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atehf

0
点推本条博文+评论你喜欢FSN中角色(注意必须是FSN里出现的角色哦)的理由: 随机抽取50人,赠送《命运之夜-天之杯II:迷失之蝶》电影券兑换码2枚(共100枚) 周五下午抽! 周末将至,是时候带亲友去享受大屏幕啦! 副本二号: 即日起——7.24 在#FateHF tag下发布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晒电影票、观后感、角色手办周边、二次创作等): 随机抽30人 赠送《命运之夜-天之杯II:迷失之蝶》官方精美周边福袋 (如果有多会多抽几个人哒!) —————— ——FATE正版周边戳我了解——

点推本条博文+评论你喜欢FSN中角色(注意必须是FSN里出现的角色哦)的理由:

随机抽取50人,赠送《命运之夜-天之杯II:迷失之蝶》电影券兑换码2枚(共100枚)

周五下午抽!

周末将至,是时候带亲友去享受大屏幕啦!


副本二号:

即日起——7.24

#FateHF tag下发布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晒电影票、观后感、角色手办周边、二次创作等):

随机抽30人

赠送《命运之夜-天之杯II:迷失之蝶》官方精美周边福袋

(如果有多会多抽几个人哒!)

——————

——FATE正版周边戳我了解——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28.2万浏览    524参与
命运之夜——天之杯
FATE正版周边
立即购买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7-20 16:40
cytosineee
看完电影回来紧急摸鱼 充满了会...

看完电影回来紧急摸鱼

充满了会被屏蔽的气息(

看完电影回来紧急摸鱼

充满了会被屏蔽的气息(

阿堂呀

弓凛•心动vlog p1-p3
姿势有参考(゚Д゚)ノ

弓凛•心动vlog p1-p3
姿势有参考(゚Д゚)ノ

阿堂呀

不是原创 但是作为弓凛党想发一发狗粮_(:з」∠)_

以下为推特翻译(σ′▽‵)′▽‵)σ一定细看!!

Fate HF 3阵营舞台挨拶
来自饰演archer的诹访部先生的两个红色信封,由饰演士郎的杉山先生代读。
杉山努力学着archer的语调朗读了。
【第一封信】
首先是对官网上公布的关于无法到场的致歉
我的aias没能完全抵御流感的猛攻。
这么不中用的servant真是对不……无地自容。(齐格飞梗)
我家的master,没有因孤身一人而感到无所事事吧?
没事的,远坂。
她是个有胆量的人,我相信她就算一个人也能与其他阵营交锋。

【第二封信】
讲讲我对“保重啊远坂”这句台词的感受。
我在饰演他的途中,体会到...

不是原创 但是作为弓凛党想发一发狗粮_(:з」∠)_

以下为推特翻译(σ′▽‵)′▽‵)σ一定细看!!

Fate HF 3阵营舞台挨拶
来自饰演archer的诹访部先生的两个红色信封,由饰演士郎的杉山先生代读。
杉山努力学着archer的语调朗读了。
【第一封信】
首先是对官网上公布的关于无法到场的致歉
我的aias没能完全抵御流感的猛攻。
这么不中用的servant真是对不……无地自容。(齐格飞梗)
我家的master,没有因孤身一人而感到无所事事吧?
没事的,远坂。
她是个有胆量的人,我相信她就算一个人也能与其他阵营交锋。

【第二封信】
讲讲我对“保重啊远坂”这句台词的感受。
我在饰演他的途中,体会到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存在就是凛。
作为archer,凛是最重要的存在。
我想,或许在他的记忆中最为鲜明的就是与她的回忆了吧。
这和我在UBW聊到的内容也许有重复,
(这里还有前言……大概提到了圣杯战争对他而言是什么之类的……)
那是与青春、初恋的酸甜、惹人怜爱的情感的邂逅。
在漫长的,犹如地狱般旅程的终点,他再次遇见的她,一定远远要比往昔的记忆更为可爱耀眼吧。
那句“保重啊”中包含了万千思绪。
一想到与她的分别,在其他的路线也会令我不由得流泪。

【听到这些话的植田佳奈】
在这之前我们两个人有私下聊到,很期待能谈论关于这个场景的感想。

但实际收到这样的信,不禁觉得,幸好今天我们不在一起。(有些动摇,说不出话来)
明明自己看得这么清楚,但凛却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分别了。
不由得让我感叹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离别呢。其实是不想和他离开的啊。

原推主@saya_fate08:笼统的概括一下,不好意思。手指在抖。。。这是什么爱的告白?请书????怎么办才好??救我我死了。

弓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若竹

[Fate/凛樱]以身饲魔(4)

教导间桐樱学魔术的过程,比预想中的还要顺利。

在刚开始的时候凛还会因为意识过剩而有些紧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说着那些无比熟悉的知识让凛越发精神高涨,说到最后还有些意犹未尽。

直到凛猛然清醒过来。

“抱歉。”若不是樱就在眼前,凛简直就想抱头滚来滚去了好么!怎么办!一不小心在妹妹面前掉链子了!

远坂家的必掉链子属性今天也在安定地发动呢。

“不不,不用在意。”樱摇了摇头,掩饰性地撩起耳边的碎发,这是她紧张时习惯性的动作,有点腼腆地笑了,“看到远坂前辈这么有活力……我也很开心。”

远坂凛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什么嘛!妹妹怎么突然这么犯规地可爱!

精神极度不稳定的凛表情游移,连说话...

教导间桐樱学魔术的过程,比预想中的还要顺利。

在刚开始的时候凛还会因为意识过剩而有些紧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说着那些无比熟悉的知识让凛越发精神高涨,说到最后还有些意犹未尽。

直到凛猛然清醒过来。

“抱歉。”若不是樱就在眼前,凛简直就想抱头滚来滚去了好么!怎么办!一不小心在妹妹面前掉链子了!

远坂家的必掉链子属性今天也在安定地发动呢。

“不不,不用在意。”樱摇了摇头,掩饰性地撩起耳边的碎发,这是她紧张时习惯性的动作,有点腼腆地笑了,“看到远坂前辈这么有活力……我也很开心。”

远坂凛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什么嘛!妹妹怎么突然这么犯规地可爱!

精神极度不稳定的凛表情游移,连说话都断断续续的:“好、好,那我们……先开始吧?”

 

几日下来的进展并没有多显著。

尽管效率低下,远坂凛的心情却一反常态地很好。

从父亲死后,远坂凛就不是孩子,也就没有了做梦的权利。

所以她从来都没有妄想过,居然有朝一日,她可以和樱呆在除了学校以外的一个屋檐下,如此心平气和地好好相处,哪怕只不过是作为关系不错的前后辈。

如果一定要用什么来比喻的话……对远坂凛来说,这是连圣杯都无法达成的奇迹。

 

另一边间桐樱的心情也非常好。

当她穿着围裙在卫宫家做饭的时候甚至哼起了小调,一旁的卫宫士郎忍不住问她:“最近这一周,樱是碰到了什么好事么?”

即使是没参加部活,这一周间桐樱到卫宫家的时间还是会比平常晚些,幸好不至于影响做饭做家务。

“嗯。是非常非常开心的事情。开心到贪心得想要一直一直这样下去。”

“那并不是贪心哦。每个人身上发生了什么好事,都会想继续这样下去。樱的话,一定会没问题的。”

间桐樱切着菜的手一顿。

转瞬之间她很快重新露出了笑:“嗯。那就承蒙前辈吉言了。”

 

 

或许贪心是人之常情,但像她这样的人,是没资格贪心的吧。

当间桐慎二冲出来,毫不客气地给间桐樱扇了一巴掌的时候,樱忍不住这么想。

一定是因为她太贪心了,这份贪心让她成为了一个坏孩子,所以才不得不遭受这样的惩罚。

只要忍耐就好了。

只要像往常一样忍耐就好了。

 

“樱,你该不会记忆差到十几年过去了还记不住?你姓间桐,而非远坂。”

不能去听。

“去卫宫家就算了,但是远坂?”

嘲弄声从耳边传来,樱捂着刚刚被甩了一巴掌的地方,一言不发。

“你在等待着什么?呵,你不会还以为,会有人来拯救你吧?”

