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f

32436浏览    406参与
月清

找女主

女被坐标苏州,年龄20,大二,希望我们是姐妹或亦师亦友的关系,纯找被的勿扰,颜控勿扰,有意可以私聊我,希望真心

女被坐标苏州,年龄20,大二,希望我们是姐妹或亦师亦友的关系,纯找被的勿扰,颜控勿扰,有意可以私聊我,希望真心


潒漾鸯

漫兴(45)

45.严师

“错了。”

沈清风随手撂下手中的玉简,拿起一旁的戒尺。柳絮心里一突,停下背诵,沉默着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她其实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长生道一事之后,沈清风还会想见到她,甚至,自她入师门以来,沈清风还没有这样频繁地教过她。

沈清风一手捏住她的指尖,柳絮随即便感受到手心儿上接连的剧痛。沈清风本来也是令她自己平平举着手的,可是,到了一定程度的痛,是不能倚靠单纯的意志来克服的,柳絮总是无法克制地要缩回手。十尺过后,她手心里通红一片,掌纹已经肿得模糊不清。

沈清风放下戒尺,柳絮把左手掩回宽袖中,又接着刚才的地方背下去。

修法宛如习文,修炼之外,更要通读大量的心法术诀。柳絮不是没有背过...

45.严师

“错了。”

沈清风随手撂下手中的玉简,拿起一旁的戒尺。柳絮心里一突,停下背诵,沉默着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她其实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长生道一事之后,沈清风还会想见到她,甚至,自她入师门以来,沈清风还没有这样频繁地教过她。

沈清风一手捏住她的指尖,柳絮随即便感受到手心儿上接连的剧痛。沈清风本来也是令她自己平平举着手的,可是,到了一定程度的痛,是不能倚靠单纯的意志来克服的,柳絮总是无法克制地要缩回手。十尺过后,她手心里通红一片,掌纹已经肿得模糊不清。

沈清风放下戒尺,柳絮把左手掩回宽袖中,又接着刚才的地方背下去。

修法宛如习文,修炼之外,更要通读大量的心法术诀。柳絮不是没有背过术法——施法掐诀,对法诀熟悉是最基础的要求。当年在百草堂学习的时候,段明月对她也不是没有要求。

可是段明月是怎么教她的?先领着她通读一遍玉简,晦涩处逐句讲解,哪怕后来对她基本放手了,也一定是有问必答。不要说再额外背诵,更多时候,她自段明月处告退之前,已经能将所学法诀悉数记清。

沈清风就不一样了,沈清风才不与她讲道,每天一个玉简去背,第二天晚上再来,错了就挨打。

十日下来,柳絮两手的伤没有好全过,她也渐渐地明白过来——数十年前,师父也并不是这样。

沈清风正是在逼她。



沈清风究竟想逼出一个什么结果呢?

柳絮虽然不知,但是,她知道,沈清风已经逼出了什么样的结果。她白日在谷内,晚间熬夜背书,短短数日之内,就从每晚两手肿的下不了尺,到现在只错一处或不错。她本性聪敏,仅仅只是背诵的功课,开始时艰难了些,最终也难不倒她。

文以载道。三月后,她触到了筑基后期的瓶颈。

她是在背书时有了突破的迹象的,沈清风快她一步察觉到了,首先放下了玉简。柳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闭目修行。

数十年前,她在百草堂内强结金丹,引天雷时,也不过是筑基中期的修为,突破筑基后期,对她而言,还是头一次。不过柳絮到底不是一般修士,又见识广博,哪怕重修,下了功夫,进阶一个小境界还是水到渠成的。待她顺利进境,停下修炼,已到了第二日的清晨。

屋内已经空了。

柳絮不由一怔。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地想到,她初上清风山,开心眼的时候,同样一入定便是一整日,沈清风却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

柳絮将无关的思绪清出脑海,此时已然破晓,谷中事务不能耽搁。她自原处起身,对着对面空下来的椅子恭恭敬敬地行礼,又扬声道,“师父,徒儿告退。”

她听见沈清风与她传音,“去吧。”

