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rror

20.9万浏览    3536参与
快來我有槍

p1geno的設定
p2error的服裝更新
p3是error的悲慘合租生活
p4是k

超級感謝拾GG給我的幫助!!!! @自闭拾

p1geno的設定
p2error的服裝更新
p3是error的悲慘合租生活
p4是k

超級感謝拾GG給我的幫助!!!! @自闭拾

老鹬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沉眠之诗AzathothVerse
外神礼服ver-深空星海之主

外神礼服ver-深空星海之主

外神礼服ver-深空星海之主

10119

I N T E R N E S T ①

*errorink

*大寫加粗的高亮OOC,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寫了只能讓他倆雙雙犯神經

*包含角色形象崩壞和大篇的傻缺描寫。

*一不小心把坑刨大了..分章節發


*沒人知道標題到底是利益還是興趣*


creator的創作力日益低迷....怎麼回事?

「是嫌最近發生的事還不夠多嘛!!」


也許是吧。像是刻在思緒最深處的直覺,ink隱隱這麼覺得著,畢竟最近的突發事件似乎是少了很多..不,不可能,現在明明是墨十月..應該正值創作力熱潮啊!!

但最近的確也是慢慢平和下來了,dream和nightmare兄弟相認了,blue被兄弟拎回家過幸福生活了,自己跟error也休戰了,無聊啊無聊!!!

ink...

*errorink

*大寫加粗的高亮OOC,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寫了只能讓他倆雙雙犯神經

*包含角色形象崩壞和大篇的傻缺描寫。

*一不小心把坑刨大了..分章節發


*沒人知道標題到底是利益還是興趣*


creator的創作力日益低迷....怎麼回事?

「是嫌最近發生的事還不夠多嘛!!」


也許是吧。像是刻在思緒最深處的直覺,ink隱隱這麼覺得著,畢竟最近的突發事件似乎是少了很多..不,不可能,現在明明是墨十月..應該正值創作力熱潮啊!!

但最近的確也是慢慢平和下來了,dream和nightmare兄弟相認了,blue被兄弟拎回家過幸福生活了,自己跟error也休戰了,無聊啊無聊!!!

ink放下畫筆起身,抬手喚出broomie,濺射五彩斑斕的棱鏡,將其碾碎,熔煉,在地面上勾勒出新世界的樣貌——隨即抬足踏入。


空白。


怎麼還是什麼都沒有啊!我不是叫他多掛點裝飾了麼!!真的好無聊!!!

探頭看了兩眼便後退兩步,一個助跑跳向窩在沙發上的error蹦去。

error正專注於手上的半個毛絨玩具而沒來得及閃躲,被ink不偏不倚一頭撞在腹部。


「我r-咳-咳-你他-他媽的幹什-什麼?!」

他甩手扔掉布偶就打算給ink臉上來一拳。

當然的,ink在error腿上打了個滾就輕鬆閃開了error迷茫和暴怒中的攻擊。

error其實看不到ink,他早就被順著脊椎攀上的細碎白色亂碼遮蓋住了視線——但是這個人不得不揍。


抬臂提拉起瑩藍色絲線,順著空白和空白延伸再相互纏繞,摩擦。

這次是打真的?


不,當然不打——也許下一次?今天我還有別的事。

ink扭著腰以奇異的姿勢閃開了error佈下的所有藍線,他媽的,這還是人嗎?


「error——請跟我交往!!!」

「?。。??。?...??」

「?」

「你有病-病啊!!!!」


error鬆手將手中發著微光的藍線擲遠,一個飛踢過去把ink一腳踹出了他倆的二人世界。開門,扔出去,然後關門,像他往常向UF那兒扔垃圾一樣一氣呵成。


ink臉朝下直接被丟回了塗鴉球的人工植草地面,狠狠地摔了個狗吃屎。

所以....這算是告白失敗?好像也只能弱弱把error在“可攻略名單”上劃掉了...


