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f14

144.9万浏览    54138参与
天黑十

前两天带同学打狒狒过主线副本,忆罪宫这个本不常排到,偶尔进一次觉得真是华丽。

刚刚洗了回龙叔,有点儿怀念之前的猫男形象了

前两天带同学打狒狒过主线副本,忆罪宫这个本不常排到,偶尔进一次觉得真是华丽。

刚刚洗了回龙叔,有点儿怀念之前的猫男形象了

叽叽
给塔塔露画的头像

给塔塔露画的头像

给塔塔露画的头像

滕川芥子

我身着奥尔什方阁下先前赠予我的伊修加德法袍,于这凛冽寒风中在库尔扎斯的雪原上行走。我行至之处曾有鲜花有笑容,有少女艳羡的目光和孩童崇拜的喝彩。他们称我是伊修加德的英雄。

我受之有愧。

我于星光与夜风中行走。

我的双手满是鲜血,我的眼瞳化作真红。曾经我以为是哈罗妮的声音仍在我耳边絮语,去杀戮,去解放,去救赎,去忏悔。

我自以为我救赎过的伊修加德仍在阴霾之下。神学院的学生沦落于世人的指摘之下;云雾街的孤儿还在颠沛流离。我回过头,雾霭茫茫中却再也望不见我来时那条长长的云廊。

慈悲的十二神在光洁的圣堂中低垂着眉眼,彩绘玻璃折射下的阳光温暖又尖锐,他们放任我在血海之中独自舔舐名为绝望的肴馔。我仍握紧了手中象征治愈...

我身着奥尔什方阁下先前赠予我的伊修加德法袍,于这凛冽寒风中在库尔扎斯的雪原上行走。我行至之处曾有鲜花有笑容,有少女艳羡的目光和孩童崇拜的喝彩。他们称我是伊修加德的英雄。

我受之有愧。

我于星光与夜风中行走。

我的双手满是鲜血,我的眼瞳化作真红。曾经我以为是哈罗妮的声音仍在我耳边絮语,去杀戮,去解放,去救赎,去忏悔。

我自以为我救赎过的伊修加德仍在阴霾之下。神学院的学生沦落于世人的指摘之下;云雾街的孤儿还在颠沛流离。我回过头,雾霭茫茫中却再也望不见我来时那条长长的云廊。

慈悲的十二神在光洁的圣堂中低垂着眉眼,彩绘玻璃折射下的阳光温暖又尖锐,他们放任我在血海之中独自舔舐名为绝望的肴馔。我仍握紧了手中象征治愈与希望的白色法杖。我渴望救赎,我贪恋温暖,便期待着名为希望的奇迹。

于是我遇到了他。

年轻的精灵剑士有着和库尔扎斯风雪同色的凛冽眼瞳,他对我笑,他给我温暖,送给我巨龙首的温暖火光。

“十二神开恩。”

如今的我满脸泪水,苦涩地想。

如果再有机会,我想告诉他,我爱他——千种万种美好的感情我都愿称之为爱——与别的一切无关,只是因为他是奥尔什方,是我的英雄我的救赎。哪怕这只是我自私的一厢情愿。我总是想,能爱上你,我真是太幸运了。

那是与破晓别无二致的光,轻而易举将我的幸福击碎。我已经记不清泽菲兰嘴角的笑,也记不住慌乱中艾默里克说了什么,我只记得他说他喜欢我笑。

我笑了。

眯起来的笑眼将冰冷的雪光晕开,斑驳的光影像是圣堂里冰冷又尖锐的阳光,又像是那个黄昏教皇厅里扬起的尘沙。

我回忆起云雾缭绕的那日人们的低语,他们说道。

“今夜,我们为奥尔什方大人送行。”

我来到了神意之地。

“今夜,我为光之战士送行。”

我枕在松软湿润的雪上,喃喃道。


山神

听啊,她在唱她的故事——还有悄悄发生的FFer们的故事

原BGM:-忘却の彼方 Never Let it Go-
http://t.cn/AiNnUJ7S
原梗:weibo@井沢信 (授权见图,万分感谢)

听啊,她在唱她的故事——还有悄悄发生的FFer们的故事

原BGM:-忘却の彼方 Never Let it Go-
http://t.cn/AiNnUJ7S
原梗:weibo@井沢信 (授权见图,万分感谢)

Heinrich
这装备也太难了 跪

这装备也太难了 跪

这装备也太难了 跪

秋實
大家好~去年画的美丽喵美丽的手...

