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andy!sans

514浏览    6参与
抹茶君

你们要的天使candy「虽然我不会画」
p2ashen「我也不会画」

你们要的天使candy「虽然我不会画」
p2ashen「我也不会画」

抹茶君
今天画了超级可爱(不)的can...

今天画了超级可爱(不)的candy哦~~嗯,可以抱走吧

今天画了超级可爱(不)的candy哦~~嗯,可以抱走吧

咖啡不能喝

結果只畫了一張點圖  @沉九Nine. 

抱歉沒有畫很好💦

P2是心情不好畫candy 能突然快樂起來

順便有人擴列嗎x

結果只畫了一張點圖  @沉九Nine. 

抱歉沒有畫很好💦

P2是心情不好畫candy 能突然快樂起來

順便有人擴列嗎x

程宜

【原创】Negativity(3)

新年贺文(3/5)

*完全就是被拐到Candytale的Negative。

*心机boyCandyhhh

*Papyrus大概有一段时间不会出场了。

*沙雕警告。


Negative不出意料地等来了Candy,而Papyrus刚好不在家。

“我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对你。”Candy劈断了铁链,把因为寒冷而有些肢体麻木的Negative扶起来。

“呵,这倒是符合他的性格。”Negative嘲讽地笑了笑。

“现在就走吗?”Candy知道Negative可能还想做些什么——当然这其中也有他自己的小小私心。

“不。”恢复知觉后,Negative摆脱了Candy的搀扶,“我要去把我的东西拿回来。”

“还有,我从来...

新年贺文(3/5)

*完全就是被拐到Candytale的Negative。

*心机boyCandyhhh

*Papyrus大概有一段时间不会出场了。

*沙雕警告。


Negative不出意料地等来了Candy,而Papyrus刚好不在家。

“我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对你。”Candy劈断了铁链,把因为寒冷而有些肢体麻木的Negative扶起来。

“呵,这倒是符合他的性格。”Negative嘲讽地笑了笑。

“现在就走吗?”Candy知道Negative可能还想做些什么——当然这其中也有他自己的小小私心。

“不。”恢复知觉后,Negative摆脱了Candy的搀扶,“我要去把我的东西拿回来。”

“还有,我从来不准备去你的世界。”

Candy无奈地耸肩。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办法。

Negative嘴里的听起来像是什么特殊的东西,实际上,不过是她宝贝的那些金币而已。

Papyrus不可能一直随身带着它们的,他将这些钱财——量还挺大——全部存到他房间的一个秘密盒子里,很不巧,被不死心地要找回自己宝贝的Negative发现了。

“我该说你不愧是个职业小偷吗?”

“谢谢夸奖。”小偷,贬义的词语于她而言是赞赏——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偷,何尝不是一种“英雄”的行为?

“反正,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像看见那个混蛋一脸惊讶的蠢表情了。”Negative站在窗口,颠着她的钱袋,回过头望着Candy,脸上是期待和狂妄的笑。

“…………”Candy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还特别用力,“啪”的一下那种。

“???你是不是有啥毛病?”

“不,这次是你的锅。”

“嘛玩意儿啊?!”

太耀眼了啊。

Candy一边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一边任由Negative拉着自己的手腕从窗户跳下去。

窗口正对着夜光城市Core,霓虹灯闪得刺眼。

鬼知道是她的笑容耀眼,还是Core的灯光闪烁。


他们正在前往Papyrus的办公室。

Negative的本意是,在那里留一张纸条,用作挑衅,然后逃之夭夭,她几乎能想象到Papyrus那张气急败坏的脸了。

她向Candy一遍又一遍地保证这个时间点Papyrus正在值班,不会在办公室,但是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怀疑了。

“大概……吧?”


