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c

8800浏览    465参与
X-X!V''Q

两个奇怪的FC游戏 暂时不知道怎么叫

两个奇怪的FC游戏 暂时不知道怎么叫

X-X!V''Q

热血足球 book art 欣赏



图片来源看水印,我自己也有 懒得拍了。

热血足球 book art 欣赏




图片来源看水印,我自己也有 懒得拍了。

Cyanfish

推荐温馨短漫Fading Away Full Movie,b站av10315928。

FC糖甜死我了!!!!!原作者私设男福女猹注意,全程几乎都是糖(掺点渣子),啊~真好吃。


链接➡️https://b23.tv/av10315928

推荐温馨短漫Fading Away Full Movie,b站av10315928。

FC糖甜死我了!!!!!原作者私设男福女猹注意,全程几乎都是糖(掺点渣子),啊~真好吃。


链接➡️https://b23.tv/av10315928

X-X!V''Q

任天堂 NES 完整游戏目录


NES就是欧美的FC


任天堂 NES 完整游戏目录


NES就是欧美的FC




头像一片白

感觉lovelive的歌曲难度越来越简单了

感觉lovelive的歌曲难度越来越简单了

头像一片白

判定卡多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判定卡多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是小安!!!

早就很想吐槽这个了【?】

早就很想吐槽这个了【?】

橘胖胖

舞台之下(FC car)

ooc属于我

勿上升真人

链评

ooc属于我

勿上升真人

链评

貞式格調

ARASHI ANNIVERSARY LIVE TOUR 第29場 in 大阪

2019.08.30 松本潤 生日場

5x20+(FC) 限定配信 Video

這個我一定要來分享一下,短短25秒的影片讓我笑不停XD

我說這一家人實在是弟控團無誤wwwwww

從リーダー拿著大扇出來一直笑不停,後方出現潤くん的頭~~焦點來了!後面4個弟弟的舉動我直接笑翻,哈哈哈哈~~30代的慶生方法也太可愛了吧~翔ちゃん背著弟弟(翔潤cp直接爆燈)相葉ちゃん跟ニノミちゃん在旁邊撐著潤くん跟翔ちゃん~

對不起翔ちゃん,我知道您很努力在背著弟弟~留著汗水,可是表情真的太好笑了啦wwwww...

ARASHI ANNIVERSARY LIVE TOUR 第29場 in 大阪

2019.08.30 松本潤 生日場

5x20+(FC) 限定配信 Video

這個我一定要來分享一下,短短25秒的影片讓我笑不停XD

我說這一家人實在是弟控團無誤wwwwww

從リーダー拿著大扇出來一直笑不停,後方出現潤くん的頭~~焦點來了!後面4個弟弟的舉動我直接笑翻,哈哈哈哈~~30代的慶生方法也太可愛了吧~翔ちゃん背著弟弟(翔潤cp直接爆燈)相葉ちゃん跟ニノミちゃん在旁邊撐著潤くん跟翔ちゃん~

對不起翔ちゃん,我知道您很努力在背著弟弟~留著汗水,可是表情真的太好笑了啦wwwww可以注意翔的表情直到最後!リーダー還一直幫翔ちゃん搧風。竹馬也是拼盡全力在側支撐著還唱著生日歌wwwwww媽,我越來越愛他們了~

然後,小扇是要用來插在腰間上的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愛翔果然3歲!

櫻葉飯表示這對夫妻又十指緊扣了(最後一張圖為證)尖叫!

看弟弟笑得那麼開心,相信哥哥們一定很滿足,我們也很滿足~最高!再次謝謝你們,超幸福的!嵐萬歲!

祈年九月

值得纪念的成绩( ͡° ͜ʖ ͡°)✧

值得纪念的成绩( ͡° ͜ʖ ͡°)✧

青

【西服cp】春风吹

爱西服 比心

1.

“AC,我爱你。”

这是余衍林在决赛battle前听到AC说“我爱你”后心里的话。

但是他没有说出口,心里、喉咙里堵了太多情绪,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是走上前抱住AC,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贯的面无表情,却泪流满面。

台上台下的人特别多,都围着他们两个。余衍林觉得耳边嗡嗡嗡的,只有AC的声音特别清晰,叫他不要哭。

余衍林有些懊恼,为什么总是记不住AC平时教他的成语,细嚼慢咽、心有灵犀、排兵布阵……他只能想方设法运用自己所知的那些简单词汇,表达心里的纠缠。

后来,余衍林说,他们问自己收获了什么,“反正我自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后来,余衍林在和叶音battle的时...

爱西服 比心

1.