柳絮垂手应是。

时至今日,她才明白,为什么以沈清风的不拘小节,赵孤屿却那般刻板守礼。

她想,这等变化,定然出自明月先生之后。江南齐地的影响是其一,其二……

则是因为愧疚,因为疏离,因为原有的关系再也无法被理所当然地维系下去,而这世间依旧需要秩序,才有了必须被恪守的仪礼。



柳絮进阶不久,每日读书仍按常例,她已自知记背有用,自己也多少更加用心。展眼时间,以沈清风这样苛刻的教法,那一柄寸许厚的戒尺,竟也隐隐有了束之高阁的迹象。

沈清风本不是朝令夕改之人,她说出的事,柳絮做到了,她也并不再额外为难。柳絮每日与她见面诵书,虽然不教不学,但柳絮恍然间觉得,自她入门,数十年来,竟至此为止,才与沈清风最像师徒。

传道,传道。人之有死生,方有繁衍与传承。

两界之事,凡间界内虽然鲜为人知,但柳絮的新令,终于还是少有阻碍地施行起来了。文治之功,不在一时,外门弟子出谷教书,究竟短时间内也成不了大气候。柳絮现在时时要盯着的,是自西边开凿河道,并进入海江一事。

水利庶务,远比单纯的修真事更加繁冗。西边尚还是小事——近年来,她与谢遥山往来未断,两人默契早成。可是,等到水路真的通连五国,地脉更易,又牵连众多。柳絮早就想下齐,若没有沈清风寿元一事,她也早应该下齐了。如今不论如何,一事已决,她不得不向沈清风提起,在翌年夏季南下之事。

沈清风并不在此事上多言,她只是道,“早放手的事情我不会多管,我要管的,另有别事。”

柳絮离座恭立,静听。

沈清风道,“我要你在下江南前结丹。”

柳絮突破不过月余,又是碎丹重修,半年内结金丹,绝无可能。但是,她毫不迟疑,随即应道,“是。”

沈清风一把将案上的玉简尽数拂在了地上。











面包包
鱼儿

雪夜(18)大结局(下)

ff

谢谢所有喜欢这篇的人,尤其是几乎从头到尾看完还给出评论和支持的可爱的人们。

毕竟这篇堪称我啰嗦废话的合集。

当然,还有我的两位女主角,借用童话故事的结尾:

她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你每回都这么说,还不是要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是因为我在让着你……你倒是有理。”


白涛笑起来,声音沉了下去,“那今天不要让着我了。”


两人的微笑都渐渐收起来,“我本来就没准备……。”骆箫

ff

谢谢所有喜欢这篇的人,尤其是几乎从头到尾看完还给出评论和支持的可爱的人们。

毕竟这篇堪称我啰嗦废话的合集。

当然,还有我的两位女主角,借用童话故事的结尾:

她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你每回都这么说,还不是要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是因为我在让着你……你倒是有理。”

 

白涛笑起来,声音沉了下去,“那今天不要让着我了。”

 

两人的微笑都渐渐收起来,“我本来就没准备……。”骆箫淡淡的说到,“地下跪着吧,衣服就不要穿了。”说完骆箫就拿起床头的遥控器开了空调先,转过身来的时候,她已经跪好了,骆箫边整理工具边问她。

 

“我一直想知道,你为什么可以这么坦然的面对自己的欲望,除了你对我信任之外?”

 

“倒不是坦然,就……开心就好,我不想探讨什么前因后果了,这些事搞得我头疼。”

 

骆箫点点头,“......嗯,原来如此,道理我明白了,但你为什么要跪在我的笔记本上,你今天和它有仇吗?”

