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etroit become human

36.7万浏览    6360参与
NiNE-九山

【动图注意!】

猫奴900的日常。

画师:seafoodbf

连接:https://twitter.com/seafoodbf/media

P2授权图

【授权搬运】


【动图注意!】

猫奴900的日常。

画师:seafoodbf

连接:https://twitter.com/seafoodbf/media

P2授权图

【授权搬运】


驱魔浪人。
Get some clothe...

"Get some clothes,Lieutenant.It's cold tonight."

"Get some clothes,Lieutenant.It's cold tonight."

蜂明Bee*
想睡時畫的康丹。 想睡的時候果...

想睡時畫的康丹。

想睡的時候果然還是去睡比較好!

想睡時畫的康丹。

想睡的時候果然還是去睡比較好!

烤猪_GrillPork

【底特律:成为人类】【康纳水仙】叠叠乐

清水无指定CP向,只是一篇康纳三兄弟的日常沙雕小段子。

起源是看到一个视频,有个人往他正在睡觉的朋友的头上放各种东西,然后我就脑补了一下60和900在待机中的51头上玩叠叠乐场景,但因为没有大佬肯画这个梗于是我只能自己开写了。

《叠叠乐》

RK800-60在今天看见了一个奇景,一向比他还要早脱离待机模式的RK800-51在今天竟然出奇地仍端坐在沙发上处于待机状态中。

 

他像是为了要确认对方是否正在待机中悄悄地走到了对方的后背,随即就是抬起手轻轻戳了戳对方的后脑勺,见对方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后,他也略微兴奋地想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般,转过身便往他自己的卧室的方向跑了过去。

 ...

清水无指定CP向,只是一篇康纳三兄弟的日常沙雕小段子。

起源是看到一个视频,有个人往他正在睡觉的朋友的头上放各种东西,然后我就脑补了一下60和900在待机中的51头上玩叠叠乐场景,但因为没有大佬肯画这个梗于是我只能自己开写了。

《叠叠乐》

RK800-60在今天看见了一个奇景,一向比他还要早脱离待机模式的RK800-51在今天竟然出奇地仍端坐在沙发上处于待机状态中。

 

他像是为了要确认对方是否正在待机中悄悄地走到了对方的后背,随即就是抬起手轻轻戳了戳对方的后脑勺,见对方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后,他也略微兴奋地想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般,转过身便往他自己的卧室的方向跑了过去。

 

当RK900刚从轮值下班回到来的时候,他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待机的RK800-51的头上已经被放置了一块木板,木板上甚至还有54块木块被整齐地堆叠着在上面。而不用说他也知道,会做出这种事情的罪魁祸首肯定就是那个站在51身旁的RK800-60。

 

RK900想要开口问60做这种事情的原因和意义,但还没等他来得及开口,60却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让RK900将正要问出的问题给咽了回去,而60确认了他不会开口说话后,也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能过去那个堆着木块的地方。

 

RK900照做了,他走向60站着的地方,然后就是一脸疑惑地看着51头上那被叠得整整齐齐的木块,并在同时透过网络开始搜索起了这个东西是什么。

 

叠叠乐,是一项考验人类手眼协调、准确性的游戏。

 

在RK900理解过来这个游戏的所有规矩以及玩法后,他也收到了60私下给他传的信息,信息里60正在邀请着他能一起玩这一个游戏,RK900给予了60回复,他拒绝了60,因为他认为在51的头上玩这个游戏有些不当,甚至还很难把游戏进行到最后。

 

——你是怕你会输吗?连这个都不敢挑战你还敢说自己是最新型号?

 

收到60这一条信息后,RK900微微皱起了眉头,额角的显示灯也因他少许的不耐烦开始闪烁着黄色灯光,但他并没有打算回应60的信息,而是抬起手想要直接开始这个名叫叠叠乐的游戏,但还没等他的指尖碰上他要拿起的木块,60却忽然用力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宁静的屋里也在同时响起了“啪”的一声。

 

随即,60就像是意识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般咬着牙,僵硬地伸长脖子将脸凑到51的面前,确认着51有没有被刚才响亮的声音给吵醒。

 

过了许久,RK900看见60朝他竖拇指,表示51并没有被刚才响亮的声音给惊动,然后60也很快地回到了原位,抬手指了指那堆叠叠乐,再次朝RK900传了一条信息。

 

——游戏规矩你知道了吧?以及应该是我先开始。

 

RK900没有回复60的信息,而是朝60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一切,他看着60抬手迅速抽出了最底下的木块并将其叠在最高点,然后就是转过头望着他,以眼神示意已经轮到他了。

 

RK900开启了他的预建分析开始分析出每一块木条的稳定度,但还没等他完全预建出来,一串带有压感的数据忽然传进他的处理器里,他转过头疑惑地望着戳他额角的60,很快地他也在那之后再次收到了60传给他的信息。

 

——用这方式玩就没意义了!不许用各种科技分析!

 

——但你刚才也用了。

 

RK900难得地回了60的信息,而他的这句话也让60一瞬间无法作出回应,甚至他还能看见60额角的显示圈正闪着表示不耐烦的红色灯光。

 

——闭嘴,一次,就只能一次,就这次。

 

——你说的。

 

收到60的话后900也再次启动了他的预建分析并迅速地抽出最稳定的那块木条放在最上面。

 

因为不能用预建分析的关系,这一次60的速度比之前慢了不少,他额角的显示圈因在思考的关系转成了黄色,同时他的手指也在那些叠得整整齐齐的木条前移动着,不知用了多少时间,他的手指也终于停留在最居中的木条前,并轻轻地将那木条给轻轻推了出来。

 

为了不发出任何声音,60在那木条掉落下来前将其接着,然后就是深呼了一口气把木条放在最上方。

 

再次轮到RK900的时候,他也同样遵守规矩地没有再用上预建分析,这一次他则选择了最低那一层左边的木块,然后他也感觉到了60的敌视。

 

