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scern

60浏览    7参与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新一轮ask,是 @佛系熠冰 的问题
辛苦 @狐狐ox。 了!
最近都开始迫害discern了…
女装,女装,还有女装…
婚纱,洛丽塔,甚至女仆。
(discern:我没了)

新一轮ask,是 @佛系熠冰 的问题
辛苦 @狐狐ox。 了!
最近都开始迫害discern了…
女装,女装,还有女装…
婚纱,洛丽塔,甚至女仆。
(discern:我没了)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p1是discern的女装…还有 @广zi—— 家的孩子candy go
p2是frisk,当然是gloomy的福啦。
杯子老师画的不仅好看,而且高产

p1是discern的女装…还有 @广zi—— 家的孩子candy go
p2是frisk,当然是gloomy的福啦。
杯子老师画的不仅好看,而且高产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gloomytale第七章的插...

gloomytale第七章的插图
感谢 @广zi—— 的帮忙

gloomytale逐渐也是一个小组织啦?

gloomytale第七章的插图
感谢 @广zi—— 的帮忙

gloomytale逐渐也是一个小组织啦?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给fox(也涉及到浅蝶了)的万圣赠文

前言:

赠文,文笔不好见谅啦。 @是狐就對了。

主要的文章都是写fox和discern呢…

正文内容几乎全是虐待…各位记得避雷呢。

不过主线里不会这样的,当做其他时间线的番外好了。

最后让浅蝶的hyacinth出来陪discern过万圣了 ,毕竟是discern的钦定cp@蓝樱浅蝶

不过因为没有委托…不敢多写了…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圣诞继续(?)

(其实还有一个文,还在修改中,下午发吧qwq)

正文:

“唔!咳啊!”discern被黑影重击击飞,猛的撞到了松树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强烈的撞击让树木都晃动了起来。

整个过程中discern紧握住骨剑,没有让它从手中脱离,本打算...

前言:

赠文,文笔不好见谅啦。 @是狐就對了。

主要的文章都是写fox和discern呢…

正文内容几乎全是虐待…各位记得避雷呢。

不过主线里不会这样的,当做其他时间线的番外好了。

最后让浅蝶的hyacinth出来陪discern过万圣了 ,毕竟是discern的钦定cp@蓝樱浅蝶

不过因为没有委托…不敢多写了…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圣诞继续(?)

(其实还有一个文,还在修改中,下午发吧qwq)

正文:

“唔!咳啊!”discern被黑影重击击飞,猛的撞到了松树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强烈的撞击让树木都晃动了起来。

整个过程中discern紧握住骨剑,没有让它从手中脱离,本打算以此作为反击的手段,但是还没反应过来,黑影就扑了过来,紧握住了discern持剑的手腕​,并且用自己的狐狸的尾巴戳了戳discern的脸。

“fox…你到底…想做什么”​discern试图抽出手腕,挣扎开来。

“discern…别乱动啊…”​愉悦的声音,一声清脆的响声伴随着惨叫一同传来,随后fox挥动了一下discern的手腕,骨剑立刻脱手,飞了出去,刺入了地面中。

“我只是让discern的手腕和肩膀都脱臼了而已,没事的~唉嘻嘻…至于做什么~我想要discern跟我一起过万圣节啊~”​

“不可能…别想了!肮脏的家伙,滚远点!”​discern几乎是吼出来的。

“但是明明是discern自己来赴约的啊…discern又在傲娇吗,其实已经同意了吧”​fox用尾巴拖住了discern的下巴挑逗的看着。

“你这个…家伙…可没说要做什么…”​discern咬着牙,用头狠狠的顶了一下fox。

“这样可不行”fox被冲撞了一下,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立刻手腕用力将左手骨扭曲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唔啊…额啊啊啊啊!”discern的左右手都被fox这样轻松的粉碎,失去了所有能够反抗的物理手段,现在的discern被fox压在了地上,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哎呀,discern很少感受这样的疼痛吗,叫的真惨烈呢。”fox讪笑道,更多的是一丝嘲弄的味道。

