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abolik lovers

43899浏览    940参与
是如鱼啊

[礼人]Laito's car

文/如鱼

逆卷礼人X你,ooc我的~

是car!小朋友不要看(:з」∠)_

摸个Laito练练手,好给盐盐写刀子www

评论区见

文/如鱼

逆卷礼人X你,ooc我的~

是car!小朋友不要看(:з」∠)_

摸个Laito练练手,好给盐盐写刀子www

评论区见


前野智昭さんは乙女ゲー大魔王かな...

吸血鬼*天国 ✨💖💖(就这样倒在血泊上也不错呢)


【池袋本店】

DIABOLIK LOVERS 吸愛事後-BLOOD AFFAIR- 

現在池袋本店にてヴァンパイアタペストリーを展示中!

最終日の本日はユーマくんがソファーのお隣に♥

ソファーに座って撮影可能ですのでぜひお立ち寄りください!

#吸愛事後

#dialover

#リジェショ 

吸血鬼*天国 ✨💖💖(就这样倒在血泊上也不错呢)


【池袋本店】

DIABOLIK LOVERS 吸愛事後-BLOOD AFFAIR- 

現在池袋本店にてヴァンパイアタペストリーを展示中!

最終日の本日はユーマくんがソファーのお隣に♥

ソファーに座って撮影可能ですのでぜひお立ち寄りください!

#吸愛事後

#dialover

#リジェショ 

前野智昭さんは乙女ゲー大魔王かな...
买就完事了嘛。 😀❤❤kin...

买就完事了嘛。   😀❤❤kino 我来辽~~~


\アニメガ名古屋駅西店オープン記念!!/

❄️DIABOLIK LOVERS  氷血祭 -絶対零度- ABSOLUTE ZERO❄️


12/20(金)~アニメガ名古屋駅西店にて、

名古屋限定 氷血祭-絶対零度-ビッグ缶バッジの販売を行います!


皆様のご来店を心よりお待ち申し上げます♪ 

买就完事了嘛。   😀❤❤kino 我来辽~~~



\アニメガ名古屋駅西店オープン記念!!/

❄️DIABOLIK LOVERS  氷血祭 -絶対零度- ABSOLUTE ZERO❄️


12/20(金)~アニメガ名古屋駅西店にて、

名古屋限定 氷血祭-絶対零度-ビッグ缶バッジの販売を行います!


皆様のご来店を心よりお待ち申し上げます♪ 

前野智昭さんは乙女ゲー大魔王かな...
过于美丽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过于美丽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过于美丽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前野智昭さんは乙女ゲー大魔王かな...

来了来了来了~(搓手手)


\ジャケット初公開!/

【DIABOLIK LOVERS MORE, MORE BLOOD】

Vol.2 無神コウ CV.木村良平


咎に塗られた砂時計、血のループ。終わらない吸愛[アイ]に堕ちる。


豪華版にはオリジナルドラマ収録の限定CD等、その他豪華特典付き!

2020/1/22(水)発売予定!⇒https://t.co/Pd3NECDrcq

#dialover

来了来了来了~(搓手手)


\ジャケット初公開!/

【DIABOLIK LOVERS MORE, MORE BLOOD】

Vol.2 無神コウ CV.木村良平


咎に塗られた砂時計、血のループ。終わらない吸愛[アイ]に堕ちる。


豪華版にはオリジナルドラマ収録の限定CD等、その他豪華特典付き!

2020/1/22(水)発売予定!⇒https://t.co/Pd3NECDrcq

#dialover

达莉娅

sbr的杀人案件

平淡的吸血鬼家族日常


——————————————————


“喂。shu。”

subaru推开门,以往他和其他人一样,即便兄弟的房门大开且横尸门口,他也会绕开走,顶多嫌恶地瞥一眼死得丑不丑。

但今天,他竟然缓缓扭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干什么。”

靠在床头玩手机的人问。

“在我睡着之前说完。”他看了一眼屏幕上方的时间。“也就是一分钟。”

subaru保持着站姿,说:“我杀了个人。”

shu在屏幕上浏览的眼睛终于舍得抬起来看他最小的弟弟一眼。

“你想杀了我?”

subaru本来有点沉闷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我说我杀了个人,没说我想杀人。”

“你杀...

