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ate

52.4万浏览    3275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8-06-21 01:06
扶苍
源頼光 id=68607258...

源頼光

id=68607258

作者:小山内

已授权

源頼光

id=68607258

作者:小山内

已授权

雪神子
梅林:我会看着你,走到最后,阿...

梅林:我会看着你,走到最后,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


梅林:我会看着你,走到最后,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


病灶深处🍀

【士金】二次攻略(中)

(上)

平淡的日常,两个人大多数时间都在唠嗑

——————————————

当他在夜晚睡去,又在清晨醒来时,睁眼看见的仍然是木质的天花板,还有被窗口缝隙的微风吹的轻轻摇晃的老式吊灯拉绳。


吉尔伽美什动了动手指,掌控肉体的实感使他清楚自己是在现实世界,他还牢牢的记住前一天发生的事情,自己莫名来到这里,眼前接连出现一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杂种,两个自己的记忆混淆在一起,搞得他现在也不清楚自己是哪边的了。


来自迦勒底的吉尔伽美什不会对自己和卫宫士郎发生过关系有过多的抵触感,他现在少见的起了玩乐之心,就像……galgame?


吉尔伽美什觉得电子屏那...

(上)

平淡的日常,两个人大多数时间都在唠嗑

——————————————

当他在夜晚睡去,又在清晨醒来时,睁眼看见的仍然是木质的天花板,还有被窗口缝隙的微风吹的轻轻摇晃的老式吊灯拉绳。

 

吉尔伽美什动了动手指,掌控肉体的实感使他清楚自己是在现实世界,他还牢牢的记住前一天发生的事情,自己莫名来到这里,眼前接连出现一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杂种,两个自己的记忆混淆在一起,搞得他现在也不清楚自己是哪边的了。

 

来自迦勒底的吉尔伽美什不会对自己和卫宫士郎发生过关系有过多的抵触感,他现在少见的起了玩乐之心,就像……galgame?

 

吉尔伽美什觉得电子屏那边的游戏世界和现实非常相似,但是这里不能读档重来就是。恋爱游戏视角一直是玩家,但作为被攻略的那一方对吉尔伽美什来说是非常新奇的体验,他非常想去尝试。

 

 

熟悉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吉尔伽美什没有等待就自己拉开了门。

 

门外是正准备敲门的卫宫士郎。

 

他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看样子是没想到吉尔伽美什会醒来,还会主动给他开门。

 

“你今天醒的比以往早了很多……”他踌躇道。

 

吉尔伽美什走过眼前的人,说道:“只是睡得早想看看这到底是不是梦来着,不要多想。”

 

“啊,这样……”卫宫士郎转头看着吉尔伽美什的背影,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对了。”金发的乌鲁克王忽然转头对卫宫士郎说着。

 

“是?!”

 

“早饭做好了吗?”

 

“做好了……”

 

“这方面做得还行,”吉尔伽美什思考了一下说道,“给你加好感度了。”

 

在餐桌上,卫宫士郎面对吉尔伽美什欲言又止,他对于这个过去时的恋人总是有过多的担忧,经历过非日常生活的少年比同龄人早熟,但在吉尔伽美什看来他依然是个青涩的少年。

 

“其实‘我’并没有说过和你是恋人吧。”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吉尔伽美什,他用勺子搅着碗里的蛋花汤,看着对面一直沉默不语的卫宫士郎。对方因为吉尔伽美什的一语中的脑门上激起了薄汗。

 

圣杯战争结束后,他虽然收留了吉尔伽美什在家中,并且把他变为自己的从者,但那时的吉尔伽美什似乎过于的任人摆布,对于卫宫士郎的行为既没有反驳,却也没有亲口承认过同意。

 

甚至于做|爱这种事,与卫宫士郎之前没有感情基础的吉尔伽美什也没有反抗的意思。

 

“我问了他,”士郎说道,“他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我。”

 

“哈,这种得过且过的心态也确实是‘我’的一部分啊。”吉尔伽美什对自己的批判总是毫不留情,他与卫宫士郎聊的像是另外一个人的事。

 

“你可以告诉我吗,”卫宫士郎紧紧的盯着吉尔伽美什的眼睛,“他的想法。”

 

眼睛总是会透露出一个人的想法,吉尔伽美什在那火一般的眼神里看见了他的执着,那刨根问底的追求真相的劲头。

 

这感情虽然傻,但是非常真挚。

 

“现在还不是时候,”吉尔伽美什露出他熟悉的坏笑,“哪天我喜欢上你了就说了,现在你知道了只会徒增烦恼而已。”

 

卫宫士郎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但他还是有个疑问:“你现在还没有喜欢上我吗?”

