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urarara

1404浏览    277参与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作為新羅激推當然要參一腳(不對...

作為新羅激推當然要參一腳(不對
嗚嗚嗚啊啊啊啊
我好喜歡他;;;;

作為新羅激推當然要參一腳(不對
嗚嗚嗚啊啊啊啊
我好喜歡他;;;;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關於初中文化祭的音樂表演臨:新...

關於初中文化祭的音樂表演
臨:新羅我就待會再打你
我越來越不會畫臨也哥了怎麼辦

關於初中文化祭的音樂表演
臨:新羅我就待會再打你
我越來越不會畫臨也哥了怎麼辦

折原臨乃
搞了个类似模板的东西最近在练手...

搞了个类似模板的东西
最近在练手机绘所以

我想做吊饰赚钱呜呜呜呜(闭嘴

搞了个类似模板的东西
最近在练手机绘所以

我想做吊饰赚钱呜呜呜呜(闭嘴

行走的白年糕

【静临】无题 __2

#BE注意!#

#十三卷后慎#


“我果然还是最讨厌你了,”折原临也坐着轮椅来到窗前,“小静。”

他望向身后书桌上的彼岸花。临也一直很喜欢彼岸花,喜欢人类因为无知而看到彼岸花之后的表情,也喜欢人类为彼岸花取的称号——“死亡结界处生长的花”。

“死亡之花……吗?”临也嘴角勾起一股无声的笑,拿起剪刀,“如果这株花是小静的话,那么……”临也用剪刀剪掉了花茎。“这样就行了吧。”

“我真是,最讨厌你了。”临也疲惫地闭上眼,又补了一句,“怪物。”进入了浅眠。

折原临也是一个奇怪的人。他不知道自己为何爱着人类,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回到了池袋。是爱着还是被爱?我们不知道,临也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当他从...

#BE注意!#

#十三卷后慎#


“我果然还是最讨厌你了,”折原临也坐着轮椅来到窗前,“小静。”

他望向身后书桌上的彼岸花。临也一直很喜欢彼岸花,喜欢人类因为无知而看到彼岸花之后的表情,也喜欢人类为彼岸花取的称号——“死亡结界处生长的花”。

“死亡之花……吗?”临也嘴角勾起一股无声的笑,拿起剪刀,“如果这株花是小静的话,那么……”临也用剪刀剪掉了花茎。“这样就行了吧。”

“我真是,最讨厌你了。”临也疲惫地闭上眼,又补了一句,“怪物。”进入了浅眠。

折原临也是一个奇怪的人。他不知道自己为何爱着人类,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回到了池袋。是爱着还是被爱?我们不知道,临也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当他从高处落下,被钢筋砸中的那一刻,或许一切都不重要了。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临也没有理会。敲门声渐渐急促起来,临也才慢慢睁开眼。坐先生应该给他过钥匙的呀。临也警惕起来,驱动轮椅来到门前,一只手摸上门把,另一只手伸进口袋,握住小刀。在他开门的一瞬间,临也还没来得及扔出小刀,一个重物就压了上来,紧紧抱住了他。那个重物轻轻在他耳边说:

“临也,欢迎回来。”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這是關於一隻貓闖入一個人類家然...

這是關於一隻貓闖入一個人類家然後一起同居的戀愛故事

這是關於一隻貓闖入一個人類家然後一起同居的戀愛故事

行走的白年糕

【静临】无题__1

#BE注意#

#十三卷后慎#


静雄知道,原本在池袋的生活是回不去了。

一切的起因,都是折原临也的离开。

那个晚上,当静雄挥起钢筋,狠狠砸在临也身上时,他就知道了。

此刻,名为平和岛静雄的男人,正不敢相信地盯着街道对面,那里有一个坐着轮椅的黑发青年与一个站的相当直的老人。

双腿仿佛在地上生了根,使静雄无法往前一步,他用轻得近乎耳语的声音说到:“临也?”

那个叫坐传助的老人对他的雇主说:“对面有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酒保服,正在盯着我们。”轮椅上的人笑了笑:“你终究还是察觉到我了吗……小静。”他敛起笑容,又对坐先生道,“我们走吧,坐先生。”

一辆卡车从静雄面前开过,等他再往对面看去,折原临也和老人已经不见了...

