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lsa

13.7万浏览    5147参与
布朗尼朗布
就是单纯想看黑掉的elsa跟...

就是单纯想看黑掉的elsa跟这个不开窍的小东西说这样子的话😈


禁欲姐攻是心头肉😋😋😋

(学校里的狂暴系摸鱼莫得质量hhh


就是单纯想看黑掉的elsa跟这个不开窍的小东西说这样子的话😈


禁欲姐攻是心头肉😋😋😋

(学校里的狂暴系摸鱼莫得质量hhh
萝林
——Do you wanna...

——Do you wanna build a snowman?☆

——Do you wanna build a snowman?☆

Cantarella
在网上看到了很好看的图,els...

在网上看到了很好看的图,elsa真的太美了

在网上看到了很好看的图,elsa真的太美了

三𦲸冄半

That’s My Sister【序】

脑洞产物,超短预警


主要就是想写一些姐妹小甜饼~


先发点儿试一下水


开篇算一点点父母爱情🐎


这一章是奶声奶气的小Elsa~


——————————————————————


Elsa生于一个冬至的清晨,随着一声奶奶的婴儿的啼哭,阿伦戴尔便降下了片片雪花,在初升的太阳的照耀下,每一片雪花都晶晶发亮。Iduna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团软软糯糯的小团子,拥在怀里,欣喜地看向一旁的Agnarr.


Agnarr的脑子里还有点儿不知所措,他此刻不再是一位国王,而是一位不知所措的父亲,是那半卧在床有点虚弱但又满心欣喜的Iduna的丈夫。那一声软软的啼哭柔得他心碎...

脑洞产物,超短预警


主要就是想写一些姐妹小甜饼~


先发点儿试一下水


开篇算一点点父母爱情🐎


这一章是奶声奶气的小Elsa~


——————————————————————


Elsa生于一个冬至的清晨,随着一声奶奶的婴儿的啼哭,阿伦戴尔便降下了片片雪花,在初升的太阳的照耀下,每一片雪花都晶晶发亮。Iduna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团软软糯糯的小团子,拥在怀里,欣喜地看向一旁的Agnarr.

 

Agnarr的脑子里还有点儿不知所措,他此刻不再是一位国王,而是一位不知所措的父亲,是那半卧在床有点虚弱但又满心欣喜的Iduna的丈夫。那一声软软的啼哭柔得他心碎,而Iduna温柔的眼神让他沉醉。Agnarr上前拥住他的妻儿,吻了吻Iduna的发顶,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只想沉溺这绵延的儿女情长之中。

 

兴是怀里的小团子感到了这一层又一层温暖的簇拥,那小团子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冰蓝澄澈的眸子,仿佛是认出了父母,小团子伸出胖胖的小手在空中胡乱的够了够。

 

Iduna脑袋轻轻一歪,便靠在了Agnarr肩上,她也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果然被那小团子紧紧抓住。

 

国王和王后都被眼前这可爱的一幕击中,他们相视一笑,最后分别在那小团子额前留下一吻。

 

“她一定是上帝赐予我们最好的礼物。”

 

 

随着年纪的增长,刚满两岁的小princess越来越成为整个城堡的人宠爱的对象,看着这样一个可爱有赋予魔法的小公主,又有谁见了能不爱呢?只是这偌大的城堡里,似乎没有人能够真正像伙伴一样陪伴小Elsa成长。

 

小Elsa摇摇晃晃地追上即将出门的国王和王后,想一把拉住王后长长的裙摆,却没站稳一下子栽在了Iduna的裙摆上。

 

Iduna肩膀猛地一抖,赶紧抱起摔在地上的小Elsa,心疼拍拍她身上的灰尘,“发生什么事了,我的little snow?”

 

“Mama、Papa!”Elsa大大的眸子里闪着光“我想给你们看一样东西!”Elsa拍拍手,期待地看向父母。

 

Agnarr听了只好无奈地拍拍Elsa的小脑袋“恐怕现在Papa、Mama没时间哦,等Papa、Mama回来,Elsa再带我们去看,好吗?”

 

Elsa失望的垂下眼眸,然后被Iduna放回地面。

 

“Mama答应你,今天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镇上最好吃的巧克力蛋糕,现在,Elsa乖乖地回去找Gerda,好吗?”Iduna轻轻地捏了捏Elsa肉肉的脸颊。


Elsa撇了撇嘴,不是很情愿地答应了。她的爸爸妈妈是国王和王后,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所以每天更没多少时间能陪在Elsa身边,只是Mama每晚会来哄她睡觉,偶尔能陪她读一本书或玩个游戏,Papa更加忙,一天下来Elsa都很难见到他。


Elsa闷闷地在城堡里晃悠,看着那些比她高了一米好几的大人忙忙碌碌的走来走去,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可做。Elsa回到自己的小房间,不禁扶额瘫倒在地毯上,捏着鼻子拿腔作调地学着大人的口吻喃喃自语着。


“哦Elsa,做一个好女孩吧!”