 

“还没,”吉尔伽美什终于喝完了蛋花汤,“继续加油吧……说起来,在迦勒底那边的‘我’大概会忙到无暇去想这些情情爱爱的事。”

 

“迦勒底……到底是什么地方?”

 

吉尔伽美什少见的脸色一黑:“是地狱。”

 

卫宫士郎对于另一个吉尔伽美什的处境非常担忧,他把自己的担忧诉说后,吉尔伽美什只是让他大可放心,人生总要经历第一次之类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吉尔伽美什这种事上是从来不说谎的,卫宫士郎确信这一点,并且相信无论哪个世界的他都是如此。

 

“已经这个时间了,”卫宫士郎看了墙上的挂钟,把两人的餐盘收拾了一下放进厨房水槽,“和你聊天有点入迷了,那我先走了。”

 

吉尔伽美什想起这个人还是个学生的事情,恰好他听见外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蝉鸣。

 

“你是不是要放暑假了?”

 

“是的……”卫宫士郎停住走出客厅的脚步,“有什么事吗?”

 

“没事,快滚。”

 

吉尔伽美什的眼睛一直看向某一个角落,视线没有集中在卫宫士郎身上,红头发的少年做了一个表示奇怪的表情,随后急匆匆的走了。

 

吉尔伽美什听见大宅的门开关的声音,他从餐桌前站起身,一直盘腿的坐姿让他很不舒服,换了多个姿势还是有种无处安放的不适感。

 

他踱步到客厅的外的木质走廊上,这天的天气很好,他环视着这个大院,按普通人的标准,这算大户人家了,但可惜的是这里只住着卫宫士郎一个人,虽有学妹或者老师时不时来串门,但这仍然是个孤寂的场所。

 

想到此处,吉尔伽美什不禁好奇起来,按理说卫宫士郎这样的人应该有不少追求者才是,可他回忆了一下卫宫士郎和之前的自己再一次的不长时光,这个人居然没有任何和别人的小道消息,在确定关系之后就在一段尴尬期后和周围人通报了事实,远坂凛和间桐是提前有心理准备的,但另一个算的上长辈的人情况就不那么好了,与一个突如其来的外国男性交往的事实瞬间摧毁了藤村大河的思维,以至于她半个月才接受这一事实。

 

吉尔伽美什发现自己对此竟然记得如此清楚,这也是一件稀奇事,他未免对卫宫士郎感到可惜,之前的攻略程度……用数字的表示大约百分之七十的程度,再努力一点说不定就happy end,可惜自己被自己顶包,虽然这简直闻所未闻。

 

“之后暑假来了我可能不会经常在家里,我要去新都那边的酒吧打工。”

 

卫宫士郎这句话言下之意是之后假期的午饭仍然需要吉尔伽美什自己去热一热,不能现做给他吃。

 

“好啊。”吉尔伽美什没有在意卫宫士郎的话,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

 

卫宫士郎甚至还会奢望他会说出什么“有钱不需要你养”之类的话,看起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在饭桌上聊天算是卫宫家的传统,倒也不是平时和大家不聊天,这只是针对吉尔伽美什而已。平时这位乌鲁克王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玩模型打游戏,完美的变成了足不出户的宅,这点和之前的他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他会为自己辩解“这只是长久劳累后的休息而已。”

 

不过自从他呆在这里之后,樱和凛只是偶尔来一次了,樱总是对吉尔伽美什畏畏缩缩的,凛却一反常态的直接说看他们俩在一起烦得很。

 

人际关系处理是卫宫士郎最不擅长的,他感到头疼,绫子说过他其实很冷漠,但经历过这么多事后状况好了一些吧……大概。

 

晚饭后吉尔伽美什少有的没有立刻钻进他的卧室,而是带着耳机在客厅的门边躺着。门敞开着,从他的视线望去可以看见夜空的星星。

 

但是那数量比吉尔伽美什上次看星星的数量少得多,他想起自己还在乌鲁克的时候,夜晚抬头甚至可以看见带状的银河。

 

卫宫士郎把餐具洗好之后,回头看见的就是这幅光景。

 

他的心脏底端开始颤抖。

 

吉尔伽美什穿着宽大的浴衣,侧脸看向门外,衣物松散的套在身上,手里攥着手机。他支着腿,露出大腿皙白的皮肤,上次留的吻痕已经消去了,但卫宫士郎嘴中却还残留那时的味道,美好、兴奋、破坏,如同现在,像散落的花朵。

 

卫宫士郎挪动脚步,走到吉尔伽美什身边。

 

吉尔伽美什望了过去,少年只是在他身边站定,然后坐下,直直的看着他。

 

“想接吻吗?”吉尔伽美什问他。

 

“……可以吗?”

