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irst class

830浏览    86参与
讓我奶一口

The first(《X戰警:第一戰》同人)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879735

根據電影改編,虛構絕對有

請大家快樂食用,謝謝大家!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879735

根據電影改編,虛構絕對有

請大家快樂食用,謝謝大家!

陈墨

2014年秋季番之ファースト・クラス 2














陈墨

2014年春季番之ファースト・クラス





















Lewvan

对不起,我找不到比这张更基佬的EC图了--

第一张源网,出处不明,如有侵权请告知,我会立刻删掉。

后两张是自己拼的,就当作纯洁版看看吧,我努力过了,但是压根找不到纯洁版的可用素材(bu)

对不起,我找不到比这张更基佬的EC图了--

第一张源网,出处不明,如有侵权请告知,我会立刻删掉。

后两张是自己拼的,就当作纯洁版看看吧,我努力过了,但是压根找不到纯洁版的可用素材(bu)

Lewvan

用以前的图凑数吧,一张相遇之前的Charles 一张相遇之前的Erik,一张地狱火俱乐部(突然想去找一些Emma的图),还有一张小万老万的交叉图(我个人很喜欢这一张的颜色)

图源第一战,自拼。

用以前的图凑数吧,一张相遇之前的Charles 一张相遇之前的Erik,一张地狱火俱乐部(突然想去找一些Emma的图),还有一张小万老万的交叉图(我个人很喜欢这一张的颜色)

图源第一战,自拼。

Lewvan
今天只能发一个存货了,Hank...

今天只能发一个存货了,Hank McCoy。

是他还在CIA工作其间的图。

今天只能发一个存货了,Hank McCoy。

是他还在CIA工作其间的图。

Lewvan

第二波组图,图源自己。

Erik在战争结束后离开了奥斯维辛,离开了曾经令他的夜晚布满噩梦与哭嚎的地狱,离开了仇恨诞生的实验室,在世界各地追捕旧日仇人。

而Charles从牛津毕业后,生活步入正轨,写论文 旅行 研究基因工程与心理 研究人类与未来。

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在不远的将来发生足以改变世界的转折。

第二波组图,图源自己。

Erik在战争结束后离开了奥斯维辛,离开了曾经令他的夜晚布满噩梦与哭嚎的地狱,离开了仇恨诞生的实验室,在世界各地追捕旧日仇人。

而Charles从牛津毕业后,生活步入正轨,写论文 旅行 研究基因工程与心理 研究人类与未来。

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在不远的将来发生足以改变世界的转折。

Lewvan

想来想去,还是把今下午拼的那张图改了一下,两张图 两个人 同一年龄 完全不同的处境。

其实也不过是十几岁,一个是牛津大学的高材生,温暖舒适悠闲 远离战火,每日读书写字喝茶;一个是奥斯维辛苦苦求生的试验品,冷淡残酷,充斥着杀戮和痛苦。

六张小图各带一个正脸,原谅我 Erik的那张实在找不到更年轻的照片了……

以后可能会把kurt Raven Shaw Hank Alex等做出来,主要人物设定走电影线。

图源自己。

想来想去,还是把今下午拼的那张图改了一下,两张图 两个人 同一年龄 完全不同的处境。

其实也不过是十几岁,一个是牛津大学的高材生,温暖舒适悠闲 远离战火,每日读书写字喝茶;一个是奥斯维辛苦苦求生的试验品,冷淡残酷,充斥着杀戮和痛苦。

六张小图各带一个正脸,原谅我 Erik的那张实在找不到更年轻的照片了……

以后可能会把kurt Raven Shaw Hank Alex等做出来,主要人物设定走电影线。

图源自己。

木三木三
回顾初恋,最虐的不过这么一句

回顾初恋,最虐的不过这么一句

回顾初恋,最虐的不过这么一句

一只狸

Soldiers 【11】

    “嗯?梦见了什么?”Erik 怀着失而复得的心情,不停地摩挲着Charles 的卷发。
    “都是我和你之间的。”Charles 清澈的眼睛里满是温柔,“那些好的。Would you mind if I...?”Charles微微举起手,询问着Erik,一如当初。
    “NO, Never mind. Never. ”
    不同的是这次Charles投射给Erik梦境。
    第一次在海中相遇,在花园里的流泪,在CIA大厦前的对话,...

