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estiel

72.1万浏览    633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9 23:38
星期四的小翅膀

【Destiel授翻】Map of the World 05

1.5


--Day 7-- 

Dean用What Fresh Hell Is This[注]庆祝了他在营地一周的纪念日——外加无用地把每一本书扔在“这个Dean”小屋的墙上,而墙壁似乎正向他压来。

[注:是Art Bergmann在1995年在专辑Epic Records发的曲子。]


他们不会告诉他任何有用的东西,这一切付诸实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似乎印证了Castiel关于人类时间旅行的言论,结论是压倒性的——那就是人类不能这么做。但让他惊讶——考虑到他曾花在死亡或活在不是在自己时间线的时间长短来说


Dean把它们捡起来,...

1.5

 

--Day 7-- 

Dean用What Fresh Hell Is This[注]庆祝了他在营地一周的纪念日——外加无用地把每一本书扔在“这个Dean”小屋的墙上,而墙壁似乎正向他压来。

[注:是Art Bergmann在1995年在专辑Epic Records发的曲子。]

 

他们不会告诉他任何有用的东西,这一切付诸实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似乎印证了Castiel关于人类时间旅行的言论,结论是压倒性的——那就是人类不能这么做。但让他惊讶——考虑到他曾花在死亡或活在不是在自己时间线的时间长短来说

 

Dean把它们捡起来,扔在快要散架的椅子上,然后叹了口气,自己也倒在另一张椅子里,抬头看着天花板上裸露的横梁,越来越恐慌。事实上,那本书里已经没有他不知道的事了。对任何版本的Castie来说——不管他是天使、原神或瘾君子有一件事不会变;他们可能会因为很多原因说谎,但只要他们还是自己,就永远不会真正地伤害他

 

不管是哪个Castiel在这,他都非常确定;他不想让他死,如果可以让Dean回去,他会不遗余力找到办法的。就算没有其他原因,也有一个这样的事实——他似乎憎恨他的存在——Dean会承认,回想起来,也是因为他自己。

 

他靠在椅子上,把脚翘上桌子,试图想些什么事——任何事——但他的世界就被局限在这符咒保护下的营地里了,而且自从本周早些时候的“友好”交谈过后,Castiel就完全避开了他——没有他的陪伴,让这一切更像在地狱一样煎熬。

 

半听着收音机里传来的蜂鸣声——这是他和外界唯一的联系了,Dean思考着一个事实——这是他所经历过的最积极、最乐观的天启了。即使仍然缺乏对Lucifer的了解——但他现在没有带领着恶魔军队这件事非常引人注目——这些人对世界的FUBAR[注]也太冷静了。

[注:Fouled up Beyond All Recognition,形容世界一团糟的状态。]

 

俯身调大声音,有史以来最快乐的电台主持人轻松地谈论着交通和配给问题,然后又平稳过渡到了休斯顿被毁后的余波。显然,所有Croats都被消灭了——是个好事——但他并没有听到很多关于幸存者的消息。

 

除非你非常绝望,否则没人会炸掉一个城市。但在汽车广告和Axe除臭剂广告之间,不是所有人都能理智地宣布曾经繁华的城市已变成一座废墟。

 

这让他想到了人们甚至不尽力去隐藏它的原因;也许,他最终可能也会变成这样,但是嘿,他现在去过两个主要城市了,所以他可以这么想,也许是因为,播报员因为想要隐瞒之前发生的同类事——可能还不止一次——而分了心。

 

他从思考里回过神,意识到房间呈现出比之前更深沉的灰色,然后渐渐融成了完全的夜晚。

 

他站起身来,假装是因为和Castiel的约定,而不是他自己的不安,驱使他离开了Dean Winchester废弃的小屋,天已经黑了,这小屋除了像监牢和一个无人知晓已故去人的坟墓之外,再没有别的了。

 

他检查了一下手臂上的符号——上帝,他希望自己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他本可以在狩猎中使用这个——他从小屋里溜了出来,穿过一片杂乱的灌木丛,太阳正从地平线处落下,他有些害怕被人发现,但还是忽略了内心的恐慌。天气越来越冷,为什么明明是夏末,他却感觉已经到了多变的秋天,而他还没有找到像是加热器之类的东西,或者说,还没找到,到底是哪里的发电机在为小屋们供电。

 

他两步并一步,恼怒地擦去汗珠,伸手去够电灯开关,打开后朝厨房走去,也没管Castiel给他留下了什么样的食物。

 

他走了三步才意识到灯没亮,停了一下,皱着眉头走进黑暗。 

 

所以发电机的问题现在有点紧迫。他眨着眼睛,试图想出下一步该怎么办,然后被Castiel的声音吓到楞在了那里。 

 

“又有人试图修理发电机,看来他们失败了。”

 

他转向声音的方向,不耐烦地等待他的眼睛适应黑暗,最终认出了沙发上的那个轮廓,Castiel正躺在那儿。

 

“更像是弄坏了它们。”Dean有点疯狂地扫视着房间——他现在还没准备好应付Castiel的社交生活。“怎么回事?” 

