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ee!

13.9万浏览    6924参与
jingye731

真遥的虐点

        看完tv我对cp的意难平倒没什么感觉,反倒是对主角团的名不副实比较气哼哼一点点。结果昨天补访谈的时候反而被虐到了。

        关于遥找房子一定在某条与真琴租的公寓相通的地铁线上这件事,岛崎信长是这样说的:虽然给人一种还不能完全生活的感觉,但这个距离就刚刚好。并不是完全的分离,时不时还能见个面。

        我就突然心里一痛。怕分离的只有真琴吗?遥也非常非常怕,但他明...

        看完tv我对cp的意难平倒没什么感觉,反倒是对主角团的名不副实比较气哼哼一点点。结果昨天补访谈的时候反而被虐到了。

        关于遥找房子一定在某条与真琴租的公寓相通的地铁线上这件事,岛崎信长是这样说的:虽然给人一种还不能完全生活的感觉,但这个距离就刚刚好。并不是完全的分离,时不时还能见个面。

        我就突然心里一痛。怕分离的只有真琴吗?遥也非常非常怕,但他明白——怕也没用的。真琴不留痕迹地选择了离开,遥除了用那条地铁线把他们联系起来,还能做什么呢?再联系真琴羡慕凛可以跟遥并肩竞泳,发短信让凛劝解遥找到梦想。我都觉得这两个人真是太苦了。不想分开——不想分开——他们每个人都在心里喊着。可是一定要分开,就像求的签上完全反着来的方位,就像列车开向相反的方向。

        真琴和遥之间的虐从来不在第三个人,我真的是这么觉得的,他俩的虐在命运。第一次觉得遥这么小心翼翼避免离别,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他还在。

        虽然职业方向不同在现实中不算什么,真琴也依然在遥身边,还要当训练员。但我还是觉得太虐了,让真琴放弃竞泳的操作真是太操蛋了。cp乱炖有啥意难平的,意难平是《暹罗之恋》里的那句“虽然我们不能在一起,但并不代表我不爱你”,是《昨日青空》齐景轩登上去深圳的飞机,可屠小意已经回了兰溪,是所有的所有【本来可以】,但【不可以】。

         这样就很好了。我猜他们一定这么想。不能再要求更多了。


         但是观众老爷我觉得一滴滴都不好,,Ծ^Ծ,,

       


All, or nothing.

上週去了一趟日本賞楓,順道帶哈魯去見見他的情人,也剛好晚上住溫泉旅館,趁勢做了浴衣來給他們穿穿。(゚∀゚)9
之後還有機會的話真想再帶哈魯去其他有名的瀑布看看。

上週去了一趟日本賞楓,順道帶哈魯去見見他的情人,也剛好晚上住溫泉旅館,趁勢做了浴衣來給他們穿穿。(゚∀゚)9
之後還有機會的話真想再帶哈魯去其他有名的瀑布看看。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两张真遥mook中的原画,看看他们对视的眼神

两张真遥mook中的原画,看看他们对视的眼神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翻译】宗介吹文一篇,总裁魅力完整分析

作者: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原文来自日本anime网站博客,比起自己写文吹宗介,翻译其他宗介痴女的吹文更带感,丝毫不用觉得羞耻,还能自己添油加醋吹的更厉害。对宗介无好感的童鞋就不要点进来了,我怕吹的太厉害一粉顶十黑。

一篇宗介吹文翻译。这位妹子吹宗介吹的我心花怒放,没错,我家宗介就是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完美男友什么的形容简直深得我心!有些话通过别人的嘴说出来更有说服力啊!

另外这位妹子文章里太多cool这个词了,让我想起了坂本大佬的
cool cooler coolestO(≧▽≦)O

jingye731

看free的真情实感

        看小泳裤之前,我先找好了圈内cp生态,知道京阿尼的操作很骚,做好了心理准备。结果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先说tv,撇去第一季最后一集惊天大shi以外,剧情其实也并不精彩。第一季主线是凛遥的心结问题,第二季是鮫柄和岩鸢的对战路线+各奔东西。遥虽然看起来是大男主,但是一二季其实都是凛遥双男主并行。一季还好哦,毕竟凛是男三,戏份也没有多的过分,虽然人人为他石乐志,但看起来还有那么一点点感动,第二季我就想说了,鮫柄的戏份也太多了吧,而且...

