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ee!

15.6万浏览    6971参与
红与黑St

【画】当岩鸢鲛柄8人遇上雄英1年A班...(二)

  • 橘真琴&&绿谷出久

    他们是超级善良温柔的大天使与小天使啊!站在一起可能全世界都会被治愈了(认真)。真琴拉哈鲁出水时的伸手,以及出久救助别人时的伸手(比方说小时候对落水的咔酱),都给UP留下了特特深刻的印象。


  • 似鸟爱一郎&&叶隐透

    他们都给人很可爱很有活力的感觉呢!想必在一块儿会很有意思!在UP的想象中,似鸟会先吓一大跳,但接下来他们就能愉快地聊起天来了!很好奇他们俩的具体相处模式。



  • 橘真琴&&绿谷出久

    他们是超级善良温柔的大天使与小天使啊!站在一起可能全世界都会被治愈了(认真)。真琴拉哈鲁出水时的伸手,以及出久救助别人时的伸手(比方说小时候对落水的咔酱),都给UP留下了特特深刻的印象。


  • 似鸟爱一郎&&叶隐透

    他们都给人很可爱很有活力的感觉呢!想必在一块儿会很有意思!在UP的想象中,似鸟会先吓一大跳,但接下来他们就能愉快地聊起天来了!很好奇他们俩的具体相处模式。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宗介各种背景脑洞

好久没开脑洞了,今天看见宗介的手机,又想继续深入扒一扒总裁的家庭背景。

单从手机来看的话,宗介家庭在free这群人里算是比较富裕的。按照DF是2018年发生的事情来算的话,3月毕业后大家纷纷买了智能手机,宗介直接买了2017年刚上市的肾8,嗯,看来他爸爸为了让他送外卖不迷路也不在乎这点小钱的。

之前有一篇已经说过宗介家料亭很可能是从他爷爷就开始经营了,数马是宗介姑姑的孩子,我谨慎怀疑山崎家从他爷爷这辈开始三代单传,宗介家庭里的人口应该有:爷爷、父母、姑姑、数马。第七集里宗介准备去东京做手术前数马去他房间给他打气,说过他曾经在巴黎、墨西哥、印度和东京修行过(真能浪啊)。而EP0里,宗介出场时...

好久没开脑洞了,今天看见宗介的手机,又想继续深入扒一扒总裁的家庭背景。

单从手机来看的话,宗介家庭在free这群人里算是比较富裕的。按照DF是2018年发生的事情来算的话,3月毕业后大家纷纷买了智能手机,宗介直接买了2017年刚上市的肾8,嗯,看来他爸爸为了让他送外卖不迷路也不在乎这点小钱的。

之前有一篇已经说过宗介家料亭很可能是从他爷爷就开始经营了,数马是宗介姑姑的孩子,我谨慎怀疑山崎家从他爷爷这辈开始三代单传,宗介家庭里的人口应该有:爷爷、父母、姑姑、数马。第七集里宗介准备去东京做手术前数马去他房间给他打气,说过他曾经在巴黎、墨西哥、印度和东京修行过(真能浪啊)。而EP0里,宗介出场时对江和花说因为今天有做厨师的表哥在,所以不给家里帮忙也可以,也就是说数马是在EP0这个时间节点才回到老家的。ES里其实对宗介放弃游泳的原因解释的很牵强,所以DF里直接让宗介回来其实会有些突兀。但是!京阿尼“恐怖的细节”不是盖的,根据DF动画内容和周边,完全可以合理推断出以下情节:

山崎家料亭由山崎老爹创办,从创办伊始就在佐野各上层人士中广受欢迎。山崎家三代单传,第三代的宗介还满脑子只有游泳(和凛),完全没兴趣继承家业。幸好二代大小姐的儿子数马是个料理天才,所以山崎老爹和宗介爸爸一直把希望放在数马身上,从小悉心培养。至于宗介,家里能出游泳冠军的话也是件光荣的事情,他想去东京读高中就让他去吧。

谁想到数马在宗介去了东京后忽然对日料厌倦了,对法国蜗牛和鹅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非吵吵着去法国修行学做法国菜(大概也有表弟不在了没人陪他玩觉得无聊之类的原因),老爹没办法,外孙和孙子也不能偏心啊,这个也送出去吧。

这时候料亭大概就只有老爹和宗介父母在撑着了。老爹年事已高,渐渐不能长时间劳作,料亭人手紧缺。宗介在去东京的高一夏天就受了伤,数马这时候还在法国到处浪。宗介受伤后复健、再受伤再复健,这样又持续了一年后,数马还是没有回来的意思(法国浪够了,现在又去墨西哥了)。就在宗介高二的夏天,山崎老爹病了,家里乱作一团。宗介看到家里的情况,又想起这一年反复受伤的经历,明白自己大概需要放弃游泳了(所以在泳池流下一滴眼泪)。然后,在放弃之前他去看了凛的地区大赛,想默默的和过去的游泳生涯(以及拼命游泳的原因)告个别,但是发现自己还有最后放不下的东西(没错就是凛啊)。

