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go

0
各位月球人久等啦! 为了庆祝《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登陆国内院线,LOFTER开启了本次庆(xuan)祝(xue)活动~   首轮活动时间: 即日起——1月14日23点59分59秒 给本条博文点【推荐】或点【赞】(小蓝手和小红心) 随机抽取60人,赠送电影券兑换码2枚 (15日开奖,带上亲友一起去影院享受大屏幕吧!)   次轮活动时间: 即日起——2月14日23点59分59秒 【副本一号】 在本条博文的【评论】下,【说出你最喜欢的FATE系列角色和喜欢ta的理由】 活动结束后,随机抽取20人,赠送【电影周边小型福袋1枚】 (活动期间内评论,且内容有效才算哦)   【副本二号】 活动期间内

各位月球人久等啦!

为了庆祝《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登陆国内院线,LOFTER开启了本次庆(xuan)祝(xue)活动~

 

首轮活动时间:

即日起——1月14日23点59分59秒

给本条博文点【推荐】或点【赞】(小蓝手和小红心)

随机抽取60人,赠送电影券兑换码2枚

(15日开奖,带上亲友一起去影院享受大屏幕吧!)

 

次轮活动时间:

即日起——2月14日23点59分59秒

【副本一号】

在本条博文的【评论】下,【说出你最喜欢的FATE系列角色和喜欢ta的理由】

活动结束后,随机抽取20人,赠送【电影周边小型福袋1枚】

(活动期间内评论,且内容有效才算哦)

 

【副本二号】

活动期间内在TAG#FateHF 下发布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晒电影票根、晒正版周边、手办大作战等等)

活动结束后随机抽取20人,赠送【电影周边中型福袋1枚】

随机抽取20人,掉落【电影周边小型福袋1枚】

 

以上!

所有获奖相关奖品将于年后抽取,并在快递恢复后陆续发放,请耐心等待。


本次活动最终解释权归LOFTER所有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726万浏览    11.9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1-19 00:47
清水里的哀AI💮
@🍚神秘电饭煲🍚 是给饭...

 @🍚神秘电饭煲🍚 是给饭老师新本的g图!!祝大麦(′̥̥̥▵‵̥̥̥ ૂ)

 @🍚神秘电饭煲🍚 是给饭老师新本的g图!!祝大麦(′̥̥̥▵‵̥̥̥ ૂ)

聽風
想要拥有(。 ́︿ ̀。)

想要拥有(。 ́︿ ̀。)

想要拥有(。 ́︿ ̀。)

啫喱酱rue!

这个性转我吹爆啊啊啊!!

1月18宜娶嫁!艾蕾老婆我来辣!!!

祝大家早日抽到艾蕾!!

图源搬运于微博

作者:@悬xxxx今天麻婆实装了吗

已授权

这个性转我吹爆啊啊啊!!

1月18宜娶嫁!艾蕾老婆我来辣!!!

祝大家早日抽到艾蕾!!

图源搬运于微博

作者:@悬xxxx今天麻婆实装了吗

已授权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对决 作者@rev...

#授权转载

对决


作者@rev_akira

🔗https://twitter.com/rev_akira

#授权转载

对决




作者@rev_akira

🔗https://twitter.com/rev_akira

杂
草图流 祝福大家今晚出艾蕾,贤...

草图流

祝福大家今晚出艾蕾,贤王就留给我吧!

草图流

祝福大家今晚出艾蕾,贤王就留给我吧!

快羽鸽鸽

贤王,没想到你也是个老不羞啊

贤王,没想到你也是个老不羞啊

氣球
學生弟弟偷偷跑去哥哥的LIVE...

學生弟弟偷偷跑去哥哥的LIVE被發現的狀況

學生弟弟偷偷跑去哥哥的LIVE被發現的狀況

( ᖛ ̫ ᖛ )ʃ 双niarss
上色了元旦前画的泳装c闪线稿....

上色了元旦前画的泳装c闪线稿....感觉自己很久没合并线稿厚涂了orz(也很久没摸闪了(你

上色了元旦前画的泳装c闪线稿....感觉自己很久没合并线稿厚涂了orz(也很久没摸闪了(你

Sin_node

我来补番外的校园paro了,之前的设定请看上一条po。(是paro中的paroXD

试着用了轻薄(偷懒)一点的上色,结果还是摸不完orz....

