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abregas

394浏览    20参与
kikio
第一百九十六天打卡 想画西部皮...

第一百九十六天打卡

想画西部皮法梅也想画捧杯!于是一起了(并没有。

那么谁的歌喉最动听呢!

相关内容可戳西部皮法梅tag👀

第一百九十六天打卡

想画西部皮法梅也想画捧杯!于是一起了(并没有。

那么谁的歌喉最动听呢!

相关内容可戳西部皮法梅tag👀

Everblue

今天和主任聊墙头喜好,讲到正常人的取向要么是理想而无法成为的,要么是和自己很像的。我摆手大笑说不对,fbljs第一个不符合,他的性格简直不符合我设想得完完全全,大多时候就是优柔寡断的矛盾综合体,完全不像我我也完全不想变。
晚上开lo,已经八年了,居然还有人蜜队蜜能为当年转会撕起来,还有xjj觉得离开巴塞就是美梦破碎。哪里是。发着还在海布里而非酋长的,看起来长卷毛像2006年的图讲那个时候还有渴望明天的眼睛。虾,难道在车车笑着举着四座冠军奖杯的那个法就是什么自甘堕落的残次品了吗,哪里。
昨天找出三年前买的足周,策划专题抛弃者联盟里他胡子拉碴,讲孔蒂为了他打利物浦热身赛的红牌和一停二看三传球的老迈选择...

今天和主任聊墙头喜好,讲到正常人的取向要么是理想而无法成为的,要么是和自己很像的。我摆手大笑说不对,fbljs第一个不符合,他的性格简直不符合我设想得完完全全,大多时候就是优柔寡断的矛盾综合体,完全不像我我也完全不想变。
晚上开lo,已经八年了,居然还有人蜜队蜜能为当年转会撕起来,还有xjj觉得离开巴塞就是美梦破碎。哪里是。发着还在海布里而非酋长的,看起来长卷毛像2006年的图讲那个时候还有渴望明天的眼睛。虾,难道在车车笑着举着四座冠军奖杯的那个法就是什么自甘堕落的残次品了吗,哪里。
昨天找出三年前买的足周,策划专题抛弃者联盟里他胡子拉碴,讲孔蒂为了他打利物浦热身赛的红牌和一停二看三传球的老迈选择放弃他,才二十九岁啊,那个时候,结果还是拿到了又一个英超冠军,笑着,红着眼睛,在magic hat的歌声里作为名宿离开的。
就没有不值得,哪里有不值得。平凡人自有平凡人的路要走,我总喜欢把自己搞的一团糟的咬着牙笑着的那个法。

Ingenio

【皮法】依赖

摸了个鱼,现实向老年爱情(没有爱情)故事,时间设定在2018年法布雷加斯老师回皮克老师推特之后。又开始自己编故事骗自己了,一点点糖就可以编得很快乐(。


“保姆今天家里有事,下午Lia放学你记得去接啊!”Daniella抛下这句话,挎上包风风火火地出了家门。法布雷加斯百无聊赖地陷在沙发里,应了一声,却先听到大门砰然关上的声音。


无聊。无聊。无聊。已经是假期的第四十天了,一切都开始显得索然无味。海边的盛宴总要结束,孩子们开学了,Leo含着他世界杯的苦果,和Anto回了罗萨里奥,陷入长久的沉默。他一心想上场踢球,但教练却口口声声体谅,允许他推迟归队。天知道,他甚至都没参加世界杯,有什么好...

摸了个鱼,现实向老年爱情(没有爱情)故事,时间设定在2018年法布雷加斯老师回皮克老师推特之后。又开始自己编故事骗自己了,一点点糖就可以编得很快乐(。


“保姆今天家里有事,下午Lia放学你记得去接啊!”Daniella抛下这句话,挎上包风风火火地出了家门。法布雷加斯百无聊赖地陷在沙发里,应了一声,却先听到大门砰然关上的声音。


无聊。无聊。无聊。已经是假期的第四十天了,一切都开始显得索然无味。海边的盛宴总要结束,孩子们开学了,Leo含着他世界杯的苦果,和Anto回了罗萨里奥,陷入长久的沉默。他一心想上场踢球,但教练却口口声声体谅,允许他推迟归队。天知道,他甚至都没参加世界杯,有什么好休息的。


法布雷加斯自嘲地扯了扯嘴角。这个夏天,他是坐在BBC的直播间里,看着曾经的队友们在世界杯的赛场上奋战。曾经沐浴圣光的法布雷加斯,带来幸运的红衣十号,酋长球场呼风唤雨的年轻队长。甫一十九岁就令世界惊呼,人们坚信凡是他想去的地方,终有一日都能踏足。而此刻,他却无所事事地躺在沙发里,面对手机屏幕里倒映的自己发呆。额头又添了一条皱纹;今年夏天在蓝桥的命运还悬而未定,新来的年轻中场让他在训练课上冲刺半截就停在原地,喘着粗气望洋兴叹。是老了。法布雷加斯不再深陷那些缠绕半生的遗恨和纠结,因为想了,也是没有结果。痛不痛只有自己知道。


说是休假,他也没有睡得多好。心里压着太多事,三十一岁的法布雷加斯还是没有进步,只会一个人生闷气。Danny了解他,知道多说无用,也就放他不管。于是他就沉溺在这仿佛没有尽头的夏日忧郁里,不允许自己的眼睛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手指机械地刷着twitter,混沌的脑袋空空如也,像正午的游泳池,令人绝望。 


