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irsk

4954浏览    515参与
昵称

人类组的小日常(一)美人瓜

    (背景:和平线完美结束,frisk将作为一名大学生同时也是和平大使,chara也将和firsk进入同一所大学。现在是暑假!^u−☆)

    (注:男福女猹,已经开始交往!现在住在frisk租的房子中(⁎⁍̴̛ᴗ⁍̴̛⁎))


    一个午后,frisk和chara相伴走在街上。

    两人相隔不远,chara踢踏着脚,目光神游在人流和能够看到的商店中。firsk看着chara,这双不知道是不是睁着的眼睛也处处留意着他游伴的目光。frisk的脚步跟着chara走,随着chara停,或许是因为...

    (背景:和平线完美结束,frisk将作为一名大学生同时也是和平大使,chara也将和firsk进入同一所大学。现在是暑假!^u−☆)

    (注:男福女猹,已经开始交往!现在住在frisk租的房子中(⁎⁍̴̛ᴗ⁍̴̛⁎))



    一个午后,frisk和chara相伴走在街上。

    两人相隔不远,chara踢踏着脚,目光神游在人流和能够看到的商店中。firsk看着chara,这双不知道是不是睁着的眼睛也处处留意着他游伴的目光。frisk的脚步跟着chara走,随着chara停,或许是因为chara漫不经心的样子,他担心他会弄丢了她。

    终于在要过斑马线之前,frisk很郑重地向chara搭话:“chara,牵好我的手,我担心你会走丢。”这语气冰凉却又令人心暖的话提点了chara,chara瞪了他一眼,脸颊泛了一丝红晕:“笨福,你才会走丢呢!”frisk轻轻一笑,chara看了一眼frisk的手,顺着牵上一只,说:“看,西瓜!这大热天我们也该冰上几个,你说对不对?”看着chara咧嘴笑的模样,frisk也笑着点头答应。

    二人看起来急急匆匆得来到了这个已经摆出店外的水果店。店员十分热情地来到他们面前,向他们介绍店里新进的美人瓜(注解:黑美人瓜,比一般西瓜更甜,肉更紧实)。店员为了让二人信服自己的解说,便将那些已经切成块的美人瓜端来说:“可以免费试吃一下!”在frisk正仔细考看时,chara已经吃下几块。“嗯~还真的挺甜的,frisk?你也尝尝。”说着chara将一大块大红色的西瓜塞进frisk嘴里,随着一声吞咽,frisk认同了这美人瓜。于是frisk一手一袋,一袋一个的,付完钱准备和chara起行回家。走了差不多一段路,二人严重的感觉到区区一个瓜给他们带来的距离,chara才不要提东西呢,她一双不满的眸子瞟向frisk左手提得紧紧的瓜。突然心里更加气恼了,chara将这个瓜一把夺过,右手腕上frisk的左手臂,“不用你提这个瓜了,你提好我吧。”frisk悄悄愣了下,戏谑地笑出了声:“好~不过这个西瓜很重,幸苦你了~”“哼,好你个frisk,小看我了!”

    

    

    二人终于回到家里,chara将手上的西瓜随手一放,给它造成了十足的伤害。frisk正想提醒下chara,便听到chara喃喃道:“要是这西瓜没有籽就更好啦!~”frisk就忘记了要提醒什么事情,先去将两个瓜冰到冰箱了。chara接着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电视上播放着新闻。frisk走过来,将chara左手白皙的手背翻到另一面,看到那落下的粉红的短暂印子。chara有点疑惑的弹了一下蹲在自己面前的frisk的脑袋“嗯?”“我看看你的小手是不是极其的柔弱,看在没有脱皮的份上,我更有信心保护好它们了。”“嗨!~笨福,你这会不会保护过度了些。”“谁叫你成了我的珍宝,怎么保护都不会过度的。”frisk用更加温柔的声音说着。(chara的反应自己脑补一下啦~☆〜(ゝu∂)⬅️故意的)


