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o

111.9万浏览    10388参与
盼好
是他dio哒!!(平角裤的摸鱼...

是他dio哒!!
(平角裤的摸鱼
(请忽略后面的老爷吧

是他dio哒!!
(平角裤的摸鱼
(请忽略后面的老爷吧

热心面包病某人
【对不起我又在迫害老板】 荒木...

【对不起我又在迫害老板】

荒木庄缺粮时期,大家内部自销吧🤣

【对不起我又在迫害老板】

荒木庄缺粮时期,大家内部自销吧🤣

LH

【JOJO/JD】Prisoner Of Love.10

《Prisoner Of love》

脑洞鸣谢: @尧璜:d5退散 

C.9链接:点击这里.


Warning:轻微NTR情节,慎入。

*



Chapter.10

全文链接:AO3.


*


在当天的晚上,乔纳森回到了艾利克斯。警官的寝室里摆满了孤岛相关的资料,那是他近些日子在忙活的,乔纳森将它们整理好,腾出一块空地。窗外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水珠打到玻璃上,几乎是疲惫的,乔纳森摊倒在军人的硬板床,木板隔着后背生疼,迪奥的话回荡于他的脑海,让他心神不宁。


三年前的失败,布兰度未被揭发的罪行,那次难言的惩戒,艾利克斯监狱的黑幕,乌托邦,黑暗帝国...

《Prisoner Of love》

脑洞鸣谢: @尧璜:d5退散 

C.9链接:点击这里.


Warning:轻微NTR情节,慎入。

*



Chapter.10

全文链接:AO3.


*


在当天的晚上,乔纳森回到了艾利克斯。警官的寝室里摆满了孤岛相关的资料,那是他近些日子在忙活的,乔纳森将它们整理好,腾出一块空地。窗外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水珠打到玻璃上,几乎是疲惫的,乔纳森摊倒在军人的硬板床,木板隔着后背生疼,迪奥的话回荡于他的脑海,让他心神不宁。


三年前的失败,布兰度未被揭发的罪行,那次难言的惩戒,艾利克斯监狱的黑幕,乌托邦,黑暗帝国,史比特瓦根的告诫,载满大麻的贩毒船,黑头侉克的袭击,迪奥的示好,即将到来的飓风,独自一人的对峙…往事夹杂着当下源源不断发生的事冲击着他的大脑,巨大的网渐渐覆盖住他的躯体。他能感觉到一种不明的暗流坏绕于他四周,漆黑的腥氛让他太阳穴猛跳。


陷入泥潭的不安,未曾明晓的情感。



在经历了相当煎熬的思绪后,他陷入了睡眠。



他梦到了波尔顿岛下面的暗礁,数丈高的海浪拍打着它掀起晶莹的浪花。在它的上方是一个悬崖,悬崖前有一块平地。有一个人站在那块平地的正中央,乔纳森睁大了双眼——是迪奥。海浪飞在空中,太阳高照着,过分刺眼的阳光让乔纳森感到一阵眩晕。


他看不清迪奥的表情,但那头金发过于耀眼,他们对视着。迪奥冲他说了什么,他大喊着那个单词,然后走到悬崖边。乔纳森跑过去,可罪犯没等他跑到就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淹没在浪中。


然后乔纳森也跳了下去,身体没入大海。腥咸的海水呛得他鼻子发酸,他在一片蔚蓝中寻到了迪奥,迪奥捞过他的肩膀,他们在水里接吻。先前恶毒的甜蜜再一次充斥胸膛,与此同时空气被掠夺的滋味让他的身体沉重不堪,他们一直在下坠,下坠。直到阳光彻底远去,周围只剩下黑暗。


紧接着,画面转入另一头。昏黄的烛光,罗马式的壁纸,天花乱坠的顶灯,燃烧的壁炉,过分燥热的呼吸。在温暖的大床房中央,他能看到烛光中二人的倒影:他们交错着,彼此相融。迪奥将他的呼吸喷洒在乔纳森的胸膛,落下湿淋淋的吻。乔纳森把囚犯白皙的腿抬高,探索着那隐秘潮湿的窟穴。一片火热中,迪奥高亢的叫着,他咬上乔纳森那道疤,在星星胎记上留下吻痕。他们一路从床上滚落,到书桌,到落地窗。这儿没有火焰,没有毒品,没有监狱,没有罪犯——只有两个人,两个灵魂。


