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estiny2

1622浏览    53参与
滨西铁匠

车队第二波,hn大佬家的凶恶术士),AD老师家的正经泰坦,和Emon老师家的活力猎人


U1S1,术士卖的赛季皮就是好看哈

车队第二波,hn大佬家的凶恶术士),AD老师家的正经泰坦,和Emon老师家的活力猎人


U1S1,术士卖的赛季皮就是好看哈

·MarCh-WiNd·

01

CP 术士/猎人

大概就是一个猎人突然变猫的故事

别叫醒我,泡菜妹画的太香了(倒地


倒是机灵比他更早一步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过身体的变化吗,看来你也不算是一个合格的猎人。我指的是拥有谨慎思维与敏锐观察力的,”它兜兜转转在猎人的身边,随着说话的口吻而有幅度的舒展着身体,像是个面对长不大孩子的母亲般摇头叹气,“这是什么物质导致的,你是不是昨天将宝箱里开到的不明物体给吃了?”

“好了,闭嘴,我没有吃。你觉得我会是那种吃不明培养液的吗?当然不,虽然颜色是很诱人,没错,的确是看起来要比泰坦炖出来的东西好吃多了。”

猎人拉着一张脸对着面...

CP 术士/猎人

大概就是一个猎人突然变猫的故事

别叫醒我,泡菜妹画的太香了(倒地








倒是机灵比他更早一步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过身体的变化吗,看来你也不算是一个合格的猎人。我指的是拥有谨慎思维与敏锐观察力的,”它兜兜转转在猎人的身边,随着说话的口吻而有幅度的舒展着身体,像是个面对长不大孩子的母亲般摇头叹气,“这是什么物质导致的,你是不是昨天将宝箱里开到的不明物体给吃了?”

“好了,闭嘴,我没有吃。你觉得我会是那种吃不明培养液的吗?当然不,虽然颜色是很诱人,没错,的确是看起来要比泰坦炖出来的东西好吃多了。”

猎人拉着一张脸对着面投屏而成的镜子,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等会得去做任务的另外两人,机灵虽在调侃可仍在尽职尽责地闪烁着光泽,发出哔哔响声,“我也没听说过吃入不稳定精华会异变成这样。”

“你还说你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说谎可不是一个好习惯。”机灵飞快地绕着猎人旋转了一周,气呼呼的模样,倒是不稳定精华诱导异变的受害者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一副极度不在乎的模样,“我就说为什么没有给我出短暂的屏障,那我不就多吃了几个,也就十来个而已,也不多?对吧。”

“这是什么,猫吗?”伸出手摸了摸耳朵上凭空冒出的毛茸茸耳朵,松软的触感传递到指尖最后荡起心里的共鸣,耳朵在手里也轻微抖了抖,痒酥酥的,看着镜子里嫩粉色的内耳,不由得加大力度搓弄看起来极度不真实的耳朵,根尖传来的痛感又让猎人龇牙咧嘴,惹得机灵发出无可奈何的声响。

这的确挺奇妙的,首先猎人本身就没想过自身的物种能够成功地“嫁接”——对了就是这个愚蠢的词语——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其次,也不知道不稳定的精华居然能引发如此奇怪的东西。

最后,他曾经在高塔逛街的时候,在某些莫名其妙角落看到过这些优雅但是性格古怪的东西,对于猎人手里的蓬蒿爱理不理,它们最爱干的事情便是掉头离开猎人的身边。

当然了,他还在术士身边看到过,悬空的男子脖颈上围绕着圈蓝色荧光的柔软,比起猎人,这些古怪的生物仿佛更喜欢贴近术士,吐着舌头舔弄着黑色的皮手套。

经常的,泰坦和术士两人总能在任务出巡的空隙里将身边养成大型的野生散装动物园。

“你有什么好办法,能让它乖乖地待在我的兜帽下吗?”尝试了好几次都失败的猎人无可奈何地转身询问少有默不作声的机灵,要是平日出了糗事这个小机器从来不会漏过嘲笑的机会,“等下,你能别拍了吗?”

