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uphoria

14368浏览    16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21 07:47
Laurence Anyways

Euphoria. 2019.

美国往死里作青春疼痛主题电视剧,一首《悲伤逆流成河》送给它。

“一年前有名青少年在酒吧外被谋杀,而悲剧发生一年后,其他青少年同伴试图通过毒品、X和暴力来逃避现实,以应对无法确定的未来。”就因为这点破事?美国不播社会新闻吗?

打着大尺度、吓坏家长、现实主义的噱头,第一集没看出什么心理阴影,就看这帮破孩儿成天不干正事,把吸毒当个性,拿乱搞作洒脱,对家庭没有贡献,对社会冷嘲热讽。沉舟侧畔千帆过,露出你这个小瘪三;我劝天公重抖擞,劈死你这个王八旦。

青少年吃饱了撑的无聊和虚荣,拜托做个人吧。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影视剧资源下载指南

Euphoria. 2019.

美国往死里作青春疼痛主题电视剧,一首《悲伤逆流成河》送给它。

“一年前有名青少年在酒吧外被谋杀,而悲剧发生一年后,其他青少年同伴试图通过毒品、X和暴力来逃避现实,以应对无法确定的未来。”就因为这点破事?美国不播社会新闻吗?

打着大尺度、吓坏家长、现实主义的噱头,第一集没看出什么心理阴影,就看这帮破孩儿成天不干正事,把吸毒当个性,拿乱搞作洒脱,对家庭没有贡献,对社会冷嘲热讽。沉舟侧畔千帆过,露出你这个小瘪三;我劝天公重抖擞,劈死你这个王八旦。

青少年吃饱了撑的无聊和虚荣,拜托做个人吧。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影视剧资源下载指南

GAARA's Concert Hall

【15.03.13】【21】

(转载请保留原文并署名)

对于这首后摇氛围纯音乐,如果要描绘这个乐曲,那么月蓝君我认为的大概是每逢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地纺都有着温暖怀缅的声音、虽有锐利的冰冷、气温的骤降并与之共存的却是捉摸不透的情感,音乐人演奏时由吉他、电子乐想要带出更强烈的回应,简洁的表述不花俏,好像诉说着音乐人的故事,而我自己一个人在外留学的这些年,不知咋滴,听着音乐就很感触0.0,音乐循环中。

还有。。还有,音乐人是来自日本的,日式的后摇在音乐市场上占很大优势,简单介绍下,他们是一支三人组建的乐队,以电子乐为主要的创作方向,曲风清澈明亮。

云音乐歌单戳我戳我

me の微博(刚注册滴)...

【15.03.13】【21】

(转载请保留原文并署名)

对于这首后摇氛围纯音乐,如果要描绘这个乐曲,那么月蓝君我认为的大概是每逢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地纺都有着温暖怀缅的声音、虽有锐利的冰冷、气温的骤降并与之共存的却是捉摸不透的情感,音乐人演奏时由吉他、电子乐想要带出更强烈的回应,简洁的表述不花俏,好像诉说着音乐人的故事,而我自己一个人在外留学的这些年,不知咋滴,听着音乐就很感触0.0,音乐循环中。

还有。。还有,音乐人是来自日本的,日式的后摇在音乐市场上占很大优势,简单介绍下,他们是一支三人组建的乐队,以电子乐为主要的创作方向,曲风清澈明亮。

云音乐歌单戳我戳我

me の微博(刚注册滴)泥垢。。。

※相关分享:后摇类氛围音乐

夜渣

听到远处大海的声音,穿越梦想去往森林的另一边,向着越发鲜明的彼地迈进,现在紧握我的手,欢欣之意皆由你。

Take my hands now, you are the cause of my euphoria.


听到远处大海的声音,穿越梦想去往森林的另一边,向着越发鲜明的彼地迈进,现在紧握我的手,欢欣之意皆由你。

Take my hands now, you are the cause of my euphoria.


九歌魚

【寄宿學校paro】九、Lust其實比任何人都要成熟這個流言是因為他過度開放才傳出的嗎?

*劇情意外地沉重,為什麼呢……
*時不時有論壇體之類的東西(?)混入。
*設定請點Tag裡的 UT寄宿學校 看(Lof才有,B站的沒有)。
*有自家AU。
*標題參考了《告訴我!辣妹子醬》。
*OOC,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啥。
**有霸凌相關情節注意,不適者慎入**
*事先聲明:因為世界觀不同,所以Lust的性格有我個人私設的解釋,而不是原世界觀中Chara的慾望分散到怪物中什麼的。
*上一章第八章因技術問題,整個近一萬字的文檔被清空,所以先更第九章(不會有情節接不上的問題),抱歉。...

*劇情意外地沉重,為什麼呢……
*時不時有論壇體之類的東西(?)混入。
*設定請點Tag裡的 UT寄宿學校 看(Lof才有,B站的沒有)。
*有自家AU。
*標題參考了《告訴我!辣妹子醬》。
*OOC,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啥。
**有霸凌相關情節注意,不適者慎入**
*事先聲明:因為世界觀不同,所以Lust的性格有我個人私設的解釋,而不是原世界觀中Chara的慾望分散到怪物中什麼的。
*上一章第八章因技術問題,整個近一萬字的文檔被清空,所以先更第九章(不會有情節接不上的問題),抱歉。
  
  
  
  
  
 
 
九、Lust其實比任何人都要成熟這個流言是因為他過度開放才傳出的嗎?
  
 
  
Lust從小就知道「愛」對他們來說是十分重要的東西。
 
愛是什麼呢?
 
愛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
 
愛就是甜蜜的糖果和冰淇淋。
  
愛就是酸甜的橘子和檸檬。
 
愛就是苦澀的黑巧克力。
 
人們總是以不同的行為去表達愛——像是父母以溫暖的手輕撫著孩子的頭;像是朋友們表達友情時笑著牽著對方的手;像是情侶之間那些熱情的親吻……
 
「他們在做什麼呢?」
 
幼年時期的Lust看到電視、或是書上那些隱晦的情節時,總是困惑地這樣詢問父母。
 
Lust的父母並沒有像其他父母一樣告訴他那是不好的事、不准看之類,而是告訴了他「那是大家表達愛意時做的事情」。
  
「沒有愛的話,就不會形成現今這個世界——比如,爸爸媽媽沒有相愛的話就不會有你了。」
 
「大家也是,大家都是由愛而生的。」
 
「所以,『愛』是十分重要的哦。」
 
聽了父母的話後,Lust就變得對愛情十分有興趣——從小時候最容易接觸的小說和電視劇,到八十年代老電影和各類神話、民間傳說,漸漸長大後就是一些小孩子真的不該看的東西。
 
Lust的父母並沒有阻止兒子看這些,當時Lust已經五年級了,的確是會開始對這些事情感興趣的年紀,所以只要求了Lust不要為此太過廢寢忘餐。
 
父母的態度讓Lust認為大家都能接受這些,所以也沒有特別掩飾——但事實就是,當時的社會和人們都還沒準備好接受一個對愛情如此狂熱的男孩子。
 
當時大家沒有同性戀平權等的思想,腦裡全是對性別的刻板概念,Lust又喜歡穿紫色衣服——那顏色對大家來說是女孩子的顏色——一個喜歡看言情作品、又喜歡紫色的男孩子在學校裡受到的對待可想而知。
 
原本大家還只是嘲笑Lust喜歡穿娘氣的衣服,但還算可以正常交流,所以Lust也只是微笑著應對——但五年級某天,Lust因為不小心帶了一本言情小說回學校、並被人發現——只因為前一晚收拾書包時太睏,而不小心放進去了——看到打開的書包中露出了明顯不是課本或筆記本的書籍,同學們就擅自拿來看了。
 