不能去想。

“明明不过就是我的人偶——”许是樱的沉默再度激怒了间桐慎二,当他抬起手的瞬间,樱反射性地闭上了眼,意想之中的痛楚却迟迟没有传来。

当她悄悄地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她屏住了呼吸。

天啊。

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就在眼前发生了。

她的……英雄。

 

远坂凛用力地捏着间桐慎二的手,又急又气,如果不是她今天凑巧经过的话……

“慎二那家伙平常就是这样对你的么!”

远坂凛简直想要不顾优雅的家训骂人。

樱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呢,对间桐慎二这种人,一昧地忍耐是不行的,只会让对方蹬鼻子上脸。

只有去反抗,只有去威慑,才能摆脱。

假使是凛落到和樱一样的处境,哪怕是被刻印虫围绕那么恶劣的环境,大约只要半年的时间凛就足以将它们击败,更别提是间桐慎二这个一点魔术回路都没有的人渣了。

只是间桐脏砚用虫子击溃了樱的肉体,并且用间桐慎二击溃了樱的精神。

 

“远坂,你……”

远坂凛听着身后间桐慎二的叫骂,充耳不闻地反手一拧,曾经学过八极拳的筋力足以让间桐慎二响起了杀猪一般的叫声。

 

“樱。你认为你自己是慎二这家伙的人偶么?”

远坂凛不曾想过,间桐樱的心灵竟然已经崩溃到了这个程度。

哪怕是这样的质问,樱也只是低着头,小声道:“远坂前辈,还是先松开哥哥吧。”

“樱!”凛看着樱眼角的泪光,终究还是投降似地松开了手。

 

间桐慎二几乎是快速地拉开了距离,这位在魔术方面没有丝毫天赋的少年此时此刻却展露了惊人的直觉,他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远坂凛的某些情绪,但嘴上还是不服输地说道:“远坂!你该不会忘记远坂和间桐的同盟关系了吗!”

 

远坂和间桐的同盟关系。

自御三家共同建立圣杯系统开始,又在远坂樱成为间桐樱的时候得到了进一步地稳固。

“我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远坂凛一脸漠然。

违抗父亲的命令这让她情绪怪异的同时,竟也多少觉得解脱。

早就应该这样了。

这种无聊的,在她眼中完全无法和樱相提并论的同盟条约。

 

此时三人的站位十分诡异。

间桐慎二躲在了楼梯背后,虚张声势地呐喊着,而远坂凛正侧着身直立着,她的双手插在口袋里,看起来不紧不慢,而她的身后,间桐樱坐在地上,一只手按着脸,抬起头凝视着凛。

此时窗外落日的余晖恰好地照耀在远坂凛的身上,将世界泾渭分明地一切为二。

远坂凛和间桐樱所在的地方,正是光明。

 

“间桐慎二。”远坂凛罕见地喊着这个人的全名,口吻理所当然地像是在宣告事实,“樱她并不是你的人偶。她是我的。”

间桐樱惊愕地望向了远坂凛。

 

凛走向坐在地上的樱,伸出了自己的手。

怎么会有比她们彼此之间更亲密的存在呢?

樱生来就姓远坂,樱是属于她的妹妹。

就算过继到了间桐家又有什么关系,身为冬木的管辖者,简单推导一下,从属关系简直是一目了然。

 

“如果樱只有被饲养才有安全感的话,才知道要去反抗,那樱就成为我的东西吧。”

远坂凛拉起樱,握着她的手转过身。

 

“所谓同盟……不过是拿来打破的。”凛一直握着樱的手不曾松开,在与间桐慎二擦肩而过的时候凛笑了一下,“嘛不过,也没有和慎二你解释的必要就是了。”

远坂凛鲜少会如此不客气,多年来刻入骨血的优雅早就让她知道如何摆出漫不经心的傲慢,才能最气死人不偿命。

 

留下间桐慎二在原地咬牙切齿:“可恶!早晚有一日我要让你们这些瞧不起我的人——”

眼底森然的恨意一览无遗。

 

 

没错又是我!我就是如此高产(挺胸)

终于写到文案的第一句话了,铺垫好长。一个想要开车爽一爽的脑洞为什么要写那么多前序工作啊。

想看评论(小声)

【就算过继到了间桐家又有什么关系,身为冬木的管辖者,简单推导一下,从属关系简直是一目了然。】

写这句话的时候我在想,凛和闪不愧相性好啊,毕竟思维都是胖虎那挂的。

脑补一个表情包:

冬木胖虎是谁?

远坂凛按住了吉尔伽美什的嘴:是我


风雪夜归人

#剧透注意警告#


想起昨天看电影有个片段真的戳我笑点了。


士郎和樱在雨中深情告白之后一起回家,路上碰到红A和凛凛,然后士郎就面容坚毅牵着樱雄赳赳气昂昂地从凛凛面前走过,我总觉得透露出一种脱单了对单身狗精神上的藐视。


我他妈看着这个修罗场真的笑出声。当时脑中就在疯狂开剧场。


凛凛:你他妈!??泡我妹妹挺有脸还在我面前拽???

红A:你小子不跟我抢老婆我就不砍你。


凛凛:???小老弟你怎么回事啊???

红A:我跟他没有关系,我走凛线的。

#剧透注意警告#













想起昨天看电影有个片段真的戳我笑点了。


士郎和樱在雨中深情告白之后一起回家,路上碰到红A和凛凛,然后士郎就面容坚毅牵着樱雄赳赳气昂昂地从凛凛面前走过,我总觉得透露出一种脱单了对单身狗精神上的藐视。


我他妈看着这个修罗场真的笑出声。当时脑中就在疯狂开剧场。


凛凛:你他妈!??泡我妹妹挺有脸还在我面前拽???

红A:你小子不跟我抢老婆我就不砍你。


凛凛:???小老弟你怎么回事啊???

红A:我跟他没有关系,我走凛线的。


叶若竹

[Fate/凛樱]以身饲魔(3)

  • 这一章自设有很多


要寻到对樱有帮助的方法这并非易事。

哪怕远坂凛家中浩如烟海的书基本上都多多少少翻阅一遍了,二次寻找的工作还是很麻烦。

最有可能的结果,或许就是这些寻来的方法一个都不奏效。

十一年的刻印虫植入。

远坂家并不是以治疗魔术见长,但哪怕去询问了言峰绮礼这位相对专业的人士,对方也只是宣告了基本没救的事实。

“不过,还有一个手段是必然可以被采用的,如果是凛你的话应该很清楚……”

远坂凛没有回答,只是走出了教会,身后教会的门关闭阻挡了言峰绮礼未完的话和视线。

明明是个神父,却像是引诱亚当吞下禁果的蛇。

圣杯。

传说之中,万能的许愿机。

与父亲不同,远...

  • 这一章自设有很多



要寻到对樱有帮助的方法这并非易事。

哪怕远坂凛家中浩如烟海的书基本上都多多少少翻阅一遍了,二次寻找的工作还是很麻烦。

最有可能的结果,或许就是这些寻来的方法一个都不奏效。

十一年的刻印虫植入。

远坂家并不是以治疗魔术见长,但哪怕去询问了言峰绮礼这位相对专业的人士,对方也只是宣告了基本没救的事实。

“不过,还有一个手段是必然可以被采用的,如果是凛你的话应该很清楚……”

远坂凛没有回答,只是走出了教会,身后教会的门关闭阻挡了言峰绮礼未完的话和视线。

明明是个神父,却像是引诱亚当吞下禁果的蛇。

圣杯。

传说之中,万能的许愿机。

与父亲不同,远坂凛从未想过凭借圣杯而抵达根源,对她来说,圣杯只是一个她必然会获得的荣耀的勋章,而非实现愿望的手段。

——她所需要实现的愿望,势必会用自己的双手实现,无需将希望寄托于那种虚无缥缈的存在。

 

可是现在……

不。

还没有必要到这个地步。

哪怕是言峰绮礼,受到的正统的魔术师教育也并没有多长,一定在他不知道的哪里还有方法。

远坂家的家训,保持优雅。

凛看着镜中的自己硕大的黑眼圈,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真是的。这样子出去可称不上优雅啊。”

 

用了不知道多少个魔术才勉强消去了脸上不优雅的成分,原本想好的计划在樱的面前又碰了壁。

“……所以说,樱不想占用去卫宫家的时间对吧?”

