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eanwinchester

5255浏览    1803参与
潘

一场空梦 An Empty Dream (Mental Illness) - 一:有所失

▶背景:卡斯迪奥在虚空里进入永恒的长眠,上帝清除了所有人关于他的记忆。

▶本篇尝试了另一种故事类型,不同于《五等分的卡斯迪奥》的轻松风格,主要是从迪恩和萨姆的视角切入。还是一个关于SDC的故事,不过——这是三个朋友的主题,两个亲人的离开,和一个猎人意志崩溃的故事。


一:有所失

Ⅰ: AMISS


BGM: You're Not There (Grey Remix) - Lukas Graham/Grey


这辆英帕拉在州际公路上一路飞驰。多亏车主人对它悉心保养,此刻,在这当头烈日下,它的明亮光泽却不像来自漆黑的车体金属反射的日光,反倒像是它散发出自己的光彩一般。四周...

▶背景:卡斯迪奥在虚空里进入永恒的长眠,上帝清除了所有人关于他的记忆。

▶本篇尝试了另一种故事类型,不同于《五等分的卡斯迪奥》的轻松风格,主要是从迪恩和萨姆的视角切入。还是一个关于SDC的故事,不过——这是三个朋友的主题,两个亲人的离开,和一个猎人意志崩溃的故事。


一:有所失

Ⅰ: AMISS


BGM: You're Not There (Grey Remix) - Lukas Graham/Grey


这辆英帕拉在州际公路上一路飞驰。多亏车主人对它悉心保养,此刻,在这当头烈日下,它的明亮光泽却不像来自漆黑的车体金属反射的日光,反倒像是它散发出自己的光彩一般。四周再无其他机车和旅人,惟它是这片旷野风景画中唯一的动点。车子驰骋在广漠的郊野上,犹如荒原中一道黑色的闪电。迪恩坐在驾驶座上,而萨姆坐在旁边,靠着座椅打盹。高温和热浪常常使人犯困。车载电台关着,发动机的闷响就变成了伴奏,应和着气流擦过车窗的声音交响。

这旋律太过单调,迪恩想。

他的思绪接着飘到以前那些刺激经历上:猎杀恶魔,追捕天使,在利维坦的尖牙下逃脱,又阻止了天启毁灭世界;他们见过各种形形色色的鬼怪精灵,用圣火围困大天使,与“罪人的第一先祖”该隐交手,挟持过上帝的先知,甚至还亲眼见过上帝!这可是他和约翰猎魔时想都没有想过的事!自己和萨姆死里逃生多次,终于一切尘埃落定,他撑过了世界末日,萨米仍在他身边——现在就在副驾驶座上睡着,而约翰和玛丽也在天堂重聚,现在,就像上帝给温彻斯特一家的故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点。他们又做回普通的猎魔人,事情好像朝着正确的方向继续发展,没有来做交易的恶魔,也没有硬要附身的天使们。迪恩回忆起那群长着翅膀、纠缠不休、执着于兄弟残杀的狂热分子,他作出命题:恶魔很坏,天使也好不到哪儿去,都是一群混蛋。

迪恩下意识地偏过头去,通过车内的后视镜瞥了一眼后座,那里没有任何人。怪了,迪恩心想,他明明知道车里只有自己和萨米,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无意地,他又扫了一眼,就像这个动作只是他日常的某个习惯,像某种条件反射机制。

但是那空荡荡的位子却让他的心里产生了一股异样的感觉。迪恩移回视线,强迫自己抑制这个动作。不知何故,他愈是盯着那空空的后座,这股异样感觉就越愈强烈,更糟的是,他发现自己竟无法控制它。

这空空的位子让他有种失落感。



困意渐渐散去,萨姆打着哈欠醒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又简单整理了一下头发,以免它们压得不成样子。

“还有多远?”

迪恩张口要回答他,可那种失落感结结实实地堵在喉咙里,他的声音半分都泄露不出,似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扼断他发声,又顺着气管在胸腔肆虐,冲击着他的心脏,他再也无法平静。

迪恩不明白,他俩现在一切安好,这份失落从何而来?