宗介向父亲请求转学到鲛柄(如果不转学,按照以上设定大概他就直接高中辍学开始厨师修行了吧),并且答应上完高三就回家帮忙。

然后开始ES剧情

在高三最后接力之后(肩膀成那样了全家都知道了),姑姑把宗介的事情告诉了数马,大概玩了两年多世界看够了,而且数马最疼表弟,实在不忍心宗介放弃自己的梦想,他决定去东京再进行日料厨师的修行。

然后到了DF的时间,宗介的大学设定是不是很惊喜?这家伙从高中开始就没怎么念过书吧,高一高二天天都是游泳,高三就是跟凛打情骂俏,我真没见过他打开过课本。不过,人家家里开料亭的,佐野本地的濑鹿共立大学的校长是山崎老爹的老朋友了。在宗介毕业之前,数马哥向山崎老爹表明了自己还是想做一个日料厨师的决心,料亭一下子后继有人了,宗介压力也小了很多。老爹跟校长打了个招呼:你看我家孙子,一表人才,能不能走个后门特招进你家大学啊。校长说:正好,我们有运动教育系,让他来吧。

DF EP1里数马看见宗介给凛写信后,说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继承这家料亭的。数马哥哥你就是我的天使啊!!!!这句台词说明一是宗介的确放不下家里的事情,这也是他之前放弃游泳和目前还在踌躇的其中一个原因,二是数马暗示虽然我之前各种浪,但现在已经决定要做日料厨师了,不会再改了(也许数马也是为了宗介放弃自己做印度飞饼的梦想www)。

作为“优良物件”(信长的原话,他在iwatobi channel extra 4里这么夸宗介,优良物件在日语里是形容适合结婚的优质男的),宗介全身上下只有一个毛病:路痴。现在料亭有数马当主要副手,宗介的任务也就是打打杂做跑堂和送外卖了,反正不差钱,买个iphone8给他吧,客户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外卖一定不能送丢了。

综上所述,数马应该是宗介家人里对他重回泳池起决定性作用的人物,所以最后一集ED里宗介是和数马合照的。

-------------------

脑洞结束,下面想到哪就扯到哪,随便瞎写几句。

从约束开始河浪就准备让宗介回归了,凛对宗介说等你的场景里比ES多了樱花背景,这是凛最喜欢的东西。TYM里的夜谈和百百的护身符,DF里数马和夏也都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宗介一路走过来也是受了很多人的关照呢。


宗介在遥的spotlight里说凛和遥都是常理之外的人(虽然超出常理的方向不同),对这样的人来说,一个能完全理解他们的亲友极其重要。对凛来说,遥是憧憬,是需要一直在他前面的存在(宗介也对遥说过一样的话)。憧憬是离理解最远的距离,但凛完全不需要理解遥,也从来没有试图去理解遥,理解遥是真琴的专属任务。而宗介对凛来说是亲友和对手,最能理解他的人,是需要一直在他身边的存在。所以凛在宗介面前和其他人面前的神态完全不一样,所以凛才会对宗介说“我等你回来”,mamo说的宗介对凛来说是“大きすぎ”的存在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推上有太太分析了DF10话和12话的End card,分别是宗介搂着凛,和遥真琴凛三人冲向海里的图片,很好的印证了“需要在身边”和“在前面”的两种关系。





这位太太还细心的发现12话end card里遥的影子是鸟的形状,遥是要飞得更高的人,大概以后会成为日本泳坛的传奇吧。而大天使作为遥的支撑,负责给两位选手拍照wwww。


被你的英俊气到
八百年前的草稿挖出来填了🙈

八百年前的草稿挖出来填了🙈

八百年前的草稿挖出来填了🙈

从塔尖到塔底只要三米

【夏郁】瞎写写

是hsp的时候,没太细致参考

无聊的时候随便写写

各位太太也嗑的开心的话就太好了

感谢

--

“郁弥!郁弥!”

“没事吧?我看到他突然沉下去……”

………………

郁弥再睁开眼的时候自己躺在床上,泳裤换掉了身上好好盖着被子。坐起来撑着头缓了一会,四下看了看才发现这是夏也的房间。

“……哈。” 又溺水了啊。郁弥脑袋还昏沉沉的,索性又躺下了,觉得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侧过身子把脸埋进枕头,顺便抱着狠狠吸了一口气,夏也的气息充满鼻腔。

“噢,你醒了啊。” 夏也站在门口,“怎么样,好点了吗?”郁弥赶紧扭过头,生怕被夏也发现了自己刚刚做的事情。“啊,嗯。好多了。”“那就好。”夏也走近来端起...

是hsp的时候,没太细致参考

无聊的时候随便写写

各位太太也嗑的开心的话就太好了

感谢

--

“郁弥!郁弥!”