 

“有……我在吃它的醋。”白涛利落的接到。她说这活的时候,好像从身上抖落了一地的铁锈,整个人都透出不可思议的可爱来。

 

“.……”,骆箫忍住不笑,“下来,把它放桌子上。”,她轻轻哼了一声,照做了,她今天真是格外幼稚。

 

“你不要下手太重,我明天还有五百公里要开……”

 

“你可以告诉导演你被我揍得开不了车的,我想他会理解,没有人会觉得你不该挨揍的宝贝……”

 

“我怎么就欠揍了?我跟你说,我长进了好多嘞,我交了新朋友,还学会跟别人吵架了,我现在,我个人技能满分我告诉你。”

 

骆箫不知道她这幅神情放在别人脸上会是怎么样,但无论如何,放在她脸上确实不让人讨厌,而且……有点儿心酸,她有点儿想问为什么不能呆在自己身边,这些事骆箫也可以教她,但是没有问出口。

 

“……呃,好的,你满分,但我还是想揍你,这没有必然联系我认为。”骆箫把目之所及随意搜刮到的工具摆在了床边,“近一点儿,手伸过来。”

 

似乎并没有担心明天还要握方向盘的事,白涛十分从容的笑着把双手伸给她,骆箫手里拿着的是从一根快坏掉了的木衣架上拆下来的下半部分,俨然是一根顺手的细木棍。

 

“握拳,笨蛋,我要抽这里。”骆箫扬手敲了一下她的手掌心,又点了点她的右小臂,训斥道。

 

已经几年都没挨打了的白涛被这突然起来的疼搞得愣了一下,还有点儿不习惯,但感觉很好。

 

骆箫瞟了她一眼,“胳膊不要掉下去。”

 

说完就没有留太多余地,加了力气抽了下去,一连十记,整整齐齐的十条红肿檩子就浮现在了纤细的小臂上。

 

“睁眼看着。”骆箫一棍子敲在了她的锁骨上,疼的她一机灵,“眼泪先收一收,亲爱的,你的耐受力下降了不少啊。”

 

白涛翻了一个白眼,她向来不因生理反应而羞愧,但还是把快要溢出来的眼泪收了收,眼神变得十分坚定,一如往常。

 

“嗖—啪”,挥舞的棍子十分狠厉,把刚开始制造出来的伤痕重新压着打了一遍,深红变成深紫,渐渐的,直到她两只小臂都微微发颤。

 

骆箫自然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然后就下意识的抬手,不轻不重的抽了一下白涛的脖子,“尖牙收回去,不要咬嘴唇,我今天很想听你出声。”嗓子被震动了一下的白涛咳了两下,皱着眉毛瞟了她一眼,三年不见怎么感觉她的风格变得有些啰嗦。

 

“来,这边跪着,我有些话跟你说。”她拍了拍松软的床,白涛膝行几步,乖乖到她身边趴好了。

 

“我不强迫你,但我们要重新在一起的话,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骆箫说完不见人回答,知道是她一时对自己的严肃反应不过来,只有扬手,连着五记抽在了臀峰上,精准的重叠在一起,伤痕瞬间变得可怕起来,“说话,再这样磨磨蹭蹭的,我可不能保证你明天还能坐的下。”

 

“嘶~明白明白。”毛茸茸的脑袋终于动了动,囔囔的回应了。

 

“只有一条,不许欺瞒我,大事一定不行,小事没有必要……所以你需不需要我告诉你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

 

“不,不用回忆,我知道,我记住了。”被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训话的白涛只想骆箫赶快把这些话说完,不知为何,听到这种严肃的话就感觉......很想不正经的打断。

 

“记住了也不一定做到是吗?”骆箫被她敷衍的回话搞得有些生气。

 

“.....不是,你不要生气,我能做到的,呃~。”话音未落,身后的疼痛就重新被唤起,重重的棍子一记接着一记抽打下来,十,二十.....三十记过去了,骆箫也没有停手的打算,接着就是十记不收着力气的棍子落在臀腿处,钻心的疼。

 

“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来,我知道你的逻辑,只要你可以说服自己骗我是为了我好,你就什么都做的出来,你这一点认知和普通的撒谎欺瞒并不一样,但依旧令我十分厌恶,耿耿于怀。”

 

听了这些话的白涛不由得想要感叹一句,局外者清,旧事重提是为了避免历史,不怪骆箫,她确实也为此而感到愧疚。

 

“我说这些话不是想让你无限的对我怀有愧疚,我们都是不愿意以弱者姿态索取的人,我喜欢你是因为你全然合了我的口味,撇开这些东西不谈,你不要想太多,说过了,就算了。”

