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allmebyyourname

9720浏览    418参与
我才是祈言!

夏日终曲

(改编自同名小说&电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 4500字不长当做同人看就ok)


【起】l


里维埃拉小城的八月,这年夏天比往年的任何一个都要炎热。


似火骄阳炙烤着大地,桃树上栖息的知了没完没了地叫嚷着疲惫,灌木丛的叶子看上去被晒得卷起了边角,与此同时,   几乎开满了整个庭院的野蔷薇却长得旺盛,如火如荼般盛开在青石路上、阴凉屋檐下、阳光恰好映到的墙壁边缘。


两条街坊交叉处的泳池,时有女孩爽朗清脆的嬉笑声传到大街小...

                 


(改编自同名小说&电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 4500字不长当做同人看就ok)


【起】l


里维埃拉小城的八月,这年夏天比往年的任何一个都要炎热。


似火骄阳炙烤着大地,桃树上栖息的知了没完没了地叫嚷着疲惫,灌木丛的叶子看上去被晒得卷起了边角,与此同时,   几乎开满了整个庭院的野蔷薇却长得旺盛,如火如荼般盛开在青石路上、阴凉屋檐下、阳光恰好映到的墙壁边缘。


两条街坊交叉处的泳池,时有女孩爽朗清脆的嬉笑声传到大街小巷,惊颤着一株株玉兰枝,滴滴溅起的水珠落在地面上发出细细声响。


晶莹的水花刚接触大理石地砖,瞬间便蒸发化作腾腾暑气弥漫在空气里。


夏日,午后,阳光,  蝉鸣,迷迭香,长椅上躺着的少年。


他将右手挡在额上以避免刺眼的日光,一只腿屈起搭在长椅上,另一只从上面垂下,光着的脚伸在半英尺高的杂草间摇晃。正如从前的很多个这样悠闲淡然的午后,最适合胡思乱想。


少年把左手紧攥的那件蓝衬衫拉上来,索性盖上半边脸。熟悉又陌生的甘橘香气,混着晾干的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   却没由来地让他的鼻子猛然酸了一下。


不,这并非一个寻常的午后。


阵阵发昏的眼前不可避免地浮现起那人穿着蓝色宽松衬衫的背影。


在出租车旁,在“正餐苦役”的桌上 ,在山间,在河边,最后定格在今天早晨的年站。他站在站台上,望着那人隐藏在车窗后的脸,不顾一切喊着他的名字,奥利弗,一遍又一遍,  拼命朝他挥着手。


不知道早上才离开的叫奥利弗的那家伙听到没有。


时不时吹来带着热气的风催得人昏昏欲睡。少年眼前映像中的影子与记忆中那人的影子渐渐重合,向他摆手,对他微笑,他抬起手尽力去碰触他,   分不清哪个是想象,哪个是梦境。


你如何证明你生活的世界不是五分钟前创造出来的?


少年混乱的脑海里忽而显现出这样一个问题。


同样地,你的大脑控制梦中的一切,为你自己规划好梦境中的既定线路,   与此同时你不会产生怀疑 —— 你又如何证明现在的你是真真正正活在现实世界而不是用心构造的虚无梦中?


少年被自己奇怪的想法逗笑了,他想到了奥利弗,他臆想中虚构的奥利弗的一言一行。很快,笑容不着痕迹地收敛,又是一脸空洞的漠然。


你如何证明?  少年无从得知,他知道他自己也没有必要得知,因为他确是累了。他阖眼,   眼前一片黑暗,有潮湿空气的气味、奇特的异国语言拼凑成的不知名小调,好像从遥远虚幻的另一个空间飘来。


【承】Ⅱ


午夜时分,罗马街头。少年与奥利弗并排走在古老荒凉的城市街道上,相对无话。


在这样阴雨霉湿的天气里,尤其是三更半夜,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更愿意待在家里睡觉或是想方设法打发漫长无聊的夜晚。