        看小泳裤之前,我先找好了圈内cp生态,知道京阿尼的操作很骚,做好了心理准备。结果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先说tv,撇去第一季最后一集惊天大shi以外,剧情其实也并不精彩。第一季主线是凛遥的心结问题,第二季是鮫柄和岩鸢的对战路线+各奔东西。遥虽然看起来是大男主,但是一二季其实都是凛遥双男主并行。一季还好哦,毕竟凛是男三,戏份也没有多的过分,虽然人人为他石乐志,但看起来还有那么一点点感动,第二季我就想说了,鮫柄的戏份也太多了吧,而且塑造的比岩鸢还用心,我看到了史上最名不副实的男五。

        这是戏份问题,再来谈谈人物塑造。主创说真遥很难刻画,确实他俩不太好理解,但是!直接让真琴放弃竞泳了是怎么回事?有这么难刻画吗?理由也让人难以接受——用不擅长的自由泳输给了遥,到底有啥好放弃的。不过这个槽点放开不说,真琴的性格倒是所有里面塑造的非常OK的一个,温柔胆小高壮反差萌,口头语无路赛呐,也很会表白,不是小遥就不行了什么的。从头到脚没崩过人设(我们不提一季最后一集)。其实tv里有很多真琴和凛隔空对比的部分,比如同样是放弃竞泳,凛是哇哇大哭表示不游了,但实际上转眼就忘继续深造。真琴即使下定决心也没有说出口,输了以后把不能跟遥一起的痛苦埋在心里,还是冲着遥笑说他真厉害。他永远不让遥为难。并且他的头脑清晰,知道遥迷茫下去不行,所以狠心把遥推出去。第二季十一集真的炸裂。看看人家怎么说的,先是说明我跟凛不一样,我觉得小遥可以做自己。但是我发现你迷茫是因为没有梦想的时候,我觉得这样不行,我们都爱你,你可以的。最后放杀器——我也不可能永远在你身边。先是炸的遥魂飞魄散,然后让凛出场带走遥去找梦想。有人不理解真琴为啥找凛啊,作为一个见过世面的人+遥认定的对手和曾经的同伴(以后应该也会是吧),凛是无疑是最最合适的人。真琴真的太了解他们每个人了。虽然他不知道凛会带遥去澳大利亚,但是他有这种信心:凛可以。这里其实也有一个细节,就是我第一次见遥跑走。总得来说,真琴要塑造,确实很难把握,遥的想法【哪里温柔,总是被他牵着鼻子走】其实是很正确的。这就是真琴的魅力所在了。真的温柔,也是真的不达目的不罢休。

        最难塑造的真琴说完了,再说遥。无口面瘫内心细腻,偶尔细腻过头,后面还有点小调皮。就是脑回路被塑造的清奇到没眼看。关于游不游咋游为啥游,两季看下来我都要吐血了,几乎是重复着昨天的故事。二季结尾打开心结的遥其实塑造的一点都不free了,我怀疑free只是京阿尼随口说说。其实他并不打算free。反而枷锁一层一层套,打开一层多一个翅膀。当然除了这方面,遥的塑造是我非常喜欢的,他的温柔细腻都掩藏在面瘫之下了。其实整个第一季就是遥在不断受伤害的过程,外表冷漠内心敏感的男孩子好不容易打开心扉跟凛成了同伴,就遭受分别的打击,这也没啥,毕竟大家还是朋友。结果分别的同伴因为跟自己比输了就放弃梦想,这无疑让遥负罪感爆棚。他知道游泳对凛意味着什么,所以负罪感才愈加强烈。有人会觉得太儿戏了,但其实并非不合理,因为游泳对凛来说太重要了,是父亲的遗志是出国的理由是梦想是全部。所以遥的阴影才会这么大。不过后来那一套游还是不游我就搞不明白了,说实话整个番我都觉得莫名其妙,各位的心结跟春风吹又生似的,不知道他们咋想的,可能因为我是女孩子,不太懂纤细的男孩子。除了这不合理的部分,遥本身是非常nice的。有很多人觉得他对真琴不如真琴对他,其实并不是的,他非常非常迁就真琴,参加sc,保护真琴,他对真琴来说是非你不可,真琴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呢。可以说制作组对遥的设计是用了心的,十项全能重情重义,除了在主线方面人设崩崩崩,单看人物是最完美的一个。但是很不巧他遇到了free。制作组给他的待遇实在是差。强行为主线崩坏,让人看的火大。