大家好~去年画的美丽喵美丽的手机壳终于要通贩啦!
到时候会有预售,同时还会上三款吧唧(艾默里克&埃斯蒂尼安&夜露)
等到预售链接出来会在微博和空间宣传的~想要手机壳的各位马上就可以涌有了!!✌

大家好~去年画的美丽喵美丽的手机壳终于要通贩啦!
到时候会有预售,同时还会上三款吧唧(艾默里克&埃斯蒂尼安&夜露)
等到预售链接出来会在微博和空间宣传的~想要手机壳的各位马上就可以涌有了!!✌

软泥怪的大裤衩

【FF14】关于忍者的一个脑洞

脑洞了一种制造临时以太枯竭区的忍术,通常是不擅忍术而擅长体术的忍者在应对擅长忍术的忍者时的反制方法。

通过一种特殊的结印,可以抽空周围区域的以太,召唤巨大的密西迪亚兔,在密西迪亚兔持续存在的时间里,周围会陷入以太枯竭的状态,法师无法施法,忍者不能施展忍术,任何与以太有关的能力都难以使用,但在密西迪亚兔消失以后周围就会恢复正常。


哦对,大兔子还会对忍者产生成吨的精神上的打击,让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搓兔子x

这个忍术施法方式应该非常单一,比如九连天什么的,但是需要忍者有非常强大的心理素质,不会见到大兔子就失去战意这样x

脑洞了一种制造临时以太枯竭区的忍术,通常是不擅忍术而擅长体术的忍者在应对擅长忍术的忍者时的反制方法。

通过一种特殊的结印,可以抽空周围区域的以太,召唤巨大的密西迪亚兔,在密西迪亚兔持续存在的时间里,周围会陷入以太枯竭的状态,法师无法施法,忍者不能施展忍术,任何与以太有关的能力都难以使用,但在密西迪亚兔消失以后周围就会恢复正常。


哦对,大兔子还会对忍者产生成吨的精神上的打击,让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搓兔子x

这个忍术施法方式应该非常单一,比如九连天什么的,但是需要忍者有非常强大的心理素质,不会见到大兔子就失去战意这样x

黑黑黑

世界尽头的冷酷星海

有奥尔光♀

其实这是篇喵光……

自己脑补的5.0世界

瞎写,写到哪算哪

---------------

第一世界的情况,远比光预想的更加糟糕。光泛滥让这里的人口骤减七成,气候与土地在光污染的情况下发生异变,幸存者们朝着诡异的方向进化——第一世界的生命像蛮神一样吸收以太,用星球的生命为自身续命。

 

原初世界与第一世界互为镜像,也就是说,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另一个自我。

 

如同命运的捉弄,光遇到了第一世界的奥尔什方。

 

 

她像往常一样做着过路圣人,黑色大剑击退意图吞噬人类的白色魔物。本想像平时一般潇洒离去,只留下被传唱的...

有奥尔光♀

其实这是篇喵光……

自己脑补的5.0世界

瞎写,写到哪算哪

---------------

第一世界的情况,远比光预想的更加糟糕。光泛滥让这里的人口骤减七成,气候与土地在光污染的情况下发生异变,幸存者们朝着诡异的方向进化——第一世界的生命像蛮神一样吸收以太,用星球的生命为自身续命。

 

原初世界与第一世界互为镜像,也就是说,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另一个自我。

 

如同命运的捉弄,光遇到了第一世界的奥尔什方。

 

 

她像往常一样做着过路圣人,黑色大剑击退意图吞噬人类的白色魔物。本想像平时一般潇洒离去,只留下被传唱的英雄事迹。被拯救的男孩子还坐在地上,身上都是灰,第一世界里只剩下黯淡的黑白灰,他却有着鲜艳雅致的眼睛和头发。

 

那就是他,就算光搞错海德林和佐迪亚克也不会弄错。

 

奥尔什方青空般的眸子,映出英雄的黑色甲胄,他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人。他更不明白,这么厉害的人,为什么会看着他莫名的流出眼泪。他只是觉得,她在为他而哭,让奥尔什方想起母亲临终时鸽子般的留恋与不舍,自从母亲离世,再没有人为他流泪。

 

他从白色沙地爬起,跑到她面前,那么瘦小,身高还不及她的胸口。他伸出脏兮兮的小手,踮着脚试图为她擦掉眼泪。她突然跪下来,与他平视,目光真挚而悲伤:“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奥尔什方,英雄大人叫什么呢?”