    “嗯?梦见了什么?”Erik 怀着失而复得的心情,不停地摩挲着Charles 的卷发。
    “都是我和你之间的。”Charles 清澈的眼睛里满是温柔,“那些好的。Would you mind if I...?”Charles微微举起手,询问着Erik,一如当初。
    “NO, Never mind. Never. ”
    不同的是这次Charles投射给Erik梦境。
    第一次在海中相遇,在花园里的流泪,在CIA大厦前的对话,第一次使Erik移动了信号塔,下棋,喝酒,还有吻...
     “Oh,Charles..Schatz...”Erik扶起了Charles,将他紧紧搂在怀里,他也想起了更多美好的日子。他想不该用无尽的仇恨来代替他们的。
     突然,Charles 停止了投射影像。Erik投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但是我就是被这些困住了。”Charles顿了顿,“它们拉住我,我自己也不想走。它们多好...可是,你知道是什么让我意识到应该醒过来吗?”
      Charles也没等Erik 猜测,自顾自地有些激动地说了起来,“我听到你也对我说我不是一个人。我不是一个人!”蓝色的眼眸有些湿润,“那么久了,我只想要你一个承诺!可是,记忆里的那个人,不会给我。所以,我想,我应该出来,一定有一个人,在现实里等我...”
     Erik眼中也略有泪光,他的傻爱人啊,总是想着为他付出一切,想要的回报却只是一句话语。
     “You are not alone ,Charles。Never . I will stand by your side. ”
     Charles 和Erik 好像都看到,自己失散的那一半心灵,重新拼接完整。
     即使是歧路,我也想与你殊途同归。
     我想和你一起对抗整个世界。
     我还想和你一起,做很多很多事情。
——————TBC——————

其实也可以看做是Ending对吧...
只不过我想应该要交代清楚一下还需一些功夫
番外应该还有吧   得等我一模以后了😂😂😂  来些小天使看吧【虽然挺短的 但是想了好久哦】

谢谢看完它的小天使

一只狸

Soldiers【10】

     “我告诉你!Charles他现在无意识地把自己困在了自己编织的幻境里。虽然我也不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显示出来就是他没有苏醒的迹象!”Hank踏出房间,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他的猜测,“可能是Charles下意识的保护措施,把他困在了自己的幻境里。他愿不愿意醒来,可能取决于他最在意的人。我想...”
    “我知道了。”Erik低沉的声音打断了Hank,他迈进了房间。
    他的Charles安静温和地沉眠,就像是无数个普普通通的夜晚。只是,他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次看见他深邃的眼。
 ...

     “我告诉你!Charles他现在无意识地把自己困在了自己编织的幻境里。虽然我也不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显示出来就是他没有苏醒的迹象!”Hank踏出房间,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他的猜测,“可能是Charles下意识的保护措施,把他困在了自己的幻境里。他愿不愿意醒来,可能取决于他最在意的人。我想...”
    “我知道了。”Erik低沉的声音打断了Hank,他迈进了房间。
    他的Charles安静温和地沉眠,就像是无数个普普通通的夜晚。只是,他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次看见他深邃的眼。
    Erik握住了Charles苍白的手,细细地摩挲。“Charles,现在我才知道错的离谱,你还愿意醒来亲自拿掉我的头盔吗?”
    “Charles,我愿意留下来,就算你不准备说服我。”
    “Charles,不管最后是谁的主张维护着变种人的未来,我都想和你并肩作战。”
    “Charles,我想给你办婚礼,场面很大的那种。”
    “Charles......”
    一个月了,Erik感觉说了这辈子所有的情话,但Charles还是没有任何知觉。
    一天晚上,Erik照例陪着Charles,说了许多一天发生的事,很多可有可无的话。他卷了卷Charles的头发,凑到他的耳边,“You are not alone, too. Good night, Charles. ”
    他却感觉到Charles睫毛突然的颤动。
    他紧紧抓住Charles的手,“Wake up!Charles!Wake up!”
    Charles像一个噩梦惊醒的孩子一样叫着Erik的名字醒来。
   “没事了,Charles没事了,我在这里。”Erik弯腰抱住Charles,发现自己眼眶突然有些湿润。
   “我躺了多久,Erik?”Charles 声音有些脱力。
   “一个多月了。”
   闻声而来的Raven和Hank自然激动不已。
   “Charles,你终于醒了,我很害怕...”Raven 挂着眼泪拥抱着他。而Hank则激动地突然变成了蓝色毛球咧着嘴笑。
    Erik不耐烦地准备“送客”,“Charles要休息,别闹了。”说着就用能力拽着两人身上的金属制品关在屋外。
    “Charles...”Erik有很多话,但如今面对清醒的Charles又不知从何说起。
    “Well......我只是感觉自己做了个梦。”
——————TBC ——————
QAQ 查查醒了还满意吗?喵 以后大概都是糖了吧...
谢谢看完它的小天使

