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anjani8

95浏览    4参与
秋葵餡麵包
之前看produce48 上头...

之前看produce48 上头 搞个rs捏他

之前看produce48 上头 搞个rs捏他

渔

[Okura x Subako]Graduation

国内普高设定

-


大仓眯着眼睛,用手指轻点着,心中默数着队列中的班级。六月初,气温骤然上升,加之已临近正午,天气变得更加炎热。

“呐,大仓……”“别说话。”

他在水房外的窗台下蹲了二十分钟,友人也就陪着他蹲了二十分钟。上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因为高三年级照毕业照占用操场而改成了自习课,他在安静的教室里坐了接近十分钟,却始终无法把经历集中到桌面上摊开的练习册上去。窗外蝉鸣如雷,阳光将浓郁的绿叶照得油亮,隐约能听到从操场方向传来的,某位老师通过扩音器组织着队列的声音,教室里的大仓变得愈加躁动。终于——大概是讲话的老师说完了秩序——在操场上爆发出了大量学生移动时的...

国内普高设定

-

 

 

大仓眯着眼睛,用手指轻点着,心中默数着队列中的班级。六月初,气温骤然上升,加之已临近正午,天气变得更加炎热。

“呐,大仓……”“别说话。”

他在水房外的窗台下蹲了二十分钟,友人也就陪着他蹲了二十分钟。上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因为高三年级照毕业照占用操场而改成了自习课,他在安静的教室里坐了接近十分钟,却始终无法把经历集中到桌面上摊开的练习册上去。窗外蝉鸣如雷,阳光将浓郁的绿叶照得油亮,隐约能听到从操场方向传来的,某位老师通过扩音器组织着队列的声音,教室里的大仓变得愈加躁动。终于——大概是讲话的老师说完了秩序——在操场上爆发出了大量学生移动时的混乱声时,大仓在演草纸上飞快写下了几个字,团成一团扔给了后排的丸山。

“我想去看他们照毕业照。”

丸山刚想在纸条上写些什么时,就看到旁边过道里有少年弓着腰轻声却又迅速地向着后门的方向移动过去。他叹了口气,把笔尖向下移了几行,写下了“我去趟卫生间。丸山。”之后,将纸从中间撕开,将带着自己字迹的部分重新团成了一团,扔给了班长。

这趟“卫生间”一上就上了将近一节课的长度。此刻,丸山看着大仓缩回了自己所在的那棵巨大的冬青树团后面,一脸懊恼地看向自己。“我不记得我数到几了。”

“刚过去的那个是五班。”丸山提示道。

大仓不知道听到了没有,又挪到了冬青树外面。

他想找到的人只有一个,放在平日里,将目光锁定对方并不是一件难事——颜色夸张的背包,过于短小的制服裙,手表下带着闪闪发亮的手环,染成栗色的长发,包括总是独来独往,走路时将步子迈得很大。可当这些特点被卸下的时候,大仓却又发现昴子比他所想象的更容易埋没在人群里,比如娇小的她很容易被高大的男士挡住,比如——也是大仓在后来发现的——当昴子不去刻意保持“独自一人”的状态时,她其实是一个相当受欢迎的女孩子,总可以轻而易举地被推入女生堆的中心位置。

就好比此刻,当大仓终于在人群中锁定了她时,昴子正安静地站在已经散乱的队列里,微微抬着头,面向着的短发女生正帮她用圆形的小梳子卷着刘海。

六班的队列从高台上撤下了,似乎有人来叫昴子所在的班级站好。大仓看到短发的女生将小梳子还给昴子,拍了拍昴子的肩膀,然后走向了第二排右边的位置。昴子所在的地方渐渐形成了第一排,她自觉地走向了左边。然后七班也零零散散地从高台上撤下了。瘦小的女生在大仓的注视之下,高傲地昂着头,跟着队列走到高台的位置,站定。

摄影师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出:“三、二——”

大仓看到在首排教师后站定的女生,飞快地将裙腰向上卷了三圈,扯了下裙角,然后将双手背到身后。

“——一!”

