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a

10640浏览    1588参与
Camilla
随手…… 小时候的男神啊🌸

随手……

小时候的男神啊🌸

随手……

小时候的男神啊🌸

Camilla
线稿完成稿 小学生画风本人 等...

线稿完成稿

小学生画风本人

等有兴趣了再摸一个大和哈哈

线稿完成稿

小学生画风本人

等有兴趣了再摸一个大和哈哈

Sylvia

《预言家日报》今日推送文章:

The Light(1998.05.02-2020.05.02)

💫22 years have passed. Let's honor the heroes.


💎英雄代表:赫敏 格兰杰...


《预言家日报》今日推送文章:

The Light(1998.05.02-2020.05.02)

💫22 years have passed. Let's honor the heroes.


💎英雄代表:赫敏 格兰杰

                         哈利 波特

自制壁纸,欢迎抱图❗️

我没有罗恩的图,我错了😭


西澳澳

道长和江湖公敌在一起了!

CP向 :晓梦&夏夏    虞陶&南南

两个工具人

ooc预警 

碎碎念: 

可能很长,会很啰嗦 

很无聊 

很…… 


“听说啊,这魔教教主啊,杀戮四方,就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说书先生在台上说得口若悬河,台下的孩子听得津津有味,在不远处,一个白衣道长背对着说书先生,手里拿着茶杯,听着身后说书先生的故事,喝完茶后,就拿着凳子上的剑出去了。 

“先生,还走吗?”南南看着出来的夏夏,“那自然还走啊,你的房子买在...

CP向 :晓梦&夏夏    虞陶&南南

两个工具人

ooc预警 

碎碎念: 

可能很长,会很啰嗦 

很无聊 

很…… 

 

 

 

“听说啊,这魔教教主啊,杀戮四方,就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说书先生在台上说得口若悬河,台下的孩子听得津津有味,在不远处,一个白衣道长背对着说书先生,手里拿着茶杯,听着身后说书先生的故事,喝完茶后,就拿着凳子上的剑出去了。 

“先生,还走吗?”南南看着出来的夏夏,“那自然还走啊,你的房子买在哪?”夏夏把手里的剑放在南南的身后的箱子里,“买在……魔教附近。” 

“?认真的?”夏夏一听着地方就愣在原地,回头看着南南,“认真的。” 

“行吧,走吧。” 

茶馆里,晓梦坐在二楼看着楼下台上的说书先生,一旁的西澳看到晓梦眼里的不屑,瞬间为那个说书先生感到心疼,“走吧。” 

“啊?教主,是要回去了吗?” 

“嗯。”晓梦起身站在窗户旁,看着茶馆下面的空地,“教主,你又不走门?” 

“上次走的啊。”晓梦一脚踩在窗沿上,轻功下了茶馆,然后啪叽一声,西澳趴在窗沿上看着楼下,晓梦大字型的躺在地上,伸出手朝西澳挥了挥手,“下来,拉我一把。” 

“教主……”西澳无奈的也从窗户那下来,站在晓梦的旁边,在众人的目光下拉起晓梦就使用轻功离开了。 

路上,西澳看着躺在马车后面呼呼大睡的晓梦就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跟错人呢,“教主,前面有两个人,怀疑是正派人士,要不要?”西澳一只手松开马缰绳,握在腰间的剑柄上,晓梦趴在马车的窗户上,探出头看着前方,阴险的笑了笑,“不忙,看看再说。” 

“好,我下去问问?”西澳松开放在剑柄上的手,问着晓梦。 

“去吧,要是不是正派人士就不杀。”晓梦把头伸进去,下了马车,西澳站在地上看着旁边的晓梦,“教主……” 

“闭嘴,现在起,你先用着我的称号,上去。”晓梦推着西澳的背,赶着她上了马车,西澳趴在门边,“教主…要是被副教主知道,我可是要被罚的。” 

“我在你怕啥?”晓梦朝后摆摆手,站在路边的南南看到朝她们走来的晓梦后就把手放在剑柄上一脸警惕的看着晓梦。 

“不用这么提防着我,我和小姐路过,看到你们站在路边,小姐让我来看看,你们是要去哪?” 

“你家小姐的心意我们领了,我们是要去魔教附近,估计小姐不一定会去那。”夏夏一拉住南南,把南南往身后拉,眼里的警惕还是未消散过去。 

晓梦还是笑着看着她们,“我们正要去那。” 

“那麻烦了。”夏夏拉着南南就往马车那走去,晓梦跟在后面,坐在马车上的西澳扒开门帘,透过缝隙看着外面,手还放在剑柄上,晓梦在南南身后朝西澳比了个手势,西澳只好松开手,坐在马车里面,把佩剑藏起来。 

“小姐。”晓梦敲了敲马车,示意西澳不要动手,西澳扒开门帘,“进来吧。” 

“麻烦了。”夏夏让南南把身后的箱子放下,坐在西澳的旁边,闭眼休息,“道长是要去哪?” 

“小姐是怎么看出来的?”夏夏闭着眼问着西澳,西澳半歪着身,玩弄着南南佩剑上的剑穗,“道长一身白衣,仙气飘飘,甚是好看,道长云游到此地吗?” 

“嗯,忘了介绍,我叫汐夏,不用叫我道长,她是我的徒弟,苏南晏。”夏夏睁开眼睛看着西澳。 

“我叫西澳,也是个云游四方的人,外面的是我朋友,染晓梦。” 

“她说你是她小姐。”南南思考着刚刚晓梦说的话,西澳苦口难言,只好哭着点点头,教主,我要是被副教主杀害,你可要救我。 

另一边,PPT在亭子里和虞陶下棋,远处的下属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凑在PPT耳边嘀嘀咕咕的说着,虞陶低着头,手指捏着的棋子也应声落在棋盘上,“若是有事,就去吧。” 

“那处理完就来找你下完这盘棋。”PPT起身拍了拍衣服,行礼离开。 

“明明棋圣什么都看不见为什么副教主还要给她行礼啊。”下属在后面嘀嘀咕咕的,PPT扭头看着下属,“若是再让我听到你就等着地牢见。” 

PPT急忙使用轻功,赶到大门那,看着马车前面的人,怎么会是教主呢? 

“教主……”PPT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飞奔过来的晓梦一把捂住嘴,“别喊我,一会看到啥都不要说话。求你了。” 

虽然PPT不知道为什么晓梦这样说,但是还是点点头,然后当她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夏夏和南南一瞬间就知道了,这是绑架了哪家的小姐,虽然我们魔教啥事都干都是不至于绑架良家妇女吧。 

“唔唔唔唔(这啥意思?)”PPT震惊的看着捂着她嘴巴的晓梦,“闭嘴,嘿嘿,没事,你们是住在哪?要不来这住吧。” 

嗯,魔教,这名字能在显眼点吗,夏夏看着大门的名字,多么好看的名字,但是,怎么就是魔教呢? 

西澳站在马车那无奈的看着教主捂着副教主,而教主在那解释着,她敢打赌,道长是不会同意的。 

“好啊。” 

?西澳愣住了 

?南南也是愣住了 

晓梦一把放开PPT,害得PPT差点摔倒在地,PPT揉着脑袋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晓梦,「你怕不是闲得,她们是什么人你清楚吗?」 

「不清楚,我不会让西澳去查吗?」晓梦回应着PPT的问题,PPT也不想在这待着,朝晓梦行了一礼后就离开了。 

“刚刚那是?”夏夏疑惑的看着远去的PPT,“那是我们教里的副教主,不用管她。” 

“那你是?” 

“教主。” 

“杀戮四方?” 

“不是。” 

“那得好好谈会了。”夏夏立马拉着南南朝教里走去,南南一脸震惊的看着朝前走的夏夏,“为什么要进来?” 

“教化人。” 

“啊?” 

虞陶下完最后一步棋后,PPT就回来了,“副教主,你来了。” 

PPT看着石桌上的棋盘,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又来晚了。” 

“没有,是有人来了吗?”虞陶那双无神的眼睛看向PPT,“是,你要过去吗?” 

“嗯。”虞陶站起身,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是可以利用自己的功力判断这附近有什么危险没有,“走吧。” 

“你们住这里,有什么事都可以给西澳说,她给你们置办。”晓梦看着房间里的人,夏夏还是很礼貌的没有立马把门关上,一边的南南黑着脸,坐在凳子上手里捏着银针,扎向桌上的稻草人,不知道还以为是要诅咒谁。 

“南南……”夏夏回过头,看着扎稻草人出气的南南,“不用管我,一会就好。” 

“教主,副教主和棋圣来了。”一旁的西澳看到远处的人后对晓梦说道。 

“让她们过来,正好找个时间和虞陶下会棋。”晓梦也不管南南扎稻草人是扎谁,她也不怕。 

“见过教主。”虞陶努力的找寻着晓梦的位置,通过旁边人的反应,好的,自己有搞错方向了。 

“这几日怎么样了?” 

“还和以前一样,估计好不了了。”虞陶的话让南南听到了,南南抛下银针,出了房间,看到虞陶的双眼后,“我可以医治。” 

“你可以?”晓梦看向南南,要知道虞陶这眼睛,可是找了很多大夫看的,自己还跑去皇宫里把太医绑架了给虞陶看,连太医都没法医治,道长的徒弟可以吗? 

