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lsanna

55.3万浏览    3267参与
Elinono_Bana
//❄️ “You sacri...

//❄️

“You sacrificed yourself for me?”

“I love you.”


//❄️

“You sacrificed yourself for me?”

“I love you.”


Mego
看小說後的塗鴉。小小對話小小劇...

看小說後的塗鴉。
小小對話小小劇透

=================

"你不想花點時間和我在一起嗎?"

"…就這一次喔。"

Forest of Shadows入手, 這兩天下班都在看(還沒看完

上面的對話出自第一章,看到覺得很喜歡就忍不住塗鴉了下,能想像這對姐妹這段對話時的表情。

原來姐姐是這樣撩的,真是強勢又可愛的安娜。

看小說後的塗鴉。
小小對話小小劇透

=================

"你不想花點時間和我在一起嗎?"

"…就這一次喔。"

Forest of Shadows入手, 這兩天下班都在看(還沒看完

上面的對話出自第一章,看到覺得很喜歡就忍不住塗鴉了下,能想像這對姐妹這段對話時的表情。

原來姐姐是這樣撩的,真是強勢又可愛的安娜。

随随随
啊啊啊啊啊啊被线缠住了怎么都挣...

啊啊啊啊啊啊被线缠住了怎么都挣脱不了

吸血鬼的自尊,自尊没有了

啊啊啊啊啊啊被线缠住了怎么都挣脱不了

吸血鬼的自尊,自尊没有了

fantastic6754

【A Snowflake In Spring】第23章(Fanfiction翻译)

A/N:Hello,小伙伴们!【雪花】第23章跟大家见面啦,这次Elsa和Anna终于有所突破,她们两个接吻啦,是不是很兴奋啊?原作者描写地非常细致,十分慢热的文章。

P.S.这一章河蟹字为:碲。选择性无视掉这个词就好啦。

P.P.S.看在你们的学姐今天连夜爆肝,默默地献上第23章的翻译,还不赶快把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点起来!

————————————————————————

第23章


“是的,Meg,我平安到家了。我很健全,我没有放火,也没有人死亡。我度过了一个非常轻松愉快的周末。”


“我为什么不相信你呢?”


Anna翻了个白眼,用胳膊肘轻轻推着房门。“好吧,还是让...

A/N:Hello,小伙伴们!【雪花】第23章跟大家见面啦,这次Elsa和Anna终于有所突破,她们两个接吻啦,是不是很兴奋啊?原作者描写地非常细致,十分慢热的文章。

P.S.这一章河蟹字为:碲。选择性无视掉这个词就好啦。

P.P.S.看在你们的学姐今天连夜爆肝,默默地献上第23章的翻译,还不赶快把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点起来!

————————————————————————

第23章


“是的,Meg,我平安到家了。我很健全,我没有放火,也没有人死亡。我度过了一个非常轻松愉快的周末。”


“我为什么不相信你呢?”


Anna翻了个白眼,用胳膊肘轻轻推着房门。“好吧,还是让你说对了。我现在有一条‘假肢’。在一次可怕的华尔兹意外中失去了它。我真够衰的!”


“注意你粗碲鲁的语言,小姜饼。所以,你打算整个周末让我无所事事,还是你真的忘了回复我的短信?”


Anna皱了皱眉,语气越来越愤怒。“嘿!我已经回答你了!”


Anna几乎能感觉到Meg皱着眉头回应。她脑袋里很容易浮现出这个卷发的黑发女孩用手拍着额头,翻着白眼的景象。“小姜饼,我知道你可能有社交障碍,但你在舞会的前一晚轻描淡写一句‘我还活着!’的留言不算是‘回答’,甚至连向我点头都算不上。”


Anna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太大惊小怪了。你觉得Kristoff很担心吗?我真的没事!”


“你的‘假肢’可不是这样说的。”


Anna眯起眼睛,咧嘴一笑。她将行李袋扔到沙发上,然后把手放在臀碲部。“非常有趣。你想去Ralph家吗?你可以在那里审问我。”


她想知道Meg是否会接受邀请,还是继续担心她。而Meg却温柔地说道,“......10分钟后我会到那里。”

—————————————————————————————————————————

说实话,Meg花了30分钟才到,但Anna并不介意等待。她脸朝下扑通一声坐在沙发上,将行李箱当作临时枕头。她闻到了家的味道,在熟悉的温暖中依偎着笑了。Elsa家的床非常柔软,但没有什么比自己家里更好的,因为家里有你的味道。


「好吧,这是一个奇怪的说法。我甚至什么都闻不到...为什么别人的房子总是闻起来那么香,而自己的家却从来没有闻到过?」


Anna从沙发上站起来,抬起头,深深地闻了一下,试图捕捉屋里的气味。她吸了一会儿,皱了眉头。Anna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屁碲股倒在了行李箱上。很不巧她的下巴撞在行李箱的一个搭钩上时,她退缩了。“我放弃了。我想家里永远没有这么好闻的味道。”


Anna屁碲股下的手机开始震动,她跳了起来,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是Meg打来的电话。Anna笑了,用拇指一挥就接了电话,将手机贴在耳朵上。“Meg?你在这儿吗?好,我马上下来!”


那个红发女孩从沙发上滚下来,撞到地上,急忙穿上鞋子,Anna将一只运动鞋打好了双环结,另一只系了一半她觉得可以了,于是锁上门离开了。


当她下楼时,看到Meg又和门卫Jim吵了一架,她笑了。Jim似乎在数他手上的东西,这很可能为什么他的摩托车比Meg的好的原因,而Meg只是两臂交叉地盯着他看,不以为然。Anna又看了Jim一眼,惊讶得眉毛都竖了起来。虽然这个喜怒无常(但很有魅力,Anna毫不犹豫地承认)的年轻人通常蓬头垢面,看上去有点像流浪者,但他今天看起来几乎像个绅士。他的鼠尾被剪掉了,头发剪得整整齐齐,他平时戴的金箍也不见了。


她仰起头,好奇是什么原因让Jim改头换面。她笑着站在两个争吵的人中间,手搭在两人肩膀之间安慰道:“现在,小伙伴们,你们两个都很漂亮。”Meg哼了一声,把头一仰,但Jim有点害羞,他举起一只手抚摸着后颈。Anna笑着看看他。“Jim怎么了,你碲妈妈趁你睡觉时把你的马尾辫剪掉了?”


Jim眯起眼睛,看向别处。“那不是马尾辫!”他双臂交叉,肩膀下垂,像个脾气暴躁的孩子。“我的叔叔Silver的新矿让他赚大发了。他的手下星期五打来电话说他们发现了一个超级富矿脉,所以他举办了一个盛大的聚会。这可能花费我一半的钱。”Jim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么......你碲妈妈让你理个发,让你看起来很有型?”


Jim将目光转向Anna:“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是我妈妈让我剪的?我只是想理发!”


Anna一脸人畜无害地回答:“因为你只会听你碲妈妈碲的。”Meg突然大笑起来。Jim的脸涨得通红,他咕哝着要在逃离现场,检查一下炉子。Meg继续笑着,一只手抓碲住Anna的肩膀来寻求依靠。


“Oh my God,小姜饼,”Meg又咯咯地笑了,她小心翼翼地擦掉眼泪。“你的回答简直太棒了!”Meg咧嘴一笑,将Anna紧紧地抱住。“我很高兴你回来了,小姜饼。”


Anna笑了笑,回了Meg一个拥抱。享受与Meg拥抱在一起的温暖,然后转了一圈,说道:“看到了吗?我安然无恙地回来啦!”


Meg皱了皱眉,随即咯咯地笑了起来。她伸手捏了捏Anna的脸颊,当Anna尖叫抗议时,她笑了。“好吧,我明白了。我去给你拿些巧克力,我想你可能是许久都没能吃上巧克力。”Meg冲着正在皱着眉头的红发女孩微笑着。当然,考虑到Anna的脸呈现出滑稽的表情,Meg急忙转移话题,“快点吧,我把摩托车带来了。”


不一会儿,Anna不再皱眉,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当Meg终于放开这个可怜女孩的脸颊时,Anna兴奋地大叫了一声,在空中挥舞着拳头。她几乎冲向门口,Meg则以更轻松的步伐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翻着白眼。当黑发女孩走到外面的时候,Anna已经坐在摩托车上,将头盔带在头上,在座位上蹦蹦跳跳,兴奋不已。


“快点儿,Meg!”


