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onner

15924浏览    620参与
Don Borgia

一些刺客小人儿,私心了cptag

有海参康康揍揍茄茄二呆

画的很开心。

一些刺客小人儿,私心了cptag

有海参康康揍揍茄茄二呆

画的很开心。

榎
Simon赖着不肯走被Coli...

Simon赖着不肯走被Colin背着果断越狱了

门卫:?


Simon赖着不肯走被Colin背着果断越狱了

门卫:?


泉

crx随笔(1)

老师的品味太高端优雅了,但是他又不可置否的是一匹为了狩猎目标全身都沾染灰尘和淤泥也无所谓的野狼。


simon在colin的家里看到在这个光学乐器盛行的年代还坚持把曲谱写到羊皮纸上的人所创造的“杰作”,他坐下来把colin写的曲子抽出几个段落把调升高还加了几次即兴表演性质的指弹“破坏”了对方乐于营造的对称性和协调美感,完全改编成了他自己的乐队独有的金属核风。colin从厨房回来靠上走廊入口的墙壁看着自己邀请到家中的客人现在的行为举止,不满地一口饮下了半杯加冰的纯威士忌,然后询问simon是不是对自己有深仇大恨,居然用小鬼不成熟的技巧擅自触碰玷污自己的圣域,音乐可不是给你当泥巴玩的,Mr.xenon...

老师的品味太高端优雅了,但是他又不可置否的是一匹为了狩猎目标全身都沾染灰尘和淤泥也无所谓的野狼。


simon在colin的家里看到在这个光学乐器盛行的年代还坚持把曲谱写到羊皮纸上的人所创造的“杰作”,他坐下来把colin写的曲子抽出几个段落把调升高还加了几次即兴表演性质的指弹“破坏”了对方乐于营造的对称性和协调美感,完全改编成了他自己的乐队独有的金属核风。colin从厨房回来靠上走廊入口的墙壁看着自己邀请到家中的客人现在的行为举止,不满地一口饮下了半杯加冰的纯威士忌,然后询问simon是不是对自己有深仇大恨,居然用小鬼不成熟的技巧擅自触碰玷污自己的圣域,音乐可不是给你当泥巴玩的,Mr.xenon。

Simon这样做其实出于兴趣外,也确实有挑衅的成分在内,他沉默的瞥了colin一眼:“……。”然后便一言不发的仰躺在了沙发上浏览IM的新消息,仿佛没有任何事发生过。

这激起了一个自尊心极高的成熟男人的怒意,他上前先将属于人类的手臂倾压在simon的身内侧,随即是那只冰冷的机械手臂,最后整个身体都覆在了上方挡住了暖黄的灯光。用危险的目光看着身下像猫咪一样难以驯服的青年,然后慢条斯理的撬开他爱饮奶制品也不碰烟草的嘴唇,与自己充满醇厚酒水余韵的舌肉交缠。

这是小孩子最讨厌的味道,也是Mr.xenon最讨厌的味道,colin坏心的想到。明明是个成年男人却单纯的因为喜欢喝牛奶而无法接受苦辣的感觉,所以那只被酒精滚热的舌就探入到底搅起了两人的涎液让对方能更深入的好好品尝。他一边吻着,一边将手探入了男子外套下白皙的内里,温柔但带有侵略性不容拒绝的从锁骨处爱抚到略微挺立的乳首。并且在那里停留了很久,不断用指腹揉按,似有一种嘲讽的强调意味。

随后他抽出嘴唇,满足的看着脸颊满溢潮红已不同于刚才仅仅带有骄傲冷淡气息的青年。

于是colin侧首靠上青年的耳朵低声笑着说道。“亲爱的Mr.xenon,看来这才是对我们来说最有效的沟通方式,接下来我会让你仔细地了解到我现在的情绪。”

漫长的夜晚开始了。


ConneR-105

我不要做别人了


Colin16岁随笔:


我不要做别人了,父亲。

我不要做别人了。


我做不到,我不喜欢考古,我爱整洁和干净的环境。我讨厌考古。

或许我曾喜欢过探索过古代奥秘的那种乐趣,但是那并不意味着每次拿起锤子我都要想到,“你这次又没第一,一定是你不争气,还不够努力。”


我好累啊,父亲,我真的好累。我努力把自己塞进你给我做的那个叫做“优秀”,承载你希望之力的,其实叫做“别人”的盒子里,但我自己的形状呢?我自己呢!当我不能完美塞进那个盒子,又不能形变回自己的时候,我变成了怪物。


谁来救救我呢?

我没有朋友,连家人的依靠都要失去了。

—-


22岁Colin...