屏幕上跳出一条消息。他定睛看了看,是杰拉德·皮克发推的提醒。法布雷加斯心里没有一点波动。他是个懒散的人。懒到几年前设的特别关注提醒,在一切都过去了之后,也懒得取消。他特别关注的人没几个,于是常常训练完打开手机的时候,屏幕上方挂着长长一串提醒:杰拉德·皮克转推了,杰拉德·皮克发了一张照片,杰拉德·皮克赞了谁的推特……他通常不会特意点开去看。就让那个名字堆在那儿,仿佛出现得频繁了,他就能对它免疫。他也确实早就免疫了。两个人早都不是当年负气吵架,能一年不理彼此的年轻人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他离开加泰罗尼亚回到伦敦,也许是某次因为夏奇拉巡演,Geri第一次没能来参加他的生日聚会,也许是从他淡出国家队开始,谁知道呢,反正他离杰拉德的生活越来越远了。法布雷加斯不是懂得去经营关系的人,事实上他不愿意去“经营”任何事物,因为总觉得苦心积虑到头,还不是两手空空,走向死亡。于是他胡乱跟着自己的心走,即使做出来的决定在世俗的眼光看来总是那么不合时宜。他想要回家踢球,就在骂声中头也不回离开酋长球场;后来在巴萨不顺利,他想要冠军,于是又能轻描淡写地加入当年的蓝衫死敌。是啊,跟着感情作出的决定总给他带来糟糕的结果。阴差阳错。这是法布雷加斯最恨的词,阴差阳错。可现在的他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杰拉德在这点上总跟他吵,说他太冲动太情绪化,他是那种会提前两年计划,把一切考虑周全的人。所以他成了人们眼中的人生赢家,一世一城,荣誉等身,家庭美满。可是法布雷加斯不觉得是桥牌大师杰拉德算赢了命运。只是命运碰巧给了他赢的机会。谁又能赢过命运呢?就沉浸在命运中,做个愚人又如何。


脑子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这些,法布雷加斯胸口有股无名火。手机又震了一下,他拿起来看了一眼,相同的图片,杰拉德又发了ins。他这次认真看了,是一张抬脚射门的抓拍,配了一个信心满满正中红心的表情。他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 他知道最近杰拉德遇到了很多不顺,驾照被扣,忘带家门钥匙,巴萨连着输球,他因为低级失误被球迷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他是太累了,不过在社交网站上,还偏要作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给人看,傻愣愣的。他太知道杰拉德了。想了想,在下面回了一句:“我看这球能踢到北京去。”他一准被气得够呛。法布雷加斯心里这么想着,竟然有种小时候恶作剧的暗爽。像对杰拉德那些过分玩笑的一点小小报复。


手机一秒钟又响了,这次是杰拉德发来的私信。“你就不盼我好。”半认真不认真的语气,在ins上发的。他们的Whatsapp聊天界面还停留在上次Danny生日,Geri阴声怪气地发来的一条祝福。法布雷加斯没回,他知道那边会显示已读。Geri也再也没给他发消息,两个人就任由那个界面停在那,谁也不愿意去主动打破沉默。反正彼此都成年了,有家庭有工作,烦躁时有人说话,不像小时候,一天十八个小时要黏在一起了。离开了彼此天又不会塌。


“我怎么不盼你好了。驾照的事解决了吗?”他迅速回复。小时候。他想到小时候,父母刚离婚的那段时间。他睡在杰拉德的床上。杰拉德那时候也小,但尽着他十三岁的力量,对他几乎听之任之,让他用狠劲捶他肩膀,把鼻涕眼泪抹在他最喜欢的球衣上。还有那座星光下的玫瑰园。他半夜说想妹妹了,杰拉德还睡眼惺忪,就跳起来说,走,我们偷偷回你家看她。房门窗帘都紧闭,他们什么都看不到。坐在湿润的土地上,露水和植物的清香伴着凉意升起来。他用手指蘸着玫瑰花瓣上的露水,伸出舌头尝了尝。甜的。杰拉德说他也要尝,于是他手指蘸着露水伸向他的唇。他温热的、充满湿意的嘴唇吸住他的手指,却咬住没有放。他们在夏末的星光下第一次接吻,品尝彼此汗津津的双唇,笨拙地相互抚摸,心跳如雷。他记得杰拉德的手,轻轻抚着他手臂上的汗毛。


转眼居然快二十年了。法布雷加斯这样想着,觉得心跳得有些明显。他舔了舔嘴唇,从沙发上爬起来坐直。


“我能去找你么。”那边又发来一条,闷闷不乐的语气。法布雷加斯能想象出他带着湿气的蓝色眼睛了。


“今天休息。教练让的。”杰拉德像是急着想说明什么似的,又传过来一句。


“你看机票啊,我又没事。都是要被新帅抛弃的老人家了我。”他故作轻松地回了一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重。


那边没再说什么。他倒有些坐立不安起来,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薄荷酒,又打开电视玩FIFA,也打得心不在焉,不时望着门口。也知道就算他来也没那么快,但就是忍不住不停往那边看。屏幕上的比分已经0-5了,他干脆丢下手柄,泄气地把自己扔在沙发里。网线那边的人是Leo吗?那么厉害,打什么游戏,不如去当教练算了。法布雷加斯两眼放空,盯着Danny选的雕花天花板。他一早就觉得浮夸,但是Danny喜欢,他也懒得争辩。


电话又响了,忙不迭地接起来,却是Danny。说今天和朋友庆祝新店开业,晚上不回来了,Lia和Capri也不用他去接了,保姆带去了父母家。他说了几声好,放下手机,更觉得自己可笑。都多大的人了,还像个混乱的青少年一样,为了一条短信心神不宁。