再一次的,迪奥凑到他的面前,动作煽动了火花,肉体染上暧昧的橘。乔纳森注视着那双红色的双眸,在烛光的倒映下,那双眼睛如蛇蝎般美丽又危险。这里面藏的东西太多了,乔纳森这么想着,而另一方张开了湿软肿胀的唇瓣。


 

“_____。”


他听到迪奥这样说。


——————


全文走上方链接。

顺便解密,迪奥大喊的单词是Freedom,猜猜他说了什么。

我不想上学啦

入侵。
在此之前这是乔纳森和丹尼的地盘。

入侵。
在此之前这是乔纳森和丹尼的地盘。

重楼

「JOJO乙女」我养的猫都变成了人 08

  1. 混部+第二人称视角+OOC警告

  2. 0点更新的意思就是,我过生了!又老了一岁!|ू・ω・` )

  3. 今天是木大父子,不过基本还是DIO为主啦,DIO的性格太难把握了,当我知道三位老师因为DIO和我一起卡文我就很开心(?)

  4. 乔鲁诺是布偶猫,别名仙女猫,举止优雅,喜静,爱玩玩具,其实性格和茸茸不太像啦,只是感觉外形很搭而已。

  5. DIO没几天好高兴了,你就笑吧。乔纳森:^_^

————————————


  “哇……好气派啊。”你站在书房里感叹着。


  乔斯达宅的书房十分宽敞,紧罗密布的书本紧紧装在书架里,整个屋子的装饰都透着股中世纪的复古风格,看得出设...

  1. 混部+第二人称视角+OOC警告

  2. 0点更新的意思就是,我过生了!又老了一岁!|ू・ω・` )

  3. 今天是木大父子,不过基本还是DIO为主啦,DIO的性格太难把握了,当我知道三位老师因为DIO和我一起卡文我就很开心(?)

  4. 乔鲁诺是布偶猫,别名仙女猫,举止优雅,喜静,爱玩玩具,其实性格和茸茸不太像啦,只是感觉外形很搭而已。

  5. DIO没几天好高兴了,你就笑吧。乔纳森:^_^

————————————

 

  “哇……好气派啊。”你站在书房里感叹着。


  乔斯达宅的书房十分宽敞,紧罗密布的书本紧紧装在书架里,整个屋子的装饰都透着股中世纪的复古风格,看得出设计它的主人一定是费了番功夫的。


  嗅着淡淡的书墨香味,你穿梭在书架中,有些新奇的左顾右盼。


  一旁的花白大毛团子端正的坐在书桌上,勾着脑袋仔细的看着手里的藏书,阳光穿过窗户洒在他蓬松的毛上,看上去像是一只会发光的毛绒玩具。


  你好奇的悄悄凑上去,视线以身高优势越过挪威森林猫小小的身躯落在书本上,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图片,不过从那狰狞的线条倒是可以依稀分辨出这应该就是猫咪们所说的“石假面”了。


  乔纳森认真的盯着书本,垂在桌角的毛蓬蓬尾巴时不时轻晃一下,他实在是太专注了,甚至没有注意到你此刻就在他的背后。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乔纳森才从书本里回过神来,挪威森林猫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毛绒绒的小掌勾起封面将书本合了起来,厚重的封皮落下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


  他回过身,被背后的你吓得炸了下毛,尾巴的毛根根竖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毛掸子。


  “噗——!”你看着乔纳森瞪得大大的绿色眼睛,没忍住笑出了声。

 

  真是的,不要吓我啊。


  被你抱在怀中的乔纳森冲你抱怨似的小小叫了一声,毛蓬蓬的尾巴熟练的缠上你的手臂,又一次宠溺的原谅了你的恶作剧。


  你将桌上的书放进了背包问他:“还有其他要带走的吗?”