 

在第一世界里,不能用本名,光想了想,脱口而出:“艾达。”

 

她一路牵着奥尔什方的干巴巴的小手,听他讲述着第一世界的事情。他说很小的时候母亲病逝,然后不久后发生灵灾,魔物都变成白色,而很多人类也变成白色怪物。白色魔物会吃白色怪物,也吃活人,白色怪物会食用以太。

 

“我甚至庆幸母亲早早离世,不必亲眼看见现在世界遭受的苦难。”

 

提到母亲,泪花在他的眼中打转。

 

 

她不善辞令,想说些什么安慰他,最后只能摸摸他毛躁的蓝色短发。奥尔什方努力的对她摆出笑脸,指着前方:“到村子了!”

 

说是村子,都是从各地逃难而来的人,甚至比不上南萨小阿拉米格的难民营。为什么无论在哪一个世界,奥尔什方都要生活的如此艰辛?

 

村民从未见过光这样的人,他们并不排外,世界已经没有多少人口,能见到正常同类总是令人心安。更何况,光的力量强大到连未满月的婴儿都会闭上哭泣的嘴巴。

夜晚的篝火旁,光褪去铠甲,换件毛茸茸的皮毛大衣。奥尔什方枕在她柔软结实的大腿上,手指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成熟女性卷曲丰盈的发梢。她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是花香,第一世界的花朵早已绝迹。她身上的味道是哪里来的呢?

 

“英雄大人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光笑了笑,她以为奥尔什方最多十岁,结果他已经13岁,比她小15岁呢。完全是个孩子,真是……君生我已老。

 

无论哪个世界,奥尔什方都是健谈的人,他发现英雄不太会说话,却很喜欢听他讲话。他说什么,她都听的很认真,点头或者摇头,偶尔也会犀利的点评。

 

“您为什么会来到我们这么贫瘠的地方呢?”

 

“为了拯救世界。”

 

 

奥尔什方在村落与她分别,他不死心的又问句:“您真的会拯救世界吗?”

 

光看着他点头。

 

男孩小心翼翼的问:“那您还会回来吗?回到这里,看看我?”

 

她如果能拯救世界并且侥幸活下来,那么她一定要回到这里,带他走。她要带他去原初世界,做他的亲人,给他最好的生活。让他远离苦难与悲伤。

 

她终究没有答复他,只是微笑着点头,对他摆摆手:“嗯,我会回来看你,你要好好活着。”

 

 

 

在第一世界的事情尘埃落定时,站在她面前的是母水晶与行星代言人敏菲利亚。敏菲利亚的脸上写满神明的慈悲:“感谢你再一次拯救世界,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将铭记在心。”

 

光为世界经历的磨难,付出的艰辛,落在纸上不过寥寥数字。光之战士再一次阻止灵灾,而已。

 

光真的累了,她拯救自己的世界后还要拯救别的世界。她疲惫的对敏菲利亚说:“我想带第一世界的奥尔什方回原初世界。”

 

敏菲利亚淡然而果断的拒绝:“不可以,我不允许,海德林也不会允许。”

 

光甚至没有意外,海德林一向都只知索取:“我拯救了一条河流,你却告诉我不能从这条河里讨杯水喝?”

 

敏菲利亚脸上挂着从前叫她无数次跑腿时的笑容:“世界与世界之前需要平衡,两个镜像世界严格遵守物质守恒,稍有差池便会造成次元崩塌。所以,我不允许。”

 

光苦笑着摇头,掏出怀里的光之水晶,狠狠的砸向敏菲利亚,原来她被砸还知道痛呢?

 

“守好你的定律,老娘不干了。”

 

星海空间充斥着海德林与敏菲利亚愤怒的指责,光对着空间入口处比了个中指,用尽洪荒之力喊出长久以来的心声:“FK YOU.”