        再说万恶之源松冈凛。我想了半天给他一个评价:小学生。心情仿佛娃娃脸说变就变,我懂他的执念,但是他真的太伤人,而且一点代价也没负,这就让我很不爽啊。哭着说放弃游泳,结果就是随便说说,该咋还咋,孩子你是恶魔吗,说了这种话不该跟遥解释一下吗,还有【你要为我而游】,【以后再也不跟你一起游泳了】什么的,搞得遥真是莫名其妙疯狂被打击。一季最后他跟怜谈的如此云淡风轻我还以为他看开了,结果还是没有啊!真的小宝宝一枚了,所有人为他胡闹为他石乐志。简直是万能老话——小孩儿嘛,不懂事,让着他。第二季性格突然天翻地覆大转变,成了天使。还是个有点眼熟的天使——傲娇女王老妈子。比起一季,二季性格明显好刻画的多。但同时也变得没有趣味。讨人喜欢,但是像个模板。一季虽然是个小学生,非常不成熟,但是内心碰撞的时候那种纠结,那种焦灼,那种痛苦,是跃然纸上的。伤害遥的同时,也在伤害他自己。二季就毫无碰撞,不管是凛遥对手戏还是宗凛对手戏,总让人觉得少了什么。怎么说呢,就好像一季时,凛的行为就是凛能做的,而二季时,凛的行为是根据他的人设做出来的。讨人喜欢,但好像没有他,换个人也一样。不动人。当然啦,我更喜欢二季的凛,毕竟我也是个俗人。但是除了暴娇,老妈子,小哭包,小天使以外,没什么好说的了。

        对于宗介,感官并不复杂,是个酷哥,肩伤也很悲情主义。要我说,没有他我还能说free是个运动番,但是一旦有他在,我没法说服我自己,在耽美这个方面,宗介真是塑造的非常好。游泳方面也那是在鬼扯。因为看了一季末尾那个比赛而来找凛,京阿尼你觉得你能说服几个观众?但是宗介的完成度非常高,从一来就diss天diss地,看谁都不顺眼,到后来跟看不顺眼的同伴们接力,成为爱护后辈的可靠前辈。跟遥的对撞也是荷尔蒙爆棚。更不用提对凛的态度,哇那真是——在宗介对凛的方面,就像真琴对遥,是丝毫不用怀疑的真心实意。凛说宗介是他的半身,是最了解他的人,也的确是这样。不合理的部分就是肩膀废掉那里,你们真的高三吗?肩膀痛还拼命练习,是生怕他不坏啊。隔壁网王手冢初一就知道一边打球一边看医生,你要说你没意识到,那还真是难以服众。

        整个free真正让我看到成长意味的,是怜和爱。游泳部,光解开心结那叫心理咨询室。要不说free剧情就很差,除了这俩一开始游的不咋样的人,其他人在游泳方面毫无进步。最搞笑的是一家人还老是整整齐齐,说不进都不进,说进还都进。解开心结就进,不解就不进。当拉拉链呢。游泳成绩不靠实力靠谈心。回到怜和爱。你能看到他们的努力看到他们的进步。怜,高冷学霸一枚,自从去了游泳部就成了底层,擅长打直球,是解开各位心结的巨大助力。更妙的是他还游泳很努力,从不会到会,从蝶泳到四种,他的努力谁都看得到(鮫柄也看的到)。他本是一头鹿,甘愿自缚,最终化蝶。以及他对凛那微妙的感情和一季结尾的悲剧人生,都让人觉得怜真是太好了。而爱,性格方面可说的不多,从插刀小迷弟到并肩作战,爱也吃了很多苦。还有邋遢的反差人设,也很可爱。他跟怜是游泳代表,告诉大家其实游泳真的可以通过练习提高成绩的,而不是靠谈心。从人物塑造上看,怜的塑造更有难度,他也是动画原创,完成度这么高让人觉得free真的很会造人。free的成功,就在于此。

        渚和百太郎就很明显模板人物,没什么好说的。但是百太郎和他哥让我感受到了稀有的直男气息,真是可喜可贺。

        说完人物塑造说剧情。说实话我看的也挺乐呵,但是到现在不知道泳池分几个道长25米还是50米。作为运动番显然不合格。从题目上看,说是讲游泳部的故事,但主线并非如此,甚至让遥抵触,一季最后一集更让人觉得这个题目是个笑话。要说free,从第二季遥决心为去那个世界而执着胜负,free这个主题也崩掉了。所以就只剩了男子。但是!以我观众的角度来看,凛这条线作为主线,很不合格。除了贵乱和好笑,毛都感受不到。如果一季勉强说的过去(其实并不能),二季就更让我觉得刻画鮫柄这么多是毫无必要的。连岩鸢自己都塑造不好,就去刻画隔壁学校,每次看起来好像都只有你俩学校比,但实际上俩学校成绩还都不咋样。成长没有进步没有,有的只是大三角大四角,还有那铃木达央在幽幽地高歌。当然,二季没有一季那么惊天骚操作,我还是挺喜欢二季的。