我不要做别人了


Colin16岁随笔:


我不要做别人了,父亲。

我不要做别人了。


我做不到,我不喜欢考古,我爱整洁和干净的环境。我讨厌考古。

或许我曾喜欢过探索过古代奥秘的那种乐趣,但是那并不意味着每次拿起锤子我都要想到,“你这次又没第一,一定是你不争气,还不够努力。”


我好累啊,父亲,我真的好累。我努力把自己塞进你给我做的那个叫做“优秀”,承载你希望之力的,其实叫做“别人”的盒子里,但我自己的形状呢?我自己呢!当我不能完美塞进那个盒子,又不能形变回自己的时候,我变成了怪物。


谁来救救我呢?

我没有朋友,连家人的依靠都要失去了。

—-


22岁Colin:

你终于毁掉了她吗?

还是只是为了报复自己的父亲?

Colin,你上的是一个女人,不是你失去的父爱。


—-

35岁Colin:

至少我还有粉丝。


【向家暴说不】

黎璃

p1的康纳真的是可怜无助但能打
p234 真的太好看了吧
p5 还以为大超出场了,原来是大少

p1的康纳真的是可怜无助但能打
p234 真的太好看了吧
p5 还以为大超出场了,原来是大少

ConneR-105

如果ConneR在人类纪元年代,最想看的国产电影大概是宝莲灯吧……

宝莲灯后再难看到听到这种能直接出专辑OST,每首都是经典中的经典,却各自配合不喧宾夺主,跟画面契合的电影配乐了。

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用不灭的心,想你365天。

而我已纳天地。


btw,子博是没有社交权的……如果你们看见一个奇怪的人回复你们的评论……是我……

如果ConneR在人类纪元年代,最想看的国产电影大概是宝莲灯吧……

宝莲灯后再难看到听到这种能直接出专辑OST,每首都是经典中的经典,却各自配合不喧宾夺主,跟画面契合的电影配乐了。

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用不灭的心,想你365天。

而我已纳天地。



btw,子博是没有社交权的……如果你们看见一个奇怪的人回复你们的评论……是我……

暑羽

老师不但知识渊博,精通乐理,荒野求生,还在骗人、撩妹、跑路等领域也建树颇丰呢

老师不但知识渊博,精通乐理,荒野求生,还在骗人、撩妹、跑路等领域也建树颇丰呢

一颗法师沙DIO球
新剧情摸鱼(老福特滤镜都救不了...

新剧情摸鱼(老福特滤镜都救不了我的丑画)
抱着提琴睡着了这什么大可爱

新剧情摸鱼(老福特滤镜都救不了我的丑画)
抱着提琴睡着了这什么大可爱

Don Borgia

里面是一堆小e相关。

有LE和CE注意⚠️

里面是一堆小e相关。

有LE和CE注意⚠️

ConneR-105
现在的我们又在做什么呢? 让商...

现在的我们又在做什么呢?

让商人决定艺术的价值,让工作安排自己的娱乐,让机器主宰自己的生活。


【图源网易云,Symphony的热评,这首由Zara演唱的歌曲据说改编自贝多芬的奏鸣曲,但我找不到具体是哪个乐章了,找到日后补

其实c老师本人是不会说这么偏激的话在im啦,只会心里暗戳戳地想】

现在的我们又在做什么呢?

让商人决定艺术的价值,让工作安排自己的娱乐,让机器主宰自己的生活。


【图源网易云,Symphony的热评,这首由Zara演唱的歌曲据说改编自贝多芬的奏鸣曲,但我找不到具体是哪个乐章了,找到日后补

其实c老师本人是不会说这么偏激的话在im啦,只会心里暗戳戳地想】

the crying child

新的剧情我可以我真的可以我来鸡叫了


抱着小提琴睡觉,我现在就要看见这张图,立刻,马上。


以及连结程序这个……原谅我,脑内的第一个画面是电击play(危)

新的剧情我可以我真的可以我来鸡叫了


抱着小提琴睡觉,我现在就要看见这张图,立刻,马上。


以及连结程序这个……原谅我,脑内的第一个画面是电击play(危)


ConneR-105

我怎么就进入了女儿奴的世界03

 Part7

可能有人会问,我们是不是要进入如火如荼的“终焉”病毒研究了?

真不好意思,我是个深度腹黑。

巴不得全人类死光光大家重新走一遍达尔文物种起源生物进化。


对不起,以上是我在开玩笑。


最真实情况是,我没钱。

A.R.C都未必支撑得起“终焉”病毒研究。要知道,当初土竜组织几乎压榨了整个Node03的资源外加不断开源才支撑起这项全人类的使命。

做他们部门的预算会计应该很爽吧。审批项目:“终焉”病毒研究,其他。绩效考核:0.1,99.9。

而A.R.C就更加了,先天不足的研究资金和条件,后天还有一批同仇敌忾虎视眈眈的项目竞争,再经过官...

 Part7

可能有人会问,我们是不是要进入如火如荼的“终焉”病毒研究了?

