了,哥你再睡会,别看电视。”金泰亨起身走向门前,出门前再次深深地看了闵玧其一眼,指了指手腕上的纹身—— 一双交握的手。

闵玧其笑了,也露出同样的纹身:“知道了,想你就看看纹身。”

“嗯……哥你不要熬夜,好好吃饭,不要喝那么多冰美式你的胃不好……”

“知道了,小子,快走吧。”闵玧其笑着扬了扬下巴赶小家伙出去,眯着眼睛笑得甜蜜。

门关上的时候,闵玧其又跌回沙发的怀抱,南俊发来的kakao talk浮现在手机锁屏:“哥,你还好吗,我们都很担心你,泰亨的家人我们刚刚去拜访过了,明天就要举办追悼会了,哥你要来吗,你是泰亨生前最喜欢的哥哥。”

手机被狠狠砸碎在电视柜上,新闻里滚动播放着金泰亨在宿舍脑梗塞猝死的新闻,闵玧其笑得勉强,屋子里暖和无比,燃起的炭火抽尽了闵玧其肺里的空气,再次沉沉地睡去。

晚安,泰亨。

Glassa釉青

新剪的霜花剧情向视频

无法传达的真心
↑戳上面的超链接就能进去啦!
希望大家看看我🙏🙏🙏

无法传达的真心
↑戳上面的超链接就能进去啦!
希望大家看看我🙏🙏🙏

jesusV_A初

画了1和3
都不像我气死了

画了1和3
都不像我气死了

白色的初恋C
我能说随便一截图果果露额头也很...

我能说随便一截图果果露额头也很帅啊!!!
希望地瓜姐姐不要总给果果弄挡眼睛的发型,看着就觉得不方便

我能说随便一截图果果露额头也很帅啊!!!
希望地瓜姐姐不要总给果果弄挡眼睛的发型,看着就觉得不方便

🍭

闵玧其真是喵喵本猫啊❤

闵玧其真是喵喵本猫啊❤

丁玖儿
第一次画这种可爱的风格kkkk...

第一次画这种可爱的风格kkkkk
(被人说有点像不二家哈哈哈哈笑死了)

第一次画这种可爱的风格kkkkk
(被人说有点像不二家哈哈哈哈笑死了)

涩湖

上蛮

他坐在开往罗兰的车厢里,放下画架,方才想起画室那半年前新来的学生。

画室是开来供朋友娱乐的,不接纳学徒。他穿着一股学生气,笑着自我介绍,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特别亮,像两湾映了月的清泉,像没有边缘的镜面。就是因为“学弟”这样单薄的关系,金泰亨就这样轻易成为了这群快活兄弟们中的一员。

他又想起,金泰亨的行李还在自己家,没等他来拿走。他收拾行李的时候很沉默,刘海垂下去,眼睛睁得一丝不苟,把东西一件件放进去,像把自己一点点整理好。都是徒劳,它终究还是被锁在了闵玧其家里。

车还未驶上高速,路过一片无际绿野,充沛的太阳光映在那上面像是倒影。
半年能发生什么呢。能种一片田野,能在罗兰安家,能开展一段清淡亦或...

他坐在开往罗兰的车厢里,放下画架,方才想起画室那半年前新来的学生。

画室是开来供朋友娱乐的,不接纳学徒。他穿着一股学生气,笑着自我介绍,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特别亮,像两湾映了月的清泉,像没有边缘的镜面。就是因为“学弟”这样单薄的关系,金泰亨就这样轻易成为了这群快活兄弟们中的一员。

他又想起,金泰亨的行李还在自己家,没等他来拿走。他收拾行李的时候很沉默,刘海垂下去,眼睛睁得一丝不苟,把东西一件件放进去,像把自己一点点整理好。都是徒劳,它终究还是被锁在了闵玧其家里。

车还未驶上高速,路过一片无际绿野,充沛的太阳光映在那上面像是倒影。
半年能发生什么呢。能种一片田野,能在罗兰安家,能开展一段清淡亦或沉重的感情。

金泰亨的冲劲和锲而不舍已经在第一次向闵玧其不清不楚的邀请写在了脸上。他甚至有些支吾,憋红了脸,他分明是在说,拒绝也没关系,我会很努力很努力吞下打击,再重新来过的。笨拙。是笨拙。金泰亨身长匀称,模样深邃锋利,连手也过于一丝不苟的无可挑剔。那天一同去了慈善活动的采访,闵玧其第一次见他穿正装,水色的衬衫抹成油彩,顺理成章的伸进每一个衣料褶皱,美丽而惬意。他手腕的骨节紧贴着表带,像裹敛了锋利的绸缎。闵玧其不经意看去时,闪光灯刚好照进他的瞳孔,他微微昂起头,是力道刚好的微笑。
金泰亨就是在采访结束后,用与他全身的无可挑剔违和的战战兢兢,站在画室温黄的灯光下。话语轻,刻进闵玧其耳膜。这样的反差让闵玧其忽然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毫不掩饰的爱和锋利,都纯净的可怕。