十八岁的昴子的样子就这样被定格在相机里,在高中生活正式宣告结束的这一刻,她自信骄傲地谢幕,昂首挺胸地走下了那个大仓所在的舞台,独留大仓在这里,演完余下的剧目。

 

就像是大多数高中生故事一样,故事开始的时候他十五岁,稚气尚未全脱,青年的模样却已渐渐浮现。十五岁的大仓忠义刚刚经历了人生中一个漫长的夏天——没有作业,没有等候他的开学考,手握着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所需要做的一切只是好好享受炎炎夏日。他先是和几个朋友奔赴了早就约定好的旅行,当山河大海都市将他最初的欢愉变得疲惫不堪时,他回到了家里,开始了无休止的、昼夜颠倒的电子游戏生活。到了最后,八月末,下了几场大雨,天气开始变得清凉,他开始稍有不安地期待起了高中的生活——仿佛这是一种写入了时令中的、所有准高中生都要经历的情感一般。

他遇见昴子,是在八月的最后一天。刚过的一场秋雨使对少年而言崭新的校园变得潮湿而清亮,大仓排在领取床具的长队里,四处张望。十分钟前他告别了父母和弟弟们,为了不让家人们无意义地挤在同一条长队里,可当他真的变得无聊起来,他又有些后悔。

他将注意力集中在左前方楼梯下一位戴着圆片眼镜的瘦削的女教师,和站在她对面的,与其交谈着的高个子男学生身上。男生肩上披着显而易见只会在今日一天内出现的红色绶带,它同时意味着“高年级”、“学生组织”和“可提供帮助”。大仓看着女教师的眉头愈发颦蹙,男生努力表现得得体却难以掩盖其焦急,然后——

“借过。”

一声含糊的招呼从大仓身下传来。

大仓还没反应过来刚听到的词语的含义,就感觉有什么人从自己身前挤过,他连忙低头,可对方的女生却并没有抬头看向他。

女教师好像注意到了这边。

“昴子!”他听到女教师呵斥道。

名为昴子的女生用红色的头绳飞快地将先前披散着的长发束起,随后忙不迭地从鼓囊囊地口袋里扯出绶带披上。

他看着她的背影,她迈着大步子,急促却毫不慌乱地离他远去。他看到她加入了女教师和男学生的对话中,却难以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

 

昴子是与这里的人都不同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在秋天正式到来之前,大仓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会在新生报到当日,因为难以应付往来不绝的家长们而伪装成在校园中游荡的、没有职务的学生;她可以在新生周的讲解会前做出漂亮的幻灯片,却把讲述幻灯片的任务交给周围的人,同时又能在会前精确地说明问题和要点;当大仓逐渐认为,昴子学姐不擅长并刻意回避着与人交流和展示自我时,又惊讶地发现彼时娇小的女生能够站在舞台的中央爆发出极为强大的力量;她总是将不同颜色的外衣罩在校服上衣外,打扮出一副全然不符合规章的样子,却又不肯突破最后一道警戒线,彻底舍弃校服上衣和短裙。在给人“不良”的第一印象之后,反而总是能够发现,昴子其实极少突破那些条条框框——她的名字从不会出现在迟到栏里,极少逃课间操,虽然总是能够听到教师们抱怨这个有点麻烦女孩子,却从未从抱怨中听出棘手的样子;比起姓氏“涩谷”似乎全世界都直接称呼她“昴子”。以及,当大仓对她提起早前他的想法时,他看到昴子微微皱起眉头,眼睛盯着某个方向,想了片刻。

“嗯,”她从喉咙中挤出了一点声音,“实际上,大家都是独一无二的。”

大仓不言。

月光如泻,在少女的脸颊上铺上一层柔和的银光。

“呐,大仓,你想家吗?”