其实并不然。


依然有扮作但丁的吟游诗人讲着怪异的台词从他们身边经过,披着长袍与长发,向两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他们一路沿着昏暗的街灯走,踏上布满青苔的石阶,穿过红色墙瓦的小巷弄,   仿佛永远没个尽头。直到那吟游诗人的脚步离他们渐渐远去,   消失在无形的黑暗中 —— 漫无目的,才是他们的目的。


那晚他们去了好多地方,几乎把罗马的这片地带转了遍,卡西亚路的意大利小酒馆 ,   迷宫般曲折回环的暗巷,帕斯奎诺雕像前的小路,空无一人的广场 ,   顶端有鹿角的教堂斜对面 …… 以及沿途的圣玛利亚灵魂之母堂的古老城墙 —— 他们之间曾有过半晚温存的乐园。


即使在梦里,少年也绝不会不知道,这天夜晚将会是他一生中最重要且难忘的夜晚, 很多年过去后亦是如此。


时至年老,昔日的罗马古城已不复当年模样,他也会记得那晚,在酒吧里奥利弗装作调酒师为他调制的一杯烈性酒,幽静安宁的钢琴曲,市井流行的旋律轻快的意大利民谣,奥利弗为他买的一杯苦涩清香的柠檬苏打,以及他嘴角柔软温和的温度。


呼吸急促间,天已破晓。


“明天我们去圣克莱门特吧。”


“已经是明天了。”


【转】Ⅲ


“已经是明天了。”


“我差不多也该走了呢。”


意料之中,   梦中的奥利弗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是吗?  ” 少年的神情黯淡下来,有些不舍地拽住他的袖角,仿佛就那么一小会儿,他能让时间停下来片刻,他能多留他几分钟,有多少没来得及倾吐的话,多少个短暂的拥抱,他能将它们归还给他。


走在前面的奥利弗回头的那一刻,他看见少年眼中有什么东西,刹那间失去了颜色。曾经那双深邃到迷惘、装得下整片星辰大海的眼睛,   如今也镀上了一层冰冷难以接触的灰色 —— 他像是又回到了六个星期之前奥利弗还没有以识他时的那个自己,郁郁寡欢,无所期待。


开往纽约的列车还有十分钟就要来了。而奥利弗此刻什么也不能做,留给他的只有沉默。火车的鸣笛声,教堂塔顶的钟声,孩子的哭闹喊叫,在他听来恍若隔世。


世间万物沉默,他也跟着沉默。


“喂,你愿不愿意,跟我回纽约?  我会把你接回家,甚至不用向我的父母解释。我会的, 你呢? 至少先跟我回去吧。” 奥利弗开口打破了沉默,似乎有些手足无措,却没想到自己会真的把这个疯狂的念头告诉身后的少年。


闻言,少年死水般的眼神闪出一丝光彩。奥利弗会带他回家,   而这让他到死都想不到。


可是这个念头并非一时冲动才一闪而过,   它是奥利弗花了整整一个晚上深思熟虑后得到的。并不是随口说说,而是一个决定。


他可以带少年回他在纽约市的家,然后将他安置在离那里不远的住宿学校里,等少年一毕业,他就可以带他到世界各地旅行。他们可以回圣克莱门特故地重游,再访尾角咖啡馆附近的万神殿;回少年的故乡意大利再到那里的威尼斯水城待上一些时日;去从未到过的圣托里尼在银白色沙滩上留下足迹。只为了告诉世界 :  他们确确实实来过。


“我 ……   ”  少年低下头,不置可否,站台上的奥利弗却当他拒绝了。


“好吧。 ”  奥利弗失落地扯扯嘴角,想在临别之际给他一个微笑。也怪他自己没有为少年考虑,  他也有家人,   有他的未来,有他无限种可能的一生,又怎么会愿意跟自己去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城市。


远处的汽笛声渐近 ,最终在这一站缓缓停下。时间不多了。


“那么,有机会再见!”  趁列车还未离开,奥利弗俯身迅速伸出双臂给少年一个拥抱,然后在他额头落下轻轻一吻。


纵有万般不舍,他又徒与谁说? 他多想告诉面前的少年,即便是在此刻,   他仍是他至高无上的光芒,是他一辈子都追随的信仰。如异教徒爱着大地万物,他也无可救药地爱着他,  执着且虔诚。


