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oublej

24271浏览    171参与
七月七日长生殿

我终于有点事情做了

可是哥我们能不谈这个了吗


Edit:算了随便吧 你两太他妈好笑了

(Alinty dog:Twitch上某女主播在直播时让狗舔她的X然后被封禁了)


 https://www.invenglobal.com/articles/9882/interview-tl-corejj-since-we-were-eliminated-from-worlds-so-early-i-had-a-very-long-break-ill-make-our-vacation-short-next-year

我终于有点事情做了

可是哥我们能不谈这个了吗


Edit:算了随便吧 你两太他妈好笑了

(Alinty dog:Twitch上某女主播在直播时让狗舔她的X然后被封禁了)


 https://www.invenglobal.com/articles/9882/interview-tl-corejj-since-we-were-eliminated-from-worlds-so-early-i-had-a-very-long-break-ill-make-our-vacation-short-next-year

🎡🎡

打算做这个金属徽章www
背景的黑色试着加闪粉或者透明漆看看能不能变好看
二维码在第二页 大家看看我😭😭

打算做这个金属徽章www
背景的黑色试着加闪粉或者透明漆看看能不能变好看
二维码在第二页 大家看看我😭😭

空巢老鹅

【Doublelift & CoreJJ】

你说别追啊 又依依不舍

所以生命啊 它苦涩如歌


BGM:福禄寿FloruitShow-我用什么把你留住

B站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5227144

S9混剪,辛苦了,明年见


终于赶在休假结束前一个小时做完了,没来得及检查,可能很粗糙orz

大家可以给我投个硬币么呜呜呜

【Doublelift & CoreJJ】

你说别追啊 又依依不舍

所以生命啊 它苦涩如歌


BGM:福禄寿FloruitShow-我用什么把你留住

B站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5227144

S9混剪,辛苦了,明年见




终于赶在休假结束前一个小时做完了,没来得及检查,可能很粗糙orz

大家可以给我投个硬币么呜呜呜

我自闭我快乐

《北境》系列 || 云中曲(下)


背景同前作。

SSG&faker。CP应该就doubleJ和安矿

难以归类的复杂关系:安壳/扣矿/尺J


有神奇的(也许是友情向的)deft和rekkles,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设定里写的那个被羽人抱着飞上云中城的西洲学者。


(下)


“Core,你猜怎么着。”


南大洋上碧波接天,彭亦亮赤裸着上身挂在桅杆上拉船帆,嘴里叼着草帽,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我有个朋友去过你们建在天上的那座城。”彭亦亮说,“他说也没什么稀奇的。”


曺容仁轻轻地笑了笑,似乎并不是很相信,但也不想开口反驳。


“嘿,是真的。”彭亦亮陡然拔高了声音,好像被人踩了尾巴,“这回我可...


背景同前作。

SSG&faker。CP应该就doubleJ和安矿

难以归类的复杂关系:安壳/扣矿/尺J


有神奇的(也许是友情向的)deft和rekkles,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设定里写的那个被羽人抱着飞上云中城的西洲学者。


(下)


“Core,你猜怎么着。”


南大洋上碧波接天,彭亦亮赤裸着上身挂在桅杆上拉船帆,嘴里叼着草帽,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我有个朋友去过你们建在天上的那座城。”彭亦亮说,“他说也没什么稀奇的。”


曺容仁轻轻地笑了笑,似乎并不是很相信,但也不想开口反驳。


“嘿,是真的。”彭亦亮陡然拔高了声音,好像被人踩了尾巴,“这回我可没瞎说——一只羽人抱着他飞上去的,我也觉得很奇怪,一个西洲人怎么会和一只羽人成为朋友?”


“是挺奇怪的。”曺容仁垂下双眼,微微弯起唇角,“一个西洲人怎么会和一只羽人成为朋友?”