“AC,我爱你。”

这是余衍林在决赛battle前听到AC说“我爱你”后心里的话。

但是他没有说出口,心里、喉咙里堵了太多情绪,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是走上前抱住AC,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贯的面无表情,却泪流满面。

台上台下的人特别多,都围着他们两个。余衍林觉得耳边嗡嗡嗡的,只有AC的声音特别清晰,叫他不要哭。

余衍林有些懊恼,为什么总是记不住AC平时教他的成语,细嚼慢咽、心有灵犀、排兵布阵……他只能想方设法运用自己所知的那些简单词汇,表达心里的纠缠。

后来,余衍林说,他们问自己收获了什么,“反正我自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后来,余衍林在和叶音battle的时候,跳了wraacking。

后来,余衍林得了第二季街舞的亚军,人群涌了过来。

这每一个节点,全场都沸腾了,但是余衍林觉得好安静,他只听到自己重重的呼吸声、心跳声,脑子里不停地揣测,AC听懂了吗?AC看到了吗?AC你在哪里?

2.

各种直播里、街舞的花絮里、大大小小的采访里,余衍林无意中说了太多“好听的话”给AC听。

“今天早上还抱了,你说‘抱抱’。那现在再抱抱。”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就想宠他。”

“耶,现在KUN走了,只有我一个猪头了。”

“被你打还挺舒服。”

“我对他超级好,但是他可能理所当然吧,都不记得。”

“我以为我是特别的,想不到你对所有人都这样。”

“听到他说我爱你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崩了。”

都以为AC是主动、坦荡的那一个,总是用“猪头”“男朋友”叫唤着余衍林,把“要去恋爱咯”“分手算了啦”“好啦爱你”放在嘴边。

都以为余衍林是个扑克脸外国人,遇到AC后是个傻傻的、毫无还击之力的扑克脸外国人。

但余衍林知道,AC其实很害羞,尤其是面对他的时候。

余衍林注意到,AC听完那些话的几秒钟里,总是眼睛垂垂的,嘴巴微张却说不出什么,身体也会软软的靠向他,末了虽然会凶凶的打他几下,但只有余衍林知道,一点都不疼。

余衍林还想起来,他从背后抱住AC的时候,AC低下的头,

他把头靠在AC肩膀上时,AC热热的呼吸,

他学AC表情时,AC对他的笑。

“AC AC AC AC AC AC AC AC”

“我也想AC。”

在舞邦新店的开幕直播上,余衍林毫无语境地说出了这两句话,他心里想,AC听到的话,还会像之前一样的反应吗。

乆拾酒是个废物
新技能get!!(然而我还是个...

新技能get!!(然而我还是个渣渣)

新技能get!!(然而我还是个渣渣)

会呱呱的猪皮
毛毛躁躁的小画,石缝里那根是小...

毛毛躁躁的小画,
石缝里那根是小花,头拖了很久还没添上,就这样吧嗯,挺好的

毛毛躁躁的小画,
石缝里那根是小花,头拖了很久还没添上,就这样吧嗯,挺好的

Slay_k

[伪全员/粮食向]Foglight

·伪全员是因为尽力写了大部分我有印象的舞者,但也有些真的放不进了

·末世架空,都是假的/OOC/请勿上升真人

·轻微CP要素,tag不妥请告知会删


-------------------------------------------------------------

*切勿上升真人*


起雾了。


>>> 

有人踩着塌陷的墙砖,奔跑,借力上跳,跃上屋顶后大概是为了更仔细的观察,他的速度慢下来,又在腐鸟朝他俯冲而来时一个下腰折腿闪过撞击。

几乎是反人类的平衡状态后他又不可...

·伪全员是因为尽力写了大部分我有印象的舞者,但也有些真的放不进了

·末世架空,都是假的/OOC/请勿上升真人

·轻微CP要素,tag不妥请告知会删



-------------------------------------------------------------

*切勿上升真人*

 

起雾了。

 

>>> 

有人踩着塌陷的墙砖,奔跑,借力上跳,跃上屋顶后大概是为了更仔细的观察,他的速度慢下来,又在腐鸟朝他俯冲而来时一个下腰折腿闪过撞击。

几乎是反人类的平衡状态后他又不可思议地站直重新回到原先高速奔跑的状态。

他踩在天台边,一个空翻落地,吓了院子里的人一跳。

“嚯,你吓死我了。”小海拍了拍胸口装模作样地叹口气,伸出左手就拍了一把真被吓到的Kun,“你今天回来这么早?”

来人调整了一下呼吸:“西边堆云了。”

穆童伸出脑袋去看:“堆多少了?”

“呃,这个,大概,这样?”被问的人很是苦恼,他挠着头思索了一下,最后用手比划着,“介于预警线之间?唔……就波动很强。”

Kun一边思考这是堆云到什么程度一边觉得好笑:这个表达能力真是高博说的讲三句往上才能行了。

小海提炼了一下核心内容:“可以预警可以不预警。行我去知会老冯一声,阿k你先去休息会?”