        再谈剧场版OVAsp和drama!我永远喜欢high speed!所有人小时候都太可爱啦,儿童时期的迷茫和争吵都不会让人觉得矫情,反而理解非常。不过跟tv联系起来就觉得很诡异,大家长大了就好像失忆了,老是陷在已经陷过的阴影里出不来。如果你对tv有不满,看完剧场版可能会更不满哈哈。结合各个动画看,对于真遥宗凛之间的羁绊会感受更深,凛遥之间的关系也会更加明确。水枪战的OVA也是各家发糖,最后果然还是凛遥战。凛去澳大利亚的剧场版也是,各家都吃糖。岩鸢日常真的没有鮫柄好玩啊,官方真的,在干啥啊。关于真遥租房子那个结合访谈会觉得挺难过的,是糖也是刀。像drama太多了没咋听完,凛遥真遥美人鱼paro和做饭的drama总是结合听才别有味道。drama里的梗有唯恐天下不乱的kiss me,真遥的读心术,宗凛的xxj式吵架,真滴可可爱爱。还有一个真凛的逗猫抓,真是让人受不了的可爱。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哄睡觉抓,误会遥变青花鱼抓,真琴还差点亲了那条鱼(凛出的主意)。其实比起正片,我更喜欢看这些。大概是正片实在很难让人快乐起来叭。

        关于cp方面,倒是很明确的,各家不会抢糖吃,凛遥箭头中心,除了宗真一心一意,别人也各自有配平。要说当运动番看,大家各自都是好朋友,当基片看,那可能就是真遥宗凛出柜的可能性更大。各有胃口,和平共处。

       总之这是一部缺点明显优势也很明显的青春物语。这部番我就看到这里到此为止了,不再想了。拜拜。

       


一叶梧桐

关于Free的车

我竟然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微博上放的不全!!!!

实在对不起了各位

我竟然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微博上放的不全!!!!

实在对不起了各位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可怕的Staff 作者 Fre...

可怕的Staff

作者 Free!原画太田稔

嗯,官方会玩

可怕的Staff

作者 Free!原画太田稔

嗯,官方会玩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吵个架怎么了,我跟宗介可是一直吵哦~

这是凛带遥去澳大利亚在海边谈心时的一句台词


这句台词翻译成中文后丧失了一些原本的味道,日语台词是:

喧嘩くらいなんだよ 俺なんて宗介としょっちゅうしてるぜ

しょっちゅう的意思是始终,没完没了,经常跟「喧嘩」在一起使用。

随便去雅虎搜了一下「しょっちゅう喧嘩をして」


没错,这句话基本都用在跟男朋友女朋友夫妻吵架的场合。


Free二期的op总结了宗凛日常“吵架”的模式:


1. 宗介口头挑逗挑衅凛

2. 凛反击,踢宗介的腿(踢腿只有一帧很容易看漏)

3. 两人一起笑

凛你把这叫吵架,骗三岁小孩吧,这根本不是fight是flirt...

这是凛带遥去澳大利亚在海边谈心时的一句台词




这句台词翻译成中文后丧失了一些原本的味道,日语台词是:

喧嘩くらいなんだよ 俺なんて宗介としょっちゅうしてるぜ

しょっちゅう的意思是始终,没完没了,经常跟「喧嘩」在一起使用。

随便去雅虎搜了一下「しょっちゅう喧嘩をして」


没错,这句话基本都用在跟男朋友女朋友夫妻吵架的场合。


Free二期的op总结了宗凛日常“吵架”的模式:



1. 宗介口头挑逗挑衅凛

2. 凛反击,踢宗介的腿(踢腿只有一帧很容易看漏)

3. 两人一起笑

凛你把这叫吵架,骗三岁小孩吧,这根本不是fight是flirt好吗!