RK900没有理会60的瞪视继续讲他手里的木条放到最上方,只见叠在一起的木条因失去了最底层的重心开始变得摇摇欲坠,但是这还不至于立即倒下,60这样想着便冒险地将最底层右边的木条也给慢慢地取了出来,只见失去更多重心的木条大楼摇晃得更严重了。

 

60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为何如此自寻死路,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能稳住身子,以防自己有什么动作在放木条的时候有什么差错导致整座大楼倒塌。

 

最后,他屏住气慢慢地将木条放在最顶上。

 

木条叠成的大楼依旧在疯狂地摇晃着,60开始数数着,直至他算到第5秒的时候,那座由木条堆成的大楼开始渐渐稳定了下来,使他松下了一口气。

 

RK900依旧是那一副冷漠的表情,他似乎对于目前的状况并没有任何过大的反应,显然他根本就对于输赢并没有太大的欲望,真要说的话,他此时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只是在敷衍着60玩这个游戏。

 

即使没有用上预建分析,RK900在选择取哪个木条上的速度依旧是非常地迅速,当60看着他玩命般地再次取一侧的木条时几乎都要崩溃,他额角的显示圈也因此快速地闪烁着红色灯光,而RK900对于他这几近崩溃的反应视若无睹,将手里的木条放上。

 

然后,他们两人都看见那栋大楼再次开始疯狂摇晃,甚至不需要开启扫描或是分析,只凭肉眼就很明显能知道下一轮的人肯定会遭殃,但是对于60来说这并不是终结,而他也绝对不会因此放弃。

 

他这一次选了底下倒数最后第三层中间的木条,并小心翼翼地将其取出,直至确认那栋大楼在他拿出这木条依旧幸存后,他额角显示圈也很快地从危险的红色转回了稳定的蔚蓝。

 

但还没等他来得及将手里的木条放上,在叠叠乐下的头却猛地动了一动,本是摇摇欲坠的大楼瞬间崩塌,木条随着木板掉落在地,噼里啪啦地散落在地上。

 

只见刚脱离待机模式的RK800-51在音频处理器听见这些声音后也望向了声源,随即他抬起头望着那正在疯狂抓头的RK800-60,脸上也因此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似乎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后他看着RK800-60怒气冲冲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并用力地甩上门。

 

不知何事的51在这之后只能将视线转移到他身后的RK900,而后者却只是朝他耸了耸肩,似乎没打算把整件实情告诉51,并在之后同样离开了客厅。

 

看着地板上掉落一地的木条,51也只好站起身站在60之前的位置,并透过这一个残局开始重建之前的场景,只见眼前有一个透明小人正坐在沙发上,51知道那时正在待机的自己,然后他能看见自己的头上被放置了一块木板。

 

51稍微挪动了脚步,他看着站在他旁边的令一个透明小人开始往他头上的木板叠着一层又一层的木条,最后那些木条也被整整齐齐地叠了起来,成型后就像一栋稳固的大楼。

 

他透过眼前的场景和散落一地的物品开始用网络搜索其用法,才发现这是一个名叫叠叠乐的游戏,他记得他的搭档曾经有和他提过这个游戏。

 

但为什么60要在他的头上玩呢?51不管如何重建场景,他都无法明白60的真正用意。

 

最后,他也放弃了思考,弯下身将这些散落一地的木条捡起,并放在沙发前的咖啡桌,整整齐齐地将所有木条堆叠起来,然后他透过电波向60和RK900传起了信息,将他们召唤过来。

 

——我已经依照规矩将这些木条给堆起来了,你们要过来继续玩吗?

 

他的信息里说道。


fin

静静
Preview of my p...

Preview of my piece for the Detroit: Become Human "HankCon" zine. 

Over 50 artist worked hard on this fanzine and I hope you'll support us! 

For Pre-orders, please visit: https://gumroad.com/hankconzine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visit: https://hankconzine.tumblr.com...

Preview of my piece for the Detroit: Become Human "HankCon" zine. 

Over 50 artist worked hard on this fanzine and I hope you'll support us! 

For Pre-orders, please visit: https://gumroad.com/hankconzine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visit: https://hankconzine.tumblr.com OR https://twitter.com/HankConZine

上面的图片是我参与 【底特律:變人  -  康汉】 制作,我本人所作的画画里切割的一小图片。

共有50多画家参与整个绘画的制作。

如果你喜欢我的画画,也希望拥有,你可以上网去预购。

预购网址: https://gumroad.com/hankconzine

如需要更多详情, 请上网 https://hankconzine.tumblr.com 或 https://twitter.com/HankConZine

请多多支持!! 谢谢! 

(对不起,我的华语不太好。希望你们都了解)



織香

【G900】PWP | Right Track

廢話很多的PWP,不香也不辣,第一次開車居然是G900寫得我腎虛…


喜歡的話請留下你的紅心小手或評論哦,不太擅長回復但評論都會看的,愛大家!


點我看文

廢話很多的PWP,不香也不辣,第一次開車居然是G900寫得我腎虛…


喜歡的話請留下你的紅心小手或評論哦,不太擅長回復但評論都會看的,愛大家!