ineedablanket

依然是First Class
这话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可爱的了……老狼要看比赛让几个小姑娘自己去玩别打扰他,结果Kitty她们去危境训练室作死然后引出来的一系列麻烦w
里面Logan的表情萌到死亡啊啊啊啊啊啊啊尤其是吃甜甜圈那里!!还有后来拍着A.M.P(好像是这个名字?)睡觉的时候……
maya他简直不能更暖……
我也想枕在Logan腿上睡觉啊啊啊啊啊啊!!!!放开那个姑娘让我来!!!!
老狼对于萝莉和少女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诶最后人家好像已经爱上他了wwww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woc我现在整个人不能平静
为什么他这么可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依然是First Class
这话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可爱的了……老狼要看比赛让几个小姑娘自己去玩别打扰他,结果Kitty她们去危境训练室作死然后引出来的一系列麻烦w
里面Logan的表情萌到死亡啊啊啊啊啊啊啊尤其是吃甜甜圈那里!!还有后来拍着A.M.P(好像是这个名字?)睡觉的时候……
maya他简直不能更暖……
我也想枕在Logan腿上睡觉啊啊啊啊啊啊!!!!放开那个姑娘让我来!!!!
老狼对于萝莉和少女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诶最后人家好像已经爱上他了wwww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woc我现在整个人不能平静
为什么他这么可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ineedablanket

First Class超可爱啊wwwwwww
第二话就是Kitty(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Logan过生日然后虎哥又来给Logan送生日贺礼(不是)
整个First Class都是老狼和Kitty的日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俩的相处模式简直233
Logan还有小情绪了呢
“你每次过来找我都是想从我这儿得到点什么!‘Logan我把我易拉罐上的拉环弄坏了,你能帮我开一下吗?’ ‘Logan,你好像都活了好几百万年了所以你能不能帮我写下历史作业?’你从来都不想只是单独跟我待会儿!”
(谁让你那么万能)
一身大红的虎哥真好看^qqqqqqqq^(喂重点
说真的每次打架老狼都打不过虎哥真的合适么完全就是实力压制啊前期虎哥...

First Class超可爱啊wwwwwww
第二话就是Kitty(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Logan过生日然后虎哥又来给Logan送生日贺礼(不是)
整个First Class都是老狼和Kitty的日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俩的相处模式简直233
Logan还有小情绪了呢
“你每次过来找我都是想从我这儿得到点什么!‘Logan我把我易拉罐上的拉环弄坏了,你能帮我开一下吗?’ ‘Logan,你好像都活了好几百万年了所以你能不能帮我写下历史作业?’你从来都不想只是单独跟我待会儿!”
(谁让你那么万能)
一身大红的虎哥真好看^qqqqqqqq^(喂重点
说真的每次打架老狼都打不过虎哥真的合适么完全就是实力压制啊前期虎哥揍Logan就跟逗小孩玩儿似的hhhhhhhhhhhh
Creed对Logan真的是太深情了起源里那么多次洗脑都还能记得人家生日……这可不是一般仇人能记住的况且虎哥和Logan根本就没仇相反应该是Logan找上他才对
其实虎哥(某些时候)也挺可爱的而且我好像有点开始萌狼虎了(小声)
Uncanny X-men里洗白的虎哥软软的!!毛绒绒的超大只还比Logan更好掐!想揉他qwqqqqqq(这人失去理智了
First Class全篇萌点爆炸……总共好多话各种小故事我看了快一晚上了才看四分之一……maya

一只狸

Soldiers 【05】

    charles不是那个温文尔雅,别人说话时总是认真聆听的Charles 了。他爱上了喝酒。
     每天他总是从各种地方搜刮出几瓶酒,有的时候会请Hank 一起喝几杯,但大部分时候只是一个人灌酒下肚。Charles 发现喝到一定的醉意,他就会出现迷人的幻觉。有的时候眼前会出现Raven,皱着眉头看他。有的时候会出现Erik,戴着可笑的头盔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有的时候也会出现他的学生们,他们还是孩子在自己花园里玩耍的时候。Charles 每次都会忍不住想抓住,可绝望的发现只要一碰他们全都会消失了。所以现在,只要一出现幻...