“哦Elsa,你要体谅你的父母!”


Elsa撑着自己坐起来“你说大人是不是都这么无聊,对吗?Anna?你说什么?”


Elsa把自己的耳朵凑近了点儿。


“哦我就知道你也这么觉得!”Elsa愤愤地一拍大腿抱住地毯上坐着的另一个女娃娃“你以后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啦!Anna!”


一心韦恩

【elsanna】没关系,爱情能治百病(2)

#妹攻
#姐o妹a
前篇→点这儿

处于山巅中的正呼啸而过的冰冷风暴几乎在一瞬间就完全浇熄了翻腾在anna小腹间的躁动,她被那个经由自己姐姐思想结晶所操纵幻化的巨型冰雪怪人给毫不留情地一把丢出了宫殿,并以一个倒栽葱的滑稽姿势头朝下脚朝上地深扎在了松软的好似南瓜饼一般的雪地里。但她有些实在没控制住好心思心情的在雪层下方大大裂开了嘴角,她太开心了。

脚踝处感受到了一股拉力,她被kristoff给整个儿倒吊着拔了出来。高大的金发男性alpha眉毛全数皱起,满脸写着焦急,刚才那冰做的宫殿一下子地猛烈震动差点吓得他从冰台阶上翻滚下去。虽然这位大胆的女alpha仅仅只是跟他有一面之缘顺道送了他几个胡萝卜

#妹攻
#姐o妹a
前篇→点这儿

处于山巅中的正呼啸而过的冰冷风暴几乎在一瞬间就完全浇熄了翻腾在anna小腹间的躁动,她被那个经由自己姐姐思想结晶所操纵幻化的巨型冰雪怪人给毫不留情地一把丢出了宫殿,并以一个倒栽葱的滑稽姿势头朝下脚朝上地深扎在了松软的好似南瓜饼一般的雪地里。但她有些实在没控制住好心思心情的在雪层下方大大裂开了嘴角,她太开心了。

脚踝处感受到了一股拉力,她被kristoff给整个儿倒吊着拔了出来。高大的金发男性alpha眉毛全数皱起,满脸写着焦急,刚才那冰做的宫殿一下子地猛烈震动差点吓得他从冰台阶上翻滚下去。虽然这位大胆的女alpha仅仅只是跟他有一面之缘顺道送了他几个胡萝卜,但这位自小以敲冰块贩卖而生善良的男人不可能做出见死不救的事情来。但随即kristoff的表情从焦虑防备预备着大干一场变成了不明所以,他放松下了肩膀单手叉着腰,将全部重量依靠在了驯鹿兄弟的身上带点儿无奈困惑地瞅着面前大拍着雪地快要笑到晕厥的anna。

“有人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anna并没有将kristoff的发问听进去,她的脑子依然沉迷在片刻前姐姐有些惊慌失措到半抿起嘴唇的可爱微表情,也并没有漏掉姐姐被朝阳给晒得通透的耳廓上泛起的漂亮红晕。anna一直都知道,她的姐姐太美了。

慌乱的elsa在将自己给关闭反锁在冰冷房间足有一整个成长期有余的漫长时间里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他人的炽热,而且这个发热源头还是她亲生妹妹胯下的...elsa实在说不出口了。这位褪去所有光辉与权杖的新晋年轻女王本质上还是一位女孩儿,就算anna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背德感所带来的巨大刺激令她又一次的魔力失控,凭空而起的冰雪巨人就是最好的体验。谁叫anna不控制好自己的...她把她的妹妹毫不留情地赶了出去。

“如果你笑够了,愿意告诉我跟sven事情的经过吗”

Kristoff靠着他的驯鹿老伙计有好一会儿了,终于在欣赏了anna一连串的怪异表情后再度发了话。据他一路过来的浅短了解,这位年轻的女alpha似乎总是在话题牵扯到自己的姐姐之后总有肉眼可见的一系列情绪起伏,现在真真实实碰到了她姐姐之后竟变成了这副模样,就好像他的那些各个号称是恋爱高手地精朋友们描述的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们所产生的反应。

等等,爱情?!

kristoff为自己一连串联想中所连带而出的关联字而瞪大了眼睛,他好像阴差阳错误打误撞地发现了阿伦黛尔的女王与公主之前隐晦的某种关系。金发男性alpha的喉结有些紧张地上下翻腾了几个来回,他润了润嗓子以防破音。

“你...你喜欢你姐姐?”