奥利弗已经上了列车,车门即将关闭。


车门合上的前一秒,少年突然踏上那座列车。


“等等!—— 我可以跟你回家。”


【合】IV


总算是赶上你了,且以后都不可能再分开了。


列车穿过大桥,  穿过长长的隧道,载着车厢里的两人向前驶去。梦中的少年和奥利弗并排坐着,少年将头倚在他的肩上,长呼一口气。


“怎么?  选择这条路,后悔了吗?  ”  夹杂几分慵懒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跟着你怎么可能后悔?  ”少年反问道。心中绷紧的弦松了下来,他微微抬起头成一个合适的角度,从这里恰好能看到奥利弗胸前敞开的衬衫领口,在太阳下晒了近两个月却依旧洁白如初的脖预。闭上眼就能听到对方心跳的律动,闻到萦绕于两人间若有若无、时重时浅的甘橘气味 —— 那是属于这个夏天的独特味道。


良久,少年开口 :“他们会怎样说呢?  你知道的,马法尔达、安喀斯和父亲他们,或许还有母亲和玛琪亚 —— 他们说你带我去很远的地方,而我相当于将他们所有人遗弃,就和你刚来时对我的态度没什么两样。”


“当初吗,  谁知道呢。那段时间初来乍到,那时的我就像你们家之前的无数个访客,几乎对那里一无所知:  包括地名、当地风俗。记得我问你的那个问题吗?  ‘大家都在这里做什么?’  你还回答我说,不做什么,  就等夏天结束。那可真闲适啊,  至少在你们那种小镇里可以这样声称。”


“那么现在?  夏天已经快要结束了,后来会有无数个初秋、深秋、初冬、深冬 …… 还记不记得冬天人们做什么?”


奥利弗不言,两人相视一笑,都化作心照不宣的默契。


当然,是要等夏天来。


车厢里的老式收音机中播放着一首又一首流行歌曲,沙沙作响起伏不定的电流声充斥在耳边,久不停息。有人在一个梦中,又陷入了另一个梦。


少年记不清也不清楚列车开了多长时间,更不知它将开向哪里,再睁眼时,眼前已是一片空荡荡。恐慌、焦虑、犹疑、不知何去何从的迷惘一齐涌上心头。


他怎么会知道,奥利弗去了哪里,又何时留他一人在车里而自己先走一步?


抬眼望去,四处人潮涌动,   有人不耐烦地看着手表上一点一滴流动的时间,有人夹着书本低声交谈,有母亲牵着孩子的手窃窃私语 …… 却唯独不见他。


列车经过田野村庄,车轮与铁轨碰撞发出的响声此刻放大了数倍,即使在嘈杂喧嚣的人群中也显得格外震耳欲聋,   分不清到底是车辙的噪音还是胸腔里震得让人发慌的心跳。


“抱歉,请让一下,   拜托了。”  少年迈着艰难的步子从交叠错乱的人群中挤过去,踮起脚尖四处顾盼,急切地期望找到奥利弗的身影。


是的,从未像这般急切过。


终于,他在这节车厢的最末端, 离车门只几步远的地方看见了他,他却只给少年留了个背影。


下一站,终点站。奥利弗随着众人向后车门走去,几乎淹没在人海中。少年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喉咙像是被掐住了一样隐隐有股金属味的血腥,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伸手去够他的衣襟,仅剩一公分的距离就能碰到,  但那教人近于绝望的一公分距离再怎么努力都缩短不了,哪怕半毫。


一抔无名火灼烧着极度失望燃在骨骼里错动。


回忆时,  有万箭穿胸般剧痛,总是在少年以为将要碰到他时,眼前的场景碎裂,  他的背影随之破碎。 至此,万劫不复。


奥利弗。奥利弗。少年心中默念。


至少在你离开前,我已经活在世上千百次 —— 我该用怎么样的姿态,才能将你挽留,   在下个黎明将至之时?  