平淡的吸血鬼家族日常


——————————————————


“喂。shu。”

subaru推开门,以往他和其他人一样,即便兄弟的房门大开且横尸门口,他也会绕开走,顶多嫌恶地瞥一眼死得丑不丑。

但今天,他竟然缓缓扭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干什么。”

靠在床头玩手机的人问。

“在我睡着之前说完。”他看了一眼屏幕上方的时间。“也就是一分钟。”

subaru保持着站姿,说:“我杀了个人。”

shu在屏幕上浏览的眼睛终于舍得抬起来看他最小的弟弟一眼。

“你想杀了我?”

subaru本来有点沉闷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我说我杀了个人,没说我想杀人。”

“你杀了个人。你能杀谁?只能是reiji。你把reiji给杀了,以后你们打架老师只能找我了,家长会也只能我去开了。你是要我死。”

subaru脸上疑惑的表情更甚。

“我没杀reiji。我来找你,是因为reiji给我洗带血的衣服去了。我杀了我们学校一个男的。”

在确认自己不会被老师的育儿经和ppt上的差生名单直接杀掉并且还能吃上饭之后,shu的目光回到了屏幕上。

“关我屁事。”

他听到了关节嘎吱作响的声音,好像是subaru强忍冲动。

“我说,我可不想来找你们这些人。但是,如果这次我被发现了,我不就得留级了吗?”

shu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

“我从没想到我们学校对杀人的惩罚是留级。那你试试交一份检讨上去吧。”

“所以说,我不要留级。至于为什么……就是,我,反正我不想留级。你就不能想个办法帮我混过去吗?”

subaru看shu已经昏昏欲睡,一咬牙,说:“你想要什么专辑,我帮你买!我上个月和这个月的钱还有reiji的私房钱都归你了!”

shu放下了手机。

“你讨厌谁?”他问。

“我挺讨厌你的。”

shu撑着头。

“除了我和reiji以外,你最讨厌谁?”

subaru想了想。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很难,因为他对每个人的讨厌程度都是公平的,他希望所有人都能摔进屎里淹死。

“laito吧。”他终于有点犹豫地选择了一个。

“哦。laito。”

shu的手指敲了敲他黑掉的手机屏幕。

“我没想到你会选他。”

“额,我也不太清楚。但我昨天进房间的时候看到他全裸躺在我棺材里。”

subaru看不懂shu脸上的表情。shu是个聪明人,他脸上很少露出这种表情。

shu安静了一会儿,才说:

“我不建议laito,他的脑子是那三个人中最聪明的,上次reiji就他上了英语平均分一事夸奖了一个白天。你弄点血,擦到ayato或者kanato的校服上。明天到学校就说你看到他杀人了。所有人都信你。”

“好。”subaru简洁地回答。

 

第二天,ayato打开了shu的房门。

“喂。shu。”

“滚。”shu简洁地回答。

“我好像杀了个人。我没印象,但我衣服上有血,而且subaru说我杀了,还说我把人埋在学校后山第二个坡的一棵做了红色标记的树下面约五米处。我去挖了一下发现真的有,还有人给我拍视频。我真的杀人了吗?你记得吗?”

ayato摸着空空如也的脑袋诚挚地问道。

shu打开推特看了一下,ayato在一众同学尤其是subaru紧张的注视下把一个人挖出来的视频赫然在今日头条,点击量百万,评论无数。在他挖的途中,subaru不断指点:“不是这里你歪了,再右边一点,对对,这边再挖一点……”

shu看了一下进度条,还有五秒,他本来不想再坚持了,但还是看完吧。

就在尸体的脸即将浮出土面时,让这个视频成为年度头条的事发生了。那个本该死成土地公的人突然圆睁双目从土里笔直坐了起来,shu认出那大概是yuma。被subaru埋进土里的yuma呸了好几口嘴里的土,大喊一声:“我干你丫的小崽种本大爷想上厕”

shu把手机屏幕给按灭了。

 

 

“你想要什么?除了我弟弟的命,我什么都不会给你。”

reiji端来红茶摆在茶几上,端正得体地坐在了ruki的对面。

“你弟弟的命?”ruki放下了手中的时尚青年必读杂志,冷笑两声,“除非你把他们几个的头切出花来码在我面前,不然都不如钱来得实在。”

reiji问:“你要什么花纹?”

