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ircle

34719浏览    249参与
海绵宝宝
“人们一代代的信仰着招致灾难的...

“人们一代代的信仰着招致灾难的未来,时间锈蚀遗迹,也稀释了人们狂热的信仰。人类与神一样在线段上做单向移动,殊途同归。”

“人们一代代的信仰着招致灾难的未来,时间锈蚀遗迹,也稀释了人们狂热的信仰。人类与神一样在线段上做单向移动,殊途同归。”

提笔废

出1-6册 


第6册带签名 


有一套明信片 想要的话可以送你 


翻过一两次 基本上全新


心理价位是160不包邮 


希望真心喜欢circle的人能带走它

出1-6册 


第6册带签名 


有一套明信片 想要的话可以送你 


翻过一两次 基本上全新


心理价位是160不包邮 


希望真心喜欢circle的人能带走它

许忘城

circle同人文【结局向】

       原著漫画:《circle》

       作者:王子婴

       停下工作伸了个懒腰,霍熏转头看向窗外。

  楼下站着一个人,从霍熏的角度看,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像极了李奥。

  他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在那一瞬间停滞,下一秒,霍熏疯了似的跑下楼,却再也找不到那个让他想了几年的背影……

   一

  “阿奥……”

  回到办公室继续躺在椅子上,看着手机里的两人在一起时拍的照片,霍熏无力地抬...

       原著漫画:《circle》

       作者:王子婴

       停下工作伸了个懒腰,霍熏转头看向窗外。

  楼下站着一个人,从霍熏的角度看,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像极了李奥。

  他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在那一瞬间停滞,下一秒,霍熏疯了似的跑下楼,却再也找不到那个让他想了几年的背影……

   一

  “阿奥……”

  回到办公室继续躺在椅子上,看着手机里的两人在一起时拍的照片,霍熏无力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为了他成了医生,现在,却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

  还真是讽刺……

  “我会永远守护阿熏……”

  不是说永远守护吗,那为什么,你还不出现?我很想你啊,阿奥……

  “小美人儿心情不好?”见许尚一人坐在角落里,王律调了两杯酒走过去,“喝酒吗,我新调的。”

  “谢谢。”接过王律手中的酒杯,许尚托着腮轻轻晃了晃酒,一口喝下。

  “酒量不错啊。”王律挑眉,喝了半杯酒,把杯子放在桌上,凑上前轻声问道,“你到底有什么心事?”

  “……”摩挲着酒杯,许尚抬起头看着王律笑了笑,“想到了一个朋友,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看着许尚离开的背影,王律眯了眯眼,拿起酒杯 喝下了最后半杯酒。

  

  二

  「玲子姐,我身体不舒服 就先回去了。」

  收起手机,许尚叹了口气,拎起包便大步走回家。

  站在吧台调酒的王律看着许尚从侧门离开,低下头,调完一杯酒,就脱了围裙往外走去。

  “尚。”

  许尚的身子猛地一僵,机械地转过头,看到王律后迅速低头,掩盖住眼底还未收回的惊喜和那一瞬的失望。

  “我听老板娘说过你的名字,想在外面也不好叫你美人儿,叫许尚又显得生疏……”

  “我记得我们并没有很熟吧?”再次抬起头,许尚眼里已经恢复了平静。

  “尚刚才怎么了?”

  “不要这么叫我……”总会让他想到那个在美国的混蛋。

  “那我该叫你什么?”

  “许尚!”不再理会王律是否跟来,许尚只加快了脚步便往家里走去。

  “这么叫也太生疏了吧,”王律跟上许尚,和他并肩走着,“要不我叫你小尚?阿尚?还是尚尚?”

  “滚!”他的好耐心都要被这个人磨没了。

  看到自己家门,许尚迅速掏出钥匙开门,在王律还没反应过来前闪进了房间,关上门。

  “啊,原来你家在这……”话还没说完,就被彭的一声门响打断,“里……”

  疲惫地把自己和包扔在沙发上,许尚躺下来,整个人蜷缩起来……

  

  三

  半夜,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许尚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屏幕,挂断。

  “喂。”在挂断了两次电话后,他还是接通了这个陌生号码。

  “周六下午一点半,来机场接我。”

  “你……”

  “我还要和你算算,刚挂了我两次电话的事情。”

  “……谁要来接你!你爱回来回来!当我是什么?想要就要,不要就扔在一边几年不管不问,我不是玩具!”

  “抱歉。”

  “……你竟然还会道歉了?”