自你走后,我用心跳高歌你的律,沾以鲜血称颂你的魂,  投以明烈的视线于墓碑上你的字,  直到死都是追随你的亡灵,   是你此生不灭的念想。


…… 只是不知,今此一别,假如多年以后在里维埃拉的街道上,在你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前一刻,可否像从前一样,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夏日终曲】V


少年从黄昏将至未至时的犬吠声中惊醒。从午后的小憩到现在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两个半小时。


可是就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他多希望自己再也醒不过来,让世界给他彻彻底底遗忘了多好。


方才他将那个夏天又度过了一遍,   且以后还要度过很多次。


他坐起来,整理整理凌乱的衣角  ,突然从袖中摸到一张折叠起来的纸,  装在信封里。


        致: 埃利奥

        来自: 奥利弗


        展信安!

        为你写这最后一封信的时候是周三,我们抵达罗马的第一天晚上。你在我身旁安然入睡,而我亮着烛台在书桌前奋笔疾书。

        我也不确定你是否会收到它。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至今没有后悔做你家的其中一位访客,因为那天我认识了你。你的出现是我此生再也无法寻找到的东西。

        大家在这里等夏天结束。而现在夏天结束了,   请勿必记得我。

        倘若六十年后我离世,   你垂老,   你会不会去一睹我的葬身地?  或许是在理想中莫奈的崖径。总之拜托你去看一眼。

        倘若那天下雨,请你为我送行,然后将我安置,配以我生平最爱的诗行,在我碑前放上一束鲜花。

        最后请再一次呼唤我的名字。

        万一你等不到那一天呢?

        愿你会的。

        如果可以, 我想把这个夏天再和你完完整整度过一次。哪怕是在梦里。

        P.S.  假如你没有找到这封信,那么就让他它埋没在夏天的尾声里。


……


有温热的泪水从面颊划过,落在纸上,晕开一片模糊的钢笔字迹。


愿你会的。


愿我会的。



(全文终)


祈言

















松鼠先生

[Call me by your name]金色的杏树②

平行宇宙(架空架空)

献给《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以及亲爱的锤茶❤

============

“Oliver——”

“.....”

“?”Elio猛按刹车闸,狐疑地想是不是有人在说话?还是他产生了错觉?

耳边是雨水的冲刷声,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深吸一口气,大声喊:“Oliver——你在吗——”

他左胸膛的心跳声快把周遭的雨声淹没,那种焦急万分、急不可耐的心情突然一下子被全部压下。他凝神注意声音的来源,突然,他侧过头,望向左侧路边。他捕捉到了那声音,即使听得不是很真切。

没有犹豫,他把自行车撇下,勾起挂在车把手上的伞,打着伞朝那边冲过去。

“Oliver——你在哪?”Elio穿...

平行宇宙(架空架空)

献给《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以及亲爱的锤茶❤

============

“Oliver——”

“.....”

“?”Elio猛按刹车闸,狐疑地想是不是有人在说话?还是他产生了错觉?

耳边是雨水的冲刷声,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深吸一口气,大声喊:“Oliver——你在吗——”

他左胸膛的心跳声快把周遭的雨声淹没,那种焦急万分、急不可耐的心情突然一下子被全部压下。他凝神注意声音的来源,突然,他侧过头,望向左侧路边。他捕捉到了那声音,即使听得不是很真切。

没有犹豫,他把自行车撇下,勾起挂在车把手上的伞,打着伞朝那边冲过去。

“Oliver——你在哪?”Elio穿过重重雨幕,才瞧见道路远处有一棵树。黑色的树影衬着灰色的背景,一致的暗色调很容易就让人忽略掉树下坐着的穿着棕红色和深蓝色拼接T恤的男人。

但Elio没有。

在视线扫射过去的一瞬间他就捕捉到了Oliver的身影,凭借他对Oliver身形的熟悉,凭借那件他偷偷闻过的T恤。

Elio冲过去时没刹住车,又生怕撞到Oliver,脚上临时拐了个弯,冲到树前用手撑了一下才稳住。

伞早已在奔跑的途中脱手,可能是因为欣喜或者担心的情绪让他顾不了太多,Elio觉得前者应当占了上风。

“你......”如果Elio仔细看的话,他能看到Oliver脸上的表情一扫阴郁,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夹杂着几分压抑过的狂喜。可惜他没注意,冲上来就是一句——

