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atehf

0
各位月球人久等啦! 为了庆祝《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登陆国内院线,LOFTER开启了本次庆(xuan)祝(xue)活动~   首轮活动时间: 即日起——1月14日23点59分59秒 给本条博文点【推荐】或点【赞】(小蓝手和小红心) 随机抽取60人,赠送电影券兑换码2枚 (15日开奖,带上亲友一起去影院享受大屏幕吧!)   次轮活动时间: 即日起——2月14日23点59分59秒 【副本一号】 在本条博文的【评论】下,【说出你最喜欢的FATE系列角色和喜欢ta的理由】 活动结束后,随机抽取20人,赠送【电影周边小型福袋1枚】 (活动期间内评论,且内容有效才算哦)   【副本二号】 活动期间内

各位月球人久等啦!

为了庆祝《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登陆国内院线,LOFTER开启了本次庆(xuan)祝(xue)活动~

 

首轮活动时间:

即日起——1月14日23点59分59秒

给本条博文点【推荐】或点【赞】(小蓝手和小红心)

随机抽取60人,赠送电影券兑换码2枚

(15日开奖,带上亲友一起去影院享受大屏幕吧!)

 

次轮活动时间:

即日起——2月14日23点59分59秒

【副本一号】

在本条博文的【评论】下,【说出你最喜欢的FATE系列角色和喜欢ta的理由】

活动结束后,随机抽取20人,赠送【电影周边小型福袋1枚】

(活动期间内评论,且内容有效才算哦)

 

【副本二号】

活动期间内在TAG#FateHF 下发布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晒电影票根、晒正版周边、手办大作战等等)

活动结束后随机抽取20人,赠送【电影周边中型福袋1枚】

随机抽取20人,掉落【电影周边小型福袋1枚】

 

以上!

所有获奖相关奖品将于年后抽取,并在快递恢复后陆续发放,请耐心等待。


本次活动最终解释权归LOFTER所有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18597浏览    35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1-17 04:45
青 鵲
✨HF#1午夜场 &middo...

✨HF#1午夜场 · 影院三人行✨ ​​​

✨HF#1午夜场 · 影院三人行✨ ​​​

露露拉皮
有HF看啦好开森!!!樱樱要永...

有HF看啦好开森!!!
樱樱要永远幸福😘️

有HF看啦好开森!!!
樱樱要永远幸福😘️

白墨未苒

恭喜fatehf电影顺利在中国上映!

恭喜fatehf电影顺利在中国上映!

时二

远坂姐妹,恶兆之花对新人太不友好了……站在墙头犹豫不决
p2线稿
确认我是JO看太多,而且我把樱的发带搞反了……

远坂姐妹,恶兆之花对新人太不友好了……站在墙头犹豫不决
p2线稿
确认我是JO看太多,而且我把樱的发带搞反了……

半拍
fate的剧场版快要上映了,画...

fate的剧场版快要上映了,画了剑樱和千姬的声优梗。

fate的剧场版快要上映了,画了剑樱和千姬的声优梗。

宙
お花見に行きましょう

お花見に行きましょう

お花見に行きましょう

包包包子铺!

FATE玄学赠票名单

恭喜以下幸运星被抽中,稍后会挨个私信各位给到票码和兑换方式

记得带上亲友一起去大屏幕享受《命运之夜》剧场版哦~


因为人数较多,人工手动复制比较慢,如果一时半会儿没收到请耐心等待orzzz


没有被抽到的也没关系!

参与标签下的活动和评论活动,还有机会获得电影周边福袋!《《戳我了解!


以下,抽到的50位~【我天真的以为奋力抽了50人已经是操作极限了,想着完成任务了,结果原来还有10个orzz明天抽!!】


 @zzy   @不负骤雨   @兮兮肉沫   @ZorZ_💛 ...

恭喜以下幸运星被抽中,稍后会挨个私信各位给到票码和兑换方式

记得带上亲友一起去大屏幕享受《命运之夜》剧场版哦~


因为人数较多,人工手动复制比较慢,如果一时半会儿没收到请耐心等待orzzz


没有被抽到的也没关系!

参与标签下的活动和评论活动,还有机会获得电影周边福袋!《《戳我了解!


以下,抽到的50位~【我天真的以为奋力抽了50人已经是操作极限了,想着完成任务了,结果原来还有10个orzz明天抽!!】


 @zzy   @不负骤雨   @兮兮肉沫   @ZorZ_💛   @北极光 

 @子瞻   @银喉长尾   @大宝贝   @鱼方砚   @羽茶子 

 @缘溪菲   @幽灵传说   @非洲少女咕哒子   @-浮生凉-  @想娶闪闪和狗哥   

@于队今天脸红了吗   @榫卯  @似是故人来   @南渡—日常咕咕   @沙隆巴斯 

 @seiki千渚   @青溪涣   @青城   @暖花怜夜   @令羽翎 

 @Moira@μ'sic forever   @琉璃刘   @逮虾户!   @李富贵   @水容晔 

 @酹月   @西域的冰红茶   @kiunchiku   @一条好汉   @将青磁 

 @布罗星阵JUN   @不出梅林不改名   @秦王殿的砖   @赫萝   @星之所在 

 @人无义   @求梅林大佬给我一个结婚证   @金光闪闪乌鲁克   @阿蟹   @不列颠剑圣 

 @立卿君安行   @阿狐呢QAQ   @不想当英雄的我为拯救世界成为了打牌王   @头顶呆毛的旧剑   @一生换十年不考英语 

桥夜

图一原创,图二抱的
剧透倾向,个人观点

图一原创,图二抱的
剧透倾向,个人观点

Crazy

    假期过剩并且双方都是宅的后果,就是两人上班时间一起请假去看今天国内上映的fate HF。

    用电影院大屏幕看动画的感觉好爽!!!