ruki向后靠在沙发背上。

“我要逆卷家一半财产。”

reiji从背后拿出一个沙发靠垫拉开拉链在棉花里掏了一会儿,出来一张银行卡。

他像赌神推牌一样用食指中指压着那张银行卡在桌上摩擦着推向ruki。

“这就是了。”

ruki不客气地拿了过去,交给一直站在他后面选角度自拍的kou。

“kou,拿去查查有多少钱,短信发我。”

kou就像一个普通黑帮老大的小弟一样点了点头麻利地走了。他打开门,正好和进门的laito擦肩而过。外头是大白天,laito的头发像宇宙大爆炸现场,眼圈像被人抛弃后哭花眼线陷入绝望的夜店女郎。

kou以询问的语气说了个法语单词,laito点了点头。“酒不错。”laito哑着嗓子说。

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安静地错过了。

ruki相信那是个夜店的名字。

laito拖着穿着和他的头发眼圈一样陷入混乱与爆破的衣服的身体慢慢走向自己的房间,这段路必然路过客厅,他像一个幽灵一样从reiji的沙发背后飘过。

“冒昧地问一句。”

laito像丧尸回魂一样转过头来,瞪着悠哉悠哉交叉着腿坐在沙发上的ruki。

“你是怎么安葬你弟弟的?”



没了 end 因为不知道咋写了

 

 

 

 

 

 

 

 

 

 

 

 

 

 

 

 

 

 

 

 

 

 

 

 

 

 

 

 

果锅今天产粮了吗
diabolik lovers...

diabolik lovers 2019 agf
無神アズサ  爱丽丝柄

给发量堪忧的azs换个头,其实有身体,最近摸不完了可能以后补

diabolik lovers 2019 agf
無神アズサ  爱丽丝柄

给发量堪忧的azs换个头,其实有身体,最近摸不完了可能以后补

Youlicoo

魔鬼恋人 银之蔷薇

      #作者君#日常不想写文,偶然看到这张图就突然有种写文的冲动,美色还真是懒人的动力啊。不多说了,开始更文吧。ooc预警,毕竟一个月没更文了,剧情什么的都忘光了。(⊙o⊙)…还得缕缕头绪,多翻翻大纲。(这张图是B站搬运过来的,侵权立删。)

       魔鬼恋人   银之蔷薇

   转,印象。

你是短暂的情缘,露水一般,只出现在清晨;当阳光驱散阴翳,我握紧你双手的速度能够赶上蒸发的速度吗?...

      #作者君#日常不想写文,偶然看到这张图就突然有种写文的冲动,美色还真是懒人的动力啊。不多说了,开始更文吧。ooc预警,毕竟一个月没更文了,剧情什么的都忘光了。(⊙o⊙)…还得缕缕头绪,多翻翻大纲。(这张图是B站搬运过来的,侵权立删。)

       魔鬼恋人   银之蔷薇

   转,印象。

你是短暂的情缘,露水一般,只出现在清晨;当阳光驱散阴翳,我握紧你双手的速度能够赶上蒸发的速度吗?我想要现在这样拥抱你,只是简单地用双手触碰着你,感受着你稳定的心跳,呼吸的频率平均,我还想要感受更多,我爱你可感知的一切。你是生命流逝的证明,我喜欢时间在身体留下痕迹,喷发的情感递增或递减;你的眼睛依旧如初,天真懵懂,尚带着对世界的好奇,真实美丽的眼睛展露心里的欲望,你这样的一面,我难以割舍的,更加用力爱你。

成为我唯一的伴侣吧。

让我更加用力的爱你。

更加深入的爱,揉入怀抱,四肢缠绕;烙入脑海,梦魇入眠;化为基因,一遍遍重复爱你的本能。Obsession,为你着迷,无论是对你的血,还是你的爱,令人上瘾的甜味,就让我们这样沉迷下去吧。

不要睁开眼。

真甜。

好甜。

真乖,听话。

命令的语气呀?我对绫人君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呢?求你了,快告诉我答案吧,我真的很想知道。一直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动力到底是什么呢,一直被背叛,随时被抛弃的命运,我难道只是一件物品吗,依靠你们偶有的温情度过这一天天,一个又一个月?请你告诉我答案呢?我并不是想要这样的人生,糟糕透顶,只为某个人而活,失去独自存活的意义。

难道我只能当一个依附品吗?

 

“苏桑,曾经说过‘我们身处一个宇宙,世界却并不相识’,这句话是有什么深意吗?”女孩香槟色的金发长长的,发尾开叉,泛着暗淡的光,她的脸蛋肤色净白,眼尾抹开红晕,像是根茎腐烂的花朵,外表还是娇嫩的少女,底子已经发生了质变。苏冷蓦然想起很早以前听到的一句话,“失去了第一次,由少女变成女人,连眼神都会改变的。”

“什么会改变,这怎么看得出来呢?”