“说什么胡话呢,我那是爱她,我爱elsa知道吗。”终于从刚才事件中可爱elsa的回忆里恍过神的anna伸出手推了一把自己的同类,这男人总在问一些没意义的废话。anna无比坦率的回答令kristoff吞了口唾沫有些不自然地扶正了头顶的毛线帽,一连串的发问呼之欲出。

“是alpha对omega的喜欢?

“你姐姐是omaga?”

“噢不不不这都不是重点,你竟然喜欢你的姐姐?!”

“你们男alpha都像你一样聒噪吗?问题太多了。”

anna皱了皱眉站起身用手拍掉了身上的雪,她转了个方向看着微微虚掩的冰质大门。anna看到了一晃而过属于自己姐姐的冰蓝色缀冰晶长裙的摆角,elsa就在门口。anna打气般的将脚底的雪块踩了踩,顺道扯了扯自己的披风,她轻轻咳嗽了两下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嘿!elsa!姐姐!我知道你听得见,我喜欢你,不,我想我可能是爱你的!如果你愿意跟我回去,或许我可以好好照顾你...啊!这是怎么回事?!”

门后的elsa在anna话语还未过半之时就伸手捂住了已经隐约发红的脸蛋,妄图用自己冰凉的体温来降低脸颊的热度。她立刻将身体全数靠在了门上,操纵着魔力完全关闭了宫殿的大门,良好的涵养使elsa寻找不到任何一个词汇来形容门口小混蛋的话语。elsa仅仅只给冰雪巨人下达了唯一一个指令。

“把他们都赶出去!”

Beca是个Alpha

【姐攻/Elsanna】Meet Me In The Afterglow(二)

说真的看到热度的时候有被宠幸到,能带来你们喜欢的EA真的很荣幸【飞起来】

看到好几个之前Bechloe的小伙伴,谢谢你们还来支持我的EA坑【捂脸】

第一章算是个tease,第二章是过去的事,有姐妹私信我想要Elsa的视角,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有的噢。

笔者不怎么爱读文学,歌倒是听得不少,也自认为音乐品味不错,所以同样的我会为Meet Me In The Afterglow建一个歌单供大家品尝。


Chapter 2. Brooklyn


Do you remember all the city lights on the water...

说真的看到热度的时候有被宠幸到,能带来你们喜欢的EA真的很荣幸【飞起来】

看到好几个之前Bechloe的小伙伴,谢谢你们还来支持我的EA坑【捂脸】

第一章算是个tease,第二章是过去的事,有姐妹私信我想要Elsa的视角,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有的噢。

笔者不怎么爱读文学,歌倒是听得不少,也自认为音乐品味不错,所以同样的我会为Meet Me In The Afterglow建一个歌单供大家品尝。







Chapter 2. Brooklyn

 

 

Do you remember all the city lights on the water. You put your arm around me for the first time. 

 

 



 

"她的名字叫Elsa。"

 

 


7岁的Anna牵着母亲的手,看着家门口的父亲牵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她比自己瘦削,比自己矮小,头发也比自己稀疏和稍短。

她看起来不爱说话,甚至有些内向,在年纪尚小的Anna眼里,白金色的头发就是冷漠的代名词,她们在童话故事里总是扮演着城府很深的反派角色。

可名叫Elsa的女孩不卑不亢的表情最令她印象深刻,她记得是Elsa先伸出手,海洋蓝的双眸闪烁着希望,希望能得到自己的回应。

 

 


"Elsa是我们从福利机构领养的小孩,Anna,她以后就是你姐姐了。"

 

 


姐姐。

Anna曾经幻想过类似姐姐的角色应当是什么模样。

她们应该高高的瘦瘦的,举手投足都是对妹妹的宠溺和温柔;在学校如果有男孩敢冒犯她,姐姐会为她不顾一切地挺身而出;她不喜欢吃的吐司边,可以随性丢在姐姐盘子里,而后者不会埋怨,仅仅是笑着摇头;她应该总是会碰到不会解答的数学题,姐姐会很耐心地告诉她简单明了的解析方法,或者再为她的作文带来一些成熟点的灵感。

 


 

姐姐于她会是神奇女侠一般存在的超级英雄。

 

 


眼前的Elsa有着惊奇队长一样的白金发色,瘦弱不堪的身型却无法让Anna把她和超级英雄拼凑在一起。或许等她们手牵手一起去学校时,大家会认为Anna才是年长的那个。

她内心里开始止不住地别扭,被宠爱是她这种喧嚣性格的天性,她可保护不了任何人。

除了爸爸妈妈,她想要保护。

 


 

"Hello,Red,"Anna一惊,才发现Elsa苍白的小手依旧在自己眼前,"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只好根据发色来叫你了。"