真不好意思,我是个深度腹黑。

巴不得全人类死光光大家重新走一遍达尔文物种起源生物进化。

 

对不起,以上是我在开玩笑。

 

最真实情况是,我没钱。

A.R.C都未必支撑得起“终焉”病毒研究。要知道,当初土竜组织几乎压榨了整个Node03的资源外加不断开源才支撑起这项全人类的使命。

做他们部门的预算会计应该很爽吧。审批项目:“终焉”病毒研究,其他。绩效考核:0.1,99.9。

而A.R.C就更加了,先天不足的研究资金和条件,后天还有一批同仇敌忾虎视眈眈的项目竞争,再经过官僚政府的层层审批,能建立起来的时候恐怕人类已经被病毒杀光光了。

而我目前能调动的资源……想必大家应该有数了吧?

不过Nora有很好的研究基础能力,和远超同龄人,不,远超同时代人类的智商。

所以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Part 8

“什么是……共情能力学习计划和社交能力锻炼计划?”Nora有些迷茫的看着我。

“你知道上古人类纪元有一个电影叫做《王牌特工》吗?里面的反派吧,有这样一个理念,认为人类才是大自然的病毒。所以他制造了另一种病毒让人类自相残杀削减人类,只有少部分被挑选了的人类才能够存活,

“其实撇去他主观意识自我挑选的傲慢,我还挺喜欢这部分的。你原来所在的研究所提到的那种病毒大概也是这样的一种存在吧,少部分,被挑选的人,才能存活下来

全人类都要被拿去挑选啊……但再弱小的生命,也想自己做选择呢。(参考《林中小屋》)

“现在的你的三观是被实验室那群人所灌输的,所以你的决定并不是你自己的决定。虽然拯救全人类的使命很伟大,但既然Robo_Head让我救了你,命运还是留了下你。所以在这个时间线上,我想让你,你自己做出选择。”

Nora微微抿住嘴唇,我自己……

“是不是之前连‘自己’的概念都没有呀?”我摸了摸Nora的头。“认识你自己”是刻在德尔菲神谕,在阿波罗神殿,流传了近万年的话。但又有多少人,终其一生,却根本没有剖开自己的心,看过呢?

我也经历过很痛苦的失败,迷茫过自己渺小的一生到底要选择什么样的方向,或许现在都还没有答案。哪怕我的存在到现在对社会也做出了一定贡献,可我依然迷茫着,而我只背负着我的家族。

而Nora恐怕需要背负的是整个社会,整个纪元的使命,这样的使命,就必须有坚定的决心和清明的意志。不然,所有人都会陷入挣扎迷茫。

我是要让她学会自己选择自己自愿去生不如死吗?

可以这么说。

但我也有替她背负起这一切的决心。

 

 Part 9

带孩子不能只享受有趣的部分,也要学会面对那些不怎么有趣,甚至痛苦的部分。某位知名教育学家如是说。

但我觉得我是相反的,我带孩子有趣的部分在哪里?

在我送走Xenon那个大宝贝之后,我不禁思考要不要也把我的小宝贝送过去。

啧,宝贝,我好油腻啊。

刚好又赶上北方音乐会的实体演奏档期,于是我在主观原因和被主观修改后的客观原因下,决定把Nora送到Xenon和Cherry的秘密基地去。

Cherry那个样子一看就喜欢小孩子的,对吧?(屁嘞)

Xenon照顾小野猫照顾的蛮好,对孩子应该也有一手(N:你说谁是小孩子??我19了!!X:……滚,照顾的好关你P事)

再加上Nora又是那么聪明可爱。(在除去摧残睡眠、残疾人生活基本困难(no offence)等因素外这孩子是个天使)

于是我(单方面)愉快的决定了。

呵,你反抗一个试试?

 

“老师爸爸,您是要把Nora丢掉吗?”

我牵着小女孩的手,站在Xenon和Cherry的秘密据点门口,就差最后一步了愣是迈不出去。

所以……

我到底为什么会动摇啊!!!

(因为你不知道有一种叫做女儿奴的邪恶基因变异正在侵占你的大脑,这场有预谋、有组织的头脑政变早在几天前就已经以渗透性方式开始入侵了)

绅士风度,绅士风度。

我深吸了几口气,调整好呼吸,然后……

“说什么丢掉呢,我们就是来看看你的哥哥姐姐。”

 

masque

来随便谈谈2.7ConneR剧情

既然大家都在说大姐头,那我换个心情来聊聊老师好了(什)


*包含cytus2 2.7版本全剧透

*严重粉丝滤镜注意

*占tag致歉


————————防剧透分割线———————


首先我看完这次剧情的第一感受:

你老师不愧是你老师(扑通.jpg)


早早就对全局的真相有个大致的把握,在手表里放好了窃听器,连什么时候来抓人都能知道,直接识破ARC伪造的遗书,举手投足间都在考虑怎么搞ARC(bushi),听见nora的名字就能联想到荷鲁斯之眼,差点牺牲自己的脑力()查到了一直藏在幕后的ivy,还能一边说正事一边土味情话撩妹子,还有什么是你老师做不到的吗(扑通.jpg*2)


说起来如...