 

第一世界的入口被海德林强行关闭,她只能返回原初世界。只是不知道,那个小男孩,会不会每天都在村口张望着英雄的身影?

 

 

龙诗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十个年头,忘忧骑士亭的老板从吉布隆变成前苍天之龙骑埃斯蒂尼安。大家都知道,老板娘是终结龙诗战争的大英雄,也知道,他们从未结婚。

 

当初艾默里克与埃斯蒂尼安公平竞争,英雄阁下选择了与她多次出生入死的搭档。上议长艾默里克一直与他们保持深厚友谊——并且终生未娶。

 

退休的龙骑士与退役英雄,都选择在伊修加德做个普通人度过剩下的人生。生活在同个屋檐下,曾经的暧昧被无限放大。两个寂寞的人自然而然走到一起,平淡的岁月,平常的恋人。

 

埃斯蒂尼安抚弄着枕畔情人的卷发,他喜欢她光裸的肩头。光笑着问他:“我的头发是不是白了?”

 

埃斯蒂尼安认真的拈起一缕观察,最后得出直男结论:“你头发颜色太浅,看不出来。”

 

光哭笑不得的转过身搂住他的脖子,端详着龙骑士被岁月遗忘的英俊脸庞。她也没想到,会在为她终身不娶的艾默里克、北洲癫狂的武痴皇帝、和黯然消失的阿尔菲诺中,选择了脾气最坏的埃斯蒂尼安。

 

她不会承认,失去奥尔什方之后,选择谁都区别不大,一切只是机缘。

 

HS_Hansen
给朋友的生贺黄金港特供食材拉拉...

给朋友的生贺
黄金港特供食材拉拉肥

给朋友的生贺
黄金港特供食材拉拉肥

无害的青年
每次洗猫男都忘记认真拍照

每次洗猫男都忘记认真拍照

每次洗猫男都忘记认真拍照

ajirui
👴傻了 草稿没画好透视崩了...

👴傻了 草稿没画好透视崩了 重画了

👴傻了 草稿没画好透视崩了 重画了

超出知识范畴
给朋友修着玩的肥~肥肥太可爱啦...

给朋友修着玩的肥~肥肥太可爱啦❤

给朋友修着玩的肥~肥肥太可爱啦❤

Usque ad Finem

Pedophilia & Abduction: Peula's Playbook Revealed

Keywords:苍穹骑士团 7 10

Summary:和  @兔兔大福  开的脑洞,论坛体。终于到了剧情的高潮部分。

—————————————————  

Pedophilia & Abduction: Peula's Playbook Revealed


大家对今早的劲爆新闻怎么看啊?全文太长我就贴链接

· Pedophilia & Abduction: Peulagnon's Playbook Revealed

同家媒体的详细专题

· ...

Keywords:苍穹骑士团 7 10

Summary:和  @兔兔大福  开的脑洞,论坛体。终于到了剧情的高潮部分。

—————————————————  

Pedophilia & Abduction: Peula's Playbook Revealed

 

大家对今早的劲爆新闻怎么看啊?全文太长我就贴链接

· Pedophilia & Abduction: Peulagnon's Playbook Revealed

同家媒体的详细专题

· Pedophilia and Abduction: Backdoor Scandals Revealed in Peulagnon ’s Playbook

各种网站的相关报道,太多了你们自己去搜

· 深柜!炼铜!!诱拐!!!独家揭秘最年轻议员的放荡生活

· Peulagnon :Prefect Public Portrait Perished

· 雅姆贝德男爵强忍眼泪回忆辛酸往事

……

我是真的被震惊到了,难道真是外表越完美的人实际上越变态吗?目瞪口呆.jpg

 

1L

作为这两位的校友,沙发必须是我的

 

2L

楼主标题干嘛不把人家名字打全啊?要不是早上新闻轮番轰炸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3L

早说有钱人没一个好东西,爆没爆出来的区别而已

 

4L

社交网站都已经被流量刷瘫痪了,娱乐八卦和政治新闻竟然打破了次元壁!

 

5L

首页太太已经有缺德图了……

 

6L

我刷出来第一条是5P那个,标题看不出内容,点开之后……才10岁啊!怎么下得去手!这完全心理变态吧??