  整个书房里记载石假面的也就只有这一本而已,石假面的话现在也不在书房了。乔纳森这么想着,摇了摇头,你摸了摸他柔软的脊背:“那我们走吧。”


  当走出宅子的时候,天已经一片橘色,你这才发现原来天色已晚,天边的云被夕阳照得通红一片,街道开始昏暗下来,看上去竟有几分诡谲莫测。


  逢魔时刻,听上去总是不缺怪谈故事。


  想到这里,你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蹦出了好几个类似的恐怖怪谈,你打了个寒颤,不由得抱紧了怀里的猫咪,快步朝着杜王车站的方向走去,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将画面甩在脑后。


  杜王町人口不多,这个点街道上已经几乎没什么行人了,你的脚步声在不太宽敞的街边显得格外响亮。


  突然间,你感觉头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到了。


  下意识的抬手摸了一把,结果发现缠在头发上的却是一架纸飞机。


  ……?


  你捏着那架纸飞机,有些疑惑的在周围打量着——街道空荡荡的,除了你以外并没有第二个人在。


  这个认知让你的后背骤然窜起一抹寒气,你有些害怕的再次转头向四周看了看,试图找出这个恶作剧的人,还是一无所获。


  你心里不安越来越重,正在你犹豫要不要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直接走人的时候,怀里的乔纳森突然抬起了头,冲着一个方向发出了不善的低吼。


  你顺着乔纳森的方向看去,那栋高高的宅子里窗台上一抹亮眼的金色身影一闪而逝。


  “真是难看啊,JOJO。”


  身后突然响起男子轻柔又低沉的声音,尾音却幸灾乐祸的拖长了几分。 

 

  你吓了一跳,慌忙抱着猫咪后退了几步。


  那是一个身材十分高大的男人,仅仅如此就给你带来了极大的压迫感。 

 

  他双手环抱,看上去明明很柔软的金色发丝配着他戏谑的笑容却显得十分桀骜,金色短套下的黑色紧身衣勾勒着他健硕完美的身材,看上去像是罂粟一样充满诱惑。


  随着夕阳最后一抹余晖逝去,逐渐昏暗的光线下,他红色的眸子好像有暗芒划过。


  这不是人类的眼睛。 

 

  这个念头随着他伸出手的动作在你脑海中一闪而逝,你僵在原地看着他越来越近的手。

 

  他的手指骨节分明,带着一丝异样的惨白,看上去十分诡异。


  发现他的目标是你怀里的猫咪,你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勇气,竟然抱着乔纳森躲开了他伸来的手。


  “怎么了?”


  你偏过身子躲避的时候,发丝像调皮的蝴蝶在他的指尖上一触即逝,他收回手指细细的捻了捻,漆黑尖利的指甲在动作下闪过一丝暗芒,异于常人的嗅觉让他觉得上面似乎都沾上了你的芳香。


  好像并不明白不堪一击的你为什么做出这样的举动,那人带着一丝笑意明知故问道:“为什么要避开我呢?” 

 

 “……”


  你心脏狂跳,刚才的动作好像耗尽了你全身力气似的让你僵在原地,眼前的高大男子微微前倾着身子打量着你,俊美脸庞上暗红色眸子像是盯紧了猎物似的咬紧了你不放。 

 

  你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别露出这么害怕的表情啊。”他缓缓的说着,站直了身子,上扬的嘴角让你如坠冰窟。 

 

  “反正你怀里那位‘英雄’会保护你的。”

 

  他将英雄二字刻意咬得很重,像是在笑话怀里猫咪自不量力似的。

 

  乔纳森对于他的挑衅没有任何反应,只用幽绿的眼眸直直盯着他,明明什么都没说,却又感觉好像在无形中表达了许多。

 

  纵使你再傻也不至于看不出来两人之间的龃龉,你抱着乔纳森朝后退了一步,谨慎又警觉的盯着他:“请问你是谁?”