“我有个主意。如果你只想要我的摩托车,为什么你自己不买一个呢?”


“哦,非常有趣。”


“我想也是。”Meg沾沾自喜道,她迈上一条腿在摩托车上,坐在Anna面前,戴上头盔,骑上摩托车。当Anna咯咯的笑声传到她的耳朵里时,Meg咧嘴笑了笑。


“我们两个人都知道我可能在开车撞到灯柱上时会摔坏我自己。”红发女孩的双臂搂在Meg,她的身体紧贴着Meg的背部,舒适、温暖的感觉让Anna顽皮地笑着,用一种更为柔和、深情的语气说道:“再说,我要是自己能开车,为什么还要你来当司机?”


Meg只是摇了摇头,她发动引擎,从路边开走,发出一声假装生气的叹息。


不到20分钟,她们就到了Ralph巧克力店,Anna准备开吃她点的超级巧克力圣代。Meg则习惯性点了一杯“漂浮沙士”,她坐在那儿,两腿交叉,在饮料里搅动着吸管。


“那么,小姜饼。我会给你5分钟的时间让你平静下来,就像我知道你会那样,然后我期待着你这个周末都干了什么,了解吗?”


Anna向她假敬礼,咧嘴一笑:“了解,船长!”


对此Meg一脸“厌恶”,5分钟就这样过去了。当勺子哗啦一声掉进空碗里时,Meg将餐巾纸递给Anna,避开了她的眼睛。Anna脸上涂满了巧克力,她喃喃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开始了艰巨的清洁面部工作。“我永远不会明白你把它如何放在肚子里的,小姜饼。你的胃口真的很可怕。”


Anna将餐巾纸从脸上拿下来,伸出舌头,然后满足地叹了口气,坐回椅子上。“它直奔我快乐的地方。就像燃料一样。”


Meg扬起眉头,身子前倾,胳膊肘搁在桌子上,脸上变得严肃起来。“那么,Anna。你吃饱喝足了,快告诉我你这个周末过得如何?”


Anna收回笑容,眉头皱了起来,“嗯...舞会很好,也很有趣!我没有绊倒自己或是其他什么,我熬过了一晚,也没有让自己太难堪。我是说,我绊倒过一次,但后来我...哦!我看到了我的表姐!我叔叔的农场离Elsa住的地方很近,这很奇怪,对吧?谁会想到...我是说...他们住得有点偏僻,那里主要由乡村和森林组成,所以谁知道我们住的地方实际上离着叔叔的农场有多近,这世界真小,哼?”Anna一脸紧张,声音越来越低,拼命地想保持她那张不动声色的脸,而Meg却对她一脸嫌弃。


“那么...Elsa呢?”


Anna试图咽下喉咙里的唾沫,右眼微微抽碲动。“Elsa?”


Meg保持沉默,目光锋利,她往前靠近,两臂交叉在桌面上。淡紫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Anna,嘴绷得紧紧的。Anna在Meg的注视下脸红了,最后不得不转身离开。她的目光落在油毡地板上,偶尔眨一下眼睛,从眼角瞥了一眼Meg。慢慢地,她的肩膀开始耸拉下来,Anna开始摆碲弄她的手。


当她这样做时,Meg的眼睛向下看了一眼。意识到这个年轻的女孩多么不舒服,Meg叹了口气,将一只手放在Anna的身上。Anna一跃而起,眼睛又一眨,坐在那里,双眼紧盯着Meg。


“听着,小姜饼,我只是想确定你没事。如果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那你就不用告诉我了。这是你的事。”Anna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但是...如果你们真的发生了什么事...那么我希望你能告诉我。”Anna茫然地望着她,Meg感觉到脸上的热度正在上升,于是她收回了手。交叉双臂,靠在椅背上。现在轮到她尴尬地转过头。“我的意思是,这难道不是朋友应该做的吗?”


Anna抬起头,她们沉默片刻,当Anna的目光落在Meg的膝上,心不在焉地搓碲着大拇指,咬着下唇,思绪飞驰。


“......你喝完了吗?”


Meg还没来得及回答,Anna就击打着她那杯“漂浮沙士”,就在Meg发表抗议的时候,Anna将它拉向自己,将吸管拿到嘴边,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而Meg只能从桌子那边怒目而视。


“......我会告诉你的。”Anna将杯子放回原处,眼睛盯着桌子,目光难以捉摸。“首先我得弄清楚一些事情。Elsa很好...我们都很好。只是......”Anna叹了口气,用手抚摸着她的刘海。“这个周末发生了很多事,你知道吗?没有发生不好的事!”


Anna的声音越来越小,Meg歪着头,想和Anna的目光对视。“没有发生不好的事......那就代表有什么事情......”


“我可没这么说......我在舞会上真的很开心。事实上,我整个周末都很开心。我只是...发现了很多。关于Elsa,关于她的家庭...甚至关于我。我想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处理所有的问题,然后再弄清楚我的感受。就像...我想我知道自己的感受,而且我知道我该怎么想,但我不确定我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像,如果有人告诉你,他们考试不及格,后来你发现自己得了高分,一部分的你为他们感到难过,而另一部分的你想到处唱歌跳舞,而你又不确定该怎么做.......所以你只能笨拙地站在那里,直到你搞清楚为止。”


Meg眨了眨眼,一脸困惑,试图理解Anna所说的话,红发女孩叹了口气,将手放到头部蜷缩着,把剩了一半的饮料推到桌子对面。“呃,请无视我的话。”


“嗯,我想我明白了。你只是不确定你的感受,是吗?”Anna点点头。“好吧……你和Elsa的关系还在持续吗?”


Anna抬起头来。“是的,我们很好。我星期三还要去探望她。”


Meg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她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来吧,小姜饼。我认为你需要一些时间去缓冲你的大脑,回到现实世界。我会让你单独呆一会儿,让你时间去弄清楚你那个疯狂的小脑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当你最终弄明白的时候,我们可以再来买更多的冰淇淋。也许到时候我就可以喝我自己的‘漂浮沙士’了。”


Anna羞怯地咧嘴一笑,站起来跟着Meg走出了冰淇淋店。


那天晚上Anna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她没有为一种永恒的感觉而感动,也没有打算在任何时候这样做。她的思绪飞驰了一整天,她确实心神不宁。她与Meg的互动交流一直都是含糊不清的,而Meg将她送到家里的那一刻,情况反而更糟了。在家里,她独自一人,在那里,她的思绪完全自碲由地徘徊,除了悲伤之外什么也没有。


Anna叹了口气。


「我的意思是...你能怪我吗?一切都搞砸了。我该怎么想?我该怎么想?」


「星期三见到Elsa时,我该怎么办?」


Anna的眼睛闭上了,当这一幕的场景又在她脑海中上演了。就在几个小时前,Helland太太还没有开车送她回家。

——————————————————————————————

(当天早些时候)


Elsa和Anna刚刚和Elsa的父母吃完午餐,一切都很好。他们没有问两个女孩前一晚神秘失踪的事,也没有问过她们那天早上做了什么。Anton一如既往的迷人,Catrine在整个用餐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平静的微笑。午餐结束后,Helland太太告诉Anna三碲点钟准备好,她开车送Anna回家。Anna笑着同意了,她感到轻松不少,因为她脑海中浮现出的所有尴尬的紧张以及指责的眼神全都是她自己的想象。


当Elsa和Anna回到楼上时,她的脑子里充满了对家以及对Hans的思念。她会回到现实世界中,她正忙于思索,没有注意到Elsa正在看她。


“我要打包我所有的东西,好吗?我完事后去你的房间。”Anna心不在焉地说,心思明显在别处。


Elsa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然后咬着嘴唇点了点头,走进自己的房间。Anna看着她离开,望着自己那天早上为Elsa编的辫子。这条辫子比Elsa平时编的辫子要整齐得多,不知什么原因Elsa没有碰过辫子。这很奇怪,之前Elsa总是在玩弄自己的头发。Anna记不起那天她有没有碰过一次头发,除了用手抚摸她的刘海之外。


当Elsa消失在门后时,Anna眨了眨眼睛,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她走到床前,拿起行李袋,扔到床垫上。她抓起今天早晨换衣服时不小心扔在床边的睡衣,将它塞了进去。她前几天的衣服已经被压扁了,Anna所要做的就是拿起她的任天堂游戏机、手机和牙刷。


“嗯,我可以在Elsa回房间的路上拿牙刷......”于是Anna伸手到床头柜,抓碲住她的任天堂游戏机,将它扔进包里。她穿过房间来到梳妆台,她的手机正在充电。Anna没有查看留言或未接电话,就从充电器上取下,将手机塞进了后口袋里。


Anna将除了牙刷以外的所有东西都打包好,就拉上了行李袋的拉链。她想她可以把牙刷塞进侧口袋,于是她走进浴碲室,来到水槽边,伸手去拿刷子,但有什么东西使她停了下来。


Anna转过身去看Elsa的卧室门。


「我们真的没事吧?她会没事吧?我的意思是,她明天回康复中心。再次穿上又厚又宽松的大毛衣,我每周一次去探望她...」


「那我呢?我得回学校了。我本可以在这个周末写一篇历史论文的,但...那个要到星期二才交,所以我明天晚上就可以搞定。既然我不再去看Hans了,我可以......」


一想到她哥哥,Anna就皱起了眉头。


Hans依旧是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她很长一段时间了,尽管她为了这个周末强迫自己忽略了这个问题。没有她,Hans过得怎么样?他们对他做了什么?如果他越来越糟呢?