阿k点点头,走了一半又折回来:“明天出发?”

穆童朝他点头:“可能更早,起雾了。”

 

>>> 

“堆云了?”高博赤着膀子,繁复的花纹在他臂膀上延展开来,和他那张斯斯文文还带着眼镜的脸十分不相符,“堆多少了?”

“介乎预警之间。”冯正也把短袖袖子卷了上去,他撸了把自己的头发从矮柜里找出两个残存尚且完好的玻璃杯来,“阿k带回的消息,我们可能得提前走。今早上开始起雾了。”

高博接过玻璃杯,先是嫌弃了一下已经快要完全不透明的玻璃杯,然后他不知道从哪儿找出小半瓶洋酒倒进杯子里,正好一人一半,杯子还没能装满。

他把杯子递过去给冯正朝他挑了下眉毛:“给你践行。”

冯正差点呛了一口,笑着就去打他,打完了接着问:“你不来了?”

“不了,”高博晃了晃杯子里的酒瘫在椅子里,“……我不相信只有这一个办法。”

他啧了一声看向屋外,清浅的雾气已经逐渐笼罩了整个驻扎地:“路还不是人走出来的?”

纵使现在可供人类落脚的土地资源在被吞噬,但好在他们从未曾想要放弃。

冯正抬起眼看他,两人不约而同地笑起来。他们举杯轻碰,这事便算定下了。

 

>>> 

Kun终于闲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应该去找一下AC和Franklin通知一下他俩堆云的事情。

“啊我知道啦,海哥告诉我啦。”AC吃着粉口齿不清,他把眼镜框放在一旁(镜片在前两天转移过程中不慎被污染物打掉了),刘海撸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来,“来吃啊,最后一顿了。”

Franklin坐在他身边,听了他的话就拍了一把AC:“说啥呢。”

Kun从角落里拖出来个小板凳,又在角落处找到双筷子:“可以啊Franklin,水平见长啊?”

Franklin一筷子怼到Kun面前:“你当我傻吗?”他筷子上圈了粉,递到Kun嘴边后者当然是毫不见外地一口吃掉,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来。

“我们要提早出发吧?”AC吃完最后一口还不满意,连着汤也快喝尽,“我看起雾了,这边不能呆了吧。”

“也不算……但总归早点走比较好。”Kun叹了口气,抢了Franklin的碗喝汤,Franklin反手就要用筷子打他,最后也只意思了一下。

“今晚还有的睡吗?”Franklin整个人摊在板凳上,身体靠着Kun腿伸出去脚蹬在AC坐着的板凳腿儿上,“唉,我们打游戏吧。”

“诶哟!你坐直一点好不啦?”AC简直嫌弃到不行,反过筷子就去打Franklin,“猪头你不要睡吗?你要睡赶紧趁现在睡一会,我问问海哥大概多久要走。”

Kun打了个嗝:“那我找地方睡一会。”

“就睡这啦。”AC站起来,宽大的T恤就挡住他穿的裤子,他手臂的纹身下零散地缠绕着绷带,血凝固在上。他干净利落地收了碗还腾出手敲了下Franklin的头:“你也是,要睡赶紧睡啦。每天都困得要死,真的是。”

Franklin把他宽大的帽檐往上抬了一点,懒洋洋地说:“你小心一点咯。”

Kun从角落里翻出勉强能盖的棉织物,听到Franklin的话就也跟着疯狂点头。

“哦哟,要你两个来担心我啦。”AC朝他们丢了个不屑的眼神笑得漂亮又凌厉,“快睡啦,一会儿喊你们起不来我就打人啦!”

Kun赶紧装模作样地躺下来。

隔了半响Franklin问:“诶,你说我们是不是该跟着去啊。”

Kun老半天没说话,Franklin都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才听到他慢吞吞地说:“不用啦,他很强的。”

过了会儿他补充道:“你也很强。”

Franklin嗯了一声:“你也一样。”

Kun翻了个身认真地盯了一会儿Franklin:“你就是没话找话吧?”

 

>>> 

王润点亮了烛台。

她对着摇曳的烛火给自己描眉,漫不经心地问:“那大概几点要走啊?”

小海坐在她对面,他还是不能理解女人这种随时随地都要漂亮的行为,但他已经习惯了这种行为:“人齐就走。”

“哪怕一分钟后齐?”

“嗯。也不可能一分钟后啊,还要等几个队长呢。”

“队长也跟我们一起走啊?”王润的眼睛亮起来,她已算不上女孩了,但也许是被保护得太好,神情里总会有少女的影子,“真难得。”

小海欲言又止了一下,最后还是顺着女人的意思:“那可不。”

王润笑起来,只是眼里的落寞还是如霜一般盖下来:“……要是他也来就好啦。*”

 

>>> 

“走啦,不要睡了我的天啊,你和兔子是猪吗?”WaiWai难以置信地说,“怎么可以乱成这个样子啊?”