“没事吧?我看到他突然沉下去……”

………………

郁弥再睁开眼的时候自己躺在床上,泳裤换掉了身上好好盖着被子。坐起来撑着头缓了一会,四下看了看才发现这是夏也的房间。

“……哈。” 又溺水了啊。郁弥脑袋还昏沉沉的,索性又躺下了,觉得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侧过身子把脸埋进枕头,顺便抱着狠狠吸了一口气,夏也的气息充满鼻腔。

“噢,你醒了啊。” 夏也站在门口,“怎么样,好点了吗?”郁弥赶紧扭过头,生怕被夏也发现了自己刚刚做的事情。“啊,嗯。好多了。”“那就好。”夏也走近来端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另一只手碰了碰杯壁然后递给郁弥,“还热着,你躺了好久了,喝点水吧。”之后转身出去关上了门。

“…………。” 郁弥盯着关上的房门,手里还端着杯子,“……又是这样。”心里总是不舒服,为什么他总是可以自如的关心别人呢,郁弥一手握着杯子把,一手攥紧了胸前的衣物,想着想着鼻子又开始发酸。把杯子放到一边郁弥回了自己房间,带着耳机抱膝坐在床上听歌。只有这种时候,自己才能平静下来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喂,吃饭了。”夏也在外面敲门,郁弥收了耳机下床。今天妈妈有事晚归,夏也把冰箱里妈妈准备好的菜热了,兄弟俩面对面坐在饭桌上,好半天没人开口。“郁弥,你心情不好吗?”虽说自己弟弟经常这个样子,但想了想夏也还是问了,“发生什么了吗?”对于夏也突然的询问郁弥感到有些意外,拿着筷子的手有些不自然的僵硬。“没什么,和你没关系。”往嘴里塞了一块鸡蛋烧,郁弥把视线转向别处。“怎么可能没什么啊,你别瞒我。”心思再难猜好歹也是自己的弟弟,夏也一眼识破了郁弥刻意的伪装。直到晚饭结束,郁弥也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洗过盘子之后倒了杯麦茶就进屋去了。

郁弥坐在桌子前撑着脑袋,想着夏也在饭桌上说的话又开始鼻酸。“为什么啊……”郁弥趴在桌子上,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他想起来两年前夏也中学开学的那天,那就是一切的开始。那之后自己就被疏远,连一起回家的机会也少之又少。现在自己也上了中学本想着可以变成从前一样,但夏也却总是关心着别人,对自己还是一样的疏远,甚至偶尔还要冲自己发火。郁弥越想越难受,干脆爬到床上抱着枕头打算累了睡觉。

“郁弥,我进来了。” 夏也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来。郁弥背对着外侧怀里抱着枕头,肩膀轻轻颤抖着,还能听到轻微的抽气声。“来干什么?”鼻音很重,夏也马上就判断出郁弥是在哭。“你最近很不对劲啊,能跟我说说吗?”夏也放轻了声音,胳膊撑在郁弥双层床的梯子上,盯着郁弥的后脑勺。“都说了和你没关系了,等等……!”忽然察觉到声音的来源过于靠近,郁弥扭过头就正好对上另一对和自己一样的眼睛,“你……”郁弥立刻坐起来挪了挪位置,“你到底要干嘛?”“当然是和弟弟谈谈心咯。”夏也自顾自的爬上来,坐在郁弥对面。“我,我可没拜托你做这种事……好了你快下去……!”郁弥眼角还红着,脸上的泪也没擦干净,手忙脚乱的一边拿袖子擦脸一边把夏也往床边推。“喂。”夏也抓住郁弥的手腕强迫他看着自己,“怎么了,平时总是想找我跟着我,现在我主动找你还不愿意吗?”郁弥愣在那看着夏也,一句严厉的话说完郁弥又皱起眉毛,眨眨眼睛又要哭出来。“我说,有事就说出来嘛,我又不是什么外人。”夏也松开抓着他的手,在郁弥头上摸了摸。

“为什么……为什么疏远我啊……”郁弥声音抖得厉害,跪坐在床上两手紧紧捏着袖子,低着头眼泪掉在床单上晕开,“我想和大哥一起游泳,一起放学回家,我想像,像以前一样……但是……”话没说完又是一阵抽泣,夏也没想好怎么接话,只是伸手在人头顶揉着。忽然郁弥凑近了紧紧抱过来,夏也的手顿了一下。“其实我也不是要疏远你的…你应该明白,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能一直跟在我身后啊。”夏也另一只手轻轻拍着郁弥的背,“要长大就得先学会独立,让你不开心是我的错。我跟你道歉。”郁弥软绵绵的趴在夏也怀里,瘦小的身子一直抖个不停,眼泪都落在夏也肩头浸湿了短袖的布料。“想哭就哭吧。”夏也把郁弥搂在怀里哄着,郁弥抽了两口气,然后放声哭起来。双手紧紧抓着夏也胸前的衣服把眼泪都蹭在人领口。“我,我想让大哥只关心我一个人……我看到大哥和别人一起的时候开心的样子……就特别难受……”郁弥断断续续的说着,还打了几个哭嗝,“大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对我特别严厉……我觉得大哥肯定是嫌我烦……” “好了好了别瞎想,我怎么可能嫌你烦呢。”夏也把郁弥从自己身上拉开,用拇指把人脸上的泪抹掉,“哪有哥哥嫌弟弟烦的,况且我弟弟还这么可爱,是吧?”“你……!”郁弥红着脸瞪他,这幅样子把夏也逗的笑出了声。“你笑什么!”郁弥抗议无效,夏也还在看着他笑个不停。郁弥撇撇嘴,伸手按着夏也的肩膀亲了上去,这一下子夏也就定在了原地,眼睛也忘了眨。郁弥亲了一下,起身看夏也还愣着,又凑了上去。湿滑的小舌探进夏也的口腔,技巧相当生疏,夏也才回过神来按着郁弥的头加深。吻罢两个人都在喘,郁弥脸红的像个灯笼似的转过身不敢看夏也。

“这算什么?” 夏也撑着身子问,“这样我就可以只关心你一个人了,对吧?”挑挑眉毛等待着郁弥的反应。“……随便你!” 郁弥大喊。

“好的~”“不好!你快出去!”