哩哩咔
白衣天使给我打吊针💉

白衣天使给我打吊针💉

白衣天使给我打吊针💉

草莓汽水

当你的眼睛眯着笑(17)

      “真琴,你已经摆好床铺了吗?”鴫野贵澄吵嚷着推门而入,看见站在书架旁的两人,故作不满地把双手环抱在胸前,“什么嘛,都没有把床铺好,一点都没有合宿的感觉!”

      “要睡的话就自己去铺。”橘真琴指了指整齐地放在角落的床铺。

      七濑遥把相册放回原来的位置,走过去先抱走了一床有蓝色海豚图案的被子。

      “啊!遥,那床被子是...

      “真琴,你已经摆好床铺了吗?”鴫野贵澄吵嚷着推门而入,看见站在书架旁的两人,故作不满地把双手环抱在胸前,“什么嘛,都没有把床铺好,一点都没有合宿的感觉!”

      “要睡的话就自己去铺。”橘真琴指了指整齐地放在角落的床铺。

      七濑遥把相册放回原来的位置,走过去先抱走了一床有蓝色海豚图案的被子。

      “啊!遥,那床被子是我的!”鴫野贵澄叫道。

      “这上面又没有你的名字。”七濑遥白了他一眼。

      “那是我先看中的!”鴫野贵澄不依不饶。

      “好了好了,贵澄,你以前不都是睡这床的吗。”橘真琴把“Kissme专属”的粉红色草莓被褥塞给了他。

      鴫野贵澄嘟着嘴,接过被子,突然又大喊道:

      “啊!真琴的床旁边!那是我的位置!”

      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铺好了床的七濑遥,端坐在被子上面,得意地看着鴫野贵澄。

      “什么事这么吵啊…”刚洗完澡的松冈凛走了进来,发梢还滴着没擦干的水。

      “凛,你知道遥有多过分吗!”鴫野贵澄气愤地指着七濑遥,“他不仅抢了我喜欢的被子,还抢走了我的位置!”

      松冈凛看了一眼坐在橘真琴床边的七濑遥,拍了拍鴫野贵澄的肩膀:

      “贵澄,你就识点相吧。”

      “什么鬼啊!”鴫野贵澄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委屈了,他不甘示弱地把床铺在七濑遥的旁边,愤愤地一屁股坐了下去。

      橘真琴看着他们,觉得好气又好笑:

      “贵澄,你晚上可不要踢到遥或者凛啊。”

      “我才不会!”

      闹了一会儿之后,大家都有点累了,离门口最近的松冈凛关了灯。

      安静的漫长的夜晚就这样开始了。

 

      已经半夜一点了,七濑遥翻来覆去睡不着,原因很简单,鴫野贵澄抢了他的被子。

      七濑遥在心里把旁边这个手长脚长的人揍了一百八十遍,他深知自己抢不过他,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放弃。

      虽然是夏天,但岩鸢这个地方靠着海,到了晚上还是有点凉,再加上房间里开着空调,没有被子根本睡不下去。

      七濑遥烦躁地坐起身,想到楼下去喝杯水。

      他把动作尽量放轻,慢慢地挪到门口,把门打开到刚好够他出去的宽度,侧着身走出去,然后轻轻关上了门。

      七濑遥去厨房里倒了一杯水,然后走到客厅坐下。

      似乎连蝉都入了眠,偌大的客厅里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

      七濑遥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橘真琴的脸。

      他想起橘真琴慢慢靠近的身体,橘真琴的眼睛,橘真琴的气息。

      那算什么呢?

      如果鴫野贵澄没有闯进来,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七濑遥想起那只快要碰到自己脸颊的手,轻轻叹了口气。

      “遥?”

      突然,橘真琴的声音在客厅的门口响起。

      “睡不着吧,”橘真琴走到他旁边坐下,“我看到贵澄把你的被子都抢走了。”

      说完,他轻声笑了笑。

      “你怎么下来了?”七濑遥低着头问,他尽量避免直视橘真琴。

      “睡得很浅,听到遥下楼的声音了。”

      “…抱歉。”

      “没事,我一向都睡得很浅。”橘真琴看着他,“更何况,难得有机会和遥单独在一起呢。”

      七濑遥抬起头来看着他,脸有些发烫。

      “遥,游乐园和水族馆,你喜欢哪个?”橘真琴突然发问。

      “…啊?”七濑遥被问得有点懵。

      橘真琴没有解释,只是看着他。

      “…水族馆吧。”七濑遥不自在地别过头。

      “好,那我们就去游乐园。”

      “啊?”