 

7L

作为粉我还挺难过的,曾经上大学都是以他为目标努力,现在只觉得反胃,我这么多年到底喜欢了一个什么人啊!

 

8L

不过有句说句,那谁也不算深柜吧?大学里同学都知道他有个男朋友,但他们对外都说是大学之后才开始恋爱,谁特么知道这个男朋友十岁起就被他玩到现在啊……怪不得整天一副哪里不对的样子,八成脑子已经被搞坏掉了

 

9L 楼主

>>2L 标题只让打这么多字,多一个字母都打不进去。Peula不是很好吗?反正他看起来挺娘的。

>>6L 笑死,5P还行,说不定真暗示什么呢?

几分钟没刷又有新料哦!曾在普拉尼翁家附近街道的巡逻员也作证说,十多年前时经常看到雅姆贝德家的小孩晚上被带进房子然后清早被送出来。还有包括清洁工和园丁在内的十几个证人呢。

历史上最年轻的普拉尼翁议员的支持率的跌速也是史上最快呢!

 

10L

看了雅姆贝德男爵的访谈,真的太心疼了,难以想象一个父亲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折磨又无能为力的痛苦

 

11L

>>10L 真的太惨了!如果是一无所有的普通人,恐怕早就端枪干死对方一命抵一命了,大家族反而顾虑多,没办法鱼死网破

 

12L

>>11L 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可以的,一旦曝光的话损失更多的不是普拉尼翁家吗?雅姆贝德家只是丢人但没犯法啊!

 

13L

>>12L 你又知道人家没尝试过拯救自己孩子吗?雅姆贝德家虽然是老牌贵族,但论资产和人脉是远远不如普拉尼翁家的,正面刚的话真拧不过,还可能把老祖宗的基业搭进去

 

14L

你们看新闻不看全的吗?雅姆贝德家的幼子是站普拉尼翁家的啊!就算他们家当时报神殿局,只要这孩子一口咬定是自愿的,普拉尼翁家再操作一下,根本什么泡泡都不会起,反而会把雅姆贝德家另外两个儿子的前途搭进去……

 

15L

>>14L 那孩子不是受害者吗?为什么又变成自愿了?

 

16L

>>15L 无法反抗的话想成是自愿会好受许多,很多×侵受害者还会主动诱惑施暴人以获得最低程度控制权

 

17L

>>16L 洗白成恋爱也是同一种机制吗?

 

18L

>>17L 不完全一样,但十岁的孩子很容易相信对方是爱他才会施暴这种说法的,所以涉及到幼童的×行为审判时一律按强迫处理,哪怕孩子是真自愿,风险规避责任也属于年龄更大的那方。

 

19L

我的天……10岁!身体不会搞坏掉吗?怎么进得去的?

 

20L

>>19L 就是要紧,不然你以为炼铜是为了什么?

 

21L

我去搜了下照片,那孩子长得也不好看啊,脸上还有三道疤!议员口味这么重的吗?

 

22L

>>21L 就是长得难看才好控制,先打击那孩子的自信,毁掉他的自我,然后展现出救世主的姿态,扮演那孩子唯一一的依靠。

 

23L

Emmmmmmmmm……

虽然从十岁开始搞有点不道德,但是持续了十多年到现在还不离不弃也算真的恋爱了吧?也没听说议员有什么绯闻。

 

24L

>>21L 可能是我心里太阴暗了,总觉得那孩子脸上的伤说不定是议员亲手划的……留下这样的印记他就无法再跑掉了,只能永远属于自己

 

25L

>>23L 你什么三观?麻烦换个性别思考一下,一个男的从一个女孩十岁开始×她到二十多岁会有人觉得这算恋爱吗?这是宠物养成吧?

 

26L

>>23L 议员的社交网站上没一张照片是他“男友”的,他平时公开露面时也从不带对方在身边,这显然不是正常的恋爱。(小声)已经有人站出来爆料跟议员的情史了,点开时务必背后注意。

 

27L

>>26L 持续一段时间的才叫情史,爆出来这些顶多算ONS,玩得倒是真的挺high的,啧啧!

 

28L

我开始怀疑那个5P是真的影射什么了

 

29L

为什么爆料的男女都有??P氏其实是bi?

