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dward nygma

1801浏览    158参与
Yue越倜
旧图 #Edward Nyg...

旧图 

#Edward Nygma X Barry Allen

脑补两个一正一邪的CSI小哥


旧图 

#Edward Nygma X Barry Allen

脑补两个一正一邪的CSI小哥


布洛芬混悬液救我于水火之中

失眠,让室友买糖

       和前一篇有点联系,是当天晚上杰维斯睡不好觉的事情。设定稻谜帽三人同居,纯友情无爱情。
       如果有错字和语病/知识性错误/逻辑混乱/严重OOC之类的问题请毫不留情地指出来我会努力改正的。
       不会写段子不会写中长篇就一千字苟着,连标题都不会起。一直写的话,我会从有害垃圾变成可回收垃圾吗?

      ...

       和前一篇有点联系,是当天晚上杰维斯睡不好觉的事情。设定稻谜帽三人同居,纯友情无爱情。
       如果有错字和语病/知识性错误/逻辑混乱/严重OOC之类的问题请毫不留情地指出来我会努力改正的。
       不会写段子不会写中长篇就一千字苟着,连标题都不会起。一直写的话,我会从有害垃圾变成可回收垃圾吗?

       又是玻璃碎掉的声音吗。
       怎么都睡不好。之前就应该把他们都捅了,是为什么和这两个人住在一个屋檐下了来着?
       刚开始就一点儿也不懂得礼貌,硬是要闯到别人的房间里整理东西,说是看不下去,其实所谓的整理反而把一切弄得更乱,糖也找不到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才有了最开始的那叫什么守则的玩意,真心乞求他们能有四分之一汤匙的契约精神。

       该死——原谅我说了一句粗鄙的话,他们到底在折腾什么?那声音就像要爆炸了一样。如果不用枕头堵住耳朵,我可能会聋的,我的耐心快耗尽了。
       你明白那种半夜十二点之后本来就睡不着,你的室友还在很近的地方发出噪音的感受吧。明明眼睛都睁不开,大脑却很吵闹,头痛欲裂,一边强迫着自己入睡,一边变得更加清醒,惹人厌的家伙还毫无自觉地制造出无与伦比的声响,比幼儿园的游戏时间更令人烦躁,比垃圾填埋场更令人作呕,比浩瀚的宇宙更能使人陷入沉思。平时我是不会这么刻薄地抱怨室友的,但是有谁能挨过这样的夜晚啊。我知道等到早上,他们绝对会对自己的无耻行径矢口否认,并用那种看磕了药的流浪汉的眼神表达他们的“关心”,嘘寒问暖,实际上只有一个意思:你有病。

      好些人说我是个病得不轻的神经病,相信我,这是过滤掉相当多的污言秽语的评价。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是有病的,有时候又觉得没有,我唯一确定的就是总有人以为神经病和精神病是一种东西。我们都疯了,疯不是病。久而久之我也不关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了,随便吧。误解太多了,阿卡姆也时不时有人故意走到我面前说爱丽丝的事情,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懂得尊重人还是来挑衅的。白痴们根本就没见过她,却和我说了好些关于她的下流事,他们大概是盲信了那些诊断,以为我已经疯到失去判断能力了。相处这么久,爱丽丝是什么样的女孩我还不清楚吗?有个跟我说见到爱丽丝在一家俱乐部当脱衣舞娘的家伙真是好运气,只是被塑料叉子戳瞎了一只眼。我可以选择不被发现的方式给他点儿教训,但……我当时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诋毁。
       越想越清醒了,思绪跑远就是这点不好。我刚才想的好像就是没人在乎我到底病没病,没人明白爱丽丝对我的意义,他们就是拿我取乐而已。当然啦,也没人考虑我的感受,那两个混账——哦,抱歉,那两个缺教养的也是。他们恐怕完全没考虑一下我在睡觉吧。