    打斗画面好棒好爽!谈恋爱画面好长好烦恨不得都快进掉喵喵的。

    Lancer本作打得依然很帅,退场也很早,不亏是自古枪兵幸运E。

    上两条线A爆了的人民教师,这回一露面就死,sad。...


    假期过剩并且双方都是宅的后果,就是两人上班时间一起请假去看今天国内上映的fate HF。

    用电影院大屏幕看动画的感觉好爽!!!

    

    打斗画面好棒好爽!谈恋爱画面好长好烦恨不得都快进掉喵喵的。

    Lancer本作打得依然很帅,退场也很早,不亏是自古枪兵幸运E。

    上两条线A爆了的人民教师,这回一露面就死,sad。

    麻婆跟土狼讲切丝过往的时候,总有一种“我跟你说说我一生最爱的男人的故事”的感觉……?


    可能是UBW剧场版事无巨细地把前面的剧情也都走了一遍被人说了?HF线那个剧情跳得叫一个快,和fate或UBW重合的剧情,一个不剩,全!部!跳!掉!

    比如土狼在学校被刺穿心脏,被凛救活;与saber的相遇等等。

    包括P2的那个名场面,其实只是在OP音乐中出现了一瞬,我手速快拍下来而已。

    对于圣杯战争的规则以及机制的解说也非常简略,如果不是fate系列的fans并且熟知三条线剧情的粉丝,这个电影估计会看得一头雾水。


    虽然fate的三条线我最喜欢的还是UBW线,大小姐和红A的戏份足。但总体来说,最喜欢的还是zero。

    刀子又多又足,各种虐心,切丝爸爸呜呜呜~

    其实我挺喜欢切丝爸爸的作战方式的,从者在前面打,他从后方狙杀对方的master。

    这不是很有效率的事么?要是我的话,也会选择这么打的吧。

    有时间的话一定要重看一次fate zero。


P.S.,HF电影中有麻婆满头大汗吃麻婆豆腐的大特写,笑死~

慕若琳

弓凛婚后日常记录(23)

凛和Archer被邀请去拍电影,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赤色主仆的戏份并不多,凛的话还算是个引导性npc,负责带领主角了解设定,Archer的话,真的是个打酱油的角色了。



Archer对此倒是很满意,凛跟那小子越少接触越好,凛不是他能够觊觎的。



要说拍摄的时候,其实赤色主仆的对手戏也没少拍,什么掉链子召唤啦,家政EX啦,在线跳大楼啦,日常互撩互吹补魔(bushi)啦……



后期的时候全部剪掉,这是HF又不是UBW,你们的默契和存在感也太强了吧!



凛坐在首映式的前排,看着最后的成品。...

凛和Archer被邀请去拍电影,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赤色主仆的戏份并不多,凛的话还算是个引导性npc,负责带领主角了解设定,Archer的话,真的是个打酱油的角色了。




Archer对此倒是很满意,凛跟那小子越少接触越好,凛不是他能够觊觎的。




要说拍摄的时候,其实赤色主仆的对手戏也没少拍,什么掉链子召唤啦,家政EX啦,在线跳大楼啦,日常互撩互吹补魔(bushi)啦……




后期的时候全部剪掉,这是HF又不是UBW,你们的默契和存在感也太强了吧!




凛坐在首映式的前排,看着最后的成品。




“Archer,我们的对手戏为什么只剩下这么两幕了?”




Archer的手机收到导演的短信。




导演-阿赖耶识:发狗粮什么最讨厌了,全都剪掉剪掉!




“似乎是某些人处于嫉妒心理恶意删减了,请不用在意,我们的感情不需要这些画面证明,凛。”

兰芽

考完试,去看樱(*๓´╰╯`๓)♡

然后——电影院真的是欧气满满,真的。

电影开始前抽了两次,没出就关手机了。在与一群死宅(不是)愉快地度过近两个小时后,大家陆陆续续都走了,先前我前排玩废狗的哥们也跟着闪人了……

别走啊!抽卡啊!!!

我,坚定地,坐着,听完了片尾曲。打开手机,抽卡。

趁着没啥人了,大吼了一句——“出货啊!!!”

今年第一个五星,爷爷我爱您。

考完试,去看樱(*๓´╰╯`๓)♡

然后——电影院真的是欧气满满,真的。

电影开始前抽了两次,没出就关手机了。在与一群死宅(不是)愉快地度过近两个小时后,大家陆陆续续都走了,先前我前排玩废狗的哥们也跟着闪人了……

别走啊!抽卡啊!!!

我,坚定地,坐着,听完了片尾曲。打开手机,抽卡。

趁着没啥人了,大吼了一句——“出货啊!!!”