下周三的内科必须得去复习了ε-(´∀`; )有,有空再来补!

我来补番外的校园paro了,之前的设定请看上一条po。(是paro中的paroXD

试着用了轻薄(偷懒)一点的上色,结果还是摸不完orz....

下周三的内科必须得去复习了ε-(´∀`; )有,有空再来补!

一片纸棱_攒石头等黑贞回迦

【FGO乙女向】关于孩子他爹究竟靠不靠谱

如题请无视英灵能否生孩子的问题
你不是咕哒子,请自行带入某某从者
ooc警告
内含:梅林/贝德维尔/夏洛克·福尔摩斯/奥兹曼迪斯/亚瑟·潘德拉贡


梅林

​你显然更偏心这位小小的魔术师。
比起他那在你伤心时只会在一旁看热闹的父亲,他则会贴心的递给你一朵小花。
梅林发现了。
然后梅林吃醋了。
“我哪点比不上他了要帅气有帅气要多强有多强床上功夫还了得zbaioanahwiwoanxbhdiwkqjs……”​
你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他是你儿子啊而且你刚刚说了什么不良的话题???”​
“爸爸妈妈,什么是床上功夫?”​
“就是在床上才能练习的魔术。”​
你放开了捂着梅...

如题请无视英灵能否生孩子的问题
你不是咕哒子,请自行带入某某从者
ooc警告
内含:梅林/贝德维尔/夏洛克·福尔摩斯/奥兹曼迪斯/亚瑟·潘德拉贡







梅林


​你显然更偏心这位小小的魔术师。
比起他那在你伤心时只会在一旁看热闹的父亲,他则会贴心的递给你一朵小花。
梅林发现了。
然后梅林吃醋了。
“我哪点比不上他了要帅气有帅气要多强有多强床上功夫还了得zbaioanahwiwoanxbhdiwkqjs……”​
你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他是你儿子啊而且你刚刚说了什么不良的话题???”​
“爸爸妈妈,什么是床上功夫?”​
“就是在床上才能练习的魔术。”​
你放开了捂着梅林的手,梅林一本正经地回答着。
“大人才能练习。”​
他又补充了一句。​






贝德维尔


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跟着贝德维尔有模有样地​挥剑了。
“他将来一定会是个出色的骑士的。”​
贝德维尔从你手中接过了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
“我会保护爸爸和妈妈的!”​
小家伙一边挥着手里的木剑一边学着大人严肃的样子。
“嗯,我相信你。”​
贝德维尔弯下腰摸了摸孩子的头。
“就像贝蒂现在保护我和他一样吗?”​
“诶?”​
贝德维尔怔了怔,你趁机亲了口他的脸颊。
“爸爸的脸好红,是发烧了吗?”
“啊,没什么,休息够了,我们继续练习吧!”​






夏洛克·福尔摩斯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孩子突然按下了遥控板的暂停键从沙发上跳起来转身对着你们兴奋地说道。
“那你说说看?”​
夏洛克一边笑着喝了口咖啡一边问道。
“是那人事先录好了录音在播放制造出不在场证明!”​
孩子指了指屏幕上的一个人回答道。
“虽然答对了,但比上次慢了两分钟,继续努力吧。”​
说着,夏洛克摸出奖励用的糖果扔了过去。
你感觉自己在这对高智商父子面前显得格格不入。
“你的眼神暴露了你的想法,没关系,我们可以换个频道。”​
他拍了拍你的肩膀,又拿起遥控器换了部影剧。儿子蹦蹦哒哒地坐到你身边,又将刚刚拿到的糖果剥开塞到了你嘴里。
“你们不会无聊吗?”​
你嘴巴一甜,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不不不,我们享受的先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光,然后才是电视。”​
然后夏洛克伸了个懒腰,然后躺在了沙发上,别过头看向了你。






奥兹曼迪斯


​“来,跟余学,王就是要这样笑……谁敢揪余的耳朵?”
你扶额一脸头疼地看着奥兹曼迪斯,他见是你态度也软和了些许。
“余正在教孩子成为王必要的知识,为什么你要阻止余?”​
“这根本不是成为王的必要知识吧!”​
你俯身将从积木堆里抬起头眨巴着眼睛看着你们的孩子抱了起来。
“你说,你想学你父王那样笑吗?”​
孩子沉思了一阵,然后抬起头,眼里好像冒出了金光。
“要学!”​
“真不愧是余的儿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你在犹豫是不是该去买个耳塞了。