  “尚,我很想你。”

  强忍住眼里的泪水,许尚笑了笑:“我一点都不想你,你说再多我也不会去接你,你自己来找我。”

  也不听宓希的回复,说完最后一句话,许尚就挂了电话,嘴角却不住地微微上扬。

  这么多年,他总算是要回来了。

  

  四

  嗦着泡面坐在办公室里,霍熏收到了许尚发来的短信:

  「他周六回来,阿奥怎么样,有消息吗?」

  「恭喜,我还不知道呢。」

  想着刚才在窗口看到的背影,霍熏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强烈的感觉,一种阿奥马上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感觉。

  「那个混蛋都从要美国回来了,阿奥肯定也会回来的。」

  「是啊,总会回来的。」

  看着自己和李奥的合照,霍熏把头埋到办公桌下,深吸了一口气,等鼻腔里全是浓郁的泡面味,他才抬起头,继续吃泡面。

  就算他没回来,他也要一样生活,然后等着他……

  “手术很成功,没有留下后遗症,修养的也很好,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几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妈,我要去找阿熏。”

  “好,好,等你出院了,妈陪你去找,医生,谢谢您。”

  穿着病服半躺在床上,听见医生说自己马上可以出院,李奥就恨不得马上跑到霍熏旁边,狠狠的抱住他,然后,再也不撒手……

  

  五

  “谁啊……”打着哈欠穿着睡裙,许尚打开门,在看清来人后,迅速转身关门,跑回房间换好衣服,再跑去洗手间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洗漱,梳头。

  “你挂了我三次电话,刚才还把我关在门外。”门一打开,宓希就走进来反手关门,居高临下看着许尚。

  “我……你不是下午才到吗?”而且真的就这么找来了?

  “我等不到下午了……尚,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抱住许尚,宓希把头靠在他的颈间,深深地吸了口气。

  “明明是你离开我的,血口喷人。”抬手拍了拍宓希的背,许尚小声的嘟囔。

  “尚,过几天,我们一起去美国。”抱住了许尚就不愿再放手,宓希整个人黏在了许尚身上,怎么扯都扯不开。

  “干什么?”

  “结婚,我已经做好证了,就等着你去拿。”

  “……”推开宓希,许尚抿了抿唇,抬头看着他,“宓希,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听到那句话,他其实是很开心的,但一想到宓希离开时说过的,他又不免开始怀疑。

  你说过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感情,那现在说结婚,又是为什么?

  “尚,我想试试。”吻了吻许尚的额头,宓希抱住他,在他颈边轻轻咬了一口,“这几年,我很想你,想见你,想抱你,想吻你,想和你做很多事,我之前都没有这样想过一个人,所以我想试试,或许,我们可以。”

  “……”把头一点点埋进宓希怀里,许尚翘了翘嘴角,“那要是以后你又觉得我们不可以了,怎么办?”

  “我相信尚,不会让那一天到来的。”

  紧紧地回抱住宓希,许尚踮起脚主动去吻他。

  不需要太多的承诺,如果他觉得他们可以,那他就愿意和他试试,而且,试验期,只能是一辈子。

  

  六

  “小美人儿今天怎么心情又那么好了?”看到许尚一脸笑意地准备收工,王律挑了挑眉。

  “嗯?”脱下围裙,许尚笑着回了一声,显然也不打算告诉他。

  “尚,他是谁?”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一个人,王律的笑容僵了僵,抬头看看,挑衅道,“我和美人儿说话,你又是谁?”

  “尚,收拾好了吗?”无视某个比自己矮了不止一厘米的王律,宓希搂住许尚的腰,问道,“好了我们就走吧,去逛街。”

  “走~”搂起宓希的胳膊,许尚说起话来都自带甜蜜属性。

  充满了粉红泡泡的两人走了,只留下一个被无视且亮的发光的王律,在风中凌乱……

  “妈,什么时候出院?”看着自家妈妈在那里忙前忙后收拾东西,李奥总觉得他离霍熏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马上就可以出院,可以去找他,然后抱住他,再也不松手。

  “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下午给你办出院手续,然后,我们回去找你的阿熏。”

  “……妈,您真的不介意吗?”

  “这没什么好介意的,只要你幸福,我还有什么好怨的?”

  “谢谢妈。”

  

  七

  看着手机里许尚发来的合照和戒指,霍熏道了声恭喜,便放下手机靠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

  阿奥……

  当身边的人获得幸福之后,自己心里的空虚感总会变得更加强烈。

  望着天花板没一会儿,霍熏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一人打开半掩的门,看到躺在椅子上睡着的霍熏,无奈地笑了笑,走上前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他身上,自己则坐在办公桌上,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好像怎么也看不够。

  大概是梦到了什么好事儿,霍熏的嘴角微微上翘,嘴唇张了张,似乎是要说些什么。

  他梦到李奥回来了。

  带着梦里的甜蜜,霍熏慢慢睁开眼,看到面前这个熟悉的人,他愣了好一会儿。

  实在是不确定,这是梦还是现实。

  “阿熏。”李奥笑了笑,跳下办公桌摸了摸霍熏的头,低头吻住他的唇,“阿熏,我回来了,我不会再走了。”

  “嗯……”摸着阿奥的头发,阿熏吻了吻他的额头,“你可别忘了,你是要守护我一辈子的,不能食言。”

  “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嗯……”

  就算过程再难熬,终究,也让他们熬过来了……

  此后,他们再不会分开,永远不会!