………………

“那两个人最近怎么回事?”旭拉着真琴悄悄问。“不知道啊,尚前辈也许知道吧。”

“真好啊,看样子他们俩的矛盾解决了。”尚站在一边看着泳池对面笑着说,“之前郁弥一直情绪不好,很让人担心呢。”“这样啊,那真的挺好的啊。”真琴答,“啊,遥!你已经游过十次了噢!都说了要休息的!”

--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真遥用的同款手机!!!唯一的一...

真遥用的同款手机!!!唯一的一对同款!

真遥用的同款手机!!!唯一的一对同款!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宗介用的是iPhone8…啥都...

宗介用的是iPhone8…啥都不说了,今天就去下单

宗介用的是iPhone8…啥都不说了,今天就去下单

初辰(耶)
今天也是喜欢makoto的一天...

今天也是喜欢makoto的一天!!!!

他是天使!


今天也是喜欢makoto的一天!!!!

他是天使!


鹤汀

关于“秘密”

 @FyptDimr 


既然这位太太坚定地认为我在模仿她,我在这里最后一次声明一下:我既没有抄袭,也没有模仿。

这位太太的确写得比我好,我承认。但各位也都是或多或少写过文的人,请问是看着别人的文套梗套情节模仿文风模仿语言,再绞尽脑汁地各种修改害怕读者看出来比较难呢,还是自己写自己的,自己去想比较难?

这位太太说我粉了她三年多,反正我也记不清时间了,我特意去翻了一下,我应该是2016年8月偶然间看到这位太太的“不是幼驯染也喜欢你”,遂点进去看完了,这篇文当时已经更新到了第三章或者第四章吧,看完我就点了红心,然后还评论了,最后顺手关注了太太。后面又返回去把这篇文的前面...

 @FyptDimr 


既然这位太太坚定地认为我在模仿她,我在这里最后一次声明一下:我既没有抄袭,也没有模仿。

这位太太的确写得比我好,我承认。但各位也都是或多或少写过文的人,请问是看着别人的文套梗套情节模仿文风模仿语言,再绞尽脑汁地各种修改害怕读者看出来比较难呢,还是自己写自己的,自己去想比较难?

这位太太说我粉了她三年多,反正我也记不清时间了,我特意去翻了一下,我应该是2016年8月偶然间看到这位太太的“不是幼驯染也喜欢你”,遂点进去看完了,这篇文当时已经更新到了第三章或者第四章吧,看完我就点了红心,然后还评论了,最后顺手关注了太太。后面又返回去把这篇文的前面的几章都看了。

对于真遥,Free刚开播的时候我也是追着看了差不多十集左右,我一向喜欢这种幼驯染的,老夫老妻式的CP,所以当时就站定了真遥。不过很可惜,后面Free出的续作啊剧场版之类的我都没看,LOFTER的真遥tag我虽然订阅了,但是很少点进去看。而这位太太的文,追完那个“不是幼驯染也喜欢你”之后,我就再也没看过。当然啦,这位太太肯定不相信,毕竟在她心里,我大概天天盯着她的文想着该怎么模仿呢。

强风吹拂,是2018年十月开播以来,我就很喜欢的番,动画追了五集之后,因为太忙就落下了。倒是双十一时买了小说看完了原著。最近刚好放了假在家休息,18号那天补完了目前为止没看的8集。当时看到动画中阿走坐在自己房间,头顶的天花板哗哗哗地往下掉土,我就想到了这个情节。至于太太说她16号发了真遥的“秘密”,不好意思我真的没看,我并不经常去刷我的LOFTER首页,而且我关注的大都是画手和汉化组,真遥更是很久没出现了。

我18号想好了情节,但是因为太懒,当天没写,19号才写完了,修改了一下就发了出去,为什么取名叫“秘密”?因为阿走想让自己晚上睡灰二哥房间这件事成为两人之间的秘密啊。

20号,这位太太的秘密下篇出现在我的首页,我一眼扫过去,哦是真遥的一篇肉,然而我当时已经忘了作者是哪位太太了。这个下篇我也看了,因为基本上就是R15【或者是R18?】,看的很粗略,看的全程我都以为真琴和遥是在遥家里的地上做这些事情的。当然我也没看到标题也是秘密。当然了,太太还是不会相信的,毕竟时间前前后后太巧合了嘛。

这位太太说两篇秘密的相似度是熄灯的室内,被窝,少年间彼此的试探。哦好吧,那也没办法,我就是想的这么个情节,我就是把它写出来了。但凡看过强风吹拂的,我相信也会有小伙伴和我一个想法。

