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lorent mothe

74516浏览    1621参与
鳕鱼
这件格子衬衫可真眼熟x

这件格子衬衫可真眼熟x

这件格子衬衫可真眼熟x

Ada
出一张flo con 15号上...

出一张flo con 15号上海的vip票

多少 您开价 我只是不想浪费这张票

或许 有姐妹愿意和我换票吗? 

换15号的票 vip或者普通票都可

姐妹看看我QAQ


出一张flo con 15号上海的vip票

多少 您开价 我只是不想浪费这张票

或许 有姐妹愿意和我换票吗? 

换15号的票 vip或者普通票都可

姐妹看看我QAQ


花姝汀
四舍五入结婚照!!!!

四舍五入结婚照!!!!

四舍五入结婚照!!!!

七又石

为flocon做准备  ☞  小粉象贴纸无料

少女配fafa和粉色小象,主力打造青春少女活力偶像(×)

今天也是倒计时见flo的一天啊!18号北京场,欢迎拍肩找我要小贴纸✔

为flocon做准备  ☞  小粉象贴纸无料

少女配fafa和粉色小象,主力打造青春少女活力偶像(×)

今天也是倒计时见flo的一天啊!18号北京场,欢迎拍肩找我要小贴纸✔

23.5 ’N
受不了了太美貌了。   

flo的少女自截图



受不了了太美貌了。   

flo的少女自截图


Deer_White

cp25预告之——法扎莫萨吧唧&透卡

两天摊位号:c66

预售看这里

cp25预告之——法扎莫萨吧唧&透卡

两天摊位号:c66

预售看这里

汉尼拔和黑塞给迅哥儿熬鸡汤

学画以来第一次画照片...
其实还没画完!——

学画以来第一次画照片...
其实还没画完!——

解家堂前雁
印了点徽章做无料,请老师们一定...

印了点徽章做无料,请老师们一定和我换不要让我糊墙(大悲)

印了点徽章做无料,请老师们一定和我换不要让我糊墙(大悲)

风殁_九千八百分之一

flo con无料交换!

我肝完了!


会有清水无料《万物皆有期》掉落。接受miflo cp向的话,也可能会有其他掉落。


上海、北京、西安、深圳我都在。


请不要让我糊墙orz


想到con结束之后可以连发四篇文我竟有点开心x

我肝完了!


会有清水无料《万物皆有期》掉落。接受miflo cp向的话,也可能会有其他掉落。


上海、北京、西安、深圳我都在。


请不要让我糊墙orz


想到con结束之后可以连发四篇文我竟有点开心x

鳕鱼

某人看吉他的眼神太深情了我忍不住p图


猫脸是网上随便扒的x

p2原图

某人看吉他的眼神太深情了我忍不住p图


猫脸是网上随便扒的x

p2原图

016

做无料过程中生产的各种杂图

做无料过程中生产的各种杂图

黑椒肉丝炒饭
flocon的快乐透卡!【爽了...

flocon的快乐透卡!
【爽了】

flocon的快乐透卡!
【爽了】

漠鸮

【miflo】从我的眼中忘记 阿拉伯au

异域商人miX被圈养的小王子flo

是群里奇迹miflo环游世界的作品,然后同时感谢 @今天的喵酱也想看法扎 阿猫老师愿意当我的同伴!

***************************************************

玫瑰接受着来自赤道的艳阳直射而蜷缩,释放出奄奄一息的清香,随着穿堂风刮入了Florent的房间,将桌子上几卷抄写在牛皮纸上的乐谱吹下钢琴,在空中轻轻转了一个弯,落到了地板的波西米亚地毯上。“唉。”乐谱的主人带着一丝无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用自己指尖泛红而修理整齐的手将乐谱捡起,还剩一张时,窗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利的惊叹,吓得他打了一个哆...

异域商人miX被圈养的小王子flo

是群里奇迹miflo环游世界的作品,然后同时感谢 @今天的喵酱也想看法扎 阿猫老师愿意当我的同伴!

