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xo

117.5万浏览    11.3万参与
艾柠_Irene

当你沉睡时(五)主朴灿烈

“你从我身上看到什么?”

“一辈子。”

——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五】

距离边伯贤离开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朴灿烈和朴彩儿仍旧站在原地,边伯贤说过的话仍然在脑中回荡。

“只是兄妹?我还以为你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呢?”

朴彩儿对“男女朋友”这种词汇还是十分陌生的,今天李阿姨也问过她类似的问题。

什么是男女朋友呢?

什么,又是爱情呢?

而朴灿烈则与朴彩儿的心情截然不同,边伯贤的话似乎拆穿了他所掩饰的一切,他想要用亲情遮掩,却被边伯贤轻易地识破,他绝不会再让那个奇怪的男人靠近朴彩儿一步。同为男人,他知道边伯贤对仅仅见过一面的朴彩儿感情并不一般。

似乎是由于站的太久,脚上的伤口有些疼痛,朴彩儿吸了口气...

“你从我身上看到什么?”

“一辈子。”

——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五】

距离边伯贤离开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朴灿烈和朴彩儿仍旧站在原地,边伯贤说过的话仍然在脑中回荡。

“只是兄妹?我还以为你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呢?”

朴彩儿对“男女朋友”这种词汇还是十分陌生的,今天李阿姨也问过她类似的问题。

什么是男女朋友呢?

什么,又是爱情呢?

而朴灿烈则与朴彩儿的心情截然不同,边伯贤的话似乎拆穿了他所掩饰的一切,他想要用亲情遮掩,却被边伯贤轻易地识破,他绝不会再让那个奇怪的男人靠近朴彩儿一步。同为男人,他知道边伯贤对仅仅见过一面的朴彩儿感情并不一般。

似乎是由于站的太久,脚上的伤口有些疼痛,朴彩儿吸了口气。

“我帮你换药吧。”

朴灿烈知道一直沉默下去也不是问题,而且如果朴彩儿的伤口不再处理的话会变的更加严重的,看到朴彩儿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他示意让她坐到沙发上。

伤口似乎并没有好转的意思…

原本包着的厚厚纱布上已经渗出了少许鲜血,朴灿烈轻柔的为朴彩儿揭去纱布,看到伤口上还有着瘀血,他狠狠地皱了皱眉。

“抱歉,今天不应该让李姨带你出去的。”

朴灿烈有些心疼,朴彩儿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明明自己在看到伤口时有些害怕的闭上了眼睛。朴彩儿从来都是默默的忍受着一切,包容着他的粗心。

朴灿烈用棉签蘸取了少许酒精,擦拭着朴彩儿的伤口,他感受到了她在颤抖,决定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今天和李姨出去开心吗?”

朴灿烈知道由于自己的工作,一直也没时间带着朴彩儿出去,这次有人陪她,她的心情一定特别好。

“很开心,感觉到外面心情都舒畅了。”

朴彩儿回想起有人可以陪着自己在外面浪费时间,就不自觉的露出微笑。

“李姨真的很喜欢你呢,看到你睡过去她都吓坏啦。”

朴灿烈看到朴彩儿开心,自己的心情也轻快起来。

“真的吗?也会有人喜欢我吗?”

朴彩儿又惊又喜,她不知道这样卑微的自己也会有人喜欢,真的会有人发自内心的喜欢我吗?

“当然了,有很多人都很喜欢你呢。”

“哥哥,你也喜欢我吗?”


花铜Cu

上色有缘再见!

上色有缘再见!

Larissa

勋勉《Hush》




夜幕

俊勉穿着薄薄的睡衣

抱着膝盖靠在床头

房间内没有开灯

但是月光透过窗映射进来,足矣


本来皮肤就白,被月光照着显得更是脆弱无助。眉头微蹙,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扇子般散开,但是那不断在眼皮下转动的眼球,暴露了主人的紧张。


他在等世勋,就像古代妃子侍寝那样,俊勉不想这么同化自己,可是事实就是这样。一会儿还要讨好的主动献身……


不知道世勋会要求自己做什么,做到什么地步,但是俊勉知道,如果要想有机会出去走走,就得先把吴世勋哄开心,满意。


“咔嗒”


房间落锁的声音把俊勉不知飘到哪儿的思绪拉了回来,睁开眼看见吴世勋慢慢向自己走过来,越来越近,心也跟着嘭嘭跳起来。


—...