骆箫总是给足她的面子,在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尤其是在两个人相处的时候。

 

“......我明白了,我会做到的。”

 

“姿势,抬高。”骆箫不再废话,矫正了人的姿势,就开始不间歇的落棍子,落了二十记有余,停手的时候,她膝盖以上,大腿以下已经布满了红痕。

 

“最后四十,打完睡觉。”因为行程原因,不能玩儿的太过,骆箫因此而略微沮丧,但再下手的时候,抽的已经分外重。

 

“唔~你......”骆箫没有理会她,左腿压上了她腰际,之后抽下来的每一记都没有放水的意思,骆箫右腿贴着她腰际的皮肤,感受到了汗液的湿润,骆箫久违的找回了那些熟悉的,疯狂的,不可言喻的愉悦快感。

 

极度的疼痛让她的头脑一片空白,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床单,似乎不需要忍耐,因为压抑已经成了本能,但骆箫知道,知道她需要她的身体接触。

 

正如每个做噩梦的夜晚,她反而可以一觉睡到天亮。唯独做美梦的时候,总是很快转醒,没有人会因为被爱而感到愧疚的吧,除了她,好像很久很久之前就为自己写好了一个悲剧的剧本,而她的一生只有用来演绎这样的剧本,才不会不安。

 

弗洛伊德说,和死亡本能对冲的,是生命本能,那么原谅我某些时候,擅自把你当做我生命本能的一部分,尽管知道你不介意,我还是为此感到羞愧,原谅我的犹豫和怯懦,原谅我的每一句“我爱你”之后,都会跟着一句从来不会说出口的“对不起”。

 

“路边,无花果已经枯萎

基督似乎也一起死去。”

 

就让基督死去,让他永远消失,只愿我们在尘世里——“吃吧,交欢吧,生机勃勃的活着吧!”

 

……

 

“哇哦,看我们遇到了什么。”某个身上还带着伤的人已经可以活蹦乱跳,手舞足蹈的晃动在镜头之前。

 

骆箫在后面的车上坐着,看到白涛的车停下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好了,虽然摄制组几个老爷们儿没有要去阻拦她的打算,但是这显然不是一个适合剪辑在节目里的场面。

 

从早上到现在,他们的车开了没多久,途径大城市的时候,就有幸遇到了一场颇为壮观的LGBT游行。

 

游行开始,先是有近百辆LGBT摩托车队开道,哈雷摩托车隆隆的轰鸣声顿时把大游行燃到了沸点,夹道欢迎的民众刹那间沸腾起来,尖叫声、呐喊声此起彼伏。之后是数百人共同举着一块很长的巨大彩虹旗走过街头,其中不乏头发胡子花白的中老年人,队伍里有小孩和各种职业的人,男人和女人,不,他们不需要性别这样的界定,是的,各种各样的人。

 

“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我很兴奋,所以我准备去找陌生人照几张合影,一些……十分可爱的人。”白涛对着摄像头,笑的有些狡黠。全然没有迎接骆箫瞪着她的眼神,旁边的导演耸了耸肩,带着溺爱的语气向骆箫感叹道,“我们怎么能拒绝她呢?谁不喜欢这样一位富有魅力的女孩子?”

 

“.……”骆箫没有理会导演,叹了一口气去追上了马上就要消失在人群里的白涛。

 

又是无比折腾的一天,爱情这种事情绝对是闲的没事儿的人发明的,堪称致命的娱乐消遣活动。

 

“导演都没说什么,你……你干嘛打我?”

 

“让别人陪你拍一天不能播的素材很开心吗?”

 

“我……我请他们吃晚饭了,而且为了弥补,我今天还在开车的时候给摄影机展示了一段我新学的相声。”

 

“嗯?相声?”骆箫停下了施暴的手,“你什么时候放弃了你的冷笑话,转攻相声界了?”