电话又响了,这次是Geri。接通了,那边沉默几秒,声音带着点鼻音:“我到球场旁边的咖啡店了,就之前那家。”


“直接来我家啊。”


“我不是……怕不方便吗。”Geri的声音有些尴尬。


“有什么不方便,孩子都不在家。你来吧,别废话了。”他虚张声势地加了最后一句,抢先把电话挂断。手指触碰到了自己汗湿的手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他做不进去任何事情了。起身把家居服换了,倒两杯薄荷酒放在那,把桌布上的褶皱抻平。酒里的冰块一点一滴化了,他又开始埋怨自己倒得太早。脑子里细细碎碎想着,门铃响了。他走过去开门,心里竟有些如释重负。


开了门,那个大个子就傻傻地杵在那里。看到他的一瞬间,眼圈变得有些红。


“Maki.”他低声说。


“进来啊。”他轻轻地笑了笑,垂下眼睛。他有些不敢看杰拉德。


杰拉德关上门,往前急跨了两步,把头埋进他的颈窝。法布雷加斯愣住了。半晌,迟疑着抬起手,落在他后颈,摸着他剪得短短的头发,毛茸茸的。


他就那么沉默着抱了他一会儿。杰拉德温热的呼吸喷在他手上,湿润又急促。他在杰拉德怀里动了动,换来的却是对方贴得更近的身体。


他于是任由他抱着。过了一会儿,法布雷加斯告诫自己,该离开这个拥抱了。他拉开了一段距离,凝视着杰拉德发红的双眼:“我以为你不需要我了。”


Geri没有说什么,重重地瘫进他的沙发里,像突然泄了气的皮球。法布雷加斯在他身边坐下,问,打游戏吗?他摇了摇头?要喝什么?还是摇头。他突然觉得,Geri是变了一些。他还是照样开着那些没心没肺的玩笑,有时会伤害到别人,却又让人家恨不起来;不、不是这个。他意识到,皮克变化的地方,是他也会有这种“成年人的泄气时刻”了。他看过Geri发疯般的暴躁或者歇斯底里的哭泣,却唯独没看过他这种百无聊赖的失神。Geri和他一样是个大人了。


他把冰要化光的薄荷酒端过来,Geri愣愣地,盯着他不停在动的手看。Cesc的手像小孩子。很白,很细,指甲扁扁的,有种童稚的样子。他想起Cesc在阿森纳的时光,他从曼彻斯特城开车去看他比赛,他胫骨受了伤,可他们还要他上场。他不负众望地进了两个球,拯救了球队,然后拖着伤腿,一个人慢慢走下球场。杰拉德看着他在场上指挥整支队伍,在山呼海啸的人群中低下头,心里有些奇怪的酸涩。你们知不知道,我的Cesc只是个小孩子啊,那时候他心里想。那时候Cesc确实只有二十岁,可是阿森纳的整个教练组,从上到下,不管是身体,还是心智,都理所应当地把他当做绝对的核心。年轻的队长,枪王之王。没有人在意20岁的Cesc能不能承担那些伤病和压力。这些称号压垮了Cesc,也为他们带来无尽的争吵。可是Cesc只是个孩子啊。杰拉德脑子里像口香糖一样,只黏着这一句话。盯住他不断挥舞的,洁白的、童稚的手。


Cesc端着酒在他面前站了半天,看他没有反应,叹了口气,把酒放在茶几上,在他身边坐下来。“最近不太顺——?”这句话还没有问出口,就被一个凶猛的吻堵住。Geri的呼吸变得粗重,他几乎没有章法地侵略着他的嘴唇。他曾经吻过许多次的唇,如今属于三十一岁的弗朗赛斯克·法布雷加斯。曾经惊天动地的名字,读起来就觉得电光雷鸣,神气得不得了的名字。可是现在,只是他眼前沉默和疲惫的Cesc而已。


“不,Geri……”Cesc喘着气把他推开,湿润的黑眼睛充满不安,“你知道我们不能这样,你知道的。”


“拜托,赛斯克。我只想吻你。”他几乎在恳求,“让我吻你。”


Cesc沉默着,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Geri从他低垂的眼睛里看出来,他退步了。于是,他再一次,小心翼翼地碰上他的嘴唇。这一次,这个吻温柔得像玫瑰园里的月光。曾经并肩天涯的少年。如今渐行渐远的两个人,一个是背负了十年的骂名和苦涩的命运,什么都不再相信的失败者;另一个是在荣耀和奇迹褪色后无所适从,苦苦抓着逝去的一切想要抓回来的蠢蛋。此刻,他们用一个干净得不带任何欲望的吻安抚着彼此,像两只彼此拥抱的小动物。窗外月色朦胧。伦敦的月光,此刻像极了十八年前玫瑰园里的触觉和温度。原来已经十八年过去了啊,舔舐Geri嘴唇的间隙,法布雷加斯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人来人往,除了拉玛西亚的空壳还在原地,一切都已经变了。但是此刻,唯有在此刻,时间流逝,他们不在左右,只在彼此其中。 


Cesc闭上眼睛。他突然发现一直惧怕的死亡此刻离他很近。死亡从来没有离他这么近过,因为他抗拒去思考。而现在,在这个吻中,它不带戾气地,像一匹冰凉的白绸滑落在他手边。杰拉德的嘴唇温热柔软,让他有勇气凝视那丝丝缕缕的编织痕迹。他突然觉得,死也没有那么可怕。


「如果最终的结局无法避免,那么,就让我在此刻死去吧。」失败者法布雷加斯此刻感谢着上帝。他这样想。

便當-低調賺人品
呼呼呼先來放好了 歐冠後..就...

