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ate/grand order

36.2万浏览    15725参与
吃货猫猫猫猫
感觉小盒蛋太可爱啦,就合了一张...

感觉小盒蛋太可爱啦,就合了一张影
是到货水

感觉小盒蛋太可爱啦,就合了一张影
是到货水

煙火幻象_Riviera

去邻居家别墅拍了他家的院门


也好好把这片别墅区溜达了一遍


主要我家真不好看啊,给我也整一个


Stronger尼禄第三再临


视频和后期,选景在之后的视频里

去邻居家别墅拍了他家的院门


也好好把这片别墅区溜达了一遍


主要我家真不好看啊,给我也整一个


Stronger尼禄第三再临


视频和后期,选景在之后的视频里

语冥还是北闲

宣群!宣群!宣群!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错又是我!

身为群主就要不断宣群!

一起来迦勒底玩耍吧!

毕竟是个新群人不多但希望你们能看一下!

我顺带来扩个列!

不论是萌新还是小白这里都欢迎你!

群主北闲等待着你们的加入!

fgo only 语c!

一起来吧!

宣群!宣群!宣群!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错又是我!

身为群主就要不断宣群!

一起来迦勒底玩耍吧!

毕竟是个新群人不多但希望你们能看一下!

我顺带来扩个列!

不论是萌新还是小白这里都欢迎你!

群主北闲等待着你们的加入!

fgo only 语c!

一起来吧!

花

……………介个………大概不算皇图吧…

……………介个………大概不算皇图吧…

花

【fgo薪火相传番外2】希伯来家长

         随着蛋壳一点点的裂开,在蛋里面的大卫,破壳之时便被赶过来围在一起的以色列众先祖看清了他现在的模样。


         小小的白嫩嫩的一团卷缩在蛋里,浓密的萱草绿的头发中有一缕金色被他紧紧抓在手上。


        “唉!居然和雅各如此之像。”以色列家第一个来到天堂的老油条,上帝承认的贤明者以诺。看着和雅各如此相似的孩子有些感叹,居然不是像...

         随着蛋壳一点点的裂开,在蛋里面的大卫,破壳之时便被赶过来围在一起的以色列众先祖看清了他现在的模样。


         小小的白嫩嫩的一团卷缩在蛋里,浓密的萱草绿的头发中有一缕金色被他紧紧抓在手上。


        “唉!居然和雅各如此之像。”以色列家第一个来到天堂的老油条,上帝承认的贤明者以诺。看着和雅各如此相似的孩子有些感叹,居然不是像我。


         像你?明明是个金毛绿眼看上去沉稳老重却脱线不靠谱的先祖么,我们宁愿不要!


        今天以色列的后辈们也在心里吐槽最初的先祖呢。


        “让姐姐我看看!真的那么像我吗?”雅各的长相和她暴打天使的名声一样美丽火辣,是整整齐齐的贤者代出以色列家唯一在天堂的女性,她和家里讲道理(物理)的人完全不一样。她的性格就和她的美丽一般张扬如火。


         “看罢!看罢!的确如你一般的模样。”被神拣选的亚伯拉罕作为以色列人的祖先雅各的祖父。在家里还是很有发言权的,他轻轻的捧起沉眠中的大卫让雅各见到他的模样。


           “!!!!!!亚伯拉罕!!我要养他!!你们谁都不许争!他将来必定和我一般英武充满力量。”不不不不!孩子,他必定不能如你一般直来直去英武出众。我们家有你一个就够了。


         看到众人齐齐摇头,雅各有些疑惑的问。

“正如你们所见,我是家里唯一的女性,他才刚出生,必定要个如母亲一般的人来看顾他长大。”


         简单来说就是你们一群男人懂什么带孩子,粗手粗脚的一点都不温柔。


           你清醒一点吧雅各!家里除了你其他人都非常温柔。


          “神将他交于摩西抚养,雅各。我等伟大的先祖,你必把担忧的心放下,无论是谁来将他养大,他都将是你的后辈,我们会一同看顾他。”与摩西同为兄弟的亚伦从亚伯拉罕手里接过大卫,抱着他兄弟的后代出来打圆场。


          不能抚养喜欢的孩子有些郁闷的雅各看了看亚伦手里的大卫向他伸出手,“让我抱抱他,这就是我们家最小的孩子啊!”她抱着大卫时神色温柔这一刻仿佛才像个母亲,而不是女战神。


          接到消息急急忙忙从第六天赶来的摩西看着眼前仿佛母子亲和的场景不由下眨了眨眼,他没有看错吧!那是雅各先祖?!?!?!


          “我的兄弟摩西!快来看看你的后代。”亚伦在一旁向他招手,给他让出一个位置让他看看他的后代。


            孩子在天堂实在是少见,天使从一出生就是五六岁的模样,乖巧听话。这对于其他天使而言很正常,但是对于曾经身为人的以色列众人而言,没有什么搞头,太乖了。


           而且他们都是在死后被上帝接上天堂时,模样已经定和在了生前最强大的年龄。


           没有那个小辈是上天堂变成一个可爱的孩子。虽然身为人活着的时候养过不少孩子,但是在天堂的孩子都是成人,已经成熟了的大人,怎么能和幼崽比呢。


           孩子有利于家庭和谐,众人非常一致的这样认为,并下定决心要与摩西一同照看于他。


             Σ( ° △ °|||)︴你们清醒一点啊!虽然是孩子的模样但是大卫的内在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


            在天堂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众人,哦!还好小哦!孩子好可爱,上帝啊!!!不愧是我们的种。


            等大卫睁开眼睛眼睛时,入目看到的便是头顶上悬挂着的五彩斑斓灵活生动的玩偶柔软的被子包裹着他的身体。他想张嘴说话,发出的却是身体抑制不住的哭声,他舞动四肢却是婴儿弱小无力的模样。


            等他终于止住忍不住哭泣的的眼睛,接受了自己变成婴儿的事实时,便看到和他长得有八分相似是他所喜爱类型的美人儿,轻轻将他抱起,还不是很熟练的样子用手轻轻抚拍着他的脊背。