「如果他和那孩子又打架了怎么办?如果他们真的伤害了对方呢?Oh my God...他现在可能躺在病床上,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不,那不可能...我是说...如果他受伤了他们会告诉我的,对吧?他们不能对我隐瞒。这不可能!」


Anna咬了咬嘴唇,伸手抚摸她的头发。Hans拳打另一个男孩的记忆浮现在她的眼前,当康复中心的工作人员剥夺了Hans的探视权时他脸上流露出的表情,Anna仍历历在目。当Anna闭上眼睛时,她听到Hans在呼喊着自己。


当疼痛侵蚀她的额头时,Anna轻轻地按摩她的太阳穴。“呃...为什么生活不能轻松一下?没有乏味,也不沉闷......但如果没有这些令人头痛的事,那生活一定会更加有趣。”


她再一次转过身去看Elsa的门。


奇怪的是......尽管她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Elsa是唯一一个没有让她头痛的人。当然,有时她们之间的关系很尴尬,特别是在星期五之后,坦率地说,Anna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过,尽管存在种种不确定性,但当她与Elsa在一起时,这些都不重要。她们之间所有的互动,从外界看来虽然笨拙,但总是让Anna胸中充满温暖。


Anna抬起头,穿过浴碲室,停了一会儿,打开了Elsa卧室的门。她的眼睛投向门缝儿,偷偷看Elsa在做什么。


金发女孩背对着Anna,她穿着露肩的紫罗兰色上衣,Anna能看到Elsa脖子的曲线。在房间光线的照射下,她苍白的皮肤几乎闪闪发光,Anna眯着眼睛看Elsa是否有雀斑点缀在皮肤上。当Anna意识到她必须离得更近时,她有点失望......但后来她还是没忍住。


Anna慢慢地穿过房间,当她走近时,她意识到Elsa正弯着腰在画一幅画,Elsa的手在绘本上来回飞舞。Anna抬起头,好奇Elsa在画什么。


Anna在试图爬上床之前犹豫了一下,她担心会吓到Elsa,但当她将膝盖放在床上,Elsa没有反应时,她慢慢向前移动,为了不打扰Elsa绘画,Anna爬到金发女孩的身后,从肩膀上偷看。


当她看到Elsa在画的东西时,“哇!”她随即发出一声感叹。


Elsa画了一只狐狸,这是Anna最喜欢的动物,它黑色的耳朵向前倾斜,似乎警觉着什么。它的头微微歪向一边,蛇状的眼睛炯炯有神。不知怎的,Elsa设法创造了一只散发着平静气息的生物,无论是将狐狸的皮毛涂暗,还是将狐狸的目光画得充满笑意,Anna忍俊不禁。


「它很可爱...但Elsa为什么画狐狸呢?」


Anna将目光转向Elsa,Elsa正全神贯注地画画,没有注意到Anna在她身边。而Anna利用这个机会近距离欣赏Elsa。


她沿着Elsa娇小的鼻子的曲线,数着Elsa脸颊上每一处布满的苍白雀斑。她感叹Elsa那长长的睫毛,当Elsa眨眼的时候,她的睫毛几乎都在飘动着。Anna目光移动,她想知道Elsa的头发究竟是有多神奇,为什么Elsa的刘海总是那么柔碲滑。答案显而易见,是发胶,但Anna那天早上为Elsa梳理头发时,她知道Elsa并没有用任何一种发胶来定型。Anna默默地沉思了一会儿,在大脑里来回思考着,然后她打住自己的想法,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Elsa的脸上。


「我真的忘记了她是多么的美丽...而且她也很可爱。」


Anna开始傻笑起来,继续凝视着Elsa,她的心跳不知何时开始加速。


当Elsa的舌头伸出来弄碲湿嘴唇时,Anna这才发现自己毫不掩饰地盯着她。Elsa的嘴唇看起来很柔软。Anna回忆起昨晚的情景时,眼睑颤动起来,当时Elsa迷人的樱桃红唇与她的裙子交相呼应。此时的Elsa虽然没有化妆,但她的嘴唇就像花瓣一样粉红,Anna被深深地迷住了。


Anna没有意识到她正在倾斜,即使Elsa的手停了下来。


Elsa仍没有注意到Anna在她的身边,她仔细端详着面前的画,蓝色的鸢尾装饰着每一个细节。虽然印在Elsa的脑海里的图像很清晰,但这幅画还是缺少......某种东西。Elsa叹了口气,放下铅笔,伸手去擦额头。


当Elsa感到温暖的气息在耳边扑来,她打了一阵寒战,Elsa将头扭到一边,朦胧的绿松石色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十分近,充满了她的视野。Elsa僵住了,心跳停止,眼睛睁得大大的,她感到震惊与茫然。


Anna则没有退缩。她的眼睛一直盯着Elsa的嘴唇,瞳孔不断扩大。Elsa将头扭到一边,就这样,两个女孩靠得如此近以至于在极短触碰的那一刹那她们的脸上都有些微羞红。


Anna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向前靠近,克制住了当她们的嘴唇相遇时颤抖的冲动。Elsa的嘴唇看上去柔软,温暖、柔韧。然而只持续了一会儿,但那一刻Anna脑子里一片空白,当时只有一个念头,Elsa的唇真的温暖且柔软的。


但当Anna大脑回到现实中来,她这才听到面前急促的呼吸声,她感觉到Elsa的身体轻微地颤动。不一会儿,她在心里怒吼起来:「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离她远点!」Anna的眼睛睁开了。她猛地一把拉开,几乎要跌回床垫上。


「Oh my God, oh my God, oh my God...」


Anna离开时,Elsa闭着双眼,下巴松弛,嘴唇微张,Anna吃惊地望着,而后Elsa的眼睛慢慢睁开,低头凝视着床,并没有看Anna。Anna的心在胸口怦怦直跳,当Elsa的目光注视着她的时候,Anna紧紧地抓着下面的床单。


看到Elsa的眼睛里有一种神情......就像孩子似的好奇的真诚表情,Anna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些东西,就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她头上飞过,她甚至都不知道。两人默默地注视着彼此,正当Anna以为自己能稳住呼吸时,Elsa举起一只手捂住嘴,指尖轻轻地压在她粉红色的下唇上,眼睛半闭着。金发女孩的脸上露出一个梦幻般的微笑,绯红的红晕在她的脸颊上冉冉升起。Anna大口吞咽了一下,眼里只有此时惊呆的Elsa,这时Anna才意识到自己的嘴唇像疯了一样被刺痛。


Anna很享受。她非常喜欢这一点。


「这不可以,Anna!绝对不可以!你完全不明白状况,你不应该那样做!谁在乎她是否喜欢,她——等等,什么?不,不,你不会利用Elsa的感觉来证明你的非分之想!这就是你敲门的原因,Anna!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更不会猝不及防地亲吻Elsa!这不可以!」


“Elsa,抱歉,我......我......”Anna的声音颤抖,甚至还有些吱吱作响。红晕浮上了她的脸颊,她再一次咽了下去所说的话。


「抱歉?!你觉得‘抱歉’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吗?你个白碲痴,Anna!」


当Elsa的眼睛再次聚焦时,Anna整个身体都在抽碲搐,这时Elsa开始移动,眼睛里本来的朦胧消失了。Anna拖着脚步向前走,金发女孩对她微笑。Elsa看到红发女孩脸上的恐慌,看到她本能地紧张起来。Elsa睁大了眼睛,一只手放在Anna的头顶上,手指在红发女孩的脸上摩挲,另一只手拖住Anna的下巴,使其固定住。