呼呼呼先來放好了

歐冠後..就要看這場英超比賽

英超隊伍真的好辛苦(抹臉

呼呼呼先來放好了

歐冠後..就要看這場英超比賽

英超隊伍真的好辛苦(抹臉

bookbaigeiorg

《重生之商业帝国》全集

  •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187
  • 文件大小:1.47 MB
  • 书籍类型:Epub+Txt
  • 发布日期:2009-11-27
  • 连载状态:全集
  • 书籍作者:Fabregas
  • 书籍等级:
  •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如果这仅有的一次生命可以重头再来的话,你会怎么做呢?相信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选择,齐羽也是如此。
    生存在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责任,那么齐羽的责任又将会是什么呢?

  • 下载地址:https://dianshiju2.ctfile.com/fs/9025598-204822212
  •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187
  • 文件大小:1.47 MB
  • 书籍类型:Epub+Txt
  • 发布日期:2009-11-27
  • 连载状态:全集
  • 书籍作者:Fabregas
  • 书籍等级:
  •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如果这仅有的一次生命可以重头再来的话,你会怎么做呢?相信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选择,齐羽也是如此。
    生存在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责任,那么齐羽的责任又将会是什么呢?

  • 下载地址:https://dianshiju2.ctfile.com/fs/9025598-204822212
  • 酪王

    莎莉愿意等

    *科幻小说,可别当纪实文学看啊


    几天以前的凌晨输掉了北伦敦德比,心情糟透(没有圣托特纳姆日的英超,二十年以来头一次,我知道你也是头一次,我知道你恨热刺。)。在四下无人的广场上吹风,盯着漆黑的夜幕。广场好空,夜幕也好空,和我喜欢厂子的这十三年一样空。突然想到五月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凶猛而至。五月是一年疼一次的伤口啊,五月是永远无法痊愈的疤痕啊,五月是不怎么可爱的洪水猛兽啊,五月是你的生日。对——


    总是把五月四想象成一个盛大极的日子。盛大到该有彩纸屑和亮片哦(红色的!必须。)。那也是前几年了。紧张并且小心翼翼地去search你的老照片,一定穿红色球衣那种,一定和rvp庆祝那...


    *科幻小说,可别当纪实文学看啊





    几天以前的凌晨输掉了北伦敦德比,心情糟透(没有圣托特纳姆日的英超,二十年以来头一次,我知道你也是头一次,我知道你恨热刺。)。在四下无人的广场上吹风,盯着漆黑的夜幕。广场好空,夜幕也好空,和我喜欢厂子的这十三年一样空。突然想到五月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凶猛而至。五月是一年疼一次的伤口啊,五月是永远无法痊愈的疤痕啊,五月是不怎么可爱的洪水猛兽啊,五月是你的生日。对——


    总是把五月四想象成一个盛大极的日子。盛大到该有彩纸屑和亮片哦(红色的!必须。)。那也是前几年了。紧张并且小心翼翼地去search你的老照片,一定穿红色球衣那种,一定和rvp庆祝那种,一定脸上干干净净,眼睛里清清亮亮那种。这些画面我都很清楚了,是头盖骨里侧的纹身,是血液里一小块暖洋洋的部分。你有个蓝色的运动水壶。你穿着白色客场球衣在混采区用运动水壶喝水的时候,你和robin挤在一起一声不吭地擦汗的时候,你摘下队长袖标的时候,你捡起场地里的西芹并且高高扬起请示裁判的时候。我每次想起它们,都心痛的快要哭了,它们细小得几不可闻,无足轻重,也许世上只有我还觉得它们沉,会被它们压得透不过气来。可它们也曾经是那样鲜亮的,晃眼睛的——呀!像是以前水嫩多汁的你身上剥落的银色鳞片。


    对。


    我真不想你三十。与此同时,我也真的没想过你三十。这个数字总会把你从年轻身边轻柔地卷走的,在你察觉不到的时候。然后从任何意义上来讲,你都不够漂亮了。也许我只希望你活到二十九岁(当然不!)。可,在足球的世界里,三十岁意味着很多很多,有时比生活还要多。当我们谈论起某人,就会有人压低着声音,他三十啦,哎呀。会有许多糟心事像笋芽一样飞快冒出来,还是那些该死的不得不去考虑的事。漂泊与稳定,健康问题,家庭,儿女,退役,未来。这其中每一件你都不愿去触碰,但时间偷偷把选择权挪开了。我知道你爱足球。有多爱。你因为爱离开伦敦了,又因为爱回来。这其中的故事有一万个版本,一部分是不好听的,另一部分比较好听,又比较容易被遗忘。你来的时候是个被蜂蜜腌渍过的血橙味男孩,你走的时候带着蛋黄色的落日和西柚露水的香气,很快地你被磨砺(虽然不曾被折断),变成了折返跑的悲剧英雄西西弗斯。现在你更像个撬花生酱罐子的sugar daddy,是吗?我早厌倦跟别人强调你有多漂亮(包括现在。)了,也早就不用意气风发去形容你了——我觉得你值得更好的。虽然这一刻我还没有想到,但我会想到的。


    可我还是常常悲伤。时间怎么就会这样的快,与它相比,风和潮汐都算得上是温柔情种。我至今也没找出那个规定每年三百六十五(六)天的凶手,它让每一天都变得深刻又单调,就好像它们生而为了让人浪费,而我们生而为了不把它们浪费。多么矛盾,漫长而叹息。而每次钟头指到五月四号,我才发现五月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凶猛而至。五月是一年疼一次的伤口啊,五月是永远无法痊愈的疤痕啊,五月是不怎么可爱的洪水猛兽啊,五月是你的生日。