蓝色的围巾。

Negative看到这玩意儿的第一反应就是:

F*ck。

她讨厌这玩意儿,Papyrus曾经试图用这条围巾勒死她,窒息的感觉她现在还能回忆起来。

Negative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

没有勒痕和吻痕,嗯,很好。

……是不是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Papyrus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不得不说像极了某只脑洞——看起来Negative的行动在其意料之内。

Candy立刻把Negative转移到了身后。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两只龙骨炮相对,充能均已完毕,能量的涌动刮起一阵不小的风,办公桌上的报告用纸被吹走,不过Papyrus没时间也没心情去管那些玩意儿。

“你猜我的龙骨炮是会吐出魔法呢,还是奶油呢?”仿佛开玩笑一般的语调,Candy靠在龙骨炮身上,轻佻的语气硬生生说成了挑衅。

“那你猜,我是会先轰你呢,还是先轰她呢?”Papyrus怒极反笑——他就是这样,纵然脾气暴躁,却十分冷静。

战斗一触即发。

……个鬼!

Negative拉着Candy就是一个瞬移,不过因为身体还过于虚弱、魔力也是刚刚恢复,并没有移到很远的地方,刚好瞬移到了楼外的森林里。

“希望毁坏森林不用赔。”Negative已经预料到这片森林的未来了。


他们在森林里东躲西藏,Papyrus则是用龙骨炮狂轰,恨不得把这片森林掀翻天。

Negative侧身躲过一棵飞来的树,转移到另一棵树后。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了……”

“嘿,小Negative。”“妈的说谁小啊!”

“咳,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说,要不要直接去我的AU,我估摸着Papyrus是在你身上装了个GPS,如果到另一个世界,说不定就检测不到了呢——况且,他也过不来嘛。”Candy揉了揉被Negative给了一个拳头的脑袋,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办法”中的一个,没想到Papyrus直接把机会给自己了,真是lucky~

“…………”很显然,这是一个简单快捷,同时也能让Papyrus吃瘪的方法,Negative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这小脑袋瓜子还挺聪明的。”

可不是嘛,里面装的全都是怎么把你拐过去的方法呢。Candy只是笑了笑,没有回应。

“喂!Papyrus!”Negative高声呼喊,不管Papyrus是否回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虽然我还舍不得我的赌场啦,不过呢,现在也只能和你Say Goodbye啦!”

果不其然,Papyrus下一秒就瞬移到了自己面前,早有准备的Negative举起骨头就往头上敲——她最近热衷于打头,可能是因为自己太矮了。

“啧!”Papyrus结结实实地吃了一“苦”头。

Candy早早地就开了传送门,Negative向后一跳,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

她如愿地看到了Papyrus扭曲的脸,蹲在地上憋笑。

“Negative,别笑了。”Candy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但温柔。

“噗——咳,Sorry。嗯……所以说,这里就是你的AU吗?倒是和你很配嘛,一堆甜食。”Negative识相地闭了嘴,她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的房子、树木,全都是由各种各样的甜品做成的——让她想起了Candy头上顶着的粉色奶油团。

但是好冷清……连Negativetale都没有如此冷清过。

如果她的认知没错,这里应该是雪镇,就算人少,也应该有狗兵卫把手,但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只有她,和Candy。

房顶上闪过乱码。

Negative知道事情大头了。

“看来你也发现了嘛,小Negative。”Candy比她稍高些——毕竟是男人——他弯腰,头放在Negative的肩膀上,还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颈窝,“这里是一个因为太多次‘Reset’而崩坏的世界。”

“存活下来的,”他转头,舔舐Negative逐渐变得苍白的脸颊,“只有我。”

“也就是说,这里是我的世界呢。”

“而你,就是我的所有物了。”

TBC

下篇开车

个鬼。

根本发不了车啊(哭笑不得.jpg)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

Negative打Papyrus的时候,用的是骨头。

大家要把骨头和骨刺分开哦。

这两个都是物理攻击,骨刺具有穿透性,伤害更高,而骨头没有。

(除去魔法骨头)

嗯……所以说……

Negative的本意就是戏弄一下Papyrus啦。


Thank you for.watching~


程宜

【原创】Negativity(2)

*为什么我会写后续……?