“你有没有事?”Elio弯下腰来,不断地用手在他脸上摸来摸去检查着。之前Oliver摔过一次,伤了腰,现在还没好,所以他格外担心Oliver会再次受伤。彼时他顾不上自己还在跟Oliver冷战,也没有注意到原本Oliver向他伸出的双手。

没抱到人的Oliver把手收回,浅色的眸子在雨水中挡也挡不住地盯着他,“不小心摔到路边,脚好像扭到了,有点疼。”

Elio一听就要扭头去看他的脚伤得怎么样,下巴却被人捏住了。

那一刻他的全身都像僵硬了一般,仿佛回到了Oliver给他的肩膀做按摩的那个下午。Elio发誓,他看向Oliver的脸一定很蠢蛋。

Oliver的脸在他眼前放大数倍,他T恤带着一股柠檬洗衣粉的味道,混杂着他本身特有的皮肉气息,裹挟着暴雨冲刷着泥土翻起的腥味一同涌进了他的鼻腔。

“亲一下就没那么疼了......”近在咫尺的嘴唇随着他开口时不时地蹭过他的下唇。他的语气前所未有的轻柔,还有那个落在他唇上极轻的吻。

这个流氓!

混蛋!

Elio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骂他,这些字眼就已经习惯性地出现在脑海里。

刚刚担心过头的余悸现在还团在他的嗓子眼里,心头烧着的火冒出浓烟,直冲他天灵盖。

他反手把Oliver往树上一推,自己半跪着弯下身,一手撑着树干,一手抬起Oliver的下巴。因为仰起头的姿势Oliver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唇,Elio掐准时机直接探进他嘴里,翻天覆地地搅弄。

他焦心至极,他失而复得,可不是为了这么一个浅尝辄止的吻的。

被推开就被推开吧。

Elio闭着眼睛破罐破摔地想。在那之前,他至少要让Oliver知道他的热切和心之所向。

Oliver被他粗暴的侵占吓了一跳,眼睛里的讶异一闪而过,旋即被笑意占满。他的手探进他的衣服下摆里,摸上他湿漉漉的腰,轻轻挠了一下。

他知道Elio怕痒。

果不其然,Elio哼了一下,嘴上的劲也松了。Oliver安抚似的反复地抚摸他的背脊,不断地示意他放松,把身体压下来。

Elio得到他的回应,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一瞬间被不知哪来的炮弹轰平,按着Oliver的指示乖乖照做。

Oliver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鼻尖轻轻摩挲着他的。舌尖时不时地退出去,轻咬一口他的下唇,像一个个休止符,又像对心爱事物的反复观赏和把玩。Elio明显被他这个小动作取悦了,手一下又一下地抓着他后脑勺上的头发。

那紧贴的胸膛和分不清彼此的心跳声将他们与周遭的泥泞隔开。

Elio的齿间的酸涩味是早上喝的那杯杏子汁。

很香,但有点苦。

潮湿的吻、温热的躯体、旖旎的布景。

两个狼狈不堪的人交换着亲吻,交换着汹涌如潮的爱意。

一吻结束,Elio贴着Oliver,因呼吸不畅而起伏的胸膛相互撞击着。

“你好重......”Oliver打趣他。他的声音透过骨传导到达Elio的脑海,Elio听了不服气地趴在他身上动了一下,通过姿势的变动刻意加重自己落在Oliver身上的力道,“压不死你....”