#BE注意#

#十三卷后慎#


静雄知道,原本在池袋的生活是回不去了。

一切的起因,都是折原临也的离开。

那个晚上,当静雄挥起钢筋,狠狠砸在临也身上时,他就知道了。

此刻,名为平和岛静雄的男人,正不敢相信地盯着街道对面,那里有一个坐着轮椅的黑发青年与一个站的相当直的老人。

双腿仿佛在地上生了根,使静雄无法往前一步,他用轻得近乎耳语的声音说到:“临也?”

那个叫坐传助的老人对他的雇主说:“对面有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酒保服,正在盯着我们。”轮椅上的人笑了笑:“你终究还是察觉到我了吗……小静。”他敛起笑容,又对坐先生道,“我们走吧,坐先生。”

一辆卡车从静雄面前开过,等他再往对面看去,折原临也和老人已经不见了。


静雄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原本平静的生活,只因为一个人,就如散乱的棋盘一般,彻底搅乱了他的生活。他也不知道,临也在离开的那个晚上,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只记得,一阵强烈白光过后,他只去查看瓦罗娜的伤势,完全没有想到临也,等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察觉到临也不在了。

震惊、失落、懊恼、怨恨,几种情感纠缠在一起,缓缓涌上心头,压得静雄喘不过气来,甚至还有害怕。他很害怕,这种名为恐惧的东西慢慢填充了他空虚的内心,他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他害怕临也死去,但又不知道如何面对临也,见面也怕不见面也怕,那个都市传说,被称为池袋最强的男人,竟然害怕了。

说来好笑,当静雄在上午见到临也时,就一直魂不守舍,一直在想临也的事,想着过去的一点点,一想到那个在他身旁蹦蹦跳跳的总爱喊“小静”的临也,他不由得抓紧了胸口的衣物,把弟弟送的酒保服揉皱了。临也站不起来了。静雄坚决的对自己说。所以,别再想以前的事了。

结束了今天的工作,静雄打算去新罗那里要点提神的药,于是他慢慢发现了一点。自己今天是在池袋西公园看到临也的,所以——

临也回池袋了。

想到这一点的静雄的眼里,渐渐升起了喜悦,最后直接变成了狂喜。

临也回池袋了。

也许,自己在恨着临也的同时,也爱上了他吧。

平和岛静雄想着,大步向前走去。


【我是真不擅长写文……】


行走的白年糕

【静临】喵~

第三话(上)

#喵临注意!#

#折原临也第一人称视角#


我叫折原临也

我是一名情报贩子

我现在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机

一天醒来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猫于是想去新罗家帮我治疗当然我要冒着被解剖的危险被搬运工小姐捡回家结果被单细胞草履虫小静抱回家现在我正卧在单细胞怀里。

(观众:临临你是标点符号要钱的嘛)

总之我得摆脱这个单细胞。

“你这家伙真像临也……”看到了吗,又是这种草履虫发言。“……连味道也很像……”小静你是狗吗?!“……干脆叫你跳蚤好了……”跳蚤是什么古怪名字啊!单细胞不愧是单细胞,连名字都这么稀奇古怪。

我开始喵喵反抗,就算吵死这个单细胞也是可以的,而且我还可以抓住机会逃跑。没想到的是这个小静竟然愣...

第三话(上)

#喵临注意!#

#折原临也第一人称视角#


我叫折原临也

我是一名情报贩子

我现在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机

一天醒来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猫于是想去新罗家帮我治疗当然我要冒着被解剖的危险被搬运工小姐捡回家结果被单细胞草履虫小静抱回家现在我正卧在单细胞怀里。

(观众:临临你是标点符号要钱的嘛)

总之我得摆脱这个单细胞。

“你这家伙真像临也……”看到了吗,又是这种草履虫发言。“……连味道也很像……”小静你是狗吗?!“……干脆叫你跳蚤好了……”跳蚤是什么古怪名字啊!单细胞不愧是单细胞,连名字都这么稀奇古怪。

我开始喵喵反抗,就算吵死这个单细胞也是可以的,而且我还可以抓住机会逃跑。没想到的是这个小静竟然愣了一下,然后亲了一下我的鼻子。

亲了一下我的鼻子。

了一下我的鼻子。

一下我的鼻子。

下我的鼻子。

我的鼻子。

的鼻子。

鼻子。

子。

小静你特么是智障嘛!!!!!