          “大卫醒了呀!乖孩子!乖孩子!不哭不哭。”雅各有些后悔刚刚听见哭声时跑得太快了,她根本不会抱孩子啊!这种小小的仿佛一碰就碎的宝贝儿。


           她勉强回忆起她的妻子安抚孩子的模样将他抱起,轻声细语的安抚着他,颇有猛虎细嗅蔷薇的小心与爱怜。


           “看来雅各十分喜爱他呢。”尾随在后的亚伯拉罕看着这幅场景颇有些欣慰的说。


            “只有这个时候才像个女人…”以诺大脑不禁思考的发言……

              您闭嘴吧您!就是您是先祖,被雅各听见您这样说也会照打不误的。


            “两位先祖,我们先离开吧。”

  

           刚刚去请示使用记录一切的创世之书观看完大卫生平的摩西和亚伦明显找家里两位先祖有事商量,于是在门口一人拉起一位长辈要进去逗孩子的先祖便跑。事关他们家刚来到天堂的后辈。


         大卫的故事便在亚伦和摩西主观的口述中从他们嘴里缓缓道出。


          “……的确和雅各很像呢,怪不得性向如此之好”都是牧羊人发家,长得好看,以诺想。


          您重点错了!!!!!


          “他那个孩子,所罗门是上帝按圣善的模板来降生的吧!绝对是吧……”亚伯拉罕在天堂见过曾经降生于他们家的耶稣。就和所罗门差不多嘛!


        哦!想起耶稣那木头脾气就好气…………


         亚伯拉罕有唏嘘不已,从某些方面来说按肉体,的确是从大卫生的;按圣善的灵说,是神,是在人间以大能显明,传播神威,神的儿子。

        

         虽然是他们家的种,但是的确不是他们家的人!耶稣,所罗门,额…………种事要怎么算啊………


          他们虽然不介意这种事情,但是……嗯…果然他们家的种,最后只有大卫才是他们家仅留的孩子。


         神赐的孩子是他们家的,却也不是他们家的,他们家到大卫这代已经绝种了。


        这种想法让见过耶稣的众位脸色有些不妙,虽然众贤者须公正但是对于孩子后代传承,他们总是会有些身为人的私心。


         “大卫后来是在那个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吧。他认为自己对那个孩子有所亏欠。”亚伦觉得大卫对罗曼那样的原因很多是因为这个。。


         “他并不是不清楚儿子其实也不算是他的儿子,只是因为经历太多离别心怀柔软,他其余的子女已经被时间埋没在历史的洪流里了罢,唯有所罗门是唯一还能站在他面前,那孩子的确不需要他,但他还是想做些什么吧。”历经过这种事的以诺。


         ………………………………………


        “嘴硬心软从某方面和摩西很像呢。”亚伦看着他的兄说。


        “额…因为是我的后代,像也很正常的。”摩西觉得他兄弟的关注点不对。


          “我们不是在讨论大卫和所罗门的事吗?”看着小辈越聊越歪的以诺问。


       额…… 拿大卫和所罗门的问题来说,众人陷入了沉思。


        以他们的角度来看,大卫和所罗门其实是并没有什么的关系的,只不过占着父子的名头罢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大卫是怎么想的。


         大卫是摩西的后代,耶西最小的儿子,以色列的大卫王,所罗门的人生其实是和大卫有些相似的。

      

            同样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不受父亲喜爱,只能说造化弄人,大卫曾经对所罗门就和他父耶西对待一般。


            所罗门还好他是上帝的圣灵没有身为人的感情和对父母的需求,估计也对大卫喜不喜欢他没有什么想法。大卫却是不同的,稍微大点的他便被母亲扔去牧场看护羊群,他没有得到过来自父母一丝一毫的关怀与温情。


            所罗门的童年虽不受大卫所喜爱,但是的确,他的生活富足安逸,就算不被父亲所喜,生活上却从未被亏欠。拔示巴面对不懂感情的儿子也十分疼爱。


           他们同样被神拣选成为王,大卫是从牧羊人成为的王,而所罗门是天生的王,就像是两个同道而行的极端。


           拥有感情的所罗门会怎么想呢……会不会和耶稣一样………

           

         让众人有些高兴的是后来所罗曼没有和耶稣一样成为一个没有人性的傀儡。却又有些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样的他…


           但是这是孩子的问题,要让孩子自己决定,不是他们这些长辈该干涉的。


              “保持沉默吧,对于大卫的孩子。虽然我们并不能理解他所想的,但他对于大卫来说是不一样的。”以色列祖传的爱的内敛,还算靠谱的以诺下了结论。


            “若是以后遇见他,也不必介怀。孩子不说我们也当作不知道,能给予帮助便好。”亚伯拉罕口中的他指得是随时可能被上帝捞进天堂的所罗门。


           “这件事情就不必让雅各知道了。亚伦,大卫的事情就这样保持缄默吧,你与摩西好好看护他成长。”主动忽略大卫虽然外表是个孩子但是内在不小了的亚伯拉罕。


             “我虽口不善言,但定会好好看顾与他。”摩西说的十分认真,他必定会好好抚养大卫的。


          是的。就这样,希伯来所有的家长,好吧!雅各除外都清楚大卫的事情。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提起过。


           自从知道这群人是他先祖的婴儿大卫还以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专心的过起了他弱小无助还需要人喂的婴儿生活。


           在长辈鸡飞狗跳明明知道他已经有个成熟灵魂却选择性忽略的育儿过程中。

        


           大卫度过了陪着摩西去梅塔隆特那坐着摇篮看他们批阅公文,累了就逗他的幼儿期,说话说不清楚总是口糊的长牙期,成功长到能跑能跳的儿童期又被上帝指定的老师加百列拎去第六天学习,每天享受以诺或亚伯拉罕或雅各亚伦摩西接送的时期。


            摩西在大卫被加百列拎去第六天上学时便伸请调任去第六天照顾他。


           一百年后,终于长大成为了加百列副官的大卫,看着一直不放心要调任一直在第六天陪着他的摩西,表示心好累,还好其他祖先很忙。

        





【以诺:他活了365岁,他唯一一个特点,就是与神同行侍奉神三百年,并且生儿养女,他的结局不是死了,而是活着被神带去了,他成为第一个活着被神接去的人。亚伯拉罕的先祖。金发绿眼睛,说靠谱也靠谱,说脱线就脱线的老油条。