亚瑟·潘德拉贡


莫德雷德三天两头以带他出去玩的名义把孩子拐到外面。
回来的时候孩子总是一身泥。
“怎么了?”​
“和莫德雷德姐姐学打架了!”​
孩子兴奋地说道。
“毕竟是男孩子,淘气一点也正常。”​
亚瑟抱起儿子哄了哄后看向了你。
于是,这之后变成了——
“喂,梅林,把你那把石中剑借我一下。”​
“好啊,但你要拿去干嘛?”​
莫德雷德抢过剑就递给了孩子,然后还专门用自己的剑给他做了个样子。
“就像这样,挥出去。”​
“莫德雷德姐姐好帅!我也要!”​
“等等!……”​
梅林来不及阻止孩子就一挥剑给迦勒底轰了个大洞出来,该说幸好没有人员伤亡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会看好他的!”​
你抱着孩子朝藤丸立香连连道歉。
“不过因祸得福,看来这孩子的资质不错呢。”​
“那当然,这可是我亲手教出来的!”​
莫德雷德骄傲地对亚瑟说道。
​“喂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啊!”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快乐扎营! 作者@...

#授权转载

快乐扎营!


作者@AzarshiBall



🔗https://twitter.com/AzarashiBall

#授权转载

快乐扎营!





作者@AzarshiBall




🔗https://twitter.com/AzarashiBall

春深锁乔
要 打 去 练 (医) 舞 (...

要 打 去 练 (医)  舞 (务) 室  打


* 这两个人骂街也很有看点2333333333

要 打 去 练 (医)  舞 (务) 室  打





* 这两个人骂街也很有看点2333333333

夏波

【FGO】Master總喜歡把我們湊cp--古代王篇

•閃咕噠(archer)+拉二咕噠,乙女向

‧感謝 @菟丝子 提供的靈感

•歡樂狗血修羅場,沙雕風格

•如題,是個喜歡yy的腐女咕噠子,注意避雷!!!

 ‧非常極度ooc

•渣文筆

•可以接受的話請多指教(`‧ω‧´)9


01.

今天的master又神秘兮兮地收了個包裹


鑑於她的宅屬性,會網購的東西除了食物,還是食物,一般都是拿了就直接拆封並到處分發,還會不停的跟從者們推銷零食


但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家master也會買些私人用品了嗎?

不過這個年紀的少女,無論是想打扮也好、想買些可愛的小東西也好,都是很正常...

•閃咕噠(archer)+拉二咕噠,乙女向

‧感謝 @菟丝子 提供的靈感

•歡樂狗血修羅場,沙雕風格

•如題,是個喜歡yy的腐女咕噠子,注意避雷!!!

 ‧非常極度ooc

•渣文筆

•可以接受的話請多指教(`‧ω‧´)9





01.

今天的master又神秘兮兮地收了個包裹


鑑於她的宅屬性,會網購的東西除了食物,還是食物,一般都是拿了就直接拆封並到處分發,還會不停的跟從者們推銷零食


但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家master也會買些私人用品了嗎?

不過這個年紀的少女,無論是想打扮也好、想買些可愛的小東西也好,都是很正常的吧


眾人想


卻沒發現,事情正朝著不可收拾的方向發展......



02.

最近master總喜歡讓那位王跟法老一起上場


起初大家覺得奇怪,那倆人關係不算特別好,甚至能力職階也毫不相干,怎麼就排一起了呢?

不過她用著「兩位都有自充跟加攻,能力也都很強,單全搭配,幹活不累」以及「這樣梅林跟老師就能在後排好好休息,前面交給他們也很夠」這兩個理由說服了所有人


──不,也不能算是所有人


“今天又是本王跟那傢伙?本王可以理解妳想依賴我的心情,這個先不管,整天聽那太陽的聲音煩躁的不行,換個人,雜種”


這是吉爾伽美什第n次把立香堵在門口,至於為什麼霸道的英雄王總能容許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退讓......