厚颜无耻的混蛋!!!!!

明知道我的味道还亲你是有多猫控啊!!!!!

单细胞!!!!!

草履虫!!!!!


【嘛……将就着看吧……我太短了……】


行走的白年糕

【静临】喵~

第二话

#喵临注意!#

#塞尔提第一人称视角#


“所以,你真的是折原君喽?”新罗向眼前这只黑猫询问,眼里闪着光,我甚至感觉他想把临也解剖了。

那只黑猫——暂且先叫他临也吧,再次用深不可测的眼神望了望新罗,点了一下头。

“——!!!”新罗似乎有什么话还没说出口,就从过道那边传来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同时还混杂着粗暴的敲门声。临也瞬间炸了毛,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门的方向,一步步慢慢地向后退去。我也开始警惕起来,万一门外有什么外星人或恐怖分子,单凭我一个人招架不住。特别是,外星人,我每次听到外星人都会忍不住打个寒颤,这次也不例外。按门铃的人似乎很不耐烦,在按了几下以后,我们都实实在在地听到了门落地的那种闷响,...

第二话

#喵临注意!#

#塞尔提第一人称视角#


“所以,你真的是折原君喽?”新罗向眼前这只黑猫询问,眼里闪着光,我甚至感觉他想把临也解剖了。

那只黑猫——暂且先叫他临也吧,再次用深不可测的眼神望了望新罗,点了一下头。

“——!!!”新罗似乎有什么话还没说出口,就从过道那边传来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同时还混杂着粗暴的敲门声。临也瞬间炸了毛,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门的方向,一步步慢慢地向后退去。我也开始警惕起来,万一门外有什么外星人或恐怖分子,单凭我一个人招架不住。特别是,外星人,我每次听到外星人都会忍不住打个寒颤,这次也不例外。按门铃的人似乎很不耐烦,在按了几下以后,我们都实实在在地听到了门落地的那种闷响,同时也听到了一个人压抑着的怒吼:“新罗你给老子出来!”

啊,是静雄啊。我松了口气,不过旁边的临也可不好受。我能听到新罗和静雄的谈话声:“静雄你怎么来了?我和塞尔提正在约会呢,都因为你把我们甜蜜的下午都给毁了。”新罗还算聪明,没有把临也在我们家的事说出来,看来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家被毁了吧。“大街上全是跳蚤味,臭死了,本想来你这透透气,结果你这的跳蚤味更浓,临也那家伙来过了吧?”“没……没有啊……”“没有?!那就是跳蚤在这里咯?!”“欸?等等!静雄你这是什么逻辑?欸!!等等!”“嘿?赛尔提你养猫了?”

回过神来,静雄已站在我面前,于是我掏出手机,打了几个字:(不是哦,是我在路边捡到的野猫,静雄你要养吗?)此话一出,我就知道自己酿下了大错。新罗在静雄身后用惊恐的眼神望着我,仿佛他也在为临也祈祷,现在只能祈求静雄拒绝了。可是——

“养猫?可以啊,其实我一直想学幽养一只,不过这只猫怎么看上去那么像临也……”(不!

是!临!也!)既然已收不回之前的话,那不如将错就错。不过虽然不怎么喜欢临也,可还是觉得对不起他啊。

送走临也和静雄后,我和新罗都在害怕。我至今忘不了临也在“临死前”的死命挣扎和望向我的绝望眼神。


第二话也写完啦~接下来是第三话的预告~在第三话,我这个白年糕决定用临临当第一人称视角啦~大家可以期待一下哦~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前方和背後注意!
半高速嬰兒車飆過,然後翻車#
\新臨結婚感謝/

前方和背後注意!
半高速嬰兒車飆過,然後翻車#
\新臨結婚感謝/

行走的白年糕

【静临】喵~

第一话

#喵临注意!#

#塞尔提第一人称视角#


一早醒来,我就感受到了一种违和感,并不是我的头颅的问题,而是别的什么事。之后我认为那是我的错觉,也没太在意。在拒绝新罗的早安吻之后,我开始了新的一天工作。

在刚出门准备接受任务时,我看到了一只黑猫蹲在门口,它的脖子上没有项圈,所以我猜想可能是流浪猫来讨吃的。可是流浪猫的毛发似乎不应该这么顺滑才对,而且仔细一看,这只猫的身上也不是特别脏,更加令人惊讶的是,这只猫正用一双暗红色眼睛深不可测地盯着自己,不禁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于是我打算把它抱回家,让新罗先照顾它一天,毕竟新罗今天也没什么工作,让这只猫陪一下新罗也好。就当我要把它抱起来时,它却摇了摇头。这...