 

“现在还不行,”吉尔伽美什笑了起来,他的肩膀小幅度的抖动着,“还不行。”

 

卫宫士郎犹豫了一会儿,下定了决心,俯下身轻轻吻了吉尔伽美什的脸颊。

 

虽是轻吻,但也发出了“啵”的响声,这种声音总会让卫宫士郎脸红。

 

“你学聪明了。”

 

“跟着乌鲁克王待在一起迟早会变得聪明的。”

 

卫宫士郎说着也躺了下去,靠在吉尔伽美什的旁边,一转头就能看见那金黄色的脑袋。每当他看见的时候,都想伸出手去摸摸吉尔伽美什的头,但比起自己,吉尔伽美什更适合摸摸别人的头,那很有安心感,温暖又充满了力量。

 

“别靠着我,热死了。”吉尔伽美什咂舌道。

 

卫宫士郎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却愣是鼓起勇气没挪位置。

 

吉尔伽美什心想这正义的伙伴和自己待久了脸皮也厚了不少,或许他的未来和红acher天壤之别,但自己是绝对不会用千里眼的。

 

自己也会好奇某个人的未来,但是不亲眼看着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来到这里感觉怎么样?”卫宫士郎问他,“这里的冬木。”

 

“非常安逸,安逸到每个人都不知道天高地厚,”吉尔伽美什评价道,又用余光瞅了眼卫宫士郎的表情,“但我不讨厌。”

 

卫宫士郎觉觉得吉尔伽美什这评价已经高的超乎他想象。迦勒底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虽然吉尔伽美什说那是地狱,但所谓的人理续存机构不可能如地狱一般恐怖……

 

“呵,少年,”吉尔伽美什嘲笑他的稚嫩,“恐怖的不是那个机构,而是那个机构唯一的御主。”

 

若要吉尔伽美什形容一下,“恶魔一般的御主,骡马般的从者”就是最中肯的评价了。

 

“迦勒底并不是一个从者一个御主的配置,而是一个从者多个从者,毕竟是‘人类最后的御主’,”吉尔伽美什每每想到这个事就两眼发黑,“本王的御主……藤丸立香,她并不是什么坏人,但……她有些过于拼命了,拼命的让周围人感到恐惧。”

 

“这说的我更是一头雾水……”

 

“那一句话说明,”吉尔伽美什突然坐起来,吓得卫宫士郎抖了个激灵,“她是个包工头。”

 

哪天千子村正来了也够他喝一壶的。


“好了,我们的天也聊完了,该回去打游戏了,”吉尔伽美什继续说着,没给卫宫士郎思考时间,“你那个部位要不要收拾一下?”

 

“哦好……哪个部位?”卫宫士郎用过于呆傻的眼神问着吉尔伽美什。

 

“你那肮脏的下体,卫宫士郎,从你过来就是那个样子。”

 

卫宫士郎看向自己的裤裆,那里半鼓囊着,他实在记不清他的小伙伴是怎么脱离自己的控制,向着乌鲁克王耀武扬威的。

 

吉尔伽美什胳膊肘支着自己的上半身,歪着头看卫宫士郎,浴衣的带子松松垮垮的,开襟处露出看上去就很好摸的胸膛。

 

他脸上挂着那副标志性的笑脸,对卫宫士郎建议道:“给你一个选项,现在我把姿势摆好了,你可以用手机拍张照片,然后去卧室、厕所解决一下,那样比较好受一些。”

 

卫宫士郎再怎么做过背离正义伙伴的事,但他仍然是一个有着正常羞耻观的人类,只能咬牙切齿的低着头在吉尔伽美什的笑声中匆忙离开。


(TBC)


————————————

这个迦勒底的吉尔伽美什的御主是一个工作狂,把她想象成你我身边或者知道的某个肝帝就好(。)

ハクノン
硬核举高高警告(扎比子:等我长...

硬核举高高警告(扎比子:等我长大有你们好看的,哼!)

硬核举高高警告(扎比子:等我长大有你们好看的,哼!)

▷'    北ۣۣۖ笙ۣۣۖ ℡丶
沖田オルタさん | 小山内 #...

沖田オルタさん | 小山内 #pixiv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9317114&mode=medium

小山内大佬新作

【搬运】

沖田オルタさん | 小山内 #pixiv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9317114&mode=medium

小山内大佬新作

【搬运】

死亡将为明日之希望。
【FGO.授权搬运】ナイチンゲ...

