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go

957.7万浏览    13.5万参与
夜了了
笔不在身边用美图秀秀上的色OT...

笔不在身边用美图秀秀上的色OTZ

笔不在身边用美图秀秀上的色OTZ

虫豸INSECT

fate/黑暗血时代

     第四节  盟约(下)

   

    “为什么....”

    “为什么........”

    “你这家伙为什么可以这么固执??”

    体型彪悍的男人恶狠狠的用鞋底捻灭了地上的烟头。

    准确说,是在一堆还活着的“肉地板”上的烟头

    “抱歉,我并不能明白你的意思。”

  ...

     第四节  盟约(下)

   

    “为什么....”

    “为什么........”

    “你这家伙为什么可以这么固执??”

    体型彪悍的男人恶狠狠的用鞋底捻灭了地上的烟头。

    准确说,是在一堆还活着的“肉地板”上的烟头

    “抱歉,我并不能明白你的意思。”

    在男人面前,一个足有一个篮球大小的肉球就那样犹如心脏般跳动,在肉球表面还连接着一堆管道通往着“肉墙壁”的各处。

    “圣杯啊,我在说圣杯啊?!!!”

    “实现任何愿望的圣杯啊?!!!!”

    “难道你这家伙没有愿望么???”

    肉球沉默了一会,仿佛在思考些什么,连接墙壁的管道也开始快速蠕动了起来。

    终于,声音再次的响在了拔异的意识之中。

    “我主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

    ......

    ......

    “F**K!!”

    “你他娘说的狗屁我主究竟是谁???”

    “耶稣?还是克苏鲁一类的????”

    就在拔异的话音刚落,回答便出现在了他的意识之中。

    “我主,就是虫典。”

    ......

    ......

    “好吧,你这家伙!!!!”

    “去你他娘的狗屁圣杯战争吧!!!”

    说着拔异便从腰间拔出了两把手枪,对着肉球连发了数枪,直至他的子弹全部打光为止。

    所有的子弹都被肉球周围的触手挡了下来,根本没有一发子弹能碰到肉球本身。

    这当然也在拔异的意料之中,不如说,开枪只是为了泄愤而已。

    “满意了么?”

    肉球的声音再次响在了拔异的脑子里。

    “F**k!!”

    “狗屁圣杯!!!!!”

    ......

    ......

    .......

    .........

    楚家领地

    入口处

   

    “Assassin.....”

    “你看啊,这是多么伟大的魔术奇迹啊!”

    塞穆尔对着他面前的空地惊呼着。

    这仅仅是一片金陵城郊区的空地而已,周围能被辨识的建筑物只有一座加油站而已。

    而要从市区到达这里却需要半个多小时的路程。

    就是这样一片平淡无奇的空地,和这样随处可见的加油站。

    在其背后,所隐藏的却是无与伦比的魔术奇迹。

    无论是怎样的魔术师,看见这样的奇迹,都会忍不住惊呼出声吧。

    “是的,我的御主。”

    “那确实很了不起,哪怕在我处于的时代,这样的奇迹也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

    已经潜入过一次楚家的Assassin也忍不住再次感叹道。

    那确实是真正意义上的魔术....不,是魔法奇迹了。

    这群疯子....把空间....从整个人理中分割出去了.....

    他们,制造了一个对人理无害的特异点。

    一个仅属于楚家的特异点。

    那是来自神代的造物啊!!!

    仅凭这一处领地,楚家的实力就已经能在全世界魔术世家中都能排进前二十的位置。

    更可怕的是,这个家族的历史恐怕起源在遥远的神代吧.......

    这场圣杯战争中,究竟还隐藏了怎样的对手啊.....

    塞穆尔活动了一下他的喉咙。

    突然,塞穆尔面前的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面洁白的光墙,在光墙中缓缓走出了一个穿着加油站员工服的青年男子。

    “二位,族长有请。”

    常驻在加油站的守卫对塞穆尔说道。

    “走吧,御主。”

    “上次是跟着守卫潜进去的,这回就光明正大的走吧。”

    说着,assassin便先一步踏入了那面光墙,完全无视了表情扭曲的守卫。

    塞穆尔轻笑了一下,便跟着走了进去。

    ***

    “Caster,感觉到了么?”

    “他们来了。”

    族长楚君安坐在议事厅首席上对着空气说着。

    “啊!!感觉到了!!!!”

    “即使吾辈只是二流英灵也同样能够感觉到魔力的存在啊!!!!”

    楚君安的左侧突兀的出现了声音。

    “Caster啊,隐藏好你的魔力。”

    “我还不希望你现在出场。”

    楚君安对着空气再次说道。

    “放心吧!!吾辈的御主啊!!!”