Elsa目光看起来很紧张......但很平静。她的眼神很认真,明明之前还迷茫着,但此时很严肃,又很温柔。一旦她确定Anna不会离开,她的目光就一动不动,注视着Anna,保持眼神交流,即使Anna开始大声道歉。


“我真的,真的应该告诉你,我在这里,但我只是想看看你在画什么,然后我看着你,然后你就在那里,我,我......很抱歉我没有——”


Elsa眯起眼睛,眼神里充满了痛苦,因为她的信心动摇了。Anna看到了这一变化,她的脸沉了下来,当Anna摩挲Elsa的脸时,Elsa身体里的紧张感才减轻了。


「......我不能说我是无心的。我不能。这不公平......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不对!我——我觉得我在利用她,我是说我知道她对我怀有感情...但我呢?Elsa太可爱了,她对我来说简直太重要了。如果我伤害了她呢?Elsa,如果我伤害了你呢?你不应该受到伤害,Elsa,你应该获得快乐,Elsa,我......」


“我——我不想伤害你。”


两个女孩都瞪大了眼睛,Anna用手捂住嘴。而Elsa松开托在Anna下巴上的手后,她张大嘴、一脸惊愕地看着Anna。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Elsa和Anna都跳了起来。Anna离开了,而Elsa则待在原地,迅速将素描本合上。


“姑娘们?” Catrine面带微笑走进了房间。“Anna,你介意我们早点走吗?我接到一个电话,3:30我要去镇上找个人。如果我们现在离开,我会让你在3:15前回家。”


“呃......”Anna快速瞥了Elsa一眼,她仍然睁大眼睛盯着自己,然后点了点头。毕竟Helland太太是主人。


「对,你这个骗子。你想离开这还有一个原因,你在逃避,胆小鬼。」


她无视自己的内心,站了起来。“嗯,我这就去拿我的包。”


Catrine点点头。“好吧,我让你们两个单独道别。我在门厅等你,Christian小姐。”当Anna点了点头,

Catrine笑了笑,轻轻地关上门,离开了房间。


两人都沉默了。


Anna一只手滑过Elsa的头发,抚摸着她的头,她感觉到Elsa的双眼发出灼热的光芒,直抵自己的后背。“嗯......我去拿包。”Anna几乎冲向浴碲室,抓起牙刷,跑向她的行李袋。她将刷子塞进侧口袋,拉上拉链,深吸一口气,将行李袋扔到肩上。Anna平复了一会儿,想抑制住自己的心跳。


当Anna感觉到有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时,她几乎尖叫起来,但当Anna转过身来,看到Elsa正朝她微笑。金发女孩十分镇静,她清亮的双眸直视着Anna害羞的双眼。


“Elsa,我......”


突然,Elsa的手捂住了Anna的下巴,将她往前拉。Anna看到Elsa闭上了双眼,她们的唇再次相遇,这一次Anna呼吸剧烈,当Elsa温热的唇贴在她的唇上时,Anna的大脑短路了,Elsa温热的唇,霸道却又不失温柔。她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施加着这份甜蜜。


Anna在那一瞬间闭上了双眼,全身放松,脑子里一片空白。


是Elsa率先离开了Anna的唇,当她看到Anna的双眼还闭着时,Elsa忍住了笑的冲动。当两人的唇正在慢慢地分离,从彼此的唇上离开。红发女孩还没有回过神来,当她抬起头来,看到Elsa正朝自己微笑,Anna立刻转过头去,目光落到地板上,满脸通红,全身燥热不堪。


Anna不假思索地离开了,一边走向门口,一边嘴里嘟囔着“这个周末感谢款待”。但当Anna打开门时,她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嘴唇,迅速地瞥了Elsa一眼,当她看到Elsa仍在凝视着自己,眼神里只有纯洁、诚挚的爱,同时还有某种别的东西在她的目光中闪烁。看到这样的Elsa,Anna只能轻轻地朝Elsa挥了挥手,然后跑下楼。

——————————————————————————————

(回到Anna的房间)


至少对于Anna来讲,整个回程让她很不舒服。Catrine试图与她交谈,但在大部分时间里,她的精神仍然恍惚。直到她们离她的公寓大约10分钟后,Anna才开始恢复正常。


「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一切都恢复了,就像往常一样。」


Anna闭上眼睛,蜷缩成一个球,转过身来,将头埋在枕头下面。Elsa整天看着她的目光,眼中饱含的希望和纯洁之情让Anna承受不住,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标准。如果Elsa因她而受伤怎么办?如果在经历了这些之后,Anna把事情搞砸了呢?但她不能放弃,她不能停止对Elsa的探望。如果她放弃,这将摧毁Elsa的希望以及她们之间的感情。


Anna告诉Meg,她不确定自己的感受,但事实并非如此。Anna知道自己的感受。


她很害怕。


「......我陷得太深了。」


【第23章  完】

爽粒芒果

P1P2,FUNKO的盲盒,我特别喜欢,因为很可爱。其实我已经有一对了,这次碰到带盒的又买了。


P3P4,卡包,到手发现真的非常好看,很仙,入手绝不后悔。


P5P6,之前看到了F2的新小车,就干脆把1的车也买了。静态模型,没有声光回力,特别滑,刚摆上去安娜小车就光荣完成了首摔。


P7,日本买前售券送明信片,这几张的设计我太喜欢了。

P1P2,FUNKO的盲盒,我特别喜欢,因为很可爱。其实我已经有一对了,这次碰到带盒的又买了。


P3P4,卡包,到手发现真的非常好看,很仙,入手绝不后悔。


P5P6,之前看到了F2的新小车,就干脆把1的车也买了。静态模型,没有声光回力,特别滑,刚摆上去安娜小车就光荣完成了首摔。


P7,日本买前售券送明信片,这几张的设计我太喜欢了。

阿離Anion

(現代AU)底片下的星空·幕间《临时工作》

       乐佩闷闷不乐的看着车窗外,艾莎靠在椅背上紧皱着眉头,坐在副驾驶座的奥萝拉可以感觉到背后传来的寒意,而正在驾驶的玛琳菲森则无视掉两位员工的怨气。


       「两位,事情已经决定了,不必臭着一张脸。」


       她平淡的说着,慵懒的撇了一眼后照镜。


       「玛琳菲森,我没记错的话……」乐佩望着车窗外的风景叹气,「对...

       乐佩闷闷不乐的看着车窗外,艾莎靠在椅背上紧皱着眉头,坐在副驾驶座的奥萝拉可以感觉到背后传来的寒意,而正在驾驶的玛琳菲森则无视掉两位员工的怨气。


       「两位,事情已经决定了,不必臭着一张脸。」


       她平淡的说着,慵懒的撇了一眼后照镜。


       「玛琳菲森,我没记错的话……」乐佩望着车窗外的风景叹气,「对方的原话是要请妳帮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出借摄影师和化妆师,也算帮忙。」


       「……我们今天放假。」


       艾莎难得的开口接话让玛琳菲森有些惊讶--一般而言抱怨的角色应该是乐佩负责才对。


       「说的好像我不会补给妳们一样,」她耸肩,「加班费也不会少给,除非妳们现在跳车,否则认命吧。」


       「艾莎,妳跳我就跳。」


       「……」


       她没继续回话,只是看着窗外……今天是星期天,本来昨晚满心期待的想着能去咖啡厅,谁知道编辑照片到一半就接到电话说有临时工作……


       所谓的临时工作便是帮老板还个人情,负责帮忙对方公司的新人……原本应该是她和新人一同拍摄,但玛琳菲森以怕抢风头为藉口--实则是因为懒,--拒绝了。


       不过她答应提供专业人士进行协助,便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艾莎喝了一口随便从别的地方买的黑咖啡,叹气。


       ……


       到达拍摄地点之后,乐佩发现奥萝拉并没有下车。


       「她不是来帮忙的吗?」


       「没这回事,」玛琳菲森在车内说着,「我们等下要去商场。」

       