太太昨天在我的文下面评论了,我以为太太也萌灰走,所以还挺高兴的回复了。太太说我们之前互粉过,我进了她的主页,发现她就是那个写幼驯染的太太。秘密的上篇和中篇我也看了,看完觉得一如既往地好,于是也评论了。我不知道太太并没有看过强风吹拂,看到她文里有真琴把遥圈在怀里的情节,于是想到了灰走。

而这个评论也成了我“欲盖弥彰”的证据。

我为什么要删除我在她文下面的评论和我的文下面给她的回复?太太给我私信了,我回复了她,然而太太看来并不相信我的话,依然认为我在模仿她,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我没有做的事为什么要去解释?本以为可以如太太所说交个朋友,那也算了。

太太说她是小透明,我又何尝不是小透明呢?我至今写过的最多的两个CP,一个是灰走,一个是安芦,和真遥相比怕不是冷了八个北极圈。我要真是欺负你是小透明才模仿你,我干嘛不去写那些大热的CP呢?

我敢下手去写的CP,都是我认真地看过原作,了解了设定之后去写的。

我写同人的文风,从我2012年第一次写银魂时就这么个调调。当然,这几年不怎么看银魂,那些吐槽的成分少了很多。我在关注这位太太之前,还写过伞修,那时候的文风跟现在也差不多。


还是那句话,对于我来说,模仿他人还不如自己写来得轻松。

我写得不如你好,但我也不屑于去模仿你。

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只希望喜欢我写的灰走的大家比较一下两篇文,看看有多相像。如果你们也觉得我是在模仿她,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大家都是凭着对角色,对作品的一腔热血真心来写文的,模仿别人,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言尽于此。



FyptDimr

关于秘密

 @鹤汀 

————————————————

1.23更新

公开前我就很犹豫,但凡对方态度稍微不这么决绝,我都不会想公开。但我现在明白她既然套文融梗,连题目都堂而皇之不更改,敢和我前后脚发出,那么“鹤汀”确实是对她的“技术”有恃无恐。

我一眼就看出她对我文字的套用,因为是我自己写的东西。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比较生疏,加上她并没有直接抄袭,所以我可能在陈述时苍白无力抓不到重点,现在仔细看了一遍,可以确定“鹤汀”套用了我的文字,进行了融梗。

我的理由在这个链接里:http://caspianrain.lofter.com/post/1cfa61ae_12d79f9b0...

 @鹤汀 

————————————————

1.23更新

公开前我就很犹豫,但凡对方态度稍微不这么决绝,我都不会想公开。但我现在明白她既然套文融梗,连题目都堂而皇之不更改,敢和我前后脚发出,那么“鹤汀”确实是对她的“技术”有恃无恐。

我一眼就看出她对我文字的套用,因为是我自己写的东西。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比较生疏,加上她并没有直接抄袭,所以我可能在陈述时苍白无力抓不到重点,现在仔细看了一遍,可以确定“鹤汀”套用了我的文字,进行了融梗。

我的理由在这个链接里:http://caspianrain.lofter.com/post/1cfa61ae_12d79f9b0

————————————————

占tag致歉。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不想弄坏心情的朋友可以略过。

所有内容中涉及到的链接、截图,我都会有说明。


01月16日我发表了运动番真遥同人《秘密》的完结下篇,上篇是18年12月31日发表的,期间发表了中篇,字数是1w4。从中篇到结尾的主要场景是熄灯的室内、被窝,情节大概是少年间的彼此试探。

01月19日,一位fo我三年多的lo主,发表了运动番灰走同人《秘密》,字数是3k,主要场景是熄灯的室内、被窝,情节大概是少年间彼此的试探。



这位lof现名“鹤汀”的朋友,在我几年前刚使用lof的时候关注了我,我因为刚开始发文很感激有人阅读,所以回fo了她。之后我就没有打理过lof,只是发文,我的lof关注也停留在个位数。

事实上如果她能换一个标题,我不会注意这篇文。但我看到主页更新了《秘密》,点进去粗略过目,直觉得不太对,所以转评了这篇,暗示lo主我注意到了这种“巧合”。没想到lo主回复我,确实是“好巧”。

她似乎是在我转载的那篇下回复的我,或者她在本篇下回复我后自己删除了。因为我后来删除了我的转载,而她“好巧”的删除也不见了。不过这个回复有记录截图。


近年她很少转评我,然而在我提出“巧合”后,当天她也评论了我的《秘密》,这样欲盖弥彰——“真琴能把遥整个圈在怀里,想想灰二和阿走——没法完成这个动作啊”




最下面会放出我和她的私信。



我怕自己滤镜太厚,没有办法准确判断,不想无端伤害别人但又无法释怀,所以委婉私信了“鹤汀”。对方一口咬定近年从未看过我的文章。


但之后我的朋友们看过都指出,无论从标题到场景到文风和语气都是显而易见的模仿,尤其是文风和说话的习惯、方式,加上这个时间前后,实在令人难以相信是巧合。所以我想要和她进一步沟通,但她没有回复。