      “星期天,记得把时间空出来噢,”橘真琴笑了笑,“还有…”

      七濑遥感受着橘真琴的呼吸越来越近,他的瞳孔微微放大,不禁想起了睡觉前他和橘真琴在房间里暧昧的一幕。

      “这个,我帮你拿去洗了。”橘真琴在距离遥的脸不到十厘米的时候停了下来,顺势把茶几上的水杯拿起来,站起身,边说边走去了厨房,“遥,你也早点上去休息吧,不然明天会有黑眼圈的。”

      七濑遥还坐在沙发上发愣,脑子里不断重复着橘真琴的话。

      游乐园?水族馆?星期天?

      这是…约会…吗…

      七濑遥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当他意识到自己今天已经因为橘真琴心跳加快了两次之后,终于觉得大事不妙,趁橘真琴还在厨房,三步并作两步跑回了二楼的房间。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幼宗凛一段极具萌点对话: 两人...

幼宗凛一段极具萌点对话:


两人在接力比赛吵完架的第二天放学的路上还在冷战(即使冷战也要一起走回家什么的太可爱了),宗介主动跟凛说跟我比蝶泳吧(总裁还是敌不过凛,吵架永远要先服软),凛说不要(总裁这里“切”了一声,哎呦萌翻了),800米自由泳的话就跟你比。


重点来了,以前看的时候没在意这800米,只觉得凛的自由泳更强,所以要和宗介比自由泳。今天我才反应过来,800米我跑下来都气喘吁吁了,两个小学生游800米真的大丈夫吗!

看来凛在这里是真的生气宗介不陪他游接力,又舍不得不理宗介,游800自由泳就是想惩罚一下他😌。少女一样的小心思啊,你们两个吃可爱长大的吧!

幼宗凛一段极具萌点对话:


两人在接力比赛吵完架的第二天放学的路上还在冷战(即使冷战也要一起走回家什么的太可爱了),宗介主动跟凛说跟我比蝶泳吧(总裁还是敌不过凛,吵架永远要先服软),凛说不要(总裁这里“切”了一声,哎呦萌翻了),800米自由泳的话就跟你比。


重点来了,以前看的时候没在意这800米,只觉得凛的自由泳更强,所以要和宗介比自由泳。今天我才反应过来,800米我跑下来都气喘吁吁了,两个小学生游800米真的大丈夫吗!

看来凛在这里是真的生气宗介不陪他游接力,又舍不得不理宗介,游800自由泳就是想惩罚一下他😌。少女一样的小心思啊,你们两个吃可爱长大的吧!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觉得这张图不忍直视的不止我一个...

觉得这张图不忍直视的不止我一个吧,真的不是要开车的节奏吗?

觉得这张图不忍直视的不止我一个吧,真的不是要开车的节奏吗?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搬图,ES声优见面会event的小册子


访谈中几个有趣的跟宗介相关的点


  • 信长说配音时对宗介的剧情印象非常深刻,也想了很多宗介未来的可能性(信长说想象在农家收庄稼时宗介肩膀疼,拜托农家怎么上的起鲛柄这种私立少爷学校哈哈哈)

  • mamo说配音时宗凛碰拳时他和细谷就会碰拳

  • 翅膀说细谷不管做什么,mamo都会说“对不起我的亲友”,翅膀就想,啊那两个人真是好搭档啊



搬图,ES声优见面会event的小册子


访谈中几个有趣的跟宗介相关的点


  • 信长说配音时对宗介的剧情印象非常深刻,也想了很多宗介未来的可能性(信长说想象在农家收庄稼时宗介肩膀疼,拜托农家怎么上的起鲛柄这种私立少爷学校哈哈哈)

  • mamo说配音时宗凛碰拳时他和细谷就会碰拳

  • 翅膀说细谷不管做什么,mamo都会说“对不起我的亲友”,翅膀就想,啊那两个人真是好搭档啊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今天很多宗凛党都在发表二期时对...