阿祺挣扎着起来揉着眼睛:“……兔哥不在,不说明天走吗?”

“已经明天啦,你睡了一天啊!”WaiWai一把抓起阿祺像是带儿子一样随手抓了件衣服往他身上罩,罩完还拍了两把顺便撸了把阿祺的头发,“嗨,我可算知道兔子平时跟你一起怎么老跟爹似的。”

阿祺睡得迷迷瞪瞪也还是反应过来WaiWai在损他,他瞪着眼睛鼓起腮帮子,浑然不觉地卖了个萌。

“行啦行啦看你好看原谅你啦。”WaiWai极其敷衍地拍拍他的脸,“小五和Ben呢?”

“K哥回来了?”阿祺清醒了一点,他从睡觉的木板下面翻出他的刀随手挽了个剑花,“睡着吧,小五也睡得跟猪似的。”

“你可没资格说别人啦。阿k傍晚就回来啦,他说西边堆云了,所以我们才得尽早走。”WaiWai简洁地解释,“鸭子说东边一样,Gumball还没回,但信号是稳定的,所以我们打算往北边走。”

阿祺想了一下:“我们现在还联系得上后方吗?”

“也就这样吧。”WaiWai叹了口气,“雾气起来了……谁也不知道还能保持多久的联络。”

那吃人的雾,连无线电信号也难以穿过,人类的残留的土地就这样被迫被分割开来,似乎再也没有连通的可能。生与死一切被雾隔绝,像一切都消失了。

阿祺眨了眨眼睛:“……那我去找牙哥借下无线电。”

WaiWai简直没话讲:“……去吧,你心真宽。牙哥跟Bing爷一起打牌呢。”

 

>>> 

“哟阿琪来得好,玩牌不啦?”阿牙眼尖,隔得老远看见一大只人影过来就认出是阿祺,他朝他招手,很是活力四射的样子。

阿祺反省了一下自己明明很年轻还这么颓:“不玩啦,来找你借无线电?”

“自个儿拿,后边儿。”阿牙凑着蜡烛看清数字丢了张三出去,“阿k呢,你们不有一个吗?”

“兔哥拿了,不知道他去哪儿了。谢了啊,一会儿还回来。”

阿牙朝他摆摆手。

BingBing吃掉他那张三感叹道:“年轻真好,精神啊。”

“嗨,那我俩还大晚上打牌呢。”阿牙很是无所谓,“服个屁老。再说你又不老。”

BingBing听着阿牙说话就开始笑,笑个不停手上动作也不停,干净利落吃完了阿牙手里所有的牌:“给钱给钱。”

“靠,这把不算,阿祺进来了我分心了。再来再来。”阿牙赶紧把牌洗了,BingBing毫不客气地朝他翻了个大白眼。

他看着半空渐渐浓稠起来后显现出的乳白色抽牌:“起雾喽……”

 

>>> 

小五一个飞扑到Ben身上:“醒没,走喽!”

Ben被压得差点吐血:“……你先起来……”

小五一个转身盘腿坐到一边:“WaiWai刚刚来喊我们了,估计她得顺着喊,其实你要谁还能再睡会儿。”

这不被你压醒了吗?Ben默默在心里吐槽:“醒了。你没睡?”

“醒了,睡不安稳。”小五还是那个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他说的漫不经心全不在意,“起雾了,烦。”

Ben直起身体摸摸他的头:“眼镜带好。”

小五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走,帮忙喊早去。”

 

>>> 

Abby辗转终于找到健严的时候发现他们一二三四五个人堆在角落里,睡成一块,难以直视。

“……我的妈呀。”Abby忍不住把心声说了出来,她正犹豫着怎么喊回头就看见洗了把脸晃回来的阿玮,“这怎么喊啊?”

“要走啦?”阿玮抹了把脸显然还不是太清醒的样子。他蹲在旁边仔仔细细研究了一会,精准地拽住一个人的脚踝把人往外拖:“起床啦——”

被他抓住的赫然是健严,后者仿佛是昏迷一样毫无动静。

倒是角落最深处的三儿哼了一声:“——哪儿有床啊。”

“起啦,要走了!”Abby赶紧说,“走啦走啦走啦!”

三儿迷迷糊糊地接收到信号,一撑手不知道摁在哪位倒霉朋友身上,那位倒霉朋友身上哎哟一声下意识就动起来,紧接着立马打到下一位,在继续出现连环事故之前Abby赶紧伸手把三儿拉起来。

叶音被打醒了,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怎么了!”

打他的王子豪茫然地抬起头捂着脑袋,很是符合才睡醒的样子。

辰辰则是觉得自己肚子刚刚不知道被哪个打了一拳,搞得他现在怪想吐的。

“厉害。”Abby抱拳,“能睡成这样,厉害!”

