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ellswap

14.8万浏览    970参与
小银子

第一张是香槟翻出了以前的旧纸条


第二张也是掉落,是参考头像画的(就是第三幅图),问了以后了解到原图来自唐晏大大



总之我是明明没有手还敢打tag的屑小孩,闭眼



第一张是香槟翻出了以前的旧纸条


第二张也是掉落,是参考头像画的(就是第三幅图),问了以后了解到原图来自唐晏大大




总之我是明明没有手还敢打tag的屑小孩,闭眼



布丁鱼咕咕咕【长弧警告】

你好
咱是憨批
我再也不会把慕娜美的肉色用来上皮肤了x
后面全是乱画的玩意
我终于会好好画画了x
有自家的柴
有晓诺家的福 @月箫风诺 【直接艾特不打tag了x】
有一些其他au的福
前面两个是我的au的六人类的两个毅力和耐心
还有一些原创
还有,粉毛
没了

你好
咱是憨批
我再也不会把慕娜美的肉色用来上皮肤了x
后面全是乱画的玩意
我终于会好好画画了x
有自家的柴
有晓诺家的福 @月箫风诺 【直接艾特不打tag了x】
有一些其他au的福
前面两个是我的au的六人类的两个毅力和耐心
还有一些原创
还有,粉毛
没了

月禾禾
昨天晚上 指绘真的好难……

昨天晚上

指绘真的好难……

昨天晚上

指绘真的好难……

Pat

【FSG_火蛛】烟

     通常下睁着眼睛,天路灯地板没有一个是清楚的。

     全糊了层雾,跟烟囱里里飘出的云朵一样缓慢的霸占他整个视线。反正全是灰蒙蒙的,也没多好看。一些一板一眼的标识在灰暗天空下给映衬的像褪了色的血,附在生锈金属上的锈痕。

      都是一个味道,都是一个结局。目的或多或少不纯,所以才显得劣迹斑斑。

     因此格尔比总是很成熟的低垂着发热的眼皮,在噼啪声中半带睡意的面对这个世界,十分漫不经心。毕竟无论酒吧内外...

     通常下睁着眼睛,天路灯地板没有一个是清楚的。

     全糊了层雾,跟烟囱里里飘出的云朵一样缓慢的霸占他整个视线。反正全是灰蒙蒙的,也没多好看。一些一板一眼的标识在灰暗天空下给映衬的像褪了色的血,附在生锈金属上的锈痕。

      都是一个味道,都是一个结局。目的或多或少不纯,所以才显得劣迹斑斑。

     因此格尔比总是很成熟的低垂着发热的眼皮,在噼啪声中半带睡意的面对这个世界,十分漫不经心。毕竟无论酒吧内外,都是在贩卖安全感。只是这个安全感的来源稍微粗暴,带着火药的味道。

       平日里也就这么站着,一言不发,偶尔碰见好友,偶尔遇见交易的怪物,也偶尔遇见不配合交易的怪物。他想到那朵滑稽的花曾被他气的卡通嘴巴上两条胡须僵硬的弯曲,一口白牙擦出刀刃出窍的刺耳....那副模样是格尔比近日占比例最大的消遣,甚至一想到它就忍不住挑起无神的眼角,散掉些平日懒散模样,换上眉梢眼角止不住的讽意,颇有些玩世不恭的模样。

       当然,除了那朵花以外也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例如酒吧的舞女,按箱从这里取红酒的老友,门口一脸神秘的熊...还有烟,烟,烟,地板,烟。

       虽是一副老烟枪的样子,格尔比最近也才刚习惯上抽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根本不用带打火机,还有就是嘴里叼根烟踏实。

       其实溯根求源来说...就在几天前,他从雪镇的某个自助餐厅闻到了十分好闻的味道,大概是什么甜品。黏黏腻腻的,感觉夹杂着蛛丝,其实更像拉丝的蜂糖。

       ——是叫玛菲特吗?