“fox…”

旁边骤然出现了一个GB炮,然而fox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抬起了左手,召唤出了小刀快速挥了一下。

坚固GB炮上,立刻出现了裂痕。“咔嚓…砰…”然后碎成了粉末,就连地面之上都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不要忘记,我也是一个半神啊,不要因为杀死了我一次,就得意忘形了,discern。”

还没等discern回应,fox左手的小刀就刺入了discern的胸膛,随后右手抓着discern里面衬衣的衣角,直接往上用力的掀开,让discern的肋骨暴露在了自己面前。

​“我一直很好奇呢,discern的肋骨为什么少了一根…直到那天,我才明白呢,原来discern把它做成骨剑了啊…那样不疼吗…”说着fox抓住了自己刚刚贯穿的肋骨,用力的掰扯着,肋骨在拉扯下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啊…额啊啊!滚…滚开…唔啊啊啊!”​

“discern,明明都这样还不守礼节吗?”​听到了discern的话语,fox立刻加大了手上的力量,将discern身上的肋骨硬生生的掰扯了下来,看着手中的肋骨化成了灰烬。

“就是那把骨剑,杀死的我,对吧”​话音未落,一个小刀就飞了过去,精准的刺上了插入地面的骨剑。

“呃呃!”​discern瞪大了眼睛,无力的蹬着地面,试图反抗这种暴虐的行为,但是fox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fox用自己的尾巴牢牢缠住了discern的身体,不给discern一丝活动的可能。小刀刺到了骨剑上,由骨剑上传来的,直达灵魂的疼痛,让discern即使再这样的情况下都颤抖了起来。泪水再剧烈的疼痛下落了下来,发出无助的悲鸣。

fox看着还插在地面上完好无损的骨剑,更是玩心大发。

“我还以为这样就会断掉呢,看来discern的骨剑可真是坚固。”​更多的小刀冲着骨剑猛烈的冲击,每次撞击之后,传来的只有越发响亮的哀嚎。

“discern的灵魂在颤抖呢,好有趣啊…呐…discern,你不是同意我留下来了吗。frisk也接受了啊,为什么还不能回到以前的样子呢?我明明只是屠杀了一次你的世界啊?”​

虽然询问的过程中,攻击已经停止了下来,但是discern已经失去了用言语回复的能力,只能无神的喘息。

“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不感激一下我呢?我的付出也是很大的啊!discern真是无情的家伙…就那样离开了我。还怨恨上了我,我很伤心啊…”​

“闭嘴…自私自利…”​fox的自言自语的时间,discern稍微恢复了一些。

“果然…还是全都忘掉比较好吧,别忘了我可是半神呢,删掉discern的记忆,让discern变成之前爱我的模样,不…将那个人类少女都改成我吧。discern一定会爱上我的,一定会。”​

discern的眼神出现了惊恐不安,用力的甩着自己的头,自己的身体,试图挣脱,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远方却传来了papyrus的声音。

“discern一定听到了吧,如果不想要我去杀死他,就乖乖的…接受这个记忆的改造吧”​

几乎是认命一般…discern的眼神中失去了光彩,一言不发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

fox兴奋的拿起了小刀,慢慢靠近了discern的灵魂。刀尖触碰到了discern的灵魂,一瞬间的疼痛感,让discern近乎昏迷。

“很快,只要几下…discern不会很疼的…然后…我就可以跟discern一直在一起了…”​

discern的灵魂被fox握住,在fox的手掌上轻轻的颤抖着。

突然多道红色的刀光闪了过来,顷刻间,砍断了fox的双手和尾巴。

“唔嗯!这个攻击方式?!chara!”​突如其来的袭击让fox猛的站了起来,又惊又怒的看着四周,搜索着chara的踪迹。

“我警告你,离开discern,别想做这种事情”​chara的声音十分冰冷,从四面八方而来。

“只要让我这样做,我就帮你恢复灵魂如何,很…”​

另一个刀光闪过,fox的左侧的所有肋骨直接被削断​!