“相信南南,她可是神医。”夏夏仿佛看出了晓梦在想什么。 

“你可以医治吗?”虞陶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可以医治自己的双眼,但是听声音是个同自己一般大的人,虞陶有点不相信。 

“我要借用你们的药房。”南南看向晓梦,晓梦点点头,“你都可以用,给守门的人说你是教主的朋友,会让你进去的。” 

“谢了。”说完南南就离开了,走之前还把虞陶拉走了。 

“教主,我们坐下聊会?” 

“好。” 

 

 

 

 

“夏夏,夏夏起床了。”晓梦看着这个睡得正香的爱人,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夏夏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晓梦背对着自己笑。 

“晓梦…几点了。”夏夏爬起来,静电弄得头发乱糟糟的,“还早,七点。” 

“你知道吗,我梦见你是教主,很凶狠的那种,我是云游四方的道长,你知道我徒弟是谁吗,南南,哈哈哈哈。” 

“是吗,这梦怎么样?” 

“特别棒,我还看到了西澳和PPT,还有虞陶,虞陶居然眼瞎了,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啥也不是,就这样吧

西澳澳

医院的捉迷藏

“我来找你了♪”

半全员向

写得乱七八糟,勿喷

这是一场,善与恶交际的游戏,猎物自诩猎人乘胜追击,恶狼披着羊皮佯装惶恐逃跑

你以为的仅仅是你以为的


“欢迎来到医院,这是我的游戏主场。”空荡的医院里响起声音,那是一个属于小孩子的声音,原本应该在公寓醒来的大家现在都待在一个病房里,沈升看着关闭的门,然后又看向西澳,“这里你应该最熟悉,知道出去的路在哪吗?”

“这里是一个不怎么陌生的地方,不是我所工作的地方。”西澳在房间里走着,看着房间里的装饰,她敢说,这是一个压根不存在的地方。

“第一场,寻找者,沈升。”话音刚落,沈升就被一阵黑雾围绕着出去了,“沈升!”

沈升看着簇拥着她的...

“我来找你了♪”

半全员向

写得乱七八糟,勿喷

这是一场,善与恶交际的游戏,猎物自诩猎人乘胜追击,恶狼披着羊皮佯装惶恐逃跑

你以为的仅仅是你以为的



“欢迎来到医院,这是我的游戏主场。”空荡的医院里响起声音,那是一个属于小孩子的声音,原本应该在公寓醒来的大家现在都待在一个病房里,沈升看着关闭的门,然后又看向西澳,“这里你应该最熟悉,知道出去的路在哪吗?”

“这里是一个不怎么陌生的地方,不是我所工作的地方。”西澳在房间里走着,看着房间里的装饰,她敢说,这是一个压根不存在的地方。

“第一场,寻找者,沈升。”话音刚落,沈升就被一阵黑雾围绕着出去了,“沈升!”

沈升看着簇拥着她的黑雾,捏紧拳头,想要一拳打下去就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小孩子拦住,“放开!”

“姐姐,别急嘛,陪我玩会。”孩子稚嫩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沈升收回手,但是还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她。

“我希望,你把人全找出来,不然,我会生气的。”孩子稚嫩的脸庞在沈升的眼前,沈升忍不住的往后退,谁能知道她要干嘛,“好。”

“游戏开始!”孩子高兴的跳着离开,留下沈升一个人在走廊里,沈升看着四处的房间,刚刚她被这个孩子拦在这,她怎么知道大家都在哪。

大壮和薄荷躲在衣柜里,一直绷紧的神经在一瞬间松开,大壮埋着头,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一旁的薄荷不知道要说什么安慰人,只是把手放在大壮的背上,安慰着她,“薄荷,要是我们被找到了,会不会死啊。”她之前看过相关的电影,只要被黑影找到,就被杀掉。

“不会,沈升不会这样的。”薄荷一把抱住大壮,大壮也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把头埋在薄荷的肩上闷声哭着。

狐狸凭借着自己的身手在房梁上跑着,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现代医院里会有房梁,狐狸看着身后的黑雾,鄙夷的看了它一眼后就跳下去跑到房间里了。

“哐当。”夭夭看着被自己弄掉的花瓶,很奇怪的是这个花瓶没有被打碎,完完整整的在地上躺着,躲在窗帘后的哲彧看着这个花瓶慢慢滚向自己,而自己又没有后路可走,就看着这个花瓶里蔓延出黑色液体,“啊!”

正要上楼的沈升立马回头跑到声音发出的地方,推开门就看到夭夭捂着脸无奈的瘫坐在地上,而旁边是已经晕过去的哲彧,虽然双脚发黑,沈升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她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了。

“夭夭,哲彧,淘汰!”孩子看着面前的监控显示器,看着屏幕里正看向她的PPT和阿勤,“可惜了。”

“PPT!”西澳的声音在身后的房间里响起,PPT和阿勤就立马开门进去,孩子生气的拍了拍桌子,因为,那个房间她没办法看到。

“刚刚广播里的孩子,是我医院里的病人,我只是见过,不熟,这个医院,我刚刚看了地图,我可以带着两个人跑到地下室打开备用电源,但是,沈升现在是寻找者,必须绕开她。”西澳手里拿着不知道是在哪找到的手电,惨白的光照在房间里,“我跟你去。”白之看着西澳。

“不行,完全不行,你刚刚跑得急,脚腕扭伤,再说了,这里除了我,就你会点医疗常识,我不敢冒险。”

“啧,游戏结束!”孩子气急败坏的看着游戏显示屏,发现沈升根本就没有找人,而是,到处闲逛。

“沈升姐姐,一点都不听话。”

“死亡人数2,找到人数1,幸存人数16.”

“第二场,瑶瑶。姐姐,别划水,我看得到。”孩子看着站在走廊里的瑶瑶,瑶瑶身后藏着一根钢筋,也不知道她在哪拿的,但是在孩子回头的那一瞬间瑶瑶就知道这孩子,很危险。

“死亡人数3,找到人数1,幸存人数15.”

栗子被虞陶按在地上,她不能出去啊,“栗子,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瑶瑶,瑶瑶被她杀了,我还能在这躲着?”栗子眼眶因为哭的原因有点红肿,蹲在一旁的南南双手抱头,栗子的哭声在耳边响起,南南抄起身边的木棍一棍敲在栗子的额头上,栗子晕了过去,虞陶看着晕过去的栗子就扭过头看着南南,“南南……”

“第三场,苏南晏。”

南南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孩子,手不自觉的捏紧,“你要一直跟着我吗?”

“对呀,介于沈升姐姐的做法,我很不满意,我现在要跟着你们,看你们是怎么样找人的。”孩子在身后一蹦一跳的,还时不时逗逗自己身旁的黑雾。

夏夏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立马低下身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是,还是被找到了。

“死亡人数3,找到人数2,幸存人数14.”

在医院的停尸间里,被黑雾送进来的夏夏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各位,“额,被找到待遇怎么好?”

“差不多,就是,没法活动。”哲彧看着被烫伤的双脚,谁能想到那黑色的液体是水!

“沈升和瑶瑶呢?”夏夏跑过去坐在哲彧身边,一旁的夭夭被挤开,生气的拿着桌上的果盘在那吃着。

“不知道,她们寻找者和我们躲藏者不是一个休息室。”

另一边,沈升护着瑶瑶,手里拿着之前瑶瑶拿着的钢筋,看着眼前的黑雾。


“游戏结束。”

晓梦看着被自己打倒在地的孩子,瞬间化为灰烬,但是,好在游戏结束了,站在地下室入口的西澳和狐狸立马停住了脚,看着被打开的大门,原来,找了这么久的医院大门就在自己眼前。



“我很高兴你们能陪我玩。”



啥也不是,就这样吧

西澳澳

猫猫什么的不是很可爱吗

半全员变猫向

碎碎念:

借用南南的人设

是一点点借用南南的人设

因为这几天看了大理寺日志,好喜欢那只猫猫,李饼!哦哦哦哦哦我想rua


夜幕降临,阁主坐在主位上无聊的看着手里的信,突然关上的门被推开,站在门口的下属手里提着一个笼子。

“阁主,这是上级送来的猫,请你过目。”下属提着一个猫笼走了进来,被黑布盖上的笼子增添了一股神秘感,阁主看着地上的笼子,单手撑在下巴上,丹凤眼眯起,另一只手抬起,站在一边的下属拉开黑布,躺在笼子中央的猫睁开眼睛,一双略带黄色的眼睛就这么看着阁主。

“去请栗医师来一趟。”阁主对旁边的下属喊道,然后自己下了主位,黑色的长袍和笼子外的布混在一起,阁主蹲...

半全员变猫向

碎碎念:

借用南南的人设

是一点点借用南南的人设

因为这几天看了大理寺日志,好喜欢那只猫猫,李饼!哦哦哦哦哦我想rua



夜幕降临,阁主坐在主位上无聊的看着手里的信,突然关上的门被推开,站在门口的下属手里提着一个笼子。

“阁主,这是上级送来的猫,请你过目。”下属提着一个猫笼走了进来,被黑布盖上的笼子增添了一股神秘感,阁主看着地上的笼子,单手撑在下巴上,丹凤眼眯起,另一只手抬起,站在一边的下属拉开黑布,躺在笼子中央的猫睁开眼睛,一双略带黄色的眼睛就这么看着阁主。

“去请栗医师来一趟。”阁主对旁边的下属喊道,然后自己下了主位,黑色的长袍和笼子外的布混在一起,阁主蹲在笼子边,抱出猫,“有没有人说过,你这只大狸子是会变成人的……”阁主就抱着猫坐在地上,怀里的猫仰着头鄙视的看着阁主。

“你就不要拆穿不行吗?”猫挣脱阁主的怀抱,坐在地上看着阁主,“怎么现在改身份了?西澳。”

“哈哈哈哈不改身份怎么可以生活下去呢,还说我,你还不是把身份改了。”西澳盘腿坐在地上,双手伸进袖子,看着坐在地上的猫,猫伸出舌头舔了舔爪子,鄙夷的看着西澳,“我再怎么改身份我还是只猫。”

“一只大狸子。”

“喵!再说我是大狸子就不理你了,别忘了你也是只大狸子!”猫气急败坏的看着西澳,“夏夏,你还要这样多久?”