    charles不是那个温文尔雅,别人说话时总是认真聆听的Charles 了。他爱上了喝酒。
     每天他总是从各种地方搜刮出几瓶酒,有的时候会请Hank 一起喝几杯,但大部分时候只是一个人灌酒下肚。Charles 发现喝到一定的醉意,他就会出现迷人的幻觉。有的时候眼前会出现Raven,皱着眉头看他。有的时候会出现Erik,戴着可笑的头盔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有的时候也会出现他的学生们,他们还是孩子在自己花园里玩耍的时候。Charles 每次都会忍不住想抓住,可绝望的发现只要一碰他们全都会消失了。所以现在,只要一出现幻觉,他就安静的看一会儿,然后把自己摔到床上昏睡。
    Erik能在某个窗口见到Charles的几率也降低了许多——他总是躲在自己房间里喝酒。偶尔遇到,也只是匆匆一瞥,看起来Charles有点憔悴。
    Erik还是有点伤心的,Charles 怎么一次都没发现他呢?或者说还是发现了也根本不想理睬?
    渐渐地Erik的兄弟会事物也繁多无比,一边要招兵买马,一边又要躲避人类。他总是在世界各地跑,虽然有Azazel,这还是件很累的事情。  Emma 不幸在一次战斗中被人类抓住并关进了特殊监狱,运用心灵感应寻找变种人的进程不得不暂停进行。营救Emma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而万一她有不测又该...?
     Erik脑中浮现出的是那张好看的脸。可他还愿意帮自己吗?晚上,他走到Raven的房间里与她商榷。“Charles一定会同意的,他可是我...”Raven看了眼Erik,还是把哥哥两个字收了回去。“他那么好,一定已经原谅你了。去吧Magneto,没有你做不到的事。”
     Erik考虑再三,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戴上了头盔。他直接飞进了Charles的卧室。
     那时候Charles正在大口大口的喝酒。“噢,今天是Erik !我好想你...”Charles 伸出手想碰,想了想又收了回去,“碰了就看不到了,最近好难看到你啊...”
     Erik疑惑不解,“Charles,你在干什么? ”
     “啊,原来要喝那么多啊哈哈哈,好棒啊今天还有声音!”说完Charles就躺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Erik看了眼满地横七竖八的酒瓶和Charles乱七八糟的头发,瞬间明白了他的朋友用酗酒的方式来和他的幻象见面。
    他绞了一把热毛巾,替Charles擦脸。他的Charles神色憔悴,额头有细细的皱纹,厚重的黑眼圈让他觉得心疼。他拉起Charles 的手想握一会儿,却发现他的朋友手臂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针眼。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Charles在干什么???
    到了大半夜,Charles才从梦魇中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身影,他吃惊不已,“Erik?”欣喜又随即转化成了担忧,“是不是Raven受伤了?她还好吗?”
    Erik不知道怎么开口,过了半响才憋出一句,“Raven很好,是我有事要...”
    Charles眼中的一点点希望又被愤怒所取代,“我和你不是很熟,你给我滚!”他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回来只是为了让自己帮他。
    “不,Charles 。你听着,我真的对不起你,我也真的爱你,我做任何事可能都无法弥补我对你的过错。可是Charles,Emma被人类抓去了,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我不能看着变种人受迫害!”Erik激昂的吐露着自己的心声,之前在肚子里打好的甜言蜜语的草稿又作了废。“我对你是真心的,你可以读我!”说着Erik 准备脱下头盔。
     Charles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你找错人了,我不想读你我现在也读不了你。再见了,Magneto 。”
    “等等!你怎么失去能力的?”Erik吸住了门不让关上。
    “治疗脊椎的副作用,我不想坐轮椅。你满意了吗?请带上门谢谢。”Charles极力的克制自己的音调,他觉得Erik 再说一句话他都会爆发。
     “这是你的天赋Charles !你怎么可以为了治疗抛弃它!变种人危险的时候你在哪儿啊!Raven 还说你会帮助我们,她一点都不了解她亲爱的哥哥!”Erik 在内疚给Charles 带来的伤痛时又开始变得愤怒。但不知为什么他只能表达出自己的愤怒。
     “对!我只是一个只考虑自己的废物!我只知道我的能力给我带来痛苦!我只知道我想要我的腿!我对你没有价值了,你是准备走还是准备杀了我?!来啊!”Charles 嘶吼着,带着气极时的颤抖,眼里充斥着血丝和摇摇欲坠的泪水。
     听到吵架声的Hank从实验室里飞奔出来,一边跑着看到Erik 就气得变成了Beast 。他挡在Charles 身前,“你准备干什么?我告诉你不准带走Charles!”
     “我希望从未与你相识。”Erik脸上并没有表情,转身就离开了,一如当初。
     Charles疯了似的推开好意的Hank ,“我只想一个人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跑进书房然后把他最爱的没下完的那盘棋全都推倒在地上。棋子东一个西一个地躺着,好想还心有不甘。接着他又拉开抽屉,翻出了那两只小锡兵,扔进废纸篓。
      眼泪毫无目的的流下来,并不知道是难过还是气愤或者不值。他爱的男人心里只有变种人事业,自己没了能力对于他就是个要遭谴责的累赘。他们都以为自己无限宽容,他们都以为自己会原谅一切。而他,怎么会期待他们会回来呢?
    过了很久,他还是捡起了那些棋子。想了想,又从废纸篓里捡起两个小东西扔到抽屉里。
     Charles敲开了Hank 的房门。
     “怎么了,Charles ?你还好吗?”
    .............
     但同时Charles 不会想到的是,冷酷的变种人领袖Magneto先生正在自己屋子里做着自己误杀Charles的噩梦并惊醒。
——————TBC ——————

猜猜教授想到了什么要到蓝毛毛的房间?