    你并不特别,你只是和所有的所有都不一样。从有神论角度说,你总是踩在我命运的岔口,即便我是一位清晰的理想现实主义,也相信着概率论。我羡慕又不解,为什么在你十六岁的时候,就促成了我现在所做的一切。这是场长达十三年的蝴蝶效应。你让我选择了现在的梦,你也是我现在的梦(你依旧是)。在三年以前,我会跟所有人讲,“我未来要做的工作,就是可以把cesc fabregas买回阿森纳的工作!”在两年以前,我会把我的苹果手机分成八个文件夹,它们每个的名字都是一个word,合起来是一个sentence,叫做“someday I will buy cesc fabregas to Arsenal”。在一年以前,我会在你的推特下面让你乖乖不要跑,我马上去伦敦抓你了!现在我可就在做这件事了(所以你给我小心一点)。


    我向你发誓,cesc,执念本身便具有丰盈的浪漫性,因此这些絮絮叨叨的东西算是我人生中最最罗曼蒂克的一件事了。澎湃而理想主义,破碎而富有挑战,完成了它也许我就完成了我的人生,因而我也常常想到,也许它永远永远都不配被我完成。


    在这件事上我好像就是一直没什么长进又不知悔改。但死胡同才是真正迷人的。他们都不知道。


    然后就是这几天把绿洲的Don't look back in anger听了好些遍。听的时候有一些事就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比如我早就不是那个一边抄写rvp的队长誓词一边流泪的姑娘,你也早就不是那个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去扯别人衣领的愣头青。我们在别扭什么呢?为什么你就是不愿谈起阿森纳,就像我不愿谈起你。曾经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你的撕扯感,你变得矛盾了。你变得复杂了。现在那种感觉消失了,你不再那么躁,你学会了唯唯诺诺。你变得安稳。沉静。你变得平和了。你老了。


    但是那撕扯的一部分呢?它还破碎地活在你身体里。是头盖骨里侧的纹身,是血液里一小块暖洋洋的部分。我知道的。在你“look back in anger”的时候,每一个这种时候。我知道的。


    这次我才不要说什么happy birthday。毕竟你都三十岁了。不会再有什么事真的能把你惹恼,就像不会再有什么事能真正使你开心。冠军,奖牌,它们都不能。你会常遗憾,叹息自己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热衷于把Lia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而胜过翻遍ins后边的评论然后刮掉自己的胡子。但你也会越来越贴近生活,比起在足球场疯狂练球更愿在海滩上享受你的假期,开始规划去做一个英国足球解说,还是哪家俱乐部的助教(你可进不了时尚圈!听我的)。毕竟你才三十岁啊。还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好多的体力要消耗,未来还好远好远,需要做的事还很多很多。(请保存好你的蓝色运动水壶。)


    有些事情你去做。

    有些事情我去做。





    重点还是,不要急切。

    Enjoy your 30th,cesc.

    Captain.










    最后,还记得范佩西说的吗?“虽然我知道这大概很困难,但我祝你好运。”
























    最后的最后是,要记得。

    Sally can wait,

    I can wait.





    ♀Sonia°Fey愛板鸭~Barça
    小皮法~ 我只想说的是那桌上的...

    小皮法~

    我只想说的是那桌上的巧克力奖杯好诱人哦!

    小皮法~

    我只想说的是那桌上的巧克力奖杯好诱人哦!

    阿浪

    【Xavi/Iker】【Miguel/Iker】Lost 5

    从小被Patros收养,喜欢IWC,不喜欢女人,喜欢挂彩的男人,一天,Casillas就把自己身边这货研究了个底掉。

    很简单,在每一层休息间都转一圈,温柔友好地打个招呼,递根香烟,谈谈石油美元,骂骂政府,称兄道弟,大部分人都会对别人的事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Fabregas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被自己新上司的洞察力以及看上去很拙劣但是有效的勾引技术吓了个魂飞魄散。

    在Patros,对自己的上司动手动脚,是什么下场,Fabregas想想就一哆嗦。

    这一天,Casillas也再没有叫过Fabregas,后者觉得自己的脑袋上一直悬着一把剑。

    钟表已经到午夜12点,Casillas终于叫Fabregas...

    从小被Patros收养,喜欢IWC,不喜欢女人,喜欢挂彩的男人,一天,Casillas就把自己身边这货研究了个底掉。

    很简单,在每一层休息间都转一圈,温柔友好地打个招呼,递根香烟,谈谈石油美元,骂骂政府,称兄道弟,大部分人都会对别人的事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Fabregas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被自己新上司的洞察力以及看上去很拙劣但是有效的勾引技术吓了个魂飞魄散。

    在Patros,对自己的上司动手动脚,是什么下场,Fabregas想想就一哆嗦。

    这一天,Casillas也再没有叫过Fabregas,后者觉得自己的脑袋上一直悬着一把剑。

    钟表已经到午夜12点,Casillas终于叫Fabregas进来了。

    “有个事请你明天帮我办一下。”

    “Carlos先生,您说。”

    “我需要两个壳公司,麻烦你去帮我调配一下资源。我不知道这个事情应该找谁。”

    “好的。我明天去办。”

    “需要和上次洛桑酒店的操作公司相同,不要另外的新公司。”

    “这……Carlos先生,我能冒昧地问一下是为什么么?”

    “你不是说不该问的你不问,不该听的你不听么?”

    “额……”

    “或者,你告诉我操作洛桑酒店的壳公司是什么,法人是谁?”