***************************************************

玫瑰接受着来自赤道的艳阳直射而蜷缩,释放出奄奄一息的清香,随着穿堂风刮入了Florent的房间,将桌子上几卷抄写在牛皮纸上的乐谱吹下钢琴,在空中轻轻转了一个弯,落到了地板的波西米亚地毯上。“唉。”乐谱的主人带着一丝无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用自己指尖泛红而修理整齐的手将乐谱捡起,还剩一张时,窗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利的惊叹,吓得他打了一个哆嗦,刚刚捡起来的乐谱也一片不剩散落地板,“嘶。”他吞下了一句脏话,带着一个尽量友好的笑容,走到了窗前。

 

  “怎么了?”他望向在花园里手舞足蹈窃窃私语的一小撮女佣“殿下,又有商队来了,已经进城了,明天将会来宫殿里进贡。”仔细的思索了一下女仆们所交流的东西,作为中东最强盛的城邦之一,每年来进贡的人数不胜数,为什么这次就可以让这一群小麻雀这样激动?“我明白了,但是这次来的商队和以往的有什么不同?”,他勾着嘴角,手指有规律的敲打着窗檐“有一位音乐家!要来殿下。”Florent见这位年轻的女仆最后的尾音都有点颤抖,对这群情窦初开少女顿时感到无奈,垂下头,不再追问下去。

 

  在整个中东,几乎每个君王都悉数听说过一点关于某个城国王的宗亲莫名的消失和他对小王子几乎变态的保护,据说每次会晤的时候国王旁边的只是一位毫无任何身份的男孩,而真正的王子却罩着黑纱与侍女站成一排。当然,故事归故事,这些流言蛮语在传回这个国家时也成功的成为一个社交场合饭后闲谈的笑料。“浮夸。”他轻蔑的评价到,Florent平时便不喜欢这一类装腔作势的贵族子弟,看着他和他的代替者在楼下与商队打着照面时,那一身色彩斑斓的人,一下子便引发了他的关注。

 

在总体色调呈暗的宫殿中,唯独站在大厅中的这位金发男子格外的显眼,他也不掩饰自己的明媚笑容,直接用着大胆的目光点过在场的各位侍女,身上的布料不似别的商人那种简单又使用的棕色棉麻,厚实的丝绸绣着繁琐的暗纹,脖子上戴着一颗中间镶嵌着一颗红玛瑙的五角星,穿着沙漠中不适合骑骆驼的长袍,一枚精致的匕首别在他的腰间。一只手扣在那把匕首的剑柄上,一只手拽着一个缝制精细的牛皮小包,无心去了解这位小孔雀叽里呱啦的官方措辞,待在在二楼黑纱里面的Florent与下面的侍从打了个手势,便离开了。

 

他用手扣弄着羽毛笔的笔尖,又试图在过往的曲谱上做点微乎及微的修改,若是灵感如同一股沙漠的绿洲,他现在一定是在沙漠的中央看到了那绿洲的海市蜃楼。“嘶!”被笔尖扎了一下的他急忙把手抽回,手肘又撞到了桌上的墨水瓶,噗的一声打倒在桌子上,“可以过来一个人吗?”这声音在走廊回荡了一圈,在还未消逝的时候,便被花园里传来嬉笑打闹的声音盖住了,“很好很好!”他将桌子上的乐谱扒拉到床上被防墨水的扩散沾染,从挂衣架上面那了一个黑纱简单的缠了下自己的脸,便冲了下去。