虽然这样小声嘟囔着,他还是翻了个身,靠在他身边,怕压到Oliver的腿。

他跟他并肩靠在树下,动了动脚碰了一下Oliver的。他没有Oliver高,腿也没有他的长,只能碰到他的小腿边。Oliver看了眼Elio在激动中脱了一半的鞋子和袜子,轻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Oliver笑而不答,伸手替他把他的鞋子套上。

Elio看着他头顶的发旋,脚踝上传来冰凉的触感——Oliver手上还带着水珠。

“你喜欢这样么?”Oliver回身看着他,手上拍了一下他的脚。

Elio缓慢又轻柔地点了点头。

“那这样呢?”湿了的衣服摩挲着发出轻微的声响,Oliver凑近他,只手撩起他的刘海,在他额头上落了一个吻。

Elio点头。

吻他眼睛。

Elio点头。

吻他鼻尖。

Elio笑了,笑得像瓷白的咖啡杯上抹了一指香草芝士,甜蜜而温柔。他捧着Oliver的脸,给予他更多的亲吻。

远处的天边乌云渐渐淡去,一束又一束的天光从云层间的罅隙落下,投到大片大片的原野上,形成一块块移动的光斑。而他们这边依旧有毛毛细雨落下,蒸腾气的水汽包裹着他们,如同琥珀最美的外壳,裹住了珍贵的回忆,留下永恒。

他们在等雨停,他们相爱。

==========

七夕快乐,大概还有一章就完结了。

昨晚又重温了一边电影,真的是非常喜欢他们❤❤

十年

愿每份爱情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

  我曾试探性地和父母谈论性取向问题,即使一直认为他们是善解人意的那类父母,但交流的结果也是否定性质的沉默,他们不能接受。

  我突然更加理解那些长久把自己伪装起来,而不向现实世界宣告真实自我的人。并非他们软弱,不敢面对,只不过是世界里有太多人,尤其是自己在乎的人,他们并不能把这件事换位思考,他们无法理解,更谈何支持。更多的情况是,你与生俱来的一部分,被别人看做是一时糊度犯下的错误,或者只是你想当然生出的幻觉。

  否定这件事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同时也否定了真实的你自己。因此,谎言往往变成了最明智安全的选择。

  聪明如Oliver,他当然对...

  我曾试探性地和父母谈论性取向问题,即使一直认为他们是善解人意的那类父母,但交流的结果也是否定性质的沉默,他们不能接受。

  我突然更加理解那些长久把自己伪装起来,而不向现实世界宣告真实自我的人。并非他们软弱,不敢面对,只不过是世界里有太多人,尤其是自己在乎的人,他们并不能把这件事换位思考,他们无法理解,更谈何支持。更多的情况是,你与生俱来的一部分,被别人看做是一时糊度犯下的错误,或者只是你想当然生出的幻觉。

  否定这件事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同时也否定了真实的你自己。因此,谎言往往变成了最明智安全的选择。

  聪明如Oliver,他当然对这一切都看得明白通透。如果可以无所顾忌,谁都不会选择带着面具克制过活。

  但大多数人都没有Elio父亲那样开明,可以打开心房谈论爱的父母,大多数人也不会有Lucas身边的那一群为了你能得到爱情出谋划策,诚心希望你能幸福的朋友。

  现实往往冰冷,而且有时残酷地超乎我们的想像。我确实也不确定,两个人相爱产生的温暖是否抵得过被许许多多人异样眼神看待甚至唾弃诅咒的严冬。所以我不会再劝说任何人出柜。就像不会因为Oliver最终选择放弃,告诉爱人自己将要和现实妥协而心生怨怼。

   但是我还是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明白,爱情不分性别。而他们所谓的异类不过是恰巧喜欢了一个和自己一样性别的人。每个人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利。每个人都值得被祝福。

   所以,请为你爱的这个世界尝试着变得宽容一些,尽量去理解你的朋友,你的孩子,甚至每一个你原本无法理解的陌生人。当你走近,你一定会发现,他们的爱,和你对美好的定义无甚不同。

  我想,如果每对Elio和Oliver都能永远在充满理解,不需受人白眼,美好如梦镜的夏日小镇里幸福生活,那么那份现实最终压制愿想,爱恋只能沉于泪水的残缺美,我们不要也罢。

Riddle

赵导的call me by your name模仿摄影练习
参演人员:新疆吊干杏  饰演  桃子🍑
                    国誉无线装订本  饰演  蓝天背景板
工作人员:导演  赵导
              ...