彭亦亮福至心灵,回头笑出一口白牙。


他在西洲有不少千奇百怪的老友,Rekkles和一只羽人的友谊在星罗棋布的群岛上一度传为奇谈,甚至上过不少奇奇怪怪的小报纸。他读过其中的一篇,上面说有一个羽人姑娘因为Martin金发碧眼的英俊外貌一见倾心,因而才愿意背着他飞上羽人的云中圣城,条件是Martin必须娶她为妻。


彭亦亮在甲板上读完那篇报道,随后捧腹哈哈大笑,引得水手们纷纷投来奇怪的目光。


令人索然无味的真相是,金赫奎并不是一个羽人姑娘——事实上,Martin和他的友谊始于一场射击比赛,纯粹得让人甚至没有八卦的欲望。


而Martin借助羽人的双翼直上九重云霄,最终只是为了从浮空岩上切下一块小小的样本碎片,尽显一个无趣学究的本色。


“我现在可以确定了。”


Martin回到西洲之后这样对彭亦亮描述他的研究成果,“那块漂在天上的石头的确很特殊,因为它是星星的碎片。”


西洲人总是试图用精密的测量仪器和理论逻辑解构一切,尤其是对那块天上的石头和格外难以见到的羽人——因而曺容仁只是静静地听完彭亦亮所说的话,并没有做任何评价。他知道彭亦亮在好奇什么——他的过往裹挟着巨大的神秘感,总是令野心勃勃的西洲人心驰神往。


身为羽人中的异类,他其实很多年前就读过 Martin·Larsson的研究报告。


那个西洲人有一点足够敏锐——Martin几乎是在第一面就注意到了他们在羽翼上微妙的差异。


事实上,他们多年都未曾攻上云中城是有原因的——这一点姜瓒镕也清楚。


在雨林里生活的羽人天生拥有更为宽大的双翼和漂亮的长羽毛,朴载赫生下来的时候羽毛尖就带着一点漂亮的石榴红,引得族里的长辈都啧啧称奇。他们习惯于在雨季赤着脚在林中穿行,隔水的外羽能够防止翅膀被淋湿——他们的翅膀为雨林而生,于是世世代代居住在雨林,生长于斯,终老于斯。


但云中城不一样。


云中城上气流常年变幻莫测,狂风极易折断长羽,或是让他们难以控制飞行的方向。姜瓒镕和他都很清楚,但圣城终究只有一个,没人甘心屈居人下。


他们都为此付出了代价。


多年之后他和李民皓在西洲的小岛上重逢,酒后在海滩上并肩看着头顶的群星,李民皓带着醉意卧在他身边,宽大的领口隐约露出瘦削雪白的肩膀,上面那个咬痕仍旧清晰可见。


“哥当年可真狠。”李民皓半阖着眼睛,火光映出被酒意染红的两腮,“我以为哥要一口把我咬死。”


曺容仁只是笑了笑,眼角泛着温柔的纹路。


“不管我去哪里……哥都会找到我吗?”


就像那个刻在他肩上的咬痕——刻在他们分别的最后一刻,哪怕他从此毁去容貌,流亡到世界最荒凉的角落,曺容仁总是可以找到他的。


也许他还是恨的,恨比原谅容易太多。


当年羽翼遮天,旌旗蔽空,他被缚在城门口的那块大理石柱上,鲜血在烈日下蒸发,可赢家明明该是他们。


封王手执长枪,猎猎长风绕战旗。


“民皓。”姜瓒镕说,“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去看你了。”


他睁着眼睛,泪水冲开眼角的血渍滴进泥里。曺容仁被无数双手摁在地上,拽着流血的羽翼向后拖行,扯开他们紧紧握着的双手,曺容仁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着扑向他,狠狠地咬在他的肩膀上,鲜血染红洁白的牙齿,仿佛想咬进他的骨头,仿佛凭此就再也没有人能把他们分开。


“相赫。”


七月二十天降流火,血和杀的大雨落在云中城,姜瓒镕手握长枪站在长阶前,王座之下白骨累累,断剑横陈。


“你赢了。”李相赫靠坐在长阶前,受伤的羽翼垂在身旁,“你想要什么?”