 

“我对工业革命成果的理解,比你想象的还要理论化,”Castiel轻轻地哼了一声回答,“我不知道。”

 

还真是有帮助。”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不知道,”Castiel毫无兴趣地回答“Dean的小屋没有受到影响?”

 

“不知道,”他回答,在黑暗里眯起眼睛,试图更好地看清Castiel。 

 

“失踪领袖的小屋里灯却神秘地亮着?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对待那些想要对我驱魔的人。”

 

“我没想到这一点。”他感觉到沙发上的人动了动“你在研究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吗? 

 

没有任何一个世界的Castiel能懂得闲聊。那不是人类或天使的特征;那只是Castiel的特征。 

 

“还没有。”他没能阻止自己,补充道,“也没有召唤Lucifer来交易。” 

 

“这需要一个咒语,”Castiel笑着回答,“你想让我告诉你去哪里找吗?”

 

“你不必这么尽力,”Dean不安地向他保证;每一种本能都在告诉他,有些事已经彻彻底底地错了。”我真的已经不喜欢你了。” 

 

“而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Castiel抬起一个肩膀,耸了耸肩,好像他都懒得去努力把事情做好。Dean没有意识到他朝这走来,直到Castiel离得足够近,可以看到他的脸——脸的圆弧边缘模糊不清,皮肤也褪去了所有的颜色变得苍白,衬托得眼下那像瘀青一样的阴影更加明显。

 

感觉自己像是在玻璃上行走,他来到沙发边,舒舒服服地坐下,Castiel的眼神移开了,然后才能回过来好好地看了他一眼,这让Dean皱起眉头。 

 

“Cas,怎么了?”

 

“没用。”他把头向后仰,给了天花板一个被背叛的表情,“它本该让事情变得更简单,却没起作用。以前总会有用的——至少有一段时间是这样。” 

 

Dean盘算了下这句话。”你用了什么[注]?” 

[注:这里指的是毒*品]

 

“我不确定,”过了一会儿他说,“似乎不太够,“他盯着天花板。”你为什么还在这儿?” 

 

因为那是我答应过的,我信守诺言,你这个笨蛋,Dean差点就说出口了,但他没有。

 

“你为什么要我每晚都回来?” 

 

“居住规则太荒谬了。”Castiel的眼睛眨了眨,看向门口,动作很快——Dean差点就错过了,如果他不是正注意着。回头看了一眼珠帘——天哪,真见鬼——他站起身来,走到门口,这黑色的污迹形状过于规则,不可能是阴影。

 

手指抚摸着木头,他找到了预想中的东西——之前无论看的有多仔细,他都没能找出它的所在。毫无疑问,是个符咒的曲线——这痕迹是如此浅,以至于肉眼几乎不可见,而且简直完美地贴合木头的纹理。上面只有一点黏黏的感觉,几乎已经消失了——这血液很新鲜,肯定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他耐心地追随着符号的线条到了地面,它和盐线交汇在一起,然后他检查了另一边,还有到它顶部的长度,试图用手指画出这个形状,以便于日后能画出来。以诺语,他茫然地想,至少有两个和他胳膊上的相吻合。他抬起头,思考着这些值不值得他去询问,天哪,已经一周了,Castiel该早点说起这个

 

他来这里已经一个星期了,就那么突然地,从破垃圾桶后面爬出来,看到八个恶魔围着一个持枪的人——即使在三年后,不管在何处,Dean也能认出他来。

 

瘦骨嶙峋的凡人身躯,穿着一件过于宽松的夹克,漠不关心地握着一支步枪,用天使永恒的蓝眼睛盯着他。天使也许用他的剑刃换取了枪,用不朽换取了肮脏的人性,但他从没放弃成为一位战士。令那些恶魔惊讶的是,在这么一瞬间,他似乎只记得这一点。

 

Castiel带他出城已经一个星期了,Lucifer赢得战争已经一个星期了。自从Castiel最后一次寻找Dean Winchester的尸体,并看着他被焚烧以来,也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七天了。 

 