第一话

#喵临注意!#

#塞尔提第一人称视角#


一早醒来,我就感受到了一种违和感,并不是我的头颅的问题,而是别的什么事。之后我认为那是我的错觉,也没太在意。在拒绝新罗的早安吻之后,我开始了新的一天工作。

在刚出门准备接受任务时,我看到了一只黑猫蹲在门口,它的脖子上没有项圈,所以我猜想可能是流浪猫来讨吃的。可是流浪猫的毛发似乎不应该这么顺滑才对,而且仔细一看,这只猫的身上也不是特别脏,更加令人惊讶的是,这只猫正用一双暗红色眼睛深不可测地盯着自己,不禁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于是我打算把它抱回家,让新罗先照顾它一天,毕竟新罗今天也没什么工作,让这只猫陪一下新罗也好。就当我要把它抱起来时,它却摇了摇头。这是一只猫该有的样子吗?!之后我准备不管它了,去做我的工作,话说今天的折原临也居然到现在都还没有工作给我。忽然,我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去找那只猫,却看见那只猫正跟在自己后面,乖巧地坐着。我说总感觉有一股违和感,那只猫的眼神跟临也真是一模一样。我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了。那猫朝我叫了一声:“喵!”我的心瞬间被融化了,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猫咪!这样的话,即使是临也也不反感了。


“这样说来,这只猫确实和折原君很像呢”

(不是一般像!)我用手机激动地打着字,向新罗诉述着(这只猫的眼神简直跟临也一模一样!)

“好好,塞尔提,你先冷静,我来问问它。”

新罗清了清嗓子,向那只酷似临也的猫咪说了一句话:“你是折原君吗?”

我知道新罗是在安慰我,一只猫怎么可能听得懂人话啊。直到——

我和新罗都清楚地看见了临也猫点了点头。


【难得的更新,最近是在太累了ค(TㅅT)ค,没来得及更新,这次的是静临的更文,请大家多多支持呀,我会抓紧更新的】


折原臨乃

2019年8月31日 逆临日快乐!!!!
p1 2是加了滤镜的 p3原图。

临也太好看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可以注意一下框内和外的样子,又人能够注意到不同点就好了(然而我自己都没有画到很明显。

因为是“逆”,我就画了个倒吊人。
倒吊人代表的意义有很多,其中的一个意义是因循守旧,意思是沿袭老办法,不求革新。

虽然革新不知道能不能用在这但我也就随便说明一下 ,主线临也和外传临也虽然有变化,但他终究还是那个折原临也,永远的折原临也——(我在说什么(这说的什么鬼没人会看得懂。

总之逆临日快乐啦。

2019年8月31日 逆临日快乐!!!!
p1 2是加了滤镜的 p3原图。

临也太好看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可以注意一下框内和外的样子,又人能够注意到不同点就好了(然而我自己都没有画到很明显。

因为是“逆”,我就画了个倒吊人。
倒吊人代表的意义有很多,其中的一个意义是因循守旧,意思是沿袭老办法,不求革新。

虽然革新不知道能不能用在这但我也就随便说明一下 ,主线临也和外传临也虽然有变化,但他终究还是那个折原临也,永远的折原临也——(我在说什么(这说的什么鬼没人会看得懂。