PanaDoll

#CIRCLE#

#PanaDollの饰品#


CIRCLR钻石18K金圆项链~

接上条~

为了凸显它的百搭效果,我特意拍了夏装和冬装两种风格。

夏天穿小裙子的时候,戴上它就会把脖颈和锁骨衬托得更加柔美,让人忍不住就想把视线聚焦在项链上。

哪怕冬天穿着厚重的毛衣,有了项链的点缀也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无论是休闲风还是OL都市风,它都能很好的融合其中。

#CIRCLE#

#PanaDollの饰品#


CIRCLR钻石18K金圆项链~

接上条~

为了凸显它的百搭效果,我特意拍了夏装和冬装两种风格。

夏天穿小裙子的时候,戴上它就会把脖颈和锁骨衬托得更加柔美,让人忍不住就想把视线聚焦在项链上。

哪怕冬天穿着厚重的毛衣,有了项链的点缀也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无论是休闲风还是OL都市风,它都能很好的融合其中。

PanaDoll

#CIRCLE#

#PanaDollの饰品#


CIRCLR钻石18K金圆项链~

CIRCLE来自日本,价格也不算很贵,哪怕是初入职场的新人都能hold住。

项链里面镶嵌的是真的钻石! 我这条是10分的,选了个最小的size,因为觉得小巧一点看起来更加精致。

链条是18K黄金的,跟那种镀金的是不一样的,因为镀金就只有表面一层,时间久了会磨掉的,而18K金就不同啦,不会掉色褪色。

仔细看会发觉日本的18K金跟我们国内的会有些区别,它更纤细,比那种五大三粗的金链子不知道精致了多少倍。

拿在手上看会觉得链子太细了,没想带戴起来灯光一照就变得特别Blingbling,超级好看...

#CIRCLE#

#PanaDollの饰品#


CIRCLR钻石18K金圆项链~

CIRCLE来自日本,价格也不算很贵,哪怕是初入职场的新人都能hold住。

项链里面镶嵌的是真的钻石! 我这条是10分的,选了个最小的size,因为觉得小巧一点看起来更加精致。

链条是18K黄金的,跟那种镀金的是不一样的,因为镀金就只有表面一层,时间久了会磨掉的,而18K金就不同啦,不会掉色褪色。

仔细看会发觉日本的18K金跟我们国内的会有些区别,它更纤细,比那种五大三粗的金链子不知道精致了多少倍。

拿在手上看会觉得链子太细了,没想带戴起来灯光一照就变得特别Blingbling,超级好看~

试戴请见下条~

羽诜

Ring(续写)

Ring
Part.1
霍熏透过窗子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有些难以相信但是双脚还是带着他跑下楼。
空无一人,刚刚那个黑色的身影早就不知去了何处,霍熏失望地低下头又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喂,小奕,李奥他回来了对吗?”那头并没有回答。

许尚在沙发上睡了一夜,早上起来手机已经一点电都没有了。当他翻箱倒柜地寻找不知被放到何处的充电器时门铃响了,是玲子姐。
“小尚你怎么回事啊,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陈玲担心地看着许尚,鬓角的汗水显出她来时的着急。
“我没事,”许尚给她倒了杯水,“手机没电了而已。倒是玲子姐你一副急匆匆地样子叫人不放心。”
陈玲拿起杯子抿了口水有些为难地开口:“小尚,我...

Ring
Part.1
霍熏透过窗子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有些难以相信但是双脚还是带着他跑下楼。
空无一人,刚刚那个黑色的身影早就不知去了何处,霍熏失望地低下头又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喂,小奕,李奥他回来了对吗?”那头并没有回答。

许尚在沙发上睡了一夜,早上起来手机已经一点电都没有了。当他翻箱倒柜地寻找不知被放到何处的充电器时门铃响了,是玲子姐。
“小尚你怎么回事啊,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陈玲担心地看着许尚,鬓角的汗水显出她来时的着急。
“我没事,”许尚给她倒了杯水,“手机没电了而已。倒是玲子姐你一副急匆匆地样子叫人不放心。”
陈玲拿起杯子抿了口水有些为难地开口:“小尚,我昨天在酒吧门口看到宓希了。”
许尚端果盘的手停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了正常。
“别紧张,他是一个人。看样子他是来找你的,我跟他说你回家了 他就走了。”
“那,他说别的了吗?”许尚低着头眼中蓄了些泪水。
“没有。”陈玲点上根烟,平静地回答。
“嗯……”
“小尚,你别太担心他回来找你的。”陈玲吐出一个烟圈,轻声安慰着许尚。

欢里

《circle:明天,未来》第二章

    宝贝们没想到吧?我更新了!是不是又以为我鸽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争取在9月份之前全部更完,加油鸭。祝中考的宝贝们旗开得胜!