夜幕

俊勉穿着薄薄的睡衣

抱着膝盖靠在床头

房间内没有开灯

但是月光透过窗映射进来,足矣


本来皮肤就白,被月光照着显得更是脆弱无助。眉头微蹙,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扇子般散开,但是那不断在眼皮下转动的眼球,暴露了主人的紧张。


他在等世勋,就像古代妃子侍寝那样,俊勉不想这么同化自己,可是事实就是这样。一会儿还要讨好的主动献身……


不知道世勋会要求自己做什么,做到什么地步,但是俊勉知道,如果要想有机会出去走走,就得先把吴世勋哄开心,满意。


“咔嗒”


房间落锁的声音把俊勉不知飘到哪儿的思绪拉了回来,睁开眼看见吴世勋慢慢向自己走过来,越来越近,心也跟着嘭嘭跳起来。


——————————————————————


吴世勋进来后把灯打开

看了一眼蜷缩起来的俊勉

没说话只是低头轻笑了一下

便自顾自的脱外套,领带,衬衫…


衬衫开了两颗扣子,修长的手指停下来,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转头坐在床边,伸手把缩成一团的俊勉扯到怀里。


“说好了你主动,怎么连衣服都要我自己脱,嗯?”世勋低头抵着俊勉的额头,说完还亲了亲俊勉的小鼻子,满意的看到俊勉瑟缩了一下。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俊勉如何主动了,更想看到俊勉在自己身下娇chuan承huan的样子。


其实他爱极了俊勉眼泪汪汪却不敢反抗隐忍的样子,有时候做的狠了,也都是故意弄哭俊勉,为了看这个表情,这个表情会满足他的征服欲。


俊勉眼睛眨了眨,伸手颤颤巍巍的去解衬衫扣子。可能由于紧张过度,小手都不听话了,解个扣子还笨笨的解不开,手滑了好几次。


可是越着急越紧张,越紧张就越手滑。虽然世勋什么也没说,就只是眯着眼等待着,但是俊勉却委屈的快要哭出来。


眼看着眼圈里的泪水都要滴下来了,世勋这才开口安慰,“哭什么,我还能因为你解不开扣子欺负你不成?怎么这么胆小了”


说这话的时候世勋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自己以前是给俊勉吓成什么样儿了?竟然这么怕自己。第一次觉得自己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这也太好哭了吧?早知道这么好哭,那以前就天天让他解扣子了!


——————————————————————

后面是开车,去微博看吧 


柠檬树下你和我

思他的他,恋他的他

  目光相触,他感受到了专属那个人的心动。下一瞬,他又苦笑着闭上眼:“你还在奢望什么呢,他早就因为你走了啊。”转而把一瓶威士忌狠狠地灌进嘴里,狠狠地灌倒那颗因为张艺兴而麻痹的心。都暻秀一把夺过酒瓶,用尽平生的力气给了吴世勋一拳:“艺兴牺牲了自己给了你活下去的机会!可是你现在在干什么!”世勋默默地抬头,眸子里满是死水般的平静,没有争论,没有辩解,抬手把酒瓶夺回,继续刚刚的动作。
  “艺兴,我在这里呢,你别走远。”

  我去找你吧。

  在一个角落,高高大大的男人手中缩着一只兔子,兔子的目光尽力避开吴世勋,可是颤动的身躯暴露了它的情绪。
 ...

  目光相触,他感受到了专属那个人的心动。下一瞬,他又苦笑着闭上眼:“你还在奢望什么呢,他早就因为你走了啊。”转而把一瓶威士忌狠狠地灌进嘴里,狠狠地灌倒那颗因为张艺兴而麻痹的心。都暻秀一把夺过酒瓶,用尽平生的力气给了吴世勋一拳:“艺兴牺牲了自己给了你活下去的机会!可是你现在在干什么!”世勋默默地抬头,眸子里满是死水般的平静,没有争论,没有辩解,抬手把酒瓶夺回,继续刚刚的动作。
  “艺兴,我在这里呢,你别走远。”

  我去找你吧。

  在一个角落,高高大大的男人手中缩着一只兔子,兔子的目光尽力避开吴世勋,可是颤动的身躯暴露了它的情绪。
  “世勋以为你走了,这样的日子他持续了三年,你,确定不与他相认?”兔子默默地扭头。“你们两个,还真不让人省心啊。”朴灿烈无奈的摇了摇头,抱着兔子向大门走去。
  吧台边的男人突然向这边望,看到一人一兔。兔子不由自主的扭头,可是还是被男人捕捉到了。
  “刚刚那个目光,是这只兔子?和艺兴哥一模一样!”吴世勋喃喃自语道“不,我不会认错的,就是我的哥哥!”
  都暻秀看到刚才还死气沉沉的世勋突然奔向了大门旁边,也匆忙地追了过去,见到世勋在一个抱着兔子的人面前停了下来。定身一看:“灿烈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去LA录节目了吗?”
 

 

管管也可以叫罐罐
Zootopia我还能再看一百...