 

  ——“哦,原来如此,石鬼面吗?”

 

  金发男子明显没有回答你的意思,他饶有兴致的盯着手里的书本自言自语道。

 

  “!”那本书是……

 

  你惊讶的睁大了眼,低头看着空空如也的包,不知道这本书什么时候到了他的手里。

 

  面前高大的男子很快浏览完了笔记里的内容,他单手一扣,“啪”的一声将书本合上,像是丧失了兴趣似的将它随手朝你丢来。

 

  你手忙脚乱的下意识伸手去接,却忘了怀里的乔纳森。

 

  挪威森林猫顺势落下,软软的肉垫轻巧的落在地上,他平静的端坐下来,冲着面前的男人叫了一声。

 

  男人低头看着那只猫咪,嘴角挑着一抹戏谑的笑容,在听到猫叫声后笑容越来越大,最后居然像是控制不住了似的捧腹大笑了起来。

 

  “听不懂,听不懂啊JOJO!”

 

  “……”

 

  男人放肆的笑声响彻在街角,你看着这个抱着肚子笑得极其夸张的人,不留痕迹的又往后退了一步,总觉得这人浑身上下都透着诡异的感觉。

 

  很快,金发男子再次抬起头已经恢复了平静,他环着胸挑了挑眉,“那家伙做出来的东西偶尔还是有点用。”

 

  乔纳森毛蓬蓬的尾巴晃了晃。

 

  看见乔纳森无动于衷的反应,男人的笑容渐渐从脸上淡去,面无表情的他看上去更加让人捉摸不透,身上本就强烈的压迫感更重了几分。

 

  “……”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你似乎听见他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声轻哼,像是喜怒无常的小孩似的,毫不留念的转身朝着面前的大宅走去。

 

  “……?”

 

  你有些疑惑的看着那扇关闭的大门,眨了眨眼,问脚边的乔纳森:“……是可以走了的意思吗?”

 

  乔纳森愣了一瞬,无奈的睨了你一眼,那眼神简直像是看小孩子一样充满了无奈和宠溺,他伸爪挠了挠你的裤脚——要抱。

 

  你从善如流的将他抱起:“那回家吧?”

 

  “喵呜。”乔纳森应到,毛蓬蓬的尾巴在你臂弯轻甩。

 

  ……虽然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还是希望以后不要再遇到今天这个人了——在回家的路上,你忍不住在心里暗自祈祷着。

 

  在夜色沉沉的时间,你终于回到了家,经历了一系列事情的你身心疲惫,只想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然后睡觉。

 

  “你回来啦!”

 

  乔瑟夫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猫爪踩在地板上哒哒哒的声音,虎斑美短一跃而上,稳稳的停在你身旁的鞋柜上,圆圆的脑袋凑了过来对你小声道:“家里来客人了。”

 

  “客人?”你一愣,转头正想问他来了哪位客人,却突然看到了沙发上那只端庄坐着的陌生猫咪。

 

  那是一只品相极好的布偶猫,毛发被打理得顺滑漂亮,蓬松的尾巴在背后轻轻的晃着,对上你的视线,浅咖色的绒耳朵尖还轻轻的抖了抖。

 

  他眨了眨那双碧绿如湖的漂亮眼睛,朝你靠近了几步:“您好,您就是这座房屋的主人吗?”

 

  “……你、你好……”对于如此懂礼貌猫咪,你一时之间也有些紧张,手足无措的回应着。

 

  “冒昧搅扰——虽然想这么说,但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可能还得暂住几天。”布偶猫慢条斯理的说着,澄澈的眼睛不避不逃的直视你,明明说话谦逊有礼,却莫名的给你一种不容拒绝的错觉。

 

  “希望能在未来的日子里和您相处愉快。”

 

  布偶猫说着,对你伸出爪。

 

  “我叫乔鲁诺·乔巴拿,叫我乔鲁诺就好,Signora。”

 

三无泡芙

无根浮萍(可能是原作向?反正没有cp)