—————————黄金分割线—————————


part 2:来自美国的同学?


  

     4月20日  晴 

  

  【无特殊事件】熏又在尚的家里蹭吃蹭住了一天。

  

  4月21日  阴转晴

  

  “唔…”清晨的阳光打在了熏的脸上,熏摸了摸自己的旁边,是凉的,看来尚早就起来了。

  

  眯着眼,熏摸到了自己的小狗拖鞋,穿着它们走到了厨房门...

    宝贝们没想到吧?我更新了!是不是又以为我鸽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争取在9月份之前全部更完,加油鸭。祝中考的宝贝们旗开得胜!


—————————黄金分割线—————————


part 2:来自美国的同学?


  

     4月20日  晴 

  

  【无特殊事件】熏又在尚的家里蹭吃蹭住了一天。

  

  4月21日  阴转晴

  

  “唔…”清晨的阳光打在了熏的脸上,熏摸了摸自己的旁边,是凉的,看来尚早就起来了。

  

  眯着眼,熏摸到了自己的小狗拖鞋,穿着它们走到了厨房门口。

  

  “尚,这么早,你干嘛呢?”

  

  “做饭啊!”尚没对他说太多话,低头继续搅着手机的鸡蛋液。桌旁温好的三杯牛奶蒸腾着袅袅的热气,散发着浓浓的奶香味。

  

  搅完鸡蛋液,尚把它们倒进平底锅里。熏看着它们渐渐凝成一个金黄色的圆形。然后,尚倒了青辣椒进入。

  

  “哇噻!兄弟!”熏捂住眼睛,“你干啥啊!”

  

  “还不打算说么?”

  

  “说什么啊?!你这个人真的是!”

  

  “奥的事情。”

  

  只一句话,让朦胧了泪眼的熏,泪水彻底决了堤。

  

  奥的事情,其实不太顺利。奥自从出事后,奥的妈妈就陪他去了美国纽约的一家疗养院进行治疗。那天熏上班时看到了奥的弟弟,奥的弟弟说,其实奥的情况并不很好,他真的伤的太重了;另一方面,尽管奥的家家境比较殷实,可在纽约那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坚持一年已经不错了。

  

  熏真的很难过,因为奥的妈妈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就像奥没有告诉自己他曾经动过手术是一样的。尽管奥的弟弟说妈妈是不想拖累熏,但熏的心还是仿佛被谁抓住、然后蹂躏一番。这种感觉,真的好糟糕。

  

  “你真的…不打算什么都不告诉我吗?”

  

  “阿奥…可能在美国坚持不了多久了…”对着冷静的尚,一边流着泪,一边咬牙切齿地说。

  

  “钱不够…”说完这句话,仿佛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所以你早知道,也不打算告诉我吗?”

  

  “……”

  

  “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为什么?不早说呢?”

  

  “……”

  

  “如果我告诉你奥的事情解决了呢?”

  

  “咣当!”一杯牛奶滑落在地上。

  

  “你说…你说什么?”熏的眼角血红,一把抓住尚的衣角。

  

  “我妈也很担心奥,尽管她看起来严厉地很,但她仍然关心奥。其实我也早知道了这件事,只是今早我的妈妈给我打了电话,她说,奥的事情走了着落。”

  

  “我妈说,一位美国很有钱的家族资助了奥的家。这个人,还是我们的同学。”

  

  “美国的同学?”

  

  “对!”

  

  “所以你怀疑?…”

  

  “不是怀疑!他就是宓希。”

  

  熏觉得有些喘不过来气了,他的奥能够得救了,尚的宓希也有可能再次找到尚了!这一切像是梦一样。他接受的信息似乎多了点儿。

  

  “哇!”刚睡醒的阿莫惊了一下子,“你俩干啥秘密勾当了!”

  

  地上打翻的牛奶,煎糊的鸡蛋。

  

  “小尚!你是兴奋过了头吗?”

  

  “是吧。”尚捋了捋垂下来的发丝,微笑温柔而且缱绻。

  

  “是啊,某人兴奋过头了!”熏也笑着,喝了一口牛奶。

  

  “那是我的牛奶!”尚大喊。

  

  “就不给你,就不给你!”