*有血腥描写,注意,建议先别吃饭

*本章CandyNegative发糖(大概……)

Negative一生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被亲弟弟——好吧虽然也不是那么亲了——给侵犯了。

那个她决定讨厌一生、她也觉得会讨厌她一生的男人,在她第202次被他保释后,将她禁锢在家中,侵犯了她。

靠,怎么想怎么感觉不可思议。

她可不清楚这其中有没有爱,她现在只想从这个阴沉的家中溜走,去Candy那儿一趟。

她承认那个天真烂漫喜爱甜食的男人给了她不少安全感。

可是现在形势明显不太妙——Negative拽了拽手上的铁链。

那个脑子有病的混蛋想囚禁她。

手上的铁链引起了Negative...

*为什么我会写后续……?

*有血腥描写,注意,建议先别吃饭

*本章CandyNegative发糖(大概……)

Negative一生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被亲弟弟——好吧虽然也不是那么亲了——给侵犯了。

那个她决定讨厌一生、她也觉得会讨厌她一生的男人,在她第202次被他保释后,将她禁锢在家中,侵犯了她。

靠,怎么想怎么感觉不可思议。

她可不清楚这其中有没有爱,她现在只想从这个阴沉的家中溜走,去Candy那儿一趟。

她承认那个天真烂漫喜爱甜食的男人给了她不少安全感。

可是现在形势明显不太妙——Negative拽了拽手上的铁链。

那个脑子有病的混蛋想囚禁她。

手上的铁链引起了Negative不好的回忆。

她在赌场的时候,也曾带过这样的腕链——为了不让她作弊,她的身边坐着两个男人看住她,对面是拿着扑克牌的对手。

她的牌并不好——以往直接出老千就够了,但是她现在哪里有这个机会,结局是必定的失败。

她清楚地记得出牌时右手边的男人笑着搭上她的肩膀说:“Don't be overcautious,little girl.『别那么拘谨嘛,小女孩。』”言语间手指还磨蹭着她的肩膀。

F*ck。Negative当时在心里骂了一句,虽然年龄上比起来自己确实比他们小很多,但是用小女孩来称呼她,未免也太小看她了吧。

还有那只咸猪手,Negative恨不得现在就开审判眼把它剁掉,但是她被灌了禁魔药,现在什么魔法都不能用。

失败的结果是什么?当然要交钱啦。

“I don't have money.『我没钱。』”她底气十足地说。这是事实,她现在身上确实没钱,全都被Papyrus收起来了。

“Well,how about selling yourself?『好吧,卖身怎么样?』”她的对手挑起她的下巴——她讨厌仰视——虽然嘴上那么问她,但是却已经在招呼手下准备一个房间了。

“Do you really think I'll compromise?『你真的以为我会妥协?』”她不屑地嗤笑一声,反驳他。

“You have no choice, dear.『你没有选择,亲爱的。』”

靠,不会真要卖身吧。Negative向后退一步,却被另一个人挡住了。

这是明摆着不让她逃啊。

她环顾四周,思考着逃脱的办法。

“Don't think about running,my sweet.『别再想着逃了,我的小甜心。』”男人的手指划过脸颊,激起她一身鸡皮疙瘩,“You are mine.『你是我的了。』”

事情的结局?——哦天哪,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回忆,她该死地被Candy英雄救美了。

“What are you doing,A bunch of waste?『你们在做什么,一群废物?』”

“砰”,满地血花。

被褪去一半衣物的她淡定地穿好衣服,看着Candy处理那个男人。

绿黄圈的巨大波板糖上满是红色的血迹和粉色粘稠的肌肉组织。

一楼的尸体长相奇异,有的被砍掉头颅,有的身体畸形,有的看似完好无损,实际上没有舌头……全部都是Candy做的。

“It's just some waste. Nobody cares.『不过是一群废物。没有人会在意的。』”也就是说,他的罪行不怕被查到。

“………………”这个男人的喜好还真是奇怪,为什么跑来救她了?

算了,姑且相信他吧。

那么现在……

Negative无聊地晃了晃手上的铁链:自己还要等他来救吗?

TBC

又是随便写写不管顺序系列。

Thank you for watchin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