“哈啊哈,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看人的方式吗?已经不会假装不在意。”苏冷认真地看着女孩,她缓慢地扭头,视线中的金发滑下,手指敲击着栏杆的节奏按着某种旋律,“时空存在多个界面,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处于一个二维世界?”

【重回过去的唯一方法就是以超载光速的速度航行,据爱因斯坦证明,如果要做到这一点,你需要一种永不耗竭的能源。

如果拥有足够的能源,超越时空存在可能。

我们可以把过去的“时间、空间”看作是事物能量释放后的残留能量信息因为“弦弧波”的因素重新聚集在一起形成的不同物质组成“生命”。也就是说,过去的时刻已经存在,只要通过相应的方式,我们就可以回到过去,某一时期、阶段。但是未来,由于还没有形成,所以我们是无法过去的。

那如果以自身的某些不能消失的能量为载体的话,再加上相对的更快速度,当时空上的两个点重叠时,形成“虫洞”,是否可以形成时空重叠?从一个世界传送到另一个世界,这样姑且可算为穿越到未来的一种方式吧。

自然界的确存在这种可能,但是你有没没有想过人体是不能承受的,这种实验根本就无法成功。

人体受不了,那人脑呢,如果找到一个足够承受压力的大脑,实验一定会成功的。

苏冷,你太年轻了。

你真是个疯子,算了,我也老了,你总是要成为下一个,这场实验我就不参与了。

谢谢您,李老。】

“二维世界的虫子怎么可能知道四维空间甚至是六维空间呢,世界是封闭的也是无法感知的,不知道整个世界的状态,被命运掌控的可怜虫子。”

苏桑站直身子,带着审视的意味说出这样一番话,她惯常眯着一双眼,狭长的眸子延长我与她之间的距离,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说出口后,我们似乎有了某种联系。我这是知道了她的一个秘密吗?可我好像能够理解琉辉君为什么这么痛苦,为什么大家会这样做,大家都是被某种力量控制的吗?我的血会这么招吸血鬼,被人叫做夏娃,也是这个原因吗?

一切好像更加让人不解了。

绫人君,叫起这个名字时心里还是会发痛,我还是喜欢他吧。只有依旧喜欢才会为他难过吧。

“还真是天真。”高挑的身子弯曲,眼睛里装进一张冷淡又美艳的脸,清凌凌的眸子看着人时会软化为温暖的形状,冰冷的手捧起我的脸,她的手指也是柔软的,触摸像是融化的巧克力。“你怎么会这样想,他可不是你以为那样简单,这是一种监视,也是惩罚呀。可怜的女孩。”

“你的心脏,有意思。”

脑子里所有的思绪都被女人接下来的举动揉乱,她的手指不知何时多出一张符纸,手指松开,符纸凭空消失在眼前。“这是解除禁制的符。还有这个,”她的头压下,温暖的柔软的唇瓣贴在眉心处,一触即分的吻,空气一般的轻微感,是被温柔对待的感觉。

 

“Aki,喜欢女孩子吗?”无神皓站在门口,他的手里紧攥着袖章,手指一根根放松,他看着女人移开身子,似乎瞄见他。“你站在门口干嘛?”女人的右手依旧放在女孩的后颈上,姿势依旧亲密,看上去真是“情深意重”。“这是做过什么坏事吗?啧啧,m小猫酱你怎么脸又红了,还真是敏感啊。你是想要……”“皓,够了。现在不是游戏时间。”女人放下右手,走到他面前,他的身高与他相仿,但平日里因为气势原因,总看上去比自己高上一截。“自己去玩去。”女人手放在双肩上,眼睛里清晰地倒映着自己的身影,“好吗?”