“王樣,您也知道我們迦勒底都是輔助類型的比較多,像是梅林啊老師啊,還有老年時期的您,在您來之前幾乎都是靠著他們,所以都跟我說再上場腰就要斷了......“

”排除掉的話,記得您說過,像您這樣偉大的王,身邊的同伴也要同樣的厲害吧?這樣只能想到法老了“

”本王確實說過既然要並肩作戰那自然是要一流的水準“

”但是“

他一手撐在女孩身後的牆上

”妳的意思是,那個奧茲曼迪亞斯,跟本王,是同等的存在?“

”當然不是了,王樣就是王樣,法老就是法老,怎麼能相提並論呢?就像一個是地上的王、一個是天上的王這種感覺“

“......這還差不多“


於是偉大的吉爾伽美什又再次被自家master糊弄(劃掉)過去了



03.

“那個雜種,每次都用這麼炙熱的眼神看著本王,該說她是無理還是大膽呢......哈哈哈哈哈“

吉爾伽美什頭一甩,解決掉一個小兵

”余倒覺得立香是在看余,畢竟余是如此的耀眼。之前她也說過,余的到來讓她覺得十分可靠......哈哈哈哈哈“

法老手一揮,也爆擊掉一個小兵

”那雜種對誰都這麼說,本王跟她認識久,比你了解......你擋著做什麼?“

”就余所知是賢王的吉爾伽美什來到的時間最久吧,黃金的。還有剛立香在對余揮手,這個舉動還真可愛“

”那也是本王。雜種不是在對你揮手她是熱的搧風,別自作多情了“


”地上にあってファラオに不可能なし......“

”裁きの時だ 世界を裂くは我が乖離剣......“



”瑪修妳看,他們默契真好“

”誒?確實兩位王都非常強大,能夠迅速又有效率的解決敵人,但他們好像快打起來了......“

”不不,在戰場上能把背後交給對方的夥伴,就算有再激烈的言語衝突那都是彼此擦出的熱烈火花!“

”雖然不太懂但對面都overkill了他們還在不停放寶具啊前輩!!“



04.

立香正在跟小斯芬克斯玩鬧著

還只是幼崽的神獸有點調皮,總喜歡咬著她的褲腳或手不放

“乖喔......啊,這個不能咬,咬壞了我絕對會被王用一發ea轟成渣渣“

女孩摸了摸那條平時藏在袖子裡,此時被叼出來的青金石手鍊

”不過沒想到那位王竟然會送這樣的東西,顏色也很漂亮,說起來跟你們很像呢!“

”......嗯?嗯!!??等下,送一樣顏色的禮物?這個可以有啊!!“

幼斯芬克斯們一臉疑惑的看著突然興奮的小主人

不過靠在門上的奧茲曼迪亞斯只看到了女孩和他送的神獸們和樂融融的一幕


”立香“

還在腦中構思情節的少女被男人的聲音嚇了一跳,站起身時還險些跌進對方懷裡

”法、法老?有什麼事嗎?“

奧茲曼迪亞斯沒有放下扶著女孩肩膀的手

”看來妳很喜歡余送的禮物啊。斯芬克斯代表著神王的權威跟力量,同時也是余的一部份。余用魔力讓他們誕生,而妳養育著他們,妳明白這個意思嗎?余......“


”在做什麼,雜種“

男人正專注看著女孩的眼睛,卻被一旁的聲音打斷,而觸碰她的手也被不輕不重的拍掉


吉爾伽美什的紅瞳緊緊盯著奧茲曼迪亞斯,伸手將手臂跨在女孩肩上

”發情要有個限度,太陽的,大白天的就想到處找人當妻子?把那些話吞回去,這傢伙跟你的那些人不一樣“

”余沒有把她當成誰,這點余很清楚。不過你又是以什麼立場對余說這些話,黃金的。立香有權利自己做選擇“

”本王當然知道,但她很困擾啊。也是,任誰都不想被有這麼豐富情史的傢伙追求吧“

”余的過去余並不否認,但這跟余現在的心情無關,至少余現在對她是一心一意的。倒是你,之前還傳出跟那位騎士王......“

”別想用那種莫名其妙的謠言來動搖本王。喂,雜種,這傢伙說的一個字都......喂?“


此時的藤丸立香雙眼放光的看著爭吵中的兩人,一手還拿著手機似乎準備隨時對上他們的臉......