“唔嗯…”fox咬着牙捂着伤口跪在了地上。“为什么,你应该很希望活下去吧,明明之前都求过我…”

“我不会允许你伤害他的…”​

“好吧…好吧…你这个人类。”​fox打开了一个空间,钻了进去“不得好死…”

黑暗中,chara走了出来,带着另一个来自其他世界都骨头。hyacinth…

“之后他就交给你了,可以吧”​

“唔…是…好的”​hyacinth俯身给discern治疗了起来。

“那么…祝你们万圣节快乐”​

“chara…不留下来吗”​

“我还有事情要做。”​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狐伊老师的ask,今天完成了~
(欢迎继续ask?)
不过现在问题堆积如山了,羊妈意外的受欢迎。
这边再说一下可以ask的角色
frisk discern toriel
就这样~

狐伊老师的ask,今天完成了~
(欢迎继续ask?)
不过现在问题堆积如山了,羊妈意外的受欢迎。
这边再说一下可以ask的角色
frisk discern toriel
就这样~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感谢 @佛系熠冰 的帮忙这是d...

感谢 @佛系熠冰 的帮忙
这是discern的战斗服,没有猫耳朵猫尾巴,比较贴身更适合战斗。
嗯?你问我既然是战斗服那为什么打fox的时候不穿?
那是因为这个战斗服被undyne藏起来了。
你问我undyne为什么要藏?
如果不藏以后怎么摸discern的猫耳朵。

感谢 @佛系熠冰 的帮忙
这是discern的战斗服,没有猫耳朵猫尾巴,比较贴身更适合战斗。
嗯?你问我既然是战斗服那为什么打fox的时候不穿?
那是因为这个战斗服被undyne藏起来了。
你问我undyne为什么要藏?
如果不藏以后怎么摸discern的猫耳朵。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外传 过去之伤(discern的外传)

抬头,是碧蓝的天洁白的云,远观,是连绵的绿色草地。低下头能看到五彩缤纷的小花,娇弱的花朵面相着太阳努力生长。这种景色无论看多少次应该都不会满足。我曾这样想着。

那时的我,就坐在这个草地上,嘴中叼着地上才有的植物---狗尾巴草。在那里看看天,看看云,淋淋雨,就能度过一天。因为自己是骷髅,所以进食已经成了一件不必要的事情,这也导致我能跟树懒一样躺在那,几天几夜,直到我兄弟把我拎回去吃意面,才会离开。当然…也是有主动离开的时候的,不过我还是会回来。

“早上好!discern”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让我以为是undyne找到了我。

跟第一次见面一样,她还是穿着那条粉色的连衣裙,不对,特地强调粉色已经没有用了,...

抬头,是碧蓝的天洁白的云,远观,是连绵的绿色草地。低下头能看到五彩缤纷的小花,娇弱的花朵面相着太阳努力生长。这种景色无论看多少次应该都不会满足。我曾这样想着。

那时的我,就坐在这个草地上,嘴中叼着地上才有的植物---狗尾巴草。在那里看看天,看看云,淋淋雨,就能度过一天。因为自己是骷髅,所以进食已经成了一件不必要的事情,这也导致我能跟树懒一样躺在那,几天几夜,直到我兄弟把我拎回去吃意面,才会离开。当然…也是有主动离开的时候的,不过我还是会回来。

“早上好!discern”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让我以为是undyne找到了我。

跟第一次见面一样,她还是穿着那条粉色的连衣裙,不对,特地强调粉色已经没有用了,因为她全身上下都是粉色的。鞋子也好袜子也好帽子也好,甚至连瞳孔颜色也…

“好看吗?今天的新买的连衣裙哦~”抢在我说话之前她先抛出了一个问题。“你看你看,裙子上的白色花朵像不像地上的花”

“我说过,粉色不适合你…你的声音就不搭配。”毫不留情的回避了这个问题。等等…毫不留情是这样用的吗。

“那就抛开这个声音单看这个裙子吧。”她似乎并不在意,不,相处久了熟悉了估计没人会在意。

“……即使这样,也不好看,粉色裙子上面有大量白色花朵什么的…绝对不好看”

“discern,你迟疑了…果然是好看的吧” 她笑了笑

“不是!没有!不可能!”