    “Carlos先生,我不知道,我……”

    Casillas走到Fabregas面前,狠狠地说道,“刚才我要你去找洛桑酒店的操作公司,你不先说自己不知道,而是问我为什么,你肯定知道洛桑酒店的操作过程是什么样的,你别装大头蒜了!”

    “不是……Carlos先生……”

    Casillas抬了抬他受伤的手腕,Fabregas就把后面的话,生生地咽了下去。

    “这是公司的高级机密,上面有话说不能告诉您,您能跟我说您为什么非要知道么?”

    “我需要知道好进行下一步的工作,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下面的合作商打交道、不知道怎么跟监管解释、怎么起草之后项目的法律文本,你以为这个项目是独立的么,他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我不想干什么事情都那么被动。”

    “可……可这不能由我来告诉您啊。如果上面知道了,我就完蛋了。”

    “如果上面知道了你昨天晚上干了什么,你能活的好好的么?”

    “您算计我……我会跟上面解释的……”

    Casillas点了跟烟,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你怎么解释呢?你要什么理由才需要把喝的酩酊大醉的我绑在自己家床上呢?”

    Fabregas不说话了,他确实没法解释。

    “这件事情,我会坦白的,至于上面要怎么处理,我……我都接受……”

    Casillas站起身来,绕过办公桌坐在了桌子上面,猛嘬了一口烟,说,“你不会坦白的,今天一天你多次以各种借口进我办公室,就是想知道我是个什么态度,要坦白你早坦白了。”

    Casillas见Fabregas的脸开始有被人揭穿的涨红,便掐了自己的烟。

    “Cesc,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不说就没人知道,你在这圈里面混了这么久,道理还用我多说么?”

    Fabregas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来之前上面特意叮嘱了,除了这间屋子里面有的资料你可以知道,其他的一律不能主动透露。您为什么非要知道这事呢?”

    “Cesc,这就像打仗,一环扣一环,之前交易手段、渠道我都不清楚,很容易被人背后袭击,这仗我还怎么打?你告诉我洛桑酒店那一笔的就可以了,别的我都能顺藤摸瓜地大致猜出来。如果有人问起我怎么知道的,你就实话实说,说是我坚持要知道的,你不用抗雷。”

    Fabregas想了想,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洛桑酒店的事情是老大亲自出面谈判的,为了这事还摆平了不少欧洲的对头们,出面收购的是西班牙本土的一家建筑公司,我们在瑞士成立了一家家族信托,由家族信托向这家建筑公司注资,完成收购。详细文件是顶级机密,我没有资格知道。”

    Casillas点点头,挥了挥手,“昨天晚上喝太多了,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不早了,你早点回家休息吧。”

    Fabregas走出了办公室,Casillas望着天花板进入了沉思。半晌,他又钻进了档案室里面。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Casillas从档案室里面出来,并拨通了Xavi的电话。

    “喂,Xavi,我没打扰你春宵一刻值千金吧。”

    “……”Xavi想我们有这么熟么?“没,你有什么事么?”

    “上次不是答应给我办持枪证的么?办得怎么样啊?”

    “……”Xavi想什么上次,明明只过去两天,“没那么快,你急用?”

    “手痒痒,想玩玩,就问问。”

    “……”Xavi想你手痒痒大晚上12点给我打电话?“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有个重要发现,要见老大。”

    “什么发现?”

    “涉及到很严重的问题,Xavi,你帮我联系上老大,别人我是不会讲的,讲也讲不明白。”

    Xavi当然很讨厌Casillas这种拐弯抹角说他没文化的话,但也不好说什么。

    “你最好确定是必须见他老人家的,不然你吃不了兜着走。”

    Casillas冷冷一笑,“你以为我是第一天出来混的么?”

    Xavi一惊,这句话说得他汗毛都起来了,他觉得自己之前小瞧了这个书生。

    “我去帮你安排,明天告诉时间地点。”

    Casillas没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收拾一下,离开了办公楼。

    回到家里,Casillas迅速地打开自己的电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正文是一串没人看得懂的字符。

    发完这封邮件,Casillas把自己扔到了床上。

    才来Patros没多久,他觉得日子过的要比在Grace刺激的多,只是身边没了Miguel,也让他的压力倍增,而且无处发泄。

    有一次,他因为涉嫌财报造假和洗钱,被香港警方起诉。那是他第一次被扔进监狱,他不喜欢那个地方。但是,那是他在Grace地位上升的一战,他被无罪释放之后,所有Grace的成员都对他恭敬有加。

    但是,他知道,那是Miguel前前后后,帮他打通关系,请律师,销毁证据,才让他逃过一劫。

    也是那次无罪释放之后,他第一次和同性发生了关系。

    他站在看守所的大门口,看见朝他走来的Miguel,快步迎了上去,一把拽过Miguel,把他揽在怀里,贴着Miguel的耳垂说道,“吻我。”

    Miguel楞了一下,但只一下,便双手捧着Casillas的脸,把嘴唇贴了上去。

    回到家后,便是毫无保留地释放,满室的狼藉泄露了他们真实的内心,这样高压的生活,不得不让他们在其他的地方找补回来。

    从此之后,每当涉嫌过关,Casillas都要抱着Miguel贴着他的耳垂说吻我,而Miguel也必然捧着他的脸,吻个天昏地暗。再回家,做他个地老天荒。

    无他,唯疯狂耳。

    每每想起这些,Casillas觉得,那些日子有Miguel陪着他,实在是他的造化,而现在,他只能一个人面对未来的所有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了。

    洛阳伽蓝

    爱情公寓【足球同人】正式版【请选择原画画质】

    元旦生病在家就导致视频鸡血爆棚,三天就剪好了我真是神速【本来也没什么技术含量】

    【巴拉克/克洛泽】【卡西利亚斯/贝克汉姆】【罗伊斯/格策】【迭戈科斯塔/法布雷加斯】

    西皮全粗线了

    【咦?为毛封面只有某人? 因为是我男友不谢】

    B站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61024/


    会做这个是因为跟大大@内河 的一次闲聊,后来我就想用VV做个爱情公寓,网上也没有模板,就自己来吧,其实不难,费时间的是电脑不给力。并且非常感谢内河大大无私的提供螺丝小胖部分的素材,爱妃么么...