       副驾的奥萝拉感觉到车外来自艾莎和乐佩的凝视,缩了缩身子。


       「怎么,身为监护人载她去买东西有问题吗?」


       「妳根本就是为了约会把我们给卖了吧?」


       「……」


       玛琳菲森把车窗摇上后便踩下油门直接离开。


       「……我就跟妳说她们不单纯。」


       「别说了……快点把工作结束吧。」


       艾莎看了看手表……如果早点过去也许能赶在咖啡厅中午休息时间之前回去。


       当两人踏进摄影棚,乐佩才刚准备想去帮模特儿上妆时却收到对方还没有到场的消息,她不着急,毕竟提早到是玛琳菲森对她们的基本要求,离实际开始准备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原先的化妆师和摄影师等在一旁,他们分别跟在乐佩和艾莎的身边,虽然名声不响,但能跟在玛琳菲森旁边技巧自然和他们这些刚入门的不能比,因此他们都乖乖站在旁边学习。


       二十分钟后还没见到人,等在休息室的乐佩皱起眉头……


       然后,又过了半个小时。


       「人呢?」


       「非常抱歉!刚才经纪人打来说正在路上了……」


       乐佩无奈的叹气,转头看向正在调整摄影机的艾莎,对方虽然没有表情,但偶尔蹙起的眉头和时不时的叹息都说明她现在非常不满。


       于是在原订的准备时间过后四十分钟,今天的主角才姗姗来迟。


       「终于来了……」乐佩迎了上去,「妳是今天的模特儿吧,赶紧到休息室准--」


       年轻的女孩没有理会,直接从乐佩身边走了过去,她错愕的站在原地,随后意识到自己被无视后脸色沉了沉,转头进了休息室。


       「热死了……化妆师呢?」


       「我在这里。」


       「啊?妳就是化妆师?」她用手扇着风,「原本的帅哥呢?」


       「在那里,不过今天是我负责帮妳化妆,他会在旁边看。」


       「哼嗯……妳真的可以吗?」


       乐佩抽了抽嘴角,就连玛琳菲森都不会质疑她了,这不知道哪里来的死小鬼还真敢讲……


       「还不快点?」


       ……


       化完妆的乐佩走出化妆师,对上艾莎关怀的眼神--自己现在的表情绝对非常差,但对方时不时这里挑、那里嫌,看到人不高兴了还不闭嘴的态度实在让乐佩忍耐不下去。


       原本以为开始拍摄之后就能消停,事实证明……她想的太美。


       「到底要拍多少次!」


       尖利的嗓音想起,乐佩忍不住捂住耳朵,只看见那个模特儿走向艾莎,用手指着对方。


       「刚才的动作和表情没有到位,麻烦妳站回去,重拍一次。」


       「我之前拍摄都没有问题啊!」她对着经纪人喊,「你们从哪里找的业余摄影师?连拍个照都拍不好!」


       「……请不要把妳的问题怪罪到别人身上。」


       「妳说什么?妳说这是我的问题?」


       乐佩靠在墙上拿出手机,拨号给玛琳菲森。


       「怎么了。」


       「语气别那么差嘛……」乐佩耸了耸肩,「我也不想打扰妳拿我们的休假换的约会时间啊。」


       玛琳菲森无视掉乐佩后面的话,听对方的语气,她多少能推断出是现场出了什么问题。


       「好啦,说正事!这次工作的对象妳得罪得起吗?」


       「又惹事了?」


       「还没,但快了!」


       玛琳菲森已经习惯了,她之所以让这两个担任自己的私人员工,一是因为看上她们的技术,二是因为没什么人敢用。


        乐佩从大学开始就常常和别人起争执,最凶的一次是抄着宿舍的平底锅就要往人脑门子上打,之后工作也有几次起口头或肢体冲突的前科……虽然这几年已经收敛很多了,但之前留下的纪录实在太过辉煌……


        至于艾莎……除了乐佩惹事时会在旁边看戏甚至帮腔几句之外,通常没什么问题,不过也不乏好几次拒绝开始拍摄甚至是调头直接走人的情况发生,这会影响到工作的进程,没人想藏这颗未爆弹。


       不过她们只会在对方先挑起战火时发作,玛琳菲森也不会介意她们两个进行合理的反击,毕竟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今天怎么是妳打电话过来?」


       「因为等下要爆炸的不是我,需要实况转播吗?如果奥萝拉不介意的话。」


       「她去逛街了,直接说吧。」


       「那个模特儿说艾莎是业余摄影师,现在正指着她的鼻子骂。」


       「……」


       「她说“因为摄影师技术不好害她得在一个动作上浪费太多时间”还有“这种水平还好意思过来”。」


       「妳确定要让她继续说下去?」


       平常玛琳菲森不会太担心,但今天……艾莎的心情明显不是很好,会做出什么事情也说不定。


       「再看看嘛,我可是很少见到有人敢这么对我们的Camera说话,」一串惟恐天下不乱的笑声,「我靠过去一点,让妳听听。」


       「不了,妳们自己处理吧,有事算我的。」


        ……


       艾莎的反应非常的平淡,她拿起放在脚边的水瓶,无视前方正破口大骂的人慢慢的喝了起来,动作优雅,彷佛眼前对着她叫嚣的人是空气。


        所有人都觉得这位年轻小姐是不想和对方计较,但乐佩看得出来艾莎的耐心差不多快被耗光了。


       「妳别这样,卡麦拉小姐这次是来帮忙的……」


       一旁本来跟着学习的摄影师想拉住模特儿,但却被对方甩开。


       「喂!妳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回话啊!妳哑巴啊?」


       「……」


       她斜了乐佩一眼,发现对方比了个OK的手势后吐出一口气。


       「快回去吧,我们还要拍摄呢……」


       「我不管!你们先把她赶走!」


       「请妳放尊重一些。」


        艾莎终于回话了,她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不动声色的慢慢远离摄影机,而对方也两步跟上,用手指戳着艾莎的肩膀。


        「尊重?那个老女人有尊重我吗?随便派两个无名小卒过来就了事!」


       「妳怎么可以这样说厄尔小姐……!」一旁的助理慌张的说着,「抱歉,卡麦拉小姐,她只是情绪有点激动,并没有恶意……!」


        「的确,她是需要冷静一下。」


        她平静的说着,手上的动作却让除了乐佩以外的人全部愣住--她扭开宝特瓶的盖子,动作非常流畅的将水浇在眼前的模特儿头上。


        旁人的惊呼声、模特的尖叫声和乐佩看戏的笑声一同响起。


       「我不回话是因为我的教养不允许我像妳一样乱吠,」她重新将瓶盖扭上,「请妳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妳、妳……!」


       「乐佩,妆毁了。」


       「没事没事~」她走到艾莎旁边看着对方的狼狈模样,「看起来还有点毕加索的风格,不如就这样拍吧?说不定效果更好哦!」


       「妳们两个……!」


       「不用那样看我,我的工作是拍照,至于把妳这颗煤炭变成钻石……那是上帝的工作。」


       「拜托……艾莎,要给她一点希望!她只剩脸勉强能算优点了~」


       「那还真勉强,」她看向一旁的助理,「离结束时间刚好四十分钟,正巧补足这位小姐浪费掉的时间,请恕我们两个早退,如果想要继续拍摄就让原本的人员处理吧--虽然我会建议你们不要白费力气,有任何问题或是需要赔偿的话就和我们老板联络,再会。」


       「Bye~」


       她们两个无视其他人不敢置信的目光,收拾完东西就离开了摄影棚。


       「吵完就跑,真刺激!」


       「嗯,玛琳菲森有要来载我们吗?」


       「她派司机过来了,差不多等个……十分钟吧。」


       「那应该来得及……」


       「我猜猜……今天某人心情不好的原因是不能去咖啡厅看她的小服务生吗?」


       「我没有心情不好。」


       「还记得妳刚刚才把一整瓶水倒在人家身上吗?卡麦拉小姐。」


       「这是两回事。」


       这种话乐佩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她非常了解艾莎的个性……她一直都十分平淡,很少会出现浇人一身水这种情绪化的举动,乐佩能想到的合理解释就是她真的无法容忍对方一直浪费时间。


       其实她到现在都没办法理解为什么自己会和艾莎成为朋友,毕竟她自己爱闹腾的个性和对方差远了,不过在大学看见对方的第一眼,那种会把人逼退的寒气竟然会让她感觉到……熟悉。


       她只会对在乎的人显露真实的一面--所以那个小服务生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她每个星期天都抽出时间去看一眼,又让她把几乎不告诉人的手机号码交出去,甚至还影响她的心情……


       「妳说的那个小服务生啊……」


       「嗯,怎么了吗?」


       她应该从来没见过那个人,但为什么听艾莎提起对方的事情时,甚至只是看到对方因为这件事而变得柔和的神情……都会感到莫名的熟悉,甚至是亲切。


       「感觉是个不错的人。」


       虽然莫名其妙,但……似乎不是坏事呐。


随随随

这几天到的两本冰雪小说。
左边是满是糖的前传小说,时间线是冰2一个礼拜前。
右边是“假如安娜和艾莎从不知道彼此”的故事。
前传小说还没有看,就不说了。
今天就来大致说一下右边那本what if 故事的情节,满足大家的好奇心吧。
不想被剧透想自己买书看的请右上角!因为看的比较快
有些细节可能有出入。

--------------------------------
这本书是通过不同人的视角分章节(大部分为e和a的视角)写的,所以时间线是交叉着同时进行的。
里面有些情节和原著一模一样,但是角色变换了(个人觉得很有趣)

两人依旧是姐妹设定,加了一些小时候玩耍的情节(安娜想给爸爸做烤饼干),之后安娜在玩耍时被艾莎击中头部...