他狼狽地從草地上支起身,隨手拍落沾了一腿一身的泥,抖抖鑽進圍巾的草屑,晃悠著走回家中。


那句話一直在error腦海裡盤旋。這個混蛋今天是抽什麼風?!

在此之前ink從來沒表達過類似的意思——我能當它是惡作劇嗎?或許真的是閒來無事的一場惡作劇罷。

但就是揮之不去。像昨日凌晨的那場雨,令人厭惡,令人煩躁,令人不安。

就再去補他一拳。error以此作自我安慰,從指尖延伸出一小片迅速擴張的亂碼門,查找到ink的坐標後悄然接近。


客廳沒有人。

臥室也沒有人。

他那一整面墻都鑲嵌著落鋼化玻璃地窗的畫室也沒有人。

error算是聽見了一絲動靜,握了握拳便走上前去,推開半虛掩著的門,還沒來得及全部打開,就從飄浮閃爍的亂碼間窺探到——


「他-他媽的這-這人洗澡-澡怎麼不關-關門啊!!!」


ink叩指按下熱水器開關,轉身哼著小曲扳開花灑龍頭。先是抬臂撚指解下圍巾,厚重的咖啡色化纖布料下是ink頎長的脖頸。再是牽扯著外褲的背帶,貼身背心,襯衫。

兩指順著脛骨和腓骨之間的縫隙擠入,拉扯布料向下褪,將勾在跟骨的長襪推離足尖。


朝已預熱完的水湊上,印著墨色細線的胸骨淋上水花,從第二對肋開始至第十對順著印記揉搓,以略顯粗糙的毛巾擦拭。


「色情。」

error腦子裡只有這一個詞


.....不-不對!!!我看-看什-什麼我-

error後退兩步,蹲坐在地上,白色的ERROR字樣再次叫囂著爬上視線,卡頓著發出噪聲,為了不被ink察覺他只能關上...不,已經被發現了。

ink就這麼光著屁股飛奔過來扒住了合到一半的浴室門,冷眼望著error因亂碼作祟頓住的身形


「你還有這種愛好?」

無比尷尬的四目相對。


error以當初ink躲他藍線的幾分身手從狹窄的門縫中猛地踹了ink的臉一腳。看他失去重心栽倒才悻悻合上


「媽的。」

再也沒有比error偷窺人洗澡偷窺得更理直氣壯的人了。


但error還是沒有走。

他就這麼直愣愣地坐在ink的沙發上,他想開口說點什麼,又覺得這時候說什麼都像個傻逼,但好像踹了偷窺對象的臉一腳再坐在人家客廳更像個傻逼。


ink匆匆擦乾身體,裹了條浴巾就興沖沖地衝出來

「你反悔了嗎!!!作為看我洗澡的報酬來跟我談戀愛吧!」

「?」

error的迷惑爆出了屏幕。


「我還-還以為你恨-恨我。」

「這不影響我同時也愛你。」


ink沒心沒肺地扯了一個難看的微笑。

error意思意思給他臉上來了一拳。


「你最-最好說清楚。」

「我要是說清楚了你就不會想跟我交往了。」

「你不說我也-也不會跟你交往。」


「不如出去喝杯奶茶再聊?」

「....成。」

算是擺脫了尷尬的局面。


ink真的對這套衣服煩到了極點。一套又一套,一層又一層,穿完不夠還要加二十斤配件。

但ink哪敢抱怨呢,那可是他的creator為他設計的。


整整衣冠,便自顧自地揪住error的圍巾邁著大跨步就出門。error被他勒得難受,擠出幾個模糊的音節,伸手掐住ink的手腕。

ink頓了下來,回頭對上error的視線,他察覺到error的手在抖。


「怎麼了?」

「....你-你。放開-開我圍巾。」


「我怕你跑了」

「在你眼-眼裡我就是這-這種人-人麼?」


「.....」

ink撒手放下了error的圍巾,error死裡逃生,拼死拼活喘著氣,將手中捏著的物件又收緊一圈。


「你..不放....你打算就這麼牽著嗎?」

ink抬起另一隻手,悄悄摸了摸error的手和被error掐得生疼的手腕。

「哈?..不!」

error猛地甩開了ink,然後是幾秒鐘尷尬的沉默。ink又伸了伸手,但他並沒抱什麼希望。error看了看ink閃著光的瞳眸,又看看他的手。歎氣,猶豫著再次握上ink戴著茶色半指手套的手。不過這次更加溫和,畏縮。