  “是嘛?女士,如果你知道的话务必告诉我呢。”“这位女士,您的头发简直犹如仲夏夜天上的银河一样柔顺。”“哦!又来了一位。。。”看着逐步走进的Florent Mothe 女仆们渐渐的收起了自己谄媚的笑容,纷纷底下了头。Mikele看到这些突然便了模样的侍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你是监工啊!真是对不起打扰你了。”‘监工,很好,很好。’看着Florent释放出想将这位不速之客千刀万剐的眼神,一位小女仆正想去扯扯Mikele的衣角,手还没有伸出来,又被Florent盯的狠狠一抖,老老实实的握紧。Florent径直从米开来身边走过,给几个侍女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去收拾一下他的房间,哪几人急忙低着头小步离开了。抬起头来又环视了一圈看来无事可干的侍女,几人纷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窘迫的笑了下。也低下头小步跑开了。“这位女士!您将我可爱的观众的赶走了,是让我演独角戏吗?这也太过于残忍了吧?”Florent也未说什么,低了下头表示尊敬便准备离开。还未走远,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纱布轻轻的一扯便见了光。“这位先生,你想表示些什么吗?”他也懒的吐槽了,直接回过了头,看着这位来客见到他也是愣在原地,顿了一下。“招待你们,在这宫殿里给你们舒适的环境是我们的职责,但是在我的花园里,调戏我的侍女,打扰我工作这也就说不过去了吧?”听见‘我的花园’的Mikele突然回过神来,收起他原先哪侵犯性的眼神,弯下腰来“没想到冒犯到先生你了!您好,我叫Mikelangelo,我这里有世界上最美丽的乐曲,可以让阴天化晴,化白昼为黑夜,您是否要听一下?”他鞠了一个躬“多少钱?”看着伸手朝着腰包掏钱的Florent,米开来一个跨步按住了他的手“不用钱!先生 。”Florent好笑的看了他一眼,用力的抽出自己的手,“你的好意我收下了,我还有事,告辞。”将Mikele停在半空中的手放在他的身侧,还未走出几步,身后又传来了Mikele的声音“但是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给对方留点空间,对我们两个人都好,Mikelangelo。”“先生先生!”听见后面的人似乎追了过来,他加快了脚步,在Mikele里Florent还剩50米时,转入一个暗道,彻底的甩开了Mikele。

  很美,他趴在门缝前,看着里面那位男子在月光下的剪影,坐在床上,抱着一个吉他,弹拨出的音乐也是他脑中从未出现过的旋律。他也不想再介意了,直接推门进入了房间,来者听到门推门声也未回头,直到Florent绕道他的前面,两个的目光对上琴声才戛然而止,Mikele的眼睛很美,是清澈的棕色,在月光下如同掩埋亿年的琥珀被人重新发掘出土的一刻,“你…”这句话还未出口,便被Mikele用手指堵住他的嘴,他轻轻拉过他的手,按在床上,Florent接到了示意,坐了下来。不再说什么话,也没露出太多表情,在夜空下,轻柔的琴声微微的与两人平静的呼吸重合,组成美妙的和音,伴随夜的消逝,直到天边泛起白昼带来的乳白。Florent自然听出了最后一个尾音,他抬起身子来滑下床,看了一眼Mikele,转身离开了房间。

   此后宫殿中的女佣也似乎发现Florent突然开始睡起了午觉,在天空还未全亮,就连早市都还未热闹起来,他们的殿下就“起床”在钢琴前面作曲了。商队会在这个城市呆两个月来储备下一次远行的物资,这事两人都心知肚明。Florent常常自认为自己和小猫咪无二,在这个宫殿中这么多年每天安逸又平淡的生活自己也未有过任何意见。

  还是和往常一样,在Mikele往常一样理好床单准备等Florent来的时候,小王子进门之时,他整个人凝固在原地,‘他这是作甚?’Mikele虽然表情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心中却如同翻滚的海浪。Florent今天不像平时的装束似,凭借Mikele多国的贸易经历来看,推断出这应该是这个国家的节日的礼装。黑色的外套中用着金线描出了如同星空一样的螺旋纹,点缀着几颗珍珠,裘皮的领口边缘有一圈细细的蕾丝边,内搭的款式比较简单,就是一个抽线领口配上花边,脖子上戴着一颗没有别的装饰的水滴状的宝石,及肩的长发也用红色的系带子束了起来,手上也带了几枚金或者银的做工精致的小戒指。也未见到Florent有什么异常的反应,Mikele直接就用‘或许是参加什么晚会穿的吧?’含糊过自己的脑袋。看着Florent缓缓走进他的身边,又是一次对Mikele三观的刷新,眼旁偏光的墨绿色眼影一开始被Mikele看作是没睡好,在微光下才看出一颗颗小亮片,实在是绷不住自己神情的Mikele第一次表情失控了,当然这个失控也在一秒内被他管理了回来,当然这一秒也让眼疾手快的Florent给观察到了,在他的嘴角处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来自这沙漠中的乐曲,正当弹奏时,还未到尾音时便被一个烟花的爆鸣声打断。Mikele嗔怪的看了一下这华丽的烟花回头便对上了Florent带着期待的眼神,“唉!告诉我吧,今天是什么日子。”“是我们的红彩节,你可以理解为我们国家的一种情人节。”Florent急急忙忙的解释道,一边打着手势,“我明白了!你想出去就出去吧。”听到这话的Florent又从期待转成了一种无奈,嘴角含着一丝笑容,摇了摇头又垂了下去。Mikele明白了什么,直接伸出手勾住了Florent的下巴,盯着他的眼睛,说“在这个沙漠上的诸多国家都听说这个国家有两个王子,有一个被国王屏蔽在花园,无人知晓他的长相,他也从未在公共场合出现过。请问这个国家,是否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王子?”Florent试图回避了几次眼睛,下巴被牢牢的扣住,便干脆直接站了起来,“是!是又如何。”看着这只炸毛的小猫咪,Mikele急忙也站了起来,握住了他的手,“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真的想出去的话….”他考虑了一番“我可以带你出去。”“可是商队的骆驼都在马厩里。”刚刚眼中闪烁出激动光芒的Florent的想到这一点眼睛又黯淡了下去,“我会骑马啊!” “嗯?!”