有些犹豫不决,但她还是接受了她们之间的第一次握手,也接受了Elsa称呼她为Red。她说她叫Anna,她记得Elsa甜甜地笑着。

 


 

10岁的Elsa在被自己的父母领养之前都是处于饥饿状态的,她的饭量很好,可在平时又不得不克制,似乎是还没有适应有家的感觉,她刚来的那段时日,总表现得像是寄人篱下。

Anna不知道只比她大三岁的Elsa怎么做到处处容忍自己的——晚上睡觉时她会故意把被子踹到地上,等着对面床上的Elsa为她捡起,还喜欢在她做功课的时候Anna喜欢在她耳边捣乱,或者坐在沙发上朝Elsa的头顶投掷爆米花。

"Red,"她喜欢这样叫自己,"想睡觉了我可以哄你。"

她忽而感到脸颊烫烫的,姐姐的一举一动都像极了Anna在童话里读到的骑士,而她本身,总是绞尽脑汁想要引起姐姐的注意。

 

 


学生时代的Elsa喜欢扎着马尾,狂妄地浪费自己的发色和发量。她不是孩子王,也不算受欢迎,她不像Anna,喜欢被小朋友簇拥,大多时候Anna在操场看到的Elsa都是一个人戴着耳机,靠在实验楼前的一棵枫树下,沉浸在她那孤独的内心世界里。

 


 

"Elsa,你在听什么?"她会兴奋地跑过去问,或是索性一屁股坐在Elsa的腿上,惹得金发女孩瞳孔都有点放大。

"Fake Plastic Trees,Radiohead."

"Fake what?"Anna噘着嘴朝姐姐皱眉,"你真是个怪胎。"

"对呀。"

只不过比她大了三岁的Elsa,有着同龄人没有的稳重和独树一帜。

 

 


"如果你再碰我妹妹一下,Scott,我不能保证下次断的是你的肋骨还是锁骨。"

Anna第一次被霸凌在10岁,是被喜欢自己的男孩。或许他的父母曾教导他如果你欺负一个女孩,那你就是喜欢她。

她只记得自己缩在储物柜的角落,Scott Mayer和另一个男孩赫然站在她面前,显得黑暗而高大,Anna从未有过如此窒息般的恐惧感。

她记得再次睁开眼睛,就看到了Elsa瘦削的背影以及Scott正在出血的鼻梁,他嘶吼着躺在地上,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她还记得她用尽全身力气站起来,跑向Elsa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那是自她有记忆以来的第一次放声大哭,她牢牢抱住Elsa清瘦的脖颈和窄窄的肩膀,彼时这个比她还要矮小的金发女孩稳稳将她扣在怀中,一只手轻轻抚摸她柔和的红发。Elsa的呼吸很轻,年轻的心跳有力而平稳,Anna的侧脸贴在她的左耳,她能感觉她还生着气。

 

 

"我们逃课吧。"

Elsa说。

 

 

那个下午Anna才得知A等生Elsa平日里不喜欢课堂。她被姐姐牵着,走过了她在逃课时走过的街道,直到夜幕降临。

城市里弥漫着刚下过雨的腥味三两个黑人男孩在街边的篮球场快乐地奔跑,她从未发觉湿漉漉的街道这么好看。Elsa走在她身边,肩膀时不时蹭着她的,街灯昏昏黄黄,她偏头,看到它们星星点点地洒落在Elsa海蓝色的眼眸中。

街角酒吧的唱片机播放着老掉牙的Have You Ever Been In Love,Anna却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她偷偷看一眼稍稍走在前面的金发女孩,不曾想到这首歌竟如此应景。她们穿过闹嚷嚷的地下铁,铁锈和染料的味道扑鼻而来,她有一种想要追随着Elsa的冲动,不管到哪儿,不管那个地方充斥着暴力或和平,有Elsa的地方她都想去,有关Elsa的梦她都想做。

布鲁克林大桥不是她最喜欢的地方,至少在纽约它远不及皇后区的涂鸦墙。Elsa带着她来到桥底,灯红酒绿的曼哈顿和暗淡吵闹的布鲁克林同时漂浮在纽约东河上,被踩在她们的脚下。

怎么会有一个孩童喜欢这样的地方。Anna毫无头绪。

 

 

"我喜欢城市的灯光落在河里的样子,就好像我们都离星辰很近。"

 

 

Elsa平静地说着,她们的牛仔裤脚因为泥泞而脏兮兮的,或许回家的时候免不了母亲一顿咕囔,可只要和Elsa在一起,她似乎都没那么很在意。

之后她便感觉到身后传来微凉的体温,她的姐姐用有些别扭的姿势环抱着她,让她的心脏奇妙地跳得飞快,而她并不明白是为什么。

 

 