      他们好像出门了,声音却还在。眼睛还是酸涩,再睡不着的话天都快亮了……我找不到糖,哪里都没有,已经找遍了,从那天开始就没有见到。我真的需要它。

      打个电话吧。这个号码是他们谁的已经看不清了……

       “喂。”克莱恩接了电话。
       “买罐糖带回来,你们声音太大吵得我睡不着。钱不给你付了。”
       “你没睡着?我以为……”对方挂断了电话。

       “爱德,我去一趟便利店。”
       “泰奇打来的?他和你说什么了?”
       “说我们声音太大。让我给他买安眠药,不付钱。”
       “因为他在睡觉我们动作已经很轻了?安眠药前一阵才扔掉不是吗,他还抱怨我们动他东西来着,明明是他过量服药。”
       “哪天早上发现他死了我都不惊讶,不过这种死亡方式格调低过头了。”

       “你不会买吧。”
       “我打算买罐润喉糖。”
       “你对泰奇真宽容,处理他搞出来的破事还大晚上给他带东西。”
       “不然你是想给GCPD保留现场,并且回去以后被念叨一整天?喊我去抬尸体的不就是你吗。”
       “就是看着心烦……你买吧,我先回去。明天有事不陪你买仪器了。”
       “我又不是买个东西都需要成群结队。对了,你在帮我打扫的时候又碰碎的那些要赔偿。”

       爱德扔了收拾出来的那袋碎玻璃,随口说了一句:“糖,我觉得你可以买甜一点的。”
       “闭嘴,我知道。走你的路。”

       凌晨,克莱恩向便利店走去。

重力泉的月影君

大噶好 偶画了谜鹅的手书 我来求弹幕了 链接丢评论~av号是64905856

大噶好 偶画了谜鹅的手书 我来求弹幕了 链接丢评论~av号是64905856

布洛芬混悬液救我于水火之中

同居与茶会与突发情况

        这里是掉进茶会组的坑的很好欺负的小萌新,初次发文,如果有错字和语病/知识性错误/逻辑混乱/严重OOC之类的问题请毫不留情地指出来我会努力改正的。
        是幼儿园没有毕业的垃圾文字,请珍爱视力,酌情考虑要不要看,如果污染到眼睛的话真的很抱歉!
        想写稻帽谜同居和茶会,据说是国外太太用过的旧梗,但我是个慢半拍的俗人呢。希望自己将来有一天能生产出好梗。如...

        这里是掉进茶会组的坑的很好欺负的小萌新,初次发文,如果有错字和语病/知识性错误/逻辑混乱/严重OOC之类的问题请毫不留情地指出来我会努力改正的。
        是幼儿园没有毕业的垃圾文字,请珍爱视力,酌情考虑要不要看,如果污染到眼睛的话真的很抱歉!
        想写稻帽谜同居和茶会,据说是国外太太用过的旧梗,但我是个慢半拍的俗人呢。希望自己将来有一天能生产出好梗。如果除了同居和茶会有和以前的太太创意撞车的话我会删的!
        设定这三人是在阿卡姆建立起的友情,虽然关系不一般而且同居了但不含爱情。


乔纳森·克莱恩,爱德华·尼格玛,杰维斯·泰奇三人同意遵守以下条目:
每周打扫一次卫生,按照克莱恩→尼格玛→泰奇的顺序轮流执行
最后离开的人锁门并切断水电
禁止故意破坏房间
禁止未经允许留宿外人
禁止未经允许使用、破坏室友的私人物品
禁止将GCPD的人带到此地
禁止将蝙蝠侠带到此地
禁止将小丑带到此地
禁止举报室友

        这是他和杰维斯搭上爱德同居的开端。克莱恩对于简洁的同居守则非常满意,只用一张薄纸上的几个句子就能换来不被各种事故干扰的新生活,他很久没有这样发自内心地感到愉快了,同居生活似乎在闪闪发光。