“出现了!discern的违心三连”

我皱了皱眉头,似乎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说不过,是我又懒了。没错,又懒了。

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坐到了我旁边。

“discern,刚刚在想什么呢”

“想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那个有趣的模样” 我可不想给她说我大脑一片空白。

“那种事情不要再提啦!” 她突然红着脸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hp-50

是的,是轻拍。

我揉了揉肩膀“如果,是别的怪物已经被击杀了”

“放心好啦,我只会对你这一个怪物这样。” 等等,这句话到底几个意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的。

还记得那天,我还是坐在草地上,那天天气不是很好,阳光很刺眼。那个人类就提着一个篮子来到了这片草地,看到了我之后直接愣在了哪里,许久才恢复了过来,绕着我转了一圈。走到了另一侧。

“我说,我有那么恐怖吗。”想到这我不由得吐槽。

“从人类的角度来说,无论是什么时候都很难接受一个骷髅头摆在眼前。” 听到她的回答,我撇了撇嘴。那个时候自己确实没有带兜帽的习惯,因为那样太热了,虽然我的骷髅身体根本不会有体温这个概念。

如果她那天,离开了再也没回来,或许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了。

“骷髅先生…”黄昏,那个人类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篮子跟上午一样,还是空空的。我看了过去,然后她就在我面前打了一个冷颤。“能…能否让我检查你的周围呢,我想…找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 我晃了晃脑袋询问

“我找到就会离开的,我发誓”她紧张的鞠了一躬,双手合十并用她那粉红的眼睛看了过来。“求求你了”似乎眼睛中还闪着泪花。

“随便,懒得管”我没有再看她,而是转过头去看眼前的落日。

听到了我的回应,她立刻走到了我的周围,快速地搜索起来。但是失望的表情很快又浮上了脸。看来是一无所获。

“喂…这片草地我是天天来的”我似乎打算强调什么。

她愣了一会,跑到了我面前。然后比划了起来“绿色的,大概这样,有很多分支,这里有些许嫩刺”她还了解得挺详细。

在她的描述下我知道了她要找的是什么,一种草药,在这片草地我确实见到过,不过我并不知道那有什么用。

“过来”我对着她说

“哎” 她停止了比划,往我这里走了过来。我也站了起来,伸出了手抓住了她。

“呀!” 在她的惊呼中,我们瞬移到了另一片草地。“不要!”说出了不明所以的话之后,她松开了手。似乎打算逃走,但是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我带她来到了一片完全不熟悉的地方。

“这是哪!” 她显得十分焦急。

“那里,你要的药草有很多。” 听到了这句话她冷静了下来,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眼睛一亮,即刻冲了过去开始采摘这些药草。她很小心,动作幅度并不是很大。这或许跟草药本身的特点有关吧。

许久,她似乎忙完了,走到了我的旁边,鞠了一躬“十分感谢,骷髅先生”

“伸出手”我说道

“啊…好的”她这次没有那么抗拒,主动伸了过来,我握住了她的手,很柔嫩…

这次是我快速收回来了…

“瞬移吗…好厉害的能力啊”她开始赞叹

“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能力,而且,我可不是要你道谢才帮你的,我可是有着明确目的的。”我抬头看着她的脸,那是第一次直视她的脸,她很可爱,脸圆圆的,红彤彤的,似乎是因为刚刚的工作粉色的头发夹杂着些许汗水黏在了脸上,但那并没有影响她的可爱。

“算上路费,咨询费,还有草药费,一共325G请付钱”但可爱并不能阻止我说出这句话。

“哎!很…很抱歉骷髅先生…我…我没有钱…”她顿时窘迫了起来

“那你可以明天给我”我叼着狗尾巴草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那我明天过来…真的很抱歉骷髅先生”她低着头