還是抖得厲害。


「不樂意也沒事...-」

「沒-沒關係。」


ink刻意跟error挨得很近,error總會在ink快抓到距離的時候躲他,他就再湊,error被他整怕了,揮拳,ink就低頭閃開然後露出賤兮兮的笑容,抓准時機靠得更近。


error快瘋了。他尖叫著,嘶吼著。他還是沒忍住以叫喊的形式表達。

「你-你他媽-媽今天是-是怎麼回事??!!」


他沒有回答,只是攥緊了那隻手。繼續自顧自向前。error停住了腳步,卻沒有放ink走。


垂眸。

「.....我累了。」

「我也許不愛你,但我想再進一步。跟我的老宿敵。」


「ink。」error沉下來的嗓音令ink感覺腳下淨是虛無「都到這份-份上了你還要撒謊?」


「哈——?被發現了?」

「我想創造點突發事件讓creator更積極,僅此而已。」


「我還以為光-光是我們牽個手就-就夠他們腦補一年了?」

「如果你想聽實話——我想來段戀愛。為了creator的創作力。」

「跟-跟誰都好?」

「跟你。」

「我-我猜你跟其他-他人也是這麼說的。」

「只有你樂意跟我就這麼聊下去。」

「我可-可是ERRO-OR。」

「那你願意跟我交往嗎?相互都沒有感情的一段利益關係?」ink加重了'相互'兩個字。


error有些發毛,因為他突然意識到ink是認真的。


「我能-能得到什麼呢?如果只是利益-益關係的話。」

「一個可愛的男朋友和他的broomie花?」

「pu-ffffffffff-成交。」


出於某種因素,error並不想拒絕ink——畢竟沒人能對雙關笑話說不。

也許就當打發打發時間?


沒人選擇走捷徑,先是輕輕勾著對方微微發燙的肢體末端,再有人主動拉近,ink摩擦著error的指腹,感受著手中的溫存和細微的顫抖,一步步走著。

error覺得自己被擺了一道。


青の盐
为什么我昨天发的图不见了......

为什么我昨天发的图不见了.......

午困时的摸鱼,草稿风,还有我忘了水平旋转了......

将就看吧。。。

可能会抽时间细化吧……_(:з」∠)_

为什么我昨天发的图不见了.......

午困时的摸鱼,草稿风,还有我忘了水平旋转了......

将就看吧。。。

可能会抽时间细化吧……_(:з」∠)_

叫扶桑的fox

Lose color

别名《叫爸爸,给你点颜色看看》(并不是)

*赠  @mioxa考试长弧 ,半退休老人激情赠文

*短篇  errorink

*借梗(借粽子太太的梗/跨圈不打扰侵删抱歉,借“失去颜色,触碰看见颜色”这个梗)

*我流倾向严重 

*我要写error,就默认error戴眼镜,这是执念

*《渣男墨水和他的坏人朋友》后续,不过也可单独食用

——————————————————————

Summary:

​【“用几声爸爸换一个彩色的世界,我很赚。”

他上前握住了那只看起来随时会抽开的手,又一次十指相扣。】

——————————————————————

ink...