 

30L

>>29L 大概只挑年龄不挑性别

 

31L

我已经不敢直视他每年在孤儿院做慈善的照片了,他没对那些小孩子下手吧?

 

32L

>>31L 细思恐极!怪不得他每次去都要抱孩子,原来是有这种癖好吗?

 

33L

指路各位去看P氏社交网站的留言,轻松套H文!

 

34L

>>33L 去过回来的表示营养根本跟不上,这种斯文优雅的人设真的很受猛1欢迎呢

 

35L

>>34L Pxxxhub上已经有人上传了他的mob,免费的

 

36L

>>35L 这么快??

 

37L

>>36L 就是这么快2333可惜是卡通

 

38L

>>37L 不要急,真人版顶多下周,不要小看这个产业的效率(你懂)

 

39L

他这议员没法当了吧?离职后不如干脆下海,绝对可以继续保持高人气

 

40L

>>39L 想看他被轮到求饶啊!他这张毫无瑕疵的脸真是生来就适合被×到崩坏。

 

41L

>>39L 现在不是议员还能不能当的问题,证据确凿的话他得坐牢吧?

 

42L

>>41L 那就真的会被轮到求饶了,监狱里的罪犯最瞧不起的就是Rapist,尤其是炼铜的

 

43L 

>>42L 遗憾,在里面搞我们就看不到了

 

44L

>>41L 恐怕进不去,报道说目前还缺乏关键性证据,只有雅姆贝德家人等的证词是不够的

 

45L

>>44L 这么多人看到难道还不够确凿吗?

 

46L

>>45L 问题是谁也没目击那孩子被侵犯的现场,更别说收集到证据了

 

47L

>>46L 关起门来干的事谁特么看得到啊!?这不废话吗?

 

48L

所以这件事闹到最后还是只能不了了之吗?

 

49L

>>48L 市值蒸发九位数,竞选肯定是没戏,但也仅此而已

 

50L

哎……就连事后立即报警的×侵案都有大比例证据不足难以维权的,何况这个都十多年过去了

 

51L

只有我好奇雅姆贝德家为什么忍气吞声十多年现在忽然曝光这件事吗?

 

52L

>>51L 借竞选的机会他们找了靠山,为对方提供扳倒普拉尼翁议员的黑料,条件是对方帮家族夺回儿子

 

53L

>>52L 只要普拉尼翁家倒台,那孩子自然可以回家了吧?

 

54L

真正让我担心的反而是那孩子的现在,闹出这么大风波会不会被议员迁怒遭到什么暴力对待?

 

55L

为什么你们都管人家叫孩子?雅姆贝德家的小儿子今年也二十多岁了好吧?

 

56L

>>55L 因为受害的起始年龄很惹人瞩目,于是习惯性这么叫了,况且被精神控制这么多年心智说不定也没有正常成长

 

57L

已经等不及看P氏今晚的电视直访了

 

58L

>>57L 闹出这么大的丑闻还不取消吗?已经没有人关心他的ZZ理念了,大家只希望他赶紧去死……

 

59L

>>58L 竞选团队还在商量怎么应对吧?

 

60L

已经有黑客把他竞选网站上的slogan改成P for Pedophilia了

 

61L

其实说这么多我还是有点不理解P氏干嘛要对那个孩子下手,哪怕是P philia 他也有大把的选择,他完全可以到童×合法的国家去搞,或者挑几个有钱就能封口的穷孩子,干嘛要诱拐富家子弟,这风险和回报根本不成正比

 

62L

>>61L 那是个有血统的小贵族啊,搞起来的感觉能跟普通人一样吗?!所谓生理需要的本质其实不还是心理需要吗?

 

63L

就好比吃饭,填饱肚子再容易不过,可为了吃得爽吃得满意,人们总是甘愿额外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

 

64L

把一个养尊处优的小贵族调教成言听计从的宠物,对P氏这种癖好的人来说是莫大的成就

 

65L

最新进展是雅姆贝德家申请神殿局强制将幼子带离P氏府邸,但当局暂时还没有给出回应。

 

66L

这么久了P氏团队都还没出来说话的吗?