“我也有名字啊,我叫discern,别骷髅先生骷髅先生的了…很难听”

“知道了…discern先生,我明天会回来的”说着就离开了。

我满脸受用但还是小声的说了一句“就不能把先生也去掉吗。”

第二天,她确实来了,不过依旧没有带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生气。并且还忘了这件事。

于是第三天第四天,她也来了。她也成了这片草地的常客。原因,反正不可能是因为我。

然而,现在的她和初次见面的时候截然不同,腼腆和羞涩似乎已经完全和她无关了。用人类的词语来说,现在她更像一个假小子。哪怕穿着裙子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她突然坐了过来,抬手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让你靠我那么近了吗”我尽可能用了不满的音调。

“唔…”她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然后靠的更近了。

“好吧,随你便吧”我叹了口气。随即她又用那只搂住了我的手摸起了我的脸。

我打掉了那只手“得寸进尺。”

她对我做了一个鬼脸“好吧好吧”于是就开始摸我身后的猫尾巴。

“为什么假的猫尾巴也能引起你的兴趣,明明一点意思都没有”我皱了皱眉

“难道discern你不感兴趣吗,如果不感兴趣为什么那么穿”

“我…”我又懒得跟她争论了,直接推开了她。“我可不喜欢你和我那么亲热”

“哎?也没多亲热啊,只是摸摸猫尾巴而已”

“就是不喜欢”我没有看着她,而是侧过了头。她却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扑了过来把我抱在了怀中。“discern真的跟猫一样呢~”我没有再推开她,反正再推开,她也会再抱上来。

时间流逝,到了正午,她松开了我,然后站了起来。

“明天见discern”她对我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她是那个村庄的人类,毕竟这一片就只有那里有人类村落。也许我该回去一趟了。其实在这附近也有一个怪物的村落,我一直没敢和她说。毕竟现在人类和怪物的关系势如水火,越少人知道这里有个村落,越好。

我瞬移回到了自己的村落,如果frisk能看到这里的话,应该会感叹这里居然和雪镇的布局一模一样,实际上,雪镇就完全是按照这里的布局建造的。这让我们这些怪物即使生活在地下,也有了家的感觉。看到这里一切如初,我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屋中。屋子里papyrus正在收拾东西,同时有一些慌张。

“发生什么了” 我询问道

“discern,现在…情况不太好” papyrus看到我回来,似乎安心了些许,当然我也知道papyrus说的是什么情况。

papyrus继续说了下去“今天早上人类突然对一个怪物的居住地发动了大规模袭击…虽然undyne带着皇家护卫队赶到了…并帮助了那一片的怪物们,可是还有不少怪物牺牲了。国王希望所有处在边境的怪物们前往王都。人类和怪物要正式开战了,在边境没有抵抗力的怪物,肯定会遭殃。”

“但是,兄弟你知道的,大多数怪物都不愿意离开自己的领地的”我摇了摇头

“没关系,discern我们这里的居民已经被我说服了,我们只要护送他们撤离就好了,undyne也将这份工作交给我们了”

好吧,作为皇家守卫军的一员,这种麻烦事自然是少不了的。看来明天要失约了。

“那么我们准备一下吧” 我对papyrus说到“明天出发对吗?”

“是的”papyrus继续低头收拾东西了

“我知道了…”我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不过要收拾的东西并不多,很快我就闲了下来,躺在了自己的床上。papyrus依旧在外面忙活。

我不想关心政治,人类与怪物的事情也不想参与,但是在这个职位上,就得做相应的事情。真麻烦啊…

…………

第二天,路上很平静,papyrus安抚着每一个怪物们,讲着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笑话,我在队伍前面走着监视着四周。一直到王都,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在王都的大门我们见到了undyne,看来她今天还要迎接很多支移民者的队伍,当然也有可能只有一支。