今年第一个五星,爷爷我爱您。

季风一度

这是一个「放弃幸福放弃理想」【只为爱并救赎这一个女孩子】的故事


正如后来的一日,有人冲入燃烧坍塌的管制室,握住了无法逃离的她的手

——也握住了未来


这是一个「放弃幸福放弃理想」【只为爱并救赎这一个女孩子】的故事


正如后来的一日,有人冲入燃烧坍塌的管制室,握住了无法逃离的她的手

——也握住了未来


泥醉.

纵使天堂陨落

第一个故事是对千子村正和雪山女神的妄想w第二个是士樱

算是对HF的应援

想来想去最后写了一点烂俗小甜饼

ooc属于我


【发簪】


清脆的敲击声回响在清晨的迦勒底之中,带有规律的击打声一下一下穿透墙壁引来了好奇的孩子们。千子村正看到试图趴到锻炉上的杰克吓了一跳,急忙放下手上的工艺把只穿着睡衣的小孩子抱走。


“太危险了!那个温度很高的!”千子村正蹲下身子皱眉训斥着小孩子,虽然身为英灵烫伤并不会留下伤疤但那个举动还是让村正担心不已。


“声音好大,...

第一个故事是对千子村正和雪山女神的妄想w第二个是士樱

算是对HF的应援

想来想去最后写了一点烂俗小甜饼

ooc属于我







【发簪】


 


 

 

清脆的敲击声回响在清晨的迦勒底之中,带有规律的击打声一下一下穿透墙壁引来了好奇的孩子们。千子村正看到试图趴到锻炉上的杰克吓了一跳,急忙放下手上的工艺把只穿着睡衣的小孩子抱走。

 

 

“太危险了!那个温度很高的!”千子村正蹲下身子皱眉训斥着小孩子,虽然身为英灵烫伤并不会留下伤疤但那个举动还是让村正担心不已。

 

 

“声音好大,把我吵醒了。”被训话的杰克丝毫没有危机感看起来也并不困的样子,“你在做什么?是锻刀吗?”

 

 

红发的Saber直起身子摸摸了杰克柔软的银灰色头发,眼底不自觉酝酿起一丝温润“不是,老夫在尝试锻造别的东西。”

 

 

“哇——是小花诶!好可爱。”工坊内传来了另一个孩子的惊呼,村正立马冲进房内看到还有俩个孩子正在危险地带疯狂试探。

 

 

带有圣诞气息的孩子显然更跳脱一点,她已经蹦着起来快要够到锻炉铁架上的东西了。“不可以碰,很烫的!”眼瞅着贞德Alter的手就快摸到锻炉了,村正大步向前拎起过于这活泼的孩子,另一只手牵起比较淑女的那个出了工坊。

 

 

“对不起,Saber爷爷。我们不该乱碰东西的。”待村正头大的盯着她们三个的时候,童谣已经提起睡裙的衣摆先道了歉,“但是好吵哦,我们没办法睡觉了。”

 

 

村正看着已经服软了小女孩浅浅的叹了一口气,这种多人住在一起的环境还真是不方便,其中不止有让人难以招架的女性和狂魔,甚至还有这种小孩子。

 

 

“抱歉,我下次会注意的。”

 

 

“呐、呐、”杰克上前捉住了千子村正沾满灰尘和汗水的裤腿,圆圆的大眼睛全是好奇的目光“是在做什么吗?我还没看到。”

 

 

还没等村正接过话头另一边活跃的圣诞老人就大声的兴奋了起来:“是那种小小的特别精致的花哦!非常漂亮,杰克没看到真是可惜。”

 

 

听了这话的杰克把村正的裤脚拽得更紧了脸上好像写满了想看俩个打字。让她再看一眼也没有什么关系,本来也不是好藏着掖着的事情。村正正预备抱起杰克满足一下小女孩的好奇心,一旁的好孩子童谣抢先一步拉过杰克“Archer先生应该正在做早饭,我们去让他多放一点草莓酱吧!”

 

 

刚刚还对锻炉里的东西好奇得不行的杰克一听到多吃草莓酱——厨房的那位先生对甜食的把控可是非常严格的,一点点都不允许多吃。杰克立马松开了村正的裤脚,拉起童谣的手往厨房走去,“快点,快点,草莓酱——”,“等一下先去把衣服换掉啊杰克。”,“我今天想吃巧克力酱来着、”

 

 

目送着孩子们欢闹地消失在拐角处,村正重新折回工坊内,拿起刚刚铸成的新品仔细看了看。

 

 

果然还是太粗糙了。

 

 

那是一把顶端有樱花的发簪,通体纯金,是从金星女神那里要来的金镯融化重新炼成的,为了从那位守财奴女神要到金镯,千子村正被当成女仆让女神使唤了一个月。

 

 

发簪算不上精致,那顶端的樱花勉强刻出了花瓣的纹路显出一点立体感,总体给人一种笨拙的可爱感,怪不得小孩子会喜欢了。

 

 

村正考虑要不要在柱身上刻几个字,以前倒是在刀把上刻过不少字,在发簪上留字能用木雕的手法吗,村正把玩了一下手中的发簪决定先试试看,毕竟这只能是失败的实验品了,只能拜托那个麻烦女神在赐给他一点金子——要不这次去拜托一下那位金光闪闪的王?他不想是能提出让自己做女侍这种要求的人。

 

 

囤积的问题尚且只有一个想法,新的问题就又冒了出来,要刻什么字呢?以前在锻好的刀上留得都是自己的大名,这次可是要送给姑娘的东西应该刻对方的名字吧,但是那孩子叫什么呢——

 

 

村正觉得自己真是傻到家了,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就擅自主张送东西,万一给对方造成困扰了那岂不是添麻烦了吗。

 

 

烦死了,从那个Lancer降临迦勒底开始村正的内心就好像一团乱麻。

 

 

老夫都已经是英灵了,怎能如此慌乱?身体真的是很奇怪,明明大脑是统管一切器官的存在,但是就像脑无法让肚子不饿一样,千子村正的心根本不受大脑控制慌乱不已。一定是这副身体的本能在作祟,要是老夫能以万全之态现界怎么会被如此心绪扰乱呢?