“好歹要让我找到晓梦啊。”夏夏说话间幻化成人,穿着华丽的女子坐在大殿中央,对面可是杀戮数人的四方阁的阁主。(西澳:一切都是谣言!)

“阁主,栗医师到。狐狸护法来了。”下属推开门,看到屋里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但是自家阁主没有做出任何警惕的动作,只好退开让栗子和狐狸进来。

“下去吧。”

“阁主,还有这位小姐。”狐狸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夏夏,夏夏也礼貌的朝狐狸点点头,“狐狸,这次暗杀怎么样?”

“一切顺利,就是,在途中,突然被人撒药,变成了猫。”狐狸拉下帽子,一双雪白的猫耳还在头上时不时的动了。

“噗,可爱……”坐在地上的夏夏歪着头捂着嘴忍笑道,狐狸晃了晃手里的刀,刀面上照出夏夏的脸,夏夏挥了挥手,无趣的看着狐狸。

“栗医师,有什么办法。”西澳还是抱着手坐在地上,就这么看着站着的栗子。

“我不是你们四方阁专属的医师,你们就不会找别人吗?”栗子伸出手摸了摸狐狸头上的猫耳,刚到狐狸耳朵旁边就被狐狸一把打开。

“你不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吗?”西澳揣着手看着栗子,栗子也不反驳,只是刚要说话就被打断,“沈王爷到!”

坐在地上的两位立马起来,“见过沈王爷。”

“你们都下去吧。”沈升对着丫鬟说道,很快屋里就五个人,沈升一挥袖也是坐在了地上。

“狐狸你咋了?”沈升一坐下就看到狐狸头上的耳朵,毛茸茸的,一动一动的,看得沈升想上手rua一下。

“被人撒药,变回去了。”狐狸高冷的不想说多余的话,西澳坐在地上看了看一旁的夏夏和栗子,栗子表示我一会还要回去,但是,还是坐下聊会。

“那是谁看到了吗?”

“被我杀了,他说没有解药,只好杀了。”狐狸一本正经的说着不怎么好的话,夏夏在一旁想着要不要回古董店,然后,夏夏靠在西澳的耳边,“我得回去了。”

“嗯,要我派人送你吗?”

“不用了,再说了,西澳,下次我要是再被你上级抓到我可不管。”夏夏说完就离开了。

“你要是不变成猫去偷我上级的东西,会被抓到吗?”西澳气得猫耳朵都出来了。

“西澳,你炸毛了……”栗子在一旁悄悄提醒道,西澳才记得这里还有人。



街上,夏夏在一个无人的巷子里变为猫,爬上屋顶,深夜是她喜欢出来的时候,剩下的时间她都喜欢在古董店里看着店里的古董。

“小猫?怎么跑到屋顶上来了?”晓梦看着这只突然出现的猫,放在手边的烤鸡突然就不香了,夏夏看着这个人,有一瞬间的觉得她像某人,但是想不起来是谁。

“小猫,你叫什么呀,对哦,你不能说话,我是浪迹天涯的染晓梦,叫我晓梦就行。”晓梦抱着猫,举着猫,在月光下看着猫的眼睛。

“原来你在这!”夏夏一听这名字就立马变回人,把晓梦压在房顶上,因为生气的原因,头上的耳朵和身后的尾巴还在,晓梦看着夏夏,额头上的汗珠在月光的照射下越发显眼。

“不是,夏夏,我当时是有苦衷的。”晓梦也认出了是谁,“苦衷?啥事会让你啥也不说就走!”

“不是,你先冷静,你听我说。”晓梦不敢伤害夏夏,“好,你先说。”



“小姐,虞小姐来了。”站在湖心亭外的下人对着南南说着,南南怀里抱着猫,看着外面,“知道了,让她进来。”

“南南!这几天你有啥事吗?”虞陶知道路,就未看见人就听到她的声音。

“你慢点。”

“南南,这几天估计京城会有事要发生。”

“嗯。”南南抚摸着怀里的猫,猫咪就躺在南南的怀里鄙夷的看着虞陶,“南南,你这猫好讨厌。”

“是吗,大家都是猫,为什么说它呢。”




啥也不是。就这样吧


RQ女士和她的小伙伴今天死绝了么

所以……要和我一起搞事么

占TAG致歉


是基于Wattpad上某些TMNTXMLP交叉恋爱向同人创作的我流小马X龟龟交叉同人


四月中心,全员友情向(内含沙雕),DACP向only


当然也不排除以后会和羊狼、大理寺联动


主要是剧情的相关插图(要点脸),如果有小伙伴感兴趣的话可以私信我

占TAG致歉


是基于Wattpad上某些TMNTXMLP交叉恋爱向同人创作的我流小马X龟龟交叉同人


四月中心,全员友情向(内含沙雕),DACP向only


当然也不排除以后会和羊狼、大理寺联动


主要是剧情的相关插图(要点脸),如果有小伙伴感兴趣的话可以私信我

西澳澳

找不到的尸体

刑侦AU 

半全员向 


城郊护城河,警察用隔离带把周围都围住了,沈升和白之站在岸上,看着下水捞尸体的警员,PPT和狐狸在不远处寻找着,尝试在周围找到一点关于犯罪嫌疑人的线索。 

“沈队,没有。”在水里的警员对着沈升摇摇头,沈升也没有说什么,白之站在旁边就这么看着放在证据袋里的泛白的一节手指,明明都在这附近能找到零星半点的尸体,为什么在河里找不到。 

“沈升,这估计,可以申请上级了,这不是简单的犯罪,这是,杀人碎尸又抛尸啊。”白之看着沈升的侧脸,在她脸上没有发现任何多余的表情,“能用这节手指查找到死者的DNA吗?” ...

刑侦AU 

半全员向 

 

 

城郊护城河,警察用隔离带把周围都围住了,沈升和白之站在岸上,看着下水捞尸体的警员,PPT和狐狸在不远处寻找着,尝试在周围找到一点关于犯罪嫌疑人的线索。 

“沈队,没有。”在水里的警员对着沈升摇摇头,沈升也没有说什么,白之站在旁边就这么看着放在证据袋里的泛白的一节手指,明明都在这附近能找到零星半点的尸体,为什么在河里找不到。 

“沈升,这估计,可以申请上级了,这不是简单的犯罪,这是,杀人碎尸又抛尸啊。”白之看着沈升的侧脸,在她脸上没有发现任何多余的表情,“能用这节手指查找到死者的DNA吗?” 

“难。”白之知道沈升要干嘛,但是光凭一节手指,是无法知道死者的身份,以及,死者的死因。 

“沈升,我们在护城河100米处找到了死者的背包,奇怪的是,包里除了现金和书本外,身份证和一切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全没了。”PPT和狐狸从远处跑来,手里提着死者的背包,还未浸湿,沈升接过背包一看,还真是所有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全没了,就连书本上写有姓名的那页也没了,“联系晓梦,查最近市里失踪人口,就算不是失踪人口,也给我检验出那节手指的DNA。” 

“好。”狐狸摘下手套,拿出手机联系晓梦。 

 

“找失踪人口吗?好的。”晓梦刚到警局就接到狐狸的电话,挂断电话后就直接去了资料室。 

“找失踪人口的资料?”夏夏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门口的晓梦,“嗯。” 

“我找找。”夏夏放下手中的文件袋,下了梯子,在里三层外三层的资料室里找着,“找到了,最近就一个报失踪案。” 

夏夏指着文件上的那一栏,看向晓梦,晓梦拿过文件,吴邓,女,18岁,失踪已经超过24小时。 

“沈升,有一个叫吴邓的,已经失踪超过24小时,家属于三天前在警局报案,当时说还未满24小时,不予立案。”晓梦出了资料室就给沈升打电话,沈升听着晓梦的话,“知道了,地址。” 

“城北路北樱小区6单元3楼。” 

“通知西澳和阿勤,去一趟。” 

 

“叮咚,叮咚,叮咚。”连续不断的门铃声在空荡是楼道里响起,西澳一直按着门铃,但是,面前的门丝毫没有动静,阿勤背对着西澳,自己站在一边想着事情,这个小区有点异常,今天是周末,为什么,一路上来,就没有一家屋里有动静,虽然要休息,但是,现在都下午14点左右,也该起床了吧。 

“阿勤,没人。”西澳连续的按了三分钟的门铃,始终没有人开门,阿勤在心里说着抱歉,一脚踢开了关闭的门,凌乱不堪,屋里没有任何生活迹象,就连客厅都是乱糟糟的,突然从里面的房间里传来破窗的声音,阿勤立马握紧腰间的枪,又是一脚踢开房门,屋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原本关上的窗户打开了,阿勤趴在窗沿上,看着楼下,看着跑得远远的人,一拳打在墙上,西澳站在房间门口,想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阿勤……” 