【FGO.授权搬运】ナイチンゲール誓詞 by 函丞蒸汽(id=3609935)

————————

全ての毒あるもの、害あるものを断ち
我が力の限り
人々の幸福を導かん

-

拒绝所有毒与害

尽我之全力

引导人们的幸福

【FGO.授权搬运】ナイチンゲール誓詞 by 函丞蒸汽(id=3609935)

————————

全ての毒あるもの、害あるものを断ち
我が力の限り
人々の幸福を導かん

-

拒绝所有毒与害

尽我之全力

引导人们的幸福

不是天真是吴邪

【在迦勒底当御主的士郎君】

·我没弃坑真的!
·下章高能预警

拉斯维加斯,进入夜晚就是名副其实的罪恶之都。

著名圆桌骑士带领未成年进入成人场所,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陷?

不,我想导购小姐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士郎默默想到一个恰当的形容。
目前莫德雷德的怒火已经要把整栋大楼的房盖顶穿了。

两人配合默契,亚瑟拉开车门,莫德雷德把车主——一个大胡子中东男人提着领子从驾驶室拽出,没等对方尖叫,坚硬冰凉的枪管早已抵上他的下巴。
“要么忍,要么死,二选一。”
游刃有余拉开保险,莫德雷德语气平静威胁。
这场面让士郎有种警匪片即视感。
你们是在犯法啊……你的枪哪里来的?

“你让御主去开车?”莫德雷德语气充...

·我没弃坑真的!
·下章高能预警

拉斯维加斯,进入夜晚就是名副其实的罪恶之都。

著名圆桌骑士带领未成年进入成人场所,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陷?

不,我想导购小姐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士郎默默想到一个恰当的形容。
目前莫德雷德的怒火已经要把整栋大楼的房盖顶穿了。

两人配合默契,亚瑟拉开车门,莫德雷德把车主——一个大胡子中东男人提着领子从驾驶室拽出,没等对方尖叫,坚硬冰凉的枪管早已抵上他的下巴。
“要么忍,要么死,二选一。”
游刃有余拉开保险,莫德雷德语气平静威胁。
这场面让士郎有种警匪片即视感。
你们是在犯法啊……你的枪哪里来的?

“你让御主去开车?”莫德雷德语气充满了不可思议,针锋相对,“他连离合器都够不到!”

(是的我要写警匪片黑帮火拼了【不】

盛行西风

【剑莫剑】她曾活过啊(片段掉落2)

  突如其来的片段掉落。

  前篇走这里:1

—————————以下放文———————————

  只有阿尔托莉雅知道,她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淡定。

  从葬礼回到家后,她开始收拾女儿的东西。学校的课本,衣柜里的衣物,甚至是洗漱台上的牙杯,都被她仔细地收起来。桌上的合照被换掉,换成了自己和朋友们的合照。她将自己的屋子完美地回归到莫德雷德到来之前的模样。

  好像那个野猫一样的女孩从未到来过一样,

  这不可能。

  两个人一同生活了十...

  突如其来的片段掉落。

  前篇走这里:1

—————————以下放文———————————

  只有阿尔托莉雅知道,她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淡定。

  从葬礼回到家后,她开始收拾女儿的东西。学校的课本,衣柜里的衣物,甚至是洗漱台上的牙杯,都被她仔细地收起来。桌上的合照被换掉,换成了自己和朋友们的合照。她将自己的屋子完美地回归到莫德雷德到来之前的模样。

  好像那个野猫一样的女孩从未到来过一样,

  这不可能。

  两个人一同生活了十几年的痕迹,不可能这么简单地消失。

  阿尔托莉雅走进厨房,打算随便做点什么填饱一下自己的肚子。然而直到将食物装盘端上桌,她才发现自己做了两人份。

  热腾腾的汉堡排在初冬的空气中散发着热气,旁边点缀着浸过黄油的西蓝花,旁边的小碗里是莫德雷德难得爱吃的生菜沙拉。白色的沙拉酱在嫩绿的生菜叶子上画出不规则的格子,夹在其中的紫甘蓝颜色分明,让人食欲大开。

  只是。

  那个会开心地扑到桌前,大口进食的女孩。

  再也不会出现了。

  阿尔托莉雅沉默着摇了摇头,将多余的那份晚餐放进了冰箱,准备明天再吃。她安静地吃完晚饭,走到沙发前打开了电视。

  “今日,一名少女从潘德拉贡大厦的顶楼跳下,据悉——”

  她猛地关掉了电视,神经质般地将遥控器扔得远远地,好像那是一条会咬人的蛇。她呆坐了一会儿,拿起放在沙发旁边的书胡乱地翻了一页开始看,但她感觉自己一个字都没读进去,手翻到下一页,可又不记得前一页写了些什么,看完一行字,转头又忘了刚刚看到了哪里。