文字交織出美好而浪漫的故事,印刷墨水中透出的肉/慾/色/情,作者表達出的欲望和渴求。
 
即使大家當時也只是略懂一二,也知道這是他們口中「羞恥」的事情,那是大人的世界,與五年級的他們距離甚遠的世界——只為滿足耳目之欲的、蜂狂蝶亂的世界。
 
總之那是不對事情。
  
——而Lust喜歡這些。
 
於是大家一致地認為,Lust是個壞學生。女生不喜歡靠近他,故意罵他噁心,向老師打小報告,然後對他的衣著指指點點;男生則是暴力相向,把Lust堵在廁所裡用冷水淋濕他,故意把他推進女廁和女更衣室,還每天強行檢查Lust的書包。
 
當然,Lust有解釋那只是愛情小說。
 
「那是女生看的書。難道Lust你是女孩子嗎?」
   
大家都這麼說。
 
僅僅因為大家都這麼說。
 
Lust沒有告訴老師和父母,他認為應該自己處理,畢竟還有一年升上中學了,所以也應該學著獨立。
 
Lust在這種情況下還是微笑著,嘗試著與大家溝通,有些人也開始壯著膽子與他聊天。
 
但在某天「例行的」書包檢查時,男生們在Lust筆袋中找到一把有著心形圖案的全新尺子——事情就崩壞了。
 
尺子被認定是「女孩子的東西」並被當場折斷,然後Lust就被男孩子們強行帶到廁所、脫光衣服綁在水管上,名正言順是「檢查Lust的性別」,但大家都很清楚,這不過是另一種羞辱Lust的方法。
 
原本那些男孩子們還圍著赤裸的Lust,商量著要把他就這樣帶到走廊去讓大家看。
 
「請住手,不然我就找大人來了。」
 
淡淡的聲音在廁所中響起。在Lust的記憶中,那是第一次有人阻止——看過去,是那個心靈一片空白的Ink。
 
當時Ink四年級,但因為藝術作品在校內獲奬無數,成為了老師的寵兒——加上Ink自身的性格問題,大家都不敢欺負他,於是男生們就立刻跑了。
 
Ink放下Lust後,就站在原地等Lust穿好衣服——而Lust沉默着整理好後,看向了Ink。
 
「為什麼要幫我?」當時Lust強忍著痛苦,微笑著看了一眼空白的怪物,並穿上了平日嫌棄的學校外套遮掩傷痕。
 
「那是不對的,必須阻止。」Ink以空洞的目光看著Lust,用毫無起伏的聲音道。
 
「不怕也被欺負嗎?」Lust照著鏡子,看到臉上的傷痕後又沉默了。
 
Ink沒有回答,只是轉身離開了。
 
也是,哪有人不怕被欺負的。Lust自嘲地這麼想著。
 
那天回家後,父母發現了Lust臉上的痕跡,驚慌失措地詢問遍體鱗傷的Lust發生了什麼事——Lust卻只覺得累了。
 
「我不想去學校了。」
 
Lust哭泣著,縮在床上渾身顫抖。
 
那之後直到暑假,Lust都沒有去學校。Lust知道自己在逃避問題,而且也很狡猾——說不定,下一個被欺負的就是救助他的Ink了。
 
但一想到要回那個地方,Lust卻無法踏出門口一步,父母也因此整天愁眉苦臉地嘆息。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Lust想強迫自己振作起來,強迫自己踏出門口散步、放鬆自己——但都是徒勞,Lust只覺得自己越來越沒用和愚蠢。
 
終於,在某天看電影時,Lust看到了主人公說「不高興的話,去酒吧放鬆放鬆不就好了」,而酒吧裡的人也真的很開心的樣子——然後腦裡就出現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在某個晚上,父母不得不去參加一個社區聚會,留了Lust自己吃晚飯。
 
冰箱裡有晚飯,Lust只要簡單地熱一下就好,但父親怕Lust吃不下,便偷偷留了些零花錢讓他自己叫外賣——而Lust卻拿了零花錢,穿上自認為最好看的衣服出門了。
 
在學校背面不遠處,有一個紅燈區。Lust不知道哪一所酒吧好,只是找了一間窗戶閃爍著彩燈的、名為「Grillby's」的酒吧進去了。
 
事實上那個區域裡,叫「Grillby's」的店鋪不止那一間。靠近學校的、全年齡的Grillby's酒吧,還有街角充斥著暴力的、陰暗的Grillby's Pub,當然還有出了名價目昂貴、與蜘蛛們搶生意的Grillby's咖啡館。
 
這麼令人混亂的取名方式無非是因為男性火焰怪物基本都叫Grillby——那是個完美的名字,不是嗎?
 
Lust進入酒吧後,附近的大人們都奇怪地看著他,咕噥著「這可不是小孩子的遊樂場」,卻沒有阻止。
  
店內一眼可見的混亂和牆邊人們的激情讓Lust有些臉紅,但因為平常已經在虛構作品中接觸過類似畫面,所以也沒太大反應。
  
直到Lust坐到了吧台旁,穿著漁網衣的酒保——店主Grillby才露出了困惑的笑容。
 
「你怎麼進來的?這裡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Lust支支吾吾地解釋,自己只是想放鬆,會付錢的之類,Grillby卻搖搖頭,問:「為什麼?放鬆的話你有很多地方都可以去,而且學校——」
 
「學校怎樣都可以吧。」Lust的聲音在顫抖。「反正大家都討厭我。」
   
Grillby一愣,旁邊的人也停下動作看了過來。酒保摩挲著下巴,拿出了一瓶調酒用的果汁倒了一杯給對方。
     
「……說來聽聽。」
    
×××
  
「Lust,老兄,起來了。」
  
感覺到自己被某人推著肩膀,Lust這才迷迷糊糊地從吧台上起來了。
 
Fresh正靠在吧台上看著Lust,墨鏡上正顯示著「UOK?」*——而指間正夾著一枝已經點燃的自製煙捲,白煙飄散於空氣中。
 
「我哥——呃,Geno傳訊息來說Raspberry老大九點要開宿舍會議,缺席直接處罰——你還好嗎?」
 
Lust隨便應了一聲,剛才那杯酒後勁太大,讓他頭痛欲裂。不過這裡人聲嘈雜、音樂又大聲,真虧他剛才還能睡著——撐著頭看著Fresh一口接一口地吸入那些氣體,Lust微微瞇起了眼睛。
 