在她无视我的私信并在深夜更新文章后,我也进行了评论和留言,均没有再得到回应。



附上传送门:(第一次弄不知道对不对)

真遥《秘密》webhttps://m.weibo.cn/2487202551/4329162225410868

(我lof不怎么打理很乱,三篇是分开的排版也不好,不过lof主页也有的)

灰走《秘密》lofhttp://tokioo.lofter.com/post/34772e_12d704c24

(最后有对这篇秘密的截图备份,因为担心在得到回应前lo主删文。)


※真遥的篇幅较长,可以略过上篇从中下篇开始对比



以上是详情,以下是我憋不住的废话。


说抄袭太过严重,我确实做不出调色盘。

我也看过太多挂抄袭的帖子,实锤捶得死死的,照样有人说“大众梗”。我连调色盘也做不出来,只能说“感觉”对方在模仿,我知道“鹤汀”们的理由,就好像有些画手指出有人模仿了ta的场景,会被说“全天下的场景都是你的吗?”

退一万步说,模仿又怎样呢?又不是抄袭。


但是我是真的很难受。大概很多人会说我玻璃心,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使是对方在模仿你,那也是她自己的东西,她没有抄袭。

或者你有什么好模仿的?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别是有被害妄想吧。


但我看到别人看过我们两个的主页,跟我说她就是在套你的材料,模仿你,你这样的小透明是很好的素材,她不会承认的,你没办法的时候,我真的……我没法过我自己这关。

我太生气了。明明我没有做错事情,为什么我要焦灼地请求对方给我一个答案,明明你是在模仿我,为什么矢口否认?

我是小透明,我不会出本混圈,有朋友想看被删除的文我会打包发给她,我产出是在自娱自乐,但不代表我的产出是这么廉价的啊。

虽然文章的价值不同,但我对文字的付出,不比太太们大触们少一丝一毫,都是我勤勤恳恳打出来的,比我写高考作文还认真。


你模仿可以,套素材也可以,你怎么连标题都不换呢,你知道我看到以后有多难过多愤怒吗?哪怕你过一个月再发呢?这样模仿得太急了,你有些语句都不通顺啊。



我不想让“鹤汀”太难堪,所以私信好言好语。后来我发现,她是不介意我愤怒难过的,从她说“好巧”的时候,到她矢口否认,再到无视我的时候。


我从高中就开始写点东西,从贴吧写到lof,后来就在lof写了四年。这样说的目的,是想表达即使一直在写,写了五六年,我也依旧是小透明,我知道自己没有成为太太的才能。起初我是想要成为大触所以才写,但早就不是这样了,写点东西是我的爱好。像我很多次给看文的朋友说的,虽然不多,但真的很感谢还有人愿意看我写的东西。

只是我没有想到也会收到这样的“回报”。



我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并不是想要得到她“好了好了你赢了行吧”的删文致歉,或者和“鹤汀”你一言我一句的来回撕扯。我只是在她那里得不到任何回复,但我并不想就这样忍耐。我的朋友说模仿明显,但她可以说是受你影响,这种事情没法说清的。

我说就是这句,我只是需要这一句呀。

我的朋友说,她也不会承认这点,因为不知道你准备做什么。


那我向“鹤汀”表达两点,一是我既然想通过私信解决,目的就从不是公开去说这件事。二是你既然表明了你的态度,我也想让你知道这种行为并不是可以让人接受的。



附上私信截图,以及她在未回复我的时间内的更新








※备份



茕罹

【日郁】生日快乐

*远野日和1.20生日快乐

*加急小短文

*ooc预警

*很甜很短


以上ok?


吃糖啦!


22:00――


“咔嚓――”门被打开。


“啪。”夜灯亮了。


“郁弥――我回来了。”


“郁弥?”


“已经睡着了吗?”


随着“咔哒”几声,房门被钥匙上了保险,日和把买来的物品连袋子放在沙发上,日和坐在沙发上把东西分好类,把食材放进冰箱,把生活用品放进了柜子里,一盒保险套被他塞进了浴室的镜子后面。


“这个无情的小家伙,又不等我,平时就算了,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连七濑他们都发了祝贺,你连个反应都没有,真是的。”


日和刷了刷信箱里的消息,除了上午就发来的新...

*远野日和1.20生日快乐

*加急小短文

*ooc预警

*很甜很短


以上ok?



吃糖啦!










22:00――


“咔嚓――”门被打开。


“啪。”夜灯亮了。


“郁弥――我回来了。”


“郁弥?”


“已经睡着了吗?”


随着“咔哒”几声,房门被钥匙上了保险,日和把买来的物品连袋子放在沙发上,日和坐在沙发上把东西分好类,把食材放进冰箱,把生活用品放进了柜子里,一盒保险套被他塞进了浴室的镜子后面。


“这个无情的小家伙,又不等我,平时就算了,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连七濑他们都发了祝贺,你连个反应都没有,真是的。”


日和刷了刷信箱里的消息,除了上午就发来的新闻和天气预报,还有下午集中发来的生日祝贺,男团群里被刷屏生贺表情包,父母打来的电话庆生,手机里就再没有其它消息。郁弥自然也是理都没有理他。


“真是的,该不会因为我最近比赛多没怎么和你做你就生气了连我的生日也不管了吧?”