Zootopia我还能再看一百遍

Zootopia我还能再看一百遍

两树相望之

Save

Part 10


    朴灿烈看着眼前的怪物,一阵反胃的感觉。


    怪物身上长着脓包,黄褐色的液体正随着它的呼吸流出来。脓包附近,是米白色的虫子蠕动着。


    暗紫色的火焰,凝结成无数细小的绳子,把它层层困住。


    朴灿烈知道,眼前的豪宅中,不出意外都是这种怪物。


    “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死了没。”


.   朴灿烈烧坏了门禁,果不其然,冲天的恶臭味扑面而来。


  ...

Part 10


    朴灿烈看着眼前的怪物,一阵反胃的感觉。


    怪物身上长着脓包,黄褐色的液体正随着它的呼吸流出来。脓包附近,是米白色的虫子蠕动着。


    暗紫色的火焰,凝结成无数细小的绳子,把它层层困住。


    朴灿烈知道,眼前的豪宅中,不出意外都是这种怪物。


    “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死了没。”


.   朴灿烈烧坏了门禁,果不其然,冲天的恶臭味扑面而来。


    张牙舞爪的怪物,曾经都是他的熟人。


    甚至,还有他。


    那个女人后来嫁给的人。


    富丽堂皇的别墅,已经彻底沦陷。


    朴灿烈把插进怪物脖子里的刀抽了出来,暗红色的血液流了一地。


    他找了别墅里每个角落,就是没有找到她。


    “她没死。”


    朴灿烈有这种预感。


    门旁,狼狈的身影一闪而过。


——————————————————


    三辆重甲车在漫天风沙中相遇了。


    “我来开吧。”


    离开了黎城,通讯器也恢复正常。


    朴灿烈略带疲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怎么样?”


    坐在副座边伯贤帮朴灿烈清理着伤口。


    “没见到她。”


    丝丝清凉从伤口处传来。


    “药膏很贵吧。”


    “还行,用在你身上,什么都不贵。”


    蜷缩在后座的吴世勋深感自己是个电灯泡。


    “你们两个差不多了啊,腻歪得牙疼。”


    “滚。”


    朴灿烈回头笑骂了一声,车内的气氛也活跃了起来。


——————————————————


安塞维尔EXO总部


    一辆重甲车在铁门外被拦下。


    扛着枪的步兵,瞄准了这辆车。


    “先生,这里不允许车辆进入。”


    这个人貌似是这批新兵的领头。


    “先生...”


    朴灿烈下了车,双手插在兜里。


    “怎么?”


    “先生,这里不允许车辆进入。”


    年轻的步兵,壮着胆子向眼前的男人解释。毕竟朴灿烈此刻身上满是血污,样子还是有点可怕的。


    “新兵吧。”


    “是。”


    小个子的步兵行了个军礼,但却没有放下手中的枪。


    “先生,请出示您的通行证。”


    “通行证?怎么办呢,我没有那个东西。但我还是想进呢。”


    朴灿烈看着眼前明明还是孩子模样却已经成了领头的新兵,突然起了调笑的心思。


    “这...”


    他大概是没有见过这样无赖的人。


    “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了,你就当没看见这辆车,行不?”


    朴灿烈说着,就要回到车上去。


    “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把手中的枪抬起,瞄准那辆车。


    周围正在巡逻的新兵,看着他们领头的动作,也把手中的枪对准了重甲车。


    一时间,剑拔弩张的气氛,遍布着训练场。


    “行了,不和你闹了。”


    朴灿烈打开通讯器。


   “你们终于能联系上了,怎么样,出什么...”


    “金俊勉,这里的小孩子不让我进去,怎么办呢?”


    朴灿烈把通讯仪调到了最大声音,整个训练场都回荡着金俊勉的声音。


   “EXO的朴灿烈少将,吴世勋少将,边伯贤中将。”


    金俊勉知道朴灿烈想逗逗这些新兵,也十分配合。


    “放行。”


    “是。”


    新兵们没见过他们三个,但是总指挥官金俊勉还是见过的,声音也是熟悉的。


    “回来了,安全回来了。”


    金俊勉不知道是在阐述事实,还是在安慰自己。


    他们没事,就好。


    他没事,就好。











旁白:屁西歪遇到的怪物不一样,不是穿帮了!!!!!!也不是写错了!!!!!!!!!!!!!!!!


Chanse后援会会长

宥拉姐姐今天不仅点赞灿烈的这条ins

还在他发这条ins之后两个小时以内

更了一条ins 是彩虹🌈

配字:祝你(们)幸运!(祝福语) ​

牛逼牛逼牛逼

我爱了

宥拉姐姐今天不仅点赞灿烈的这条ins

还在他发这条ins之后两个小时以内

更了一条ins 是彩虹🌈

配字:祝你(们)幸运!(祝福语) ​

牛逼牛逼牛逼

我爱了

弥渡

你是近处的灯火 也是远处的星河

你是近处的灯火 也是远处的星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