    第二天下午,frisk从大使馆回来便徘徊在厨房中。半个小时后,他终于端着一盘子的美人瓜放在客厅的桌子上。 chara心里的疙瘩总算是没有了,现在她正惊喜着呢。frisk将一块色红甜蜜的西瓜送到chara嘴里,chara很快流露出意外的神情,这块瓜没有籽:“比昨天尝到的更甜!”chara高兴的叫出来。frisk也禁不住表现出满足甚至得意的样子:“因为我可有用心将它做出来的。”“哈哈~没错~用你的决心!”“小傻子,你可低估了,不仅仅只有我的决心~”两人笑着靠在了一块儿。

   





 ☆〜(ゝu∂)想知道frisk怎么做掉这瓜的嘛?很老实很普通但很“用心”呢!看下面:

    frisk先将瓜切成均匀的四份,再将四份切为均匀的四块,分别将十六块瓜的籽直接挑干净,然后把十六块块上面的部分相当于“西瓜心”部分给一一切成小块,将这些装到一个盘子里。剩下的靠近西瓜皮的西瓜肉被他榨成果汁当水喝了。(第二个瓜同理)




   第一次☝️!~ε-(´∀`; )

写完了很开心,自己私设了福和猹的设定,但我也暂不多提了,我文笔正在从烂中慢慢磨练了吧。希望大家见谅。

   当然!我更希望读者“喜欢此文字”!( ´▽`)嘿嘿~更新待定。


   最后,我爱人类组!~(*¯︶¯*)

昵称
Frisk:“Chara,你还...

Frisk:Chara,你还在吧。我隔周差月三番五次地在来到这里——来到我们初见的地方。

            但我从未看到你,哪怕听到你的声音。。。

           *叹气

            Chara,我好想你。”

Frisk:Chara,你还在吧。我隔周差月三番五次地在来到这里——来到我们初见的地方。

            但我从未看到你,哪怕听到你的声音。。。

           *叹气

            Chara,我好想你。”

昵称

嘿嘿~希望喜欢!画着画着福就是男的,猹就是女的了。

嘿嘿~希望喜欢!画着画着福就是男的,猹就是女的了。

废米画画很垃圾
画技一直很烂(我淡圈啦)

画技一直很烂(我淡圈啦)

画技一直很烂(我淡圈啦)

咸鱼世和子放弃了治疗

“stay with me ”

羊妈真的好好啊,所以可别做什么让妈妈伤心的事啊
8.3暑期日绘主题:
①木棉花·珍惜眼前的幸福
②公共场合的性事

今天也没开车呢

“stay with me ”

羊妈真的好好啊,所以可别做什么让妈妈伤心的事啊
8.3暑期日绘主题:
①木棉花·珍惜眼前的幸福
②公共场合的性事

今天也没开车呢

咪酱晓莉

进度极慢的设定

1-8都对应每人的装备

9是花花

10是福的眼睛 纯黑色

进度极慢的设定

1-8都对应每人的装备

9是花花

10是福的眼睛 纯黑色

绅士fa

噩梦

*女福,没走过GE线

*虽然sans在地底对frisk的信任很低,但在frisk把怪物们从地底解放出来以后,对她的信任在日常的接触中逐渐增加,并为当初对frisk的一些漠视行为感到内疚。

*私心打了sf的tag

*ooc预警


        骷髅醒来,发现自己并不在家里的沙发上。

他躺在一大片黄色花丛中,阳光通过他头顶的大洞倾泻在他周围。Sans认识这里,kid带他来过。


       “Sans你看!我就是掉在这里的!”来到地面后某次路过伊波特山,Frisk突然兴起让他用捷径带...