    爱情公寓【足球同人】正式版【请选择原画画质】

    元旦生病在家就导致视频鸡血爆棚,三天就剪好了我真是神速【本来也没什么技术含量】

    【巴拉克/克洛泽】【卡西利亚斯/贝克汉姆】【罗伊斯/格策】【迭戈科斯塔/法布雷加斯】

    西皮全粗线了

    【咦?为毛封面只有某人? 因为是我男友不谢】

    B站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61024/

     

    会做这个是因为跟大大@内河 的一次闲聊,后来我就想用VV做个爱情公寓,网上也没有模板,就自己来吧,其实不难,费时间的是电脑不给力。并且非常感谢内河大大无私的提供螺丝小胖部分的素材,爱妃么么么哒~~

     

    安利:BK 卡贝 罗伊策 法科【?】

    快吃吃吃吃!!!

    仍然一句话:四个西皮都一样的来找我,我们结婚!

     

    tong

    once,always

    tong——2011.08.24   

            這一切不有種回到原點的虛幻麼……

            多久的鬧劇都會收場,無論你或悲或喜。 我的童年可以沒有大空翼,但是不能沒有cesc fabregas。

            不知道還有多少年能記得他那年青澀的模樣,從拉瑪西亞無人問津於是背井離鄉;算而今,滿臉絡腮,回到原點...

    tong——2011.08.24   

            這一切不有種回到原點的虛幻麼……

            多久的鬧劇都會收場,無論你或悲或喜。 我的童年可以沒有大空翼,但是不能沒有cesc fabregas。

            不知道還有多少年能記得他那年青澀的模樣,從拉瑪西亞無人問津於是背井離鄉;算而今,滿臉絡腮,回到原點。 不是arsenal的鐵杆,永遠不會知道what cesc means,尤其是我們這個年紀。

            離別先來的,永遠是回憶。

            再之前,我也記不清了。腦海中飄過的第一個影子,是一個稚嫩的15號。青澀和髮夾。讓人吃驚的視野和傳球,給人的錯覺是他與生具有的。然後有了一個4號拉起另一個4號的故事。後來,爲了這個愣頭青,boss送走了他的功勳隊長,將意義不凡的4號留給了cesc,再後來,還有隊長袖標。

            Boss手下有過那麼多的孩子,只有cesc,只有fab,真的像他自己的孩子一樣,培育,成才,然後含淚放手讓他回去,去追尋自己的夢想。

          曾以為cesc是百年一遇的天才,他的眼光永遠那麼準確,傳球永遠那麼精准,就像長了眼睛一樣飛到你的面前。揮灑自如的感覺,就如同當年的DB,只不過位置更深。看他踢球是一種絕對的享受,平地忽起的創造,有著各種妙不可言。最忘不掉的,是歐洲杯的那個挑傳,回味良久,妙不可言。指哪打哪的長傳,犀利的穿透性傳球,各種天馬行空的創意,集於一身,這個人就是cesc fabregas。

          這個時候,他是個後腰,boss圍繞他打造了一支年輕的arsenal,看著他的軌跡,小屁孩們都相信這個叫做wenger的法國老頭競相來投。

          當gallas在六萬多人面前流下淚水的時候,我就知道,boss會把arsenal的未來交給這個在場上不愛說話的伊比利亞孩子。儘管同時性情中人,我不覺得gallas有何不妥;我也不覺得cesc準備好了……若是當初仍是圖老大,一切又會否不同……

          於是這個少年突然間就變成了法隊,boss爲了他,打造了4-3-3,徹底解放了他的防守任務,他就成了完全的未來了。那個賽季他成了無堅不摧的fab,對維拉的任意球,對熱刺的連過n人,這輩子都忘不了。4-3-3的那個位置就是為他而生的,除了腳傷,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他。當年的青澀小孩,已然成了世界級球星。

          可是,可是他真的准備好了嗎?愛德華多、拉姆塞的那兩幕中,他是多麼無助,看著兩腿瑟瑟發抖。誰也無法想像他肩上的壓力有多麼大,他真正的前任,是thierry henry;再之前,是veria;再之前,是adams。他真的准備好了麽,在這個永遠都在呼喚著鐵血隊長的england。誰也說不清楚,21歲的法隊,是平步青雲,抑或揠苗助長。

           如果不是加泰羅尼亞人,他一定會終老科爾尼,如果終老科爾尼,我敢確定,他一定是隊史上最偉大的傳奇,至少是之一。

            可惜沒有如果,可笑的是他有的是那個叫做“barcelona”的傢伙的“DNA”。

            突然迸發的回鄉的強烈思憶,遇上了那家厚顏無恥的“not only a club”,冗長的皂劇煩不勝煩,每個夏天都在上演,直至終了,今夏。不知道爲什麽他對家鄉的情感那麼熾熱燙手,榮譽?arsenal確實欠他的。可是作為一個隊長,他也欠arsenal,毋容置疑。一次次的和那些西班牙基友們眉來眼去,讓人對隊長真的好失望。所以,我我寧願理解為他尚未能承受captain這份沉重……連德神都有種出來大放厥詞……誰都知道他終將回去,然後對於他,回到原點了,對於boss,更是如此殘忍……