       ——对。是叫玛菲特。

       她的自助餐厅是整个地下世界最甜最柔软的床,她是床上躺着的那个无忧无虑的姑娘。一个贩卖安全感,一个贩卖柔软,听起来简直犹入梦中,像个童话一样。

        其实不一样,当然不一样。玛菲特的甜品干干净净,全是手工制作,全是心意。他的酒杯,军火,甚至连木箱甚至来路都有些奇奇怪怪。想明白这件事情后,格尔比甚至有些不好意思进玛菲特的店,总觉得像隔了层岸一样,她就是白桦树旁边的喀秋莎,特别好,只能在醉了的时候想起来。

         这太让他懊恼了,格尔比用力揉揉自己发光发热的头顶,这样温暖的魔法火焰在一片复杂的心里几乎要沸腾。就这样纠结着纠结着,徘徊着踏步着,一下下晃悠着圈子,他又到玛菲特门前去了。这下好了,腿脚根本就不听使唤,一定是因为这该死的雪镇实在是太冷了,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好好思考——他可是团火!在冰雪面前总是惴惴不安,即使她柔软又无害。即使他是由魔法组成的,根本没办法浇灭。

        紧接着啪嗒一声水滴落在他的肩头,格尔比纠结的头顶把屋檐上冰刺给烤化了,尴尬的刚想退一步回去,两双娇小柔软的手又撑住他的后背,后退的一步硬生生刹住。

        又是一滴水,沾湿他的肩头。

        ——怎么回事?!

        他眼眶几乎瞪得比鸡蛋还圆,嘴巴里没点燃的烟管骤然落下。第五只手轻巧的接住它,帮他塞回口袋里。他的后背稍带滚烫,却与方才相比温暖了不少。

       然后细细的娇俏嗓子响起来了,

      ——“小心点,客人!”

      ——“虽然很高兴您能光临玛菲特的甜品店,但也大可不必在门前思考菜单。多冷啊!进来吧?”

     玛菲特几乎比格尔比矮了半个身子,此时她三只手扶着胸前的笔记本电脑,一只手捧着杯

饮料,另外一只手稍微推推她鼻子上滑落的眼镜对着格尔比稍加打量,然后眸子睁的圆溜,带上些讶异。

      紧接着她开口,带着显而易见的亲热可爱,

     “A-FUFU——玛菲特时常见到您!相必是老顾客了。”

      她最后一只手半掩着嘴,似乎藏着分狡黠的笑意,格尔比看不清楚,终于开始暗恨他为什么没有戴眼镜。

     “快进来吧!玛菲特一定会给您合适的价格,本店从不忽悠人...”

       无论怎么说,格尔比还是呆滞的跟进了店里。店内的温度明显要更加温暖了,玛菲特舒服的活动指节,悠悠然转身问他。

       “您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

       “我叫格尔比。”

        格尔比嗓子发痒,奇奇怪怪的感觉包围着鼻腔,他的嘴角就要控制不住上扬,于是他努力压着,面上一副比钢板硬的模样。但玛菲特从来对面部表情稀缺的顾客不以为然,服务业嘛——

        “格尔比先生,请自便!”

         这是她第一次叫出他的名字,即使句子结构一如既往,但那个“格尔比先生”仍然让他有些心跳加速。他踌躇半晌,踱步走到那个完全没人碰的柜台边轻夹起一个甜甜圈,放在玛菲特的面前。

        “我要这个...打包。”

          没等玛菲特提示价钱,沉重的钱币碰撞声响了起来,伴随着一根棒棒糖落在桌面的声音。然后格尔比开口,他的声音沙哑却不低沉,甚至透出一丝清亮的感觉。

      “祝你开心。”

        紧接着他都没敢瞧瞧蜘蛛小姐错愕的可爱模样,接过打包盒便匆匆的走了,开门时还漏了片雪花落在肩头,然后化成水滴落在门口地板上,徒留玛菲特挑着眉看看那颗糖,又看看门口那滴晶亮的水,嘴角小幅度上扬起来,却又歪着嘴巴把那丝轻飘飘的弧度给抿掉。

       而门外格尔比先生的脚步则愈发快速,他小心翼翼的拎着甜甜圈几乎要跑起来,生怕雪镇的温度会破坏它的口感,等到了家门口,甜甜圈都还没冷,肩头却先是被雪水浸湿了。

        那也不是什么重要事儿,他轻轻放好甜甜圈,洗干净手,对此仔细观摩——并思考完好保存的可能性。

       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不管是那朵搞笑的花还是性格古怪的好友,在知道这件事情第一时间下就会给自己甩一个格外揶揄的眼神。紧接着不会有什么好事。

         格尔比把手揣进口袋扣着那根烟的烟管,无比纠结的呆滞了大概三十秒,还是伸手捻了块甜甜圈下来。松软的面包和糖霜一起融化在嘴里,一如最开始他在餐厅附近闻到的味道。他眯起眼睛,浅淡的呼吸平复着节奏紧张的心跳,慢悠悠想着。

          真甜。

赫酒

为了拯救即将毁灭的校园——
学生们团结一致,
决定成为偶像!
绚烂华丽的青春物语,
在这个夏天即将展开……!

