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o莓

538浏览    2参与
病气三昧-

「茸莓屌嗲换妻」[R]相处愉快

务必看的预警:

会出现的配对有:dio老板、diao莓、茸老板、茸莓、老板莓

有一部分嗲pyqj茸的场合;老板莓无插入情节

是两个大人欺负小年轻的过分文学。


↓↓↓

“相处愉快。”他说。

务必看的预警:

会出现的配对有:dio老板、diao莓、茸老板、茸莓、老板莓

有一部分嗲pyqj茸的场合;老板莓无插入情节

是两个大人欺负小年轻的过分文学。





↓↓↓

“相处愉快。”他说。

人間夢遺

[DIO莓]四字母与赞美诗 (上)

*

少谈爱情。


**

奇妙拉郎,雷是真的雷,ooc,别当真。


福葛当然接受赞美,纵然他小时候接受的有效赞美太少,长大后赞美又失去了必要的意义,但是他还是接受赞美,他接受真诚的赞美,不那么真诚的也可以,毕竟赞美这东西对于他来说只是生活的调味品,在这个时候确乎没有大的作用,但是这个情景下的赞美不想要接受,除了不想接受之外还感到一阵恶寒:身材健美如掷饼者的男人把弄他的头发,他们拥有相似的金色,但是福葛的要深一些。男人还用自己灌木色彩的嘴唇去亲吻他的头发,福葛在心里质疑着这口红的可持续性,印象中来说,这种绿色似乎整整一晚上都没有退却,男人夸赞他,...

*

少谈爱情。

 

**

奇妙拉郎,雷是真的雷,ooc,别当真。

 

 

福葛当然接受赞美,纵然他小时候接受的有效赞美太少,长大后赞美又失去了必要的意义,但是他还是接受赞美,他接受真诚的赞美,不那么真诚的也可以,毕竟赞美这东西对于他来说只是生活的调味品,在这个时候确乎没有大的作用,但是这个情景下的赞美不想要接受,除了不想接受之外还感到一阵恶寒:身材健美如掷饼者的男人把弄他的头发,他们拥有相似的金色,但是福葛的要深一些。男人还用自己灌木色彩的嘴唇去亲吻他的头发,福葛在心里质疑着这口红的可持续性,印象中来说,这种绿色似乎整整一晚上都没有退却,男人夸赞他,这是一种比喻奇妙的夸赞,福葛知道这是夸赞,但是他感到阴风阵阵,掠过他满是洞口的西装。

 

“美味的羊角面包。”

 

噢,美味的羊角面包,对于这个男人来讲确实是一个赞美,但是福葛只想要推开这个男人把弄他头发的手。

 

这是一段畸形的性*关系,高材生福葛在心中下着定义,畸形,并且是性*关系,这个身量足足一米九五的男人当然英姿不凡,英国人,虚假轻浮的一套势必可以谎骗不少人,不只是女人。他还有个好听的名字,迪奥·布兰度,但是这些显然都不是关键,或者说,没有那么关键,福葛知道他在这段关系中可能更为重要的一个身份:他的顶头上司乔鲁诺·乔巴拿的生父。

 

这个男人从英国来,带着伦敦的阴郁,湿冷的雾气还有摸不着的霾,他和阳光普照的那不勒斯格格不入,他讲明身份,福葛却好奇为什么他不会晒死,如果可以,他确实也希望这个男人晒死。在先前的时候,通过种种途径,乔鲁诺知道了他的生父,了解了他的生父,也不介意分享他生父做过的腌臜事情——腌臜,他想没有人会否认这个词语。意料之外的事情常常发生,比如某一天发现这个原本应该死掉的家伙突然出现在他们热情的大门前,并且没有任何防晒措施,远在东洋的某位海洋学家知晓之后万分警惕,但是这个所有人定义的大恶人却状似举手投降,他对过往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他只是来看看儿子。

 