    “吾辈本身并不想要参加对这许愿机的争夺战,您这样的命令反倒正合吾辈的意愿啊!!!”

    “毕竟,吾辈只是一介作家罢了。”

    Caster说完后,魔力和声音便在此时一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老者在椅子上咪了一会眼睛,等待着预定好的客人。

    为了这二位客人,他甚至将其它的长老全部赶出了议事厅,但他还是将自己的从者放到看身边作为保险。

    没过多久,议事厅的大门便被打开了,迎面而来的是一名中年金发男子和一名身穿汉服的少女。

    “你就是Assassin的御主吧?”

    老者睁开了眼睛。

    “正是,敢问贵方的御主在哪?”

    塞穆尔反问道。

    “不必了,我是楚家的家主,结盟的事问我就好了。”

    塞穆尔听见后楞了一下,又开始反问道:

    “不知道阁下对Berserker了解多少呢?”

    老者笑了笑,对着下方的年轻人说道:

    “那么,我们便先从情报交换开始吧....”

    ......

    ......

    ......

   

   

    ***

   

    “楚,你必须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

    ......

    “为什么会这样??这不符合逻辑!!!”

    ..........

    “虫子呢?”

    “被蒸发了么?”

    .......

    “是宝具?”

    “或者只是普通的技能???”

    ...........

    “说起来你为什么会楚符???”

    “谁教你的?”

    .......

    “你是跟楚家有关系的英灵么????”

    .......

    Lancer终于无法再忍受下去了,他抬起了手,轻轻的在空气中挥动了一下,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那只虫子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了楚灵的面前,就仿佛它本就一直在那一样。

    “........”

    “这到底.....”

    楚灵的话刚刚说道一半,一支黑色的长枪便抵在了她的喉咙上,仿佛下一秒就会隔断他的动脉一样。

    “跟我合作,就不要问那么多。”

    沉重的压力死死的压在了楚灵的胸口上,在这一瞬间,因为恐怖的存在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伴随着枪身在空气中舞动的声音,那枪尖和压力也同时从楚灵的认知中消失不见了。

    .......

    你这家伙......

    明明我才是御主.....

    令咒.....

    命令权.......

    ........

    不!!

    还能用在其他地方!!!!

    还不能因为这样无聊的事........

    .........

    楚灵那只印有三条令咒的手逐渐紧握然后又无奈的松开了,三次绝对命令权,还是应当用在夺取圣杯的时候吧.....

    “还能用在更好的地方......”

    楚灵自言自语着。

    “说起来,御主。”

    “嗯?啊!?怎么了??”

    楚灵被Lancer突然的问话从思考中拉了出来。

    “你会用剑么?”

    Lancer如此问着。

    “会一点点,只是一些基础剑技而已了.....”

    “已经很了不起了!!!”

    “大部分族人都只会单纯的挥剑而已,根本没能有机会修炼剑技呢!!!”

    就算如此,楚灵也绝对不会想到,她能修炼剑技,不是因为她的实力被长老们所承认,而是他的爷爷直接特批的而已。

    Lancer挥了一下手,那只虫子又消失在了原地。

    “那就好,带我去看看这些虫子的尸体。”

    “我要做两柄剑。”

    “两柄能用剑技的剑。”

好久没更了啊

别问为啥没更了

别问,问就是....

gu.....

协调无能

哪位太太能写出DIO魂穿拉二,木大大大大大…大家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看!

哪位太太能写出DIO魂穿拉二,木大大大大大…大家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看!


Mattinata

红茶咕哒子 红玫瑰 PART 1

狗血三角要素 √

我流咕哒子 √

ooc √


“你还不清楚吗。人理的修正已经结束了。纵使在我们失去的这段时间里,你创造了诸多奇迹。但对于现在的世界而言,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新人魔术师而已。”


“既没有名门的血统,亦缺乏天分的背书。人类是无法被'藤丸立香'这个无名的概念所说服的。”


“拯救人理的丰功伟业,不适合用一个毫无特色的平凡形象宣诸世界。我们需要一个更'合理',更'有说服力'的救世主。”


“你知道的。她才是最好的选择,最优秀的御主。”


“我相信阁下最信任的从者也会赞同这个做法。”...