别名《叫爸爸,给你点颜色看看》(并不是)

*赠  @mioxa考试长弧 ,半退休老人激情赠文

*短篇  errorink

*借梗(借粽子太太的梗/跨圈不打扰侵删抱歉,借“失去颜色,触碰看见颜色”这个梗)

*我流倾向严重 

*我要写error,就默认error戴眼镜,这是执念

*《渣男墨水和他的坏人朋友》后续,不过也可单独食用

——————————————————————

Summary:

​【“用几声爸爸换一个彩色的世界,我很赚。”

他上前握住了那只看起来随时会抽开的手,又一次十指相扣。】

——————————————————————

ink突然发现自己的眼里不再有除了黑白灰的其他任何颜色了。

不妙,ink想。

​他抽出画笔画画,然后发现白纸上只有黑色,但是他保证他的颜料袋里没有这样纯粹的黑色。

于是他换了一瓶又一瓶的颜料,画了一张又一张的黑白素描画,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这很不妙,ink想。

他抱着不妙的想法用液体传送到error的空间,老实说,在跳进那个看起来黑糊糊的入口的时候他犹豫了,虽然他知道它并不是那样的。

但值得欣慰的是error看起没什么变化,还是黑的一团……好吧,还是​有点变化的,毕竟他挺喜欢error的红眼镜还有蓝围巾,这些让他看起很温和。

“我不知道我这里有什么值得死对头来光顾的。”​error躺在沙发上,甚至没有看ink,光听不打招呼就突然出现的水声就知道是谁又来了,“说吧,是我上周'不小心'撕了个au你不高兴?还是我们的墨水小朋友要一点来自爸爸的关爱?”

“error,我的记忆还没那么差。而且我记得上次说好了我们是朋友,对吗?”​

“哈,你居然记得。我很怀念你之前每次见面都要问我是谁的时候,占你便宜让我心情愉快。”error在沙发里抬起头,看向那位不速之客,“所以你又有什么问题了。”

“我看不见颜色了,这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很糟糕。”ink向他走去,坐在沙发旁边。

“我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error混乱的笑声在ink旁边响起,不过没笑多久,error充满乱码的声音又一次响起,“那你来找我做什么,这种情况应该也不是我能解决的,毕竟爱你的创造者们总是在给他们'可爱的小画家'制造各种麻烦,而我们的小画家还自视清高地认为是爱的表现,是可爱的创造力!”他的声音不由的高了起来,满是愉悦和嘲讽。

ink没有理会他话里的嘲讽,他都习惯这种听起来有点诡异的调调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找你,因为每次我有什么情况大多和你就可以解决,创作者们真是爱这个。”

error向后一躺,深深陷入沙发的温柔陷阱,“啊——那些家伙真是爱这个,叫什么来着,cp关系。该死,我宁愿和沙发巧克力还有我的连续剧做伴都不愿意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你只是想做我爸爸,但是你身高不够格。”

“嘿,”error推了推眼镜,“爸爸比儿子高就行了,小矮子。”

ink拿出了画笔,“我现在就可以让你矮一点。”

error象征性的躲了躲,实际上是调整角度让自己躺的更舒服。“我知道你不会。好吧,你现在只是没有颜色?”

“对,但是这也很绝望了好吗?”ink闷闷不乐地收起画笔,毕竟他现在暂时没有用的它的必要了。

“见到我也没什么特别的?之前有几次好像还有点不一样来着,我指症状。”

“没有,你也是黑白电影。天啊,error,我现在真的很怀念你为数不多的颜色。”ink做出一个仰天长叹地样子。但是error知道他根本不是怀念自己的颜色,他是怜惜整个世界的颜色。

“好吧,看来这次我不是你的解决迷题的关键。说真的ink,你让我感觉像一个专治疑难杂症的医生,还是你专属的。”error打开电视剧的窗口,从不知道哪里摸出一块巧克力。

“你根本不是医生,你每次都在看我笑话而已。”ink瞪着他,“我吐花瓣那次你笑的肚子疼我记得呢。”