日和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收到的礼物整理好摆在桌子上。


“咔。”夜灯突然被人关掉了。


“谁?!”日和还在整理礼物,突然一下子屋里黑了,本能使他警惕起来。


接着,厨房里走出一个人,端着什么东西,上面还有着两根东西闪着点点火光。


“郁弥。”


日和看清了眼前的人,不出所料是郁弥,他手里端着蛋糕,上面还插着两根蜡烛,写着“19”的字样。


“日和。”


郁弥简短地回答了日和一句,然后把蛋糕捧到了他面前。


“19岁生日快乐。”


白嫩精致的脸庞还带着微微的稚嫩,温柔的微笑绽放,红晕爬上脸颊,美丽之中多了一份稳重。


“嗯。”


日和浅浅地笑着,声音里是无尽的柔和,而眼神更是无比温柔,温柔得快要溢出水来,仿佛下一秒和深情的水就会决堤,汹涌而出,泛滥成灾。


但,灾难,是甜蜜的灾难。



日和吹灭了蜡烛,郁弥把蛋糕放在桌上,踮起脚尖吻了上去,与日和交换了一个情深而绵长的吻,紧紧地抱着对方,以最原始的方式表达爱意与想念。


一吻终了,嘴唇分开,彼此拉出一条纤长的银丝。


郁弥从蛋糕上抹下一块奶油,糊在了日和的脸上。


“郁弥?”


日和一脸懵逼。


“刚才是谁说我生气不管你生日的来着?”


郁弥挑了挑眉,将手指上残留的奶油舔舐干净。


“小小地恶作剧一下,让你嘴欠。”


“这样啊,那,来。”


日和把被糊上奶油的半边脸凑了过去。


“干啥?”


这次轮到郁弥一脸懵逼了。


“你糊的,你要舔干净。”


日和面不改色,眼神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哈?!犯错了你还皮???”


“反正我皮郁弥也不能拿我怎么办啊,攻受位置没得改~”


这货,上了大学以后真的越来越飘了,欠收拾。


郁弥毫不客气地冲着日和那糊满奶油的半边脸咬了上去――


最终没狠下那心,到了脸上就变成舔了,一下一下地轻舔,搞得日和心里的那只小柯基直蹦哒,简直摁不住了。


最后一点奶油也被舔舐干净,郁弥刚要收起舌头,却被日和捏住了下巴,然后吻了上去。


“唔……唔……”


郁弥一惊,但并没有反抗,而是全身心投入去享受这种温馨。


半响,郁弥才被放开,这次拉出的银丝,比上次要粗。


“呼――哈……哈……你这家伙……”


即使作为专业游泳选手,肺活量是常人的一两倍,但比起日和,郁弥的肺活量还是差了一些,被长时间掠夺呼吸还是有点气喘吁吁。


“把蛋糕吃完了再收拾你。”


郁弥说着切下一大块蛋糕往日和脸上就是怼。


然后他们很快就消灭了整个蛋糕。


“好甜……感觉好久没有吃过这么甜的蛋糕了,是从哪里买的?”


“不是买的,是我自己做的。”


“诶……”


“怎么了?”


“郁弥你自己做的……厨房居然没被炸掉?”


“几个意思……”


“没没没……”


“那既然吃完了蛋糕,那第一个礼物的你已经收下了,准备好接受第二份礼物吧?”


郁弥从沙发上站起,伸了个懒腰道。


“啊?”


日和持续懵逼。


“太黑看不清吗?那我把灯打开。”


郁弥说着,哒哒哒跑过去打开了夜灯。


突然亮起来的视野让近视的日和眼睛有些不适应,本能地用手挡住了眼睛。


微微适应后他把手放下了,然后他就再也没挽回局面。


他看清了,郁弥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腰带松松垮垮地打了个结,好身材暴露无遗,肌肉发达却意外白皙柔软的皮肤在暖黄的柔光照射下显得有些诱人。


啊。


远野日和一下子明白了,郁弥说的“第二份礼物”是什么。


郁弥靠近了他,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声低语:


“走吧,日和,今晚,好好享用第二份礼物。”


此时,远野日和的理智,被自己扔进了垃圾桶。


日和将郁弥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关掉客厅的夜灯,向卧室走去。他的手搂紧郁弥,郁弥也放心地靠在他怀里。


今夜很长,有的是时间享受。


―――――――――――――――――――――――分割线


远野日和生日快乐1.20🎂


第一份礼物如此草率,真是抱歉,但毕竟麻麻明天要考试,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第二三份礼物周五给你~


(新手司机考驾驶证中……)


车的链接周五发……


红与黑St

【图】当岩鸢鲛柄8人遇上雄英1年A班...(一)

前言:有一天突然想到,如果岩鸢鲛柄接力8人组和雄英英雄科1年A班成员两两相遇,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感觉好像会很有趣,于是……

选了有某些相似点的角色凑在了一块(/°ω°)/,在想的过程中越发觉得这两部番相性真的很不错~

当然啦,本脑洞纯粹是娱乐向~!