•我觉得不管写啥我都是有ooc的

•关于茸茸把dio的照片放钱包的遐想

•其实只是胡说八道,随便看看就行

•很无聊,很清水,简直像议论文一样

•看到这个情节时总是很想搞清楚这个照片对他的意义是什么,所以有了这个产物

那是一张上半身裸露的男人的照片。

当他看见它时,他似乎有了一点点微妙的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

他算是自识字起一直知道这个男人的存在的——他母亲只是极偶尔来了兴致才会教他,所幸他学东西要比同龄人快得多。虽然有的总归只是脑海中一个凭语言描述拼凑的影像,但是比他之前的一无所有要好一点。 

这世上仿佛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他的,母亲似乎只是心血来潮生下了他——虽然...

•我觉得不管写啥我都是有ooc的

•关于茸茸把dio的照片放钱包的遐想

•其实只是胡说八道,随便看看就行

•很无聊,很清水,简直像议论文一样

•看到这个情节时总是很想搞清楚这个照片对他的意义是什么,所以有了这个产物



那是一张上半身裸露的男人的照片。

当他看见它时,他似乎有了一点点微妙的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

他算是自识字起一直知道这个男人的存在的——他母亲只是极偶尔来了兴致才会教他,所幸他学东西要比同龄人快得多。虽然有的总归只是脑海中一个凭语言描述拼凑的影像,但是比他之前的一无所有要好一点。 

这世上仿佛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他的,母亲似乎只是心血来潮生下了他——虽然很难想象有哪个女人会这样做,至于他那父亲,就更是个令人不知所云的符号一样的存在,他只知道这个人死于埃及,眼睛狭长上挑,高大健壮,一头金发,脖子上有疤痕,但他也不清楚这是不是母亲编的玩笑话——对于随性的母亲而言,心情好了就随口胡说似乎是很正常的,事实上他本人可以说没有一点父亲的特征,不过他也不是太在乎——或许吧,他有一个有了像没有一样的母亲,就更不想浪费感情在一个死人身上了。

生活在不同的地点和关系里变化着,只是于他而言还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就算更黑其实也没多大区别,他本来以为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直到事情出现了一点点变化,虽然这变化弱小得既无法改变他遭受虐待欺凌的现状,也无法让他脑子里产生什么积极的想法,但是他冰冷的心里有了些微波动——原来还是有一样的地方的,他拿着那张照片,只是这样想着。原来这个父亲并不是虚构的,这个人已经具现化了,不仅有模样,还有名字,不再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念头。他自认不是个对亲情抱有希望的人,毕竟这种东西一次次让他失望,可是他的目光还是会忍不住被吸引到那张照片上。这可是个陌生人啊,他有时也对自己这样的行为感到奇怪,他讨厌徒劳无功的事,看了再多次,这个人也是不会出现的,他甚至想丢掉这张照片,然而他完全没有付诸行动,这是他第一次留下了一个他认为毫无用处的东西。

而后,他的人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他始终保存着那张照片。

他现在已经脱离了那个于他而言似乎根本没有存在过的家庭,可以说是孑然一身、无依无靠。

至于那张照片,他像顺手一样把照片放进了钱包夹层里,很难解释清楚他这样做的动机,但他稍微有点想明白了,可能只是因为带着这张照片,他心里会有不可思议的安定感吧,就像浮萍找到了自己的根一样,但他知道,他不会去把自己极偶尔会有的对父爱的渴望寄托到这么一张单薄的照片上的,追寻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也不可能得到的东西以期得到弥补,只是一件无用的事。

所以当他看到那个女孩时,似乎很自然而然就明白她的心情。有时见不到也是一件好事吧,他这样想着,至少可以保留一种美好的可能性。

名字超不羞耻的山贼
性转注意! 恶女大好! 无端摸...

性转注意!

恶女大好!

无端摸鱼,人体贼差,继续练人体。虽然好多三次元的事要到deadline了,但我还是摸鱼(?)

性转注意!

恶女大好!

无端摸鱼,人体贼差,继续练人体。虽然好多三次元的事要到deadline了,但我还是摸鱼(?)