“妳在幹什麼”

吉爾伽美什挑眉,一手捏住她一邊的臉頰


“想要余的照片?雖然這種東西沒有辦法完全表現出余的光芒,不過余允許了,來,想照多少都沒有問題”

奧茲曼迪亞斯寬大的手掌覆上女孩的頭髮


“不要以為妳天天盯著本王沒被發現,只是本王特別通融而已。現在就在這傢伙面前說,妳想要的只有本王而已”


“不、誒?我只是覺得你們真合的來啊,王樣平常可不會跟別人說這麼多話......不然你們一起讓我照一張?我想想喔要用什麼姿勢......“


”本王為什麼要跟這傢伙一起照?“

”余認為沒有這麼必要。立香,不然余幫妳跟斯芬克斯拍一張......“

”你是哪來的爸爸啊“


藤丸立香在兩人吵得正火熱時迅速對準鏡頭按了幾下,就美滋滋地回房準備把剛剛的腦洞po到網上



05.

最近,有眼睛的人都發現了,吉爾伽美什跟奧茲曼迪亞斯,兩位迦勒底高貴的王似乎十分的水火不容

見了面總能互懟個幾句,一起上場也會有意無意地相互比拼

然而他們爭執的越激烈,當事人──也就是自家master──似乎就越興奮


旁邊的人總能聽到她說些什麼‘歡喜冤家’、‘相愛相殺’這類難懂的話,然後一邊用個小本本記錄下來,還順帶照了好幾張相


嘛,不過從者之間本來就難免有些摩擦,

更何況──

有眼睛的人也都發現了,這兩人對御主有那麼些不可描述的情緒


不過御主的感情世界就非常的讓人不明白了

她好像對吉爾伽美什十分的喜歡跟依賴,但同時也對法老很信任

不,是同時對兩人有好感,還是對其他什麼事情有興趣呢?

這真是讓人非常好奇


──以上是來自迦勒底吃瓜群眾的感想



06.

真相(霧)的揭露是在一個平凡的午後


“前輩,放這邊就可以了嗎?”

“啊對,然後麻煩妳幫我把這堆也綁一下......謝謝!“


快過年了,藤丸立香跟瑪修在整理著堆滿東西的倉庫

不過大部分是立香放置的書跟雜物就是了


“好的前輩,那個箱子......“

”那個放著我來就可以了!!沒關係!!“


女孩抱起後輩準備打開的紙箱,順手把微微開啟的蓋子壓下去

”好的,我先把這些拿去丟掉,等下再回來,前輩辛苦了!“

”妳也辛苦了!“


看著紫髮少女離開的背影,她悄悄鬆了口氣

呼,好險,這裡頭的東西要是被看到了,那自己別說御主,連人都當不成會直接社會性死亡吧ww

她小心翼翼的將箱子放到一旁,並把幾個裝了東西的塑膠袋疊上去避人耳目,準備帶回房間整理


“Master,emiya說需要一些紙杯跟紙盤,想問下您這裡有嗎?“

”嗯?剛剛好像有看到......你找一下吧“

”好的“


好不容易又清出一袋雜物的女孩將袋子綁緊,也沒去注意旁邊的天草四郎在做什麼


”Master辛苦了,那我先把東西拿走“

”喔......“

將袋子丟到一邊準備等等讓瑪修來清走,立香伸了個懶腰打算等會兒去把那箱不可告人的東西帶回房

──


沒有!!??


原本擺放箱子的地方空無一物,連帶上頭用來遮掩的塑膠袋也不見了

“我是放這邊沒錯吧?”

她快速在周圍翻了下,然而除了剛剛整理好的幾個袋子,沒有別的東西

“不會吧......“

那東西丟了頂多心痛一下也罷,但被人,特別是被當事人看到的話就......

“該不會是剛剛天草拿走的?”


藤丸·求生欲爆發·立香以最快的速度衝刺到了emiya跟天草四郎可能所在的餐廳



07.

喔厚


看到本子被當事人之一拿在手上時,她思考著

選項:逃跑

            下跪

            當作啥都沒發生這是哪來的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看都沒看過◀

吼啊!