  

  “哈哈…哈哈哈!” 阿莫捧着肚子,肆意地笑着。

  

  清晨的早晨,总是这么让人清醒而又愉快。看来,好事即将发生。

  

  因为即使我们曾经分别过,但是在最后,我们的日子会像一个圆。我们,会再次重逢。








        没想到吧?有小片段!啊哈哈哈哈哈!


        【】宓希:嘤嘤嘤!QAQ  媳妇会不会知道是我救了奥?!媳妇会不会怪我六年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其实我看了媳妇在app上发布的舞蹈,他不知道那个软件就是我投资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尚:宓希你死定了!(大刀一路火花带闪电!💣💣💣)


               熏:好想奥啊啊啊啊!


               奥:……〖昏迷中〗




              想不到吧?就这么短。


               


梧桐下,樱花雨

Chapter.23 扫墓

清晨的第一缕曙光是温柔的,是调皮的,更是耀眼的。

生物钟逼得许尚早早就醒了,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眼睑慢慢睁开,抬头看了一眼抱着他的人,耀眼的阳光笼罩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柔柔地呈现那个人的熟睡模样。

浓密的睫毛好像诸葛亮的羽毛扇,充满智慧的感觉,可惜琥珀色的眸子被眼睑盖住了,看不到他深情的目光,高挺的鼻子均匀地呼吸着,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很开心满足的样子。

如此美好而动人的景色摆在眼前,许尚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只要偷偷眨一下眼,就会溜了。

许尚不由收紧了搂住他的手,又往他怀里缩了缩,深深地嗅着多年不再闻过的味道,紧紧搂着多年不再抱过的人,殊不知他的小动作已把人弄醒了。

宓希感觉到下巴有什么东西在...

清晨的第一缕曙光是温柔的,是调皮的,更是耀眼的。

生物钟逼得许尚早早就醒了,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眼睑慢慢睁开,抬头看了一眼抱着他的人,耀眼的阳光笼罩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柔柔地呈现那个人的熟睡模样。

浓密的睫毛好像诸葛亮的羽毛扇,充满智慧的感觉,可惜琥珀色的眸子被眼睑盖住了,看不到他深情的目光,高挺的鼻子均匀地呼吸着,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很开心满足的样子。

如此美好而动人的景色摆在眼前,许尚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只要偷偷眨一下眼,就会溜了。

许尚不由收紧了搂住他的手,又往他怀里缩了缩,深深地嗅着多年不再闻过的味道,紧紧搂着多年不再抱过的人,殊不知他的小动作已把人弄醒了。

宓希感觉到下巴有什么东西在挠他,酥酥麻麻的,还有点痒,深深地呼吸声从胸口传来,宓希知道那是他的宝贝在撒娇,然后在他的发上落下一吻。

两人都知道对方已经醒了,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静静地相拥,享受这一刻的恬静。

这一刻来之不易,谁都不想就这么轻易松手。

十分钟后,两人终于放开了彼此。许尚换上了自己喜欢的女装,宓希则是穿了许尚为数不多的男装。由于两人的身高体型差距,宓希穿着许尚的衣服显得尤为委屈。

长裤变成了七分裤,卫衣好像变成了紧身衣。宓希动了动身体,双手最多抬高十厘米,腿也无法迈大步,只能小步小步地走,有点像日本女人穿旗袍走路的样子。

许尚看着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捂嘴偷笑,简直就是个刚刚偷吃了糖的小朋友,天真可爱,宓希都不忍制止他了。

等许尚笑够了,宓希才牵起他的手,一起出发。宓希开着车,载着他这辈子最爱的人,一起去见岳母大人。

站在岳母大人墓前,看着她带着皱纹的笑容的照片,两人忽然有一种真真正正被认可的感觉。

许尚牵着宓希的手,虔诚地对着母亲说:“妈,我找到愿意相守一生的爱人了,希望您能祝福我们。”

同样的,宓希也牵着许尚的手,声音诚恳而真挚,“妈,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许尚的手,我会给他绝对的忠诚与信任,我会保护他一辈子,就像您做的那样,您就放心把他交给我吧。”

微风轻轻扫过他们的脸颊,就像妈妈温柔的手轻轻抚摸他们的脸,两人相视一笑,无声立下我这辈子心里眼里只有你的誓言。

这份爱就像咖啡与牛奶的融合,醇厚而香甜,两颗心的碰撞也像咖啡牛奶,不分你我。


梧桐下,樱花雨

Chapter.22 心意

许尚侧躺着搂着宓希的腰,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上,手在他的背上一下一下的抚摸,“什么时候回来的?”声音淡淡的,听起来没有什么情绪,就像是约好见面的两个人,一个早到了,另一个问他到了多久。


“嗯?……半年前。”不愧是自己媳妇儿,一问就问到了点上。


半年前……和我回到这里的时间一样。


“嗯……为什么不来找我?”许尚的手渐渐从背脊滑到腰际,轻轻地摩挲着。


理由?大概是知道的,但是还是想听他怎么说。


“……时机不对。”不想再在没有准备,没有能力保护你的情况下出现。


“那现在时机对了?”许尚抬头,对上他的目光,仿佛要穿透这双眸子,直达他内心深处,看清他的内心世界。


宓...