“对不起,因为这种场景实在是太少了。只是拍下来分析一下到底怎么一回事,真的没有别的想法。”解释所说出的借口让猎人怎么听都觉得十分蹩脚,若是平日他现在肯定非得跟哔哔叫的机灵争出一个合理的结果,——就像是个小孩子。

现在猎人真的对不听话的耳朵没有任何办法,机灵再一次扫描了圈摇了摇身体表示这已经是它能够控制的范围之外了,而猎人着实不能将这对过度毛茸茸到有些招摇过市的耳朵乖乖地藏在他的兜帽里,每每将耳朵使上点力气服帖在脑袋上,飞快的腾出只手将兜帽带上,手忙脚乱地只有几次成功了。

可惜的是,还没完美隐藏超过三秒钟,反弹的猫耳必定浮夸(猎人甚至怀疑这是逆反心理造成的报仇)地弹起来,将兜帽撑出个奇怪的幅度,耀武扬威地站在布料之前彰显着自己的模样,生怕别人不知道它。

他就想不明白了,往日无论他如何蹦蹦跳跳四处乱爬,兜帽都规规矩矩地趴着,可现在怎么就不听话了?一倔起来猎人便将兜帽的边缘用力地拉到了眼前,阴影之下的他无奈的盯着投屏里的那生命力顽强的猫耳支棱起三角形,两个。

嘿!面甲还没带呢。

“我,啊,烦死我了!”失败了好几次让猎人烦躁地揉起脑袋,即便再怎么折磨柔软造物都无法将其压回脑袋里,更何况它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脑袋上,耷拉着无奈的眼睛盯着面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机灵,心里愤懑地想着是时候得将兔子耳朵皮肤给它安排上了,这种痛苦怎么只能让他单独承担。

“得提醒你一句,再这么磨蹭下去,说不准他们会将你的屁股打开花,你想看看术士怎么黑着脸吗?”机灵又幽幽地转了一圈,成功地收获了猎人气急败坏差点要哭了的表情。

事实上,它说的的确没错,泰坦到没有什么,一想到术士那黑着的脸与独自一人漂浮到半空,这所有都着实让猎人不得不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差点将踢踏舞给扔到了废弃区,可这又不能怪他。

“你真的不适合当一个猎人,非得说的话,一定是比较不合格的,不过这个结果很早就知道了,”猎人委屈极了的求救眼神也没有得到来自于机灵的任何一丝安慰,它叹了口气,觉得是时候在猎人的后面也投屏出比较好,荧光逐渐凝聚出清晰的画面,

“你只顾着耳朵,你没有发现披风一直被尾巴撑起来了吗?”

他还是慢了一步,泰坦和术士正在班西面前购买最基本的模组,顺便接了悬赏。

两前一后的朝着飞船走去,走了几步的泰坦率先发现了今日猎人的不对劲,安安静静地走在身后也不说一句话,根本没有像平日一样连蹦带跳地冲到最前面,还要说一些其实根本就不好笑的笑话。

“你今天很奇怪,经历了什么吗?”泰坦还是停下来关心地问候了下队友,心不在焉的猎人只看着旁边随风飘扬的旗帜轻轻哼了两声作为回应,神情低落,直到撞上了术士停下来的后背他才吃痛的倒退了好几步。

“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喵嗷!外面的蔑视族都比你知道要怎么一往直前。”猎人疼痛地半眯上眼睛揉着脑袋嘟囔着,好好走路为什么要突然停下来,他其实更担心的是面上盔甲的尖勾被术士的盔甲给撞歪。

“嘶,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出发喵?”

“可以,但是你不觉得你先得解释一下,呃,解释一下你现在是怎么个装扮?”泰坦还是打断了猎人预备叨叨不断的废话,他指了指明显呆愣在原地的猎人的耳朵,然后又指了指他不甚明显的背后,他应该没有看错背后有条柱状的东西晃动。

术士也注意到了,他歪过脑袋远远地盯着猎人,感觉到不对的泰坦为了缓解尴尬气氛的泰坦问道,“还是说这是你新的装备?那挺——挺帅的。”

“其实你已经习惯了这种说话方式了。”猎人的机灵冒了出来,呼噜呼噜又转了一圈后便过分亲昵地直直撞上了猎人的脸,“或者是根本就没有发觉到有什么变化,有的时候你还真的反应蛮迟钝的。”

“什么?”当事者不满的叉腰站在了原地,拔高的声线充分彰显出背后的半分不悦与半分慌张。

“的确没有想到异域的装备能够如此改变你,包括你说话的方式,真的是从头到尾。”术士及时打断了猎人接下来要跟他本人的机灵之间的叨叨絮絮,泰坦的机灵歪了下身体朝着术士的机灵传递了疑惑的信号,无论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现在可没有太多的时间看猎人耍宝。