“通知沈升,人跑了。”阿勤捂着手,错过西澳离开了房间,西澳打开手机,跟在阿勤的身后,“沈升,人跑了。” 

“好,我和PPT和狐狸马上过来。”沈升挂断电话,看着另外三人,“之之,你先回警局,我和PPT还有狐狸,去捉人。” 

“好。” 

 

小区大门,阿勤想着那人的逃跑路线,很谨慎,还特意绕开她的视线,压根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阿勤,沈升她们来了。”原本和门卫聊天的西澳一回头就看到沈升开着车过来了。 

沈升一下车就看到阿勤包扎着的手,但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不是常事吗,“她家里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家里没有什么丢失的东西,现金,一切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被拿走。” 

“那就好,我们上去看一看。” 

 

“虞陶,拿这个去检验科。”白之一进来就被证据袋递给虞陶,虞陶看着证据袋里的那节手指就有点恶心。 

“好。” 

检验科,虞陶靠在墙上,手里翻看着微博,突然在私信那看到一条消息,「城西路豪天酒店」 

这不是上个案子的案发地吗?虞陶没有管,也没有删掉,拿到检验单后,就立马跑到专案组办公室找晓梦。 

“晓梦!帮我查一下这个IP地址。”虞陶把手机扔给晓梦,然后自己又跑去法医科。 

“哦。”晓梦打开手机,就看到私信那又有一条消息,「别不理我,我知道你在那」 

晓梦马上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很快,就看到这个IP地址,那是,沈升家。 

“不可能吧。” 晓梦看着电脑上的IP地址,一脸不相信的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拨通虞陶的电话,“地址我查到了,沈升家附近。”

“好,我马上去找她们。”虞陶挂断电话后又收到那人的私信,「来找我呀,我在你认识的地方」

“什么呀。”虞陶一下子关掉手机,启动汽车,前往北樱小区找沈升。


吴邓家里,沈升一推开门就看到凌乱不堪的客厅,还有,半开半闭的房门。

“四处看看。”沈升拿出口袋里的手套,在房间里到处翻找着,看着最里面的门,“这个门,有看过吗?”

 “没有,我们一进来就往这个房间去了。”阿勤站在沈升不远处,指着被踹开的门,表示,没有去过里面。

“砰!”门被打开,沈升捂着嘴,看着屋里,还是什么都没有,但是,墙上贴着的照片让大家有点打冷颤。

墙上全是吴邓的照片,什么样的都有,就连,她洗澡的照片都有,沈升捏住一张照片,打算拿下来看看,结果发现,照片后面还有,“这……”

确实有点恶心,是,分尸的时候照的,但是,这个房间,不在这,“发给晓梦,查。”

沈升放下照片,错过站在门口的狐狸,站在门口,想着刚刚看到的照片,是什么人会一直监控吴邓,是她的爱人?不可能吧,为什么房间里没有一点吴邓的生活痕迹。

“沈升,查到了,在城西。”PPT拿着手机,递给沈升,“好,马上过去。”

等虞陶到北樱小区,人都走了。

“沈升,你们在哪?”虞陶从楼下下来,“我们现在在城西,你不是和之之在法医科吗?”

“我刚刚收到一条消息,是关于你的。”

沈升一脚踩在刹车片上,差点撞在路边的路灯上,“你说什么?”

 “有人用你的IP地址给我发消息,但是,我不知道对方是谁。”

 “那人有说什么吗?”

“让我去我认识的地方。”

“去,通知南南和夏夏,和你一起。”

沈升挂断电话,又立马启动汽车,坐在旁边的阿勤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刚刚打在墙上的手有点疼,早知道就不这样了。

“西澳,查这附近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

“好。”西澳拿出放在座垫下的平板,手指灵活的在屏幕上翻找着,“找到了,豪天酒店有个地下室,也不属于豪天酒店,是个私人的地下室。”

“一会,我,狐狸,阿勤,PPT进去,西澳在外面守着。”

“好。”


车停在豪天酒店地下车库里,从这,可以进入地下室,虽然也不抱有希望能在这找到嫌疑人,但是,当沈升一脚踢开关闭的门时,她就看到,嫌疑人坐在一片血腥里,看着手里的照片。

“走!”


虞陶没有找到那个给她发消息的人,但是,她们在沈升家附近找到了一封信,没有名字也没有地址。


“尸体,哈哈哈哈哈有一部分被我弄成了工艺品,有一部分,扔河里了。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个,疯子。”




啥也不是,就这样吧

 


Sylvia
📃邓布利多军D.A.宣传单(...

📃邓布利多军D.A.宣传单(自制壁纸)

欢迎抱图!

D.A.  Forever❗️

🙆一日四更,快来夸夸我宝贝们轻点喷

📃邓布利多军D.A.宣传单(自制壁纸)

欢迎抱图!

D.A.  Forever❗️

🙆一日四更,快来夸夸我宝贝们轻点喷

青条子

⭐耽搁了好久的初心小彩蛋,
刚做完004就想弄,一直忙东忙西搞到现在才出来,
004封底的这八颗蛋终于出生了。

是数码宝贝初代最可爱的八个孩子和最可爱的七只成长期加一只完全体。

怕弄多了 照例还是通过@东胜傲来杂志社 走yu订的方式,
本周六(18日)00:00开始,
到下周日(26日)24:00结束,
同时开始二刷补货的还有光暗双子辉一辉二(图4)。
图2有搜索方法和内容详细。

大眼仔那边有抽奖,欢迎去瞧一瞧w

⭐耽搁了好久的初心小彩蛋,
刚做完004就想弄,一直忙东忙西搞到现在才出来,
004封底的这八颗蛋终于出生了。

是数码宝贝初代最可爱的八个孩子和最可爱的七只成长期加一只完全体。

怕弄多了 照例还是通过@东胜傲来杂志社 走yu订的方式,
本周六(18日)00:00开始,
到下周日(26日)24:00结束,
同时开始二刷补货的还有光暗双子辉一辉二(图4)。
图2有搜索方法和内容详细。

大眼仔那边有抽奖,欢迎去瞧一瞧w

西澳澳

躲避楼下丧尸的日常

脑洞来自日漫《学园孤岛》 

半全员向

人员记住就写,记不住就不写了 

纯属虚构,请勿当真 


2032年,全面爆发丧尸病毒,没有人幸存。 

但是,在DA大学,还有一群人没有被感染。 


沈升拿着手里的棒球棒躲在墙后,墙后是丧尸,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就沈升一个人也够呛,沈升捏紧手里的棒球棒,轻声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一定要冲出去,突然墙后没有了动静,沈升尽量的不让自己暴露在丧尸的视线里,但是,看向墙后的时候双眸放大,看到手里拿着军用铲的PPT,PPT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歪着头笑着看向沈升,“走吧,...

脑洞来自日漫《学园孤岛》 

半全员向

人员记住就写,记不住就不写了 

纯属虚构,请勿当真 

 

 

2032年,全面爆发丧尸病毒,没有人幸存。 

但是,在DA大学,还有一群人没有被感染。 

 

沈升拿着手里的棒球棒躲在墙后,墙后是丧尸,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就沈升一个人也够呛,沈升捏紧手里的棒球棒,轻声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一定要冲出去,突然墙后没有了动静,沈升尽量的不让自己暴露在丧尸的视线里,但是,看向墙后的时候双眸放大,看到手里拿着军用铲的PPT,PPT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歪着头笑着看向沈升,“走吧,瑶瑶有点着急你的安全了。” 

沈升松了松手劲,拿起放在地上的背包,“走吧,这次收获不少,估计可能平安度过一段时间。” 

PPT和沈升翻过路障,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没有破损就上楼了。 

社团活动室,瑶瑶在门口站在,明明自己都让PPT去找了,但是,还是不放心。 

“瑶瑶,PPT这么厉害,会打不过丧尸?”栗子抱着盒子,站在瑶瑶的身后,估计现在瑶瑶在自责为什么不多派几个人出去,应该拦住沈升,不让她一个人出去。 

“我们回来了。”PPT和沈升同时喊道,“楼下路障还好吗?”瑶瑶接过沈升递过来的物资,“一切还好。”沈升把棒球棒放在墙角,比了个ok,“瑶瑶都快担心死了。”夏夏靠在椅子上,把头往后仰,倒着看着她们,一瞬间天旋地转的,夏夏回过神来就看到对面的白之,“你后仰突然倒下去了怎么办?” 

“不会的,相信我。”夏夏拍着胸脯对白之保证着,沈升看着原本热热闹闹的活动室里现在就几个人,“瑶瑶,其他人呢?” 