总之逆临日快乐啦。

折原臨乃

私心战斗组生物组tag#
花精灵临也
设定全是自己想的哇### 主要就是看了hw的那个pv,就红色的纱花那首歌的pv,就想说干脆搞得花精灵pa好了(特别随意

我画这个给自己萌到(淦太可爱了

静临/新临预定
双性恋所以
嘿嘿嘿嘿嘿嘿(淦

我还怕他给小静打死所以特意留了个小技能
在花里的小精灵力气特别大###
我想看小静的大手和临也的小手互推,而且实力不分上下那种感觉很可爱####

不过对象如果是新罗
假设临也轻轻弹了新罗额头
恐怕新罗会从客厅门口飞到沙发或更远(淦

我有点忙应该会迟点才产出来,请优质的各位产文产图要梗直接拿走但有的话请tag我,我想看呜呜呜呜呜呜呜

私心战斗组生物组tag#
花精灵临也
设定全是自己想的哇### 主要就是看了hw的那个pv,就红色的纱花那首歌的pv,就想说干脆搞得花精灵pa好了(特别随意

我画这个给自己萌到(淦太可爱了

静临/新临预定
双性恋所以
嘿嘿嘿嘿嘿嘿(淦

我还怕他给小静打死所以特意留了个小技能
在花里的小精灵力气特别大###
我想看小静的大手和临也的小手互推,而且实力不分上下那种感觉很可爱####

不过对象如果是新罗
假设临也轻轻弹了新罗额头
恐怕新罗会从客厅门口飞到沙发或更远(淦

我有点忙应该会迟点才产出来,请优质的各位产文产图要梗直接拿走但有的话请tag我,我想看呜呜呜呜呜呜呜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新臨小段子10》by修也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沿用 @折原臨乃  《Promise(約定)》的設定,已授權,感謝夏醬////

-最後就是OOC/

------------

轉眼間就是一年。


我看著窗外慢慢飄落的雪花,靜靜地聽著站在講台前的教授說話。我身旁沒有任何人,可能我看起來有點奇怪?大家都擠在大講堂的另一邊。


嘛,隨便。


我不怎麼在意,只是出神地看著窗外的雪花,教授的講課內容只是從我耳朵走過罷了。教授也因為我平常成績好,沒有特別點名叫我認真聽課,反則其他人都被罵。


現實就是現實,現實就是如此歧視。觀察著身邊的人的行為,感情和表現,真的比其他...

《新臨小段子10》by修也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沿用 @折原臨乃  《Promise(約定)》的設定,已授權,感謝夏醬////

-最後就是OOC/

------------

轉眼間就是一年。


我看著窗外慢慢飄落的雪花,靜靜地聽著站在講台前的教授說話。我身旁沒有任何人,可能我看起來有點奇怪?大家都擠在大講堂的另一邊。


嘛,隨便。


我不怎麼在意,只是出神地看著窗外的雪花,教授的講課內容只是從我耳朵走過罷了。教授也因為我平常成績好,沒有特別點名叫我認真聽課,反則其他人都被罵。


現實就是現實,現實就是如此歧視。觀察著身邊的人的行為,感情和表現,真的比其他事還來得有趣。


我讓自己重新回神,看了看黑板上的掛鐘。


-啊,下課了


隨著我腦裡浮起的想法,校鈴適時地響了起來。


「今天的課就到這裡,請大家記得自修內容。」


教授收拾好課本,和我們敬禮後便離開了。我坐回椅子上,把抽屜裡的課本抽出來,塞進斜包裡。


「欸欸,快點去啦…!」「折原同學要走了哦!」「你真的不行動嗎…!」


我聽到有幾個女生在悄悄討論著和我搭話,我把視線放到她們身上,向她們笑了笑。


一陣尖叫聲響了起來。


我把斜包的蓋子蓋上,準備背起來的時候,那幾個女生向我走了過來。我擺出溫柔的笑臉看著她們,站在前方的女生緊張地開口。


「那、那個、折原同學待會有空嗎……?」


「啊抱歉,我約了人了。」


我露出不好意思的樣子,背上斜包,便走過了她們。


我能看出那女生喜歡我,被我拒絕的時候還露出了傷心的樣子來著。


有甚麼辦法,我也有喜歡的人了。


我沒有發現我的嘴角翹了起來。我把圍巾拉得更緊,把脖子包了起來,雙手插在大衣的口袋裡,在雪地上走著。


心情非常愉快。


--


3點15分。來早了。


我站在來神自學的校門前,看著空無一人的庭院和緊鎖的鐵閘,我無奈地想著。靠到鐵閘旁邊的紅磚柱子,拿出手機無聊地滑著。


雪越下越大,我把大衣摟得更緊。


好冷。



三……二……。


一。


隨著我內心的倒數,校鈴準時地響起來。我心情非常愉快地收拾著課本,圍上圍巾,背上背包,離開課室。


路上聽到幾個人在小聲說話。


「校門前的那位是誰?」「不知道呢,是在等女朋友吧?」「欸!騙人!!」「也有可能啊?他那麼帥。」


嗯?臨也過來了?