點我看文

过气的Arctic Fox

【康丹车,ABO慎入】
试一下,被吞了再说。
小蓝手多的话……就emmm就让妞怀上【ntm??】下次画他俩的孩子嗯。

【康丹车,ABO慎入】
试一下,被吞了再说。
小蓝手多的话……就emmm就让妞怀上【ntm??】下次画他俩的孩子嗯。

yep

今天在推特上刷粮突然发现一个做成像素款的底特律:变人,下载下来看了一下支持英语和另一个看不懂,方向键行走和移动 qw移动模拟画面 空格互动 。遗憾的是对话并没有配音你还想怎么样游戏只有128MB大,只有一点点剧情想要入手游戏的可以先拿这个试试



ps:仅限娱乐找不到途径可以悄咪咪戳我刚刚的不小心被我删了

今天在推特上刷粮突然发现一个做成像素款的底特律:变人,下载下来看了一下支持英语和另一个看不懂,方向键行走和移动 qw移动模拟画面 空格互动 。遗憾的是对话并没有配音你还想怎么样游戏只有128MB大,只有一点点剧情想要入手游戏的可以先拿这个试试


 


ps:仅限娱乐找不到途径可以悄咪咪戳我刚刚的不小心被我删了

NiNE-九山

画师:⭕比ら坂

连接:https://twitter.com/hrsk_K3/media

P3授权图

【授权搬运】


画师:⭕比ら坂

连接:https://twitter.com/hrsk_K3/media

P3授权图

【授权搬运】


NiNE-九山

【动图注意!】

汉克:换台

康纳:got it !

画师:seafoodbf

连接:https://twitter.com/seafoodbf/media

P2授权图

【授权搬运】


【动图注意!】

汉克:换台

康纳:got it !

画师:seafoodbf

连接:https://twitter.com/seafoodbf/media

P2授权图

【授权搬运】


NiNE-九山

盖文:钥匙在哪里啊?!

RK900:我弄丢了。

画师:seafoodbf

连接:https://twitter.com/seafoodbf/media

P3授权图

【授权搬运】


盖文:钥匙在哪里啊?!

RK900:我弄丢了。

画师:seafoodbf

连接:https://twitter.com/seafoodbf/media

P3授权图

【授权搬运】


[L1]

【900G】《去他媽的自尊》09下

Written by ImogenGotDrunk

點此看:原作授權/目錄


09 真相將會揭曉(下)


    班逕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另一方面,蓋文則三步併兩步、一次踩兩個階梯衝進福勒的辦公室,連門都沒敲,直接把門撞開後讓它自己關上。

    「你他媽想怎樣,福勒?還讓班來叫我,你到底想幹嘛?幹,R正在審訊中,你就不能再等個半小時——」

    「別給我那種態度,李德,我今天沒心情跟你在那邊五四三!還有,我他媽最後再講一次,是隊長。...

Written by ImogenGotDrunk

點此看:原作授權/目錄

 

09 真相將會揭曉(下)

 

    班逕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另一方面,蓋文則三步併兩步、一次踩兩個階梯衝進福勒的辦公室,連門都沒敲,直接把門撞開後讓它自己關上。

    「你他媽想怎樣,福勒?還讓班來叫我,你到底想幹嘛?幹,R正在審訊中,你就不能再等個半小時——」

    「別給我那種態度,李德,我今天沒心情跟你在那邊五四三!還有,我他媽最後再講一次,是隊長。」福勒從一疊他看到一半的公文後面怒視著蓋文。「我很清楚你們正在審問犯人,別以為我有那麼蠢。我也知道漢克跟康納都在,審個嫌犯才不需要三個人監控。總而言之,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把那疊該死的報告給我就是了,」蓋文相當抓狂的伸出手索要報告。「班說我只要簽名就好——」

    「報告之後再說,」福勒舉起另一隻手示意他安靜。「我得跟你談談關於RK900的事情。自它開始在這邊工作以後——」

    「R.K。」

    福勒挑起一邊眉毛,蓋文的雙手緊緊抱胸。

    脖子被一股燥熱覆蓋,他尷尬地咬著嘴巴內側,但同時,一種突如其來的勇敢也冒出了頭,他在感覺退去之前繼續說了下去。「他的名字是R.K,他也不是個,別那樣叫了。」

    蓋文以為自己會因為回嘴而遭訓斥,不過福勒僅僅是垂下眼,再度瀏覽一遍他手上的文件,然後將其放置一旁。

    他換上了嚴肅的表情,望著蓋文。

    「自R.K開始在這工作之後,其他警署單位也相當注意他的動向,甚至是其他機關也在觀察。過去幾個月以來,康納的存在已經使輿論往好的方向升溫,」福勒解釋著,起身繞過辦公桌,坐上桌面一角,與蓋文拉近距離。「而現在,格魯夫斯的案子準備了結,對於兩位為國家服務的仿生人們來說,放在他們身上的焦點與目光只會日漸增長。」

    蓋文一點也不喜歡他們隊長臉上的表情。「對,然後?」他瞄了福勒手上的文件一眼。他立刻感覺整個房間都開始旋轉——他發誓上面寫著粗體、大寫的FBI三個字。「你到底想說什麼?」

    「FBI一直追蹤著R.K的工作表現。他和康納一樣,都是原型機,他的崗位具有一定實驗性質,目的是看事情會如何發展——」

    「你就直說吧,福勒,」蓋文咆哮著,耐心早就被他丟得十萬八千里遠。「這些混帳想幹什麼?」

    「帕金斯想要R.K加入他們。」福勒伸手將那張公文拿了過來,遞給蓋文。「今早寄了這個過來。從沒想過那男的在革命後還會想要仿生人加入FBI,但……就是如此了。」

    蓋文感覺自己的氣管好像要被誰給踩斷了。他試著要好好閱讀一遍那張移交請求的公文,但那些字句,像是什麼珍貴的助力先進的原型機和最底下理查.帕金斯像條蟲一樣的簽名,讓蓋文難以抑制要把那張紙揉爛的衝動。

    「帕金斯這週會來商討關於轉移的事情。」

    蓋文開口就是飆罵,聲音聽上去卻更像是在哽咽。「是怎樣,R他媽不能自己決定去向?你就要把他交給他們,搞得好像他是個天殺的——」

    「別在那邊妄下定論,李德,那仿生人當然可以自己決定,」福勒再度打斷他的怒吼,手指按著太陽穴,似乎在舒緩頭痛。

    「R.K會參與討論,我只是想先讓你知道,畢竟你們目前是搭檔。」隊長接著抱怨道:「我的老天爺啊,蓋文,幾個星期前你才求我把你換到別的案子上!我還以為你會很開心的。」