“好。”

这让他身后的Azusa看得目瞪口呆,他停止按压手上的伤口,发愣。“走吧。”无神皓转身朝他走过来,无视他的懵圈行为,拽着他的一只手往外走,脚步急切。

“还是安静点最好。”

女人扭头看她,眼神温柔亲切,恰如初雪消融。

(未完待续)

海盐糖浆淋草莓
diabolik lovers...

diabolik lovers-逆卷アヤト
情书kuji翻译:

为什么你会和其他男人说话!能把你当成玩具玩弄的只有我一个人,不准忘记!
读完这封信马上到本大爷这里来。我会好好惩罚你的。
-アヤト

防止养bp本体没放出来
不知道别家的有没有那么拽的www

diabolik lovers-逆卷アヤト
情书kuji翻译:

为什么你会和其他男人说话!能把你当成玩具玩弄的只有我一个人,不准忘记!
读完这封信马上到本大爷这里来。我会好好惩罚你的。
-アヤト

防止养bp本体没放出来
不知道别家的有没有那么拽的www

輪迴転生
风花雪月🌙 约稿画师:黑川抹...

风花雪月🌙

约稿画师:黑川抹茶奶盖塔

风花雪月🌙

约稿画师:黑川抹茶奶盖塔

是如鱼啊

[修]与修先生的日常(4)

文/如鱼

逆卷修X我

是短小日常 ooc我的

  感冒了。

  难受的要死,我苦巴巴躺在被窝里要死要活,鼻子不通气嗓子干的一批,我觉得再给我几个小时我能立马升天摆脱我感冒了这该死的事实。

  那个家伙难得起的很早,在几句“你果然是个麻烦的女人呢”之类的话后还是去给我倒了药,我乖乖躺在被窝里看着他端着药一点点朝我走过来,像在闪闪发光。

  “你来啦——”

  “刚刚去问了怜司那个家伙——呼啊。人类这种生物还真是脆弱的要死...话说,快点好起来啊。充满病毒的血液对我而言可没有任何的诱惑力哦?”

  “明白明白♪”

  我乖乖地捧着药小口小口喝下去,喝完后邀功似的向他展示干干净净的...

文/如鱼

逆卷修X我

是短小日常 ooc我的

  感冒了。

  难受的要死,我苦巴巴躺在被窝里要死要活,鼻子不通气嗓子干的一批,我觉得再给我几个小时我能立马升天摆脱我感冒了这该死的事实。

  那个家伙难得起的很早,在几句“你果然是个麻烦的女人呢”之类的话后还是去给我倒了药,我乖乖躺在被窝里看着他端着药一点点朝我走过来,像在闪闪发光。

  “你来啦——”

  “刚刚去问了怜司那个家伙——呼啊。人类这种生物还真是脆弱的要死...话说,快点好起来啊。充满病毒的血液对我而言可没有任何的诱惑力哦?”

  “明白明白♪”

  我乖乖地捧着药小口小口喝下去,喝完后邀功似的向他展示干干净净的杯子:“全部喝完了喔!”

  “...没有奖励。我要睡觉了。”

  拍拍身旁的位置,“想和修一起睡——”

  “不要。你很吵。”

  不死心,于是我对他说,“最喜欢你——”

  “...好。”

  目标达成,我快快乐乐在他怀里睡去。

  

  

  冬天是个万恶的季节,其万恶之源就是这该死的寒冷,导致我和修每天睡觉都会产生一些不愉快的摩擦。

  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我嫌他冷。

  于是从两人一床被子转变为两人两床被子,一人一床其乐融融,我觉得海星。

  但是他觉得布星。

  不说模式的转变可能会有点不适应,但是棒棒鸭总是冷的要死的体温怕不是个bug吧?这让我怎么热情似火如火如荼去温暖我亲爱的棒棒鸭大人?

  于是从以天作单位变成以周做单位,每周那仅有的一次还是他强迫的,我屈服在了他的骚话之下。

  然后每次都被冻得半死,于是就引发了上面的感冒。

  我很难。

  于是他照顾我,继而我又被他搞感冒,然而他再次照顾我,如此循环往复。

  最后还是从两床被子换回了一床被子,是我提的,原因没告诉他,是因为我那天凌晨感受到他隔着被子还在很努力地抱住我,紧锁的眉头暴露了他的小九九。

  冷就冷吧,无所谓啦,我皮糙肉厚抗冻💪

  嘛嘛谁让我喜欢上了不坦率的修先生呢,那这种事情还是我来提出就好啦。

  而且提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睛在闪闪发光呢。

御魇

Chapter.21

  人类的真正区别是这样的:光明中人和黑暗中人。——雨果

  夜的视线停留在悠真消失的地方,略微出神。良久,道:“谢谢你救了我,修先生。很抱歉打扰你休息。”

  “好困……”倚靠在台阶旁的金发吸血鬼半眯着眼,“喉咙渴了……作为救了你的报偿,你应该懂吧?”