低温作业
说是dio性转估计没人信

说是dio性转估计没人信

说是dio性转估计没人信

奇妙中中

一起来看漂亮人

⚠️cp迪乔

⚠️ooc且沙雕

----------------------------------------------------------------------GO!


0.


    周纳森的家里有四个弟弟,家中经济拮据。


    按理说,有家族产业的他们本不应落魄到这种地步。但是周纳森的四个弟弟都很会花钱。


    比如他的二弟周瑟夫,每天都在“oh my god 买它!”,买回来的飞机游艇机动车摩托车自行车往往用不了多久就会报废;比如...

⚠️cp迪乔

⚠️ooc且沙雕

----------------------------------------------------------------------GO!


0.


    周纳森的家里有四个弟弟,家中经济拮据。


    按理说,有家族产业的他们本不应落魄到这种地步。但是周纳森的四个弟弟都很会花钱。


    比如他的二弟周瑟夫,每天都在“oh my god 买它!”,买回来的飞机游艇机动车摩托车自行车往往用不了多久就会报废;比如他的三弟周强,衣柜里至少摆了二十套定制羊毛校服,每件价值伍万元;比如他的四弟周助,沉迷各种游戏,s***m的每次促销都可以把周助的小金库一网打尽,更不用提他沉迷的各种氪金游戏了;比如他的五弟周鲁诺,虽然平时看上去乖乖的,但是周纳森怀疑这孩子暗地里是不是在经营什么组织——巨额的铁器交易账单为证。


    综上所述,周纳森为了家里嗷嗷待哺的四个弟弟,不得不一个人打五份工补贴家用。


    但是,周纳森也是一名有理想的青年,他渴望得到荒木斯顿商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荒木斯顿商学院,只要迈进了这所学院,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上流社会top5的大门。


    在周纳森勤工俭学不懈努力下,他终于成功了。



1.


    周纳森来到荒木斯顿商学院的第一天,被同班的同学告知,学校里有个非常霸道的四人组,被称为荒木四公子,是千万不能招惹的对象。惹了他们就是与全校为敌,绝对不会有好果汁吃的。


    周纳森:“果汁儿?”

    周纳森:“他们都是谁?”

    同学:“我也是新来的,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他们老大叫蓝迪奥。”

    周纳森:“蓝调,那他一定很忧郁吧。”

    同学:“是呢,他们四人中有一位渴望过平静的生活,但是作为荒木四公子是不可能的,因此每天都很忧郁——”

    周纳森:“根据我的经验,一直忧郁的话会得忧郁症,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建议送到救护车去救一救。”

    同学大惊失色,上前捂住他的嘴:“这话可不能乱说,如果传到他们耳朵里会被整的很惨的。”



2.


    荒木斯顿商学院的果汁儿确实很美味,尤其是周纳森手里的这杯红心火龙果汁,酸甜可口,冰冰凉凉。他咬着吸管,优哉游哉往院楼里走。


    就在这时,一大群男生女生尖叫着从他面前涌了过去,乌泱乌泱像大草原上迁徙狂奔的大型食草动物。太过激动的人力气也会变得巨大无比,周纳森一米九多的大个子被这股人流撞到了角落里,连果汁儿都被撞没了。他想单手抓住一个人问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结果被这位兄弟带了二十多米直接送到事件发生第一线。


    他听见他身后的女生在小声尖叫:“啊啊啊啊我要看见哥哥们了!!”


    哥哥?


    “我好喜欢迪奥哥哥,他好帅——”“不不不,我觉得狄波罗更帅一点。”“卡子哥也很帅好吧!”“论气质我还是喜欢忧郁王子梁吉影……”


    周纳森听明白了,这就是他们口中的四人组:蓝迪奥、狄波罗、兹·卡戴珊、梁吉影。


    突然,前方一阵躁动,周围的人都在兴奋的说来了来了,他们挤来挤去,伸长脖子,屏息凝神注视那个小小的拐角,等着荒木四公子的出现。周纳森也忍不住好奇,用身高优势看到了并肩走来的四个人。


    这四个人看上去风格各异,有涂口绿的,有涂口紫的,还有不穿裤子的。唯一一个看上去很正常的男生跟在他们后面,果然一脸忧郁,忧郁到营养不良,似乎在难过自己得不到平静的生活。


    他们好像走路带风,无声的气场环绕在他们周边鼓动着。所到之处全部是捂脸尖叫蹦跶三连。周纳森怀疑他们几个是不是身上带电——毕竟这群人的反应像是被电击了。


    你们就是传说中的杨*信?


