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mm

620浏览    31参与
墨酒

有想经济独立的小可爱吗,不要会肥,每个月可以自己挣¥买小裙裙、皮肤、口红鸭,了解一下叭,想了解的宝贝加我QQ哦~【3184750742】可以了解一下哦,了解一下没事哒

有想经济独立的小可爱吗,不要会肥,每个月可以自己挣¥买小裙裙、皮肤、口红鸭,了解一下叭,想了解的宝贝加我QQ哦~【3184750742】可以了解一下哦,了解一下没事哒


沈艺
“干嘛这么看我——”“你可爱。...

“干嘛这么看我——”
“你可爱。”

“干嘛这么看我——”
“你可爱。”

晓饕餮

emmmmmm小小的感叹一下

文我都快看完了全程无声土拨鼠尖叫

我刚刚点tag的时候

我才发现我一直没去考虑攻受

emmmmmmmmmm

刚刚去搜了一下

秦究攻……?

emmm之前不知道的时候我站互攻的

不过游惑大佬是真的攻气

emmmmmm小小的感叹一下

文我都快看完了全程无声土拨鼠尖叫

我刚刚点tag的时候

我才发现我一直没去考虑攻受

emmmmmmmmmm

刚刚去搜了一下

秦究攻……?

emmm之前不知道的时候我站互攻的

不过游惑大佬是真的攻气


米の六
# 5 # 第一次用色这么干净...

# 5 # 第一次用色这么干净 🤪

# 5 # 第一次用色这么干净 🤪

米の六
# 1 # 把时间留给在乎的事

# 1 # 把时间留给在乎的事

# 1 # 把时间留给在乎的事

异次元走廊°
骚然

庄园老友的片段

西索从教堂山分校后院的墙利利落落翻出来,被身后一声大叫吓了一跳,差点当街跪下去。


“西索!”


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可能要完蛋了,他竟然觉得这又凶又低沉的声音有点可爱。


“伪兄,”他回头,“你怎么也出来了?”


“你一个人浪还不带我?胆子大了,啊?!”


“别了兄弟,快点回去学习,不学习睡觉也行,反正别出来行不?你姐姐知道了绝对要告诉我妈。”


“胡说!我姐姐是那种人么?!”


西索不想和虚伪胡搅蛮缠,他知道最后肯定是他妥协。


于是他们沿着布里克小道向钟楼走,没走三分之一就开始下起小雨,淅淅沥沥地从两边居民楼往下渗。虚伪点起颗烟,烟卷在逐渐加深的蓝色夜幕下闪...

西索从教堂山分校后院的墙利利落落翻出来,被身后一声大叫吓了一跳,差点当街跪下去。


“西索!”


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可能要完蛋了,他竟然觉得这又凶又低沉的声音有点可爱。


“伪兄,”他回头,“你怎么也出来了?”


“你一个人浪还不带我?胆子大了,啊?!”


“别了兄弟,快点回去学习,不学习睡觉也行,反正别出来行不?你姐姐知道了绝对要告诉我妈。”


“胡说!我姐姐是那种人么?!”


西索不想和虚伪胡搅蛮缠,他知道最后肯定是他妥协。


于是他们沿着布里克小道向钟楼走,没走三分之一就开始下起小雨,淅淅沥沥地从两边居民楼往下渗。虚伪点起颗烟,烟卷在逐渐加深的蓝色夜幕下闪着明灭的火星,他本人一副自在逍遥的样子,西索走在他旁边。天色还不算太晚,不需太警惕从街角里冲出来的暴徒。


他想起来虚伪就出生在附近的白教堂,开膛手杰克就是从他受洗那天销声匿迹的。


也许虚伪对逃出庄园的游戏那么熟稔,跟这个也脱不了关系。但他肯定,就算有转世这么一说虚伪也不可能是开膛手杰克亡灵的容器,毕竟一个杀人凶手怎么可能像他一样生动活泼。


而且他人缘也挺好,主要归功于他哪哪都优秀,虽然有点功利,但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从没见到他落单,这样也不错。他天生就该被人注视,没理由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做些蝇营狗苟的事。


西索轻轻抚摸着兜里的烟卷,和虚伪无声地散漫并走着。雨雾从领口浸到衣襟,带着薄薄的凉意,夹克松松垮垮披到肩上,他们沉默不语,都觉得没必要打破雨中的安静。




———————————

不知道我表达出我心里西索和虚伪的相处模式没,就是你想要什么都可以陪你,吃鸡也行、红包局也行、人类双排也行、叫别人也行,都不需要多说,就算沉默着也是舒适的默契的沉默。

三斗半Cream【偷偷改名】
借系偶!欢银小伙伴们一起来玩!

借系偶!
欢银小伙伴们一起来玩!

借系偶!
欢银小伙伴们一起来玩!

走过岁月......
山月
2018.7.22 台风来了,...

2018.7.22

台风来了,从午饭后到晚饭前,雨一直断断续续,时大时小地敲着我的窗。我伸手把窗子推开一条缝,潮湿的、混合着土腥味和草味的空气非常猛烈地冲进我吸了一周空调的鼻腔。一个不着边际的脑洞突然醒了,如果空气也有优雅和低劣之分,并且可以受人为控制,会不会有人为了生活品质花钱把自己的领地都换成“高贵”的空气,有人为了钱心甘情愿摧残自己的鼻子?然后安慰自己,不过是味道变了,反正死不了嘛。

雨像子弹一样打过来,我打开歌单,从《身骑白马》一直放到《飘》,觉得自己应该吸一根烟,像何宝荣一样,想一些只有自己会想的心思。可是这一周确实过得乏味,没什么好想。周日,给我的学生放了一天假,所以我的一天就...

2018.7.22

台风来了,从午饭后到晚饭前,雨一直断断续续,时大时小地敲着我的窗。我伸手把窗子推开一条缝,潮湿的、混合着土腥味和草味的空气非常猛烈地冲进我吸了一周空调的鼻腔。一个不着边际的脑洞突然醒了,如果空气也有优雅和低劣之分,并且可以受人为控制,会不会有人为了生活品质花钱把自己的领地都换成“高贵”的空气,有人为了钱心甘情愿摧残自己的鼻子?然后安慰自己,不过是味道变了,反正死不了嘛。

雨像子弹一样打过来,我打开歌单,从《身骑白马》一直放到《飘》,觉得自己应该吸一根烟,像何宝荣一样,想一些只有自己会想的心思。可是这一周确实过得乏味,没什么好想。周日,给我的学生放了一天假,所以我的一天就没有了教数学这一项任务,只剩下看书、发呆、看b站和睡觉。昨天我看到“是故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今天看到“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是为拂人之兴”。也许每天是比昨天多懂了一点,但这一点的改变仅作用于我,而且往往让我觉得个体又与外部世界远了那么一点。

我想探索的东西,它已死去了吗?

***发现自己写东西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越写越悲观,写完之后又不想这么悲观,每次都强行扭转方向。也许

嗯,明天也许会开心


阿连afff

翻百度翻到的,论场面人和熊孩子做错了什么,口怕

翻百度翻到的,论场面人和熊孩子做错了什么,口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