        一连几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他只是研究如何升级恐惧毒气,疯帽匠只是喝着茶沉溺于臆想,连谜语人也没有出去制造不必要的麻烦,一切顺利,新生活平静得仿佛他们已经脱胎换骨成了守法公民。每当夜色降临,克莱恩从窗口俯视被路灯的光染得昏黄的街巷,脑海中掠过一整天里发生的琐事,总怀疑自己处于一个风平浪静、适合养老的陌生城市,只有看到新闻或者听到远远传来的棍棒的闷响和枪声,他才有人在哥谭的真实感。无论如何,偶尔体验一下这种平静也挺好的。

        然而生活总是不尽人意,除了爱德无视他的意见在他的睡衣和实验台上画满了问号,还有选择了脑子不正常的室友就不可避免的惊喜出现。

        这天克莱恩一进门看到的就是铺着乳白色桌布的长桌,上面摆着他在杰维斯家看到过的茶具,还有几份点心,总之一看就知道是谁发神经——杰维斯居然还搞来了香薰……算了,他不就这副德行吗,依然十分平静的克莱恩想,只要没像某人一样乱动我的东西就好。

        他扯出把椅子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取了一块曲奇。坐在另一边的杰维斯正在柔情似水地讲述他和爱丽丝凄婉唯美的感情,而爱德托着腮致力于解决所有的点心,不时往克莱恩这边递眼神,大概意思是“他什么时候能结束?”克莱恩耸了耸肩,表示遗憾。他明白那位矮个子朋友并非和他们活在同一个世界,所以谁知道何时两个世界能够对接呢?

        “爱丽丝,她轻盈的步子像是跳舞,所有人都会愿意为她献上灵魂,但是,世界上甚至没有一双能配得上她的舞鞋!”

        爱德一点点蹭到克莱恩身边,低声问道,“他一直这么……文艺吗?”
        “今天这样算是发挥失常了。你没看到上次,那时候他说得更加动情,而且全程押韵。”

        “哇哦。”爱德挑了下眉,挪回了原来的位置,顺便用两指夹走了最后一块饼干。克莱恩再去拿点心的时候摸了个空,于是起身打算离开,去看看自己的实验进行到了哪一步,或者是把接下来还可能会用到的东西列个清单,明天让爱德出去买。但刚才一直沉浸在爱丽丝的美好之中的杰维斯突然大跨步走过来粗暴地把他按回到椅子上,“你是想要毁掉茶会的氛围吗,睡鼠?”克莱恩眉头紧皱,有点想爆粗口,但由于不知道应该先严肃地告诉杰维斯茶会的气氛只存在于他自己身上,还是抗议他不是睡鼠,他错过了把那句粗口说出来的最佳时机。最终他只是在心里得出了结论,很好,今天帽子疯得比平时还厉害,上次他把我认成童话人物至少还是绿野仙踪里的稻草人,这次干脆变成啮齿动物了。

        爱德幸灾乐祸地轻笑一声,克莱恩狠狠地瞪了回去。很快爱德笑不出来了。杰维斯把克莱恩和爱德连人带椅子勾到身边,手搭在两人肩上,以免谁从茶会上溜走,这让本来想趁机逃回房间的爱德郁闷到翻了个白眼,克莱恩回来之前他就在这里坐了整整一个小时了,谁知道这场见鬼的茶会什么时候能开完。克莱恩一副“习惯了”的表情,默默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并且希望这杯茶里没有致幻剂。爱德扯了扯嘴角也抓起茶杯,他倒希望茶里放了致幻剂,能让他赶紧逃离这诡异的现实。

        “三月兔,你今天怎么这么沉默,往常你说得很多的。”爱德差点儿没把茶喷出去,认真的,三月兔?杰维斯一定要把别人拖下水陪他一起疯吗?爱德一杯接一杯喝茶,好像茶变成了酒,只要喝得够多就能醉倒在桌子上一样。他紧张地拿手指在桌面上打着拍子,绷紧了嘴角,目光始终游离不敢放在眼前这个满口胡言的男人身上,生怕现在的杰维斯和他多说什么。

        “睡鼠,给我们讲个故事吧。”杰维斯轻飘飘的声音响起。克莱恩放下茶杯叹了一口气,“首先,我不是睡鼠……”