这几天到的两本冰雪小说。
左边是满是糖的前传小说,时间线是冰2一个礼拜前。
右边是“假如安娜和艾莎从不知道彼此”的故事。
前传小说还没有看,就不说了。
今天就来大致说一下右边那本what if 故事的情节,满足大家的好奇心吧。
不想被剧透想自己买书看的请右上角!因为看的比较快
有些细节可能有出入。

--------------------------------
这本书是通过不同人的视角分章节(大部分为e和a的视角)写的,所以时间线是交叉着同时进行的。
里面有些情节和原著一模一样,但是角色变换了(个人觉得很有趣)

两人依旧是姐妹设定,加了一些小时候玩耍的情节(安娜想给爸爸做烤饼干),之后安娜在玩耍时被艾莎击中头部,送到地精那里为止也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看到帕比爷爷要清除安娜有关艾莎魔法的记忆时,艾莎情绪失控地想去阻止帕比爷爷,地精的魔法和艾莎的魔法相碰撞,产生了诅咒(汗),导致了艾莎和安娜都忘记了彼此的存在和魔法,另外安娜还不能够接近艾莎,否则会变成冰(这诅咒和打中心脏的后果一样不过只有距离限制没有时间限制)。至于解除诅咒的方法,帕比也说的挺暧昧的,只有在一个合适的时间,两人都觉得非常需要彼此的时候,诅咒才会解除。于是爸爸和妈妈便决定将2个姐妹分开抚养,安娜被送到远离阿伦戴尔的一个村子里,艾莎因为会魔法的关系,留在城堡。这个诅咒还使全阿伦戴尔的人都忘记了安娜......
之后艾莎便在爸爸妈妈身边,学习各种皇室礼仪和知识长大,安娜则在一家烘培店里被一对夫妇(妈妈的好朋友)收养,自认为是一个孤儿,每个月会有一个阿姨(妈妈!)来看望她。
以上就是两人大致的处境了。
艾莎和安娜两人都会做梦,梦见一个看不见脸的女孩,但是不知道对方是谁。安娜一心想去阿伦戴尔,艾莎则莫名觉得孤独。

艾莎18岁那年,父母遭遇了海难。她把自己锁在房间,因为情绪失控,第一次发现了自己会冰魔法(是的,艾莎,只能靠你自己去控制了)。在学习控制魔法的时候,她造出了雪宝- -。。。而雪宝经常无意中说出安娜这个名字,比如“安娜也会喜欢这样的”,但是雪宝也不知道安娜是谁。
安娜在村子里得知了国王王后出事的消息,莫名很想去安慰那个只剩一个人的公主艾莎,她的养父母本来想告诉她真相,但是觉得她年龄还小,还是忍住了。
一晃3年过去了,艾莎要加冕了。在这段时间,南方小岛的汉斯一直在试图勾搭艾莎,每隔一个礼拜就送艾莎花啊巧克力啥的(不得不说这本书he戏份挺多还挺甜w)艾莎也觉得有人能谈谈心挺好(魔法还是保密的),在加冕前晚还被汉斯约出去散步,两人甚至做了原著里安娜和汉斯做的事(偷跑不被卫兵发现,互相接话啥的,艾莎还会脸红),中间有一段我看了头都笑掉,艾莎说自己很傻,汉斯马上接话“我就喜欢傻傻的”,艾莎就说我老觉得我有个妹妹www之后两人又一通谈心,汉斯准备求婚时,被其他人打扰失败了。
艾莎在回房后,在她的旧盒子里找到了一张家人的画,瞬间恢复了记忆。但是记忆在她试图阻止地精后便结束了,艾莎认为是自己杀了安娜。

之后便是加冕当天,艾莎刚出门就被一群人围住,各种暗示要求要她和汉斯订婚,阿伦戴尔不仅需要女王,还需要一个储备国王。这下把艾莎整懵了(挺佩服艾莎在情感上还是很慎重的,换做原著安娜早答应了),她对汉斯不是没有好感,但一切来的太快,她不能接受,退回了自己的房间。刚好雪宝在艾莎的旧盒子里又找到了一封妈妈留给艾莎的信,里面讲了他们将姐妹俩分开的事。但还没等艾莎看到能去哪里找安娜,外面的人便推门进来问艾莎结果。因为压力和知道自己的妹妹没有死,艾莎想推迟加冕和订婚,请众人离开。汉斯抓脱了艾莎的手套
(这里情节和原著一样,不过安娜变成了汉斯- -)之后艾莎便在众人的诧异中往北山跑去,在她心中,找到妹妹比一切都要重要。


  上了北山后,艾莎造了一座冰宫,想在冰宫上观察地精在哪里ww,第二天她找到了地精,却得知了诅咒的真相,她无法靠近安娜除非诅咒解除。正在她各种担心如果安娜恢复了记忆或者不恢复记忆怎么办时。汉斯来到了冰宫(于是这里安娜又变成了汉斯- -),也说了一些“你变了”之类的台词,请求艾莎回去。但是艾莎不愿意,情急之下汉斯说漏了嘴,让艾莎明白他只是想和自己结婚统治国家(很聪明w)
汉斯撕破了脸,告诉艾莎他看到了妈妈留的信,只要能解除魔法拯救阿伦戴尔,再顺便攻略安娜,他也一样能达到目的,便让守卫进来抓艾莎,之后就和原著一样了,艾莎因为摔倒而昏过去了。

安娜这边,因为接连3天的暴风雪,和得知这是艾莎公主的魔法造成的,就忍不住了,想去找到这个公主解决问题(无法解释的想要接近的渴望)
她叫上了豆腐(其中原著里倒在汉斯身上的戏份也魔改成了倒在豆腐身上)。在半路遇到了雪宝和汉斯。汉斯谎称自己也不清楚艾莎在哪里,请安娜和他回阿伦戴尔看看情况。豆腐因为反对安娜和刚认识的人走加上自己的雪橇也没了天气也差,所以离队了(???)

安娜和汉斯回到城堡后,越来越多的模糊记忆闪现在她的脑海里,她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找到艾莎”这个念头也越来越强。汉斯在此时给安娜看了那封信,告诉她艾莎非常危险,造成的诅咒不仅会毁了阿伦戴尔还会杀了安娜,又开始勾搭安娜(OTL)。安娜虽然没有恢复记忆,但是知道了自己是艾莎的妹妹,气愤地想要阻止汉斯。这时在外面偷听的众人知道了汉斯的阴谋,想进来抓汉斯,汉斯逃跑了- -

安娜则往地牢跑去,找到了姐姐,姐妹俩终于见面了,大家以为诅咒会解除时,汉斯破罐子破摔走了进来,把安娜推向了艾莎,导致安娜诅咒发作开始冰封了起来。艾莎因为害怕伤害她跑了出去。
此后就和原著一样,汉斯在冰雪中告诉艾莎她害死了安娜,艾莎无力地跪倒在地上,这里的心理描写是let them come for me,without anna,i have nothing left to fight for。
安娜在艰难地找艾莎中看到了汉斯想杀死她,一瞬间她的记忆全恢复了。。。在冰雕化的最后一刻替艾莎挡住了剑。

后面剧情就基本和原著一样了。。。最后也是以大家在城堡滑冰结束。

-======================
故事大概就是这样了,其实姐妹俩的互动挺少的,只在结尾才真正见上面,之前一直是两人心有灵犀莫名的思念啥的。艾莎先恢复的记忆,所以比较痛苦吧,不过还好没发生“你在我身边却不记得我了”这种虐段子=。=算是改了设定的原著吧。开头和结尾一样,中间不同了点。

也可以说是艾莎找妹妹,安娜找公主?的故事2333






MG

我枯了😿😿😿

怎么能有这么好看的人???