没有听到回应,萨姆转过头,立刻注意到迪恩一反常态:双眼发红,身体绷得笔直,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仿佛要在那里狠狠烙下两个手印。

“迪恩,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这声音从他咽喉里挣扎着爬出,萨姆差点不能辨识。

“你脸色非常差。”

“我没事。”他不知道该如何向萨米解释,那份失落无以言表。

“迪恩,你绝不像没有事——”直到迪恩转过头,萨姆才发现他另一边脸颊上有一道泪痕,“究竟发生什么了?”他从未见过迪恩这样诡异的流泪。

迪恩转过头,抹去泪痕,那种沉重的感觉依然萦绕在心头,甚至让他的反应变得迟钝,他本可以避免让萨姆看到的他这副样子的。他忍不住向后视镜里再次看去,当感到那份失落颓然增强后立刻移开视线。他现在得强迫自己不再去重复这个无意义的动作,他必须停止这个奇怪的习惯。

“我可能有些累了。”迪恩停下车子。“我去后座睡一会。”

迪恩离开驾驶位,在英帕拉的后座上躺下来。对,只需要休息一会,他就会一切正常,迪恩想着,闭上双眼,投入睡眠的安慰之中。



他们离开那条州际公路已经两周了,两人都没再谈过当时迪恩的异常,尽管萨姆尝试提起,但是迪恩总能把这个话题敷衍应对过去,他只是一再向萨姆保证自己没有事。

确实,自那之后,迪恩再没有其他异常情况发生,事情似乎又回到了正轨上。

这天,迪恩肯定他收藏的磁带盒中有一盘不见了——偏偏只有那盒齐柏林飞艇音乐精选集像消失了一般,他就是怎么也找不到。他已经连续搜索了几天,问遍了所有可能接触过它的人,一无所获。这也意味着,在搞来另一盘相同的磁带之前,他都不能打开那个“齐柏林飞艇音乐的播放键”,这让他感到苦闷。

而且,当他发现磁带失踪后,仿佛触发了某个隐藏的开关。之后他的梦里开始频繁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那影子的轮廓像是一个穿着棕色大衣的男人。在他的梦里,那个人总是远远地站在旁边,足够远到他无法看清那人的脸;他也总是安静地立在一旁,没有任何声响,亦无任何动作,像一座塑像,凝固在路边,如果不是迪恩在另一个梦里看到他移动,他甚至不能确定那是个人——在那个梦里,那个人站在湖中央,向着水更深的地方蹒跚移动,直至让水漫过他的头顶。直至梦醒,迪恩都不知道他是否再浮上水面。

而在他的下一场梦里,那个人又出现了。

逐渐地,迪恩发现他和这个人的距离正在缩小,这使他能注意到这人身上更多的细节:梦到自己在地堡里,这个人就在隔壁的桌子旁背对着自己,摆弄着各种神秘瓶子。他外套一件风衣,浅棕色,解开的腰带挂在身后随着他肢体的牵动在身后荡来荡去。梦到自己坐在夜店的酒台前,穿着性感的脱衣舞娘在这个人的大腿上蹭着跳舞。她拉下他的风衣,让它松垮地环绕在他两肩下,露出里面黑色西装外套,她又拽着他的领带迫使他贴的更近。梦到自己捕杀恶魔,这个人也在旁边挥舞着刀刃,动作娴熟,像个身经百战的将士。可迪恩却从未看清他的面貌——迪恩尝试接近他,但这个人突然就消失在眼前,又瞬间出现在另一处,把手中的利器插入恶魔的胸膛。

迪恩知道,人类是不会有这种非凡的能力的。

随后迪恩又有新发现。

一晚他做了个和恶魔搏斗的梦,梦中的恶魔凶猛异常,他处于下风,只能勉强防守。恶魔一记重击将匕首从他手里打脱,迪恩眼看着那地狱产物快要用利爪贯穿他,突然那个风衣男子出现在他身前,用手掌抵住恶魔的前额,有光从那掌中溢出。他用着和天使一样的招式。

迪恩很快就觉察在类似梦境中,一旦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这个人就会闪现在自己身前,背对着自己,应对无论什么危险;这是他们相距最近的时刻——只要这人转个身,他们就能面对着面。最近一次,面对迎面袭来的恶魔,他甚至直接扔掉了武器,摆明了是等着他的老朋友风衣男出现;而后者果然没令他失望。