一只狸

Soldiers 【04】

终于一切开始变得好了一些。Hank 不断的给Charles 升级主脑,不寻找变种人的空闲时还不断改进教授轮椅的功能,比如能在教授想停止的时候岿然不动之类的。泽维尔天才少年学校似乎又恢复了之前的生机。温和的教授,朝气蓬勃的孩子,过不久就会有新的孩子加入,大家就会让他们演示自己的能力。有一次有个孩子把Charles 最爱的一棵树劈坏了,Charles 也没动怒,只是叹息小时候常在那上荡秋千。
        有很多孩子反映,当然是那些调皮不爱早早睡觉的孩子们,每隔几天,他们总是看到窗外有个漂浮的身影晃来晃去,好像还有长长的披风,头...

终于一切开始变得好了一些。Hank 不断的给Charles 升级主脑,不寻找变种人的空闲时还不断改进教授轮椅的功能,比如能在教授想停止的时候岿然不动之类的。泽维尔天才少年学校似乎又恢复了之前的生机。温和的教授,朝气蓬勃的孩子,过不久就会有新的孩子加入,大家就会让他们演示自己的能力。有一次有个孩子把Charles 最爱的一棵树劈坏了,Charles 也没动怒,只是叹息小时候常在那上荡秋千。
        有很多孩子反映,当然是那些调皮不爱早早睡觉的孩子们,每隔几天,他们总是看到窗外有个漂浮的身影晃来晃去,好像还有长长的披风,头上也不知道戴了一个什么东西。Charles 并不注意这些事,估计又是另外一个调皮的孩子吓唬他们呢。不过自此以后没孩子会晚睡是大大的好处之一。
        可是好景仍然不长。变种人的事实仍然被人类所知晓,泽维尔天才学校也不能幸免。人们惧怕他们的能力,却发现他们可以在战场上大为所用。学校里很多孩子都被拉上战场了,Charles 一天比一天失落。甚至在上课的时候,他总会不由自主地听到有的孩子在担心会不会下一秒他们也会上战场,有的孩子则会怀疑坐在轮椅上萎靡不振的他能否保护他们。
        最终学校也只剩他一个人了。Sean 需要回家照顾家人,而Alex 则要回去看护自己能力刚刚觉醒的弟弟。他们离开的时候充满了歉意和担心,但Charles 留给了他们一个微笑。只有Hank 默默地陪着他,悄悄的关闭了主脑,开始研制治疗脊柱的药物。
       Charles 有一天坐着轮椅来到地下室,习惯性地就要喊孩子们。一开口才反应过来,这里早就无人问津。他转过身去,永久地锁上了它。
       他来到很久都没有踏足的书房。他都快忘记那些奋发向上,熬夜修改论文,给孩子们制定训练计划,和Erik 在一起的夜晚了。
       屋子的一角还照着原样摆着一盘没下完的棋,是啊,他们总是不能完整的下完一盘。看起来他快输了。
       桌子上的杂物里孤独地放着一张Raven 的照片,样子是她最爱变的金发女孩,笑的灿烂。她还好吗?
       书架上两只小不点在一堆厚重的书里很显眼。黄黑的橡皮泥已经因为水分流失而干裂了,看来Xavier 的手工又失败了。他想拿下它们可是又够不着。该死的Erik 为什么要放那么高。
       他扶着书架想站起来可是根本无法持续一秒钟,又重重地摔在地上,还带倒了好几本书,砸在了腿上。算了,反正也感觉不到。Charles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没种的想哭,却发现自己开始咧开嘴笑了起来。
       Hank 听到响动立刻以Beast 的速度冲了过来。
       "Hank 你是不是在研制治疗我的药?"什么事都不可能瞒过Charles ,即使他没有用心灵感应。
       "是,可是那可能会让你失去能力的Professor。"
       "不,别叫我Professor,我可是天底下最失败的教授,你看除了你哪里还有人?"Charles漂亮的眼睛里满是血丝,"让我走路吧,好吗?我想那样。我的能力现在只能让我痛苦。"
       谁都没办法拒绝Charles 。Hank给Charles 注射了药物,果然他的腿又恢复了知觉,而他再也听不到那些不属于他的声音了。
        Charles 又恢复了一点以前的精神力了,经常嚷嚷着要和Hank 绕着房子赛跑,只不过他再也不提及他以前那些宏图大业了。去他的全人类。
        只不过伤了窗外那个"幽灵"的心。Charles 没发现孩子们全离开了之后那个魅影还常常出现,最近头上还没有那一顶乱七八糟的东西。幽灵终于欣喜地发现他默默寻找的人终于出现在窗口了,而且看起来身体健全。还好啊,没让他受太大伤害。他这几天甚至不戴头盔而且想的很大声,企图让房间里的人发现他然后义正言辞的把他捕获。不过怎么可能成功呢?