  灯火阑珊,原来外面的世界是夜夜笙歌。Florent小心的用着目光打量着这个他从未踏足过的领域,想着这点,他又将手搂米开来的腰搂的更紧。两个人华美的装束惹的行人纷纷瞩目,在大路上纵马奔驰,身上斑斑点点的金银首饰在灯笼下如同一颗颗明星。直到已经接近了集市的大门,米开来才勒住了马,托付给了就近的酒店。

  “你知道这是什么回事吗?”Mikele问,“在女仆们平日的闲谈中有时可能会提到,各位少女会将红色的油彩涂抹在心上人的面颊上,咳咳!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两人刚刚下马,少女不知从何而来,都纷纷围住了两人,也毫不遮掩,直接用豺狼在捕猎之前的眼神,你一道我一道的将红色的油彩抹在两人的脸上。在还未会过神来,哪一群人又呼的一声,散的一干二净。这时,油彩上刺鼻的香味在充斥在两人的鼻腔里。‘这群女生,真是不惜一切代价。’辛辣的香料,往里面大把的塞着薰衣草,更有的,不知是想表现自己的清纯还是怎样,混进了一些雏菊的纯露。若这些油彩如果只出现一种,便将会成为一种绝妙的香气,若是将如此多种的香味混在了一起,估计也只能头晕了。“咳咳!”Mikele感受到这种奇异的味道,再也忍不住的捂住嘴巴咳嗽了起来,Florent鼻子自然也难受,用自己的衣袖堵住鼻子,便打算去找个水泵抽点水把脸洗了。扯着米开来,便赶紧拐进了巷子里“噗嗤!“Mikele回过头,看见了这位小王子第一次笑出了声,街角灯笼和店铺红黄两色的光交叉相叠的浮现在他的衣料上,一头黑发轻柔的衬托出在刚刚奔跑玩轻轻呼气的小嘴,泛着丝丝温柔的粉色,又转而被他的皓齿咬住了下嘴唇,‘他在克制自己。’Mikele不露声色的笑了一下,上前去搂住了Florent的肩膀。“你还好吗?”“还好…没什么问题…只是..”Florent抬起头,米开来的脸由于背光而模糊,琢磨不出他的表情,他叹了一口气,接着“我上一次这么笑……已经是还未成年的时候了。”闻着也未说些什么,默默的拉着他走回集市上。

  “请在这里先坐一会,”米开来将Florent拉到一个喷泉下面,让他坐在边缘,屈下膝来轻轻的拨弄了一下Florent的发梢,“我去…”戛然而止,被一个散发着黄色光芒的烟花砰的一声打断,爆鸣声让Florent耳朵感到了一阵胀痛,他低下头用手捂住来控制两边气压平衡。再抬起头,Mikelangelo早以消失在人群之中。