他从来都没让他失望过——他总是不负所望地出现,消除所有梦魇,又迅速离开,犹如一个沉默又忠实的卫士。至少他是友善的,迪恩想。

但是,下一次梦醒后,迪恩深深感到自己受到了背叛。



“罗薇娜,你得让他把那盒磁带还给我,还有,别让他出现在我梦里。”就在最近一次梦中,风衣男在迪恩面前,背对着他,举起的手中拿着迪恩失踪已久的齐柏林飞艇精选带。迪恩开始怀疑他不是自己梦境中的幻影,而是某种超自然生物,不仅偷拿了自己的音乐带,还干扰自己的睡觉。

迪恩终于告诉萨姆这一个多月以来关于这个风衣男的梦。然后他们找到罗薇娜,向她求助。

“我再说一遍,迪恩,没有梦魔纠缠你,”罗薇娜合上诅咒之书,“而且他们偏好古典乐!”

“会不会是中了诅咒?”萨姆问。

罗薇娜看着看着面前瓷碗里面的混合物,他们糊在碗底,死气沉沉的。阴性反应。

“也没有,迪恩比教堂圣水还干净。”

“也许是你们曾经遇到的人?”她问。也许只是一个温彻斯特的荒唐的梦,他们小题大做了。

“没有印象。而且他从来不让我看到脸。”

“你试过捕梦网没。”罗薇娜调侃,萨姆给她递出一个眼色:玩笑不合时宜,迪恩是认真的。

“抱歉,我帮不了你们。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朋友要来。”红发女巫拿起碗,转身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梦的谜团还未解开,他们却不得不离开了。当迪恩和萨姆走出罗薇娜的住所,萨姆突然听到他哥哥指着路边停着的英帕拉说:“他就在那!那个风衣男!” 

“哪?”

“那里,英帕拉旁边!” 

萨姆眯起眼睛仔细看着;车子安静的停在路肩。除了他们俩,这条街甚至空无一人。

“迪恩,那里没有任何人。” 

“你看不见?”迪恩转头看着他弟弟,那浅色风衣和深色车身明明反差鲜明,他却看不见?迪恩再回头,风衣不见了,那里只有他的车,孤零零的等在路边。

他走过去。只有车。

“难道是我看错了?”迪恩喃喃,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梦境重现。他还要继续被这个背影纠缠多久?迪恩不甘心自己成为了被动的一方。

“你一定是看错了。”萨姆坐进车里,迪恩发动车子,两人投入返程。



很快,又来一场恶斗的梦。梦中恶魔向他发起冲锋,迪恩紧握匕首,仍无行动。

他在等待合适的时机。

浅棕色的身形在眼前一闪动,恶魔立刻变成白光下的一缕烟灰。迪恩的时机来了。

他当即把匕首对着面前的人刺下去,尖刀穿透衣裳埋进脊背。受到偷袭的人向前蹒跚半步以缓冲迪恩的冲击,随后停滞在原地。与此同时,迪恩听到了某种古怪的杂音,像是收音机接收信号不良时半导体中电流的声响。

“你到底是什么?”迪恩问。

这个人伸手抽出背上的匕首,在迪恩眼前缓缓转过身来;随着这人转身的动作,杂音陡然拔升到极高分贝,越来越刺耳,越来越尖锐。迪恩感觉有把无形的刃捅进他的耳道,切割着他的听觉器官,他捂住耳朵,却不能阻止那声音钻进来。迪恩蜷缩身体低下去,他甚至不能维持着站立的姿势,但迪恩还是挣扎着抬头,他要看这转过来的人。

可是他的耳朵要废了!

就在这时,声音戛然而止,迪恩睁开眼,只见有淡淡的月光泻在床尾——自己已出梦境。


TBD.


▶P.S.

“An Empty Dream”灵感取自美国诗人朗费罗 (Henry·Longfellow) 的《人生颂》(A Psalm of Life)中一句“Life is but an empty dream!”;后来我发现在发现李煜的《子夜歌》中居然也有相似表述——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非常喜欢这不谋而合的两句。


▶被这个脑洞纠缠了好久,感觉自己这几天像是被一个发疯的缪斯绑架了......

小酱肘子
卡西迪奥口吐芬芳 2014丁卡...