「你很焦躁。」Lust看了一下手機時間,晚上八點十五分,還好可以再待一會。
 
「這一點都不炫酷,你知道嗎。」Fresh撐著頭笑著,腿無法自控地抖動,一邊說著話一邊從嘴裡吐出煙霧,同時不自覺地用姆指磨蹭眼眶邊緣那些紫色痕跡。
  
「……要這樣來保持正面一點都不酷。」
 
「Fresh,距離聖誕節還有一個多月,你一年比一年要焦躁——給我,別吸了,你想進醫院嗎。」
 
Lust嘆息著,搶過Fresh的煙放進煙灰袋,Fresh只是繼續笑著,也沒反抗。這時身為調酒師的火焰怪物遞來兩瓶寶特瓶果汁,並順手捏了下Lust的臉。
 
「給你們醒醒腦,等會兒趕緊回學校。」
 
Grillby笑著,如同多年前的那天。
 
Lust記得那天是他第一次真正地與人傾訴。
 
他哭著,嘶吼著說同學們怎麼對待他,Grillby's酒吧少有地安靜了。
 
「那你覺得我們很好嗎?一群酒鬼,娼/妓,癮君子——」
 
「至少你們在這裡很快樂,不是嗎?」
 
對酒鬼和癮君子來說,酒和毒品是快樂的泉源。
 
娼妓,是因為客人渴求著愛、渴望有人愛他們才存在的。
 
而酒保先生——店主為他們提供了生存的場所。
 
至少Lust是這麼跟他們說的。
 
「……你不覺得這樣很可悲嗎?」
 
其實他們的理由是更為直接的,但大家也沒法與Lust計較什麼,有些事讓他自己慢慢明白的好。
 
Grillby只是嘆息著,輕撫著Lust小小的腦袋。
 
「……如果來這裡能令你放鬆的話,我歡迎你來,但不准做違法的事。明白嗎?」
 
對方撫摸他的頭時、那手掌傳來的灼熱觸感讓Lust難以忘懷。
 
那之後Lust來得十分頻繁,有時候白天沒開門,Grillby也會開門讓他進來坐坐,果汁也永遠都只收成本錢。
 
店裡的客人也沒有太過排斥Lust,只是有時候會因為Lust是小孩而有些顧慮而已。他們教會了Lust打扮自己,也教會了Lust一些簡單的自衛方式,教他保護自己。
 
他們也告訴Lust不要理會那些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看自己喜歡的小說、用可愛的文具根本就沒錯,這和Lust是不是男孩子根本就無關。
 
那個暑假Lust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他變得更加自信,花了更多心思去打扮和挑選喜歡的東西,但畢竟零花錢也沒這麼多,他也學會管理自己,變得更加的成熟。
 
回到學校後,Lust已經不再怕那些人了。同時,他與Grillby關系越來越好,最終在升上中學時確立了關系。
 
——「話說回來,有個你們的學弟來店裡了。」
 
這時候Grillby的話把Lust從記憶的海洋中拉回。
 
Lust和Fresh都一愣,學校裡可沒其他人敢來這個店裡,即使是Fell等也是去另一家以暴力著名的Grillby's的,Sans也是去家庭向的Grillby's,怎麼突然有其他學生來這裡呢?而且是Lust和Fresh的學弟——
 
先不說十三年級的Lust,如果也是十年級的Fresh的學弟就代表那人年齡十分小,也就是初中的程度而已——Lust不太贊成學弟們來這種地方,當年的他只是例外,是幸運而已,萬一當年的其他人不是那麼溫柔,他根本就不可能還站在這裡。
 
「在哪?」
 
環視了好一會,也沒找到有學校的人在——太亂了。Grillby指向一邊似乎在玩懲罰遊戲、被人團團圍住的桌子,Lust和Fresh走近那兒,看到的人卻讓他們錯愕地瞪大了眼睛。
 
「我贏了,大叔你蠢死了,自罰一杯!」
 
「知道了啦,被寵壞的小鬼——」
 
「我才沒有被寵壞啦!會說出這種話的你才是被寵壞那個吧?」
 
是Euphoria。
 
Lust撥開人群,愕然地叫了一聲對方:「Euphoria?」
 
那小孩轉過來——眼睛有著荷花般的圖案,加上剛才狂妄的發言,的確是Euphoria沒錯。
 
「晚上好啊,Lust學長和Fresh學長。」
 
Euphoria笑瞇瞇地打著招呼,讓Lust莫名地有些生氣。
 
「你在這裡做什麼?——不,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說書人老師他們呢?」
 
「我出來找人啊,我和朋友約在這裡等。」Euphoria無辜地眨着眼睛,對Lust生氣的樣子有些疑惑不解,也沒完全回答Lust的問題。
 
「但你——」Lust急了,剛想說些什麼,Euphoria卻從沙發一躍而下,鑽進人群一下子不見了。
 
「我朋友到了,晚點見啦!」
 
「等一下!」
 
Lust再次拉著Fresh衝出人群,幾個熟客卻告訴Lust那小孩已經出門外了。
 
「抱歉,Grillby,這次記我賬上吧!」匆匆忙忙地與戀人道別,Lust和Fresh立刻出了店外到處尋找著Euphoria。
 
會約一個小孩到那種酒吧等待能是什麽正經朋友,Euphoria一向比較天真,被騙了怎麼辦?——的確,Euphoria是常常說些討厭的話,還請人吃有致幻成分的蘑菇餅乾,但他心智未成熟也是肯定的事。
  
「那邊。」Fresh拉了一下Lust的衣服提醒,他墨鏡上正寫著「WOAH*」表示震驚。
 
Lust看過去,一瞬間也嚇了一跳。
  
一個羊形怪物正牽著Euphoria的手散步似地走著。
 
那個羊形怪物是女性。Lust有一瞬間以為他看到了Toriel皇后,但仔細一看,那個女性的毛和眼睛都與Toriel皇后不一樣——Toriel有著雪白而柔軟毛髮和黑色眼瞳,這位女位則是悄微泛黃的毛髮和金色橫瞳。
 
只是人有相似而已。
 
Lust和Fresh遠遠跟著,看到Euphoria和那位女性有說有笑的就更困惑了——他們像是老朋友一樣,像一位長輩與小孩逛街,但……令人不安。
 
無論如何,那個氛圍都與紅燈區格格不入。
 
這時那兩人突然轉彎,拐入一條小巷,Lust他們只得趕緊跟上——來到巷口,卻看到那位微笑著的女性從懷裡拿出幾盒蘑菇——Lust和Fresh都愣了。
 
借著頭頂紫色的霓虹燈,Lust看到一些熟悉的東西。
 
除了普通的食用蘑菇外,還有一些小小的、看似樸素的蘑菇。
 
是迷幻蘑菇*。
  
×××
  
之後Euphoria背著那些東西跑回宿舍,Lust和Fresh也不得不回去,畢竟九點有宿舍會議。
   
等Lust和Fresh他們所有人都坐在宿舍客廳裡時,Raspberry正好在拿著一份資料、一副煩躁的樣子。
 
「下週一開始的期中假,有誰會留在宿舍不回家?」
  
結果大家都舉了手。
 
Raspberry嘀咕著什麼,在資料上記下,然後又嘆了口氣宣布:「期中假我們會有宿舍旅行,全部人都必須要去,包括被禁足的傢夥們。」被禁足的傢夥指的分明是Ink和Epic,上次的變化事件可是轟動了全校。
 
大家的情緒一下子被激起了——一些人興奮地問去哪,一些人卻是抱怨老師不早點說,Lust和Fresh卻說不出話來。
 
Euphoria的事該怎麼和老師說?先不提老師們會有什麼反應,Euphoria有說書人和占卜師兩個護盾,說不定他們說不成不止,Euphoria還會因為被寵溺而繼續錯下去。
  
「所有人給我閉嘴!」Raspberry讓大家安靜下來後,再次看著資料道:「這次是四天三夜遊樂園之旅。」
   
學生們再次歡呼,Raspberry再次暴躁地吼了一下讓他們安靜。
 
「……那個遊樂園叫Fluffy Wonderland,坐火車兩個小時左右就到了。」Raspberry說到這裡一頓,有些猶豫地說:「是Euphoria家開的,這次費用他們家包了。」
 
大家一愣,這才想起上次校報訪問中,Euphoria就說過自己家開遊樂園——而Euphoria則是事不關己似地晃著腳。
  
「接下來我派一下分組名單,這次旅行你們三人一組……」
 
Lust已經聽不進Raspberry說的話了,緊緊盯著Euphoria。
 
Euphoria正微笑著看他。
 

   