    周纳森暗中比较了这四个人的长相,得出的结论是还不如自己几个弟弟好看。


    他以为这几个人从自己面前走过,这场见面会就会结束。他们却在乔纳森三四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站在旁边的女生激动到腿软,一个没有站稳,靠在了周纳森怀里。周纳森当然不会让她摔倒了,他一只手握住女生的胳膊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腰,帮她站好。非常绅士优雅的动作,女孩却顾不上心动,她低声说谢谢,又红光满面的扭头去看四人组。然后她发现,蓝迪奥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女生:!


    蓝迪奥伸出他的食指,指向周纳森的方向,周纳森被他黑色磨砂尖尖长长的美甲吸引了目光——他还是第一次看见男生美甲。周纳森惭愧地想,少见多怪,质疑男孩子涂手指甲的自己真是太差劲了。


    “喂,你——”


    这个女孩子尖叫一声,两眼一翻,彻底晕倒了。


    靠在周纳森的身上。


    女孩子晕倒了,还是靠在自己身上,周纳森当然得第一时间把她送到校医院。他把女孩子打横抱起,转身试图穿过拥挤的人群:“让一让谢谢——”


    但是围上来的这群人显然没有让路的意思,他们把去路挡得严严实实,像一堵坚不可摧的墙。其中一个说:“同学,迪奥大人在叫你,你怎么能转身就走呢。”


    身后,那个蓝迪奥开口了:“你给我站住。”


    “胆子真是不小,竟然敢在我的面前做这种事,你把那个女的放下。”慵懒的嗓音像是大提琴一样撩动了除周纳森以外围观群众的心。全是无声尖叫的小姑娘,简直就是养鸡场现场。


    周纳森稳稳抱着仍然陷入昏迷的女孩子,转身给蓝迪奥看:“同学,她晕倒了,我要把她送到校医院。”


    蓝迪奥掀起眼皮,赏赐一般地把目光往女生身上一瞥,嘴唇里吐出刻薄的话:“关我屁事,我现在的命令是:把她放下,你听不懂吗?”


    周纳森:……你脑子有什么问题?


    他环顾四周,四人组剩下几个一副看戏的模样,围观的这群学生却义愤填膺,看上去很不满,他心态稍稍放平,心想还是有正常人在的。他再次好脾气地说:“我现在要把她送到校医院,你有什么事稍后再和我说好吗?”


    蓝迪奥站在原地思考了半晌,就好像这件事情需要动用多少脑力一样。“嗯——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他缓缓走到乔纳森面前,张开手臂,目光里满是真诚:“既然她是因为我晕倒的,不如就让我把她送过去吧。”


    看他的样子似乎真的想明白了,况且光凭自己根本挤不出去。周纳森快速权衡了一下,就把女孩子放到了他的手里。


    蓝迪奥抱着女孩子走了几步便停住了,两个手臂向下倾斜,女孩子被摔在了地上。他举起手,一脸无辜地说:“啊,她自己掉到地上了。”原本义愤填膺的人群满意了,他们都笑起来,还有鼓掌叫好的。涂口红的和不穿裤子的都拍着蓝迪奥的肩说真有你的。焦灼的氛围似乎被蓝迪奥这个幽默的举动成功化解了。


    他看看站在人群簇拥里得意洋洋的蓝迪奥,还有被摔在地上的女孩——她因为疼痛醒了过来,捂着头满面茫然,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喂,她醒过来了,你不用多管闲事了,像只多动症的傻猴子。噗——”一群人再次笑起来,因为蓝迪奥生动的比喻。