  

  墙上的时钟响了,阿尔托莉雅抬头,发现已经十二点了。她下意识地去看门口,空荡的玄关提醒着她。

  她已经没有可以等待的人了。

  被压抑多天的悲伤如同潮水一般迎面扑来,逼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不可抑制地。

  她突然放声痛哭,像失去幼崽的母狮一样哀嚎。仿佛前几天那个沉着冷静的人不是她一样。

  

溯某

【fate 金字塔拉二盛世美颜上央视梗】《大不敬之罪》——今天的迦勒底也很和平呢hhh

#建议配合微博阅读

#微博地址见评论

——————
吃完午饭后,藤丸发现自己微博一个小小评论里的赞已经快破千了。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那个从者搞搞事呢?

明明是随手p图发上去的,谁知道却莫名其妙地火了。看着平时安静如死的微博不停跳出新消息,藤丸觉得自己简直想笑。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昨晚忽然刷到一条微博,央视爸爸在介绍拉美西斯二世金字塔时,突然吃错了药。“神庙里巨大的拉美西斯二世雕像,有着跨越千年的盛世美颜。”——央视爸爸不仅给严肃的纪录片配上了如此文案解说,还给拉二雕像脸上加了两团萌萌的红晕。有网友提出质疑,问是不是博主自己加的,博主坚决反驳,并表示“直接找央视1套调到18:30豪门...

#建议配合微博阅读

#微博地址见评论

——————
吃完午饭后,藤丸发现自己微博一个小小评论里的赞已经快破千了。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那个从者搞搞事呢?

明明是随手p图发上去的,谁知道却莫名其妙地火了。看着平时安静如死的微博不停跳出新消息,藤丸觉得自己简直想笑。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昨晚忽然刷到一条微博,央视爸爸在介绍拉美西斯二世金字塔时,突然吃错了药。“神庙里巨大的拉美西斯二世雕像,有着跨越千年的盛世美颜。”——央视爸爸不仅给严肃的纪录片配上了如此文案解说,还给拉二雕像脸上加了两团萌萌的红晕。有网友提出质疑,问是不是博主自己加的,博主坚决反驳,并表示“直接找央视1套调到18:30豪门盛宴就能看到”。

下面的评论和转发,大多是哈哈哈哈哈哈和感叹央视的沙雕及丧心病狂,甚至还有一群人大夸可爱。——然而——然而为什么没有人继续为真·英灵拉二小盆友p图呢?藤丸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不,准确来说,沉思只有半秒。她立即想到了自己手机里的某张黑历史—— 一张拉二平地上升着哈哈大笑,即将发出惊天动地的坟头对撞大宝具的存图。而且,该图简直透着一股睥睨天地唯我独尊的王者气势,还有无与伦比的法老威压,大仰角加八块腹肌,用来彰显火腿肠王中王的无人能及的魅力再合适不过了。

——好了,搞事永远是快乐的。决定就是这张图了。

藤丸手快地翻出那张存图,手快地按照央视爸爸的杰作随手乱涂了两块红晕,然后手快地点了发送评论。

嗯,我就随便凑个热闹。藤丸抱着一颗吃瓜的心,准备放下手机。——未曾料,接下来却是手机不停的震动,就算调成了静音也无济于事。

“好想日他!”
“我天这个身材!”
“大家氪大家氪!”
“以及跨越千年的魔性笑声!”
“我射爆!”
“拉二我老公!”
“这位小哥哥还是小姐姐,能不能求没p过的图啊,还是说原图就这个样子?”(对,原图就这个样子没毛病)
“这人鱼线真性感!”
“哇求问这是什么作品!”

藤丸深深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

“Master,你干嘛看着手机哈哈大笑?”
忽然,藤丸听到有个声音问她。

——
转头,一看到尼托好奇的眼神,藤丸忍不住赶紧去按掉手机屏幕——然而已经晚了。从者的性能非人类可比,尼托已经一眼瞅到了那个画面。

“——不敬!!!”
突然飙升至损伤听力的怒吼让藤丸赶紧捂耳。

不就是p了个红晕吗,你至于么。

“Master你你你你看这个转发在说什么!'过于沙雕'!!——光辉伟大的法老王绝对不能沙雕!”

“是啊,伟大的法老王天天哈哈哈哈哈哈一点都不沙雕。”

“……那是体现了法老王乐观向上的精神和宽广博大的胸怀!
——对了,还有这个!
——'我就知道会有魔鬼出手'——这一条我完全同意!Master你真是魔鬼啊啊啊啊啊!伟大的法老王怎么可能被表扬一句就如此羞愧!”