这是什么神仙发型啊😫😫😫

还不来表白😍😍😍😍

我枯了😿😿😿

怎么能有这么好看的人???

这是什么神仙发型啊😫😫😫

还不来表白😍😍😍😍

旦镇蓉芙

一些杂七杂八的周边( 6)


公主团月饼音乐盒,盒子真的好看,月饼略略略。


泡泡玛特公主团盲盒公仔12只全套,可爱fong了,实物和卖家秀照片一样可爱!团粉值得拥有!


八月的生日限定唐纳德,雨过天晴鸭


Tiana盲盒POP


优衣库冰雪奇缘2合作款,EA T恤


惊队的陶瓷


瞎搞搞的蝙蝠标志拼豆


一些杂七杂八的周边( 6)



公主团月饼音乐盒,盒子真的好看,月饼略略略。



泡泡玛特公主团盲盒公仔12只全套,可爱fong了,实物和卖家秀照片一样可爱!团粉值得拥有!



八月的生日限定唐纳德,雨过天晴鸭



Tiana盲盒POP


优衣库冰雪奇缘2合作款,EA T恤


惊队的陶瓷


瞎搞搞的蝙蝠标志拼豆



旦镇蓉芙

深圳冰雪特别展,好看,但对成人粉不太友好。


展览很短,一下子就晃完了,而几个互动都是幼龄向:

公主装面向学龄前小女孩……


最高阶的DIY还是做大王子手工玩偶……没有嫌弃大王子的意思(明明就有!)


海洋球更别提了……


溜冰场倒是能玩的,奈何怕摔……


周边更更更低龄……也就印章集邮本能留个纪念了

深圳冰雪特别展,好看,但对成人粉不太友好。


展览很短,一下子就晃完了,而几个互动都是幼龄向:

公主装面向学龄前小女孩……


最高阶的DIY还是做大王子手工玩偶……没有嫌弃大王子的意思(明明就有!)


海洋球更别提了……


溜冰场倒是能玩的,奈何怕摔……


周边更更更低龄……也就印章集邮本能留个纪念了

Mego
[繪]我感覺安娜裡面就會穿粉紅...

[繪]我感覺安娜裡面就會穿粉紅色的:D

[繪]我感覺安娜裡面就會穿粉紅色的:D

冬夜深渊

※Art※ 画家:アネモネ

Twitter:anemoneko8 ​ ​​​

※Art※ 画家:アネモネ

Twitter:anemoneko8 ​ ​​​

阿離Anion

(現代AU)底片下的星空·四

        等待一直都是令人难耐的。


       「妳是在等谁的讯息吗?」


       「……不是。」


       艾莎回答完后收起了手机……她原以为自己能够非常成熟且冷静的等待一通不一定会来的联络,而事实上,从休息时间到拍摄结束,只要一有空档她便会忍不住盯着手机看。


    ...

        等待一直都是令人难耐的。


       「妳是在等谁的讯息吗?」


       「……不是。」


       艾莎回答完后收起了手机……她原以为自己能够非常成熟且冷静的等待一通不一定会来的联络,而事实上,从休息时间到拍摄结束,只要一有空档她便会忍不住盯着手机看。


       这对除了工作上的联络以外鲜少拿出手机的她来说是十分反常的,乐佩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搭住艾莎的肩膀对她露出一个微笑。


       「交男朋友了?」


       「什么?」她拍掉她的手,「怎么可能。」


       「拜托,妳那个反应就跟我刚开始和尤金交往时一样,」乐佩无视艾莎投过来的嫌弃眼神,「也挺像玛琳菲森在等奥萝拉电话的时候。」


       「……这两者没有关系吧。」


       「谁说没关系,我用我一个月的薪水跟妳赌,她们两个绝对不单纯!」


       「这话被厄尔小姐听到,妳就不会有薪水了。」


       「妳有必要一直拆台吗?何况我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她歪着头笑道,「艾莎,认识妳那么久以来,我从来没看过有人敢让妳等。」


       「有这回事?」


       「大学那时候还记得吧?我们帮几个女孩子做外拍,有个男的说要来载……结果时间一到妳没看见人就直接转头走了,让那些人错愕好久。」


       「那是因为他迟到了。」


       「一分钟而已,不至于吧?」


       「这不一样,乐佩,」她叹息,「我不想坐上陌生人的车--我自己就会开了,何必让别人载。」


       「这就是重点,艾莎,」乐佩拍了拍手,「妳不会浪费时间在妳不在乎的事情上,所以除非妳是想要买新相机,要不然就是有个小可爱深深吸引了我们的Miss.Camera,我说的没错吧?」


       「……哈,还真是精湛的推理。」


       「这是非常基本的,华生,」她戏谑的笑着,「快点招了吧,妳在等什么?」


       「我只是在等上次跟妳说过的那个服务生。」


       「哦,不是男朋友啊……」


       「对,所以是妳想太--」


       「女朋友?」


       艾莎还没说完的话被噎了回去,反应过来时她对友人露出了微笑,随后转身就走。


       「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啦~!」


       「唉……」


       正当她无奈的摇头时,口袋里传来手机的铃声。

*

*

       宿舍里,安娜坐在床上,手捏着之前艾莎给的名片,名片上没有过多的装饰,白色的卡片上是手写的名字和一串电话号码。


       大拇指停留在拨号键上方,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这个时间打电话过去怕是不太礼貌吧……


       「安娜!借我今天的笔记--」


       突然从背后扑上的奥萝拉让她受到惊吓,一不小心就按下了按键。


       「……!」


       她慌乱的想要挂断,却发现对面的人竟然马上就接了,安娜推开了奥萝拉之后赶紧离开房间,站在门外的走廊上。


       「是安娜吗?」


       「啊,是、是的,」她有些结巴,「很抱歉这么晚还打扰妳……」


       「没事,我刚结束拍摄而已。」


       「对了,呃……关于妳今天提到的工作,」她挠了挠脸颊,「抱歉,我觉得现在的就很适合我了。」

   

       「这样啊……」


       「嗯,不好意思……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


       「不再聊一下吗?」


       「咦?」


       「啊……这么说挺奇怪的,」她听见对方懊悔的叹了口气,「不过……我也想不到其他更好的方法。」


       「什、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想和妳交个朋友,可以吗?」


       安娜愣了愣,靠在门板上……左右看了看廊道确定没有人。


       「跟我?」


       「没错,难道……不行吗?」


       「没有不行!当然可以……!」


       她能够听见对方因为自己的答覆而发出的轻笑声,安娜忍不住用手掐自己来确认这不是梦……互相道完晚安后,听到手机挂断的声音她才清醒。


       ……


       听见开门的声音奥萝拉回头看向她的室友……不晓得是接谁的电话才有那么大的反应,正想问的时候安娜却直接扑到床上,脸埋在枕头里啪哒啪哒的踢着腿。


       下一次见面又是什么时候呢?

      


Another

[Elsanna] 點伍

官方同人(?)炸出了之前寫的玩意

據說是結束得太快了的補充

依然結束得很快

*

通知出現紅1的時候就知道會被屏了
果不其然
於是發惹第二次,瓦惹發

**

Elsa沒有想過,自己是這麼貪心的一個人。

她喜歡Anna,超出親姊妹的程度,但她從未想過說出口,而Anna的身體縱容了她。

那天早上醒來時,她的睏意比往常頑強,身體自顧自沉溺於鬆軟的被褥之中與她的意識拉扯,清晨微涼的冷空氣比平常升溫不少,她陷在床裡,真的有想繼續賴床下去的衝動。然而,她還是那個Elsa,即便她的眼皮重得比最酷寒的冬日降臨時還沉,連動個手指頭都比往常費力,她的意志力仍克服了這個困難,露在被褥外的指尖終於往上抬...