远处的房梁在燃烧的大火中轰然倒塌,姜瓒镕静静地站在他面前,热风卷起长兜帽的衣角,枪尖折射出烈焰和崩塌的行宫。


“放所有人一条活路吧。”他说,“我不想要那个王座。”


战功赫赫的封王在残垣断壁中转身离去,李相赫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远方晨曦映出一线天光,伴着火光漫过姜瓒镕宽阔挺拔的肩线,依稀似他十三岁时城外下起的那场暴风雨,封王宽大的羽翼挡在他的头顶。“你是谁家的孩子?”那个低沉威严的声音这么问他。


九月十五,潮湿的季风从南方带来淋漓的大雨,年轻的朴载赫在雨中接过印着星辰图案的旗帜,雨林拥有了一位新的主人。


他在雨中受封加冕。司仪缓缓下跪,在茂密的树林间亲吻他的翅膀。在他小的时候,很多人向他描述那个场景,他们告诉他,在典礼上赠你亲吻的那个人,将是你一生最忠诚的部下。


他在很多年前就知道那个人会是谁。他在某个人的怀里学会飞翔,第一次展开翅膀,飞向天空。他记得那个人手掌的温度,带笑的眼角,泛着蓝色的羽毛尖,在他的记忆里生根发芽,照着雨林里经年不变的清澈阳光。


他在雨中加冕的那天,曹容仁并不在他的身边。


TBC.


附录-Rekkles的研究日记1:


我从羽人朋友那里了解到,他们有一个家喻户晓的神话传说,这个故事被刻在城门的界碑上,古羽人语原文如下:


我读不懂,只能大致记录文字的形状。我的朋友告诉我,很久以前天和地是合在一起的,最初的母亲(奇怪的称呼,或许是翻译问题导致它这么奇怪,我猜相当于我们宗教里所说的天父?)亲手撑开了世界,天空在震颤中不断上升,期间不断有碎片掉落,那块碎片就是浮空岩。 


恰好我从中洲人那里也听说过非常相似的故事。一位中洲射手(btw他有一个可爱的外号,中洲人叫他生气的小狗)告诉我,在古代有怪物栖居在地下,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导致大陆裂开(我确信他们描述的应该是地震)。后来有一位贤者手持名剑,集合整个部落之力,把怪兽连根拔起,大地受了伤,流出来的血变成了一个湖。


我去过那个湖,它看起来很像一个被砸出来的巨大坑洞。


我化验了从天上采集来的岩石碎片,根据它的元素标记,我可以基本肯定它是一块从天上掉下来的星星碎片(就像我捡到的其他星星碎片一样)。


所以我想,可能在很多年前,有一颗很大的星星从天上坠落,它狠狠地撞在地上,砸出的坑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湖,留下的碎片就是这块会漂浮的岩石。


我的羽人朋友Deft听完我的研究结果之后没有说话,我觉得他好像不太相信,只是很礼貌地没有觉得我在说疯话。我很理解,我想换成其他羽人的话,可能早就把我从城门口丢下去了。


附录-Rekkles的研究日记2:


我想我应该把羽人至少分成两个亚种。Well...这样说不知道算不算冒犯,我还是不告诉Deft我在写些什么好了(但愿他的西文水平不足以看懂这段话)。


从他们的文化来看,居住在天上的显然是更尊贵的那一群(再次向我的朋友Deft道歉),他们的翅膀稍短,更加匀称,从我不多的观察来看,似乎速度更快,非常擅长在风中作战,我猜这是因为天上的大风环境造成的。


我的朋友Deft属于另一个亚种(这么说感觉真的很奇怪),他说他出生在雨林,信仰星辰,他们的家徽上画着三颗星星。我能够看出来,他们的羽毛更长(他还送了我一小瓶当作纪念),似乎更适应长距离飞行。


说到这里,他背着我飞上天的时候连口气都没喘。


TBC.