许尚侧躺着搂着宓希的腰,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上,手在他的背上一下一下的抚摸,“什么时候回来的?”声音淡淡的,听起来没有什么情绪,就像是约好见面的两个人,一个早到了,另一个问他到了多久。


“嗯?……半年前。”不愧是自己媳妇儿,一问就问到了点上。


半年前……和我回到这里的时间一样。


“嗯……为什么不来找我?”许尚的手渐渐从背脊滑到腰际,轻轻地摩挲着。


理由?大概是知道的,但是还是想听他怎么说。


“……时机不对。”不想再在没有准备,没有能力保护你的情况下出现。


“那现在时机对了?”许尚抬头,对上他的目光,仿佛要穿透这双眸子,直达他内心深处,看清他的内心世界。


宓希被他直勾勾的目光盯得有些心虚,眼神竟有些闪烁起来,不用说也知道答案是什么了。


许尚有些想笑,但更多的是觉得悲哀。这个人曾经那么的不顾一切地想要他,即使是自己要放弃这段恋情,他依旧不放弃,反倒是用最坚定的眼神和最认真的表情告诉自己:“无论相隔多远,我可以给你绝对的信任和忠诚!”


现在他长大了,会为我考虑了,却也变得优柔寡断了。虽然这曾一度是我想要的,可真到了得到的时候,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甚至有点难过。呵,自己还真是不好伺候。


开心的是,他那不顾一切的冲劲还没有完全失掉,因为他终究还是忍不住提前来找我了。


“不管时机对不对,剩下的路,我们一起走。”这次,我再不会放手!


看着他坚定的眼神,明白了他未尽的话语,宓希愣了一下,回道:“好!”我们一起努力!


有些话不必多言,我们都懂,因为我们早已心意相通。


又温存了一会,许尚说道:“明天,跟我一起去给咱妈扫墓吧。”


“嗯,好。”宓希搂紧了他,语气没有该有的惊讶。


许尚笑看着他,说道:“你好像一点儿都不惊讶?”


宓希也淡淡地笑了,“我知道你的所有事,你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世界,我的世界也只有你一个。”


“嗯。”我现在也只有你了。


那件事发生在宓希离开一年后,许尚的妈妈不幸出了车祸,送到医院时已经来不及了。许尚妈妈在生命即将消失殆尽的那一瞬间想起了很多,这一生经历过的东西就像是放电影一般,一幕幕闪过,快得惊心,却也慢得动人。


在电影的最后一幕,她看到了被自己的爱所囚禁的,痛苦的,挣扎的许尚。自从自己让他不要和宓希来往后,他就经常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好想心神都随着那人去了远方。


看到心仪的女装时,眼里满是渴望与压抑,越是渴望,越是压抑,越是压抑,便是更加难掩的渴望,甚至有时候让人担心他会不会就此分裂成两个人。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很残忍,但她更相信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是,情况怎么好想越来越糟了?


直到现在她好像才想明白了。人生只有一次,时间也经不起消磨,为什么不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更何况人生中有太多种未可知的情况,谁也不知道下一秒是三角函数的负一还是三角函数的正一,抑或者是生是死。


既然如此,与其活成所谓的正常人,不如活成心中的自己。


想通了的她鼓励许尚追其所爱,成其所愿。


金木澜啊

给你们更一下很久以前的章照,突然发现还是以前手稳啊

给你们更一下很久以前的章照,突然发现还是以前手稳啊

欢里

《Circle.:明天,未来》 Part.1 我还想他

     大家好,这里是欢里,大家肯定都喜欢《Circle》这部漫画吧?我想尽我所能,圆了这部梦。文笔渣,鸽子精(不过尽量坚持)让4个半圆,最终化成两个Circles。


                                ...

     大家好,这里是欢里,大家肯定都喜欢《Circle》这部漫画吧?我想尽我所能,圆了这部梦。文笔渣,鸽子精(不过尽量坚持)让4个半圆,最终化成两个Circles。


                                        正文 : 


        阿尚:六年了,我们是不是都变了?

  阿熏:说好的,怎么…你就走了?