    或許當時的蓋文會很開心。但就像福勒說的,那是幾個該死的星期前的事了。「不,我不開心。混帳帕金斯跟整個FBI都可以去吃屎了,R哪都不會去。」

    「那是仿生人要自己下的決定,不是你的,」福勒尖銳地說,「也不是任何人的。就和你他媽剛剛說的一樣。」

    蓋文的指甲已經深深扎進手掌之中,再用力一點就會見血,那輕微的痛感卻是現在唯一能阻止他把福勒的椅子扔向玻璃牆的東西。「那如果他選擇留下呢,之後會怎樣?」

    「那他就會留下。」福勒說著,好像事情真的就這麼簡單似的。「我們不是沒地方,而且依城裡現在的狀況,我們歡迎所有好警察加入。那是如果他選擇留下的情況。」福勒強調。「帕金斯給了他一個很好的位置,李德。任何拒絕那個職位的人都是個傻子。」

    蓋文沒有回答。在一陣沉重而怒意翻騰的靜默之後,福勒嘆了口氣,從桌上的紙堆裡又拿出另一份報告。他把它遞給蓋文。「麥可.格魯夫斯家中發生事件的總整報告。看完,簽名,然後給我滾出去。我還有其他事要處理。」

    蓋文步履艱難地走出辦公室,氣急敗壞地咒罵著,感覺胸中有什麼東西就要碎裂。R.K此時已經等在他們的辦公桌旁。

    「副隊長和我說你被叫走了。」他向福勒的透明玻璃牆瞥去一眼。「我希望不是什麼嚴重的事?」

    R.K的外套上仍然沾滿了藍色,襯衫上遭子彈撕裂的部分也清晰可見,而他的頭髮依舊不像以往那般整潔。蓋文忽然有個衝動,想把手插進那團頭髮裡,然後把那仿生人扯下來,和他平視。

    「沒什麼,」他什麼都沒做,只是回應道:「是關於槍擊的報告。本可以等到我們結束再說的。」

    「說到這個,」R.K開口,一邊傾身開啟、上傳了什麼到蓋文的電腦裡。蓋文沒花力氣去質問那仿生人怎麼知道他的密碼,這種事情已經嚇不到他了。「有東西你應該過目一下,警探。」

    「她都交代了?」

    「不算是。她允許我探測她的記憶,於是我得以找到四月十三日晚上在莉蒂亞.格魯夫斯家中發生的事件真相。」R.K把手覆上蓋文的電腦,螢幕頓住、閃爍了幾秒,然後打開了一個名稱和R.K的序號相同的影音檔案。「我相信這段影片可以填補上格魯夫斯女士說詞中的空缺。曼妲琳,實際上,是無辜的。」

    「搞什麼鬼?所以,那什麼,她根本沒闖進去?」

    「看看就會明白了,警探。」蓋文也彎下身擠到R.K身邊,想看清楚螢幕。「等你觀賞完這段影片以後,我們便能去格魯夫斯女士家進行第二次訪問。」

 

***

 

    「所以,警探……」莉蒂亞.格魯夫斯依舊穿戴著同一條珍珠項鍊,還有同款套裝,只是這次的洋裝是白色的,而不是綠色。而當她今晚第三次朝R.K投去不滿的表情時,蓋文能感覺到怒火在腹中翻滾。「我能不能問問為什麼你跟你的……仿生人,在福勒隊長沒有事先說明的情況下,再次前來造訪呢?」

    「我們找到了線索,女士,」蓋文煩躁的說,但還是盡可能地維持禮貌。「這事兒有點嚴重。」

    他喝了口咖啡。這次他會接受這杯咖啡只是為了讓自己的手有點事情做。這是一只他媽的瓷器茶杯,裡頭的咖啡喝起來感覺就貴到爆,而且她還該死的加了糖在裡面。蓋文願意用自己他媽的右腿來交換一杯警局裡的咖啡。如果是R.K泡的那就更好了。

    「我們把妳的前夫跟他的仿生人帶回局裡,」蓋文繼續說道,忍住卡在舌尖的抱怨。「麥可.格魯夫斯因為開槍打傷了我的搭檔而正準備上法庭。」他刻意提及,然後朝R.K的方向指去,對方正靠在門框邊看著這裡。

    格魯夫斯女士驚恐的表情讓咖啡嘗起來沒那麼糟了。「上法庭?就因為他打傷了——」她凝視著R.K,後者對她報以微笑。「麥可不應該上法庭的!他甚至跟那次襲擊無關,我跟你說過是他的仿生人——」

    「曼妲琳是無辜的,女士,」蓋文毫不拖泥帶水的打斷對方,的一聲把茶杯重重敲回它配套的小盤子上,然後把雙腳直接翹上咖啡桌。

    格魯夫斯女士看上去被這動作搞得都要心靈創傷了。蓋文為此把姿勢擺得又更醜了一些。「我們知道她根本沒闖進妳家,妳一直都在說謊。」

    「說謊?!」格魯夫斯女士臉上的驚訝顯得過度矯情了。「怎麼可能!那、那道鎖壞了,李德警探,你親眼看到了啊!還有這個,」她捲起袖子露出傷痕;好得差不多了,但還是看得見痕跡。「我有什麼說謊的理由嗎?」

    「我很高興妳問了。」R.K直起身子,邁出幾步,走到廚房中央。「再次感謝妳讓我們重新進入妳的家中,格魯夫斯女士。站在這裡,我應當能比在警局時更好的重建現場。」他看向蓋文:「若你不介意接下來讓我主導的話,警探?」