亚伯拉罕:神从以诺后人,闪的后代中拣选了亚伯拉罕,要他作以色列人的祖先。 在他死后将他迎往天堂。家里靠谱担当,白发绿眼睛。因为在埃及呆久了所以晒黑了,对于自己和孙女的黑皮耿耿于怀。


亚伦与摩西:雅各的后代,神从闪的后代,以色列人三子利未后代中拣选出摩西、亚伦作祭司,作首领,将侍奉神的职份赐给利未支派。 在他们死后也接往天堂。


        

雅各:为亚伯拉罕孙女,以撒女儿,又称以色列。

她梦见天堂之门,听见神重申对她祖父的誓约,又因打赢天使,被神赐名以色列,她的后裔被称为以色列人。墨发金眼,和大卫很像。神对大卫印象深刻也有部分是因为雅各当年揍天使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来源于百度…有很多关系自设…快乐就好……


      希伯来贤者组关系大概就是,以诺→亚伯拉罕→雅各→亚伦→摩西→大卫】神赐的孩子不算在内。没上天堂的也不算在内。


       对所罗曼的态度大概是他神性很浓,肯定比耶稣难搞,以后的上司,是知道,但不会干预,能帮就帮一把。因为先见过耶稣的原因所罗门风评被害。


       以上几位性向很好,理事清晰非常现实,不愧为希伯来贤者。

       从灵魂方面来说……大卫的确是他们家最后的崽了_(:з」∠)_。

        摩西::)其实大卫在干什么我都知道,就和他总是知道他儿子想干啥一样。我知道但是我表现的不知道,你们也看不出来我知道。我还能逗逗他。


       以诺:   他们要干什么我都知道,但是我懒得管,我只要在他们快玩过头的时候拉回来就好。

      

      亚伯拉罕:孩子干什么都有他的道理,我必将询问他们的意见后才会去干涉他们,其他时候我选择他们以为我不知道。  

  

       雅各:天堂快乐!只需要动手不需要动脑子。大智若愚。


       亚伦:啊!我知道啊!你们不问我就不说。必要时候突然出现救场子。


      大卫:我就知道,你们果然什么都知道,稍微有点理解■■的心情了……   

 

【早上开始修修改改好久…嗯…最后就这样吧…】


塔花拉

共生二

是咕哒君哦~

0.

阿周那对藤丸立香的评价很简单。

合格的助理,清秀腼腆但很会交际的青年,人缘不错。有时候看着自己的目光亮得出奇。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想法。

1.

藤丸立香很快就找到了第二份工作。

花店店员。

玛修.基列莱特对他的这份工作表示惊奇,倒不是含有任何鄙视的意思。毕竟对于前一份工作无论是薪水还是职位都属于高新阶层的藤丸立香来说,选择当一个普通花店的员工实在让人惊讶。

原谅她暂时用俗世的眼光看待。

藤丸立香倒是无所谓,耸耸肩道:“姐姐介绍的……她说鲜花能助人心平气和,尤其是在一个满是鲜花的地方。我觉得很有道理,就答应了。”

玛修精神一震,满脸赞同:“立花前辈说的对!”

藤丸立香:“……”

2.

花店店长名叫迦尔纳...

是咕哒君哦~

0.

阿周那对藤丸立香的评价很简单。

合格的助理,清秀腼腆但很会交际的青年,人缘不错。有时候看着自己的目光亮得出奇。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想法。

1.

藤丸立香很快就找到了第二份工作。

花店店员。

玛修.基列莱特对他的这份工作表示惊奇,倒不是含有任何鄙视的意思。毕竟对于前一份工作无论是薪水还是职位都属于高新阶层的藤丸立香来说,选择当一个普通花店的员工实在让人惊讶。

原谅她暂时用俗世的眼光看待。

藤丸立香倒是无所谓,耸耸肩道:“姐姐介绍的……她说鲜花能助人心平气和,尤其是在一个满是鲜花的地方。我觉得很有道理,就答应了。”

玛修精神一震,满脸赞同:“立花前辈说的对!”

藤丸立香:“……”

2.

花店店长名叫迦尔纳,是个苍白清瘦的年轻人,和藤丸立花是旧识。

并且……养了许多猫。

一只橘色白底的猫咪从店长的怀里跳下来,噔噔噔跑到藤丸立香面前,暖暖的金色眼睛湿漉漉的,好奇的打量着他。

“欢迎你来帮忙,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接受……”

迦尔纳的下一句话戛然而止。

蓬松短发的大男孩已经矮下了身子,伸出一根手指挠着猫咪的下巴,那只看起来就很亲人的猫咪已经很舒适眯起了眼睛,嗓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迦尔纳默默闭上了嘴巴。

完全不用担心。

3.

鲜花果然能让人心平气和,尤其是在一个充满了花香和猫咪的氛围。

多年的云铲屎官藤丸君满足的叹了口气。

他抱着一只一点也不怕生体型娇小的三花猫,对面隔着张桌子坐着一脸平静的花店老板迦尔纳。

“关于薪资方面,有任何要求吗?”

迦尔纳的声音语调平缓地没有一丝起伏,他的相貌清秀,冰蓝色的眼睛毫无情绪波动,透着一股冰冷的锐利感,肤色苍白得不见一丝血色。

藤丸立香感觉是一尊冰雕在向自己问话。

他摇了摇头,道:“没有的,能达到基本生活就行。”

“那就按照原定工资来。”

怀里的三花猫突然扭动了一下身子,藤丸立香低下头松开它,猫咪离开他的怀抱,迈着优雅的模特步走到迦尔纳脚边,蹭了蹭,然后……顺势倒下露出了圆滚滚的小肚皮。

迦尔纳歪了歪脑袋,低下身子将猫咪抱起,总是很冷淡的表情看起来有了几分柔和。

藤丸立香:???

这是?!

这是何等让人嫉妒!!!

4.