 

 

刀匠铸刀或许是为了武士决斗,或许是因为战争奏响了乐章。刀匠像往常一样清晨挥锤千次,但铸出的却不是名刀,而是粗陋的发簪。这对千子村正来说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如果刀匠再也无法倾注自己的意志于铸刀,那他锻出来的只是破铜烂铁而已。

 

 

千子村正手下一歪,刻于簪尾的字也崎岖不已。金比铁要柔软太多,根本经不住常年铸铁人的手力,村正摩挲着刻得歪七扭八的字迹,心想自己真的着了魔。

 

 

这一切都是身体的错,绝对都是。

 

 

如此为自己开脱的村正把发簪揣进口袋,起身去沐浴。没关系,只是清早一时脑热而已,冲过凉应该就冷静多了。

 

 

 

 

 

 

 

“早安,Saber。”帕尔瓦蒂正在清洗杰克她们使用过的沾了草莓酱的盘子,听到了铿锵沉稳的步伐声后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红衣的刀匠。

 

 

“早……”

 

 

看着笑容亲切可爱身材一级棒的Lancer为自己端上日式早餐,千子村正感到刚刚因为冷水冷静下来的脑袋又糊涂起来了。明明是感到无比平常的事情,怎么会突然心生怜爱。

 

 

刀匠突然想锻造一把弓箭,他突然有了想要圈养的雏鸟。

 

 

“今天的早饭是Lancer小姐负责的吗,真是十分正宗的酱汤。”

 

 

好想轻抚那雏鸟的绒羽。

 

 

“Saber能够喜欢就好。”

 

 

想要触碰——

 

 

“Saber?身体不舒服吗?”

 

 

千子村正猛地推开桌子起身大口喘息,只喝了几口的酱汤被惯性翻到在桌上,整间餐厅现在就他们俩人,酱汤沿着桌边一滴一滴的砸在光滑的瓷砖地上,村正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一下掉落到了心里。

 

 

“抱歉,老夫失态了。”心间渐渐被积满,压得村正几乎说不出话。千子村正控制住自己正在打颤的牙齿草草冲出了餐厅,路上碰到了御主也没能停下来打招呼。千子村正从来没有养过猫,他在密林之中遇到过熊、邂逅过鹿、抱过毛茸茸的小狼崽,他觉得此时好像有一只猫住进了他的心房,软糯的肉垫悄悄的踩过去,扎人的毛发慢慢的蹭过去——

 

 

不正常,真的太不正常了。

 

 

千子村正慌神之中回到了工坊,看到锻具就立马执于手上,只要开始锻刀心里就能平静下来。

 

 

叮咚的敲击声第二次在迦勒底之中响起,与早上不同的是,这次的声音明显遭乱无章,乱打一通。千子村正重重地举起木锤,沉闷地砸了下去,好像这样就能把心中的猫赶走一般。

 

 

过于用力的敲击所回馈给村正的反作用力震得村正的手臂阵阵发麻,不管什么只要有别的感受占据大脑就把这种奇怪的感受驱逐掉,千子村正发了疯一般挥动锤子,震耳欲聋的敲击声吓住了想要敲门的女神。思来想去,帕尔瓦蒂决定在门口等着刀匠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屋内的敲击声终于渐渐衰弱了,男人的喘息声透了过来,帕尔瓦蒂从地上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因为蹲的时间太久而有些发麻的双腿,端正地站于门前。

 

 

经过胡乱一通乱打根本就没有冷静下来的千子村正有些自闭,无论怎么想都是身体的错,那个姑娘也是凭依降临的吧,是不是这孩子本来就对人家有意思。

 

 

不论是身体的意思还是千子村正本人的意愿,肚子在咕咕作响,毕竟早上只喝了几口汤就跑来锻刀了,虽然成果只有一堆报废的铁块和尚不明朗的心,但是吃饭是必要的嘛,空着肚子可是没办法思考的。

 

 

让那个厨子做一点秋刀鱼吧,好不容易放下焦虑的心情却没想到开门所见即是刚才心中所想。

 

 

“那个……Saber,你把这个掉在餐厅了。”

 

 

帕尔瓦蒂手上摆着的正是那笨拙的发簪。千子村正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丢了东西,后知后觉的摸索衣袋时才确认女神手上那蠢蠢的东西正是今天早上自己的杰作。

 

 

“这个是Saber做的吗?好厉害。”

 

 

诶?她喜欢吗?