  夜环顾四周,心知自己推辞不得。换而言之,作为弱者的她,没有资格拒绝。

  “……好。”她解开领口,靠近他身旁。后者看了一眼悠真的咬痕,“再解开点。”

  夜的手不禁顿了一下。他应当没有发现自己特殊的恢复能力吧。

  “啊、怎么……不愿意吗?”修漫不经心道。他一贯如此,却一如既往的昭示着其强势。

  “没什么。”...

  人类的真正区别是这样的:光明中人和黑暗中人。——雨果

  夜的视线停留在悠真消失的地方,略微出神。良久,道:“谢谢你救了我,修先生。很抱歉打扰你休息。”

  “好困……”倚靠在台阶旁的金发吸血鬼半眯着眼,“喉咙渴了……作为救了你的报偿,你应该懂吧?”

  夜环顾四周,心知自己推辞不得。换而言之,作为弱者的她,没有资格拒绝。

  “……好。”她解开领口,靠近他身旁。后者看了一眼悠真的咬痕,“再解开点。”

  夜的手不禁顿了一下。他应当没有发现自己特殊的恢复能力吧。

  “啊、怎么……不愿意吗?”修漫不经心道。他一贯如此,却一如既往的昭示着其强势。

  “没什么。”夜回过神来,把剩余的扣子解开。

  “呵呵……”近在咫尺的声音宛如融化的黑巧克力,“真是坦率啊——像高级娼妇一般。”

  尖锐的獠牙刺入洁白柔软的皮肤,尊贵的吸血鬼为了食物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金色的卷发搭在夜的胸前,天鹅绒似的柔顺。瞬时唯一的声源,就只是修叹息一般的吸吮与吞咽声。

  吸血鬼停了下来。夜垂下眼帘,对上的那双美丽且冰冷的蓝眸深不见底。

  “……还没有感受到快感吗?”他舔了一下唇上的鲜红,“那么——”

  她感到修单纯的吸吮渐渐变成了舔舐与亲吻,比起以往、又或者其他吸血鬼的粗暴,他的动作反倒显得温柔。

  夜抿住嘴唇,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吸血鬼对人类怎么会有怜惜之情呢。

  “嗯……嘴唇也想要吗——”冰冷的唇含住她的,分明是那样近乎无情的温度,却做出了人类用来表达爱意的行为。

  夜的嘴唇被咬破了,但是力道很轻。淡淡的铁锈味通过亲吻传到味蕾,她莫名其妙地感到一丝燥热。

  夜说不上来是什么,渴望?暂且如他所言,片刻那种陌生的快感由咬痕逐渐蔓延到全身的每一处血管、神经……

  “血,变得炽热了……已经有反应了吗。”始作俑者缓缓道,“让我,来带给你快乐吧。”

  英俊面庞的主人恍如坠入地狱的堕天使,引诱迷路的羔羊误入歧途。

  即使是这个距离,修那光洁似大理石的皮肤也挑不出一丝瑕疵。这副皮囊再如何与人类相似,也依然没有任何鲜活的生机和气息。

  修体内属于夜的血液于血管中慢慢流动起来,此刻他苍白的面颊仿佛也变得红润了一点。

  “你的血,很甜。是个合格的饵食呢。”被吸血的快感逐渐盖过了失血的不适,她听见他如此道。

  胸部的伤口未能凝结,便再次被修含住。夜想起了有着柔顺卷曲毛发的金狮,像困兽一样豢养在深居中。

  饵食吗……是啊,果然自己一开始就是被当做饵食送进来对待的。

  但愿她夜不会死在这个底细未知的吸血鬼老宅里,一事无成吧。

  夜想。

  她自己也不过是一只形貌昳丽的笼中鸟罢了。

前野智昭さんは乙女ゲー大魔王かな...
【翻译】游戏 Ns switc...

【翻译】游戏 Ns switch DIABOLIK LOVERS GRAND EDITION 本月11月21日 发售了!!【Psv逆卷篇+无神篇 移植作】(撒花)~~❤


ayato:为什么那家伙会在这里啊!真不爽!


yuma:啊?这才是我的台词吧。为什么在这一天里要和你打交道啊!


subaru:啧....因为是贩售的日子呢。所以才出来。


kou:嘛嘛嘛嘛!不要这样子嘛,生气对身体不好喔~?难得这样值得庆祝的日子大家就好好相处吧~


laito:是啊是啊。今天可是DIABOLIK LOVERS GRAND EDITION(任天堂版)发售的日子呢~...