           算了,說這些又有什麽意思呢,至少他告訴我們,最討厭的不是那個放手跟我們對攻像個男人一樣要么生要麼死的托特納姆;而是那個讓人一想起就反胃的厚黑學大宗師。

           罷了,還是來回憶下cesc最精彩的比賽還是進球吧。

           嗯哪,我眼中最精彩的比賽自然是那場09-10第一回合打巴薩。Fab告訴我們他是個隊長,告訴我們什麽叫做血性。83min的點球,直抽中路,一瘸一拐帶傷完場,我看過的最悲情最催淚的一場比賽。這場的錄像我永遠不會刪。Cesc you’re the man!

            進球。就來5個吧:歐冠對米蘭那個,上面提到的點球,對熱刺的連過n人,對維拉的任意球,還有那個在中場擋進桑德蘭的詭異進球吧。

            助攻,不可勝數。若是不受傷,相信每年都能拿英超助攻榜第一……

            好吧,他終究還是要走了……boss又不知道要蒼老多少了……只希望在拉瑪西亞cesc仍能像個男人一樣戰鬥,而不是去學那些娘們的把戲,讓大家瞧不起。

            謝謝,再見……

           未想到鬧了四年,竟還能如此傷感……

    Eat your flowers
    If you ever tur...

    If you ever turn around,

    I'll always be found.

    過去,拉馬西亞有些泛白的草坪、并不是每時每刻能坐滿的看臺、有些斑駁的球門甚至是夜晚的白晃晃的燈光,都承載著他們少年時的夢……

    四周的圍牆並不低,即使踮著腳伸長了手也夠不著,於是他總是抬頭去看青空中白色的雲霧,

    幻想著四周孩子們的歡笑聲飛到了諾坎普,幻化成近十萬觀眾的呐喊。

    曾經,在分岔路口那個人選擇擦肩離去時,後來另一個人,會站在他身後,為他的悲傷而哭泣,為他的喜悅而歡笑,為他牽掛,擔憂,思念

    甚至填補了他另一半的靈魂,卻是以……友情的名義……


    ===================...

    If you ever turn around,

    I'll always be found.

    過去,拉馬西亞有些泛白的草坪、并不是每時每刻能坐滿的看臺、有些斑駁的球門甚至是夜晚的白晃晃的燈光,都承載著他們少年時的夢……

    四周的圍牆並不低,即使踮著腳伸長了手也夠不著,於是他總是抬頭去看青空中白色的雲霧,

    幻想著四周孩子們的歡笑聲飛到了諾坎普,幻化成近十萬觀眾的呐喊。

    曾經,在分岔路口那個人選擇擦肩離去時,後來另一個人,會站在他身後,為他的悲傷而哭泣,為他的喜悅而歡笑,為他牽掛,擔憂,思念

    甚至填補了他另一半的靈魂,卻是以……友情的名義……


    ==============================================

    被女票說:一想到這對也快要大明湖畔了就心疼我!

    我也好心疼我自己啊!


    敲猫木鱼的另一个兵工厂

    Ronaldinho? No, next Fabregas!

    三年前的时候我在网上看到一个被称为巴西天才的9岁小男孩踢球视频-Brazil 9 years old wonder child, another Ronaldinho,顿时惊呆,顺便传到了那时并不是特别火热的YouTube上(想当年YouTube还不是Google家的呢),这个叫Jeans Carlos Chera的小男孩让人看呆了,这个视频三年以来总计被观看了554,367(别算了,是55W多)次,收获评论500多条,基本上都是老外的回复,不得不感叹国外网友素质之高,在国内大家要不没有评论,要不就是很水的评论。

    而就在前天有个网友在评论里说“如果你真的想要看下一个小罗的话去搜索一下nex Ronaldinho...

    三年前的时候我在网上看到一个被称为巴西天才的9岁小男孩踢球视频-Brazil 9 years old wonder child, another Ronaldinho,顿时惊呆,顺便传到了那时并不是特别火热的YouTube上(想当年YouTube还不是Google家的呢),这个叫Jeans Carlos Chera的小男孩让人看呆了,这个视频三年以来总计被观看了554,367(别算了,是55W多)次,收获评论500多条,基本上都是老外的回复,不得不感叹国外网友素质之高,在国内大家要不没有评论,要不就是很水的评论。

    而就在前天有个网友在评论里说“如果你真的想要看下一个小罗的话去搜索一下nex Ronaldinho…那个孩子比这个小鬼要厉害的多”,于是我在YouTube搜了下,排第一个的视频名字就叫“next Ronaldinho”,这个视频总计观看人数已经高达3,854,854次….三千八百多万啊,赶紧点过去看完了这个2分08秒的视频,这个叫Kerlon的小男孩果然能让人惊呆,两分钟的视频里他没有一次射门,全是他在前场进行组织助攻的镜头,典型的古典型前腰风格啊,看他那些沉稳冷静的过人分球组织,他不是小罗,他是Cesc Fabregas!小罗是前腰,分球组织动作都很花哨,而这个小孩传球组织进攻让人更多看到的是他的大局观以及对球场上形势的判断,堪比17岁的Fabregas的沉稳冷静,他踢球风格简直就是另一个小法,不出两年这个孩子必定会红遍全球,说不定下一届U17世界杯能看到他的身影。

    顺便YY下,他要是能来Arsenal该多好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