一只狸

Soldiers 【03】

【三】
"Professor ,你醒了!"已经变回人形的Hank 激动的唤着Charles 。
"嗯......"Charles 视线转向窗外,那是他的花园。可现在再也没有机会在草地上走走了,感受那些柔软。
"太阳真好,Hank 帮我拉开窗帘吧。"Charles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可以发出这样平静的声音。
Hank 拉开窗帘,阳光倾泻进来。照在地板上,伏在Charles 柔软的棕发上。
Moira 这时推门而入。看到Charles 终于醒来,她的担忧终于消散了一些。"Charles ,你还好吗?"她紧紧地握住Charles 的...

【三】
"Professor ,你醒了!"已经变回人形的Hank 激动的唤着Charles 。
"嗯......"Charles 视线转向窗外,那是他的花园。可现在再也没有机会在草地上走走了,感受那些柔软。
"太阳真好,Hank 帮我拉开窗帘吧。"Charles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可以发出这样平静的声音。
Hank 拉开窗帘,阳光倾泻进来。照在地板上,伏在Charles 柔软的棕发上。
Moira 这时推门而入。看到Charles 终于醒来,她的担忧终于消散了一些。"Charles ,你还好吗?"她紧紧地握住Charles 的手。
"放心吧,Moira ,我很好"
"Charles ,对不起,我不该开枪,那样你......"
"别这样想了Moira ,我们都没办法预知未来的。"Charles 微笑着,眼睛是那样让人心疼的蓝色。"Hank 我猜米一定做了轮椅吧,能带我出去晒晒太阳吗?"
"好,我马上去拿。"Hank 以诡异的百米冲刺速度去推轮椅,好像怕Charles 马上会变卦一样。
Moira 看着轮椅皱起了眉头:"金属的轮椅不好吧?万一......"万一那个号称自己是Magneto 的破坏分子回来捣乱呢。
Charles 不在意地笑了笑:"不用担心了,他们有Emma ,我又不能走路了。对于他来说,不会再来多要我一个累赘。"Charles 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新轮椅,谁都再也说不出安慰人的话。
Moira 推着Charles 在草地旁走,学生们看到Charles 微笑着都纷纷上前问候拥抱。
Charles 觉得现在好像也不是很糟糕。这次受伤刚刚初愈的他有些嗜睡,和Moira 说着说就窝在轮椅里浅睡起来。他看到Erik 张扬跋扈地冲进学校,挥了挥手,把自己的轮椅吸过来,然后霸道地抱起他,狠狠地吻下去,说一句"我回来了"
他很想他。其实他会走一直是他意料之外的事。他只是说了气话,他就真的走了,还带走了他相依为命的妹妹。他从来都没想到,他会因为怒气打自己一拳,他没想到他会把自己交给Hank 他们再也不管,他也没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原来是几句话就可以破碎的。
"Charles ,醒醒啦。天晚了,在外面睡着容易着凉。"Moira 关心地摇了摇他的肩膀。
"Moira ,你什么时候回CIA ?"
"过几天,过几天我就过去,"Moira 怕Charles 误会,"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然后我就找理由再也不干了,开个蛋糕店之类的,然后到这里来照顾你。"
"我相信你的,我的朋友。你是个好女孩。" Charles 拉低了Moira ,然后在她的唇边留下一个吻。
同时消除了她的那些记忆。他相信她什么都不会说,但他不愿意一个无辜的人从此要负担起保护变种人的责任。正因为他知道她是个好女孩,他更不愿连累她,她该过平常一点的生活,找个能保护她的好丈夫,而不是要她照顾同时是令人讨厌的telepath的残疾人。更重要的是,他的心早就属于一个叫Erik 的人,其他任何人再好,对于他而言,也只会是替代品。
他给Moira 的记忆里留下了阳光明媚的沙滩,碧蓝透彻的海水,还有一个吻。