“现在你那副蠢样想想也还是很好笑。结果不是没什么吗?你不过是吐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好了,说不定这个也是。”error毫不在意地笑出声,每次ink有什么状况他都可以笑他一番,毕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谁还没几个被以前的对头发现窘态的尴尬呢,而且ink根本没在乎过。

ink很好玩,他承认,毕竟过了这么久还能让他提起兴趣的除了电视剧大概就是这个一直有点不正常的“朋友”。自视清高,没有灵魂,糟糕透顶,命途多舛,他都要开始可怜他了。

“好吧,我想想,你可以去逛逛au什么的,找一找你看起来不一样的地方,那大概是你迷题的关键了。”error一口吞下手里的巧克力,满意的笑着,看来这次不需要他出场解决小画家的麻烦了。

ink没多做停留,现在没什么比他失去颜色更糟糕的了,这个世界都不一样了,连涂鸦球域外的星空都看起来没有诱惑力了。

“那我就试试吧……”ink刚起身就出状况了,不过这不是他第一次踩到自己围巾,所以他倒下去了,不意外的。

“你愚蠢的长围巾不能短点吗?”乱码的声音从上方传来,ink发现他被接住了,被error接住了。

ink跳起来,把error从沙发里拽起来。“error,我需要你!”

“啊?”error被他扯得身形不稳,虽然他克服了接触恐惧症但是不代表他习惯接触。

“我看的见了!颜色!”手上的力道加重,ink脸上跳跃着兴奋的情绪。

这很不妙,error想。

————————————————————

​这真的很不妙,error想。

“所以你只有接触到我才能看见颜色,而且要持续接触才行还不能隔着衣服?”​error瞪着语言表达能力极差还喋喋不休的ink,终于从他那套语法混乱的句子里找出了重要信息。

而且对方一面兴奋地说着一面还牵着他的手,他们之前从来没有牵过手!而一个新的症状就让他们越过之前的所有距离。error试着把手甩开,但是ink握的更紧了。

“是的,所以error你得帮我。”

有求于人,但不低声下气,好样的ink。

error差点就抽线了,“给我个理由。”

“你是我朋友。”ink坚定地说。

“我劝你改个词我还能勉强答应。”

“你认真的?”

“我认真的。”

“……你是我爸爸。”

“诶——”error高兴地眯着眼摸摸面前小矮子的头,“爸爸会陪你的。”

然后他们开始了旅行,虽然他们牵手就可以暂时解决问题但毕竟不是长远之计,而且error可以宅(他自己管这个叫修身养性),但是ink还是想出去看看,看看平常彩色的地方黑白照片的样子。

这个世界很奇妙,就算失了颜色也不会让你失望,明暗交织的世界是另一番美景。至少ink是这么觉得的,他好奇地看着周围,他喜欢的地上景象,来看过千万次他甚至闭眼就可以想象出来,但是现在这副景象也实属难得,城市如同一副精致的素描画,黑白灰的世界里也是生机勃勃。

ink下意识地向左一抓,如愿握住了一只骨手,阳光立刻照进视野,城市从光亮的地方开始恢复靓丽色彩。

“这太棒了!”小画家兴奋地叫着。

这太糟了。小乱码在心里叫着。

当然了,对于error来说这些东西没什么吸引力,看一万遍也是一样的。更糟的是,error低头看了一眼他们紧握的手,ink什么时候和他十指相扣了?但是很明显另一只手的主人没有意识到这是个亲密行为。error甩开了他的手,甚至保持了五米的距离。

突然失去颜色的ink有点愣神,站在那里一时没有动作,眼里是黯淡的蓝色,转而看向error退开的方向,一脸茫然。

error暗骂一声,按住了自己正要上前的步子,“我看你还挺喜欢黑白电影的?没必要一直握着手。”语气里嘲讽越来越少,犹豫着,还是把手伸过去了。“我的收费标准,十分钟一声爸爸。”

ink愣了愣,裂开嘴笑了,“用几声爸爸换一个彩色的世界,我很赚。”