  • 七濑遥&&轰焦冻

    有一种相近的气质,而且重点是他们都对某种食物有着蜜汁执着(笑)


  • 御子柴百太郎&&切岛锐儿郎

    想想他们俩就很快乐!干劲十足!


前言:有一天突然想到,如果岩鸢鲛柄接力8人组和雄英英雄科1年A班成员两两相遇,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感觉好像会很有趣,于是……

选了有某些相似点的角色凑在了一块(/°ω°)/,在想的过程中越发觉得这两部番相性真的很不错~

当然啦,本脑洞纯粹是娱乐向~!

  • 七濑遥&&轰焦冻

    有一种相近的气质,而且重点是他们都对某种食物有着蜜汁执着(笑)

  • 御子柴百太郎&&切岛锐儿郎

    想想他们俩就很快乐!干劲十足!



D evil酱

终于等到这一天啦,祝你生日快乐,远野日和。

祝北极熊小可爱远野日和生日快乐!!!

其实,当弹幕刷的一些对你不友好甚至侮辱中伤你的言语时,我多想大声地告诉他们,你并不是什么阴险的人,你并不是什么坏人,你并不是假笑男孩。

你其实是一个内向的孩子,有些自卑,但是,你很温柔,会为了梦想全力以赴,会为了守护朋友勇敢地站出来。

只是不善于积极正面的表达自己,守护挚友的时候有些笨拙。

但我知道你的苦衷,并且真诚的希望,你和郁弥的关系要发展地越来越好呀,其实,你不必仅仅仰望着郁弥,这么优秀的你,一定会与你心目中的王子殿下站在世界舞台上。

最后,我更希望,你能多以发自内心的笑容面对这个世界,你发自真...

终于等到这一天啦,祝你生日快乐,远野日和。

祝北极熊小可爱远野日和生日快乐!!!

其实,当弹幕刷的一些对你不友好甚至侮辱中伤你的言语时,我多想大声地告诉他们,你并不是什么阴险的人,你并不是什么坏人,你并不是假笑男孩。

你其实是一个内向的孩子,有些自卑,但是,你很温柔,会为了梦想全力以赴,会为了守护朋友勇敢地站出来。

只是不善于积极正面的表达自己,守护挚友的时候有些笨拙。

但我知道你的苦衷,并且真诚的希望,你和郁弥的关系要发展地越来越好呀,其实,你不必仅仅仰望着郁弥,这么优秀的你,一定会与你心目中的王子殿下站在世界舞台上。

最后,我更希望,你能多以发自内心的笑容面对这个世界,你发自真心的笑容一定很可爱!!!

P.S.:

1.当我得知free居然没有第四季时我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只求京阿尼给郁日多点糖吃,给日和一个好的结局,不对,是未来;

2.日和简直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啊啊啊啊啊初中日和可爱到爆炸qaq;

3.郁日不可逆不可拆【谁叫我是个逆主流还是个本命受党,我日和亲妈表示要成全可爱的公主殿下【你可闭嘴吧

4.感觉我想产粮吃但是文笔却烂到天地不容啊【痛哭,高考结束我一定一定要多修炼文笔啊啊啊啊啊啊

山景王四

祝全世界最英俊可爱的北极熊小朋友——永远18岁的远野日和君生日快乐!喜欢你内向温柔又充满勇气和坚持,凡事都全力以赴的认真模样,喜欢你作为远野日和这个人真实的全部。


愿你每一天都幸福快乐,早日成为泳池里的篮球绝顶高手,篮球场上独占魁首的游泳健将( ˘ ³˘)❤。


期待着再一次在银幕上见到为梦想不懈努力的远野君,这样的你,任何时候都是最帅,也值得拥有世上最美好的一切🌹☕️。

祝全世界最英俊可爱的北极熊小朋友——永远18岁的远野日和君生日快乐!喜欢你内向温柔又充满勇气和坚持,凡事都全力以赴的认真模样,喜欢你作为远野日和这个人真实的全部。


愿你每一天都幸福快乐,早日成为泳池里的篮球绝顶高手,篮球场上独占魁首的游泳健将( ˘ ³˘)❤。


期待着再一次在银幕上见到为梦想不懈努力的远野君,这样的你,任何时候都是最帅,也值得拥有世上最美好的一切🌹☕️。

茕罹

佐野君呀……我给你送本子来了……109p……你再看过我要崩溃了……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来,链接走起……
https://tieba.baidu.com/p/3482979666?lp=5027&mo_device=1&is_jingpost=0

预祝新年快乐……

手机党评论见……

再查水表我真的要日老福特了……

佐野君呀……我给你送本子来了……109p……你再看过我要崩溃了……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来,链接走起……
https://tieba.baidu.com/p/3482979666?lp=5027&mo_device=1&is_jingpost=0

预祝新年快乐……

手机党评论见……

再查水表我真的要日老福特了……

KEN

遙被灌醉的故事 (還沒交往)


第一次畫怜跟渚, 非常開心 ❤

遙被灌醉的故事 (還沒交往)


第一次畫怜跟渚, 非常開心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