今天很多宗凛党都在发表二期时对宗介的感想啊,蛮有意思的。

我自己看ES时对宗介的感觉是:

出场:好神秘,在窗外盯着遥他们看好可怕😱

第二集:又一个凛厨,话说一期明明你家凛那么中二,你冲着遥贩卖机咚是几个意思🙄

第四集:⊙∀⊙哇他对凛好宠啊,嗯,好像这位总攻还挺帅的……咦cv是细谷啊,好感度+1🤩

之后:被专业队看中的家伙到底来这干嘛呢,搞不懂啊……🤨

第九集:呃,心好痛……😰

第十集:从今天起我就是宗介痴汉!!😭😭😭

今天很多宗凛党都在发表二期时对宗介的感想啊,蛮有意思的。

我自己看ES时对宗介的感觉是:

出场:好神秘,在窗外盯着遥他们看好可怕😱

第二集:又一个凛厨,话说一期明明你家凛那么中二,你冲着遥贩卖机咚是几个意思🙄

第四集:⊙∀⊙哇他对凛好宠啊,嗯,好像这位总攻还挺帅的……咦cv是细谷啊,好感度+1🤩

之后:被专业队看中的家伙到底来这干嘛呢,搞不懂啊……🤨

第九集:呃,心好痛……😰

第十集:从今天起我就是宗介痴汉!!😭😭😭

I.KAGUYA
《Free!》宗凛 白军服ve...

《Free!》宗凛 白军服ver.

2015年头的产物

要换电脑了,就顺便清一下过去的图2333

这套可能有机会生一下Or2

《Free!》宗凛 白军服ver.

2015年头的产物

要换电脑了,就顺便清一下过去的图2333

这套可能有机会生一下Or2

佐野スイミイングクラブ

全程癫狂的「イワトビちゃんねるES Vol.2」部分意译及吐槽(Track2部分)

Track1及DL请翻看合集前面的文章


细谷:加油加油no guard

信长深吸一口气,还是发不出来haru音

达子+mamo: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信长:咳咳~

Mamo:好可爱啊~∠( ᐛ」∠)_

三人:没事的,你能变成haru的,你就是haru,你肯定行的

Mamo:从头到爪(都是haru)

信长:Free Style,这个环节在Radio里一直是让manager们自由的分享动画的感想,CD里可以更自由一点哦

三人:哦哦哦,更自由一点!Free Style!


接下来细谷不知道怎么了,达子开始大笑【哈哈哈哈哈...

Track1及DL请翻看合集前面的文章


细谷:加油加油no guard

信长深吸一口气,还是发不出来haru音

达子+mamo: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信长:咳咳~

Mamo:好可爱啊~∠( ᐛ」∠)_

三人:没事的,你能变成haru的,你就是haru,你肯定行的

Mamo:从头到爪(都是haru)

信长:Free Style,这个环节在Radio里一直是让manager们自由的分享动画的感想,CD里可以更自由一点哦

三人:哦哦哦,更自由一点!Free Style!


接下来细谷不知道怎么了,达子开始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mamo跟细谷说『チーズ』,信长说:“听众不明白的!我们这里彩排用的梗他们听不明白啊!” 什么梗啊我是真不明白(−_−#)


信长读信:大家听了vol 1的cd吗?(信长说大概除了我别人都没听过。)在vol 1中代永桑和平川桑说达子和宫野是狩猎一方,而信长和细谷是被狩猎的一方。vol 2里啊咧,狩猎方和被狩猎方正好一半一半。

细谷:糟了!

病友:hiahiahiahia( ̀⌄ ́)

信长(继续读信):信长和细谷桑,请怀着不服输的心情努力吧!

病友:哼哼哼哼哈哈哈哈

信长(继续读信):达子和宫野桑,没事的,使劲造吧


Mamo:你们两个是被狩猎的呀,是从什么地方得出的这种想法啊

细谷:就是就是就是就是,为啥……

mamo:为啥……

细谷:怎么就……我们怎么就是……被狩猎的……

mamo:怎么就……我们怎么就是……被狩猎的……

(mamo持续模仿细谷ing)

信长:不要学细谷桑了!!!而且宫野桑你学的点抓的也太像了!

达子:这两个人不是吧……

细谷被模仿了还很开心:刚才你就像我的分身一样 【宗介也像凛的分身一样啊2333】

达子:而且他就在你眼前一直这么模仿你【果然作为抖S的达子受不了被这样模仿


四人开始讨论为什么会说信长和细谷是被狩猎一方,这段听的不是很明白,好像说了プランダー(plunder)之类的只有他们懂的梗


信长:反过来,狩猎方的两位觉得自己是会狩猎别人的人吗

Mamo:没有哦(˶‾᷄ ⁻̫‾᷅˵),不觉得我们是这种人

细谷:虽然你说没有,但我想到了一点……

Mamo:你想到啥了,想到啥说出来!!