一只狸

Soldiers 【02】

【二】
其实Charles 预言的并没有错,特别是他替Shaw 承受了硬币的痛感,接着导弹雨就要向他们袭来,并且因为阻止Erik 而被他揍了一拳摔在沙滩上时。
Moira 坚信着CIA 不会抛弃她和她的战友们,用枪指着Erik 企图使他停止一切。Charles 想进入Erik 的大脑,可最终意识到他的朋友此时此刻带着他最痛恨的敌人Shaw 的头盔。
"No !No !"Charles 一时间不知所措,只能大喊着,试图使他的朋友从仇恨中清醒过来。
Moira 开了枪,不出意外的一颗一颗的子弹都被偏向一边。她对着Erik 的方向快速地射击着,想使Erik 无暇应对过多的子弹。
Erik...

【二】
其实Charles 预言的并没有错,特别是他替Shaw 承受了硬币的痛感,接着导弹雨就要向他们袭来,并且因为阻止Erik 而被他揍了一拳摔在沙滩上时。
Moira 坚信着CIA 不会抛弃她和她的战友们,用枪指着Erik 企图使他停止一切。Charles 想进入Erik 的大脑,可最终意识到他的朋友此时此刻带着他最痛恨的敌人Shaw 的头盔。
"No !No !"Charles 一时间不知所措,只能大喊着,试图使他的朋友从仇恨中清醒过来。
Moira 开了枪,不出意外的一颗一颗的子弹都被偏向一边。她对着Erik 的方向快速地射击着,想使Erik 无暇应对过多的子弹。
Erik 只是挥了几下手,毫发无损,却听到一声惨叫。也不是那个他从头到尾讨厌的CIA 女探员,她正惊恐地看着他的后方。
他的Charles 倒下了,一动不动地趴在了沙滩上。
谁都愣住了,他也无暇顾及那漫天的导弹,使它们随意在空中炸开。
他使劲地将爱人抱在了怀里,一声声喊着brother ,甚至说出了他一辈子最动人的情话"I want you by my side !"
他吸出了Charles身体里的子弹,他的Charles 就这样无力地躺着,眼里充斥着不知是疼痛还是绝望的泪水。"Erik....."
"Charles !我们一直想要的都是相同的东西!是她!是她害了你!"Erik指着Moira, 控制着她的项链,企图让她窒息而死。 强调着,希望Charles 不要再也不理睬他,再也不原谅他。
"不,Erik 你放了她!是你害了我!我们不是一样的人!"Charles 用尽力气嘶吼着,泪水被挤出眼眶,肆意滑落,滴入滚烫的沙子里,很快被埋没。
这个眼里杀气腾腾,仇恨盖天,戴着防心灵感应头盔的男人不是他的Erik ,不是陪他下棋喝酒聊天的Erik ,不是用尽全力保护他的Erik ,不是昨天给他做锡兵哄他开心的Erik 。他不是他的Erik 。
Erik 的眼中有一瞬的呆滞和失落,随即放开了Moira ,任由她发疯般地哭着抱住了Charles 。他的Charles 。现在不是了。
他也没再回头看一眼。
"Raven ,去做你想做的事吧。"Charles 对着自己最疼爱的妹妹笑了笑,"对不起我读了你。"是啊,他还读到了她对于Erik 满满的仰慕爱意。
Raven 眼里充满着担心和歉意,但还是转身拉住了Azazel 的手。
就是那么一团红烟,他们都不见了。Charles 的一切,他的世界。
Charles 想挣扎着想爬起来再最后一次联系一下自己的妹妹,却发现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腿。
"I can't feel my legs, I can't feel ......." Hank, Alex, Sean 和Moira 围着他,手忙脚乱的为他止血,抬起他......
Charles 觉得自己什么也感觉不到,他觉得自己轻的就像一片羽毛,快要飞起来了。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有Raven ,他对她保证"以后你再也不用偷东西吃了,我会照顾你。你不是一个人。"他在水下救起体力不支的Erik ,对他说"你不孤独,你不是独自一人""你要找到愤怒和平静之间的那个点"
......
可是谁对他说过你不是一个人呢?

一只狸

Soldiers 【01】

【一】
【时间在第一战前夕】
这个傍晚应该有两杯红酒,一些激烈但又没有火药味的争论,一盘永远下到一半对手就双双扑进卧室的棋,可今天例外了。
Charles 和Erik 并排坐在沙发上,面对着电视机一遍遍滚动播报的新闻,却没有一次听进去。想到明天就要带着孩子们一起奔向战场,Charles 不免有些担心。
"他们现在已经都是战士了。"此时会读心的像是Erik ,并未转过头,就一语点破了Charles 的心事。
Charles 冰蓝的眸子里尽是担忧。沉默了很久,他轻轻的回答"我也担心你。"
Erik 顿了一顿,继续若无其事地说"就算是导弹抵着我的额头发射,我也可...