“你们要是觉得这是异域的装备的话,那你们就觉得喵!”焦躁的声线尾端上扬的兽化语音让面甲下的术士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倒是猎人本人还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抱着拳头加快脚步朝着自己准备好的飞船走去,正尝试用最蹩脚的方式躲避接下来极有可能发生的盘问。

殊不知,在撞上术士的刹那,猎人“精心”粘性物固定的兜帽还是可怜兮兮地落在了肩膀上,因为情绪急剧波动而炸毛的猫耳雄赳赳地裸露在两人眼前,顺着气流的方向抖弄着细微的绒毛。

猎人大幅度不自然的走路姿势(他居然还不知道同手同脚了)带动了披风摆动,根本藏不住的大尾巴早就直直的树立,尾巴末端紧身战斗服装衔接处裸露出小片隐隐约约的皮肤,腰间的跨带也因此歪了点角度。

“噢,原来是这样。”猎人的机灵咕噜咕噜转了几圈把目前发生的事情大概地传递给仍旧处于疑惑的术士和泰坦后,便急急忙忙地跟上猎人越走越块的步伐。

它知道猎人很生气是真的,可是机灵还是控制不住蹭了蹭毛茸茸的可爱大尾巴,软乎乎却又暖绒的触感让它好奇而又新奇的围绕着尾巴上下飞舞,愉悦的声响让另外两个机灵有点蠢蠢欲动。

“我就应该不带上你的喵。”没好气的一把从机灵的附近顺过自己的尾巴,停在原地细细的梳理起毛发,情绪超标的负荷让猎人只感到大脑一片昏涨,并不怀疑再这么下去他要烧起来了。

“朋友们,我们现在应该直接前往月球了。”泰坦走上前拍了拍猎人的肩膀,充实的重量极大的安慰了猎人被突然情况折磨到不上不下的心,呜咽了声后便跳起来一如既往的紧紧搂住泰坦饱满结实的肩膀,滑稽的就像是考拉抱上了桉树。

他一边蹭弄着泰坦一边呜呜的拉长声调抱怨着有的没的,就是不提不稳定精华,同时那对猫耳朵便松软的蹭弄着盔甲,细毛搔弄着脖颈,满足怀里触感而导致背后的尾巴一左一右大幅度乐洋洋的甩弄着。

“这居然是真的,我还以为只是你的恶作剧。”被抱住的泰坦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极力控制住想要去揉揉摸摸猫耳朵的手,倒不是怕猎人突然抄起小刀上下蹦跳不得安分得宛若一只被抓住尾巴的猫——事实上四舍五入现在便是如此。

术士在旁边半悬空着背着手安静地盯着他们一大一小,他的机灵在旁边咕噜咕噜地转着,不知道一人一机在想什么。高塔的区域设置让他没法很好长时间优雅的停留在空中,但足够让他抓住猎人褶皱在一块的兜帽与披风,手上不小的力度将扒拉着的牛皮糖短暂离开了泰坦,那对招摇的猫耳朵感知到术士后抖擞直立起身子,“该走了,我们现在过去时间也都差不多了。”

“好吧,如此狠心的恶龙。再见了,亲爱的,我们晚点在互诉心肠。”猎人三除五下从泰坦的身上扒拉下来,装模作样的在对方的面甲上印下个过分响亮的吻,吧唧的水声很快融化在呼呼风声中。

不得不承认他在情绪上的自我愈合能力颇为出众,只不过可能在情商感应方面又低的可怜。

泰坦机灵轻轻撞着泰坦让他快上飞船,猎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朝着泰坦挥了挥手,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的他转身朝着术士比了个飞吻后便连蹦带跳地跑到了自己的飞船,等待着来自于术士队长的指令。

“有个好消息,我知道你要怎么固定住你的猫耳还有你的兜帽了。”回到机船上机灵发出了轻快的响声,“你刚才装作委屈的时候耳朵塌下来了,你可以一直保持着低气压,那一切都解决了。”





时龙

【Destiny2】光【术士X猎人】

·EXO

·BL注意


【术士X猎人】光

燃烧着火焰的利刃在邪魔族的身躯上留下焦黑的孔洞,枪械的声音与利刃入体的声音谱写着血色的乐章,猎人在扑抓和弹幕中闪避着,披风上的印记在弹幕中模糊破碎,EXO的身躯发出瓦解的孤音。

“似乎不太行了啊。”

术士的声音透过头盔闷闷的传达到猎人的脑海中,卷携着疲倦却又带着苦涩的笑意,他靠着术士的后背,华美的袍子破烂不已,机械的电路组件暴露在外,伤痕累累光能殆尽,枪支带着身体朝着重力摔落着,强弩之末已然在即。

“坚持一下,先锋队会...”