狗血三角要素 √

我流咕哒子 √

ooc √


“你还不清楚吗。人理的修正已经结束了。纵使在我们失去的这段时间里,你创造了诸多奇迹。但对于现在的世界而言,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新人魔术师而已。”

 

“既没有名门的血统,亦缺乏天分的背书。人类是无法被'藤丸立香'这个无名的概念所说服的。”

 

“拯救人理的丰功伟业,不适合用一个毫无特色的平凡形象宣诸世界。我们需要一个更'合理',更'有说服力'的救世主。”

 

“你知道的。她才是最好的选择,最优秀的御主。”

 

“我相信阁下最信任的从者也会赞同这个做法。”

 

 

 

藤丸立香从漫长的黑暗中醒来。好像有人把她的脑袋撬开狠狠搅拌过,手脚像绑了铅块一样沉重,她花了五分钟从冷硬的床上坐起来。

 

下床之后她差点儿没站稳,还好最后没有摔倒。不过,即使是摔倒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太好了。

这个时候,她还是希望能够维持一点'人类最后一个御主'的尊严。尽管现在她和这个称号已经没关系了。

 

她挣扎着摸索到墙边打开了灯。突然亮起来的灯光让她有点儿不适应,但这跟她此时身体的虚弱比起来也不算什么。

'得吃点儿东西。'

她这么想。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重得可怕,每走一步都像是费尽了力气。但事实上她轻得像一缕鬼魂。她悄无声息地走到了迦勒底的走廊上。

 

她听到宴会厅传来的奏乐声。

那应该是为女神伊斯塔举办的欢迎仪式。

她是说,真正的,完全体女神。苏美尔的神,伊南娜。

在此之前,伊南娜并非以本身的模样现届,而是凭依在与之波长相近的人类肉体上。

这样既限制了女神的能力,也无法让被凭依的少女完全施展她的天才。

但现在不一样了。

'将伊南娜从被凭依的少女身上剥离,人类将在神话时代终结之后迎来第一个真正的神。'

世界将这个伟大的仪式看做人类的一次划时代的壮举。

 

但只有魔术协会和她自己知道。

他们要的不仅仅是女神伊南娜。

他们要的还有最优秀的人类御主,在人类接下来将要面临的更为可怕的灾难面前,最有可能带领人类获得胜利的人,被凭依的少女远坂凛。

她有最优秀的血统和天赋,也有过御使从者和圣杯战争的经验。

根据时钟塔的演算,她获胜的几率要比藤丸立香大得多。

 

这已经足够说服藤丸立香同意魔术协会的提案了。只要能够夺回人类的未来,是她,还是名为远坂凛的少女,又有什么区别呢。

 

如果说出于一点小小的私心或是别的一点什么,她本来还有那么一点儿委屈和不舍,让她彻彻底底服从现实,下定决心的,是魔术协会的最后一句话。

 

“我相信阁下最信任的从者也会赞同这个做法。”

 

「降神」的仪式很顺利。除了过气的人类御主藤丸立香消耗掉全部的魔力以外,甚至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女神降临世间,最优秀的御主苏醒。

皆大欢喜。

 

她听见宴会上传来的热闹声音。

觉得确实皆大欢喜。

 

厨房里空无一人。

这很好,她并不想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被人看到。

她不怎么会做饭。拉开冰箱,她随意拿起了一包乌冬面。

只是填饱肚子,让自己不要饿死罢了。事实上她现在也没有什么胃口。

 

有点头晕。也许只是庞大的魔力透支消耗了体力,很快就会好的。

她强忍住胸口犯上的恶心感,努力撑在案边。

只需要拿起锅,接点水。再走几步,马上就快到水池了。

先听到的是'咚'的一声闷响。

然后是铁器撞击的尖锐声。

接下来是腿骨传来的一阵剧痛。

她茫然环顾,有点儿发愣。

很快她意识到自己摔倒了,铁锅摔到了十米开外,狼狈地扣在地上。

'它真不幸,碰上我这个坏厨师'

她这么想着,试图站起来将铁锅拾起。

 

但有人先她一步将它捡起来了。

她顺着那人的动作往上看。

真是不巧。

她此刻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还以为这两年的经历让你有所成长,没想到还是如此冒失。”

眼前是这个厨房的常客,不如说他出现在这儿再合情理不过。

 

她费了一些劲从地上撑起来,来者没有伸手帮她,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她略显狼狈的动作。

 

“卫宫先生是来帮忙宴会的吧?”