半年可以种一片绿野,你可以放手让它自己生长。因为这里阳光充沛,雨水清亮,偶尔鸟鸣,被长堤保护得很好,所以可以放手让它自己生长。

其实他认识金泰亨,也不过这半年的时间。可自己在他脑海中,却活了很多年。从高中开始,幻妙地像言情故事。所以闵玧其抚上他的后颈,将自己整个托付给他怀中的时候,才敢于正确认知——
他是个好不容易成长过来的孩子。

他有一双大眼睛,明明该清澈明朗才对,它们却深邃而悲伤的,弯成一个无法放手,也不可能崩塌的弧度。

金泰亨喜欢笑,笑起来那双眼会泛出不易见到的光芒。闵玧其去罗兰不告诉他,一部分是不想亲眼看到光的消失。他害怕看到,害怕自己会心痛,害怕自己无法割舍,无法避免。你看,多自私。
他好自私啊,甚至还要回头去看那座城市,喧闹而清冷,在自己眼里渐行渐远消失不见。

画室里挂着一幅手画的地图,它的卷轴处落满了灰。金泰亨那天回家很晚,我爬上顶楼天台去吹风时看到了他。他头发被晚风轻拂,轻仰着头望着天,头顶的星星也那样安静望着他。楼下车水马龙,霓虹映在了楼房间隔里。
金泰亨的声音和眼睛都夹杂在风中,跌跌撞撞的藏在闵玧其的回忆里。
他说,他以为自己会一辈子留在上蛮,留在这个他出生,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他没想过走,没想过离开。他说着说着顿了一下,忽然轻轻地笑,他记得我高中时候那次代表新生的演讲。

他记得我说,“我要带着很多东西走,梦想,快乐,痛苦,以及无法捉摸的以后,走很远。但不带回忆,不带从前”。

金泰亨说这番话时眼睛没有聚焦,它们分散在夜空和华灯里,话语在风里。他笑得苍凉,眉眼快融化在我眼里。我想告诉他那只是年少,那是被老师逼迫的,不那么经心的言辞。但是那不是,我不能。

车驶出了上蛮,在不知名的边界上停驻徘徊。不远处可以看到蛮山寺,连绵的树延成一个地平线,无数红色的祈福带飘扬在高岭的树桠上,随着风波,在青空下鲜红。

金泰亨面对寺庙和神灵十分虔诚而敬重,像真的在面对左右自己未来的信仰。夏蝉不歇,厚重的云朵就在蛮山的寺塔尖,充沛的光芒直直照射下来,照在金泰亨闭紧祈祷的睫毛上,笼成一片又一片的神圣美好的光晕。
他祈祷许久,我没有祈祷,只是一直看着他的眉眼,试图聆听,试图靠近。
他看起来那么纯净,那么善良,世上的一切都该善待他,都该为他加冕。

他送我玉佩,七年前为我所求。他说幸好你现在在我身旁,我以为会永远无法送给你。玉佩模样浑厚,因为时间打磨红色绸带略显痕迹。我接过它的时候,玉温冰凉,就这样沉重的烙在我手掌心。
他将我们的祈福带挂在那颗最大的老树最高的枝桠上,飘扬的鲜红和天空的湛蓝,还有他眼里的温沉,嘴角满足的笑意。

他好像真的很容易满足,好像看到我随身带着玉佩,就能别无他求。其实那是无可奈何的知足,我知道。

金泰亨不知道,我也为他祈求,将那份鲜红挂在更高的枝桠上。我也为他心痛为他快乐,我不想他只抓持那份微不足道的知足。

车还未发动,无数祈福带和蛮山寺好像离我越来越近。我握上一直随身的玉佩,终于没有犹豫和遗憾的,跑下了车。


上蛮的边界离我越来越近,就像那被擦干净的地图卷轴。

我带很多东西归来,梦想,快乐,痛苦,哪怕无法捉摸的以后,还有那一份他带给我的——
我不割舍,我不遗忘,我不离开,不放弃回忆,不放弃从前。终实真心,终归真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