女孩鼓起勇氣放平心態抬起腳準備跨出去──


“雜種”

“是!金先生!!”

“啊?”

“不我是說王樣!!!”


吉爾伽美什用修長的手指夾起本子的一角,像晃著什麼髒東西一樣的晃著那薄薄的紙張

“解釋一下?”


您怎麼知道那是我的呢說不定是迦勒底誰的個人喜好比如剛剛的天草啊......


“不說嗎?看看這是什麼......ABO世界?......還真不得了啊雜種“

眼前的人勾起了嘴角,笑容還是一樣的帥氣好看但眼底完全沒有笑意──

”那個、王樣、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樣,我......這只是興趣......“


看著吉爾伽美什從紙箱中一本一本的拎出來,藤丸立香感覺周遭溫度正逐漸降低中


她瞥了眼周圍,拜託來個人幫忙啊!

然後看到emiya扶著額頭一臉愛莫能助、來打下手的玉藻ちゃん笑得尷尬、罪魁禍首天草在發現了她的視線後,舉起胸前的十字架......


“發生什麼事了?余剛剛聽到聲響......黃金的,你用這種表情看著立香會嚇到她的“


喔不

當事人之二大概是聽到了哀號聲也走到了餐廳

吉爾伽美什的眼神更冷了


”要不你自己來看看?“

男人甩了甩手上那本......似乎是女僕裝play的本子

“難怪啊,想著怎麼就喜歡讓本王跟這傢伙上場,原來都在想這事啊,雜種”


雜種兩字幾乎是被他咬在嘴裡說的


吉爾伽美什一邊走向女孩一邊唸起本子的內容

“3p?原來還要拉上那傢伙啊......哼,他體力大概不行。調教?這個到有點意思......“


男人的手掌從女孩衣服下方伸進去,貼上她纖細的腰身,輕輕磨擦幾下後似乎準備往上──

指尖的熱度讓立香回過神來,只有紙上談兵從沒有實際經驗的她嚇得想扯掉男人的手,卻撞上了身後堅硬的胸膛


”比起立香為什麼喜歡看余跟黃金的做這種事,余更好奇妳對哪種感興趣“

奧茲曼迪亞斯將臉埋在女孩後頸,呼出的氣息讓她顫抖了下

她最後求救的看了四周──

剛剛的圍觀群眾一個都不剩


”別東張西望“

吉爾伽美什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迎上對方燙人的視線

而身後的人也將手臂錮住了她的腰


”那麼,妳喜歡哪個呢?“


----------------------------------------------------------------------

開車是不可能開的,永遠都不可能的(●´□`)


以及這算是第二次寫拉二,還是沒辦法掌握他的感覺......先給各位土下座_(:3」∠)_



是說雖然寫著古代王篇,但會不會有其他篇就......就很難說......



強烈歡迎各種評論(/ω\)



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ω-ゞ




桐生凛

(fa&fgo/咕哒君中心)Days of Future Past(25)

  战斗吧,然后就去死吧。


  ……


  弗拉德三世的心不在焉显然被人捕捉到了,响应这征兆疾驰而来的,是红方的archer。他瞧了一眼那脚步轻盈的servant,轻微地叹了口气。


  平心而论,红之archer是很适合为战斗敲响战鼓的,但如若那流星雨般华丽、威力却很平庸的箭雨是她的宝具,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她绝不可能打赢弗拉德三世。这不是无端的自我赞誉,只是客观的推理罢了。


  “……极刑王。”


  那削薄的唇中吐出的三个字,有近乎于魔法的力量,在两人所在的这片草地中,突然生出了许多铁桩。这些障碍物,就...