        “你只不过是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真实的样子。”

        “那好吧,不过既然我是睡鼠,那么……”虽然是在敷衍,克莱恩还是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非常认真,“我就算睡着了也不奇怪,是这样没错吧?”语毕,他调整了椅子的位置,趴在桌子上,头深深地埋进臂弯,开始编故事,“那是一个静谧的夜晚,一只蝙蝠停在塔尖上……”他刻意把声音压得越来越低,语速也逐渐减慢,随后就再没动静。

        “睡鼠?”没有回应。

        “睡鼠!”没有回应。

        “和平时一样,”杰维斯不无遗憾地说,“睡鼠不等把话说完就又睡着了。”太好了我是睡鼠能假装睡觉,克莱恩想,如果是三月兔就没办法了。还能听到杰维斯要求某位三月兔先生说些什么,爱德那家伙试图用谜语含混,而杰维斯生气地说三月兔不应该这个样子,三月兔说话应该更有智慧,这点燃了爱德华·尼格玛的火苗,他拍着桌子大声地宣称因为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所以他的每句话都闪烁着智慧的光辉,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然后杰维斯就嚷了些莫名其妙的韵句,最终两个人的争吵围绕着“三月兔和爱德华·尼格玛谁更聪明”愈发激烈。如果不是必须装睡,克莱恩可能现在就会对爱德说任何一个聪明人都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和疯帽匠争论这种问题。克莱恩感到耳边的声音远了,不知道是因为茶里加了东西还是他今天收获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疲惫,几分钟后,他真的在桌子上睡着了。

        当克莱恩醒来的时候,他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脖子疼,第二个念头是那两个蠢货最后吵出结果了吗。他转过头正好看见爱德拖着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年轻女孩走过,而杰维斯倒在桌旁昏迷不醒。

        “爱德,你什么时候开始和帽子抢业务了?”

        爱德这才注意到他醒了,瞥了一眼地上的杰维斯,皱着眉头解释:“你知道在你真的睡过去之前我们在争论什么……那之后泰奇非要让爱丽丝评理不可,就从衣柜里拽出一个昏迷的女孩来,他就要把人弄醒,我眼疾手快拿手杖打晕了他,现在我不得不收拾他的烂摊子,天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把人拐来的。”
        “死了?”
        “还活着。”
        “所以你是打算用她和蝙蝠玩猜谜吗。”
        “没这个打算,和蝙蝠猜谜必须更正式,而这种突发事件不能算是一个好的谜语。”
        “那正好,我需要一个人来试验新的毒气。”

        直到那个女孩面如土色惊恐地挣断绳索时都没出什么差错,可问题就是她在极度的恐慌中把克莱恩实验台上的瓶瓶罐罐碰到了地上。克莱恩不清楚那些东西按照现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比例混合起来有什么效果,可能会创造出某种致命武器,也可能会生成无害的烟雾之类的。管那么多呢,反正他的身体不等大脑计算出最合适的应对措施就擅自跑了起来,拽起地上的杰维斯飞奔出去,顺便摔上了门。流畅自如,一气呵成,如果他在学生时代的体能测验上也有这样的表现绝对能拿到更好的评定。

        好像忘记了什么。
        爱德华·尼格玛。
        克莱恩其实是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再进去把爱德叫出来的。
        他最近是不是在我的东西上画问号来着?
        少一个出去采购的室友好像也没什么。顺便可以观察一下混合出来的东西对人体有什么影响,就当是做个实验吧。
        好像还忘了什么。
        啊,刚才的女孩。

        至于爱德华·尼格玛黑着脸杵在门口咆哮着让克莱恩滚进来帮忙处理那个女孩的尸体就是后话了。

补充条目:
在其他地方将自己制造的麻烦处理好
禁止在清醒的状态下称室友为“三月兔”“睡鼠”
禁止用室友做实验
禁止未经允许在室友的任何私人物品上涂画问号(这一条应该包括在破坏室友私人物品的条目里,但很显然你聪明的大脑不明白,爱德——byScarecrow)(不,我不认为这属于破坏行为——byRiddler)