既然大家都在说大姐头,那我换个心情来聊聊老师好了(什)


*包含cytus2 2.7版本全剧透

*严重粉丝滤镜注意

*占tag致歉


————————防剧透分割线———————


首先我看完这次剧情的第一感受:

你老师不愧是你老师(扑通.jpg)


早早就对全局的真相有个大致的把握,在手表里放好了窃听器,连什么时候来抓人都能知道,直接识破ARC伪造的遗书,举手投足间都在考虑怎么搞ARC(bushi),听见nora的名字就能联想到荷鲁斯之眼,差点牺牲自己的脑力()查到了一直藏在幕后的ivy,还能一边说正事一边土味情话撩妹子,还有什么是你老师做不到的吗(扑通.jpg*2)


说起来如果连遗书都是被伪造出来的话,是不是说明老师到最后也没能得到父亲的认可呢?……看他这么平静地和sasha说起伪造的遗书,其实心里也一定有过难受吧……

(题外话,我个人特别喜欢雷亚在这里的叙述诡计,先给你把遗书原文放出来让你信以为真,后面再从根本上推翻遗书的内容,来达到另外一个理解剧情的目的)


关于主线剧情,首先感谢雷亚没有忘记家传晶片这个坑(。)老师脑连时的那张cg个人猜测是ilka视角?晶片是ilka的?但是前面的一小段明显是只有ivy的经历,而且这样好像又和Vanessa疑似被ilka附身不符(虽然这个猜测没实锤)

然后“心之音”这个大坑也终于有进展了。那么老Colin在墙上划这几个字的动机,是因为先祖和这个反科技组织有关系?还是因为在ilka的记忆里看见的?(如果上段猜测成立的话)


然后是关于老师身上的flag(。)对就是说flag(。)2.7大姐头这刀实在太快太狠了直接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之前还以为能抢救一下想不到居然凉透了草(给雷亚的刀片已经安排上了.jpg)老师也开始脑连感觉最容易出事了……有这第一次以后肯定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特别是晶片里还有可能是ilka,用的太多了担心还是会出问题……另外老师和sasha继续发糖也让我很慌,毕竟上一个和自己的cp糖这么足并且说自己不会有事的人已经…………(草你住脑)(总之先把刀片寄出去再说)


最后忍不住盘点一下这次剧情里老师暴露出的萌点(以下彩虹屁注意)


抱着小提琴睡在椅子上是什么绝世大可爱啊?你一个大男人都能被妹子吐槽“几岁的人了”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自己??想象因为要等电脑跑数据太过无聊就跑去拉琴最后实在太困就直接抱着琴睡觉的老师wwww反正我是好的不行

讲话忍不住卖关子是什么奇怪的习惯啊?!果然是天天当全游第一逼王改不回来了是吧??(当然现在还是逼王)

老师您真的好会撩(扑通.jpg*3)您太全能了我真的服您


以上就是个人对2.7老师剧情的杂谈,不得不说这次剧情里老师相关是剧情最足信息量也最大的,起码我看的是贼过瘾()有其他想法的也欢迎在评论区里一起交流(一起吸老师(划掉)


ConneR-105

我怎么就进入了女儿奴的世界02

 part 5

天才作曲家Robo_Head消失了,变成了一堆废铁。

但一个新的小女孩出现了。

我不禁有些伤感。

“别担心,给我半天时间适应下社会,看看可不可以修好六号机。”

我心情好了一点。

“但六号机的自我意识能不能回来,我也不确定。”

“哦……”


等等……半天……修好……

我是不是这几天太累了才忽略了这些轻描淡写机器音下的信息量。

但我真的太累了……我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然后躺床上休息一下。


 Part 6

都说单身汉的家不堪入目,但我不,我,受过良好的教育,自己长大,严格自律,能够把家里安排到井井有条。

直到我...

 part 5

天才作曲家Robo_Head消失了,变成了一堆废铁。

但一个新的小女孩出现了。

我不禁有些伤感。

“别担心,给我半天时间适应下社会,看看可不可以修好六号机。”

我心情好了一点。

“但六号机的自我意识能不能回来,我也不确定。”

“哦……”

 

等等……半天……修好……

我是不是这几天太累了才忽略了这些轻描淡写机器音下的信息量。

但我真的太累了……我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然后躺床上休息一下。

 

 Part 6

都说单身汉的家不堪入目,但我不,我,受过良好的教育,自己长大,严格自律,能够把家里安排到井井有条。

直到我遇上了带娃这个挑战。

其实早在和Zoe春宵一度后,我就知道自己不会结婚。结婚意味着责任感,和极大部分的几率带孩子。

我的时间既然注定要留给考古、音乐,和我必要的消遣,那么就不去祸害别人了吧。

“呜……记不住……不要……”