"喜欢这样的星辰吗,Anna?我希望以后都由你来陪我看,我也希望你可以明白我能为了你做任何事,你很特殊,于我来说。"

 

 

"告诉你一个秘密吧Anna,我的梦想里从去年生日开始就有了关于你的。"

 

 

"我想要把它们都实现。"

 

 

那时她年少的感情开始初见端倪,内心世界因为Elsa奶声奶气的独白而变得繁花似锦。

她认为这个金发女孩在她们成长到中学以后会成为自己的初恋,所以她只是站在那里,那一刻她的心里仿佛有一场海啸,可她什么都没有说,没有让任何人知道。



总有一天我会爱上你的。



她暗暗思忖。

那时对一个人倾注情感是不求回报的单纯,只需要白天夜里想着她,在她对你无微不至时暗自窃喜,在她不经意路过你的教室时伸长脖子看她个够,在她背着你们两人的书包时你迎着落日的余晖笑得傻傻的,而她只会看着你,笑得很轻。

 

 

Anna给自己定了个期限叫总有一天,可她承认对Elsa的依赖却愈演愈烈。后者无疑是令人望其项背的,以至于引起了英国一所贵族中学的注意,那正是她噩梦的到来。

当Elsa没有像往常一样跟自己一同去学校时,Anna曾质问母亲是不是哪里出了错。

"Anna,你的姐姐她,"母亲深深叹了口气,努力用手掌舒展紧锁的眉头,"她过于出类拔萃以至于不能单是留在这里,这对她不公平。"

 

 


"她值得更好的。"

 

 


夜晚的时候她把自己扔进枕头哭了好久,她的脑海里一幕幕浮现出Elsa的一颦一笑,还有布鲁克林大桥下那个别扭的拥抱。天资聪颖的Elsa值得更好的地方,而Anna对于她来说只会成为一段回忆,她们的记忆定格在没有很光鲜的布鲁克林。

或许是她还不够好,不足以让Elsa可以留下。

Anna把自己抱作一团,梦境里她被Elsa因时间的流逝而忘记自己的恐惧支配着,她惊醒了好几次,最后一次如梦初醒,她踉踉跄跄来到了Elsa的房间,映入眼帘的只有整洁的空床铺。

 

 

这次她把自己扔进了残存Elsa清冷气息的床褥,她深深呼吸她,自顾自问着,未来该谁去陪她看纽约东河里的星辰。

 

 

她甚至连Elsa的那个梦想是什么都不知道,她甚至还没告诉Elsa,其实她的梦想里,即使没头没脑,即使天马行空,即使很可能会有始无终,也一直一直都有她。

 

 

 


喵介米德
结果ANNA就被简化成了一张信...

结果ANNA就被简化成了一张信纸,摸鱼中间穿插甲方的召唤真是太难了……

盖尔,辛苦你了。


(以及终于看了法配版的1,苏啊……2应该会更苏吧求快点来吧)

结果ANNA就被简化成了一张信纸,摸鱼中间穿插甲方的召唤真是太难了……

盖尔,辛苦你了。


(以及终于看了法配版的1,苏啊……2应该会更苏吧求快点来吧)

橘りん
畫了成為queen之前的Els...

畫了成為queen之前的Elsa
設計這套衣服的人真是人材,完美地把Elsa 那禁欲氣質展現出來
反正我4受不了^q^

畫了成為queen之前的Elsa
設計這套衣服的人真是人材,完美地把Elsa 那禁欲氣質展現出來
反正我4受不了^q^

星悗

【 True Love 】第三十九章

答应了有困难一起承担,但是Elsa却再一次打破了约定。


冷静下来之后,Elsa开始理智地分析这一次的意外,直觉和分析告诉Elsa,这一次看似意外的走丢,根本就不是一个意外,更加有可能,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绑架。但是Elsa始终没有告诉Anna,如果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绑架,那么很有可能在这几天的时候有绑匪来联系她们,Elsa不想让Anna出事情,即使是一点点都不可以。


果然,很快她就等来了绑匪的电话。


Anna正好不在家里,Elsa竭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只有这样子才能有更大的机会救出Elsia,“你想干什么?”


“赎金一百万,明天晚上六点,码头。”


绑匪利索地将自己的...


答应了有困难一起承担,但是Elsa却再一次打破了约定。


冷静下来之后,Elsa开始理智地分析这一次的意外,直觉和分析告诉Elsa,这一次看似意外的走丢,根本就不是一个意外,更加有可能,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绑架。但是Elsa始终没有告诉Anna,如果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绑架,那么很有可能在这几天的时候有绑匪来联系她们,Elsa不想让Anna出事情,即使是一点点都不可以。


果然,很快她就等来了绑匪的电话。


Anna正好不在家里,Elsa竭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只有这样子才能有更大的机会救出Elsia,“你想干什么?”