远坂凛平静地复述着方才樱支支吾吾说出来的请求,皱起的眉间已经不经意地彰显了她的怒气。

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现在这还是去卫宫家的时候么?明明都已经有生命危险了——

凛不得不连续呼吸了好几次才抑制住了自己想要斥责的冲动。

这个人是樱。

远坂凛抬起眼,看着樱一脸的小心翼翼和无措,许是因为光线的问题,樱……被一片阴影笼罩着。

已经到嘴边的话突然之间就说不出来了。

那些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念头也在瞬间消失了。

又是何必呢。

凛想起了那么多个注视着间桐樱的日夜,回想起这个孩子的笑容,竟然只有小时候的笑才记得清楚。

樱明明小时候是一个很喜欢笑的小孩子,当初她们姐妹两在公园里玩耍,把双方认为最好看的花插在彼此的发间。

可现在,樱都不会笑了。

只有在卫宫面前,樱才会收起阴暗的神色,笑得像个普通的十六岁少女。

 

或许对现在的樱来说,卫宫才是她的救赎吧?在卫宫家的时光,是她难得能从间桐家的漩涡中喘息,能够让她露出幸福的笑容的地方。

 

“远坂前辈,我……”

 

远坂凛看着眼前的间桐樱,突然之间就读懂了樱没能说完的话。

我……让你失望了么?你会抛下我么?

搞什么嘛。樱一点都不懂啊。

所谓姐姐……就是妹妹不管怎么样都无法抛下对方不管的存在啊。

 

“具体的情况我知道了。那么,只有占据樱在部活里的时间了。”

一开始没有提出这个建议,是因为慎二和樱都在弓道部。可能会因此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那点麻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了。

凛看着情绪还是有些低落的樱,原本想说的话在出口的瞬间改变了:“樱还欠我一辈子都不一定还得清的巨额负债!别想以这种手段……”

凛有点懊恼。

为什么她就不能大大方方地说出“不会抛下樱”这样直率的话呢!

 

“嗯。那就只好欠远坂前辈一辈子的债务了。”

 

两人的目光彼此交互着。

应该说些什么才是。

远坂凛想,但她发现自己甚至不知道能说什么。

想要和樱的关系再进一步,却又害怕弄巧成拙,而把樱推得更远。

明明已经是如此触手可及的距离了,可她们之间就好像还是有一道虚幻的墙将彼此阻隔。

 

“那么。放学后我去找樱?”远坂凛率先打破了诡异的安静。

不可以太着急了。

虽然想要和樱像普通的姐妹一样,抱怨着生活上碰到了什么讨厌的琐事,一起逛着街给彼此搭配着好看的服饰,分享着喜欢的人的二三事……但这样的亲密无间,是不可能的。

就连一个简单的拥抱……凛都会心生惧意。

 

“嗯。好的。”

她们在走廊里说完,朝各自的教室走去。

即使尚未分开就思念着彼此,目光也不能去追寻对方的身影。

 

 

“打扰了。”

凛看着樱小心翼翼地进入远坂府,只觉得心中一酸:“樱不必这么客气也可以。”

话说出口了才觉得不恰当。

尴尬的氛围在两人之间弥漫。

这本来应该也是远坂樱的家才对。

“我去倒茶。”仿佛逃跑一样,凛丢下这句话就匆匆跑到了厨房,留下了站在客厅中一脸怀念地扫视着远坂府的樱。

“这里,好像没什么变化呢。”

远坂凛端着茶杯的手差点一抖:“是么。我倒没什么印象了。”

樱点了点头:“嗯。因为远坂前辈一直住在这里,所以才没意识到吧?不过还是多少有一些改变……这个地方,原先放着一个相框吧?”

凛知道樱指的是什么。

那是她们还小的时候,和母亲三个人的合照。那个时候她们三个人冲着镜头笑得非常灿烂。

“……因为医生说最好不要给妈妈看到刺激性的东西,所以收起来了。”

哪怕是远坂凛,一个人以幼小的身躯照看在父亲死后发疯了的母亲也是非常困难的。

发了疯的母亲有时候会念叨着父亲的名字,也会有的时候喊着樱的名字落下泪来,凛有时候也会想……母亲会不会有后悔呢?为全然支持着父亲的所有选择?

樱没有说话了。

凛也没有继续追问。

她们或许都不约而同地想起,在父母的葬礼上,樱都没有出现也不被允许出现的事情。

 

“时间不多了,先开始今天的训练。”

“好。”

方才的话题,就像随口提到的一般,默契地被遗忘了。


叶若竹

[Fate/凛樱]以身饲魔(7)

开了个幼儿园的车。

为了防止被老福特暴揍,走了外链。

第一次写百合这种,要是看到一半不ok请自行逃生。

保持优雅

链接打开403可以1.右上角刷新 2.看评论贴的链接


不留言都是坏孩子x

开了个幼儿园的车。

为了防止被老福特暴揍,走了外链。

第一次写百合这种,要是看到一半不ok请自行逃生。

保持优雅

链接打开403可以1.右上角刷新 2.看评论贴的链接


不留言都是坏孩子x

间桐樱厨

🌸间桐樱中心合志二宣噜!(我不知道怎么编辑lof只能重发,占tag抱歉(ಥ_ಥ)  )

7月13日周六更新至二宣
文字最后有抽奖详情
-
间桐樱中心本all樱合志二宣啦
本次宣传包含图片预览,来看太太们画得不同姿态的樱吧♡

预售到7月28号结束。
通贩地址如下↓
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98518679974
-
请仔细阅读并理解下文中的提示警告。
※友情提示加警告:
本次合志的内容主要为all樱向的樱中心文本
全年龄向
体现的cp包括:
士樱 凛樱 r樱 剑樱 金樱 弓樱 雁樱
合志内文章背景包括Fate系列冬木四战五战,以及部分架...

🌸间桐樱中心合志二宣噜!(我不知道怎么编辑lof只能重发,占tag抱歉(ಥ_ಥ)  )

7月13日周六更新至二宣
文字最后有抽奖详情
-
间桐樱中心本all樱合志二宣啦
本次宣传包含图片预览,来看太太们画得不同姿态的樱吧♡

预售到7月28号结束。
通贩地址如下↓
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98518679974
-
请仔细阅读并理解下文中的提示警告。
※友情提示加警告:
本次合志的内容主要为all樱向的樱中心文本
全年龄向
体现的cp包括:
士樱 凛樱 r樱 剑樱 金樱 弓樱 雁樱
合志内文章背景包括Fate系列冬木四战五战,以及部分架空paro
-
若上述cp中有雷点的请见谅_(._.)_ 
-
STAFF名单见宣条
彩插详情请见P1
挂件详情请见P1
所需花销请见P1
试阅见P2P3
-
另外匋堡界面中一处勘误:
全套装内的明信片赠送为4张,包括插图款和专图款。
单本赠送的明信片是2张插图款。
-
合志价格确实不低,历时也较长,因为彩页很多,所以成本也相对较高,但依然能够得到大家的反响,实在衷心感谢各位微博同好的大力支持。
-
本次有抽奖,周三从7月13日之后的评论里抽1个人送HF的电影票,另抽1人送一合志套装,已经购买的朋友可以之后跟代理拍一元拍等出货。
啊因为lof不能抽奖,只能从7月13日之后的评论里抓阄特orz
点了推荐的碰友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随便说点什么就能抽奖了!_(=з」∠)_

最后祝大家暑假快乐,记得去看HF2啊!
荧幕电影什么的——SAKURA大胜利(*°∀°)=3(R姐脸.jpg)

叶若竹

[Fate/凛樱]以身饲魔(5)

帮前辈做完晚饭之后请了今后早上的假,一出来就看见姐姐等在卫宫家的门口,晚上在远坂家住下,先学了魔术,然后和姐姐一起在厨房里,商量着明天的早饭和中饭。

就像是普通的姐妹那样。

这对间桐樱来说,美好得像是一场不愿醒的梦。

 
 

这对远坂凛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已经是第二日,到了中午用餐的时间。

远坂凛刚提着便当盒站起,就听见班上的三枝由纪香喊住了她:“远、远坂同学!中午可以的话能不能一起吃中饭呢?”