他先是惊诧,随后肯定道:“嗯。”

“我也是。”昴子坦言,“好像……与世隔绝。会忍不住想,此时此刻家里在发生什么事情呢。想妈妈的筑前煮,想和弟弟一起玩游戏……直到在这里发现好玩的事物之前,每一天晚上都在想着这些事情。”

她看向他,整齐地刘海下双眼有神,仿佛是潜伏在黑夜中的野猫一般。

“啊!”昴子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忙从台阶上跳下来,“来。”

她转身上了楼梯,两秒钟后大仓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跟上去。

“去哪里?”

昴子没有回应他,大仓也便就跟在后面。他们爬上了顶楼,走过连廊的时候漆黑一片,如同深陷在黑夜的泥沼。

昴子走得很快,步伐也很大,即便是比她高出一大截的大仓,为了跟住她也能感到走得比平日里更快些。初秋的夜晚还残存着夏日的闷热与无风,却已失去了聒噪的蝉鸣。夜的安静显得少女鞋跟的哒哒声愈加突兀,传到大仓的耳中,便成了此时此刻唯一明亮的乐音。少女耳边的头发随着她的步伐上下摇动,在大仓看来,却是静默的夜幕中唯一鲜活。他不知道她要带他去哪里,又觉得去哪里都无所谓了。即便整个校园总共也只有这么大,他也觉得他们能够永远这样走下去。

她将他领向了楼顶的储藏室,当他们一头扎进黑夜里时,大仓心中的消极情感瞬间化为乌有。他们站在教学楼顶俯瞰整座校园,看着在暗夜中模糊的操场上的杨树,看远方辽阔的麦田。教学区的寂然使得风声与鸟啼分外清晰,甚至遥远的公路上货车的鸣笛声,都隐约传入了他的双耳。

她走到漆红色的铁门前。他跟到门前,看着她在从口袋中掏出的一串钥匙中仔细地分辨着,然后确认了一把开了锁,推开门的时发出“哐当”一声。她熟练地,一把摸开了灯。

屋子的一角堆满了没封口的纸箱,另一边是几个金属货架——上面散落着杂物和灰尘。黑色的皮沙发放在房间中央,紧靠着背后的纸箱,沙发的左边有一张课桌,课桌上摆着一台老式电脑,和一个敞开的笔记本电脑。

“这里……也当做办公室用。”

昴子抽了抽鼻子,走到课桌前,掀开桌洞,套出一台红色的游戏机。

“MH,你肯定玩的吧?”

 

那是他和她第一次面对面的相处。高二年级的校干女生在开学不足一个月时的一个晚上,将高个子的新生带到了校园不为人知的角落,翘自习课,打游戏,分享着被人调侃“肮脏”的秘密。

大仓确实是个游戏好手,昴子发现了这点后分外惊喜,几次叫大仓来楼顶联机。有几次她领来了一位同样高二年级的男生,大仓曾对他有些印象——彬彬有礼、温文尔雅——当相处起来,这些印象就被抛之脑后了。总之,最后的结果是,在大仓还未加入任何社团的时候,已经摸清了高二年级的私下游戏组织。

而这一切的缘由,是昴子不经意的邀请——或说带领。

他一直想不明白缘由。

 

星辉浮现,就如那个晚上一样。

高三年级离校的这一天,大仓、丸山,还有同班的几个男生,在第二节晚自习十分钟的课件里偷偷摸摸跑进了高三楼。通道挂上了锁,他熟练地掏出一大串钥匙,样子像极了当初的昴子。他们推开窗户,翻进教室,教室里零散堆放着没有收拾空的试卷,课桌侧面依旧挂着花花绿绿的粘钩。大仓跑到三楼,找到了昴子先前的班级,他也说不清是什么样的力量促使自己,一定要找到昴子的位子。高三楼断了电,他弯着腰,眯着眼,从门口开始仔细地审阅着每一张桌子上的字,当刚看到过半时,晚自习的铃声响了。他听到伙伴在窗外小声催促自己,只得遗憾而归。