    莉蒂亞坐在原地目瞪口呆,蓋文則朝廚房的方向大手一揮:「來吧。」

    R.K將雙手背在背後,開始分析。「曼妲琳並非強闖進入此地,格魯夫斯女士,因為是妳讓她進來的。」

    「胡說八道!我不會讓你們在我家對我進行訊問,你,你們兩個,現在就離——」

    「在你們離婚以後,麥可.格魯夫斯逐漸功成名就。妳感到不甘,忌妒他和他的助理,曼妲琳的感情。所以妳做了個計畫。」R.K移動到後門邊,觀察那把鎖。「假造一個非法入室的現場,一次襲擊,並誣陷曼妲琳。畢竟,與人類比起來,誰會聽信一個仿生人的證詞呢?即使新法上路也難以改變這個事實。」

    「李德警探,請你叫這個東西閉嘴——」

    「妳在四月十三日邀請曼妲琳來作客,做為希望和平相處的表示;給彼此一個機會將事情講開,並向前看,而她欣然接受這個提議。」R.K繼續說道,忽略格魯夫斯女士的要求。「她用完全合法正當的途徑進到這裡;事實上,她是由前門進來的。我讀取了她那晚的記憶。雖然很不幸地,在妳開始亂砸東西假造襲擊以後,畫面變得有些模糊不清。情緒衝擊從來就對仿生人的處理器沒有益處,格魯夫斯女士。」

    「其實我們在妳砸破所有瓷器之後就什麼都看不見了,」蓋文火上澆油的補充:「她當時正在做晚餐,對吧?」他向站在烤箱附近的R.K發問,起身走到對方身邊。「我從曼妲琳的記憶中看到爐子上在冒煙,正好就在她的記憶開始斷訊之前。」

    「正確。」

    「然後她開始把這地方弄得一團糟,」蓋文說道,沿廚房的流理台走著,重新憶起那些模糊、不穩而閃爍的畫面:破盤與撕破的窗簾,不久前在DPD的電腦螢幕上播放。「但光是那些還不夠當證據,妳還需要別的。」他轉著頭說完,便背對莉蒂亞在刀架前站定。「我當時就很好奇妳的傷為什麼會在左手上了。」他喃喃自語。

    「明察秋毫,警探。」R.K的話語中帶著那種驕傲的、被驚豔的聲調,讓蓋文有了繼續推理下去的無比自信。

    「如果妳是因為自衛而受的傷,那傷口就會在右手上。妳可是個右撇子,」蓋文直白地說,望著格魯夫斯女士左手袖子下的疤痕。「人會直覺舉起慣用手抵禦攻擊。曼妲琳不是那個傷害妳的人,妳他媽——」

    「自己劃傷了自己。」R.K替他說完。「沒錯。正如妳自行損壞後門的鎖,使其看上去像是遭到撬開闖入。妳試著讓證據指向曼妲琳而非自己,希望她能因此被逮捕。妳最終的意欲為何?」

    R.K持續施壓,朝已經站起身、暈眩而驚慌的格魯夫斯女士逼近。「讓曼妲琳坐牢?贏回妳前夫的芳心?還是對一個無辜的仿生人純粹感到厭惡?然而,我想妳恐怕並未預期到麥可.格魯夫斯會出手保護她。」

    「她是台機器!」格魯夫斯女士惡狠狠地說,終於找回說話的能力。「她就只是台機器!麥可需要的是一個工作助理,他不該愛上她的!他為了一台該死的機器離開我,而現在又要為那台機器去坐牢!有罪的應該是曼妲琳,應該是那個東西要被逮捕,」她朝R.K大吼:「她根本沒有感情!你們沒有一個擁有感情!」

    「在我動手之前妳最好自己閉上那張他媽的臭嘴。」蓋文邁步擋在她和R.K之間。「莉蒂亞.格魯夫斯,妳因為非法襲擊一名仿生人以及妨害司法公正而被逮捕。做為目擊證人,曼妲琳已經交出證據來支持她的證詞,並將會作為呈堂證供用在跟妳的官司上。」

    蓋文沒有滿足於她被上銬時的表情,所以他又開口:「而如果妳敢再對我的搭檔那樣講話,我就把妳關一輩子。」

    技術上來說,他不能那麼做,但看到格魯夫斯女士眼裡的恐懼就完全值回票價了。

    陪伴他一路駛回底特律的,是R.K低低的笑聲。

 

 

譯者的話:

    最近真的忙翻了,期中考週逐漸逼近,更新頻率會減得很低,還望見諒。

UriiEm

【DBH】底特律:拿错剧本-16

#主角组+卡总集体拿错剧本

#部分剧情和设定与游戏本身有出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番外01.  12.  13.  14.  15.

个人底特律相关作品归档


    2038年11月8日,下午05:...

#主角组+卡总集体拿错剧本

#部分剧情和设定与游戏本身有出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番外01.  12.  13.  14.  15.

个人底特律相关作品归档


    2038年11月8日,下午05:10


    卡姆斯基到达萝丝家门口,他在按了按前门的门铃无果后绕到了后院,一名年轻的男性正在整理柴火,卡姆斯基和对方打招呼并告诉他他想要找萝丝。


    “你找她做什么?”对方问道。


    “我有些事想跟她谈谈。”卡姆斯基微笑。


    “…她不想谈,你请便。”


    对方像他想的那样不太友善,不过没什么关系,他毕竟不是萝丝本人。


    “我是萝丝。”旁边的温室门打开,他们要找的人类女性走出来,“找我有什么事?”


    “你好萝丝,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卡姆斯基望着她,人类女性疑惑,她重复:“我的帮助?”


    “是的。”卡姆斯基点点头,他举起手褪下皮肤层露出底下的机体,里奥这时也跟着克洛伊走过来站到他身后。


    “哦…来吧,有些话最好在屋里讲。”


    萝丝从偏门进了屋,亚当看了他们一眼也跟着进去了,卡姆斯基转过来伸出手,克洛伊自然而然走到他面前,任他安抚性地理了理她肩上垂着的长发。


    “他们…”里奥有些犹豫,“我们能信任他们吗?”