我顶着黑眼圈,仿佛想起了大学时代看的老电影“招魂”。

快速动眼,梦话,无意识大动作挥舞的四肢……

Nora的资料是绝密的。她把自己的研究档案传输给了我阅读。

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她恳求我把她绑起来睡,我言辞严厉地拒绝了。

然后我就体会到了母亲半夜喂奶的痛苦。

只不过我喂得是安定的精神,而不是奶。

 

我拿起电子小提琴和耳机。把耳塞塞在Nora的耳朵和自己的耳朵里。

我把鲁宾斯坦的F大调旋律混合勃拉姆斯的摇篮曲,尽可能拉得轻柔柔和,再加上Enya的一些咏叹调手法。

“Good night, sleep tight,

you wake up, in the light.”

 

在Nora总算较为安静地睡着后,我低着脑袋放空意识,也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我是一个每天晚上都要做梦的人,还能循环控制一个梦做,梦里也十分讲逻辑,第二天早上醒来的两个小时里能清楚记得我梦见的东西。

我一直不知道这是一种心理症状,是我睡眠差的表现。直到我遇到一个人,每晚跟他聊完天后,我就沉入黑水之中,第二天醒来脑子里什么也没有。

这样大概持续了两年,没有噩梦,没有恍惚的意识和梦话,我每晚都感觉脑子里有一块彻底的放松了下去。

后来他死了。

从此之后我再没认真的跟别人那样交过心。

于是在我哄完Nora,想起他的那一晚,我迎来了多年之后的一个黑甜乡。

ConneR-105

我怎么就进入了女儿奴的世界01

part 1

“老师爸爸,您是要把Nora丢掉吗?”

我牵着小女孩的手,站在Xenon和Cherry的秘密据点门口,就差最后一步了愣是迈不出去。

时间回到半个月前。

Robo_Head提醒我它新完成了一首古典曲风的电子Remix,希望我能指导一二。

我说行,荣幸之至,但是邮件并没有曲子的附件。

过了几分钟后,对方发来了一条消息,

“希望您能光临寒舍,因为这首曲子我也想尝试实体演奏的模式。”

(这下可挠到我心里的痒痒肉啦,但我得想个高雅的方式把我冲出胸膛的喜悦表现出来)

“一言为定。”


当我喝下机械手臂递给我的白毫银针的时候,我不禁赞叹Robo_Head强大...

part 1

“老师爸爸,您是要把Nora丢掉吗?”

我牵着小女孩的手,站在Xenon和Cherry的秘密据点门口,就差最后一步了愣是迈不出去。

时间回到半个月前。

Robo_Head提醒我它新完成了一首古典曲风的电子Remix,希望我能指导一二。

我说行,荣幸之至,但是邮件并没有曲子的附件。

过了几分钟后,对方发来了一条消息,

“希望您能光临寒舍,因为这首曲子我也想尝试实体演奏的模式。”

(这下可挠到我心里的痒痒肉啦,但我得想个高雅的方式把我冲出胸膛的喜悦表现出来)

“一言为定。”

 

当我喝下机械手臂递给我的白毫银针的时候,我不禁赞叹Robo_Head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竟然知道这段时间我为了养生,从咖啡换成了茶,还是白茶。于是我不疑有他,一口喝下。

这个可爱的小(大)机器人让我闭眼,用心感受他的演奏。

然后我就睡着了……梦里一片白茫茫。除了一个奇怪的电子声,”我评估了许多可以信赖的人,但是Colin.JR 是模拟测试中战绩最高的那个。

老师,请您一定要替我救下Nora。“

 

Part 2

一片焦黑,刺鼻的机器燃烧味道。

我咳嗽着醒过来,心中的疑惑胀满大脑。激光枪的嗖嗖声和反光开始成为这人间地狱唯一的死光。

“我们一生都笼罩在死光的阴影之下。”

斯蒂芬·金的作品向来是人类文明阶段里我最爱的消遣之一,但想起这句话并没有让我的心情变好。我到底是怎么被丢到这个地方的?

像是个废弃工厂,而且这芯片的型号和协议……

欸,这不是很早就停产的AX97286吗?我到哪里去了。

最后解决我疑惑的还是衣服口袋里一张纸条。

纸条,多么原始古朴的方式啊……

 

“Colin老师,在这天,cyTus的历史被一个小女孩的生命所左右,

我们眼前的和平安定不过是暂时的。

我耗尽身上所有的零部件备件和她给我留下的动力源制作了这个时空转化装备,

希望您可以救下她,Nora的性命。”

 

我花了半分钟确定Robo_Head没有把我送到某个剧组骗我的幽默感,相反,他是一个理性到极致的知识分子。如果他的演算告诉了他这条路,而且又是事关我所处的世界的存亡,那么我就得做好这项任务。

但心里别扭而不情愿的情绪好挣扎。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直接告诉你你会做吗?” “……”

Part 3

“Kim,放开Nora。她对病毒免疫啊是全人类的希望啊。”

你觉得这种话对一个自私自利,要全人类陪葬的家伙来说确定有用吗?