“赎金一百万,明天晚上六点,码头。”


绑匪利索地将自己的条件讲出,没有一丝犹豫地就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Elsa任何继续试探一下的机会,重重地把电话给摔了,现在正好是六点,绑匪只给了她一天的时间准备一百万,她得尽快了。


Elsa十分庆幸自己这些年来始终省吃俭用,认真工作,攒有一百万的积蓄,立刻让Kai去准备赎金。


“Elsa?Kai?你在干什么?”在警局和各个大街小巷奔波了一天的Anna回到家里,就看见Elsa和Kai在书房里不知道商量着什么,走进去的时候,两个人又双双沉默了下来。


“没什么,只是在吩咐这些天公司的一些事务而已。”Elsa摇摇头,示意Kai一定不能说漏嘴,轻皱着眉头道,这样也不算是在骗Anna,他们确实也有在聊公司的事情。


“Elsa……”Anna心疼地走到Elsa的身边,给Elsa揉了揉太阳穴。


前几天Elsa因为劳累过度、情绪激动晕过去,Anna急忙就把Elsa送去了医院,结果却得知,Elsa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那之后Anna就不敢再让Elsa出去找Elsia了。


“你还怀着孩子,不宜这么劳累。”Anna劝着Elsa,而Elsa却是怔怔地低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想到现在还下落不明,不知道有没有被折磨,会不会受苦的Elsia,终究只能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轻抚着小腹,眼中满满的决然,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


要支开Anna,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Elsia下落不明,Anna每天也是不到深夜不回回来家里。


Elsia丢了,她和Anna之间就仿佛隔了深深的一道鸿沟,彼此之间话都少了,每天一开口,都是提到Elsia的事情,这段时间让她们都深深地觉得疲惫。意外到来的新生命并没有能让两个人心里好受一点,关系缓和一点,Anna更觉得Elsa其实一点没有把这个意外的新生命放在心里。


“对不起……”


Elsa最后转身看了一眼灭了所有灯光的小别墅,心中满满的歉意,她再一次毁了约,再一次没有遵守和Anna之间的约定。这一去凶多吉少,她不想让Anna有危险,即使……半分也不可以!


然而,Elsa却忘记了,她不想让Anna受伤有危险,Anna、又何尝想看见她受伤,看见她有危险呢……何况,Elsa还怀着孩子。


————


寒冬的六点,早已经是深夜。


Elsa独自一人拉着一个行李箱,走在昏暗的码头上,未知而深邃的黑暗让Elsa心里不免有一丝丝的害怕,但是一想到Elsia,想到平日里那个乖巧懂事得让人心疼的女儿,Elsa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脚步坚定地投身黑暗之中。她知道,她的女儿,在黑暗中等待着她,只要能救Elsia,不管眼前是光明还是黑暗,她都会毫不犹豫地踏入。


当然Elsa并非是只想着自己的力量救出Elsia的,绑匪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人,如果自己交了钱,绑匪不放人,那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功亏一篑。Elsa派了Kai找了刑警埋伏在周边。


“我来了!把我女儿放了!”


Elsa望了一眼四周,却始终没能找到一个人影,她只能这样子朝着空中大喊。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Elsia现在可能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无时无刻不在想着Elsia会不会受伤,会不会……


“把行李箱放到垃圾桶旁边。”


声音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Elsa根本没有办法通过声音找到那个人的藏身之处,她只能照做,紧紧地攥着拳头,努力不让自己露出软弱的一面,微微颤着声音道,“我放好了,Elsia、Elsia,把我女儿还给我!”


这一次没有再传出声音,而是从一个角落把Elsia给推了出来。


“Elsia!”Elsa立刻跑向Elsia,她现在已经顾不得自己是一个怀着孩子的人了,将倒在地上的女儿紧紧地拥在怀中,出乎Elsa意料的是,Elsia并没有受伤,就连一点点都没有,就连手腕脚腕也是被包了毛巾之后才绑起来的,一点都没有伤到Elsia。


“Elsia!你怎么样?会不会痛?!身上有没有伤?你让妈妈看看,快让妈妈看看……”Elsa紧紧地拥着Elsia,感受到怀中温热的人儿瞬间就落下了泪水。


虽然并没有受伤,但是Elsia显然是被吓到了。感受到妈妈的气息,紧紧地搂住妈妈的脖子,颤着声音,‘哇’地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这些天,被绑架了的这些天里,Elsia从来没有哭过,始终红着眼眶憋着自己的泪水,可是现在,感受到满满安心的气息,Elsia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将自己所有的恐惧、所有的害怕都发泄出来。


매운맛みどりや いずく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Get out anna!
だが,断る。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Get out anna!
だが,断る。