他上前握住了那只看起来随时会抽开的手,又一次十指相扣。

error没甩开,他其实很清楚ink对颜色的依赖,尤其是自己把手拿开的时候,那种慌张无措的神情,明晰的恐惧在他脸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但是他又不那么想让ink顺利,他们长久以来的斗争欲,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胜负欲,在初见的嚣张跋扈都在如今他们的和平相处里沉淀,不知道堆积而成的是暗礁还是沉睡火山。

不过,

error带着ink向下一个地方走去。

握几次手换几声爸爸也不亏。

——————————————————————

“怪物也是有极限的,ink。”error说着往后退了几步。

“活着就是挑战极限,error。而且这不是挑战,是交易。”ink往前进了几步。“这是个让你习惯适应的好机会。”说着就趁机往前一抓。

error立马反应过来,向旁边一侧身躲开了企图抓他的手。“我不需要适应,谢谢。会这么做的只有你!”error闪都到一边,“叫爸爸也没用,别再抓着我了。”

ink抽出画笔,跳起在空中挥动,做了一张大网,现在他才不管用什么用的什么颜色,抓住error才是首要任务。

error啧了一声,猛地抽出线来,把疼痛抛在脑后,蓝线做成屏障,挡住从天而降的颜料大网,然后他在颜料浸透蓝线网之前跳出网的范围,反手将蓝线射向ink,握住一勾,捆住了ink的双手,把它们绑在ink身后。只要error控制住ink的双手,他们两个的战斗就算结束了。按他们的说法,点到即止。

error慢慢走到ink的身旁,“所以为什么这么执着?反正你也不是讨厌这种黑白世界,过几天也应该变回来了。”

ink鼓起嘴,在围巾里喃喃,“你都这么说四天了,失去颜色我都有四天没画画了。”他抬起头认真注视着error,大吼着“四天!四天没画了!对于艺术家来说太可怕了!”

error捂住了并不存在的耳朵,他被吼的感觉一阵头晕,“好,我知道了。我们换一种方式就好。”

ink疑惑,“什么方式?”

“口述,我讲一讲我看到的颜色,你画就好了。而且你也说过看到的不是完全黑白,这对于你来说也是新的挑战。”error把线收回,“怎么样?”

ink挑眉看着他,“你提出了一个好建议。”

error回他一个挑眉,“但你这样子不像是夸我。”

ink摇摇头,“不,我只是太惊讶了,error会提出这种有意思的建议。你确定你是error?”

error摆摆手,看着他笑了一下,“谁知道呢。”

于是他们踏着最后一抹黄昏闯入了这个空间,error在一处有石块的地方坐下,很显然他来这里很多次了,因为他的旁边完全没有留ink的位置,而且他挑的视野是最好的。

“这里很安静,后面还是有怪物会经过的,不过都很友善而且热情。”error漫不经心的介绍着,看着夕阳余晖一点点在天边消失。

“你怎么知道?”ink拿出画本,翻到崭新的一页,为自己画了一盏灯。看不到光线的颜色不过夜晚就要来了画画总归需要光线。

“我又不是第一次来这,我在这得到了一块很好吃的巧克力。牌子只有这里有。”error看看ink画出的灯,微微皱眉,“大红色的光?你认真的?”

ink摆摆手,“你知道我看不见颜色。话说你居然被一块巧克力就收买了?”他抬手给灯改个颜色,换了好几个换到白色,被error阻止了。“就这样吧,天完全黑了你就不能画了,晚上画画会瞎。我是不是被巧克力收买你还不知道,这几年白处了。”

ink架起画板,做出邀请的手势,“请吧,错误先生。”

error点点头望向前方。

“这是一片海岸,礁石被海浪敲击着,被海水润湿的部分变成深褐色,而海面被最后一点夕阳照射着,主色调是橙色,从左边最亮的地方开始,向右边变得绚丽

“最亮的地方,是白色的,浪花周边的水花四溅,一圈橙红色的光晕围绕着四周,慢慢向右,粉色的余晖在海平面上,向右颜色逐渐加深,从粉色变成淡紫色,最后海岸线周边是深沉的暗紫色