藤丸立香的到来,多少为迦尔纳省了一点功夫。他是个典型的吸猫体质,猫咪看见他就仿佛看见猫薄荷一样自动躺平任抚摸,这也就是花店进驻了这么多猫咪的原因。藤丸立香是个标准的猫奴,几天下来的零食投喂让一群猫咪都开始亲近他。

当然还是比不过他。

迦尔纳内心有一点小小的,连自己也难以发觉的自得。


字数短小且时间太长跟上一章文风差别略大。

想看一的小可爱们可以自动翻阅以前的文章。

手机上不会弄外链,人在外地~过几天回家用补上第一章外链。

ky退散,欢迎留评*٩(๑´∀`๑)ง*


以上


语冥还是北闲

lofter你最好了不要删我



这里北闲



希望能扩列顺便宣个群



想体验一下成为英灵的滋味吗?



想一起来迦勒底快活吗?



那就来吧!



fgo only 语c欢迎你!



不论是小白还是萌新我都欢迎你们的到来!



扩列的话我顶置有我的门牌号!


p3为群二维码

群号:9️⃣0️⃣1️⃣2️⃣0️⃣9️⃣9️⃣8️⃣2️⃣

(lofter抓数字太严了。生活所迫,凑合着看吧)

(图抱走随意,都是在空间找的,如侵即删)



来看看我吧!



因为刚建不久所以没有多少人,进来...

lofter你最好了不要删我




这里北闲




希望能扩列顺便宣个群




想体验一下成为英灵的滋味吗?




想一起来迦勒底快活吗?




那就来吧!




fgo only 语c欢迎你!




不论是小白还是萌新我都欢迎你们的到来!




扩列的话我顶置有我的门牌号!


p3为群二维码

群号:9️⃣0️⃣1️⃣2️⃣0️⃣9️⃣9️⃣8️⃣2️⃣

(lofter抓数字太严了。生活所迫,凑合着看吧)

(图抱走随意,都是在空间找的,如侵即删)




来看看我吧!




因为刚建不久所以没有多少人,进来的话也请帮忙宣一下吧!

只是一个小透明

冬樱

——是太阳坠落地面,点燃了寂寥无生机的荒原。
她正在从冬天走出来,积雪终会融化,有暖阳的春日已经降临。

卫宫士郎x间桐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学长,你喜欢saber吗?”


红发的少年回答的很干脆,“喜欢啊,就算是吃很多很多东西也喜欢,毕竟是我的英灵啊。”


樱不安地揪住裙角,声音已经微微颤抖


“那姐姐……远坂桑呢?”


“唔……远坂同学的话应该更多的是同伴的感情吧,也是喜欢的啦。”卫宫不明所以地摸了摸后脑勺。


“是这样的啊……”少女呢喃着低下头,眼眶已经缀满...

——是太阳坠落地面,点燃了寂寥无生机的荒原。
她正在从冬天走出来,积雪终会融化,有暖阳的春日已经降临。

卫宫士郎x间桐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学长,你喜欢saber吗?”


红发的少年回答的很干脆,“喜欢啊,就算是吃很多很多东西也喜欢,毕竟是我的英灵啊。”


樱不安地揪住裙角,声音已经微微颤抖


“那姐姐……远坂桑呢?”


“唔……远坂同学的话应该更多的是同伴的感情吧,也是喜欢的啦。”卫宫不明所以地摸了摸后脑勺。


“是这样的啊……”少女呢喃着低下头,眼眶已经缀满泪水。


犹豫过许久,她还是问出了那个问题。


“那,学长喜欢我吗?”

 

 

 

 

 


出乎意料的沉默。


空气似乎凝成固体,呼吸变得困难,心跳加剧,指尖冰凉而因用力过大泛白。


是自己太贪心了吗,明明能陪在学长身边就应该满足,可是他那么温暖,总会让人想靠近,再近一点。


如果他是火,她或许宁愿做那只飞蛾,在拥抱过浓墨重彩后化为灰烬也无所谓。


现在不发一语的学长似乎那么遥远。他就像远在天边的明月,用缄默的光照亮了她的肮脏,提醒着她做过的一切。她便是在水中捞月的猴子,伸出手只是一场空,捞碎了满池塘的幻影。


可她也害怕溺亡。

 

 

 

 


樱扯出勉强的笑容,“刚才是玩笑话啦,前辈,如果感到困扰的话实在对不……”

“不喜欢。”卫宫简短地打断了樱的辩白。

“诶……”

“我说,不喜欢。”


 

 

 

 

 

 

她忽然全身发寒,如临寒冬。

拙劣的计谋,目光藏不住的炽热,造就漏洞百出的邂逅。

他早就识破了。

泪盈于睫。

 

 

 

 

 

 

 

 

 

 

“你为什么不问我爱不爱你?”

叹了一口气,卫宫双手捧起樱的脸,四目相接。

“我爱你,樱。”

“但是我不喜欢你对自己的轻视,总是认为自己在依赖别人,一无是处。”

“可是啊,我也是需要樱的。樱要看到自己的珍贵,那便不要把自己列于她们之后,你是我最想要守护的人,也是我最最喜欢的女孩子,所以,请以后不要再对自己没有自信了,好吗?”

 

 

 


紫发少女已泣不成声,“可是……我……我骗了学长……呜……之前总缠着你……也是……爷爷要求的……我只是……想要利用你……”

卫宫轻轻抱住樱,用尽可能最温柔的声音安抚着她,“啊,那个我早就知道了,樱是个坏小孩,所以要用一生来和我赎罪哦。”

 

 

 

 

 

——是太阳坠落地面,点燃了寂寥无生机的荒原。
她正在从冬天走出来,积雪终会融化,有暖阳的春日已经降临。

 

 

 

 

 

 

 

 

 

 

 

 

 

 

 

 

 

 

 

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是啊,我背叛了。”

为了她。

 

 

 

 

 

 

云应该高高在上,永远纯白无瑕,而她把云拽进世俗里,她罪无可赦。

可是她的云却温柔的抱住她,在耳边呢喃,

“你不要有罪恶感,我是你的共犯。”

 

集光

【闪咕哒♀】夫妻相性三十问(下)

16.您们的关系是?

“已经很明显了吧?”吉尔伽美什语气有些不耐。他看了一眼立香,犹嫌不足,将对方揽过,狠狠亲了对方一口。

“嗷!”立香蹦起来。

“冷静点,这么浮躁。”

“你你你你……”

“你什么?”