“魔鬼?怎么能说我是魔鬼呢?我这么洁白无垢冰清玉洁勤奋好学举一反三!……”

“好吧……等等,还有这个……'吔我坟头对撞'——这个人的回复更加深得我心!必须坟头对撞一下,才能惩罚Master的大不敬之举!

——算了,尼托也不会那招威力无穷举世无双的史上第一灭世宝具……尼托就用尼托的宝具惩罚你吧!吔我即死!——Master,看你往哪逃?!”

——
“咦,尼托,余不在时,汝和藤丸有何纠葛?”
——完了,正主溜达过来了。
不过他要是还没溜达过来的话,藤丸觉得自己会赶紧逃到达芬奇的商店把尼托卖了。

“魔鬼、Master是个魔鬼!竟然把伟大的您当做了……呜呜呜……当作了全世界都能看到的笑料!”
尼托简直哭得肝肠寸断,忠心到藤丸都为p图的自己感到惭愧。

“唔。”黑皮的法老王沉吟了一瞬,极具威压的目光转向了(表面上)瑟瑟发抖的藤丸。“那就这样——余命令汝将手机立即进贡给余,余要亲自制裁这到底是不是对法老王的大不敬之罪。——否则……哈哈哈哈哈哈,余便只能当尼托之言皆为真实!那么,汝就除尼托之外,一齐承受余之天怒吧!”

——还说伟大的火腿肠不沙雕呢。

藤丸默默耸了耸肩,也只好乖乖进贡上手机:“不过说好啊,看完手机可得还我。既然是超越一切的伟大无比的王中之王,那就绝对不能摔手机,也不能私吞百姓财产。”

“当然,这不废话吗。”法老王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开始亲自审阅起央视爸爸和藤丸的搞事杰作。

尼托忐忑不安地看着伟大的法老变幻不定的神色,冷汗冒得感觉自己快死了。

——这种神色……情况已经严峻到不是上次灭掉东京那么简单了吧……只要法老一出手,宇宙都要抖三抖!至于地球,这次真难逃脱毁灭命运了呢……

——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了,法老已经生气到要发出如此巨大如此洪亮的笑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无妨,余准了!”

——

????????

“让瞻仰余之光辉的匍匐的庶民们更一望无际吧!——五分钟才几十个赞,这速度太慢了!才八千转发——根本就不够余塞牙缝……Master,余命令汝联系上那博主,一起继续努力,将余之威仪传播到世界每个角落!”

“……
可可可可可……可是Master那个在您脸上乱涂的红晕……”
尼托目瞪口呆。

“连央视一套都承认了,那不过是余盛世之颜的具现罢了!所以又有何不妥?——听说那个央视一套,可是主宰着全球五分之一人口的观念和舆论。虽然那支微薄的力量根本与余之光辉无法相提并论,但余也毫不介意多出五分之一人口的拥戴。”

“…………”

“唔……只是如此强大而耀眼的余,竟被他们称赞为可爱,似乎有些不妥。只可惜,为了庶民平等,余并未申请微博,更不屑干转发微博此等愚民之事。——所以Master,余令你即刻发送原图,方可豁免你p图之罪!”

“……昨晚那个小姑娘找我要原图时我就发了。”

藤丸耸耸肩。

“——而且,当时就有好多小男生小女生心动,说想日你。你认真点看回复啊。——不过首先说好,我只是吃瓜群众,没点赞也没回复,别来找我麻烦就OK。”

“…………”
——那群庶民……竟敢觊觎伟大的法老王的神之玉体?!
尼托觉得自己要七窍生烟了。

——

“——那么,汝为何不点赞不回复?!”
没想到她却听到了这么一句本来毫不生气,却忽然生气的话。

“???”藤丸终于也彻底懵逼了。

“余的存在如此耀眼,人人怀此敬慕之心方是世间正道!汝这可是大不敬之罪!

——只可惜庶民虽有亿万,余数千年前可瞧上的,也不过八个皇后和百余嫔妃,后代也不过数百而已。如若可行,余真想再举办个全球性选妃大赛,给予汝等监督之权与参赛权……——喂,汝这是什么表情?”

——突然觉得央视爸爸的拉二真不沙雕。

“……我不同意!伟大的法老王您要举办大赛就自己去办吧。你已经说好了豁免我的。”

伟大的法老金口玉言无法反悔。藤丸觉得自己可以一如既往地在搞事之后平安撤退了。

“那是上件事,现在余已经转了话题。”

——什么?!