 

 

“我只知道Saber是刀匠,没想到你会做这么精致的东西。非常漂亮呢,这个花雕得很用心,还有这个刻字,有点崇拜Saber你了呢。”

 

 

帕尔瓦蒂不自觉的把玩起来手中的发簪,食指细细摸过尾部的凹凸不平,这种做工的金饰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不入流的东西,但是帕尔瓦蒂却十分喜欢。

 

 

从来不缺高档发饰的雪山女神也不清楚为何自己会对这粗鄙之物情有独钟,刚捡到这东西的时候还偷偷的试带过。一想到这个发簪会跑到别的女人的头上去,帕尔瓦蒂突然觉得有一点落寞。

 

 

“你喜欢就好。”看着少女恬静的笑容,村正躁动的心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这是老夫锻给你的。”

 

 

心中还在默默嫉妒即将得到发簪的人,突如其来的一击直球猛地砸懵了女神。“这是……给我的?”

 

 

“你让老夫想起了老家里最美的花。”

 

 

“是发簪上这朵吗?”女神突然羞红了脸颊,双手紧紧握住了发簪,宛如溺水之人握住揽绳一般的力气紧攥着。

 

 

さくら。”

 

 

“是让人……非常安心的读音呢。”

 

 

“下面所刻就是这花的名字,是非常漂亮的花。”

 

 

“和你一样的花。”

 

 

 

 

 

 

“Archer先生什么时候回来呢?”

 

 

“应该马上就会回来吧,不过Lancer姐姐做的早餐也很好吃啊。”

 

 

“会放很多果酱,人也很温柔。”

 

 

吃饱肚子的淘气鬼是最可怕的,因为她们有了无限精力去探险。

 

 

“所以我还是好想看一眼。”

 

杰克有些惆怅着晃动小腿。

 

 

“刀匠先生做的东西,只有我没看到。”

 

 

“嘛,我回去给你画出来啦,茶会不需要难过这种调料。”

 

 

小小的圣诞老人也安慰着杰克,说回头有什么新奇事物一定会叫上她一起看的。茶会开始没多久突然间圣诞老人惊呼了一声,打断了正在读绘本的童谣。

 

 

“贞德,参加茶会的都是淑女,淑女才不会——”

 

 

“呐,杰克,那个就是Saber锻造的花!”

 

 

“在哪里在哪里?”

 

 

“Lancer姐姐的头发上!那个金色的五瓣花!”

 

 

 

 

 

 

 

 

 

 

 

【弓具】

 




穗群原学园的午休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柳洞一成抬眼看了一下挂于墙壁的电子钟,距离午休结束只剩半个小时了。


柳洞端着刚煮好的清茶略微思索了一下,最终决定提醒一下正忙于维护弓具的红棕发少年。那少年聚精会神专注于弓已经一个小时了,从教室带过来的便当盒还好好的裹在布中。


“卫宫。”


“怎么了?突然想起来有什么东西要修吗?”


被点名了的少年注意力依旧在自己手中的弓具之上,他刚刚矫正完弓弦正打算给弓中绕上绷带。少年从旁面的弓具盒里取出棉线和绷带,头也不回的开始下一轮工作。


那肯定不是卫宫自己的弓具。柳洞一成浅浅地押了一口茶,盯着席地而坐大腿上置了弓具的少年,那少年的手掌很宽大,他现在缠绕握处的宽度明显小了一圈。


柳洞一成起身又倒了一杯茶放于自己对面的桌子上,“啊,好像有几把折叠椅坏了。”柳洞忽的感到有点头痛,自己又在使唤卫宫,虽然没有明确提出要求,但是只要这么说了,那个人就会主动说会去修理。


简直就像个笨蛋一样。


柳洞一成揉了揉有点作祟的太阳穴,深刻地反省自己不该这么依赖于卫宫,毕竟卫宫也是有自己的生活的,老是这么无缘无故麻烦人家不是出家人所为。


“午休还有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卫宫还没吃饭吧。”


卫宫士郎正在做一个细致的活——把棉线密密地缠于弓中绕了绷带的上方,这样多少可以减轻一点长时间握弓的负担。不过因为这个工序略微麻烦很少有人会那么做,毕竟握弓握久了会生茧是迟早的事,熬过几日的微小疼痛也不算难事。


“马上,再有一会就结束了。”卫宫缠完棉线抬头看了眼时间,立刻低下头开始调整弓具。他小心翼翼地握住弓,像对待刚刚破壳的雏鸟般轻柔,明明拉弓就是一件很需要用力的事情可卫宫士郎拉起那把弓就显得那么温柔,根本就是不舍得用力的样子。


维护完毕弓具之后的装盒又花费了不少时间,待卫宫好整以暇地坐下端起那杯早已不热的茶水时,距离下午的课开始只剩下十分钟了。


柳洞一成整理好东西有些无奈地看向正在喝中午第一口水的红棕发少年,默默道 :“你已经推出弓道部了吧,不用再这么拼命了吧。”


语毕柳洞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决定开口问一下:


“那该不会是间桐的弓具吧。”


卫宫舒展了一下因为盘腿坐有些不适的腿,转头看向柳洞“是的,她最近因为新人赛练习过度的原因手指磨伤了。”


卫宫一口气喝完了已经凉掉的茶,拿起书包示意柳洞自己已经收拾完毕了。柳洞心想果然没错,也只有那家伙能坦然地开口使唤别人——


等一下、「彼女かのじょ」?