立香脸涨红得如浸在血中,嗫嚅了半天,最后开口道:“下,下个问题。”

 

17. 最常对对方说的话是?

“啊,大概是各种劝告吧。比如说‘王,休息一会儿啦’,‘王,不要因为这种事情用宝具啊’,‘王,不要欺负狗子了’之类的。”立香偏头。

“本王才没有那么不堪。”吉尔伽美什抗议。

“就是有!刚刚工作人员还跟我说,你昨天和太阳王进行了私下决斗,迦勒底又漏洞了!”

“嘁,哪...

16.您们的关系是?

“已经很明显了吧?”吉尔伽美什语气有些不耐。他看了一眼立香,犹嫌不足,将对方揽过,狠狠亲了对方一口。

“嗷!”立香蹦起来。

“冷静点,这么浮躁。”

“你你你你……”

“你什么?”

立香脸涨红得如浸在血中,嗫嚅了半天,最后开口道:“下,下个问题。”

 

17. 最常对对方说的话是?

“啊,大概是各种劝告吧。比如说‘王,休息一会儿啦’,‘王,不要因为这种事情用宝具啊’,‘王,不要欺负狗子了’之类的。”立香偏头。

“本王才没有那么不堪。”吉尔伽美什抗议。

“就是有!刚刚工作人员还跟我说,你昨天和太阳王进行了私下决斗,迦勒底又漏洞了!”

“嘁,哪个多嘴的杂修。”吉尔伽美什小声咒骂。

“哼哼,王,你还不承认吗?”

“本王最常对立香说的……”吉尔伽美什强行转移话题,“或许是开导和鼓励吧。虽然本王不擅长,但是只要她需要,本王会一直这么做下去。”

“唔……”立香似乎想要反驳,但最后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露出了认同的笑,示意笔者接着进行询问。

 

18. 喜欢对方到什么程度?

“本王的宝库有多大,对立香的爱就有多少。”吉尔伽美什望向吊灯,“以及,本王对立香的情感,正如本王的宝库,随时都在装入新的宝藏。”

立香的眼睛反射出细微的光,但她很快就抹去了。

“……话都让王你说了,我说什么?”

“听本王说就行了。”吉尔伽美什笑得狡黠。

“我对王的情感,比我的令咒还要多。”

立香憋了半天,蹦出去这样一句话。

“那还真是,相当多呢。”吉尔伽美什似是揶揄,似是叹慰。

“本王可以为了你,把宝库挥霍殆尽。”

“那我也可以为了王,用尽我的令咒。”

“不,你的令咒是用不完的吧?”

“所以,我可以付出比‘永远’还要多的东西。”

吉尔伽美什看向立香,他发觉她的眼睛内闪烁着名为意志的火焰。

他第一次,有些认输式地转开了视线。

“哼,这样啊。”

 

19. 最怕对方说什么?

“我最怕王跟我置气,说‘随便你’,然后扔下我走掉。”立香搓了搓手,“我……没有信心面对王的冷暴力。”

“本王没有做过。”

“有……”

“没有。”

“在去时间神殿前一天晚上,你就这样了。我还担心你会因此不来,但还好你最后还是来战斗了。”

“……啊,那时么。”吉尔伽美什托腮看向窗外,外面没什么可看的,“那是因为你说的话。”

“诶?”

“你开玩笑似的,说出了‘如果我死了,王就可以不用加班了’的话。”

“……啊,那是……”

吉尔伽美什打断了立香:“本王讨厌你说的这句话,也第一次感到了不安。不是玩笑,这样的话语,对于本王而言,不是玩笑。”

“……我那个时候的确有点丧,忍不住去想这件事。”

“本王接受你的懦弱。只是你明明已经拥有了最强的从者,却还在说死亡。本王不会让你死的,绝对不会。”

 

20.在一起时,是由谁先告白的?

“我。”

“本王。”

两人异口同声。

“是本王。”吉尔伽美什加重语气,再次强调了一遍。

“不,按照事情发展,是我先的!那天的事情说起来还挺搞笑的。”立香忍不住笑起来。

“我那时已经下定决心,准备要向王表白了。前一天晚上,我完全睡不着,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呢,想着要是被拒绝了,我可真是太惨了。”

“结果,第二天,本王看见你挂着两个黑眼圈来了。”

“对啊,我真的就没怎么睡。来的路上还被梅林说女孩子不知道护肤怎么行。”

“那家伙,本王迟早有一天要跟他打一架。”

“然后我正准备开口的时候,王突然摸了摸我的头。我就噎住了,不知道要不要说下去。一抬头,就看见王笑得很狡诈。”

“那叫充满智慧。”吉尔伽美什订正,“你以为本王的千里眼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还想要瞒过本王的双眼,比本王先一步告白,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本王可是君王,连告白也要等着子民磨蹭,未免太可怜了。”

“然后,王就先我一步告白了……但是,就结果而言,是因为王看见了我先告白的未来,所以干涉了这个观测结果,但是如果不干涉的话,先告白的就是我了!”

“有什么关系。”吉尔伽美什看似嫌弃的样子,眼里却是满溢的温柔。

 

21. 有吵过架吗?

“啊,三天两头都在吵吧。唔,次数太多了,一下子居然想不起来,最近一次吵架是什么时候了。”

“你刚刚还因为本王把迦勒底炸开了,所以吼本王。”吉尔伽美什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

 

22. 怎么样的吵架呢?

“啊,如你所见,她是个毛毛躁躁的家伙,所以什么事情都能把她给点燃。”吉尔伽美什做出一副好家长的模样,仿佛在抱怨自家不听话的孩子。

“那是因为王你自作自受!”立香咬牙切齿。

“本王和她意见不和的时候也会吵。上次是不是要在突袭过程中,救助那个必死无疑的敌军,她还因此跟本王怄了气。”

“可能还有机会……!那个人……”

“他没救了。半个身子都没了。”

“……”

“虽然本王不支持你那浪费时间的情绪和决定,但是,本王赞赏你那种精神。你就好好挣扎,本王会一直看着的。”

吉尔伽美什呷了一口酒,缓缓道:“总而言之,什么都能吵起来。但是这样吵闹的日子,本王并不讨厌。”

 

23. 最后是如何和好的呢?