“这里无法通讯,也没有光能,清醒一点。”

猎人安慰的话未尽便被术士堵住,炽热而明...

·EXO

·BL注意


【术士X猎人】光

燃烧着火焰的利刃在邪魔族的身躯上留下焦黑的孔洞,枪械的声音与利刃入体的声音谱写着血色的乐章,猎人在扑抓和弹幕中闪避着,披风上的印记在弹幕中模糊破碎,EXO的身躯发出瓦解的孤音。

“似乎不太行了啊。”

术士的声音透过头盔闷闷的传达到猎人的脑海中,卷携着疲倦却又带着苦涩的笑意,他靠着术士的后背,华美的袍子破烂不已,机械的电路组件暴露在外,伤痕累累光能殆尽,枪支带着身体朝着重力摔落着,强弩之末已然在即。

“坚持一下,先锋队会...”

“这里无法通讯,也没有光能,清醒一点。”

猎人安慰的话未尽便被术士堵住,炽热而明亮的炎阳之火映照着术士的面庞,面甲已经碎裂的七七八八,金色的眸光在黑暗中忽明忽暗的闪烁着,邪魔族的惨叫声和怒号声混杂在一起,叫嚣着要撕裂眼前的守护者们。

绝望犹如黑色的浪潮,伴随着死亡般雷霆想把他们淹没在这片怒涛之中。

 

“我还有一点残余的光能。”术士笑着,他温文儒雅的声音即使是在此刻也毫无慌乱,那灼热如日,闪耀如阳般的长剑凭空而现,夺目的璀璨火翼在他的背后伸展开来,整个黑暗的空间在刹那间被点亮,威光使得那本悍不畏死的邪魔族都退避三舍。

但下一秒猎人的脸色就变得满是惊讶,术士把剑插入地面,炽热的烈火瞬时收纳,温暖的橙光治愈着他们的身体,他把手里的隐士丢给猎人,在这短短的刹那那些邪魔族又重新涌了上来,术士趁着猎人还在发愣一把横抱起来,他滑翔起来漂浮在空中,呼啸的狂风与阴冷的弹幕擦肩而过。

“你疯了?!”

“二选一,你活我死,我死你活,我选前者。”

倾泻的弹幕纷争着怪物的嘶吼,在这风雨飘零的混乱中术士的声音是猎人能听见的唯一,他的身躯变得轻盈,拥抱着自己身躯的双手悄然放开,邪魔族的虫海朝着那坠落的术士扑过去,术士的身躯朝着地面坠落,如折翼之鸟。

 

就像是动物血液吸引了大海里的鲨鱼。

 

就像是摔落的火星拥抱着蚀光的虫蛾。

 

那份光里的决绝和淡然,是猎人最喜欢的。

 

但那份光绝不是在此刻,此地,此时散去。

 

他抓住岩壁的边缘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术士眸光中的沉稳冷静在倾刻间化为难以置信,那纵身一跃的身影在这片了无天日的地方亮起了明烁的光,高举的枪卷携着所有的光在此刻绽放。

 

一轮圆日跃然而起。

那便是猎人的光。

 

枪声鼓动,璀璨辉耀的天际金线赫然划过,碎裂的断岩与孤高的烈火在尸堆间跳起了深情的舞。

 

“你为什么...”

“术士,你亮如我心中白昼之日。”

 

拥日之人从不畏火。

 

 

Anti
你的你的 都是你的!

你的你的 都是你的!

你的你的 都是你的!

蠢萌的噶迪恩
画了一位太太的exo噶迪恩妹妹...

画了一位太太的exo噶迪恩妹妹,背景设定过于酷炫,摸不出那种感觉OTL


我已经不会勾线了【和上色】


画了一位太太的exo噶迪恩妹妹,背景设定过于酷炫,摸不出那种感觉OTL


我已经不会勾线了【和上色】



Anti
他们分开了那——么久,找了对方...

他们分开了那——么久,找了对方那——么久。QuQ

想让他俩以后一直粘在一起

他们分开了那——么久,找了对方那——么久。QuQ

想让他俩以后一直粘在一起

阳晴子——
由于我的画风画不出猛男就干脆...