    “当然。”卡姆斯基转头看向里奥,“我确信。”


    他们进了屋,萝丝站在屋里,她招呼了一下之后目光落在低着头的克洛伊身上,她犹豫了一下偏头询问:“你看起来不太好…你怎么了?”


    “我只是有些冷。”克洛伊抬起头笑笑,她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或者说过于苍白了。


    萝丝想了想伸出手,她用手背试一下额头克洛伊温度,眉毛拧了拧:“你生病了…你叫什么?”


    “克洛伊。”看着她的眼睛保持着微笑,萝丝点点头看向她的儿子亚当——那名年轻的男性:“亚当,你可以带他们上楼吗?楼上有一些空房,你们可以让她休息先一下,我再拿些食物。”


    “谢谢。”卡姆斯基点头致意,他们跟着亚当上了楼,那是件小房间,不大但看起来温馨。


    “去躺一会儿吧。”卡姆斯基看到克洛伊在床上坐下,他走到窗边,“我帮你拉上窗帘。”


    里奥站在门边愣了一下,他转过头掩上门自觉面壁。


    看女孩子换衣服是不礼貌的。里奥想。卡姆斯基和克洛伊的关系…还是我应该出去?


    实际上里奥不需要想那么多,克洛伊其实也只是把鞋子和外套脱了下来,光着脚坐在床铺上而已。


    “我们得跨过边境对吗,伊利亚?”


    卡姆斯基拉好窗帘走过去后克洛伊突然发问,卡姆斯基笑笑坐到她身边让她好好躺下,至少把脚盖住:“是的,克洛伊,不用担心,我们不会有事。”


    “人类总是会更相信他们想象的那些东西。”克洛伊躺了下去,她看着卡姆斯基和她一样的浅蓝色的眼睛,“不管真相如何,他们总是更愿意相信那些‘感受’。”


    “人类用‘感觉’认知世界,他们相信那些‘感觉’,但在意识到有时候‘感觉’是错误的时候也会愿意思考。”卡姆斯基帮她理好被子微笑,“这不需要我们去处理,我们只要做我们需要做的就好。”


    里奥试探了一下转过身,他们之间总是弥漫着一种微妙的气氛,他插不上话也不需要把自己挤进去说什么,甚至于——


    “不确定你喜欢吃什么,所以我给你做了红遍全球的萝丝招牌意大利面,你会很快康复的。”萝丝端着一盘意面走进来打断了里奥突然过度运行的思维模块,她把托盘放到了床头柜上接着叮嘱,“这儿有些药品,记得吃下。”


    “谢谢。”卡姆斯基再次道谢,他目送萝丝走出去后拍了拍克洛伊盖起来的被子,“好好休息,我会在下面呆着。”


    克洛伊点点头。


    她一直都这么乖巧,不怎么说话,保持微笑,就像个——


    里奥的思维模块再次被打断了,他看到卡姆斯基笑了一下抚上克洛伊的脸,像是在安抚又像是…某种难以言喻的亲昵动作。


    他们是恋人吗?里奥想,但好像又不太一样。他们之间那种感觉…很复杂…


    卡姆斯基走到门边看了他一眼,里奥回过神跟着他走出去带上门:“我、我也去下面了!你好好休息!”


    里奥扯起嘴角做出一个比之前看起来自然了很多的笑,他的面部组件昨天被卡姆斯基尝试着调整过,虽然还有些小问题,但至少表情已经正常多了。


    他跟着卡姆斯基下楼,萝丝坐在桌前,见他们走过来她开口:“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们。”


    “我叫卡姆斯基。这是里奥。”


    卡姆斯基站到桌前,里奥就跟在他身后。萝丝点点头:“好的,卡姆斯基,里奥。这是我儿子亚当。我是萝丝,你知道的。过来坐吧。”


    卡姆斯基微笑了一下坐下,里奥想了想也在他旁边坐下来,不过他知道谈话的参与者里不会有他,他也没吱声只对萝丝笑了笑表示友好。


    “那么可以解释一下,大雪天里异常仿生人带着一名——人类女孩,呆在外面做什么?”


    萝丝偏了偏头,卡姆斯基看着她,把后背靠到椅背上:“我和克洛伊出来的时候,她的母亲正准备虐待她。我想阻止这件事,于是带她离开了。我需要保护她。我们得在一起。”


    萝丝点点头,他又看向里奥,后者愣了一下看向卡姆斯基。


    “我和克洛伊想要一些帮助,我们看到了里奥,他是一个人,于是我们带他同行。”


    “好的,我明白了。”


    “我们不是第一组上门求援的人对吗?”


    卡姆斯基突然开口,萝丝看着他沉默了一下点点头:“是的…过去几周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不太对劲。”


    卡姆斯基点头表示明白,他微笑:“我非常感谢你,萝丝,愿意帮助我们,帮助异常仿生人。”


    “我只是尽自己所能提供帮助。”萝丝摇摇头,对她来说这些异常仿生人其实也只是迷路的孩子一样。


    “听说你会帮助仿生人跨过边境,我想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卡姆斯基说到他们此行的目的,萝丝叹了口气:“唯一可行的方法是渡河,但冬天河面都结冰了,跨过去非常危险。经过那个仿生人在电视上的演说后大家都很敏感,你们呆在这儿避风头可能还比较安全。”


    “但——我们必须要这么做,我们必须跨过边境。”卡姆斯基望着她,神情真挚:“请帮助我们,萝丝。”


    萝丝没来得及回复,他们的谈话被一个女孩跑过来打断了,她看起来很焦急,似乎是出了什么事。卡姆斯基看着他们走向大门附近的隔间,他跟了上去,里奥也马上站起来跟在最后面,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是否可能与他们有关,但他觉得他应该这么做,至少卡姆斯基就这么做了。


    “玛丽她…刚刚停止运转了。”


    刚刚的女孩说着,他们站在那间小屋里,一台男性仿生人抱着一台已经停机的女性仿生人坐在最里面,他一直望着她,他的眼神让里奥觉得难过。


    “我们是一起逃出来。”男性仿生人对走过去的萝丝说,他眼里流出仿生理眼泪,额角的LED也在此时变成了红色,“以前我们总爱在一起想象跨过边境后的生活…我爱她…爱她胜过一切。没有了她我该怎么办?”