看看儿子,福葛当然在心中发出嗤笑,这种嗤笑和他对迪奥的了解程度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乔鲁诺对他的态度不算坏,但是也未必亲密如真实的父子:他们似乎已经见过过多不配做父亲的父亲。他们礼貌招待,毕竟也没有什么直接的命运中的痛苦关联,别的选择不属于他们,得留给海那边的中年男人,除了福葛之外,他们礼貌招待,并且没有恶意,至于福葛自己,他把自己某些莫名的、天然的、初生的奇妙情绪掩藏在眼底,他能保证没有什么人可以发掘他的这种恶意,但这种保证只能是在迪奥开口之前。乔鲁诺给迪奥安排住处,和他们离得不是很远,当然也不会太近,乔鲁诺和这个男人进行简单的叙旧——不过说实话也没有什么旧好叙。接下来的是介绍恋人,必不可免的见家长一幕,黄金精神和迪奥·布兰度这种人没什么大的关系,说相悖也没有太过,但是出于一种礼貌的考虑,福葛看见乔鲁诺将布加拉提介绍给迪奥,年轻的首领不可能事事包办,他和恋人还有其余的事情要做,于是某些东西必不可免地交到了福葛手上。很快就会过去,这个男人和他没有大关系,福葛是这样想的,他把他自己也解释不清楚的情绪塞回喉咙里,最好吞下,吞下之后万事大吉,但是不美妙的事情在于这个该死的英国男人欣赏他人的呕吐,在第一次单独会面的时刻,他直指出了福葛心中的恶意。

 

“不必对我保有太多敌意,我想和你成为朋友。”他的语气仿佛咏叹调,并且轻轻送出。说出这个话的时候福葛刚把迪奥送到他应有的住处,乔鲁诺不可以说是不上心,这种装潢应当符合上世纪英国人的审美,至少福葛是这样预估的,闲暇时刻,他也读过不少和建筑相关的书籍。迪奥拉扯厚重的红色金丝绒窗帘,看起来对此很满意,他慢慢地拉上,手上的动作缓慢且优雅,福葛心想他很快就适应了环境。即使方才迪奥没有死于烈日之下,但是显然他还是不偏好阳光,他将窗帘全拉上了——也不能说是他全拉上的,福葛做出了一些友好的举动——然后房间昏暗,比起点灯,迪奥更想要蜡烛。“你有一些过多的思虑。”迪奥指出的时候似乎觉得这不是一句重要的话,他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火柴,然后给蜡烛点上,房间光的颜色是偏红的昏黄,仿佛在夜间,福葛想,他得离开了。

 

他得离开了,他没有必要和这个说话优雅但是不太客气的男人置气,客观层面来讲,他也打不过这个男人,不论是他自己还是替身,世界比紫烟大上那么一圈,他要离开,他要告别,怒气可以压抑,这是他逐渐成长的能力,他道别,他转身的时候感觉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因为衣物漏洞的缘故,他可以感受到那种不似人类的冰冷肌肤的温度。

 

“下次我或许可以请你吃饭。”

 

男人这样说,福葛只想拍开他的手。

 

 

 

 

这件事情福葛没有给任何人说:毕竟这种事情也不太好说出口。怎么说出口,一个老不死的对他进行追求?追求这个定义当然太友好了,福葛确定这是性*骚扰,就像,他小时候经历过的性*骚扰,他一本字典砸过去的那个该死的大肚子腆着的中年教授,换一个人,福葛确定他已经身首两处。但是迪奥·布兰度不是他人,这个“不是他人”并非普通意义上的不是他人,但总归,福葛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解决。所幸的是这是一个尚且有些底线的英国男人,除了第一次会面时昏黄房间内搭在肩膀上那只不应有的冰凉如尸体的手,迪奥和福葛保持着应有的距离。迪奥不知道从哪儿搞到了福葛的联系方式,可能是乔鲁诺给的,也可能不是。他邀请福葛吃饭,第一次得到了拒绝,第二次也得到了拒绝,福葛思酌着或许没有第三次到来的时刻,又被格式规整如中世纪信件的短信打扰,事不过三,这一次的时候他勉强答应,他们去吃英国菜。

 

英国菜,福葛想,那是真的很难吃。




- T B C -

*求求搭噶恰一口dio莓!越品越真!好配的两个男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