PS:


1、那段古羽人语是我网上找的五千年前刻在方尖碑上的古楔形文字。


2、羽人翅膀的差异借鉴的是孤岛鸟类的羽翼进化,是达尔文在加拉帕戈斯地雀身上找到灵感,最后研究出了进化论。大意是雨林和孤岛环境的最大区别是风的大小,大风环境容易折断羽毛和翅膀,所以孤岛鸟类的翅膀会更小。而雨林鸟类会倾向于羽翼宽大,羽毛华丽。


西洲的科技水平大概是还在工业革命,中洲资本主义刚刚萌芽。Rekkles是个岛主,拥有自己的船队,在西洲的社会结构下学者通常都是本身十分富有的人。

我也不知道搞个同人为什么搞出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大家随便看看吧()


🎡🎡

想做一个doublej的金属徽章

大概就是两个人的背影(?)

lcs的徽章基本收不到 好难…

想做一个doublej的金属徽章

大概就是两个人的背影(?)

lcs的徽章基本收不到 好难…


我自闭我快乐

【Corejj & 宝蓝 & Mikyx】三行情书 00-03


还是《卡梅洛》那个背景,原文:🔗


大概是正传开始前一年,剧情关联不大可以分开读。

主角是三个辅助,黑客宝蓝&计算机博士Corejj&律师Mikyx。

中心思想是男人(AD)都是废物。主要想写一写文化人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


大背景还是那个亚洲雇佣兵团IG&美国情报局TL&意大利黑手党G2

CP(如果有的话)perkyx/水蓝/doubleJ


虽然标题看上去很粉色,但其实是个爽文。


00


曺容仁在后脑的剧痛中醒来。根据窗外天色和胃部的饥饿程度,他初步判断距离他被打晕的那一刻至少已经...


还是《卡梅洛》那个背景,原文:🔗


大概是正传开始前一年,剧情关联不大可以分开读。

主角是三个辅助,黑客宝蓝&计算机博士Corejj&律师Mikyx。

中心思想是男人(AD)都是废物。主要想写一写文化人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

 

大背景还是那个亚洲雇佣兵团IG&美国情报局TL&意大利黑手党G2

CP(如果有的话)perkyx/水蓝/doubleJ

 

虽然标题看上去很粉色,但其实是个爽文。

 

00

 

曺容仁在后脑的剧痛中醒来。根据窗外天色和胃部的饥饿程度,他初步判断距离他被打晕的那一刻至少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

 

盖在脸上的黑布套被一双手慢条斯理地揪起,那指尖冷得像冰,触碰到他的脸颊时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

 

看来情报有误,他想,不过鉴于局里吃软饭的蠢货那么多,传回错误的情报他也并不感到惊讶。

 

“我以为你死了,他们告诉我没人能从那种车祸里活下来。”曺容仁表情坦然,倘若不是双手被反捆在椅背上,他看起来还会更气定神闲一些,“也许生病的人应该好好在家休息。”

 

“也许你不应该独自离开北美。”Mikyx轻声说,停顿间明显地气息不足,“是Doublelift不乐意为你冲锋陷阵吗?”

 

——这话听起来含沙射影,但曺容仁并不生气,只是微微垂下双眼。明亮镜片后的眸子打量着Mikyx的双手,手背苍白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手背上细小的针孔密密麻麻,看着触目惊心。

 

“你找到我了,所以呢?”曺容仁抬头看着他,“我们都知道你不会希望我死在欧洲。”

 

“所以,让我们都真诚点。”Mikyx拉开桌子对面的椅子,在他面前坐下,“你不用到处看了,这房间一根网线都没有留——有人告诉我你二十岁的时候用半截电话线黑进了五角大楼,我暂且假设这个故事没有夸张。”

 

一口气说太多话似乎让Mikyx有些接不上气息,他微微顿了顿,才开口继续说下去。

 

“按我说的做,然后安安分分地呆上十二个小时。”

 

Mikyx看着窗外墨色逐渐氤氲开的天色,淡淡地说。

 

“明天早上九点,我放你离开。”

 

01

 

时间倒回四天以前的傍晚,来自北美的行李箱落在欧洲的机场地面上,人潮繁忙而汹涌,恰到好处地淹没一个亚洲男性的身影。

 

“……我们在欧洲的网络好像出了一些问题。”

 

他在周三的清晨照常去办公室上班,桌上的电话响起,那边的专员声音听起来有些无端的心虚,“可能需要专家的协助。”

 

曺容仁放下电话,干脆地打开衣柜收拾行李,看得一旁的彭亦亮放下了手里还没吃完的早餐。

 

“什么,Core。”彭亦亮听完他的话,似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那你也没必要自己去欧洲,那是他们的工作。你们不是有卫星通讯……我是说,就你们平时用的那种直播什么的。”

 

“他们太笨了,你以为我没有试过吗?”