护送结束,我就离开了队伍,用瞬移的手段回到了草原。不过她早就不在了,这也难怪,毕竟她也只是每天早上会过来而已。在这里坐了一会,我就离开了,也许今天王都那边还会有别的事情交给我。

不过一天过去了,王都也没有交给我什么工作。而那一天undyne只接到了两支队伍,可是在外的怪物们远远不止这个数量,迁移的怪物中有不少 还带有怨言,papyrus试图安抚他们,但效果甚微。

不这和我无关,我一早就前往了那片草地,在老位置坐了下来。不过等了很久,她都没有出现。或许,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不愿意过来了吧。算了,看看景色也很好,也许以后就看不到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她,她还是穿着粉色的裙子。随后她看到了我,便慢慢的走了过来,她的表情并不轻松。我想装作没看见的样子,但是那不可能,毕竟她知道我看见她了。她没有跟往常一样打招呼,而是站在我身旁。似乎在想着什么。

我没有搭理,如果她不想说话,就不说吧。

“discern” 她终于还是开口了“我们…还是朋友吗”

“当然,我至少没有看到你就走掉”我叼着狗尾巴草漫不经心地说着。

“但是,人类都已经,对你们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了”她低着头,好像那件事是自己的责任。

“那又如何,是你做的么?不是,对吧”

“我…谢谢你,discern”她放松了下来并坐到了我旁边。“discern,你是特地来找我的吗”

“哈?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我只是可怜这片风景,估计以后就很难…”话还没说完,我就被她扑倒了,她压着我的双手,整个人都趴了上来。

“我想听你的实话,discern,真的很想听”她轻轻地对我说

“我…实话就是,我是来看风景…” 纤细的手指压在了我的嘴上

“不对哦,discern总是这样”

“我…我是来看…”

“discern!”她往上蹭了一下,直视着我的脸。

“我确实是特地来…看你的”红着脸,我说出了这句话,但是没有敢看她的脸,而是侧过了头,把脸埋在了青翠的草地中。

那天时间过的很快,她趴在我身上,我们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她起身离开。在别的人类或者是怪物的眼中,这绝对是奇异的景象。

不过那天,并非一切都如此美好。我在她走后,就回到了王都。死寂,原先的埋怨,焦躁,全都化为了死寂。绝对…又发生什么了。我打算去找papyrus,了解情况。四处询问之后,我得知papyrus和undyne在alphys的研究所中。

我赶到了研究所,外面全是皇家守卫军。不过他们不会是阻拦我的。刚进研究所大门,papyrus就看了过来“discern,你总算来了。”

“抱歉,兄弟看来我来晚了”我发现undyne和papyrus脸上都有着焦急,看来发生的事情比我想的要严重的多。我刚打算走进alphys的实验室,undyne就拉住了我的猫尾巴。

“现在不能去打扰alphys博士”她对着我说,似乎对我有所不满或许还有一些怒气,但是她并没有指责我,毕竟这是她给我的权利。

加入皇家守卫军并非我自己的意愿,那天undyne带着papyrus找到了我。

“如果discern能加入皇家守卫军,这对我们对抗人类是很有利的”undyne是这样对papyrus说的。不过我并没有同意,那太麻烦了。

于是undyne就提出了和我决斗,我输了我就要加入皇家守卫军,我赢了自然不必。那场决斗中,我一直在躲避undyne的攻击,最后落了个平局的下场。我加入了皇家守卫军,但我并不用跟随他们行动。我的兄弟也得到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麻烦你们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吧”我站到了undyne旁边低着头,等着undyne回应。不过说话的却是papyrus“人类对边界怪物的水源投入了一种毒素,已经有很多怪物中毒了”

“如果你能早些回来,我们就不用现在才开始分析毒素构成”undyne说出了自己生气的原因。

我没有说话,拿出了糖叼在嘴中,闭上了眼靠在墙壁上。

“是discern回来了吗”alphys的声音从屋内传过来,随即自动门就打开了。“undyne,就算discern提前回来了,我也不可能很快分析完毒素,不要再生气了。discern能帮我再去采集一些水源吗,他们采集的量并不足够呢。”