她接过卫宫手里的铁锅,故作镇定地搭话。

天知道她现在甚至没有勇气直视他的眼睛。

 

本来她的资质尚无可能完成拯救人理这等伟业,只是阴差阳错,凭借一点儿不入流的魔术功底和运气,凭借众多英灵的帮助拯救了世界。而现在她连这点可怜的魔力都没有了,更加没有了和英灵签订契约的资格。

 

卫宫说得对。这两年她的确毫无成长。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还原苏美尔的美食。你知道的,女神都很难伺候。”他似乎相当无奈地耸肩,然后绕过她径直到走到冰箱前拉开门打量起来。

 

是的,女神很难伺候。

但即使这个女神只是曾短暂凭依过他心中的那个少女,他也愿意因此而对伊南娜礼让三分。

 

那如果他知道,被魔术协会从女神身上剥离的,那个他在意的人,已经被灵子转让到了迦勒底,马上就可以醒来与他重逢,并与他签订新的契约,一同携手拯救世界呢。

 

届时他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她不愿意去想这个画面。也不想再待在这里。

然后她权衡了一下。

在此时回避卫宫来避免自己的尴尬,不仅显得刻意而引起他的怀疑,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实在饿晕了头。

 

降神仪式剥夺了她的所有魔力和精神,再不及时补充一点能量的话,如果在喜气洋洋的宴会上晕倒,就显得太扫兴了。

 

于是她决定继续留在这儿,她开始烧水。

 

不知道卫宫在做什么,她闻到一阵香味。

那点微弱却诱人的气息勾得她唇齿生香,几乎要双目含泪。胃却不满的开始抗议,她苍白着脸捂住腹部。

 

水开了。

她撕开速冻乌冬的包装将他们丢进锅里。

看起来毫无食欲。她感到一阵反胃。

 

而卫宫那边的进度似乎很快,香味层层叠叠地传来,她觉得自己每一秒都在忍受折磨。

 

面终于好了,她飞快地捞起来扔进碗里,却发现酱料没有了。

 

……果然,她什么都做不好。

 

她自暴自弃地决定用白面来填饱肚子,反正只是为了不饿死,味道无关紧要。

 

卫宫的菜也做好了。

她端着一小碗可怜的面准备离开这里时,却被卫宫叫住。

 

“搭把手,master。”

他两手端得满满当当,用下巴示意了一下桌上遗留的菜肴。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认命地走了过去,用剩下的手端起了卫宫拿不下的汤锅。

 

馥郁的香味几乎蒸得她落泪。

 

“这是苏美尔美食?”

锅里怎么看都像是日本最常见的豆腐味增汤。她皱眉,心想伊南娜看到后会不会大发雷霆。

 

“女人的话不能全听,女神的话尤甚。“卫宫耸肩在前面带路,”迦勒底的物资有限,再高明的厨师也不可能凭空复原几千年前的料理。”

 

她咧了咧嘴角,但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体力已经快到极限了。

有些眼前发黑,从这里去到宴会厅的距离并不算太长,但每一步都让她几乎无法忍受。

她昏昏沉沉,听到卫宫让她将手中的菜肴放下。

 

她照做了。

有什么不对劲。

她努力眨眼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意识到了维和之处。

本该热闹的宴会厅空无一人,不,这甚至不是他们要去的宴会厅。

而是迦勒底的休息室。

 

卫宫把手里的餐盘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示意她坐下。

 

“比起满足女神的心血来潮,让看起来已经饿到奄奄一息的master恢复一点能量可能更满足英灵职责的优先级。”

 

精致的碟子里摆放着她最爱的治部煮和茶碗蒸。还有她端来的味增汤。

 

这的确不是什么苏美尔的特色料理,毫无疑问是她的口味。

 

“虽然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理由让自己处于这种状态,但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一个成熟的御主该有的态度。”

然后他离开了,从外面替她关上了门。

 

立香笔直得坐在茶几前。

料理散发着香味。

但她什么也吃不下。

 


安妮莫

我需要10只手同时搞娜

我需要10只手同时搞娜

名周@只有拟态可以吗
我时常为画不出绿茶的靓仔而感到...

我时常为画不出绿茶的靓仔而感到卑微.jpg

白西装是好文明55555

新衣服要是能实装我能当一年叶卫兵(给自己关灯)


我时常为画不出绿茶的靓仔而感到卑微.jpg

白西装是好文明55555

新衣服要是能实装我能当一年叶卫兵(给自己关灯)



阿文夫斯基
摸鱼混更,过两天忙完了画点质量...

摸鱼混更,过两天忙完了画点质量高的,毕竟不能总是摸鱼啊

摸鱼混更,过两天忙完了画点质量高的,毕竟不能总是摸鱼啊

抖動修正

……于是手滑了一下   
新剧情大艹啊——

……于是手滑了一下   
新剧情大艹啊——

我永远喜欢小太阳

[总结]所谓女友粉与非女友粉battle,望各位冷静

如题,现在小太阳tag里的混乱可以说属于大战状态,在下开个总结梳理一下这件事,相信大家看完有了自己的判断也能冷静下来停止刷屏本质与小太阳无关的争论

占tag致歉,风波过去自会删除(顺便在下可能有点暴躁,但是除了某人外对谁都没有恶意,实在是被那位恶心烦了)

顺序是这样的:

吉娜可落地>出现语音>某太太带头跳脚披皮diss>部分女友粉加入战场>部分其他粉(或许)反击>混战

而每个人群立场不一样,说明什么呢?说明——大家根本不在同一频率,其实根本没有战争的必要

下面列出各人群立场:

某太太( @快羽鸽鸽 就是您,我知道您不会出来但我就是要挂):
公认疯狗,成天diss所有不符合她妄想的东...