这个睡姿太扭曲了,Abby觉得她们那帮女孩儿都做不到这样,实在是佩服,也不知道怎么睡过去的。

“要走了,诶,你们看看健严,这得是喝了多少啊。”阿玮还蹲在健严身边,推了几次后者仍然毫无动静。

三儿凑过去:“也没多少啊,我们就没多少酒啊。”

叶音提议:“找个车吧!手推车!”

王子豪已经开始找了。

辰辰也凑过去:“这睡得。”

“一会儿走了啊。”Abby最后叮嘱道,她指着某块前两天才被他们清理出的两旁堆满废料的开阔地面,“诺,那儿集合,别又睡着啦。”

 

>>> 

JC俊靠在破破烂烂要倒不倒的门框上遥遥看到兔子,他伸出手朝他打了个招呼,标准的手指礼:食指中指并拢余下三指合住,在眉骨处轻轻一点再挥出。

标准帅气的样子。

兔子也就懒洋洋地摆摆手。他们都没做团体打招呼的手势,因为他们都清楚兔子压根记不得。

“没睡?”JC俊问兔子,兔子注意到他手指上又带了那个金手套,一时间有点无语。

“睡了,又醒了,你站这儿干嘛,杵着当桩呢?”兔子手插在兜里走到他面前,生生笑出困得要死的感觉。

“一会儿这边集合。”JC俊说完停了一会儿,“阿k呢?”

“他下午晚上才回,这会还在睡吧,我去喊他。”

“待会要人断后。”

“成,我跟他说。”

两人心照不宣地撞肩轻轻抱了一下,就此错开。

 

>>> 

“醒了还是没睡?没睡吧。”兔子也没推门,毕竟也没有门能让他推,他自然地走去破烂不堪连弹簧也裸露出来的沙发旁,伸出手玩了下阿k的头发,“饿吗?”

“还行。没睡。起雾了怎么睡得着啊。”阿k说得也坦然,他小心避开破开布面的弹簧钩子,“叶音可太厉害了……这也能睡着。我还是宁愿躺地上。”

这沙发是个小型号,换个大只点的来估计只有屁股肚子腰能塞在沙发上,要是鱼丸米震那种手脚怕都得拖地。

“一会转移要人断后。”兔子就很平静地通知阿k,他说得自然且语气毫无起伏,更没有诸如担心一类的情绪,全然不像再通知什么伤亡率极高的事情,只像是在说晚上到点该吃饭一样。

“哦行啊,我想想,冯老板带着他的人在前面开路,中间……JC要拿灯是吧?你跟阿祺跟他一起?”阿k算了一会儿人,已是默不作声把自己算进断后的人里。

“你没问题?”兔子就问。

“我没问题。”阿k回答他。

兔子就绕了小半圈绕去阿k面前,凑近了点轻轻拥抱他,并未落到实处地拍拍他的头发:“一起呗。”

他说:“阿祺都这么大了,还要人管呐?”

阿k听出他的言下之意笑得不行:“……他可不得打你。”

兔子也笑起来,他再说了一次:“一起呗。”

阿k说:“一起啊?”

他们一起笑起来,又像平时战斗完那样抱在一起,兔子整个人都压在阿k身上放松下来,阿k也只是轻轻拍他的背。

“好啊。”他轻声说。

 

>>> 

雾浓起来的时候也在逐渐往下散了,醒得完慌着找东西,没睡的还有空扯个淡,猫咪尾巴眷恋地绕着女生脚踝,女孩把它抱起来。

逐渐人影也看不太清了,只有最前头的人拿着的灯发出隐约的光芒,照亮他身边一小块。他身前是深沉的暗色,身后是逐渐浓稠的白色。

而此时此刻这片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们。

一半人到齐的时候冯正领着他们出发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从来不是他的性格。

冯正要走的时候回过头去看,却发现已经看不到什么了。穆童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别担心:“JC俊跟鸭子拿着灯。阿k他们断后。没问题的。”

冯正面上表情不变还点了点头,心里却想谁担心这个了。

 

剩下大半人齐的时候JC俊点起灯来,阿k走上去跟他拥抱,两个人都拍拍对方,给彼此力量。

抱完阿k又拍拍阿祺:“跟好,别丢了。”

阿祺定定看了他一会,最后还是服从了决定。WaiWai默不作声地走去他身边,也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背。

“走了。”JC俊朝阿k笑,还是标准的手指礼,手指划出漂亮的弧度。

“一会我们就来了。”阿k耸耸肩也朝他笑,毫无担忧害怕,就像接下来的行程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临时分开再汇合罢了。

兔子在他们道别完才走去阿k身边,两个人并肩站着目送那点光逐渐隐匿不见。

“糖给阿祺了?”