  

———————黄金分割线——————

  

  六年过去了,曾经的形影不离四人团体散了,两对有情人也不知各在何方,他们也不知远方的爱人是否安好。

  

  时间真的可以改变好多,阿尚学了舞蹈,留了齐肩发,和妈妈的关系改善很多,妈妈渐渐也接受了而已女装的习惯,他仍然回到了玲子姐的店里工作,偶尔拍一两个舞蹈视频到一个外网社交的APP中。

  

  阿熏成功地成为了一名心理医生,因为他聪明、又善于猜透他人心思,很快,他便由一个见习医生成为了真正的一名医生。

  

  阿奥也接受了父亲的衣钵,成为了一名建筑师,好景不长,在一次勘察任务中,不幸头部受伤,再加上他本来心脏有问题,即刻被他的母亲托人送到美国进行治疗。

  

  宓希,也就是希斯.奥康纳,在父亲退休后,作为长子,接受了父亲在房地产方面的产业,现在的他,在美国的商业界也算是十成十的赫赫有名,近日,他在外网投资了一个社交APP,似乎想把业务拓展到网络方面来。

  

  现在的他们,身处异乡。只有阿熏和阿尚两个人住在一个城市,偶尔也会出去喝喝酒抽支烟,好歹也有一个帮衬。

  

  “尚,”躺在沙发上的阿熏说,“你的舞蹈越来越好看了。不知道宓希那个小子跑回美国后,会不会想念你的舞蹈。”

  

  “他爱想不想,与我无关。”阿尚背对着阿熏,继续摆弄着手机。

  

  阿熏悄悄的下了沙发,攀上了阿尚的肩头,“那你为什么要偏偏把视频发布到外网的APP上呢?”

  

  阿尚一回头,用一股寸劲把肩头的男子“拱”了下去。尚皱着眉头:“你都二十四了!老大不小了,都是个医生了,怎么还没个正形?真是的!”

  

  阿熏趴在地上也不起来,歪着身子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瞅着他,“你现在还真像一个小媳妇儿,宓希回来了不定多么开心呢!”

  

  “你小点声!阿莫睡觉呢!要不你就赶紧回家。”“不回了!就是不回家!”说完,转身跑进阿尚的房间。

  

  阿尚叹了口气,摘掉了系在头发上的发绳,走入了他的房间。

  

  房间里不见阿熏的身影,只有中央的大床上鼓起了一个大包。阿尚冷笑一声,轻手轻脚的,“呼”地一声掀起了被子,直到这时,阿熏才漏出他红棕色的脑袋。

  

  “切,被你抓到了。”阿熏小声嘟囔了一句,又转头对床边的阿尚:“喂,你也别嫌弃我,今天咱哥俩睡一张床,好吧?”

  

  阿尚没有说话,默许了他的行为,关上了灯,钻进被窝里。 关上灯,这样就看不见对方的表情,讲的话也会更真。

  

  “我说,衣架上那件黑外套,是你的?怎么一直在那里?”

  

  “不是我的。是…宓希的。”

  

  “是他走的前一天留给你的是吗?”

  

  “…是。”被窝的另一端穿出一点类似抽泣的声音。

  

  “你还想他?”

  

  “是啊,我很想他。”黑暗中,阿尚的声音沙哑了,似乎随时都能哭出来,“那你呢?你想奥吗?”

  

  黑暗中很长一段沉默,“我很想他。”声音故作冷漠,却也染上了抽泣声。“我想他…他说好陪着我的。”

  

  “我也想他…他说过我可以在他的怀里哭泣,他说过我可以信任他,他说过是他找到了我,他说过他会会回来的。”阿尚也忍不住泪水的奔涌,对着多年的好友一股脑儿地倾诉了出来。

  

  两人在黑暗中抽泣了很长时间,“我们还要过下去啊。”不知是谁在黑暗中说了一句。然后,这段谈话在一段沉寂中了却了。第二日,二人只字不提。

  

  年少的喜欢,果然厉害。十七岁爱上的人,果然到了二十四岁也不会停止去喜欢。

  

  他们会回来吗?是不是想沈从文先生写的那样:“那个人也许不会回来了,也许明天就回来。”


二离砸砸砸

我从自闭小屋出来了

勇敢地直面自己的菜鸡水平

我从自闭小屋出来了

勇敢地直面自己的菜鸡水平

梧桐下,樱花雨

Chapter.21 再次成为你的娃娃

链接,都懂的

链接,都懂的


俊俏总是实验失败
真滴是印泥它吸水哩qwq555...

真滴是印泥它吸水哩qwq5555俊俏今天也要加油
图源:微博@王子婴331

真滴是印泥它吸水哩qwq5555俊俏今天也要加油
图源:微博@王子婴331

俊俏总是实验失败
无意间翻出来的压箱图qwq 虽...