“海岸线周边有一圈小范围的沙滩,也许你看不见或者看不清,那里还有几个怪物在散步,不是移动的石头。”

ink听到这笑出声,微微晃两下,然后继续画着。

error继续说着,

​“沙滩左侧还是淡黄色的,但是在怪物阴影消失的地方是完全的黑色了,光辉交界的地方是橙红的光晕,

“再往右,连我也只能看见黑色的礁石的,没有光线照耀,陷入黑暗。”

error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接着说

“不过好在,天空很美。

“左边满是光辉的地方淡金色随着夕阳在消失,正面迎来的是蓝色天幕

“与淡金色衔接的是和海平面一样的淡紫色光辉,再延伸向右,淡紫开始变深,向深蓝变化,即使在最右,也是混着紫色的蓝色调

“今天没有月亮,不过星星已经冒出来了,最右侧的闪耀着,零零散散的分布着,连左边有光线照耀的地方也有的在微微发亮。”

error停了下来,沉默的时间里,最后一点夕阳余晖已经趁机退场,留下满天星幕在他们面前。

ink没看前面,对他来说面前除了一片漆黑的黑色还有偶尔闪几下的光点之外什么也没有。他专心致志地画着error描绘的场景。

而error看着他画。

借着那微弱的灯光。

ink画完了,他没有看那副画,把它递给了error,歪着头,“怎么样?”

“还可以。”error顺口答着,而实际上这幅画远超想象,比他之前看着描绘的画面更加温和,色彩更绚丽,他甚至怀疑ink看不见颜色是骗人的。这算是艺术家的直觉还是天赋?

error将画递回,而ink摆摆手,“这是送给你的,error。”

error不屑地打开空间的窗口随手一扔,现在那副画应该在某个软沙发下了。

“不要说这是代替爸爸的礼物,我可没接受。”

ink笑了,“不是,我只是很惊讶。我没想到你……嗯,总之很出乎意料。”

error注意到灯光暗下去了,应该是因为ink不在画画的原因。不过他还是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那你印象中我应该怎么样?”

“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认真细致,而且我感觉很温柔,这很浪漫。我印象你应该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或者冒出时不时讽刺我几句的话。”

浪漫,error听到了,他也笑了起来,不如之前的乱流式的笑声尖锐,“你知道我会做娃娃还会织毛衣,喜欢吃巧克力,甚至喜欢看肥皂剧,你就应该知道我是个浪漫主义者。我当然有我的浪漫。而且这么长的时间我总要为自己找点有趣的事情不是吗?”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这些关于创造什么的。”

“创造和毁灭没什么区别,ink。”

​ink点点头,“为我的刻板印象抱歉。”

ink转向前方,好像能在一片漆黑中看出什么,“那副画应该和你看到的不一样。我是根据你的描述画的。”

error沉默着,他思考着ink话里的意思,当然ink也可能没过脑子想过。几个词汇在脑中浮现:温柔,浪漫,细致……

“error你脸红了吗?”ink不知什么时候偏头看他。

error拉回思绪,和他对视,“没有ink,骷髅不会脸红。”

ink拿出画笔,笑眯眯地,“骷髅不会脸红,ink会脸虹。”说着拿笔在自己脸上画了几道颜料斜杠。

而error看着,向ink靠近。

灯光逐渐暗了,和星星闪着同样弱弱的光。

​有星星说ink脸红了,有路过的怪物说ink和error接吻了,绘声绘色,不信都不行。

而实际上,error只是覆上ink的手,让ink的眼里照进了星辉的颜色。​

废毛了啊啊啊
开摩托车 滴滴滴 ie车 O-...