“谢谢你邀请。三枝同学。不过我已经先和别人约定好了要一起。”远坂凛朝着这个同班的少女微微一笑,语气之中带着无法掩盖的高兴,“是我非常重要的学妹。”

这样的高兴...

帮前辈做完晚饭之后请了今后早上的假,一出来就看见姐姐等在卫宫家的门口,晚上在远坂家住下,先学了魔术,然后和姐姐一起在厨房里,商量着明天的早饭和中饭。

就像是普通的姐妹那样。

这对间桐樱来说,美好得像是一场不愿醒的梦。

 
 

这对远坂凛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已经是第二日,到了中午用餐的时间。

远坂凛刚提着便当盒站起,就听见班上的三枝由纪香喊住了她:“远、远坂同学!中午可以的话能不能一起吃中饭呢?”

“谢谢你邀请。三枝同学。不过我已经先和别人约定好了要一起。”远坂凛朝着这个同班的少女微微一笑,语气之中带着无法掩盖的高兴,“是我非常重要的学妹。”

这样的高兴,听起来像是在炫耀——尤其是在另一位同班同学莳寺枫听来。

“远坂好狡猾啊!和学妹一起吃饭……我也想认识可爱的学妹啊!”

冰室钟面无表情地推了推眼镜:“远坂似乎听得一清二楚呢。”

远坂凛朝着莳寺枫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有什么关系!我也只是说出了我的想法嘛!”

“那三枝同学,我们就下次有空再约。”远坂凛和三枝由纪香礼貌地告别之后,提着便当盒走出了教室。

步伐越来越快,又不失优雅。

这让莳寺枫忍不住炸毛:“可恶!远坂她根本就假装没听见我的话嘛!”

“我觉得并不是像小莳想的那样。”三枝由纪香轻声道,“远坂同学应该只是急着去见到对方,远坂同学看起来真的很开心——那个后辈对她来说,一定是非同寻常的重要吧。”

 
 

当远坂凛出现在间桐樱的教室的门口,整个教室都引起了骚动。

间桐樱匆匆忙忙地站起身,提着和远坂凛几乎一致的便当盒迅速地朝对方走去:“远坂前辈。久等了!”

“不,倒是我让樱久等了才是。”

“远坂前辈……果然是像我昨天说的,还是我们约定个地方集合比较好吧?”

“不行。樱在最近这段时间还是不要落单比较好。慎二那家伙,狗急跳墙可能也会做出什么。但如果待在教室,至少能确保你是安全的。”远坂凛带着间桐樱朝天台走去,“如果樱是介意刚才的骚动的话,完全没有必要。”

间桐樱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毕竟远坂前辈是全校有名的风云人物。”

即使凛对自己很受瞩目这点心知肚明,听到这话从樱的口中说出还是脸庞一红,声音也变得慌乱了:“什、什么嘛!这样说的樱也在学校非常有人气啊!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身材也好、温柔的学妹……尽管有些阴沉,但是——但是如果喜欢笑的话一定人气更高的!”

差点在优雅的边缘翻车的远坂凛吐了口气。

樱一脸茫然:“有这样的事情么?我只知道远坂前辈和哥哥的人气很高……”

“慎二的人气很高?”这次换做是远坂凛吓了一跳了,“虽然我确实有看到他和不同的女生走在一起就是了……但简直是……”

远坂凛看着樱,最终还是把“无法理解”四个字吞了下去。

 
 

也是,远坂前辈一直都是独行者,不会知道哥哥在女生之中的人气很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间桐樱动了动唇,终究还是没问出口:——那为什么,远坂前辈会知道我很有人气呢?

是安慰她的谎话么?不,远坂前辈不屑于说谎。

“因为我一直都在注视着你啊。”

想起前不久姐姐对她说的话,樱忍不住脸红了。

 
 

她们像是关系亲密的前后辈,坐在天台上,吃着配菜完全一致的便当,谈论着学校里的传闻,说着身边微不足道的小事。

“……就因为前辈的手在打工的时候断了,所以错过了那一次的弓道比赛。就因为这件事,哥哥可是发了很大的火呢。哥哥他很不坦率,尽管非常喜欢前辈还不会说出口。”

凛微垂着眼,果然,这个孩子还是很喜欢慎二的。

即使是受到了那样的待遇,即使是心里多少怀着不满和怨恨……可对樱来说,间桐慎二还是她的哥哥。

心底这么想的,凛的脸上却不显现半分:“樱也是因为这一次才认识卫宫的吧?然后呢?之后就喜欢上他了么?”

许是那一日的风微醺,又许是凛的口吻那么轻快,总之,当时的气氛实在是太合适了,间桐樱没有犹豫就说出了埋藏在心里已久的秘密:“注视着前辈的起因,是在那之前的事情了。”

远坂凛听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下午。

 
 

那个下午,少年徒劳地一遍遍练习着撑高跳,即使没有进展,也不曾放弃。

像个笨蛋一样。

但正是这样的笨蛋,同时吸引了她们的注意。

只是姐妹两的心情或许稍有不同。

姐姐想着这个人可真傻,妹妹想着这个人一定要失败。

但她们都被这样的少年所吸引了。

 
 

凛夹起饭团,听着身边的少女徐徐地说着甜蜜的小心事,看着少女的脸上挂着鲜少可见的轻松笑容。

她们……果然不愧是姐妹呢。

 
 

“听樱这么说,卫宫那家伙果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笨蛋呢。”远坂凛微笑着,口吻有些揶揄,“但正因为如此,樱才会被他吸引吧?”

说心底完全不难过,那一定是自欺欺人的谎话。

但是——

远坂凛看着樱害羞的笑容,暗暗下定了决心。

假如能让这孩子幸福的话,只要是不违反原则的事情,她什么都会去做。

更何况她原先就已经拿定了主意,现在不过就是斩断了后路罢了。

年少时分那不值一提的情思,虽然从此再没有机会将它说出口而多少觉得伤感,可倘若只是这种程度的难受,远坂凛还是背负的起的。

 
 

我比谁都希望樱能够幸福。

对于这个念头,远坂凛有自信这绝非谎言,最起码到目前为止都是如此。

 
 

用爪机码的一章,累死了。

我觉得我大概两章之内可以发个车x


 

叶若竹

[Fate/凛樱]以身饲魔(6)

“……所以,远坂真的不需要进来等么?”卫宫士郎无奈地看着站在他家玄关门口的远坂凛。
“不必在意我,卫宫君。”与卫宫士郎一脸的无奈不同,远坂凛脸上仅仅露出了止步于礼节的微笑,凛用着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卫宫士郎,这让后者不舒服地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看自己有点好感的人的目光,和看着妹夫的神情,当然是不同的。
自从知道了樱的人格和内心已经崩坏到了如此的地步,也不外乎远坂凛会如此看重间桐樱对卫宫士郎的心思,以至于下意识地和对方保持距离。
即使从未体验过,远坂凛也完全可以想象一个身处黑暗的人对于光明本能的追求和眷恋。
更何况尽管对卫宫士郎这个妹妹喜欢的人再三挑剔,凛也不得不承认,若是卫宫这个老好人能...

“……所以,远坂真的不需要进来等么?”卫宫士郎无奈地看着站在他家玄关门口的远坂凛。
“不必在意我,卫宫君。”与卫宫士郎一脸的无奈不同,远坂凛脸上仅仅露出了止步于礼节的微笑,凛用着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卫宫士郎,这让后者不舒服地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看自己有点好感的人的目光,和看着妹夫的神情,当然是不同的。
自从知道了樱的人格和内心已经崩坏到了如此的地步,也不外乎远坂凛会如此看重间桐樱对卫宫士郎的心思,以至于下意识地和对方保持距离。
即使从未体验过,远坂凛也完全可以想象一个身处黑暗的人对于光明本能的追求和眷恋。
更何况尽管对卫宫士郎这个妹妹喜欢的人再三挑剔,凛也不得不承认,若是卫宫这个老好人能够回应樱的心意,极有可能樱就会得到她所渴望的幸福——除此之外的所有外在的挫折和灾难,都可以由她这个已经不称职十一年的姐姐来摆平。

“这几天,樱都是和远坂在一起?”