“去地下室了,阿勤和南南在天台,哎,沈升你去哪?”瑶瑶无奈的扶额站在原地,身后的PPT好像想到了什么,也离开了活动室。 

 

“南南,天台的太阳能还能用吗?”阿勤看着爬到太阳能上的南南,南南检查了一番,“还能,但是,最近都是阴天,可能备用的电能用不了太长,得节约了。” 

“咔嚓。”关上的门被推开,阿勤和南南同时回头去看,就看到沈升站在门口,“沈升,回来了。” 

“嗯,太阳能怎么样?”沈升关上门,朝她们走去,“一切还好。” 

 

地下室,晓梦轻轻推开关闭的门,没有丧尸,“安全。” 

身后跟着西澳和狐狸,这次来地下室就是为了找到虞陶,虞陶那家伙刚刚莫名其妙的跑出去,要不是一直跟在她身后,还真的找不到她。 

“晓梦,我们能找到虞陶吗?”西澳手握着手电,在周围照着,狐狸在后面留意观察着,“能,相信我。”晓梦手里拿着不知道在那拿的匕首,哪怕,找不到人也要搞清楚虞陶跑哪去了。 

此时,虞陶躲着身后的丧尸,在黑暗的地下室里跑着,突然被一个人拉到储藏室。 

“你是?”虞陶缓下来,看着眼前的人,“嘘,要想活命,就不要出声,我是谁一会再说。”暄和伸出手指,放在嘴上,让虞陶安静,自己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丧尸因为没有了目标,也放弃了在这周围,缓缓离开。 

“离开了,你是这里的学生?”暄和听到外面没有了动静,就回身问着虞陶,“嗯,我叫虞陶,你呢?” 

“暄和,学校里的心理辅导老师,你怎么一个人就跑到地下室来?”暄和靠在墙上还是很警惕的看着虞陶,“我,不知道。” 

“啧,那你一个人在这学校里?”暄和不敢确定这学校还有人,她才来这学校不久,很多地方都不熟悉,“有好多人,都是我朋友。” 

“还有人啊,我还以为,人都没了……”暄和靠在墙上嘀嘀咕咕的,虞陶没问她在说什么,只是,趴在门上,透着半透明的玻璃看着外面。 

晓梦一行人路过储藏室附近的时候,被袭击了,突然出现的丧尸让三人分散开,晓梦手握着匕首还好,就是西澳啥也没带,狐狸身手敏捷,早就绕开出来的丧尸,一个后翻,落在晓梦的身旁,“西澳!” 

“啧,拿着,出去救人。”暄和从里面拿出铲子,递给虞陶,虞陶看着手里的铲子,一脸疑惑,“用这个?” 

“不然呢?”暄和说完,就拿着铲子出去往丧尸脖子上一砍,丧尸应声倒地,暄和看着被丧尸围在角落的西澳,伸出手拉起西澳,“没事吧?”晓梦和狐狸刚解决完那边的丧尸,然后在路过储藏室的时候看到了愣在原地的虞陶,也一并喊了过来,“谢谢你。”西澳回过神来,向暄和道谢。 

“没事,你们都是幸存者?” 

“嗯。” 

 

 

啥也不是,就这样吧 

没有后续,别看了 

 


Mr.Me's  bunny

超AAAAAA的April——

昨天看I.C.K萌到爆炸

官方是亲的!!!!

超AAAAAA的April——

昨天看I.C.K萌到爆炸

官方是亲的!!!!

西澳澳

手法不熟练,模仿个啥?

刑侦AU 

无明显CP向 

试水文,看情况码后文 

4k+ 


豪天酒店,沈升拉开隔离带,手上戴着手套,看着已经封闭的房间,PPT拉着手上的手套,慢慢的靠近沈升,“沈队。”“靠,吓死我了。” 

“沈队,这次的受害者还是和上一次的受害者一样,还是在胸口上有一个数字。”PPT刚检查完尸体,出来就看到沈升进来,“数字?这次是几?”沈升接过PPT手里的证据袋,“21。” 

房间里面,白之翻看着尸体,血染着白色的床单,虽然死的样子不是很惨,但是,看着脖子上的划痕也是有点渗人,“白之,有什么发现吗?”沈升...

刑侦AU 

无明显CP向 

试水文,看情况码后文 

4k+ 

 

 

豪天酒店,沈升拉开隔离带,手上戴着手套,看着已经封闭的房间,PPT拉着手上的手套,慢慢的靠近沈升,“沈队。”“靠,吓死我了。” 

“沈队,这次的受害者还是和上一次的受害者一样,还是在胸口上有一个数字。”PPT刚检查完尸体,出来就看到沈升进来,“数字?这次是几?”沈升接过PPT手里的证据袋,“21。” 

房间里面,白之翻看着尸体,血染着白色的床单,虽然死的样子不是很惨,但是,看着脖子上的划痕也是有点渗人,“白之,有什么发现吗?”沈升走了过来,蹲下身看着尸体,“沈队,尸体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但是,在枕头下面发现了一根长发,我一会回警局检验一下,还有,死者的右手有明显的绑痕,但也不排除他有那个癖好。” 

“什么癖好会绑自己?”PPT跟着进来,就听到白之的话,也是蹲在尸体旁边,看着尸体右手上的绑痕,“通知一下晓梦,把死者目前知道的信息发过去,让她马上查一下死者的所有信息。” 

“好。” 

 

专案组,晓梦坐在椅子上无聊的打着游戏,还时不时的叹气,坐的远远的西澳早就忍不住了想打断晓梦的心,“晓梦!你干嘛呢!” 

“我,闲得!”晓梦看着屏幕里的失败就想哭,“叮铃铃~~~” 

“喂,查死者吗?好的。”晓梦挂断电话后,点开微信就看到PPT发过来的死者信息,另一只手在一边的键盘上的敲打着,“dei查到了,西澳,帮我拨打沈升的电话。” 

“哦好。”西澳拿着手机,拨通了沈升的电话,“沈升,死者名叫陶伟,43岁,是成北集团副总,也算是有钱吧,再具体的信息我已经发给你了,要不要我们过去帮忙?” 

沈升听到消息提示声,双手在方向盘上盘旋着,对着耳机说道:“让西澳和夏夏去一趟成北集团,喊狐狸和阿勤去一下他家,还有,通知虞陶,一会迎接白之和尸体,给我查清楚死者是怎么死的。” 

“啧啧啧,沈升,这么大个伤口看不到吗?”PPT坐在副驾驶座上吐槽道。 

“不一定是刀伤啊,可能是先被其他什么弄死的呢?”沈升反驳PPT。 

“好好好,沈升,你先开车,那我干嘛?”晓梦听半天才知道自己没啥事可以做。 

“你?和南南出外勤。” 

“啊?” 

西澳在一旁忍笑忍了半天,看着晓梦越来越黑的脸,就立马拿着外衣去找夏夏。 

西澳一路跑到资料室,“夏夏!出任务!” 

“啊?去哪啊?”夏夏从一堆资料里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西澳,“去死者公司。” 

 

成北集团,西澳和夏夏一下车就看到公司门口一大堆人,西澳拿出证件,打开让他们看,“我是警局DA专案组的警察,西澳,我想了解一下你们副总最近有没有什么对家什么的?” 

“陶总吗?没有。”为首的人回答了问题,夏夏单手摊开本子,记录着那人的回答,“那,你们副总今天有来公司吗?” 

“没有,我们今天在外面就是等陶总来,好开工。” 

“开工?是要做什么吗?” 

“就是最近工地要人帮忙,陶总说让我们去工地锻炼锻炼。” 

“好,那有什么异常就给我们说一下。” 

西澳礼貌的向那人道了谢后就拉着夏夏离开了,车上,西澳启动汽车,看着一旁的夏夏,“你觉得,是不是有点不太正常?” 

“是有点,一般来说,一个公司的副总,怎么说,都会得罪些人,这个陶伟,是不是干净得有点不正常?”夏夏伸手拉出安全带,靠在座椅上,思考着刚刚公司员工的回答,“我们去一趟他们所说的工地。” 

 

狐狸站在房子门口,一直按着门铃,就是没有人开门,阿勤站在一旁无奈的刷着微博,“狐狸,你说他家是不是没人啊?” 

“怎么可能?我问晓梦了,家里有个名叫崔微的妻子,还有个女儿,虽然才三岁,但是,也不可能不给我们开门啊。”狐狸一直戳着门铃按钮,阿勤也不打算反驳,看着微信里白之发在群里的照片,血淋淋的,但是看那伤口,不像是直接划开的,像是,死后割破的。 

 

白之戴上手套,手里握着解剖刀,站在一旁的虞陶手里拿着笔,在本子上记录着,“之之,他是被直接杀死的吗?” 

“不是,刚刚初步解剖,身体里有大量残存安眠药,但是不到一分钟内就被人割破脖子上的大动脉,所以现场才会有这么多血迹,” 

“那,之之,你觉得,死者的右手为什么会有被绑的痕迹?”虞陶咬着笔帽,被白之瞪了一眼,才放下手里的笔,夹在本子上。 

“一般来说,死者有一种癖好,捆绑。” 

“啊?” 

“你还小,不明白是正常,走,陪我去趟检验科。”白之摘下手套,拍了拍虞陶的肩膀,虞陶愣了一秒后立马跟上白之,检验科很快给出了那根头发的DNA。 

“崔微?之之,你确定是崔微的头发?”阿勤和狐狸同时对着手机喊到,两人在陶伟家门口按了半天的门铃,还是没人应,就直接蹲在他家门口,“我确定。” 

“那崔微的嫌疑就大了,马上通知沈升,还有在这附近的西澳和夏夏,我和狐狸现在还在他家门口蹲着,估计还躲在家里,嗯。”阿勤挂断电话就立即给西澳打电话,“喂,马上来陶伟家。” 

“哦,好。”西澳接通电话才听明白阿勤在说什么,就立即掉头从工地赶了过去。 

“家里还有一个三岁的孩子,要是不是崔微,怎么办?” 

“现在就只能以嫌疑最重的判断。” 

 

沈升很快就从酒店那边赶过来,PPT跟在后面,“怎么断定崔微就是?” 