无意间翻出来的压箱图qwq 虽然circle断更了 但我永远爱四小只!先码个进度,宓尚冲鸭! 图源微博@王子婴331

无意间翻出来的压箱图qwq 虽然circle断更了 但我永远爱四小只!先码个进度,宓尚冲鸭! 图源微博@王子婴331

梧桐下,樱花雨

Chapter.20 宓希的诚意

果然,没多久,宓希就回来了,手上还拿着戒指。铂金钻戒,闪得众人的眼都要瞎了。


幽暗的灯光不时扫过,深邃的眸子闪着光,宓希单膝跪地,轻轻牵起许尚的一只手,目光紧紧盯着他,“尚,原谅我好吗?”询问的语气温柔、诚恳,又带着一丝期待和担忧。


这一刻,许尚心中一动,眼眶微红,泛着一点水色,伸出手,抬起宓希的下巴,唇齿相贴。


“哇哦~”群众长大了嘴,差点把酒杯都吞了下去。心内暗忖:求原谅你就用了铂金钻戒,求婚的时候,你要用什么?钛金大钻戒吗?


宓希知道,铃子知道,围观者也知道,许尚这是原谅他了。其实许尚从没怪过他,每天盼着他回来,又怎么会责怪他呢?


宓希由他吻着,给他带上戒指...

果然,没多久,宓希就回来了,手上还拿着戒指。铂金钻戒,闪得众人的眼都要瞎了。


幽暗的灯光不时扫过,深邃的眸子闪着光,宓希单膝跪地,轻轻牵起许尚的一只手,目光紧紧盯着他,“尚,原谅我好吗?”询问的语气温柔、诚恳,又带着一丝期待和担忧。


这一刻,许尚心中一动,眼眶微红,泛着一点水色,伸出手,抬起宓希的下巴,唇齿相贴。


“哇哦~”群众长大了嘴,差点把酒杯都吞了下去。心内暗忖:求原谅你就用了铂金钻戒,求婚的时候,你要用什么?钛金大钻戒吗?


宓希知道,铃子知道,围观者也知道,许尚这是原谅他了。其实许尚从没怪过他,每天盼着他回来,又怎么会责怪他呢?


宓希由他吻着,给他带上戒指,从此之后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了。


许尚吻了几十秒就放开了宓希,然后只见他侧了侧头,轻轻“嗯”了一声,脸上一片霞光,衬着泛红的眼角,百媚横生,连女生都忍不住自卑了。


宓希站起身,将人搂进自己怀里,不想叫旁人看了去。对着铃子微微一笑,仿佛在问:我可以带他走了吗?


铃子双手抱胸,眼中满是欣慰。宓希一看便知,她这是同意了,准备离开时,听到铃子说:“这是最后一次!”


宓希目光坚定,点点头,心道:这是最后一次请求他的原谅。


等到他们走后,铃子一看吧台,王律呢?!又看了一眼吧里的人,现在出去叫小尚回来还来得及吗?


铃子内心嘶吼,一下走了两个员工,她要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顺带默默记了王律一笔,他完蛋了!


正在调戏的姬诺的某人忽觉背后一冷,那种被人用怨恨的眼神刺入骨髓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看来,某人是忘了自己刚刚旷工的事情了。


两人十指相扣走在江边,许尚还有些处于做梦的感觉。摸了一下脸蛋,烫的;掐了一下手臂,痛的;亲了一口宓希,软的;嗯,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


宓希看着他的动作,眼角微弯,名为柔情的目光透出来,含情脉脉的样子,神仙都为之动容。


五光十色的大楼倒映在江面上,粼粼波光荡漾开,一圈一圈的涟漪宛如盛放的玫瑰,却不如许尚脸上的风光来得艳丽。


宓希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按住他的后脑,攫住对方的唇瓣,含住,轻轻吮吸,舔得水润,再撬开贝齿,探进对方的阵地,纠缠着许尚的丁香小舌。


十指交扣的手松开,许尚踮起脚尖,环住他的脖颈,看起来就像是主动将自己送进狼口的绵羊。


江面记录下他们相拥在一起的画面,涟漪为他们发出无声的喝彩。在他们的爱恋面前,绚丽的霓虹灯都变得黯然失色。


看到他顺从的样子,宓希更为心动,吻也变得激烈起来,直到许尚憋得满脸通红,才放开了他。


“我很想你。”许尚喘了许久,终于能够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宓希将人按在自己胸口,听着自己的心跳声。胸膛一阵震动传来,同时上方宓希磁性的嗓音响起,“嗯,我知道,我也很想你。”


宓希的胸口传来一片温热,许尚哭了,不知道为什么的哭了,也许是欣喜,也许是委屈,也许是其他的情绪。


宓希没说什么,只是抱着他的手又紧了些。


兜兜转转,平平淡淡,星移物换,我们没有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