如题,现在小太阳tag里的混乱可以说属于大战状态,在下开个总结梳理一下这件事,相信大家看完有了自己的判断也能冷静下来停止刷屏本质与小太阳无关的争论

占tag致歉,风波过去自会删除(顺便在下可能有点暴躁,但是除了某人外对谁都没有恶意,实在是被那位恶心烦了)

顺序是这样的:

吉娜可落地>出现语音>某太太带头跳脚披皮diss>部分女友粉加入战场>部分其他粉(或许)反击>混战

而每个人群立场不一样,说明什么呢?说明——大家根本不在同一频率,其实根本没有战争的必要

下面列出各人群立场:

某太太( @快羽鸽鸽 就是您,我知道您不会出来但我就是要挂):
公认疯狗,成天diss所有不符合她妄想的东西且不让人说,虽然自己承认不是真的喜欢小太阳,lof设置了不可私信和关注七天之内不可评论,所有反对意见拉黑删评
把lofter当自己后花园,觉得自己是迦勒底女皇,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但并没有什么产粮能力成天p拉踩沙雕图恶心人,似乎并没有什么恶心到别人的自觉(您在人门口拉屎还不让人扫走,nb)(恶心我很久了但我都忍了,这次不忍了)
粉谁谁倒霉

女友粉/乙女粉:

分为几种

①被带节奏的

这种最惨,因为某版本翻译是“又像是重要的……”省略号加的很微妙,其实小太阳原话是“又像是重要的某个人”,前面跟的姐姐朋友,说得也很干脆,看过ccc且无cp滤镜基本默认是“重要的御主”,虽然的确有脸红,但也没到暧昧的程度
但是这个省略号就很灵性,真实地触犯了女友粉/乙女粉的利益,加上某些人煽风点火,被带节奏实属正常

②单纯收到冲击的

这个比较微妙,因为很多乙女粉在想乙女场景时并没有考虑过男票的家人啊朋友之类的(更何况没看过ccc),突然来一个聊得来的妹子,就算对方是个自称姐姐/女儿的宅女也会觉得有点空落落的,但其实只是需要适应时间,但是却正好赶上节奏,于是什么不爽就都噼里啪啦打出来了

③借题发挥的

非贬义。
是个人都知道你游女玩家的确没什么人权,但是人家也是真金白银氪了的秃头掉发肝了的,是需要回报的,所以在下此处无diss意味
她们之前就因为运营对于乙女粉“又当又立”既想挣乙女妹子钱又想挣cp粉钱的做法窝火很久了,借此时宣泄
但不巧的是运营这次真的很冤(为什么冤下面解释),小太阳又是不走乙女路线且拥有不小人气基础的角色,这些乙女粉的发言就会让只是喜欢小太阳甚至喜欢吉娜可的迦厨们(就算不是cp粉)感觉黑人问号“我家小太阳做错什么了?这根本就不是暧昧啊”这种其实根本无解的问题

④把情人节剧情当真的

有不少女友粉炸锅的时候举小太阳的情人节语音,还说小太阳是“渣男”。不得不说您是云玩家,这种和主线无关的福利剧情当真不得啊,就像泳装的媚宅剧情,咕哒各种后宫,女从者们又是洗面奶又是啥的,只是福利而已啊
那剧情我不知道文案是谁写的,但其实对小太阳来说多少是有点ooc的,我当时看完郁闷了一下但也忍了没当真
在日式游戏里这种操作老多了,您这都当真那也只能说是真.被欺骗感情,心疼

⑤私设上脑的

这种完全是饭圈思维,把自己的妄想当官设,“我的太阳只能注视我一个人”的妄想症患者,对不起,小太阳是个对所有一视同仁且真情实感觉得自己普通的真圣人,是“即使不会开花结果也觉得那种子是值得守护的宝贵之物”的全世界最好的小太阳

⑥披皮酸的

这个比较微妙,在任何battle中都有这种人(lof上好像只有某位快羽鸽鸽,微博上比较多),希望大家慧眼识辣鸡把他们过滤掉(简单方法,翻翻他们的主页)

回击/劝阻迦厨:

单纯地喜欢小太阳,一脸懵逼地看自家大可爱和大可爱的人生导师被莫名diss的可怜人
本来看到小太阳改模灵衣,剧情主力,吉娜可落地欢天喜地来lof吃粮,结果开屏都是什么牛鬼蛇神
因为就事论事,所以摸不着头脑,毕竟这次官方的操作其实没有问题,吉娜可的落地、五星待遇其实都和运营关系不大,正常都能猜出是菌类的手笔,而蘑菇一直都是“我爽最重要”型作者,不会把粉丝需求放在第一位,更别说占比小的什么女友粉了
所以此次骂战在这个角度实属开错炮打错人,跟一些人举例的旧剑事件和齐贞事件有本质上的不同(也就是说两伙人不在一个频道,自然无法互相理解)
而吉娜可落地俩人是必然会有语音的,没有才奇怪,小太阳之前的各种活动剧情和语音都强调了吉娜可的存在,这个时候才出来炸锅,在单纯迦厨看来真的不可理喻

所以整件事看下来非——常荒谬无聊,毕竟双方基本是跨服聊天,而最大的导火索无异乎 @快羽鸽鸽 在别人家门口恶心人还不愿被赶走,一直在跳,如果她的评论区对所有人开放,这场闹剧甚至不会发生(此人已被挂上了wb和贴吧,所有人都是一边倒地嫌她恶臭并实力心疼小太阳怎么遇上了她)

其实这位小改改如果不在小太阳的tag惹事,跟自己的小粉丝玩,并没有迦厨想理她

迦厨很多比较佛系,随正主,让某些人觉得好欺负,在下今天就把话撂这:

老子看这些无中生有瞎jb酸黑的sb不爽很久了,你们自己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爱咋咋地没人能按头要求你什么,出来上小太阳正主地盘说这些私设上脑不分地月的话骂一个真正温柔圣洁的人“渣男”就是惹事就是不行!

最重要的:

请大家不要、不要再在迦尔纳的tag里讨论这件事了,作为一个迦厨我tm真的受够了!

小太阳又不真是什么月球十八线糊咖,觉得他好欺负真当所有迦厨都和他一样大度吗?(无关暴言)

我也是借题发挥,这事都闹出迦厨自己的圈了,贴吧、泥潭好几百楼都在diss @快羽鸽鸽 ,而小太阳tm做错了什么!

到此为止吧!

球球各位讨论这事的自删tag吧,我写这破玩意想说的就是:

不——要——在小太阳的tag里争论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了!根本tm就不在一个频道上,这不是战争是跨服聊天!!

神奈千乐

占tag致歉
求各位路过看一看QwQ

p4有写价

占tag致歉
求各位路过看一看QwQ

p4有写价

AppleMartini
阿兔说想看娜娜だから

阿兔说想看娜娜だから

阿兔说想看娜娜だから

出号咸鱼

【出号】【占tag致歉】
出号,安卓b服/iOS石头号
安卓b服过14章,2200+石头,12r
安卓b服过14章,1600+石头,8r
安卓b服初始,1800+石头,12r
安卓b服梅林过章号,1000+石头,10r

iOS过14章,2700+石头,8r
iOS初始,1800+石头,5r

要的私戳我啊O(≧▽≦)(说明是fgo)

【出号】【占tag致歉】
出号,安卓b服/iOS石头号
安卓b服过14章,2200+石头,12r
安卓b服过14章,1600+石头,8r
安卓b服初始,1800+石头,12r
安卓b服梅林过章号,1000+石头,10r

iOS过14章,2700+石头,8r
iOS初始,1800+石头,5r

要的私戳我啊O(≧▽≦)(说明是fgo)

鸮。

猫鼠游戏(3)

“太阳的,想冒点险吗?”


“怎么?”


“哼。我去找那个警官玩玩。放心,就凭他还逮不住我。”


“先说好,你要是被捉住,我可不会派人去救你。”


————————————————————————————

烟雾弹......吗。


迦尔纳闭上眼。就算是在完全无光的环境下,他也能依靠听觉和嗅觉战斗。

他听见脚步声。是个男人,身高在180左右,体重不会超过70千克,情绪非常镇定。

他没有拔枪。现在还没到时候。再等等,再等等。


“你好啊,警官。”烟雾散去,金发的男人双手随意地插在衣袋里。不是防弹衣,手臂上的肌肉没有收缩,显然手中并没有握武器。


迦尔纳像豹子一样绷紧了身体。

他...

“太阳的,想冒点险吗?”


“怎么?”