间桐的妹妹不像是和间桐一样的人物,虽然同为间桐,但是妹妹真的是一个谦逊有礼的好孩子。这么说来是卫宫看到友人的妹妹过度练习手指负伤主动提出要维护弓具的,的确是卫宫士郎会做的事情。


“要替我保密啊,一成。”走到教室门口的卫宫突然停下预备开门的手转身向柳洞请求道。


“保密?”


柳洞一成有点摸不着头脑。


“维护弓具的事情,请你不要告诉间桐。”


要对哥哥保密吗?确实,要是间桐知道了肯定又会说些让人难以入耳的话。柳洞点头表示应允。


—————————————————————


一月之后。


柳洞久违的独自一人坐在学生会室阅览文件,不少部门上缴文件又要求追加经费,让学生会会长头疼得紧。连弓道部也要求追加吗?不不不正是因为弓道部所以才不奇怪吧,前几日的新人赛好像十分大放异彩的样子。


主将应该是——柳洞稍微翻了一下记录,果然是间桐。经费追加驳回,可以考虑做个横幅宣传一下。


咚咚。


是有人在敲门的声音。


柳洞一成在答复请进之后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一位宛若大和抚子般的女性,刚刚过肩的头发整齐地梳好红色的绸带温柔地系成蝴蝶结。


是间桐啊。


“请问有什么事吗?”柳洞一成看向面容姣好的女性,完全想象不来这么温柔的女性会拉开那种弓,不过被卫宫调整过应该变得比较容易拉开了吧。


“那个,这个是哥哥让我带过来的。”紫发女生声音小小的,好像是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般。随着女生双手奉上的是一张纸。看来又是间桐不讲道理的请求了,上次是三天俩夜的合宿请求上上次是举办让全校师生都去参观的礼射活动——


柳洞一成感受到自己的脑浆正在大脑中翻江倒海。


“那我就先走了。”


递上纸张之后那孩子丝毫没有留下的意思——往常的间桐送来这种东西就会立马摆着张臭脸。让柳洞一成批准。


“对了,恭喜你,新人赛第一名。”在紫发女生的身影即将消失的时候柳洞一成开口。


“期间也有卫宫的功劳吧。”


那孩子好像一瞬间被戳到了软肉一般停顿了一下,“前辈他确实帮了我不少...”半晌她又回身重新走进屋内“请问学长...学长他做了什么吗?”


“卫宫他帮你调试了弓具了啊——”


柳洞一成的脑中好像闪过了什么片段:


“维护弓具的事情,请你不要告诉间桐。”


原来是不要告诉这个间桐吗!柳洞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信,心中默默地向卫宫道歉。


“原来是...”间桐若有所思的垂下了脑袋向柳洞道谢。随即从书包里掏出一盒茶叶,看上去可是价值不菲的名货。


“学长有时候回来这里喝茶吧,到时候请您泡这个茶可以吗?”


柳洞拿起茶叶略微端详了一下,真的是名品。忍住想要嗅闻的欲望转头望向请求的少女“可以是倒是可以,说出原因的话就行。”


“学长他最近嘴唇有些干燥,好像是上火了的样子。”间桐稍微有点害羞的偏过头继续说“这个茶是去火的...所以...”


“我明白了。”


算是报恩吧,卫宫也算好人有好报了。柳洞把间桐送来的名品收到柜子里。


“还请您帮我保密。”


“茶的事情,不要告诉学长。”


















cytosine

去看HF了!随便说说感想,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可能有剧透注意。 

在说所有话之前我要灵魂呐喊一句:这不是电影的叙事而是小说的叙事————!!!

1. 前20分钟的日常平凡普通到无聊的程度,虽然这应该正是编剧的用意,和这乏味日常下隐藏的暗流形成对比。蘑菇说过樱是日常生活的象征。
2. 这部主要在通过细节去表现人物情绪和性格特征用细节暗示各种信息甚至推动剧情包括前20分钟,然而但是,飞碟桌并不擅长这种手法。飞碟桌的处理就像对着课本照抄步骤的解题,既无法很好地传达信息更不能感染人。(我在影院时都忍不住不停想象假如是京阿尼这里会怎么怎么处理。)
3. 大狗和阿萨辛...

去看HF了!随便说说感想,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可能有剧透注意。 

在说所有话之前我要灵魂呐喊一句:这不是电影的叙事而是小说的叙事————!!!