一心韦恩

【elsanna】没关系,爱情能治百病

#妹攻
#姐o妹a

嘿!这女人竟然又凶她!

anna发誓她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位既不懂人心又冲动鲁莽的女王。她抓住了姐姐看似纤细却不显瘦弱的手臂,利用加速度所带来的冲劲儿将其给整个儿按压到了华丽冰块儿宫殿的漂亮台阶上。

“唔!”

elsa纤细的眉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整个儿皱成了一坨。她的后脑勺因为像小牛犊儿一样猛冲过来的妹妹地撞击给猛磕在了一个软硬适中的“东西”上,损伤没有但惊吓倒是不少。她抬眼正预备着愤怒地瞪着身上红棕色头发的小混蛋让她好好滚下去,却发现妹妹的表情并不算舒适。原来那个软硬适中正被自己给舒服地枕在脑袋下的“东西”竟是身上这小混蛋的手。脱口而出的无情指责与自认为充满好意的劝告全...

#妹攻
#姐o妹a

嘿!这女人竟然又凶她!

anna发誓她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位既不懂人心又冲动鲁莽的女王。她抓住了姐姐看似纤细却不显瘦弱的手臂,利用加速度所带来的冲劲儿将其给整个儿按压到了华丽冰块儿宫殿的漂亮台阶上。

“唔!”

elsa纤细的眉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整个儿皱成了一坨。她的后脑勺因为像小牛犊儿一样猛冲过来的妹妹地撞击给猛磕在了一个软硬适中的“东西”上,损伤没有但惊吓倒是不少。她抬眼正预备着愤怒地瞪着身上红棕色头发的小混蛋让她好好滚下去,却发现妹妹的表情并不算舒适。原来那个软硬适中正被自己给舒服地枕在脑袋下的“东西”竟是身上这小混蛋的手。脱口而出的无情指责与自认为充满好意的劝告全部变成了一句弱弱的道歉。elsa感觉自己自从打开了“那扇门”后一直被这小混蛋给牵着鼻子走,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她是自己唯一的妹妹。elsa犹豫地伸出了一条手臂就好像以往母后安抚她们一般抚上了anna的背开始上下滑动。

anna的双肩微耸,她正趴在姐姐的优雅漂亮的纤细脖颈边调节着自己的情绪。她曾以为自己是个坚强到能够承担一切alpha,调节自己的一切东西包括情绪。虽然她仅仅分化成alpha不到两年,仍然还是个青春期的孩子。但她可以在任性的姐姐继承皇位那天发生变故离开阿伦戴尔之后冷静自取地命令南部小岛的汉斯王子守住暂时无主的国家,她可以孤身一人操控着一匹马匹冲入茫茫的林山雪海只为了改变这一切,她甚至还可以与一位仅仅有些一面之缘的驯鹿少年一起躲避群狼的追捕,跳下百米的悬崖,甚至亡命奔跑在对她而言完全无方向感的雪山里。可一定要找到她的姐姐。

这到底是为了阿伦戴尔永远陷入隆冬的大现实原因还是别的一些什么。比如她作为一位已分化alpha,却好死不死的对她那位闻起来都非常美味的omaga姐姐动了不该有的情呢?

anna拒绝细想。但作为一位已经能够灵敏捕捉一切omaga味道的已分化alpha,anna随即意识到了问题的突变。她的鼻子正紧紧抵着姐姐的漂亮脖颈,那是离omaga腺体最近的地方。丝丝甜美omaga的味道无可避免地钻入了anna的鼻子,她本就因穿越雪山而有些被冻到发红的皮肤因为omaga诱人信息素的关系更深了一层。但她的姐姐对她却该死的没有任何防备之心,就好像elsa永远只把她当成一个无任何威胁的小朋友看待,尽管她早已发育。

华丽的冰雕城堡因为主门的推开钻入了外界的风暴,空气流动开始缓慢变大。本应死寂固定的信息素开始顺着漂亮宫殿盘旋,elsa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有种被alpha给锁定了的恐慌。轻柔拍弄着妹妹背部的手改成了轻微发力地推搡,纵情享受了魔力所带来的快感,欢腾泛滥了一晚上并在山脊梁处凭空升起了一座宫殿的elsa同时并没有再克制omaga信息素的散发。因为这里本不该有人,可她低估了妹妹想见她的心情。就算是一瞬间的失误也有可能将alpha的性欲彻底激起,就算这个alpha是她妹妹也一样会有危险,elsa推搡的力度开始逐渐变大。

“elsa,你在害怕我吗?”