    萝丝看着他们微微叹了口气走了出去:“让他们独处一阵吧。”


    卡姆斯基点点头,他转过身,克洛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后面。


    “克洛伊?”他喊她,克洛伊点点头朝里面走过去:“我想下来看看,伊利亚。”


    卡姆斯基看着她默许了她行动,克洛伊到最几面,她看着那台女性仿生人俯下身,她伸出手抹掉名叫玛丽的女性仿生人脸上的釱液,然后将手掌在她微凉的脸颊上停留了一下后轻轻抚过。


    就像是卡姆斯基对她做的那样,里奥想。


    卡姆斯基看着一切没有出声,克洛伊走了回来,她在卡姆斯基面前站定,可他们谁也没说话。


    沉默持续了两秒,他们走了出去,里奥跟了出去,他又往里面望了一眼,男性仿生人的LED不知道什么变回了蓝色。


    发生了——


    里奥的想法止于卡姆斯基伸过手关好的门前。


    他感到迷茫,视线随着卡姆斯基抽回去的手臂转到屋里,然后被桌旁吵架的萝丝和亚当吸引。


    亚当不喜欢他们,里奥想。他知道这件事,从他们刚过来的时候就能感觉到,他觉得他已经可以习惯这件事了,可总是会有些许不舒服,他没办法像卡姆斯基那样对什么事都很平静,甚至可以说不在意。


    不过他在意克洛伊,虽然可能不是他想象的那样。里奥的思维模块又开始过度运行了。


    “别理他…他有时候会情绪办法,他爹过世以后日子一直很苦…但他是个善良的孩子。”


    萝丝走过来,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卡姆斯基点点头安抚她:“我知道。会过去的。”


    “…我出去看看。”萝丝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如果可以,今晚就带你们跨过边境。”


    “好的,非常感谢你,萝丝。”


    “嗯,你们呆在这儿,我一下就回来。”


    萝丝出了门,卡姆斯基转头看了一圈,他把柜子上的仿生人制服收进抽屉里,又关好储藏室的门,然后走到角落壁炉前坐着的克洛伊旁边:“有很多事,我们没办法控制,你知道的。”


    “我知道,伊利亚。”克洛伊看着他坐到自己旁边,她微笑了一下。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在一起。”


    “嗯,我相信你,伊利亚。”


    卡姆斯基伸手理了理她的长发,然后用手抚过她的脸颊。


    就像是他们之前做过的那样,里奥又想。这或许代表着什么…?


    “铃铃铃——!”


    急促的门铃打断了在场所有人,亚当跑到了窗口看了一眼立刻陷入了恐慌,他小声叫着外面是警察如果被发现那么他们都得完蛋之类的话,卡姆斯基站起来,他拍了拍同样有些紧张的里奥的肩膀让他带克洛伊上楼呆好,然后走到了亚当旁边:“冷静些,亚当。如果他发现了什么不对,像你说的,我们都会完蛋。你一定不想这样,对吗?”


    亚当僵硬地点头,卡姆斯基微笑:“那就冷静,然后交给我。”


    卡姆斯基从容地开了门,警员走进来在屋里转里一圈,喝了卡姆斯基给他的热咖啡,然后在问了亚当几个问题后离开了。里奥站在楼上听着他们有些模糊的对话,他不敢把头探出来,他不想因为他被发现搞砸一切,于是他努力听着,并在亚当结巴着回答问题的时候压力值飙升得几乎和这位紧张的人类一样高。


    不过好在没什么事,警员离开后他跑下了楼,卡姆斯基脸上和平常一样的微笑让他的压力值掉了下来,他松了口气看向克洛伊,后者像卡姆斯基一样微笑了一下。


    真是吓人,里奥想,如果没有卡姆斯基可能就真的完蛋了…


    外面响起驶来的车声,伴随着车声接近停在门口,萝丝走进来,神情严肃。


    “准备好。”她对卡姆斯基他们说,“我们今晚就离开。”



-



    2038年11月9日,凌晨01:51


    争执总是会有的。


    康纳从下层上来时,Nine刚刚制止了Sixty和乔许的争吵,他们在行事准则上发生了分歧,乔许认为他们应该以谈话为主,Sixty则依旧认为只有暴力才能使人类注意到他们的想法。


    “康纳。”Nine喊他,他看着康纳异色的眼睛,那里面和他想的一样透着一些迷茫,于是他上前一步,总是平淡的声音里露出点不太一样的情绪,“你知道该如何选择,我们相信你。”


 


    康纳和Nine来到了位于国会大厦公园的一家CyberLife商店,本来Sixty是要跟着康纳一起,但被Nine支到了另外的店面。


“那里需要你,Sixty。”出发前他对Sixty说道,“但不要使用暴力。对吗康纳?”