“Mikele!”他叫唤了两声,微微往前走了两步,便滑进了人群里,顺着人潮,不知向何处飘荡。仿佛看到了人群中的一小撮黄毛,他便策开步子开始追赶,在一个转弯,又消失不见了。他在人群中反反复复,穿越过小巷又回到了原地。如同遭遇到沙尘暴的商队,看似一片清明,却迟迟无法找到方向,几个大步冲出了人群,在一小片空地中扶着双膝,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殿下!”身后终于传来了哪熟悉的声音,正如指引方向的驼铃,作为商人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Florent几个大步冲向了Mikele,直接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Mikele知道从未遭受过迷茫的小王子,此时非常的脆弱。他没有说什么,静静的等待着Florent冷静下来,一边将手也轻轻的握住他的肩膀。“Mikele…”身前的小王子轻轻的念叨到“对不起。” 身前的小人,用着颤抖的嗓音,眼中还带着一丝迷离和慌乱,让Mikele的心一下子充满了亏就,急忙说到:“嗯….我也对不起,不该丢下你,来。”Mikele将Florent的手轻轻的从自己的腰上剥离,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腰包。

  一条象牙白的丝带,在中端有一个中间为琥珀色的黄晶石,六芒星的轮廓里填充着细细的钻石。Mikele将手中的小物件轻轻的放入了Florent的手中,在将自己的一只手附在他的手上面,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Florent微微一愣,将头低下。这时,一枚烟花在广场升起,就在即将绽放出绚丽的色彩时,另一只手扶上他的腰,底下头,将嘴唇轻轻的附在了Florent的嘴上。这一吻如同天使的羽翼,先是在Florent的嘴唇上轻轻的拂过,烟花爆鸣的间隙,Florent恢复了少许的意识,“你。。”在呼吸的空隙。这句话还未说完,Florent便被Mikele用力一推,堵在了一堵墙上,吃痛的Florent,张开了嘴,还未发出声音,便被Mikele堵住。灵活的舌头侵入了Florent的口腔,诉求着每一分生命的甘甜,倾述着夜夜的按捺。撩动着Florent心上的每一根琴弦,在两人都快窒息时,这个漫长的吻才结束。“我爱你,你将会是我沙漠中唯一的绿洲。“他摸着Florent的脸颊,笑着说。

  微博https://weibo.com/6450010924/Ij1gxoHLi

  不知道时快感还是羞耻感,直到Mikele为他小心的清理时,他还是在不停的抽泣,这些行为直到Mikele将他的睡衣给他套上才慢慢的停止。回想起刚刚这副丢人模样的Florent 愣愣的看了一眼Mikele打算钻进自己的小被子再哭一场,被Mikele一把拉着领子拉到了跟前,“哭什么呢?我的殿下。”他用着轻柔的力气安抚着Florent的背,“我、我不知道…我刚刚让你慢点,你没有。”看着投诉着Mikele半个小时之前的非人道行为的Florent眼圈又红了起来,Mikele一手便将他揽进了自己的怀中,“对不起我的小殿下…Florent,你想听来自沙漠的故事作为一个睡前的小活动吗?”听得发怔的Florent勉强点了点头。

   Mikele将一床被子裹在Florent的身上,对着窗外的星空,细细的开始讲述着十几年在沙漠上的故事,来自自己的亲身经历,或者是从某一位吟游诗人哪里听说的断断续续的神话故事,他音乐灵感的来源,沙漠中的种种危险,别国五彩缤纷的节日。看着Florent的眼神逐渐开始犯困,甚至在听他讲沙漠中吹笛人的故事时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Mikele也知道Florent已经从刚刚的体力活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眼角无奈的微笑,将小王子连着被子一起抱到床上,“我很快回来。。。”在正准备起身时却被Florent拉住了袖口,“不,”他眨眨在在被窝缝隙里眼睛“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今天早上就看到商队准备好行囊了。”Mikele叹了一口气,从新回到床上,小心的坐下,“Florent…Flow…随风飞逝,像及了沙漠中的雄鹰,展翅高飞,翱翔于天际。”Florent看着他,细细的品味出了话中隐藏的意思,认命的笑了下,支起身体,让Mikele环住他的脖子。“Florent …从我的眼中忘记我。”他用着哪琥珀色的眼睛,看着他。

  

  商队走了,转眼又是3年,邻国的王子叛乱,直接将国王杀死,野心几次像蔓延到Florent的国家,在国王的一声令下,短短半年,邻国便被夷为平地,难民难免的部分逃入了城中,引起了治安一段时间的紧张。Mikele再也没有回来,Florent非常争气,终于在自己22岁的那一年在国家中正式的亮了相,为了去联系别的国家来促进这个国家以及地区的整体和平,以外交的方式去走访十七个中东主要的国家。这一项行程已经进行了一年。