“那可不,”兔子揉了把头发闷声道,“我找了半天呢。”

 

最后的人齐后阿k也点起灯,他把灯柄交给兔子,手上握住刀。

“说点什么?”兔子问他。

他憋了半天,最后喊:“大家,走了!”

兔子就噗嗤笑出声来。

零散的几人也善意地笑。他们往前走,走得毫无畏惧,因为身后有足以信任的伙伴。

兔子持着灯走在最后,他提醒阿k:“别太慢。”

“用你说?”

 

浓雾终于吞噬了这片土地。

 

>>> 

但既然是雾,就总有一天会散去的吧。

 

END.


傻逼作者码字的时候记得留*但忘记文末附上*的意思了…

*“要是他也来就好了。”:指穆林(王润老公)



笔力所限一些没能写明白的设定:

1、文中所写的大家类似于探索队,寻找开发新的可居住地,区别在于末世环境下死是很简单的事情。

2、第一季的dancer们在设定中是另一支探索队,成功了但现在联络被浓雾阻断。

3、原本设定是几位特别心水的dancer各自朝一个方向开始探索然后有些失去音讯有些迫不得已返回,但后来发现展开有点麻烦…就放弃了

4、设定上是人长时间在浓雾中会死,且浓雾中有真实意义上的怪物。

5、有隐喻吧,不过不重要


写的时候想最后要写的东西很多,贴到编辑框里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

就,希望中国的街舞越来越强也希望所有dancer们可以不受阻碍跳到自己不想跳的那天!

我喜欢的老师们,接下来也会在世界比赛上大放异彩的!



(最后:我实在没找到KFC三人tag怎么打……如有不妥请告知吧,会删)


另:因为这个设定往下走按我个人喜好是要大范围发便当的…对于真人衍生来说我觉得这不太合适所以不会有后啦


祈年九月

SS+FC真是看得心情so快落~~~

SS+FC真是看得心情so快落~~~

李灏

【这就是街舞监狱au】【西服cp】车

ooc&无脑预警!!!前文见右上角合集里

监狱au设定!!!

FC 的学步【车】

Franklin特别喜欢看AC的脖颈曲线,他生的瘦,但颈子总是高昂着的,无论是巡视、走路,还是跟他们这些犯人插科打诨时。

好看。

Franklin觉得龙飞说得对,他以为自己在AC心里应该是排名第一、独一无二的,但是穿着狱警制服的AC,踩着高帮马丁军靴,巡视的脚步几乎踩进每一个犯人心里。

而自己…没犯法时确实是个存在感很高的华裔富二代,甚至为了应付人情往来,练出了一身冷漠禁欲的气质没错,但入狱后, 谁又管你之前是做什么的呢?

AC他又是个活泼开朗的性子,跟每个人都……

Franklin...

ooc&无脑预警!!!前文见右上角合集里

监狱au设定!!!

FC 的学步【车】

Franklin特别喜欢看AC的脖颈曲线,他生的瘦,但颈子总是高昂着的,无论是巡视、走路,还是跟他们这些犯人插科打诨时。

好看。

Franklin觉得龙飞说得对,他以为自己在AC心里应该是排名第一、独一无二的,但是穿着狱警制服的AC,踩着高帮马丁军靴,巡视的脚步几乎踩进每一个犯人心里。

而自己…没犯法时确实是个存在感很高的华裔富二代,甚至为了应付人情往来,练出了一身冷漠禁欲的气质没错,但入狱后, 谁又管你之前是做什么的呢?

AC他又是个活泼开朗的性子,跟每个人都……

Franklin觉得有点烦躁,一向讨厌烟味的自己,现在居然想要根烟来抽。可是这监狱里有哪有白来的烟呢?于是只好睁着眼睛,盯着上铺的床板。

“余衍林,你出来。”

直到Franklin已经起身除了牢门,被楼道里的日光灯闪到眼睛后,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刚刚惦记着的AC,居然真的答应了BD的要求。

余•面瘫•衍林,跟在AC的身后,偷偷转过头去做了一个大笑的表情。

“你说吧,要我怎么做?”

军靴的鞋面干脆利落的着了地,狱警制服膝盖处沾了些楼道地面的灰尘。AC把他带到了狱警的值班室,小小的值班间里仅有一张桌子和一个躺椅。

点我上车。

END

绝望的呢喃者

【西服cp】【喜外和来福】永世永世

在去年的那个夏季结束后。来福就用他那呆呆的面瘫脸满脸通红的向喜外进行了告白。告白场景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多浪漫。诺大的酒店餐厅里只有满脸通红的来福站着,结结巴巴的背诵着Kun为他精心写的告白词。来福感觉就好像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给老师背课文一样的紧张,但是内心却又感觉被满满的。而喜外也一反平时的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脸上又洋溢着浓浓的幸福感。还时不时小声提醒来福的错字,每次被提醒,来福的脸就更红了,到了最后就好像一只熟透的龙虾,在洁白的手臂皮肤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好笑。“我的AC公主,......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最后一句话结束,把气氛推向了高潮。而喜外只是看着他在...