  由于我的画风画不出猛男就干脆画个性转。

  作为不秃头的代价就是发际线上移。

  不会画细节,再也不画这么细了(*꒦ິ⌓꒦ີ)。

  由于我的画风画不出猛男就干脆画个性转。

  作为不秃头的代价就是发际线上移。

  不会画细节,再也不画这么细了(*꒦ິ⌓꒦ີ)。

Anti
新年快乐~🍻 换衣服后续的后...

新年快乐~🍻


>换衣服后续的后续

>隔着头盔 意念kiss

>小伙伴说grandpa穿这个 有那种 穿男朋友应援服的感觉😌

新年快乐~🍻



>换衣服后续的后续

>隔着头盔 意念kiss

>小伙伴说grandpa穿这个 有那种 穿男朋友应援服的感觉😌

Anti
plz hold that b...

plz hold that bird soft and gentle.💜

plz hold that bird soft and gentle.💜

Anti
黑暗中世纪 剑与魔法au Os...

黑暗中世纪 剑与魔法au

Osiris:流放术士

Saint-14:负责押送的圣殿骑士

-因为研究禁忌理论被流放的前教廷术士&有着人类灵魂驱动的机械魔像骑士

-脑补了一下欧西里斯用“欧西里斯式阴阳怪气”的语气表示你一旦把剑还我,我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跑路。然后被圣人一句“I know your heart is in good.”给噎回去

-然后他们并肩战斗保护了那个被恶魔侵袭的小镇


(和小伙伴聊天聊到这俩的穿着和设定直接丢到中世纪背景也毫无违和而且特—好吃)

黑暗中世纪 剑与魔法au

Osiris:流放术士

Saint-14:负责押送的圣殿骑士

-因为研究禁忌理论被流放的前教廷术士&有着人类灵魂驱动的机械魔像骑士

-脑补了一下欧西里斯用“欧西里斯式阴阳怪气”的语气表示你一旦把剑还我,我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跑路。然后被圣人一句“I know your heart is in good.”给噎回去

-然后他们并肩战斗保护了那个被恶魔侵袭的小镇



(和小伙伴聊天聊到这俩的穿着和设定直接丢到中世纪背景也毫无违和而且特—好吃)

Anti
换衣服后续 想听圣人用他那性感...

换衣服后续 

想听圣人用他那性感俄罗斯腔 叫欧西里斯“MY BIRD”呀


换衣服后续 

想听圣人用他那性感俄罗斯腔 叫欧西里斯“MY BIRD”呀


Anti
我就想让欧西里斯穿赛季术士外观...

我就想让欧西里斯穿赛季术士外观和圣14搞一发(

棒鸡太会写了 老妖怪们的绝美爱情 直线抬升我的嗑cp标准

我就想让欧西里斯穿赛季术士外观和圣14搞一发(

棒鸡太会写了 老妖怪们的绝美爱情 直线抬升我的嗑cp标准

蠢萌的噶迪恩
这次是游戏里的小天使亲友,温柔...

这次是游戏里的小天使亲友,温柔善良贤惠【?】的窝唠,可惜他已经五天没上线了呜呜呜留我一孤苦伶仃的小嘎殿在雪中瑟瑟发抖【x】
不过我上色还是太慢了下次要加油。。。。

这次是游戏里的小天使亲友,温柔善良贤惠【?】的窝唠,可惜他已经五天没上线了呜呜呜留我一孤苦伶仃的小嘎殿在雪中瑟瑟发抖【x】
不过我上色还是太慢了下次要加油。。。。

蠢萌的噶迪恩
我产了,感谢泰坦大哥带我刷碎愿...

我产了,感谢泰坦大哥带我刷碎愿者,那一晚特别开心
两位噶迪恩都特别可爱,果然命运2里还是有可爱的小伙伴的呜呜呜呜
不过还有一位最最可爱的还没画,我一定会努力产出的呜呜呜

顺便不嫌弃我菜不嫌弃我掉线不嫌弃我产出慢的话可以来加我蒸汽好友!代码下方↓↓↓↓↓↓↓↓↓↓↓
313635224

我产了,感谢泰坦大哥带我刷碎愿者,那一晚特别开心
两位噶迪恩都特别可爱,果然命运2里还是有可爱的小伙伴的呜呜呜呜
不过还有一位最最可爱的还没画,我一定会努力产出的呜呜呜