这或许是alphys想给我一个台阶下吧。“那么告诉我位置吧”

在alphys告诉了我位置之后,我就赶往了那里。

在那,我看到了皇家守卫军在发配纯净的水源,每一个怪物都在抢救中毒者。为什么事情总喜欢往麻烦的地方发展。

不过,我不能无动于衷,我该做些什么了。

采集完了有毒的水源,我就回到了alphys的实验室。

“谢谢你,discern,不过之后可能还会让你再跑几趟哦。”

“没关系的”我靠在了墙壁上“需要,就说”

那天我帮alphys采集了很多趟水源,无论是去哪,都能看到那些村庄慌乱的景象。

到了晚上,alphys的研究终于结束了。可alphys却给了我一个不愿意相信的消息。

毒素来源于一种草药“toxic”(国王的命名)而这个草药的外形,和那个人类所采摘的一样,并且只有一个地方会生长这种草药。也就是说,是我将这个草药的唯一生长地点……交给了人类。

彻夜难安。我摸了摸身旁的骨剑…

……

我…又来到了草原。

“啊,discern!”她冲着我挥了挥手“discern你看看这些花……discern?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你收集那些草药,是要做什么”

“什么草药?”她在装傻

“第一次见面,你收集的那些草药,你收集它们,是要做什么”

“哎!”

“你们人类都当怪物们不会分析成分吗…”

“discern,不是你想的…”

一根骨刺从她的脸侧飞了过去,刺入了身后的地面。“闭嘴,走吧,去哪都可以,反正暂时不许回去你的村庄了。”

“不…”没有听她继续说下去,我就瞬移离开了。骗子…

人类的村落中突然多出了一个怪物,引来了一片惊呼。

“怎么会有怪物,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赶走他”几个那个光剑的人类对我冲了过来,人类的魔法吗…几个骨刺直接刺穿了他们的灵魂,同时抬起手,召唤了GB炮,给自己创造了一片阴影,让光没能削弱我的力量。我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建筑物中加工,那就,全都炸了吧。

“砰”我的GB炮替我挡住了一次攻击,几个人类端着他们所谓的枪械出现了,不过这种攻击手段还是太差劲了。

“刚好,嫌麻烦呢”几个GB炮环绕在我周围,射出了耀眼的白光,袭击我的人类跟着他们身后的房屋一起,灰飞烟灭。村庄变成了一片火海,哀嚎声求救声,混杂在一起。

你们毒杀怪物的时候,想过今天吗。

你欺骗我的时候,想过我会做这种事吗。

骨头刺穿了每一个袭击过来的人类,GB炮炸毁了大量的房屋,应该还有逃命的人类也丧命于此了吧。不过,那又怎么样,他们并不无辜,将这个村庄夷为平地就好了,完全不需要知道他们在哪制作。

几个人类突然冲出,向我砍了过来 ,骨头撞开了他们的攻击,我拔出了骨剑,轻轻一挥,血,沾满了地面。

又是一次爆炸,似乎这次还点燃了什么,比之前的爆炸还要更强烈一些。我站在火海中,骷髅是不需要呼吸的,所以这一片浓雾,对我来说,根本不是影响。

又是一个人类,举着无用的枪械。我举起了骨剑,刺了过去。

“不要!” 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个黑影,挡在了那个人类面前,骨剑将他们完全贯穿。

粉色的裙子在火焰中染上了灰,鲜血顺着伤口染红了前面的裙摆。她伸出了手,抓着刺穿她的骨剑,往前移动。

我把骨剑收了回来,她一个踉跄,倒在了我的身上。

“discern…不是…这样的…discern…不是一个…杀人魔…不是…邪恶的…怪物…discern…应该…很…善良…很…可爱…虽然…很懒散…不喜欢…说…实话…但是…还是…很可爱…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变成…这幅…模样。我…好想…说…我喜欢…你啊…对不起…真相…”她伸出了沾满鲜血的手,似乎打算摸我的脸。