*女福,没走过GE线

*虽然sans在地底对frisk的信任很低,但在frisk把怪物们从地底解放出来以后,对她的信任在日常的接触中逐渐增加,并为当初对frisk的一些漠视行为感到内疚。

*私心打了sf的tag

*ooc预警

 

        骷髅醒来,发现自己并不在家里的沙发上。

他躺在一大片黄色花丛中,阳光通过他头顶的大洞倾泻在他周围。Sans认识这里,kid带他来过。


       “Sans你看!我就是掉在这里的!”来到地面后某次路过伊波特山,Frisk突然兴起让他用捷径带自己过来,然后指着那个大洞说道,说完还兴奋地趴在边缘往下看。Sans为了Frisk的安全走到她旁边拉着免得她又掉到地底。他往下看,发现地底与这里的距离非常远。

       “哇哦,这还真高。”


       现在站在这里,感觉比之前看到的还要高。

       突然视线一转,他发现自己在雪地里,对面有两个人类。他们和自己见过的两个怪物有些相似,不是外貌,是一些感觉,以及身上的一些特征。

       “嘿,我们之前见过面吗?”

       回答他的是他们的攻击。

       想用自己的捷径躲开,却发现用不出来。想用自己的魔法骨头排成一面墙格挡攻击,结果也一样。于是,遭受到攻击的Sans第一次尝到了死亡的感觉。

       他失去了意识,又再次醒来。这次的地点是瀑布。

       看着面前的人类,和他抬起的手,Sans知道自己应该逃了。躲过人类的魔法攻击,沿着道路狂奔,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应该好好锻炼了。

       人类的攻击从身后不断袭来,转过一个拐角,又发现一个人类站在前方。


将军


       Sans真的很不喜欢这个感觉,而且他也不能确定这次是不是真的死亡。如果这次真的死亡了怎么办?

       很幸运的是,他又从窒息的昏迷中醒来。

       狂风呼啸,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头戴牛仔帽的人类小孩,手里握着一把枪。

       “嘿嘿,冷静一点。为什么你们要攻击我?我对你们可没有恶意。”

       “那你们为什么要杀了我们?我们也没有恶意。”小孩面无表情地说道。同时,五个身影在Sans的周围出现。相比之前的人类,他们显得更加幼小,明显都是一群孩子。

       “我们只是想回家。”

       “但你们却杀了我们,用我们的灵魂来换取自由。”

       他们齐声说道

       头戴牛仔帽的小孩走到他面前,用枪指着他的脑袋。Sans往后退了一步,接着他就发现自己无法再退后了,周围的其他孩子也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准备随时攻击。

       视线突然模糊,场景就变成了热域,那六个人类小孩还包围着他。在正前方的牛仔帽小孩身后,Sans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kiddo,help me!”

        但Frisk没有任何反应,身体随着呼吸平稳的起伏,像是睡着了。

       “你想回家吗?”牛仔帽小孩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最后呈现半透明的样子,胸前跳动着一颗黄色的心脏,或是说灵魂。孩子们的灵魂开始碎裂,每一个的表情都变得异常狰狞,像是在受到剧烈的痛苦一般。他们带着哭腔喊道:“我们也想啊!”


嘣——


       风的吹拂,岩浆的流动,一切像是变得异常缓慢。但有一个存在却还是正常的。

       Frisk睁开了眼,微笑着站起来,走到Sans面前。只是他第一次知道Frisk的眼睛是金色的,像是地底入口的金色花丛,准确来说,更像是在地面上看到的太阳,闪闪发亮。配合她的笑容,让Sans感到有些刺眼。

       “熟悉吗?这个场景?”Frisk开口问道。

       虽然Sans不知道她在问什么,但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能这样的话,你会更熟悉一点吧。”Frisk打了个响指,孩子们和她都消失了,一个Sans在哨站里打 着盹。

       接着Frisk又回来了。她奋力的奔跑着,身上布满了伤痕,Undyne在后面气势汹汹地追着。她看见了在打盹的Sans,痛苦的表情变成了希望。她向Sans求救,却什么也没发生,Sans还是在睡觉。因为向他求救而停下来脚步,被身后的Undyne追上,然后,长矛贯穿了女孩的身体。

       幻影消失了,徒留女孩的尸体趴在那一动不动,表情停留在绝望的那一刻。在一旁的看完全过程的Sans感觉罪恶爬上了他的脊椎。

       又一个Frisk出现了,她蹲在那打量着自己的尸体,感叹道:“原来那时候我死的那么难看啊!”然后转头对Sans说“真是可惜啊,你那时在睡觉,要不然你肯定会帮助我的对吗?”她又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那明亮的眼睛刺痛着Sans,“事实呢?”