 

“导演跟我说,我的笑话不好笑,让我一个人开车的时候专心一点儿,不要说那么多话,所以我去学了相声……and rap。”

 

“.……”她要是摇头晃脑倒还可以理解,但是架着一副眼镜一本正经的跟你说这些,骆箫真的受不了,心底的狂笑让她浑身都没有力气,只有把灯拍灭了,“别看书了,睡觉。”

 

“你居然不想听我说相声和rap?我……不行,我要跟你讲完再睡觉。”

 

“闭嘴。”骆箫在她的喋喋不休里小声的抱怨着,直到她被吵的头疼,只好深吸一口气吻上了身边人柔软的唇。

 

恍惚间听到她盈盈笑语,“原来姐姐不想听我说话,那要我做点儿什么事啊?我可不困……”

 

骆箫:尼玛的,又来……

 

旅行已经过去了十八天有余,快要结束了,也将在今天迎来这条公路上最后一个著名景点,科罗拉多大峡谷。

 

大峡谷是科罗拉多河的杰作。这条河发源于科罗拉多州的落基山,洪流奔泻,经犹他州、亚利桑那州,由加利福尼亚州的加利福尼亚湾入海,全长2320千米。"科罗拉多",在西班牙语中,意为"红河",这是由于河中夹带大量泥沙,河水常显红色,故有此名,在大峡谷中,有75种哺乳动物、50种两栖和爬行动物、25种鱼类和超过300种的鸟类生存。整个国家公园是许多动物的乐园。

 

而今站在这蔚为壮观的大峡谷之上,每个人都久久的不能说出话来。

 

“我想我真的无话可说,我们的话语,对它来说,太聒噪了。”,几十分钟过去了,人们才开始反应过来,他们是来做什么的,而白涛的一句话,又让气氛变得有些肃穆,也许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说话总是和适宜的人,举着相机的骆箫站在几米开外正在认真地拍摄她和风景,听到这句话,却突然放下了相机,朝她走过来。

 

白涛还眨着眼不知作何反应,已经落入了她温暖的怀抱里,夕阳在她们身后缓缓落下,这是一个被存在摄影机里,一个虽然不会播出,但却永远值得纪念的镜头。

 

早就计划好了要在这里安营扎寨住一晚众人们都干劲十足,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人们也点起了篝火来,虽然画面里播出的,还是她一个人在做事的场景,镜头后面其实热闹的很。

 

入秋了,天气有些寒冷,但是早就和骆箫商量好了,要拍一组晚上的照片。

 

黑色的纱裙闪耀在金色的火焰背后,大地静默而荒凉,延伸到无尽的天边,和夜连在一起,在她身后铺展开来。

 

“下雨了。”

 

专注拍照的骆箫并没有意识到星星点点的雨滴已经撒了下来,表达了大峡谷对于人类打扰的不欢迎。

 

“哦,那我们……天,那我们只能回车里睡觉了,难过。”大家一时慌了手脚,匆忙整理着东西往车里去,她们俩也不意外。

 

在车里迷迷糊糊的睡了半夜,被砸在车窗上的雨滴吵醒,骆箫睁开眼,黑暗里悉悉索索的去摸身边人,一个没摸到,浑身一震,瞬间清醒了起来,身边只剩了一张白涛的大衣,骆箫脑子里想着各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推开车门,撑了一把黑色的伞走出去。

 

不用张望,就看到了远处的她。

 

手电筒被丢在脚下,黑暗中的,泥泞的雨地里,一个人影,在跳舞。

 

“她不需要这把伞。”骆箫摇摇头,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给她打了另一道光,换来那人毫不防备的一笑。

 

在第三次接触到她的目光的时候,骆箫的心底陡然浮现了另一句话。

 

“我也不需要了。”她利落的合上伞,大跨步走向前。

 

 

 

也许没有人能跟着我心里的音乐跳一辈子的舞,但是今晚,我们恰巧合拍。

 

也许我和这个世界有过情人般的争吵。

 

争吵过后……依然热爱。

 

 

东北松子真好吃

炼瓦[1]

好喜欢这个色号的想要开一篇FF就叫炼瓦,魔改版沉睡魔咒。

只是魔改,可能有严重ooc

庄园主Maleficent / 孤儿Aurora

从出生起,你就只见过她和满庄的仆从。她总是抬着头,似乎睥睨一切,傲慢极了,对你却格外不同,虽然满口“小怪物、小怪物”,却在人前人后把你捧在手掌那样疼爱,从吃住到学问无一不是细细过问,精心准备。

可谁都不知道,每日清晨,在仆从还得到准许进入卧室前,你需要早早拉开第一层窗帘,跪在床边的长毛地毯上轻轻唤醒你的教母。

“教母,早安。“

不同于你教母一身黑色的丝绒长裙,在这个卧室,你只有一层薄纱裙,你浑身除了瓷白色的躯体在空荡的裙摆下若隐若现,两枚...