“是这样,请问卫宫君有什么高见么?”远坂凛继续微笑。

好不容易和妹妹关系渐渐改善了,结果眼前的这个人极有可能将她失而复得的妹妹抢走——凛的脸上,露出了更加和善的笑容。

然而,卫宫士郎总是有着能够轻而易举地将远坂凛的和善击溃成害羞的能力:“这样啊。所以樱才说发生了一件让她非常非常开心的事情。”

这个非常还重音重复了两遍。

 

“什、什么……你在说什么嘛!”
明明只是区区卫宫!还敢这么大言不惭!

“这可是樱自己说的哦,她还说她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

远坂凛强撑的伪装仅仅一秒就破功了。
她的脸颊滚烫,头顶冒烟,像一壶已经烧开的水。
 

“不过,樱下午也休息不来也没有关系的……啊,我不是说讨厌樱的意思,只是这样不太方便吧?或者我也可以亲自把樱送到远坂家的门口。”

 

远坂凛迅速冷静下来,看着言辞窘迫的卫宫士郎像是在望着一个傻子。

“因为那孩子很想帮助卫宫君。”

“欸?即使如此,也……”

“樱和慎二那家伙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争吵,以至于不得不暂时在我家借住。”远坂凛眼睛眨都不眨地说出了半真半假的借口,看着卫宫士郎的神色更复杂了。

她敢确信,假如这么迟钝的人不是卫宫士郎,那么那个人一定是在装傻。

究竟是哪个傻瓜才会相信,友人的妹妹在哥哥的差使下会任劳任怨地在前辈的家里无偿帮忙了两三年,怎么看樱对卫宫这家伙的心思已经不能再直白了好么?

如果这个人不是卫宫士郎,那个男人必然是怀着吊着她妹妹的想法,远坂凛发誓一定会教他做人。

可如果这个人是卫宫士郎……哦他确实只是一个迟钝的、瞎了眼的蠢货罢了。

 
 

“慎二……慎二他又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了?”

远坂凛瞬间抓到了重点:“又?”

即便卫宫士郎多了解间桐樱的性格,但卫宫士郎的为人决定了他绝不会如此迅速地将过错归结于一个人,除非他知道……间桐慎二对间桐樱的态度。

“卫宫是曾目睹到了什么吗?”

“那是——”

远坂凛听着卫宫士郎磕磕绊绊地说出了曾经见到间桐慎二在校园里扇了间桐樱一巴掌的事情。

远坂凛深深地吐了口气,忍住心中的怒火:“如果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了,请卫宫君一定要告诉我。”

就算在学校里,间桐慎二已经猖狂到了会被卫宫士郎不经意间撞见这种事发生的地步么?

凛再度认真地看着卫宫士郎:“卫宫君,和慎二那家伙算是朋友吧?”

“啊……应该吧。”

卫宫士郎口气里的不确定令远坂凛都不由得对间桐慎二产生了微妙的同情。

“那,卫宫的话,最起码能在慎二那家伙面前说上两句吧?”能调节这对兄妹的关系,作为可能和樱在一起的人来说,是必须的。

即使凛把樱从间桐家带了出来,她也没打算让间桐樱变成远坂樱。

这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何况……凛垂下了眼。

如果间桐家只有间桐慎二自然不足为惧,远坂凛也不至于这么如临大敌般地每天都守在卫宫家的门口了。

即使每天下午从学校送樱到卫宫家,再自己解决晚饭,再掐着时间到卫宫家接樱回家给凛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远坂凛所提防的,是间桐家那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人。

间桐脏砚。

那家伙绝不会放任重要的继承人逃走,即便凛深知间桐脏砚已经不知道扭曲到了什么地步——除他以外,又有哪家的长辈会将继承人的身心一同摧毁呢?

至少目前凛完全无法理解这么做的必要。

……也许,樱朝她隐瞒了什么。

远坂凛想要拯救间桐樱。

为了避免这样的念头沦为大言不惭的空想,仅仅是做出让樱躲在自己的羽翼之下的举措是远远不够的。

樱要学会去抵抗,去反击,做出改变,选择自己的道路。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与回到远坂家使得远坂有两个孩子落入尴尬的地步相比,继承间桐是对樱更好的选择。

当然,是一个对樱来说更好的间桐家。

 

“我知道了。”卫宫士郎慎重地点点头,这份认真的神色让无比挑剔的远坂凛……都忍不住给予认可。

“久等了!远坂前辈!”与声音一起传来的,是在木板上奔跑的声音,远坂凛看见间桐樱迅速地出现在视野中,在玄关门口急急忙忙地刹车,朝着卫宫士郎鞠躬告辞,“那,前辈,我先走了。”

“这样那件事就拜托你了。失礼了,卫宫君。”远坂凛也随即告辞。

 

卫宫士郎看着这两位少女笑着谈论着走出卫宫家,风隐隐约约还将她们的对话传来:

“刚才远坂前辈在和前辈拜托了什么呢?”

“啊,不是什么特别严肃的大事。不过,可以告诉樱的是和樱有关系哦。”

“欸?远坂前辈这么说好狡猾,岂不是让我更想知道?”

 
 

任何人听到她们之间温馨的对话,都忍不住露出笑容吧。

身后的藤村大河不怀好意地扑到了卫宫士郎的肩膀上:“这样真的好么,士郎?士郎再不努力的话,可爱的学妹就要被抢走了哦。”

“藤姐!都说了我对樱并不是那种想法——”卫宫士郎想着自己直到现在仍憧憬的那个优雅的红色身影,微垂着眼,但随即恍然无事地展开了笑容,“而且,对手是樱的话就没办法了。”

藤村大河戳了戳卫宫士郎的脸颊:“士郎到底是迟钝还是敏感我都不知道了……嘛,不过这样才是士郎吧。”

“……这怎么都听起来不像好话啊。没办法,今天樱做的天妇罗我就一个人吃完好了。”

“啊啊啊!那明明是樱做给我吃的!笨蛋士郎!”

 
 

在想写士郎x大河的边缘徘徊。

慎二:???

卫宫士郎好难写,改了一段话。
【“藤姐!都说了我对樱并不是那种想法——”卫宫士郎想着自己直到现在仍憧憬的那个优雅的红色身影,微垂着眼,但随即恍然无事地展开了笑容,“而且,对手是樱的话就没办法了。”】
这段话可能还是有点怪吧,大家畅所欲言?我想看看反馈。指情节和士郎给人的感觉上。卫宫士郎对我来说写起来苦手。

我,没写过耽美,士郎cp到时候在说吧。

我觉得fate的cp真的怎么乱炖其实都很好吃。

找了美丽太太约了封面稿!突然激动!

 

ヤンデレちゃん🎀

【HF】关于最近某些节奏大师带间桐樱的节奏?来说说实际是如何吧。

实在是受不了某些白嫖云玩家跟风了、理性蒸发EX。

希望喜欢樱的朋友 别被某些节奏大师带坏了好心情、在日本HF2的口碑依然满意指数很高,跟风黑也不会对全员樱厨的ufo社造成哪怕一分钱的影响。

01须藤监督对全员都在删减所谓黑点

监督只是调换了的语句顺序没想到在某些人眼中反应这么大,然而在twitter上几乎对士樱雨夜那段极少数的不满还是BGM没有选用hil的sorrow ...

HF线的文本量非常大、实际上每个人的感情都是十分复杂的。

长度有限、能演出的部分也是有限度的。


在最后决战,剧情原文也有很多描写

厌恶自己、抗拒着影子的诱惑,打算自己杀掉自己。

但是...

实在是受不了某些白嫖云玩家跟风了、理性蒸发EX。

希望喜欢樱的朋友 别被某些节奏大师带坏了好心情、在日本HF2的口碑依然满意指数很高,跟风黑也不会对全员樱厨的ufo社造成哪怕一分钱的影响。

01须藤监督对全员都在删减所谓黑点

监督只是调换了的语句顺序没想到在某些人眼中反应这么大,然而在twitter上几乎对士樱雨夜那段极少数的不满还是BGM没有选用hil的sorrow ...