  
×××
  
*「UOK?」「WOAH」:「UOK?」為「You OK?」,你還好嗎的意思。Woah則是哇哦。
 
*「迷幻蘑菇」:毒/品,食用之後會產生幻覺,而且會變得超興奮超級開心,總之會嗨到不行,效果比大麻強勁但沒有副作用,想象力也會變得超好、可以控制眼前景象扭曲等,以網絡資料來看一些服用者更會說「進入魔法世界了一樣」。

九歌魚

【UT/寄宿學校paro】十、Euphoria喜歡在萬聖節為所欲為這個傳言是真的嗎?(上)

*劇情意外地沉重,為什麼呢……
*時不時有論壇體之類的東西(?)混入。
*設定請點Tag裡的 UT寄宿學校 看(Lof才有,B站的沒有)。
*有自家AU。
*標題參考了《告訴我!辣妹子醬》。
*OOC,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啥。
*此篇為萬聖節特別篇。遲到了。

十、Euphoria喜歡在萬聖節為所欲為這個傳言是真的嗎?(上)

Lust在夢中驚醒過來時不自覺地尖叫了一聲,直接嚇到了旁邊正在看書的Geno,坐在對面的Fresh和Epic也奇怪地看了過來...

*劇情意外地沉重,為什麼呢……
*時不時有論壇體之類的東西(?)混入。
*設定請點Tag裡的 UT寄宿學校 看(Lof才有,B站的沒有)。
*有自家AU。
*標題參考了《告訴我!辣妹子醬》。
*OOC,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啥。
*此篇為萬聖節特別篇。遲到了。
  
   
  
十、Euphoria喜歡在萬聖節為所欲為這個傳言是真的嗎?(上)
  
  
  
Lust在夢中驚醒過來時不自覺地尖叫了一聲,直接嚇到了旁邊正在看書的Geno,坐在對面的Fresh和Epic也奇怪地看了過來。
 
「怎麼了?做噩夢了嗎?」
 
Geno給書夾上書簽,擔心地察看著正捂著眼睛、大口大口地喘息的Lust,給他遞來了瓶裝水。
 
「這一卡車廂有點吵,沒辦法。」
 
聽著Geno說的話,Lust這才想起他們在乘火車——對了,他們在宿舍旅行途中。
 
「……我做了個大家被人抓走的噩夢。」Lust接過水、低聲道了謝後直接灌了一大口,低下頭後看到神色有些不安的Geno一愣,隨即又立刻想起對方不喜歡這種大家消失不見的話題——畢竟都是十三年級的同學、又同為住宿生七年了,不可能不知道——而且是他們剛進中學、開始住宿時,被學長們捉弄才知道的。
  
那幾個喪心病狂的學長趁早上起床前把Geno的鬧鐘調遲,結果Geno起床時看到大家都不在,不安到直接來了個哭暈加吐血套餐,而且平常定時吃的藥也遲了吃,最後Geno因為身體不適請了假兩天,那幾個學長也被Alter和Raspberry教訓得特別慘。
 
「抱歉……」Lust尷尬地偏過頭,Geno只是笑著搖搖頭表示不在意。
 
再和幾人聊了一下,Lust又把手撐在扶手上、托著頭思考這幾天發生的事。
 
首先是Fresh吸大麻越來越頻繁,然後就是Euphoria持有迷幻蘑菇的事,還有宿舍旅行。
 
Euphoria的事Lust再三思考了後只告訴了同房的Nightmare和Reaper,還有家族親戚裡有警察的Raspberry。Nightmare的觀察力十分強,心思又比較縝密,加上他作為壞蛋俱樂部的部長也沒少處理過這種事情;而Reaper和Raspberry是老師,Reaper雖然看起來不太靠譜,但其實還挺有責任心的,Raspberry也是,雖然總是很兇,但人也比較警惕,一旦發生了什麼事他和Reaper也可以及時告知其他老師。
 
沒有告訴平日最關心學生的Alter老師,是因為Alter很有可能會用直接談話的方式去阻止Euphoria,那可不好。
 
Lust半瞇著眼看著坐在左前方的Euphoria,他正在和別人一起用平板電腦下棋,那囂張的樣子讓Lust無法將他好幾年前那個半夜三更哭醒全宿舍的新生聯繫起來。
 
那時候的Euphoria多好玩啊,整天抱著個泰迪熊跟在人屁股後走,平常安安靜靜的但又總是傻呼呼地笑,捏一把他的臉還會委屈地發出幾聲嗚咽,明明才二年級手卻很巧,總做些小小的娃娃給學長前輩們,還常常找些故事書和Blueberry捧著來唸——
 
Lust終於明白別人說的「小孩子長大就不可愛」是怎麼一回事了。看到Euphoria吃起了含有蘑菇碎片的餅乾,旁人的目光都有些奇怪——大家都知道那蘑菇有問題,致幻和興奮劑成分讓人敬而遠之。
 
而Euphoria肯定是知道的。Lust想起前幾天在紅燈區看見的那個女人——那個羊形怪物,雖然和王族很像,但仔細一看後根本就不像,只是外形相似,而且她還散發著令人不安的氣息。
 
「好了,你們安靜點——這裡還有其他乘客呢。」這時說書人拿著一疊小冊子站起來了,讓大家安靜後便開始分發那些小冊子:「現在我發的是遊樂園的導覽冊,上面有地圖和電話等資料,不要不見,不見了向工作人員再索取一份。還有因為萬聖節快到了,所以樂園裡在搞活動,這點注意一下,發生了什麼事——要是情況允許,不要急著大喊救命然後叫老師之類,請先確認是不是活動內容一部分。」
 
正常老師會叫學生不要求助的嗎?Lust發出了幾聲隨便的應答聲,翻看著導覽冊——都不知道說書人知不知道Euphoria的事。
 
但感覺即使他知道了也不會多加理會。
 
嘆了口氣,Lust把小冊子塞到背包中後就繼續等下車了。
 
×××
  
遊樂園建在山上,大家乘纜車上到頂就是與世隔絕的美好世界。
   
因為宿舍算是一個團體,大家乘完纜車就有面包車來接人先去住宿處了。
  
「好了小鬼們,全部安靜,不然旅行完的那天我要你們用走的下山。」Raspberry一如往常地先放了狠話,然後才開始說重點:「因為酒店的房間不夠,所以這次Euphoria家為我們準備了客房——聽到了嗎?我們住的是別人家。最好都給我收斂一點,別亂搞什麼花樣。」
 
Blueberry聽了用力搖著Euphoria,興奮地說著「在Eup家裡過夜!」之類。
 
但知道Euphoria暗中在做什麼的人卻顯得有些警惕。尤其是Raspberry和Nightmare,眉頭還緊緊皺著。
 
到了Euphoria的家後,大家先是為這個家的大小驚嘆了一下,然後有傭人出來領大家到客房,還是三人一間,只是這次分組了而已。
 
Lust和Dream還有Alter老師一組,雖然Dream給了人一種過於早熟的印象,但性格的確很不錯,更不要說出了名好人的Alter老師,所以很令安心。
 
Fresh和Epic還有Cross一組——其他人看到他們一個房間時直接斷言他們絕對會拆家,老師們則是一副「沒毀滅世界就好」的樣子。
 
而Nightmare和Ink一個房間。同組的Euphoria有自己的房間,意味著Nightmare和Ink兩個要單獨相處三個晚上。校內兩大勢力龍頭一個房間,沒吵架已經謝天謝地了,但隔壁房間的Epic和Cross還是立刻拿了個玻璃杯試圖偷聽。
 