赵导的call me by your name模仿摄影练习
参演人员:新疆吊干杏  饰演  桃子🍑
                    国誉无线装订本  饰演  蓝天背景板
工作人员:导演  赵导
                    美工  赵导
                    后期  赵导
                    摄像🎥  赵导

柠檬S

以你之姓,冠我之名

B站过不了审,传来lof一下。

【真的不会剪辑就是了

以你之姓,冠我之名

B站过不了审,传来lof一下。

【真的不会剪辑就是了

成随便

MAY&JUNE

《灵魂之伤》
《call me by your name》
《了不起的盖茨比》

MAY&JUNE

《灵魂之伤》
《call me by your name》
《了不起的盖茨比》

酪梨
cmbyn should wi...

cmbyn should win tons of awards for its music

cmbyn should win tons of awards for its music

Z
火焰山,牛魔王... 不喜欢夏...

火焰山,牛魔王...

不喜欢夏天.

我没有腹肌,只能猛喝零度可乐,吃冰棍儿...


有狮子座尤为暴躁,刻薄,不堪

有狮子座老油条,潜伏,恃宠,造乱


也只有转换心态 大碗宽面

火焰山,牛魔王...

不喜欢夏天.

我没有腹肌,只能猛喝零度可乐,吃冰棍儿...


有狮子座尤为暴躁,刻薄,不堪

有狮子座老油条,潜伏,恃宠,造乱


也只有转换心态 大碗宽面

十年
“从第一次弹,我就很清楚这部...


      “从第一次弹,我就很清楚这部作品的哪个乐句撩拨了他。每当我演奏到那一段, 都把它当作一份小礼物送给他,因为那的确是献给他的,那象征着我生命中美妙的地方,不需要天赋就能理解,而且激励我往乐曲里加入一段长长的华彩乐章。只为了他。
      我们在调情,而他必定比我早看出端倪。”
                  ...


      “从第一次弹,我就很清楚这部作品的哪个乐句撩拨了他。每当我演奏到那一段, 都把它当作一份小礼物送给他,因为那的确是献给他的,那象征着我生命中美妙的地方,不需要天赋就能理解,而且激励我往乐曲里加入一段长长的华彩乐章。只为了他。
      我们在调情,而他必定比我早看出端倪。”
                              ——《夏日终曲》
     

沉甸甸的脑
@call me by you...

@call me by your name.

夏日,阳光,熟透的桃子。

@call me by your name.

夏日,阳光,熟透的桃子。

十年
cmbyn中的爱情悲伤得优美,...

cmbyn中的爱情悲伤得优美,又足够温柔。
  无处安放的细腻心思,夏风中的情绪飘忽,细小碰触下的情愫暗生 。它撇下世界中其他的粉尘杂事,只谈及爱。我相信,每个人都能从Elio身上,寻到当初那个情窦初开,不怕碰壁,爱得灿烂热烈的自己。我们也能在那个节奏缓慢的夏天,经历一场别样的遇见,相爱和别离。整个过程就像在制作一件瓷器,随意擦拭打磨,却呈现了出最美好的状样。可能这才是爱情该有的真实样子。无关性别,纯粹简单。
   只是这爱情太美好,而美好的事物大都易碎,因此所有微小的交集刚刚开始能感到结束的迫近。于是我们开始几乎绝望地想让这段感情尽快开出花来,就算只有分秒,也会令人...