  战斗吧,然后就去死吧。


  ……


  弗拉德三世的心不在焉显然被人捕捉到了,响应这征兆疾驰而来的,是红方的archer。他瞧了一眼那脚步轻盈的servant,轻微地叹了口气。


  平心而论,红之archer是很适合为战斗敲响战鼓的,但如若那流星雨般华丽、威力却很平庸的箭雨是她的宝具,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她绝不可能打赢弗拉德三世。这不是无端的自我赞誉,只是客观的推理罢了。


  “……极刑王。”


  那削薄的唇中吐出的三个字,有近乎于魔法的力量,在两人所在的这片草地中,突然生出了许多铁桩。这些障碍物,就连阿塔兰忒也无法很快地脱身,她索性伸手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一根桩子,就像猿猴一样空转了一圈,还射了支箭作为报复。


  当然,这支箭还没有接触到弗拉德的身体时,就被铁桩弹开了。


  女猎人也不气馁,她所要做的不是打倒对方,只是在为其他两组重量级人物的对决争取足够的时间而已,任意一组结束以后,都会打破眼前的僵局。


  赛米拉米斯自然不可能让她单独作战,这位高傲的女帝闲闲地伸出手一指,无数的魔法阵便浮现在空中。需要数人甚至数十人联合才能使用的大魔术,她一个人便轻而易举地完成了。


  “Caster吗?难缠的家伙。”


  由空中倾泻下的攻击十分无情,弗拉德三世也多少受了些称不上伤口的小擦伤。


  “可是,也不过如此,没有人能阻挡余的脚步。我并不怪罪你们想要杀死余的想法,因为这就是圣杯战争的规则。……但,为国土清除侵略者也是王应尽的义务。”


  随着他的宣言,更多的铁桩从地面向上伸出,那数量可谓无穷无尽,虽然单个看上去并不可怕,但这样的数量聚集在一起,哪怕是英灵也会胆寒。


  没错,并不是一百、两百,而是足足两万余根。这些铁桩、只要弗拉德三世想要的话,一起投放到这个战场上也是一瞬间就能完成的事情。


  虽然那无法危及高空之中的赛米拉米斯,但杀死阿塔兰忒却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这不是一对二、而是二对二,rider的骏鹰正朝着红方的根据地飞去。


  “咕呃……!”


  阿塔兰忒判断此时她不应恋战,要牺牲也不是在这个时间点,但是,就算是逃跑、在那不定时炸弹般的铁桩阵中,会有一条安全通过的路线吗……只是、这么想着。


  宛若一道流星般,娇小的身形坚决地冲锋。


  如果说主战场是一片怪奇阴森的景象,那么齐格飞与迦尔纳的战斗就是会让人由衷发出赞叹的勇者之比斗,宛若在竞技场中表演一样的迅速、精确、具有观赏性。


  两人挥舞着兵刃,枪与剑的技艺几乎是同样的高超,久久不能分出胜负。


  “实际感受与模拟战斗还是有所差别啊,齐格飞。”


  “模拟终究只是模拟吧,”剑士也附和道,“虽然有些残酷,但不是生死相搏的话,就无法体会到真正的技巧之美。”


  “我的意见与你一样。”


  迦尔纳勾起嘴角,那也许是在笑吧,这个冷漠寡言的从者,意外的非常爱笑。


  他朝着齐格飞点头示意了一下,就举起了枪,一股灼人的火焰在他铠甲与枪尖上蔓延,晃得人满眼都是火光。


  刚刚、二人看似激烈的交锋都没能给双方造成什么伤害,齐格飞沐浴过龙血,而迦尔纳也有着非同一般的防御能力,只是普通的械斗,无法穿透二人的皮肤。


  “原来如此,迦尔纳啊,你如此不吝惜地使用魔力放出,是因为远方陷入苦战的同伴吧。”


  从他们的位置上,很难看到都发生了些什么,但光是听那异样的声音,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位弗拉德三世所得到的本土加成,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


  “是的,虽然与你的战斗非常尽兴,但希望你能理解,saber。可以的话,就用下一击来分出胜负。”


  双方都使出自己最大的力量,然后、不管是哪一方落败,都绝不抱怨。提前宣告自己的下一击,期待着对方能够回应,这样光明磊落到匪夷所思的战斗,只有在这两名从者之间才能发生。


  “可以吗,master?”


  “随你的便,反正我叫你释放宝具时你也不听,全都由你自己定夺好了。”


  戈尔德的语气与其说是训斥,更像是欲盖弥彰地掩饰自己的无力感。


  “谢谢你,master。”


  向对方道过了谢,齐格飞举起了手中的巨剑,身上亮蓝的纹路闪着耀眼的光。


  与此同时,迦尔纳也以最大的功率展开宝具,那可怖的呼之欲出的火焰,烧灼着周围的森林,就算不幸引起山火、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


  “切……受不了了,总让你这家伙太得意的话心里不舒服——以令咒命之,齐格飞,全力使用自己的宝具,给我宰了红之lancer。”


  这无论在谁看来,都是在支援自己的servant,达尼克也没有制止的打算,对于lancer这样强大的对手,想着留一手反而会很凄惨。而戈尔德却认为这也是自己对saber的约束,一直以来下了许多的命令,从者却几乎从未听从过,现在索性就照着对方的意思来,死活也要让他听一次话。


  “呃……!”