“警局里有DNA库,在酒店的那根头发之之拿给检验科的检验,最后判定是崔微的头发。”狐狸复述着刚刚白之在电话里说的话。 

“那,我们没有传唤令啊?”沈升双手环胸,看着蹲在地上的狐狸,“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我已经通知南南,让她带着传唤令过来。” 

说曹操曹操到,南南下车就看到一群人站在陶伟家门口,像极了讨债的,“沈升,传唤令。” 

“好,按门铃。”沈升接过南南手里的传唤令,对着站在门铃旁边的阿勤喊道。 

“知道了,这次就不知道崔微开不开门了。”阿勤无奈的按着门铃,很快,门开了,崔微站在玄关那,疑惑的看着她们,“你们是?” 

“你好,我们是警局专案组的,我是专案组组长沈升,我们想请你去一下警局。”沈升打开传唤令,让崔微看,“好。” 

 

审讯室,阿勤和夏夏看着对面的崔微,阿勤拿出检验报告,递给崔微,“这是在你老公尸体旁边发现的头发,经过检验,是你的。” 

“我知道这头发是我的,因为我今天早上去找过他。”崔微冷笑着推开报告单,靠在椅子上看着阿勤。 

“你去找你老公为什么会在酒店里?” 

“你会带你的情人回家吗?警察,他带着小三去家里,我还要笑着迎接吗?自然是在酒店里了。”崔微一提起小三这个字眼就有点激动,阿勤扶额,叫她冷静点,“崔女士,你冷静点,我们不是想要知道他在家里的事情,你今天早上找他,是因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小三的事情。他要和我离婚,财产分割,要我带着女儿离开,我早就发现他不正常,没想到是这么不正常。”崔微还是有点激动,手舞足蹈的。 

“好,那崔女士,你有对陶伟动手吗?” 

“没有,是他单方面打我。”崔微说完就扒开额头上的刘海,夏夏一抬头就看到她额头上的淤青,“他有家暴倾向,我就一直看在孩子的面上没有和他离婚,现在带来个狐狸精就要和我离婚。”崔微唾弃的说着话,手指在桌上划拉着。 

“那,崔女士,你能说一下,陶伟的情人叫什么吗?” 

“哼,叫啥我不知道,反正就是在公司上班的一个贱人。” 

“好,崔女士,你现在还不能离开,等时间到了你就能离开了。”


阿勤和夏夏出了审讯室就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女的这么能说,刚刚划拉桌子的时候耳朵都快炸了。 

“夏夏,通知一下沈升,我们可能要去见一下陶伟的那位情人了。”阿勤拍了拍夏夏的肩膀后就出警局大门,留下夏夏在警局大厅愣着,“不是,阿勤!” 

 

专案组,夏夏推开门就只看到晓梦一个人在,在那哀怨的玩弄着手里的玩偶,“晓梦,沈升她们人呢?” 

“接到西澳的电话,去陶伟公司了。”晓梦把头埋在玩偶里,露出眼睛看着夏夏,“帮我查一下陶伟的情人的信息。” 

“好。”晓梦一听就回身在电脑上寻找着,“找到了,陶伟情人名叫林安,是成北集团副总的秘书。” 

“信息这么少吗?” 

“有人把我的设备拿走了。” 

“好吧。” 

 

“陶伟情人名叫林安,是陶伟的秘书,两人是地下情关系,由于陶伟一直没和妻子崔微离婚,林安和陶伟也是处于一种关系劈裂的情况,沈升,我查了陶伟的经济情况和社交网,都还好,也没有什么经济纠纷和对家。”西澳翻看着平板里刚刚查出来的信息,对驾驶座上的沈升说道。 

“那就是崔微和林安的嫌疑较大,查了他的通话记录了吗?” 

“查了,没有。” 

“那就奇怪了不是吗?”PPT朝西澳伸手,接过平板,看着界面上的信息,总感觉那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沈升,你说,这是不是林安模仿024的作案手法?”PPT看着林安的年龄,有点怀疑林安并不是之前那几起案件的幕后凶手,倒像是林安模仿的。 

“有证据吗?” 

“这只是怀疑而已!” 

西澳一个头两个大,只好捂着耳朵听她们在前面吵着,024的手法她见过,林安并不是这么熟练的人,一切只能等见到人再说。 

 

狐狸和南南在林安家附近蹲着,可不能判断林安是在家还是在公司,在家那就请她去一趟警局,在公司也是请她去一趟警局,在哪都是请去警局。 

“咔嚓。”门被打开,狐狸立马按下身旁躁动的南南,两人躲在车后面看着林安的动静。 

林安探出头看着周围,才进屋拖出行李箱,关上门,想要离开,这时候狐狸冲了出去,打开证件,让林安看,“你好,请你去一趟警局。” 

“哐当。”林安立马扔下行李箱,朝反方向跑去,跑得过吗?跑不过。 

林安才跑了几米就被一旁冲出来的南南一把按到在地,“你跑啥?”南南从腰间掏出手铐,铐在林安的手腕上,这么反常,看来就是她了。 

“沈升,人找到了,我现在要求搜查林安的家,好。”狐狸看着倒在地上的林安,蹲下身,笑着对林安说,“你要是不跑就不这么狼狈,你干嘛跑啊?” 

“我难道要乖乖的被你们抓吗?”林安放弃了温婉的形象,对着狐狸那是一个破口大骂。 

“南南,通知局里来人搜查,我们会警局审讯。” 

 

“你杀的?”狐狸看着对面的林安,林安被刚刚的折腾,有点狼狈,“当然,我不杀他谁杀他?”

“林安小姐,我们并没有找到你的相关证据,你居然自己说出真相了,陶伟怎么会喜欢你啊?”南南还真是会说实话,但是看着林安的表情就想笑。

“怎么可能,你们怎么会没有找到我的证据?哈哈哈哈哈。”

 

林安涉嫌杀人案,被判刑有期徒刑五年。

 

“就这么完了?”沈升看着关押林安的车,就有点怀疑,“这次林安是自己暴露,也是意外收获。”

“024的手法她就模仿了零星半点,一点都不熟练,但是能把陶伟一个大老爷们下药,然后杀害也是厉害的。”

“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处处是bug,有什么不好的请指出

啥也不是

西澳澳

Bi hazard

借用密逃的医院主题 

微量毒人九号出场,就不打tag了 

bgm:Bi hazard 


半日记体,预告一下 

半全员向,无cp向,勿cue 


2025年4月25日       天气晴 

今天我隔壁来了个新的实验体,昏迷着被送进来的,我躲在帘子后,看着这一切。“编号07174一切正常。” 

看来,又是一个,可怜的家伙。 


病房里,除了毒人搬动病床的声音没有多余...

借用密逃的医院主题 

微量毒人九号出场,就不打tag了 

bgm:Bi hazard 

 

半日记体,预告一下 

半全员向,无cp向,勿cue 

 

 

2025年4月25日       天气晴 

今天我隔壁来了个新的实验体,昏迷着被送进来的,我躲在帘子后,看着这一切。“编号07174一切正常。” 

看来,又是一个,可怜的家伙。 

 

病房里,除了毒人搬动病床的声音没有多余的声音,毒人九号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病床,眼里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是对着对讲机喊了一句,“编号07174一切正常。” 

“喂药。”长官的声音在对讲机里响起,毒人九号好像看到了隔壁帘子轻微动了一下,他没有管,只是给新的实验体喂了药后就离开了。 

躲在帘子后面的夏夏见毒人全部出去,就急忙拿出藏在枕头下面的药瓶,打开瓶盖,沿着那人的嘴角倒了进去。 

夏夏看着她紧皱的眉头,伸手去舒展开,却被她一把握住手腕,“你是谁?”沈升警惕的看着夏夏,不是说好的会有人来接应她吗,怎么会是个,实验体? 

“我,我是你隔壁病床的,我叫夏夏。”夏夏纤细的手腕被沈升握在手里,床柜上的药瓶让沈升有点怀疑,“你给我喂了什么?” 

“解药,我偷出来的解药。”夏夏忍着痛,和沈升说着话,沈升看了一眼药瓶,就把夏夏放开,撑起身子坐在床上,拿出口袋里的通讯器,当着夏夏的面,打开了微型电脑。 

“你是?你不是实验体?”夏夏就愣在原地,指着沈升,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傻子。 

“我,不是实验体。”沈升说完话后,就没有理会夏夏了,夏夏也不打扰沈升,自己回到床上,手里拿着刚刚的日记本,在那涂涂写写的。 

沈升敲打着投影出来的键盘,余光一直看着关闭的门。 

在外面巡逻的晓梦看着手腕上的手表,对着一旁的毒人说,“我有事去一趟休息室。” 

“好。” 

晓梦绕开所有的监控,来到了病房,毒人的衣服让她一下子被夏夏看到,夏夏急忙躺下,手里紧握着的笔出卖了她现在的心情,晓梦摘下面具,摘下帽子,“沈队,你为什么要来?” 

“就允许你来,警局里现在已经安排好几个人来了,什么都没有找到,局长生气,安排我来了。” 

“我们,还在尝试。”晓梦站在沈升的床边,“她都能拿到解药,你们三个是干嘛的?”沈升转头看了一眼夏夏,看到她因为握紧的原因开始泛白的手指,“你们,平时都是怎么对实验体的?” 