“哼。我去找那个警官玩玩。放心,就凭他还逮不住我。”


“先说好,你要是被捉住,我可不会派人去救你。”


————————————————————————————

烟雾弹......吗。


迦尔纳闭上眼。就算是在完全无光的环境下,他也能依靠听觉和嗅觉战斗。

他听见脚步声。是个男人,身高在180左右,体重不会超过70千克,情绪非常镇定。

他没有拔枪。现在还没到时候。再等等,再等等。


“你好啊,警官。”烟雾散去,金发的男人双手随意地插在衣袋里。不是防弹衣,手臂上的肌肉没有收缩,显然手中并没有握武器。


迦尔纳像豹子一样绷紧了身体。

他扑了出去。预估时间85秒,他一定能打倒这个男人。


————————————————————————————

“不开枪么警官?我就是吉尔伽美什,从来不会用什么替身哦?”


吉尔伽美什闪过迦尔纳凌厉的左勾拳,继续挖苦似的笑着。

迦尔纳皱起了眉。这个人比他想象的难缠得多。受过至少十年的专业格斗训练;大概率懂得三种以上空手搏击术......


他忽然变招,一脚踢在吉尔伽美什的手腕上,右手已经掏出了枪。


啧。

吉尔伽美什咂着嘴。有点疼。

还好,早就做好了防护措施。

第二颗烟雾弹扔出,迦尔纳听见脚步声,但再开枪,已经什么都打不着了。


——————————————————————————————

“那家伙很有趣,太阳的。”

“下命令吧,让全城我们的人开始戒备,让他们一定要抓住他,把他带到我面前。”


奥兹曼迪斯挂了电话,闭上眼。

桌上的纸上写着“Enuma Elish”。

这是他和吉尔伽美什共同策划的——

最终计划。


貓寧

很少有英靈能讓我一瞬間就愛上了
上次是北齋  已經隔了好久了.......
醫神解包圖一出來  瞬間就被打到了  還特別去找他的資料
看完後  awsl 然後關卡的職階圖標是銀色的  三星沒跑
雖然期待他四星或五星  但三星也可以  而且容易抽到
聖杯預定
說個好笑的  本人不玩日服 主修台陸服
為了他還跑去自創號  想說看能不能抽到他
新手教學一結束 立馬打開召喚介面  才想起醫神應該是二池的 心想我在幹嘛啊......然后默默的繼續挖石頭去
_(:з」∠)_台陸服等他出還要好久哦

很少有英靈能讓我一瞬間就愛上了
上次是北齋  已經隔了好久了.......
醫神解包圖一出來  瞬間就被打到了  還特別去找他的資料
看完後  awsl 然後關卡的職階圖標是銀色的  三星沒跑
雖然期待他四星或五星  但三星也可以  而且容易抽到
聖杯預定
說個好笑的  本人不玩日服 主修台陸服
為了他還跑去自創號  想說看能不能抽到他
新手教學一結束 立馬打開召喚介面  才想起醫神應該是二池的 心想我在幹嘛啊......然后默默的繼續挖石頭去
_(:з」∠)_台陸服等他出還要好久哦

伊卐
临摹。甚至想咕咕咕。我终于会上...

临摹。
甚至想咕咕咕。
我终于会上色了(喜极而泣)

临摹。
甚至想咕咕咕。
我终于会上色了(喜极而泣)

出号咸鱼
接代练啦,安卓/iOS b服虚...

接代练啦,安卓/iOS b服
虚月馆活动10r,投票需要提供UID

签到20r/月,每天清一管体力30r/月
金狗粮 2.5r/仓
素材铜 0.5r/个,银1r/个,金1.5r/个
一亿QP 15r
剧情主线 15r(需一定练度),free 10r

有需要的私戳我啊~

接代练啦,安卓/iOS b服
虚月馆活动10r,投票需要提供UID

签到20r/月,每天清一管体力30r/月
金狗粮 2.5r/仓
素材铜 0.5r/个,银1r/个,金1.5r/个
一亿QP 15r
剧情主线 15r(需一定练度),free 10r

有需要的私戳我啊~

辰叁贰

a装o是没有前途的(上)

*瞎打摸鱼,ooc预警。

*全员→藤丸立香预警。男女从者都会写)

  


——————————


         起初藤丸立香只是抱着玩笑的心态在招聘信息栏性别一栏上填写了omega,他不觉得自己有能进入迦勒底工作的资格,而迦勒底的招聘启事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只招收omega员工。




  迦勒底招收omega的原因很简单,在历史上能留下足迹的英灵都是强硬的alpha,身为omega的御主能够更快的适应魔术回路,至于最重要的一点,是更方便御主补魔,毕竟在快速激烈的战斗里会消耗大量魔力,而在持久战里没谁会给你...