少年们奔跑的身影,在明河之下活泼而生动。可在那一刻,有一种莫名的懊恼从大仓心中诞生出来。那是不同于遗憾或是狼狈的,单纯的难过。

 

大仓一直没能搞清楚,又隐约有些感觉的是,他在“大仓与昴子”的关系性中扮演着的角色的样子。她在学校里很有名,因为很显眼。们眼中的昴子各色各样,大仓始终相信着,他是那个能够看到更加立体的昴子的人。

当高中生活安定下来,并经历了几场考试后,大仓的成绩明显地变好。他性格开朗,为人热情亲切,又因此收获了许多朋友。当围绕在身边的同龄男孩多了之后,大仓也就变得和大家一样,花足够多的时间赖在球场而非班级。被列入了晚自习轮流值班的名单,他就很难再溜出教室,去走廊上闲逛了。更多的原因是——随着高中生活步入正轨,他与身边触手可及的部分愈发地接近,就难再与“看似没什么关系”的两层楼下的昴子保持联络了。

他们偶尔会在通往餐厅的路上遇见——因为错时进餐而打个照面。大仓热情地招呼昴子,女生在他的注目之下稍一愣,然后吞吞吐吐地、迟钝又认真地回应着,无论多少次都是这样。他渐渐觉得,她平日里仿佛沉浸在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而那个世界与现实世界接轨的地方是自己和其他任何人都难以找到的。他的招呼正是把她拽回来的声音——拽回了他存在的现实世界里。

也有几次,在校会换届时期的例会时,大仓能够见到昴子。他在后排的桌子后面,同几个平日里一起干活的部员坐在一起。昴子在前排的位置,后备贴着椅背,将自己缩在椅子里,离桌子好远。他看着她低着头,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将目光长久地落在了哪里;他又知道,此刻她一定有好好在听,因为她的工作向来没有出过差错。

而当会议结束,昴子会迈着大步子第一个离开,即便她知道,他就在那里。

昴子的相处模式中,省去了一切繁杂,只保留了“真”的部分。这是大仓好久之后才多少意识到了这点,而当时对方少女确实常常使他陷入困惑和惶恐。

他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停留在了哪一步,而她却从未表现出一丝尴尬。乐队汇演的那天,大仓在自习课被突然敲门的昴子叫出班去,在那之前,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任何交流了。对乐队有些了解的大仓在两座楼间的空地上帮着昴子等人搭建好舞台,连上线路。不经意间他看到女孩,女孩没有丝毫不安。那一天昴子一连唱了好多首歌,他听着那些熟悉的旋律,在一段时间以来每当他刻意或不经意路过排练室时,都会听到。甚至更早,冬日或夏日,他与昴子并肩行走在校园安静的连廊上,黑天后操场的跑到上时,她都大声地唱着,或小声地哼着。

他记得,汇演当日昴子学姐唱歌时的样子,吐字清晰,声音澄澈,和平时嘟囔含糊,将句子囫囵含在口腔里的样子截然不同。

现场演奏使她亢奋,并能够在事后的一段时间内保持激动。当夜幕落下,连同工作人员都渐渐散去后,昴子已经抱着最后的海报喋喋不休。她说着过去、现在和将来,说着会发生和不会发生的事情,连同圆镜般的月亮都使她兴奋不已。到最后,经历了接近两节课的时间她才冷静下来。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回荡在教学区里,不过一会儿,教学楼内就传来了放学的骚动声。昴子停下脚步,大仓也跟着她停下脚步,昴子垂下眼睫,转刻又抬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大仓。

她说:

“再见,大仓。”

 

 

-

关于SUBAKO:尽力写出的不是昴的性转而是昴所塑造的“SUBAKO”的形象


午後4時45分

RS女體

【乾脆讓錦子變成自己喜歡的那個男人吧】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RS女體

【乾脆讓錦子變成自己喜歡的那個男人吧】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