【一】
【时间在第一战前夕】
这个傍晚应该有两杯红酒,一些激烈但又没有火药味的争论,一盘永远下到一半对手就双双扑进卧室的棋,可今天例外了。
Charles 和Erik 并排坐在沙发上,面对着电视机一遍遍滚动播报的新闻,却没有一次听进去。想到明天就要带着孩子们一起奔向战场,Charles 不免有些担心。
"他们现在已经都是战士了。"此时会读心的像是Erik ,并未转过头,就一语点破了Charles 的心事。
Charles 冰蓝的眸子里尽是担忧。沉默了很久,他轻轻的回答"我也担心你。"
Erik 顿了一顿,继续若无其事地说"就算是导弹抵着我的额头发射,我也可以把它转向。"
Charles 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发笑,而是对上了Erik 灰绿色的眼睛,眼神里满是无法解读的复杂。
"我只是有一个不好的预感。"Charles 软糯的声音有些苍白。
"是什么?"Erik 挑了挑眉。
"我总觉得明天的局面会一发不可收拾。"
Erik 以为他会说出"我觉得我们会生离死别"之类的话,着实还紧张了一下,现在听完又完全放心下来。
他一双宽厚的大手包裹住Charles 的,"可没什么事是这双手解决不了的。"说完又有些后悔,噢,听着可真怪。
Charles 终于咯咯地笑了,托着脸颊的动作像只小仓鼠。Erik 默默想着Charles 好美啊好想亲啊好美味啊想尝尝......
读心者有些脸红地提醒:"我的朋友,你想的太大声了。"
Erik 赶紧收回了思绪,再想下去可不行,估计明天的战斗都会迟到了。
两人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Erik 伸出一只手,感应着房间内的金属,一时间整个屋子都有些摇晃。"怎么了Erik ?"Charles 紧张地想拉回Erik 的手。
"噢,没什么Chunk ,"Erik 甚为亲昵地呼唤着Charles ,"只是手到擒来的想送你一个礼物。"
一团奇形怪状的金属在Erik 的手里像是有了生命力,没一会儿就捏出了两个小锡兵。"看看?"
"噢!真是太奇妙了!这是你和我!"Charles 的眼睛里燃烧着光芒。Erik 想着Charles 就是容易开心啊,见过那么多次他的能力,依然被他小小的为数不多的哄人把戏逗得开心不已。
Charles 转身跑出房间,不一会儿又带着一罐东西进来。"我就记得一定有这个!"
居然是一罐橡皮泥!
"噢我的朋友可别小瞧它,现在你至少可是要碰到它才能捏呢!Xavier 手工时间!"Charles 照着他们的战服,在小人们的外面包了一层黄黑相间的衣服。
"我们都是战士。"Erik 控制着两只小人,让他们飞到书架上。

一只狸

【XFC 】Soldiers. 原著向接后续自由发挥

大家好,这里是小狸。第一次写EC 文不是太熟练请多多包涵,有不好之处请指出。
我想说明的是,在我眼里,第一战的Charles 还是个人情感强烈而不是原谅一切包容所有大爱无疆的Professor X ,Erik 还是容易愤怒,容易受伤而不是气场强大到无以复加的Magneto 。
所以本篇文章基于First Class【其中小情节也有变动】 ,加上前序和后续自我发挥,Erik 和Charles 都是我在之前所说的性格。
另外,有可能会借用逆转和天启中的台词,但时间一定不会写到这里。
然后是短篇,几更就结束哒。
啊哈,嗯作为一只狸我真的太啰嗦了。其实是小透明一只,有人看我会很兴奋的!😂😂😂
二楼开更 cp...

大家好,这里是小狸。第一次写EC 文不是太熟练请多多包涵,有不好之处请指出。
我想说明的是,在我眼里,第一战的Charles 还是个人情感强烈而不是原谅一切包容所有大爱无疆的Professor X ,Erik 还是容易愤怒,容易受伤而不是气场强大到无以复加的Magneto 。
所以本篇文章基于First Class【其中小情节也有变动】 ,加上前序和后续自我发挥,Erik 和Charles 都是我在之前所说的性格。
另外,有可能会借用逆转和天启中的台词,但时间一定不会写到这里。
然后是短篇,几更就结束哒。
啊哈,嗯作为一只狸我真的太啰嗦了。其实是小透明一只,有人看我会很兴奋的!😂😂😂
二楼开更 cp的有爱p图镇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