       一个响指,第三个Frisk出现了,她无视了在哨站里睡觉的Sans,踏过了自己刚才的尸体。睁着双眼的Frisk避开了她,让她顺利跑过了桥。在她跑过了桥之后,哨站里的Sans睁开了眼,看着第三个Frisk将水倒给了Udyne,然后用捷径离开了。

       Undyne离开了,第一个和第三个Frisk消失了。睁着双眼的Frisk走到哨站里,对着Sans说:“我们来玩捉迷藏吧。”然后消失了,用和Sans一样的方式离开了。

       刚才被遗忘的痛觉一下子用双倍的力量来提醒他,你该开始游戏了。


       接下来的经历,让Sans感觉像是在地狱。

       不断地从死亡中醒来,在虚弱中被人类攻击而来不及闪躲,再次体验死亡。如此反复。

       他每次都能很轻松的在死亡之前找到Frisk,因为他知道她躲在哪里。她学着骷髅的笑脸,站在以前Sans看着她死亡的地点。

       在经历不知道多少次死亡,让Sans感觉到麻木的时候,他来到一个很熟悉的地方——最后的长廊。

这次没有人类出现在他的面前攻击他,但Sans知道,最后的审判来了。

       他往前走,看着Frisk突然出现在长廊上,维持着他一直以来所看到的她自称的“决心脸”。

       “EXP,execution points。一种用来量化你对别人造成的痛苦的方式。当你有了足够的EXP你的LOVE就会增加。LOVE,Level Of Violence。用来衡量一个人伤害别人的能力。你杀得越多,就越容易远离自己的本心。你越远离自己的本心,就越难被伤害。就越容易放任自己去伤害别人。”

       “这些,都是你告诉我的,Sans。”Frisk再次睁开了双眼,注视着Sans。外面的阳光充斥在长廊里,还有一些洒在了Frisk的脸上。平静的表情与金色的双眸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她是那么的神圣,Sans觉得和他比起来Frisk才更像是一个真正的审判者。

       “一直以来,我最喜欢的怪物一直是你Sans。因为你是唯一一个没有伤害过我的怪物,哪怕是mom和Papyrus也都跟我对战过。”

       “但我突然知道了,伤害我次数最多的人其实是你,Sans。”

       “kid……”

       “你当时跟我讲的EXP、LOVE都是明面上造成伤害的,所以你能看见。但暗面里的呢?接受mom的请求,又与我成为朋友,然后躲在暗处,看着我不断存档、死亡、读档,对我见死不救。这难道不是在暗面里获得EXP吗?”Frisk将双手摆出一个在用望远镜的姿势,对Sans说,“来跟我做出一样的手势,看看自己的头顶吧。”

       Sans的四肢僵硬着。明明骷髅是没有心跳的,但为什么感觉胸口有心脏在剧烈跳动,像是拿走了他全部的力气在动,使得双手无法抬起。他知道会在头顶上看到什么,他不敢面对那个数据。他在害怕。

       但他没有办法不去面对那个事实,因为有一个力量在拖拽着他的手臂,用力掰着他的手掌让他比划手势,将他的头往上抬,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没能停止。于是,他看到了。在他不断颤抖的魔法瞳孔里倒映着 LV99 这样的数据。

       神秘的力量消失了,Sans的双手无力的吹了下来,眼窝里的白色瞳孔消失了。他就像一个普通的骷髅一样,保持抬头的姿势。

       早已放下双手的Frisk看着他,说道:“你知道我在不断地跳跃时间线,所以EXP和LV都无法像其他怪物那样能随着倒退的时间清除。这些都镌刻在你的灵魂里,随着我的不断死亡而累积。”她笑着,感叹道,“99?多么庞大的数字!哪怕我当初把所有怪物都消灭也无法达到这样的高度。”

       “你有那么多的LOVE,都是靠着我无数的不可见的尸体。将我的尸体堆成山后,坦然的坐在顶端,得到我的love,那说得通吗?”