在去年的那个夏季结束后。来福就用他那呆呆的面瘫脸满脸通红的向喜外进行了告白。告白场景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多浪漫。诺大的酒店餐厅里只有满脸通红的来福站着,结结巴巴的背诵着Kun为他精心写的告白词。来福感觉就好像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给老师背课文一样的紧张,但是内心却又感觉被满满的。而喜外也一反平时的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脸上又洋溢着浓浓的幸福感。还时不时小声提醒来福的错字,每次被提醒,来福的脸就更红了,到了最后就好像一只熟透的龙虾,在洁白的手臂皮肤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好笑。“我的AC公主,......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最后一句话结束,把气氛推向了高潮。而喜外只是看着他在笑。来福开始有些担心了,是不是喜外在想用什么理由拒绝他了。“你应该加上....一个成语的!...永生永世!”喜外想用调侃的语气故作镇定,但是却说的也结结巴巴。“那……我的…公主,你愿意永生永世……和我在一起吗……”“当然啦!啊啊啊!我的猪头!我爱你。”说罢便站起身来,一把抱住来福,用力的亲了一口。来福也满脸傻笑的抱紧来福,嘴里还反复念叨着新学的成语“永生永世..永世....永世.....”但往往深情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人会打破这种气氛。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小海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用恶狠狠的语气对来福说“好好照顾我家丫头,不然小心我打你。”周围人也陆陆续续都跑了出来,微笑地祝福着他们。米震在旁边也感慨道“公主找到了王子,我们这些骑士也该退场啦。”鱼丸笑着搂着他“嘿,你还有我呢!”这时候的喜外也恢复了平时的大大咧咧,大声嚷道“你们还是我的猪头,还是我的骑士,不可以退场啦……”话还没说完,满脸通红的来福默默的看着喜外,凝视着他,小声抱怨道:“我会吃醋的啦。”




随着秋风的来临,那带着欢笑,泪水的夏季也悄然退场。喜外和来福为了照顾对方便一起留在了北京带学生。他们的爱情并不像正常人的那样有着一段热恋期。反而更像是生活了十几年的老夫老妻,生活平淡,但是却处处充满了温情。他们会在家里想尽办法帮辛苦一天的爱人放松,也会突发奇想给对方送上一些奇奇妙妙的小礼物,还会时不时为对方做上几道自己擅长的菜品,然后期待着对方夸他。像喜外就会一边看着来福吃饭一边撒娇“我做饭好累的啦!快夸夸我!”来福就会特别认真的去选择自己匮乏的词汇,最后说“嗯!很好吃!”而到了来福做饭的时候,吃饭时,来福就会一直呆呆的盯着喜外。往往这个时候喜外都不会好好吃饭了,“嗖”的一下站起来,然后跑到来福旁边,用力亲一口“我男朋友做饭最好吃了!”除了温暖,两个人也经常会斗嘴,来福说不过喜外,就会小声的用英语抱怨,但这只会获得喜外更高分贝的尖叫“猪头,不可以用英语骂我!”但不论怎么闹腾,最后两个人还是会重归于好,一起窝在软软的沙发里面,拉着对方的手,评价着电视里的云云。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让人还没来得及品味生活中点点滴滴,便只能去回忆了。眨眼间,便到了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候—新年。


青瓦红砖,墙角旁新生的青苔,穿着新衣的小孩,脸上洋溢着快乐的微笑,在小巷里小心翼翼地点着鞭炮,随即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鸡鸭的叫声伴随着鞭炮声拉开了新年的序幕。按照喜外和来福的计划,他们先来到了广西,陪着喜外的家人过完年,然后再飞往国外,去见来福的父母。


推门而入,便是一副热闹欢腾的景象。这是喜外和来福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也是来福在中国过的为数不多的新年。中国大家庭年味儿一直都很浓厚,在这短短的几天里,来福体验了很多传统风俗,也学会了几句方言。喜外很想让他的猪头男友了解关于自己的一切,天天带着他大街小巷的窜来窜去,而来福也乐得喜外像一个小导游一样为他介绍这介绍哪。到了美国,两个人的角色就换过来了。喜外拉着来福的手,在美国街头漫步。不时的有烟花在天空中发出绚烂的光芒。街上的人们也常常透来祝福的目光。来福也慢慢的向喜外诉说着自己小时候在这个地方所发生的种种故事。走到公园中央的喷泉旁。洁白的小人时不时吐出高高的水柱。喜外认真的看着烟花说道,“我们都没有许新年愿望勒”“我希望我的猪头王子能一直好好的,对我越来越好!”旁边的来福笑出了声“我对你还不好?”“啊啊啊!你这个猪头,快点许愿啦!”来福认真的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睛,重新牵起喜外的手“走啦,我的小公主!”“诶,你许什么愿啦!”“不可以说出来,不然不灵的。”“啊!那我要重新许愿………诶诶……别拉着我…我要许愿。”“快回去,我做了你最爱吃的东西。”………end