Geno、說書人和額外參加的Sans則相處融洽……只要大家無視房間裡不斷的雙關笑話比賽和笑聲就絕對沒問題。
 
占卜師和Reaper、Fell這個分組則是讓Fell直接抓狂了——「憑什麼要我和兩個袍子怪一組!」然後Fell就被兩個老師微笑着拖進房間了。
 
Raspberry和Killer還有Dust一組的理由十分明顯,Raspberry還特別叮囑兩人不准搞事,讓Killer和Dust不約而同地砸了下舌。
 
最後就是Horror、Error和Blue——一開始Error抗議了好久,但Blueberry再三保證「絕對不碰不吵Error哦!」Error才消停了點,他信任Horror是因為Horror除了總是餓鬼一樣還有說奇怪的話還算正常。
  
收拾了一下行李,大家就Euphoria的家作為話題聊了一會——Euphoria家空間特別大,在外面看感覺像一些十九世紀貴族的家,傢俱等卻不算豪華,但Raspberry認出了是某家以實用著名的國際公司出品的後大家的話題又轉到Euphoria家是不是有礦這種無謂話題上。
 
然後再過了大約十五分鐘,老師們估摸著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便簡單說了一下規矩和六點回來吃晚飯、不回來吃飯的話要提早傳訊息說一聲等規矩就直接出發了。
 
×××
 
「你們想去哪兒?」Alter這麼詢問著,他們正在和Geno的組別乘園內的遊覽列車,打算先玩一些柔和的活動當熱身,加上Geno有不少設施不能玩,所以想陪陪他,Lust和Dream也沒有異議。
 
「童話4D劇場好像不錯?」Lust用手機在網絡上查了一下,用不確定的語氣道:「是坐小卡車在室內觀看的,在網上頗受好評。」
 
「如果要玩那個的話要準備外套之類。」說書人用懷念的神色笑著:「中途那個小卡車會噴你一臉水,而且空調很冷,要注意一下。」
 
大家這才想起說書人也是Euphoria的親戚。
 
「老師有推薦嗎?」Dream期待地問——這似乎是他第一次來遊樂園,Nightmare同理。
 
說書人苦惱地歪頭想了一會,一會後又說了幾個地點。
 
「彼得潘工作坊*,做自己專屬玩偶的——還有幽靈之家,在樂園裡兩個鬼屋之間這個比較柔和,走完之後會有種自己剛看完一部淒美的電影一樣……」
 
說書人一邊說著,Alter就一邊在小冊子中記下——然後再三商量後便決定要去童話劇場,並在途中遇到了Horror他們,便一隊人一起去了。
 
童話劇場是那種典型的遊樂園室內卡車巡遊,一個卡車可以坐三個成人——代表每組人都要坐一個卡車。
 
大家都沒所謂,唯獨Error拼死抵抗。
 
「拜托,Error,要不我坐開一點讓你——」
 
「不要。」
 
Error對這種肩膀碰肩膀的座位強烈抗議——最後在工作人員困擾的目光下、還有其他客人驚訝的竊竊私語中被微笑著的Alter和說書人架起塞進小卡車並按在安全欄下。
 
「Error,安靜點,有其他客人在。」Alter用有些生氣的樣子比了個安靜的手勢,讓幾乎要發出卡機式低吼的Error收斂了一點。
 
畢竟大家都不想惹Alter老師發火。
 
×××
  
Fresh有些不知所措。
 
他剛從鬼屋中出來,就發現同組的兩個夥伴突然不見了。
 
Epic和Cross的確是會玩得特別瘋的好朋友,但他們絕不是那種會讓十年級學弟獨自一個的人,因此Fresh詢問了工作人員,是不是還有人沒出來——工作人員卻困惑地說鬼屋裡已經清空、準備給下一輪客人了。
 
Fresh試過給兩人發訊息——過了一小時還是未讀。
 
在樂園中晃來晃去的同時,又遇到了身邊圍著低氣壓的Raspberry。
 
「Dust和Killer在排隊時直接溜了。在我眼前。」Raspberry黑著臉道,說話時還有點咬牙切齒的味道。
 
Fresh聳聳肩,也說:「我們玩完鬼屋Epic老兄和Cross bro就不見了。」
 
Raspberry聽了一愣,Cross和Epic的確也很麻煩,但他們在麻煩的前提下做好了自己的事,算是好學生了。而且先不說Epic,生性認真的Cross也不會隨便丟下人不管。
 
「會不會走散了?」Raspberry拿出手機在老師的群組通知了一下其他人有不見的學生,然後從Fresh口中得到否定的答案後樣子有些古怪。
 
……該不會真的都玩瘋了吧?
 
×××
  
在一系列的爭論和強迫性遊戲之後,Fell、占卜師和Reaper來到一間咖啡店坐下,咖啡館似乎是萬聖節限定的,到處都是墓碑、棺材,架上一瓶又一瓶的灰塵取代了原本的咖啡豆罐,瓶上還特意標註了「怪物灰塵」、「人體骨灰」和名字等。
 
店員比起普通咖啡館那些精神抖擻的年輕人要恍惚很多,在櫃台撐著頭看著一瓶灰塵,Fell想點飲料時也叫了對方半天、他這才回過神來開始工作。
 
「搞什麼啊,那個店員在演戲嗎?」Fell回到座位,煩躁地抖著腳,結果被Reaper和占卜師一人一腳踩住不讓抖。
 
「非常抱歉,先生。你的兩杯拿鐵和一杯巧克力。」這時店員過來了,不恍惚的話手腳還是挺快的——Fell注意到對方叫「Reteller」。
 
「Teller」是Euphoria、說書人和占卜師他們家的家族名,就像是說書人(Storyteller)和占卜師(Fortuneteller),而Euphoria似乎有另一個名字——「Teller」同時是說書人那個神秘集會的名稱——但占卜師沒什麼反應,大概是巧合而已。
 
「我去個廁所。」拿鐵沒喝幾口,占卜師突然這麼說著站起來了——Fell翻了個白眼,骷髏上什麼廁所,占卜師分明是想吸煙了而已。
 
桌邊安靜了。
 
Fell開始後悔自己叫了巧克力奶,太膩了,上面有一坨奶油。
 
Reaper叫的拿鐵很快就喝完了,他覺得不夠便又叫了一杯冰咖啡用吸管呼嚕呼嚕地吸著、同時又滑著手機。
 
「Epic、Cross、Dust、Killer不見了。」看到訊息的Reaper悠悠地道。
 
Fell露出些許訝異的表情,但很快又回復平常的神色,不耐煩地道:「是玩瘋了吧,他們幾個本來就是這樣。」
 
「希望是這樣。」Reaper笑著繼續滑著手機。「不用我去收割就最好。」
 
Fell再次對老師翻了個白眼。
 
這樣靜止了一會後,Fell才發現店裡的客人只有他們——然後占卜師已經二十分鐘沒回來了,即使是抽煙也太久了。
 
Reaper似乎也發現了,放下咖啡默默往單人廁所走去——但在門前卻沒聞到菸味——他在門前敲了敲,笑著問:「占卜師——你被沖走了嗎?」
 
沒有回答。
 
Fell站了起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Reaper也微微皺起了眉,但仍然笑著再次敲了敲門。
 