但我推倒了身上的她,我们曾经是朋友…我们曾经很亲密,我们看过很多景色,我们度过了人类和怪物…很难度过的时光。

但是…再怎么说也没用了…

“就是那个怪物,他现在还杀死了很多无辜的人”似乎是人类的军队来了。真及时啊。

我打了一个响指,天空中出现了大量GB炮,它们一同开火,在强烈的白光下这片村庄连着到达的军队,一起被抹除。当然…或许也有留下来的幸存者吧。不过我不知道了,因为在白光之后,我就离开了。

回到了王都,我发现所有的怪物们都恢复了常态,看来alphys已经做出了解药了。我快步走到了研究所。

“怎么样,是不是做出解药了”刚进门,看到了alphys和undyne在一起聊天,我就直接问出了这句话。

“discern果然也很关心怪物们啊”alphys笑着,似乎很轻松。

“不过,不需要解药了,人类往水源中加的剂量根本不足以致死,甚至可以让怪物对这些毒素产生抗体,以后可能都不会怕这样的毒素了。”alphys用轻松的语气…说出了这些话

什…么…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discern”“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真相,那是…”耳畔环绕着虚无的话语。

“国王怀疑这样的毒素可能是想恐吓怪物们迁移,所以希望所有还在边境怪物们驻扎在原地。discern…你脸色好差”alphys继续说着。

如果,他们没有恶意,我又做了什么,我…我杀了…他们…杀了她…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discern?”undyne看到我这副模样,也叫了声我的名字。

“抱歉…我没睡好,我先离开了”我尽量装做了无事发生,离开了研究所…不敢说…我做了什么。哪怕说出来,undyne也不会责怪我。

但是,怪物摧毁了整个人类村庄这件事,迟早会传开来的。

我的惩罚,很快就会来。

夜晚,急促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王都,毒素杀死了大量的怪物,alphys很惊讶,明明自己检测的毒素根本不会导致怪物的死亡。

但却在我意料之内…

我又一次前往了边境的村庄,帮alphys收集水源,但这一次村庄没有再跟上次一样。哀嚎,痛苦,绝望,尘埃,笼罩在这村庄上。而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回来之后,我听到了另一个消息,怪物摧毁了人类村庄,让人类对怪物产生了恐惧,现在人类挑起的战争,第一次有了支持之声。

undyne询问我,是不是我发现了人类的炼药厂,所以摧毁了那个村落。

我如实回答了。

“你没有做错什么,别往心里去了,如果我是你我也会那么做的,现在,打起精神来,我们要准备抵御人类了。”undyne这样说着。

国王只是看了看我,并没有说什么。

责备我啊,责备我啊!不要这样对我啊!因为我的举动,摧毁了人类对怪物的信任,摧毁了人类和怪物友好交涉的桥梁,还害死了那么多怪物。你们为什么都选择了谅解,求求你们…责备我啊。

“如果discern能加入皇家守卫军,我们之后的工作一定会往好的方向发展,discern的智慧和能力一定会帮助到我们”这是papyrus对undyne说过的话。

可我并没能做到,我搞砸了一切。

早晨,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来到了草原。那里多出了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东西,一个墓碑…

她的…

因为我的一时冲动,摧毁了你们的村庄,伤害了那么多人,摧毁了你们的信任,甚至杀了你,就连最后一刻,我都还在做,那么过分的事情。你却回来了,你又是怀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原谅了我,选择回到这里。

“是那个怪物,是他,杀了他”

原来,我已经被驱逐了吗

瞬…移…

…………

“discern?discern?”papyrus的声音,将我从梦中惊醒“你做噩梦了吗”

我环顾着四周,发现我躺在我的房子沙发上,睡着了。“没有,一个梦而已”我抬手摸了一下我的眼睛,擦去了泪水。

我不会…再鲁莽行事了…我会守护好你们,守护好所有…我认为…重要的…存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