【翻译】游戏 Ns switch DIABOLIK LOVERS GRAND EDITION 本月11月21日 发售了!!【Psv逆卷篇+无神篇 移植作】(撒花)~~❤


ayato:为什么那家伙会在这里啊!真不爽!


yuma:啊?这才是我的台词吧。为什么在这一天里要和你打交道啊!


subaru:啧....因为是贩售的日子呢。所以才出来。


kou:嘛嘛嘛嘛!不要这样子嘛,生气对身体不好喔~?难得这样值得庆祝的日子大家就好好相处吧~


laito:是啊是啊。今天可是DIABOLIK LOVERS GRAND EDITION(任天堂版)发售的日子呢~


kanato:今天什么日子都好啦,像这样能够吃很多点心也不赖呢。....嗯?这是......


azusa:这是...ruki最近买的食谱........


reiji:还真是喜欢研究啊。也给我看看如何?


ruki:啊啊,无妨。......比起这个,不回收下那边的兄弟吗?


shu:这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厌倦了话,那么放着不管就可以了....太吵了根本就睡不着,别妨碍我睡觉啊。

前野智昭さんは乙女ゲー大魔王かな...
【故事介绍】 11.21 发售...

【故事介绍】

11.21 发售Ns switch《DIABOLIK LOVERS GRAND EDITION》(无神篇)

【故事介绍】

11.21 发售Ns switch《DIABOLIK LOVERS GRAND EDITION》(无神篇)

前野智昭さんは乙女ゲー大魔王かな...
【故事介绍】 11.21 发售...

【故事介绍】

11.21 发售Ns switch《DIABOLIK LOVERS GRAND EDITION》(逆卷篇)

【故事介绍】

11.21 发售Ns switch《DIABOLIK LOVERS GRAND EDITION》(逆卷篇)

是如鱼啊

[修]与修先生的日常(3)

文/如鱼

逆卷修X我 ooc我的~

就超级想给修sir戴小皮筋 超级!想!

  强制性地塞给了他个小皮筋。

  他刚睡醒,声音还带着朦朦胧胧的沙哑,看向我套在他手腕上的皮筋,疑惑:“呼啊...这是....?”

  “给你戴到手上,就说明把你套牢啦~”

  我趴在他身上笑眯眯,炫耀似的晃了晃手腕上和他同款的小皮筋,抓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套牢吗。啊啊...真麻烦...”

  他一手撑着床坐了起来,我顺着他的动作,脸埋在了他的胸前。我低着头不去看他的脸,只是一味蹭来蹭去:

  “毕竟总是会有人觊觎你啦...所以才要把你套牢呀。”

  然后玩着他的手指,再重新将自己...

文/如鱼

逆卷修X我 ooc我的~

就超级想给修sir戴小皮筋 超级!想!

  强制性地塞给了他个小皮筋。

  他刚睡醒,声音还带着朦朦胧胧的沙哑,看向我套在他手腕上的皮筋,疑惑:“呼啊...这是....?”

  “给你戴到手上,就说明把你套牢啦~”

  我趴在他身上笑眯眯,炫耀似的晃了晃手腕上和他同款的小皮筋,抓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套牢吗。啊啊...真麻烦...”

  他一手撑着床坐了起来,我顺着他的动作,脸埋在了他的胸前。我低着头不去看他的脸,只是一味蹭来蹭去:

  “毕竟总是会有人觊觎你啦...所以才要把你套牢呀。”

  然后玩着他的手指,再重新将自己的手指一点点嵌到他的指缝中,再次合为一体,相同款式的小皮筋在我的眼中闪闪发光。

  “你那脑子也就只能想到这点吧。套牢之类的...”

  他盯着我的脸,用另一只手包住了我与他十指相扣的地方。眼中蕴含着不明的情绪,他忽地在手背上留下轻轻一吻,望着我的眼睛。锢住我的腰,咬咬我的耳垂:

  “根本没必要。就不该相信你的品味...如果现在吻我的话,说不定我还不会把这个东西扔掉哦?”

  下一秒,我狠狠啵了他一口。

  然后我们就干了个爽。

  我看着与他相同的小皮筋,再看看与他相牵的五指。

  ...明明很喜欢嘛。

  往他怀里缩了缩沉沉睡去,心里满满的都是安全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