“我没有参与,不知道。” 

“帮我给另外两个说一下,今天晚上,找个时间,来病房里找我。” 

“好。” 

天台,这次的毒人长官允许实验体到天台活动,因为,你逃不出去啊。 

“毒人三号,为什么你们要一直戴着面具,不能摘下来吗?”西澳看着离她远远的毒人三号,PPT没有说话,也没有摇头,西澳就当她是默认了,自顾自的在那说着话,“这次的实验体要是失败了,我们会被毁灭吗?” 

“不会。”PPT回应了西澳的问题,垂眸看着地面,耳朵里戴着的通讯器让她听清楚了沈升和晓梦的对话。 

“该回去了,编号06247。” 

“好。” 

 

2025年4月25日      天气晴? 

今天问了毒人三号一个问题,她没有太具体的回复我,但是,也很好了,毒人都不怎么和我们实验体聊天。 

 

“毒人四号,毒人六号找你。”毒人八号站在实验室门口冷漠是看着屋里的人,狐狸放下手里的记录本,戴好帽子,错过八号离开了,要不是她紧握的手,是看不出什么的。 

“找我有事?”狐狸背对着监控,遮住对面的晓梦,晓梦看着狐狸手里的药瓶,“我这几天一直在实验室检查解药,这次的病毒,可能比上一次还要严重。” 

“沈队进来了。”晓梦不知道狐狸有没有注意听,反正看着狐狸的表情,可能是有点惊讶吧,“我知道,我推荐沈队进来的。” 

“那你怎么一脸惊讶?”“我在惊讶你居然不知道。” 

“警局里是不是安排人在城郊了,我前几天在天台看到南南她们了。” 

“你怎么看到的?” 

“我用望远镜看的,就是希望他们不会看到。” 

“今天晚上,沈队的病房。” 

 

 

病房的门开了。 

沈升就这么坐在床上看着进来的西澳和毒人三号。 

沈升看着西澳身后的毒人三号,两个对上眼,沈升点点头,就没有再看过去了。 

“编号06247,编号06234,还有,编号07174,吃药。” 

 

城郊,南南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红点和路线,看向身后,白之和阿勤讨论着计划,不论今天怎么样,都要把实验体救出来。 

放在口袋里的电话响起,南南拿起一看是瑶瑶打来的电话,“喂,南南,这次的行动,局长已经下了命令,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明白吗?” 

“明白,这次,还麻烦总局的帮忙了。” 

 

 

 

啥也不是 

就这样吧 

没有后续 

催我也不写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条子
⭐004 后续预告 圆一个小小...

⭐004
后续预告  
圆一个小小的梦 。
还是会在 东胜傲来 社团发布 

⭐004
后续预告  
圆一个小小的梦 。
还是会在 东胜傲来 社团发布 

西澳澳

DA古堡欢迎你

cp向,半全员向 

略带点玄幻,不和实际,看就行了 

时间咱不管,写就完事了 


一道白光闪过,带着公司里的人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在这,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但是,玩的开心。 


“苏南晏!给爷出来!”阿勤气急败坏的提着裙摆走下楼,在古堡里找南南,白之无奈的跟在后面,一个不稳踩到了裙摆,啪叽一声摔在地上,“之之,你没事吧?”阿勤急忙转身跑过去扶起白之,“我没事。” 

“那就好。”阿勤也是很嫌弃身上的衣服,繁重的裙子有点限制行动,“你们在干嘛?”西澳一脸懵逼的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阿勤扶着白之站...

cp向,半全员向 

略带点玄幻,不和实际,看就行了 

时间咱不管,写就完事了 

 

一道白光闪过,带着公司里的人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在这,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但是,玩的开心。 

 

 

“苏南晏!给爷出来!”阿勤气急败坏的提着裙摆走下楼,在古堡里找南南,白之无奈的跟在后面,一个不稳踩到了裙摆,啪叽一声摔在地上,“之之,你没事吧?”阿勤急忙转身跑过去扶起白之,“我没事。” 

“那就好。”阿勤也是很嫌弃身上的衣服,繁重的裙子有点限制行动,“你们在干嘛?”西澳一脸懵逼的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阿勤扶着白之站在楼道里,“一看就是阿勤要去找南南算账然后之之踩到裙摆,就这样。”沈升手里握着拐杖,鼻梁上架着单边眼镜(请自行想象),原本扣好的纽扣被沈升解开,靠在楼梯扶手上看着她们。 

“沈升这身酷哎。”西澳朝沈升比了个大拇指,但是好像是想到什么事,“沈升,我们现在是在哪?” 

“不知道,反正一醒来就看到我这身上的服饰了,但是,不得不说,这衣服挺好看的。” 

“废话,沈升,你不穿裙子当然觉得这衣服好看了。” 

楼上吵吵闹闹,楼下一片安静,瑶瑶疑惑的跟着仆人走了出来,但是,还是踩住了裙摆,一旁的栗子眼疾手快扶住了快要和大地拥抱的瑶瑶,“我好嫌弃这个衣服!” 

“我也是。” 

客厅,夏夏无聊的玩着手里的茶杯,身后的管家是一脸惊恐的看着夏夏,“夏夏小姐,小心点。” 

“苏南晏!”虞陶从后花园进来,就看到一脸无奈的夏夏坐在沙发上,当看到夏夏的那个时候眼泪就下来了,“夏夏!” 

“冷静点,别靠近我,不是,你为什么和我们的服饰不一样?”夏夏努力的让虞陶坐在旁边,“我不知道,反正,一醒来就看到我在后花园,啊啊啊啊啊。” 

“叫啥?”南南捂着耳朵,摘下脸上的面具,翻身坐在虞陶的旁边,“我刚刚看了一下,整个古堡除了我们就是些仆人。” 

“南南,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吗?”晓梦突然从厨房跑出来,着实把南南吓了一跳,“不知道,反正,我看了,这个古堡都是我的。我是这里的主人,我叫甄夫人?” 

“苏南晏呀,一听这名字就不是一个活得久的。”阿勤换了一身衣服,纯白的西装衬出阿勤的肤色(啥?)拉着白之的手从楼下下来,一脸嫌弃的看着南南。 

“不是,这名字怎么会是甄呢?你姓陶多好。”南南看着房产证上的名字,不是,房产证? 

“咳咳,这房子是我的,南南你拿错了。”PPT站在客厅上方的阳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人,“你的是这个。” 

“哇,PPT可以啊,甄夫人。”南南知道自己不姓甄后就开始打趣PPT,“什么呀,这个不是我的,我的是这个。” 

PPT从楼上下来,手里还拿着个本子,放在茶几上,让大家看看。 

“PPT,你知道我们是为什么会来这吗?” 

“不知道。” 

 

 

 

 

行吧,就这样 

这就是个临时是脑洞

写的啥 

一会有时间码个童话故事 

哈哈哈哈哈

西澳澳

十年后的我们,一切都好

第一视角 

十年后 

半现实向 


我接到了南南发来的消息,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界面,我有点,不适应,这么些年,我一直都在学校里工作着,什么事没有见过,家长的无理取闹,学生的不听话,我多想找一个地方哭诉,现在,好像找到了。 

「好,我抽空过去。」 

我向学校请了假,买了机票,去了南南所在城市。 

我站在机场,看到了远处的夏夏。 

“夏夏!”我推着行李箱跑了过去,夏夏听到我的声音回了头,也是笑着看着我,“西澳!”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眼认出,大概就是,这十年的默契吧。 

“我们去...

第一视角 

十年后 

半现实向 

 

 

我接到了南南发来的消息,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界面,我有点,不适应,这么些年,我一直都在学校里工作着,什么事没有见过,家长的无理取闹,学生的不听话,我多想找一个地方哭诉,现在,好像找到了。 

「好,我抽空过去。」 

我向学校请了假,买了机票,去了南南所在城市。 

我站在机场,看到了远处的夏夏。 

“夏夏!”我推着行李箱跑了过去,夏夏听到我的声音回了头,也是笑着看着我,“西澳!”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眼认出,大概就是,这十年的默契吧。 

“我们去找晓梦吧。” 

“啧啧啧,仲夏夜之梦szd。”我打趣的看着夏夏,夏夏也没有反驳。 

“别这样,晓梦都有男朋友了。”夏夏愣了一秒后就开始反驳我。 

我们在机场拦下一辆车,前往酒店,在路上我和夏夏聊了最近的事。 

“怎么样?资格证考到了吗?”夏夏一开口就是我一直不想面对的问题,我尴尬的笑了笑,“还不知道成绩,但是,要相信我呀。” 

“不知道之之有没有当上法医或者是中医。” 

“哈哈哈哈,是要之之和郎老师一样吗?哈哈哈哈正骨警告。” 

酒店,出租车停在酒店门口,我和夏夏就推着行李箱走到前台询问着房间,“夏夏,西澳?你们来了。”不用回头看都知道是晓梦。 

“晓梦,好久不见。”夏夏立马抛弃我,跑去和晓梦待在一起,我是多余的,我知道了。 

我们三个拿到房卡后就分开回到房间,因为南南说自己还没有结束工作,先让我们在酒店里待着,工作结束就过来找我们。 

我刚打开QQ就看到班主任群发来消息,我又不得不打开放在行李箱里的电脑,编辑着教案。 

等我再次打开QQ时,群里已经99+了。 

群聊: 

南南:你们现在在哪? 

沈升:苏南晏,我已经到酒店了,你啥时候来? 

阿勤:苏南晏给爷死!不是说好的是来玩吗?怎么到现在你还没有结束工作,你们老板这么烦吗? 

暄和:我已经,快要风中凌乱了 

夏夏:酒店里好无聊 

晓梦:?你们都这么无聊吗? 