(好了我编不下去了,
是本人发疯现场
玩了一点es的梗())
p7是dream的设定

为了拯救即将毁灭的校园——
学生们团结一致,
决定成为偶像!
绚烂华丽的青春物语,
在这个夏天即将展开……!

(好了我编不下去了,
是本人发疯现场
玩了一点es的梗())
p7是dream的设定

Siren

P1:Bow!!
P2:Nya❤️
P3:?
P4至P5:辣椒咖啡&香槟辣椒

Nonius太太推特ID:ヘルベチカ (@NONIUS20)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NONIUS20?s=01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P1:Bow!!
P2:Nya❤️
P3:?
P4至P5:辣椒咖啡&香槟辣椒

Nonius太太推特ID:ヘルベチカ (@NONIUS20)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NONIUS20?s=01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小可Key
FellSwapGold.🍷...

FellSwapGold.🍷☕️

Good night.💤

FellSwapGold.🍷☕️

Good night.💤

七朝还在画画

最近的摸鱼。草其实我想要粉丝啊【。】

最近的摸鱼。草其实我想要粉丝啊【。】

二黑

咖酒【最为老套的结局】

*人物ooc有

*部分捏造有

*是老套的花吐

*未完待续


1

Sans最近感觉喉咙不太舒服。

一开始只是喉咙细微的瘙痒,呼吸间气流刺激引起的咳嗽,不一样的是每次咳嗽他都几乎以为自己要窒息呕吐,但过后又会像没事人一样,所以他并未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他脱力的半靠着窄小厕所的墙壁,刚刚呕吐后和窒息感让他还没有缓过来,眼神迷离的看着自己手中被吐出来的【异物】,那明显是一团花。

是黄色的雏菊。

按照人类的说法,sans明显的患了花吐症,这种几乎只会出现在蒙尘书页上的疾病,曾经使多少位痴情的可怜人长眠。

Sans不会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去询问的undyne也不会知道,整个地底世界里没有一个怪物会知道,就像sans...

*人物ooc有

*部分捏造有

*是老套的花吐

*未完待续


1

Sans最近感觉喉咙不太舒服。

一开始只是喉咙细微的瘙痒,呼吸间气流刺激引起的咳嗽,不一样的是每次咳嗽他都几乎以为自己要窒息呕吐,但过后又会像没事人一样,所以他并未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他脱力的半靠着窄小厕所的墙壁,刚刚呕吐后和窒息感让他还没有缓过来,眼神迷离的看着自己手中被吐出来的【异物】,那明显是一团花。

是黄色的雏菊。

按照人类的说法,sans明显的患了花吐症,这种几乎只会出现在蒙尘书页上的疾病,曾经使多少位痴情的可怜人长眠。

Sans不会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去询问的undyne也不会知道,整个地底世界里没有一个怪物会知道,就像sans不知道他吐出的花其实是雏菊,而雏菊的花语是【深藏在心底的爱】。

外面的papyrus移动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担心自己刚才突然的异状和过长时间的滞留。Sans不带怜惜的将这些花尽数冲进了下水道,整理刚才动作乱掉的围巾后才打开了门,背着手和往常一样走了出去,对着面前的papyrus笑了笑。

“huh,只是突然有点不舒服而已,无大碍,我就先回房休息了。”

说完sans就转身上了楼,鞋跟踩踏楼梯的声音随着一声关门声戛然而止,而papyrus则是看着对方被围巾遮住大半的背影,确认人已经回房后,再看一眼饭桌上对方未曾动过的饭菜,一边收拾一边垂着眼睛思考着对方刚刚在厕所间极力压抑的咳嗽声。

当sans上到他的房间后,他就点开了界面查看自己的状态,他很确定自己的hp是满的,也没有显示其他任何的负面效果。他眯起了眼睛,开始回想刚刚发生的事。一切都和平常一样,他和papyrus坐在一起准备吃他们的晚餐,突如其来的呕吐感与胸口的剧痛让他急匆匆地离开了座位。而当他几乎是狼狈的咳出那团花时,他感到吃惊,骷髅充满缝隙的身体,是从何处来的花?以及那种明显的,灵魂被拉丝一般抽离的感觉。

sans沉默了良久,满状态的hp条悬浮在他面前,但他确切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比之前要轻了一些,虽然难以察觉,但它确确实实的损失了一些。只要hp条空了,一个怪物就会化为灰尘,这是地底世界里连骷髅宝宝都知道的共识。那要是一个怪物的hp完好无损,消失的是灵魂的话呢?