       “……i……”终于从震惊中缓过神的Sans看着Frisk想说什么,但刚开口却无法再继续说下去了。他没有办法道歉,因为他没有做错什么。

       “你是审判者,不能干预我这个人类在地底的行为,对吗?”Frisk将笑容收起,怒视着他说,“但这无法改变你是个肮脏的刽子手的事实!”


       “为你所有的EXP和LOVE接受审判吧!”


       魔法骨头,龙骨炮,这些都是他的武器,用来在这最后的长廊里进行审判。现在都作用在在他的身上,审判着他的罪行。


       比他之前受到的每一次攻击还要剧烈百倍的痛感,伴随着灵魂破碎的恐惧,使Sans从床上惊醒。

       床?好不容易从恐惧缓过神来的Sans反应到自己在床上。环视四周,自己房间的格局与在地底的不同,表示着他在地面上。往窗外看去,与梦中长廊里的相比显得更加温柔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玻璃照射在房间的地板上。看着只有在地表才能看到的云朵和太阳,Sans抚摸着自己的胸口,感受到灵魂安然无恙的漂浮在自己的骨架里,他才确认刚才的只是一场噩梦。

       “SAAAAAANNNNNNSSSSS!”Papyrus发出尖锐的声音,用力地打开Sans的房门,让他好不容易缓下来的心神再次受到剧烈的惊吓,“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heh,sorry。”Sans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脯一边道歉道。

       “嘻嘻,Sans是个懒骨头!”小小的Frisk躲在Papyrus的身后,探出头来嘲笑Sans。

        才从那场噩梦中醒来的Sans有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孩子,但他很快将他恐惧、心虚的情感掩藏起来,像他平常一样的笑道:“嘿,kiddo,你来啦?”

       “嗯!来找你们玩!还带了mom做的派!能做为Sans现在起床的‘骨’励!”

       “pffff,这让我起床的心情受到了‘骨’动。”

       “SANS!你已经让FRISK也学会了你的双关语冷笑话了!停止你的继续迫害!”Papyrus捂着他的耳朵大喊道。虽然他没有耳朵。

       “i know。”但不会改的,Sans边穿衣服边想着。

       走到楼下,和Frisk享受着羊女士精心制作的派,Papyrus在厨房里忙着制作午饭的意面。

       看着因为派的美味,而周围散发出幸福的气场的Frisk,Sans想到了自己在梦中的经历。他突然感觉口中的派没有以前那么香甜柔软了,像是蜡一样。

       那个Frisk说的没错,他是审判者,所以必须对kid冷漠,但这也不能掩盖他是一个肮脏的刽子手的事实。那些行为无异于与那些怪物们一样在伤害她。


       想为她做些什么,作为赎罪。


       “嘿,kiddo,下周你是不是要和你的父母一起出席X国的和平协议的签署仪式?”

       “Yes?”Frisk不明白Sans为什么突然要提这个。

       “我听说X国首都,也就是你们进行签约仪式的城市。那有一所很有名的游乐园,想去玩吗?”

       “嗯——虽然很想去玩,但是mom不会答应的,因为Undyne没办法在作为mom和dad的保镖的同时再保护我在游乐园玩……”她趴在桌子上闷闷不乐的说道。那个游乐园在她掉落地底前就十分想去了,可那时自己没法出国。现在可以出国了,却不能进去游玩。

       “我陪你去怎么样?我来保护你。”

       “REALLY?!”