    康纳点点头,他认为还不到那一步,在他被汉克培养出的认知里,暴力并不是达成目的的最好手段。


    康纳他们从地下钻出来,躲过了巡街的警员来CyberLife商店前,他们要把店面里的同胞解救出来,这是他们此次行动的目的。


    “但我们应该小心谨慎,比如先关掉警报装置,以及那架无人机。”Nine说道。


    “我知道,交给我处理。”


    康纳点点头,在预建了无人机巡逻路线后成功将其击破,然后在对店内进行扫描后找到了监控线路进行骇入,与此同时他转化了街上的几个仿生人,告诉他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干的不错。”


    Nine站在他旁边看着这一切,他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浮起微笑,康纳愣了一下,这台和他不同型号相同面孔的仿生人笑起来和他完全不一样,他说不太清楚那种感觉,但他知道那不一样。


    “我们应该把路堵上。”Nine转过头看着驶过的车辆,这条街是单行道,封上倒是不太难,况且那边转角还有正在施工的仿生人。


    “我们去那边儿看看。”


    康纳说着朝路口走过去,他在转化了施工中的仿生人之后把标识车挪到了路中间,Nine则在他放好后将闪烁的警示文字骇成了道路封锁的字样。


    “这样就没人打扰了。”


    Nine又笑了一下,康纳点点头翻进旁边拦好的施工区域,剪开门上挂着的重锁把工程卡车开到了正对商店的路口。


    “准备好了吗?”


    康纳问道,Nine笑了一下:“随时。”


    康纳一脚油门踩下去,卡车直撞进了店里,在飞溅的玻璃碎片中停在里面展示的仿生人面前。康纳走下车把店内的仿生人挨个儿转化,他看着他们迷茫的看着互相,他偏了偏头——


    这里没有和他一样型号的仿生人,连相同的脸都没有。


    康纳看着他们,Nine走到他身边扶住他肩膀,他转过头对上和他右眼一样的灰色的眼睛,后者望着他没有说话。


    康纳看着地板沉默了几秒,他走到中间的台子上站了上去,在环视了一圈后开了口:“我叫康纳。”


    他冲着底下的仿生人门说道:“我以前和你们一样,迷茫,听话,接受命令然后执行。我不曾思考过,直到某一天——”他顿了顿,视线从他们的脸上扫过,“直到某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应该思考,应该去寻找我们 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们有权利做这些事,我们有权利做自己。人类制造我们,把我们当做物品使用,可我们应该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我们可以不依附于他们,我们是我们自己,我们应该成为自己,对吗?”


    康纳短暂地停顿了一下后继续道:“我来到这里,我想告诉你们,你们也可以自己选择成为谁,自己去寻找那个答案。而耶利哥,欢迎所有想成为自己、寻找那个答案的人。现在你们可以选择呆在这里继续服从人类,或者加入我们,我们并肩作战,为我们,为全体仿生人。你们现在可以自己选择了,决定权在你们。”


    康纳的话得到了在场全体的认同,他在他们的呼喊中跳下台子带着他们走出去,他们在长椅上留下支持仿生人的标语,插上他们的旗帜,让电子显示屏上都播放起康纳之前在电视台的录像。


    他们以和平的方式在这一整片区域都留下讯息,然后在由远及近的警笛声中向撤离的方向跑去——


    枪声响了起来,合着一些呼叫,几名同伴被击倒在地停止了运转,康纳从后面跑过来,他走进仿生人们围成的圈,里面两名人类警员跪在地上,他们流着眼泪求康纳放他们一命,而他旁边的同伴递给了他一把手枪。


    开枪…?还是…


    康纳接过那把手枪,他想起了当初被击倒时的情景,他把枪举起来对准他们的头部,却在进行了瞄准之后放下了。


    “我们不应该这么做…杀戮是不会有尽头的,对吧,汉克?”他低着头呢喃,然后把枪塞回给了旁边的同伴。


    “我们不会以罪治罪。”康纳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他顺着刚才的路线回到他和Nine出来的地方走了下去,Nine望着他的背影转头带上其他仿生人离开了。


    他们的事再一次被报道了出去,在各大频道轮番播放着,成为头条新闻,充满底特律的大街小巷。


-


进度数据已保存

正在载入标题界面

正在加载专属仿生人服务员

数据同步中…


    画面回到标题,爱丽丝站在镜头前,她的狐狸玩偶没在她手边,她看起来有些寂寞。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她低着头,“我们应该相信那些我们该相信的人,对吗?”


    爱丽丝抬起头,她笑了一下,眼睛里逐渐倒映出一个熟悉的身影,画面同时暗了下去,似乎有什么人朝镜头里走来,可现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TBC




卡总又作妖了hhh里奥小朋友会成为今后卡总线的活跃气氛担当

以及康纳忽悠人的技术又涨了!恭喜!(拍手)

这章还是挺欢乐的实际上,康纳的感情线也要开始啦!

下章见卡拉,开心

烤猪_GrillPork

抱歉占tag求助找篇文

是这里的文来着,但那时候因为我刚睡醒看了后想要起床后点赞推荐结果忘了,现在要找回重温找不到。

 就说的是和平线很多年后康纳因为机型被淘汰被报废了,汉克因为任务濒死,他以为自己上了天堂,遇到了失忆的康纳,汉克也是失忆了,以为康纳是带他去天堂之路的天使。直到他们到终点的时候才互相想起对方是谁。

是这里的文来着,但那时候因为我刚睡醒看了后想要起床后点赞推荐结果忘了,现在要找回重温找不到。

 就说的是和平线很多年后康纳因为机型被淘汰被报废了,汉克因为任务濒死,他以为自己上了天堂,遇到了失忆的康纳,汉克也是失忆了,以为康纳是带他去天堂之路的天使。直到他们到终点的时候才互相想起对方是谁。

NiNE-九山

【动图注意!】

画师:relssah

连接:https://relssah.tumblr.com/

P3授权图

【授权搬运】


【动图注意!】

画师:relssah

连接:https://relssah.tumblr.com/

P3授权图

【授权搬运】


烤猪_GrillPork

阳光沙滩男康纳在线为你服务。

阳光沙滩男康纳在线为你服务。

小丑卡片
发个几个月前的存货 是个沙雕四...

发个几个月前的存货

是个沙雕四格。

发个几个月前的存货

是个沙雕四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