走出校舎,果然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在大門口那邊。我無奈地嘆了口氣,小跑步到臨也面前。


「啊,放學了?」


「對。」


他抬起頭看向我,我看著他笑了笑。他的鼻子和耳朵都紅紅的,身體微微地顫抖著,但表情還是沒有任何改變。


都冷成這樣,還在逞強。


我放下背包,脫下大衣蓋到他身上。臨也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都冷成這樣還裝。」我斜眼看著他,露出嘲笑的笑容。


「幹嘛來這裡啊?」


他不滿地撇開頭,把下半臉埋在圍巾裡,聲音悶悶地從圍巾了傳了出來。


「……想快點見你。」


啊啊,這人真是犯規啊……


我顧不了那麼多,直接抱著面前的人,臨也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慌張地掙扎著。


「喂、笨蛋!這裡人多……」


「臨也我好喜歡你。」


我打斷他的話,緊緊地抱著他,仿佛整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臨也不再掙扎,輕輕回抱著我。


「加敬語啊笨蛋。」


也許是個笨蛋吧。



我脫下右手手套,抓過臨也的右手就套了上去,牽過他那冰冷的左手,便離開了校門口。


「新羅,我想吃肉包。」


「那我們去買吧。」


就算我是個笨蛋,



我把臨也按在家門上,深深吻著他的脣。他把手圍在我的脖子上,任由我隨便觸碰他的身體。


「……唔、」


我放開他那被我吻得有點紅腫的脣,舔著他的脖子在鎖骨處落下印記。


我也愛你。


――――

Fin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新臨小段子9》by修也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沿用 @折原臨乃 《Promise(約定)》的設定,已授權,感謝夏醬////

-最後就是OOC/

------------

炎夏。外面的氣溫非常酷熱,悶熱的空氣讓人喘不過氣來。樹上的蟬鳴非常大聲,一下一下地打在我的耳膜上。

我有點頭痛起來。

看著門旁的按鈴,上面寫著這家的主人姓氏。

-折原

我嘆了口氣,再次按了按門鈴。我看著緊閉的門,我緊了緊手上的書和作業。

在我咽了第三次口水,門終於打開了,一個和我差不多高的青年站在我面前,漆黑的髮色配上鮮紅的瞳孔,讓主人散發著一股神秘感。

但這對我來說只是一個誘...

《新臨小段子9》by修也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沿用 @折原臨乃 《Promise(約定)》的設定,已授權,感謝夏醬////