好喜欢这个色号的想要开一篇FF就叫炼瓦,魔改版沉睡魔咒。

只是魔改,可能有严重ooc

庄园主Maleficent / 孤儿Aurora



从出生起,你就只见过她和满庄的仆从。她总是抬着头,似乎睥睨一切,傲慢极了,对你却格外不同,虽然满口“小怪物、小怪物”,却在人前人后把你捧在手掌那样疼爱,从吃住到学问无一不是细细过问,精心准备。



可谁都不知道,每日清晨,在仆从还得到准许进入卧室前,你需要早早拉开第一层窗帘,跪在床边的长毛地毯上轻轻唤醒你的教母。


“教母,早安。“

不同于你教母一身黑色的丝绒长裙,在这个卧室,你只有一层薄纱裙,你浑身除了瓷白色的躯体在空荡的裙摆下若隐若现,两枚朱红色的圆樱全然遮挡不住。昨日是规定脱去毛发的日子,你到现在还在觉得毛发根部有些触痛,当然,更痛的是你的身后的两团嫩肉。



除却金色的长发,她不喜欢你的毛发,一点也不行,每月她都要空出一日,屏退下人,褪下你的长裙,用她修长的大手从脸颊起,一路向下,揉捏过还未完全发育的胸部,尖锐的指甲有意无意刮擦挺立的两朵殷红,引起你的一阵战栗,再半眯着眼睛扫过你的面庞。你不敢闭眼的。这个时候如果你敢闭上眼,无论是羞赧或是舒服的,你知道的,你会被立刻按在浴缸边沿,高高撅起的屁股一大勺热水浇得湿透,再由木质的厚重澡刷狠狠抽上几十下屁股,直到皮肉都染上赤霞色。她会勒令你保持好姿势,然后拎起她的裙子,半跪在你面前,掐着你的下巴,对你说“小怪物,接下来,你要坐在硬木凳子上脱去那里的毛发。”



你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你每月都要经历这样脱毛,哪怕经过这样多次的教训,当她的食指沾着蓝色的蜜蜡抹上你那处,你还是忍不住闪躲。



“小怪物,你总告诉我你长大了,怎么还是连手都控制不住呢,你看,铃铛又响了。”


她的要求太高了,你有时候都在怀疑是不是要捱上一辈子。一米高的架子垂下两道皮质短圆管,你的脚穿进宽大的圆管,允许你晃动却不许一层铁皮的架子最高处的铃铛抖动出声。


“小怪物,又是一刻钟了。”



你发呆楞神时,那铃铛又响了。你很害怕,却连紧缩屁股也不敢,当她拿起冰凉的刀放在肚脐附近,你又害怕得瑟瑟发抖,铃铛又响了。


Malificent帮我简单清洗润肤,轻轻拍了拍我的腿根。



“小怪物,三刻钟,起来活动活动你的小屁股吧,它恐怕要接受长时间得拍打了。”


多长时间呢?三刻钟,你的屁股会一直接受抽打,持续升温,一直保持着滚烫。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苏潹

姐姐会温柔地把你摁在墙边,靠着你说什么我要好好惩罚下你你要任我宰割我先把你蹂躏了这种让人脸红的话
也会在你哭的时候紧紧抱着你,我好喜欢姐姐

姐姐会温柔地把你摁在墙边,靠着你说什么我要好好惩罚下你你要任我宰割我先把你蹂躏了这种让人脸红的话
也会在你哭的时候紧紧抱着你,我好喜欢姐姐

面包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