她的姐姐在听到这么一句话后立刻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并扭开了脑袋拒绝与anna对视。anna有些好笑地欣赏着姐姐破碎掉的拒人千里之外的面具露出了属于她自己的表情。她一直都知道,她的姐姐其实是个可爱的omaga。作为在城堡里长大的公主,她当然学过有关ao性别相处之道与如何正确压制冲动之类的官方课程。她可不是那些毛头alpha,闻到一点点omaga的味儿就跟丢了魂儿似的,但身下的异样膨胀感让anna觉得有些高估了自己。elsa作为第一接触人当然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这一切。她的脸色大变,连带着冰雕堆积成的宫殿也跟着大幅度地震动了一下,台阶底下的驯鹿少年瞬间担忧地站了起来紧紧盯着出口。

“嘿!嘿!elsa!姐姐!你冷静!这是正常的现象!”

被elsa给狠狠咬了一口脖子并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开的anna有些难堪地捂住了裆部,妄图给自己留下最后一丝尊严。但随即横在她与姐姐面前出来的那个比自己身高还要高两倍有余巨型混合冰雪的大雪人给惊吓地骤然放下了手。

她的姐姐要对她动粗了!

一只小透明

Jack X Elsa (1)

“Jack!今天你如果不出门,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坐我的车去那个城堡!”

“North…你觉得你那些把戏还能拦住我么。”

Jack轻轻地用木棍碰了碰地,一大片地板的表面瞬间被冻结成冰,抱着一大堆萝卜的邦尼刚走进来就摔了个兔啃泥。

“看看你的杰作!Jack!你今天又发什么神经!”

邦尼大喊起来,一边又收拾着掉在地上的萝卜。

“我可以让你也成为我的杰作,邦尼,如果你想的话。”

邦尼的耳朵颤抖了片刻,是啊,Jack已经是联盟里最强的存在了。邦尼不再说话,默默地捡完萝卜离开,North在一旁看了全程,轻轻地叹了口气。

“Jack,你最近情绪又有些不稳定了,让你出去走走,也是想让你放...






“Jack!今天你如果不出门,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坐我的车去那个城堡!”

“North…你觉得你那些把戏还能拦住我么。”

Jack轻轻地用木棍碰了碰地,一大片地板的表面瞬间被冻结成冰,抱着一大堆萝卜的邦尼刚走进来就摔了个兔啃泥。

“看看你的杰作!Jack!你今天又发什么神经!”

邦尼大喊起来,一边又收拾着掉在地上的萝卜。

“我可以让你也成为我的杰作,邦尼,如果你想的话。”

邦尼的耳朵颤抖了片刻,是啊,Jack已经是联盟里最强的存在了。邦尼不再说话,默默地捡完萝卜离开,North在一旁看了全程,轻轻地叹了口气。

“Jack,你最近情绪又有些不稳定了,让你出去走走,也是想让你放松些。”

就这样,Jack漫无目的地在天上游走,像过去一样守护着孩子们,如果不是North强行让他出门,他是绝对不会离开总部一步的,毕竟…他也不想在外面看到这些景象,North让他出去只是为了让他死心罢了。

整个欧洲都在庆祝,自家的女王终于嫁出去了,本来这件事是皇家机密,但女王的妹妹逢人便说,闹的整个欧洲都沸腾了起来,毕竟冰雪女王出嫁,百年难一闻的奇遇,大家都祝贺着女王幸福。

除了Jack,他把自己的爱慕在一年前就传达了,但Elsa始终没有回复,Jack悬着的心在她订婚那一刻起就已经死了,他变得更冷,更强大,更…孤单。Jack宁愿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日没夜地修炼,也不想再看见Elsa,North早就看出来了,他改变不了Elsa要结婚的结局,只能想方设法让Jack接受它。

Jack四处巡视着,现在整个欧洲的人都可以看见他,所以Jack不得不飞得高一些,好让人们不觉得有人在监视他们。他漫无目的地转了一会,就无聊地坐在房顶上休息,蓝色的眼睛转了转,看见一个巨大的马车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Jack心里默默说道,起身准备离开“恭候女王殿下!”人群中爆发了一阵声音,震得Jack浑身一颤


Elsa…


Jack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Elsa,就发现自己根本回不了头了,第一次在她成年时见面的裙子还在啊…手好像白了一点,最近没有好好吃饭吗?她还是…

Jack低下了头,用手捂住眼睛


这么美…


“先生们!女士们!我们的女王下星期就结婚了!到时候大家一点要来捧场啊!”Anna站在Elsa前面,弯着腰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大一些,Anna身后的Elsa微微一笑,点头默许了Anna的话语,人群中再次爆发了一阵祝福声“祝女王幸福!”“先王啊!您看到了吗!”Elsa听到这些话,长舒一口气,转身准备回马车,在头摆动的一瞬间,她看到了直勾勾盯着自己的Jack,年轻的脸上还挂着一点泪霜。


上帝啊,他为什么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