       “yes,而且我很早之前就答应过toriel要保护你的安全,这是我的职责。”

       Frisk有些犹豫不决,Sans知道为什么。当初在地下的时候可是给她留下很不靠谱的印象。想到自己还在MTT酒店说过“陈尸此地”的话,他的良心受到很大谴责。当时自己为什么有脸皮说出这样的话?虽然现在也没有。

       “放心,我会一直跟着你的,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会第一时刻用捷径带你离开。”

       “这可是非常有诱惑力呢!”Frisk想到了Sans那方便的捷径,让自己对游乐园之行充满了决心。她拿出自己的电话,边滑动屏幕边说“我打个电话跟mom商量一下!”

       “heh,实在不行就让我也跟她聊一下,我会让她看看我的‘决心’的。”toriel可能不知道我审判者的身份,但asgore知道。而现在他们两个一定在一起,为了下周的签约仪式做准备。asgore知道我的能力足够保护kid,所以他应该会帮忙一起说服那位美丽的羊女士。他们都不想看到自己亲爱的养女闷闷不乐的表情。

       Sans在心里那么想着,他已经预测到了事情的结果了。

       想象着Frisk兴奋的笑容,Sans觉得手中的派变得十分美味,比以前吃过的每一块都要美味。虽然它和刚才是同一个。


       外面的天气多好啊。花儿在绽放,鸟儿在歌唱。像这样的天气,像她那样的孩子,就应该尽情欢笑度过美好的一天。

=========

       “嘿,kid,我能看一下你睁开眼睛是什么样子的吗?”

       “我一直都是睁着的!要不然我怎么看清路?只是因为太小了让你们以为我一直闭着眼睛。”

       “那介意我撑开你的眼皮,让我看看你的眼睛吗?”

       “Why?”

       “我实在很好奇,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嗯……好吧”

       “是什么颜色的?”Frisk有些期待的问道。她对于自己的眼睛,从来只在意为什么那么小,而忽略了它的颜色,最后导致她现在也忘记了自己的双眸是什么颜色的了。

       “和你的头发一样,是温顺的棕色。像是toriel的派一样让人感觉那么的柔软,又像是蜜糖一样那么甜蜜。阳光照在上面反射出的一点黄色亮光像是asgore种的那些黄色花朵,让你的眼睛看起来是那么的活泼。真是漂亮啊!”

       “S,Sans!?????”

七天君
透明背景是真的好玩 嗯

透明背景是真的好玩 嗯

透明背景是真的好玩 嗯

我不爱吃芋头

sf警告⚠️

小firsk和长大后的firsk~

sf警告⚠️

小firsk和长大后的firsk~

DK

七夕快乐!|ω・)
我画技差只能撑撑牵手啥的w_(:з」∠)_
p1是inkerror七夕贺图
p2和3是线稿和上色过程【明明只有一张】
p4到6是一些意识流涂鸦_(:з」∠)_
我知道bug很多,将就看看吧w_(:з」∠)_
谁来amino陪我玩啊_(:з」∠)_
我不会打tag请别介|ω・)

七夕快乐!|ω・)
我画技差只能撑撑牵手啥的w_(:з」∠)_
p1是inkerror七夕贺图
p2和3是线稿和上色过程【明明只有一张】
p4到6是一些意识流涂鸦_(:з」∠)_
我知道bug很多,将就看看吧w_(:з」∠)_
谁来amino陪我玩啊_(:з」∠)_
我不会打tag请别介|ω・)

一袖

放个鱼
有猹有福

幼儿园水平请不要介意

萌新刚刚入坑
可能会有画错的地方w

P1因为上色之后总感觉怪怪的所以就只涂了部分( •́ω•̀ )

是个猹厨
恰人类组
福♀猹♀

放个鱼
有猹有福

幼儿园水平请不要介意

萌新刚刚入坑
可能会有画错的地方w

P1因为上色之后总感觉怪怪的所以就只涂了部分( •́ω•̀ )

是个猹厨
恰人类组
福♀猹♀

N0N4ME
上色火葬场(ಥ_ಥ)

上色火葬场(ಥ_ಥ)

上色火葬场(ಥ_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