卡西迪奥口吐芬芳

2014丁卡的(xiao)互(xue)相(sheng)伤(chao)害(jia)

卡西迪奥口吐芬芳

2014丁卡的(xiao)互(xue)相(sheng)伤(chao)害(jia)

产粮鸽虎兽

【SGDC】升温一学年(Ⅰ)

简介:校园普通人AU

主CP:Sam/Gabriel

副CP:Dean/Castiel

*有Adam出没

——————————————————————————————

  One

  Sam Winchester看着桌上的卷子,有些恼火地将手中的水笔盖上笔帽、扔进笔筒里。他有些头疼地后仰,将自己全身的重量压在椅背上。

  “该死!”

  Dean听到他的骂声,从床上探出他的脑袋,看了看桌上的卷子。一瞬间,Dean就明白Sam这样烦躁的原因。

  “怎么了,我们的天才男孩?还在为自己唯一无法接近满分的学科而苦恼吗?”

  Sam回头看了一眼脸上带着讨厌调笑意味...

简介:校园普通人AU

主CP:Sam/Gabriel

副CP:Dean/Castiel

*有Adam出没

——————————————————————————————

  One

  Sam Winchester看着桌上的卷子,有些恼火地将手中的水笔盖上笔帽、扔进笔筒里。他有些头疼地后仰,将自己全身的重量压在椅背上。

  “该死!”

  Dean听到他的骂声,从床上探出他的脑袋,看了看桌上的卷子。一瞬间,Dean就明白Sam这样烦躁的原因。

  “怎么了,我们的天才男孩?还在为自己唯一无法接近满分的学科而苦恼吗?”

  Sam回头看了一眼脸上带着讨厌调笑意味的Dean,不满地向Dean翻了个白眼。

  “伙计,你知道的。我担心我的生物会让我无法通过堪萨斯大学* 的面试。”

  “足够了,你的成绩足够了!哥们,别想太多,凭你的成绩,这不成问题,你会通过的。当然,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试着帮你找一个补课老师,就在我们学校里找一个。”

  “哦,谢谢…”

  Sam 的话还没说完,Dean 的手机铃声就打断了他。他将接下来的话咽了下去。这该死的齐柏林飞艇* ,他想。Dean看了一眼来电人,接通电话,走出房间和对面的人说了几句。他走的有些远,Sam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但随后他的动作就让Sam明白了打电话来的是谁。Dean冲进房间,不停在穿衣镜前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Sam敢打赌,打电话来的一定是他哥哥的好友和室友,Castiel Novak。虽然他知道Dean和Castiel之间有点来电,但毕竟他们仍然没有确定关系,不能随意公开说这些。Sam看着镜子前不断整理自己的Dean,忍不住笑出声。

  “Dean,别再扯你的领子了,放过它吧。你现在已经足够好了。”

  Dean停下他的动作,拿起桌上的手机和钱包,冲了出去,隐约还能听到他边跑边冲Sam保证。

  “Sammy,我会记得帮你问的……”

  Sam看着眼前关上的门,摇了摇头,“如果你真的没有被Cas冲昏头脑,记得的话…”

  等到Dean再一次出现在家里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了。Sam坐在床上,怀里抱着一个抱枕,浏览着网上的补课信息。说实话,他并不对Dean抱有太大的希望,尤其是那个和Castiel一起出门的Dean。

  “Sammy,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Dean,我对Cas烤的派不感兴趣。”Sam头也不抬地看着屏幕。Dean坐到了他的身边,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各类广告,撇了撇嘴,伸手将Sam腿上的屏幕合上,在Sam发出他的抱怨前解释道,“虽然Cas确实为我准备了派,但我可不打算和你共享,哥们。我给你带来的是另一个好消息,关于你的补课老师。”

  Sam转头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他,不敢相信他居然记得这件事。“补课老师?你有合适的人选了?”Dean骄傲地挑了挑他的眉毛,说实话,那像个孔雀,Sam这样想着,但还是略带期待地看着他的哥哥。

  “没错,Sam,这个人选再合适不过了。Gabriel Novak,Castiel的哥哥,也在我们大学,是生物工程的大三学生,我想由他来教你再合适不过了!”Sam有些复杂地看着他的哥哥,说实话,这个人选没什么不好的,但是,这给他一种他的哥哥选择这个人选完全是为了那个蓝眼睛男孩的错觉,或者这不是错觉。

  “这个人选确实不错,Dean,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我是指,手机号,我想问明天得给他打个电话聊聊。”“当然,Sammy,我早就问Cas要了Gabriel的手机号。”Sam点了点头,说实话,他这个哥哥虽然看上去不太靠谱,但事实上,在一些正事上还是很可靠的。