是绝对的死亡还是更加彻底的消失?没有人会知道。

sans带着皮质手套的手抚向了自己的胸口,刚才那种灵魂被抽离的痛感似乎像恶花的藤蔓一样依附在每一根胸骨上,不断的吸收着宿主的生命仿佛有心跳一般的生长着。

在走访过undyne,明里暗里询问可能会知情的人,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对着他摇头的人也也越来越多。在明媚的一个下午,sans带着眼镜在资料室翻看着一些资料,这些资料几乎成了古董,纸张变得又干又脆,几乎一捏就碎,还会伴随着一阵灰尘。之后他将眼镜放到了桌面上,将身子往椅背靠去,疲惫的将手背附在自己的眼睛上。他看向窗外难得的好天气,脑子里全是关于【花】的零零散散的信息。他查到一则病病例,在很久之前也有过一个怪物口吐鲜花,奇怪的是医生无法查清楚花的来源和其他成分,再后来那个怪物在某一天突然化作了花,消失了。因为病例久远,又极其罕见,没有人知道这种病的来源,成因是什么,更不会有人知道治疗的方法会是什么。而最近他吐花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那种灵魂被抽离的感觉日益痛苦。他现在已经有点难去完美的不让papyrus去察觉他的异样,怎么处理那些将他的灵魂作为养料的花也成了问题。

……不是化作灰尘,而是会化作花吗?

那和自己可真的是不配啊。sans不由得笑了笑,毕竟无论是谁都无法把臭名昭著骑士团的团长和鲜花这种东西联系在一起,话说这个地底世界的怪物里,又有多少怪物对花的认知只有书本和海报里的装饰?sans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他在这段时间已经尝试了所有他能做到的方法,但很显然这是一个极为罕见的不治之症。

sans想到了papyrus,那个连抽的烟都是奶油爆珠的任然需要自己庇护的孩子。他开始处理一些旁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待人处事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一个人沉默发呆的时候变多了。

就像是此时此刻,papyrus看着在阳台背着手站着的sans的背影。他的兄弟在那里抬着头望着天空默不作声发呆了很久,那个背影配合着最近sans的异状,让papyrus感觉到莫名的不安。他的兄弟是工作的狂热粉丝,很少浪费宝贵的时间干没有意义的事,而他现在则是单纯的站在那里消耗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而且那个背影……

总让人感觉他好像要化作被风吹散的花团一样。

正当papyrus拿着笔记本想写上怕他提醒或是询问的话,sans却转过了身来,他的表情和平时相比更加的轻松,脸上带着堪称温柔的笑意,对他说:

“papyrus吗?正好,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聊聊?”

papyrus看着sans的一副轻松的样子,心中突然泛起了恐慌,最近听到的风言风语半夜里sans房间里总是传来压抑的咳嗽声,以及那份上锁抽屉里打满标注的久远病例,一下子全部涌入了他的头脑,他顿时感觉无法呼吸。在听到sans的话后他甚至开始祈祷,祈祷sans接下来说的话不过是希望他长进一点,或是最近感冒的情况,他开始冒着冷汗,右手抓住了左手臂让自己站稳,他抬起头来,看向sans的眼睛里带着赤裸裸的的祈求。

那不是真的,对吗?

sans站在阳台边上,他现在和papyrus隔着一定的距离,他就这样侧着身子少见的单纯的笑着,微弱的晨光被白雪折射后显得特别明亮,显得他整个人带着点朦胧的光晕。这真的不是一副常见的画面。papyrus暗暗想道。然后他听见sans用他那独特的低沉却并不沙哑的声音,语气就像是昨天晚上跟他道晚安一样的说:

“well,papyrus,你有想过要是有一天我,呃,我是说,……【离开】了?到那个时候 你该怎么去面对这一切?”

papyrus的祈祷并没有奏效。


只WA不会AC的压强PA
数学磕不动磕酒爷(?? *草稿...

数学磕不动磕酒爷(??

*草稿流注意

数学磕不动磕酒爷(??

*草稿流注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