 

曺容仁瞥了他一眼,从衣柜里拿出最厚的那件大衣,“教会他们需要一周,我去解决只需要三天。”

 

说完他便利落地合上了行李箱,拉起拉杆,把彭亦亮的那句“你确定不需要我陪你去吗”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四天以前的曺容仁并没有多疑到去思考为何大洋彼岸的专员声音听上去有些怪异的紧张——事实上,对于一个被枪抵住额头的人而言,那位专员的表现已经算得上出色。

 

“我都按你说的做了。”那位专员可怜兮兮地举着双手,“你能让他把枪放下了吗。”

 

他吓得不轻,除去Wunder手中指着他脑门的枪,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就足够让他举手投降。

 

Mikyx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听完电话那头的声音。他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半垂着眼睛,眸底的神色像是隐约在为某些事生气。

 

在通常情况下,几乎没有事能这样惹恼他。

 

更别提能让他气到自己拔了手上的针头跑出医院——Perkz心虚到甚至不敢出现在他面前,只让单纯的,惹人怜爱的少年Caps告诉他自己要去出差。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只用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技巧就把话从Perkz的手下们口中套了出来。

 

他亲爱的Perkz弄丢了一份手机通讯录,一本足以致命的通讯录。

 

“……我觉得Luka真的已经在尽力补救了。”

 

看到他站在门口的那一刻,Wunder似乎就已经猜到了他的来意。

 

“抱歉我还是得送你回医院,你看上去太糟了。”他一向寡言但可靠的兄弟犹豫着补了一句,“另外,别告诉Luka是我和你说的。”

 

“我会回医院。”Mikyx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先陪我去找个人。”

 

于是Wunder一言不发地拿起了柜子上的车钥匙——在他用枪指住那位北美专员的额头,勒令对方拨打总部电话向大名鼎鼎的Dr.Core申请技术援助的时候,大洋彼岸的曺容仁尚且对此一无所知。

 

“兄弟,我想Miky真的会很生气。”

 

Perkz在独自前去追回那份通讯录前这样叮嘱他。

 

“在他气到掐死我之前,我得把它给找回来。”

 

03

 

那份通讯名单失窃在一个宾客众多的慈善晚宴上,丢失之后便在人群中杳无音讯。

 

“蓝哥,我真的,我说实话。”

 

少年轻盈的脚步踩在房梁上,一边无声地在阴影间穿梭,一边对着别在领口的耳麦压低了声音。

 

“这也太弱智了,比他妈的在大街上偷个手机还容易。”

 

“毕竟谁也不知道。”王柳羿支着头坐在电脑前,喝了一口咖啡,“Perkz真的能对越南鱼露过敏。”

 

喻文波灵巧地转了个身,从洞开的窗户一跃而下,在空无一人的小巷里打了个滚。

 

“贴墙走,第二个路口转弯。”王柳羿慢悠悠地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我把那个摄像头向上抬了五度,从现在开始向前爬二十米,监控拍不到你。”

 

旁边的垃圾桶散发着恰到好处的恶臭,发酵出的汁液在地上形成令人作呕的污渍。喻文波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潮湿的不明痕迹,索性闭上眼睛,认命地俯身趴下。

 

“好运,杰克。”

 

王柳羿似笑非笑,向后一躺靠在转椅上,悠哉悠哉地转了半圈。

 

几滴纯天然无毒害的越南鱼露就能让Perkz在厕所里吐得昏天黑地——杀伤力巨大到有些夸张——过敏反应让他甚至意识不到喻文波在擦肩而过时从他口袋里顺走了那个手机。“比在大街上偷个手机还要容易”,对于喻文波而言,这么说大约一点都不过分。