  “谢谢你,Dean。”Dean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本便签本,将写着Gabriel电话的一页撕下递给他。Sam接过纸张,将电话号码存到自己的手机里。

  Dean站起来,把Sam膝盖上的电脑放在桌上,走到门口,把手放在灯的开关上。“好了,你该睡了,Sam。这事就差你们的见面和辅导了。我得去看看Adam,他总是忘记关窗。”

  Sam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哥哥,就被子拉到自己身上,顺从地躺好。“晚安,Dean。”

  “晚安,Sammy。”Dean将房间里的灯关掉,把门关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音,随后就是安静。Sam侧躺在床上,看着门缝透进的光。他忍不住去思考,这个Gabriel究竟会是这样的。

  希望明天的电话会有所帮助吧。

——————————————————————————————

Alex:这篇不会特别长,很日常,每一部分的长度和更新频率都属薛定谔。依旧是自娱自乐,有人喜欢,那就多谢厚爱了。

  

产粮鸽虎兽

[Destiel]The End of The World(I)

CP: 2014Castiel/2009Dean

简介:这是一个原剧的魔改(?),是一个有小破车的神奇脑洞,当然车在后面。。。ooc属于我(画重点)


——————————————————————————————————————

One

     Dean站在破旧的木屋前,从虚掩的门中看去,入眼的是一片厚重的黑暗,只有几点烛火燃烧的黄色光线。就像、就像末世的气氛,他这样想着。他不知道是否应该进去,因为他对这里的Cass一无所知。

    他犹豫了好一会,终究推开了门,朝灯火处缓缓前进,熟悉的...

CP: 2014Castiel/2009Dean

简介:这是一个原剧的魔改(?),是一个有小破车的神奇脑洞,当然车在后面。。。ooc属于我(画重点)


——————————————————————————————————————

One

     Dean站在破旧的木屋前,从虚掩的门中看去,入眼的是一片厚重的黑暗,只有几点烛火燃烧的黄色光线。就像、就像末世的气氛,他这样想着。他不知道是否应该进去,因为他对这里的Cass一无所知。

    他犹豫了好一会,终究推开了门,朝灯火处缓缓前进,熟悉的低沉声音传来,他依稀分辨着传来的话语。“冥想,能够使......”

    Dean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下只觉得疑惑和可笑。他的小翅膀,上帝的天使,Castiel,可不是什么骗子,至少,在他那个时代。

    Dean终究是鼓起勇气,慢慢走进里屋。他斜斜地倚在门边,看到的是最出乎预料的情景,Castiel和几个女人围坐在一起,侃侃而谈着该死的冥想。

    不,这不是我认识的Cass,他这样想着,不由后退半步,老旧的木板随着他的动作难听的吱呀声。

     Castiel听到动静,抬起头,看向他,他们的目光交错了一会,Castiel收回目光,勾起嘴角,笑着和女士们“请假”。随后起身,走到Dean身边,伸手拍了拍Dean的肩膀,示意他跟上。

    他们走过幽暗的过道,来到了更深处的一间屋子,Castiel打开门,侧身让Dean进去。“冰箱里有啤酒,自己拿。”Castiel转身关上门,伸手打开开关。Dean有些不习惯地看着Castiel“过于人性”的举动,环视着屋里的环境,入眼的是出乎预料的有些整齐的房间。

    Dean的目光落到Castiel口中的冰箱上,犹豫着打开,看到了一排的啤酒,他拿出一瓶空一半的,也许是Cass先前喝了一半的吧,这没什么大关系,他这样想着,灌下一口,看向正背对着他的天使。这真的是Cass吗?他有些疑惑。

  Dean犹豫了一会,喉头动了动,试探着发问,“Cass?or,Jimmy?”Dean顶着他那双充满迷惑的绿眼睛,正好撞进闻言转头的Castiel眼睛里。他愣了一下,有些自嘲意味地勾起嘴角,Castiel,你可真是没用,是被酒精腐蚀了大脑吗?

        他这样想着,脸上仍旧如初,挂着慵懒的笑,昏黄的灯光照进他的眸子,蓝色的眼睛晕起暖色,“能看到你这个模样也实在难得啊,过去的Dean?”Dean听到他的话,有些说不出的激动,他确定这是Castiel,只有他能看出他来自过去,不是吗?