顺便不嫌弃我菜不嫌弃我掉线不嫌弃我产出慢的话可以来加我蒸汽好友!代码下方↓↓↓↓↓↓↓↓↓↓↓
313635224

DIRTY20_Nijuu

【命运2】Long May the Swear Under The Milky Way #1

Chapter#1 Knock,knock

  “故事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讲起,我们甚至可以从黄金纪元慢慢聊,时间很充足,我的故事刚好可以给你们解闷,那个时候我还是……”

  “那个时候你是一滩躺在废墟上的烂肉,等着你那可怜的机灵来复活你,图德-8,闭嘴吧,小队里没人想听你胡诌的故事。”话说完,他就把先遣队里属于图德的频道默默地关闭了,闭上眼睛默数。

  “1,2,3,4……119,120,好了。”然后把频道重新打开。

  “邵安你别以为你现在是小队队长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你就算哪天当了导师我也照……嘀。”邵安这次干脆直接禁言了图德的无线电频道,反正还有大概五分钟小队就可以抵达涅索斯,而图...

Chapter#1 Knock,knock

  “故事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讲起,我们甚至可以从黄金纪元慢慢聊,时间很充足,我的故事刚好可以给你们解闷,那个时候我还是……”

  “那个时候你是一滩躺在废墟上的烂肉,等着你那可怜的机灵来复活你,图德-8,闭嘴吧,小队里没人想听你胡诌的故事。”话说完,他就把先遣队里属于图德的频道默默地关闭了,闭上眼睛默数。

  “1,2,3,4……119,120,好了。”然后把频道重新打开。

  “邵安你别以为你现在是小队队长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你就算哪天当了导师我也照……嘀。”邵安这次干脆直接禁言了图德的无线电频道,反正还有大概五分钟小队就可以抵达涅索斯,而图德也不会注意到禁言状态,或者说,注不注意到都一样。

  “我不想多嘴,可是你可以直接禁言图德的频道,不用去挑衅他然后再这样,”邵安的机灵从控制台上回到他身边,飞船起落时不需要控制航线,它也没必要继续待着,“或者说这是你的乐趣所在?我之前可没看出来。”

  “我之前也没看出你比我还多嘴,有时间就扫描一下降落地附近的状况吧。”邵安最后检查了一下配枪和装备,然后打开了图德的无线电频道。图德还在嘟囔着骂骂咧咧,但是声音和情绪已经小到邵安可以假装听不清的地步了。“可以了,全队检查一下武器和装备,准备着陆,然后进行地表侦查。”

  “在地表侦查之前,我觉得你们可能需要先进行一下地表清理,”邵安的机灵突然插话了,“盯上那片着陆点的应该不止我们。”

  “那全员准备迎敌。”


  事实是,邵安的机灵的确没说错,着陆点附近有大片的带着白色电光的威寇斯乳液湖泊,流动的声音里若有若无地掺杂着脚步声和树枝断裂的悉索声响。尽管没有听到威寇斯或者其他种族的声音,但是不代表他们就不会在下一个灌木丛里跳出来,然后给邵安他们来上一枪。

  这里仍然是旅者光能所能触及的地方,但是即便如此,被杀死依旧是一件很痛的事。

  先遣队的队员们一着陆就按习惯三人一组散开,也惯例留下邵安和图德-8两个人在原地。他们是精锐,要随时准备支援有危险的小组,如果没有这样的小组,他们两个就会冲在最前列,探索遗失区域或者扫描的死角,就像这次一样。

  “为什么每次我要说起自己在成为EXO之前的事情你都特别不耐烦啊,你是不是嫉妒我?如果是你就直说我又不会拿你怎么样,人嘛有这种情感很正常……”图德一边摆弄着手里的名叫祈愿的手炮,一边和邵安喋喋不休地单方面东拉西扯。

  “是不是你们EXO都喜欢比一般人多说三倍的话来补足你们没有表情的脸?”邵安一边用机灵扫描周围的资源,一边斜瞥了图德一眼。

  “那是你对我,不对,对我们有很大的偏见。虽然我们的身体不一样,但是你要知道,我们内在的灵魂都是一样的高尚,只不过是在复活的时候我过去的身体不再合适,所以换用了EXO的身体而已,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图德说着,突然把祈愿指向邵安,邵安偏头,手炮击发,邵安身后的堕落盗匪应声倒地,“You owe me one.”