「這可不好玩,開門。」
 
店裡又安靜了一會,然後廁所門鎖咔嚓了一聲。
 
Reaper打開了門。
 
然後一瞬間幾隻手立刻把他拖了進去。
 
門再次關上、鎖住。
  
Reaper就這樣消失了。
   
Fell怔怔地站在原地,一臉錯愕。
 
×××
 
Nightmare第一次來到遊樂園,還有Euphoria這半個園主帶著,除了玩過山車時直接尖叫嘔吐外可以說玩得十分高興——但又不敢那麼盡興。
 
一開始他對與Ink還有Euphoria一個分組不是很高興,畢竟他和Ink可以說是六年冤家(?)了,壞蛋俱樂部和明星戰隊之間關係一直說不清,說同為正義的夥伴也不是,但又不能說是完全對立,加上之前Ink才計劃了變化事件,Nightmare知道後一直都很生氣,即使Dream特意來求情也沒用。
 
而Euphoria——Nightmare以往和他沒什麼特別交流,硬要說的話也只是六年前Blue帶著Euphoria來安慰他、然後Euphoria給了他餅乾而已。但Lust卻告訴他Euphoria在入夜後出現在紅燈區、且持有迷幻蘑菇——持有毒/品。
 
Lust和他都清楚迷幻蘑菇並不是特別重要的部分,校内吸大麻的多得去了,這種情況下迷幻蘑菇這種無副作用的毒/品就顯得無足輕重。
 
最重要的是,為什麼Euphoria要那種蘑菇,與他交易的女性又是誰。
 
不排除Euphoria又是用來做點心,之前他就有用過致幻性蘑菇做曲奇餵Epic的事跡。
 
但現在重要的是另一件事。
 
下午六點時在Euphoria家吃晚飯,不回來要通知其他人,大家一開始就這麼說好了,但現在桌邊卻有六個人不在——而且是在毫無預警下不見的。
 
Epic和Cross在玩鬼屋時無緣無故就消失不見了。
 
Dust和Killer故意在Raspberry身邊溜走之後也再也沒有出現。
 
唯一有線索的就是占卜師和Reaper了。
 
據Fell說,占卜師進入單人廁所後就沒有再出現,Reaper去查看時卻被幾隻手直接拖進去——等Fell用骨頭刺穿門鎖、破門而入時,單人廁所裡卻空無一人。
 
晚飯大家吃得很不安穩,而Euphoria也對此一無所知的樣子。
 
「說不定是萬聖節的惡靈在搗蛋。」Euphoria小聲咕噥著,聽著像是在開玩笑,但臉上不安的神情盡顯在人前,所以大家就理解為他想放鬆氣氛了——但現在大家可不想放鬆。
 
「好了——我希望大家先回到房間洗漱、鎖上門,如果不是認識的人來敲門千萬不要回應,即使是認識的人來也要再三確認,好嗎?」在餐廳裡,Alter用勉強的微笑向大家說著。「如果發生了突發事件,必須從房裡出來就絕對要團體行動。」
 
——要是天亮了還不見人就報警。
 
老師們是這麼決定的,入夜後樂園會關門,然後員工和老師會一起徹查樂園和酒店。
 
大家輪流洗漱後,聚了在Lust和Dream他們的房間裡鎖上了門,小聲地談話。
 
Alter、Sans和說書人出去搜索了,只留下Raspberry一個老師和其餘九位學生在屋內。
 
「Euphoria,你父母知道这件事嗎?來到後都沒看見他們。」Blueberry小聲問道,手裡擺弄著一個從Euphoria房間拿過來的玩偶。
 
「父親在另一個城市開會,大概已經知道這件事了。母親的話我不知道她在哪。」Euphoria悶悶不樂地說著:「反正她又去參加什麼聚會了啦。」
 
其他人聽了後都奇怪地看向Euphoria。
 
Euphoria一直都表現得很戀家——六年前,二年級的他剛來到寄宿學校時幾乎每晚都會哭,希望能夠回家,但這種思鄉很快就轉移到了作為親戚的說書人和占卜師身上,天天跟在他們身後,讓大家都看得出Euphoria對家人有著強烈的依賴感。
 
但Euphoria現在卻用一種疏離的語氣去談論父母。
 
「你母親在做什麼你不知道?」Raspberry挑起了眉骨,但並不是質疑對方,只是奇怪而已——Euphoria卻猛地起來了。
 
「為什麼我非得知道不可呢?」Euphoria皺起了眉,站起來瞪著Raspberry,樣子似乎是不太高興——生氣了。
 
Raspberry一愣,然後也皺起了眉:「我只是問問。」
 
「我不信,你明明是故意的!」Euphoria好像突然情緒失控了一樣,一把搶過Blue手中的玩偶開了門直接出去——Raspberry立刻拉住了他。
 
「不要單獨行動——」Raspberry話還沒說完,就被Euphoria甩開了手。
 
「這裡是我家!會不會有事我還不知道嗎?!」Euphoria低吼著,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用力關上了門,聲音響徹走廊。
 
客房一片寂靜。
 
Blue和Dream目瞪口呆,Fresh墨鏡上顯示著「OMG」,Geno則露出了擔憂的樣子,Lust和Nightmare只是對視了一眼搖搖頭,其他人也神情各異。
 
Raspberry深吸了一口氣,走到床邊找了個枕頭用全力打了一拳,枕頭開口立刻噴了旁邊的Horror一身羽毛。
 
「……我去把那個被寵到無藥可救的小鬼帶回來。」Raspberry挽起袖子就要出門,Nightmare等人想阻止也沒有用。
 
房間裡由十個人變成了八個人。
 
其實Euphoria發脾氣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有同學和老師失踪肯定會不安的,更何況這就發生在Euphoria自己家裡,而平日依賴的說書人和占卜師不在身邊,在壓力和大家的質問下,不爆發才奇怪。
 
Nightmare頭痛地鎖上了門,正想和大家收拾一下被打出羽毛的枕頭,燈就熄滅了。
 
Fell罵了句髒話,然後立刻被Geno用枕頭抽了——在學弟面前說什麼呢。
 
「停電?」Nightmare皺著眉按著燈的開關,沒反應,Error開手機查看了一下,WiFi也沒了,但窗外可以看到遊樂園那邊還有燈光的。
 
——停電的只有這邊。
    

 

×××
*「彼得潘工作坊」:為極樂之下的彼得潘玩具店和三次元中一個叫Build a Bear商店的混合體。Build a Bear是讓人製作客製化玩偶的商店。

九歌魚

寄宿學校paro人物設定(2.5)台詞補充

上次忘了要寫一句台詞(每個人物都有一句),在這裡補上。
  
Fell「這他媽一點也不好笑!」
  
Killer「哈……你不覺得這樣很累嗎?每天都要這樣應酬那些人……」
 
Lust「我到底哪裡不對勁?你可以 詳 細 地 告訴我嗎?這位先生♡」
 
Euphoria「我才沒有被寵壞啦!會說出這種話的你才是被寵壞那個吧?」

上次忘了要寫一句台詞(每個人物都有一句),在這裡補上。
  
Fell「這他媽一點也不好笑!」
  
Killer「哈……你不覺得這樣很累嗎?每天都要這樣應酬那些人……」
 
Lust「我到底哪裡不對勁?你可以 詳 細 地 告訴我嗎?這位先生♡」
 
Euphoria「我才沒有被寵壞啦!會說出這種話的你才是被寵壞那個吧?」

lindsayyyyy
rue快憋尿憋死了 你快回去!...

rue快憋尿憋死了 你快回去!


27/100


rue快憋尿憋死了 你快回去!