西澳:我靠,99+你们聊啥? 

大壮:我就不该打开QQ,我们老师又喊我改版。靠 

薄荷:大壮专业改版 

大壮:薄荷一边去 

虞陶:哈哈哈哈哈没一个人理南南 

狐狸:我迷茫了,我在哪?我迷路了 

栗子:我也 

瑶瑶:还不是你带的路 

夭夭:我,我在哪?好像是狐狸带的路 

白之:我到机场了 

阿勤:我去接你 

PPT:啧啧啧,没眼看 

 

 

酒店里,我躺在床上看着手机界面,回想着大家前几年在群里发的消息。 

南南顺利毕了业;虞陶选择在学校工作,帮助着学校里的老师们;阿勤在北美学习;白之有了医师资格证;沈升当了运动员;PPT去当了演员;暄和开了一家心理咨询所;大壮去见了易烊千玺;薄荷开了家花店;夏夏当了婚礼策划师;晓梦出版了自己的书……还有啊,我从实习老师转为正式老师。 

 

 

正式见面的那天,大家都喝了点酒,在KTV里一片欢歌笑语。 

南南醉着对PPT说:“PPT,你哪怕,戏不好,都不要,不理会,那些人,对你的评价,你是我们,最棒的PPT!”PPT嫌弃的看着南南,但是,也没有推开趴在身上的南南。 

“让我们,嗨起来。”喝嗨了的夏夏手拿着酒瓶站在沙发上,坐在旁边的晓梦还有点清醒,一直喊着夏夏下来。 

我端着酒杯,看着包间里的人,瞬间觉得好不真实。 

 

 

人生很短,遇见你们甚好 

激情文学,啥也不是 

写的不好,瞬间脑洞 

哈哈哈哈哈 

 


西澳澳

梨园戏

CP向 

民国时期 

由前几天剧本杀得到的脑洞 

时间私设,完全私设 

文不对题,打扰了 


“之之,这几天学堂里来了个学生,你可不要累着自己。”阿勤手里提着药包,和身旁的白之说着话,白之点点头,笑着看着这个关心她的家伙。 

“对了,这几天夏夏演出,我们去梨园看看吧。”白之看着这个不爱听戏的爱人,生怕阿勤说不听。 

“好啊,正好我有事要和晓梦商量。”阿勤摸了摸白之的手,心里想着这次的仗,还是不打要好点。 

梨园里,西澳看着化妆台前在卸妆的夏夏,手里拿着的披风还没有披到夏...

CP向 

民国时期 

由前几天剧本杀得到的脑洞 

时间私设,完全私设 

文不对题,打扰了 

 

 

“之之,这几天学堂里来了个学生,你可不要累着自己。”阿勤手里提着药包,和身旁的白之说着话,白之点点头,笑着看着这个关心她的家伙。 

“对了,这几天夏夏演出,我们去梨园看看吧。”白之看着这个不爱听戏的爱人,生怕阿勤说不听。 

“好啊,正好我有事要和晓梦商量。”阿勤摸了摸白之的手,心里想着这次的仗,还是不打要好点。 

梨园里,西澳看着化妆台前在卸妆的夏夏,手里拿着的披风还没有披到夏夏身上自己就被赶出去了,“西澳啊,你先出去一下,我休息会。” 

“好。”西澳关好门,到梨园后院去,歆歆早早的就在那等她了。 

“歆歆,抱歉,我来晚了。”西澳绕开院里的下人,跑到后院,就看到歆歆蹲在水池边玩弄着手里的树枝。 

“你这么忙,我等你也是应该的。”歆歆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皱褶,“家里人让我去学堂里上学,我可不想去,我一去上学,你一个人怎么办?” 

“怎么能不去呢,学堂里我认识个先生,她人可好了。”西澳生气的看着歆歆,突然下人进来说白小姐和勤小姐过来了。 

“走,我带你去见见。” 

夏夏刚卸完妆就看到门口的晓梦,明明之前西澳走的时候门还关着,为什么门开了她没有发觉。 

“我没有打扰你吧?”晓梦抱歉的看着夏夏,夏夏也被她这个样子逗笑了,忍不住的噗呲一声。

“角儿,有人来访。”下人站在不远处对夏夏说着话,“好,知道了。”

梨园大堂,白之坐在椅子上,举手投足间有一股优雅的气质,就这么玩弄着桌上的茶杯。

“白小姐,勤小姐,怎么想到来我这寒酸地方呢?”夏夏从后台过来,身后跟着城中军阀染晓梦,白之笑着看着夏夏,“让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请。”

西澳急忙跑到大堂,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拦住一个下人,西澳礼礼貌貌的问了一句,才知道人都在后台。

“扣扣。”关上的门被敲响,阿勤站起身打开门,就看到西澳和歆歆两个人站在门口,空中停顿的手有些尴尬。

“那个,我来找我家主子。”西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西澳?梨园班主,进来吧。”屋里的角落传来声音,西澳一愣,整个城里就夏夏知道她的身份,西澳错过阿勤,走进屋,就看到PPT坐在凳子上就这么看着她。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尹夫人啊。”西澳也认识她,再说了,谁不认识城里的大军阀沈升。

“哼,就不要喊我尹夫人,特别别扭,喊我PPT!”PPT把茶杯猛的一下摔在桌上(bushi),吓得西澳猛的一下冲过去,“梨园里就这茶杯最贵,PPT你得赔钱。”

“之之,我不是听说你班上来了个学生吗?叫啥啊?”夏夏一改平日里的高冷,趴在桌上开心的看着白之。

“不知道,我就知道来了个学生,对了,南南那家伙下海回来了,我们得找个时间敲诈她一下。”白之双手捧着茶杯,有一句说一句的。

一旁的歆歆都惊呆了,不是说好的梨园名角不好聊天呢,不是说好的学堂白先生不好相处呢,不是说好的尹夫人高冷呢,不是说好的西澳就是个丫鬟呢,我惊呆了。

一直坐在夏夏旁边的晓梦看到愣在原地的歆歆,眼里的警惕被夏夏看出来,夏夏顺着晓梦的视线看了过去,发现是陈家的陈歆歆,“陈小姐?”

“这是我朋友,夏夏,我先出去啊,你们聊。”西澳立马拉着歆歆出去,送歆歆上车后立马变脸,“对了,帮我提醒陈先生,不要什么人都安排在梨园里。”

“是。”

房间里,阿勤想着找个时间把晓梦喊出去,“阿勤,怎么了?”白之发现了阿勤的异常,阿勤摇摇手,表示没什么事。

晓梦知道阿勤这次来梨园的目的,笑着对夏夏说要出去一会,自己出去后一会,阿勤果然跟着来了。

“晓梦,这次的仗,你准备得怎么样了?”阿勤看着走在前面的人停了下来,自己马上走上前,看着晓梦,晓梦也不想打仗,“没有,晚我一点都没有准备,要是不打仗,你会和白之在一起吗?”

这个问题把阿勤问住了,她,不知道。

“你呢?会和夏夏在一起吗?”阿勤也知道晓梦对夏夏的感情,在这个年代,谁敢说喜欢一个唱戏的,但是,晓梦就敢。“会呀。”

“你可真大胆。”

夏夏看着关闭的门,她好像明白了晓梦为什么要离开了,看着一旁的PPT,两人对视,PPT明白了夏夏想要说的,“我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点。”

等西澳回来后,阿勤带着白之回去了。

夜里,西澳的房门被敲响,西澳打开门就看到夏夏穿着单薄的外衣站在门口,西澳急忙让夏夏进屋,夏夏攥着衣角,看着西澳。

“西澳,你会说出你的身份吗?”西澳一听到夏夏的话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就是害怕我说出我的身份吗?夏夏,我花大价钱重修梨园,让你出名,可不是为了我呀。”西澳蹲下看着坐在凳子上的夏夏,眼里的真诚显露出来。

“夏夏,回去后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演出。”西澳对着门口的夏夏说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夏夏点点头,就离开了。

沈家,PPT坐在客厅等着沈升,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PPT拿起话筒,听着对方的话,一会,就挂断了。

“夫人,该休息了。”

“知道了。”

 

等沈升回来后已经深夜了,沈升一进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PPT,突然亮起的灯晃了PPT一眼,“回来了?”

“嗯,你还没休息?”沈升手臂上搭着外套,头上的帽子还没有摘下,“还没,这次怎么样?”

“还行,就是,这几天我可能会在办公室住,你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

“嗯,对了,我表妹这几天过来这边,让她来家里陪我怎么样?”

“一切随你。”

 

 

“大王啊,此番出战,倘能闯出重围,请退往江东……”(选自霸王别姬)

夏夏站在台上,演着这一番霸王别姬,台下的人不能感受她的心情,演这出戏多年,但是还是会伤心啊。

西澳站在帷幕后看着台上的夏夏,好在,她没有白费这钱来修复梨园。

学堂里,白之迎接着新来的学生,“先生好,我叫虞陶。”

“你好,我是白之。”

阿勤站在码头,等着苏南晏回来,苏南晏一下船就看到站在码头上的阿勤。

“阿勤,我回来了!”南南飞奔着跑过来,却被阿勤一把拦住。“刚下船就想靠近我,不可能,回去洗澡在靠近我。”

“阿勤!”

 

 

 

激情文学,啥也不是

黑泽松月

官配好香,为什么冷到北极(趴

官配好香,为什么冷到北极(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