  “前言不搭后语,你不可能知道自己复活前记忆,那我还嫉妒个屁,”邵安已经将那把叫做威胁等级的霰弹枪掏了出来,子弹上膛,对着图德瞄准,轻扣扳机开枪,命中的却是他身后的重装哥布林,而图德早已一个侧向闪身到一旁,“两清。”

  “邵安我日你仙人,什么他妈叫两清,刚刚如果我没有闪身躲开怎么办?你他妈对我负责吗?”图德一边用祈愿清理着周围隐藏在灌木丛里和隐身的堕落者,一边破口大骂。

  “自己去复活,这里光能又不受限。”邵安已经把隐士冲锋枪换了出来,对着成群的哥布林开始扫射,“敌人也太多了一点。”

  此时的图德显得有些狼狈,手炮的击杀效率已然不够,他拔出了自己的长刀黄金长牙,在劈砍的间隙咬着牙回话:“复活就不会痛啊?要不要我现在给你的狗头来两枪,然后你去复活一下玩一玩?”

  “我拒绝。我们去遗失区域看看?”

  “走吧。”

  两辆快雀被召唤出来,引擎加速的轰鸣声盖过了堕落者不明所以的嘶吼,骑着快雀的两人冲散了袭来的敌人,径直奔向了遗失区域。


——————————
 之前本來就沒什麽人看的小黃文刪掉了,就當重新開始,也還好。

53-绿花草开白花

关于Exo的官方文本的不完全整合(3)

【exo刷机和生理需求的由来篇】

(祝阅读愉快。)

在火星的失落区域/遗落之地-核心终界/核心終站(Core Terminus),可找到这个:

与之互动后会听到如下语音:

Concierge AI(原文)The Human mind in a mechanical body. We are at the cusp of major breakthroughs in making this a reality. Would you like to know more?

①智慧看門人(繁体官译)機械的身軀內卻擁有著人類智能。我們正處於實現這項技術的歷史交叉口。想知道更多嗎?

②管理人工...

【exo刷机和生理需求的由来篇】

(祝阅读愉快。)

在火星的失落区域/遗落之地-核心终界/核心終站(Core Terminus),可找到这个:

与之互动后会听到如下语音:

Concierge AI(原文)The Human mind in a mechanical body. We are at the cusp of major breakthroughs in making this a reality. Would you like to know more?

①智慧看門人(繁体官译)機械的身軀內卻擁有著人類智能。我們正處於實現這項技術的歷史交叉口。想知道更多嗎?

②管理人工智能(简体官译)机械体中的人类思维。我们现在正处于将其变为现实的重大突破点中。您想了解更多信息吗?

(翻译出入较大,故都放出。余下文本的版本顺序和上方相同。)

因资料字数较多,可跳过,直接看后面的总结。


需要第二次互动才可以得到以下内容:

Early experiments in Exo science managed to encode the Human consciousness into a form that could be processed digitally. At the time, we believed that was the big hurdle to overcome in the creation of the Exo. Little did we know that the real challenge would be the phenomenon known as Dissociative Exomind Rejection. Nascent Proto-Exos developed serious symptoms of cognitive disorder that eventually led to death. It turned out the human mind would not reconcile its presence in a new "body".It took multiple iterations in design, but the Clovis Bray Corporation eventually developed several solutions. 

①早期的Exo科技成果的將人類意識編程轉換成能以數位處理的形式。當時,我們以為這會是創造出Exo所要克服的難關。但我們卻不知道真正的挑戰是一種現象稱為[Exo大腦排斥解離症]。新生的第一批Exo發展處嚴重的認知障礙症狀,最終甚至導致死亡。研究結果發現,人類大腦根本無法適應存在於另一個新[軀體]內。雖然做了好幾次的設計更進,但克洛維斯·布雷企業最終研究出了幾項解決方案。

②Exo科技的前端实验设法将人类意识编码成可以数字化处理的形式。那时我们认为那是创造Exo过程中需要克服的一大障碍。真正的挑战是分离性Exo思维抑制现象,而我们对其知之甚少。初期时,原始的Exo出现了会最终导致死亡的严重认知障碍症状。事实证明,人类的思维不能在一个新的“身体”中协调存在。设计经过反复修改,但克洛维斯·布瑞公司最终开发出多种解决方案。

 

The first is to "reboot" the mind once it has been transferred, allowing it to awaken inside its new shell as though it were being reborn. This has side effects of memory loss and fragmentation, but it's highly effective in the prevention of DER. The reboot process can be repeated multiple times to further the odds of survival. It is not currently known how many times a Human consciousness can be rebooted, but scientists estimate it to be around twenty.