-最後就是OOC/

------------

炎夏。外面的氣溫非常酷熱,悶熱的空氣讓人喘不過氣來。樹上的蟬鳴非常大聲,一下一下地打在我的耳膜上。

我有點頭痛起來。

看著門旁的按鈴,上面寫著這家的主人姓氏。

-折原

我嘆了口氣,再次按了按門鈴。我看著緊閉的門,我緊了緊手上的書和作業。

在我咽了第三次口水,門終於打開了,一個和我差不多高的青年站在我面前,漆黑的髮色配上鮮紅的瞳孔,讓主人散發著一股神秘感。

但這對我來說只是一個誘惑。那是那麼的誘人……

「你還真是不放棄吶……」

臨也無奈地說著,側了側身子讓對方可以進來。

「當然!剛上中學我有點跟不上進度,想說折原哥哥是大學生,一定能幫我就來了!」

我踏進臨也的家門,輕聲說著「打擾了」,便跟在臨也後方。

「不惜等半小時也要讓我教你是嗎。」

「是的!」

臨也聽到我充滿活力的回應後,重重地嘆了口氣。隨著臨也的領路,我來到了他的房間門口。

「你的妹妹們不在嗎?」

想了想從打開門那刻就沒有聽見平時的吵鬧,我現在才察覺到是缺了什麼。

「她們去了道館。」

臨也打開房門,讓我坐到書桌前,自己則拉了另一張轉椅坐在我旁邊。我靜靜地看著他的動作,甚至看出了神。

-果然真的……

「喂,別來了就在發夢。」臨也伸出手,往我額頭彈了一下。

「痛!」

「哪裡不會?」臨也托著腮,一臉悠閑,帶著一點想睡的眼神看著我。

「啊、這個……」

來了就要好好做作業,我在心裡提醒自己。

-誰叫我只是想他才隨便找個借口來他家

---

近五時,時間逐漸邁向黃昏時分。

我面前擺著滿滿讓我頭痛的數學公式和題目,臨也一邊講解著公式,一邊讓我動手算數。

「你先把這裡給做完,之後讓我檢查一下。」

說著,臨也靠到椅背上,拿過放在旁邊的小說繼續閱讀起來。

外面是炎熱的夏天,和開了空調的房間有著極端的差別。蟬聲依然迴盪著,房間因為關著窗戶,把蟬鳴隔離於戶外,房間裡只能聽到微小的鳴叫,但依然一下一下地、

打在我的心上。

身在涼快的空間裡,我卻感到異常的熱,頭也暈暈的。但有著豐富醫學知識的我,一下子就知道這並不是生病的徵兆。

「折原哥哥……」

我緊緊握著手上的筆,小聲地喘著氣,試圖讓自己呼吸平穩起來。

「怎麼了?」

我沒有回答,依然努力讓自己平靜起來。可是,怎麼可能!!??

只有兩個人在家裡,還獨處同一個空間,對方還坐在自己旁邊,而且那麼的、

沒有防備!!

「新羅……!?」

見我沒有回應,臨也放下了手上的小說,靠了過來輕喊著我的名字。在他沒有反應過來的一瞬間,我吻上了他的唇。

柔軟又甜美的。

我把他按在椅子上,緊緊扣著他的頭,把吻加深。臨也試圖把我推開,但卻因為使不上力而沒辦法成功,只能緊緊抓著我的上臂。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離開他的唇。

他低頭喘著氣,手依然緊緊抓著我,我伸手用衣袖把他口旁邊的唾液給擦去。

「你為甚麼……」

他話到一半便斷了,但從前言去聽,大概也能猜出他想說甚麼。他依然非常緊地抓著我的雙臂,頭也一直低著,沒有看向我,身體微微地顫抖。

「折原臨也。」

我用力地叫著他的名字,被點名的那下,他重重地抖了下。看來是嚇到了。

「我喜歡你。」

「……」

整個空間靜了起來,他沒有說話,顫抖也慢慢地停止了,雙手也鬆開了,但依然沒有抬起頭

隔了好久,臨也才打破了這尷尬的氛圍。

「別開玩笑了。」

聽到他如此說法,我只感到非常生氣。

「你覺得我在開玩笑嗎!?」

我用力地把他按在椅子上,強行讓他抬頭看向我的眼睛。但抬起他頭的瞬間,出現的表情並不是我想象中的厭惡。

他錯愕地看著我,臉色非常的紅,淚水正溢在眼眶裡。他揮開我的手,舉起右手擋在嘴前,把頭撇開,看向旁邊的書桌。

這個意思不就代表……

「你喜歡我……嗎……?」

只見對方的臉更紅了。

我抑壓不住高興和興奮的情緒,嘴角不受控制地一直向上翹起來,我緊緊抱著面前的人。

「我們交往吧!」

「……隨便你。」

炎熱的夏天,我也許熱昏了頭也說不定。

――――

Fin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作業—動態人物13充滿罪惡的男...

作業—動態人物13
充滿罪惡的男人,
性感帥氣的臨也先生,我的老闆、
我尊敬的人。
偷偷藏了糖啦#

作業—動態人物13
充滿罪惡的男人,
性感帥氣的臨也先生,我的老闆、
我尊敬的人。
偷偷藏了糖啦#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作業—動態人物11塗個新羅//...

作業—動態人物11
塗個新羅////
這是我老公謝謝(等等
感覺隨時都會說出想解剖你的台詞www
衣服私設,手套香噗噗///

作業—動態人物11
塗個新羅////
這是我老公謝謝(等等
感覺隨時都會說出想解剖你的台詞www
衣服私設,手套香噗噗///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角帳活動中~
私心單隻(醜醜的)初中臨wwww

角帳活動中~
私心單隻(醜醜的)初中臨w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