cmbyn中的爱情悲伤得优美,又足够温柔。
  无处安放的细腻心思,夏风中的情绪飘忽,细小碰触下的情愫暗生 。它撇下世界中其他的粉尘杂事,只谈及爱。我相信,每个人都能从Elio身上,寻到当初那个情窦初开,不怕碰壁,爱得灿烂热烈的自己。我们也能在那个节奏缓慢的夏天,经历一场别样的遇见,相爱和别离。整个过程就像在制作一件瓷器,随意擦拭打磨,却呈现了出最美好的状样。可能这才是爱情该有的真实样子。无关性别,纯粹简单。
   只是这爱情太美好,而美好的事物大都易碎,因此所有微小的交集刚刚开始能感到结束的迫近。于是我们开始几乎绝望地想让这段感情尽快开出花来,就算只有分秒,也会令人久久难忘。如果遗憾不能避免,至少我们还曾拥有什么。于是我们变成了Elio,一边默数可以相依的时日,一边努力尝尽爱情的甜美,爱得不管不顾,歇斯底里。
   万幸,当我们在可能到来的无数种残忍结束方式之间惶惶时,故事选择了一种近乎温柔的力道将圆满敲碎,我们甚至听不到支离破碎的刺耳声响,没有粉尘和扬灰,美好的依旧美好,它只是碎了。我们几乎可以不去注意令人憎恶的现实,只需要安静地感受自己的心,会发现它虽然潮湿但仍然温热。这种不完美没有使我们怨怼生活,却教会我们感恩和珍藏曾经。
  我想,不管世事如何变化,现实何其尖锐,爱情总该是温柔的。也许,这就是这段感情最好的结局。

沉甸甸的脑

call me by your name.

电影三次手的细节,让人触动,

与你和解,与自己和解,与感情和解。


call me by your name.

电影三次手的细节,让人触动,

与你和解,与自己和解,与感情和解。




十年

Elio对Oliver的回忆(多年后)

   时间能冲淡很多东西,人们就会利用这一点将疼痛的记忆慢慢遗忘。

   我甚至记不起送他坐上火车时的心境,我想大概是一种翻江倒海但又无处释放的悲伤,现在这种悲伤已经变得温和模糊。 关于Oliver,多年来一直鲜明的,是那个夏天他那件大波浪衬衣贴着皮肤的奇特触感,是他描摹我唇边的手指,是我们面对面坐过的露台。他只属于那一个夏天,在那个时间我们完整地拥有过彼此。他在一个夏天的时间里,爱过那时还年少的Elio,心思单纯,爱却不知,却依然能爱得不怕受挫。过去那个Elio也许已经不在,因此我甚至有些许庆幸,他曾经爱的,是那个年轻但是却更加坚定的自己。

 ...

   时间能冲淡很多东西,人们就会利用这一点将疼痛的记忆慢慢遗忘。

   我甚至记不起送他坐上火车时的心境,我想大概是一种翻江倒海但又无处释放的悲伤,现在这种悲伤已经变得温和模糊。 关于Oliver,多年来一直鲜明的,是那个夏天他那件大波浪衬衣贴着皮肤的奇特触感,是他描摹我唇边的手指,是我们面对面坐过的露台。他只属于那一个夏天,在那个时间我们完整地拥有过彼此。他在一个夏天的时间里,爱过那时还年少的Elio,心思单纯,爱却不知,却依然能爱得不怕受挫。过去那个Elio也许已经不在,因此我甚至有些许庆幸,他曾经爱的,是那个年轻但是却更加坚定的自己。

    爸爸说,这一身皮相,迟早会老去,老成没人愿意靠近或是再看一眼的模样,只有灵魂不会变老。当我鼓起勇气,踏进教室,看见他,就知道,不管是三十岁还是五十岁,我爱的Oliver一直都在,即使他的这副皮囊开始不再像那个夏天一样饱满光滑,只因为这个男人是他,所以新长出的斑和小痣都状样可爱,那只是岁月,和他本人无关。

     那双眼睛曾经含着隐晦但仍热烈的情愫看向我,没变的声线也曾经许许多多次唤我,用他的名字。当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走过不再有他出席的夏季,品尝求而不得的痛苦时,却也慢慢理解他那看上去只是个小游戏的名字互称,发现其中隐藏的太深太多的亲昵和不忘的许诺。也许他不会再开口,哪怕是用他曾说later的随意态度,开玩笑般唤我,Oliver,但我始终刻在他的名字里,就像每每有人呼唤我,夏季只属于他的记忆,那些带着苦涩的甜蜜,就会在脑海里奔涌而出,直至心底。

    我的名字与他同在,就像借茫茫人海,悠悠众口,对着所爱长久告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