是的,他茫然地想,如果是那样的话,什么都没用,都持续不了太久。

 

我本不该活下来的,”Castiel说,声音游离,“这决不是交易的一部分。”

 

三年前,Dean不肯相信,他自己的圣诞未来鬼魂[注],能让自己的小队去送死,能让Castiel去送死,最后又自己赴死。他们知道Dean会把他们送去哪里,或者说,他猜是这样。他明白为了一个人,一个目标和一个刻在骨子里的信念欣然赴死的感受;他也明白,选择自愿上前为某个人挡下子弹,和某个人自己躲在你身后——因为知道你会为他们挡子弹,这两者是不一样的。

[注: the ghost of Christmas future,又名the ghost of Christmas yet to come ,出自查尔斯·狄更斯的作品《A Christmas Carol》(中文译名:小气财神)非常高,瘦骨嶙峋,纤细,有阴影的黑色斗篷和帽子,明亮的眼睛;可以预测未来的生物,但意在让人们知道未来不可改变。(资料来自Disney wiki)]

 

不是说那个看着Castiel走向死亡,只为分散敌人注意力的Dean Winchester不知道这个区别,他只是不在意

 

转过身,他注视着Castiel,他正凝视着昏暗的天花板,若隐若现的月光透过窗户,闪亮的银色沿着他苍白的皮肤流淌,这一幕像一记重击,落在他的心脏。突然间,他意识到自己的手紧紧攥成拳,指甲在掌中掐出了半月形的痕迹,因为溢出的血液而粘黏;他有些恍惚,好奇这会不会痛苦——因为他什么都感受不到。

 

Dean Winchester已经死去一周,在这个营地里,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在这个该死的营地里,一个最有权利去为此哀悼的人却不能这么做

 

“我没有办法,喝醉直到能遗忘一切,”Castiel低声说,眼睛盯着远处的某个点——他的神情告诉Dean,无论那是什么地方,都比这里要好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能花整个晚上的时间为此而努力。”

 

经过一番努力,Dean松开了拳头,把血迹在牛仔裤上擦干净,麻木的手指慢慢地恢复了知觉。 

 

“发电机呢?”Castiel猛地转过头,Dean没有想到还能更糟,但上帝啊,他错了——他之前还没有看到Castiel眼里蕴含的东西。”我在Dean的小屋里看到一个工具箱。你觉得你能等那么久吗?我会尽快的。”

 

他朝他靠近一步,目光与那对惊讶的蓝眼睛相遇,那种撼动人心的神色,像极了在高速公路中央,被死神以每小时六十英里速度碾压过来的小动物,无处可逃;或是一个人低头凝视着他面前正躺在床上的,亲兄弟的尸体。让世界终结不止一种方法,而Dean知道它们全部,他妈的每一个。

 

“Cas——”Dean舔了舔嘴唇,又试了一次,“我在这里,会不会让这变得更艰难?” 

 

过了一会儿,他看到他轻微地摇了摇头。”没有什么能让它更艰难。”

 

“好吧。”他吸了口气,才意识到自己正屏住呼吸。他不会离开的,即使机会一直就摆在那里,但他并没有意识到,他是多么想留下来。这是一个谎言,关于时间治愈一切;那种伤口永远不会停止流血。”好了,发电机呢?”

 

Cas吞咽了一下,”Dean——” 

 

“我也不能让自己醉到忘记这些,再也不能了。”Dean艰难地说,“不过,有时候我能假装自己可以,我会告诉你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现在,那该死的发电机呢?”

 

Castiel对他眨了眨眼,蓝眼睛里又是那种让人心痛的神色和灼热的悲伤,也许也有安心,但很快就消失了。“我会告诉你的。”

 

——————————————

Dean醉得不足以忘记那晚,他也不认为Cas。但他们都假装可以做到。

 

——————————

 

Chapter 1 完

TBC.

 

——————————

碎碎念:

 

这一章算是两人关系的一个转折,Dean终于看到了Cas的悲伤,也看到了Cas对自己的付出,他在内心也终于接受了自己的境遇,决定安心留在这里。

关于“挡子弹”那个观点,我真的想给作者鼓掌——你不能因为知道一个人会心甘情愿地为你挡子弹,就把他推到前面去——想想近期的丁……说的太有道理了。

有些地方作者写的很模糊,看了后文才会知道它前面在说什么,比如现在一直提到的那个以诺语的符号,后面就会出现好长一段描述(那个我真的好不想翻啊……)

另外小屋里被月光照耀的14卡有太太画吗,第一次看的时候好喜欢这个场景!!!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