官方同人(?)炸出了之前寫的玩意

據說是結束得太快了的補充

依然結束得很快

*

通知出現紅1的時候就知道會被屏了
果不其然
於是發惹第二次,瓦惹發

**

Elsa沒有想過,自己是這麼貪心的一個人。

她喜歡Anna,超出親姊妹的程度,但她從未想過說出口,而Anna的身體縱容了她。

那天早上醒來時,她的睏意比往常頑強,身體自顧自沉溺於鬆軟的被褥之中與她的意識拉扯,清晨微涼的冷空氣比平常升溫不少,她陷在床裡,真的有想繼續賴床下去的衝動。然而,她還是那個Elsa,即便她的眼皮重得比最酷寒的冬日降臨時還沉,連動個手指頭都比往常費力,她的意志力仍克服了這個困難,露在被褥外的指尖終於往上抬了一點,就一點,但這也足夠了,她戀戀不捨地想,Arendelle之所以能保持昌盛,依靠的可不是一個愛睡懶覺的女王,她該起床梳妝了,而最佳的醒神方式莫過於用冰霜來給自己一個晨喚。

她的指尖輕輕轉了個圈,然後停頓了下,接著又劃了個圓,在嘗試了第三次後她徹底張開了眼,這是怎麼回事?她勉強讓自己從床上坐起,視線落在撐起的手掌上,掌心的膚色比記憶中的深一些,身上的絲質睡衣也不知怎地換了顏色,不是她入睡前的青綠,而是水藍色系的。

是Anna後來常穿的顏色。

她略微茫然地揉著頭,目光不由自主地膠著在從指尖穿過的細碎髮絲,在透著粉紅色澤的指節之間看起來格外深沉。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Elsa猛然抬頭,環顧著房間的四周,頃刻間她衝向梳妝臺直盯著鏡子瞧,鏡子裡有著一頭亂糟糟紅髮的姑娘朝她震驚地張大了雙眼,跟著她一塊倒吸了口氣。

噢不,Anna——

匆忙間她套上了簡約的騎裝,草草梳了頭將鬢髮束在腦後,未繫成辮子的長髮在半空中飛了起來,房間的門把一轉便急匆匆地跨了出去,沿途看見她奔跑的傭人們個個睜大了眼,他們渾然不覺地停下手頭上正忙碌著的工作,瞠目結舌看她從他們身邊切過,一個端著水盆的女傭失了分寸,盆子硄的一聲墜到了地板上,濺濕了大半的裙面不說,地毯也浸得溼答答一片。Elsa一腳踩過時濺起了水花,在褲腳乃至膝蓋上都沾了汙漬,但她的速度並未停下,甚至是更快了,心臟有力地在她的胸口跳動,隨著她的步伐愈來愈快。她必須要快點、要更快點、就像Anna當初來到冰雪城堡尋找她的時候,她得確保一切都還在可控制的範圍內,否則——

「Anna!」

Anna花了好一會兒時間才平靜下來,她像是個溺水的人一般,在深不見底的海水中使勁撲騰,但這不太像她,遇到困難的Anna通常不是這種反應,她可能會驚慌失措,卻不至於是這種完全失了魂的樣子,Elsa小心翼翼地靠近,她覺得Anna的狀況更像是Elsa在發現自己的能力暴露之後的反應,帶著恐懼,懷著絕望,簡直就像在看著當初的自己。

在大臣與傭人們都退出房間後,Elsa更仔細地觀察了Anna的樣子,不再被閒雜人等包圍的Anna看上去一副精疲力竭,她無助地靠在牆邊,在Elsa輕聲呼喚的時候明顯地顫抖了下,她在Elsa的手輕輕碰上指尖時微微瑟縮著,但至少她沒將Elsa的手甩開。Elsa微微鬆了口氣,她的指尖慢慢滑上,徐徐握住女王的手腕,那只細瘦的手冰涼得教她直皺起眉頭,但她沒說話,只是牽著妹妹,一步一步走到了另一個房間,讓她在桌邊坐下。

Elsa低聲讓傭人準備點熱食,餐點很快地送上,兩杯熱可可即刻安置在兩人面前,Anna捧著杯子發了會兒呆才慢慢啜飲起來,喝到剩一半時她的臉色總算沒那麼蒼白,只是情緒仍不怎麼高,她憂愁地看著手裡的熱可可,Elsa不禁聯想到以前的自己在父王和母后的面前,會不會也總是這麼低落的模樣。

那個時候爸爸媽媽都是怎麼做的呢?她不自覺追尋著記憶裡的安慰牽起了Anna的手,Elsa從沒有過這麼強烈感到自己是Anna唯一依靠的時候,她從沒有如此清晰地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姊姊,強烈的責任感使她堅定地回答了Anna的疑問,她對於成為一名女王一直都是退卻的,而今這都不再是問題,她的目標非常明確,她的決心非常強烈,那就是要保護好Anna,保護好Arendelle。

「那也只是我以你的身分再次成為女王而已。」

突然之間,Elsa沒有了任何迷惘,不論她走向哪裡,她腳下的必定是一條正確的道路。

而她希望那條路上能有Anna與她相伴。

Anna的身體似是順應了她這個自私的願望。說來奇怪,明明是另一個人的身軀,卻異常自然地接受了她的存在,她與這副不屬於自己的身子如此契合,似乎她本就屬於此,那麼從容、那麼自在。

這或許是Elsa至今過得最快活的一天了,日照當空,鳥蟲齊鳴,微風吹來了花香,吹亂了她們的頭髮,她忍不住對著Anna直笑,她希望Anna也能感受到她此刻感覺到的,那種令她想要放聲歌唱的衝動,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鎖得住她,Elsa是自由的。而在跳脫出原本的枷鎖之後,她輕易地就察覺,在Anna處處仰賴自己的柔順態度中,自心底洶湧而出的一股發自內心的澎派與柔軟。就好像這具身體也如同她渴望Anna的注意一般,渴望著來自另一人的關注。

Elsa覺得高興,不僅僅是因為Anna又像小時候一樣依戀著自己,更是由於那股自然而然生成的暖意。Elsa之所以快樂,是因為Anna的身體也欣喜於被另一個人所依賴。 

自然而然唱出那首歌時她就明白了,Elsa能如此充滿自信,是因為Anna的身體的關係。

Anna是如此地在意她的喜怒哀樂,她是如此地為Elsa著想。

她是那麼地愛她。

Elsa意識到自己是被愛的,甚至她此時此刻就是被Anna的愛所包容。

一切的自在自適因此找到了源頭,源源不絕的暖意讓她相信,不論今天Elsa做了甚麼決定,Anna都不會因此對她有絲毫輕視。或許她的妹妹會感到無措、覺得困擾,但這些都不會阻止她堅定地陪伴在Elsa身旁。

由此,她獲得了跨出去的勇氣。

「你有,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她像是為了證明這點而吻了Anna,因為她是如此篤定自己的身體不會拒絕。這是有點耍詐,但嚴格說來,她並沒有對Anna做出任何事,正相反,是Anna對她做了這些事,而她從不介意Anna與她如此親密。

她不再忌諱說出口,她不再因為害怕而隱藏,因為獨自一個人時所感到的寒冷已經不會再困擾她了。

來吧

**

點伍是因為真正的劇情字數也就是人家的零頭

但是小數點似乎是沒有序數的樣子…😱

随随随

转自微博



出自官方前传小说《Forest of Shadows》

Anna像个小男孩一样玩很疯甚至松开了缰绳,Elsa则像个被男孩子拉着疯的矜贵又弱气的小女孩,对Anna的行为很紧张,喊“你在干嘛?”或者是大叫着提醒有岔路。
结束后,Anna咧着嘴笑问Elsa,好玩吗。Elsa拂去她一缕松散的金发,拿下她头上的红叶,看着它,笑道:是的。
Anna感觉有一颗小太阳在自己胸口点燃。

------------------

恕我直言,这段描写替换成普通的少男少女,和小年轻们谈恋爱有什么区别?

转自微博



出自官方前传小说《Forest of Shadows》

Anna像个小男孩一样玩很疯甚至松开了缰绳,Elsa则像个被男孩子拉着疯的矜贵又弱气的小女孩,对Anna的行为很紧张,喊“你在干嘛?”或者是大叫着提醒有岔路。
结束后,Anna咧着嘴笑问Elsa,好玩吗。Elsa拂去她一缕松散的金发,拿下她头上的红叶,看着它,笑道:是的。
Anna感觉有一颗小太阳在自己胸口点燃。

------------------

恕我直言,这段描写替换成普通的少男少女,和小年轻们谈恋爱有什么区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