       Dean的喉头动了动,发出的声音有些颤抖,“Cas,既然是你,我想你可以将我送回我的时代?”Castiel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坐到有些许凌乱的床上,轻轻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Dean顺从地坐在他的身边,他感到周围的温度有些上升,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口,试图为自己降温。“

       Dean看着Cas又一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你可以帮助我回到自己的时间吗?“Cas看着他那湖绿色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扭头不去看他。他无法直面这样充满期待的眼神,他知道,他必定使这双眼睛充满失望。

  Castiel沉默了一会,还是告诉选择告诉了他事实,

  “抱歉,Dean,我做不到。我失去了我的荣光,我没有将你带回自己的时代的力量。“

Alex:嗐,其实我五月就开始写了,但是我太咕了,这次第一部分差不多也就千字,第二部分应该就有肉汤了,所以可能最早一周,最晚两周出现第二部分。

其实就是自娱自乐,有人喜欢的话,就谢谢大家的喜欢(?),第一次尝试,大家见谅吧QAQ 

小酱肘子

今天天气真好
适合看月亮
不下雨的温哥华!

今天天气真好
适合看月亮
不下雨的温哥华!

●○●●

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感觉,但是我看到满tumblr乱飞的spn gif是很羡慕的xxx

我也想用spn gif怼人,又简洁又明了,幽默而嘲讽,一连串gjf轰炸,噎得你无话可说

而且spn gif那么多,不用讲真浪费

所以翻到Google上去搬了一堆gif回来——就算平时不用来交流,存在手机里舔一舔也是好的嘛

和诸位分享一下XD

这一发是【DEAN WINCHESTER专场】

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感觉,但是我看到满tumblr乱飞的spn gif是很羡慕的xxx

我也想用spn gif怼人,又简洁又明了,幽默而嘲讽,一连串gjf轰炸,噎得你无话可说

而且spn gif那么多,不用讲真浪费

所以翻到Google上去搬了一堆gif回来——就算平时不用来交流,存在手机里舔一舔也是好的嘛

和诸位分享一下XD

这一发是【DEAN WINCHESTER专场】

叫我女王大人,啊哈哈哈哈哈

循环记忆

sd

ooc

群里的周梗 失忆w

这个大概就是一种病记忆只能记忆存在一天第二天就会忘记大概是这个样子


这个房间有些昏暗即使开着台灯也有很多地方光芒无法覆盖,环顾四周浑灰的墙壁上挂着些许枪支匕首那些都被保养的很好看样子这个卧室的主人很喜欢这些武器,房间中只有一张软床,床边柜上有一串钥匙在钥匙的旁边有个小小的立牌


  “这是你的爱车,拿着吧,记得把这个立牌藏起来不要让别的人发现它,等晚上回来的时候记得把钥匙放在这里还有立牌!”


  提供给屋子光源的台灯下放着一张照片还有个已经被翻过多次的本子。照片上印着一个30多岁的金发女人她看上去心情很好手臂自然的搭在一个黑发的中...

sd

ooc

群里的周梗 失忆w

这个大概就是一种病记忆只能记忆存在一天第二天就会忘记大概是这个样子


这个房间有些昏暗即使开着台灯也有很多地方光芒无法覆盖,环顾四周浑灰的墙壁上挂着些许枪支匕首那些都被保养的很好看样子这个卧室的主人很喜欢这些武器,房间中只有一张软床,床边柜上有一串钥匙在钥匙的旁边有个小小的立牌


  “这是你的爱车,拿着吧,记得把这个立牌藏起来不要让别的人发现它,等晚上回来的时候记得把钥匙放在这里还有立牌!”


  提供给屋子光源的台灯下放着一张照片还有个已经被翻过多次的本子。照片上印着一个30多岁的金发女人她看上去心情很好手臂自然的搭在一个黑发的中年年男人身上,二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对夫妻对对方毫无防备、全无戒心。深厚的爱意与温馨透过照片都能感觉到那份甜蜜。将照片翻过来上面写着几个字“这是父母,相信我他们爱你”拿起照片后一张小小的纸条掉了下来上面写着一句抱歉。


拿开照片还有纸片本子便完好的展示在了灯光下。

或许是个日记本?看上去很旧纸张虽然泛黄却被保存的很好没有一点破坏或者撕裂的痕迹,夹在页中间的东西让它看上去过于饱满就像是把所有能放进去的东西都放了进去一般,封皮上有许多凌乱而又奇怪的字母排列其上就像是暗语,若是仔细拼凑去掉多余的文字会发现上面写的是“you name is dean. Open  it !now!”