1. 前20分钟的日常平凡普通到无聊的程度,虽然这应该正是编剧的用意,和这乏味日常下隐藏的暗流形成对比。蘑菇说过樱是日常生活的象征。
2. 这部主要在通过细节去表现人物情绪和性格特征用细节暗示各种信息甚至推动剧情包括前20分钟,然而但是,飞碟桌并不擅长这种手法。飞碟桌的处理就像对着课本照抄步骤的解题,既无法很好地传达信息更不能感染人。(我在影院时都忍不住不停想象假如是京阿尼这里会怎么怎么处理。)
3. 大狗和阿萨辛在楼间的追逐戏,雾(气体)的效果太过而且有些突兀不贴2D。
4. 大狗和阿萨辛在水潭中战斗的部分超帅,尤其是使出宝具的部分,在我心里飞碟桌最值得夸奖的贡献一直都是表现出了英雄之间如史诗般的战斗的这种气势,全程鸟肌。
5. 麻婆对士郎讲解四战时用的是fz的bgm好感动。
6. saber最后在柳洞寺被黑影抓住时,为什么莫名其妙突然有一个全景+俯视的上帝视角!!!!这个剧情明明应该用仰视+主观视角最合理。saber被黑化是影片后半段的重要事件之一&第二章的伏笔,这上帝视角一下子把观众的情绪拉远就显得黑化这事根本不重要。还有个saber抵抗黑影的特写但却没继续表现她还是被黑影吞噬,也显得这事不是大事。
7. 全篇最帅的打戏,我心目中第一是最后的最后的R姐救士郎和阿萨辛的战斗,有一个R姐后退的长镜头两次移动角度简直了!!(有点快记不太清楚,总之让我想起废狗三章pv时玛修转过两条轴的那时的激动。)为了这个我可以二刷。
8. 只能靠音乐来渲染气氛说明叙事缺位!!
9. 删减非常影响对剧情的理解。
10. 喜欢最后在柳洞寺时saber和阿萨辛的战斗用障子外的投影表现。
11. 我的saber是最强的!!(巷战对R姐)
12. 发现飞碟桌非常不擅长画俯视角度的脸,可以用惨不忍睹形容。
13. 这版作画非常能get到C妈衣服的设计之美。
14. 樱的cup特征表现得真实自然。
15. 樱都画得好好看,仓库里取暖时画得超美。

16. cctv的这句解说很准确,HF不仅是对路人不友好的程度,是对不熟悉fate另两条线的观众都不友好无法看顺畅的程度。


我观影体验还好,人也不多就前几排有零零散散讨论反正隔得远听不清没影响到我。坐后排就这点好(。

四千年的安陵桑
我真是捅了闪闪的窝了…………

我真是捅了闪闪的窝了…………

我真是捅了闪闪的窝了…………

隐光刻舟(打倒肝帝,地球属于鸽子精!)

这可能是我能够拍的最好的几张了。。。
滑稽(。・`ω´・)
以下内容可能涉及剧透,谨慎观看。

士凛开始站不稳了,开始倒向士樱。。。
看的是国语版配音的,心情很复杂,甚至有种哈桑的声音比士郎还好听的感觉。。。但是听着听着就习惯了。
至于打斗方面大家请扔掉玩fgo的智商,什么杀阶暴打法阶,接着又被骑阶吊起来锤爆,上三骑打不过下四骑,三星被两星反杀。。。我受不了了你们个个都有七冠是吗(ノ`⊿´)ノ!身为良迦少年,我要正义地举报这些御主的外挂,严重的影响了游戏平衡与感官体验(不!我没有开挂!开挂我瞬间爆炸!)
另外剧情也是十分令人迷……看开头我以为自己跑错片场到了弦音场次了,士郎怎么变...

这可能是我能够拍的最好的几张了。。。
滑稽(。・`ω´・)
以下内容可能涉及剧透,谨慎观看。

士凛开始站不稳了,开始倒向士樱。。。
看的是国语版配音的,心情很复杂,甚至有种哈桑的声音比士郎还好听的感觉。。。但是听着听着就习惯了。
至于打斗方面大家请扔掉玩fgo的智商,什么杀阶暴打法阶,接着又被骑阶吊起来锤爆,上三骑打不过下四骑,三星被两星反杀。。。我受不了了你们个个都有七冠是吗(ノ`⊿´)ノ!身为良迦少年,我要正义地举报这些御主的外挂,严重的影响了游戏平衡与感官体验(不!我没有开挂!开挂我瞬间爆炸!)
另外剧情也是十分令人迷……看开头我以为自己跑错片场到了弦音场次了,士郎怎么变都是archer果然是有原因的。。。然后和fsn谜之相似的前期,卖肉一般的士郎腹肌,士郎春梦,小樱娇喘和麻婆脱衣……好样的我喜欢!请务必不要停!
顺带一提删减部分是汪酱和咒腕打斗的末期和士郎的春梦,第二个可以在b站上面找到(可耻的播放量),第一个似乎因为血腥直接切了,知道这些都是因为我前排的人看到是国语版的直接掏出笔记本戴上了耳机听日语无删减版的语音,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手呢。。。
依旧是只在回忆露脸的切丝爸爸和露脸还不如不露脸的愉悦市民金先生。。。
个人感想是剧场版hf其实节奏不是很好,许多动画有的东西重复播放,(可能是为了照顾新观众)c妈(天火自裁!)teacher(死的很有夫妻相),门卫大爷和狗子死的又二度惨死得不明不白,过于仓促,虚数魔法还完全让人看不懂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和BB的Buster指令卡莫名相似),就有种两边不讨好的感觉。。。
仿佛有种看的明明是电影结果内容只有动画两集那么多的落差。。。
尤其是吾王见到慎杯的时候简直像被玩坏了一样,我不仅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当时的脑洞就是:
吾王:“是慎杯!我想……”
黑无毛:“不你不想。”
吾王:“你谁啊?”
黑无毛:“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是谁吗?”(我tm就是没有呆毛低了一星宝具np获取不如你,1000万下载还随便送的你!)
但是凭良心说,打斗的剧情还是非常精彩,作画水准也丝毫没有因为时长而下滑,还是非常值得一看的。
最后身为爱狗人士,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分解了所有的咒腕哈桑。。。狗哥这么帅身材这么好打架跟卖肉似的你怎么下得了手。。。
最后宣传一下自己,国服id:100,140,577,724
是个很菜的咸鱼。
希望有大佬能给我抱大腿。。。