 

对王柳羿而言事情大概稍稍麻烦一些,至少他的运气还算不错。

 

他在事情毫无进展的时候黑进了承办晚宴的餐饮公司的内网,而后在某个无所事事的午后百无聊赖地对比着宾客名单和各桌的食谱,无意中发现九号桌上标注着“不要越南菜”。

 

有一位客人对越南鱼露过敏,备注上说,非常严重的食物过敏。

 

如果那位客人不是Perkz的话——王柳羿在心底说了句阿弥陀佛——那他大约只能说一声抱歉,而后匿名帮对方拨打一个救护车电话了。

 

他蒙对了,于是喻文波除了仍然需要在潮湿腌臜的地面上爬行二十米之外,一切都很顺利。

 

但愿那些鱼露的效力可以再持久一些,他想,最好能够撑到他和喻文波回北京向组织报道。

 

TBC.

 

祝

那什么的doublej暮色森林鸟人狼人paro
快乐
【折箭回射,好身手.jpg】【误】
然后就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那什么的doublej暮色森林鸟人狼人paro
快乐
【折箭回射,好身手.jpg】【误】
然后就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七月七日长生殿

Steve:月老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单调

Steve:月老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单调

twitchchat

B:“世界赛上谁是最好的辅助”


D:“是CoreJJ,兄弟。”


B:“Ok除了Core,除了Core”



全段挑给营销号大概又会是节奏

B:“世界赛上谁是最好的辅助”


D:“是CoreJJ,兄弟。”


B:“Ok除了Core,除了Core”




全段挑给营销号大概又会是节奏

突出一个谐星
core这个油管频道编辑有点东...

core这个油管频道编辑有点东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ore这个油管频道编辑有点东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曦儿是Cer
叨叨是个好东西啊hhhhhh...

叨叨是个好东西啊hhhhhh

虽然是因为记账的系统回复,但这个上下文但截出来真的很像两人对话

为什么不能拥有一个专门磕糖的app呢hhhhhh

叨叨是个好东西啊hhhhhh

虽然是因为记账的系统回复,但这个上下文但截出来真的很像两人对话

为什么不能拥有一个专门磕糖的app呢hhhhhh

祝
这tag要怎么打。。。【你们也...

这tag要怎么打。。。
【你们也曾并肩战斗.jpg】
【你们也曾交手.jpg】
cp应该不明显。嗯。
所以画了三个人这tag要怎么打T T
草稿流,丢人也发

这tag要怎么打。。。
【你们也曾并肩战斗.jpg】
【你们也曾交手.jpg】
cp应该不明显。嗯。
所以画了三个人这tag要怎么打T T
草稿流,丢人也发

祝

意识流dj
意识流大三角
看胡子认人
大水冲了沙雕

意识流dj
意识流大三角
看胡子认人
大水冲了沙雕

辞歌行丶
极其短小的甜饼 第一次写文多多...

极其短小的甜饼

第一次写文多多包涵  写的不好都在我  玩了一个很烂的梗(其实只是觉得pyl害羞贼可爱)

极其短小的甜饼

第一次写文多多包涵  写的不好都在我  玩了一个很烂的梗(其实只是觉得pyl害羞贼可爱)

D

在youtube上找大师兄的采访,突然看到有一段core的采访,是问他Doublelift和ruler有什么不同。

Core:噢可能事实上Doublelift更老一点?

我?????

我已经听到了Doublelift知道这个采访之后腻腻歪歪地喊着core闹别扭的声音了

在youtube上找大师兄的采访,突然看到有一段core的采访,是问他Doublelift和ruler有什么不同。

Core:噢可能事实上Doublelift更老一点?

我?????

我已经听到了Doublelift知道这个采访之后腻腻歪歪地喊着core闹别扭的声音了


七月七日长生殿

-Do you wish you could live in a house with just corejj?

-I don't know.I defnitely not let core just alone.

-Do you wish you could live in a house with just corejj?

-I don't know.I defnitely not let core just alon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