“抱到床上去xxx一顿就好了。”

“别说啊!”

“有什么不能说的么?是你在问答之前,让本王保持客观诚实的。”

“不对啦!还有道歉啊,礼物啊之类更平常的选项啊!你说那些干嘛?”立香着急加脸红。

吉尔伽美什嗤笑了一声:“急什么。本王又没告诉她细节。”

“你居然还想说细节的吗?!”立香气急,忍不住伸出手想捉吉尔伽美什的嘴。

她的手被反扣住,吉尔伽美什在其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

 

24. 如果有来世,还希望成为恋人吗?

“如果可以,当然是最好啦。来世的我们,一切都会跟现在不一样了,性格家世经历……但是即使这样,还能成为恋人的话,不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吗?”

“就算那一切都变了,灵魂之中最根本的东西是不会变的。本王只要还是本王,只要还是这样的灵魂,本王就会再一次找到你。”

“王……”

“不过,你这家伙或许会有来世吧。本王是不会有的。本王已经存在于英灵座之中了,所谓的来世,也只是在另一个时间里召唤出的本王罢了。”

“那只要召唤出王就可以了!”立香眼神炯炯。

“本王是轻易回应召唤之人么?区区杂修,来世就好好做个凡人。本王会记得的,然后就由本王来找到你。”

“我不会只干等着的。”

“那你能做什么?”

“额……不,至少王来找到我的时候,我一定会第一眼就认出来你的!”

 

25.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的?

“小细节吧,”立香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在寒冷的地方,会顺手把我的手拉进他的怀里;我做的料理,无论多难吃,都会一边咒骂着一边吃掉;会注意到我更换了洗发水;每一次难过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在我身边的总是他……太多了,要是说的话,我能说上一天一夜。”

吉尔伽美什一直静静听着,待到她说完,说道:“无时无刻。”

他终于肯坐正起来,拇指摩挲着立香手背:“无论什么时候,无论身在何处,只要想起来这家伙,本王就能披荆斩棘。因为本王相信着她对本王的爱,就是无时无刻的。”

 

26.在心底最想和对方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谢谢你,让我成为了更好的人。我终于能踉踉跄跄,却又坚定地前行了。”

“你,大可不必如此勉强自己。有本王在。”

 

27. 在对方生日的时候会做些什么?

“搞点材料,还有些彩色的宝石回来送给她,如果是活动中,就给她十几袋活动素材。她会一边死死锁住本王一边尖叫。虽然的确是疯了点,但是是她的诞生日,本王也不会叫她收敛的。”

“圣晶石真的,真的很重要……王你又不用召唤从者,也不用召唤礼装……”

“本王一个人就能让对面吓到撤退。”

“是这样没错啦。但是他们撤退了,我们也就没素材和QP了。”

“……本王不讨厌你的精打细算。”

“我给王准备的礼物是自己做的,不是吃的就是缝纫的。啊,还有我写的信。”

“都被本王放进宝库了。”

“诶?!不说别的,点心倒是吃掉啊!”

“吃一半留一半。”

“王,你果然是松鼠之类的小动物吗……啊啊啊痛痛痛!”

立香的腮帮子再次被吉尔伽美什握住。

 

28. 喜欢对方到怎样的程度?

“满分是100的话,那我就是对王10000分的喜欢。”立香认真道。

吉尔伽美什但笑不语,从身后拿出来一个录音笔。

“满分是100的话,那我就是对王10000分的喜欢。”

“满分是100的话,那我就是对王10000分的喜欢。”

“满分是100的话,那我就是对王10000分的喜欢。”

……

“啊啊啊不要再循环播放了啊啊啊!”立香脸已经能煎牛排了,她捂住耳朵,缩成一团,保持防御态势。

“哼,叫你平时本王问的时候不回答,”吉尔伽美什很满意,收起笔来,“满分是100的话,那本王对她的喜欢,就是10001分的喜欢。”

“那我就是100000分!”

“那本王就是100001分。”

“为什么偏偏多一分?!”立香无奈。

“因为本王乐意。”

 

29. 两位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

立香刚想开口,吉尔伽美什便直截了当道:“公开的。本王的女人,不容他人觊觎。”

 

30. 觉得两人的爱是永恒的吗?

“永恒啊……我没有想这么远。”立香长出一口气,“眼前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未来的变数也太大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一切会结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卸下御主的身份。我也不确定,在未来我会遭受什么,我与王的未来是什么样的……我能做的,只有做好眼前的一切,和王一起。”

“本王不会轻易说出永恒的。从本王的药被那条蛇盗走的时候,本王便知道,永恒这个词,不适合人类。人类就是在短暂且有限的时间内,将有限的精力和情绪泼洒出去罢了。爱恨情仇都不会持续到永恒,在那个人死去的时候,那一切就湮灭了。本王看得见未来,但是本王同意这家伙说的话,本王不在乎永恒,本王只在乎当下。”

 

景初未至

fgo抽到龙娘的第三年!正片存图√

fgo抽到龙娘的第三年!正片存图√

花

哈哈哈哈哈……这次能发完了,我开了32倍速……

哈哈哈哈哈……这次能发完了,我开了32倍速……

贝狄威尔の银臂

我的贝狄威尔终于到了!他真是太可爱了!双马尾也不缺,真是太棒啦!!!他有那——————么可爱!!!赞美双马尾骑士!!!

我的贝狄威尔终于到了!他真是太可爱了!双马尾也不缺,真是太棒啦!!!他有那——————么可爱!!!赞美双马尾骑士!!!