我冷冷盯着那两个白大褂,刽子手白大褂,用从死人手里抢来的抢轰一声轰掉了那个叫做Kim的男人的脑袋。

然后我把另一个用脚踩住用枪指着,“麻烦您解释一下?”

如果远在未来的Robo能看到这一切,他肯定会说一句“漂亮”吧,然后我腿就麻了。

我真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我的机械臂和机械眼关键时刻救了我的命,因为它们是机器,不会被麻痹神经的电子递质影响。我用机器右手扯掉眼罩,倒下前用机械右臂的防卫装置射昏了白大褂。

然后我扯出一个虚弱的面瘫微笑,“小姑娘,麻烦你解释一下?”

 

Part 4

小姑娘不会说话,然后我就听见了Robo_Head的声音,不过更显得,像人一点的语气?

“你刚刚杀死的第一个人叫Kim,土奄组织的叛徒,电昏的是Phoenix,土奄实验室的领头人。Robo初号机刚刚收到了六号机的消息,你是个好人,你跟我走。”

末了,她补充了一句,“去到你所处时空多维未来的坐标在我这里,Robo让我带你去。”

你个奸诈的小机器人!我完不成任务就被迫流放吗?

Nora突然说了一句,“纸条上其实漏写了一句话。”

“什么?”

“那个未来没有我。”

 

ConneR-105

绝对音感

客观来说说,其实我并不是音乐领域的绝对天才。

很多时候,作曲这项工作反而更多是依靠我学生时代良好的数学基础完成的。


因此,我一直想见识下拥有绝对音感天赋的作曲家。如果我在音乐学院研修的过程中遇上了固定音高的同学,说不定我还真不能保证自己每次都是第一个完成作业的学生。

不能得第一的痛苦,学生时代我实在经历的够多了。(指zoe)


后来虽然认识了Simon,但他的大部分心思还是留在了编程上,所以一直不想耽误他的工作,没提这个要求(p,刚进arc就提了,这小子傲娇油盐不进 )。


还好后来有幸和robo_head合作,总算见识到了这项本领的惊人/有趣妙用。

虽然我们那时候主要通过...

客观来说说,其实我并不是音乐领域的绝对天才。

很多时候,作曲这项工作反而更多是依靠我学生时代良好的数学基础完成的。


因此,我一直想见识下拥有绝对音感天赋的作曲家。如果我在音乐学院研修的过程中遇上了固定音高的同学,说不定我还真不能保证自己每次都是第一个完成作业的学生。

不能得第一的痛苦,学生时代我实在经历的够多了。(指zoe)


后来虽然认识了Simon,但他的大部分心思还是留在了编程上,所以一直不想耽误他的工作,没提这个要求(p,刚进arc就提了,这小子傲娇油盐不进 )。


还好后来有幸和robo_head合作,总算见识到了这项本领的惊人/有趣妙用。

虽然我们那时候主要通过网路交流,但是某天我改了信息提示音之后,Robo先生问我,老师您的提示音从升c变为降e :-)

嗯,我用数学从标准c迅速平移坐标系,确认了它的回答。

然后我就听见一段活泼的乐音和一句文字:

“这是我在修理身体部件”


我想或许天赋是一个因素,但意识更是一个因素。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摩擦,打喷嚏,走路鞋子嘎吱声,放玻璃杯的叮,其实都有音高,都可以列入作曲元素。其实我早该意识到,毕竟clap(拍掌声)早成为挑起一条音轨的工具。

Black Hole - 停更中

XCRX|未来

※明日方舟au前提下的ConneR/Xenon。具体干员资料请前往合集“Cytus2干员资料”中查询。

 

※进博会调休突然诈尸的黑洞博士(?

 

※两人刚刚加入罗德岛之后发生的事。交代了一些想让你知道的事,以及他们之间的矛盾与共通。

 

 


 

“你的目光里,分明只有未来。一直都是这样。”

 

 

 


罗德岛甲板上的夜风,从来都不只属于Simon Jackson一个人——他知道——但他还是会在这样的夜晚,产生这种世界上所有事物全都蒸发的错觉。

 ...






※明日方舟au前提下的ConneR/Xenon。具体干员资料请前往合集“Cytus2干员资料”中查询。

 

※进博会调休突然诈尸的黑洞博士(?