    “第一,我不叫喂。第二,我叫周纳森。第三,”周纳森拨开围着蓝迪奥的人,站在他面前:“我决定用我粗壮的大腿踢爆你的股间。”



也许TBC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大晚上在写什么也许我明天就删了(靠)

LOVEISYOURSTAR

【195组女孩三姐妹的日常】
【*性转注意💙 💚 💜 】
韩国老师(@ahdy195)的超可爱脑洞。
P1乔纳森竟然因为因为拉了迪奥去捅狗窝(原文真的是这个意思)被…?!
P2陷入三角恋?的乔瑟夫竟然对承太郎做了…?!
P3承太郎小时真面目大曝光…!真相竟然是…
🚫 禁止二转与盗用
翻译:赤井一一
修嵌:小爱

【195组女孩三姐妹的日常】
【*性转注意💙 💚 💜 】
韩国老师(@ahdy195)的超可爱脑洞。
P1乔纳森竟然因为因为拉了迪奥去捅狗窝(原文真的是这个意思)被…?!
P2陷入三角恋?的乔瑟夫竟然对承太郎做了…?!
P3承太郎小时真面目大曝光…!真相竟然是…
🚫 禁止二转与盗用
翻译:赤井一一
修嵌:小爱

寻谦泠

【JO JO 商 业 街】
【345混部】
【占tag致歉】
群内聊天记录比直接讲故事还生动,实在是生草,忍不住拿出来分享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JO JO 商 业 街】
【345混部】
【占tag致歉】
群内聊天记录比直接讲故事还生动,实在是生草,忍不住拿出来分享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酉干

【你是天使吗?】
【我是你爸爸!】
--
上次摸的南极考察dio还没勾完,今天就发夹在南极考察dio里的儿童画好了。
考虑到“考察”应该是承太郎做的事,所以以上的考察都等于“毁灭”。

无耻发言:我觉得第二张米斯哒好可爱啊啊啊!我窒息我自己((٩(//̀Д/́/)۶))
----
终于完成了我想要茸茸把老爹看成天使,然后dio对他说:“我是你爸爸!”(我记得papa是爸爸的意思,好像是罗马音)的奇怪想法
(你在想什么??你看他一脸dio样怎么可能是天使…欧欧吸了啦!)

【你是天使吗?】
【我是你爸爸!】
--
上次摸的南极考察dio还没勾完,今天就发夹在南极考察dio里的儿童画好了。
考虑到“考察”应该是承太郎做的事,所以以上的考察都等于“毁灭”。

无耻发言:我觉得第二张米斯哒好可爱啊啊啊!我窒息我自己((٩(//̀Д/́/)۶))
----
终于完成了我想要茸茸把老爹看成天使,然后dio对他说:“我是你爸爸!”(我记得papa是爸爸的意思,好像是罗马音)的奇怪想法
(你在想什么??你看他一脸dio样怎么可能是天使…欧欧吸了啦!)

rrrrrrraven
“乔斯达先生,您忘了我们之前的...

“乔斯达先生,您忘了我们之前的‘交情’了吗?”


是警乔纳森✖️黑手党头目屌的设定

大乔带着手铐来抓人了迪奥就开始花言巧语述说动人往事了真的好带感啊 

想看文,请大佬投食orz

“乔斯达先生,您忘了我们之前的‘交情’了吗?”


是警乔纳森✖️黑手党头目屌的设定

大乔带着手铐来抓人了迪奥就开始花言巧语述说动人往事了真的好带感啊 

想看文,请大佬投食orz

桀世苏

《两色之黑》

想画木大亲子!(夹杂承花)
我好快乐!

《两色之黑》

想画木大亲子!(夹杂承花)
我好快乐!

• Final Fantasy

白金之星变小了part.3 
和前面是连贯的!

part.1  part.2

dio:一朝被欧拉 十年念白金
我好了

白金之星变小了part.3 
和前面是连贯的!

part.1  part.2

dio:一朝被欧拉 十年念白金
我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