 

67L

>>66L 一个字都没有。电视上看到蜂拥而至的记者快把他家院墙挤垮了,但P氏和受害人在里面坚持不肯出来。

 

68L

>>67L 确定受害人还活着?隐隐不安……

 

69L

>>68L 炼铜现在证据不足正愁拿他没办法呢,这时候涉嫌杀人不是自毁吗?

 

70L

不怕,搞ZZ的人心理素质没这么差的,要是那孩子死了谁来帮P氏证明是“自愿”?

 

71L

哎……希望那孩子可以早点回家吧。

 

72L

一整天看下来心里真的太堵了,像雅姆贝德这样的家族遇到这种事都无能为力,要是落到我们平民头上还不知要被怎么摔摆

 

73L

>>72L 这就是最令人绝望的地方了

 

74L

有人刺杀P氏的话我会给他众筹律师费的

 

75L

我也捐,法律不能解决的问题只能靠民间了

 

76L

坐等晚上的直播,好奇他会怎么洗


欠

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 5

《暗黑骑士的报恩》

守护你的唯一方法,就是从你脚下的影子里分离出来--成为你的整个世界。


黑魔x黑骑  1  2  3  4


解开衣甲,黑骑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大块大块的黑斑。好在除了手臂上的蛆虫之外,躯干之上并没有出现恶心的小白点。


尽管是这样,那股尸体所特有的、腌制的鱼才有的腥臭让黑魔还是忍不住泛起了恶心。


真,真的要做那种事情吗?我真的实在是对尸体下不了手啊!虽然硬撑着表示同意,黑魔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阻止生理性的反胃,他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

《暗黑骑士的报恩》

守护你的唯一方法,就是从你脚下的影子里分离出来--成为你的整个世界。


黑魔x黑骑  1  2  3  4


解开衣甲,黑骑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大块大块的黑斑。好在除了手臂上的蛆虫之外,躯干之上并没有出现恶心的小白点。

 

尽管是这样,那股尸体所特有的、腌制的鱼才有的腥臭让黑魔还是忍不住泛起了恶心。

 

真,真的要做那种事情吗?我真的实在是对尸体下不了手啊!虽然硬撑着表示同意,黑魔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阻止生理性的反胃,他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

 

“说实话,伙伴,看你哭丧着脸的样子真的非常非常有趣,”黑骑的手掌落在黑魔头顶,“骗你的啦,想要汲取以太修复身体组织、并不是非要这样接触,我只要在你身边就可以吸收。”

 

“哈??那,那你那个烂掉的胳膊是怎么回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黑魔一脸困惑。

 

“这个很简单啊……为了让它完美的烂掉,我特意把它切了下来,又找了些苍蝇之类的虫养了几天,那种滋滋滋的肉被咬开吸食的声音,真是太好听了,伙伴你有没有兴趣……”黑骑耸了耸肩膀,语气平静的叙述着一件听上去毛骨悚然的事情。

 

“闭嘴,别说了!那你身上的味道——明明是腐尸的味道啊!”黑魔努力的咽下的恶心感觉又浮了上来。

 

“……”黑骑不说话,只是对着他眨眨红得像宝石一样的双眸。此刻黑魔才注意到,这个人,不,这具会说话的尸体似乎和最开始遇到的模样有了一些变化——虽然依然惨白,但是五官似乎变得生动了很多,不再像没有生命的肉块。

 

“为什么不回答?”黑魔伸手要拽黑骑的衣领,对方巧妙的闪开了。

 

“是你让我闭嘴的啊,伙伴。”黑骑紫色的嘴唇似笑非笑弯了一下,黑魔捕捉到了那一丝坏笑,扬起了拳头,但被对方抓住了手腕。明明是具复活的僵尸,但腕力却大的惊人。黑魔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的表情——就算是修习魔法的自己,好歹也是个力气不小的成年男人,怎么会输给一个看上去一拳头就可以击倒的僵尸?

 

“请不要用拳头打我,这个脑袋生前被人几乎砍断了,它周围的组织目前还没完全修复,随便敲头会坏掉的,”黑骑说着,“尸臭的味道嘛,这个还不简单,你这里尸体很多啊……”

 

“别说了!够了!”预感到又要被耍了的黑魔喊了起来,“好的,我现在不想听你给我解释了。滚远点,你实在太臭了!”

だが断る

青魔真jier骚  又骚又沙雕 

青魔真jier骚  又骚又沙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