*瞎打摸鱼,ooc预警。

*全员→藤丸立香预警。男女从者都会写)

  








——————————


         起初藤丸立香只是抱着玩笑的心态在招聘信息栏性别一栏上填写了omega,他不觉得自己有能进入迦勒底工作的资格,而迦勒底的招聘启事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只招收omega员工。




  迦勒底招收omega的原因很简单,在历史上能留下足迹的英灵都是强硬的alpha,身为omega的御主能够更快的适应魔术回路,至于最重要的一点,是更方便御主补魔,毕竟在快速激烈的战斗里会消耗大量魔力,而在持久战里没谁会给你做前/戏的时间。



  但是拿到迦勒底录取通知的藤丸立香却蒙了。原因无他,藤丸立香是个货真价实的铁alpha。




  但是看着眼前唯一能混口饭吃的工作,藤丸立香一咬牙:“不就是omega吗,假的不行就装成真的。”



  往身上喷omega信息素直到藤丸立香自己都觉得呛为止,藤丸立香顶着当众穿女装的羞耻感,对着镜子露出了一个假笑,只不过这个笑容他怎么看都觉得狰狞。



  而到了迦勒底,藤丸立香一直将这个事情当做秘密,不在外界泄露一点点信息素,认为他是omega工作人员只当他用了什么药物将自己的信息素封了起来,毕竟这个世道对于受信息素影响大的omega太不利了,而不知内情的从者从被召唤以来基本都以为在那么高难度的生存条件下拯救人理的御主是beta或者alpha。




  这就是事情的源头,而现在与从者征战沙场的经历无数磨炼的藤丸立香,顶着数位从者审问的视线,看着自己当年亲笔填下omega性别的那份履历,只觉得头大:“这个是你们怎么找到的。”




  “整理迦勒底仓库的时候顺手翻出来的哦。”梅林笑眯眯的看着藤丸立香:“没想到御主居然是omega呢,这可真让大哥哥我吃了一惊。”




  藤丸立香的眼神像刀子一样割向梅林,而对方仍然面不改色。藤丸立香知道这个拥有千里眼的家伙肯定多少知道此事的内幕,现在将这事翻出来纯粹想看自己笑话。但事到如今只得硬着头皮想开口解释:“各位……这是我……”



  藤丸立香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阿尔托莉雅握住了双手,那位纯净的双眸就这么直接对上了藤丸立香,百合花般的面容似乎还带着几分内疚:“御主……居然是omega,在您身边这么久,还没察觉是我的失职,居然让omega身处在这么危险的战场,请您原谅我。”



  等等,阿尔托莉雅你好像作出了什么直a癌的发言。



  强忍着吐槽的心情,没等藤丸立香把情绪整理好,黑贞便直接打掉了阿尔托莉雅握住藤丸立香的手:“喂,你离这家伙远点。”



  阿尔托莉雅却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赞成的点点头:“确实,这种唐突的行为会有失御主的名节。”



 


 “喂。”黑贞用手挑起藤丸立香的下巴,一副欺负良家妇女的模样:“你这家伙,乖乖当我的omega怎么样,我这是可怜你,反正相处这么久一点omega的信息素都放出,该不会你信息素很淡吧,这样的omega是没有alpha要的。”



 


 不,只是我太忙了没空喷omega信息素而已。藤丸立香默默想着,干脆把头撇过去不和黑贞对视,但是没想直接对上了熟悉的双眸。



 


 “唔姆,这可真让余大吃一惊呢。”尼禄眨了眨眼:“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御主能给我一个标记你的机会呢。”



 


 不,你标记不了我。藤丸立香感觉黑贞身边的空气都冷了几分,心想狗命要紧,这种修罗场换谁来都顶不住啊,更何况自己还是个假货。




  “御主信息素这么淡会不会是因为身体出什么问题呢。”南丁格尔的眼神就像是扫描仪一样将藤丸立香从头扫到尾:“果然还是切开腺体……”




  “不不不。”这回藤丸立香终于一脸惊恐的出声,好像在晚一秒他就能看见自己血溅迦勒底的场面了。




  “那个……”迦尔纳面无表情的开口了:“你们离御主远一点比较好,好像御主现在很痛苦的样子。”




  迦尔纳小天使干得漂亮。一心想着溜之大吉的藤丸立香简直想要热泪盈眶抱着迦尔纳亲两口。




  “万一御主被你们的信息素引导发/情就不好了。”迦尔纳一本正经地说。




  瞬间,空气就这么凝固了,藤丸立香还好死不死吸了口气,发现空气里已经全是alpha争夺猎物的气息,呛的他咳嗽了几声。




  请问现在从迦勒底辞职还来得及吗,在线等,急。


不死原K

这几天就一直在画娜娜

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他

这几天就一直在画娜娜

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