27/100







音乐随身听

【电子后摇】Organic Stereo - The Frog Princess

Organic Stereo是电音后摇Euphoria主脑森山裕之的个人Acoustic Electronic计划。

Organic Stereo的音乐绚丽缤纷,纯真灵动,电子音符跃动奇异的幻觉和意识流碎片,像时光倒流,让青春重返。森林、流水、鸟鸣、微风、清晨的薄雾与微光,织成成一幅幅流光溢彩的画卷。

【电子后摇】Organic Stereo - The Frog Princess

Organic Stereo是电音后摇Euphoria主脑森山裕之的个人Acoustic Electronic计划。

Organic Stereo的音乐绚丽缤纷,纯真灵动,电子音符跃动奇异的幻觉和意识流碎片,像时光倒流,让青春重返。森林、流水、鸟鸣、微风、清晨的薄雾与微光,织成成一幅幅流光溢彩的画卷。

チハヤ

【神经病暗黑硬核乙女游脑洞】当Euphoria全员性转…

大家好我还是BT蛾。
和我比较熟的小可爱都知道我是个hentai,而且是抖s】曾有危险发言“很多抖M女主都玩不下去 认真 我想玩那种女主是抖s的游戏蛙 拔作也成 性转前田智明那种bt也成 饥不择食.jpg”
玩过Eu之后同时被动人心弦的纯爱和残酷的凌辱画面所震撼,同时也因为是玩过的第一部gal【…玩过NTY之后对staff很感兴趣然后就…】一直念念不忘 总想着要是有哪个社出一部清/新/脱/俗的类似乙女游就好了  于是有了这个神经病脑洞。在性转小天使们的时候一些人物做了较大的改动,原作粉不要打我x【
【所以看见钟表社新作gal...

大家好我还是BT蛾。
和我比较熟的小可爱都知道我是个hentai,而且是抖s】曾有危险发言“很多抖M女主都玩不下去 认真 我想玩那种女主是抖s的游戏蛙 拔作也成 性转前田智明那种bt也成 饥不择食.jpg”
玩过Eu之后同时被动人心弦的纯爱和残酷的凌辱画面所震撼,同时也因为是玩过的第一部gal【…玩过NTY之后对staff很感兴趣然后就…】一直念念不忘 总想着要是有哪个社出一部清/新/脱/俗的类似乙女游就好了  于是有了这个神经病脑洞。在性转小天使们的时候一些人物做了较大的改动,原作粉不要打我x【
【所以看见钟表社新作gal《失眠的羊与孤独的狼》男性角色比女角色还多而且羊指的是男主之后就一直期待哪天钟表社出个乙女品牌可能真的会有一股清流出现x不过还没见过他家有会以女性视角写东西的脚本师呢】

【故事】
那处牢笼,是地狱还是乐园?
在模糊间醒来的少女高远惠月,发现自己和青梅竹马帆刈明、班长安藤将辉、学弟莳羽悠生、英语老师葵真纪、学生会长白夜凛、同班同学真中合人身处一个从没见过的白色房间里——
「接下来开始游戏」
为了从这个房间逃出去,惠月必须要作为“开锁者”把其中一名男主人公设定为“钥匙孔”,进行指定的行为以“开锁”。
对那种极其反常荒谬的过激且背德,甚至违反性别常规的行为的内容,将辉在盛怒之下大声斥责着“谜的声音”。
突然间房间暗了下来。
即便是冷静的惠月也差点叫喊出来,她听见后方学弟已经发出了惊慌的哀鸣。
当白色空间再次被白色光芒笼罩时,跃入他们的眼帘的,是被奇怪的拷问装置给拘束的将辉的身姿。
「放弃游戏的人死」
「背叛开锁者的人死」
话音落地的一瞬间,装置发出了电流。
翻白着眼睛【 考虑到是乙女向原作这里还是和谐掉吧x 】的将辉。
哀鸣与哭喊,即使是男主人公们也感到了强烈的刺激和不适。眼中惠月一副故作镇定的模样,明担忧地握紧了惠月的手。
但是,惠月对将辉的样子却产生了莫名的兴奋。
惠月有一个秘密。
大和抚子的外表下,内心隐藏着对男性的破坏冲动和凌辱欲望——那是,不能被任何人知道的禁忌的冲动。虽然有着不输给男性的身体素质。
但是惠月的秘密,被合人给看穿了。
合人以秘密为挡箭牌,强迫主人公服从自己,并吻住了她。
「这是契约之吻,」
惠月因为合人意外的行动而动摇的同时,为了保护重要的人,也为了逃出这里,决心解锁那个兽欲的自己——
到底惠月能平安地从白色房间逃出,返回到平常的生活中去吗?
还是沉沦于自己黑暗的冲动中呢……
——决定结局的,自然是作为主人公的你。


人物介绍

真中合人
六庆馆学园2年级。惠月的同班同学。
容貌清秀,有着混血气息,在教室总是孤身一人的沉默寡言的少年。
头脑转弯很快,观察力也很优秀,体能也很强。
即使到了最紧急的状态也保持着余裕的态度,在一开始看穿了惠月内心的欲望后,便开始诱惑她说应该解放那股冲动。
运用反复无常的意味深长的态度来玩弄惠月。
真正用意不明。
「不一样的锁匠果然很可爱呢。但是我的爱人还是完全解放自己比较好吧」


帆刈明
六庆馆学园2年级。惠月的青梅竹马,阳光开朗的大男孩。
惠月十分信赖的对象,亲哥哥般温暖的存在。喜欢和惠月一起练习散打或各种户外运动。
对于身边的人十分悉心关照,富有幽默感,在重要的时刻异常坚强可靠。
仗义同时的缺点是容易感情用事。
「是为了出去吧?那就没关系,对方是惠月就更没什么了,反正我皮糙肉厚」


白夜凛
六庆馆学园3年级。学生会会长,重视纪律,对自己和他人都很严厉,经常会让和他在一起的人感到喘不过气来。
然而由于文弱挺拔的身形和精致的容貌,追求他的异性仍然数不胜数。
尽管大多数时候是纪律的遵从者,但对太过荒谬的规则仍然无法服从。
虽然是独行侠般的存在,但还是经常会参加一些服务型的活动,是大家眼中的良好公民。
「高远同学,哪些是该遵守的正确的纪律,难道你不清楚?」




莳羽悠生
六庆馆学园1年级。惠月的学弟。
讨喜的小正太,喜欢黏着惠月,把惠月当成可靠的大姐姐来看待。
吉祥物般的存在,因为长得可爱所以很受前辈们喜爱,然而有着坚强而固守原则的一面。
不管做什么事都会被原谅,也因此很少能交到同性朋友,有些困扰。
「前辈真的很优雅很温柔,所以我相信前辈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


葵真纪
六庆馆学园新上任的英语老师。
打扮时髦,性格热情的大哥般的存在,非常受学生欢迎。
有时候也会被其他老师讽刺「缺乏作为老师的威严,经常和学生们在一起鬼混」,但本人不怎么介意。
抱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态度的乐观主义者。
「高远同学,是那个乖孩子吧…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让教师来负责比较好。」

高远惠月
不胖不瘦的中等身材,温柔大方的表性格。
成绩在中上左右。
外表柔弱体能却非常好,练过散打和登山。容貌给人以草食系邻家姐姐的印象。
朋友很多,和男孩子也能够毫无顾虑地相处的性格。
意外的并没有什么追求者。虽然朋友经常问起自己与明的关系,但一直觉得相处那么久了都把对方当亲兄妹谈恋爱有种乱伦的感觉。
但并不是对恋爱没有兴趣。
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烦恼,但她隐藏着一个不能对明说的秘密。
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破坏冲动和,凌辱愿望——。
惠月也明白自己那股异常的愿望,下定决心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希望这个女主是黑长直!戴眼镜!长得要多纯良有多纯良!反差才有意思么xd】

九歌魚
他總是靠在木屋外,等待著客人們...