 

※两人刚刚加入罗德岛之后发生的事。交代了一些想让你知道的事,以及他们之间的矛盾与共通。

 

 


 

“你的目光里,分明只有未来。一直都是这样。”

 

 

 


罗德岛甲板上的夜风,从来都不只属于Simon Jackson一个人——他知道——但他还是会在这样的夜晚,产生这种世界上所有事物全都蒸发的错觉。

 



海浪拍打在舰船的船身上,浮动的水流托着整艘舰船起起伏伏,龙门城市夜晚的灯火看似不遥远,却又虚无缥缈、暗涌着不安和躁动。其实他本来有些晕船,他毫无逻辑地想。他本来经过过一段不适应在摇晃的舰船上工作和休息的时间,却又在昨天龙门外环的剿灭作战里感觉到头重脚轻的失重感。

 

他的生活改变得毫无预兆。他上上周还在二十几年都未曾离开的哥伦比亚,又在那缩短了世界距离的码头,搭上了通往战乱与纷争的特快。黑洞博士重视他、欣赏他的能力,将他晋升一级,又将重要的工作交给他。或许这也是一种毫无改变,他依旧过着忙忙碌碌的生活,和Joe Miller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音乐或工作上的事。但这绝对是截然不同的。他毫无边际地想着这些事,手上不自觉地把玩着罗德岛的手环。晚风从他面前吹过,他下意识往后靠了靠,冰凉的墙壁压迫着后腰上坚硬的结晶,硌得他又弹回原来的位置。

 

——对,源石病,这是截然不同的。他认同地想。哥伦比亚人不接受容易患源石病的萨卡兹——他们也不接受患了源石病的自己。他的脑海里飘过几个同事得知自己的遭遇后,路过自己身边时那有意无意的眼神。很疼。源石病发作真的会很疼。

 

脸上一片温热。Simon睁大了眼睛,本以为自己是不知不觉中把负面情绪实体化了——他不想自己那么逊——而事实上只是一只手从后面伸来,将一杯温润的液体贴上了自己的左脸。Joe?Simon回头之前猜测,但来者直接以低沉的嗓音否定了他的猜测:“好久不见,Mr.Simon……或者说,干员Xenon。真没想到博士的新任助理也会趁机脱离岗位,来这里吹风。”

 

“……。”沉默即是打招呼。“你怎么在这?”

 

“这是可露希尔拿博士的代糖调的特质热可可。”

 

来者自顾自地把温热的纸杯放到对方的手边,也自顾自地在对方身边坐下,礼貌地隔了半只手臂的距离。海浪拍打着船身,他看到精干的近卫干员随着船身摇晃。他没有任何表情地瞥了一眼手边的纸杯,没有动作:“……请回答我的问题。”

 

“给你带些喝的——甲板上这么冷,”Colin Neumann Jr.耸耸肩,“很奇怪吗?”

 

“……”Simon无语,将热可可往Colin的方向推了推,“多谢你的好意。但我不可以摄入含有可可脂的食物和饮品。”

 

Colin挑眉:“凯尔希小姐说的?”

 

“嗯。”

 

“你没有抓住我话中的重点。代糖特制的可可——这里面绝对不会有任何可可脂的成分。”

 

“……”Simon不再就那杯散发着巧克力香的特制可可发表任何言论,但他妥协地将它拿了起来,双手捂住尚且温暖的杯身,“但我不认为你会因为一杯热可可而找上我。”

 

“我真的只是想找你聊聊啊。”Colin耸耸肩,“毕竟是,嗯,老友?或许你不愿意称我是朋友。”

 

“你很有自知之明。”

 

“过奖。”Colin喝了一口茶,“那么就,同为近战干员?——也同为感染者的立场。”

 

Simon的思想顿了顿。那些有意无意的眼神从他的脑海里飘了过去。他故作镇定地斟酌再三:“源石的事情的话,恐怕问你自己比较好。”

 

“不是的。你有力量,那样的力量谁也没有。只要你愿意的话,我前半生的所有研究成果都能化成泡影;世界上所有关于源石的研究,你都可以得到。这是你的能力,Simon。这是没有人可以顶替的能力。”

 

Simon定定地听Colin讲完,然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地,坚定地说:“……你想要罗德岛的源石研究资料。”

 

Colin微笑:“正解。”

 

Simon扶额——他本该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无论是他未加入A.R.C.的时候,还是他在A.R.C.里和这个人不多的交集,或者现在——他都应该时刻提防好这个想给网络安全带来麻烦的危险分子。“Colin Neumann Jr.,我想你应该清楚我在A.R.C.的工作内容。我不可能纵容你去入侵数据库,更不可能协助你,你的人选不是我。”

 

“不。你是唯一的人选,”Colin自顾自地说,“有强大的技术能力,也有身为博士助理而比常人高一级的权限,更重要的是,你想要治疗源石病。”

 

“……我治疗源石病,只是因为我的工作受到了源石并发症的影响。”

 

Simon打心底希望Colin停下这个话题。那些有意无意的眼神总是让他感到厌恶,迫使他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除此之外,他不想让哥伦比亚人知道,更不想让所有人知道——他是Colin Neumann Jr.——或许他已经知道了。他望向那个刚刚还在滔滔不绝的人,眼底带了一丝恳求,恳求他不要知道、他不要说出口——

 

——“那么那个叫Shannon的孩子呢?”