①第一項即是在意識移植後,立即[重新啟動]大腦,使其能在新身體中甦醒,就像重生一樣。

雖然這這項方法會帶來失憶以及記憶破碎,但對於預防DER(Exo大腦排斥解離症)來說相當有用。為了增加生存機率,此重啟的程序能夠多次進行。雖然目前尚不明瞭人類意識究竟能誒重啟多少次,但科學家預估最多為二十次。

②第一种方案为转移后的思维“重启”,使其在新的外壳中苏醒,仿佛重获新生。副作用是记忆的丧失与碎片化,但在预防分离性Exo思维抑制方面十分有效。重启过程可多次重复,以进一步提高存活的可能性。人类意识可重启的次数上限尚不可知,但科学家的估计数值在二十次左右。

 

The second preventative measure to DER is to program certain "humanisms" within Exos. As machines, they have not the physical needs to eat or reproduce like real humans. But artificially injecting that drive has been clinically proven to reduce the odds of DER. 

Further experimentation is required to perfect the Exo project, but you can be assured that Clovis Bray is at the forefront in the field of Exo science.

①第二項DER預防措施則是在exo腦中編寫特定的[人類意識]。身為機械,他們並不像人類有飲食或繁殖的生理需求,但後天加入這些需求已於臨床中證實能緩解DER的發生。

EXO計劃尚需要更多的實驗以達到完美的境界,但各位盡請放寬心,因為克洛維斯·布雷就是exo科技的先驅。

②第二种是针对分离性思维抑制的预防措施为在Exo体内编入特定的“人本主义”。作为机器,它们没有像真正人类那样的进食或繁殖的生理需求。但在临床上已证明人为引入该驱动系统可以降低分离性Exo思维抑制发生的可能性。

完善Exo项目需要进一步的实验,但克洛维斯·布瑞一直处在Exo科技领域最前沿,请您大可放心。


总结:

Exo项目最初的目的可能是使人类意识在机械躯体中“永生”。

 

早期的exo出现了以下现象:

Dissociative Exomind Rejection/Exo大腦排斥解離症/分离性Exo思维抑制(简称DER)

个人理解:因为人类意识无法适应机械躯体而出现的一种现象,表现之一为致死的严重认知障碍症状。

 

随后克洛维斯·布瑞科技研究出多个DER预防措施:

(1)Reboot/重新啟動/重启

个人理解:一种由克洛维斯·布瑞科技研究的DER预防措施,重启会导致该人类/Exo意识的记忆丧失与碎片化,该程序可多次重复进行。人类意识可重启的次数上限尚不明晰,克洛维斯·布瑞科学家的估计数值在二十次左右。

exo名中的数字就是重启次数

①出自机灵扫描-高塔-集市附近的房间:

機靈:我想這是班西用來架設的地方。你知道他名字後面的數字不是用來顯示的,對吧?亞曼達告訴我他真的被重新啟動了44次。他在這種情況下,要怎麼回想任何事情?

Ghost: I think this is where Banshee used to be set up. You know that number after his name isn't for show, right? Amanda told me he really has been rebooted 44 times. How can he remember anything at this point?


②出自wiki上找到的班西-44的台词:(可靠性存疑)

"Ugh, how many times has my system been wiped? Forty-one, forty-two, forty... three?" 

“ 额,我的系统被刷过多少遍?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


目前游戏内重启次数最少的为艾达-1(Ada-1),最多的exo是班西-44(Banshee-44),第二多的是恩柯琪-32(Nkechi-32),后者出自传说故事-机灵故事Ghost Stories-手撕猪肉Pulled Pork,并在紫飞船艾格巴-01X(Egbe-01X)上有语录。在手撕猪肉文本故事中,(除了泰坦式热情和个别守护者特有的“自谦”以外)恩柯琪-32并未表现出记忆方面的问题。


(2)Program certain "humanisms" within Exos/在exo腦中編寫特定的[人類意識]/在Exo体内编入特定的“人本主义”

Humanisms/人類意識/人本主义

个人理解:一种由克洛维斯·布瑞科技研究的DER预防措施,给exo增加进食或繁殖的生理需求,帮助exo产生自我认同感,完善自我认知,以避免exo出现认知障碍。

exo因此拥有生理需求


谢谢阅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