他總是靠在木屋外,等待著客人們光臨玩具店。一旦你走近了,他就會微笑著、以期待的目光看著你——他很想直接把你拖進玩具店裡當客人的,可是在這種事發生過好幾次後,他的兄長居然勒令讓身為店長的他不准再這樣找客人了,他只得這樣站在門口、手還背到身後去。
你看著他,他的微笑在怪物樂園的昏暗光線下顯得格外溫暖,眼裡又有著孩童的期待和雀躍,讓你想起童話裡的那些長不大的孩子……那個長不大的彼得潘。
  
「你,想來彼得潘玩具店看看嗎?」

他總是靠在木屋外,等待著客人們光臨玩具店。一旦你走近了,他就會微笑著、以期待的目光看著你——他很想直接把你拖進玩具店裡當客人的,可是在這種事發生過好幾次後,他的兄長居然勒令讓身為店長的他不准再這樣找客人了,他只得這樣站在門口、手還背到身後去。
你看著他,他的微笑在怪物樂園的昏暗光線下顯得格外溫暖,眼裡又有著孩童的期待和雀躍,讓你想起童話裡的那些長不大的孩子……那個長不大的彼得潘。
  
「你,想來彼得潘玩具店看看嗎?」

_M
势均力敌。酷到上头叻。

势均力敌。酷到上头叻。

势均力敌。酷到上头叻。

暗城雪

euphoria——层层面纱下的真实游戏

前段日子把剩下几张cg补完了 心心念念的一部游戏也算是消化完毕 作为一个很少很少推galgame的人来说 这个游戏对我冲击还是蛮大的 想着怎么简单做一个类似“观后感”的东西,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比较压抑的梦(大概就是梦中的我玩了一个游戏 游戏内容让人很难受 我玩通关之后不建议我的朋友去玩),算是写这篇长微博的一个契机吧。

当时被画风和女主真中合欢的人设吸引的(很像海猫里的贝阿朵莉切),而且女主的声音很对我胃口 就一路推了下去,本以为就是简单的变态游戏 按照游戏的指示做完就通关了 没想到这只是“游戏”中的一个...

前段日子把剩下几张cg补完了 心心念念的一部游戏也算是消化完毕 作为一个很少很少推galgame的人来说 这个游戏对我冲击还是蛮大的 想着怎么简单做一个类似“观后感”的东西,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比较压抑的梦(大概就是梦中的我玩了一个游戏 游戏内容让人很难受 我玩通关之后不建议我的朋友去玩),算是写这篇长微博的一个契机吧。

当时被画风和女主真中合欢的人设吸引的(很像海猫里的贝阿朵莉切),而且女主的声音很对我胃口 就一路推了下去,本以为就是简单的变态游戏 按照游戏的指示做完就通关了 没想到这只是“游戏”中的一个小关卡而已,为了寻找真正的世界 我开始对这迷雾进行探索。

下面可能涉及剧透0 0 如果各位还有些兴趣自己玩一下的话 请读到这段为止 这个游戏可不仅仅是白色房间里的钥匙锁孔游戏那么简单哦~

 开始剧情就是学校里几个人被关在白色房间 要想出去只能听机械声音的指示 进行不知廉耻的各种play【  男主是唯一的“钥匙” 妹子们都是“锁孔” 有一个老师 隔壁班的黑长直 以自我为中心的萝莉 看上去不友好的高岭之花 以及青梅竹马 。班长是炮灰【 

刚开始不能选择青梅竹马 因为男主不想伤害他,基本上就是每次都选择同一个人才会出现更深入的结局,如果不是同一个人的话 就是他们最后通关出去了。开始时候那个看上去不友好的真中合欢就在各种诱导男主选择同一个人 男主一直讨厌合欢 但又因为她手上抓住了把柄有些动摇。

简述一下选同一个人的结局:

 梨香:在反复被男主欺负之后(中间貌似有个选项 男主是因为爱他才选他还是。。)喜欢上了男主 在一起了【中间有一个paly是jk援交网络直播 简!直!了!

葵老师:老师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和男主在无人岛上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值得注意的是,动画版有一个剧情是梨香和葵反复选择 最后是两人和男主在无人岛上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 这个在游戏中并没有】

刚才网易云随机到了candy candy 我跟着跳了一会 思路断了【

接下来是比较关键的剧情:

通关的他们本以为解放了 但等读秒结束 妹子们都差点死掉 男主拯救(这里老师必“死”)等出去之后。。。

原来白色房间的游戏并不是真实世界,全校陷入了更大的“游戏”中,一方面是真中合欢统治的人间地狱(并抓住了青梅竹马叶),一方面白夜凛音的地下邪教徒准备反抗。。。

黑长直白夜凛音:就是出去之后跟着黑长直,与邪教徒一起反抗,男主在的一方肯定是胜利了www抓住合欢来虐 男主才发现他们也是变态邪教= =

合欢:作为第三人吧 围观两方斗争 趁机拯救青梅竹马叶 被合欢控制也很大 合欢抓住黑长直虐【  之后合欢和男主单独在体育馆 把叶关在外面让路人们欺负 男主为了出去想掐死合欢拿到合欢吞下的钥匙 合欢诡异的笑声。(这边印象中是掐“死”和没掐死的剧情,没掐死的合欢坐在虚弱的男主身上哭泣 问她为什么没有掐死她 哭的太让人心疼了QuQ→这也是一大谜团 我不明白为什么合欢想让男主把他弄死 所以继续玩耍下去)

【这边动画版也有出入,在白色房间内黑长直是一直有在寻找活动的地板的,游戏中只在1条线上有显示,动画版就直接找到出口跑出去了】

你最开始能选择叶,说明你有希望走到true end了~【什么我推了那么久的剧情都是假的?

而后面剧情有一些混乱且有些自相矛盾【  就不具体说明了 

大概意思就是(严重剧透注意)

白色房间只是两个妹子打赌的游戏→逃出白色房间发现合欢的校园统治游戏→地狱是因为合欢赢了另一个校园游戏的霸权(三个游戏均通过项圈控制)→在第三层游戏中 真青梅竹马看见男主要死了 才同意进行那三个游戏来拯救男主→你刚才看的这几层游戏都是假的 它们存在在一个叫做“euphoria”的东西中 当然这个并不是指我们现在玩的galgame

简单理了下思路我打下这段话。。。我觉得我被耍的不要不要的【

true end具体是什么样子,就不剧透啦www总之是非常纯爱的结局,下面分享一下我比较印象深刻的片段吧:

1.合欢哭着问男主为什么不杀死她

2.(这个是快到true end的)叶反复问男主爱不爱 两个选项【喜欢你哦】【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啊】第二个选项 叶会告诉你没啥不对 BE。第一个选项要反复 喜欢你哦喜欢你哦 最后叶自己受不了了 觉得这样滑稽无聊 

3.合欢线一闪而过的黑衣人是【   】!怪不得泡水里十分钟都没“死” 后来还有cg(也是我之前没收集到的)

4.——这一切都是游戏哦。

 另外还有一个结局 个人觉得是为了重口来玩这个游戏的玩家准备的【什么有人不是为了这个来玩的么?】 就是男主在第三层游戏中获得霸权 学校恢复运营 但男主有个私人房间 里面都是“收藏品”

作为一个galgame玩的极少的人来说,这个游戏真的令我印象深刻,非常喜欢的作品,也许有些桥段是galgame的常用技巧 但是我吃的开心【 结局真是纯爱啊。。完全没有变态的痕迹 总之真中合欢prprprpr,以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