“这样吧。”

法老王也一如既往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开口。

“既然话题是汝挑起的,汝就没有反抗余地。不想举办这场盛会?——好啊!余既然送了汝一千个赞,汝总该回报点什么吧。
——虽然余什么都不缺,但是……这样吧,余等着汝送余上100级加技能310,再考虑能不能真正赦免汝大不敬之罪——这点微不足道的贡品,想必汝的肝应该毫无压力。”

……神啊救救我!我不该搞事的!!

——

“对了,汝太沙雕了。神和余可是一家,没有神敢救汝的。”

【END】

•林深时见鹿

【FGO莫萨】维也纳血色事件簿#02

#没想到吧居然是日更(突然得意)#
#然而事件似乎还是没进入主题emm#
#各种解释人物关系真是……#
#我也不知道那时候管警察这个职业叫什么,姑且照现在也叫警察吧#
#下P,下P一定会开始推理的(心虚.jpg)#

【02.Simmons】

坐在去往曼森家的马车上时,萨列里才意识到他的决定是多么的草率。他本应远离这种充斥着险恶气息的事件,无论是作为乐师长还是作曲者,但他却选择了主动接近那死亡的羽翼,这无疑是难以被人理解的。
也许我该就这样缄默,把那地方和奇形怪状的尸体留给我们的警察和检察官,他想。但身体内似乎有一个声音催促着他去多看一眼那尸体的样貌。仅仅透过报纸上模糊的文字他就感到了这种冲动与暗示,...

#没想到吧居然是日更(突然得意)#
#然而事件似乎还是没进入主题emm#
#各种解释人物关系真是……#
#我也不知道那时候管警察这个职业叫什么,姑且照现在也叫警察吧#
#下P,下P一定会开始推理的(心虚.jpg)#

【02.Simmons】

坐在去往曼森家的马车上时,萨列里才意识到他的决定是多么的草率。他本应远离这种充斥着险恶气息的事件,无论是作为乐师长还是作曲者,但他却选择了主动接近那死亡的羽翼,这无疑是难以被人理解的。
也许我该就这样缄默,把那地方和奇形怪状的尸体留给我们的警察和检察官,他想。但身体内似乎有一个声音催促着他去多看一眼那尸体的样貌。仅仅透过报纸上模糊的文字他就感到了这种冲动与暗示,而他不知道那从何而来。
“我依旧坚持我的观点,”看出了萨列里的犹豫,舒伯特叹气道,“恕我直言,您不该牵涉进这类事件之中。”
车厢在马蹄声中微微颠簸,萨列里看着窗外掠过的街景,沐浴在午后日光下的一切是那么的喧闹和美好——与那些阴翳和谋杀都是如此遥远。他最终还是没有更改自己的决定。
“至少先去曼森家看一眼再说。”
他道。

抵达格瑞特•曼森家时,不出意料地已经有数个警察围着那颇为壮观的府邸进进出出了。大门口的人群被进行了疏散,但依旧有不少看热闹的人四聚成群,指指点点。
——简直像闻到尸体味道而兴奋的髭狗一样。
这场景是如此眼熟,使萨列里感到一阵呼吸困难。
他想起了那些血,那些好奇着拥簇在门前的人群,而他站在那个人的房间门口,一名医生模样的人走过来用平淡的语气告诉他这个消息。
“颈动脉被尖锐物品割开,失血过多,”他如此道,“我很抱歉,先生。”
他不知道自己用什么表情对那名医生颔首致谢,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了那间屋子。
那日的阳光如此的眩目。
正如今日一般。
如此的————
“老师,我们到了。”
落在萨列里肩上的手及时唤回了他的注意力,他松松领巾,将那些回忆暂时抛出脑海。
“那么走吧,弗朗兹,”他低声道,“记住,我们是来向曼森先生商议作品价格的;在此刻之前,我们谁也不知道这个令人悲伤的消息。”
舒伯特不由自主挺直了身子,下意识将报纸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有种被委以重任的错觉。
他第一次觉得,他的老师也许能成为不错的戏剧演员。