后续


后来,来福和喜外在国外成功办理了结婚证,也在亲友的祝福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又过了很久很久,又一次结婚纪念日时,喜外问来福:“我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你到底许了什么愿啊”来福躲躲闪闪说不记得了,但看到喜外要发脾气了。小声说“Always leave a gentle for you, forever forever(永远为你留下一片温柔,永世永世。)”



————————分割线——————————

深夜更文,我坚强,希望他们真的能在一起吧……但更希望他们能幸福。(我也不知道我讲了什么)小学生文笔。各位将就着看吧!




李灏

【这就是街舞监狱au】【西服cp&设定】

ooc&无脑预警!!!后文见右上角合集里

监狱au设定!!!

FC

“大家都躺好哦,时间到,要熄灯了!”

    晚上九点,随着AC一声令下,整座监狱陷入一片沉寂。

    AC生的娇媚,是不少够不着荤腥的囚犯的梦中情人。作为美人狱警,在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AC可以挑自己看得上的人进行些爱情动作片——至于是上位还是下位,全凭自己喜欢。

    一排排监室在同一时间被勒令关灯,所有的囚犯在这一刻都必须直挺挺地躺在囚床上,然后,眼巴巴地望着走廊里昏暗而终年长明的白炽灯...

ooc&无脑预警!!!后文见右上角合集里

监狱au设定!!!

FC

“大家都躺好哦,时间到,要熄灯了!”

    晚上九点,随着AC一声令下,整座监狱陷入一片沉寂。

    AC生的娇媚,是不少够不着荤腥的囚犯的梦中情人。作为美人狱警,在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AC可以挑自己看得上的人进行些爱情动作片——至于是上位还是下位,全凭自己喜欢。

    一排排监室在同一时间被勒令关灯,所有的囚犯在这一刻都必须直挺挺地躺在囚床上,然后,眼巴巴地望着走廊里昏暗而终年长明的白炽灯。

    AC一一走过,就好像,选妃一般。

    床板左右宽一米,上下铺之间高一米。就在这一平方米之间,监狱里的日子太无聊,所以不少人甚至愿意主动献身给他们这些狱警。也正因如此,在AC尝过不少小男生的味道之后,对Franklin的兴趣非比寻常。

    监狱里,囚犯的言行举止,皆有定规。遇到无论什么级别的管教,必须点头哈腰,让路问好。如何吃、何时睡、怎样做工……人在这里丧失的,除了自由,还有尊严。

    但是Franklin不一样,他进来之后这一个月,脸上的淡漠一如既往,从未改变。笔直的脊梁甚至让AC甘愿雌伏于身下。

偏偏Franklin这个面瘫,还是狱里千玺罩着的人。

其实小狱警AC,职能范围内,能给囚徒的好处,不过是护人周全,和不经常的一顿好饭。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监狱里面油水少,稍微好看些的男生更是容易被…“欺负”,AC凭着这两点,之前看上的人基本上

都手到擒来。

但Franklin已经有富二代护着,又对吃的没什么兴趣,AC几次跟人明里暗里的提到,都被Franklin装傻充愣混过去,简直气死人。

好容易把人堵在路上直说明白,又被Franklin一句“我只玩BDSM里的BD”噎住,跑去找亮亮恶补了好几天这方面的知识。

在niangniang全方面多角度的科普下…AC深觉…

天蝎男什么的也太可怕了!

喆阶监狱囚犯里面,基本上就是两方的势力——富二代千玺,因为家里有钱,上下都打点好了,不仅能自己不被欺负,还有能力保护几个身边的人也不被欺负。

还有就是台湾人VanNess,凭借一身的腱子肉、过硬的搏击本领、身边一个人畜无害一个有点蠢萌实则都攻击力爆表的阿K和Gumball、看似文绉绉实则料事如神的“军师”高博,上到监狱长下到每一个“新人”,没人不认识他。

监狱长是个话多还特别皮的猪,平时和他们这些下属嘻嘻哈哈的,但最亲近监狱长的副监狱长李健,却是个十足的狠人,江湖人称一声“三儿哥”。

他曾经把不服管教的犯人拉到没监控的地方一个多小时,回来之后那犯人左臂脱臼,却愣是带着一身的伤,用尚好的右臂在

“这些伤都是自己摔的,以后会服从管教”

的检讨书上签好自己的名字。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