花

大卫转身离去

那是什么 让彼此选择
又不仅是尊重
却决心和你不再联络
当所有如果都没有如果
只有失去的拥有 最永久………

【其实挺适合现阶段的剧情……的歌词…儿子颤抖伸出挽留的手,爸爸转身离去时看不清神色的脸,ps.半小时垃圾画作重新发试试刚调的笔刷】

大卫转身离去

那是什么 让彼此选择
又不仅是尊重
却决心和你不再联络
当所有如果都没有如果
只有失去的拥有 最永久………

【其实挺适合现阶段的剧情……的歌词…儿子颤抖伸出挽留的手,爸爸转身离去时看不清神色的脸,ps.半小时垃圾画作重新发试试刚调的笔刷】

花

【fgo以色列父子】父子重逢感天动地

         浩浩荡荡的天使仪仗队伍从他们眼前走过,人潮拥挤在飞扬的花瓣中呼唤着炽天使的名字。

可是咕哒一行人却什么都没有动作,在雅各说完我家孩子叫做大卫以后…便默不做声。


        与这热闹蜂拥的场景格格不入的,仿佛寂静沉默中即将爆发的火山。

“呐…雅各大姐姐…”咕哒沉下脸,使劲的捏住旁边已经花容失色罗曼的手,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跑上去抢人的咕哒轻...

         浩浩荡荡的天使仪仗队伍从他们眼前走过,人潮拥挤在飞扬的花瓣中呼唤着炽天使的名字。

可是咕哒一行人却什么都没有动作,在雅各说完我家孩子叫做大卫以后…便默不做声。


        与这热闹蜂拥的场景格格不入的,仿佛寂静沉默中即将爆发的火山。



        “呐…雅各大姐姐…”咕哒沉下脸,使劲的捏住旁边已经花容失色罗曼的手,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跑上去抢人的咕哒轻轻扯了扯雅各的衣角。


        正在疯狂拓影的雅各转过身 “怎么了,叫大姐姐有什么事吗?”我正忙着呢。


         “那个……”咕哒指了指队伍中间衣着华丽的一抹绿,说。

        “是你家的孩子吗?”



         我刚刚说过了啊!雅各心想,不过想起摩西的嘱咐还是点点头。

        

        “我家的!”真是越来越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我都说过的话怎么还要问。自从来到天堂只需要动手很少动脑的雅各。


        咕哒此时此刻深情款款的起执起了面前比她还高健雅各的手!眼里含着泪花,十分真挚的说:

         “请把你的孩子交给我吧!!!我一定好好对他的!!”


         “呜哇!!!!!!咕哒你说什么呀!!”被咕哒恨铁不成钢使劲捏住手感觉要断的罗曼听到她的惊天言论,像只被踩了尾巴的仓鼠恨不得一蹦三尺高然后钻进地缝里。



         一旁的玛修也赶紧捂住准备再说些什么惊天之言的咕哒,朝着雅各抱歉的笑了笑。



          “嗯……”没想到刚见面不久的小姑娘一看到她家孩子就冒出这种言论的雅各,沉思了一下想到大卫在天堂的受欢迎程度,并没有把一个小姑娘的话当真。


         然后继续愉快的拓影了。


          “唔…呜……唔……嗯……(玛修你放开我)”咕哒在挣扎着又不想伤到学妹,只好拼命用力捏住罗曼的手。



         “呜!!!好痛啊!咕哒!快点放手。”被咕哒惊人的臂力一捏曾经的以色列拳皇也很难不喊痛。



         在学妹的顶级咕哒安抚技术之下,冷静下来的咕哒以一种非常恐怖的声音凑近罗曼耳边说道。


        “医生~你说我现在把你扔过去_____”指了指已经和梅塔隆特站上万人瞩目天台的大卫方向。



        “会不会收获一个大卫呢~~你那么怂就当个精灵球怎么样~~”从罗曼的角度看,咕哒面目笼罩着阴影只有因为生气而失去焦距的橙色双眼发出令他,曾经的魔术王,所罗曼都为之惊悚的光芒。


        玛修看着前辈再次捏紧医生的双手,不得不感叹,只有魔术王肉体强大,才能顶住咕哒这气愤的一捏。


       “嘿嘿嘿嘿嘿嘿…………”咕哒再次发出妄想中诡异的笑声。


        目送着大卫随着梅塔隆特说完话离去,在转过身来就看见咕哒握住罗曼的手嘴里发出嘿嘿嘿的笑声,宛如恐怖片女鬼索命般的场景。


       她眨了眨眼睛,拉起一旁的玛修:“他们在干什么呀?”


       “额……前辈和医生闹着玩呢…”


       “唉!未来的孩子玩闹都是这样生猛的呀!”唔……找时间和大卫一起玩。


         就在玛修想拼命解释试图拯救咕哒风评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俊美非凡的男子挡住她站在了雅各面前。


       “雅各啊!我亲爱的后辈~”他刚想说后面话,就被雅各打断了。

       “我伟大的以诺先祖,您又旷工了?”



         高大男子以诺…………

        

          “吾来寻你,和他。”以诺指了指刚脱离咕哒魔爪的罗曼。


           “神在人间以大能显明之王,所罗门。”以诺向罗曼行礼。



           听到雅各叫以诺反应过来他是谁的罗曼再看到自己先祖朝他行礼,他连忙还礼……呜…让先先先先先先……祖向他行礼什么的……绝对是恶梦。


         “请您到舍处小休一下,您所求之事吾以明了,吾正是为此而来。”


          头一次简单以诺这种骗人神棍模式有些新奇的雅各▂


         总觉得他们瞒着我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所罗门………感觉有点耳熟………


       “唉!好的,那请问我的同伴!”听到以诺邀请他的罗曼询问以诺咕哒她们怎么办。


       “她即关键之人,一起走吧。”


       “那个!去你家!我能看到大卫吗?”被玛修小声讲诉了希伯来贤者以诺的事迹的咕哒,想到去他家等于去大卫家能捕捉到大卫这个等式,突然兴奋!