 

 

 


他本不想这样的。

 

阿斯兰的祖先曾是百兽之王,种族优势不会给鲁珀族留下任何的进攻机会——但Simon正居高临下地看着Colin。或者说,他把Colin制服在了身下,仿佛一只唤醒兽性的狼。他的手紧紧地扣住了身下人的脖子。他粗重地喘着气,天知道在现在这个情况下,保持理性有多难——他的肾上腺素实时检测器从刚才开始就叫个不停。

 

对于他的症状,凯尔希说,源石与体细胞的结合带来了极其严重的肾上腺激素异常。这样的症状让他比一般人要更容易兴奋,因而也带来兴奋过后更加严重的精神衰竭。但上天保证,这是他装上这个装置后,第一次听到激素水平过高的警报声。

 

Colin的慌乱只在脸上保留了一两秒。他感觉到刚才被打翻的温热液体沿着地面流过来、沾上了他的衬衫,这让他有些苦恼——除此以外,他颇有兴趣地看着濒临失控的Simon,心里清楚不能再激怒对方,否则对方借着肾上腺素的劲把自己杀掉也不是没有可能。他平复了一下呼吸,用尽可能温和的声音说着:“冷静点,Simon。冷静点。”他甚至将对方没有控制住的右手伸向他的后颈,安抚似地捏了捏,又轻柔地揉了揉对方柔和的发尾。

 

“……我想,你既然知道这件事的话,也就知道她对我来说的重要性。我会把你说的话,关于源石病的一切,都当做挑衅。如果再有下次的话我可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违反罗德岛条例的事情,”他竭力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颤抖,控制在对方脖子上的手紧了紧,又松开,“这是警告,Colin Neumann Jr.。”

 

“是,是~”束缚解开后的Colin随意地举起双手挥了挥,玩笑似地投降,但语气诚恳地道了歉:“是我不对,抱歉。”

 

Simon自顾自地坐回原来的地方,警报声仍然没有停下。Colin回想起Simon刚才的状态:面色微红,瞳孔放大,气息不稳,表情焦躁。他对这种源石并发症又多少有了一些了解。他重新坐回Simon的身边,沉默了一会儿,正想开口,就听到Simon轻轻地说了一句:对不起。Colin现在仍觉得刚才与地面碰撞的背部生疼得很。但他对此不以为然,像是默认了对方的道歉,望向遥远的、模糊的海平线:“我的母亲是因为源石病才去世的。”

 

他感觉到Simon的视线望了过来。

 

“那时候维多利亚的医生还不了解源石病,”Colin说着,脸上没有表情,“他们只认为是特殊情况的肿瘤,于是生生将结晶摘除。后来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直到有一天早上,她的尸体上长出大块大块的黑色源石——”

 

Colin拿起自己手边的微凉饮品。警报声慢慢地缓了下来,Colin继续说:“之后我才发现,有一次我被母亲的结晶划伤的手臂,也长出黑色的结晶。于是我来了罗德岛。”

 

“他们说源石病患者是没有未来的——”

 

“我不能这样觉得。不管是继承Neumann家族的事业,还是当一个困于病房的源石病患者,都不能是我的未来。我的未来应有无数可能。你也是——Mr.Simon。你的才能,无论是科技还是音乐,都还有无数可能。”

 

Simon昏昏欲睡地听完对方的一番话。“我只想治好Shannon的病,”他慢吞吞地说,“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我只是希望,未来Shannon能好好地活着。”

 

“你也只是在那孩子得病之后才开始这样想的吧?”Simon没有否认,于是Colin继续说,“我不能说自己了解你,但是我看得出来——也因为这样,我向A.R.C.推荐你。你的目光里,分明只有未来。一直都是这样。”

 

“……未来。”Simon喃喃地说,“……其实我不讨厌当先锋,也不讨厌罗德岛。我答应那个叫红豆的小姑娘,过一阵子要去龙门的live house开live。我答应博士,去修复罗德岛的精神网络……但我可没有答应你,要去陪你做那样出格的事……”

 

“是是~我也意识到了,你根本不可能答应……”

 

Colin感到自己的右肩一沉。警报声终于停了下来。

 




在天空与海面的交界处,光芒正从深海的世界中升起。一丝耀眼的红在海面上探出头。Colin看了一眼手中早已冰冷的特制可可,举起纸杯抿了一口。巧克力香在整个口腔中萦绕开来。

 

“真可惜。”他心情颇好地将饮料一饮而尽。红日跃到了海面之上。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