守在门口的警察刚挥手呵斥走几名试图窥探究竟的人群,就看见一辆马车在不远处停下,两名乘客向他走来;他不由得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
“您好,我是来拜访曼森先生的,”萨列里道,“但是似乎现在并不是什么好时机——请问您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兴许是两人不菲的衣着打扮和得体的谈吐让他稍微打起了点精神,他朝屋子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如您所见,先生,出了些事;曼森先生可能再也没法接待你们了。”
银发乐师长在脸上显出了恰到好处的惊讶。他皱起眉:“我不知道……这可真是太糟糕了,曼森夫人呢?”
“曼森夫人还在里面,不过我觉得她的状态大概也不适宜接待客人,”警察敲敲栏杆,“先生们,你们该改天再来。”
“我们会的,”萨列里回应道,“但作为朋友,我认为在这种状况下不应留下曼森夫人一个人面对警察的问询———”
“您的朋友可真多,乐师长先生;而且似乎都时运不济啊。”
一个揶揄的声音打断了萨列里的话语,他循声望去,皱起了眉。和方才的演技不同,舒伯特清楚这是他的老师遇到真正棘手或者厌烦的事物的时候的神情。
“……西蒙斯警长,”萨列里对着从栏杆内走来的男人礼节性地问候道,“好久不见。”
“在我看来半个月可算不上‘好久’,乐师长先生。”
舒伯特看着这个随意地靠在栏杆上点起烟的不修边幅的中年警官,终于从模糊的记忆中找出了他的老师并不乐意见到他的原因——他是负责莫扎特案的主要人员之一。
但似乎内情不止如此,年轻的学生看着两人之间暗流涌动的交谈暗自揣度着。
“我真诚地希望这件事和您没什么干系,”西蒙斯叼着烟斜睨了眼银发的乐师长,“否则您可真是改变了我对那些柔弱的艺术家们的印象。”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萨列里冷淡地回应道,“无论半个月前还是现在,我都是在尽身为友人的义务——如同您是在尽您的义务一样。”
“愿事实如此吧,乐师长先生,”西蒙斯眯起眼眸,乱糟糟的额发下那双鹰隼般的眼闪过一丝凌厉的光,“我可是对您这类上流人士的手段再了解了不过了,您不会希望被我抓到不该有的把柄的。”
“暗示和诽谤并不能成为事实,警长先生。”
“显然如此,”西蒙斯耸耸肩,“路易,让我们尊贵的两位先生进来长长见识吧。”
“但是,长官——”
“不要紧,他们愿意进来,那就进来吧。”
守着门的警察摸不着头脑,还是顺从指示打开了门,萨列里拍拍舒伯特的肩后走了进去,后者才反应过来,匆匆跟上。
他侧头看向自己的老师,发现他并非像他表现出来的如此轻松。萨列里抿紧了唇,身体绷得像是小提琴拉紧的弦。
舒伯特决定单刀直入一点。
“我不太明白,”他道,“您和那位西蒙斯警长……”
“他认为是我杀了他。”
乐师长的声音平淡。
什么?
年轻人困惑地眨眨眼,一时无法理解这话语中指代的含义。但反应过来并没有耗费他太多时间,第一时间涌上他心头的比起义愤填膺更多是不可思议。
他舔舔唇,觉得自己的喉咙干涩得可怕。
“那位西蒙斯警官……认为是您杀了莫扎特先生?”
没有回应,舒伯特意识到他说对了。
这怎么可能?他感到一种强烈的荒谬感,任何熟悉他们,知晓他们关系的人都不会有这样自以为是的想法——
——但这座城市大部分的人永远都不会了解。
舒伯特这才反应过来。由于他们两人身份的缘故,这层过于亲密的关系始终是不为人知的秘密。在旁人看来,安东尼奥•萨列里和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的名字出现在一张纸上都该是令人诧异的事。
他们也许算得上是朋友。人们会说,但谁知道呢?要知道这些人的表面功夫可好了,人后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谁也说不清;谋杀,妒忌,憎恶,这一切皆有可能。
“人之常情,弗朗兹。”
萨列里自嘲地笑了笑:“毕竟,这可是连我自己都说不清的事。”
“不,您爱他。”
年轻的学生反驳道。
他的老师没有回应,只是攥紧了袖口,径直向前走去了。
舒伯特感到一种难言的悲哀从心底涌起。
他不知道那到底是因他的老师孤寂笔直的背影,还是因那至死而无人知晓的感情。
它在埋葬前曾存在过。
却无人记得冠以姓名。

【TBC.】

廿七
要本子的小伙伴注意啦~( ̄▽ ̄...

要本子的小伙伴注意啦~( ̄▽ ̄)
由于咱们在贴吧和lofter预定的小伙伴儿比较散,我怕统计的时候有漏订或者统计错的情况,所以想问问大家觉得啥方法比较好?
我想着要不要开个闲鱼啥的(*¯︶¯*)
大家也帮我集思广益啊~~
【为了避免图片版权问题,我只能把自己放上来了……没有图大家肯定不会看的👀】

要本子的小伙伴注意啦~( ̄▽ ̄)
由于咱们在贴吧和lofter预定的小伙伴儿比较散,我怕统计的时候有漏订或者统计错的情况,所以想问问大家觉得啥方法比较好?
我想着要不要开个闲鱼啥的(*¯︶¯*)
大家也帮我集思广益啊~~
【为了避免图片版权问题,我只能把自己放上来了……没有图大家肯定不会看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