HF线的文本量非常大、实际上每个人的感情都是十分复杂的。

长度有限、能演出的部分也是有限度的。


在最后决战,剧情原文也有很多描写

厌恶自己、抗拒着影子的诱惑,打算自己杀掉自己。

但是、又办不到。

对影子而言、樱是必要的本体。

如果樱想要自杀的话,影子绝对不会允许。

樱的自残与自责、还有她的抗拒,全都使影子逐渐粉碎中。

樱就是樱。

不管被影子如何吞噬,她的本性还是没有变。


似乎有人觉得须藤对樱的刻画不像HF,但事实上这部剧场版里 反而樱的所谓黑点才是较完整呈现的。

在远坂凛对慎二说到“我和卫宫同学可是同盟关系,今天也是、一整天都待在一起 ”时樱明显震了一下、听到撑杆跳的话题也同样反应剧烈。这些细节都是存在的,自己没注意也不是监督的锅。

并且希望热衷拉踩的节奏党搞清楚...凛不是不会杀死樱,这两姐妹彼此都给过对方几个BE。

间桐樱是在憧憬和嫉妒着凛,但她最恨的人也是自己。

在Unlimited blade codes里最终决战时只有她是自己对战自己。

并且说到底那份憎恨也是出于对凛的爱憎表现。

比谁都想能拥有资格叫她一声姐姐,想要被她夸奖。但是凛却表现的很冷酷,还要夺走她唯一的东西、和前辈的回忆。

“那份憎恨...并非对身为姐姐的她。

而是面对世界与自己,无法诉说的恳求”

那样执着于赢过凛 说到底也不过是“一次就好、想要姐姐夸奖我一次。”

樱也不只会吃姐姐的醋、男人的照样也吃。

在Fate/extra ccc里BB还很嫉妒闪闪... 岸波白野如果选择金闪闪作为从者 BB也会醋的要命一个劲地劝前辈和他解除契约,让她杀掉那个让前辈睡地板的gilgilman。

而且间桐樱不只吃男人的醋,她还会自己醋自己。指间桐樱(AI)和BB

毕竟病态而炽热地爱着主人公、是樱系的特征。即使是樱战队、每个人爱情表现的方式都是扭曲的。在FGO这种扭曲只是改善了、但仍未改变。

或许樱的爱嫉妒吃醋在某些人看来是缺点,可是这很普通。

凛在得知士郎会开UBW的时候,也曾在魔术意味上嫉妒地想要杀掉士郎。

FE里尼禄想独占白野曾经在最后决战结束后,把反水帮白野的玉藻踢下moocell中枢...还被活下来的玉藻记恨了两部续作。fex兰词篇小玉也开始不掩饰自己的黑了"saber小姐...每一次...每一次都要从我手中夺走最重要的东西。”其实我觉得fe里小玉是看的最透的一个。在夏露露消失前,谁都未曾注意到,只有小玉“主人接下来会消沉很长一段时间、得做顿大餐让他打起精神才行。”然后什么都不说开始做宴会的准备。

樱的憧憬和嫉妒也好、都是成为一个人类才拥有的。

正因为成为了人类,才开始渴望被爱。

我不觉得樱的性格有什么要出警的,在我这种喜欢狂三、赤城、千石抚子、蕾姆的人看来,反而是这些性格的缺陷令我更喜爱樱了。没有买正版原作游戏还要来高谈阔论指责别人喜好的人过于KY。


而且那段NGA所贴的所谓不敢放出来的意识流语句

(都是你的错。)右眼瞎掉的兔子,(都是你的错。)排排队站着”等的描写.

须藤也是完全一祯祯的描绘了全部,早在第一步士郎接触到的黑影里的意识闪现的画面就已经展现了。他的用心程度是需要通过BD才能品味到的。

那里蘑菇也不只是描写小圣杯的樱,而是在隐喻大圣杯内部,右眼被挖四肢折断的无辜青年 安哥拉曼纽被选为此世全部之恶的部分。


当然在官方公式的fate/matierial中也有写,间桐樱平时隐忍而善良几乎不会去恨什么人。有些人替官方脑补十分迷惑就是了。

若是F/A艾德菲尔特家族收养的樱也是相当凛然的摔跤大小姐,也有过召唤saber的帅气企划。


同时、须藤也没有描写其他角色的所谓黑点。

时间有限、展现给其他所有人的几乎都是美丽帅气的一面。

没有描绘 远坂凛作为魔术师冰冷指责的一面,和引起士樱交往后误会的一些宣称“士郎的命是我的东西。”之类的媚宅服务。其实没有这种前后期的态度反差,后期对凛既有”魔术师的冷酷、也有人的魅力一面”的完整刻画,其实是遗憾的。

须藤也没有描写言峰給吉尔伽美什供魔使用的地下室孩子们的干尸,和他看穿吉尔伽美什的败北,不出声提醒反而是愉悦地等待着。祝福这世界所有出生的生命本就是神父的职责、此世全部之恶也是如此。

以及没有描绘卫宫士郎在失去saber之后,晚上和樱的H有种发泄式的扭曲感。体液这种最高效率的魔力交换,事实上越是补魔就越是加速樱和影子的联系、和樱自我意识的崩坏。“连她的哭喊都没有听到、只是一昧的...”那种描写在身为樱厨看来是令人不适的 ,像是发泄白天的苦闷一般。并且士郎也隐隐约约地意识到她才是黑影本身,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在逃避一般、仍旧眷恋着温柔的昨日。

蘑菇刻画的人物感情都是很复杂的,但在须藤刻画的所有人都尽可能的保持的是美丽、帅气的一面,反而只有樱的黑是着重体现了的,如果我是监督我推的有些点是我不敢画出来的,可能正是因为是须藤、所以才想要更多地展现完整的间桐樱。

02菌类的罪人之庭 、背负上的罪与爱

虽然我是樱厨、但樱所犯下的罪是无法赦免的。

即使是在此世全部之恶的意志影响,冬木市失去生命的无辜市民依旧是苛责她的罪。最初袭击樱的混混或许还可以说是自业自得,但逝去的生命、也是绝对无法偿还的罪。

蘑菇早在空之境界就写过“一个人、一辈子只能杀死一个人。”

如果超出了、就不再是人,而只是单纯的杀人鬼而已。


两仪式一直压抑着自身连接自根源带来的杀人冲动。

但在她以为白纯里绪杀死了黑桐时,也选择了放弃祖父对她的告诫。

杀死了觉醒了起源的白纯。也背负上了杀人的罪。

“我想杀掉你啊、黑桐”像是杀意一样的表白。

黑桐则是背负上了她的罪、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深爱着式。


而无论是HF线还是CCC唯一真结局樱线其实也有相当相似的思想。

蘑菇:

恋可以一心只追逐各自的理想,与此相对的,“”则必须连痛苦的现实也一起接受。

岸波白野

我要ーー

「正しい未来のため」

为了正确的未来

➡️「......桜のため

......为了樱


卫宫士郎

我要--

「成为正义的伙伴」

➡️「成为樱的伙伴


岸波白野

「比起正确的事情,即使放弃万能的奇迹。只要绽放在月球的那渺小奇迹,现在这样对我微笑就好了。」

「对我来说,她就是如此重要。

祈荒的野心,月球的异常。

只不过是因为会碍事,所以顺便解决掉而已。」

「谈情说爱之时,决不能说理由。

因为喜欢你,所以才会想这样触碰你。」


卫宫士郎

「我不知道 她已经哭了多久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 她一直哭泣着

只有在我面前才展露笑容、一直独自一人哭泣着。

她所犯的罪、苛责她的罪、她想起来的罪,全部由我来守护。

只在我面前露出笑容的少女。

我以没有未来的身躯、发誓过要守护她。

--我希望、有一天,樱能在我以外的人面前微笑。

为此、你就是阻碍者。

消失吧--。

只要有你存在、樱就无法再度露出笑容。」

舍弃万能的奇迹、而去追寻平凡的爱。

苛责她的罪,即使谁都不饶恕我也会替她原谅自己,我会陪伴她一起去赎罪。

月球的前辈做出的,都是像个普通人类一样的选择。

第四章也有相似的部分。

苛责玛修的,毁灭异闻带和A组为敌的罪。

藤丸立香也会选择陪她一起去背负,为了让重要的后辈再度绽开笑颜。


比起我这种乱七八糟的讲解,b站的樱厨up主leeajie的科普要好的多。

大家有兴趣可以去关注一下。

希望喜欢樱的朋友 别被某些执着的节奏大师带坏了好心情

纵使某些人嘴臭无比,这些国内用尽心思的角色黑也不会对日本的角色本身造成一分钱影响。

我们开开心心买票,领色纸。

我们可以在大屏幕看全员樱厨ufo社和地球第一樱厨须藤拍的电影。

我们爽的要死。


以上。

Q.E.D    


叶若竹

[Fate/凛樱]以身饲魔(8)