开摩托车 滴滴滴 ie车 O-O

开摩托车 滴滴滴 ie车 O-O

一撮小球藻

对SD卡数据恢复过后得到的损坏图片

意外地有点儿意思

对SD卡数据恢复过后得到的损坏图片

意外地有点儿意思

帽子搬运所

作者:몽땅 동결(全部 冻结)

Twitter信息:

https://mobile.twitter.com/pencil_loves_mm/status/1130059715159834624

https://mobile.twitter.com/pencil_loves_mm/status/1129786685758222336

https://mobile.twitter.com/pencil_loves_mm/status/1105473236031070209

twitter号:@pencil_loves_mm

有能力翻墙的人可以去Twitter为作...

作者:몽땅 동결(全部 冻结)

Twitter信息:

https://mobile.twitter.com/pencil_loves_mm/status/1130059715159834624

https://mobile.twitter.com/pencil_loves_mm/status/1129786685758222336

https://mobile.twitter.com/pencil_loves_mm/status/1105473236031070209

twitter号:@pencil_loves_mm

有能力翻墙的人可以去Twitter为作者太太点赞

 授权请见集合首页,禁止再次转载

Siren

【帕帕散步记】Part4
Error&Ink出场!
Fell:抱歉捉弄你...
小帕帕团宠hhhhhh

P3杉哥:一年半了宝贝弟弟还没回家...【moto太太是去年4月画的这个系列hhhh】

Part1:点此
Part2:点此
Part3:点此

moto太太推特ID:エ/モト (@en0moto_ut)
推特主页:https://twitter.com/en0moto_ut?s=09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帕帕散步记】Part4
Error&Ink出场!
Fell:抱歉捉弄你...
小帕帕团宠hhhhhh

P3杉哥:一年半了宝贝弟弟还没回家...【moto太太是去年4月画的这个系列hhhh】

Part1:点此
Part2:点此
Part3:点此

moto太太推特ID:エ/モト (@en0moto_ut)
推特主页:https://twitter.com/en0moto_ut?s=09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修仙的巧克力
多发一张![为什么我这么勤快....

多发一张!
[为什么我这么勤快...这不符合我懒惰的性格]

多发一张!
[为什么我这么勤快...这不符合我懒惰的性格]

青の盐

大概人体练习?(我太菜了(´;︵;`))
觉得ink经常跑AU,
还扛个那么大(重)的画笔,
身体应该锻炼的挺好?
(还有我真的不会画纹身)_(´ཀ`」 ∠)__
error经常宅在虚空里追剧的话………_(:з」∠)_
p2是ink在线耍流氓(大误
error在线死机???

大概人体练习?(我太菜了(´;︵;`))
觉得ink经常跑AU,
还扛个那么大(重)的画笔,
身体应该锻炼的挺好?
(还有我真的不会画纹身)_(´ཀ`」 ∠)__
error经常宅在虚空里追剧的话………_(:з」∠)_
p2是ink在线耍流氓(大误
error在线死机???

黧·Antl
大量馒头出没!注意注意!(无脑...

大量馒头出没!注意注意!
(无脑摸鱼,tag好多,我没了👌🏻

大量馒头出没!注意注意!
(无脑摸鱼,tag好多,我没了👌🏻

茶水不加冰

随便画画,后两p是瞎摸的人体

随便画画,后两p是瞎摸的人体

Iamol

【已授权搬运】owosa作品

是Error小蜘蛛♥

【已授权搬运】owosa作品

是Error小蜘蛛♥

纯奈鲨
国庆之前就画了,但是一直都忘发...

国庆之前就画了,但是一直都忘发了,我还忘了把上面的给画好,但是这张图因为没保存好,所以,滴了两滴水,我都忘了我画了这幅画(=_=)

国庆之前就画了,但是一直都忘发了,我还忘了把上面的给画好,但是这张图因为没保存好,所以,滴了两滴水,我都忘了我画了这幅画(=_=)

光阴_
是点图我觉得eiie无差呢

是点图
我觉得eiie无差呢

是点图
我觉得eiie无差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