        至于医生,哦…医生啊!他别拖咕哒捕猎的后腿乖乖做个诱饵就好。


        “摩西已经去接他,走罢,各位。”繁复庞大的魔法阵展开,只是一瞬间而已,便到了希伯来贤者们家里的大厅内。


        厅内无数盏明灯悬挂与天花板上,昼如繁星点水。桌上有备上丰富多彩的食物。好为他们的到来等待以久。


       以诺带领着他们入坐后,便指着他旁边一白发绿眼睛黑皮的人说“这是亚伯拉罕,以色列的祖先。”


       又向亚伯拉罕说“这是所罗门,神赐予以色列的显大能的伟大王者。”


        “所罗门是大卫的儿子!!!不就又是我们家的小辈吗?以诺先祖?”越听越感觉不对劲的雅各有些疑惑,其实不止是她,连从来到希伯来家一直保持沉默的罗曼也很疑惑,两位先祖对他这个明显是大卫儿子的后辈如此客气什么的…很奇怪好吧……



       以诺和亚伯拉罕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摆手让雅各保持缄默。



      由亚伯拉罕开口向罗曼开始解释这个世界异常出现空想树的由来。



       “你们所谓的空想树对这个处与世界外侧,不会被观测出来的希伯来世界而言唯一的坏作用就是使他在处于世界外侧时存在感变强大,进而能被感知到,虽然我们不知道你们是如何观测到并顺利到的,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简直是个奇迹。”


       “其实当初那颗树是被我送给大卫玩耍的,他与玛蒙交好,便把它放置于魔界两个孩子当时还背着我们准备做出一番大事业”


       “大卫和玛蒙在确定它掉落材料的可食用性时,便选择将它不断催熟,所以波动大被你们意外观测到。不过非常感谢你,小姑娘你有一颗伟大而光明的灵魂。”


       正在听着亚伯拉罕说话被突然点名表扬的咕哒!!!唉!!!!


       “也就是说其实这里并不是需要剪去的异闻带是吗?”认真听讲的好学生玛修。


        “为什么这样危险的东西要拿去给大卫王!!”没注意亚伯拉罕说的送给大卫玩耍,只注意到亚伯拉罕把如此危险的空想树放在大卫身边让他折腾的罗曼。你暴露了什么………


        “没关系的,我的孩子非常能干哦!”以诺笑着接过他的问题。


         “所以那颗小树请不必担心,等征得大卫的同意我便让雅各前去把它砍了赠与你们。现在请尽情享用丰盛的餐点罢。”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动空想树前还要问一下大卫这个玩具主人的亚伯拉罕。


         等等为什么是让雅各去砍???啊啊~这种小事不必在意。


         和梅塔隆特一直呆到庆典结束,想回办公室划水的大卫一打开门,便看见摩西笑眯眯的看着他。


         “大卫,家里有客人,我们先回去吧!你也好久没回去看先祖父了。”摩西以一种不容置于的口吻向大卫说


       “祖先大人,你都知道了吧……”


       “哦?你说什么?是断界石还是草莓蛋糕?”



       “真是恶劣呢,祖先大人……”


       “唔……要不然怎么会是非常能干的大卫的祖先呢?”摩西拉起在长辈面前还有得学的大卫,两人向家里走去。


         和吃完东西翘首以盼摩拳擦掌准备捕捉大卫咕哒不同,罗曼一直没有说话,紧握的双手却暴露了他并不清静的内心。


         脑中的思维仿佛在打架,一个拼命呼喊着渴望着见面,另一边确在害怕恐惧着见到大卫。

在大卫走后的无数个夜晚有时他会想起…他是怎么和大卫相处的……他该说什么……他都不知道…


         罗马尼.阿基曼面对他的父亲就像一只永远无法抬起头的鸵鸟,他渴望着,却也不知所措。


         其实再次和咕哒见面对于大卫而言并没有在他心里泛起什么波澜,毕竟两个世界相隔着太久的时间了,大卫被摩西牵着走进大厅,面对咕哒炽热的目光还有扫过她旁边低头不语的某个身影,目光顿了顿便移开了视线。


        他与摩西先向祖先们行礼问好,在面对看着他欲言又止的咕哒和玛修时,撇下摩西向他们走去。


        在一旁沉默很久的雅各暗搓搓的拖走了刚和大卫一起回来的摩西以及肯定有事瞒着他的以诺和亚伯拉罕。


       “好久不见,迦勒底的小姑娘,还有……美丽的亚比煞……”大卫依旧和以前一样,让咕哒有种仿若隔事的不真实感。还有…………

       “大卫,你明明都是叫我御主的!!”



        “我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你的从者了,咕哒。”大卫揉了揉她的头有些安抚的说出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那你和我回迦好不好,我迦里不能没有大卫,医生也不能没有爸爸。”咕哒真的要哭了,她恨不得不管什么空想树把大卫绑回迦里去,有什么矛盾到时候再说。

        反正这个世界的空想树也没有什么用处。


         “咕哒…你带玛修离开这里,我有时要和他说。”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罗曼开口了,在咕哒玛修还没有反正过来时用魔术将她们送到庭院里。



         大厅只剩下被摩西拉回来还没有换下身上衣服首饰英姿照人的大卫和把咕哒送出去后一言不发的罗曼。


           “怎么了,不是说有话要说嘛?这样一直让我等待……可是非常失礼哦。”大卫从桌上拿起一颗红彤彤的水果把玩着。


         “如果是因为我的过错增加了你的工作,那么我_____非常抱歉。”


          眼见罗曼一直带在哪里沉默不语,有些烦躁的大卫准备转身就走。


          突然罗曼抓住了他的衣袍,那双即使变回了所罗门样子也依旧在颤抖的手。抓住了大卫的衣袍,让他停下脚步,看着罗曼黑皮白发的模样。


         所罗曼有些颤抖又带着质问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

          所罗曼就这样揪着大卫的衣角一声声为什么仿佛在质问他……

         为什么要离开…………

         为什么……………!!!!!!!!

         又仿佛在质问他自己……到底为什么………


         “…………看着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父……亲……”渴望却害怕喊出口的两个字。


         “我已经是个真正的人了………”所以能不能不要不声不响就丢下我……


          “我已经很努力了……我……”很努力………很努力了………想要缩短与你的距离………


             就像你曾经对我的那样。


             回答他的只有大卫扯开他的手转身而走,毫不像以往调笑他时的风趣和温情,有的只有冷漠。


             所罗曼从后面抱住他的父亲,冰冷的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大卫的脖颈上,灼伤了不知道谁的心。



              大卫依旧在沉默似乎没有任何回应那个抱着他,却哭    得像个受尽委屈终于找到家长哭诉的孩子一样的所罗曼。



【今天我好粗长啊!!!修罗场这种东西我不会……所以………就这样吧……趴……大概是想不出修罗场……因为…按以色列家传统…修不起来……所以……好好谈谈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