搞cp就是要随心所欲

谜的一些涂鸦,2p临了鹅神的去了眼罩,下面入镜了半个毒藤姐姐233

世上竟有如此可爱之人55555

谜的一些涂鸦,2p临了鹅神的去了眼罩,下面入镜了半个毒藤姐姐233

世上竟有如此可爱之人55555

重力泉的月影君

我们又来了!
是耗时一年的传画!!!
画师标注在图上了!
感谢各位老师的参与啊呜呜呜呜呜呜💚💜
不知道能不能在lof上活着然后不缩画质了5555

我们又来了!
是耗时一年的传画!!!
画师标注在图上了!
感谢各位老师的参与啊呜呜呜呜呜呜💚💜
不知道能不能在lof上活着然后不缩画质了5555

渠钰
一口气看到第四季来了实在是想画...

一口气看到第四季来了实在是想画!
谜语太可爱了!
【很抱歉画得如此粗糙】

一口气看到第四季来了实在是想画!
谜语太可爱了!
【很抱歉画得如此粗糙】

宇宙浪人
……我好喜欢,这种类型 (总之...

……我好喜欢,这种类型> <(总之就是笑起来sjb的好弱一男的??呜呜呜呜呜搞百合吧你

……我好喜欢,这种类型> <(总之就是笑起来sjb的好弱一男的??呜呜呜呜呜搞百合吧你

HOKURO
模仿官方P了迷鹅海报 上一版觉...

模仿官方P了迷鹅海报    上一版觉得不太顺眼就略改了一下

模仿官方P了迷鹅海报    上一版觉得不太顺眼就略改了一下

🍽️

不想被雷到请看完我说的废话❗
质量参差不齐的产出
宛如蹭热度一样的tag打法呢(

P1/2是鹅,一张当两张发 我太高产了(棒读)
P3是漫设的鹅鹅儿子Ethan被我浇了一头水(?)我想看他被路人(STOP)
P4是真的狗谜

P5是戈/Ryan(兄弟设)吓到鹅鹅,“Jim怎么还有个兄弟啊?!”这样的
P6/7是Ryan/Ryan×ADD

Ryan出自the o.c(橘子郡男孩)
(戈警长同脸,请大家都去吸一下美丽年轻不良役的戈警长,虽然剧情很一般 (剧情党看完s1喘息到现在 (你这样说谁还要看
ADD出自accepted(录取通知书)
(肉老师同脸,很可爱很可爱很可爱请大家都去看,也阔以看我b...

不想被雷到请看完我说的废话❗
质量参差不齐的产出
宛如蹭热度一样的tag打法呢(

P1/2是鹅,一张当两张发 我太高产了(棒读)
P3是漫设的鹅鹅儿子Ethan被我浇了一头水(?)我想看他被路人(STOP)
P4是真的狗谜

P5是戈/Ryan(兄弟设)吓到鹅鹅,“Jim怎么还有个兄弟啊?!”这样的
P6/7是Ryan/Ryan×ADD

Ryan出自the o.c(橘子郡男孩)
(戈警长同脸,请大家都去吸一下美丽年轻不良役的戈警长,虽然剧情很一般 (剧情党看完s1喘息到现在 (你这样说谁还要看
ADD出自accepted(录取通知书)
(肉老师同脸,很可爱很可爱很可爱请大家都去看,也阔以看我b站剪的出场cut av22800323)

看不看都没关系的废话:
身为奇诺炮王的ryan从来没说过我爱你,而add肯定是那种一天能说八百句ryan,i love u!!的可爱宝宝
ryan还是高智商分子,上个哈蒙理工完全没问题嘛!隔壁就是可爱add在的南哈蒙理工,校园恋爱啊!!!(突然兴奋的患者)
我是真的想吃ryan×add的黄文(停一停)
还有搞ethan的黄文(停一停?!)

年更博主来了,年更博主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