 

  男子身着黑衣,与三年前的面容无太大的出入,眼中多了一丝的阴郁和谨慎,却还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少许的清澈,他闪进了一家酒馆,不过一会,门口一阵躁乱声过去后,他小心的叹了一口气。去吧台点了一杯不算太烈的酒,太阳光闪耀在桌子上,头发上白色发带上的黄晶石在太阳下闪闪发光。“亲爱的!”身体突然猛的一阵,身后的男音甚至让他回想了上千次,一瞬间的激动甚至让他想要流下眼泪。他安抚着自己小心的回过了头。是的,红颜依旧,那一抹金发还是记忆中的模样,他谨慎的小心往前走了几步,将手腕上的黑纱又一次围在了自己的脸上,挤向了前面的人群。‘Mikele!’他的内心在大声的尖叫,在还未看见旁边的女子时,他几乎想几步向前扑进他的怀里,“我爱你,你就是我沙漠中唯一的绿洲。”当时的话此时却对另一个人说了出来,眼中的虔诚依旧,还是三年前的模样。

  Florent不想再听下去了,他迅速的转身,急急忙忙的逃离出去,难道一切都变了吗?用手往头后面的发带扯了下来,还是如同三年前的模样,闪耀着来自沙漠的光芒,如同Mikele明媚的眼睛,期盼的眼神,动人的情话。“不过…是我做的一场梦罢?”他自嘲一笑,在一个无人看见的墙角,捂着胸口,捏紧着布料,缓缓的蹲了下来。痛,撕裂一般的,是什么破碎了?他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把小刀,用力的砸向发带中间的宝石。不出意外,清脆的一声下四分五裂,微微偏转的刀锋划伤了他的手指,无法感受到疼痛,血液顺着手指流了下来,被丝带吸收。将剩下的一些碎末踢进道路的石缝中,他再次的走进了酒馆,一枚钱币,一条沾血的白色丝带,一颗遗忘的心。他转身出了酒馆,再也没有回头。

  “这句话我曾经给我最爱的人讲过,我一定要跟着下一次商队去他的国家找他,我答应过他很快回来,即使我…”Mikele的话被那位刚刚被Florent嘱咐的服务员打断,在他的手彻底接触到那个丝带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睛,先是疑惑,再是一种极度的恐惧,他冲出酒馆,接近癫狂的在大街上一个个找着每一位黑发的人,直到太阳逐渐归西,头发已经被汗水沾湿,他在大街上无助的走着,如同一具尸体。

  一声鹰唳,带走了最后一抹夕阳,让他打了一个寒颤“即使我,让他从我的眼中忘记我 ”Mikele迷茫的盯着逐渐亮起的集市和后面的城堡,轻轻的呢喃到,不知何时,一滴眼泪溅到在地上,无声无息,无一丝波澜。




************

啊!!!对不起我又写BE了sorry!我下次绝对写糖。(但是写车了)

lonicera
说好的深夜学习变成深夜摸鱼:(...

说好的深夜学习变成深夜摸鱼:(
还蠢得要死把画布搞得太小……
话说这个搞成flocon无料会有人要么………

说好的深夜学习变成深夜摸鱼:(
还蠢得要死把画布搞得太小……
话说这个搞成flocon无料会有人要么………

星宇_Lxy
因为时间原因去不了了QAQ有人...

因为时间原因去不了了QAQ
有人想要吗?
12月七号北京的演唱会VIP门票
无法退票,各位有需要的麻烦联系一下我吧QAQ
真的不想浪费这张票
我便宜一些出
只要有人要价格好商量
拜托拜托
救救孩子吧

因为时间原因去不了了QAQ
有人想要吗?
12月七号北京的演唱会VIP门票
无法退票,各位有需要的麻烦联系一下我吧QAQ
真的不想浪费这张票
我便宜一些出
只要有人要价格好商量
拜托拜托
救救孩子吧

影去

⁽⁽꜀(:3꜂ ꜆)꜄⁾⁾印好了重发一下 p2是实物(

⁽⁽꜀(:3꜂ ꜆)꜄⁾⁾印好了重发一下 p2是实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