加勒底御主记忆存档处

HF观影回来了!~观后感(少量剧透部分)

我去年看过了,观后感也写了,感想有很多重复的部分(证明哪怕看过一遍该戳我的地方还是会戳我)。

我注意到的地方,删减了三处:

第一处是小次郎那凄惨的死相,那个血淋淋的开胸特写镜头删了。大概因为过于血腥,而且删掉也不影响剧情。(啊小次郎我的小次郎……再看一遍我还是心疼啊)

第二处删了咒腕给美狄亚补刀的场面,嘛也是因为过于残忍吧……但我还是心疼得要疯啊啊啊……美狄亚的尸体就那么被拉走的那画面我看着心里真难受呜呜……

第三处删减的地方是我最不理解的。它删了士郎的春梦里关于樱的部分,额,算春梦么?有那么含蓄的春梦么?明明什么都没露啊!!而且,最让我无法理解的是,它只删了樱的部分,而把凛的部分保留...

我去年看过了,观后感也写了,感想有很多重复的部分(证明哪怕看过一遍该戳我的地方还是会戳我)。

我注意到的地方,删减了三处:

第一处是小次郎那凄惨的死相,那个血淋淋的开胸特写镜头删了。大概因为过于血腥,而且删掉也不影响剧情。(啊小次郎我的小次郎……再看一遍我还是心疼啊)

第二处删了咒腕给美狄亚补刀的场面,嘛也是因为过于残忍吧……但我还是心疼得要疯啊啊啊……美狄亚的尸体就那么被拉走的那画面我看着心里真难受呜呜……

第三处删减的地方是我最不理解的。它删了士郎的春梦里关于樱的部分,额,算春梦么?有那么含蓄的春梦么?明明什么都没露啊!!而且,最让我无法理解的是,它只删了樱的部分,而把凛的部分保留了下来!!我靠凭什么啊!!这是HF的电影,是樱的电影啊!!!把凛的那部分梦留下了,关于樱的那部分梦删的一点儿都不剩,结果士郎醒来之后看着做饭时尝味道的樱脸红那点儿剧情都接不上了啊!!!这删减的地方太要命剧情都产生断层了啊!!!剪辑的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刨去这些。总体观影感受还是不错的。

尤其那些战斗场面,配合影院的音响超带感!~

慎二看着真是又可恶又可怜。说实话站在上帝视角看,我反而更觉得慎二可怜可悲。其实一直挺努力想成为了不起的魔术师,奈何没天分,还没有好的长辈在一边引导,家里人更看重领养的妹妹……慎二这孩子如果有好的长辈好好教导的话,明明能成为一个不错的人的。可惜了。

咒腕明明是个assassin却能和上三骑正面单挑坚持到黑樱支援(那个从结果来看也勉强算支援),很了不起很不容易了真的。以上是理智上来讲。感情上来讲……我的小次郎……美狄亚……汪酱……呆毛……太让人心疼了,看着受不了。

小次郎的那把刀灵子化消失的镜头,我看着心里痛啊。

便服美狄亚美得不要不要的。

伊莉雅真是惹人怜爱。

汪酱战斗戏真的帅爆,枪术也好身手也好还有自带技能流失的加护还有符文魔术,影片里都有展示,算很全面了。话说明明我最初最最喜欢的就是红A和汪酱,近两年我居然很少想到汪酱,我这个人也真是的,当初明明那么喜欢他,结果我不光没喂他圣杯甚至都没怎么念叨过他,明明当初那么喜欢那么喜欢他……

关于凛,还有樱,少女的小心思……那些细节做得特别好。不过其实我是属于不喜欢这类纠结恋爱剧情的观众→_→我只能说我看得出这些情节做的很细致。

呆毛凭借自我意志硬抗黑樱诅咒的时候,还有接下来咒腕趁人之危放宝具,然后那手血,看着真让人钦佩又心疼。呆毛在意识海里望着圣杯的光芒拼命伸手想靠近的那个身影,更是让我都有些想哭了。

R姐在慎二手里被呆毛秒杀,在樱手里就能压着咒腕揍。master的水平真是直接影响servant的发挥啊。(美杜莎真是又美又帅,还有那种禁忌的神秘魅惑以及性感的气质都还原得特别好!!美杜莎我爱你!!)

我最爱的英雄王陛下的出场镜头让我联想起FZ时期的陛下了;第二个镜头那个皮肤看着真是白,衬托着那双眼睛真是血一样红。嘛反正两个镜头看着都不像好人就是了23333

整场电影看完我很满足,要知道FSN大部分英灵,说白了就是呆毛、红A、汪酱、美杜莎、美狄亚、小次郎、B叔,英雄王陛下,这几个是我整个fate世界的初心,毫不客气地说,他们几个就是我的心头肉。我爱得不行的大家在大荧幕上好帅气好美啊!!

能看到我深爱的大家在大荧幕上活跃的画面,我真的非常开心~

最后,说实话没想到HF这个纯粉丝向的电影,上座率居然这么高,要知道我这边只是个三线小城市。我那个厅几乎满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