  浓郁到几乎要将周围的空气液化的魔力跃动着,如果说原先是迦尔纳的胜面大的话,此刻就不好说了。这不能说是卑鄙的行为,令咒也是资源的一种。


  既然迦尔纳的master自视甚高,没有使用令咒的打算,那么齐格飞也只是不再犹豫地挥砍下去。


  “Balmung——!”


  “呵、”迦尔纳好似很愉悦似地微笑起来,“那么,梵天啊、诅咒我身(Brahmastra Kundala)——!”


  将炎之魔力附着于神枪之上,并投掷出去。那毫无疑问是崩坏般的破坏力,连视网膜都要破坏掉的强烈光源瞬间席卷了两人所战斗的小小空地并迅速向外蔓延。冲天的光芒令其他战场的人纷纷侧目,有的甚至停下了战斗,只是为那高洁强大的气息所慑……


  莱特也怔怔地望着那热烈的火光,他正将一名人造人的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面容秀丽冷峻的人造人受了很严重的伤,本来她必须战斗到死为止,这是她本人也没有异议的事情,莱特却执意要救她。


  圣杯战争,不是莱特能够涉足的领域,无论是经历还是实力,他都像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样。他起不到作用,便只是做着自己能做的事情,诸如与人造人交流,请他们将城堡里的同伴释放。


  Ruler、shielder和他是一起到达战场的,而ruler说有一名不知是何等人物的存在等着她前去会面,shielder也随她而去,虽然两方有互道珍重,可是,莱特也不认为自己与对方会有再见的机会。


  他太过弱小了,倘若被战斗所波及,便只有一个死字。


  就这样死去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在他短暂的人生里,有多少可敬的人帮助了他啊。他认得rider、坦诚率真的英雄,对方使他有了成为人的机会,他认得archer、贤者给了他很多启示,他认得ruler、有着紫水晶色瞳孔的少女如同平易近人的姐姐一般,他还认得了shielder……看似冷漠的shielder。


  莱特晃了晃脑袋,现在不是怀念的时候,他们都有各自的使命要完成。他把人造人带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深吸一口气,开始一场诚恳的谈话。


  ……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呢,可爱的小勇士?”


  黑发的女帝咯咯笑着,面对着rider,她没有半点动摇。


  “你——这不可能!”阿斯托尔福那少女般秀美的面容流露出不可置信与悲戚,“你和弗拉德酱一样,都忘记了他吗?”


  “呵呵、原来如此,那个高傲的领王阁下,忘记了他、忘记了藤丸立香,你是想传达给我这个消息吗?”


  “不、可是,你既然你记得,为什么没有一点动摇呢?那个可是他啊!他来了啊!”


  “所以,那又怎么样呢?”女子狭长的金眸眯了眯,“这与我们的战争,有关系吗?”


  “没有,但是……!”


  “那份回忆,是属于迦勒底里的她的……对、要说的话,如今,如果为了胜利,我也不排斥对他使用武力哦。”


  “你……!”


  似是气急了,rider的眼眶里又有了泪,他咬着嘴唇,举起自己的武器。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呀……明明不久之前还都是好朋友,不久之前还都那么爱着他,为什么、为什么!弗拉德酱也好、你也好,怎么都变得那么快啊!”


  女帝优雅地笑着,弹了一记响指。瞬间,魔力就在她的周围铺展开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预先布置好的术式,那闪烁着深紫色光芒的魔法阵,看起来就像装填完毕的大炮一样。


  虚荣的空中庭园,阿斯托尔福曾在其中快乐地徜徉过,如今那对敌所用的术式,却要对准他自己了。


  他摸了摸怀里的魔术书,掂量了一下自己与对方的差距,无奈地唤着骏鹰,转头就朝地面飞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