  翻开的第一页上面有许多专门剪到一起的照片,剪下来贴一起的人似乎都是同一个,那是个看上去笑起来很阳光的大男孩,留着将将遮过耳际半长的褐色头发,那头发看上去很顺滑保养的非常到位。照片合集下面用红色的油性彩笔写着一个大大的备注“sam !Samwinchester 你的弟弟,记得你要叫他sammy,他可能会表现嫌弃但是那不要紧他其实不介意这样!你很爱他dean 记得你很爱他,和他剪刀石头布的时候一定要出剪刀,别紧张这不难办。”


  缓慢的翻过第一页一个巨大的派渐渐映入眼帘“你喜欢这个,尤其是樱桃味的,当然还有各种各种垃圾食品比如汉堡xxx家的汉堡路过一定不要错过!那是你的最爱,别让Sam发现你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听着不能让他担心!做什么都放松一点”


  第三页上面有一张合照上面有一个有个梳着背头的年轻人还有第一页上着重标注的Sam,在他们中间有一个看上去很不是很愉悦的中年男人在照片里可以看见明显的啤酒肚,胡子不长只刚刚盖住面颊头上戴了一个鸭舌帽,在这个男人旁边有个小小的箭头衍生到旁边白纸处“boby,他已经不在了,但是你应该记住他。他和父亲一样重要”箭头衍生处还有一个看上去曾经粘贴过什么东西的地方现在那已经脱落只留下了黄化的胶水痕迹旁边写着“john,你的爸爸拜托不要忘记他当然旁边的是Mali你的母亲”


  第四页没有任何图片只有几个大字“你是个猎人,你不能忘记你是个猎人”大字旁边还有一圈小字“这是真实的,这是家族事业!你马上要经历的也是这些。记得照顾好Sam。”连在四页以后文字开始变多,那是一些灵异事件的记录还有‘打猎’的记录,内容开始变得离奇起来,鬼魂、食人魔、湖怪、狼人、吸血鬼、天使、恶魔、利维坦、天启...内容有些配了图片有些只有看上去像极儿童的涂鸦。是个新奇的世界又极具危险。那奇特的故事的日期一直衍生到最新的一天,而最新的那天上面只有个日期,页间夹着一片小纸片


“记得把今天的记下来,兄弟。然后把明天的日期标在后面空白页将这个纸条也夹在那里”


“Dean?你在干什么?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该出发了!Dean!”门口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停在门口那背对门翻着本子的人才意识到那个声音是在叫他,他有些茫然的转过头看去发现那是本子第一页出现的妹妹头男孩,那是--Sam。手上的本子在他转头看Sam的时候悄悄用照片重新掩盖住封面,他稍微思索了一会扬起了嘴角


“hey,sammy.又有新的案件了吗?”


昂一
舍友:我tm就没见过哪对兄弟是...

舍友:我tm就没见过哪对兄弟是这样的

舍友:我tm就没见过哪对兄弟是这样的

昂一

温丁美人合集,后5张是单图

我的首页真的没有CD吗(悄悄

温丁美人合集,后5张是单图

我的首页真的没有CD吗(悄悄

柴木蛋卷

群里的命题周测!【不是
题目是【停电】乌漆嘛黑的当然要——

群里的命题周测!【不是
题目是【停电】乌漆嘛黑的当然要——

柴木蛋卷
无脑小甜饼赶赶末班车我可以不过...

无脑小甜饼赶赶末班车
我可以不过七夕但我cp必须过七夕!
情人节快乐!!♡

无脑小甜饼赶赶末班车
我可以不过七夕但我cp必须过七夕!
情人节快乐!!♡

23@克制与理性
有些图画着画着就死了。(各种意...

有些图画着画着就死了。(各种意义上。

有些图画着画着就死了。(各种意义上。

23@克制与理性
坑掉的贴纸。 有一系列,结果只...

坑掉的贴纸。

有一系列,结果只画了一版,不想画了,发一发。

坑掉的贴纸。

有一系列,结果只画了一版,不想画了,发一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