远坂凛冲洗着指尖的黏稠,方才那陌生的触感不自觉地一遍遍在脑中回响,这让她不得不拼命摇头以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

樱她……

想起刚才的事情,远坂凛终究还是担忧占了上风。

樱她……是因此诞生了双重人格么?

远坂凛以为,魔术师的精神状态对于魔术师的优秀的评定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所以远坂家才有时刻保持优雅的家训。

这就是樱试图隐瞒着的秘密吗?

杂乱的念头充斥在脑海之中,远坂凛垂下了眼,想起那个或许是樱第二个人格的存在。

那个带着恶意的存在,代表着樱内心的崩坏。

远坂凛擦了擦手,走向了书房。

“那本书,印象里确实应该在这个方向——”远坂凛自言自语地,翻动着一本又一本的书籍。...


远坂凛冲洗着指尖的黏稠,方才那陌生的触感不自觉地一遍遍在脑中回响,这让她不得不拼命摇头以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

樱她……

想起刚才的事情,远坂凛终究还是担忧占了上风。

樱她……是因此诞生了双重人格么?

远坂凛以为,魔术师的精神状态对于魔术师的优秀的评定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所以远坂家才有时刻保持优雅的家训。

这就是樱试图隐瞒着的秘密吗?

杂乱的念头充斥在脑海之中,远坂凛垂下了眼,想起那个或许是樱第二个人格的存在。

那个带着恶意的存在,代表着樱内心的崩坏。

远坂凛擦了擦手,走向了书房。

“那本书,印象里确实应该在这个方向——”远坂凛自言自语地,翻动着一本又一本的书籍。

 

 

以至于第二天的早上,走在路上的远坂凛,无法停止地打着哈欠。

“远坂前辈,没事……吧?”间桐樱担忧地拉住了斜着走差点撞到树上的凛,“要不前辈今天还是别去学校了吧?”

“不行。慎二那家伙还在学校里吧。”远坂凛都没好意思对上间桐樱的眼睛。

她昨天在翻阅书籍的时候,不小心翻到了以前某本没好意思看下去的书,大致的内容,是关于女性的魔术师之间应该如何补魔,除了简单的唇齿相依之外。

身为一个毫无经验的菜姬,远坂凛翻到了一半就看得面红耳赤,停下来喝了口水休息了一下还是继续看了起来。

作为姐姐,她在这方面的知识量也不能输给妹妹才对,不然怎么能帮助妹妹呢?

“其实……距离圣杯战争,也没几天了吧?”

“正是因为没几天。所以最后的时间才非常重要。”

行走在人行横道上,今天是一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阳光透过树叶洋洋洒洒地落下,留下一地的树影斑驳。

远坂凛转过身,看着身后的间桐樱婷婷而立,忍不住问出了在这四日之前,她绝无可能问出的一句话:“若是樱的话,之后想做什么呢?”

间桐樱沉吟了片刻,最终露出了笑容:“我啊,想明年和远坂前辈去公园里看樱花。远坂前辈一定还记得吧?以前经常一起去的那个公园。”

啊啊,当然了。

以前和母亲三个人一起,经常嬉戏玩耍的地方。

 

“明年的话,这不太可能。”

“欸?”

“我啊,从来都不会去答应无法完成的诺言。”远坂凛看着垂头丧气的间桐樱,还是没忍心继续捉弄下去,“明年的一月份,我应该就会去时钟塔了。”

“欸?!”同一个拟声词,这次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慨,间桐樱一脸恍然大悟,“真不愧是远坂前辈!”

“其实现在还没开始申请……嘛,不过,嗯,也差不多了。”远坂凛快速地略过这个问题,“所以,虽然赏樱花(おはなみ)是不行了,但如果是夏天的烟火大会(おはなび)……那个时候时钟塔还是会放假的。再说了,看樱花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去比较好吧?”


注:两个单词发音相似的梗。说HF2的院线翻译错了也是这个。把赏樱花说成了看烟火。赏樱花是o ha na mi,看烟火是o ha na bi。

 

间桐樱的脸红了一下,凛所说的“喜欢的人”意有所指得实在是太明显了。

可此时此刻,浮现在她脑海中的人……并不是卫宫士郎。

间桐樱将手按住了自己的心口,她看着远坂凛明亮的笑容,心跳加速得不能自已。

她当然能听出远坂凛的话外音。

远坂凛对没有把握的承诺从来都不轻易许诺,也就是说……

她的英雄朝她如是宣告:“我不会允许你活不到明年。”

 

“那就说好了,远坂前辈。”间桐樱在那个瞬间,萌生了野望,“嗯后年的话,我也还是想做远坂前辈的后辈。”

间桐樱从来都不喜欢魔术,去时钟塔深造这种事就更没想过了。


“嗯,我觉得以樱的资质肯定没问题的。”

 

但是——

“那就不得不从现在开始努力了!”

间桐樱微笑地看着身前的远坂凛。

如果是她一直憧憬着的光在前方指引着她,即便是穿越黑暗也没什么好惧怕的了吧?

即便不能成为姐妹,也想一直成为这个人的后辈。

 

 

中午吃饭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故:在前往天台的路上,她们遇到了特地等在那里的间桐慎二。

“樱。爷爷他很生气。”

远坂凛感觉自己的衣角被间桐樱拉了拉,所以她沉默地退到了一边,保持随时可以出手的状态,但还是没有打扰这对兄妹的谈话。

“爷爷他……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生气的。”即便身体难免颤抖,内心惧怕,可是一想到姐姐便在身后,樱站直着身躯,第一次在间桐慎二的面前小声辩解道。

“切。”或许是顾及不远处的远坂凛,这一次的间桐慎二倒没有说多难听的话,“但爷爷也不会放任你离家的行为下去的。哼,我也只不过是在爷爷的要求下过来传话的人罢了。”

走到了间桐樱的身侧,间桐慎二弯下腰,在樱的耳边低声说:“爷爷也答应了我哦?比起你这个没有干劲的人,召唤出的servant也会交给我来掌控。”

“慎二。谈话结束了你可以离樱远一点了么?”远坂凛没能听到最后的那些话,但她看到了樱变化的神色。远坂凛走进了几步,冷冷地望着间桐慎二。

 

“抱歉抱歉。”间桐慎二告饶般地举起手,“毕竟对远坂来说,樱是你的人偶吧。”

 

一直等待间桐慎二完全在视野里消失,远坂凛才忍不住吐槽:“慎二这家伙,到底哪个地方值得受女生欢迎了?”

如此自我意识过剩,远坂凛觉得她在学校里都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又烦又欠揍的同学了。

 

“哥哥他……是过来提醒我的。只是说话的方式,可能有些别扭。”

“……这样啊。”远坂凛不知道究竟是间桐樱对间桐慎二的滤镜太深了呢,还真的是间桐慎二已经扭曲到了这个地步呢。

这毕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走吧,樱。”

“……好、好的。”

远坂凛推开了天台的门,因而错过了身后的间桐樱的脸上,那一抹拿定主意的决然。


一束
。。。画到最后也没耐心了。。。...

。。。画到最后也没耐心了。。。q版火葬场。。。

。。。画到最后也没耐心了。。。q版火葬场。。。

浪里咸鱼云卷儿是也
一起去看樱花吧 最爱的樱(希望...