达子: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会说我们……

细谷:(ぱっと見って)一打眼看上去

Mamo(又开始模仿细谷):pa pa pa to

信长(无语):好好听啊!细谷桑明明都冷静下来要好好说了!

细谷:突然想到的,我和信长大概都不是S,都没有S的感觉。但是对面的两位就比较喜欢捉弄人,被你们捉弄了就很危险

Mamo:你在说癖好吗?

细谷:不是癖好,是talk talk,在谈话中,我们在谈话中容易被你们抓住把柄,大概容易给人这种印象

信长:的确,听了Radio的各位或者认识我们的人就得出这样的结论了,你们觉得怎么样?

Mamo:得到了这样的结论后面我们要怎么做(^ー^)ノ

信长:按照信里说的,我和细谷桑会加油的

细谷:对对


接下来没太听清,信长说了一句「ひとこと」,mamo就在不停重复ひとことひとことひとこと,信长只能ごめんなさい m(_ _)m,并和细谷一起大喊“我们被抓住了!!”(/ω\)


Mamo:在这张CD里我们来抓你们试下吧

达子:对对对,抓他们试试

Mamo:等着抓你们哦Y(^_^)Y


细谷和信长颤抖ing


信长读信: From想让真琴教仰泳的manager,各位你们会想头戴女生的pants吗?

众人惊讶:什么!!(゚o゚;;)

继续读信:我男朋友总是戴我的pants……洗澡换下来的也会拿去戴,而且说不要洗,洗过就湿了!!(;゜0゜)这对情侣来说很常见吗?

众人不知所措ಠ_ಠ

Mamo开始用夜神月声线对着细谷去了:要不要戴女友的pants!!让我听听你的意见!!细谷!!!!

细谷直接被吓得呛到了咳咳咳咳咳,然后信长就说要水吗,很“贴心”的给细谷还没喝完的咖啡里加了水(´▽`)

细谷:一般来说不会戴pants的,不会的(看了下手里的咖啡)

众人开始噗噗的笑,mamo开始给听众解释:我来说明下发生了什么,细谷桑拿着热咖啡,然后咳咳咳的时候,信长给他加了水(^◇^),结果就变成了稀薄的汁液了。之后信长就让细谷喝这个……细谷就真的喝了( ̄∇ ̄)

达子问细谷:味道怎么样?

细谷:有苦味的水…

mama:哈哈哈你个笨蛋。(对信长)你为什么要往咖啡里加水啊!!看看这个是什么颜色!!

信长(委屈的):咖啡的颜色……(-。-;


mamo:回到pants的事情!!!

接下来只听到四个人在pants pants pants……

细谷和信长:我们不会戴脱下来的pants的,嗯,那狩猎组呢?莫非你们…… 

【求求你们快停下吧,你们真不是病友组的对手(ToT)/~~~】

病友组可能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细谷:不好,你们难道会这么做吗!やばいやばい

信长:搞不好狩猎组真的会这么做啊!

细谷:不是有变态假面的电影吗

信长:二位到底怎么样?

病友组蜜汁沉默…… 

【其实他们已经开始下套了(◐‿◑),细谷信长两位小天使太可怜了】


信长:不说话!!!

细谷:这是播出事故了!!(广播超过几秒钟沉默就是事故)

两位天使还在天真的要救场⁄(⁄ ⁄ ⁄ω⁄ ⁄ ⁄)⁄ 我快听不下去了2333

细谷:的确不好回答啊

信长:也有回答不出的情况啊

细谷:我想啊,这位让makoto教仰泳的manager啊,到底以什么目的寄这封信啊,就只想让我们讨论戴pants的内容吗?真是败给你了!!(此时病友组开始疯狂的笑,哈哈哈猎物中招了)

细谷继续:你虽然觉得很有趣,我们这都出事故了!!!

狩猎组开始抓猎物了

mamo:这位manager是真的很烦恼,认真的想找人讨论这个问题哦(达子附和),是真的想知道我们的回应啊(达子附和),想知道这样的事情到底好不好。

达子:对,想知道这种事到底是不是正常的啊

mamo:她如果知道这是正常的,就会松一口气。但是又不知道去哪里问,实在没有问的地方……只能往这里寄了信(笑场)

细谷:这到底是什么广播啊o(*////▽////*)q

病友:你们却在说什么有意思啊赢啊输啊的(心痛状),你们是バカ吗

mamo:你们有没有对这位manager要说的话(ひとこと)

信长细谷:对不起……ಥ_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