一起去看樱花吧

最爱的樱(希望不是樱之梦结局。。。求蘑菇善良)

一起去看樱花吧

最爱的樱(希望不是樱之梦结局。。。求蘑菇善良)

一之濑浅汐子

为间桐樱本绘制的周边挂件~
(本子二维码见p2,130+p有图有文送明信片只要五六十块便宜大碗心动不心动!!!)

为间桐樱本绘制的周边挂件~
(本子二维码见p2,130+p有图有文送明信片只要五六十块便宜大碗心动不心动!!!)

Astra

#日記

#19.03.16

#台灣fate hf2首映觀後感


最近幾日大陸上映hf2了,所以突然想發當時自己看時的觀後感。


大陸上映的我沒有去看,所以台詞有出入就⋯⋯請包涵了。

而且聽說大陸是國配版,但台灣的是日配版中文字幕,所以,這裡以自己所見所聞來打了,這邊是未刪減版,而且最後有hf3預告彩蛋。


已過了一陣子,台灣是3/15上映的,我看了首映,滿場來著,贈送的東西也不同,台灣是依據不同影廳贈送不同特典,當時去的影廳贈送了杯子、爆米花桶與立牌,這幾樣還留著,有地方的影廳是贈送明信片,後來那張我也拿到了,非常開心!


第一張圖就用了自認最好看的櫻相片,這一幕真的非常...

#日記

#19.03.16

#台灣fate hf2首映觀後感


最近幾日大陸上映hf2了,所以突然想發當時自己看時的觀後感。


大陸上映的我沒有去看,所以台詞有出入就⋯⋯請包涵了。

而且聽說大陸是國配版,但台灣的是日配版中文字幕,所以,這裡以自己所見所聞來打了,這邊是未刪減版,而且最後有hf3預告彩蛋。


已過了一陣子,台灣是3/15上映的,我看了首映,滿場來著,贈送的東西也不同,台灣是依據不同影廳贈送不同特典,當時去的影廳贈送了杯子、爆米花桶與立牌,這幾樣還留著,有地方的影廳是贈送明信片,後來那張我也拿到了,非常開心!


第一張圖就用了自認最好看的櫻相片,這一幕真的非常好⋯⋯可以說是最甜吧。

“從重要之人那得到重要之物,這是第二次!”


第二張是別處影廳的明信片特典,差點以為只有日本才有,結果在網上便宜收到了非常開心,和服櫻真的很好看,似乎還有另一個影廳的特典是黑呆,但我沒有收,而大陸影廳贈送的黑櫻色紙沒有收到,但我收了日本的黑櫻色紙(不過忘了拍了)


第三張開始就是自己去看的影廳贈送的東西,很後悔沒有在hf1播放時就去理解這一部,所以錯過不少東西。


觀後感有雷,有劇透


首先是我自認的櫻對慎二的態度,在影片播完後非常多人仇恨著慎二,但我不這麼做,可能因為自己有寫作的原因,以櫻的角度去看事情,所以對慎二仇恨不起來。


🌸









對櫻那雖是無法抹去的傷痛。


但在理解上,櫻是不討厭慎二也不恨他的,雖然對自己做出很多可怕的事,但深知那是自己讓兄長如此痛恨擁有魔術迴路的人,在搶走兄長原本該擁有的東西後慎二才對櫻不好,幼年的櫻只當是自己害他生氣了,本就膽小的心理便認為「接受一切」才能使事情減緩,兄長出氣就出自己身上就好不要怨及他人。




櫻在長大後,比起自己的事更在意因為自己而損壞前輩與兄長的關係,期望他們修復到過去,兄長快樂的笑容也是自己的期盼之一。


櫻真正黑化的契機更是因為失手殺害慎二而崩潰,在被污染下她心中逐漸誕生自己不該受傷,而使她受傷者應當受懲罰,她在感到悲傷、恐懼與無能下,才動起了「沒有他的話」。


殺害慎二後因已經搞不清楚什麼才是自己的被污染吞噬成為黑櫻。




HF線如此,UBM線最終更是選擇不顧慎二反對要照顧他,期望兄長放下執念接受。


其他更有明明不敢慎二,慎二會因此死掉的劇情,櫻也是命rider去救了他。




櫻的態度也是自己的態度,畢竟是要披她的皮,所以既然櫻對慎二是順從與膽怯,那自己便不會說要去排斥或覺得這個人怎樣怎樣的不好。


否則帶著偏見去披⋯⋯就怕自己把間桐櫻給扭曲了。

以上。

🌸


雨中二人,士櫻的部分其實在士郎對櫻轉換心情,將櫻視為應當保護對象的心情我覺得影片中描寫的不多,雖然士櫻是主推,但在觀眾眼裡更多是知道:

間桐櫻喜歡著衛宮士郎。

而不是,衛宮士郎喜歡著間桐櫻。

或許有些矛盾,士郎是在很後知後覺的情況下才逐漸明白自己對櫻不再只是僅僅朋友的妹妹、自己的後輩這樣,我覺得漫畫裡還描述的比較好些⋯⋯。

“回家吧。”

但在士郎表明心意後,那些關心與在意就實實在在的表現出來了,知道逃走的櫻會往哪裡跑,也知道她此刻最需要的是什麼。

從前沒想過那張微笑的臉龐背後流過多少眼淚,一直以來忽視著,現在,她在自己的面前哭泣了。


伊莉雅成為最大助攻,即使伊莉雅在聖杯戰爭的目標是殺死衛宮切嗣、衛宮士郎,但自己是喜歡間桐櫻的,可能在一開始就知道了櫻的體質,真正的聖杯容器與非真正聖杯容器是無法兼容的兩人,伊莉雅才會疏遠櫻。

選擇櫻=選擇伊莉雅,對伊莉雅來說對衛宮的恨是因為切嗣拋棄重要的人選擇陌生的多數人,而士郎若選擇保護櫻,那等於他與切嗣不同,不迷於理想而是奮不顧身為了自己重要的人戰鬥,伊莉雅的心情便被釋懷了。

“這樣才是我所認識的士郎,果然士郎是不一樣的。”


“我想做櫻一個人的正義使者。”

士郎牽著櫻的手走過凛與Archer身邊時,知道櫻畏縮還用力牽緊了她給予勇氣。


閃與櫻的部分自己也很喜歡,櫻在自己甜蜜有趣的夢裡玩樂,當聖杯戰爭愈發接近尾聲,作為容器的小聖杯會逐漸失去人類的機能,為降臨做準備。

此時的櫻已失去一部分的機能,因她與伊莉雅不同,她是人類很後期的改造,而伊莉雅的誕生是特別的。

櫻在夢裡全然不知自己做過什麼,追殺過誰,也凸顯自己幻想過的充滿童趣的國度,年幼的她遭到什麼摧殘心理便有什麼願意保護自己。

張開嘴巴咬東西的啊嗚一聲真的特別可愛,只是黑影的部分讓人覺得莫名恐怖,此世間全部之惡。

在失手殺死慎二時終於崩潰的櫻已經搞不清楚自己是什麼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對於她來說,心中的善已經被惡意打敗,她只剩下畏懼的心情被吞噬成為黑櫻,雖說那個畫面很美,也是櫻在鼓起勇氣後決定回到間桐家卻不小心做錯的事情,那之前,櫻用最後一個令咒命rider:無論發生什麼事情,rider,保護好前輩。

她知道rider對自己的心意,rider自最初就願意保護櫻,那不單是主人與從者的關係,所以櫻才會這麼做吧⋯⋯。

兩個人都知道櫻的下場最有可能是什麼,rider想要櫻活下來,櫻也想活下去,但憑他們兩人都做不到,必定得有誰來拯救他們。

“我希望櫻能夠活下去。”


無論是櫻被慎二綁架時被刀抵在脖子上被救時還是在快撐不住時的那一個擁抱,期望櫻在最後能有個好的結局呢⋯⋯

預告片是一片春櫻,據說是春天再臨的結局,如果真的是的話那也好⋯⋯

袁圆遠💤

改了个表情包 ,原图p2

改了个表情包 ,原图p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